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第016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十六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

 第十六卷目錄

 石部藝文二

  菱谿石記          宋歐陽修

  怪石供             蘇軾

  後怪石供            前人

  歲寒堂十二石記         前人

  石姥賦             文同

  採石賦有序         程俱

  漁陽石譜序          漁陽公

  平泉草木記跋         葉夢得

  赤松觀石羊記          謝翱

  石賦              闕名

  凝雲石賦           元袁桷

  石假山賦           任士林

  端溪硯石賦有序       劉詵

  除怪石            明王源

  白石樓記            呂柟

  太湖石賦有序        陳洙

  試劍石賦有序        王寵

  代石言有序        虞淳熙

  遊蓮峰石記          陳伯獻

  遊潭石記            黃傅

  天柱石紀遊          冷逢震

  望夫石賦           錢文薦

  靈璧石考           王守謙

  嘉石記            沈應乾

  相石亭記            王昂

  柳山飛來石記         周宗正

  仰天山道人石記        鍾羽正

  載龍渦剪石先往寒河文有序 譚元春

  瑞石賦            潘一桂

  肺石賦            謝子蘭

坤輿典第十六卷

石部藝文二编辑

《菱谿石記》
宋·歐陽修
编辑

菱谿之石有六,其四為人取去,其一差小而尤奇,亦 藏民家。其最大者偃然僵臥於谿側,以其難徙,故得 獨存。每歲寒霜落,水涸而石出,谿傍人見其可怪,往 往祀以為神。菱谿,按圖與經皆不載。唐會昌中,刺史 李濆為《荇谿記》,云「水出永陽嶺,西經皇道山下。」以地 求之,今無所謂荇谿者,詢於滁人,曰「此谿是也。」楊行 密據淮南,淮人為諱其謙名,以荇為菱,理或然也。谿 傍若有遺址云。「故將劉金之宅」,石即劉氏之物也。金 偽吳時貴將,與行密俱起合淝,號「三十六英雄」,金其 一也。金本武夫悍卒,而乃能知愛賞奇異,為兒女子 之好,豈非遭逢亂世,功成志得,驕於富貴之佚欲而 然耶?想其陂池臺榭,奇木異草,與此「石稱,亦一時之 盛哉!」今劉氏之後,散為編氓,尚有居谿傍者。予感夫 人物之廢興,惜其可愛而反棄也,乃以三牛曳置幽 谷,又索其小者,得於白塔民朱氏,遂立於亭之南北。 亭負城而近,以為滁人歲時嬉游之好。夫物之奇者, 棄沒於幽遠則可惜,置之耳目則愛者不免取之而 去。嗟夫!劉金者雖不足道,然亦可謂雄勇之士,其平 生志意豈不偉哉!及其後世荒堙零落,至於子孫沒 沒而無聞,况欲長有此石乎?用此可為富貴者之戒。 而好奇之士聞此石者可以一賞而足,何必取而去 也哉!

《怪石供》
蘇軾
编辑

《禹貢》「青州有鉛松怪石。」解者曰:「怪石,石似玉者。」今齊 安江上往往得美石,與玉無辨,多紅黃白色,其文如 人指上螺,精明可愛,雖巧者以意繪畫,有不能及者, 豈古所謂怪石者耶?凡物之醜好,生於相形,吾未知 其果安在也。使世間石皆若此,則今之凡石覆為怪 矣。海外有形語之國,口不能言,而相喻以形。其以形 「語也,捷於口,使吾為之,不已難乎?故夫天機之動,忽 焉而成,而人真以為巧也。雖然,自禹以來怪之矣。」齊 安小兒浴於江,時有得之者,戲以餅餌易之。既久,得 二百九十有八枚,大者徑寸,小者如棗栗菱芡。其一 如虎豹首有口鼻眼處,以為群石之長。又得古銅盆 一枚以盛石,挹水注之,粲然而廬山歸宗佛印禪師, 適有使至,遂以為供。禪師嘗以道眼觀世間一切,混 淪空洞,了無一物,雖夜光尺璧,與瓦礫等,而况此石。 「雖然,願受此供,灌以墨池水。」強為一笑。使自今以往, 山僧野人欲供禪師而力不能辦衣服飲食臥具者, 皆得以淨水注石為供。蓋自蘇子瞻始。

《後怪石供》
前人
编辑

蘇子既以怪石供佛印,佛印以其言刻諸石。蘇子聞而笑曰:「是安所從來哉?予以餅易諸小兒者也。以可 食易無用,予既足笑矣,彼又從而刻之。今以餅供佛 印,佛印必不刻也,石與餅何異?」參寥子曰:「然。供者,幻 也;受者,亦幻也;刻其言者,亦幻也。夫幻何適而不可?」 舉手而示蘇子曰:「拱此而揖人,人莫不喜;戟此而詈 人,人莫不怒。同是手也而喜怒異,世未有非之者也。 子誠知拱戟之皆幻,則喜怒雖存而根亡,刻與不刻, 無不可者。」蘇子大笑曰:「子欲之耶?」乃亦以供之。凡二 百五十,并《二石槃》云。

《歲寒堂十二石記》
前人
编辑

「登州,下臨大海,目力所及。沙門、鼉磯、車牛、大竹、小竹, 凡五島,惟沙門最近,兀然焦枯,其餘皆紫翠巉絕,出 沒濤中,真神仙所宅也。上生芝草,木皆奇偉,多不識 名者。又多美石,五彩斑爛,或作金色。」熙寧己酉歲,李 天章為登守,吳子野往從之游。時解貳卿致政,退居 於登,使人入諸島取石,得十二株,皆秀色燦然。適有 舶在岸下。將轉海至潮子。野請於解公,盡得十二石 以歸。置所居歲寒堂下。近好事能致石者多矣,未有 取《北海》置南海者也。

