欒城集/07

 卷六 欒城集
卷七 詩五十六首
卷八 

卷七编辑

◎詩五十六首编辑

次韻子瞻送范景仁遊嵩洛编辑

尋山非事役,行路不應難。
洛浦花初滿,嵩高雪尚寒。
平林抽凍筍,奇豔變山丹。
節物朝朝好,肩輿步步安。
酴糜釀臘酒,苜蓿薦朝盤。
得意忘春晚,逢人語夜闌。
歸休三黜柳,賦詠五噫鸞。
鶴老身仍健,鴻飛世共看。
雲移忽千里,世路脫重灘。
西望應思蜀,東還定過韓。
平川涉清潁,絕頂上封壇。
出處看公意,令人欲棄官。

送蔣夔赴代州教授编辑

憶遊太學十年初,猶見胡公豈弟餘。
遍閱諸生非有道,最憐能賦似相如。
青衫共笑方持板,白髮相看各滿梳。
暫免百憂趨長吏,勉調三寸事新書。

次韻宿州教授劉涇見贈编辑

此身雖復類潛夫,衰老無心強著書。
道路不知奔走賤,交遊空怪往還疏。
弦歌更就三年學,簿領唯添一味愚。
它日相逢定何處,莫將文采笑空疏。

徐州送江少卿编辑

夜雨泗河深,曉日輕舟發。
帆開送客遠,城轉高臺沒。
居人永瞻望,歸意何倉卒。
公來初無事,豐歲多牟麥。
鈴閣渡清風,芳樽對佳客。
登臨未云厭,談笑方自適。
朝廷念黧老,府寺虛清劇。
何以寄風流,江山繞官宅。

次韻子瞻《寄眉守黎希聲》编辑

眼看狂瀾倒百川,孤根漂蕩水無邊。
思家松菊荒三逕,回首謳歌沸二天。
簿領沉迷催我老,春秋廢格累公賢。
鄰居屈指今誰在,一念傷心十五年。

轍昔侍先人於京師,與希聲鄰居太學前。是時公之亡兄與二亡姪皆在,今十五年,而在者唯公與僕二人。言之流涕。

和李邦直學士《沂山祈雨有應》编辑

宿雪雖盈尺,不救春夏旱。
籲嗟遍野天不聞,歌舞通宵龍一戰。
旋開雲霧布旌旗,復遣雷霆助舒卷。
雨聲一夜洗塵埃,流入溝河朝不見。
但見青青黍與禾,老農起舞行人歌。
汙邪滿車尚可許,供輸到骨期無它。
水行天地有常數,歲歲出入均無頗。
半年分已厭枯槁,及秋更恐憂滂沱。
誰能且共蛟龍語,時布甘澤無庸多。

陪子瞻遊百步洪编辑

城東泗水平如席,城頭遠山銜落日。
輕舟鳴櫓自生風,渺渺江湖動顏色。
中洲過盡石縱橫,南去清波頭盡白。
岸邊怪石如牛馬,銜尾舳艫誰敢下。
沒人出沒須臾間,卻立沙頭手足幹。
客舟一葉久未上,吳牛回首良間關。
風波蕩潏未可觸,歸來何事嘗艱難。
樓中吹角莫煙起,出城騎火催君還。

李邦直見邀終日對臥南城亭上二首编辑

一徑坡陁草木間,孤亭勝絕俯川原。
青天圖畫四山合,白畫雷霆百步喧。
煙柳蕭條漁市遠,汀洲蒼莽白鷗翻。
客舟何事來匆草,逆上波濤吐復吞。


東來無事得遨遊,會使清閑亦自由。
撥棄簿書成一飽,留連語笑失千憂。
舊書半卷都如夢,清簟橫眠似欲秋。
聞說歸朝今不久,塵埃還有此亭不?

