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第005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五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

 第五卷目錄

 土部彙考

  書經禹貢 洪範

  禮記月令

  周禮地官

  山海經南山經 西山經 北山經 東山經 中山經

  漢書五行志

  淮南子墬形訓

  漢劉熙釋名釋地

  明李時珍本草綱目白堊釋名 集解 修治 氣味 主治 發明

  甘土集解 主治 氣味 赤土氣味 主治 黃土釋名 氣味 主治 發明 鑄鐘黃

  土主治 鑄鏵鉏孔中黃土主治 東壁土氣味 主治 發明 太陽土主治 執日天星

  上土 執日六癸上土 二月上壬日土 清明日戊上土 神后土 天子藉田三推犁下

  土釋名 主治 社稷壇土 春牛土 富家土 亭部中土 道中熱土主治 十字道上

  土主治 車輦土主治 市門土釋名 主治 戶限下土釋名 主治 千步峰集解 主

  治 鞋底下土主治 柱下土主治 床腳下土主治 燒尸場上土主治 塚上土主治

  桑根下土主治 胡燕窠土主治 百舌窠中土主治 土蜂窠釋名 氣味 主治 蜣螂

  轉九釋名 氣味 主治 鬼屎土集解 主治 鼠壤土釋名 主治 鼢鼠壤土集解

  主治 屋內壖下蟲塵土釋名 主治 蟻蛭土釋名 主治 彈丸土主治 伏龍肝釋名

   氣味 主治 土墼釋名 主治 附方

 土部藝文一

  流赭贊          晉郭璞

  土賦          唐呂太一

  前題            韋岫

  五色土賦          崔損

  前題           盧士開

  永州龍興寺息壤記     柳宗元

  黃賦            張階

 土部藝文二

  鑿堽龍骨        元楊維楨

  煮土行         明王鍾靈

 土部紀事

 土部雜錄

 土部外編

坤輿典第五卷

土部彙考编辑

《書經》
编辑

《禹貢》
编辑

《禹敷土》。

孔傳洪水汎濫,禹分布治九州之土。

《冀州》「厥土惟白壤。」

孔傳《無塊》曰「壤。」水去土,復其性,色白而壤。正義曰:《九章》筭術「穿地四,為壤五,壤為息土」,則壤是土和緩之名。蔡傳顏氏曰:「柔土曰壤。」夏氏曰:「《周官大司徒》辨十有二壤之物而知其種,以教稼穡樹藝;以土均之法辨五物九等,制天下之地征。」則夫教民樹藝,與因地制貢,固不可不先於辨土也。然辨土之宜有二,白以辨其色,壤以辨其性也。蓋草人糞壤之法,騂剛用牛,赤緹用羊,墳壤用麋,渴澤用鹿,糞治田疇各因色性而辨其所當用也。曾氏曰。冀州之土。豈皆白壤云然者。土會之法。從其多者論也。

兗州厥土黑墳。

蔡傳墳,土脈。墳起也。如《左氏》所謂「祭之地,地墳」是也。

青州厥土白墳。海濱廣斥。

蔡傳濱,涯也。海涯之地,廣漠而斥鹵。許慎曰:「東方謂之斥,西方謂之鹵。斥鹵,鹹地,可煮為鹽者也。」林氏曰:「此州土有二種,平地之土,色白而性墳;海濱之土,彌望皆斥鹵。」

徐州「厥土赤埴墳。」

蔡傳土黏曰埴。埴,膩也。黏泥如脂之膩也。《周》有摶埴之工,老氏言埏埴以為器,惟土黏膩細密,故可摶、可埏也。

厥貢惟土五色。

蔡傳徐州之土雖赤,而五色之土亦間有之,故制以為貢。《周書》作《雒》曰:「諸侯受命於周,乃建大社於國中。其壝東青土,南赤土,西白土,北驪土,中央舋以黃土。將建諸侯,鑿取其方面之土,苞以黃土,苴以白茅,以為土封。」故曰「受削土於周室。」此貢土五色,意亦為是用也。

《揚州》,「厥土惟塗泥。」

蔡傳《塗泥》,水泉濕也。下地多水,其土淖。

《荊州》「厥土惟塗泥。」

蔡傳荊州之土與揚州同。

《豫州》「厥土惟壤,下土墳壚。」

蔡傳土不言色者,其色雜也;壚,疏也。《顏氏》曰:「元而疏者謂之壚。」其土有高下之不同,故別言之。王氏炎曰:「壤則沃墳,壚則為瘠。」顧氏臨曰:「高地則壤,下地則壚,如青厥土白墳,海濱廣斥是也。」

《梁州》厥土「青黎

正義曰:孔以黎為黑,故云「色青黑。」其地沃壤,言其美也。王肅曰:「青黑色。黎,小疏也。」蔡傳黎,黑也。沃,壤也。臨川吳氏曰:「土不言質,質不一也。」

《雍州》「厥土惟黃壤。」

蔡傳黃者,土之正色。林氏曰:「物得其常性者最貴。雍州之土黃壤,故其田非他州所及。」新安陳氏曰:「土黃壤最貴,故雍田上塗;泥最下,故揚田下下。

庶土交正。」

孔傳交,俱也。眾土俱得其正,謂壤墳壚。《正義》曰:「交錯」,更互,俱之義,故交為俱也。洪水之時,高下皆水,土失本性。今水災既除,眾土俱得其正,謂壤墳、壚,還復其壤墳壚之性也。諸州之土,青黎是色,塗泥是濕,土性之異,惟有壤、墳、壚耳,故舉三者以言也。

《洪範》
编辑

一、五行,五曰土,土爰稼穡,稼穡作甘。

正義曰:甘味生於百榖,榖是土之所生,故甘為土之味也。《月令》中央云「其味甘,其臭香」是也。蔡傳天五生土,孔氏曰:「土質大為五。稼穡以德言也。稼穡獨以德言者,土兼五行,無正位,無成性,而其生之德莫盛於稼穡,故以稼穡言也。」

《禮記》
编辑

《月令》
编辑

中央土,

「《火》休」而盛德在土也。集註土寄王四時,各十八日,共七十二日,除此則木火金水亦各七十二日矣。土於四時,無乎不在,故無定位,無專氣,而寄王於辰戌丑未之末,未月在火金之間,又居一歲之中,故特揭「中央土」一令於此,以成五行之序焉。集說嚴陵方氏曰:「土每時各寄王十八日,以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土之位與其序,適居中央矣。」橫渠張氏曰:「中央土寄王之說,於理未安。五行之氣,分主四時,土固多於四者,然其運行之氣則均同。諸儒見木金水火分主四時,獨不見土之所主,是以有寄王之說。然中央土在季夏之末者,以《易》言之,八卦之」位,坤在西南致養之地,當離兌之間,離兌則金火也,是以在季夏之末。

其日戊己,

集註《戊己十干》之中,集說嚴陵方氏曰:「土每時各寄王十八日,故九十日之間戊己之日各有九也。

其帝,黃帝。」

此「黃精之君,土官之神,自古以來,著德立功者也。」黃帝,軒轅氏也。

其神后土。

集註「土官之臣,顓頊氏之子黎也。」句龍初為后土,後祀以為社。后土官闕,黎雖火官,實兼后土也。大全丘氏曰:「五行獨土神稱后」者,后,君也;位居中,統領四行,故稱君也。案《左傳》云:「句龍為后土,后土為社。」則是句龍一人而配兩祭,非謂轉為社神也。《月令》土既是五行之神,以句龍配之,正與《左傳》文合。康成失之於前,穎達徇之於後,皆非也。

其《蟲倮》,

《正義》曰:「六月土王之時,物轉壯大,露見不隱藏也。」

其音宮,

集註宮音屬土,又為「君」,故配之「中央。」

律中黃鐘之宮:

集註黃鐘本十一月律,諸律皆有宮音,而黃鐘之宮,乃八十四調之首,其聲最尊而大,餘音皆從此起。如土為木火金水之根本,故以配中央之土。土寄王於四時,宮音亦冠於十二律,非如十二月以候氣言也。《正義》曰:「黃鐘之宮,於諸宮為長。季夏土王,其聲最重」,謂土之聲氣應此黃鐘之宮聲,非黃鐘一聲也。賀瑒云:「黃鐘是十一月管,何緣復應此月?正以土義居中,故虛設律於其月,實不用候氣也。」四時之律,皆取氣應。土王之律,獨取聲應者,一者,欲與五行為互,二者為無別候土氣之管故也。土無候氣之管者,以寄王四季之末,故從四時之管,而不別候。惟以四行末十八日為土之氣也,

其數五。

「土生數五,成數十。」但言五者。土以生為本。集註四時皆舉成數,此獨舉生數者,四時之物,無土不成,而土之成數又積「水一、火二、木三、金四」以成十也。四者成則土無不成矣。

