欒城集/05

 卷四 欒城集
卷五 詩六十六首
卷六 

卷五编辑

詩六十六首编辑

次韻子瞻吳中田婦歎编辑

久雨得晴唯恐遲,既晴求雨來何時。
今年舟楫委平地,去年蓑笠為裳衣。
不知天公誰怨怒,棄置下土塵與泥。
丈夫強健四方走,婦女齷齪將安歸。
塌然四壁倚機杼,收拾遺粒吹糠粞。
東鄰十日營一炊,西鄰誰使救汝饑。
海邊唯有鹽不旱,賣鹽連坐收嬰兒。
傳聞四方同此苦,不關東海誅孝婦。

次韻子瞻遊道場山何山编辑

兩山相負為峰麓,流水重重注溪谷。
遊人上尋流水源,未覺崎嶇病雙足。
山深下視雲漫漫,徑垂石底千屈盤。
鬆林陰森白日靜,忽驚人世如奔湍。
客行不避苦寒出,僧定端居不下席。
人生嗟與草木同,置身所在由初植。
堂中白佛青髻鬟,氣象衝淡非人間。
坐令遠客厭奔走,徑欲築室依空山。
木魚桹桹夜將旦,星斗欹斜掛山半。
行役有程未可留,將出山門復長歎。

癸丑二月重到汝陰寄子瞻二首编辑

憶赴錢塘九月秋,同來潁尾一扁舟。
退居尚有三師在,好事須為十日留。
傾瀉向人懷抱盡,忠誠為國始終憂。
重來東閣皆塵土,淚滴春風自不收。


百頃西湖十里源,近依城郭帶川原。
古台駊騀先臨水,野寺參差半掩門。
遠泛便成終日醉,幽尋不盡數家園。
錢塘未到能先說,更著青山兩岸屯。

次韻子瞻二月十日雪编辑

春雪漫天密又稀,勾芒失據走靈威。
故欺貧窶冬裘盡,巧助遨遊酒盞飛。
林下細花添百草,階前輕素剪新機。
老農先解憂桑柘,九月家人當授衣。

和子瞻題風水洞编辑

風送江湖滿洞天,洞門可聽人無緣。
土囊鬱怒聲初散,石齒聱牙勢未前。
樂奏洞庭真跌宕,歌傳帝所亦清便。
何人隱汭觀遺韻,重使顏成問嗒然。

次韻子瞻新城道中编辑

春深溪路少人行,時聽田間耒耜聲。
饑就野農分餉黍,迎嫌尉卒鬧金鉦。
閑花開盡香仍在,白酒沽來厭未清。
此味暫時猶覺勝,問兄何日便歸耕。

次韻子瞻山村五絕编辑

山行喜遇酒旗斜,無限桃花續杏花。
與世浮沉真避世,將家漂蕩似無家。


塍間白水細無聲,日暖泥融草不生。
似恐田家忘帝力,多差使者出催耕。


旋舂紅稻始經鐮,新煮黃雞取次甜。
無慕無營人自樂,莫將西子愧無鹽。


升平事業苦匆匆,未信浮名到底空。
何用橐駝朝塞外,試聽碌軸語場中。


貧賤終身未要羞,山林難處便堪愁。
近來南海波尤惡,未許乘桴自在遊。

次韻子瞻遊富陽普照寺编辑

塵埃日已遠,斗數更無餘。
寺到逢門入,詩成信手書。
山深僧自樂,路遠客終疏。
訪盡前朝景,它年一告予。

次韻子瞻自普照入山獨遊二庵编辑

披榛入山山路細,鍾聲出寺門將閉。
石苔冉冉上芒鞋,草露漙漙著衣袂。
野人茅茨苫竹屋,終身局促無生計。
天公未省長困人,春田米盡秋田繼。
老妻稚子亦自樂,野草山花還插髻。
長笑人間醉未醒,終老辛勤漫欺世。