次韻邦直見答二首编辑

真能一醉逃煩暑,定勝三杯禦臘寒。
自有詩書供永日,莫將絲竹亂風灘。
舞雩何處歸春莫,叩角誰人怨夜漫。
聞道丹砂近有術,錙銖稱火共君看。


五斗塵勞尚足留,閉門聊欲治幽憂。
羞為毛遂囊中穎,未許朱雲地下遊。
無事會須成好飲,思歸時亦賦登樓。
羨君幕府如僧舍,日向城隅看浴鷗。

再次前韻四首编辑

城頭棟宇恰三間,楚望淒涼弔屈原。
雨洗山川百里淨,風吹語笑一城喧。
鄉書莫問經時絕,歲事初驚片葉翻。
南近清淮鱸鱖好,釣筒時問有潛吞。


謬將疏野托交遊,平日論心亦有由。
科第聯翩叨舊契,利名疏闊少新憂。
清談已覺忘朱夏,濁酒先防虐素秋。
多病無聊唯有睡,頻頻詩句未嫌不。


野鶴應疑鳧雁苦,夏蟲未慣雪霜寒。
隱居顏氏終安巷,垂釣嚴生自有灘。
破宅不歸塵可掃,下田初種水應漫。
退耕尚作悠悠語,拙宦猶須步步看。


欲作彭城數月留,溪山勸我暫忘憂。
城頭準擬中秋望,臺上遷延九日遊。
風氣雨餘侵近郭,江聲風送隱危樓。
汀洲聚散知誰怪,且學漂浮水上鷗。

雨中陪子瞻同顏復長官送梁燾學士舟行歸汶上编辑

客從南方來,信宿北方去。
手棹木蘭舟,不顧長江雨。
江昏氣陰黑,雨落無朝暮。
肅肅赴波濤,濛濛暗洲渚。
微涼入窗闔,斜吹濕蕉苧。
漂灑正紛紜,談笑方容與。
不知江路長,但覺青山鶩。
客去浩難追,落日平西浦。
東遊本無事,愛此山河古。
周旋樽俎歡,邂逅英豪聚。
茲遊有遺趣,此樂恐宜屢。
賤仕迫程期,遷延防譴怒。
秋風日已至,輕舸行當具。
陰森古城曲,蒼莽交流處。
懸知別時念,將行重回顧。
非緣一寸祿,應作三年住。

同子瞻泛汴泗得漁酒二詠编辑

江湖性終在,平地難久居。
淥水雨新漲,扁舟意自如。
河身縈疋素,洪口轉千車。
願言棄城市,長竿夜獨漁。


懶思久廢詩,病膓不堪酒。
強顏水石間,濫跡賓主後。
不知白浪翻,但怪青山走。
莫隨使車塵,豈畏嚴城斗。

明日復賦编辑

放舟城西南,卻向東南泊。
朝來雨新霽,白水浸城腳。
古汴多流苴,清泗亦浮沫。
平吞百澗暴,滅盡三洪惡。
遊人不勝喜,水族知當樂。
舟行野鳧亂,網盡修鱗躍。
香醪溜白蟻,鱠縷填花萼。
人生適意少,一醉皆應諾。
同遊非偶然,後會未前約。
簡書尚見寬,行日為公卻。

贈吳子野道人编辑

食無酒肉腹亦飽,室無妻妾身自好。
世間深重未肯回,達士清虛輒先了。
眼看鴻鵠薄雲漢,長笑駑駘安棧皂。
腹中夜氣何鬱鬱,海底朝陽常杲杲。
一廛不顧舊山深,萬里來看故人老。
空車獨載王陽橐,遠遊屢食安期棗。
東州相逢真邂逅,南國思歸又驚矯。
道成若見王方平,背療莫念麻姑爪。

李邦直出巡青州,余不久將赴南都,比歸不及見矣,作詩贈別编辑

東道初來托故人,南樓頻上泗河漘。
江山尚有留人意,樽俎寧當厭客貧。
顧我及秋行不久,問君觸熱去何因。
西歸涼冷霜風後,濁酒清詩誰與親。

司馬君實端明獨樂園编辑

子嗟丘中親藝麻,邵平東陵親種瓜。
公今歸去事農圃,亦種洛陽千本花。
修篁繞屋韻寒玉,平泉入畦紆臥蛇。
錦屏奇種劚崖竇,嵩高靈藥移萌芽。
城中三月花事起,肩輿遍入公侯家。
淺紅深紫相媚好,重樓多葉爭矜誇。
一枝盈尺不論價,十千斗酒那容賒。
歸來曳履苔逕滑,醉倒閉門春日斜。
車輪班班走金轂,印綬若若趨朝衙。
世人不顧病楊綰,弟子獨有窮侯芭。
終年著書未曾厭,一身獨樂誰復加。
宦遊嗟我久塵土,流轉海角如浮槎。
歸心每欲自投劾,孺子漸長能扶車。
過門有意奉談笑,幅巾懷刺無袍靴。