其味甘,其臭香。

集註甘香皆屬土。

其祀中霤,祭先心。

集註古者,陶復陶穴,皆開其上以漏光明,故兩霤之後,因名室中為「中霤」,亦土神也。祭先心者,心居中,君之象,又火生土也。大全蔡邕《獨斷》曰:「季夏土氣始盛,其祀中霤,霤神在室。祀中霤,設主於牖下,

天子居大廟大室

集註中央之室也。《正義》曰:「中央室稱大室」者,以中央是土室,土為五行之主,尊之故稱大。

「乘大路」,駕黃騮,載黃旂,衣黃衣,服黃玉,食稷與牛,其 器圜以閎。

「牛」,土畜也。「器圜」者,象土周布於四時。「閎」,謂中寬,象土含物。正義曰:四時用鸞路,此用大路者,以土五行之主,故取尊大之名。牛,土畜者,《易》乾為馬,坤為牛,是牛屬土也。方則有所不足,圜則無所不覆,此器圜,所以象土周布也。

季冬之月,命有司大難旁磔,出土牛,以送寒氣。

集註月建丑,丑為牛,土能制水,故特作土牛,以畢送寒氣也。

《周禮》
编辑

《地官》
编辑

大司徒之職,「以土宜之法辨十有二土之名物,以相 民宅而知其利害,以阜人民,以蕃鳥獸,以毓草木,以 任土事。」

訂義王昭禹曰:「十有二土,既分東西南北之異方,則陰陽之氣不能無有餘不足之偏勝,其形有高下肥瘠之殊,其性有美惡之別,則土之所宜固不齊矣。因而為之度數焉,以計其土,是謂土宜之法。」王氏曰:「名所以命其土,則丘陵、墳衍、原隰之屬;物所以色其土,則青黎、赤埴、黑墳之屬。」鄭鍔曰:「物生於土,而土性各有所」宜,因土所宜,立為一定之法,則名物皆可得而別土所以居民,然民之宅於此土,則有利害之不同。所居之利,如公劉遷豳,民則庶繁順宣而無永嘆;所居之害,如晉遷新田,民則沈溺重膇而有癘疾。辨其名物,以相其陰陽,知其利,使之安土而勿遷,知其害,使之違害而就利。以之阜人民,則處其地者阜而盛;以之蕃鳥獸,毓草木,則生其地者蕃而茂;以之而任土事,則土地所任者得其當。

辨「十有二壤之物,而知其種,以教稼穡樹藝。」

鄭康成曰:「壤亦土也,以萬物自生則言土;土猶吐也,以人所耕而樹藝則言壤。壤,和緩之貌也。」 鄭鍔曰:「壤所以種藝。然榖之種於此壤,則有宜有不宜。如兗之黑墳、青之白墳,徐之赤埴,揚、荊之塗泥,豫之墳壚、梁之青黎、雍之黃壤,則有宜稻者、宜麥者,宜五種者、宜三種者,不知其所宜,何以教民稼穡?周人辨之以土宜」 之法,既別其名,又別其物,此所以有「土壤」 之殊也。

《山海經》
编辑

《南山經》
编辑

青丘之山,「其陰多青䨼。」

䨼音瓠,黝屬

「侖者之山,其下多青䨼。」

《西山經》
编辑

石脆之山,灌水出焉,北流注于禺水。其中有流赭,以 塗牛馬無病。

赭赤,土馬作角,今人以朱塗牛角,云以辟惡。釋義流赭,水中赤土之流者,塗牛馬無病,是可醫物也,

大次之山,其陽多堊。

堊,音惡。堊似土,色甚白。

《北山經》
编辑

少陽之山,酸水出焉,東流注於汾水,其中多美赭。

《管子》曰:「山上有赭者,其下有鐵。」

天池之山,其中多黃堊。

釋義「黃堊」,疑即「黃丹」之屬,凡土之有色者,皆可以供采色。

《賁》聞之山,其下多黃堊。

景山,其陰多赭。

《孟門》之山,其下多黃堊。

《東山經》
编辑

《嶧皋》之山,其下多白堊。

釋義「白堊」疑今所謂「土粉」之屬。

踇隅之山,其上多赭。踇音敏

《中山經》
编辑

蔥聾之山,其中多大谷,是多白堊,黑青黃堊。

言有雜色堊也。

朝歌之山,谷多美堊。

《美堊》,土之美者。

驕山,其下多青䨼。 宜諸之山,其下多青《䨼。 陸》。之山,其下多堊。 岐山,其下多青䨼; 美山,其下多青䨼; 靈山,其下多青䨼; 衡山多黃堊白堊。

《石山》,「其下多青䨼, 若山多赭。」

仁舉之山,其陰多赭師每之山,其陰多青䨼。 高梁之山,其上多堊。

蛇山,其下多堊。

隅陽之山,其下多青䨼。 賈超之山,其陽多黃堊,其陰多美赭。

楮山多堊。

又「《原之山》,其陽多青䨼, 視山多美堊。」

前山其陰多赭。

《皮山》多堊,多赭。

瑤碧之山,其陰多青䨼。 堇理之山,其陰多丹䨼。 即谷之山,其陰多青䨼。 高前之山,其下有赭。

《嬰山》,其下多青䨼。 大孰之山,其中多白堊。

《鯢山》其下多青䨼。 衡山其上多青䨼。 求山求水,出於其上,潛於其下,中多美赭。

堯山,其陰多黃堊。

《漢書》
编辑

《五行志》
编辑

傳曰:「治宮室,飾臺榭,內淫亂,犯親戚,侮父兄,則稼穡 不成。」說曰:「土,中央生萬物者也。其於王者為內事,宮 室夫婦親屬,亦相生者也。」古者天子諸侯宮廟大小 高卑有制,后夫人媵妾多少進退有度,九族親疏長 幼有序。孔子曰:「禮與其奢也,寧儉。」故禹卑宮室,文王 刑于寡妻,此聖人之所以昭教化也。如此則土得其 性矣。若迺奢淫驕慢,則土失其性,有水旱之災,而草 木百穀不熟,是為稼穡不成。嚴公二十八年冬,大水, 亡麥禾。董仲舒以為夫人哀姜淫亂,逆陰氣,故大水 也。劉向以為,水旱當書,不書水旱而曰「大亡麥禾」者, 土氣不養,稼穡不成者也。是時夫人淫於二叔,內外 亡別,又因凶饑而一年三築臺,故應是而稼穡不成, 飾臺榭內,淫亂之罰云。遂不改寤,四年而死,禍流二 世,奢淫之患也。

《淮南子》
编辑

《墬形訓》
编辑

何謂九州?東南神州曰農土,正南次州曰沃土,西南 戎州曰滔土,正西弇州曰并土,正中冀州曰中土,西 北台州曰肥土,正北濟州曰「成土」,東北薄州曰隱土, 正東陽州曰「申土。」

堅土人剛,弱土人肥,壚土人大,沙土人細,息土人美, 耗土人醜。食水者善游能寒, 食土者無心而慧,食木 者多力而食草者善走而愚,食葉者有絲而蛾,食 肉者勇敢而悍,食氣者神明而壽,食穀者知慧而夭, 不食者不死而神。

漢劉熙釋名编辑

《釋地》
编辑

「土」吐也,吐生萬物也。

徐州貢「土五色,有青、黃、赤、白、黑」也。

土青曰「黎」,似黎草色也。

土黃而細密曰「埴。」埴,膩也。黏泥如脂之膩也。

土赤曰「鼠肝」,似鼠肝色也。

《土白》曰「漂。漂」,輕飛散也。

土黑曰「盧」,盧然解散也。

明李時珍本草綱目编辑

《白堊釋名》
编辑

《別錄》曰:「白善土。」

《衍義》曰:「白土粉」,又「畫粉。」

李時珍曰:土以黃為正色,則白者為惡色,故名堊。後 人諱之,呼為「白善。」

《集解》
编辑

《別錄》曰:「白堊,生邯鄲山谷,采無時。」

陶弘景曰:「即今畫家用者甚多而賤,俗方稀用。」 蘇頌曰:「胡居士云:『始興小桂縣晉陽鄉有白善,而今 處處皆有之,人家往往用以浣衣。《西山經》云:『大次之 山,其陽多堊』』。」《中山經》云:「蔥聾之山,其中有大谷,多白、 黑青黃堊,有五色,入藥惟白者耳。」

