欒城集/09

 卷八 欒城集
卷九 詩七十首
卷十 

卷九编辑

◎詩七十首编辑

春日耕者编辑

陽氣先從土脈知,老農夜起飼牛饑。
雨深一尺春耕利,日出三竿曉餉遲。
婦子同來相嫵媚,鳥鳶飛下巧追隨。
紛紜政令曾何補,要取終年風雨時。

自柘城還府馬上编辑

春色無人見,茲行偶眾先。
柳黃新過雨,麥綠稍鋪田。
河潤兼冰散,禽聲向日圓。
城池高受霧,濉渙暖生煙。
送客情初惡,還家意稍便。
旋聞夫事起,已過佛燈然。
簿領何時畢,塵埃空自憐。
南湖漸可到,早治木蘭船。

次韻子瞻人日獵城西编辑

將賢士氣振,令肅軍聲悄。
晨登戲馬臺,一試胡。
城空巷無人,里社轉相曉。
吾公庶無疾,但恐園囿小。
荊榛一焚蕩,雉兔皆驚矯。
翩翩白馬將,手把青絲挑。
少小事邊徼,斬刈輕荼蓼。
殿前賜鞍勒,珂月明皎皎。
自言得所事,強暴無不了。
廟算本詩書,下策禁焚燎。
當令百鏈剛,甘就一指繞。
低回未嘗試,坐被世人少。
秋霜一朝下,淩勵見鷙鳥。
為君整驕惰,重立穰苴表。

送鮮于子駿還朝兼簡范景仁编辑

蜀中耆舊今無幾,相逢握手堪流涕。
倦遊潦倒不還家,舊俗陵遲真委地。
錢荒粟帛賤如土,榷峻茶鹽不成市。
詩書鄉校變古法,節行故人安近利。
欲歸長恐歸不得,歸去相歡定誰是。
低徊有似羊觸藩,眷戀僅同雞擇米。
中山先生昔所愛,南都攝尹私相喜。
窮冬夜長一事無,燈火相從夜深睡。
讀書萬卷老不廢,感寓百篇深有意。
俗吏惟知畏簡書,窮途豈意逢君子。
春風歸騎忽西顧,平日高談應且止。
朝騎疋馬事朝謁,莫就一床尋夢寐。
猶有城西范蜀公,買地城東種桃李。
花絮飛揚酒滿壺,談笑從容詩百紙。
紅塵暗天獨不知,白首相看兩無愧。
古人避世金馬門,何必柴車返田里。

次韻秦觀見寄编辑

東家有賢人,西家苦相忽。
幽蘭委冰霜,掩靄特未發。
春風限芳蕤,爛漫安可沒。
東南信多士,人物世不闕。
考盤溪山間,自獻恥幹謁。
誰憐幽閑女,豔色比南越。
垂耳困鹽車,捐金空買骨。
讀書謝世事,閉門動論月。
予生亦羈旅,處世常卒卒。
誰令釣竿手,強復此持笏。
惟余七尺軀,空洞中無物。
時蒙好事過,解榻聊一拂。
野情樂江海,夢想扁舟兀。
隱居便醉睡,世路多顛蹶。
榮華一朝事,毀譽百年歇。
相勸沐咸池,陽阿晞汝發。

次韻道潛見寄编辑

蕭蕭華髮映衰容,慚愧高僧歎不逢。
遊宦終身空處處,塵埃何日退重重。
已甘憔悴雞群鶴,猶勝劬勞旱歲龍。
回首不堪膏火熱,試求甘露灑青松。

次韻王鞏元日编辑

庭鵲營巢初一枝,餘寒未便夾羅衣。
春風娜娜還吹霰,歲事駸駸已發機。
上國遨遊誰信老,中年情味只思歸。
和詩應覺添新懶,過兢長空雁北飛。

送將官歐育之徐州编辑

輕衫駿馬走春風,未識彭城氣象雄。
青山只在白門外,明月盡屬黃樓中。
五斗濁醪消永日,一雙鳴鏑戲晴空。
歸來笑殺幕府客,閉戶看書滴滴窮。

次韻答王鞏编辑

君家當盛時,畫戟擁朱戶。
中書十八年,清明日方午。
形容畫雲閣,功業載盟府。
中庭三槐在,遺跡百世睹。
子孫盡豪俊,豈類世寒寠。
胡為久邅厄,黽勉受侵侮。
往來兩都間,奔走未安土。
願言解纓紱,歸去事農圃。
嘉禾根未拔,且忍俟甘雨。
拂衣走東皋,此說吾不取。
聊復放襟懷,清談對僧麈。
躬耕未可言,知田顧乃父。

