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第015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十五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

 第十五卷目錄

 石部藝文一

  石人銘          晉孫楚

  礜石贊           郭璞

  磁石贊           前人

  鳴石贊           前人

  帝臺棋贊          前人

  空青賦          梁江淹

  石賦          陳張正見

  為朝臣賀涼州瑞石表   唐上官儀

  代皇太子賀石龜負圖表    崔融

  百寮賀瑞石表        李嶠

  為納言姚璹等賀瑞石龜表   前人

  為納言姚璹等賀瑞石表    前人

  為蜀刺史第八息進雲母粉表 閭丘均

  古石賦          鄭惟忠

  石賦            李邕

  為宰相賀武威郡石化為麪表  孫逖

  五如石銘有序      元結

  砥石賦并序      劉禹錫

  魚龍石賦          王棨

  乘石賦           李昂

  很石賦          皇甫湜

  洗乘石賦          王起

  鍊石補天賦         前人

  昆明池石鯨賦       李子卿

  落星石賦          崔沔

  禎石賦          薛存誠

  仙石靈臺賦         前人

  望夫石賦         白行簡

  為趙公謝賜金石凌表    權德輿

  與崔饒州論石鍾乳書    柳宗元

  復乳穴記          前人

  永州萬石亭記        前人

  石鏡賦           李程

  太湖石記         白居易

  盤石銘并序       前人

  溜穿石賦          趙蕃

  前題           楊弘貞

坤輿典第十五卷

石部藝文一编辑

《石人銘》
晉·孫楚
编辑

大象無形,元氣為母。杳兮冥兮,陶冶眾有。

《礜石贊》
郭璞
编辑

「稟氣方殊,舛錯理微。礜石殺鼠,蠶食而肥。」物性雖反, 齊之一歸。

《磁石贊》
前人
编辑

磁石吸鐵,琥珀取芥。氣有潛感,數亦冥會。物之相感, 出乎意外。

《鳴石贊》
前人
编辑

金石同類,潛響是韞。擊之雷駭,厥聲遠聞。苟以數通, 氣無不運。

《帝臺棋贊》
前人
编辑

茫茫帝臺,維靈之貴。爰有「《石棋》,五彩煥蔚。觴禱百神, 以和天氣。」

《空青賦》
梁·江淹
编辑

夫赤瓊以照燎為光,碧石以萎蕤為色,咸見珍於東 國,並被貴於西極。況空青之麗寶,挺《山海》之不測。其 所處,則峻巘層石,龜穴龍壁,素岸成雲,赬沙如磧。外 隱青苔丹草,內伏玉枝,瑪瑙銅鈆合生。磪堅英。自 非索嶮覓危,乘鱟履螭,倦春厭秋,斲異鑴奇,能得廁 於軒宇,接君子之光儀。於是寫雲圖氣,學靈狀僊,寶 波麗水,華峰艷山。陽谷之樹,崦嵫之泉,西海之草,炎 州之煙,銀臺之烏,穆王之馬,都廣之國,番禺之埜,皆 咫尺八極,鏡見四荒,雲煙始出,日月既張。若夫邃古 之世,汗漫窈微,惟此青墨,所以造之。至乃翠燦軒室, 蔥鬱臺殿,雜蛟龍之文章,發麟鹿之炳絢,騁神形於 鐘簴,舒怪物與雷電。亦有曲帳畫屏,素女綵扇,錦色 窈鬱,綺質曼衍,照拂濃薄,如隱如見,山水萬象,丹青 曲變,咸百鎰之可珍,亦千金而不賤。雖楚之夏姬,越 之西施,趙妃燕后,秦娥吳娃,溺愛靡意,魂飛心離。侯 青翳為藻飾,方赩紅華與素儀。冠眾寶而獨立,信求 之而無虧。

《石賦》
陳張正見
编辑

連山蔽虧,巨石嶔崎。上興雲而蔚薈,下激水而推移舒丹霞於《九折》,混白露於三危。鎮方城於濮水,固天 闕於湯池。開五嶽之靈圖,集九老之仙都。韜神弓於 射的,產利劍於昆吾。魚躍湘鄉之水,雁浮平固之湖。 隨山鵲之金印,碎驪龍之寶珠。奄「藹披衣,氤氳翠微。 精衛取而填海,天孫用以支機。隨西王而不落,傍東」 武而俱飛。

《為朝臣賀涼州瑞石表》
唐·上官儀
编辑

臣元嘉等言:「臣聞太陽含字,天之命也;德水呈文,地 之符也。是知光膺寶曆,非幽贊無以享鴻名;對越兩 儀,非神物何以昌丕緒?故有元龜負卦,繇表軒功;朱 鳥銜書,兆彰姬籙:非聖人之撫運,孰能與於此乎?」伏 惟皇帝陛下慶韞上元,與天皇而合德;祥凝太始,體 耀魄以齊明。作周錫祚,王業本於冰翼;生商降祉,寶 祚基於玉筐。然後樞電效神,皇虹授彩,彤雲澹景,標 映龍顏;瑞火流光,呈發鳥跡。由是凝圖作極,握紀中 天,化洽九垓,恩綿八表。功成戢武,散騑服於桃園;業 定弘文,覃正朔於昌海。輯五玉而彰禮備,陳萬舞而 表樂成。至德至仁,垂拱巖廊之上;乃聖乃神,遠算廟 堂之下。憲文王而授立,招天獎於夢齡。象漢帝以登 賢。選仁明於刻國重曜而臨照,家萬宇而永貞。是 以淹歲亢陽,離輝昇而元澤降;春疇罕闕,震方建而 年稼登。受冊之辰,隨輕輪而翊佳氣;夏絃之月,接飛 蓋而吐芝英。郡國陳孝德之符,煙浮霧集;縣道奏明 靈之貺,電擊雷奔。豈與夫日至月書,可同年而語矣? 伏見涼州都督李襲譽表奏昌松瑞石,合百一十字, 文曰:「高皇海出,多子李久王;八千年太平天子李世 民王;千年太子李治書,燕山人樂太國主尚注諤獎 文,仁邁《千古大王》、五王、六王、七王、十王、鳳尾才子、七 佛、《八菩薩》及上果佛田天子、文武貞觀《昌大聖》,延四 方上下萬治,忠孝為善。」其文不次者,略而不載。敕遣 禮部郎中柳逞馳驛檢覆,並同所奏。皆素文玉潔,若 瓊「樹之華滋;元質碧鮮,擬翠微之遠色。」雖復霞熛冠 岳,暉鏤詠於介丘;海鏡浮山,昭列名於稽岊。方茲秀 麗,曾何足云。臣等歷選皇猷,稽《河圖》於東序,詳觀帝 籙,披冊府於西崑。媧燧以前,不可得而知矣;羲農以 降,乃考載而言焉。乃馬遰堯壇,鳳御虞冊,麟遊吐字, 頗涉劉邦;葉蠹為文,纔稱病己。元石降徵於典午,赤 伏錫命於炎精,皆髣髴如神,徵文見意。或旁通以取 證,或索隱以求端。猶且動色當年,光華曩志。矧茲天 冊,顯發靈瑞,頌聖德之欽明,通史筆之揚《堯典》。述國 祚之悠永,倍龜策之十周年。追美先朝,衍軒丘之德 姓;式昭儲后,邁釣臺之有光。豈非天鑒孔明,聖尤大 者祥彌著;靈心至察,德「加厚者祚逾長。是用越契超 繩,光前振古。績無與二,慶溢登千。」臣等自省微生,幸 霑鴻造。荷重光之煦育,睹三才之宅心。雀躍無以表 其誠,鳧趨不足勝其喜。臣無任悅豫之至。