次韻子瞻與蘇世美同年夜飲编辑

晚歲事遊宦,相從未嘗足。
羨君四海皆兄弟,棧中直木不容曲。
臨安老令況同科,相逢豈厭樽中醁。
潦倒誰憐澗底鬆,歲寒尚有霜前竹。
聞道渠家八丈夫,它日歸耕免幽獨。

次韻子瞻病中遊虎跑泉僧舍二首编辑

掃地開門松檜香,僧家長夏亦清涼。
公庭多事久來厭,淨處安眠計甚長。
修竹填窗藤簟綠,白蓮當戶石盆方。
香廚晚飯紅粳熟,忽憶烹雞田舍嘗。


澗谷新晴草木香,野情蕭散自生涼。
雨添山色翠將溜,日轉松陰晚更長。
病客獨來唯有睡,遊僧相見亦它方。
還家煩熱都消盡,不信醫王與藥嘗。

和子瞻東陽水樂亭歌编辑

君不見武安前堂立曲旃,官高得厚多憂患。
又不見夏侯好妓貧無力,簾箔為衣人莫識。
兩人操行雖不同,辛苦經營實如一。
不如君家激水石中流,聽之有聲百無憂。
笙竽窈眇度溪谷,琴築淒咽穿林丘。
高人處世心淡泊,眾聲過耳皆為樂。
退食委蛇石上眠,幽音斷續床前作。
正如古人樂易多歡娛,積土為鼓塊為桴。
但能復作太古意,君家水樂真有餘。

次韻子瞻有美堂夜歸编辑

飲闌鍾虡欲移軒,香霧猶殘金博山。
明月飛來鬆嶺外,遊人散落馬蹄間。
城嚴畫鼓初傳角,路暗山花自落鬟。
清境暫時都不見,夜深人盡始來還。

次韻子瞻祈雨编辑

世故紛紛誰復閑,蛟龍不雨獨安眠。
人間已厭三秋旱,澗底猶慳一掬泉。
廟令酒肴時醉飽,田家糠秕久安便。
憂心未已誰知恤,更把爐香試一燃。

次韻子瞻再遊徑山编辑

我兄東南遊,我亦夢中去。
徑山聞已熟,往意穿雲霧。
夢經山前溪,足冷忽先渡。
舉頭雲峰合,到寺霜日莫。
香廚饌岩蔌,野徑踏藤屨。
平生共遊處,騫足躡高步。
崎嶇每生胝,眩晃屢回顧。
何年棄微官,攜手眾山路。得此詩後,夢與兄同遊山中,故為此篇。

王仲儀尚書挽詞编辑

謝公德業久彌新,幼度英奇也絕倫。
父子俱賢真不朽,功名自致豈相因。
邊兵屢動思良將,廷論蕭條憶諍臣。
青史世家它日事,新阡宿草倍沾巾。

次韻范景仁侍郎移竹编辑

雙檜生南戶,叢筠種北牆。
交陰奉君子,為伴老中堂。
露洗秋階綠,風含夏簟涼。
栽花知已誤,新上一番霜。

寄題蒲傳正學士閬中藏書閣编辑

朱欄碧瓦照山隈,竹簡牙簽次第開。
讀破文章隨意得,學成富貴逼身來。
詩書教子真田宅,金玉傳家定糞灰。
更把遺編觀得失,君家舊物豈須猜。

自陳適齊戲題编辑

庠齋三歲最無功,羞愧宣王祿萬鍾。
猶欲談經誰復信,相招執龠便須從。
陳風清淨眠真足,齊俗強梁懶不容。
久爾安閑長自怪,此行磨折信天工。

送董揚休比部知真州编辑

奏課西南最,分符江海衝。
往來觀惠術,蟠錯試餘鋒。
文字從堆案,樽罍強解容。
金山只隔水,時復聽晨鍾。

送排保甲陳祐甫编辑

我生本西南,為學慕齊魯。
從事東諸侯,結綬濟南府。
誰言到官舍,旱氣裂后土。
饑饉費囷倉,剽奪驚桴鼓。
緬焉禮義邦,憂作流亡聚。
君來正此時,王事最勤苦。
驅馳黃塵中,勸說野田父。
穰穰百萬家,一一連什伍。
政令當及期,田閭貴安堵。
歸乘忽言西,劬勞共誰語。

