打开主菜单

權載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五

卷第二十四 權載之文集 卷第二十五
唐 權德輿 撰 薑殿揚 編校補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大興朱氏刊本
卷第二十六

權載之文集卷第二十五

             唐權德輿字載之

  墓誌銘

   唐故朝議郞行尙書倉部員外郞集賢院待制

   權府君墓誌銘并序

公諱自挹字某天水人其先殷王武丁之友因封命氏

楚遷於郍處秦徙于汧隴緜代多才繼有勲力四代祖

襲慶周開府儀同三司相定冀靑殷五州諸軍事冀州

刺史齊郡公曾祖武隋開府儀同三司浙豫桂三州刺

史潭府惣管始平郡太守右武衛屯衛二大將軍天水

縣開國伯考無悔皇朝請大夫晉州趙城縣令公年十

四太學明經上第因喟然曰學不足以究古今之變而

干祿者非吾志也遂養𫎇于終南紫閣之下窮覽載籍

號爲醇儒非其道不合非其人不自厯南和寶鼎二縣

尉天寶中河湟之間踐更以禦㓂平糴以饋軍皆以御

史董之聯辟從事旣而幽陵兵興二京震蕩搢紳之士

多在刼中公艱貞終吉盗不能汚尅復之歲制授醴泉

尉尋攝監察御史充河西隴右宣慰使崔中丞伯陽判

官軺車所履人誦其惠歲中崔復命遷左馮翊表爲祠

曹且佐州師朝廷以公文而無害特拜監察御史謙以

自牧受大理寺丞學該今古加集賢院待制職通理典

遷尙書倉部員外郞大厯五年春感風疾請告十有二

月終于布政里私第享年七十惟公得大易之含章中

庸之居易知前古之善敗稽六學之義𩔖靈龜恬然天

爵自貴夫如是則通籍書殿起草中臺於諸生不爲不

達而充公之量則未也與故王右丞維今歸尙書崇敬

爲文雅道素之友其餘或不踐其域故知我者希夫人

太原王氏監察御史造之孫也鄠縣令侑之女淑行明

德輔于公志叢是福履近于期頤公之喪旣除二十三

年而夫人殁壽九十三時貞元十年十有二月也嗣子

某官皆以舊德蕃祉㕘居吏員盡厥誠信貞于龜筮以

十二年二月祔葬于咸陽縣洪瀆原禮也以德輿諸孫

之列習于舊史郯子之學誠慙古人滕公之室敢識幽

壤銘曰

周隋之間受封于齊代有武功抑抑倉部德音不囘藹

然儒風考正圖書彌綸憲章其道昭融黃裳之吉大雅

直位則未充惟此令德與彼内則委龢而終咸陽古

原祔⿱穴之雙魂淑聲無窮

   唐故金紫光禄大夫司農卿邵州長史李公墓

   誌銘并序

公諱鉊字某不書州里尊宗室也初景王之友啟封于

蔡繼别爲宗厥後多材皇襲濟北郡公孚公之曾祖也

隴西郡公津容公之王父也濟北仕至國子司業贈太

卿隴西仕至慈衛汝邢靑五州刺史終永王傅以至

列考幨厯監察御史殿中侍御史尙書倉部員外郞累

贈職方郞中虢州刺史公卽虢州府君之第若于子也

憑是積厚藂生福祉少以門子入官聯調兩宫環列之

佐次補伊闢丞是歲天寶十四載也虢州捐館幽陵兵

起茹毒違難南浮江淮旣除喪宣州觀察使鄭炅之表

爲廣德令時劉展阻命東方愁擾閭里制于萑蒲守臣

化爲寓公而公之縣鄙連亘山洞盜有陳莊陳五奢者

是焉SKchar槖攻剽相因炅之跳在尋陽牒書密至署爲上

介俾輯輿師靖綏攘遏人用寧紓後厯揚州太原二紀

綱掾府之損益皆所關决執法殿中侍戎北門㑹罷使

至京師獻狀居最拜奉天令有命成城績用居多未踰

年遷侍御史充宣武軍節度行軍司馬時師帥以睢陽

及譙進律開府韓厥之任朝𨕖爲難葢以彌縫左右非

公莫可最凡三爲尙書郞四兼御史中丞以銀印靑綬

厯官相常伯之重府遷大梁職尊統師公皆以司武從

之蓄資力以崇威望宣忠勞以宏班制居則持重戰則

有功無細無大繄公謀是賴雖羊舌職之聰明肅給鐸

遏㓂之恭敬信強無以過也貞元二年眞拜左庶子三

年復以本官兼御史中丞充入蕃使尋兼御史大夫行

次囘中察其陰詐密疏累陳不可莅盟之狀時朝議已

行謀塞不用旣而戎人衷甲急變上聞乘車東轅獨以

智免以久次遷衛尉卿秩以金紫乃命大農爲國之泉

首公修職惟直是視無所阿附終用蔽傷左遷邠州長

史以十三年十一月日寢疾終于所莅之官舍春秋(⿱艹石)

