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第003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三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

 第三卷目錄

 坤輿總部彙考三

  坤輿圖說總序 中國與外國在坤輿圖內布列之理 地體之圜 地圜第一圖

  說 地圜第二圖說 地圜第三圖說 地圜第四圖說 地圜第五圖說 亞細亞州 印

  第亞 百兒西亞 韃而靼 則意蘭 蘇門答喇 瓜哇 渤泥 呂宋 木路各 日本

   阿爾母斯 地中海諸島 歐邏巴州 以西把尼亞 拂郎察 意大理亞 熱爾瑪尼

  亞 拂蘭地亞 波羅泥亞 翁加理亞 大泥亞諸國 厄勒祭亞 莫斯哥未亞 地中

  海諸島 西北海諸島 利未亞州 厄日多 馬邏可 弗撒 亞非利加 奴米第亞

  亞毘心域 莫訥木大彼亞 西爾得 工鄂 井巴 福島 聖多默島 意勒納島 聖

  老楞佐島 亞墨利加州 南亞墨利加 白露 伯西爾 智加 金加西蠟 北亞墨利

  加 墨是可 花地 新拂郎察 瓦革了 農地 雞未臘 新亞泥俺 加里伏爾泥亞

   西北諸蠻方 亞墨利加諸島 墨瓦蠟泥加

坤輿典第三卷

坤輿總部彙考三编辑

《坤輿圖說》
编辑

《總序》
编辑

《坤輿圖說》者,乃論全地相聯貫合之大端也。如地形、 地震、山岳、海潮、海動、江河、人物、風俗,各方生產皆同 學。西士利瑪竇、艾儒略、高一志、熊三拔諸子,通曉天 地經緯理者,昔經詳論其書,如《空際》《格致》《職方、外紀》 《表度說》等已行世久矣。今撮其簡略,多加後賢之新 論,以發明先賢所未發天地之真理。天地與海,本是 圓形,而合為一球;居天球之中,誠如雞子黃在青內。 有謂地為方者,乃語其定而不移之性,非語其形體 也。天既包地,則彼此相應。故天有南北二極,地亦有 之;天分三百六十度,地亦同之。天中有赤道。自赤道 而南,二十三度半為南道;赤道而北,二十三度半為 北道。按中國在赤道之北,日行赤道,則晝夜平;行南 道,則晝短;行北道,則晝長。故天球有晝夜平圈列於 中,晝短、「晝長」二圈列於南北,以著日行之界。地球亦 設三圈對於下焉。但天包地外為甚大,其度廣;地處 天中為甚小,其度狹。此其差異者耳。查得直行北方 者,每路二百五十里,覺北極出高一度,南極入低一 度。直行南方者,每路「二百五十里,覺北極入低一度, 南極出高一度」,則不特審地形果圓,而並徵地之每 一度廣二百五十里,則地之東西南北各一週,有九 萬里實數也。是南北與東西數相等,而不容異也。夫 地厚二萬八千六百三十六里零百分里之三十六 分,上下四旁皆生齒所居,渾淪一球,原無上下,蓋在 天之內,何瞻非天?總六合內,凡足所佇即為下,凡首 所向即為上。其專以身之所居分上下者未然也。且 予自大西浮海入中國,至晝夜平線,已見南北二極 皆在平地,略無高低;道轉而南,過大浪山,已見南極 出地三十五度。則大浪山與中國上下相為對待矣。 而吾彼時只仰天在上,未視之在下也。故謂「地形圓 而週圍皆生齒」者,信然矣。以天勢分山海,自北而南 為五帶:一在晝長晝短二圈之間,此地甚熱,帶近日 輪故也;二在北極圈之內,三在南極圈之內,此二處 地居,甚冷帶遠日輪故也;四在北極晝長二圈之間, 五在南極晝短二圈之間,此二地皆謂之正帶,不甚 冷熱,日輪不遠不近故也。又以地勢分輿地為五,大 州曰歐邏巴、曰利未亞、曰亞細亞、曰南北亞墨利加、 曰墨瓦蠟泥加。若歐邏巴者,南至地中海,北至青地 及冰海,東至大乃河、墨阿的湖大海,西至大西洋。若 利未亞者,南至大浪山,北至地中海,東至西紅海聖 老楞佐島,西至阿則亞諾海。即此州只以「聖土」之下 微路與亞細亞相聯,其餘全為四海所圍。若亞細亞 者,南至蘇門答喇、呂宋等島,北至新增、白臘及北海, 東至日本島、大清海,西至大乃河、墨阿的湖大海,西 紅海、小西洋。若亞墨利加者,全為四海所圍,南北以 微地相聯。若瑪熱辣泥加者,盡在南方,惟見南極出 地,而北極恆藏焉。其界未審何如,故未敢訂之。惟其 北邊,與瓜哇及瑪熱辣泥峽為境也。其各州之界,當 以五色別之,令其便覽。各國繁夥難悉,原宜作圓球, 以其入圖不便,不得不易圓為平,反圈為線耳。欲知 其形,必須相合,連東西二海為一片可也。其經緯線, 本宜每度畫之,今且惟每十度為一方,以免雜亂。依 是可分置各國於其所。天下之緯,自晝夜平線為中 而起,上數至北極,下數至南極。天下之經,自順天府 起為初度,至三百六十度復相接焉。試如察得福島 離中線以上二十八度,離順天府以東二百十五度, 則安之於所也。凡地在中線以上至北極,則實為北 方,凡在中線以下則實為南方焉。又用緯線以著各 極出地幾何。蓋地離晝夜平線度數,與極出地度數 相等,但在南方,則著南極出地之數;在北方,則著北極出地之數也。假如視京師隔中線以北四十度,則 知京師北極高四十度也。視大浪山隔中線以南三 十五度,則知大浪山南極高三十五度也。凡同緯之 地,其極出地數同,則四季寒暑同態焉。若兩處離中 線度數相同,但一離於南,一離於北,其四季並晝夜 刻數均同,惟時相反,此之夏為彼之冬耳。其長晝長 夜,離中線愈遠,則其長愈多。余為式以記於圖邊,每 五度其晝夜長何如,則東西上下隔中線數一,則皆 可通用焉。用經線以定兩處相離幾何辰也。蓋日輪 一日作一週,則每辰行三十度,兩處相離三十度,並 謂差一辰,假如山西太原府列在於三百五十五經 度,而則《意蘭島》列於三百二十五經度,彼此相去三 十度,則相差一辰。故凡太原為午,則《意蘭》為巳,其餘 倣此。設差六辰,則兩處晝夜相反。如所離中線度數 又同,而差南北,則兩地人對足底反行,假如河南開 封府離中線以北三「十四度,而列在於三百五十七 經度。又南亞墨利加之內,近銀河之地,如趙路亞斯 等,離中線以南三十四度,而列於一百七十七經度。 彼此相去一百八十度,即六辰,則彼此相對,反足底 行矣。」從此可曉同經線處,並同辰而同時見日月蝕 焉。夫《地圖》所定各方之經緯度,多歷年世,愈久而愈 準。蓋其定法以測驗為主。當其始,天下大半諸國,地 及海島,不可更僕。前無紀錄之書,不知海外之復有 此大地否也?近今二百年來,大西洋諸國名士航海 通遊天下,週圍無所不到,凡各地依《曆學》諸法測天, 以定本地經緯度,是以萬國地名輿圖,大備如此。其 六合之地及山川、江河、湖海、島嶼,原無名稱,凡初歷 其地者,多以前古聖人之名名之,以為別識,而定其 道里云。

《中國與外國在坤輿圖內布列之理》
编辑

嘗有客問曰:「吾中國廣大如此,在《坤輿圖》內所列之 地,狹小如彼,其義何居?」答曰:「《坤輿圖》內各國所列之 地,皆以合天地之理而定焉。各國在輿圖內,以其本 國之天頂為主。天頂者,即天上南北之中,與本國正 對之度也。其天頂之度,離天之赤道南北若干,則本 國列置輿圖內亦應之,而離大地之赤道南北若干」 也。地之赤道者,即南北兩極之當中,與天之赤道從 東往西,正對之處也。又此一國之天頂,離彼一國之 天頂或東或西,度數若干者,則《輿圖》內此一國離彼 一國或東或西,度數亦若干也。故輿圖有縱橫相交 之線,多作方形者。每方之縱線者,即南北之十度也; 橫線者,東西之十度也。照各方之四線,則各國布列 輿圖內,而以為彼此相距東西南北之度數也。然各 國之天頂東西南北彼此相距度數若干者,以測天 為定法。蓋其南北之相距,以太陽之高度各方每日 可驗焉。至其東西之相距,以每年於各方所驗月食 不同之時刻者,明推而知之矣。假如此方交彼方,驗 月食或蚤或遲至四「刻者,則此方相距彼方,為地面 上十五度」也。其餘天之刻數與地之度數相應若干 者,皆如此推算而定焉。今惟以中國所驗而論之,如 春秋二分日躔赤道時,於極北順天府午正所測之, 即驗日離天頂約四十度矣;於極南廣州府午正所 測之,即驗日離天頂約二十三度矣。其二十三與「四 十」兩數相減,則餘十七度也。因此而知順天府於廣 州府相距約十七度。以此之度數,則《輿圖》內所定兩 府南北之相距,亦約十七度耳。設令中國之極北與 其極南相距二十度,則照天地之正理,《輿圖》內中國 南北所布列者,不過本圖內兩方形之處耳。今以合 天交食之理,定中國東西之廣大。假如每年所頒行 月食,於杭州極東之省城所驗者,交於雲南極西之 省城所驗者則差五刻五分。如杭州之初虧係亥正, 而雲南之初虧係戌正二刻十分矣。若刻分變度數, 則兩府東西相距二十度矣。以此之度數,則《輿圖》內 所定兩府東西之相距,亦約二十度耳。今設令中國 之極東與其極西各省,相「距皆為二十度。」則照理之 必然。輿圖內中國東西所布列者,亦不過兩方形之 處耳。然大地周圍東西南北共計有三百六十度,若 以中國東西南北各二十度相減之,則尚存三百四 十度以為大地各國之土及海島海水所布列者也。 依測量方面之正理而論,縱令中國為正方之平形, 而東西南北本方之四邊各為二十度,則其方地所 包涵之廣大者,約為天下百分之一也。其餘外國從 古迄今,已經測驗太陽之高度并交食之時刻,因而 照上法輿圖內所定各方東西南北之度數者,無不 合於天地之正理也。