送韓祗嚴戶曹得替省親成都编辑

宦遊東土暫相依,政役頻煩會合稀。
每恃詳明容老病,不堪羈旅送將歸。
思親道路寧論遠,入蜀山河漸覺非。
我有舊廬江水上,因君聊復夢魂飛。

和孔教授武仲濟南四詠•環波亭编辑

南山迤邐入南塘,北渚岧嶢枕北牆。
過盡綠荷橋斷處,忽逢朱檻水中央。
鳧鷖聚散湖光淨,魚鱉浮沉瓦影涼。
清境不知三伏熱,病身唯要一藤床。

和孔教授武仲濟南四詠•北渚亭编辑

西湖已過百花汀,未厭相攜上古城。
雲放連山瞻嶽麓,雪消平野看春耕。
臨風舉酒千鍾盡,步月吹茄十里聲。
猶恨雨中人不到,風雲飄蕩恐神驚。

和孔教授武仲濟南四詠•鵲山亭编辑

築台臨水巧安排,萬象軒昂發瘞埋。
南嶺崩騰來不盡,北山斷續意尤佳。
平時戰伐皆荒草,永日登臨慰病懷。
更欲留詩題素壁,坐中誰與少陵偕。

和孔教授武仲濟南四詠•檻泉亭编辑

連山帶郭走平川,伏澗潛流發湧泉。
洶洶秋聲明月夜,蓬蓬曉氣欲晴天。
誰家鵝鴨橫波去,日暮牛羊飲道邊。
滓穢未能妨潔淨,孤亭每到一依然。

踏藕编辑

春湖柳色黃,宿藕凍猶僵。
翻沼龍蛇動,撐船牙角長。
清泉浴泥滓,粲齒碎冰霜。
莫使新梢盡,炎風翠蓋涼。

和李誠之待制燕別西湖〈並敘〉编辑

熙寧六年九月,天章閣待制李公,自登州來守此邦。愛其山川泉石之勝,怡然有久留之意。此邦之人,安公之惠,亦欲公之久於此也。然自其始至,而民知其方將復用,懼其不能久矣。明年二月,詔書移牧河間,邦之父兄皆惜其去。雖公亦將留焉而不可得也。於是數與其僚燕於湖上,曰:「北方幸安,余將復老於此。」酒酣,賦詩以別,從而作者三人。公平生喜為詩,所至成編,及來此邦而未嘗有所為,故尤貴之。遂相與刻於石,以慰邦人之思焉。

東來亦何恃,夫子此分符。
談笑萬事畢,樽罍眾客俱。
高情生遠岫,清興發平湖。
坐使羈遊士,能忘歲月徂。
縱歡真樂易,恨別不須臾。
廟幄新謀帥,河間最近胡。
安邊本餘事,清賞信良圖。
應念茲園好,流泉海內無。

送李誠之知瀛州编辑

少年學詩書,晚歲探至道。
豈伊封疆臣,乃是廊廟寶。
苦恨富貴遲,聲名得空早。
憶惟西羌桀,始建元戎纛。
恩威炳朝日,號令靡秋草。
功勳不容究,孤高易摧倒。
歸來易三邦,但養胸中顥。
寧知北邊將,還須用耆老。
春風吹旌旂,先聲遍城堡。
往事安足懲,遺黎待公保。

西湖二詠•觀捕魚编辑

西湖不放長竿入,群魚空作淘河食。
漁人攘臂下前汀,蕩漾清波浮兩腋。
藕梢菱蔓不容網,箔作長圍徒手得。
逡巡小舟十斛重,踴躍長魚一夫力。
柳條穿頰洗黃金,鱠縷堆盤雪花積。
燒薤香橙巧相與,白飯青蔬甘莫逆。
食罷相攜堤上步,將散重煎葉家白。
人生此事最便身,金印垂腰定何益。

西湖二詠•食雞頭编辑

芡葉初生縐如穀,南風吹開輪脫轂。
紫苞青刺攢蝟毛,水面放花波底熟。
森然赤手初莫近,誰料明珠藏滿腹。
剖開膏液尚模糊,大盎磨聲風雨速。
清泉活火曾未久,滿堂坐客分升掬。
紛然咀噍惟恐遲,勢若群雛方脫粟。
東都每憶會靈沼,南國陂塘種尤足。
東遊塵土未應嫌,此物秋來日嘗食。

