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權載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六

卷第二十五 權載之文集 卷第二十六
唐 權德輿 撰 薑殿揚 編校補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大興朱氏刊本
卷第二十七

權載之文集卷第二十六

             唐權德輿字載之

  墓誌銘

   王妣夫人宏農楊氏祔𦵏墓誌銘

王妣夫人姓楊氏宏農人祖敏皇太僕少卿交州都督

金鄉縣公父晏湖州武康縣令夫人始笄歸于王考府

君名重而祿薄家肥而身約仕至左輔尉中兵紀綱掾

所與游者皆天下㒞人賢士夫人無攸遂勸以義之道

備焉天寶四年先太保貞孝公旣孤夫人慈仁訓育以

文行紹續繇進士第授臨淸尉薊縣尉安祿山之亂也

以大節聞履險違難﨑嶇色養滅迹人事以扁舟爲家

至德二年夫人棄孝養于杭州富陽縣之行次時四方

兵交歲大疫江東尤劇未克歸祔此焉寧神先公號咷

崩毁因中風濕痺痼外除拜御史右史著作郞皆以疾

不祗命大厯丁未德輿丁荼蓼貞元戊辰再集艱𣗥餘

生未冺積慶所鍾因緣踐履叨冐崇大以歲時之不易

事物之多故久未遷神心焉若摧言陰陽者利在卯酉

元和五年直庚寅德輿忝太常卿以明年之吉襄事

旣具其年猥叅宰政禮不克就乃建宗廟以嚴蒸嘗逮

今十二歲在丁酉德輿以檢校吏部尚書理戎漢中拜

章上請協用龜策啟先太君壽堂于丹徒啟夫人壽宫

於富陽七月壬寅祔王考府君兆域于東都伊闕縣慈

水之陽吉自杭抵洛几二千五百里水陸安靜誠信無

違天之佑也惟尊靈幽閟周一甲子罪在孱菲宜當誅

殛而懿範遺訓流光孕休閨門受祉施于子孫霜露怵

愓如惔如酲又德輿之生也後不𫉬逮事逖聽令聞靡

詳萬一故合姓之紀歲棄代之享年皆闕焉刻兹介石

以永終古銘曰

惟王母之令德淑明柔克閨門延耀以引以翼王父安

卑兮其道未光先公大節兮易名章章伊孤孫之𫎇騃

不𫉬逮事慶靈流澤兮積累名器溯河湯湯輤車帷裳


伊水之陽祔于幽堂萬有千歲兮徽音不忘


   先公先太君靈表

先公以大厯二年歲在丁未夏四月十四日棄代于潤


州先友趙郡李公遐叔巳爲之墓表先太君以貞元四


年歲在戊辰夏六月二十三日棄代于洪州亡友安定

梁肅寛中又爲之墓表乃今元和十二年歲在丁酉秋

七月十五日壬寅孤子山南西道節度觀察使銀靑光

祿大夫檢校吏部尚書兼興元尹御史大夫扶風郡開

國公德輿始𫉬備誠信以追命徽數昭告啟二封于丹

徒祔神于東都萬安山之北原其終始大要官伐大本

並巳具李氏之說孤窮噭號以補其缺文先公以永貞

元年再追命爲工部尚書元和二年三追命爲太子少

傅七年四追命爲太子太保太常考行易名曰貞孝公

先夫人元和元年追命爲燉煌縣太君二年再追命爲

綘郡太君先公有事君事親之大節道積于身而不得

大行於時時不得𫎇公之化士大夫之論炳如日星曄

