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第006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六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

 第六卷目錄

 泥部彙考

  書經禹貢

  詩緯含神霧

  明李時珍本草綱目白蟻泥主治 蚯蚓泥釋名 氣味 主治 螺螄

  泥主治 白鱓泥主治 豬槽上垢泥主治 犬尿泥主治 驢尿泥主治 尿坑泥主治

  糞坑底泥主治 簷溜下泥主治 田中泥主治 井底泥主治 烏爹泥釋名 集解 氣

  味 主治 附方

 泥部藝文一

  泥賦并序      唐鄭惟忠

 泥部藝文二

  鄭白渠歌        漢無名氏

  井泥四十韻       唐李商隱

  四禽言竹雞     宋梅堯臣

  罱泥行          明童冀

 泥部紀事

 泥部雜錄

 泥部外編

坤輿典第六卷

泥部彙考编辑

《書經》
编辑

《禹貢》
编辑

《揚州》,「厥土惟塗泥。」

《塗泥》,水泉濕也。下地多水,其土淖。大全新安陳氏曰:「塗泥最下,故揚田下。」

《荊州》「厥土惟塗泥。」

《詩緯》
编辑

《含神霧》
编辑

《大齊》之地,處孟春之位,海岱之間,土地污泥,流之所 歸,利之所聚。

明李時珍本草綱目编辑

《白蟻泥主治》
编辑

李時珍曰:「惡瘡腫毒,用松木上者,同黃丹各炒黑研, 和香油塗之,取愈乃止。」

蚯蚓泥釋名编辑

蚓,螻,六一《泥》。

《氣味》
编辑

甘酸寒,無毒。

《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赤白久熱痢。取一升,炒煙盡,沃汁半升,濾 淨飲之。」

李日華曰:「小兒陰囊忽虛熱腫痛,以生甘草汁入輕 粉末調塗之,以鹽研傅瘡,去熱毒及蛇犬傷。」

《蘇恭》曰:「傅狂犬傷出犬毛。神效。」

《螺螄泥主治》
编辑

李時珍曰:「性涼,主反胃吐食。取螺螄一斗,水浸取泥, 曬乾。每服一錢,火酒調下。」

《白鱓泥主治》
编辑

李時《珍》曰:「火帶瘡,水洗取泥,炒研,香油調傅。」

《豬槽上垢泥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難產,取一合,和麪半升,烏豆二十顆,煮汁 服。」

李時珍曰:「火焰丹毒,赤黑色。取槽下泥傅之,乾又上。」

《犬尿泥主治》
编辑

李時珍曰:「妊娠傷寒,令子不落,塗腹上,乾即易。」

《驢尿泥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蜘蛛咬傅之。」

《尿坑泥主治》
编辑

李時珍曰:「主蜂蝎諸蟲咬,取塗之。」

《糞坑底泥主治》
编辑

李時珍曰:「發背諸惡瘡,陰乾為末,新水調傅,其痛立 止。」

《簷溜下泥主治》
编辑

李時珍曰:「豬咬蜂螫、蟻叮蛇傷毒,並取塗之。又和羊 脂,塗腫毒丹毒。」

《田中泥主治》
编辑

李時珍曰:「馬蝗入人耳,取一盆枕耳邊,聞氣自出。人 誤吞馬蝗入腹者,酒和一二升服,當利出。」

《井底泥主治》
编辑

《證類》曰:「塗湯火瘡。」時珍曰:「療妊娠熱病,取傅心下及 丹田,可護胎氣。」

===
《烏爹泥釋名》
===烏疊泥、孩兒茶

李時珍曰:「烏爹」或作「烏丁」,皆番語,無正字。

《集解》
编辑

李時珍曰:「烏爹泥出南番、瓜哇、暹羅諸國,今雲南、老 撾、暮雲場地方造之,云是細茶末,入竹筒中,緊塞兩 頭,埋污泥溝中,日久取出,搗汁熬製而成。其塊小而 潤澤者為上,塊大而枯焦者次之。」

