欒城集/08

 卷七 欒城集
卷八
卷九 

卷八编辑

◎詩六十八首编辑

寄范丈景仁编辑

京城冠蓋如雲屯,日中奔走爭市門。
敝裘瘦馬不知路,獨向城西尋隱君。
隱君白髮養浩氣,高論驚世門無賓。
欣然為我解東閣,明窗淨幾舒華茵。
春天雪花大如手,九衢斷絕愁四鄰。
平明熟睡呼不覺,清詩淥酒時相親。
我兄東來知東武,走馬出見黃河濱。
及門卻遣不得入,回顧欲去行無人。
東園桃李正欲發,開門借與停車輪。
青天露坐列觴豆,落花飛絮飄衣巾。
留連四月聽鶡鴂,扁舟一去浮奔渾。
人生聚散未可料,世路險惡終勞神。
交遊畏避恐坐累,言詞欲吐聊復吞。
安得如公百無忌,百間廣廈安貧身。

次韻王鞏上元見寄三首编辑

棄擲良宵君謂何,清天流月鑒初磨。
莫辭病眼羞紅燭,且試春衫剪薄羅。
蓮豔參差明繡戶,舞腰輕瘦颭驚鼉。
少年微服天街闊,何處相逢解佩珂。


繁燈厭倦作閑遊,行到僧居院院留。
月影隨人深有意,車音爭陌去如流。
酒消鑿落寧論斗,魚照琉璃定幾頭。
過眼繁華真一夢,終宵寂寞未應愁。


燈火熏天處處同,暗遊應避柏臺驄。
高情自放喧闐外,勝事偏多淡泊中。
平日交遊徒夢想,留都歌吹憶年豐。
知君未有南來意,歸去相從光與鴻。

謝張安道惠馬编辑

從事年來鬢似蓬,破車倦僕眾人中。
作詩僅比窮張籍,得馬還從老晉公。
夜起趨朝非所事,曉騎行樂定誰同。
慣乘款段遊田里,怯聽駸駸兩耳風。《張水部集》有謝裴晉公惠馬詩。

次韻子瞻贈梁交左藏编辑

彭城欲往臺無檄,初喜東西合為一。
將軍走馬隨春風,精銳千人森尺籍。
口占佳句驚眾坐,手練強兵試鳴鏑。
酒酣起舞花滿地,醉倒不聽人扶出。
歸來相對如夢寐,虎踞熊經苦岑寂。
黃樓方就可同遊,飲盡官廚三百石。

寒食遊南湖三首编辑

春睡午方覺,隔牆聞樂聲。
肩輿試扶病,畫舫聽徐行。
適性逢樽酒,開懷挹友生。
遊人定相笑,白髮近從橫。


繞郭春水滿,被堤新柳黃。
官池無禁約,野艇得飛揚。
浪泛歌聲遠,花浮酒氣香。
晚風歸棹急,細雨濕紅妝。


攜手臨池路,時逢賣酒壚。
柳斜低繫纜,草綠薦傾壺。
波蕩春心起,風吹酒力無。
冠裳強包裹,半醉遣誰扶。

觀大閱编辑

承平郡國減兵屯,唯有留都一萬人。
票姚將軍思出塞,從橫幕府諱和親。
旌旗不動風將轉,部曲無聲馬亦馴。
八陣且留遺法在,未須親試革車塵。

送林子中、安厚卿二學士奉使高麗二首编辑

東夷從古慕中華,萬里梯航今一家。
夜靜雙星先渡海,風高八月自還槎。
魚龍定亦知忠信,象譯何勞較齒牙。
屈指歸來應自笑,手持玉帛賜天涯。


官是蓬萊海上仙,此行聊復看桑田。
鯤移鵬徙秋帆健,潮闊天低曉日鮮。
平地誰言無嶮岨,仁人何處不安全。
但將美酒盈船去,多作新詩異域傳。

送趙㞦秘書還錢塘编辑

世人何局促,奔走鬢蒼蒼。
聞道餘杭守,獨遊何有鄉。
禪心朝吐月,元氣夜生光。
清靜安罷瘵,寬仁服暴強。
聲名高一世,風采見諸郎。
謁帝朱為紱,還家彩作裳。
經過留畫舫,談笑接清觴。
問訊顏依舊,崢嶸歲自長。
人生真幾許,世味不堪嚐。
歸去聞詩罷,求余卻老方。