寇宗奭曰:「白善土,京師謂之白土粉。切成方塊,賣與 人浣衣。」

李時珍曰:「白土處處有之,用燒白瓷器坏者。」

《修治》
编辑

雷斆曰:「凡使,勿用色青、井底白者,搗篩末,以鹽湯飛 過,曬乾用,則免結澀人腸也。每堊二兩,用鹽一分。」 《大明》曰:「入藥燒用,不入湯飲。」

《氣味》
编辑

苦溫無毒。

《別錄》曰:「辛,無毒。不可久服,傷五臟,令人羸瘦。」

甄權曰:「甘,溫,暖。」

===
《主治》
===《本經》曰:「女子寒熱癥瘕,月閉積聚。」

《別錄》曰:「陰腫痛,漏下無子,洩痢。」

甄權曰:「療女子血結,澀腸止痢。」

《大明》曰:「治鼻洪,吐血,痔瘻,洩精,男子水臟冷,女子子 宮冷。」

寇宗奭曰:「合王瓜等分為末。湯點二錢服,治頭痛。」

《發明》
编辑

李時珍曰:「諸土皆能勝濕補脾,白堊土兼入氣分。」

《甘土集解》
编辑

陳藏器曰:「甘土,出安西及東京龍門。土底澄取之,洗 膩,服如灰。水和塗衣,去油垢。」

《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草藥及諸菌毒,熱湯調末服之。」

《氣味》
编辑

甘溫無毒。

《赤土氣味》
编辑

甘溫。

《主治》
编辑

主湯火傷。研末塗之。

《黃土釋名》
编辑

陳藏器曰:張司空言:「三尺以上曰糞,三尺以下曰土。」 凡用當去上惡物,勿令入客水。

《氣味》
编辑

甘平無毒。

陳藏器曰:「土氣久觸,令人面黃。掘土犯地脈,令人上 氣身腫;掘土犯神殺,令人生腫毒。」

《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洩痢冷熱赤白,腹內熱毒絞結痛,下血。取 乾土水煮三五沸,絞去滓,煖服一二升。又解諸藥毒, 中肉毒,合口椒毒,野菌毒。」

《發明》
编辑

李時珍曰:按劉跂《錢乙傳》云:「元豐中,皇子儀國公病 瘈瘲,國醫未能治。長公主舉乙入,進黃土湯而愈。神 宗召見,問黃土愈疾之狀,乙對曰:『以土勝水,水得其 平,則風自退爾』。上悅,擢太醫丞。」又《夷堅志》云:「吳少師 得疾,數月消瘦,每日飲食入咽,如萬蟲攢攻,且痒且 痛,皆以為勞,瘵迎明醫張銳診之。銳令明旦勿食,遣」 卒詣十里外取行路黃土至,以溫酒二升攪之,投藥 百粒,飲之覺痛,幾不堪。及登溷下馬,蝗千餘,宛轉其 半,已困死。吳亦憊甚,調理三日乃安。因言:「夏月出師 燥渴,飲澗水一杯,似有物入咽,遂得此病。」銳曰:「蟲入 人臟,勢必孳生,飢則聚咂精血,飽則散處臟腑,苟知 殺之而不能掃取,終無益也。是以請」公枵腹以誘之。 蟲久不得土味,又喜酒,故乘飢畢集,一洗而空之。公 大喜,厚賂謝之,以禮送歸。

《鑄鐘黃土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卒心痛,疰忤惡氣,溫酒服一錢。」

《鑄鏵鉏孔中黃土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丈夫陰囊濕痒及陰汗,細末撲之。」

《東壁土氣味》
编辑

甘溫無毒。

《主治》
编辑

《別錄》曰:「下部瘡,脫肛。」

陳藏器曰:「止洩痢、霍亂、煩悶。」

甄權曰:「溫瘧點目去瞖。同蜆殼為末,傅豌豆瘡。」 陶弘景曰:「療小兒風臍。」

《蘇恭》曰:「摩乾濕二癬極效。」

《發明》
编辑

陶弘景曰:「此屋之東壁上土也。常先見日,故爾。又可 除油垢衣,勝石灰、滑石。」

陳藏器曰:「取其向陽久乾也。」

寇宗奭曰:「久乾」之說不然。蓋東壁先得太陽真火烘 炙,故治瘟疫。初出少火之氣壯,及當午則壯火之氣 衰,故不用南壁而用東壁。

李時珍曰:「昔一女忽嗜河中污泥,日食數盌,玉田隱 者以壁間敗土調水飲之,遂愈。又凡脾胃濕,多吐瀉 霍亂者,以東壁土新汲水攪化澄清服之即止。蓋脾 主土,喜燥而畏濕,故取太陽真火所照之土,引真火 生發之氣,補土而勝濕,則吐瀉自止也。嶺南方治瘴 瘧,香椿散內用南壁土。《近方》治反胃嘔吐,用西壁土」 者,或取太陽離火所照之氣,或取西方收斂之氣,然 皆不過借氣補脾胃也。

《太陽土主治》
编辑

李時珍曰:「人家動土犯禁,主小兒病氣喘。但按九宮, 看太陽在何宮,取其土煎湯飲之,喘即定。」

《執日天星上土》
编辑

陳藏器曰:「取和薰草、柏葉,以塗門戶,方一尺,令盜賊 不來。」

《執日六癸上土》
编辑

李時珍曰:《抱朴子》云:「常以執日,取六癸上土市南門 土,歲破土,月建土,合作人,著朱鳥地上,辟盜

《二月上壬日土》
编辑

陳藏器曰:「泥屋之四角宜蠶。」

《清明日戊上土》
编辑

李時珍曰:「同狗毛作泥。塗房戶內諸穴。蛇鼠諸蟲皆 不入。」

《神后土》
编辑

李時珍曰:「逐月旦日,取泥屋之四角,及塞鼠穴,一年 鼠皆絕迹。此李處士《禁鼠法》也。」神后正月起申,順行 十二辰。

《天子藉田三推犁下土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月令》,天子以元日祈穀於上帝,親載耒耜, 率三公、九卿、諸侯、大夫躬耕。天子三推,三公五推,卿、 諸侯九推。反執爵於太寢,命曰勞酒。」

《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水服,主驚悸癲邪,安神定魄,強志。藏之。入 官不懼,利見大官,宜婚市。王者封禪,五色土次之。」

《社稷壇土》
编辑

陳藏器曰:「牧宰臨官,自取塗門戶,令盜賊不入境也。」

《春牛土》
编辑

陳藏器曰:「收角上土置戶上,令人宜田。」

李時珍曰:「宋時立春日進春牛,御藥院取牛睛以充 眼藥。」今人鞭春時,庶民爭取牛土,云宜蠶,取土撒簷 下,云「辟蜒蚰。」

《富家土》
编辑

陳藏器曰:「七月丑日,取中庭土泥竈,令人富,勿令人 知。」

李時珍曰:「除日取富家田中土泥竈,招吉。」

《亭部中土》
编辑

李時珍曰:「取作泥,塗竈水火,盜賊不經。塗屋四角,鼠 不食蠶。塗倉囷,鼠不食稻。塞穴百日,鼠皆絕去。」出《陰 陽雜書》云。

《道中熱土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夏月暍死,以土積心口,少冷即易,氣通則 蘇。」

李時珍曰:「亦可以熱土圍臍旁,令人尿臍中,仍用熱 土、大蒜等分,搗水去滓,灌之即活。」

《十字道上土主治》
编辑

李時珍曰:「主頭面黃爛瘡,同竈下土等分傅之。」

《車輦土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惡瘡出黃汁,取鹽車邊脂角上土塗之。」 李時珍曰:「行人暍死,取車輪土五錢,水調澄清服一 盌即甦。」又:「小兒初生無膚色赤,因受胎未得土氣也。 取車輦土碾傅之,三日後生膚。」

《市門土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日中為市之處,門柵也。」

《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婦人易產,入月帶之。產時酒服一錢。」

《戶限下土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限。即門閾也。

《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產後腹痛,熱酒服一錢。又治吹乳,和雄雀 糞,暖酒服方寸匕。」

《千步峰集解》
编辑

李時珍曰:「此人家行步,地上高起土也。乃人往來鞋 上沾積而成者。」技家言「人宅有此,主興旺。」

《主治》
编辑

李時珍曰:「便毒初發,用生薑蘸醋磨泥塗之。」

《鞋底下土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適他方不服水土,刮下和水服即止。」

《柱下土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腹痛暴卒,水服方寸匕。」

孫思邈曰:「胎衣不下,取宅中柱下土研末,雞子清和 服之。」

《床腳下土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猘犬咬,和水傅之,灸七壯。」

《燒尸場上土主治》
编辑

李時珍曰:「邪瘧取帶黑土同蔥搗作丸塞耳,或繫膊 上即止。男左女右。」

《塚上土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瘟疫,五月一日,取土或磚石入瓦器中,埋 著門外階下,合家不患時氣。又正旦取古塚磚咒,懸 大門上,一年無疫疾。」

《桑根下土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中惡風惡水而肉腫者,水和傅上,灸二三 十壯,熱氣透入即平。」