《地體之圜》
编辑

世謂「天圓而地方」,此葢言其動靜之義、方圓之理耳, 非言其形也。今先論東西,次論南北,以證合地圜之 旨。

日月諸星,雖每日出入地平一遍,第天下國土非同 時出入。蓋東方先見,西方後見,漸東漸蚤,漸西漸遲

地圜第一圖

《地圜第一圖說》
编辑

如第一圖,午酉子卯為日天,甲乙丙丁為地球,令日 輪在午,而人居甲,即日正在其天頂,得午時,人居丙 即得子時,日在其天頂衝也;東去甲九十度,居丁,得 酉時,日既過其天頂,將沒於地,則午甲丙子為其地 平也;西去九十度居乙,即得卯時,日向其天頂方出 於地,亦甲午丙子為其地平也。依此推算,今日輪出 地平,在卯,人居丁得午時,居乙得子時矣。此何以故? 「地為圜體,故日出於卯。因甲高與乙障隔,日光不照, 故丁之日中,乙之半夜也。若地為方體者,如上甲乙 丙丁,則日出卯。凡甲乙丁,地面人,宜俱得卯,日入酉, 宜俱得酉,不應東西相去二百五十里而差一度,又 七千五百里而差一時也。」故明有時差者,不能不信 地圜也。

地圜第二圖

《地圜第二圖說》
编辑

又丁乙與甲異地,即異天頂,即異日中,而又與甲同 卯酉,即丁之午前短、午後長矣,乙之午前長、午後短 矣,獨甲得「午前後」平耳,而今半晝分天下皆同,何也? 則明有半晝分者,不能不信地圜也。

地圜第三圖

《地圜第三圖說》
编辑

「自南而北,地為圜體」,亦可推焉。如第三圖,西南東北 為周天,甲乙丙為地之圜球,丁戊己為地之方面,若 人在圜球之乙,即見在南諸星,從乙漸向丙,即南諸 星漸隱矣。漸向甲者反是,若人在平面之丁,即得俱 見南北二極之星,其在戊在己,亦如南北極諸星,何 由得漸次隱見乎?則地之為「圜體」,固可證矣。

地圜第四圖

《地圜第四圖說》
编辑

「又地周三百六十度,每度二百五十里,其周圍實獨 有九萬里。令地為方四面,其一面應得二萬二千五 百里。人居一面地平之上,其二萬二千五百里之內, 並宜見之。」乃今目力所及,大略能見三百里,即於最 高山上未有能見四五百里者,則地之圜體突起於 中,能遮兩界故也。地水同為一圜球,以月食之形可 「推而明之。夫月食之故,由大地在日月之間,日不能 施照於月,故地射影於月面,亦成圓形,則地為圜可知。或言果大地如圜球,則四旁在下,國土窪處之海 水,不知何故得以不傾」云云。曰:物重者,各有體之重 心,此重心者在重體之中,地中之心,為諸重物各重 之本所,物之重心,悉欲就之。凡謂下者,必遠於天而 就地心;凡謂上者,必就天而遠於地心。而地之圜球 懸於空際,居中無著,常得安然,而四方土物,皆願降 就於地心之本所。東降欲就其心,而遇西就者,不得 不止;南降欲就其心,而遇北就者,亦不得不止。凡物 之欲就者皆然。故凡相遇之際,皆能相衝相逆,而凝 結於地之中,心即不「《相及》者。」以欲就故。亦附離不脫, 致令大地懸居空際也。

地圜第五圖

《地圜第五圖說》
编辑

丙為地中心,甲乙兩分各為之半球,甲東降就其心, 乙西亦降就其心,兩半球又各有本體之重心,如丁 如戊,甲東降,必欲令本體之重心丁至丙中心然後 止;乙西降,必欲其本體之重心戊至丙中心然後止。 故兩半球相遇於丙中心,甲不令乙得東,乙不令甲 得西,一衝一逆,力勢均平,遂兩不進,亦兩不退,而懸 居空際,安然永奠矣。譬一門焉,二人出入,在外者衝 欲開之,在內者逆欲閉之。一衝一逆,為力均平,門必 不動,「甲乙半球」,其理同也。至四方八面,一塵一土,莫 不皆然,地道隤然而下凝,職是故耳。

地球南北兩極,必對天上;南北兩極,不離天之中心。

夫地中心,為諸天之中心,從月食之理而明之。《新法 曆書》有本,論其地球南北兩極,正對天上南北兩極 而永遠不離者,從本極之高度明見之。蓋天下萬國, 從古各有所測本地南北極之高下,度於今之所測 者不異。其不離天極之所以然,在萬物變化之功。蓋 天下各地萬物生長變化之功,皆原太陽及諸星循 「四時之序照臨而成也。」在各國之地平上下高卑若 干,因而剛柔燥濕隨之,而萬物各得其宜耳。今使地 之兩極,不必其為向天上之兩極而離之,或於上下, 或於左右,則是天下萬國,必隨之而紛擾動搖。將原 在乎赤道之北者,忽易而為赤道之南,赤道之南者, 忽易而為赤道之北。近者變遠,遠者「變近;夏之熱忽 變乎冬之寒,則四序顛倒,生長變化之功因之大亂, 而萬物滅絕矣。」審乎此,則地之南北兩極,恆向乎天 之兩極,亙萬古而不移也。夫何惑焉?即使地有偶然 之變,因動而離於極,則地亦必即自具轉動之能,以 復歸於本極,與元所向天上南北之兩極焉。夫地球 自具轉動之力,與吸鐵石之力無二。吸鐵石之力無 他,即向南北兩極之力也。蓋吸鐵石,原為地內純土 之類,故其本性之氣,與大地本性之氣無異。所謂純 土者,即《四元行》之一行,並無他行以雜之也。夫地上 之淺土雜土,為日月諸星所照臨,以為五穀百果草 木萬彙化育之功。純土則在地之至深,如山之中央, 如石鐵等礦是也。審此,則夫地球之全體相為葆合, 葢有脈絡以聯貫於其間焉。嘗考天下萬國名山及 地內五金礦、大石深礦,其南北陡衺,面上明視,每層 之脈絡,未有不從下至上,而向南北之兩極者也。 等,從遠西至中夏,歷九萬里而遙,縱心流覽,凡於瀕 海陡衺之高山,察其南北面之脈絡,大概皆向南北 兩極,其中則另有脈絡,與本地所交地平線之斜角, 正合本地北極在地平上之斜角五金石礦等,地內 深洞之脈絡亦然。凡此脈絡內,多有吸鐵石之氣。又 嘗考《天下萬國堪輿》諸書,圖五大洲,凡名山大川皆 互相綿亙至幾千萬里之遙;自南而北,逶迤繡錯。其 列於地者,顯而可見也。其內之脈絡蟬聯通貫,即何 殊乎人身之脈絡骨節縱橫通貫,而成其為全體也 哉?

《亞細亞州》
编辑

「亞細亞,天下一大州」,人類肇生,聖賢首出其界。南至 蘇門答喇、呂宋等島,北至新增、白臘及北海,東至日 本島、大清海,西至大乃河、墨阿的湖大海,西紅海,小西洋國土不啻百餘,大者首推中國。此外曰韃而靼, 曰回回,曰印第亞,曰莫臥爾,曰百兒西亞,曰度兒格, 曰如德亞,俱此州巨邦。海中有大島,曰則意蘭,曰蘇 門答喇、曰瓜哇,曰渤泥、曰呂宋,曰木路,各更有地。中 海諸島,亦屬此州界內,中國則居其東南。自古帝王 聖哲,聲名文物、禮樂衣冠,遠近所宗,山川土俗、物產、 朝貢諸國,詳載《省志》,諸書不贅。西北有回回諸國,人 多習武,亦有好學好禮者。初宗馬哈默之教,諸國多 同,後各立門戶,互相排擊。地產牛羊馬畜極多,因不 啖豕。諸國無豕。莫臥爾。印度有五,惟南印度仍其舊, 餘四印度皆為莫臥爾所併。其國甚廣,分十四道,象 三千餘。嘗攻西印度。其王統兵五十萬,馬十五萬、象 二百,每象負一木臺,容人二十。載銃千門,大者四門, 每門駕牛二百,盛載金銀五十巨罌,以禦不勝,盡為 莫臥爾王所獲。東印度有大河名「安日」,謂經此水浴, 作罪悉得消除。五印度人咸往沐浴。東近滿喇加國, 各人奉四元行之一,死後各用本行葬其屍。奉土者 入土,奉水火者投水火,奉氣者懸屍於空中。最西有 名邦,曰「如德亞」,其國史書載上古事蹟極詳,自初生 人類至今六千餘年,世代相傳,及分散時候,萬事萬 物,造作原始,悉記無訛。因造物主降生是邦,故人稱 為「聖土。」春秋時,有二聖王,父達味德,子撒喇滿,造一 天主堂,皆金玉砌成,飾以珍寶,窮極美麗,費以三十 萬萬。王德盛智高,聲聞最遠,中國謂西方有聖人,疑 即指此。古名大秦。唐貞觀中,曾以經像來賓,有景教 流行,碑刻可考。如德亞之西,有國名達馬「斯谷」,產絲 綿羢罽顏料極佳。城不用磚石,是一活樹,糾結甚厚, 無隙,高峻不可攀登,天下所未有。