《石姥賦》
文同
编辑

上嶜崟之飛泉兮,披薈蘙之榛莽。骭倦𠙆而膺喘兮, 窮其巔於絕岨。爰有石而跂跂兮,旁無他而相伍。色 黤黕而骨勁劣兮,具支節而帶文縷。其遠睨之若人 兮,迫猶疑其蹲虎。里俗神而甚恭兮,號相尊其曰姥。 謂遽亟而丐貺兮,緣其求而下予忽。旱陽赫而上爇 兮,飛光流而燎土。燀多稼以巨甗兮,烹群命於碩鬴。 走群靈而莫答兮,後率歸而此愬。役稚耄而竭蹶兮, 來號呶而嘂謼。會諸力以掀揭兮,使轉移其常處。靈 欻然而見景怪兮,眾外愕而中怖。塕堀堁而下發兮, 鬱黯靉而上布。澹砰磕而中作兮,漭滂沱而四注。回 極熾而施大潤兮,曾不暇乎旋步。已復還其故立兮, 各再拜而引去。問其端而何從兮,年「皆失其幾許?吾 聞懷澤之與符陽兮,亦有石為牛鼓。彼民釁而擊之 兮,常以旱而取雨。宛其於爾為類兮,彼又載於國譜。 噫惟皇之大職兮,繫陰陽之煦嘔。奚磊砢之頑質兮, 輒矯權而自主。事豈無於適然兮,而惑者概從而為 語。」皇忽寤而震恚兮,列罪目而爾數。訶星士以施棓 兮,敕雷將而揮斧。赫電火而灰爾兮,鼓箕風而蕩汝。 闃大空而泮散兮,一《摩抏》其處所。俾愚黎之偭正兮, 識惟皇之覆露。皇未寤而民尚惑兮,徒吾髀之長拊。

《採石賦》有序
程俱
编辑

「建中靖國元年,以修奉景靈西室,下吳興、吳郡採太湖石四千六百枚,而吳郡實採於包山。」 某獲目此瑰奇之產,謹為賦云。

《吳吏採石於包山》也,洞庭鄉三老趨而進,揖而言曰: 「惟古渾渾,物全其天,金藏於穴,珠安於淵。機械既發, 剖蚌錐礦,不翼而飛,無脛而騁。刳山探海,階世之競, 迺若富媼贅瘤,則為山嶽。茂草木於毛膚,包嶄巖於 骨骼,與瓦甓其無間,何於焉而是索?今使者窺複穴, 蕩沈沙,搜奇礓於洞腳,劂巧勢於丘阿,呼靈匠以運」 斤,指陽侯使息波。豎江山之崿崿,續劎閣之峨峨。莫 不剔山骨,拔雲根。貞女屹立,伏虎晝奔。督郵攘袂以 相睨,令史臨江而抗尊。雖不遭於醯「沃,豈有恨於苔 痕。嗟主人之不見,似羊牧之猶存。何一拳之足取,笑 九仞之徒勤。」既而山戶蛾集,篙師雲屯。輸萬金之重 載,走千里於通津。使山以為骨,則土「將圮;使玉以為 璞,則山將貧。煮糧之客,歎絕年之無飽;談元之老,持 一法其誰論。嘗聞不為無益,則用之所以足;惟土物 愛,則民之所以淳。怪斯取之安用,非野夫之樂聞。敢 請使者」吏呼而語曰:「醯雞不可與語天,蟪蛄不可與 論年。矧齊侯之讀書,豈輪人之得言。」三老曰:「極治之 世,樵夫笑;不談王道;至聖之門,鄙夫問而竭兩端,野 人固願知之。」對曰:「上德光大,孝通神明,闡原廟之制, 妥在天之靈,以謂物不盛則禮不備,意不盡則享不 精。故金瑰琛琲,天不祕其寶;樟楠楩梓,地不愛其生。 而青州之怪,猶未足於充庭,故於此乎取之。且鑿太 行之石英,採穀城之文石,以起景陽於芳林者,魏明 之侈」陋也;菲衣惡食,卑宮室以致美乎祭祀者,夏禹 之勤儉也。上方戒《後苑》之作,緩文思之程,示敦樸以 正始,盡情文而事神,此固上德之難名者矣。抑嘗聞 之:西有未平之羌,北有久驕之虜。顧蹀血之未艾,乍 遊魂而送死。方將不頓一戈,不馳一羽,殄醜類於煙 埃,瞰幽荒於掌股。庶黃石之斯在,儻《素書》之可遇。抑 又聞之,三德雖修,不遺指佞之草;萬國雖和,猶豢觸 邪之獸。蓋邪佞之蠱心,猶膏肓之自腠。維屬鏤之無 知,顧尚方之奚捄。故將鑄采石以為劍,凜豎毛於佞 首。若是則在邊無汗馬之勞,在廷無履霜之咎也。抑 又聞之,堯不能無九年之災,湯不能無七年之旱。雖 陰陽之或乖,豈閉縱之可緩。故將放鞭石於宜都,回 雨晹於咳眄。抑又聞之,「扶耒之子,有土不毛;抱甕之 老,有茅不薅。」富者侈而貧者惰,遊者逸而居者勞。雖齊導之有素,奈狡兔而是逃。故將取嘉石以列坐,平 罷民於外郊。抑又聞之,「日不蔽則明,川不閼則清。聽 之廣者視必遠,基之固者室不傾。方披旒而出黈,俾 伐鼓而揚旌。蓋蕭牆之戒,坐遠於千里;朽索之馭,益 危於薄冰。矧四者之無告,尤聖人之所矜。故將盡九 山之赤石,達萬㝢之窮民。」三老悚然而興曰:「聖化蓋 至此乎?」吏曰:「此猶未也。若其造化掌中宇宙,胸次彌 綸兩儀而執天衡,燮理二氣而襲氣母,此庖犧之婦 所以引日星之鍼縷,方將鍊五色以補天,育萬生於 一府,既無謝於襄城之師,又何驚於藐姑之處。吾亦 與汝飲陰陽之和,而遊萬物之祖矣,又何帝力之知 哉。」三老稽首再拜曰:「鄙樸之人,鹿豕其遊,聾瞽其知, 竊臆妄議」,乃命知之。