《代皇太子賀石龜負圖表》
崔融
编辑

臣某言:「臣聞虞舜,五帝也;夏禹,三王也。應曆數則星 昴告期,度水土則河精授象。故知至誠上感,無往而 不通;神道曲成,有來而先見。」伏惟天皇運斗極,平泰 階,漏德澤於海河,散皇明於日月,煙雲郁郁,鳥獸蹌 蹌,百寶用而銀甕滿,五穀豐而丹甑出。化之遠及,陰 陽不測之謂神;德之廣被,天地無名之曰道。嵩高維 嶽,洛陽下都,此焉符理之所,古則仙靈之地。伏見洛 州牧相王所奏,嵩山下頂封禪壇側,掘得石龜負圖 篆文一百六十字者,臣亟聞其言矣。昔者黃轅東省, 河獻龍書;蒼頡南巡,洛呈龜字。古猶今也,其若茲乎? 夫惟氣挾風霜,文含星象,玉經山上,匪藉傍求;銀丹 池中,居然暗發。頌國祚之長久,孕育於萬八千年;歌 卜筮之葉,從牢籠於六十四卦。況復高臨秦室,近控 洛壇,佇降王者之封,常有君來之望。由是神工不召, 若鑴金鏤之名;天意潛彰,似刻銀繩之篆。豈與玉龜 在泰山之上,莫睹其祥;石龜出吳江之右,空傳其跡。 可同年而語哉?臣才謝元良,忝當儲貳。三靈睠命,預 聞東序之圖;萬國心「歡。願奉南山之壽。無任悅豫之 至。謹遣某官奉表稱慶以聞。臣某誠歡誠喜」云云。

《百寮賀瑞石表》
李嶠
编辑

臣某等言:「臣聞高明博臨,無遠不應;正直潛感,雖幽 必通。伏惟皇太后陛下慶發曾沙,業隆大寶,以至明 當宗社之寄,以至聖合乾坤之德,荷三葉之休光,承 五形之曆紀。平秩庶政,大亨群物。冠帶遐荒之域,天 福日臨;閭閻富壽之氓,禮變樂和。液露霑洽,休徵昭 顯。用能上披乾象,下發坤珍。吐川之靈祕,開神之韞」 匵。伏見雍州永安縣人唐同泰,於洛水中得瑞石一 枚,上有紫脈成文,曰「聖母臨人,永昌帝業」八字。臣等 忭窺靈跡,駭矚珍圖,俯仰殊觀,相趨動色。竊惟聖德 奉天,遞為先後,神道助教,相因發明。陛下對越昭升, 欽若扶揖,允塞人祇之望,實當天地之心。所以幽贊 嘉兆,傍通景貺。且人稱同泰,縣實永「安姓氏。」將國號 元符,土地,與石文明應。表裏潛會,樞機冥發,明宴坐 之逾昌,驗皇基之永泰,則自然之無朕,不測之謂神非夫道格昊蒼,德充幽顯,豈能發何言之微旨,臻不 召之靈物?考皇圖於金冊,搜瑞典於瑤編,則有蟲蠹 成文,魚鱗吐匣,丹書集於昌戶,綠錯薦於堯壇。或詞 隱密微,或氣藏讖緯,「莫究天人之際,罕甄神祕之心。 未有昭聖毓靈,發祥隤祉,明白顯著,燭曜暉光,若斯 之盛者也。」且夫導洛疏津,卜瀍經宇,是開帝王之宅, 實謂龜書之泉。伯禹以致孝鬼神,九疇天錫;陛下以 虔恭顧託,八篆靈開,超萬祀而同存,歷百世而罕逮。 況乎陰陽景測,朝巿天臨,號令施於四海,機衡動於 萬國。靈心葉贊,景業會昌,薦希代之鴻寶,獲非常之 嘉應。固可以明禋太寶,禮秩介丘,副神宗之迺睠,答 上元之蕃祉。臣等遇偶休明,榮參簪笏。千年旦暮,邀 逢累聖之期;百辟歌謳,喜屬三靈之慶。無任鳧藻踴 躍之至。謹表詣闕陳賀以聞。

《為納言姚璹等賀瑞石龜表》
前人
编辑

臣某言:伏見衡州所進瑞石,形似龜,頂上有文曰「大 周」,并有乾坤卦字,左邊有「王武」九千字,又有水火金 木土字,各依其方,北邊兼有「井」字。臣等詳觀靈字,伏 睹奇文,事實非常,理同神仙。首列《大周》文字,表元首 之尊;左有王武之名,明左契之執。合乾坤之兩卦,分 金木之五行。五行展轉而不窮,兩卦周流而無極。《井》 以養物,而知渥澤之下覃;石以補天,乃顯貞堅而上 列。將以九千之寶祚,嗣七百之鴻基,兆發靈心,事符 嘉運。況復名為元武,葉國姓而呈休;出自炎方,迎嚮 明而發祉。神祇之命,受託於四靈;感應之符,實超於 千載。臣等叨延恩獎,屢睹嘉祥,喜忭之情,實百常品。 無任慶躍之至,謹奉表陳賀以聞。謹言。

《為納言姚璹等賀瑞石表》
前人
编辑

臣某等言:伏見瑞石,有文曰「《武帝李彰》,好生臨國,永 保吉昌。」伏惟陛下受命旻穹,降靈宗祏。複棟重簷之 禮,嚴配昭升;五刑九辟之科,平反宥恤。故能使三精 孚德,七廟垂祥,頻降靈符,屢彰潛祉。好生臨國,實開 琬琰之文;永保吉昌,顯示貞堅之籙。隆萬代之遐筭, 曠千齡而不聞。臣等叨沐恩私,謬當樞近,親覿休寶, 「相趨忭躍,無任嘉慶之至,謹奉表稱賀以聞,仍請出 示百寮,并錄付史館。」