送顏復赴闕编辑

簞瓢未改安貧性,鳧繹猶傳直道餘。
不見失官愁戚戚,但聞高臥起徐徐。
居中舊厭軍容講,補外仍遭城旦書。
此去將身置何許,秋風未免憶鱸魚。

王詵都尉寶繪堂詞编辑

侯家玉食繡羅裳,彈絲吹竹喧洞房。
哀歌妙舞奉清觴,白日一醉萬事忘。
百年將種存慨慷,西取庸蜀踐戎羌。
戰袍賜錦盤雕章,寶刀玉玦餘風霜。
天孫渡河夜未央,功臣子孫白且長。
朱門甲第臨康莊,生長介胄羞膏粱。
四方賓客坐華堂,何用為樂非笙簧。
錦囊犀軸堆象床,竿叉連幅翻雲光。
手披橫素風飛揚,長林巨石插雕梁。
清江白浪吹粉牆,異花沒骨朝露香。徐熙畫花,落筆縱橫。其子嗣,以五色染就,不見筆跡,謂之沒骨。蜀趙昌蓋用此法耳。
摯禽猛獸舌齶張,騰踏騕褭聨驌驦。
噴振風雨馳平岡,前數顧陸後吳王。
老成雖喪存典常,坐客不識視茫洋。
騏驎飛煙鬱芬芳,卷舒終日未用忙。
遊意淡泊心清涼,屬目俊麗神激昂。
君不見
伯孫孟孫俱猖狂,干時與事神弗臧。

逍遙堂會宿二首並引编辑

轍幼從子瞻讀書,未嘗一日相舍。既壯,將遊宦四方,讀韋蘇州詩,至「安知風雨夜,復此對床眠」,惻然感之,乃相約早退為閑居之樂。故子瞻始為鳳翔幕府,留詩為別曰:「夜雨何時聽蕭瑟。」其後子瞻通守餘杭,復移守膠西,而轍滯留於淮陽、濟南,不見者七年。熙寧十年二月,始復會於澶濮之間,相從來徐,留百餘日。時宿於逍遙堂,追感前約,為二小詩記之。

逍遙堂後千尋木,長送中宵風雨聲。
誤喜對床尋舊約,不知漂泊在彭城。


秋來東閣涼如水,客去山公醉似泥。
困臥北窗呼不起,風吹松竹雨淒淒。

過張天驥山人郊居编辑

南山莫將歸,下訪張夫子。
黍稷滿秋風,蓬麻翳鄰里。
君年三十八,三十有歸意。
躬耕奉慈親,未覺鋤耰鄙。
讀書北窗竹,釀酒南園水。
松菊半成陰,日有幽居喜。
客來時借問,問子何年起,
新求西溪石,更築茆堂址。
但令三歲熟,此計行亦遂。
堂成不出門,清名滿朝市。

魏佛狸歌编辑

魏佛狸,飲泗水,黃金甲身鐵馬箠。
睥睨山川俯畫地,畫作西方佛名字。
卷舒三軍如使指,奔馳萬夫鑿山觜。
雲中孤月妙無比,青蓮湛然俯下視。
擊鉦卷箠抽行營,北徐府中軍吏喜。
度僧築室依雲煙,俯窺城郭眾山底。
興亡一瞬五百年,細草荒榛沒孤壘。

雜興二首编辑

陋巷丈夫病且貧,懸鶉百結聊庇身。
蠕蠕大虱長孫子,敗繒敝絮開陽春。
故襦寬博裹肩䏶,出沒逡巡初莫畏。
一朝換酒入鄰家,顧視腰間猶犢鼻。
入縫循腰還自足,肌膚轉近尤為福。
咋皮吮血無已時,應待渠家具湯沐。
朱輪華蓋事遠遊,廄無良馬乘疲牛。