《胡燕窠土主治》
编辑

陶弘景曰:「無毒。同屎作湯,浴小兒,去驚邪。」

陳藏器曰:「主風瘙癮疹及惡剌瘡,浸淫瘑瘡,遍身至 心者死。並水和傅之,三兩日瘥。」

李時珍曰:「治口吻白禿諸瘡。」

===
《百舌窠中土主治》
===陳藏器曰:「蚯蚓及諸惡蟲咬瘡,醋調傅之。」

《土蜂窠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即細腰蜂也。」

《氣味》
编辑

甘溫無毒。

《主治》
编辑

《別錄》曰:「癰腫風頭。」

《聖惠方》曰:「小兒霍亂吐瀉,炙研乳汁,服一錢。」

陳藏器曰:「醋調塗腫毒及蜘蛛咬。」

《寇宗奭》曰:「醋調,塗蜂蠆毒。」

李時珍曰:「治丁腫乳蛾,婦人難產。」

《蜣蜋轉丸釋名》
编辑

陳藏器曰:「此蜣蜋所推丸也。藏在土中,掘地得之,正 圓如人捻作,彌久者佳。」

《氣味》
编辑

鹹苦大寒,無毒。

《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湯淋絞汁服,療傷寒時氣,黃疸煩熱,及霍 亂吐瀉。燒存性酒服,治項癭,塗一切瘻瘡。」

《鬼屎土集解》
编辑

陳藏器曰:「生陰濕地。如菜,亦如地錢,黃白色。」

《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人馬反花瘡,刮取和油塗之。」

《鼠壤土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柔而無塊曰壞。」

《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中風筋骨不隨,冷痹骨節疼,手足拘急,風 掣痛,偏枯死肌。多收曝乾蒸熱,袋盛更互熨之。」 《孫思邈》曰:「小兒尿和,塗丁腫。」

《鼢鼠壤土集解》
编辑

陳藏器曰:「此是田中尖嘴小鼠也。陰穿地中,不能見 日。」

《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鬼疰氣痛,秫米泔汁和作餅,燒熱,綿裹熨 之。又主腫毒,和醋傅之,極效。」

李時珍曰:「孕婦腹內鐘鳴,研末二錢,麝香湯下,立愈。」

《屋內壖下蟲塵土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壖音軟,平聲。河邊地及垣下地皆謂之「壖。」

《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惡瘡久不乾,油調傅之。」

《蟻蛭土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蛭音迭,高起也。封,聚土也。

《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狐剌瘡,取七粒和醋搽。又死胎在腹,及胞 衣不下,炒三升,囊盛搨心下,自出也。」

《彈丸土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婦人難產,熱酒服一錢。」

《伏龍肝釋名》
编辑

陶弘景曰:「此竈中對釜,月下黃土也。以竈有神,故號 為伏龍肝,并以迂隱其名爾。今人又用廣州鹽城屑, 以療漏血、瘀血,亦是近月之土,蓋得火燒之義也。」 《雷斆》曰:「凡使,勿誤用竈下土。其伏龍肝,是十年以來 竈額內火氣積久自結如赤色,石中黃,其形貌八稜, 取得研細,以水飛過用。」

李時珍曰:按《廣濟曆》作竈忌日云:「伏龍在,不可移作。」 則伏龍者,乃竈神也。《後漢書》言:陰子方臘日,晨炊而 竈神見形。註云:「宜市買豬肝泥竈,令婦孝。」則伏龍肝 之名義又取此也。臨安陳輿言:砌竈時納豬肝一具 於土,俟其日久,與土為一,乃用之。始與名符,蓋本於 此。獨孤淊《丹書》言:伏龍肝,取經十年,竈下掘深一尺, 有色如紫瓷者是。真可縮賀伏丹砂。蓋亦不知豬肝 之義。而用竈下土以為之也。

《氣味》
编辑

辛微溫無毒。

甄權曰:《鹹》。

《大明》曰:「熱,微毒。」

《主治》
编辑

《別錄》曰:「婦人崩中,吐血,止欬逆血。醋調塗癰腫毒氣。」 大明曰:「止鼻洪,腸風帶下,尿血,洩精,催生下胞,及小 兒夜啼。」

《元真》曰:「治心痛狂顛。」

李時珍曰:「風邪蠱毒,妊娠護胎,小兒臍瘡,重舌風噤, 反胃,中惡卒魘諸瘡。」

《土墼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此是燒石灰窯中流結土渣也。輕虛而色 赭。」

《主治》
编辑

李時珍曰:「婦人鱉瘕及頭上諸瘡。凡人生痰核如指 大紅腫者,為末,以菜子油調搽,其腫即消。或出膿,以 膏藥貼之。」

===
《附方》
===

衂血不止:白土末五錢,井花水調服,二服除根。瑞竹堂方 水泄不化,日夜不止:白堊鍛、乾薑炮各一兩,楮葉生 研二兩,為末,糊丸綠豆大,每米飲下二十丸。普濟方 翻胃吐食,男婦皆治,白善土鍛赤,以米醋一升淬之, 再鍛再淬,醋乾為度,取一兩研,乾薑二錢半炮為末, 每服一錢調下,服至一斤以上為妙。千金翼

卒暴咳嗽:白善土粉白礬一兩為末,薑汁糊丸梧子 大,臨臥薑湯服二十丸。普濟方

風赤爛眼,倒睫拳毛:華陀方用白上一兩,銅青一錢, 為末,每以半錢泡湯洗。《乾坤生意》加焰硝半兩為 末,湯泡杏仁杵和丸皂子大,每用涼水浸一丸洗眼。 乾坤祕輯

小兒熱丹:「白土一分,寒水石半兩,為末,新水調塗。」錢乙 小兒方

疿子瘙痒:舊屋梁上刮赤白堊末,傅之。普濟方 代指腫痛:「豬膏和白善土傅之。」肘後方

瘡不乾。白善土鍛研末。生油調搽。集元方 牙宣疳𧏾:赤土荊芥葉同研揩之,日三次。普濟方 風疹瘙癢甚不能忍者。赤土研末,空心溫酒服一錢。 御藥院方

《身面印文》:刺破,以醋調赤土傅之,乾又易,以黑滅為 度。千金方

小兒喫土,用乾黃土一塊,研末,濃煎,黃連湯調下。急救 方

烏沙驚風小兒驚風,遍身都烏者,急推向下,將黃土 一盌搗末,入久醋一鍾,炒熱包定熨之,引下至足,刺 破為妙。小兒祕訣

卒患心痛,畫地作「王」字,撮取中央土,水和一升服良。 本草拾遺

目卒無見,黃土攪水中,澄清冼焉。肘後方

牛馬肉毒及肝毒取黃土三升,水煮清一升服即愈。 一方入頭髮寸截和之,髮皆貫肝而出也。肘後方 肉痔痛腫,朝陽黃土、黃連末、皮硝各一兩,用豬膽汁 同研如泥,每日旋丸,丸棗大,納入肛內,過一夜,隨大 便去之,內服烏梅、黃連二丸藥。孫氏集效方

攧撲欲死一切傷損,從高墜下,及木石所迮,落馬撲 車,瘀血凝滯,氣絕欲死者亦活。用淨土五升蒸熱,以 故布重裹,作二包,更互熨之,勿大熱,恐破肉,取痛止 則已,神效之方。千金方

杖瘡未破,「乾黃土末,童子便入雞子清調塗刷上,乾 即上」,隨以熱水洗去,復刷復洗數十次,以紫轉紅為 度。仍刷兩胯,以防血攻陰也。攝生方

湯火傷灼:醋調黃泥土塗之。談野翁方

蜈蚣螫傷。畫地作「王」字。內取土摻之。即愈。集簡方 《蜂蟻叮螫》。反手取地上土傅之。或入醋調。千金方 《蠼》。尿瘡:畫地作蠼。形。以刀細取腹中土,唾和塗 之,再塗即愈。《孫真人》云:「予得此疾,經五六日不愈,或 教此法,遂瘳。」乃知萬物相感,莫知其由也。千金方 急心痛五十年陳壁土枯礬二錢為末,蜜丸,艾湯服。 集元方

霍亂煩悶:向陽壁土煮汁服。聖濟錄

藥毒煩悶欲死者:東壁土調水三升,頓飲之。肘後方 解烏頭毒不拘川烏、草烏毒,用多年陳土泡湯服之, 冷水亦可。通變要法

六畜肉毒:東壁土末,水服一錢即安。集元方

目中翳膜:東壁土研末,日點之,淚出佳。肘後方 肛門凸出,故屋東壁上土一升,研末,以長皂莢挹末 粉之,仍炙皂莢,更互熨之。外臺祕要

疿子瘙癢,乾壁土末傅之,隨手愈。普濟方

耳瘡脣瘡:「東壁土和胡粉傅之。」救急方

𤻤破經年,膿水不絕,用百年茅屋廚中壁土為末,入 輕粉調傅,半月即乾愈。永類方

諸般惡瘡拔毒散東牆上土、大黃等分為末,用無根 井花水調搽,乾再上。瑞竹堂方

發背癰節,多年煙薰,壁土、黃蘗等分為末,薑汁調攤 貼之,更以茅香湯調服一錢匕。經驗方

卒中惡氣:「伏龍肝末一雞子大,水服即吐。」又魘寐暴 絕,竈心對鍋底土,研末,水服二錢,更吹入鼻。千金方 中風口噤不語,心煩恍惚,手足不隨,或腹中痛滿,或 時絕而復甦:伏龍肝末五升,水八升,攪澄清濯之。又, 狂顛謬亂不識人,伏龍肝,末,水服方寸匕,日三服。又 小兒重舌,釜下土和苦酒塗之。千金方