《漁陽石譜序》
漁陽公
编辑

牛僧孺好石,石有一品,近代士大夫如米芾亦好石, 除知無為軍,郡宅有怪石,芾具公服拜之,呼為「石丈」, 時人誚之,不恤也。及研山,一名喜嶺,上有一天池,不 假凡水,可以濡筆,天壤間奇物也。東坡好石,獲一石 於喜口民家,名曰「喜中。九華」,謂九華之體而小也。元 章相石之法,有四語焉:曰秀、曰瘦,曰雅,曰「透」,四者雖 「不能盡石之美,亦庶幾云。」仍疏平生所見奇石如後:

《平泉草木記跋》
葉夢得
编辑

李文饒《平泉草木記》云:「以吾平泉一草一木與人者, 非吾子孫也。」歐陽永叔嘗笑之。余謂文饒之惑,豈止 平泉草木而已哉?後讀《五代史》,至張全義監軍與其 孫延古爭醒酒石事,全義殺之,延古可謂克家之子 矣。然以與監軍則違其戒,守其戒則或因之,以至於 殺身,一石亦何足言。使文饒而先悟此,豈直無以累 後人,亦當自免其身矣。好石良是一癖。古今文士每 見於詩詠者,未必真好也,其好者正自不能解。余紹 聖間春試下第,歸道靈壁縣,世以為「出《奇石》。」余時病 臥舟中,行橐蕭然,聞茶肆多有求售,公私未乏,貴人 亦不甚重,亟得其一,長四尺許,價當八百,取之以歸。 探所有,僅得七百錢,假之同舍而足,不覺病頓愈。夜 抱之以眠,知余之好石,不特其言也。自此行壑刳,剔 巖洞,與藏於土中者,愈得愈奇。今巖洞殆十餘處,而 奇石林立,左右不可以數計,心猶愛之不已,豈非余 之癖哉?賴晚粗知道,文饒之病,則無復有。客欲得者, 皆聽其自取以去,未嘗較。嘗戲謂爾輩云:「此不但吾 無所累,汝亦可以免」矣。天下事何嘗不類爾。每以文 饒之言觀之,世間安得更有一物也。

《赤松觀石羊記》
謝翱
编辑

「金華洞」,為初平叱石處。余髫而聞之,髮種乃一至,而 叱石處復不在金華洞。未至洞十五里,有山曰「赤松」, 今為寶積觀。觀傍祠二仙,即皇氏兄弟,是其處也。石 故在山之巔,變怪牴牾,宛然如羊,多為樵牧及好事 者取去,道士拾其餘蓄觀中。余得借而觀之者三處, 其一天井東,僅十數角,嶄然群伏且起,狀無牴觸意。 苔蒙茸,若草藉地,可近而玩。其一並曲池之北岸,累 石為山,參布伍列,犬牙其上,「臥者十八九,伏者十七, 牴者蹶者十五,履險而跛者十三,倚而齕、跪而乳者 十一」,若觀古鼎彝尊之跡,於石形不求完而意自足。 其一積小坻,位置加密,跂伏齕乳,牴蹶,與前變態略 同。復有拱而人立者,奇崛特甚。道士易以他名,使不 與群羊伍。余曰:「是不可易。左元放之遇曹暪,其化而 為羊與?玆羊之化為石,是或一物也。今而後觀茲石, 若馮而游,若蛻而休,茫乎日與對而泊,不知所求,其 有不復化為是物乎?」道士顧笑,眾皆岑寂起立,若皆 以余言為然。故書以啟後之游者。其所觀三處,道士 倪某、唐某、王某云:「石初平仙後若干年,為樵牧好事 所取,及移於此,又若干年,道士悉能言之。於游者非 有所繫,故不書。」