(⿱艹石)鳳麟夫人輔佐中饋爲人倫師式上事姑下訓子爲

順婦爲慈母孝愛寛順得内姻外姻之和如惠風甘雨

長育生物永惟二尊并包徤順用晦其明不丁於時受

名器褒錫于㝠㝠之下覆露𫎇昏叨冒顯榮踰量腊毒

日俟顚隕嗚呼曾王父以上塟於本州今限異域王父

𦵏于伊水之陽屬者下祔于伊水之陽不吉得萬安山

之原吉以歲之不易與時之多故久未遷神懼至没身

常泣謂稚子璩曰苟吾未襄事死而不可以歸骨於九

原不可以請諡於有司今則天幸克申私志異時從先

公於斯丘也是得養于下也尊行淑聲備于前銘繼此

譔刻哀荒罔極

   獨孤氏亡女墓誌銘并序

元和十年歲在乙未冬十月二十一日戊午故秘書少

監贈綘州刺史獨孤郁妻天水權氏𥨊疾終于京師光

福里嗚呼吾之女也故哭而識之惟吾門代有懿德至

先君太保貞孝公之大節大行爲人倫師表故鍾慶于

尔而又夭閼其成此吾所以不知夫天之所賦也初笄

有行未嘗遠父母兄弟考室同里常如歸寧始絳州以

褐衣納采其後爲侍臣史官更掌中外詔誥皆再命或

三命十數年間便蕃淸近咺赫光大天下公議以宰政

待之其於閨門之内佐君子供先祀嘻嘻申申有孝有

仁乃者吾忝大任絳州居近侍而能婉約勞謙得六姻

之和長信官受册命之歲與母於内朝序位環珮之聲

相聞黨族榮之人情禮意纎㣲矩度言内則者以爲折

中嚱夫絳州方强仕不淑尔又未練而殁年止三十一

天之報施其何哉始稱未亡人也懼貽吾憂毎歛戚容

而爲柔色然以沉哀攻中竟不能支悲夫初先舅憲公

有重名于時絳州生而孤不得逮事儻冥冥有知將同

穴而養于下耶抑智氣在上歸于冥寞耶吾不知也生

子二人女子一人長男前一歲未成童而夭次曰晦生

十年矣至性過絕人未朞月再丁荼蓼嗷號罔極晦世

父右拾遺朗茹終鮮之痛撫之如不孤貞于龜册得明

年二月六日壬寅祔𦵏于東都壽安縣之某原宜𤥨墓

石以永于後吾老矣豈以文爲懼他人不知吾女之茂

實故隱痛而銘曰

暘光未晝而湛晻兮植物方華以槁落兮懿吾女之淑

令兮祔君子於㝠寞已乎已乎吾不知夫神理之有無

   殤孫進馬墓誌

權氏殤子名順孫小字文昌以被病用桑門法更其字

曰君吒贈太子太保貞孝公之曾孫今刑部尚書扶風

郡公德輿之孫渭南縣尉璩之子始仕爲僕寺進馬三

十三年以元和十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夭于光福里二

十七日歛手足形于萬年縣神和原旣闔棺其大父泣

而誌之曰尔㓜有敏志孝順敬遜承大父母父母之教

無違㫖雖孝子順孫成人者之養不若也故吾以名之

讀孝經論語尚書尤好筆札不離硯席凡舉措語言循

理諭義出常童遠甚方肄小戴禮業未竟而感疾自春

涉冬綿四時劇大病之際上辭尊長下訣幼弟妹恬

然不亂且謂其傅婢曰空中佛事儼然在目促焚香移

吾枕西嚮合掌而絕始吾常疑神㓕不㓕之論逮今信

矣噫嘻以尔已仕且有成人之志吾欲勿殤知禮者曰

不可而不敢逾也惟大墓在洛師得陪祔之吉於後歲

故於是權⿱穴之而號曰

惟魂氣兮無所之尔之神得所徃兮吾又惡用夫涕洟

   叔父故朝散郎華州司士㕘軍府君墓誌銘

    