次韻子瞻過淮見寄兼簡孫奕職方三首编辑

出處平生共,江淮恨不來。
宦遊良誤我,老病賦懷哉。
徇物終今世,量書盡幾堆。
歸耕少憂患,惟有仰春雷。蜀中謂田無水利者為雷鳴田。


龜山昔同到,松竹故依然。
紅印封鹹豉,黃罌分井泉。
青天攜杖處,晚日落帆偏。
無限相思意,新詩句句傳。


行役饒新喜,臨川逢故人。
相看對泉石,憐我在埃塵。
會合終多故,分張類有神。
南遊得如願,夢想霅溪春。

次韻王鞏留別编辑

決策歸田豈世情,網羅從此脫餘生。
請君速治雞黍具,待我同為沮溺耕。
秋社相從醵錢飲,日高時作叩門聲。
茅廬但恐非君處,籍籍朝中望已傾。

次韻答孔武仲编辑

白髮青衫不記年,相逢一笑暫欣然。
誦詩亹亹鋸木屑,展卷駸駸下水船。
未肯尺尋分枉直,日知鑿枘有方圓。
閑官更似楊州學,猶得昏昏書日眠。

送傅宏著作歸覲待觀城闕编辑

膠西前輩鄭康成,千載遺風及後生。
舊學詩書儒術富,兼通法律吏能精。
還家彩服頻為壽,得邑河壖喜有兵。
民事近來多迫促,弦歌聊試武城聲。律有鄭氏章句。

連雨不出寄張恕编辑

麥熟蠶繅熱似烝,雨傾三尺未為淫。
洗清溝澮蚊虻靜,沒盡蒲蓮沼沚深。
遺秉滿田驚朽腐,移床避漏畏侵尋。
高閑只有張公子,臥聽蕭蕭打葉音。

和子瞻自徐移湖將過宋都途中見寄五首编辑

東武厭塵土,彭門富溪山。
從兄百日留,退食同躋攀。
輕帆過百步,船底驚雷翻。
肩輿上南麓,眼界涵川原。
愛此忽忘歸,願見且三年。
我去已匆匆,兄來亦崩奔。
永情置酒地,繞郭多雲煙。


我昔去彭城,明日河流至。
不見五斗泥,但見三竿水。
驚風鬱飆怒,跳沫高睥睨。
瀲灩三月餘,浮沉一朝事。
分將食魚鱉,何暇顧鄰里。
悲傷念遺黎,指顧出完罍。
繚堞對連山,黃樓麗清泗。
功成始逾歲,脫去如一屣。
空使西楚氓,欲語先垂涕。


千金築黃樓,落成費百金。
誰言史君侈,聊慰楚人心。
高秋吐明月,白璧懸青岑。
晃蕩河漢高,恍悢窗戶深。
邀我三日飲,不去如籠禽。
史君今吳越,雖往將誰尋。


欲買爾家田,歸種三頃稻。
因營山前宅,遂作泗濱老。
奇窮少成事,飽暖未應早。
願輸橐中裝,田家近無報。
平生百不遂,今夕一笑倒。
它年數畝宮,懸知迫枯槁。


梁園久蕪沒,何以奉君遊。
故城已耕稼,臺觀皆荒丘。
池塘塵漠漠,雁鶩空遲留。
俗衰賓客盡,不見枚與鄒。
輕舟舍我南,吳越多清流。

次韻劉貢父登黃樓懷子瞻二首编辑

青山開四面,白水繞三禺。
野闊時聞籟,人閑舊據梧。
畫船留上客,遺跡問田夫。
事少日常飲,才疏世未須。
決河初薦至,勝事偶相俱。


燕子卑無取,滕王遠可橅。
飛濤隱睥睨,落日麗浮圖。
同舍新持節,專城敢遽呼。
未迎行部駕,已放下淮艫。
試問登消暑,如何楚與吳。吳興有消暑樓。

再和编辑

藹藹才名世,駸駸日轉禺。
一時同接淅,平昔共棲梧。
攬轡真壯士,擁旄良丈夫。
塵埃脫緇綬,水石慰霜須。
勝地來相失,清樽未暇俱。
射餘空見帖,鑄罷只觀橅。
歸計何當決,徂年貴早圖。
檻中終為食,韝上恥聞呼。
顧我千羊毳,平生一釣艫。
微官不須滿,也復試遊吳。