《石賦》
闕名
编辑

《易》曰:「艮為山,為小石」,斯蓋土之精而氣之核者也。若 夫落落之姿,粼粼之質,雖不可轉,有時而泐。司馬用 之而為槨,樊重構之而作室。認柳谷之馬牛,駭越王 之履櫛,或形似芙蓉,或。名「霹靂。」爾乃補天五色,為 山一卷。得董威之寢所,置趙岐之墓前。泗濱有浮磬 之美,他山聞攻玉之堅。至若祠彼穀城,燔于東郡。警 大秦之九色,翫沔陽之八陣。符吉夢於高琳,著咎徵 於元進。范文之刀傳魚化,滕放之枕曾雷震。亦有灌 之燃火,煎之取鹽。條支黑髮之驗,昆吾切玉之銛。復 聞貢並鈆松,集同楛矢。豈獨禦衝,兼能款梓。識辰韓 之押頭,見孫荊之礪齒。秦政苛而流血,魏德茂而連 理。應祈嘗為於塗牛,莫逆或稱於投水。熊渠射虎,初 平叱羊。夜聞狗吠,秋觀鴈翔。臨川之廩,鄱陽之倉。或 高懸蜀鏡,或遠涉秦梁。至夫山上,望夫床頭。化女既 傳,秦婦復聞啟母。吞之既見於充宗,採之亦聞於石 虎。爾其王翦欣於超距,高固勇於投人,鞭陰陽而應 禱,坐嘉肺以臨民。又若乞子馬湖,磨刀臨賀,梁相之 祥觀鵲化,竇后之吉聞燕墮。或得於到公之宅,或感於道衡之坐。稽。夫吉則介如,凶言困于。或煮之而為 糧,或洗之而上車。在零陵者飛燕,置九疑者覆書。至 其媯皓懷之而叩頭,張豐囊之以繫肘,或以浮「來而 應讖,或以入用而去垢。別有宮亭星落,員嶠雲飛。便 金蜀滅,韞玉山輝。驚孝子之取水,感女郎之浣衣。問 公幹而其操彌厲,懼長房而其心不移。或以布帝臺 之棋,或以支天漢之機。虞愿之來,無輕雲之隱蔽。陳 總既至,著高文而禱祈。以至言晉聞諸舊傳,隕宋見 於前志。訝玉女之掩扉,怪督郵」之攘袂。刻昆明而表 奇,擊臨平而記異。負之既見於申屠,御之亦聞夫精 衛。斯堅潤之奇姿,亦美名之所萃。

《凝雲石賦》
元·袁桷
编辑

文登之宮,積濤成雪,天風盪摩,海氣幻滅,嶔崟蜿蜒, 堅若金鐵。大者成巒,小者成穴,蜂房群綴,蟻曲百結。 爰有張子,抉奇發珍,藉以文錦,炷以古熏,陋博山之 侈靡,髣爐峰之氤氳,湛然塵消,號為「凝雲。」有客哆而 笑曰:「南山朝隮,薈蔚無垠。太素為母,五嶽為賓。含虛 成形,積潤以神。今子友一卷於几席,雲何自而凝哉?」 張子《倚梧而言》曰:「窘尋丈者不能以喻大,語荒忽者 適足以資怪。人惟至靈,品物是賴。明而通之,呼吸萬 籟。決為奔騰,興為霮䨴。其來無趾,其去莫閡。惟古至 人,韞玉以匵。藏明於幽,養神於獨。內澄外觀,嗒若槁 木。靜以自儀,無喪無辱。念此石友,其德不瀆。燕居相 忘,庸以薰沐。則夫所謂凝雲者,不待於外而自足也。」 客喜而笑,遂為之賦。

《石假山賦》
任士林
编辑

「天地之間,境足以移人,人移之而飄忽;物足以致人, 人或可以致物。」此操蛇之神所以對愚公而《臲𡰈》也。 抱然犀之餘焦,覽具區於一目,黯波臣之晝泣,開水 府之群玉。媧煉之遺,禹餘之斸,隕而星芒,結而水沫。 耽枯影之申屠,粲黃鉞之沈璧,何其奇也!爾則鐵繩 千尋,魚貫萬夫,水厭人而不悔,鞭有石兮疾驅。蹲者 踞者,立者蹶者。銛者劌者,獨者附者。似鼻似口,似蹄 似股。似蟠而虯,似𩰚而虎。雲幻狀兮孤凝,鳥停思兮 欲翥。神剜鬼削,𩰚面呈趺。出濠濮於華林,納乾坤於 一壺。九華曉立,五老前揖。趿賜履之登躋,養瞳神於 崒兀。誰歟抱琴,徙倚而吟。「樂山之樂,萬古此心。草華 木滋。挹其仁也,霞吞霧吐;攬其神也,『厚載靜容,德我 則也。霏翠排青色我覿也真趣已亡。枯立堂堂。予胡 樂之。以偽翼狂』。」主人曰「嘻,不毛之珍,天不怪取。終日 之介,置我丹府。誓言不移。」客揖而去。

《端溪硯石賦》有序
劉詵
编辑

石者,天地陰陽之核,故蘊神毓異,無所不有。硯之為石,又其精者。以天地之大而產石之為硯,不過數處,而端溪又為天下第一,則山川英淑之氣,寒暑禪代之積,千百年間,凝而為茲物,亦甚不易矣。吾聞端溪取石者,常千百夫,挽綆而不能使之出,或雷電晦冥,失石所在,則知造物非無意於斯石也。夫以其生之不易,出之不輕,則其出也足以經天地而飾皇猷,亦必有相之者矣。不然,造物之寶是也,將何為哉?作《端溪石賦》。