《氣味》
编辑

苦濇平無毒。

《主治》
编辑

李時珍曰:「清上膈熱,化痰生津,塗金瘡一切諸瘡,生 肌定痛,止血收濕。」

附方编辑

斷截熱瘧:《邵氏青囊方》:用五月五日午時取蚯蚓糞, 以麪和丸梧子大,硃砂為衣。每服三丸,無根水下。忌 生冷,即止,皆效。或加菖蒲末、獨頭蒜同丸。傷寒譫語, 蚯蚓屎涼水調服。簡便方

小便不通:蚯蚓糞、朴硝等分,水和傅臍下,即通。皆效方 小兒吐乳:取田中地龍糞一兩,研末,空心以米湯服 半錢,不過二三服效。聖惠方

小兒卵腫:地龍糞以薄荷汁和塗之。危氏得效方 婦人吹乳:用韭地蚯蚓屎,研細篩過,米醋調厚傅,乾 則換,三次即愈。涼水調亦可。藺氏經驗方

時行腮腫:「柏葉汁調蚯蚓泥」塗之。丹溪方

一切丹毒,水和蚯蚓泥傅之。外臺

腳心腫痛,因久行久立致者,以水和蚯蚓糞厚敷,一 夕即愈。永類鈐方

耳後月蝕:燒蚯蚓糞,豬脂和傅。子母祕錄

聤耳出水成瘡:蚯蚓糞為末,傅之,并吹入。又,齒斷宣 露,蚯蚓泥水和成團,煆赤研末,臘豬脂調傅之,日三。 千金方

咽喉骨鯁,五月五日午時韭畦中,面東勿語,取蚯蚓 泥塗之。每用少許擦喉外,其骨自消,名「六一泥。」 蜈蚣螫傷,蚯蚓泥傅之效。集效方

金創困頓:蚯蚓屎末,水服方寸匕,日三服,又解射罔 毒。蚯蚓屎,末,水服方寸匕。千金方

吐血不止:石榴根下地龍糞,研末,新汲水服三錢。聖惠方 反胃轉食:「地龍糞一兩,木香三錢,大黃七錢,為末。每 服五錢,無根水調服。」忌煎煿酒醋椒薑熱物一二服, 其效如神。經驗方

燕窩瘡「韭地蛐蟺屎米泔水和鍛過。入百草霜等分。 研末。香油調塗之。」摘元方

小兒頭熱鼻塞不通,濕地龍糞捻餅貼囟上,日數易 之。聖惠方

足。爛瘡韭地蚯蚓泥乾研,入輕粉清油調傅。便民圖纂 又,外腎生瘡,蚯蚓屎二分,綠豆粉一分,水研塗之,乾 又上之。便民圖纂

丁腫糞下土,蟬蛻、全蝎等分,搗作錢大餅,香油煎滾 溫服,以渣傅瘡四圍,丁自出也。聖濟總錄

蝎《蠆螫叮》蝎有雌雄,雄者痛在一處,以井底泥封之, 乾則易,雌者痛牽諸處,以瓦溝下泥封之。若無雨,以 新汲水從屋上淋下取泥。肘後方

頭風熱痛:井底泥和大黃、朴硝末傅之。千金方 胎衣不下:「井底泥一雞子大,井花水服,即下。」集元方 臥忽不寤,勿以火照,但痛囓其踵及足拇指甲際,而 多唾其面,以井底泥塗其目,令人垂頭入井中,呼其 姓名,便甦也。肘後方

小兒熱癤:井底泥傅其四圍。談野翁方

蜈蚣螫人,井底泥,頻傅之。千金方

鼻淵流水,孩兒茶末吹之良。本草權度

又,牙疳口瘡,孩兒茶、朋砂等分為末擦之。

治走馬牙疳用「孩兒茶、雄黃、貝母等分為末。米泔漱 淨擦之。」積德堂方

又,下疳陰瘡,外科用孩兒茶末,米泔洗淨傅之,神效。 或加胡黃連等分。

孩兒茶一錢,真珠一分,片腦半分,為末傅之。纂奇方 用孩兒茶一錢,輕粉一分,片腦一分,為末搽之。唐氏方 痔瘡腫痛:孩兒茶、麝香為末,唾津調傅。孫氏集效方 脫肛氣熱:孩兒茶二分,熊膽五分,片腦一分,為末。人 乳擦肛上,熱汁下而肛收也。亦治痔瘡。董炳方