陪杜充張恕鴻慶宮避暑编辑

至後雨如瀉,晴來熱更多。
簿書沾汗垢,巖石思藤蘿。
賴有祠宮靜,時容俗客過。
老郎無不可,公子亦能和。
道勝還相接,禪迷屢見訶。
清涼生絕念,煩暑散沉屙。
古木便張幄,鳴禽巧當歌。
桃香呈絳頰,瓜熟裹青羅。
飯細經唇滑,茶新到腹薖。
劇談時自笑,飽食更無它。
適意未應厭,後遊真若何。
官居鄰曲沼,田畎助清波。
晚照明疏柳,微風響眾荷。
因舟尚可載,小雨試漁蓑。

宋城宰韓秉文惠日鑄茶编辑

君家日鑄山前住,冬後茶芽麥粒粗。
磨轉春雷飛白雪,甌傾錫水散凝酥。
溪山去眼塵生面,簿領埋頭汗匝膚。
一啜更能分幕府,定應知我俗人無。

次前韻编辑

龍鸞僅比閩團釅,鹽酪應嫌北俗粗。
采愧吳僧身似臘,點須越女手如酥。
舌根遺味輕浮齒,腋下清風稍襲膚。
七碗未容留客試,瓶中數問有餘無。

答孔武仲编辑

飛霜委中林,不廢長松綠。
驚風振川野,未省勁草伏。
我貧客去盡,君來常不速。
愧君贈桃李,永願報瓊玉。
我性本山林,苦學筆空禿。
驊騮塞康莊,病足顧難逐。
錦文炫華藻,敝褐非所續。
家有五車書,恨不十年讀。
濟南昔相遇,我齒三十六。
談諧傾蓋間,還往白首熟。
從君飲濁酒,過我飯脫粟。
西湖多菼薍,白書下鴻鵠。
城西野人居,柴門擁修竹。
後車載鴟夷,下馬瀉需醁。
醉眠臥荒草,空沿笑便腹。
疏狂一如此,豈望世收錄。
別來今幾何,歸期已屢卜。
西南有薄田,茅舍清溪曲。
耕耘三男子,伏臘當自足。
君能遠相尋,布衣巾一幅。

送吳思道道人歸吳興二絕编辑

一去吳興十五年,東歸父老幾人存。
惠山唯有錢夫子,一寸閑田曉日暾。


遨遊海上冀逢人,宴坐山中長閉門。
去住只今誰定是,相逢一笑各無言。

次韻答陳之方秘丞编辑

南山李將軍,疋馬獨行獵。
田中射虎豹,後騎不容躡。
丈夫貴自遂,老大饒驚懾。
飄搖天地間,自視如一葉。
故人多東南,願作扁舟涉。
忽蒙長篇贈,幸此傾蓋接。
時世尚新奇,詩書存舊業。
南風吹清汴,西去無停楫。
恨不留君談,一使眾坐厭。
新詩苦清壯,俗和再三怯。
東都多名卿,投刺日盈笈。
一言苟合意,富貴出旬浹。
行看文石階,高談曳長衱。
辱贈但茫然,知君念疲苶。

登南城有感示文務光王遹秀才编辑

幽憂隨秋至,秋去憂未已。
南城試登望,百草枯且死。
落葉投人懷,驚鴻四面起,
所思不可見,欲往將安至。
斯人定誰識,顧有二三子。
清風皎冰玉,滄浪自湔洗。
竊脂未嘗穀,南箕儻微似。
網羅一張設,投足遂無寄。
田深狡兔肥,霜降鱸魚美。
造形悼前失,式微慚往士。
憧憧畝丘道,歲晚嗟未止。
西山有茅屋,鋤耰本吾事。

張公生日是歲己未初致仕。编辑

少年談王霸,英氣干斗牛。
中年事軒冕,徇世仍多憂。
晚歲探至道,眷眷懷林丘。
今年乞身歸,始與夙昔酬。
高秋過生日,真氣茲一周。
觀心比孤月,視世皆浮漚。
表裏一融明,萬物不能留。
顧謂憧憧人,斯樂頗曾不。
嗟我本俗士,從公十年遊。
謬聞出世語,俯作籠中囚。
俯仰迫憂患,欲去安自由。
問公昔年樂,孰與今日優。
山中許道士,非復長史儔。
腹中生梨棗,結實從今秋。