伊鼇極之肇判兮,奠地維於四方。東蘊和而清在西 兮,北重勁而南燥剛。曠南荒之呀裂兮,胡為而為石 之鄉?蓋以潤而為骨兮,伏陰氣而補乎陽。中藏太古 之雨兮,雲為石而山為蒼。鬱古端之最高兮,出眾峰 而為之綱。爛柯矗於穹漢兮,扶盧南走而昂昂。斂靈 傑以歸物兮,賢哲明而石彰。三巖窅而如廈兮,北尤 萃乎積氣之藏。百霆震擊於上兮,海飆激射於其旁。 夜霜寒而月橫窺兮,白日經天而無光。厓枝怪草以 晻曖兮,孤猿嗥而寡鶴悲。翔龍湫陰黑而襲人兮,漦 千歲而為璜。氣不逞而結茲石兮,故能溫栗而堅強。 縋群夫而下鑿兮,散鬼火於陰房。神蛟奮其牙兮,螭 吻孔張。豐隆砰怒兮水浪浪,羌不知人世之晝夜兮, 比其升如昧谷之扶桑。割雲紫以淋漓兮,北斗隱而 布行。搤文武而奪其馬肝兮,凄冷血乎老萇。抉鵒眼 之涓涓兮,尚如弔夫椆父之亡。或刻為太皞之規兮, 或琢而象夫琥璋。或耆勢以為穹兮,或隨形以為長。 散奇用於天下兮,舉有礪乎文章。錦帆毳匣之萬里 兮,進其尤良。歷《木天》之蕩蕩兮,置之玉堂。清風永日 之娛人兮,淨几明窗。燎西掖之椽燭兮,凝細氈之清 香。絳人陳元以為侶兮,發之以將軍五色之芒。草黃 麻之《六經》兮,施尺一於八荒。陳太平之盛典兮,軼墳 謨而度黃唐。笑十眉之春紅兮,浮遠山其斷腸。鄙西 陵之故瓦兮,出萎麥之淒涼。龍尾失色而愈羞兮,鳳 咮伏而不敢翔。搆元氣於朱石天地兮,老空山而待 明昌。忽奎運之昭回兮,一日出而為世祥。地愛寶而 克靳兮,鬼神呵而周防。及斯世而不自用兮,將何以 為造化之常?《亂》曰:「五色補天,精竄南兮,數千萬年一 見於人間兮,龍馬奮興,《河圖》還兮。」

《除怪石》
明·王源
编辑

宣德乙卯,源奉敕祛除民害。指揮李侯通、陸侯雄等僉曰:城西山屹立二石一,大數十圍,高數丈,一僅半, 世號二蟾蜍。地理家以白虎上,主嚚訟火災,先欲去 者千夫,力不能勝。源曰:「昌黎驅鱷,吾能除此。」臘月既 望,命檢校,謹孚典史王禮、驛丞秦祖等、糧老彭剡等, 率百人仆碎,琢為廣濟橋。用其下坐一石盤,盤下一 白物,眉目口鼻類人形。叩誰為之,作怪明矣。父老曰: 「此旁近一石自露,上有『回風』字,民有『惡俗去,美風回』 之謠。今公除此石,不閱月火訟息,其與昌黎驅鱷無 異。」源謝而纔諸石。是時正統元年七月七日,龍巖王 源啟澤韋庵題。

《白石樓記》
呂柟
编辑

白石樓在曲沃縣東南二十里白石山陰,凡三穩,李 仲南之所構也。山即紫金山,之支多白石,燕人張詩 嘗過而名之,故樓亦以是名云。「樓東西界於白水、景 明二村之間,蓋山有瀑布自嶺懸下,其西一支為西 溪,經景明村;其東一支為白水村,貫穿樓院,入於西 溪。樓南為白雲洞,古蹟也。兩石敧倚如門。元末兵亂, 骸積其內如莽」,仲南皆舁而葬之,遂復為洞云。西溪 之中,孤嶼巋然,曰「釣臺」,而濯纓磯亦在其旁,蓋於是 洗塵土而滌斑垢也。飲牛灘在西溪岸。牧人吹笛,驅 牛羊,朝歌夕舞,影映溪流。其前為觀瀾石,溪水初自 山嶺而下,湍急漰潎,伸南於是乎嘗探本也。樓東南 為翠微岩,又其上為臥雲峰,崒嵂崎崟,雲物環宿。白 石橋在樓南,徑跨西溪,蓋眺山覽水之利津也。其樓 北有桃花塢,為富室園林,內多桃柳,三月花放,雲霞 爛錦,深不知處,可比武溪。仙人石亦在山下,蓋因形 而名也。仙人多好樓居,仲南構樓此山,而又有此石 以應之。仲南之志,其欲為仙人乎?初,仲南與予徒張 詩為友,能為漢魏聲詩。於是北過燕趙,西抵蒲解,遍 閱山水,曰:「無如吾白石山也。」遂構茲樓,思終身耳。於 戲懿哉!仲南!予亦有山水之癖,家住涇渭之旁,大華 終南之陰,不日西往。仲南肯一過,當同登其上,眺畢 郢之周原,瞰成紀之卦沙,聆岐山之鳳,追靈囿之麟, 區區繫牛之柏,天馬之苑,又細觀耳。仲南曰:「子肯為 我東道主鑌,當裹糧而行,不憚勞也。」《涇野子》曰:「東方 有喬岱焉,睹鳧繹如拳石,睇洙泗於掌上,又不啻大 華、終南也。予久好慕焉,又肯偕遊乎?」仲南曰:「子如不 終棄鑌,雖攜白石樓以往可也。」樓構於嘉靖五年六 月六日,落成於十一月之望。

《太湖石賦》有序
陳洙
编辑

「客有嗜《太湖石》者,圖其形示余,命為賦。」 其辭曰:

江之東,直走數百里。有太湖兮澄其清。湖之浪相擊 幾千年,有頑石兮醜其形。徒觀夫風撼根折,波流勢 橫。神助爾怪,天命爾英。駭立驚犀,低開畫屏。素煙散 而復聚,蒼苔死兮又生。譬夫枯槎浮天,墨龍飲水。鬼 蹲無狀,雲飛乍起。稚戲攜手,獸眠盤尾。大若防風之 骨,竅如比干之心。蜜房萬穿,秋山半尋。子都之戟,前 其鐓,韓稜之劍利於鐔。若乃湖水無邊,湖天一色。露 氣曉蒸,蟾津夜滴。伊爾堅姿,峭兮寒碧。千怪萬狀,差 難得悉。我將弔范蠡於澤畔,問伍員於波際。原若厥 初,何緣而異?公侯求之,如張華之求珠;眾人獻之,如 卞和之獻玉。植於庭囿,視之不足。噫爾形擁腫兮,難 琢明堂之礎;爾形中虛兮,難刻《鴻都》之經。用汝作礪 兮汝頑厥姿,攻汝為磬兮汝濁其聲。亡所用之,而時 人是寶。余獨揜口胡盧,而笑子之醜。

《試劎石賦》有序
王寵
编辑

石在虎丘道傍,云「吳王鑄劎,成而試之。」 或云「秦始皇掘得吳殉,劎而試之,茲兩存其義云。」

赤菫之精,邪溪之英。伉儷翦爪,百鍊始成。太陽五金, 寄氣託靈。龜文縵理,價重連城。其鍔瑩冰,其鋒凝霜。 脊挾霆威,鐔流電光。赬烏揚輝,慧雞刷芒。斂以鵜膏, 磨以粵硎。走蚴蟉於娑竭,飛夭矯於旋冥。十步去一 人,千里不留行。惟時皆順理之事,當晦其跡;而國有 逆理之謀,則見其形。故無道則去,有道則呈也。「就爾」 長一國者用之,盍刑長頸之宿讎,可刎佞舌之宰嚭, 夫何反賜乎忠臣?是倒持而莫知所以,乃自絕夫至 德之開國,致伯業之就圮。俾若君天下者得之,宜斬 臂鷹之禁術,當誅指鹿之閹豎,夫何反加乎令子?是 逆施以亂人之紀,乃自傾百二之山河,致鮑腥之不 已。妄肆一時之暴,空遺萬年之恥。嗚呼!青天可倚,白 雲可抉。雖有利器兮,那克任其剛烈。博浪之挫未明, 靈姑之辱莫雪。彼磐陀有何辜兮徑劈之齊裂。徒裝 駕乎猛鷙,曾未翦除乎妖孽。想當時破嶪嶭,震訇剨。 號罔兩於巖扃,飛火電之列𡙇。駭山海之巨靈,迸丹 丘之鬼血。故於歷世之千祀,猶存雲根之兩截。蝕苔 蘚之青蒼,示隱磷之瞥屑。使後人之來觀,訝靈蹤之 未滅。顧世事之若茲,爰長歎而欲咽。

《代石言》有序
虞淳熙
编辑

《靈竺名勝》,惟「九里松、飛來石,天下奇觀。向年松厄,道民曾作謠以泣轉移。大老之意,既已易容。今此石災,道民欲存開闢之峰,比救唐時之松尤為急。」

切。故向既垂涕而道,今可無髮,沖冠而談,理不容默,一也。況貴人向頗有一日之雅,因我卜鄰,因鄰禍石,勢不容默,二也。朋友之道,「小過責善,大過痛言,過而不改,是為獨夫。」 若苟懷小惠之私,是坐視大惡之就,誼不容默,三也。良醫對治,有觸人之大怒而疾瘳;世之忌醫,有痛割其贅而痼愈。蓋不比桀紂,非至諫不牽猛索不回頭,勸百諷,一改悔,庶幾情不容默,四也。山靈夜夜相泣,欲言而無其聲,寺僧隊隊石頑,能言而詞不達,天不容默,五也。作《代石言》。

石,告貴人曰:我石無口,口在世間;我石不言,言在天 下。我石自盤古皇帝,迄今萬歲,聖人峙立此土,名曰 「飛來」,蔭蔽郡城,阜安,人物富貴,由我鍾毓而致,科名 由我秀麗而崇。許由愛我,棲隱其間。惠理知予,加之 美號。今蒙貴人見愛,為寵實異。諸君以為石乃公物, 疊靈山之假,何妨取靈山之真。不知石是雲根,苟剪 一片之雲,實奪一峰之秀。豈不聞「玉在山而川媚,乃 忍珠盡徙而龍亡。」可憐去歲以至今朝,始猶扛抬浮 石,今則穵掘心胸。始言盆景列排,今則勢侔艮嶽。今 雖掘土幾尋,後必開坑百丈。始雖勢在一門,今則效 尤接踵。喊聲震地,鎚鑿轟山。鳩眾如虎而如雲,扛插 似戈而似雨。金聲累歲,敲碎道民之心;搬運百千,活 剜寺僧之肉。然且嫁言已實不遣而暗利土人之盜 來。又復笑言我自美觀,寧惜賤人之唾罵。故上人有 「天坍長子頂」之言,山匠有「地主大人歡」之說。是猶警 盜而無論,窩家詳刑而不甚。主使雄心惡發,巧語難 欺。雖宋世開花石之綱,凶不若是;元亂鑿佛身之血, 惡不如斯。一寺之流,「散不足論,獨不念會城之秀鍾 乎?一城之秀氣不掛意,獨不念己身富貴之由來乎? 己身富貴欲享盡,獨不顧朝廷之香火當存乎?淫石 迷樓,窮奢極慾。陳明土地,含怨而未肯顯靈,靈鷲山 王睨視而共須時至。我令冷泉終日湯湯相告,而貴 人若不聞,我等眾峰終日點頭如求,而貴人若不見, 必至崩我身、絕我脈而後已。」哀哉!痛哉!賴有道民如 刀之口,尤恐言出而累以禍隨。幸而道民似鐵之心, 誓願頭存而與璧俱碎。一言夕發,萬里旦聞。伏願靈 隱寺歲時朔望祝願萬歲,聖天子聞之,伏願守土觀 風。名山大川之寄大,諸侯聞之,伏願郡城內外間鍾 靈峰諸大夫士庶聞之,伏願會城遠近百姓軍民,共 有富貴科名之望,墳墓祖孫之念者,聞之定發公言, 將無清議。倘然膚剝,如救頭然泣血謹告。