《印第亞》
编辑

印第亞,即天竺五印度,在印度河左右。人面紫色。善 百工技巧。無筆札,以錐畫樹葉為書。國王例不世及 以姊妹子為嗣,親子給祿自膳。男不衣衣,以尺布掩 臍下,女以布纏首至足。其俗士農工賈各世其業。最 貴曰婆羅門,次曰乃勒,奉佛,多設齋醮。今沿海諸國, 率奉天主正教。其地有加得山,中分南北,南半山川 氣候,鳥獸魚蟲草木,各極詭異。立夏至秋分,無日不 雨,反是則酷暑難堪,惟有涼風解之。自巳至申,從海 西來;自亥至寅,從陸東來。草木異常者,難屈指。所產 木,造舟極堅,不破壞。多生椰樹,幹可造舟車,葉可覆 屋,實能療饑漿止渴,可為酒酢,為油為飴糖,可削為 釘殼,盛飲瓤索綯。有二奇木,一名「陰樹,花形如茉莉, 晝不開,夜始放,晨盡落。國人好臥於下,花覆滿身。一 木不花而實不可食,枝飄揚下垂,附地生根若柱,歲 久結成巨林,無異屋宇,有容千人者。樹中近原幹處 以供佛,名菩薩。樹有巨鳥吻,能解百毒,一吻直金錢 五十。象異他種,能識人言,或命負物至某處,往輒不 爽,他國象遇之則蹲伏。有獸名『獨角』」,能解毒。此地多 毒蛇,蛇飲泉水染毒,人獸飲之必死。百獸雖渴不敢 飲,俟此獸來,以角攪其水,毒遂解,百獸始就飲。又有 獸形如牛,大如象,生兩角,一在鼻上,一在頂背,皮甲 甚堅,交接處如鎧甲,頭大尾短。居水中可數十日。從 小豢之,亦可馭百獸,俱慴伏,值象與馬,必逐殺之。骨 肉皮角、牙、糞皆為藥,西洋貴重之。其貓有肉翅,能飛 蝙蝠,大如貓,地勢三角形,末銳處闊不百步。東西氣 候,各極相反。此晴則彼雨,此寒則彼熱,此風濤蔽天, 彼穩平如地。海舶乘順風過者,至銳處行如拔山,比 南印度尤異。

《百兒西亞》
编辑

印度河西有大國,曰「百兒西亞」,幅𢄙甚廣,都城百二 十門,乘馬疾馳,一日未能周。有一苑囿,造於空際,下 以石柱擎之,上承土石,樓臺、池沼、草木、鳥獸畢具,大 踰一邑。國王嘗建一臺,以所殺敵人頭纍之,幾五萬。 國主好獵,一圍獲鹿三萬,聚其角為臺,今尚存。東近 撒馬兒罕界一塔以黃金鑄成,上頂一金剛石,如胡 桃,光夜照十五里。江河極大,有一河發水,水所及處, 生各種名花。百兒西亞、西北諸國,皆為度兒格所併。 內有國「亞喇北亞」,土產金銀,多寶石。地在二海中,氣 候常和,一歲再熟。有樹如橡栗,夜露墜其上,即凝為 蜜。晨取食,極甘美。產百物俱豐,古稱「福土。」其地有沙 海,廣二千餘里,沙乘大風如浪,行旅過此,偶為沙浪 所壓,倏忽成丘山。凡欲渡者,以《羅經》定方向,測道里, 備糧糗及兼旬之水,乘駱駝,駝行甚疾,日馳四五百 里。又耐渴,一飲可度五六日。其腹容水甚多,客或乏 水,則剖駝飲其腹中水。度兒格之西北,納多理亞國, 有山,多瓊石,國人往鑿之,至一石穴,見石人無算,皆 昔時避亂之民,穴居於此,死後為寒氣所凝,漸化為 石。又有地名「際刺」,產異羊。羊絨輕細,雨中衣之不沾 濡,漬以油,毫不污染。有山生草木,皆香過之,香氣馥 郁,襲人衣裾。

《韃而靼》
编辑

中國之北迤西一帶,直抵歐邏巴東界,俱名韃而靼江河絕少,平土多沙,大半皆山,大者曰「意貌」,中分亞 細亞之南北,其北皆韃而靼種。氣候極寒,冬月無雨, 入夏微寒,僅濕。土人性好勇,以病歿為辱。少城郭居 室,駕屋於車,以便遷徙。產牛羊駱駝,嗜馬肉,以馬頭 為絕品,貴者方得噉之。道行饑渴,即刺所乘馬,瀝血 而飲,嗜酒,以一醉為榮。國俗大都如此。更有殊異不 倫,夜行晝伏,身蒙鹿皮,喜食蛇蟻蜘蛛者,有人身羊 足。氣候極寒,夏月層冰二尺,有長人善躍,一躍三丈, 履水如行陸。迤西舊有女國,曰「亞瑪作搦」,最驍勇善 戰。嘗破一名都曰「厄弗俗。」其地建一神祠,宏麗奇巧, 非思議所及。國俗惟春月容男子,一至其地生子,男 輒殺之。今為他國所併,存其名耳。又有地曰「得白得」, 不以金銀為幣,止用珊瑚。至大剛國,惟屑樹皮為錢, 印王號其上當幣。其俗國王死往葬,逢人輒殺,謬謂 死者可事其主。

《則意蘭》
编辑

印第亞之南,有則意蘭島,人自幼以環繫耳,漸垂至 肩而止。海中多珍珠,江河生貓睛、昔泥紅、金剛石等。 山林多桂皮香木,亦產水晶,嘗琢成棺斂,死者相傳 為中國人所居,今房屋殿宇亦頗相類。西有小島,總 名「馬兒地襪」,不下數千,悉為人所居。海中生一椰樹, 其實甚小,可療諸病。

《蘇門答喇》
编辑

蘇門答喇島,至濕熱,人至其地者多病,君長不一。產 金甚多,及產銅、鐵、錫諸色染料。有大山油泉,可取為 油。多沉香、龍腦、金銀、香、椒、桂。人強武,恆與敵國相攻 殺。多海獸海魚,時登岸傷人。其東北滿喇加國,地不 甚廣,為海商輻輳,正在赤道下,春秋二分。氣候極熱。 賴無日不雨,故可居。產象及胡椒、佳果木,終歲不絕。 人良善不事生業,或彈琵琶閒游。

《瓜哇》
编辑

《瓜哇》,大小有二,俱在蘇門荅喇東南海島,各有主。多 象,無馬騾。產香料、蘇木、象牙。不用錢,以胡椒及布為 貨幣。人奸宄兇急,好作魘魅妖術。諸國每治兵爭白 象,白象所在,即為盟主。

《渤泥》
编辑

渤泥島,在赤道下,出片腦極佳。燃火沉水中,火不滅, 直焚至盡。有獸名「把雜爾」,似羊鹿,其腹內生一石,能 療百病,極貴重至百換,國王藉以為利。

《呂宋》
编辑

廣州之東南為呂宋,其地產鷹。鷹王飛,則眾鷹從之。 或得禽獸,俟鷹王先取其睛,然後群鷹方啖其肉。又 有一樹,百獸不得近,一過其下,即斃矣。

《木路各》
编辑

呂宋之南有木路,各無五谷。出沙谷米,是一木磨粉 而成。產丁香、胡椒二樹天下所無,惟本處折枝插地 即活。性最熱,祛濕氣,與水酒同貯即吸乾。樹旁不生 草木,人欲除草,折其枝插地,草即立槁。又產異羊,牝 牡皆有乳。有大龜,一殼可容一人,或用為盾以禦敵。

《日本》
编辑

《日本》乃海內一大島,長三千二百里,寬不過六百里。 今有六十六州,各有國主。俗尚強力,雖有總王權,常 在強臣。其民多習武,少習文。土產銀鐵,好漆。其王生 子年三十,以王讓之。其國大抵不重寶石,只重金銀 及古窯器。

《阿爾母斯》
编辑

阿爾母斯其地悉是鹽及硫磺,草木不生,鳥獸絕迹。 人著皮履,遇雨過履底,一日輒敗。多地震,氣候極熱, 須坐臥水中,沒至日方解。絕無淡水,勺水皆從海外 載至,因居三大州之中,富商大賈多聚此地。百貨駢 集,人煙輻輳,凡海內珍奇難致之物,輒往取之。

《地中海諸島》
编辑

亞細亞之地,中海有島百千,其大者曰「哥阿島。」昔國 人盡患疫,有名醫依卜加得,不用藥療,令城內外遍 舉大火,燒一晝夜,火息病愈。蓋疫為邪氣所侵,火氣 猛烈,盪滌諸邪,邪盡疾愈,乃至理。一曰「羅得島」,天氣 常清明,終歲見日。嘗鑄一鉅銅人,高三十丈,海中築 兩臺,盛其足,風帆直過。胯下一指可容一人直立,掌 托銅盤,夜燃火以照行海,鑄十二年乃成,後地震而 頹,運其銅,以九百駱駝往載。一曰《祭波里島》,物產極 豐,每歲國賦至百萬。葡萄酒極美,可度八十年。出火 浣布煉石而成,非他物也。