泥部藝文一编辑

《泥賦》
并序      唐鄭惟忠
编辑

語曰:等級懸隔,有似雲泥。然雲高則高矣,如其不義,猶為夫子所輕,故曰「於我如浮雲。」 泥卑則卑矣,苟不可棄,且見莊生所重,故曰「曳尾於塗中。」 吾少也嘗覽左太沖詩曰:「賤者雖自賤,重之若千鈞。」 感斯言之有徵,故為《泥賦》。

「嘉鴻爐之造化,物無象而不甄。惟茲泥之為質,諒稟 之於自然。」雖體淵性柔,而名卑質賤。不同塵以苟出必感澤而斯見。信厚地之所生,匪膏雨而不變。同賢 良之韞櫝,候聖明而方薦。若乃花水行落,莢雨將餘, 交渠蓄潦,曲浦含污。望之疑實,即之也虛。動而為有, 靜而為無。苟具形之所蹠,必觸類而圖諸。託龜文而 成印,寫鳥跡以為書。蹤發追風之馬,轍閉流水之車。 於是陶鈞賦象,刻削成器,固應用之無方,任良工之 所肆。順規矩而畫一,循制度而無二。裁無不成,擬無 不類。以土為質,以水為位。位去質沉,復歸於地。彼木 偶之漂泊,萍流之自恣,推移兮莫識其始終,泛濫兮 莫知其所至。若乃蘊凋草於閑館,含「芳樹於禁闈。不 緇白玉之彩,徒混明珠之輝。帶晴牛而暫落,逐春燕 而還飛。何玆物之無識,亦應命以知機。本乎形而入 用,乃委質以合所。塗城則疏勒解圍,封關則崤函致 阻。及其見棄,形晦跡淪。無勞切玉之劍,自落成風之 斤。體伊泥」之應變,時可同乎人志。類明鏡之受物,若 洪鐘之虛己。既懸絕於白雲,徒隱淪於綠水。伊吾人 之菲賤,竊亦有感於斯矣。

泥部藝文二编辑

《鄭白渠歌》
漢·無名氏
编辑

大始二年,趙中大夫白公復奏穿渠引涇水,首起谷口,尾入櫟陽,注渭中,袤二百里,溉田四千五百餘頃,因名曰「白渠。」 民得其饒,歌之曰:

田於何所?「池陽谷口。鄭國在前,白渠起後。舉臿如雲, 決渠為雨。涇水一石,其泥數斗。且溉且糞,長我禾黍。」 如淳曰水渟淤泥可以當糞「衣食京師」,億萬之口。

《井泥四十韻》
唐·李商隱
编辑

「皇都依仁里,西北有高齋。昨日主人氏,治井堂西陲。 工人三五輩,輦出土與泥。到水不數尺,積共庭樹齊。 他日井甃畢,用土益作堤。曲隨林掩映,繚以池周迴。 下去冥寞穴,上承雨露滋。寄辭別地脈,因言謝泉扉。 升騰不自意,疇昔忽已乖。」伊余掉行鞅,行行來自西。 一日下馬到,此時芳草萋。四面多好樹,旦暮雲霞姿。 晚落花滿地,幽鳥鳴何枝。蘿幄既已薦,山樽亦可開。 待得孤月上,如與佳人來。因茲感物理,惻愴平生懷。 茫茫此群品,不定輪與蹄。喜得舜可禪,不以瞽瞍疑。 禹竟代舜立,其父吁咈哉!嬴氏併六合,所來因不韋。 漢祖把《左契》,自言一布衣。當塗佩國璽,本乃黃門攜, 長戟亂中原,何妨起戎氐。不獨帝王「耳,臣下亦如斯。」 伊尹佐興王,不借漢父資。磻溪老釣叟,坐為周之師。 屠狗與販繒,突起定傾危。長沙啟封土,豈是出程姬。 帝問主人翁,有自賣珠兒。武昌昔男子,老苦為人妻。 蜀王有遺魄,今在林中啼。《淮南》雞舐藥,翻向雲中飛。 《大鈞》運群有,難以一理推。顧於冥冥內,為問秉者誰。 我恐更萬世,此事愈云為。猛虎與雙翅,更以角副之。 鳳凰不五色,聯翼上雞棲。我欲秉鈞者,朅來與我偕。 浮雲不相顧,寥泬誰為梯。悒怏夜將半,但歌井中泥。