序曰洪範叙三德五福之道而德在乎人福繫乎運時

未光大則卷而懷之姑以淸行厚德遺諸子姓而巳公

諱隼字子鷙天水略陽人十二代祖安丘敬公諱翼爲

前秦司徒代有勳德以至四代祖平凉公諱文誕厯開

府儀同三司洪常二州刺史曾祖滑州匡城縣令諱崇

本王父益州成都縣尉諱無待烈考許州臨潁縣令諱

伋初平凉之先三葉開國匡城以降世名文行公纘成

茂緒祗服家法有大易之鳴謙中庸之愼獨慥慥其守

孳孳其勤中立而不易方夷道而不由徑故克家無玷

干祿有聲天寶末州里舉經明屬幽陵叛換計偕中止

解巾試守河西尉眞拜鄢陵丞時東郊不開違難逃祿

艱貞潔白終出盗泉朝廷嘉之除楚州寶應丞是歲太

夫人弃孝養刺血寫大乘幑言毁瘠過禮旣除䘮爲親

戚所勉調補宋州宋城縣丞孟尚書某方持郡節深相

推重每歲考課居郡中最大厯中授福昌丞貞元初改

華州司士嘗辟彭城劉公蕭國班公之府皆分事任實

助經費所至之邦必聞其政所奉之主必以加禮而又

學古不怠歌詩必類緣情而不流體要而無害故秘書

包公謂公内外循理心正氣和君子以爲知言其道未

伸天奪之筭嗚呼貞元九年四月辛亥終于富平從事

之館享年六十一夫人陳郡殷氏皇曹州司法麗正殿

學士踐猷之孫河淸尉寅之女故給事中杭州刺史亮

其兄也今侍御史郴州刺史永其弟也生德義之門襲

猗郍之慶自執笄主饋逮四十年孝慈柔明六姻是仰

學備箴誦言成禮法公之祿甚薄而家甚肥中外無間

言諸孤猶已子閨門之内和樂薰如也旣茹未亡之痛

䕶奉輤車東旋洛都八月癸丑遘疾癘終于新安之别

墅享年若于有男五人長曰少成仕至桐廬尉次曰少

淸以經術甲科次曰某曰某皆以文學裕蠱禀公之義

方女子五人長適安福尉劉公範次適常州司倉齊暢

其次未及笄皆禀夫人之明訓少成等曾未半歲再集

荼蓼思養于下如不欲生銜恤忍哀竭其誠信以十月

某日得吉卜於新安縣山南龍澗原禮也小子齓歲而

孤夙承善誘且懼徽音行實之不傳于後與陵谷之有

遷也謹用論譔哀而不文銘曰

惟叔父秉直淸溫而文誠而明六試吏揚令名再從事

有淑聲猗夫人懿純德倬婦行爲内則樂申申恭翼翼

女有家男述職天不傭降鞫㐫道未行禍已鍾刻金石

識邱封德不冺哀無窮

   再從叔故試大理評事兼徐州蘄縣令府君墓

    誌銘并序

府君諱有方字某天水略陽人也曾祖崇本皇朝散大

夫滑州匡城縣令祖若納皇右補闕起居郞桂歙梓三

州刺史考倣杭州紫溪縣令代以儒門四科爲家法故

發于文則菁華施于政則惠龢公承是休德餙躬踐行

得詩之無邪易之通理凡五授命皆以推擇曰左淸道

率府兵曹叅軍太子通事舍人陳州司法叅軍亳州司

士叅軍以至大理評事兼徐州蘄縣令滿歲南游遘疾

于途以貞元十六年夏五月殁于楚州之旅館春秋若

于夫人河間劉氏樂城公仁軌之元孫也明智才淑有

子曰長儒弱冠舉進士甲科文行淸苴枲其容水漿不

入以某年某月日得吉卜于某地其引也葢殯也以輿

師繁興未遑歸⿱穴之于東周之大𡑞姑刻圓石書其畧云

公夷通直信睦姻任恤位卑而志宏居約而家肥有爲

有守不疚不跲其初命再命宫衛贊謁雖未居眞秩而

四方之嘉招狎至其後掾二邦奉六條受祿不誣實聞

其政或攝領通邑分乘軺車皆有裕人之仁急病之義

及理於蘄也能遂物之宜不奪人之時嘉惠善利洽於

千室猶卽墨桐鄉之理無不及也又嘗饋師于回中從

事於夷門皆有功利稱于其府其去蘄也西方節將議