《歐邏巴州》
编辑

天下第二大州,名曰歐邏巴,南至地中海,北至青地 及冰海,東至大乃河、墨阿的湖大海,西至大西洋,共 七十餘國。其人者,曰「以西把尼亞,曰拂郎察,曰意大 里亞,曰熱爾瑪尼亞,曰拂蘭地亞,曰波羅泥亞,曰翁 加里亞,曰大泥亞,曰雪際亞,曰諾勿惹亞,曰厄勒祭 亞,曰莫斯哥未亞。」其地中海有甘的亞諸島,西海有 意而蘭大諳厄利亞諸島。凡大小諸國,自國王以及 庶民,皆奉天主聖教,纖毫異學不容竄入。國王互為婚姻,世相和好。財用百物,有無相通,不私封殖。其婚 娶,男子大約三十,女子至二十外,臨時議婚,不預聘。 通。國皆一夫一婦,無有二色者。土多肥饒,產五穀,以 麥為重,果實更繁。出五金,以金、銀、銅鑄錢為幣。衣服 蠶絲者,有天鵝羢織金緞之屬。羊羢者,有毬罽、鎖哈 喇之屬,又有利諾草為布,細而堅,輕而滑,敝可擣為 紙,極堅韌。君臣冠服,各有差等,相見以免冠為禮。男 子二十以上,概衣青色。兵士勿論女人以金寶為飾, 服御羅綺,佩帶諸香,至四十及未四十而寡者,即屏 去衣素衣。酒以葡萄釀成,不雜他物,可積至數十年。 膏油之類。味美者曰「阿利襪」,是樹頭果,熟後全為油。 國俗多酒,會客不勸酒,偶犯一醉,終身以為辱。飲食 用金銀玻璃及磁器。其屋有三等,最上者純以石砌, 其次磚為牆柱,木為棟梁,其下土為牆,木為梁柱。石 屋磚屋,築基最深,上累六七層,高至十餘丈。瓦或用 鉛,或輕石板,或陶瓦磚石屋,歷千年不壞,牆厚而實, 冬不寒,夏不溽。其工作製造,備極精巧。其駕車,國王 用八馬,大臣六馬,其次四馬,或二馬,乘載,騾馬驢互 用。戰馬皆用牡騸,過則弱不堪戰矣。諸國皆尚文學, 國王廣設學校,一國一郡有大學、中學,一邑一鄉有 小學。小學選學行之士為師,中學、大學又選學行最 優之士為師,生徒多者至數萬人。其小學曰「文科」,有 四種:一古賢明訓,一各國史書,一各種詩文,一文章 議論。學者自七八歲學至十七八歲成本學,師儒試 之,優者進於中學。曰「理科」,有三家:初年學辨是非之 法,二年學察性理之道,三年學察性理以上之學。學 成本學,師儒又試之,優者進於大學。乃分為四科,聽 人自擇。一曰道科,主興教化。一曰教科,主守教法。一 曰治科,主習政事。一曰醫科,主療疾病。皆學數年而 後成。學成師儒又嚴考閱之。一師問難畢,又輪一師 一人,遍應諸師之問。如是取中,便許任事。學道者專 務化民,不與國事。治民者秩滿後,國王遣官察其政 績,廉得其實,以告於王而黜陟之。凡四科官,祿入皆 厚,養廉有餘,尚能推惠貧乏,絕無交賄行賂等情。諸 國所讀之書,皆古聖賢撰著,一以《天主經典》為宗,即 後賢有作,必合大道、益人心,乃許流傳。設檢書官,經 看詳定,方准刊行。毋容一字蠱人心、壞風俗者。諸國 奉天主教,皆愛天主萬物之上,及愛人如己。故「國人 俱喜施捨,千餘年來,未有因貧鬻子女者,未有饑餓 轉溝壑者。」在處皆有貧院,專養一方鰥寡孤獨及殘 疾之人。又有幼院,專育小兒,凡貧者無力養贍,送至 院,院牆穴設有轉盤,內外不相見,扣牆則院中人轉 兒入。異日父母復欲收養,按所入之年月,便得其子。 又有病院,大城多至數十所,有中下院,處中下人,有 大人院,處貴人。凡貴人若羈旅,若使客,偶患疾病,則 入此院,倍美於常屋。所需藥物,悉有主者掌之,預備 名醫診視。復有衣衾帷幔,調護看守之。人病愈而去, 貧者量給資斧。此乃國王大家所立,或城中併力而 成,月輪一大貴人總領其事。各城邑遇豐年多積米 麥,歲饑以常價糶之。人遇道中遺物或獸畜之類,必 覓其主還之;弗得主,則置之公所,聽失者來取,如符 合即送復。國中有「天理堂」,選盛德弘才、無求於世者 主之。凡國家大舉動、大征伐,必先質問合天理否,以 為可,然後行。諸國賦稅不過十分之一,民皆自輸,無 徵比。催科之法,詞訟極簡,小事里中和解,大事乃聞 官。官設三堂,先訴第三堂;不服,告第二堂;又不服,告 第一堂,終不服。上之國堂,經此堂判,後人無不聽理。 凡官府判事,不先事加刑,必俟事明罪定,招認允服, 然後刑之。吏胥餼廩,亦出於詞訟。但因事大小多寡, 立有定例,刊布署前,不能多取。故官無恃勢剝奪,吏 胥無舞文詐害,封內絕無戰𩰚。其有邪教異國,恃強 侵侮,不可德馴。本國除常設兵政外,復有世族英賢 智勇兼備者數千人,結為義會,以保國護民。初入會 時,試果,不憚諸艱,方始聽入。遇警則鳩集成師,一可 當十,必能滅寇成功。

《以西把尼亞》
编辑

歐邏巴之極西,曰「以西把尼亞」,周一萬二千五百里, 世稱「天下。」萬國相連一處者,中國為冠,若分散於他 域者,以西把尼亞為冠。其地三面環海,一面臨山。產 駿馬五,金絲綿、細羢、白糖。國人好學,有共學二所,遠 近學者聚焉。國中有二大名城:一曰色未利亞。近地 中海,為亞墨利加諸舶所聚,金銀如土。奇物無數,多 阿利襪果。有一林,長五百里者,一名多勒多城,在山 巔運水甚艱。巧者製一水器,盤水至城,不賴人力,其 器晝夜自能轉動。又有渾天象,其大如屋,人入其中, 見各重天之運動,其度數皆與天合。境內有河,曰「寡 第亞納」,伏流地中百餘里,穹窿若橋梁。其上為牧場, 畜牛羊無算。國中天主堂雖多,有一創建極美。在多 勒多城,金寶祭器數千,有精巧銀殿高丈餘,闊丈許, 內復有小金殿,高數尺,其工費又多於本殿金銀之 數。近來國王又造一大堂,高大奇巧無比,修道之士環居。內有三十六祭臺,中臺左右有編簫二座,中各 有三十二層,每層百管,管各一音,合三千餘管。凡風 雨、波濤、謳吟、戰𩰚與百鳥之聲,皆可模倣。以西把尼 亞屬國,大者二十餘,中下共百餘。本。國之西有波爾 杜瓦國,都城有得若大河入海四方商舶皆聚為歐 邏巴總會之地。產果實絲棉極美,水族亦繁,出葡萄 酒最佳。過海至中國不壞。國中共學二所,其講學《名 賢經》國王所聘,雖已輟講,亦終身給祿。歐邏巴高士, 多出此學。又有一地界兩河,周圍七百里,天主堂一 千四百八十所,水泉二萬五千,石橋二百,通海大市 六處,隨處立有「仁會」,遍恤孤寡煢獨,國王復遣官專 撫孤子。歐邏巴初通海道,周經利未亞,過大浪山,抵 小西洋,至中國貿易者從此國始。

《拂郎察》
编辑

以西把尼亞,東北為拂郎察,周一萬一千二百里,分 十六道,屬國五十都,城名把理斯,設一共學,生徒嘗 四萬餘,併他方學共七所,又設社院以教貧士。一切 供億,皆王主之。中古一類斯聖王,惡回回佔如德亞 地,興兵伐之,始製大銃,其國在歐邏巴內,回回遂稱 西土人為「拂郎機銃」,亦沿此名。是國之王,天主特寵, 自古迄今,皆賜一神,能以手撫人𤻤瘡,應手而愈。每 歲一日療人,先期齋戒三日,凡患此疾者,預集天主 殿中,國王舉手撫之,祝曰:「王者撫汝,天主救汝。」撫百 人,百人愈;撫千人,千人愈。其神異如此。國王元子別 有土地供祿食,他國不爾也。國土膏腴,物力豐富,居 民安逸。有山出石,藍色,質脆,可鋸為板,當瓦覆屋。國 人性情溫爽,禮貌周全,尚文好學。