《為蜀剌史第八息進雲母粉表》
閭丘均
编辑

臣某言:「伏按雲母者,千二百玉石之精,七十二氣霧 之英也。體華而光,不為木毀,不為火鍛。夫萬物之精 者,神氣所會,未有不化神而能長久者也。是以服食 者,則翱翔自任,役使百靈。臣肌性虛羸,少嬰疾苦,務 求攝理,驗討方書,品丹石之名,徵草木之氣。前聖所 錄,粗知其體,即味消邪厲,力輔神年,類非難得之珍, 價無兼金之重,觸疾則愈,莫若茲物。」伏惟越古金輪 聖神皇帝陛下福德所符,天祚攸久,豈假上藥,方固 南山。然一日萬幾,或煩聖慮,色力榮衛,必有相資。臣 從西山野人得其良者,其色多白,乃是雲液。臣不揆 拙昧,輒採古仙要方,量事施藝,剪棄粗纇,收聚輕英, 開潔清之所,遠淹穢之跡。浸以茅露,洮以東流,曠日 彌時,然後功就。果得光潤融爛,質理研微,試之柔膚, 隨手化滅。皆云所見,未始相侔。臣意其精殊,倘涉靈 祕,豈以几妄,所敢餐嘗?謹詣朝堂,敢冒死封進。伏希 陛下兼愛博物,受其區區,不以凡人,忽棄神寶。無任 下情。

《古石賦》
鄭惟忠
编辑

博望侯周遊天下,歷覽山川,尋長河於異域,得美石 而獻焉。漢武帝未之奇也。東方朔見而喟然曰:「此石 英輝潤密,秀色明爛,舊枕昆吾之谿,曾臨歸美之岸, 玉雉飛而激矢,金雞鳴而縱彈,至如天胎始裂,地乳 初分,丹青孕彩,隱起成文,盈尺則內含明月,膚寸則 外吐浮雲。別有兩楹分竦,雙闕相向,依依識啟母之 形,亭亭表望夫之狀,鼓迎桴而若動,帆映舟而似颺。」 此並流膏曲澗,滴髓危峰,據谷成虎,臨池作龍,鋪英 九節,連葉千重。若乃泗水之上,岐山之側,撫之則磬 動奇音,被之則錦開新色,匠石見而驚駭,《師涓》聞而 嘆息。於是琢磨成狀,雕瑩生輝,似龜則負圖盤峙,如 鵲則緘印騫飛。在地者佳人擣練,在天者,「織女支機。」 及其火烈。崑星流宋國被隕,形碎,遭焚影黑,碑沈 郢路之東,柱折陽關之北。昔之開壇竹聳,抱劍松抽, 礎應山雲之潤,橋通海水之流。柳谷岸崩之馬,鬱林 泥落之牛。莫不歲月凋訛,丘陵蕪沒,顛墜坑穽,枕倚 巖窟。據洞口而嵯峨,出泉心而硉矹。徒見新排理坼, 舊蹙文迴,圓分者雹散,方裂者冰開。既藏瑕而被蘚, 又抱穴以侵苔。「豈如寫鏡能明,磨鋒可利,擊拊充帝 庭之樂,關和睹王府之器。總五色而補天,含九光而 鎮地者矣。」詞未畢,帝乃顧而言曰:「楚王見璞,棄之山 阿。不有卞氏,其如玉何?」抽琴命操,為《古石之歌》。歌曰: 「江東藏瑞簡,濟北蘊兵書。若非平固湖中鴈,定是昆 明池裏魚。」歌響既終,神儀有懌。左右驚視,符彩傍射。 使玉人而攻之,果得連城之璧。

===
《石賦》
李邕
===代有遠遊子,植杖大野,周目層巖,睹巨石而歎曰:「茲

盤礡也,可用武而轉乎?茲峭峙也,可騰趠而登乎?」觀 其凌雲插峰,隱霄橫嶂,峻削標表,汗漫儀狀。劃鎮地 以周博,崛戴天而雄壯,默元雲之暮起,赩丹霞之朝 上。若使矗布長城,嶷聯高壁,遏西戎而分塞,截東陲 而度磧。張九州之地險,蹙四裔之天隔。固可以眇絕 驕子,遐阻勍敵。歸華夏之甲士,卻邊荒之羽檄。別有 列在王庭,地當文砌,疑貞琬之粉澤,艷重錦之光麗。 承聽政之梁柱,納進賢之階陛。匪徒夾植桃李,因芳 茝蕙,降神女之徜徉,拂仙衣之容曳。若乃苔蘚剝落, 雨露淋漓,冰碧藻耀,繪畫紛披。不邀代之所貴,不欲 人之見知。罔懷金而則異,曷剖玉而方奇。至若危堞 孤援,懸門禦衝。出陣摧鶴,乘城起龍。砲與矢而飛雨, 磁當途而列墉。金鼓為之沮氣,戈矛為之輟鋒。借如 奕秋沈思,蜀相興圖,秉節制以全勝,縱劫殺以論都。 鄙宋緘之繆識,嘉禹鑿之神謨。落五星而多懵,坐千 人而不孤。惟磨礱之所取,任方圓之自殊。支空留於 織室,編尚想於兵符。鳥何恨而填海,山何言而望夫? 徒以貞者不黷,堅者可久;臥如羊於山野,蹲似虎於 林藪。知作鼓之希聲,信為人之無偶。梁架海以東注, 鎮臨江而南守。庶投水而克成,將補天而何有。豈獨 砥礪利器,盤踞真玉。鏃來肅慎,門通越裳。屹恃立以 興主,架能言以發祥。邇開蓮兮華表,遠倚劍兮疏梁。 保茲城而永固,結彼交而不忘。何止藏書入室,勒篆 離經,翕湘川之飛燕,伏昆池之駭鯨。膏久服而顏駐, 碑一觀而涕零。豈知扣角匡坐,且悲歌於白水;尋山 小住,止危途於翠屏而已哉?