次韻孫推官樸見寄二首编辑

蒙慍未能憂悄悄,得閑時復醉昏昏。
知君亦學無言語,豈悟維摩不二門。
病懶近來全廢學,宦遊唯是苦思鄉。


粗知會計猶堪仕,貪就功名有底忙。
懷舊暗聽秋雁過,夢歸偏愛曉更長。
故人知我今何念,擬向東山賦首章。

送張正彥法曹编辑

憶見君兄弟,相攜謁侍郎。
通經滉早歲,落筆舊章。
試劇何輕銳,當官便激昂。
三年知力竭,大府覺才長。
知已未如格,歸貲才滿囊。
舊書還讀否,師說近淒涼。君以《三傳》及第,今廢此科。

送青州簽判俞退翁致仕還湖州编辑

不作清時言事官,海邦那復久盤桓。
早依蓮社塵緣少,新就草堂歸計安。
富貴暫時朝露過,江山故國水精寒。
宦遊從此知多事,收取《楞伽》靜處看。

和青州教授頓起九日見寄编辑

歲月飄然風際煙,紫萸黃菊又霜天。
莫思太室杉松外,且醉青州歌舞前。昔年與頓君同登嵩頂,時正重九。


杯酒追歡真一夢,天涯回望正三年。
近來又欲東觀海,聽說《毛詩》雅頌篇。君善講《詩》。

題徐正權秀才城西溪亭编辑

竹林分徑水通渠,真與幽人作隱居。
溪上路窮惟畫舫,城中客至有罾魚。
東來只為林泉好,野外從教簿領疏。
不識徂徠石夫子,兼因女婿覓遺書。徐生,石介女婿也。

和子瞻喜虎兒生编辑

生男如狼猶恐尫,寅年生虎慰爺娘。
汝家家世事文史,門戶豈有空剛強。
試看猛虎在山谷,斧牙鉤爪旗尾揚。
徐行當道擇牛羊,狐狸驚走熊豬忙。
我今老病思退藏,生子安得尚激昂。
不見伯父擅文章,逡巡議論前無當。

次韻子瞻病中贈提刑段繹编辑

京東分東西,中劃齊魯半。
兄來本相從,路絕一長歎。
前朝使者還,手把新詩玩。
憐我久別離,卷帙為舒散。
誰言窮陋邦,得此唱酬伴。
相逢傾蓋間,晤語何旦旦。
宦遊少娛樂,纏縛苦文案。
能於王事餘,時作楚詞亂。
臂如近膏油,未肯忘濯盥。
賢豪真勉強,功業畏繚緩。
伊餘獨何為,舊籍西南貫。
竊祿未遑歸,自笑嗟已懦。
方當四海寒,戀此一寸炭。
主倦客欲留,逡巡要奪館。
奈何獨見收,軟言強溫暖。
此意定難酬,還予授子粲。

次韻子瞻賦雪二首编辑

麥苗出土正纖纖,春早寒官令尚嚴。
雲覆南山初半嶺,風乾東海盡舊鹽。
來時瞬息平吞野,積久欹危欲敗簷。
強付酒樽判醉熟,更尋詩句鬪新尖。


點綴偏工亂鵠鴉,淹留亦解惱船車。
乘春已覺矜餘力,騁巧時能作細花。
僵雁墮鴟誰得罪,敗牆破屋若為家。
天公愛物遙憐汝,應是門前守夜叉。是歲京師雪尤甚,鴟鳶凍死如積。