小兒夜啼:「伏龍肝末二錢,硃砂一錢,麝香少許,為末, 蜜丸綠豆大」,每服五丸,桃符湯下。普濟方

重舌腫木伏龍肝末,牛蒡汁調塗之。聖惠方

冷熱心痛:伏龍肝末方寸匕,熱以水溫,冷以酒服。外臺 祕要

反胃吐食:竈中土年久者,為末,米飲服三錢。經驗百一選方 卒然咳嗽:「釜月土一分,豉七分,搗丸梧子大」,每飲下 四十丸。肘後方

吐血衂血:伏龍肝末半升,新汲水一升,淘汁,和蜜服 廣利方

吐血瀉血心腹痛:伏龍肝、地壚土、多年煙壁土等分, 每服五錢,水二盌,煎一盌,澄清,空心服,白粥補之。普濟 方

婦人血漏:伏龍肝半兩,阿膠、蠶沙炒各一兩,為末。每 空腹酒服二三錢,以止為度。本草衍義

赤白帶下,日久黃瘁,六脈微濇,「伏龍肝炒令煙盡,棕 櫚灰屋梁上塵炒煙盡,等分為末」,入龍腦、麝香各少 許,每服三錢,溫酒或淡醋湯下。一年者半月可安。大全 方

產後血氣攻心痛,惡物不下,用竈中心土研末,酒服 二錢,瀉出惡物立效。救急方

妊娠熱病:「伏龍肝末一雞子許,水調服之,仍以水和 塗臍方寸,乾又上。」傷寒類要

子死腹中,母氣欲絕:伏龍肝末三錢,水調下。十全博效方 橫生逆產:竈中心對鍋底土,研末,每服一錢,酒調,仍 搽母臍中。救急方

胞衣不下:「竈下土一寸,醋調納臍中,續服甘草湯三 四合。」產寶

中諸蠱毒:伏龍肝末一雞子大,水服取吐。又六畜肉 毒:方同上。千金方

陰冷發悶。冷氣入腹。腫滿殺人。釜月下土。和雞子白 傅之。千金方

男陰卒腫:方同上。

諸腋狐臭:伏龍肝末頻傅之。千金方

聤耳出汁,綿裹伏龍肝末塞之。日三易。聖濟錄 小兒臍瘡,伏龍肝末傅之。聖惠方

小兒丹毒多年,竈下黃土,末和屋漏水傅之,新汲水 亦可,雞子白或油亦可,乾即易。肘後方

小兒熱癤:釜下土、生椒末等分,醋和塗之。千金翼 瘡久爛竈內黃土年久者,研細,入黃蘗、黃丹、赤石 脂、輕粉末等分,清油調入油絹中貼之勿動,數日愈, 縱癢忍之良。濟急方

發背欲死:伏龍肝末,酒調厚傅之,乾即易,平乃止。千金 方

一切癰腫:伏龍肝以蒜和作泥貼之,乾即易;或雞子 黃和亦可。外臺祕要

杖瘡腫痛:「釜月下土為末,油和塗之,臥羊皮上頻塗。」 千金方

灸瘡腫痛:竈中黃土末,煮汁淋之。千金方 白禿臘梨,「灰窯內燒過紅土,墼四兩,百草霜一兩,雄 黃一兩,膽礬六錢,榆皮三錢,輕粉一錢,為末,豬膽汁 調,剃頭後擦之,百發百中」,《神方》也。陸氏積德堂方

土部藝文一编辑

《流赭贊》
晉·郭璞
编辑

沙則潛流,亦有運赭。于以求鐵,趨在其下。蠲牛之癘, 作采于社。

《土賦》
唐·呂太一
编辑

「一闔一闢,分陽分陰,坎水離火,東木西金。」惟土德之 為大,處中位而君臨,寒暑不能易其節,鬼神無以測 其深。吐納清濁,區分寓縣,帝軒感氣於星斗,虞舜降 精於雷電。爾其荊河墳壤,淮海塗泥,草木漸包於赤 埴,璆鐵作貢於青黎。火以炎上為母,水以潤下為妻。 黃白分於雍冀,官位列於東西,蒸之以為城闕;北連 「朔野,累之以為臺觀,上搆虹霓,為海為河,為牛為馬, 起圓規於陣法,美教化於王者。」負之為模,胡人失其 膽氣;得之為祥,晉卿載於原野。且久且大,非名可名, 定剛柔於「《坤德》,合絲竹於宮聲。夫其為重也,封割五 色,分茅錫社;夫其為厚也,包括萬象,含姿育靈」,處瘠 則勞,處沃則逸。白獸忽見,羵羊間出,「體均物而為象, 抱溫柔以成質。舟航纔盡,則青縷飛神;六五既臨,則 黃裳元吉。萬國收其利,三公主其秩。因覆簣而成山, 為幽居而鑿室。不借譽於龍鳳,直養德於麒麟。失之 則昆蟲作孽,得之則宗族以親。雖鼇足初分,重濁者 謂之地;而羊角勃起,輕清者謂之塵。授之可薦於宗 廟,捧之未塞於孟津。起刑馬而為首,祀句龍以為神。 漢廟玉環,方之則君王納諫;豐城寶劍,拭之則光彩 射人。含物吐象,包藏玉石,均王四時,卑陛三尺,運乎 虛舟之中,不以為損;捧乎泰山之上,不以為益。土之 為德也重,土之為性也平,爰稼穡而為務,被朱紫而 為榮。」余以既藉形體,承恩天壤,公和之山窟非陋,子 猷之《冬林》自賞。先君列國,猶未斷于封疆;軒佐吹塵, 直庶幾於《夢相》。

《前題》
韋岫
编辑

「質付坤元,形分地類。有持帶山川之力,有長養稼穡 之利。結為大塊,中含萬物之根;充被方輿,外定九州 之位。」於是黃帝后土怒而交爭曰:「天有兩曜,日為最 明;地有五行,土為至精。人無我而不立,子無我而不

成。故禮得之而以壇以墠,君得之而以社以城。子言
考證.svg
各執其一端,子智不出乎四生。向者夸競交肩,紛紜

未息,殊不知皆在五土,何自德色木之始。藂榮本茂, 葉秀枝繁,不依於土,何因托根火之重?赫奕華夏,照 耀乾坤。無吾為土,雖猛不存。金生於山,山吾所育,水 出於地,地吾之族。若藏礦朴於峰巒,化江湖於原陸, 子何有哉?吾為五方之主,為萬聖之雄。造邦本,立大 中。布為金木水火,分為南北西東。使」百王之傳授,若 四氣之始終。皆德非博厚,故號不統同。國家保大定 功,體元立正法土德,受天命。陵無一抔之盜,貢有五 色之盛。合為應鼓,擊六氣以還淳;累作春臺,熙萬人 之遂性。子盍鳩,合異類,率賓殊方。歸有極,贊無疆。帝 乃約束遠近,神乃糾合要荒。咸鞠躬離位,厥角來王。 自是盡四夷之君長,皆朝吾唐。

《五色土賦》
崔損
编辑

至哉土德,光含五色。其色也辨五方以建侯,其德也 發萬物以生植。自夏禹而作貢,在徐方而是職。王者 立社以封疆,諸侯苴茅而有國。於赫巨唐,德之皇皇, 實乘土而化康。採大漢彊幹之宜,裂地以爵。法有周 維城之制,分土而王,各班其位,各正其方。用甲日而 靡忒,建陰氣而允臧。定五方而式序,分五色而有章。 平野煙銷,發卿雲之瑞彩;高天雨霽,浮麗日之重光。 眾色環封,所以示外共其方職;正色居上,所以表內 附於中黃。觀其儀,則知大君之有弼;稽其旨,則知邦 伯之有秩。列三才則惟數在五,參十端則惟德居一。 既明既麗,可以比乎天文;不騫不崩,所以保乎陰騭。 「配皇王之永久,齊天地而終畢。」矧夫經邦理社,必土 是封,光昭聖德,葉贊時雍,將尊天以親地,在侯土與 國社,既蕃翰乎四海,實底寧乎天下。若然者,君立社 以布政,臣受土以宣威。象君臣之同理,知社土之相 依。是以成百王之則,作萬邦之憲。珪璋玉帛,莫不因 我而執;公侯伯子,莫不因我而建。土之德也斯美社 之義也;奚擬其色也?匪同五星,而乍連乍散;其質也 各表一方,而嶽立山峙。有以崇國祚於我皇,有以同 磐石於宗子。夫如是,則其義廣矣,豈斯文之所能盡 紀?