青絲玉勒金絡頭,任重道遠旁人憂。
奔馳往來歷山丘,騰坑投淖摧轅輈。
已厭復起行未休,青芻黃粱為君羞。
長路漫漫經九州,場有白駒胡不收。
饑食玉山飲河流,朝秣幽冀莫炎陬。
奔雲掣電不少留,僕夫顧之心懷愁。
王良不生誰與謀,哀哉駿骨千金酬。

贈致仕王景純寺丞编辑

灊山隱君七十四,紺瞳綠髮初謝事。
腹中靈液變丹砂,江上幽居連福地。
彭城為我住三日,明月滿船同一醉。
丹書細字口傳訣,顧我沉迷真棄耳。
年來四十髮蒼蒼,始欲求方救憔悴。
它年若訪灊山居,慎勿逃人改名字。

初發彭城有感寄子瞻编辑

秋晴卷流潦,古汴日向幹。
扁舟久不解,畏此行路難。
此行亦不遠,世故方如山。
我持一寸刃,巉絕何由刊。
念昔各年少,松筠閟南軒。
閉門書史叢,開口治亂根。
文章風雲起,胸膽渤澥寬。
不知身安危,俯仰道所存。
橫流一傾潰,萬類爭崩奔。
孔融漢儒者,本自輕曹瞞。
誓將貧賤身,一悟世俗昏。
豈意十年內,日夜增濤瀾。
生民竟憔悴,遊宦豈復安。
水深水益熱,人知蹈憂患,
甄豐且自叛,劉歆苟盤桓。
而況我與兄,飽食顧依然。
上願天地仁,止此禍亂源。
歲月一徂逝,尚能反丘園。

次韻子瞻見寄编辑

袞袞河渭濁,皎皎江漢清。
源流既自異,美惡終未明。
嗟我頑鈍質,乃與公並生。
出處每自托,謳吟輒嘗賡。
譬如病足馬,共此千里程。
勝負坐已決,豈待終一枰。
憶公年少時,濯濯吐新萌。
堅姿映松柏,填節淩榛荊。
學成誌益厲,秋霜落春榮。
澹然養浩氣,脫屣遺齊卿。
百鏈竟不變,三折終未鳴。
區區兩郡守,籍籍四海聲。
年來效暗默,世事慵譏評。
不見室家好,恍如揖重城。
別離長塵垢,歲月何崢嶸。
彭門偶會合,白髮互相驚。
受教恐不足,吐論那復爭。
疾雷發聾聵,清月照昏盲。
篤愛未忍棄,浪雲舊齊名。
更請問郭許,題品要當精。子瞻杭州見寄詩云:先生別駕舊齊名。

將至南京,雨中寄王鞏编辑

河牽一線流不斷,雨散千絲卷卻來。
煙際橫橋村十里,船中倦客酒三杯。
老年轉覺脾嫌濕,世路早令心似灰。
賴有故人憐寂寞,繫舟待我久徘徊。

次韻王鞏見贈编辑

南都逢故人,共此一樽淥。
初來柳吹絮,再見風脫木。
我老歡意微,頭垂腰背曲。
羨子方少年,健馬走平陸。
狂歌手自拊,醉倒頭相觸。
人生比一瞬,世網張萬目。
但取食場雞,豈掛雲飛鵠。
彭城久相遲,官舍虛東屋。
重陽試新釀,謂子當不速。
胡為聽婦言,婉孌自相逐。
我舟得愁霖,牽挽脫坑谷。
風霜作初寒,病體欲生粟。
解子腰下龜,換酒不須贖。
照碧凝清光,相將飲萸菊。

送交代劉莘老编辑

建元一二間,多士四方至。
翩翩下鴻鵠,一一抱經緯。
功名更唯諾,爵祿相饋遺。
縱橫聖賢業,磊落君臣意。
慷慨魯諸生,雍容古君子。
扶搖雲漢上,睥睨千萬里。
入臺霜凜然,不肯下詞氣。
失足青冥中,投命江湖裏。
區區留都客,矯矯當世士。
空使往來人,歎息更相指。
我生本羈孤,無食強為吏。
褰裳避塗泥,十載守憔悴。
逝將老茅屋,何幸繼前軌。
念君今尚然,顧我真當爾。
百年同一夢,窮達浪憂喜。
有酒慰離愁,貧賤非君恥。