委以謀猷介僎之重且謂弓旌之未稱也將以柱後惠

文之冠招公章旣上而公大病斯可歎巳猶子族子自

朞及緦侍疾承訃崩波塗潦又以見公風訓慈仁之所

逮也噫嘻自匡城至公四代而三爲縣大夫皆用循政

聞且以兩漢邴曼容陳仲弓爲凖故不至豐祿加以梓

州之懿文盛德排抑於時道未光大終于郡節或者蕃

祉必復其在裔乎此宗門所以有望於公之孤之昌大

也旣而緘公理命命以論譔小子愀然涕洟而爲之銘

恭惟叔父信厚淸厲有車翹翹將事匪懈掾吏二部文

而無害施化一同蘄人以乂易𧰼視履謂耆而艾奄然

不淑力命相戾楚挽虞殯風煙晦昧屬詞貞珉寧此厚

   再從叔故京兆府咸陽縣丞府君墓誌銘并序

府君諱達字某天水畧陽人曾祖崇本皇朝散大夫滑

州匡城縣令祖若納皇通議大夫桂歙梓三州刺史考

僎皇深州安平縣令自十二代祖前秦安邱敬公至四

代祖平凉公皆有勲力爲通侯大吏自匡城至安平以

文采政事爲列城二千石家法休聲貽于後昆府君以

士行吏理平端簡實大厯初調爲家令寺主簿厯同州

馮翊縣尉河南府登封主簿京兆府咸陽縣丞居之必

聞考績得之必由綜覈中外之姻或據戚里都侈鄉未

嘗巧從以去窮約且以枉道由徑食浮於人爲戒大率

毎十歲徙一官故厯三紀而四受祿勤官肅事不誘于

長上循理蹈和不攝於健羡其有常歟其難進歟貞元

十九年歲在癸未秋七月壬戌感風疾終於新昌里享

年六十九先是夫人南陽張氏明茂有禮法亦天奪其

壽府君周縗旣除三月而鞫凶及悲夫支子塤等謀於

族屬家老以明年春三月已酉祔眞宅於萬年縣龍首

原謹書官次以納幽穸銘曰

幽丘而下瞱瞱圭組宜昌鄜城乃代啟土平凉策勲梓

州㦤文家諜德風儀刑薦紳時惟叔父祇服丕矩始仕

卿乃從左輔周旋二畿坦坦安卑遵道而行不競于

時脩短奄忽兮嗚呼涕洟崇崗美檟分永識于兹

   唐故河南府登封縣令權君墓誌銘

噫嘻吾之從祖弟曰少成字某仕至河南府登封令而

殁其年五十七曾祖王父益州成都縣尉府君諱無待

王父許州臨潁縣令府君諱伋父華州司士叅軍府君

隼三葉有文行而賦祿不稱當時才士名人皆與之游

君甫成童通左史古文小戴禮以經明調𨕖爲睦州桐

廬尉凡七徙官皆以功次得調其爲右威衛紀綱掾尚

書郞有官人於黔巫者請爲之介裔夷得職其爲河西

尉奉職于左曹吏無奇袤其爲梁縣令也二千石領行

詔條繆行徵令而多賦于人屬城皆不能辨君毅然有

守折其疑文詞堅氣正不直不巳梁人得以𫎇其澤遂

其生郡表尤異拜河南府兵曹曹事修理元和十一年

調補登封春二月病風痺逮秋寢劇九月十七日啟手

足於官次悲夫君仁厚質實廉隅介獨潔淸在公顛沛

以之探經術法義徃徃以文自道不務游談不馳名聲

深知者以爲古之循吏不若也階近赤紱官近朱轓謂

跂而及竟殁於周圻一同之地斯可慟也娶博陵崔氏

某官某之女雅有婦行長男頊以經明爲鳳州兩當令

專敏好學次曰琯華州叅軍䔍志於文章幼嗣曰某曰

某皆在雅儒𫩜𫩜以泣頊等以明年二月安祔于伊闕

之舊封禮也嗚呼吾無朞叔父無朞大功兄弟以至於

君且有一歲之長班白相視疾恙相悲奄然委化痛入

肝膈故出涕而銘之銘曰

東周蒼茫兮甸邑鮮原以之賦政兮以之歸根嗚呼不

可作兮死生沄沄

   唐故使持節郴州諸軍事權知郴州刺史賜緋

    魚袋李君墓誌銘并序

君諱伯康字士豐隴西成紀人自梁武昭王元孫文穆

公冲爲元魏僕射司空與兄穆侯恭侯惠侯莊公中秉