《前題》
盧士開
编辑

尊彼國常,乃立人極。依大社以封土,命諸侯以方色。 木官復位,東極於焉必書;火正是司,南方由之可識。 西周白帝之象,北察元武之職。配中黃而立名,覆四 方而作式。於是端扆穆穆,授策皇皇,賢戚封建,君臣 樂康。既載人之爾厚,亦植物而惟良。可以載八紘,包 大荒。豈離逖於爾邑,尋東南於我疆。昔神黷無厭,聞 革故於有魏;天祚明德,遂惟新於聖唐。「總祝融與蓐 收,臣元冥與勾芒,知合之以濟代,故貢之以來王;守 於爾位,亦有寵子思剪桐而是立,故分茅以共理。」所 以維城,所以撫封,爰作稼穡,錫之附庸,列五色以相 備,和八音以相從。色能惟正,音乃葉雅,「將察之以報 功,故封之以立社。」惟人是恤,選賢以建,仰夏王之攸 敦,法《周官》之大憲。胙之而氏可命,相之而宅可依。五 德聿修,萬方知歸。即之也真彩煌煌,望之也靈壇巍 巍。足以表正方夏,發揚德輝。等乎珪瑞,葉以元吉。建 樹侯家,蕃屏王室。分之惟五,行之惟一。實邦家之永 固,與天壤而齊畢。

《永州龍興寺息壤記》
柳宗元
编辑

永州龍興寺東北陬有堂,堂之地隆然,負塼甓而起 者,廣四步,高一尺五寸。始之為堂也,夷之而又高,凡 持鍤者盡死。永州居楚越間,其人鬼且禨,由是寺之 人皆神之,莫敢夷。《史記天官書》及《漢志》有地長之占, 而亡其說。甘茂盟息壤,蓋其地有是類也。昔之異書 有記洪水滔天,鯀竊帝之息壤以堙洪水,帝乃令祝 「融殺鯀于羽郊。」其言不經見。今是土也,夷之者不幸 而死,豈帝之所愛耶?南方多疫,勞者先死,則彼持鍤 者,其死於勞且疫也,土烏能神?余恐學者之至於斯, 徵是言而唯《異書》之信,故記于堂上。

《黃賦》
張階
编辑

「堪輿之內,群象茫茫,均四時之辨物,列五色以居方。 名可大者,其惟《中黃》。」吹律成音,考定宮商之韻;麗天 為則,遙分日月之光。石在穀城之下,氣流華闕之傍。 雲瑞命官而共治,星見知芒之莫當。恆發揮於煜煜, 寧見混於蒼蒼。黃之為用,時義大矣。揣稱之功,請言 其始。土德載物,首更王之五行;河水流謙,恆曲成於 千里。鶴拂羽於《太液》,龍弄鱗於成紀。悲哉秋之為氣, 歲將暮止。菊花可折,凝曉露而含光;木葉既零,拂涼 風而亂起。夫惟色有其變,用無不遍,染素絲之正色, 映飛塵而不見。合氛昏而暫隱,向晴暾而復見。漢霧 塞而呈災,秦蛇夢而命奠。乃有虢國窮士,非聖不述。 務本於三,學道於一。雖觀色而託賦,猶守中而靡失。 希執念而見升,願啟心而就日

土部藝文二编辑

《鑿堽龍骨》
元·楊維楨
编辑

黃堽之土鑿層層,枯骨專車幾刦崩。坐斷海塵朝暮 事,刦灰何必問胡僧。

《煮土行》
明·王鍾靈
编辑

董澤之浸匯為川,彌望斥鹵不可田。匝地居民數百 戶,謀生誰敢聽自然。哀哉憚人不惜力,各闢町畦成 陌阡。轆轤轉落三更月,激高就下掘井泉。南風薰兮 地氣作,壙野會增竈底煙。非硝非鹽煮作滷,甕片擎 出色色鮮。肩挑牛運亦日利,龜手繭足只自憐。陰風 怒號鬼火起,畚帚交加夜不眠。農隙作苦無暇晷,多 少晨昏起看天。猾胥祗取充賦額,忍使不毛也稅錢。 從此小人無餘利,剜卻心頭醫眼前。

土部紀事编辑

《史記·五帝本紀》:「黃帝有土德之瑞,故號黃帝。」《索隱》 曰:「炎帝火,黃帝土代之,即黃龍地螾見」是也。「螾,土精, 大五六圍,長十餘丈。」

《山海經》:「洪水滔天,鯀竊帝息壤,以堙洪水。」「息壤」謂 土自長,故可堰水也。漢元帝時,臨餘縣地埇長六里, 高二丈,即息壤也。

《汲冢周書作雒篇》:「周公建大社於周中,其壝東青土, 南赤土,西白土,北驪土,中央舋以黃土。將建諸侯,鑿 取其方一面之土,苞以黃土,苴以白茅,以為土封。」 《左傳》僖公二十三年:「公子重耳過衛,衛文公不禮焉, 出於五鹿,乞食於野人,野人與之塊,公子怒,欲鞭之, 子犯曰:『天賜也』。」稽首受而載之。

《國語》:文公過五鹿,乞食於野人。野人舉塊以與之。公 子怒,將鞭之。子犯曰:「天賜也。民以土服,又何求焉?天 事必象,十有二年必獲此土。二三子志之。歲有壽星 及鶉尾,其有此土乎?天以命矣,復於壽星,必獲諸侯。 天之道也,由是始之。有此其以戊申乎?所以申土也。」 再拜稽首,受而載之,遂適齊。

《史記·楚世家》:楚靈王從師於乾谿,眾潰,於是獨傍偟 山中,野人莫敢入王。王行遇其故鋗人,謂曰:「『為我求 食,我已不食三日矣』。鋗人曰:『新王下法,有敢饟王從 王者,罪及三族,且又無所得食』。」王因枕其股而臥。鋗 人又以土自代,逃去。

《韓詩外傳》:魯哀公使人穿井,三月不得泉,得一玉羊。 哀公甚懼,問於孔子,對曰:「聞水之精為玉,土之精為 羊,此羊肝乃土耳。」哀公使人殺羊,其肝即土。

《太平御覽·蜀王本紀》曰:秦王以金笉遺蜀王,蜀以禮 物答,而盡化為土。秦王怒,群臣拜賀曰:「土者,地也,秦 當得蜀矣。」笉音蠢笑也此恐有訛

《三輔黃圖》:昆明池,武帝初穿得黑土,西域人曰:「刦燒 之餘灰也。」

《漢書成帝本紀》:永如元年詔曰:「將作大匠萬年言,昌 陵三年乃成。作治五年,天下虛耗,客土疏惡,終不可 成。」《服虔》曰:「取他土以增高,為客土也。」

《後漢書明帝本紀》:「詔曰:『兗、豫之人,多被水患。今既築 隄理渠,河汴分流,東過洛汭,歎禹之績;今五土之宜, 反其正色。濱渠下田,賦與貧人,無令豪右得固其利』。」 《魏志明帝紀》注《魏略》曰:「起土山于芳林園西北陬,使 公卿群僚皆負土成山,樹松竹雜木善草於其上。」 《宣城記》:「江矩,吳時為廬江太守,以清稱。徵還,船輕皆 載土。」

《晉書張華傳》:「雷煥掘豐城獄,屋基有雙劍並刻題,一 曰『龍泉』」,一曰「太阿。」煥以南昌西山北巖下土拭劍,光 芒豔發,大盆置水,盛劍其上,視之者精芒炫目。遣使 送一劍井土與華,華常置坐側,以南昌土不如華陰 赤土,因以華陰土一斤致煥,煥更以拭劍,倍益精明。 《劉牢之傳》:「牢之敗,子敬宣奔慕容超,夢丸土而服之」, 既覺,喜曰:「丸者桓也。丸既吞矣,我當復本土也。」旬日 而元敗,遂還京師。

《夏主赫連勃勃載紀》:「以叱干阿利領將作大匠,於朔 方水北,黑水之南,營起都城。阿利性工巧,然殘忍刻 薄,乃蒸土築城,錐入一寸,即殺作者而并築之。」 《交州記》:「九真太守陶璜,立郡築城,於土中得一白色 物,形似蠶蛹,無頭,長數十丈,大十餘圍,軟軟動,莫能 名。割腹有肉如豬豚。遂以為臛,甚香美。璜啖一杯,三 軍盡食。」

《荊州記》:「武當有谿圻,土色鮮黃,乃可噉。」

《義興記》:「陽羨縣塘西潛壤中黃土,色如精金。」

《晉太康地記》:「城陽姑募縣有五色土。」

《吳郡記》:「吳縣餘杭山出白土,光潤如玉。」

《關中記》:「長安地皆黑壤,築城用龍首山土,今赤如火, 堅如石白帖洪規,罷會稽無資,不欲令人知其清」,乃以數船 載黃土而歸。

《異苑》:「江陵趙姥以酤酒為業。義熙中,屋內土忽自隆 起,察為異,朝夕以酒酹土。嘗見一物出頭似驢,而地 初無孔穴。及姥死,鄰人聞土下朝夕有聲如哭。後人 掘宅,見一異物,蠢而動,不測大小,須臾失之,謂土龍。」 《南史·賀瑒傳》:瑒伯祖道養,工卜筮,經遇工歌女人病 死,為筮之曰:「此非死也,天帝召之歌耳。」乃以土塊加 其心上,俄頃而蘇。