《遊蓮峰石記》
陳伯獻
编辑

出莆城西四里許,有山曰「象峰」,自西南數千里迤𨓦 而來。其支為太平,岐而為梅峰,為烏石,而城峙焉。莆 文物之盛,迺山之鍾也。山之腰為石室,其巔則有石 如芙蕖,高數丈,袤數圍,瓣纈突崛,朵蕊亭聳,清而奇, 幽而壯,離列而坐,可十人。石北則山坪,有田數十畝, 予貨之,因築室以居,時至石上,盤旋忘歸。石常蓄雲 「霧,或值冥晦,則茫然如汎太乙之舟。駕鴻蒙,憑灝氣, 與造物游。」天朗氣清,俯視城郭村溪,畢效於前。若垤 若穴,若簇若練,若聚米,若堆瓦。聚睫而望,大海橫於 東,鳧山環乎北,壺公峙於南,縈青繚白,莫窮其概。然 後知山之高峻為莆之宗,而石則山之宗也。予嘗質 諸士夫,或有未知者,或知焉而未之「奇,奇焉而未之 至。即其至者,樵夫牧豎至之而未知,知之而未奇。」然 則知之奇之至之者,非予其誰歟?予謂是石有君子 之道三焉:其聳峭拔起,下伏諸峰,則有特立不群之 操;其煜煜如蓮,不為仙翁佛子之宮,是有潔身自隱 之義;其為文物之宗,能使士夫不知而不奇,是無競 名表暴之心,皆可取也。使其置諸中州京洛之間,吾 恐薦紳遊客嘯歌吟眺、敷揚讚嘆之不暇,《太華》不能 專於雍,《九華》不能擅於池矣。棄於海濱而雜群峰之 囿,宜乎人莫知而莫奇也。予汨沒於時,蓋深有感於 是者,遂為之記。

《遊潭石記》
黃溥
编辑

潭石居弋陽上游遠邑治十里許。其源東出鉛山分 水,北出玉山鎮頭,演迤下流數百里,至是合之濠,匯 而為重潭。潭之中多異石,故曰「潭石」,或曰清潭白石, 環列東西,故揭而表之。有山嶠然以起,隤然以止,石 林峰巒,翻翻然,若彩鸞之欲翥而環伏者,名「鸞環石。」 石有平臺,可坐十數人。又有石岩峰,高出天半,憑立 四望,則靈鷲山諸峰近逗眉睫。橫峰赭亭,待賓琯山, 皆爭奇獻秀,以趨膝下。而龜峰三十一峰,可坐數之。 緣山足南去,支為二,若正副之相環護。舊曰「大塢山」, 今名「來龍。」來龍之陽,廣袤可一里,吾黃氏世居之。稍 東帶以茂林清池,而潭石書院在焉。環書院之東曰 新嶺,少西有峰特起,高百許丈,秀色可挹,名「文筆峰。」 此乃《鸞環》之東來者也。其西北去山之肘腋有空谷, 谷口有清池,池之東南有石,崇而長者名長石。南曲 而西有石奇峭削出,高數十丈,儼類人之秉圭捧璧, 故曰「璧石。」其勢與文筆東西相峙列,此皆《鸞環》西來之支也。直前有二小山,生田阪中,東曰「翠屏」,西曰「楓 林」,相拱揖,丹翠掩映,若圖畫然。其水之發自鸞環者, 皆南趨,稍雨輒流溢,或注而澗,或瀦而沼。曰藻塘,曰 七珠塘。東去半里所,為大塘山,其中有禱雨壇。西有 大深塘。諸山周遭可百里許,南越爐灰塘。西去二里 所,巒峰障疊,若望文筆以趨附焉。其山椒有盤石,舊 有亭曰「覽勝。」過阪有山,巍然高聳,帶以林麓,草樹依 稀,絕類馬之披鞍,曰「馬鞍山。」其東去約五里所,有岩 潭,東西二山相連接,蜿蜒磅礡,若斷復續,而不見其 窮也。自馬山西南出,望石塢山、牛嵐岡,皆穹窿高出。 沿河諸山南去有黃老陂,陂北岸有黃岡山,重巒複 岫,夾以大溪,若相擁從以拱北然其岸傍有亭,名「濯 纓。」又西行二里,所謂龍窟,世傳有龍居之。直南有石 灘,每秋冬潦盡,水流激石,琅琅有聲,與江風相答響, 夜靜聞十數里,聽之令人心爽神清也。灘北岸有觀 瀾亭,亭北有石橋,跨曲澗,曰「折桂。」既渡橋北去,過平 原,有山盤盤高峙。西北曰大源山。又去西北約五十 步有仙人石,石北有黃公山,山上有石峰,嶄然高絕, 名烏圍石。其勢與仙人石相雄,視其原隰田澗之水, 則各順其地勢高下,而趨會於滄浪間。其流亦不常, 遇暴雨輒浮溢,稍旱則易涸。惟春夏間或瀯或漲、或 匯而淵、或激而波,淊淊焉若束帶之環抱於前也。此 皆溪山名勝,有可述者。