樞揆外顓方國文穆公二子長曰延宴次曰休纂論道

追命皆至司徒蟬聯茂盛冠於百族君卽叔氏司徒之

後也曾祖仲進皇宣州司馬祖僑皇河南府澠河池縣

令父愔皇朝議大夫宗正丞贈濮州刺史三葉用晦士

不過郡佐縣大夫典司宗籍而天爵崇茂士林嚮仰君

以才實克家淸方入官始爲知巳者所薦授閬州司倉

掾轉下邽福昌奉先三縣尉皆有能名建中三年調補

御史臺主簿成奏未下以太夫人𥨊疾歸侍藥膳明年

丁内艱衣裳外除廹嚴君之命復調爲長安尉時王師

淸宮鑾輅初復武人干吏理轂下爲多事邑之細大必

决於君每歲考績爲府中最貞元五年再集荼蓼終䘮

猶毁不交人事屏居池陽以耕植自業九年春西鄙不

靖詔城五原以備邊鄜延節將𨕖重賔佐以厚禮辟君

實董塞門之役不愆于素抑有勞焉拜監察御史轉殿

中錫以章紱尋遷侍御史加檢挍工部員外郞凡十年

四徙官爲鄜上介伐謀而鄜之師以律折獄而鄜之人

不𡨚十八年從守臣來朝行次中部所從復于左轂䕶

其輤裧以至京師庀具㑹事稱情中禮十九年秋七月

拜郴州刺史精力惠養蠲除煩苦導利省嗇而人不擾

廉平信厚而吏知方今相國左丞鄭君頃移佐兹郡知

君也熟洎入緫綱轄盛推理行再筦𫳐政方圖陟明斯

言未復奄忽凋落時永貞元年十月某甲子春秋六十

三悲夫君天資器幹機用强敏夷易䟽通不趍名聲學

尚周洽而情情甚麗業履端脩而睦姻尤篤時人多知

君吏理過於文行唯故相太傅盧恭公今相國左丞鄭

君臮鄙人實知之而棲遲下國廹阨委化斯可嘆已夫

人范陽盧氏宣城縣令炅之女華緒令儀執笄佐餕先

於君殁二十年矣嗣子盧氏縣尉操次子前明經掖支

子某等皆以孝經而承訓儀君令弟爲長安主薄少安

請急襄事崩波勤遠自荆抵洛泣奉轜車以元和元年

某月甲子塟于某縣某原之舊封君子曰於長安之兄

之䘮有以見同氣之痛德輿以中外伯仲周知所履刻

石紀事朴而不誣銘曰

郴之政兮理平君之行兮廉淸矧有深知兮秉國之成

亟言于朝兮將陟其明窘然符守兮奄忽冥冥𮌎臆約

結兮未攄生平道途自遠兮廣柳芻靈風雨所交兮卜

洛佳城元龜是貞厚載是寧于嗟乎内兄

   唐故長安主簿李君墓誌銘并序

君諱少安字公和隴西成紀人自元魏僕射文穆公冲

而下爲西州冠族或位不充者必以令德聞曾祖仲進

皇宣州司馬祖僑河南府澠池縣令父愔朝議大夫宗

正丞贈濮州刺史君卽濮州第三子敏信寛綽篤于行

義方舉孝廉偶爲所親者薦延授兾州阜城縣尉旣非

所好終不屑就王黔中礎之持節廉問也表爲推官轉

支使厯左武衛胄曹叅軍大理評事用誠直贊佐夷落

之人宜之府除至京師轉三原縣尉筦中書甲庫考績

四居上第遷長安主簿二陵復土之重比歲㑹同𮜿轂

下所莅儲峙無違典司廐置肅給安靜尹守以爲能方

授代而復表留一歲御史府司察視者數薦君自代君

方勇於退故朝命未及焉元和三年三月已酉感疾不

起於長安興化里第享年五十君溫仁孝友喻義循理

恢恢然有君子之度齒位皆屈而智者歎焉夫人榮陽

鄭氏太僕少卿叔規之女仁而不壽先是君元兄郴州

刺史捐館舍請急襄事間關勤遠間一歲有嗒然之痛

䘮服甫除俄啟手足噫以積善之家而叢不淑如是紏

纆之數其可問耶嗣子栻授等號奉輤車以夏五月景

申祔于東都潁陽縣之某原禮也音徽未没志義相倫

情殷中外年同甲子濡涕操管銘于墓門銘曰

族之盛兮才之令兮纔知命兮俄大病兮塟者藏兮頴

之陽兮誌丘荒兮杳茫茫兮

   唐故洪州建昌縣崔君墓誌銘并序