《四禽言》竹雞
宋·梅堯臣
编辑

泥滑滑,苦竹岡。雨蕭蕭,馬上郎。馬蹄凌競雨又急,此 鳥為君應斷腸。

《罱泥行》
明·童冀
编辑

「朝罱泥,暮罱泥,河水澆田河岸低。吳中有田多滷斥, 河水高於田數尺。雨淋浪拍岸善崩,歲歲罱泥增岸 塍。載泥船小水易入,船頭踏人船尾立。吳兒使竹勝 使篙,竹筐漉泥如濁醪。水流泥滑似沃焦,岸上浮土 何如高。」此身便作「淘河鳥,河水終多泥漸少。君不聞, 越上之田高於城,連車引水千尺坑。車聲軋軋夜徹」 明,田間濁水無時盈。吳田苦澇越苦旱,越水常慳吳 水滿。嗟乎,世間至平惟水猶不平,請君不用《觀世情》,

泥部紀事编辑

《漢書溝洫志》:「禹堙洪水,泥行乘毳。」孟康曰:毳,形如 箕,擿行泥上,讀如「本」字。

《拾遺記》:「禹導川夷岳,而元龜負青泥於後。元龜,河精 之使者也。龜頷下有印文,皆古篆字,作九州山川之 字。禹所穿鑿處,以青泥封記其所使,元龜印其上。」 《左傳成公十六年》:「晉楚鄢陵之戰,有淖於前,乃皆左 右相違於淖。步毅御晉厲公,欒鍼為右;彭名御楚共 王,潘黨為右;石首御鄭成公,唐苟為右。欒范以其族 夾」公行,陷於淖。欒書將載晉,矦鍼曰:「《書》退,國有大任, 焉得專之?且侵官,冒也;失官,慢也;離局,姦也。有三罪 焉,不可犯也。」乃掀公以出於淖。

《東觀漢記》:「鄧訓將黎陽營兵屯漁陽,遷護烏丸校尉。 黎陽官故吏皆戀慕,知訓好以青泥封書,從黎陽步 推鹿車,載青泥至上谷遺訓。」其得人心如此。

《後漢書董卓傳》:「時王允與呂布及僕射士孫瑞謀誅 卓。三年四月,帝疾新愈,大會未央殿。卓朝服升車,既 而馬驚墮泥,還入更衣。其少妻止之,卓不從,遂行漢舊儀,天子六璽,皆以武都紫泥封之。」

《神仙傳》:「王烈嘗獨之太行山中,忽聞山東崩地殷殷 如雷聲,烈往視之,乃見山破石裂數百丈,兩畔皆是 青石,石中有一穴,口徑闊尺許,中有青泥,流出如髓。 烈取泥試丸之,須臾成石,如投熱蠟之狀,隨手堅凝, 氣如粳米飯,嚼之亦然。烈合數丸如桃大,攜歸,乃與 嵇叔夜曰:『吾得異物』。叔夜甚喜,取而視之,已成青石」, 擊之《璫璫》如銅聲。叔夜即與烈往視之,斷山已復如 故。

《隋唐嘉話》:煬帝善屬文,而不欲人出其右,司隸薛道 衡由是得罪,後因事誅之,曰:「『更能作空梁落燕泥』否?」 《唐書張說傳》:始武后末年為潑寒胡戲,中宗嘗乘樓 縱觀。至是因四夷來朝,復為之說上書曰:「韓宣適魯, 見《周禮》而嘆孔子會齊,數倡優之罪。列國如此,況天 朝乎?今四夷請和,使者入謁,當接以禮樂,示以兵威。」 雖曰「戎夷,不可輕也。」焉知無駒支之辯,由余之賢哉! 且乞寒潑胡,未聞典故,裸體跳足,汨泥揮水,盛德何 觀焉?恐非干羽柔遠,樽俎折衡之道。納之。