干惟公開敏毅直信廉仁勇有政事方畧長于理煩遠

而不泥文而無害始以通邑行師振其名聲交辟元僚

翻飛淸朝腰金鳴玉法𧰼河海議者謂蕃垣京轂公宜

居之終以當官有守寧詘不苟不爲利疚於囘鬱堙下

國以至大病始可嘆已夫人范陽郡夫人盧氏某官某

之孫新安丞某之女華宗淑問光輔閨門無詒離無攸

遂内姻外姻仰其徽風先於公二年而殁長子元亮以

武略至御史中丞不幸早亡次子元道以吏才爲大理

直兼監察御史㕘陳許軍事次曰元規進士第盩厔

縣尉次曰元㑹前右金吾衛兵曹㕘軍元簡江陵府㕘

軍元舉太元府㕘軍元弼元衝元輔等皆裕蠱知方儼

然在疚考于𧰼數先遠得吉以十四年某月日奉公夫

人之喪祔⿱穴之於伊闕縣萬安山南原先公之兆域禮也

德輿王父王族之出也先人于公爲中表昆弟覊貫𫉬

見殆四十年元道等泣以墓石見託雖文之鄙朴而不

敢辭也銘曰

抑抑司農系于蔡兮三珪𠕅踐直方大兮心廣體胖道

將泰兮中立不囘官左退兮發書問鵩禍所㑹兮𢰅日

焞龜紛祖載兮萬安鮮原風雨晦兮鏤此貞珉𡑞之内

   唐故朝散大夫守司農少卿賜紫金魚袋隴西

   縣開國男李公墓誌銘并序

公諱條字堅後以字爲諱淮安靖王贈司空神通之元

孫也鹽州刺史孝銳司空之昭也宏農太守璟鹽州之

穆也太子太傅贈司徒齊物公之禰也尙書左僕射贈

司空復公之兄也代以忠厚而膺爵命勲籍吏部皆冠

宗室公稟是慶祉生而朗邁宏毅疏達方廉孝悌學以

遜志文而無害始以門廕參調三命官至廷尉評明淸


閱實適其輕重改宣城令滿歲受代縣人以理狀乞留

亷車上聞詔可其奏且加大理司直從人欲也縣鄙之

南水泉委滙每暑雨流淹輒傷大田公乃峻爲之防悅

使其衆人就安利稼皆登成大厯中鄜坊節度使表爲

上介遷監察御史殿中侍御史中權策畫一以咨之成

師足食邊備益固使罷除昭陵臺令貴強㳫貪奸冒法

禁公職在充奉露章以聞以爲巧言所中坐貶建安尉

在途累疏詞理劘切上覽而直之罪人就誅方議牽復

屬太夫人棄敬養貞元初移蘄州長史尋徵還京師執

事者銳於引重公亦啟心獻熟㑹一人有漢宣共理之

嘆拜泉州刺史泉人宜之入爲宗正丞時卿長與其貳

不相能告訐之書紛然交訴詔公平之皆得其中自後

屬籍疑讞顓其聽斷兩造以明九族以和九年授果州

刺史先是里下無𪠘署官司無令書節用量功經搆講

聚百堵乃興九章粲然政用樂易人皆輯附居部明年

有女道士謝氏白晝上昇優詔嘉異州閭咏嘆十一年

以課最陟爲司農少卿國泉邦用精力區處利病陳聞

靡不纎悉十四年宸心憫雨比屋艱食出其陳陳以活

元元又百吏之祿廩以粟易幣則輕重相準而便於人

皆自公發之也公稽覽故志通練程品嘗獻軍國便宜

五章推理道以及人事其他奏議皆附經術有蹇蹇匪

躬之操焉渥澤日加方厚其屬任而才命相盩末如之

何十五年三月乙已以疾終于勝業里私第享年五十

九夫人滎陽鄭氏某官某之女姿操柔明先于公若干

年而殁乃者以公之勤追封榮陽縣君其孤曰昌舉進

士甲科淑行至性公族稱其有後以其年五月甲寅龜

筮襲吉血涕奉喪祔塟于萬年縣某原先公之兆域以

德輿𫉬詳踐履俾篆斯文其銘曰

昔在靖王愍策司空至公父兄亦命三公公族家代車

服以庸允矣司農直方懿恭行惟遜悌仕乃亷忠利刄

刜鐘輕翰遡風時方大來命則不融柳車遲遲棘人充

充如履夏屋歸全舊封圓石琢銘永識于中

   唐故鄜坊節度推官大理評事唐君墓誌銘

   