《為宰相賀武威郡石化為麪表》
孫逖
编辑

臣等伏見王倕奏,武威郡番禾縣嘉瑞鄉天寶山,周 圍五六里,石化為麪,在近村閭及諸郡部落。自今載 「正月以來取食,甘美益人。」又按《圖經》:「貞觀九年,鳳凰 集於此,故名嘉瑞鄉」,其天寶山在此鄉界。伏以神道 設教,變化無方,聖人為心,感通必應。陛下仁霑動植, 澤及生靈,故得地不藏珤,石變為麪,既資人食,又濟 邊廩,成熟自因於道氣,艱難不待於農功。豈麰麥之 足方,何雨粟之能喻。況山符聖號,用彰於萬壽;鄉表 瑞石,允迪於前烈。殊祥葉應,景福攸臻。臣等忝侍軒 墀,倍深慶悅。無任抃躍之至,謹奉表陳賀以聞。

《五如石銘》有序
元·結
编辑

涍泉之陽,得怪石焉。左右前後,及登石巔,均有如似,故命之曰「五如石。」 石皆有竇,竇中有泉,泉詭異於七泉,故命為七勝泉。石有雙目,其一目命為洞井。井與泉通,一目命為洞樽,可貯酒。石尾有穴,且如礱者。又如瀧者,泉可停澄,匝石而流,入於礱中,出而為瀧。於戲!彼能異於此,安可不稱顯之?銘曰:

五如之石,何以為名?請悉狀之,誰為我聽。左如旋龍, 低首回顧。右如驚鴻,張翅未去。前如飲虎,飲而蹲焉。 後如怒龜,出洞登山。若坐於顛,石則如乘。惟彼靈槎, 在漢之間。洞井如鑿,淵然泉湧。澄瀾涵石,波起如動 不旌尤異,焉用為文?刻銘石上,於千萬春。

《砥石賦》并序
劉禹錫
编辑

南方,氣泄而雨淫地慝,傷物。媼神噫濕,渝色壞味。雖金之堅,亦失恆性。始予有佩刀甚良,至是澀不可拔。剖其室乃出。愬陽眇視,傳刃蒙脊,鱗然如痏痂,如墨子,如青蠅之惡。銳氣中錮,猶人被病然。客有聞焉,裒密石以遺予,沃之草腴,雜以鳥膏,切劘下上,真質焯見。躊躕四顧,返爾謝客。微子之貽,幾喪吾寶。客曰:「吾聞諸梅福曰:『爵祿者,天下砥石也。高皇帝所以礪世磨鈍,有是邪』?」 予退感其言,作《砥石賦》。

我有利金兮以利為佩。遭土卑而慝作兮,雄鋩為之 潛晦。如景昏而蝕既兮,與肌漆而為癘。顧秋蓬之不 可刜兮,尚何遊乎髖髀之外?利物蒙蔽,材人惆悵。俾 百沃之至精,蟠一檢而多恙。豈害氣之獨然兮,將久 不試而然。彼屠者之刀兮,獵者之鋋。不灌不淬兮糅 錯銜鉛。日鼓月揮兮,刲腴擊鮮皖。「以耀芒,滃淫 夷而騰羶。豈不涉暑而蒙沴兮,鼎用之而成妍。」有客 自東,遺予越砥。圭形石質,蒼色膩理。划其鱗皴,滑以 滫瀡。如衣澣垢,如鼎出否。霧盡披天,萍開見水。拭寒 焰以破眥,擊清音而振耳。故態復還,寶心再起。既賦 形而終用,一蒙垢焉何恥。感利鈍之有時,寄雄心於 瞪視。嗟乎!石以砥焉,化鈍為利;法以砥焉。化愚為智, 武王得之,商俗以厚。高帝得之,傑材奔走。得既有自, 失豈無因。漢氏以還,三光景分,隨道闊狹,用之得人。 五百餘年,唐風始振。懸此大砥,以礱兆民。播生在天, 成器在君。天為人君,君為人天。安有執礪世之具,而 患乎無賢歟?

《魚龍石賦》
王棨
编辑

隴山下,汧水中。有石類魚龍之狀,成形匪追琢之功。 半隱𣽂淪,若噞喁而斯在;餘依磧礫,將蟠蟄以攸同。 嘉夫地出貞姿,天成詭質。雖驂之勢可類,而跳獸之規莫匹。厥象有二,其堅惟一。水清見處,如欣得水 之秋;雲起觸時,稍葉召雲之日。豈非自從凝結,有此 規模。既異織女,還非望夫。或似罷江湖之游泳,又如 收雲雨之虛無。徒使漁人川上而幾迴顧盼;仍令豢 氏,路旁而終日蜘躕。蓋以磊磊漸分,磷磷酷似。溜穿 而喣沫無別,苔駮而成章可擬。曾經飲羽,若銜索以 斯存;或用紀功,疑負圖而載止。由是密聚鱗次,孤標 介然。設赬尾於五色,認胡髯於一攀。初驚獺祭於地, 復謂見化於川。睹岸草以旁生,不殊在藻;遇春流而 乍沒,又若潛淵。既將轉以揚鬐,亦因泐而無首。比岫 居而苟可,於泥蟠兮曷不中。猶蘊玉,尚含呂望之璜; 誰取支機,已在葉公之牖;造化難知,雕鐫者誰?何莓 苔之古色,有鱗鬣之奇姿。謂湘水之燕且殊,寧俟飛 也;與金華之羊自別,何勞叱之。既表元功,永存靈蹟。 映一水之晴綠,對群峰之暮碧。彼結網垂綸之士,與 攀髯採珠之客。或命駕而西遊,試迴眸於此石。

《乘石賦》
李昂
编辑

「觀彼乘石,體自孤貞,得崑山之片字,掩穀城之偉名。 青苔備色,堅確符情,列群峰而無語,縱眾溜而有聲。 爾其崔嵬岑絕,涵霜貯雪,竹徑煙曛,松門景滅。愜野 叟之幽意,抱山人之勁節。橫碧岫以霞張,噴紅泉而 水咽。借如巨形矗嶪,勢若將飛,隨匠人之採斲,入天 子之宮闈。故得削跡青澗,端容紫微。幸至尊之踐履, 嘉菲陋之因依。」於是皇帝穆然,乃登珍臺,乘玉輅。帷 弸彋其拂汨,鱗雜沓以駢布。甸師清畿,野廬掃路,流 星旄以燭日,儼雲旌而彗霧。往來斯登,升降必步,取 其磨而不朽,貞而無蠹。不然,此荒藪之微石,何遭逢 之多遇,請言其本也。生必深山,峰壯自閑,電烻霞駮, 樹雜苔斑。奇形異質,紛拏不一。屹特立以樹空,倚崩 崖而構室,銜箭羽而橫臥,聳蓮蓬而半出,龍吟應物, 觸紫巖而吐雲,虹梁中斷,駕滄海而觀日。故石之為 物也,不奢不僭,無競無猜,偶山水而長往,因和璞而 俱來,考之《雲籍》,則建名古昔,貫億祀而長存,經百王 而不易,胡施而不可,何用而不適?「願上吾君千萬年, 地久天長履茲石。」