《意大理亞》
编辑

拂郎察東南為意大理亞,周圍一萬五千里,三面環 地中海,一面臨高山。地產豐厚,物力十全,四遠之人, 輻輳於此。舊有一千一百六十六郡,最大者曰羅瑪 古,為總王之都,歐邏巴諸國皆臣服焉。城周一百五 十里,地有大渠,穿出城外百里,以入於海。四方商舶, 悉輸珍寶,駢集是渠。教主居於此,以代天主。在世主 教,皆不婚娶,永無世及。但憑盛德輔弼大臣,公推其 一而立焉。列國之王,雖非其臣,咸致敬盡禮,稱為「聖 父神師」,認為「代天主教之君」也。凡有大事莫決,必請 命焉。其左右簡列國才全德備,或即王侯至戚五六 十人,分領教事。羅瑪城奇觀甚多。宰輔家有一名苑, 中造流觴曲水,機巧異常。有銅鑄各類群鳥,遇機一 發,自能鼓翼而鳴,各具本類之聲。有一編簫,但置水 中,機動則鳴,其音甚妙。又有高大渾全石柱,外周鏤 古王形像,故事爛然可觀。內則空虛,可容數人登隮, 上下如塔然。《聖伯多祿殿》,用精石製造,花素奇巧,可 容五六萬人。殿高處視在下人如孩童。城中有大山 曰「瑪山」,人煙稠密,苦無泉。造一高梁,長六十里,梁上 立溝,接遠山之水,如通流。河有水泉,其味與乳無異。 西北為勿搦祭《亞無國王世家》,共推一有功德者為 主。城建海,中有一種木為樁,入水千年不朽。其上鋪 石造屋,備極精美。城內街衢俱是海,兩傍可通陸行, 城中有艘二萬。又有橋梁極闊,上列三街,俱有民居, 不異城市。其高可下度風帆。國中精於造舟,預庀物 料,一舟指顧可成。造玻璃極佳,甲於天下。有勿里諾 湖,在山巔,從石峽瀉下,聲如迅雷,聞五十里,日光耀 之,恍惚皆虹霓狀。又有沸泉、溫泉,沸泉常沸,高丈餘, 不可染指,投畜物於內,頃刻便糜爛。溫泉,女子或浴 或飲,不生育者生育育者多乳。所產鐵礦,掘盡,踰二 十五年復生。在本土任加火力,終不鎔之,他所則鎔。 其南為納波里,地極豐厚,有火山,晝夜出火爆石,彈 射他方,至百里外,後移一聖人遺蛻至本國,其害遂 息。又地名「哥生濟亞」,有兩河,一河濯髮則黃,濯絲則 白,一河濯絲髮皆黑。外有博樂業城,昔二大家爭為 奇事,一家造一方塔,高出雲表,以為無可踰。一家亦 建一塔,與前塔齊,第彼塔直聳,此則斜倚若傾,今歷 數百年未壞,直聳者反將頹。又有城名把都亞,中有 公堂,縱二百步,橫六十步。上為樓,鉛瓦,中間無一柱。 又把兒瑪一堂,廣可馳馬,亦無一柱,惟以梁如「人」字 相倚,尋丈至盈尺皆然。上壓愈重,下挺持愈堅。從納 波里至左里城,石山相隔,國人穴山通道,長四五里, 廣容兩車,對視如明星。又有地出火,四周皆小山,山 洞甚多,入內可療病,各主一疾。如欲汗者,入某洞則 汗至;欲除濕者,入某洞則濕去。意《大里亞》名島有三: 「一西齊里亞地極冨庶,亦有大山噴火。山四周多草 木,積雪不消,常成晶石,沸泉如醋,物入便黑。國」人最 慧,善談論,最精天文。造日晷法,自此地始。有巧工德 《大祿》者,造百鳥能飛,即微如蠅蟲亦能飛。更有天文 帥名「亞而幾墨」,得者有三絕:昔敵國駕數百艘臨其 島,彼則鑄一巨鏡,映日注射,敵艘光照火發,數百艘 一時燒盡。又其王命造一極大舶,舶成將下海,雖傾 一國之力,用牛馬駱駝千萬莫能運。幾墨得營運巧 法,第一舉手,舟如山岳轉動,須臾下海。又造一自動渾天儀十二重,層層相間,七政各有本動。凡日月五 星列宿,運行遲疾,與天無二。以玻璃為之,重重可透 視。傍近有瑪兒島,不生毒物蛇蝎等,皆不螫人,毒物 自外至輒死。一哥而《西加》有三十三城,產犬能戰,一 犬可當一騎。其國布陣,一騎間一犬,反有騎不如犬 者。又近熱奴亞一雞島,滿島皆雞,自生自育,絕非野 雉之屬。

《熱爾瑪尼亞》
编辑

拂郎察東北有國曰「熱爾瑪尼亞。國王不世及」,乃七 大屬國之君所共推者。或用本國臣,或用列國君,須 請命教主立之。國中設共學十九所。冬月極冷,善造 煖室,微火溫之遂煖。土人散處各國,為兵極忠實,至 死不貳。各國護衛宮城,或從征他國,皆選此國人充 之。工作精巧,制器匪夷所思,能於戒指內納一自鳴 鐘。多水澤,冰堅後,用一種木屐,兩足躡之,一足立冰 上,一足從後擊乘滑勢,一激數丈。其行甚速,手中尚 不廢常業。又有法蘭哥地人最質直易信,行旅過者 輒詈之,客或不答,則大喜,延入具酒食,謂此人已經 嘗試,可信託也。多葡萄,善造酒,但沽與他方過客。土 人滴酒不入口,即他國載酒至,不容入境。其屬國名 「波夜《米亞》」者,地生金,掘井恆得金塊,有重十餘斤,河 底常有金如豆粒。有羅得林日亞國最侈汰,其王一 延客堂,四周皆列珊瑚,琅玕交錯,儼一屏障。有一大 銃,製作極巧,二刻間連發四十次。

《拂蘭地亞》
编辑

亞勒馬尼亞西南為「拂蘭地亞。」地不甚廣,人居稠密。 有大城二百八十,小城六千三百六十八。共學三所, 一學分二十餘院。人樂易溫良好談論。婦人貿易無 異男子。其性貞潔,能手作錯金絨,不煩機杼。布最輕 細,皆出此地。

《波羅泥亞》
编辑

亞勒瑪泥亞,東北曰波羅泥亞。地豐厚,多平衍,皆蜜 林,採之不盡。產鹽,味極厚,光如晶。其人美秀和樸,禮 賓篤備,絕無盜賊。國王不傳子,聽大臣擇立賢君,世 守國法,不變分毫。亦有立子者,須王在位時預擬,非 預擬不得立。國中分為四區,區居三月,一年而遍。地 甚冷,冬月海凍,行旅於冰上歷幾晝夜,望星而行。其 屬國波多理亞地易發生,種一歲有三歲之獲,草菜 三日便長五六尺。海濱出琥珀,是海底脂膏,從石隙 流出,初如油,天熱浮海面,見風始凝,天寒出隙便凝, 每為大風衝至海濱。

《翁加里亞》
编辑

翁加里亞在波羅尼亞南,物產極豐,牛羊可供歐邏 巴一州之用。有四水甚奇,其一從地中噴出,即凝為 石;其一冬月常流,至夏反合為冰;其一以鐵投之,便 如泥,再鎔又成精銅;其一水色沉綠,凍則便成綠石, 永不化。

《大泥亞諸國》
编辑

歐邏巴西北有四大國:曰「大泥亞,曰諾而勿惹亞,曰 雪際亞,曰鄂底亞」,與熟爾瑪泥亞相隔一海套,道阻 難通。其南夏至日長六十九刻,其中長八十二刻;其 北夏至日輪橫行地面,半年為一晝夜。地多山林,產 獸及海魚極大。其《大泥亞》國沿海產菽、麥、牛羊最多。 牛輸往他國,歲常五萬。海中魚蔽水面,舟為魚湧,輒 不能行,不藉網罟,隨手取之不盡。本國一世家名「第 谷」,建一臺於高山絕頂,以窮天象,究心三十餘年,累 黍不爽。所制窺天之器,窮極要渺,今為西土曆法之 宗。其諾而勿惹亞寡五穀,山林多材木鳥獸,海多魚 鱉。人性馴厚,喜接遠方賓旅。昔時過客僑居者,不索 物價,今稍需即饜足。其地絕無盜賊。《雪際亞》地分七 道,屬國十二,歐邏巴北稱第一富庶。多五穀、五金,財 貨百物。貿易不以金銀,以物相抵。人好勇,亦善遇遠 方人。《鄂底亞》在《雪際亞》之南,亦繁庶。

《厄勒祭亞》
编辑

厄勒祭亞,在歐邏巴極南,地分四道,凡禮樂法度,文 字典籍,皆為西土之宗。至今《古經》尚循其文字所出, 聖賢及博物窮理者,後先接踵。今為回回擾亂,漸不 如前。其人喜啖水族,不嘗肉味,亦嗜美酒。東北有羅 馬泥亞國,都城周裹三層,生齒極眾。城外居民,綿亙 二百五十里。一聖女殿,門開三百六十,以象周天。附 近有高山,名「阿零薄」,山頂終歲清明,無風雨。有河水, 一名「亞施亞」,白羊飲之變黑;一名「亞馬諾」,黑羊飲之 變白。有二島:一為厄歐、白亞,海潮一日七次;一為哥 而府,圍六百里,出酒與油蜜極美。遍島皆橘柚香櫞 之屬,更無別樹。天氣清和,野鳥不至。

《莫斯哥未亞》
编辑

《亞細亞》西北盡境有大國,曰「莫斯哥未亞」,東西萬五 千里,南北八千里,中分十六道。有窩兒加河最大,支 河八十,皆為尾閭,以七十餘口入北高海。兵力甚強, 日事吞併。其地夜長晝短,冬至日止二時。氣候極寒, 雪下堅凝,行旅駕車度雪中,馬疾如飛。室宇多用火溫。行旅為嚴寒所侵,血脈皆東,如驀入溫室,耳鼻輒 墮。每自外來者,先以水浸其軀,俟僵體漸甦,方可入 溫室。八月至四月皆衣皮裘,多獸皮,如狐、貉、貂鼠之 屬,一裘或至千金者。熊皮為臥褥,永絕蟣虱,產皮處 用以充賦稅。國多盜畜,猛犬噬之,晝置穽中,夜聞鐘 聲始放,人亟匿影閉戶矣。今亦稍信天主真教。其王 常手持《十字》。俗最澆,凡貿易,須假托外邦商賈,方取 信。國人若言本土,則逆其詐。有大鐘,搖非三十人不 能,惟國王即位及誕日鳴之。所造大銃,長三丈七尺, 用藥二石,內容二人掃除。又有密林,其樹悉為蜂房, 國人各界其樹為恆產。

《地中海諸島》
编辑

地中海有島百千,其大者曰「甘的亞」,周二千三百里。 古王造一苑囿,路徑交錯,一入不能出。游者以物識 地,然後可入。生一草,名「阿力滿」,能療饑。地中海風浪, 至冬極大難行。有鳥名「亞爾爵虐」,作巢於水次。一歲 一乳,自卵至翼,不過半月。此半月海必平靜,無風波, 商舶待之以渡海。

