欒城集/06

 卷五 欒城集
卷六 詩一百首
卷七 

卷六编辑

◎詩一百首编辑

題張安道樂全堂编辑

天命無不全,人事每自傷。
譬如摩尼珠,宛轉有餘光。
藻飾不能加,塵垢豈有亡。
世人未嘗識,姑射手自將。
我公體自然,率性非勉強。
馳驅四十年,不入憂患場。
晚歲事蒙養,斂退就此堂。
小儒豈知道,宿昔窺門牆。
申屠師無人,無足亦自忘。
如逢鄭執政,一笑先生傍。

和鮮于子駿益昌官舍八詠编辑

桐軒编辑

桐身青琅玕,桐葉蒲葵扇。
落落出軒墀,亭亭奉閑燕。
夜聲疏雨滴,午影微風轉。
秋飆一淩亂,淅瀝驚蔥倩。
朝日失繁陰,青苔覆遺片。
空使坐中人,慨然嗟物變。

竹軒编辑

幽軒離紛華,惟有一叢竹。
纖梢起餘寒,紫筍散輕馥。
擢幹春雨餘,挺節秋霜足。
不知歲時改,守此娟娟綠。
上有吟風蟬,空腹未嘗食。
翦伐非所辭,不受塵土辱。

柏軒编辑

築室城市間,移柏南澗底。
山林夙所尚,封植聊自寄。
崎嶇脫岩石,擁塞出棼翳。
上承清露滋,下受寒泉惠。
秋來采霜葉,咀嚼有餘味。
苦澀未須嫌,愈久甘如薺。

巽堂编辑

山前三秦道,車馬不遑息。
日出紅塵生,不見青山色。
峰巒未嘗改,往意自奔迫。
誰言幽堂居,近在使者宅。
俯聽辨江聲,卻立睨石壁。
藤蘿自太古,松竹列新植。
暑簟臥清風,寒樽對佳客。
試問東行人,誰能同此適?

山齋编辑

平地厭喧囂,虛齋上山足。
蕭條遠城市,坡陁富林麓。
簡書日填委,杖屨每幽獨。
豈無山中士,高臥白茅屋。
逢人默無語,長嘯響崖谷。
此室庶可招,夜月相從宿。

閑燕亭编辑

登山稍已高,曠望良亦遠。
危亭在山腹,物景行自變。
諸峰宿露收,草木朝陽絢。
盎盎雲出山,溜溜泉垂阪。
徐行得佳處,永日遂忘返。
此樂只自知,傍人任嫌懶。

會景亭编辑

亭高眾山下,勝勢不自收。
岡巒向眼盡,風籟與耳謀。
鳶飛半嶺息,雲起當空遊。
視身如乘風,超然忘百憂。
暮歸室中居,唯見窗戶幽。
視聽隨物變,恍誰識其由。

寶峰亭编辑

昔過益昌城,莫登君子堂。
駕言念長道,未暇升崇岡。
今聞寶峰上,縹緲陵朝陽。
三休引蘿蔓,一覽窮蒼茫。
微雲靄雙劍,落日明故鄉。
奔馳跡未安,山藪意自長。
漂搖萬里外,手把新詩章。
宦遊不忘歸,何異鳥欲翔。
塵土汙顏面,年華侵鬢霜。
何時首歸路,所至聊彷徨。
樽俎逢故人,亭謝凝清光。
為我具斗酒,宿恨猶可償。

次韻分司南京李誠之待制求酒二首编辑

世上升沉都夢裏,春來強健斗樽前。
公田種秫全拋卻,坐客無氈誰與錢。


春深風雨半相和,節物令人意緒多。
中酒何須問賢聖,和詩今尚許羊何。

送施曆城辯歸常州编辑

高人不受塵土侵,三年浙江藏河深。
久閑物理有相復,歷城官事森成林。
乘時斂散逐十二,鞭撻逋負徒哀矜。
一杯相屬未嘗得,百畝歸去將安能。
潛逃雖出知者後,黽勉尚見仁人心。
歸期忽告三月尾,強留不顧千黃金。
河豚雖過鱸鱖在,粳稻正插風雨淫。
酒肴勞苦罄鄰里,期會迫隘思僚朋。
山川吳越我所愛,扁舟佗日要追尋。
滯留未用便相詫,半年歲月行駸駸。