次韻韓宗弼太祝送遊太山编辑

羨君官局最優遊,笑我區區學問囚。
今日登臨成獨往,終年勤苦粗相酬。
春深綠野初開繡,雲解青山半脫裘。
回首紅塵讀書處,煮茶留客小亭幽。

次韻劉敏殿丞送春编辑

春去堂堂不復追,空餘草木弄晴暉。
交遊歸雁行將盡,蹤跡鳴鳩懶不飛。
老大未須驚節物,醉狂兼得避危機。
東風雖有經旬在,芳意從今日日非。

四月十一日立夏。

次韻趙至節推首夏编辑

首夏尋芳也未遲,繞園紅紫尚菲菲。
無心與物真皆可,有酒逢人勸莫違。
夢逐楊花無限思,身慚啼鳥不如歸。
官居寂寞如僧舍,海燕憐貧故入扉。

次韻李昭敘供備燕別湖亭编辑

池亭雨過一番涼,雲髻羅裙客兩旁。
不覺行人離恨遠,貪看積水照筵光。
滿堂樽俎歡方劇,極目江湖意自長。
歸去伊川瀟灑地,不須遺念屬清湘。

送李昭敘移黎陽都監歸洛省親编辑

與君非舊識,傾蓋便相親。
共事林泉郡,忘歸南北人。
煮茶流水曲,載酒後湖漘。
未覺遊從厭,空驚別恨新。
瀕河今重地,知己舊元臣。
洛下聞雞犬,家書不浹旬。
西還倚門罷,北渡羽書頻。
忠孝傳家事,風流待一振。

遊泰山四首•初入南山编辑

自我來濟南,經年未嘗出。
不知西城外,有路通石壁。
初行澗谷淺,漸遠峰巒積。
翠屏互舒卷,耕耨隨欹側。
雲木散山阿,逆旅時百室。
茲人謂川路,此意屬行客。
久遊自多念,忽誤向所曆。
嘉陵萬壑底,棧道百回屈。
崖巘遞崢嶸,征夫時出沒。
行李雖云艱,幽邃亦已劇。
坐緣斗升米,被此塵土厄。
何年道褒斜,長嘯理輕策。

遊泰山四首•四禪寺编辑

山蹊容車箱,深入遂有得。
古寺依岩根,連峰轉相揖。
樵蘇草木盡,佛事亦蕭瑟。
居僧麋鹿人,對客但羞澀。
雙碑立風雨,八分存法則。
云昔義靖師,萬里窮西域。
《華嚴》具多紙,歸來手親譯。
蛻骨儼未移,至今存石室。
遺文盡法界,廣大包萬億。
變化浩難名,丹青畫京邑。
粲然共一理,眩晃莫能識。
末法漸衰微,徒使真人泣。

遊泰山四首•靈巖寺编辑

青山何重重,行盡土囊底。
岩高日氣薄,秀色如新洗。
入門塵慮慮,盥漱得清泚。
高堂見真人,不覺首自稽。
祖師古禪伯,荊棘昔親啟。
人跡尚蕭條,豺狼夜相抵。
白鶴導清泉,甘芳勝醇醴。
聲鳴青龍口,光照白石陛。
尚可滿畦勝,豈惟濯蔬米。
居僧三百人,飲食安四體。
一念但清涼,四方盡兄弟。
何言庇華屋,食苦當如薺。

遊泰山四首•嶽下编辑

東來亦何求,聊欲觀海岱。
海西上千里,將行勇還退。
岱陰即齊疆,南往曾曆塊。
春深草木長,山暖冰雪潰。
中巷無居人,南畝釋耕耒。
車從八方至,塵坌百里內。
牛馬汗淋漓,綺紈聲綷䌨。
喧闐六師合,洶湧眾流彙。
無復問誰何,但自舍耽愛。
龍鸞畫車服,貝玉飾冠佩。
驊騮蹴騰騫,幡旆飛暗曖。
腥膻及魚鱉,瑣細或蒲菜。
遊墯愧無齎,技巧窮殊態。
縱觀咢未已,精意殫一酹。
出門青山屯,繞廊遺跡昧。
登封尚壇壝,古觀寫旗隊。
戈矛認毫末,舒卷分向背。
雍容太平業,磊落豐碑在。
往事半蓬蒿,遺氓但悲慨。
回瞻最高峰,遠謝徂徠對。
欲將有限力,一放目所迨。
天門四十里,預恐雙足廢。
三宿遂徘徊,歸來欲誰懟。
前年道轘轅,直上嵩嶺背。
中休強飲食,莫宿時盥頮。
稍知天宇寬,不覺人寰穢。
歲時未云久,筋骸老難再。
山林無不容,疲苶坐自礙。
自知俗緣深,畢老守闤闠。
何當御清風,不用車馬載。