次韻答張耒编辑

客舟逝將西,日夜西北風。
維舟罷行役,坐令鬢如蓬。
偶從二三子,步上百尺臺。
雲煙遍原隰,敞怳令人哀。
山中難久居,浮沉在城郭。
欲學揚子雲,避世天祿閣。
浮木寄流水,行止非所期。
何須自為計,水當為我移。
外物不可必,惟此方寸心。
心中有樂事,手付瑟與琴。
夜吟感秋詩,惜此芳物零。
幽人亦多思,起坐再三聽。
白駒在空林,瓶罄有恥罍。
盡我一杯酒,愁思如雲頹。

次王適韻送張耒赴壽安尉二首编辑

綠髮驚秋半欲黃,官居無處覓林塘。
浮生已是塵勞侶,病眼猶便錦繡章。
羞見故人梁苑廢,夢尋歸路蜀山長。
憐君顧我情依舊,竹性蕭疏未受霜。


魏紅深淺配姚黃,洛水家家自作塘。
遊客賈生多感概,閑官白傅足篇章。
山分少室雲煙老,宮廢連昌草木長。
路出嵩高應少駐,孱顏新過一番霜。

次韻張耒見寄编辑

相逢十年驚我老,雙鬢蕭蕭似秋草。
壺將未洗兩腳泥,南轅已向淮陽道。
我家初無負郭田,茅廬半破蜀江邊。
生計長隨五斗米,飄搖不定風中煙。
茹蔬飯糗不願餘,茫茫海內無安居。
此身長似伏轅馬,何日還為縱壑魚。
憐君與我同一手,微官肮髒羞牛後。
請看插版趨府門,何似曲肱眠甕牖。
中流千金買一壺,櫝中美玉不須沽。
洛陽榷酒味如水,百錢一角空滿盂。
縣前女兒翠欲滴,吏稀人少無晨集。
到官惟有懶相宜,臥看南山春雨濕。

次韻王適兄弟送文務光還陳编辑

三君皆親非復客,執手河梁我心惻。
倚門耿耿夜不眠,挽袖匆匆有難色。
君歸使我勞魂夢,落葉鳴階自相擁。
君家西歸在新歲,此行未遠心先恐。
故山萬里知何許,我欲因君亦歸去。
清江仿佛釣魚船,修竹平生讀書處。
青衫白髮我當歸,咀噍式微慚古詩。
少年勿作老人調,被服榮名慰所思。

次韻張芻諫議燕集编辑

淮陽臥閣生清風,梁園坐嘯囹圄空。
不知何術解髖髀,但覺羈客忘樊籠。
樽罍灑落談笑地,塵埃脫去文書藂。
清心漸欲無一事,少年空記揮千鍾。
近傳移鎮股肱郡,復恐入覲明光宮。
人生聚散不可料,一杯相屬時方冬。
浮陽似欲作飛霰,想見觀闕瓊花中。
孝王會集猶可繼,莫嫌作賦無枚翁。聖民昔知陳州,余嘗從之遊矣。

臘雪五首编辑

長恐冬無雪,今朝忽暗空。
細聲聞簌簌,遠勢望蒙蒙。
濕潤猶兼雨,傾斜半雜風。
豐登解多事,歡喜助三農。


驕陽不能久,密雪自相催。
急霰初鳴瓦,飛花旋集臺。
著人消瘴疫,覆麥長根荄。
欲試樽中物,門前問客來。


久有歸耕意,西山百畝田。
雪來殊不惡,酒熟自相便。
一被簪裳裹,長遭羅網牽。
飛霙迫殘臘,愁思渡今年。


憂愁不可緩,風雪故相撩。
試問五斗米,能勝一束樵。
耕耘終亦飽,哺啜定誰邀。
寒暑不須避,傾危且自遙。


雪霜何與我,憂思自傷神。
忠信亦何罪,才名空誤身。
歸來聊且止,老去莫逢嗔。
樽酒它年事,相看醉此晨。

次韻王適雪晴復雪二首编辑

驕陽得一雪,逾尺應更好。
晨興視窗隙,驚見晴霞杲。
九衢無停跡,狼籍須一掃。
空餘浩然氣,凜凜接清昊。
餘寒薄虛室,一靜解群燥。
晨炊晚未供,客饋慚草草。
試脫身上衣,行問酒家保。
孤吟擊槁木,大笑稱有道。
人生但如此,富貴何用禱。
所思獨未見,耿耿屢懷抱。