馬上見賣芍藥戲贈張厚之二絕编辑

春風欲盡無尋處,盡向南園芍藥中。
過盡此花真盡也,此生應與此花同。


春來便有南園約,過盡春風約尚賒。
綠葉成陰花結子,便須攜客到君家。

答見和编辑

花柳蕭條行已老,聖賢希闊未嘗中。
眼看芍藥紛紛盡,賴有櫻桃顆顆同。
塵編何用朝朝看,新釀還須處處賒。
好事若能頻載酒,不妨時復到楊家。

送呂希道少卿知滁州编辑

長怪名卿亦坐曹,忽乘五馬列旌旄。
才多莫厭官無事,郡小不妨名自高。
庶子定應牽賦詠,醉翁聊復繼遊遨。
試尋苦戰清流下,要識經綸帝業勞。

次韻張恕春莫编辑

秪言城市無佳處,亦有南湖幾度遊。
好雨晴時三月盡,啼鶯到後百花休。
老猿好飲常連臂,野馬依人自絡頭。
不肯低回池上醉,試看生滅水中漚。

次韻傅宏推官義方亭编辑

居近古城心自幽,簞瓢足用更何求。
鶯飛旋趁春風出,龍臥終聞莫雨搜。
科第聯翩收甲乙,鄉閭驚怪問因由。
隱君淡泊無人識,長夏一衫冬一裘。

送梁交之徐州编辑

湖水清且深,新荷半猶卷。
未見紅妝窈窕娘,先排翠羽參差扇。
水面風生人未知,欹傾俯仰長先見。
崖上遊人莫不歸,清香入袖涼吹面。
投壺擊鞠綠楊陰,共盡清樽餐白飯。
坐中飛將忽先起,輕衫出試彭門遠。
百步洪西白浪翻,戲馬臺南雲岫滿。
江山雄麗信宜人,風流孰似梁王苑。

次韻王鞏見寄编辑

日永宮閑自在慵,門前客到未曾通。
憐君避世都門裏,勸我忘憂酒盞中。
城下柳陰新過雨,湖邊荷葉自翻風。
早須命駕追清賞,大字新詩事事工。

次韻李逵見贈编辑

太學群遊經最明,青衫憔悴竟何成。
齏鹽仍作當年味,名譽飛蠅過耳聲。

次韻秦觀秀才攜李公擇書相訪编辑

濟南三歲吾何求,史君後到消人憂。
君言有客輕公侯,扁舟相從古揚州。
致之匹馬恨無力,千里相望同異域。
誦詩空使四坐驚,隱居未易凡人測。
史君南歸無限情,鴻飛攜書墮我庭。
此書兼置昔年客,袖中秀句淮山青。
老夫強顏依府縣,堆案文書本非願。
清談亹亹解人頤,安得坐右長相見。
狂客吾非賀季真,醉吟君似謫仙人。
末契長遭少年笑,白髮應慚傾蓋新。
都城酒貴誰當換,塵埃汙面非良算。
歸來泗上苦思君,莫待黃花秋爛漫。秦君與家兄子瞻約秋後再遊彭城。

送龔鼎臣諫議移守青州二首编辑

稷下諸公今幾人,三為祭酒髮如銀。
梁王宮殿歸留鑰,尚父山河屬老臣,
沂水弦歌重曾點,菑川故舊識平津。
過家定有金錢費,千里爭看衣錦身。


面山負海古諸侯,信美東方第一州。
勝勢未容秦地險,奇花僅比雒城優。
新絲出盎冬裘具,貢棗登場歲事休。
鈴閣虛閑官釀熟,應容將佐得遨遊。

送余京同年兄通判嵐州编辑

矯矯吳越士,遠為并代行。
寒暄雖云異,慷慨慰平生。
我昔在濟南,君時事淄青。
連年食羊炙,便欲忘蓴羹。
問君棄鄉國,何似敝屣輕。
丈夫事揚志,歸去無田耕。
閑官少媿恥,教子終餘齡。
定心養浩氣,閉目收元精。
此志我亦然,偶與長者并。
會合不可期,未易夸者評。