施君既去復以事還戲贈编辑

令尹西行去又回,西湖重把舊樽罍。
吏民再見雞棲乘,猶道吾公挽不來。

和文與可洋州園亭三十詠编辑

湖橋编辑

湖南堂宇深,湖北林亭遠。
不作過湖橋,兩處那相見。

橫橋编辑

湖裏種荷花,湖邊種楊柳。
何處渡橋人,問是人間否。

書軒编辑

綠竹覆清渠,塵心日日疏。
使君遺癖在,苦要讀文書。

冰池编辑

水深冰亦厚,滉蕩鋪寒玉。
好在水中魚,何愁池上鶩。

竹塢编辑

空陂放修竹,肅肅復冥冥。
莫除塢外筍,從使入園生。

荻浦编辑

離披寒露下,蕭索微風觸。
摧折有餘青,從橫未須束。

蓼嶼编辑

風高蓮欲衰,霜重蓼初發。
會使此池中,秋芳未嘗歇。

望雲樓编辑

雲生如湧泉,雲散如翻水。
百變一憑欄,悠悠定誰使。

天漢臺编辑

臺高天漢近,匹練掛林端。
秋深霜露重,誰見落西山。

待月臺编辑

夜色何蒼蒼,月明久未上。
不上倚城臺,無奈東南嶂。

二樂榭编辑

動靜惟所遇,仁智亦偶然。
誰見二物外,猶有天地全。

灙泉亭编辑

泉來草木滋,泉去池塘滿。
委曲到庭除,清冷備晨盥。

吏隱亭编辑

隱居亦非難,欲少求易遂。
有意未成歸,聊就茅簷試。

霜筠亭编辑

林高日氣薄,竹色淨如水。
寂歷斷人聲,時有鳴禽起。

無言亭编辑

處世欲無言,事至或未可。
唯有此亭空,燕坐聊從我。

露香亭编辑

重露覆千花,繁香凝畦圃。
不忍日將晞,散逐微風去。

涵虛亭编辑

虛亭面疏篁,窈窕眾景聚。
更與坐中人,行尋望來處。

溪光亭编辑

溪亭新雨餘,秋色明滉漾。
鳥渡夕陽中,魚行白石上。

過溪亭编辑

溪淺復通橋,過者猶恨懶。
賴有沙上鷗,常為獨遊伴。

披錦亭编辑

春晚百花齊,綿綿巧如織。
細雨洗還明,輕風卷無跡。

禊亭编辑

觴流無定處,客醉醒還酌。
毋令仲御歌,空使人驚愕。

菡萏軒编辑

開花濁水中,抱性一何潔。
朱檻月明時,清香為誰發。

荼蘼洞编辑

猗猗翠蔓長,藹藹繁香足。
綺席墮殘英,芳樽漬餘馥。

筼簹谷编辑

誰言使君貧,已用谷量竹。
盈谷萬萬竿,何曾一竿曲。

寒蘆港编辑

蘆深可藏人,下有扁舟泊。
正似洞庭風,日莫孤帆落。

野人廬编辑

野人三四家,桑麻足生意。
試與叩柴荊,言辭應有味。

此君庵编辑

風梢繞簷匝,霜幹當窗淨。
遙知素壁上,醉墨森相映。與可墨竹,冠絕今世。

金橙逕编辑

葉如石楠堅,實比霜柑大。
穿逕得新苞,令公憶鱸鱠。

南園编辑

官是勸農官,種桑亦其所。
安得陌上人,隔葉攀條語。

北園编辑

使君美且仁,遍地種桃李。
豈獨放春花,行看食秋子。

次韻吳興李行中秀才見寄並求醉眠亭詩二首编辑

和見寄编辑

才堪簿領更無餘,贏得十年閑讀書。
寵辱何須身自試,窮愁不待酒驅除。
故人歸去無消息,佳句新來屢卷舒。
前日使君今在此,不妨時復置雙魚。李公擇自吳興移齊南。

醉眠亭编辑

是非一醉了無餘,唯有胸中萬卷書。
已把人生比蘧傳,更將江浦作階除。
欲眠賓客從教去,倒臥氍毹豈暇舒。
京洛舊遊真夢裏,秋風無復憶鱸魚。

和子瞻玉盤盂二首東武蘇莒公家園中千葉白芍藥,子瞻新為此名。编辑

千葉團團一尺餘,揚州絕品舊應無。
賞傳莒國遷鍾虡,移憶胡僧置缽盂。
叢底留連傾鑿落,瓶中捧擁照浮屠。
強將絳蠟封紅萼,憔悴無言損玉膚。


故相林亭父老知,出群草木尚何疑。
無多產業殘花藥,幾許功名舊鼎彝。
豐豔不知人世別,佳名新換使君詩。
明年會看花尤好,剝盡浮苞養一枝。

寄題密州新作快哉亭二首编辑

車騎崩騰送客來,奔河斷岸首頻回。
鑿成戶牖功無幾,放出江湖眼一開。
景物為公爭自致,登臨約我共追陪。
自矜新作超然賦,更擬蘭臺誦快哉。


檻前濰水去沄沄,洲渚蒼茫煙柳勻。
萬里忽驚非故國,一樽聊復對行人。
謝安未厭頻攜妓,汲黯猶須臥理民。
試問沙囊無處所,於今信怯定非真。

贈馬正卿秀才编辑

男兒生可憐,赤手空腹無一錢。
死喪三世委平地,骨肉不得歸黃泉。
徒行乞丐買墳墓,冠幘破敗衣履穿。
矯然未肯妄求取,恥以不義藏其先。
辛勤直使行路泣,六親不信相尤愆。
問人何罪窮至此,人不敢尤其怨天。
孝慈未省鬼神惡,兄弟寧有木石頑。
善人自古有不遇,力行不廢良謂賢。