《狠石銘》
皇甫湜
编辑

狠石蒼蒼,驪山之傍。鑱朴礱頑,嶷然四方。昔秦皇帝, 謀之不臧。七十萬人,茲焉遑遑。發石北山,言礎於墳。 若有憑依,屹住中逵。淫刑蹴迫,人力無施。故老相傳, 以「狠』名之。自古太古,不封不樹。有葛於溝,有薪於野。 後聖有作,緣情不忍。為之棺槨。其在唐虞,則維寂木。 噫嘻暴秦,虐用其人。墳而象山,下錮三泉。窮珍搜奇, 力瘁財癉。驅逐而前,如刈草菅。天毒其衷,神憤其凶。 讁戍一呼,九州風從。《白挺》荊棘,指麾崤潼。險阻不闔, 干戈倒鋒,尸露於劫,隧燔於童。蓬顆無依,不十年中。 禹葬會稽,不改其行。聖德洋洋,厥響久長。至於漢劉, 釋之而言。「中如可欲,猶隙南山。矧私其身,以盡其人。」 刻詞狠石,炯戒千春。

《洗乘石賦》
王起
编辑

瑟,彼乘石履於聖王。每寒水而濯色,俾堅容而有常。 當宸駕之未嚴,貞姿或翳;及天步而將踐,麗質斯彰。 於是五輅載轄,六龍齊首。森天仗而既列,儼翠華而 已久。隸僕乃故實是諮,舊章克守。取彼流惡,滌茲舍 垢。兢兢乎映金車而鞠躬,翼翼兮汲銀瓶而運手。發 璀錯之色,莓苔染之而不能;注清泠之聲,埃壒集之 而何有。皎爾鏡徹,爛然冰鮮。承玉趾而增麗,拂袞衣 而更妍。磷磷於清淺之波,自慚奪彩;鑿鑿於激揚之 水,莫敢爭先。匪琢匪磨,不涅不磷。求韞玉之色彰,候 和鸞之聲振。成吾皇獻替之義,我則如水之投;葉吾 皇啟沃之心,我則如流之順。四海是奉,百禮所總。茲 石既潔,一人由是而日輝;茲石未晞,萬騎不戒而雷 動。君惟度義,官則庀司,將滌瑕而蕩穢,在挹彼而注 茲。於以昭卜征之候,於以明望幸之期。潺湲既臨,似 石磴瀉泉之狀;流離欲散,有山雲潤礎之姿。有翼有 嚴,既敬既戒,去淟涊之色。由是砥平,吐新鮮之輝,用 光時邁。乘石之洗也列《周經》,乘石之履也合《周雅》。內 可以訪道海內,外可以觀風天下。故曰:「有扁斯石,見 於王者。」

《鍊石補天賦》
前人
编辑

「天何言哉?有闕則補。持五石而是用,俾四時而能取。」 成乎圓象,故資可轉之功;定彼乾儀,蓋俟至堅之主。 所以裨覆燾,仰周普。磨礱入鍛,成功豈濫於宋人;緝 綴為勞,至德何慚於山甫。乾道甚明,配彼清真,類鼓 鑄而可致,冀穹元而是營;石不能言,而助無為之化。 天將假手,潛因妙用而成。則知媧氏之為功也。體物 情立,取法志生。眄悠遠而求則,象規圓而作程。小大 寧遺,俾隨形以溥博;嵯峨不墜,皆投質於輕清。若乃 元造呈材,神功效技。他山以綴,象帝自邇。卿雲初觸, 當碧落以麗采;銀漢同流,激清霄而節彼天象。又元 石質既堅,究勤勞而日月逝矣,成廣大而星辰繫焉。 暖積素之煙,尚疑苔點;降如絲之雨,終若溜穿。觀夫圖則九重,功惟百鍊。眷無親而克敬,當有道而可見。 言柔與剛,崇高是將。運有徙於晝夜,比為炭於陰陽。 織女停梭,受支機於河漢;荊人抱璞,嗟韞玉於穹蒼。 補之伊何,以當其闕。照悠悠於峻極,驅鑿鑿於超忽。 想夫取鍛之日,排剛之時。齟齬不安,或表艱難之步; 清明於外,猶生錯落之姿。正圓虛之廣矣。「下長風而 凄其。」是知補上天於鍊石,蓋虛實之相資焉。

《昆明池石鯨賦》
李子卿
编辑

漢武帝將恢厥功,闢厥土,使近必伏,遠必取。乃象滇 河以為池,法昆明而教武。於是水物備,石鯨吐。茸鱗 鏤甲,欲動於漣漪;掉尾建鬐,必隨於風雨。殘文沙白, 古色苔蒼,若噴沫而生浪,狀銜珠而有光。質惟其堅, 豈有時而泐?感則斯應,蓋動惟其常。方將協靈德,薦 禎祥。豈「泥沈而沙臥,與地久而天長」者哉?至若漢苑 風霽,秦渚流春。輕搖澹泞,稍動淵淪。載沈載浮,百尺 且窺於頒首;若明若滅,兩崖猶認於文鱗。對牛女而 光動,映樓船而色新。誇大豈慚於海客,遇屯空笑於 波臣。及乎雷隱南山,雲生北斗。鼓怒波擊,崩騰水走。 勢則洶洶,有類陽侯之振;聲乃虩虩,宛是《蒲牢》之吼。 若此,則非不知靈之所憑,神之所有「者也。且石之為 質也,磨而不磷;魚之為物也,動而必順。豈比夫為犀 蜀郡,浦際空沈;作燕湘川,雨中方振。色映乎崖渚,性 合乎風雷。非任子之釣得,儻琴高之御來。幸見處於 河漢,亦何辭於劫灰。」客有感而言曰:「今失流無虞,鏗 鍾何託?請為不轉之志,以就觀濠之樂。儻南溟之可 圖,吾固知夫後時之」可以潛躍也,

《落星石賦》
崔沔
编辑

元氣初變,有形既闢,稟清明之表者,騰為星辰,受重 濁之資者,降為土石,肇經綸於邃古,蓋常久而不易。 詭哉靈物,原始混成,參夫元象,麗於太清。彼在天也 何譴?奄淪落於邊城;其在地也何幸?復推遷於上京。 爾其蘭臺廣廡,芸閣修除,飛軒廓落,邃宇崇虛,芳草 旖旎,珍木扶疏,邇九重之宮闕,藏萬古之圖書。地禁 務簡,政和禮舒。貞而不黷,其清有餘;意棲閑之得所, 形變化其焉如徒。觀其隱淪晶昭,蓄縮光芒,體硉矹 以難動,氣埋冥而不揚。擬於規矩,既不合於圓方;徵 其彩飾,又無復於元黃。匪處匪出,不識於行藏;匪榮 匪悴,不達於炎涼。夫其靜也何必徐生百祥;夫其重 也,何必能鎮百殃。庶永終而知弊,蓋抱璞而襲常。彼 無用也,亦至人之所謂允臧。