《廣異記》:則天時,西國獻青泥珠。胡人云:「西國有青泥 泊,多珍寶,苦泥深不可得,若以此珠投泊中,泥悉成 水,其寶可得。」

談藪王元寶,巨富,用紅泥泥壁。

《清異錄》:穆宗喜華麗,所建殿閣以紙膏膠水調粉飾 牆,名「雪花泥。」

秣陵孟娘山,土正白色,曰「白墡土。」周護始調,塗其四 堵,因呼「隱士泥。」

《五代史補》:富家子杜四郎號杜荀,鴨比杜荀鶴,有詩 即題壁,親賓或圬墁之,即云:「三十年來塵拂面,如今 始得一杴泥。」

《無錫縣志》:有擔夫見一老翁,就地拔一莖與之曰:「是 可愈瘧。」又曰:「汝識道院辛天君像否?」因取一丸泥授 曰:「但爇少許,則天君降矣。」自是療病多效。

《續夷堅志》:宣政間,方士能化泥為金,名「金寶牌。」長三 寸,闊二寸半,文曰「永鎮福地。」代州天慶、壽寧二處有 之。天慶者,今尚在,承平時,人傳玩,顯是泥所成,指文 宛然。

《白獺髓》:秦檜師垣故第,即今之德壽宮,西有望仙橋, 東有升仙橋。後紹興末年,師垣薨,適值天府開浚運 河,人夫取泥,盡堆積府牆及門,有無名人題詩於門 曰:「格天閣在人何在,偃月堂深恨已深。不向洛陽圖 白髮,卻於郿塢貯黃金。笑談便欲興羅織,咫尺那知 有照臨。寂寞九原今已矣,空餘泥濘積牆陰。」

《太倉州志》:「金瓚,西城人。鄉較老師行田間,見一婦人 來,岸仄,瓚亟趨泥淖中,襪盡污。」

《可齋筆記》:「成化元年五月,京師大風,皇牆以西有聲 如雨雹,視之皆黃泥丸子,堅細如櫻桃大,破之中有 硫黃氣。」

《畿輔通志》:「廣平府西四十里,有地名洞兒頭,其地徑 回五里,不生草木,相傳竇王行兵地道。嘉靖中,大司 空胡瓚築室鑿池,得巨銅盆,覆一券門可並行數馬, 列炬而入,火輒為濕氣撲滅,泥淖沒脛,懼不敢進,泥 中拾得銅軍器半枚,仍以盆覆填之。天啟中,趙氏築 舍,掘一門,與此相同。又城中井近水有鐵窗者凡十」 餘,或曰「洞中洩氣處。」

《帝京景物略》:「三月小兒以錢泥夾穿而乾之,剔錢泥 片,片錢狀字幕備具曰泥錢。畫為方城兒,置一泥錢 城中曰卯兒,拈一泥錢遠擲之,曰撇。出城則負,中則 勝,不中而指扠相及亦勝,指不及而猶城中,則撇者 為卯,其勝負也。以泥錢別有挑用葦綳用指者,與撇 略同,有撇用泥丸者,與錢略同,而其畫城廓遠。」 《宜興縣志》:姚生不知何許人,常游張公洞,秉燧而入, 遇二道士對奕,生意得食,道人指青泥數塊啖之,咀 嚼芳馨。道士曰:「可去矣,勿語人世。」生拜謝,懷其所餘 出遇賈胡,驚曰:「此龍食也。」泥出洞,已如石矣。