《西北海諸島》
编辑

歐邏巴西海迤北一帶至冰海。海島極大,曰諳厄利 亞,曰意而蘭大,其外小島不下千百。「《意而蘭》大」,氣候 極和,夏熱不擇陰,冬寒不需火。產獸畜最多,絕無毒 物。有一湖插木於內,入土一段化成鐵,水中一段化 成石,出水面方為原木。傍一小島,島中一地洞,常出 怪異之形。諳厄利亞氣候融和,地方廣大。分三道,共 學二所,共三十院。有怪石能阻聲,長七丈,高二丈,隔 石發大銃不聞,名「聾石。」有湖長百五十里,廣五十里, 中容三十小島,有三奇事:一奇魚味甚佳,皆無鰭翅; 二奇天靜無風,倏起大浪,舟楫遇之無不破三奇。一 小島無根,因風移動,人弗敢居。草木極茂,孳息牛羊, 豕類極多,近有一地,死者不殮,移屍「於山,千歲不朽, 子孫亦能認識。」地無鼠,有從海舟來者,至此遂死。又 有三湖,細流相通,其魚不相往來,此水魚誤入彼水 輒死。傍有海窖,潮盛時吸其水永不盈,潮退噴水如 山高,當吸水時,人立其側,衣沾水,即隨水吸入窖中, 如不沾衣,雖近立亦無害。迤北一帶,海島極多,至冬 夜長,行路工作皆以燈產。貂類甚繁,皆以為衣。又有 人長大多力,遍體生毛,牛羊鹿最眾,犬最猛烈可殺 虎,遇獅亦不避。冬月海冰為風所擊,湧積如山。山多 鳥獸,水多魚鱉,以魚肉為糧,或磨成麪油燃燈,骨造 舟車屋室。皮可作船,遇風不沉不破,陸走負之而行。 海風甚猛,拔樹折屋,攝人物於他所。又有小島,其人 飲酒不醉,年壽最長。近諳厄利亞國,為「格落蘭」得。其 地多火,以磚石障之乃可居。或宛轉作溝通火,火焰 所至,便置釜甑熟物,不須薪火,亦終古不滅。

《利未亞州》
编辑

天下第三大州,曰利未亞,南至大浪山,北至地中海, 東至西紅海聖老楞佐島,西至阿則亞諾海,大小共 百餘國。其地中多曠野野獸最盛,有極堅好文彩之 木,能入水土,千年不朽。迤北近海諸國,最豐饒。五穀 一歲再熟,每種一斗,可收十石。穀熟時,外國百鳥皆 至其地,避寒就食,涉冬始歸。故秋末冬初,近海諸地 獵取禽鳥無算。產葡萄,樹極高大,生實繁衍,他國所 無。地既曠野,人或無常居,每種一熟,即移徙他處。野 地皆產異獸,因其處水泉絕少,水之所瀦,百獸聚焉。 復異類相合,輒產奇形怪狀之獸。有鳥名「亞既剌,乃」, 百鳥之王,羽毛黃黑色,高二三尺,首有冠鉤,喙如鷹 隼,飛極高,巢於峻山石穴,生子令視日目不瞬者乃 留,壽最長久。老者脫毛,復生新羽。性鷙猛,能攫羊鹿 百鳥食之肉,經宿則不食。冐險者尋其巢,取其餘肉, 可供終歲。毒蛇能害其子,其性有知,覺則知。先尋一 種石置巢邊,蛇毒遂解。有山狸似麝,臍後一肉囊,香 滿其中輒病,向石上剔出始安。香如蘇合油而黑,能 療耳病。又產異羊甚鉅,一尾便數十斤,味最美。毒蛇 能殺人,土人能制蛇者,蛇至其前,自能驅逐。此等人 世世子孫皆然。尊貴人行路,必覓此人相隨。其地馬 善走,又猛能與虎𩰚。界內名山,亞大辣者在西北,此 山最高,凡風雨露雷,皆在半山。山頂終古晴明,視日 星倍大,國人呼為「天柱。」此方人夜睡無夢,甚為奇。有 月山,極險峻,不可躋攀。有獅山,在西南境,其上頻興 雷電,轟擊不絕,不間寒暑。其在《曷噩刺》國,出銀礦甚 多,取之不盡。其在西南海曰「大浪山」,海風迅急,浪極 大,商舶至此不能過,則退歸。西洋。破船率在此處,過 之則大喜,可望登岸。此山而東,嘗有暗礁,全是珊瑚, 剛者利若鋒刃,海船最畏避。凡利未亞之國著者,曰 「厄日多,曰馬邏可,曰弗撒,曰亞費利加,曰奴米第亞, 曰亞毗心域,曰莫訥木大彼亞,曰西爾得。」散處者,曰 「井巴島,曰聖多默島、意勒納島、聖老楞佐島。」

《厄日多》
编辑

利未亞東北有大國,曰「厄日多」,自古有名,極稱富厚。 中古時曾大豐七年,繼即大歉七載。天主教中,前知聖人龠瑟者,預令國人罄國中之財,悉用積穀。至荒 時不惟救本國饑,四方來糴財貨盡輸入其國,故富 厚無比。今五穀極饒,畜產最多。他方百果草木,移至 此地,茂盛倍常。其地千萬年無雨,亦無雲氣。國中有 大河,名曰「泥琭河。」河水每年一發,自五月始以漸而 長。土人視水漲多少,以為豐歉之候。大率最大不過 二丈一尺,最小不過一丈五尺,至一丈五尺則歉收, 二丈一尺則大有年。凡水漲無過四十日。其水中有 膏腴,水所極處,膏腴即著土中,又不泥濘,故地極腴 饒,百穀草木俱暢茂。當水盛時,城郭多被淹沒。國人 於水未發時,預杜門戶,移家於舟以避之。去河遠處, 水亦不至。昔國王求救旱澇,得智巧士亞爾幾墨,得 作一水器,以時注洩,便利無比,即今「龍尾車」也。國人 極有機智,好攻格物窮理之學,又精天文,因其地不 雨,併無雲霧,日月星辰晝夜明朗,故其考驗益精,他 國不如前,好為淫祀。繼有聖徒到彼,化誨遂出聖賢 甚多。其國女人恆一乳生三、四子,天下騾不孳生,惟 此地騾能傳種。國王嘗鑿數石臺,非以石砌,是擇大 石如陵阜者,鏟削成下趾闊三百二十四步,高二百 七十五級,級高四尺。登臺頂極力遠射,不能越臺趾。 有城曰「該祿」,是古大國都城,名聞西土。其城有百門, 門高百尺,皆用本處一種脂膏砌石成之,堅緻無比, 街衢行三日始遍。五百年前最為強盛。善用象戰,鄰 國大小皆畏服。屬國甚多。今其國已廢,城亦為大水 衝擊,齧其下土,因而傾倒。然此城雖不如舊,尚有街 長三十里,悉為市肆,行旅喧填,百貨具集,城中常有 駱駝二三萬。

《馬邏可 弗撒 亞非利加 奴米第亞》
编辑

近地。中海一帶,為馬邏可與弗撒國。馬邏可地分七 道,出獸皮、羊皮,極珍美,蜜最多,國人以蜜為糧。其俗 以冠為重,非貴人老人不得加冠於首,僅以尺寸蔽 頂而已。弗撒地亦分七道,都城最大,宮室殿宇極華 整高弘,有一殿,周圍三里,開三十門,夜燃燈九百盞。 國人亦略識理義。厄日多之西,為亞非利加,地肥饒, 易生。一麥嘗秀三百四十一穗,以此極為富厚。馬邏 可之南有國,名「奴米第亞」,人性獰惡,不可教誨。有果 樹如棗,可食。其地有小利未亞,乏水泉,方千里無江 河,行旅過者,須備兼旬之水。

《亞毗心域 莫訥木大彼亞》
编辑

利未亞東北近紅海。其國甚多。人皆黑色,迤北稍白, 向南漸黑,甚者如漆,惟齒目極白。其人有兩種,一在 利未亞東者,名「亞毗心域」,地方極大,據本州三分之 一,從西紅海至月山,皆其封域。產五穀五金。金不善 鍊,恆以生金塊易物。糖蠟最多,造燭純以蠟。國中道 不拾遺,夜不閉戶,從無盜寇。人極智慧,崇奉天主正 教。修道者手持十字,或掛胸前。極敬愛西土,多默聖 人,為其傳道,自彼始。王行遊國中,常有六千皮帳隨 之,僕從車徒,恆滿五六十里。一在利未亞南,名莫訥 木大。彼亞國土最多,皆極愚蠢,不識理義。氣候甚熱, 沿海皆沙,人踐之即成瘡痏。黑人坐臥其中,安然無 恙。所居極穢。喜食象肉,亦食人皆生齕之。齒皆銼銳 若犬牙然,奔走疾於馳馬。不衣衣,反笑人衣,衣或塗 油於身,以為美樂。無文字。初,歐邏巴人傳教至此,黑 人見其看誦經書,大相驚訝,以為書中有言語可傳 達,其愚如此。地無兵刃,以木為標鎗,火炙其銳處,用 之極銛利。身有羶氣,永不可除。性不知憂慮,聞簫管 琴瑟諸樂音,便起舞不止。其性樸實耐久,教為善事, 即盡力為之。為人奴,極忠於主。為主用力,視死如歸, 遇敵無避。亦知天地有主,但視其王若神靈。凡陰晴 旱澇,皆往祈之。王若偶一噴涕,舉朝舉國皆高聲應 諾,大可笑也。近亦多有奉天主教者,但性喜飲酒,易 醉。產雞皆黑豕,肉為天下第一美味,病者食之無害。 產象極大,一牙有重二百斤者。有獸如貓,名亞爾加 里亞,尾有汗,極香,穽於木籠,汗沾於木,乾之以刀削 下,便為奇香。烏木、黃金最多,地無寸鐵,特貴重之。布 帛喜紅色、班色及玻璃器,善浮水,他國名為「海鬼。」亞 毘心域屬國,各諳哥得者夜食不晝食,止一食不再 食,以鹽鐵為幣。又一種名「步冬」,頗知學問,重書籍,善 歌舞,亦「亞毗《心域》」之類。