《禎石賦》
薛存誠
编辑

上帝乃眷下顧,豐我皇祚,產禎石以報德,約遠人以 遐赴。外輝煥以發章,內清明而含素。方圓冰潔,篆隸 星布。五千符聖曆之長,一丸合太陽之數。瑩然非追 琢所及,忽爾若神靈來附。考乎文也,知諸受命之期; 徵乎石焉,亍此維城之固。且夫文旌乎實,石堅乎質。 垂本根以繁茂,作元后之貞吉。驗符而天命有歸,貽 慶而孫謨莫失。方《洛書》以自來,狀《河圖》之負出。懿夫 皪彩發鮮,隱起成妍。質非工斲,字乃神鐫。移篆文於 玉璽之上,取隸則於銅棺之前。紛鳥跡以屆漢,若飛 騰而在泉。帝拜昌言,慶實延於卜代;名傳聖運,功何 異於補天。苟不思而來暨,恭承眷于上元。信乎瑞以 勤致,彰乎天賜。其為后也,貴乎無得而稱;其為石也, 下乃不求而致。豈比夫渭濱之璜兮空言佐命,峴首 之碑兮永沈文字。孰若我垂吉祚於當時,演昌期於 後嗣。且乎文可嘉而不可卷,石可固而不可轉。題八 角而爾乃增輝,刻九言而吾斯盡善。宜子孫之蟄蟄, 得先銜於隸篆。太宗勞謙垂制,虔告上帝。伊連被而 莫紀,自高祖而流裔。其石也,為遐玉之祥;惟孤也,實 先君之系。誠降慶之所致,敢欺紿於輿隸。於是公卿 列辟,劎佩鏘鏘。聯趨詣石,再拜稱觴。斯萬人之有慶, 表二聖之重光。不然,何炫發於石,玉侔其相。瑩煌無 點,璀璨有章。帝曰:「祖考之德惟覃,股肱之能以參。故 天錫之罔替,諒不穀而何堪。」

《仙石靈臺賦》
前人
编辑

「惟神化之所感,何禎祥而必臻?」位將天而同德,天與 日而共新,百靈扶於三善,萬象資乎一人。美以英聲 遠被,嘉貺必陳。於是祕其跡則如畫如隱,圖其文則 匪鐫匪刻。屈若絲縈,舒同髮直,彩非因染,辭無假飾。 雖真籙之可觀,固神功之靡測。若乃煙消字發,苔落 文生,映月波起,含日金明。彰八千之綿祚,著三代之 珍名。或鸞迴而鳳轉,乍雲點而霜橫。法兼篆籀,體被 形聲。信天筆之攸假,實神翰之所成。至如桂影宵臨, 星光夜燭,分若珠解,連同瓊續。映朝霞以散錦,流夕 露以垂玉。紀三皇之故事,包五代之遺躅,足使濁河 龍泳,清洛龜沈。既超前而冠後,亦挾古而光今。所以 管絃流韻,鐘石凝音,豈獨妙符至理,固亦道葉乾心。 「總群瑞以考徵,實表盛乎貞紀,騰茂實於千里,激清 流乎萬祀。元象煥以呈祥,《靈山》鬱以效祉,明皇基之 永固,與天地乎終始。嗟微臣之菲薄,屬欽明於暮齒, 望天闕以長謠,情顧戀其何已也

《望夫石賦》
白行簡
编辑

至堅者石,最靈者人。何精誠之所感?忽變化而如神。 離思無窮,已極傷春之目;貞心彌固,俄成可轉之身。 原夫念遠增懷,憑高流盼。心搖搖而有待,目眇眇而 不見。絲蘿無託,難立節以自持;金石比堅,故推誠而 遂變。徒觀夫其形未泐,其怨則深。介然而凝,類夫啟 母之狀;確乎不拔,堅於王霸之心。口也不言,腹兮則 「實。形落落以孤立,勢亭亭而迥出。化輕裙於五色,獨 認羅衣;變纖手於一拳,已迷紈質。矧乎石以表其貞, 變以彰其異。結千里之怨望,含萬里之幽思。綠雲朝 觸,拂峨峨之髻髮;微雨暮霑,洒漣漣之珠淚。雜霜華 於臉粉,脫苔點於眉翠。昔居人代,雖云賦命在天;今 化山椒,可謂成形於地。」於是感其事,察其宜。採蘼蕪 之芳,生不相見;化芙蓉之質,死不相隨。冀同穴於冥 漠,成終天之別離。則知行高者其感深,跡異者其致 遠。委碧峰之窈窕,辭紅樓之婉娩。下山有路,初期攜 手同歸;窺戶無人,終歎往而不返。嗟乎!貞志可嘉,高 節惟亮。同胚渾之凝結,異追琢而成狀。孤煙不散,若 襲香於爐峰之前;圓月斜臨。似對鏡於《廬山》之上。形 委化而已久。目凝睇而猶望。悲夫思婦與行人。莫不 睹之而惆悵。

《為趙公謝賜金石凌表》
權德輿
编辑

臣憬言:「伏奉恩敕,賜臣金石凌并方及《服法》,并金花 銀合一,又賜臣《蘇膏方》及《眼赤有瘡方》」,其方皇太子 書者。鴻私疊見,特發天心,受恩拜賜,慚怖交集。中謝 臣聞「台司之任,茂遂群生,而攝衛乖宜,自貽病疾。理 身未暇,敷政何由?咸謂上簡宸衷,下矜賤質。御方靈 藥,稠疊寵光。劑和至精,減聖躬所服;翰墨元妙,降皇 儲之書。仰光輝而陋目增明,承渥澤而沈痾自愈。致 金石之固,通性命之和。保持誨諭,曲盡慈旨,蠲其煩 滯,授以康寧,省己何功,害盈知懼。伏惟陛下宣布大」 和,則時無疵癘;懋建大中,則物以阜安。生及昌期,自 登壽域。況臣劣薄,待罪樞衡,感平施而已深,荷殊榮 而難報。雖陰陽不測,犬馬之疾頓瘳;而日月無私,螢 燭之光何補?生成覆露,皆稟睿慈;竭力致命,豈申愚 效?無任「感恩惶懼之至,謹具表陳謝以聞。」