泥部雜錄编辑

《易經需卦》九三:「需于泥,致寇至。」《正義》「泥」者,水傍之 地,泥溺之處,逼近於難。

《井卦》:《井》初六:「井泥不食,舊井無禽。」本義初六以陰 居下,故為此象。蓋不泉而泥,則人所不食,而群鳥亦 莫之顧也。

《詩經·𨚍風·式微》:「微君之躬,胡為乎泥中?」言有陷溺 之難,而不見拯救也。

《周禮冬官》輪人,「參分其輻之長,而殺其一,則雖有深泥,亦弗之溓也。」「溓」,讀為「黏」,謂泥黏石著輻。

《大戴禮》:「白沙在泥,與之俱黑。」

《莊子》:埳井蛙謂東海之鱉曰:「吾赴水則接腋持頤,蹶 泥則沒足滅跱。」

《楚辭》:「世人皆濁,何不淈其泥而揚其波。」

《淮南子》:「琬琰之玉,在污泥之中,雖廉者不釋也。」 《聱隅子》:「渙泥不可以膠物。」

《帝王世紀》:「周穆王征犬戎,得鍊剛赤刀,用之割玉如 割泥焉。」

《東觀漢記》:「漢出征及使絕國,皆受金泥之璽。」封即浮 圻國蘭金泥也,以封函匣,鬼魅不敢干。

隗囂將王元說囂《背漢》曰:「請以一丸泥為大王東封 函谷關,此萬世一時也。」

《釋名》帛屐,以帛為之,如屩者,不曰帛屩,屩不可以踐 泥者也。此可以步泥而浣之,故謂屐也。

《隴右記》:「武都紫水有泥,其色亦紫而粘,貢之用封璽 書,故詔誥有紫泥之封。」

《雜五行書》,「二月上壬,取土泥屋四角蠶吉。」

《廣州記》:「鬱林郡山東南有池,有石牛在池下,民常祀 之。歲旱,百姓殺牛祀之,以牛血和泥,泥石牛背。祀畢, 天雨洪注,洗背,泥盡而後晴。」

《後魏書》:高祖初定氏族,欲以穆弼為國子助教。弼辭, 高祖曰:「朕欲敦勵胄子,故屈卿光之。白玉投泥,豈能 相汙?」

《聞見後錄》:舊說武都紫泥用封璽,故詔有紫泥之名。 今階州,故武都也,山水皆赤為泥,正紫色,然泥安能 作封?當是用為印色耳。又說武都為武王來地,文、成、 康三州亦三王來地也,皆因以得名,雖無經見,其傳 亦古矣。

《戲瑕拾遺記》:「禹導川夷岳,而元龜負青泥於後。元龜, 河精之使者也。龜頷下有印文,皆古篆字,作九州山 川之字。禹所穿鑿處,以青泥封記,其所使元龜印其 上。」蓋青泥於漢武蘭金紫泥同類耳。梁簡文與蕭臨 川書,必遲青泥之封,故今人直以青泥為墨矣。 居家宜忌除日,以合家頭髮燒灰,同腳底泥包,投井 中,卻五瘟疫鬼。

《海涵萬象錄》:「予幼時,戲將豬尿胞盛半胞水,置一大 乾泥丸於內,用氣吹滿胞畢,見水在胞底,泥丸在中, 其氣運動如雲,是即天地之形狀也。此太虛之外,必 有固氣者。」

《蘇譚》:「析城山居人,深潭取水,往往汲出泥毬,大如斗, 堅如石。用力破之,中藏一鳥黃鸝也。何以能蟄?毬中 何以水不能入?」

《丹房須知》:「藥泥十四日,黃土、蚌粉、石灰、赤石脂、食鹽 六味各一兩,為末,水調用之,名六一泥。」

《安陸府志》:「青泥池,乃梅福煉丹時丹竈火灰積於池 面,故泥皆青色,水深二三寸,雖大旱不竭也。後因土 人去其清泥,濬之使深,池遂不復貯水。」

泥部外編编辑

《拾遺記》:「方丈山有池方百里,水淺可涉,泥色若金而 味辛,以泥為器,可作舟矣。百鍊可為金色,青照鬼魅, 猶如石鏡,魑魅不能藏形矣。」

《十洲記》:「麟鳳洲,煮鳳喙及麟角合煎作膏,名之為續 弦膠,或名連金泥。」

《幽明錄》:洛中有一洞穴,有人墜穴中,匍匐行數十里, 覺所踐如塵,而聞秔米香,啗之芬美,即裹以為糧。食 之既盡,復遇如泥者,味似向塵,又齎以去。還問張華, 華云:「如塵者是黃河龍涎,泥是崑山下土。」

《香案牘:章》:「玉子與弟子行,各丸泥為馬乘之,一日行 千里。」

《續文獻通考》:順帝四年,京師晝晦。時荊州分域有鬼 夜叫云:「苦也苦,幾時泥到襄陽府?」及早視之,凡樹木 皆用泥和豬狗血泥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