君諱疑字嘉言北海人曾祖貞休皇比部郞中河南少

尹祖詡太子洗馬考試河南府士曹參軍代有懿行遠

承華構君淸方敏厚幼有立志與伯氏文編講議修詞

知名於士友間其文筆浹洽而長於比興其義行潔修

而篤於友悌貞元初舉進士甲科解巾補宮衛紀綱掾

右輔守臣撫封辟士表爲支使轉左領軍倉曹明年復

調爲左金吾領曹因喟然曰吾三命不越於環列其道

蹇歟滿歲晏居吟咏情性而已㑹故人彭城劉景通受

天子推轂之重鎭于洛郡辟書旣至命書繼下以廷尉

評理軍訟未幾請急省兄于盛山又東南至于雲安間

關巴峽嬰冒霧露俄而景通入覲爲冬官司空方欲盛

薦君於獻納侍從之列景通旣列左右曹中執法多所

引重而枕疾不起悲夫時二十年秋八月壬子其年四

十有九昔崔駰管輅官不過長岑令少府丞而當時之

翕然扇巧言進取滿志者可勝道哉夭閼紛綸從古所

歎初娶馮翊嚴氏興元長帥相國太保公之女不幸早

亡繼娶天水權氏華州司士參軍集之女予之從祖妹

也有明識淑行爲六姻儀法結縭周月遭罹栢舟之痛

遺𦙍方娠可哀也哉子與文編周旋於文章道義二十

年矣故辱君之歡亦舊淮湖暌阻京轂㑹合合姓怛化

在旬歲之中寢門屑涕情何有極冬十月庚寅其孤

旣得卜吉⿱穴之于萬年縣義善原且虞㐀夷谷變不可以

不識遂爲銘曰

一氣沄沄浮休滑涽英華未申奄忽歸根于嗟乎嘉言

于嗟乎九原刻此淸芬

   唐故太原府史事軍李府君墓誌銘并序

君諱雍字某趙郡鄗人曾祖萬安皇鄒平郡丞祖頊贈

鄭州刺史父日知皇銀靑光祿大夫黃門侍郎侍中戸

工刑三尙書君承廕休覆露而資性和厚有詞藻工篆

隸起家太子通事舍人轉太常寺主簿年甫成童卓然

有立志厯都水監丞長安丞轂下難理號爲稱職下太

夫人韋氏憂免喪猶毁不交人事尋詔除太原府錄事

參軍已抱沉瘵以開元十九年夏五月没于長安昇道

里享年四十五噫嘻以侍中公之寛明正直忠孝于君

親書在國籍爲景雲賢相宜其子姓昌阜有韋平之慶

而義方積善所及不過于丞吏都吏未強仕而夭斯命

矣夫人范陽盧氏殿中侍御史敷之女司勲郞游之妹

華宗淑行先没者二歲有子元之仕至晉州洪洞縣令

愷悌之化行於鄕黨命屈其才亦不至大官洪洞之子

曰鄧州新野令彬萬年尉彤陳州太康主簿彩太公廟

丞彣前明經彧等以吏以文循守家法君初嘗謂洪洞

曰吾家代壤樹在周鄭之郊延陵瀛博豈限故土苟吾

啟手足必促擇不食之地而歸全焉故君没之歲秋八

月權⿱穴之于萬年縣龍首原厥後七十有七歲彬彤等居

内憂忍哀襄事因竭誠信循祖禰之志啟君之竁遷祔

于京兆府奉先縣漫衆鄕章保里從吉卜也與洪洞君

庚甲分穴昭穆列次聿修之義情理無違而彤又狀其

祖德請刻墓石抑予之重表甥也嘉其忠孝而銘之其

詞曰

伊昔侍中實相睿宗以孝以忠穆然淸風乃生良士博

約仁義坦坦居易鬱堙下位家有孝孫卜兹鮮原刻勒

淸芬藏于墓門

   唐故監察御史淸河張府君墓誌銘并序