送王璋長官赴真定孫和甫辟書编辑

昔年旅南服,始識王荊州。
威動千里肅,恩寬行客留。
從容見少子,風采傾凡儔。
溫然吐詞氣,已覺清且修。
不見十五年,相逢話百憂。
青衫走塵土,白髮各滿頭。
新棄東海邑,願從北諸侯。
北鄙事方夥,饑饉連戈矛。
盟好未可輕,念當事懷柔。
主將今老成,勉盡良計籌。

寄孫樸编辑

憶昔補官太皞墟,泮宮蕭條人事疏。
日高鼾睡聲噓噓,往還廢絕門無車。
君為戶曹畏簡書,放懷疏懶亦似余。
相逢語笑夜躊躇,烹煮梨栗羞殽蔬。
官居一去真蘧廬,東來失計悔厥初。
夜聞桴鼓驚閻閭,事如牛毛費耘鉏。
違失真性從吏胥,目視紾臂邀徐徐。
羨君不出心自如,北潭秋水多鞭蕖。
青荷包飯蒲為菹,修然獨往深淵魚。
人生如此樂有餘,胡為自投檻中狙。

和韓宗弼暴雨〈次韻〉编辑

執熱臥北窗,淋漓汗流注。
蛟龍遁水府,誰起叩天戶。
偶然終日風,振擾北山霧。
崩騰轉相軋,變化不容睹。
雷聲運車轂,雨點傾豆黍。
逡巡溜河漢,指顧才笑語。
破屋少乾床,茅苫固難禦。
出門泥沒足,此厄比鄰溥。
苟令終歲熟,敢有今日怒。
晚照上東軒,清風襲虛廡。
微生免荷鋤,但喜脫煩暑。
農父更事多,缺塘已增土。

舜泉復發编辑

奕奕清波舊繞城,旱來泉眼亦塵生。
連宵暑雨源初接,發地春雷夜有聲。
復理溝渠通屈曲,重開池沼放澄清。
通衢細灑浮埃淨,車馬歸來似晚晴。

次韻徐正權謝示閔子廟記及惠紙编辑

西溪秋思日盈箋,幕府拘愁學久騫。
記廟終慚無好句,酹墳猶喜有前篇。先生作《祭閔子文》。


屏除筆硯真良計,寫寄交遊畏妄傳。
吳紙贈君君莫怪,耕耘廢罷有閑田。

張文裕侍郎挽詞编辑

持節西南二十年,華堂遺像已蒼然。
歸來侍從三朝舊,老去雍容平地仙。
落筆縱橫題壁處,誦詩清壯舉杯前。
東遊邂逅迎歸旐,淚落城南下馬阡。

東方書生行编辑

東方書生多愚魯,閉門誦書口生土。
窗中白首抱遺編,自信此書傳父祖。
辟雍新說從上公,冊除僕射酬元功。
太常弟子不知數,日夜吟諷如寒蟲。
四方窺覘不能得,一卷百金猶復惜。
康成穎達棄塵灰,老聃瞿曇更出入。
舊書句句傳先師,中途欲棄還自疑。
東鄰小兒識機會,半年外舍無不知。
乘輕策肥正年少,齒疏唇腐真堪笑。
是非得失付它年,眼前且買先騰踔。

送韓宗弼编辑

大野將凍河水微,慨然臨流送將歸。
登舟上帆手一揮,脫棄朋友如敝衣。
我來三見芳草腓,來時同寮今已非。
念昔相從未嘗違,西湖幽遠人事稀。
青蓮紫芡傾珠璣,白魚掉尾黃鱉肥。
客醉將起命闔扉,方橋月出風露霏。
星河下照搖清輝,喧呼笑語相嘲譏。
歲月一逝空長欷,交遊去盡將誰依。
君家漢代平與韋,藹然令德傳餘徽。
鳴鳩著地鴻高飛,安得久此同縶鞿。

送劉長清敏编辑

汝州太守臥病年,亹亹猶復能清言。
平生雄辯嗟不見,風流尚有曹州存。
歷下東遊少相識,歡喜聞君在西邑。
舊知兄弟無凡儔,相逢一笑開顏色。
三年政令如牛毛,思歸南畝皆蓬蒿。
羨君飲酒動論斗,引觥向口收狂潮。
醉後胸中百無有,偃然嘯傲傾朋曹。
中朝卿士足官府,君歸何處狂歌謠。

劉原甫自長安病歸,余始識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