《劇談錄》:「李汧公鎮鳳翔,有屬甿因耨田得馬蹄金一 瓮,里民送於縣署,沿牒將至府庭。宰邑者欲以自為 殊績,慮公藏主守不嚴,因使置於私室,信宿與官吏 重開視之,則皆為土塊。以狀聞於府主,議者僉云奸 計換之。遂遣理曹掾與軍吏數人就鞫案其事,獲金 之社,咸共證焉。宰邑者為眾所擠摧,莫能自白,遂伏」 罪。詞款具存,未窮隱用之所。遂令拘繫僕隸,脅以刑 辟。或云藏於糞壤,或云投於水中。獄具備,以詞案上 聞。汧公覽之愈怒。俄而因有筵席停杯,語及斯事,列 坐賓客,咸共驚歎。時袁相公滋亦在幕中,俛首略無 詞對。李公目之數四曰:「判官何不樂之甚?」袁相曰:「某 疑此事未了,更請相國詳之。」汧曰:「換金之狀極明,若 言未了,當別有見。非判官莫探情偽。」袁相曰:「諾。」因俾 移獄府中按問,乃令閱瓮間,得三十五塊,詰其初獲 者,即本質在焉。遂於列肆索金鎔寫,與塊形相等。既 成,始秤其半,已及三百斤矣。計其負金大數,非二人 以竹擔可舉,明其即路之時,金已化為土矣。於是群 情大豁,宰邑者遂獲清雪。汧公嘆服無已。

《寶坻舊志》:五代時,南北各據限以疆界,幽燕之地鹽 絕者歲餘,百姓病之。忽有姥語人曰:「此地可煮土成 鹽。」遂教以煮之之法。不數日,俄失姥所在,居人神之, 由是公私饒足。

《大唐新語》:有僧泓師與張燕公說,置買永樂東南第 一宅,曰:「此宅西北隅,慎勿取土。」越月泓至,謂燕公:「此 宅氣候忽然索漠。」偕行至西北隅,果有取土處三數 坑,皆深丈餘。泓大驚曰:「公富貴止一身而已。」燕公大 駭曰:「填之可乎?」泓曰:「客土無氣,與地脈不相連,譬人 有瘡痏,以他肉補之,終無益。」燕公子均、垍皆為祿山 委任,克復後,三司定罪。

《稽神錄》:「楚王馬希範修長沙城,開濠畢,忽有一物長 十餘丈,高丈餘,無頭尾手足,狀若土山,自北出,游泳 水上,久之入南岸而沒,出入俱無蹤跡。或謂之土龍, 無幾何而馬氏亡。」

王延政為建州節度,延平村人夜夢人告之曰:「與汝 富,且入山求之。」明日入山,終無所得。其夕復夢如前, 村人曰:「旦已入山,無所得也。」其人曰:「但求之,何故不 得?」於是明日復入,向暮息大樹下,見方丈之地獨明 淨,試掘之,得赤土如丹,既無他物,則負之歸,以飾牆 壁,煥然可愛。人聞者競以善價從此人求市。延政聞 之,取以飾其宮室,署其人以「牙門」之職。

《五代史雜傳》:「劉仁恭幸世多故,而驕於富貴,築宮大 安山,窮極奢侈。令燕人用墐土為錢,悉斂銅錢,鑿山 而藏之,已而殺其工以滅口。」

《朱瑾傳》:「瑾名重江淮,人畏之。其死也,尸之廣陵北門, 路人私共瘞之。是時民多病瘧,皆取其墓上土,以水 服之,云病輒愈,更益新土,漸成高墳。」

《宋史蘇軾傳》:「軾貶瓊州別駕,居昌化。昌化,故儋耳地, 初僦官室以居,有司猶謂不可,軾遂買地築室,儋人 運甓畚土以助之。」

《王剛中傳》:成都萬歲池溉三鄉田,歲久淤澱,剛中疏 之,累土為防,上植榆柳,表以石柱。州人指曰:「王公之 甘棠也。」

《僧懷丙傳》:「河中府浮梁,用鐵牛八維之,一牛且數萬 斤。後水暴漲絕梁,牽牛沒於河,募能出之者,懷丙以 一大舟實土,夾牛維之,用大木為權衡狀鉤牛,徐去 其土,舟浮牛出。」

《山西通志》:太原縣崇善寺,一名回鑾,在縣東十里舊 寨後。宋太宗平太原,豎碑於此,碑制甚大,相傳始立 碑時,碑額甚重,眾弗能舉,遇一老叟過而問計焉,叟 曰:「已半身入土矣,何計之有?」眾悟,以土壅之,額乃得 安。

《金史宗雄傳》,雄與蒲家奴按視泰州地土,宗雄包其 土來奏曰:「其土如此,可種植也。」

《續夷堅志》:東京宮城東北隅有蝎臺。大定中修城,役 夫毀臺取土,及半,得石函。啟之,中有塊石,圓滑天成, 撼搖作動物聲。破之,二大蝎尾梢相鉤,旋轉不解,見 風即死。人有問張都運復亨者,云:「遼東無蝎,而蝎在 石中,石在函,又為土所埋,人何以知其有蝎而名臺 也。」張籌度久之,乃云:「埋石函者,必以數知之,不然,是」 神告之也,此外吾不知。

《壟起雜事》:四:「飛山亦曰陽山,產白墡,膩滑精細。張士 誠取之作階面之飾,和以脂膠,久而不變。有水雲、白雪、浪花、玉鱗墀等,各以形製名也。」

《九朝野記》:正統末,京師旱,街巷小兒為土龍禱雨,拜 而歌曰:「雨帝雨帝,城隍土地。雨若再來,還我土地。」成 群譟呼,不知所起。未幾,有監國即位之事,繼又有復 辟之舉。說者謂:「雨帝」者與弟,城隍者,郕王再來還土 地,復辟也,以謠為有徵也。

《香案牘》:「李意期聞人有說四方郡國宮觀市里,即撮 土成之,經見者詫其酷類,但纖小耳。」

居家宜忌二月,取道中土泥門戶,辟官符。上壬日取 土泥屋四角,宜蠶事。

《綠雪亭雜言》:嘗聞成都長老言:曩溫少保修南宅於 金津,役里坊笞罵不輟,寔冢器公督之。一日,有老者 運土畚至,稍遲又將笞,老者跪而啟曰:「某取土最遠, 力竭矣,懇宥之。」冢器公曰:「取自何所?」曰:「取自萬閣老 之宅。」公愀然,遂遣里坊之役。

《嘉善縣志》大理卿胡概將析縣,命知府齊公政相度。 齊欲定縣於西塘鎮,胡詢諸父老,咸曰:「建邑最上論 國計,次論人情,又次論地勢。西塘非扼塞要會,武塘 海濱孔道,郡之東藩地方有警,可以扼吭。又商旅往 來,民易成聚。」胡然之,因閱武塘,四水皆直,胡不甚樂。 及抵西塘,見南北諸流會於文水漾,召里老云:「國計 民情是矣,如地勢何?」里民曰:「西塘二水雖合,勢實傾 邪;武塘雖直,勢甚平正。」古者《太史》「土較輕重,試秤 之,優劣判矣。」胡命取二鎮土秤之,武塘果重,遂定治 焉。

《饒州府志》:「鄱陽歐陽解元杲為諸生時,嘉靖庚寅間 修學宇,輪一人課工。公值課浚頖池,得土鳳一枚,頭 足如生,五色俱具,下伏有三四泥卵焉。其兩翮稍為 劚者所鎩。明年,公豋鄉書第一人。」 《昌平州志》:「包金土色微黃,中帶金星,用以泥祠殿壁, 出紅石口。」

土部雜錄编辑

《書經禹貢》:「兗州桑土,既蠶是降丘宅土。」《桑土》,宜桑 之土,可以蠶桑也。兗地卑下,水害尤甚,民皆依丘陵 以居,至是始得下居平地也。

《詩經小雅北山》篇:「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 非王臣。」

《大雅·梁山》篇:「孔樂韓土。」

《周禮·考工記》:「凝土以為器。」

《國策》:孟嘗君將入秦,止者千數而弗聽。蘇代欲止之, 孟嘗君曰:「人事者吾已盡知之矣,吾所未聞者,獨鬼 事耳。」蘇代曰:「臣之來也,固不敢言人事也,固且以鬼 事見君。」孟嘗君見之,謂孟嘗君曰:「『今臣來過於淄上, 有土偶人與桃梗相與語,桃梗謂土偶人曰:『子西岸 之土也,挺土以為人』。至歲八月,降雨下淄水,至則汝 殘土』。偶人曰:『不然,吾西岸之土也,土則復西岸耳。今 子東國之桃梗也,刻削之以為人降。雨下,淄水至,流 子而去,則子漂漂者將如何耳。今秦四塞之國,譬如 虎口,而君入之,則臣不知君所出耳』。」孟嘗君乃止。 《韓詩外傳》:孔子閒居,子貢侍坐,請問為人下之道奈 何?孔子曰:「善哉,爾之問也!為人下,其猶土乎?」子貢未 達。孔子曰:「夫土者,掘之得甘泉焉,樹之得五穀焉,草 木植焉,鳥獸魚鱉遂焉;生則立焉,死則入焉。多功不 言,賞世不絕。故曰:能為下者,其惟土乎!」子貢曰:「賜雖 不敏,請事斯語。《詩》曰:『式禮莫愆』。」