答文與可以六言詩相示因道濟南事作十首编辑

遠遊既為東魯,遷居又愛南山。
齒髮自知將老,心懷且欲偷安。


舜井溢流陌上,歷山近在城頭。
羈旅三年忘去,故園何日歸休。


野步西湖綠縟,晴登北渚煙綿。
蒲蓮自可供腹,魚蟹何嘗要錢。


飲酒方橋夜月,釣魚畫舫秋風。
冉冉荷香不斷,悠悠水面無窮。


雨過山光欲溜,寒來水氣如烝。
勝處何須吳越,隨方亦有遊朋。


揚雄執戟雖久,陶令歸田未能。
眼看雲山無奈,神傷簿領相仍。


終歲常親鞭樸,此生知負詩書。
欲尋舊學無處,時有故人起予。


故人遠在江漢,萬里時寄聲音。
聞道禪心寂寞,未廢詩人苦吟。


佳句近參風雅,微詞間發離騷。
竊欲比君庚信,莫年詩賦尤高。


相思欲見無路,滿秩西歸有時。
及君鈴閣少事,飲我松醪滿卮。

次韻李公擇寄子瞻编辑

青蒲一下復東來,擁扇西風滿面埃。
擊柝自營何擇地,餔糟同醉未須回。
孤高振鷺瞻初下,淡泊嬰兒及未孩。
我亦漂流家萬里,年來羞上望鄉臺。

次韻李公擇以惠泉答章子厚新茶二首编辑

無錫銅瓶手自持,新芽顧渚近相思。
故人贈答無千里,好事安排巧一時。
蟹眼煎成聲未老,兔毛傾看色尤宜。
槍旗攜到齊西境,更試城南金線奇。金線泉,在齊州城南。


新詩態度靄春雲,肯把篇章妄與人。
性似好茶常自養,交如泉水久彌親。
睡濃正想羅聲發,食飽尤便粥麵勻。
底處翰林長外補,明年誰送霅溪春。

和李公擇赴曆下道中雜詠十二首编辑

泛清河编辑

南北無多水,崎嶇未舍船。
何時好霖雨,是處有通川。
墳壟看書卷,興亡指道邊。
蒼芒半秋草,猶復較愚賢。

將至桃園,阻淺且風不得進编辑

卷帆倚棹淺河津,憶泛長江步步新。
未免生涯寄風浪,不堪舟楫委埃塵。
往來欲就沙囊堰,深淺時看舉策頻。
一望雲霓百憂集,應思平地隱居人。

桃園阻淺,將易小舟,一夜大至,復乘便風,頃刻百里编辑

此生與物妄相仇,欲往長嫌苦見留。
淺瀨何知向人惡,漲溪豈復為公流。
雨痕忽到工催客,風信初來轉打頭。
舉目汀洲都未改,忽添清興滿行舟。

下邳黃石公廟编辑

圯下相逢南北人,三邀不倦識天真。
十年卻見谷城下,寂寞同收一夢身。

宿遷項羽廟编辑

尺箠西來壟畝中,驅馳力盡眾兵衝。
舊封獨守君臣義,故國長修俎豆容。
平日軍聲同破竹,少年心事喜摧鋒。
錦衣眷戀多鄉思,肯顧田家社酒醲。

呂梁编辑

出沒懸流雖有道,憑陵險地本無心。
未能與物都無礙,咫尺清泉亦自深。

梁山泊次韻编辑

近通沂泗麻鹽熟,遠控江淮粳稻秋。
粗免塵泥汙車腳,莫嫌菱蔓繞船頭。
謀夫欲就桑田變,客意終便畫舫遊。
愁思錦江千萬里,漁蓑空向夢中求。時議者將乾此泊以種菽麥。

梁山泊見荷花憶吳興五絕次韻编辑

南國家家漾彩靈,芙蕖遠近日微明。
梁山泊裏逢花發,忽憶吳興十里行。


終日舟行花尚多,清香無奈著人何。
更須月出波光淨,臥聽漁家蕩槳歌。


行到平湖意自寬,繁花仍得就船看。
回頭卻向吳儂說,從此遠遊心未闌。


花開南北一般紅,路過江淮萬里通。