《西爾得 工鄂》
编辑

利未亞西有海濱國,名西爾得地有兩大沙,一在海 中,隨水游移不定,一在地隨風飄泊,所至積如丘山, 城郭田畝,皆被壓沒,國人苦之。又有工鄂國,地亦豐 饒,頗解義理,自與西客來往國中,崇奉天主。其王遣 子往歐邏巴習學文字,講「格物窮理」之學。

《井巴》
编辑

利未亞南有一種,名曰井巴,聚眾十餘萬,極勇猛,又 善用兵,無定居,以馬、駱駝乘載,遷徙所至,即食其人 及鳥、獸蟲蛇,必生命盡絕,乃轉他國,為南方諸小國 大害。

===
《福島》
===利未亞西北有七島,「福島」其總名。其地甚饒,凡生人

所需無不有。絕無雨,風氣滋潤,易長草木,百穀不煩 耕種布種,自生葡萄酒及白糖至多。西舶往來,必到 此島市物,為舟中之用。有一鐵島,無泉水,生一種大 樹,每日沒有雲氣抱之,釀成甘水滴下,至明旦日出, 方雲散水歇,樹下作數池,一夜輒滿,人畜皆沾足,終 古如此。木島去路西大泥亞半月水程,樹木茂翳,地 肥美。「路西《大泥亞》」人至此焚之,八年始盡。今種葡萄, 釀酒絕佳。

《聖多默島 意勒納島 聖老楞佐島》
编辑

聖多默島,在利未亞西,圍千里,徑三百里。濃陰多雨, 愈近日處雲愈重,雨愈多。此島之果俱無核。又有意 勒納島,鳥獸果實甚繁,絕無人居。海舶從小西洋至 大西洋者,恆泊此十餘日,樵採漁獵,備二三萬里之 用而去。又赤道南有聖老楞佐島,圍二萬餘里,人多 黑色,散處林麓,無定居。出琥珀、象牙極廣。

《亞墨利加州》
编辑

亞墨利加第四大州總名也。地分南北,中有一峽相 連,峽南曰「南亞墨利加,南起墨瓦蠟泥海峽,北至加 納達峽,北曰北亞墨利加」,南起加納達,北至冰海,東 盡福島,地極廣平,分天下之半。初僅知有亞細亞、歐 邏巴、利未亞三大州。至百年前,西國大臣名閣龍者, 深於格物窮理,又講習行海之法,天主默啟其衷。一 日,行遊西海,嗅海中氣味,忽有省悟,謂此乃土地之 氣,必有人煙國土。奏聞,國王資以舟航、糧糗、器具、貨 財、將卒珍寶。閣龍率眾出海,展轉數月,危險生疾,從 人咸怨欲還,閣龍志堅,促令前行。一日,舶上望樓人 大聲言「有地。」眾共歡喜,亟取道前行,果至一地。初未 敢登岸,因土人未嘗航舟,不知海外有人物。乍見海 舶既大駕,風帆迅疾,發大砲如雷,咸相詫異,皆驚竄 奔逸,舟人無計與通。偶一女子在近,遺錦衣、金寶、玩 好、器具而歸。明日,其父母同眾來觀,又與之寶貨,土 人大悅。遂款留西客,與地作屋,以便往來。閣龍命來 人一半留彼,一半還報國王,致其物產。明年,國王又 命載百穀、百果種,攜農師巧匠往教其地,人情益喜, 然猶滯在一隅。其後又有亞墨利哥者,至歐邏巴西 南海,尋得赤道以南大地,即以其名名之,故曰「亞墨 利加。」數年後,又有一人名哥爾得斯,國王仍賜海舶, 命往西北尋訪,復得大地在赤道以北,即北亞墨利 加。其大國與歐邏巴餽遺相通,西國王亦命掌教諸 士至彼,勸人為善。數十年來,相沿,惡俗稍變。其國在 南亞墨利加者,有白露伯西爾、智加、金加西臘,南北 相連處有宇加單、加達納;在北亞墨利加者,有墨是 可、花地、新拂郎察、瓦革、了農地、雞未臘、新亞泥俺、加 里、伏爾尼亞西北諸蠻方外有諸島,總名「亞墨利加 島」云。

《南亞墨利加 白露》
编辑

南亞墨利加,西曰白露,大小數十國,廣衺一萬餘里, 中間平壤沃野亦一萬餘里。地肥磽不一,肥者不煩 耕治,布子自能生長。五穀百果草木,悉皆上品,本土 人目為「大地苑囿。」其鳥獸之多,羽毛麗,聲音美,亦天 下第一。地出金礦,取時金土互溷別之。金多於土,故 金銀最多。國王宮殿皆黃金為板飾之,獨不產鐵。兵 器用燒木銛石,今貿易相通,漸知用鐵,然至貴。餘器 物皆金、銀、銅三種為之。有數。國從來無雨,地有濕性, 或資水澤。有樹生脂膏,極香冽,名「拔爾撒摩傅。」諸傷 損一晝夜肌肉復合如故,塗痘不瘢,塗屍千餘年不 朽。一種異羊,可當騾馬,性甚倔強,有時倒臥,雖鞭策 至死不起。以好言慰之,即起而走,惟所使矣。食物最 少,可絕食三四日。肝生一物如卵,能療諸病,海商貴 之。天鵝、鸚鵡、尢多,一鳥名「厄馬」,最大,長頸高足,翼翎 美麗,不能飛。足若牛蹄,善奔走,馬不能及。卵可作杯 器。今番舶所市龍卵,即此。物產棉花甚多,亦織為布, 不甚用。專易西洋布及利諾布,或剪馬毛織為服。江 河極大,有泉如脂膏,常出不竭。取燃燈,或塗舟砌牆, 當油漆用。有一種泉水出於石罅,離數十步即變為 石,有土能燃火,平地山岡皆有之。地震極多,一郡一 邑常有沈墊無遺,或平地突起山阜,或移山別地,皆 地震所為。不敢為大宮室,上蓋薄板,以備震壓。其俗 無文字書籍,結繩為識,或以五色狀物形以當字,即 史書亦然。算數用小石子,亦精敏。其文飾以珍寶嵌 面,以金為環,穿唇鼻臂腿,或繫金鈴,復飾重寶,夜中 光照一室。其國都達萬餘里,鑿山平谷為坦途,更布 石以便驛使傳命。數里一更,三日夜可達二千里。人 性良善,不傲不飾詐,頗似淳古風。因其地多金銀,任 意可取,故無竊盜貪吝,但陋俗最多,自歐邏巴天主 教士人往彼勸化,教經典書文與談道德理義。往時 惡俗,如殺人、祭魔、驅人殉葬等事,俱不復然。為善反 力於諸國有捐軀不辭者。其間有極醜惡地,土產極 薄。人拾蟲蟻為糧,以網四角,掛樹而臥。因地氣最濕, 又有毒蛇,人犯必死,不敢下臥,恐寐時觸之。土音各種不同,有一正音可通萬里之外。近一大國,名「亞老 哥」,人強毅果敢,善用弓矢及鐵杵,不立文字,一切政 教號令,皆口傳說,辯論極精,聞者最易感動。凡出兵 時,大將戒諭兵士,不過數言,無不感激流涕,願效死 者。他談論皆如此。

《伯西爾》
编辑

南亞墨利加東有大國,名伯西爾。天氣融和,人壽長, 無疾病,他方病不能療者,至此即瘳。地甚肥饒,江河 為天下最大,有大山界。白露者甚高,飛鳥莫能過。產 白糖最多。嘉木種種不一,蘇木更多,亦稱蘇木國。一 獸名獺,面甚猛,爪如人指,鬃如馬腹,垂著地不能行, 盡一月不踰百步。喜食樹葉,緣樹取之,亦須兩日,下 樹亦然。無法可使速。有獸前半類狸,後半類狐,人足 梟耳。腹下有房,可張可合,恆納其子於中,欲乳方出。 其地之虎餓時,百夫莫當值飽。一人制之有餘,即犬 亦可斃之。國人善射,前矢中的,後矢即破前筈連發 數矢,相接如貫,無一失者。俗多裸體,獨婦人以髮蔽 前後。幼時鑿頤及下唇作孔,以貓睛、夜光諸寶石嵌 入為美。婦人生子即起,作務如常。其夫坐蓐數十日, 服攝調養,親戚俱來問候。餽遺弓矢食物,通國皆然。 地不產米麥,不釀酒。用草根曬乾磨麪作餅以當飯。 凡物皆公用,不自私。土人能居水中一二時刻,張目 明視,亦有浮水最捷者。恆追執大魚名「都白狼」而騎 之,以鐵鉤鉤魚目,曳之東西走轉捕他魚。素無君長 書籍,亦無衣冠,散居聚落,喜啖人肉。近歐邏巴,士人 傳天主教,到彼今已稍稍歸化,頗成人理。其南有銀 河,水味甘羙,湧溢平地,水退布地,皆銀沙銀粒,河身 最大,入海處闊數百里,海中五百里一派尚為銀泉, 不入鹵味。其北有大河,名阿勒戀,亦名馬良溫,河身 曲折三萬里,未得其源,兩河俱為天下第一。

《智加》
编辑

南亞墨利加之南為「智加」,即長人國。地方頗冷,人長 一丈許,遍體皆毛。昔時人更長大,曾掘地得人齒,闊 三指,長四指餘,則全身可知。其人好持弓矢,矢長六 尺,每握一矢,插入口中至沒羽,以示勇。男女以五色 畫面為文飾。

《金加西蠟》
编辑

南亞墨利加之北,曰金加西蠟。其地出金銀,天下稱 首。礦有四坑,深者二百丈,土人以牛皮造軟梯下之, 役者常三萬人。所得金銀,國王什取其一,七日約得 課銀三萬兩。其山麓有城名「銀城」,百物俱貴,獨銀至 賤。貿易用銀錢五等,大者八錢,小至五分;金錢四等, 大者十兩,小者一兩。歐邏巴自通道以來,歲歲交易, 所獲金銀甚多,故西土之金銀漸賤。其南北地相連 處,名「宇加單」,近赤道北十八度之下。南北亞墨利加, 從此而通,東西二大海,從此而隔,周圍五千餘里,天 主教未至其國,預知敬十字聖架。國俗以文身為飾。