次韻王鞏見寄编辑

觸事如棋一一低,昏然一睡更何知。
賈生流落南遷後,陶令衰遲歸去時。
去住由人真水母,簞瓢粗足亦山雌。
年來未省談堯舜,一吷粗疏豈足吹。

河上莫歸過南湖二絕编辑

西來白水滿南池,走馬池邊日落時。
橋底荷花無限思,清香乞與路人知。


淤田水淺客來遲,解舫都門問幾時。
誰道兩京雞犬接,差除屈指未曾知。

送提刑孫頎少卿移湖北轉運编辑

持節憂邦刑,職業已自簡。
下車攝留都,談笑事亦辦。
開軒揖佳客,退食事書卷。
為政曾幾何,清風自無限。
官居歲月迫,歸念湖湘遠。
依依東軒竹,凜凜故人面。
詔書遂公私,使節許新換。
舊治行當經,家山企可見。
宦遊得鄉國,勞苦顧猶願。
歸旂正滂洋,行輈豈容緩。

次韻劉涇見寄编辑

天之蒼蒼亦何有,亦有雲漢為之章。
人生混沌一氣耳,嘿嘿何用知肺腸。
孔公孟子巧言語,剖瓢插竹吹笙簧。
含宮吐角千萬變,坐令隱伏皆形相。
我生稟賦本微薄,氤氳方寸不自藏。
譬如蘭根在黃土,春風驅迫生繁香。
口占手寫豈得已,此亦未免物所將。
方將寂寞自收斂,不受世俗斗尺量。
既知仍作未能止,紛紜竟亦類彼莊。
煎烹心脾擢胃腎,自令鬢髮驚秋霜。
嗟子獨未知此病,從橫自恃觜爪剛。
少年一見非俗物,鏘然修竹鳴孤凰。
近來直欲扛九鼎,令我畏見筆力強。
提攜童子從冠者,揣摩五帝論三皇。
詩書近日貴新說,掃除舊學漫無光。
竊攘瞿曇剽李耳,牽挽性命推陰陽。
狂流滾滾去不返,長夜漫漫未遽央。
詞鋒俊發魯連子,慚愧田巴稱老蒼。
是非得失子自了,一醉早醒餘所望。

城南訪張恕编辑

事似棼絲撥不開,秋隨脫葉暗相催。
城南綠野宜幽步,水北紅塵漫作堆。
赤棗青瓜報豐熟,黃雞白酒勸徘徊。
此中真有醇風在,一畝何年劚草萊?

同李倅鈞訪趙嗣恭,留飲南園,晚衙先歸编辑

城南高樓出喬木,下有方塘秋水足。
新霜未變草木鮮,晚日旋催梨棗熟。
雨荒松菊半榛莽,風老菰蒲初瑟縮。
門前大路多塵土,日中過客無留轂。
開門卻掃如有待,下馬升堂真不速。
勸我一振衣上黃,臨風共倒樽中淥。
肴蔬草草意不盡,絲竹泠泠暗相屬。
琳宮仙伯自閑暇,幕府粗官苦煩促。
晚衙簿領當及期,後堂車轄要須漉。
令人更愧東宮師,眷戀溪山棄華屋。

次韻轉運使鮮于侁新堂月夜编辑

長愛陶先生,閑居棄官後。
床上臥看書,門前自栽柳。
低徊顧微祿,畢竟誰挽袖。
索莫秋後蜂,青熒曉天宿。
惟將不繫舟,托此春江溜。
尺書慰窮獨,秀句驚枯朽。
遙知新堂夜,明月入杯酒。
千里共清光,照我茅簷漏。