飛蓋靚妝迎客笑,鮮魚白酒醉船中。


菰蒲出沒風波際,雁鴨飛鳴霧雨中。
應為高人愛吳越,故於齊魯作南風。

次韻李公擇九日見約以疾不赴编辑

它年逢九日,杯酒逐英豪。
漸老經秋病,獨醒何處高。
床頭添藥裏,坐上減牛毛。
寂寞知誰問,煩公置濁醪。

喜雪呈李公擇编辑

秋來旱已久,雪至亦不薄。
沉沉夜未眠,蔌蔌聲初落。
霏微入疏戶,眩晃先朱閣。
披衣視群動,照屋始驚愕。
晨起犯清寒,繁陰看溟漠。
喬林凍相倚,隙瓦幹猶爍。
孤村掩圭竇,深逕沒芒屩。
平野恣汗漫,四山增犖確。
晚色漏斜陽,林光粲相錯。
氛埃一清蕩,疫癘解纏縛。
寒蔬養春芽,宿麥布冬腳。
官居亦何賴,歲事信所托。
逋逃幸一飽,剽盜止群惡。
無事樂自多,有酒庶可酌。
我行今不久,公到時方昨。
豐穰識天意,暇豫可前約。
齊廚雖無餘,賓客甚易諾。
行須酒壺倒,莫待陰雲剝。

次韻范郎中仰之詠雪编辑

倉廩未應空,長天霰雪濛。
瓊瑤布地淨,組練出師雄。
雲闊諸峰遍,花繁百草同。
農謠麥壟外,客興酒杯中,
聚散占風力,消融驗藥功。歷城西北陽起石山,其上不留雪。遠遊聊自喜,三見歲時豐。

次韻李公朝著作見贈二首编辑

遠客徒為爾,江邊有故丘。
江洲信廣大,鳧雁任漂浮。
好事時攜酒,歸心久倦遊。
還鄉定衰老,朋友肯相收。


稽古終何力,扶衰謾有方。
故人憐困躓,佳句贈輝光。
未暇抽身去,安能插翅翔。
空存疏懶性,高臥笑羲皇。

惠穆呂公挽詞二首编辑

全齊開故國,清廟饗元功。
德業真無忝,勳名但未充。
邊防推信惠,社稷倚勤忠。
不作司徒貴,何慚鄭武公。


風俗非平昔,賢豪棄此時。
新阡長宿草,行路拜豐碑。
惠術遐方記,嘉猷信史知。
悲涼哭墳客,不為受恩私。

次韻蔣夔寒夜見過编辑

都城廣大漫如天,旅人騷屑誰與歡。
北風號怒屋無瓦,夜氣凝冽冰生盤。
雪聲旋下白玉片,燈花暗結丹砂丸。
叩門剝啄驚客至,吹火倉卒憐君寒。
明時未省朋遺棄,高論自笑終汗漫。
識君太學嗟歲久,至今客舍猶泥蟠。
正如憔悴入籠鶴,坐見摧落淩風翰。
明朝尚肯過吾飲,有酒不盡行將酸。

次韻王鞏廷評招飲编辑

病憶故鄉同越舄,性安田野似裨諶。
都城歲晚不歸去,客舍夜寒猶獨吟。
樽酒憐君偏好客,詩篇寄我謬知音。
會須雪裏相從飲,履跡旋平無處尋。

雪中會孫洙舍人飲王氏西堂戲成三絕编辑

新歲逼人無一日,殘冬飛雪已三回。
百分琥珀從君勸,十里瓊瑤走馬來。


南國高人真巨源,華堂邂逅接清樽。
十年一見都如夢,莫怪終宵語笑喧。


傾盡香醪雪亦晴,東齋醉臥已三更。
佳人不慣生疏客,不盡清歌宛轉聲。

雪中呈范景仁侍郎编辑

羈遊亦何樂,幸此賢主人。
東齋暖且深,高眠不知晨。
開門驚照曜,舞雪方繽紛。
繁雲覆庭廡,落勢一何勻。
霏霺本無著,積疊巧相因。
萬類忽同色,九衢淨無塵。
園林開組練,觀闕堆瓊瑉。
蟲書散鳥足,縞帶翻車輪。
遠遊浩千里,欲出迷四鄰。
誰言助春農,亦善欺客貧。
賴我古君子,高談吐陽春。
方當庇華屋,豈憂無束薪。