《北亞墨利加 墨是可》
编辑

北亞墨利加國,土多富饒,鳥獸魚鱉極眾,畜類更繁。 富家牧羊嘗至五六萬,有屠牛萬餘,僅取皮革,餘悉 棄不用。百年前無馬,今得西國馬種,野中生馬甚眾, 最良有雞,大於鵝,羽毛華彩,味最佳,吻上有鼻,可伸 縮如象,縮僅寸餘,伸可五寸許。諸國未通時,地少五 穀,今亦漸饒,斗種可收十石,產良藥甚多。其南總名 「新以西把尼亞」,內有大國墨是,可屬國三十。境內兩 大湖,甘鹹各一,俱不通海。鹹者,水消長若海潮,土人 取以熬鹽;甘者中多鱗介。湖四面環山,山多積雪,人 煙輻輳,集於山下。舊都城容三十萬家,大率富饒安 樂,每用兵與他國相爭,鄰國助兵十餘萬,守都城恆 用三十萬,但囿於封域。聞人言他方有大國土,輒笑 而不信。今所建都城,周四十八里,不在地面,直從大 湖中創起堅木為樁,密植湖中,上加板以承城郭宮 室。其堅木名則「獨鹿」,入水,千年不朽。城內街衢室屋, 皆宏敞精絕。國王寶藏極多,所重金銀鳥羽。工人輯 鳥毛為畫,光彩生動。國內初不知文字,今能讀書,肆 中有鬻書,其業大抵務農工,以尊貴為長人,面目羙 秀,彼自言有四絕:一馬,二屋,三街衢,四相貌。昔年土 俗事魔,殺人以祭,或遭災亂,每歲輒加祭法以綠石 為山,寘人背於上,持石刀剖取人心以擲魔,而肢體 則分食之。所殺人皆取於鄰國,故頻年戰𩰚不休。今 歐邏巴傳教,士人感以天主愛人之心,知事魔謬,不 復祭魔食人。中有一大山,山谷野人最勇猛,一可當 百,善走如飛,馬不能及。又善射,人發一矢,彼發三矢, 百發百中。亦喜啖人肉,鑿人腦骨以為飾,今漸習於 善。最喜得衣,如商客與衣一襲,則一歲盡力為之防 守。迤北有墨古亞,剛不過千里,地極豐饒,人強力多 壽,生一種嘉穀,一歲可三熟,牛、羊、駱駝、糖、蜜、絲布尤 多。更北有古里亞加納,地苦貧,人皆露臥,漁獵為生。 有寡斯大人,性良善,亦以漁為業。其地有山,出二泉, 稠膩如脂膏,一紅一墨色。

===
《花地 新拂郎察 瓦革了 農地》
===北亞墨利加,西南有花。地富饒,好戰不休。不尚文事。

男女皆裸體,僅以木葉或獸皮蔽前後間,飾以金銀 瓔珞。人皆牧鹿若牧羊然,亦飲其乳。有新拂郎察,因 西土「拂郎察」人所通,故名。地曠野,多險峻,稍生五穀, 土瘠民貧,亦嗜人肉。有瓦革了本,魚名,因海中產此 魚甚多,商販往他國恆數千艘,故以魚名其地。土瘠 人愚,純沙,不生五穀。土人造魚腊時,取魚頭數萬,密 布沙中,每頭種穀二三粒後魚腐。地肥,穀生暢茂,收 穫倍於常土。有農地,多崇山茂林,屢出異獸。人強力 果,敢搏獸。取皮為裘,亦為屋緣,飾以金銀為環,鉗項 穿耳。近海一大河,闊五百里,窮四千里,不得其源,如 中國黃河。

《雞未臘 新亞泥俺 加里伏爾泥亞》
编辑

「北亞墨利加,西為雞未臘,為新亞泥俺,為加里伏爾 尼亞。」地勢相連,國俗略同,男婦皆衣羽毛及虎豹熊 羆等裘,間以金銀飾之。其地多大山一最大者高六 七十里,廣八百里,長三四千里。山下終歲極熱,山半 溫和,山巔極冷,頻年多雪,盛時深六七尺,雪消一望, 平濤數百里。山出泉極大,匯為大江,數處皆廣數百 里,樹木茂盛,參天蔽日。松木腐爛者,蜂就作房,蜜瑩 白味美。採蜜者預次水邊,俟蜂來隨之去,獲蜜甚多。 獨少鹽,得之如寶,相傳餂之不忍食。獅象虎豹等獸 成群,皮甚賤。雉大者重十五六斤。多雷電,樹木恆被 震壞。有小鳥如雀,於枯樹啄小孔千數,每孔藏一粟, 為冬月之儲。

《西北諸蠻方》
编辑

北亞墨利加地,愈北人愈野。無城郭君長文字,數家 成一聚落,四周以木柵為城。其俗好飲酒,日以仇殺 為事,即平居亦以𩰚為戲,以牛羊相賭。凡壯男出戰, 一家老弱婦女咸持齋祈勝。「戰勝,家人迎賀。斷敵人 頭築牆。若再戰,臨行,其老人指牆上髑髏相勸勉,其 女人則斫其指骨,連為身首之飾。人肉三分之一,祭 所事魔神,一賞戰功,一給持齋助禱者。若獲大仇,削 其骨二寸許,鑿頤作孔,以骨栽入,露寸許於外,用表 其功。頤有樹三骨者,人咸敬畏。戰時家中寶物皆攜 去,誓不反顧,以期必勝。」其尚勇好殺如此。蓋由地本 冨饒,人家星列,無君長官府,以理法斷其曲直,故小 小爭競,便相攻殺。此地人多力,女人亦然。每遷徙,什 物、器皿、糧糗,子女共作一駝,負之而行。上下峻山,如 履平地。坐則以右足為席,男女皆飾髮為事,首飾甚 多,亦帶螺貝等物。男女皆垂耳環,若傷觸其耳及環 為大辱,必反報之。居屋卑隘,門戶低,皆以備敵。昔年 信魔,持齋極虔,齋時絕不言語,日僅食菽一握,飲水 一杯。凡將與人攻戰,或將漁獵耕穫,或將喜樂宴飲, 或忽遇仇家者,輒持齋,各有日數。耕者祀兔鹿,求不 傷稼;獵者祭大鹿角,以求多獲。鹿角大者,長五六尺, 徑五六寸,有大鷙鳥,所謂「鳥王」,巫藏其乾腊一具,亦 以為神,獵者祭之,巫覡甚多。凡祈晴雨,於眾石中尋 取一石,彷彿似物形者,以為神而祭之,一日不驗,即 棄去,別求一石,偶值晴雨,輒歸功焉。近歐邏巴行教 士人,勸令敬事造物真主,戒勿相殺,勿食人,遂翕然 一變。又強毅有恆心,既改永不犯俗。冨足好施,每作 熟食置門首,任往來者取之。

《亞墨利加諸島》
编辑

兩亞、墨利加之島,不可勝數。大者為小。以西把尼亞 為古巴、為牙賣加等。氣候多熱,草木花實,終歲不斷。 產一異草,食之殺人,去其汁則甚美,亦可為糧。有毒 木,人過其影即死,手持枝葉亦死,覺中其毒,亟沉水 中可免。有鳥夜張其翼,則發大光,可自照。野豬猛獸, 縱橫原野。土人善走,疾如奔馬。又能負重足,力竭後, 以針刺股,出黑血少許,則疾走如初。取黃金一歲,限 定幾日。又有一島,女人善射,甚勇猛,生數歲即割右 乳以便弓矢。昔商舶行近此島,遇女子盪小舟來,射 殺商舶二人,去如飛,不可追逐。更有一島,土人言其 泉水甚異,於日未出時往取其水洗面百遍,老容可 復少。又有一島,墨瓦蘭嘗過此,不見人物,謂曰「無福 島。」一珊瑚島,以多生珊瑚樹,故名。有新為匿島,甚大, 似利未亞之為匿,故亦以為名。

《墨瓦蠟泥加》亦名瑪熱
编辑

天下第五大州,曰墨瓦蠟泥加。先閣龍諸人已覓得 兩亞墨利加,西土以西把尼亞國王復念地為圜體, 徂西自可達東向至亞墨利加,海道遂阻,必有西行 入海處。於是選海舶舟師,裹餱糧甲兵,命一強力之 臣墨瓦蘭者往訪。墨瓦蘭承命沿亞墨利加東偏,紆 迴數萬里,展轉經年,人情厭斁,輒思返國。墨瓦蘭懼 無以復命,拔劍下令曰:「有言歸國者斬!」舟人震慴,賈 勇而前。忽得海峽,亙千餘里,海南大地,又恍一乾坤。 墨瓦蘭率眾巡行,祇見平原漭蕩,杳無涯際。入夜,燐 火星流,瀰漫山谷,因命為火地。他方或以鸚鵡名州 者,以其所產鸚鵡,亦此大地之一隅,謂墨瓦蘭開此 區,遂以其名命曰《墨瓦蠟泥加》。墨瓦蘭。既踰此峽,入太平大海,自西復東,直抵亞細亞馬路古界,度小西 洋,越利未亞大浪山而北折遵海還報本國遍遶大 地一週,四過赤道,下歷地三十萬餘里,從古航海,未 有若斯者。名其舟為「勝舶」,言戰勝風濤之險,奏巡方 偉功。其人物、風俗、山川、畜產、鳥獸蟲魚,俱無傳說,即 南極度數、道里遠幾何,皆推步未周,不漫述以俟,後 或有詳之者。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