送梁交供備知莫州编辑

猛士當令守四方,中原諸將近相望。
一樽度日空閑暇,千騎臨邊自激昂。
談笑定先降虜使,詩書仍得靖戎行。
君看宿將何承矩,安用摧鋒百戰場。

秋祀高禖二絕编辑

蕩蕩巍巍堯舜前,一丘惟見柏森然。
後來秦漢何堪數,跋扈飛揚得幾年。


乾德年中初一新,頹垣破瓦委荊榛。
興亡舉墜干戈際,閑暇方知國有人。

過興教贈釗上人编辑

四十年間此院留,臨河看盡往還舟。
同來並是三年客,聽說行藏各自羞。

次韻王鞏代書编辑

去年河上送君時,我醉看君倒接籬。
一笑便成經歲隔,扁舟重到滿城知。
舊傳北海偏憐客,新怪東方苦訴饑。
應笑長安居不易,空吟原上草離離。

次韻南湖清飲二首编辑

翠箔紅窗映大堤,遠來清飲歎參差。
盈盈積水東西隔,脈脈幽懷彼此知。
淥酒謾傳工破悶,主人何敢怪顰眉。
明朝看月雲開未,試與詹家一問龜。


坐客經年半已非,喜君重到暫相依。
不嫌愛酒樽頻倒,只怕題詩紙屢飛。
耿耿幽懷誰與訴,徐徐細酌未應違。
從今更肯相過否,幾誤風吹白版扉。

次韻偶成编辑

交情淡泊久彌新,吏役縈纏日益紛。
香火社中真避世,簿書叢裏強論文。
樽罍正及明蟾夜,舟楫來隨早雁群。
世俗如君今有幾,真將富貴等浮雲。

中秋見月寄子瞻编辑

西風吹暑天益高,明月耿耿分秋毫。
彭城閉門青嶂合,臥聽百步鳴飛濤。
使君攜客登燕子,月色著人冷如水。
筵前不設鼓與鍾,處處笛聲相應起。
浮雲卷盡流金丸,戲馬臺西山鬱蟠。
杯中淥酒一時盡,衣上白露三更寒。
扁舟明日浮古汴,回首逡巡陵谷變。
河吞巨野入長淮,城沒黃流只三版。
明年築城城似山,伐木為堤堤更堅。
黃樓未成河已退,空有遺跡令人看。
城頭見月應更好,河流深處今生草。
子孫幸免魚鱉食,歌舞聊寬使君老。
南都從事老更貧,羞見青天月照人。
飛鶴投籠不能出,曾是彭城坐中客。

次韻王鞏自詠编辑

平生未省為人忙,貧賤安閑氣味長。
粗免趨時頭似葆,稍能忍事腹如囊。
簡書見迫身今老,樽酒聞呼首一昂。
欲挽天河聊自洗,塵埃滿面鬢眉黃。

次韻王鞏同飲王廷老度支家戲詠编辑

白魚紫蟹早霜前,有酒何須問聖賢。
上客遠來工緩頰,雙鬟為出小垂肩。
新傳大曲皆精絕,忽發狂言亦可憐。
莫怪貧家少還往,自須先辦買花錢。

送王鞏之徐州编辑

遨遊公卿間,結交非不足。
高秋遠行邁,黃泥沒馬腹。
問群胡為爾,笑指籬間菊。
故人彭城守,久作中朝逐。
詩書自娛戲,樽佾當誰屬。
相望鶴頸引,欲往龜頭縮。
前期失不遂,浪語頻遭督。
黃樓適已就,白酒行亦熟。
登高暢遠情,戲馬有前躅。
篇章雜笑語,行草爛盈幅。
歸來貯篋笥,把玩比金玉。
吾兄別我久,憂患欲誰告。
孤高多風霆,彈射畏顛覆。
白頭日益新,歲寒喜君獨。
紛紛眾草中,冉冉淩霜竹。
恨我閉籠樊,無由托君轂。

次韻張恕九日寄子瞻编辑

無限黃花簇短籬,濁醪霜蟹正堪持。
坐曹溫爾誇勤瘁,割肉何妨誚詆欺。
世外樽罍終自放,俗間簿領莫相縻。
茱萸插遍知人少,談笑須公一解頤。王摩詰詩云:「遙知兄弟登高處,插遍茱萸少一人。」