《與崔饒州論石鍾乳書》
柳宗元
编辑

宗元白:「前以所致石鍾乳非良,聞子敬所餌與此類, 又聞子敬時憒悶,動作宜以為未得其粹美,而為麤 礦燥悍所中,懼傷子敬醇懿,仍習謬誤,故勤勤以云 也。」再獲書辭,辱徵引地理證驗,多過數百言,以為土 之所出,乃良無不可者,是將不然。夫言土之出者,固 多良而少,不可不謂其咸無不可也。草木之生也依 「於土」,然即其類也,而有居山之陰陽,或近水,或附石, 其性移焉。又況鍾乳真產於石,石之精麤疏密,尋尺 特異,而穴之上下,土之薄厚,石之高下不可知,則其 依而產者,固不一性。然由其精密而出者,則油然而 清,炯然而輝,其竅滑以夷,其肌廉以微,食之使人榮 華溫柔,其氣宣流,生胃通腸,壽善康「寧,心平意舒,其 樂愉愉。由其粗疏而下者,則奔突結澀,乍大乍小,色 如枯骨,或類死灰,淹粹不發,叢齒積纇,重濁頑璞,食 之使人偃蹇壅鬱,泄火生風,戟喉癢肺,幽閉不聰,心 煩喜怒,肝舉氣剛,不能和平,故君子慎焉。取其色之 美,而不必唯土之信,以求其至精」,凡為此也,幸子敬 餌之近,不至於是,故可止禦也。必若土之出,無不可 者,則東南之竹箭,雖旁岐揉曲,皆可以貫犀革;北山 之木,雖離奇液樠,空中立枯者,皆可以梁百尺之觀, 航千仞之淵。冀之北土,馬之所生,凡其大耳短脰、拘 攣踠跌、薄蹄而曳者,皆可以勝百鈞,馳千里;《雍》之塊 璞,皆可以備砥礪;徐之糞壤,皆可以封大社;荊之茅, 皆可以縮酒;九江之元龜,皆可以卜;泗濱之石,皆可 以擊考。若是而不大謬者少矣。其在人也,則魯之晨 飲其羊,關轂而輠輪者,皆可以為師儒;盧之沽名者, 皆可以為太醫;西子之里,惡而矉者,皆可以當侯王; 山西之冒沒輕儳沓,貪而忍者,皆可以鑿凶門,制閫 外;山東之稚騃樸鄙,力農桑、啖棗栗者,皆可以謀謨 於廟堂之上。若是則反倫悖道甚矣,何以異於是物 哉?是故經中言丹砂者,以類芙蓉而有光;言當歸者, 以類馬尾蠶首;言人參者,以人形黃芩以腐腸,附子 八角甘遂赤膚,類不可悉數。若果土宜乃善,則云生, 某所不當,又云某者良也。又《經》註曰:「始興為上,次乃 廣連」,則不必服,正為始興也。今再三為言者,唯欲得 其英精,以固子敬之壽,非以知藥石角技能也。若以 服餌不必利己,姑務勝人,而夸辯博,素不望此於子 敬其不然明矣。故畢其說。宗元再拜。

《復乳穴記》
前人
编辑

石鍾乳,餌之最良者也。楚越之山多產焉,於連於韶 者,獨名于世,連之人告盡焉者五載矣。以貢則買諸 他郡。今刺史崔公至,逾月,穴人來,以乳復告,邦人悅 是祥也,雜然謠曰:「毗之熙熙,崔公之來。公化所徹,土 石蒙烈。」以為不信,起視乳穴。穴人笑之曰:「是惡知所謂祥耶?嚮吾以刺史之貪戾嗜利,徒吾役而不吾貨 也,吾是以病而紿焉。今吾刺史令,明而志潔,先賴而 後力,欺誣屏息,信順休洽,吾以是誠告焉。且夫乳穴 必在深山窮林,冰雪之所儲,豺虎之所廬。由而入者, 觸昏霧,扞龍蛇,束火以知其物,縻繩以志其返。其勤 若是,出又不得吾直,吾用是安得不以盡告?今令而 乃誠,吾告故也,何祥之為?」士聞之曰:「謠者之祥也,乃 其所謂恠者也;笑者之非祥也,乃其所謂真祥者也。 君子之祥也,以政不以怪,誠乎物而信乎道,人樂用 命,熙熙然以效其有。斯其為政也,而獨非祥也歟!」

《永州萬石亭記》
前人
编辑

御史中丞清河男崔公來涖永州。間日登城北墉,臨 于荒野叢翳之隙,見怪石特出,度其下必有殊勝。步 自西南,以求其墟,伐竹披奧,攲仄以入。「綿谷跨谿,皆 大石林立,渙若奔雲,錯若置碁,怒者虎𩰚,企者鳥厲。 抉其穴則鼻口相呀,搜其根則蹄股交峙,環行卒愕, 疑若搏噬。」於是刳闢朽壤,剪焚榛薉,決溝澮,導伏流, 散為疏林,洄為清池。寥廓泓澄,若造物者始判清濁, 效奇於茲地,非人力也。乃立游亭,以宅厥中。直亭之 西,石若掖分,可以眺望。其上青壁斗絕,沈於淵源,莫 究其極。自下而望,則合乎攢巒,與山無窮。明日,州邑 耋老雜然而至,曰:「吾儕生是州,藝是野,眉龐齒鯢,未 嘗知此。豈天墜地出,設茲神物,以彰我公之德與!」既 賀而請名,公曰:「是石之數,不可知也。以其多而命之 曰萬石亭。」耋老又言曰:「懿夫公之名亭也,豈專狀物 而已哉!公嘗六為二千石,既盈其數,然而有道之士, 咸恨崔公之嘉績未洽於人,敢頌休聲,祝公於明神。 漢之三公,秩號萬石,我公之德,宜受茲錫。漢有禮臣, 惟萬石君。我公之化,始於閨門。道合於古,祐之自天。 野夫獻辭,公壽萬年。」宗元嘗以箋奏隸《尚書》,敢專筆 削,以附《零陵故事》。

《石鏡賦》
李程
编辑

「惟石之貞,惟鏡之清。」鏡因石以為異,石假鏡而為名。 其在石焉,肇自一拳之質。其為鏡也,非因百鍊之精。 不資磨瑩而冰淨,詎假雕鐫而砥平。徒美夫孕清瑩, 含彩綴。粲玉質以皎晶,蓄霜華而明媚。匪因人力,其 成也何時?倬彼神功,其來也奚自?凝輝炯炯,散彩洋 洋。既不勞乎鎔範,亦無失於圓方。輝映空巖,恆舞山 雞之影;色澄清夜,寧慚玉兔之光。伊鑒物之必審,信 自然之所稟,彼虛受而不遺,同至道之無私。既不限 於遐邇,豈有差於毫釐。深山之中,誰辨藏冰之處;幽 谷之際,寧分抵璧之時。況剛直其體,清貞自持,恆發 輝山之色,常含韞玉之姿。懷寧一之心,不可轉也。處 《闃寂》之地,誰其尸之。當六合之精爽,澄素輝之潔朗, 可以坐致於雲霄,可以立分於魍魎,知遠之邇,視山 岳之在目,以小觀大,覽山湖如指掌。且鏡之為物也 淨,石之為義也堅,既守質以固矣,亦騰光而皓然,朗 鑒之前,皆願呈其肝膽,委照之下,終願辨乎媸妍,故 能無幽不燭,無物不載,彼三光與萬類,莫不形乎其 內也哉。