次韻王鞏《九日同送劉莘老》编辑

頭上黃花記別時,樽中淥酒慰清悲。
畫船牽挽故不發,紅粉留連未遽離。
小雨無端添別淚,遙山有意助顰眉。
十分酒盞從教勸,堆案文書自此辭。

次韻王鞏《欲往徐州見子瞻,以事不成行》编辑

河水南來繞郡城,銀刀空復炫衙兵。
交情舊許雞為具,客信那知鵲妄鳴。
為婦遲留應未怪,還家倉卒定何營。
不關秦女箏聲怨,自趁招賢浚上旌。

宣徽使張安道生日编辑

從公淮陽今幾年,憶持壽斝當公前。
祝公齒髮老復少,歲歲不改冰霜顏。
掃除四海一清淨,整頓萬物俱安全。
今年見公商丘側,奉祠太一真仙官。
身安氣定色如玉,脫遺世俗心浩然。
幽居屢過赤松子,長夜親種丹砂田。
此中自有不變地,歲閱生日如等閑。
門前賀客任填委,世上多故須陶甄。
秋風坐見蒲柳盡,歲晏惟有松柏堅。
斯人未安公未用,使公難老應由天。

章氏郡君挽詞子厚母。编辑

馮唐垂老郎潛後,李白風流罷直餘。
解組同歸榮故國,剖符仍得奉安輿。
家聲未替三公舊,葬客應傾數郡車。
德映閨門人莫見,埋文子細列幽墟。

聞王鞏還京會客劇飲戲贈编辑

聞君歸去便招呼,笑語不知清夜徂。
結束佳人試銀甲,留連狂客惱金吾。
燈花零落玉山倒,詩筆欹斜翠袖扶。
暫醉何年依錦瑟,東齋還復臥氍毹。

次韻王鞏遊北禪编辑

蕭蕭黃葉下城頭,頓作野田風日秋。
粗有樽罍隨處好,暫無敲撲便能幽。
人稀野鳥應同樂,水涸游魚似欲愁。
客去知君歡未已,繞城攜手更遲留。

次韻王鞏懷劉莘老编辑

兩都來往太頻頻,真是人間自在人。
十載讀書同白屋,千金為客買朱唇。
結交京邑傾心肺,寓思禪宗離垢塵。
為問西歸天祿客,何時同看洛川神。

飲餞王鞏编辑

送君不辦沽斗酒,撥醅浮蟻知君有。
問君取酒持勸君,未知客主定何人。
府中杯棬強我富,案上苜蓿知吾真。
空廚赤腳不敢出,大堤花豔聊相親。
愛君年少心樂易,到處逢人便成醉。
醉書大軸作歌詩,頃刻揮毫千萬字。
老夫識君年最深,年來多病苦侵淩。
賦詩飲酒皆非敵,危坐看君浮太白。

送王鞏兼簡都尉王詵编辑

可憐杜老貧無食,杖藜曉入春泥濕。
諸家厭客頻惱人,往往閉門不得入。
我今貧與此老同,交遊冷落誰相容。
幸君在此足遊衍,終日騎馬西復東。
送君仍令君置酒,如此貧交世安有。
君歸速語王武子,因君回船置十斗。

呂希道少卿松局圖编辑

溪回山石間,蒼松立四五。
水深不可涉,上有橫橋渡。
溪外無居人,磐石平可住。
縱橫遠山出,隱見雲日莫。
下有四老人,對局不回顧。
石泉雜松風,入耳如暴雨。
不聞人世喧,自得山中趣。
何人昔相遇,圖畫入紈素。
塵埃依古壁,永日奉樽俎。
隱居畏人知,好事竟相誤。
我來再三歎,空有飛鴻慕。
逝將從之遊,不惜爛樵斧。

寄孔武仲编辑

濟南舊遊中,好學惟君耳。
君居面南麓,洶湧岡巒起。
我來輒解帶,簷下炙背睡。
煎茶倉梨栗,看君誦書史。
君歸苦倉卒,窗戶日摧毀。
遷居就清曠,改築富前址。
開畦得遺植,繞壁見題字。
雲山顧依然,簿領輒隨至。
思君猶未忘,滿秩行自棄。
爾來钜野溢,流潦壓城壘。
池塘漫不知,亭榭日傾弛。
官吏困堤障,麻鞋汙泥滓。
別來能幾何,陵谷既遷徙。
它日重相逢,衰顏應不記。