戲次前韻寄王鞏二首编辑

白馬貂裘錦羃䍦,離觴瀲灩手親持。
頭風欲待歌詞愈,肺病甘從酒力欺。
不分歸心太匆草,更憐人事苦縈縻。
相逢借問空長歎,便捨靈龜看朵頤。


細竹寒花出短䍦,故山耕耒手曾持。
宦遊暫比鳧鷖集,歸計長遭句僂欺。
歌舞夢回空歷記,友朋飛去自難縻。
悠悠後會須經歲,冉冉霜髭漸滿頤。

贈杭僧道潛编辑

月中依松鶴,露下抱葉蟬。
賦形已孤潔,發響仍清圓。
潛師本江海,浪跡遊市廛。
髭長不能翦,衲壞聊復穿。
瘦骨見圖畫,禪心離攀緣。
出言可人意,一一皆自然。
問師藏何深,不與世俗傳。
舊識髯學士,復從璉耆年。
塵埃既脫落,文彩自精鮮。
落落社中人,如我亦有旃。
柰何一相見,撫卷坐長歎。
歸去勿復言,山林信多賢。

張安道生日二首编辑

椿年七十二回新,蓬矢桑弧記此晨。
養就丹砂無上藥,已超諸數自由身。
中年道路趨真境,外物功名委世人。
今夜空庭香火罷,定應星斗識天真。


十載從公鬢似蓬,羨公英氣老猶充。
生時別得星辰力,晚歲仍加鼎灶功。
世事不堪開眼看,勞生漸恐轉頭空。
問公試覓刀圭藥,歲歲稱觴此日中。

李鈞壽花堂並敘编辑

尚書郎晉陵李公,秉性直而和,少從道士得養生法,未五十,去嗜欲,老而不衰,為南都通守。其西堂北牖下,池生菖蒲,開花三四,芬馥可愛。以書占之曰:「此壽考之祥也。」因名其堂曰「壽花」,而余為作詩記之。

石上菖蒲十二節,仙人服之好顏色。
根如蟠龍不可得,葉中開花誰復識。
夫子自少讀道書,年未五十嗜欲除。
河流通天非轆轤,下入金鼎融為珠。
一醉斗酒心自如,鬼物窺覘驚睢盱。
菖蒲花開壽之符,白髮變黑顏如朱。
它年三茆訪君廬,拍手笑我言不虛。

次韻子瞻題張公詩卷後编辑

世俗甘枉尺,所願求直尋。
不知一律訛,大樂無完音。
見利心自搖,慮害安得深。
至人不妄言,淡如朱絲琴。
悲傷感舊俗,不類騷人淫。
又非避世翁,閔嘿遽陽暗。
嘐嘐晨雞鳴,豈問晴與陰。
世人積寸木,坐使高樓岑。
晚歲臥草廬,誰聽梁甫吟。
它年楚倚相,儻能記愔愔。