其二编辑

同雲自成幄,飛雪來無根。
一為清風卷,坐見東方暾。
重陰偶復合,飛霰滿南軒。
油然青春意,已見出土萱。
老病一不堪,惟恃濁酒溫。
開戶理松菊,掃蕩無遺痕。
卷舒朝夕間,誰識造化元。
乾坤本何施,中有神怪奔。
萬物極毫末,顛倒何足掀。
老農但知種,荷鋤理南園。

送呂由庚推官得替還洛中二首编辑

君家相國舊元勳,凜凜中丞繼後塵。
談笑二年同幕府,風流一倍愈它人。
南都去後少佳客,西洛歸來多老臣。
我亦宦遊無久意,它年松竹許相鄰。


洛水留人一向乾,雪泥溢路十分寒。
送行我豈無樽酒,多難君知久鮮歡。
回首只應憐老病,淩風爭看試輕翰。
到家定見嵩陽老,問我衰遲未解官。司馬君實提舉嵩山崇福宮。

四十一歲歲莫日歌编辑

小兒不知老人意,賀我明年四十二。
人生三十百事衰,四十已過良可知。
少年讀書不曉事,坐談王霸了不疑。
脂車秣馬試長道,一日百里先自期。
不知中途有陷阱,山高日莫多棘茨。
長裾大袖足鉤挽,卻行欲返筋力疲。
蝮蛇當前猛虎後,脫身且免充朝饑。
歸來掩卷淚如雨,平生讀書空自誤。
山中故人一長笑,布衣脫粟何所苦。
古人知非不嫌晚,朝來聞道行當返。
四十一歲不可言,四十二歲聊自還。

次韻子瞻繫御史獄賦獄中榆槐竹柏编辑

编辑

秋風一何厲,吹盡山中綠。
可憐淩雲條,化為樵夫束。
凜然造物意,豈復私一木。
置身有得地,不問直與曲。
青松未必貴,枯榆還自足。
紛然落葉下,蕭條愧華屋。

编辑

盛衰日相尋,循環何曾歇。
攀條攬柔荑,回首驚脫葉。
綠槐陰最厚,零落今存莢。
千林一枯槁,平地三尺雪。
草木何足道,盈虛視新月。
微陽起泉下,生意未應絕。

编辑

故園今何有,猶有百竿竹。
春雷起新萌,不放牛羊觸。
雖無朱欄擁,不見紅塵辱。
清風時一過,交戛響鳴玉。
淵明避紛亂,歸嗅東籬菊。
嗟我獨何為,棄此北窗綠。

编辑

曲如山下藤,脆若溪上葦。
春風一張王,秋霜死則已。
胡為南澗中,辛勤種柏子。
上枝撓雲霓,下根絞石齒。
伐之為梁棟,歲月良晚矣。
白首閱時人,君看柱下史。

次韻子瞻贈張憨子编辑

得罪南來正坐言,道人閉口意深全。
天遊本自有真樂,羿彀誰知定不賢。
構火暾暾初吐日,飛流滾滾旋成川。
此心此去如灰冷,肯更逢人問復然。

過龜山编辑

再涉長淮水,驚呼十四年。
龜山老僧在,相見一茫然。
僧老不自知,我老私自憐。
驅馳定何獲,少壯空已捐。
掉頭不見答,笑指岸下船。
人生何足云,陵谷自變遷。
當年此山下,莫測千仞淵。
淵中械神物,自昔堯禹傳。
帆檣避石壁,風雨隨香煙。
爾來放冬汴,冷沙漲成田。
褰裳六月渡,中流一帶牽。
俯首見砂礫。群漁捕魴鱣。
父老但驚歎,此理未易原。
何況七尺軀,不為物所旋。
眾形要同盡,獨有無生全。
百年爭奪中,擾擾誰相賢。