孔君亮郎中新葺闕里西園,棄官而歸编辑

宦情牢落苦思歸,君惻無人留子思。
手種松筠須灌溉,親修寢廟憶烝祠。
定應此去添桃李,還使舊塋無棘茨。
他日東遊訪遺烈,因公導我謁先師。

寄濟南守李公擇编辑

岱陰皆平田,濟南附山麓。
山窮水泉見,發越遍溪谷。
分流繞塗巷,暖氣烝草木。
下田滿粳稻,秋成比禾菽。
池塘浸餘潤,菱芡亦云足。
辭家四千里,恃此慰窮獨。
公從吳興來,苕霅猶在目。
應恐齊魯間,長被塵土辱。
不知西垣下,滉漾千畝淥。
仰見鷗鷺翻,俯視龜魚浴。
初來厭桴鼓,稍久捐鞭撲。
清詩調嘉賓,夜話繼華燭。
飛花暮雪深,浮蟻糟床熟。
相對各忘歸,西來自嫌速。
人生每多故,樂事難再卜。
钜野一汗漫,河濟相騰蹙。
流沙翳桑土,蛟蜃處人屋。
農畝分沉埋,城門遭板築。
傷心念漂蕩,引手救顛覆。
勞苦空自知,籲嗟欲誰告。
遙知舊遊處,落落空遺躅。
平生讀書史,物理粗能矚。
歸耕久不遂,終作羝羊觸。
賦詩心自驚,請公再三讀。

雪中會飲李倅鈞東軒三絕编辑

眾客喧嘩發酒狂,逡巡密雪自飛揚。
莫嫌作賦無枚叟,且喜延賓有孝王。


雪花如掌墮階除,劇飲時看臥酒壺。
半夜瓊瑤深沒膝,欲歸迷路肯留無。


竹裹茅庵雪覆簷,爐香藹藹著蒲簾。
欲求初祖安心法,笑我醺然已半酣。

張恕寺丞益齋编辑

人生不讀書,空洞一無有。
羨君常齋居,散帙滿前後。
開編試尋繹,閱歲行自富。
從橫畫圖出,次第宮商奏。
汪洋畜江河,眇莽包林藪。
興亡數千歲,絡繹皆在口。
顧念今所知,頗覺前日陋。
我家亦多書,早歲嘗竊叩。
晨耕掛牛角,夜燭借鄰牖。
經年謝賓客,饑坐失昏畫。
堆胸稍蟠屈,落筆逢左右。
樂如聽鈞天,醉劇飲醇酎。
自從厭蓬蓽,誤逐功名誘。
初心一漂蕩,舊學皆榛莠。
失足難遽回,撫卷長自詬。
封君無事年,謂可終身守。
春耕不厭深,秋獲當自受。
金玉或為災,詩書豈相負。

除夜會飲南湖懷王鞏编辑

歲晚城東故相家,夜聽簾外落瓊花。
醉眠東閣銀釭暗,起視中庭內竹斜。
魯酒近來無奈薄,秦箏別後苦聞誇。
思君倦對空陂飲,歸去紛如日莫鴉。

次韻張恕戲王鞏去歲此日大雪,僕醉定國東齋。编辑

二君豪俊竝侯家,歌舞爭妍不受誇。
聞道肌膚如素練,更堪鬢髮似飛鴉。

送轉運判官李公恕還朝编辑

我行未厭山東遠,昔遊歷下今梁苑。
官如雞肋浪奔馳,政似牛毛常黽勉。
幸公四年持使節,按行千里長相見。
鷹掣秋田伏兔驚,驥馳平野疲牛倦。
似憐多病與時違,未怪兩州從事懶。
除書奪去一何速,歸袖翩然不容挽。
黃河東注竭昆侖,钜野橫流入州縣。
民事蕭條委濁流,扁舟出入隨奔電。
回首應懷微禹憂,歸朝且喜寧親便。
公知齊楚即為魚,勸築宣防不宜緩。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