次韻景仁丙辰除夜编辑

數舉除夜酒,稍消少年豪。
浮光寄流水,妙理付濁醪。
微陽未出土,大雪飛鵝毛。
試問冰霜勁,春來能久牢。

次韻景仁招宋溫之職方小飲编辑

高人兩無事,相見輒傾懷。
時以酒相命,何妨心自齋。
燈期飛雪亂,春候苦寒乖。
不就頹然醉,難堪風且霾。

次韻景仁飲宋溫之南軒二首编辑

白髮迎新歲,播然國老更。
感時能細說,對酒任徐行。
畫軸高分品,詩詞妙入評。
疏狂先醉倒,應許恃鄉情。


飲闌瓶已罄,話久僕須更。
高會良難得,危言豈易行。
歸休便老計,得失任臺評。
猶有青編在,它年不世情。

次韻景仁正月十二日訪吳縝寺丞二絕编辑

夜雪滿庭雞失晨,瓊田早出不驚塵。
急須卷凍鋪黃道,欲看燈山萬萬人。


濁醪時飲十分杯,萬象溟濛曉氣皚。
醉倒籃輿夜歸去,金吾寧復識誰哉。

柳子玉郎中挽詞二首编辑

晚歲抽身塵土中,灊山仍乞古仙宮。
羞將白髮隨馮叟,欲就丹砂繼葛洪。
龍虎未能留物化,芭蕉久已悟身空。
騷人欲作招魂賦,蟬蛻疑非世俗同。


新詩錦繡爛成編,醉墨龍蛇灑未乾。
共首卜居空舊約,宛丘攜手憶餘歡。
風流可見身如在,鄉國全歸意所安。
行到都門送君處,長河清淚兩泛瀾。

贈淨因臻長老编辑

十方老僧十年舊,燕坐繩床看奔走。
遠遊新自濟南來,滿身自覺多塵垢。
暖湯百斛勸我浴,驪山袞袞泉傾竇。
明窗困臥百緣絕,此身瑩淨初何有。
清泉自清身自潔,塵垢無生亦無滅。
振衣卻起就華堂,老僧相對無言說。
南山采菌軟未幹,西園擷菜寒方茁。
與君飽食更何求,一杯茗粥傾銅葉。

次前韻答景仁编辑

儒林談道亦云舊,遠逢太史牛馬走。
區區分別意何為,擾擾只添心上垢。
道大如天不可測,異出同歸各穿竇。
浩然一水散千漚,卻觀彼我曾無有。
我丈中心冰玉潔,世上浮榮盡灰滅。
終年行道自不知,笑指空門名異說。
此心未通道不生,石上下種何由茁。
道在起居飲食中,安問胡僧分五葉。

遊城西集慶園编辑

送客城西客已遠,歸路北池接南苑。
冰澌片斷水光浮,柳線和柔風力軟。
繚牆朱戶誰家園,流水平畦春日淺。
禁河分溜一池足,洛圃移花百金賤。
飛甍斤斧聲未絕,翠柏栽培影初遍。
傍人笑指高臺處,前年適見荒榛滿。
金錢力奪天地功,歲月未多風物換。
人生富貴無不成,都門坐置山林觀。
暖風遲日時一到,早出莫歸應未晚。
主人最貴稀出城,長使憧憧路人看。

游景仁東園编辑

新春甫驚蟄,草木猶未知。
高人靜無事,頗怪春來遲。
肩輿出東郊,輕裘試朝曦。
百草招生意,喬松解寒姿,
尺書招友生,冠蓋溢通逵。
人生瞬息間,幸此休暇時。
濁酒論浮蟻,嘉蔬薦柔荑。
春來莫嫌早,春去恐莫追。
公卿多王事,田野遂我私。
松筠自擁蔽,里巷得遊嬉。
鄰家並侯伯,朱門掩芳菲。
畦花被錦繡,庭檜森旌旗。
華堂絢金碧,疊觀凝煙霏。
仿佛象宮禁,蕭條遠喧卑。
徐行日一至,何異已有之。
都城閉門早,眾客紛將歸。
垂楊返照下,歸騎紅塵飛。
但卜永日歡,未與清夜期。
人散眾囂絕,庭空星斗垂。
安眠萬物外,高世良在茲。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