放閘二首编辑

畫舫連檣住,清流泛閘平。
忽看銀漢落,仍聽夏雷驚。
正柂遲回久,開頭取次輕。
滯留初一快,奔駛忽如傾。
不識風濤恐,聊同枕席行。
行逢賤魚稻,飽食慰平生。

其二编辑

閘空非有礙,水靜為誰興。
開閉偶然棄,喧豗自不勝。
淵停初鏡淨,勢轉忽雲崩。
脫隘尚容與,投深益沸騰。
玉山紛破碎,陳馬急侵陵。
挾版千鈞重,浮舟萬斛升。
岸搖將落木,魚困或投罾。
洶湧曾誰止,蕭條遠欲凝。
力爭知必折,少待亦何能。
一發臨流笑,微言早服膺。

次韻王適細魚编辑

群魚一何微,僅比毛髮大。
嬉遊極草草,須鬛自個個。
造物賦群形,偶然如一唾。
吞舟雖云巨,其樂不相過。
若言無性靈,還知避船柂。

高郵別秦觀三首编辑

蒙蒙春雨濕邗溝,蓬底安眠畫擁裘。
知有故人家在此,速將詩卷洗閑愁。


筆端大字鴉棲壁,袖裏清詩句琢冰。
送我扁舟六十里,不嫌罪垢汙交朋。


高安此去風濤惡,猶有廬山得縱遊。
便欲攜君解船去,念君無罪去何求。

召伯埭上鬥野亭编辑

細雨添春色,微風淨閘流。
徂年半今世,生計一扁舟。
飲食隨魚蟹,封疆入斗牛。
江波方在眼,轉覺此生浮。

次韻鮮于子駿遊九曲池编辑

天高山近海,春盡草生池。
禾黍多新恨,川原自昔時。
花存故苑麗,樵出舊城墮。
莫望瓜洲渡,曾經駐佛狸。

揚州五詠·九曲池编辑

嵇老清彈怨廣陵,隋家水調繼哀音。
可憐九曲遺聲盡,惟有一池春水深。
鳳闕蕭條荒草外,龍舟相像綠楊陰。
都人似有興亡恨,每到殘春一度尋。

揚州五詠·平山堂歐陽永叔所建。编辑

堂上平看江上山,晴光千里對憑欄。
海門僅可一二數,雲夢猶然八九寬。
簷外小棠陰蔽芾,壁間遺墨涕泛瀾。
人亡坐使風流盡,遺構仍須子細觀。

揚州五詠·蜀井在大明寺。编辑

信腳東遊十二年,甘泉香稻憶歸田。
行逢蜀井恍如夢,試煮山茶意自便。
短綆不收容盥濯,紅泥仍許置清鮮。
早知鄉味勝為客,遊宦何須更著鞭。

揚州五詠·摘星亭迷樓舊址。编辑

闕角孤高特地迷,迷藏渾忘日東西。
江流入海情無限,莫雨連山醉似泥。
夢裏興亡應未覺,後來愁思獨難齊。
只堪留作遊觀地,看遍峰巒處處低。

揚州五詠·僧伽塔编辑

山頭孤塔閟真人,云是僧伽第二身。
處處金錢追晚供,家家蠶麥保新春。
欲求世外無心地,一掃胸中累劫塵。
方丈近聞延老宿,清朝留客語逡巡。

題杜介供奉熙熙堂编辑

門前籍籍草生徑,堂上熙熙氣吐春。
遮眼圖書聊度日,放情絲竹最關身。
年來馮脫烏皮几,客去時乾漉酒巾。
卜築城中移榜就,休心便作廣陵人。

遊金山寄揚州鮮于子駿從事邵光编辑

揚州望金山,隱隱大如幞。
朅來長江上,孤高二千尺。
僧居厭山小,面面貼蒼石。
虛樓三百間,正壓江潮白。
清風斂霽霧,曉日曜金碧。
直侵魚龍居,似得鬼神役。
我行有程度,欲去空自惜。
風吹渡江水,山僧午方食。
波瀾洗我心,筍蕨飽我腹。
平生足遊衍,壯觀此云極。
鐵甕本誰安,海門復誰植。
東南遞隱見,遙與此山匹。
茲遊幾不遂,深愧幕府客。
歸時日已莫,正值江月黑。
顧視天水并,坐恐星斗濕。
使君何時罷,登覽不可失。

初至金陵编辑

山川過雨曉光浮,初看江南第一州。
路繞匡廬更南去,懸知是處可忘憂。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