《太湖石記》
白居易
编辑

古之達人,皆有所嗜,元晏先生嗜書,嵇中散嗜琴,靖 節先生嗜酒,今丞相奇章公嗜石。石無文無聲,無臭 無味,與三物不同,而公嗜之,何也?眾皆怪之,我獨知 之。昔故友李生名約有云:「苟適吾意,其用則多。」誠哉 是言,適意而已。公之所嗜,可知之矣。公為司徒,保釐 河洛,治家無珍產,奉身無長物,惟東城置一第,南郭 營一墅,精葺宮宇,慎擇賓客。性不苟合,居常寡徒,游 息之時,與石為伍。石有族聚,太湖為甲,羅浮、天竺之 徒次焉,今公之所嗜者甲也。先是公之寮吏,多鎮守 江湖,知公之心,惟石是好,乃鉤深致遠,獻瑰納奇,四 五年間,纍纍而至。公於此物,獨不廉讓?東第南墅,列 而置之。冨哉石乎!厥狀非一,有盤坳秀出,如靈丘鮮 雲者;有端儼挺立,如真官神人者;有縝潤削成,如珪 瓚者;有廉稜銳劌,如劎戟者;又有如虯如鳳,若跧若 動,將翔將踴,如鬼如獸,若行若驟,將攫將𩰚者。風烈 雨晦之夕,洞穴開「若欱雲歕雷,嶷嶷然有可望而 畏之者。煙霽景麗之旦,巖崿霮䨴若拂嵐撲黛,靄靄 然有可狎而翫之者。昏曉之交,名狀不可撮。要而言, 則三山五岳,百洞千壑,覼縷簇縮,盡在其中。百仞一 拳,千里一瞬,坐而得之,此所以為公適意之用也。」常 與公逼觀熟察,相顧而言,豈造物者有意於其間乎? 將胚渾凝結,偶然而「成功乎?然而自一成不變已來, 不知幾千萬年,或委海隅,或淪湖底,高僅數仞,重者 殆千鈞,一旦不鞭而來,無脛而至,爭奇騁怪,為公眼 中之物,公又待之如賓友,親之如賢哲,重之如寶玉, 愛之如兒孫,不知精意有所召也。將尤物有所歸耶? 孰不為而來耶?必有以也。」石有大小,其數四等,以甲 乙丙丁品之,每品有上中下,各刻於石之陰,曰「牛氏 石,甲之上,丙之中,乙之下。」噫!是石也,百千載後散在 天壤之內,轉徙隱見,誰復知之?欲使將來與我同好者,睹斯石,覽斯文,知公之嗜石之自。會昌三年五月 癸丑日記。

《盤石銘》并序
前人
编辑

「太和九年夏,有山客贈予《盤石轉寘》於履道里第,時屬炎暑,坐臥其上,愛而銘之」 云耳。

客從山來,遺我盤石。圓平膩滑,廣袤六尺。質凝雲白, 文折煙碧。莓苔有斑,麋鹿無跡。置之竹下,風掃露滴。 坐待禪僧,眠留醉客。清冷可愛,支體甚適,便是白家 夏天床席。

《溜穿石賦》
趙蕃
编辑

「山溜泠然,漱幽石而濺濺。」恒羃䍥以迸集,忽嵌空而 下穿。介若自持,謂稟靈而利物;呀而中斷,見積小以 摧堅。且其輕重異源,剛柔殊類。嘉洞出而無朕,知累 功而有自。貫白雲之幽抱,滴滴方來;破蒼苔之古痕, 泠泠斯至。崎峗莫狀,激射無窮。逗跳沬以居內,洩涓 流而在中。日就月將,必漸然而爭赴;因微方著,殊易 者之先攻。原乎厥性既柔,其平如砥;因滴瀝以成象, 若洞澈而虛己。注而匪竭,歎追琢之莫加;協乃有時, 顧堅貞而何以?下漱而玉,中開似冰,謂雕以為樽;窪 而無當;疑鑿而成磴,豁爾非憑。然則引深邃,洞觚稜。 諒在物而靡及,非自微而不能。由是異類相推,於斯 何甚?蒙兮莫奪,堅然自稟。清光亂灑,初熠熠以穿菱; 素彩頻垂,每熒熒而透錦。偉夫炯若,《方絜》於焉「注茲, 或零落以將盡,竟連環而不遺。依依未通,遵神泉之 靡息;一一將徹,聽鳴玉之遠而。故可以託質,悠悠於 山之幽,載吐潛液,靜如冥搜。滴盤礡之間,通茲餘潤; 挺剛克之際,分乎至柔。諒成功之不遠,庶積習之可 求。」

《前題》
楊弘貞
编辑

溜可穿石,柔能陷堅。因依而上下相遇,悠久而貞剛 失全。始則泠泠,觸泓澄而或躍;既而決決,窅洞達而 旁穿。一道中透,孤光下懸。何載馳之不息,終漸靡之 使然。觀夫習坎能通,柔虛漸至。虹挂空而飲井,星曳 練而投地。徵老聃之說,柔弱勝於剛強;驗夫子之文, 積善由乎馴致。當其涓涓無已,皓皓未通。若嶄巖之 見拒,能激射以相攻。既漱盪以探奧,遂深沉而鑿空。 下漱花浮,似出桃源之外;乘流魚躍,如辭丙穴之中。 言念其美,因詳所以。石雖堅而有崖,溜雖柔而不止。 進寸退尺,常一以貫之;日往月來,則就其深矣。克諧 潤下之道,實契靈長之理。想夫經始之時,人莫知之。 笑我者謂量力而徒爾,見機者料成「功之遠而。既知 難而不退,長引彼而注茲。是能卒獲其求,何傷守柔? 細滴瀝以成響,大逶迤而若抽。在彼一拳,同玉巵之 無當;經乎五色,狀銀漢之分流。其空可翫,其義可稟。 庶求福之不回,思進身而去甚。彼以水投石,吁嗟莫 承;摧鋒飲羽,誰謂難能?曷若挫銳而功著,積微而道 弘。妙哉斯賦之旨,惟」執柔而有恆。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