次韻廣州陳繹諫議和陳薦宋敏求二龍圖二首编辑

曾送飛龍白日翔,未應中路許還鄉。
鶴歸仍有當年伴,松老知經幾度霜。
城下寶坊聊寄榻,朝中振鷺舊成行。
相逢出處何須問,五嶺清平十月涼。右和彥升寓定力


琳宮清淨思悠哉,頗似山林未肯回。
五日趨朝真自適,一樽無事得頻開。
董狐執筆何時易,馬援征蠻未遽來。
奔走安閑誰定是,都門攜手一徘徊。右和彥升赴上醴泉

次韻王廷老寄子瞻编辑

歌吹新成百尺臺,青山臨水巧崔嵬。
佳人解作回文語,狂客能鳴摻鼓雷。
擷菊傳杯醒復醉,采菱蕩漿去仍回。
新年聞欲相從飲,春酒還須剩作醅。

次韻頓起考試徐沂舉人見寄二首编辑

齊楚諸生儼鞸紳,人人願得出君門。
銜枚勇銳驚初合,棄甲須臾訝許奔。
細讀未辭燈損目,久留終厭棘為藩。
定應親刈翹中楚,把卷喧呼半夜言。


老年從事忝南京,海內交遊尚記名。
怯見廣場心力破,厭看細字眼花生。
新科未暇通三尺,舊曲惟知有六莖。
空憶倚樓秋雨霽,與君看遍洛陽城。前舉與頓同試西京舉人。

送李鈞郎中编辑

君家毗陵本江南,雖為浙西終未甘。
風流秀發自不減,氣質渾樸猶中含。
敲榜滿前但長嘯,簿書堆案常清談。
湖中往往載畫舫,竹下小小開茅庵。
歌吟仿佛類騷雅,導引委曲師彭聃。
新茶潑乳睡方覺,淥酒傾水醒復酣。
一朝揮手去不顧,使我把袂心難堪。
扁舟水涸費牽挽,瘦馬雪凍憂朝參。
一官來往似秋燕,薄俸包裹如春蠶。
東南乞麾尚可得,白首誰念家無甔。

送文與可知湖州编辑

連持梁洋印,久作溪山主。
深知為郡樂,但畏買茶苦。
來歸天祿閣,坐守登聞鼓。
九重未明入,百辟盈庭舞。
城南獨歸臥,心事誰當語。
舊聞吳興勝,試問天公取。
家貧橐裝盡,歲莫輕帆舉。
苕溪淨多石,弁嶺瘦無土。
湖藕雪冰絲,山茶潑牛乳。
香粳飯玉粒,鮮鯽鱠紅縷。
宮開水精潔,人寄畫屏住。
俗吏自難堪,詩翁正當與。
從來思清絕,況乃病新愈。
團團肘後丹,皓皓胸中素。
高臥鎮誇俗,清談靜煩訴。
應笑杜紫微,湖亭但狂顧。

次韻王鞏見寄编辑

池上輕冰暖卻開,迎春送臘仰銜杯。
君家有酒能無事,客醉連宵遣不回。
詩就滴消盤上蠟,信來飄盡嶺頭梅。
商丘冷坐君知否,瓶罄應須有恥罍。

喜雪呈鮮于子駿三首编辑

發函寬大一封書,臥閣雍容三日餘。
旋見雪花投夜落,未應天意與人疏。
瓦乾淅淅初鳴霰,畦潤漸漸想沒鋤。
高會梁園遺勝在,早知詞賦似相如。


春秋無麥自當書,況復秋田水潦餘。
一雪端來救焦槁,千箱乞與等親疏。
消殘溫癘曾非藥,蝕遍陳根不用鋤。
猶恐遠村沾未足,試呼農圃問何如。


繭紙鋪庭幾誤書,楊花糝逕未春餘。
積隨平野分高下,舞信微風作密疏。
解使遊人似姑射,仍令飛鳥變舂鋤。
共驚天巧無能學,造物無心本亦如。

次韻文務光秀才遊南湖编辑

料峭東風助臘寒,汀瀅白酒借衰顏。
滿床書卷何曾讀,數步湖光自不閑。
夢想綠楊垂後浦,眼看紅杏照前山。
新春漸好君歸速,不見遊人暮不還。湖前小山曰杏山。

子瞻惠雙刀编辑

彭城一雙刀,黃金錯刀鐶。
脊如雙引繩,色如青琅玕。
開匣飛電落,入手清霜寒。
引之置膝上,凜然愁肺肝。
我衰氣力微,覽鏡毛髮斑。
誓將斬鯨鯢,靜此滄海瀾。
又欲戳犀兕,永息行路難。
有志竟不從,撫刀但長歎。
投刀淚如霰,北斗空闌干。
歸來刈蓬蒿,鋤田植芳蘭。
惜刀不忍用,用亦非所便。
棄置塵土中,坐使鋒刃刓。
床頭夜生光,知有蛟龍蟠。
慚君贈我意,時取一磨看。

留守與賓客會開元龍興寺觀燈,余有故不預,中夜登南城编辑

燈引雙旌萬點紅,傾城車馬在城東。
使君行樂人人共,倦客安眠夜夜同。
夢想笑談傾滿坐,臥聞歌筦逐春風。
三更試上南樓看,無限繁星十里中。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