君諱衆甫字子初淸河人曾祖尚皇海州司馬祖宏藝

皇兖州曲阜縣令考隱皇淄州司戸參軍君早爲諸生

能以學行自力寛亷而温朴厚而文居易向晦固窮不

變故年過耳順而方脫章甫冠惠文示不苟也初爲轉

運使所辟解巾太常寺太祝轉河南府壽安縣尉罷秩

厯年僑居雲陽時以緣情比興疏導心術志之所之輒

詣絕境閒以羇旅遊京師卿大夫聆其風者方以聲韻

屬和不暇㑹淮寧軍帥之始至也眘柬僚佐求士於朝

朝賢多以君爲才辟書薦至俄拜監察御史且爲從事

讜言幕畫舉無違者徵軍實於廣陵因渉江省家道病

沉痼不克復命以建中三年三月日至家而終享年六

十八夫人汝南周氏先於君殁其孤曰實曰宇年並孩

齓未勝縗經遂以其月日權祔焉嗚虖貴仕眉壽或與

令德不并此昔賢所以爲歎姑以景行茂實賁于重泉

銘曰

洪範之義享用五福展如之人宜荷百祿嘉言婉婉則

㒺攸復旣䥫其冠亦朱其服浮休沄沄歸全返眞喬木

荒墳于嗟乎張君

   唐故揚州兵曹參軍蕭府君墓誌銘并序

君諱惟明字某南蘭陵人曾祖浚皇丹州刺史祖文遠

皇睦州別駕考重暉皇金州别駕自丹州以降雖位不

過守佐而皆以行義似續君卽別駕府君之元子也天

寶中舉秀才數上行過乎謙竟不得居甲乙科時苟未

至雖巧力無所措其用否不可久後累爲知已薦自明

州參軍事至揚州兵曹掾凡更四官皆有理效多以名

聞薦拜或參從事之列向非刄有餘而用無滯疇能及

此晚歲病風家于丹陽葆眞樂和樽酒自適輕財重義

推誠于朋友之間不飾邊幅以曠達自任初君與令弟

故司封郞中惟則同以儒服游京師賢士大夫締交慕

義者如響郞中以通才厯職而君亦累爲名公所薦年

位未至相次凋落嗚呼以建中二年四月日所疾沉痼

終于丹陽私第享年若干以某月日權⿱穴之于某所從宜

也夫人扶風竇氏婦道柔明三子渢潮汶等年未志學

藐然無怙芻挽將行哀以求銘誌曰

南齊之後福祉薦臻厥生兵曹洵美且仁如何中路翳

魄荆榛刻石窮泉永志聲塵

   唐故潤州丹陽縣丞盧君墓誌銘并序

君諱峴字某范陽人自魏巳降官婚人物爲天下淸甲

大畧書于國史詳言在乎家牒今所書三葉自曾王父

衛州司馬府君諱宏壽初貞晦不仕公車徵拜至冀州

信都主簿府君諱友裕友裕生揚州高郵縣令府君諱

相君卽高郵之第若干子奉前人之業講先師之訓以

之克家以之從政直方謙厚卑不可踰筮仕三次不離

州縣之職曰亳州𫎇城主簿楚州寶應縣尉潤州丹陽

縣丞寛敬莅事不希名譽故每當亷問薦延之日使臣

陟明之舉皆遷延晦避時議多之淸行懿名竟用不振

以大厯九年七月日寢疾終于官舍享年五十五其婺

隴西李氏柔順有婦行嗣子某等訣于蓍蔡衘恤襄事

以關河不靖未克歸祔遂以某月日權厝于縣之北靣

焉從宜也予僑居丹陽常與君游故粗書事實以備刻

石銘曰

生死沄沄如環斯循于嗟盧君於此歸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