君諱遴字某博陵安平人也六代祖北齊右僕射昻以

文學正直周歴諸曹禮樂刑政所損益者十七八生隋

水部司門二郞中洽有風儀器尚以世其家司門生皇

掖縣令曇首掖縣生武邑令紹武邑生白水尉頊頊生

汾西令贈定州刺史昇之自掖縣四世含德不耀君卽

定州府君之長子故相國右庶子安平公其介弟也恬

淡愿慤不遷於時仁于鄉黨友于兄弟大厯中御史大

夫贊皇李公之宣風于吳也聞其賢起家表爲常州武

進縣尉跡徇知己心不近命俛視官曹非其好也建中

初嗣曹王分閫按部于九江之西又以名聞轉洪州建

昌縣丞君喟然曰莊生於陵子吾之師也惡用是哉終

不屑就先是築室於毗陵䟽淸流蔭碧鮮樹藝偃仰有

終焉之志貞元十年正月日𥨊疾終於其家享年六十

三夫人范陽盧氏華宗淑行動循禮法其孤景伯等年

未及冠皆專經趣善藐然銜恤䕶奉輤車以明年十月

某日歸祔于河南東原之舊封先遠故緩也季弟著作

郞述貞諒遜悌稱於士林抱終鮮之痛主歸全之禮以

德輿詳其所履俾爲墓誌銘曰

公綽之道澹無欲兮潔身用晦言可復兮視履考詳宜

戩穀兮乃如之人胡不淑兮周原舊封森拱木兮于以

寧神識陵谷兮

   唐故給事郞使持節房州諸軍事守房州刺史

    賜緋魚袋崔公墓誌銘并序

公諱述字元明博陵安平人自東漢長岑長濟北相代

擅雕龍之美濟北五代至晉大司農洪司農八代至北

齊右僕射昻僕射三代至公曾祖皇朝散大夫兾州武

邑縣令諱紹大父同州白水縣尉諱頊烈考晉州汾西

縣令贈定州刺史諱昇之代有文行懿德爲北州冠族

公夷雅温粹安舒廉靜於座右銘得含光之妙於政論

得理道之奥以之脩身以之理官葢家法積厚而公能

踐之之故也始自官衛試守未弱冠而爲藍田尉已有

嘉聞尋轉婺州浦陽令揚州兵曹叅軍皆以吏理著稱

故辟書交委命書隨之厯監察御史殿中侍御史再爲

侍御史實佐壽潭洪三邦車賦之重拊循輯睦繄上介

是賴府遷于荆薦言于朝拜著作郞虞部員外郎論著

奏議率循憲矩不毁方以求合不出徑以趣㨗貞元十

二年出爲房州刺史承長帥剛嚴之理當輿師饋饟之

殷暴征繼起煩言狎至而能推情厪身以裕勞人惻隐

所被四封嘉靖十七年秋七月辛酉感疾捐館舍春秋

五十七夫人京兆韋氏承公宫之訓爲女士之表凡合

姓二紀柔而正勸以義之道備焉其孤文伯武伯等學

通禮籍姿性純至斬焉相視泣奉裳帷以冬十一月甲

子祔塟于東都某原禮也初公仲兄左庶子安平公有

重名于時安平所與游者公皆從而游焉故常與賢士

大夫推古今世道博約論辨攄之於詞凡數千言因曰

勝質之文吾所甚懼彼奔馳塞路者旣不可遏又惡用

斐然之爲邪遂輙削去其用晦如此行義醇備慈仁任

恤安平旣卽世伯兄繼没猶子之解巾結䄜先於巳子

故不舉火之日男未仕女未行其於疾則十起衣無常

主雖伯魚稚春不能加焉群從族姻均祿直以賙其乏

不結黨友不趍聲利常欲脩性息跡考一邱之樂而未

齒與位皆負其實奄然不淑爲知者所歎建中初德輿

遇公于九江之西其後辱安平戴侯之知於公䕶南容

之眷刻石誌美不敢㬅辭而實錄焉銘曰

齊稱大風漢有文宗雋賢葳蕤似續昭融坦坦房陵勞

謙孝恭優游祿仕惟道之從素履不華黃裳在中乃儀

列星乃飾伏熊居易處厚有初有終魂氣杳冥諸孤

慟圓蓍大蔡先遠攸同刻兹貞珉永賁邱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