《子貢》曰:「臣譽仲尼,譬猶兩手捧土而附泰山,其無益 亦明矣。使臣不譽仲尼,譬猶兩手把泰山,其無損亦 明矣。」

《淮南子原道訓》:「土處下不爭高,故安而不危。」

《天文訓》:「中央土也,其帝黃帝,其佐后土,執繩而制四 方,其神為鎮星,其獸黃龍,其音宮,其日戊己。」

《本經訓》「高築城郭,設樹險阻,崇臺榭之隆,侈苑囿之 大,以窮要妙之望。魏闕之高,上際青雲,大廈增加,擬 於崑崙,修為牆垣,甬道相連,殘高增下,積土為山,接 徑歷遠,直道夷險,終日馳騖,而無蹟蹈之患,此遁於 土也。」

《史記李斯傳》,「斯上書曰:『太山不讓,土壤故能成其高』。」 褚少孫《三王世家》,《春秋大傳》曰:「天子之國有秦社,東 方青,南方赤,西方白,北方黑,上方黃。故將封於東方 者取青土,封於南方者取赤土,封於西方者取白土, 封於北方者取黑土,封於上方者取黃土,各取其色 物,裹以白茅,封以為社。此始受命於天子者也。此之」 謂「主土。」主土者立社而奉之也。

《漢書張釋之傳》:文帝拜釋之為廷尉。人有盜高廟坐 前玉環,文帝怒,下廷尉治,奏當棄市。上大怒,欲致之 族。釋之免冠頓首謝曰:「假令愚民盜長陵一抔土,陛下復何以加其法乎?」

董仲舒《山川頌》:「且積土成山,無損也;成其高,無害也; 成其大,無虧也。」

「《春秋繁露》求雨,四時,皆以水為龍,必取潔土,為之結 葢,龍成而發之。」 《論衡解除》篇:「世間繕治宅舍,鑿地掘土,功成作畢,解 謝土神,名曰解土。為土偶人,以像鬼形,令巫祝延以 解土神。已祭之後,心快意喜,謂鬼神解謝,殃禍除去。 如討論之,乃虛妄也。何以驗之?夫土地猶人之體也, 普天之下,皆為一體,頭足相去以萬里數。人民居土 上,猶蚤虱著人身也。蚤虱食人,賊人肌膚,猶人鑿地, 賊地之體也。蚤虱內知,有欲解人之心,相與聚會,解 謝於所食之肉,旁人能知之乎?」夫人不能知蚤虱之 音,猶地不能曉人民之言也。胡越之人,耳口相類,心 意相似,對口交耳而談,尚不相解,況人不與地相似? 地之耳口與人相達乎?今所解者地乎?則地之耳遠 不能聞也。所解「一宅之土」,則一宅之土,猶人一分之 肉也,安能曉之?如所解宅神乎?則此名曰「解宅」,不名 曰「解土。」《禮》,人宗廟,無所主意,斬尺二寸之木,名之曰 「主」,主心事之,不為神像。今解土之祭,為土偶人像,鬼 之形,何能解乎?神恍忽無形,出入無門,故謂之神。今 作形像,與《禮》相違,失神之實,故知其非。象。似布藉,不 設鬼形。解土之禮,立土偶人,如祭山可為石形,祭門 戶可作木人乎?

《晉書五行志》:「《史記》魯定公時,季桓子穿井得土,缶中 得蟲若羊,近羊禍也。羊者,地上之物,幽於土中,象定 公不用孔子而聽季氏,暗昧不明之應也。一曰羊去 野外而拘土缶者,象定公失其所而拘於季氏,季氏 亦將拘於家臣也。」

《古諺古語》「時無赭,澆黃土。」

問:「婦人欲買赭不?」謂竈下有黃土。「欲買釵不?」謂山中 自有楛。

《博物志》:「徐州人謂塵土為蓬塊」,吳人謂「跋跌。」

《水經注》:堵水之傍有別谿,岸側土色鮮黃,乃云可噉。 《演繁露》:世傳水之好者,比它水升斗同而銖兩多,故 宣州漏水有秤,為此也。杜牧罪言曰:「幽、并二州,程其 水土,與河南等,常重十二。」然則不獨水有輕重,土亦 然也。

《蠡海集》:「凡掘地作坎,出其土,既成坎,以其土實之,則 耗半矣。」其故何也?蓋萬物藉氣以為質,一動則氣泄, 氣泄則質為之損也。

《酉陽雜俎》厭鼠法:七日以鼠九枚置籠中,埋於地,秤 九百斤,上覆坎,深各二尺五寸,築之令堅固。《雜五行 書》曰:「亭部地上土,塗竈水火,盜賊不經。塗屋四角,鼠 不食蠶,塗倉鼠不食穀。以塞埳,百鼠種絕。」

無。民居穴食土,其人死,其心不朽,埋之百年化為 人。

李氏《刊誤》:「《月令》出土牛,以示農耕之早晚。謂於國城 之南立土牛。其言立春在十二月朢,策牛人近前,示 其農早也。立春在十二月晦及正月朔,則策牛人當 中,示其農中也。立春在正月朢,策牛人在後,示其農 晚也。為國之大計,不失農時,故聖人急於養民,務成 東作。今天下州郡,立春日制一土牛,飾之文彩,即以 綵杖鞭之,既而碎之。各持其土,以祈豐稔,不亦乖乎? 《談撰》堅土之人肥,壚土之人大,砂土之人美,耗土之 人醜,此造形未始,不猶乎土也。險阻多癭,澤氣多腫, 木氣多傴,水氣多瘖,山氣多男,澤氣多女,暑氣多夭, 寒氣多壽,陵氣多貪,谷氣多仁。此土之所產,各以其 類者也。太平之人仁,東方也;丹穴之人智」,南方也。「《太 蒙》之人信」,西方也;「崆峒之人武」,北方也。此四方地氣 形之不同也。

《後山談叢》:「田理有橫有立間,謂之立土。橫土立土不 可稻,為其不停水也。」

《容齋四筆》:今世俗營建宅舍,或小遭疾厄,皆云犯土, 故道家有謝土司章醮之文。按《後漢書來歷傳》所載, 「安帝時,皇太子驚病不安,避幸乳母野王君王聖舍。 太子廚監邴吉以為聖舍新繕修,犯土禁,不可久御。」 然則古有其說矣。

《丑莊日記》:浮屠泓師與張說市宅,戒無穿東北隅。他 日怪宅氣索然,視東北隅已穿二坎丈餘,驚曰:「公富 貴一世而已,諸子將不終。」說將平之,泓師曰:「客土無 氣,與地脈不連,譬身瘡痏,補他肉無益也。」今之俗師 妄言風水者,一遇方隅坎陷,則令補築增輳,便謂藏 風聚氣,豈不謬哉?君子無惑焉可也。

《雪濤小說》:楚人有生而不識薑者,曰此從樹上結成。 或曰從土裡生成。其人固執己見,曰:「請與子,以十人 為質,以所乘驢為賭。」已而遍問十人,皆曰「土裡出也。」 其人啞然失色曰:「驢則付汝,薑還樹生。」

《善化縣志賈生傳》云:「長沙卑濕。」又定王發王於長沙 卑濕貧國。後俱以長沙為卑濕地。但長沙為衡岳之 麓,洞庭、鄂渚上流,地原不卑,而謂長沙卑濕,以地多黃土,粘膩不漏,故濕氣兼聚。長沙以下地最卑,因多 沙黑土,其下納水反不濕。如謂長沙卑而濕者,謬解 耳。

《鄠縣志》:釣臺之南有羅什寺,寺之後有樹二株,命曰 淨土,乃西域鳩摩羅什憇此屨土所生者。三月花,八 月實,中皆黃土,異哉!王九皋詩曰:「寶樹凌霜拂太清, 靈根淨土自天生。花同上苑三春發,實裹中央八月 成。映日輝煌偏異色,批風震撼不同聲。由來西域祗 園種,故帶秦封擅令名。」

土部外編编辑

《佛國記》:阿育王昔作小兒時,當道戲,遇釋迦佛行乞 食,小兒歡喜,即以一掬土施佛,佛持還泥經行地,因 此果報作鐵輪王。

行到一山名「雞足」,有迦葉本洗手土,彼方人若頭痛 者,以此土塗之即差。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