《天柱石紀遊》
冷逢震
编辑

萬曆丁亥秋,邑侯黃。膺覽。邑乘有天柱石者,因命 駕約余往觀。詫曰:「異哉!身方而稜,形清而勁,植彼高 岡,勢若撐霄,何瑰琦雄特如是耶?誠天柱也。」余曰:「物 豈虛生哉?我資先哲,若萇公弘、趙公達、黃公澤、周公 冕輩,扶傾樹紀,介然中立,有柱天柱國之功。諸以文 章政事忠義鳴者屢屢,非儲精有素,與柱石並峙者 歟?第石自鴻判以來未有名,今遇侯,始獲與諸公介 德俱顯,艱哉契合,既物猶然,况人乎?繼自今必有應 此機者,踵軌前修,與石共無涯矣。」侯首肯,遂登旗鼓 之巔,覽遐採真,劇譚竟日。夕陽返照,飛鳥還林。始入 城,手書天柱,屬尉堵君暨幕雷君刻之石。二君曰:「此 奇物,亦奇觀也,不可無紀。」余唯唯。侯名立中,臨安人; 堵名謐,山陰人;「雷」名騰蛟,南漳人。余則里中冷逢震 也。

《望夫石賦》
錢文薦
编辑

「石乃堅確,人則虛靈。何凝眸而注戀,忽變質而成形。」 原夫念遠興思,登高引睇。漆膠愛結,絲蘿恩締。別去 經年,憂來積歲。徒託夢想,難忘盟誓。心惻惻以抱嗟, 目盈盈其垂淚。恐枕衾之便歇,悲日月之將逝。遂乃 杳然無知,介乎不轉。獨含磽硌,誰睹婉孌。心怨難磨, 眉顰莫展。傷彼委蛻,令人涕泫。徒觀其幻,身雖化,愁 「意猶存。袖翻竹色,襪點苔痕,勢亭亭而不墜,形落落 以無援,積千年之離緒,消萬里之遊魂。」則知望絕倚 閭,歡辭舉案,攜手靡及,捧心徒亂。窺蜀鏡而輝掩,指 爐峰而香斷,結離腸於九層,葬蓮嶽於千瓣。於是豎 芳標,傳苦節,謝雲雨,凌霜雪;清風播以無窮,皎月映 而不滅。留孤影兮異代,結相思兮同穴,可憐哉!石雖 粗厲,情本綢繆。款樹聲應,遭鞭血流。遇嘯歌而動魄, 聞佛法而點頭。儻雙星之復照,當五色之仍浮。斂恨 每孤立,懷貞空延佇。但教東海可揚塵,神化何知不 美女。

《靈璧石考》
王守謙
编辑

石之堪作玩者,吾靈璧石稱最。謂其峰巒洞穴,渾然 天成,骨古色黝,扣之有聲。按《譜》,有形如蟠螭、如菡萏、 如臥牛者,又有臥沙不起峰者,甚有盡天劃神鏤之 巧者。總之,萬石萬局,於深山中掘之乃得,不知的係 何時發坑。第考之載籍,宋以前未聞有靈璧石。按檇 李項氏有靈璧石一座,長二尺許,色青潤,聲亦泠然, 皆有黃沙文,一帶峰巒皆雋,下金填刻字云:「宣和元 年三月朔日御製御書」,其下押一字。又《大衍庫》有靈 璧小峰,長僅五六寸,玲瓏秀潤,所謂胡桃玉色。徽宗 御書八小字刻於峰旁云:「山高月小,水落石出」,略無 刻琢之形。觀此則靈璧石始見於宋,曾為至尊之寶 愛,其品可知已。自米顛酷嗜,而聲價益重。其為楊次 公攫去者,乃所謂盡天劃神鏤之巧者也。後得李後 主所寶靈璧研,山徑長纔踰尺,前聳三十六峰,高者 為華蓋峰,其參差錯落者為月巖,為玉筍,為方壇,為 上洞,為翠巒。又有下洞,三折而通上。洞中有龍池,遇 天欲雨則津潤滴水少許,在池內則經旬不燥。米老 甚珍之。及其歸丹陽也,愛甘露寺下並江一古基,多 群木。唐、晉人所居,則薛氏之宅也。時米欲得宅,而薛 覬得研,於是竟相易。米後號海岳庵者是已。公終惋 惜,乃云:「此石一入渠手,不得再見。」每同交友往觀,亦 不出示。紹彭公真忍人也。蘇東坡畫醜石風竹,易得 張氏靈璧石一株,具有四面,如麋鹿宛頸狀,後載歸 陽羨。趙松雪有靈璧石香山一座,下刻「雲根」二字。又 一石,其大如拳,峰巒皆五,列公名之「五老峰」,手抓之拂之亦有聲,此皆得之本子上者也。余在南中曾見 一靈璧石,長僅數寸,十二峰參差突起,毫無雕琢。又 一石,天生雙螭蟠結,中有小水池,如錢許大,其黑如 漆,間有細白紋如玉,扣之聲泠然。此天下「所無,而靈 璧獨有。偶一有之,而絕不復出,良不可解。」然余猶及 一見耳。又見如臥牛者,想亦宋、元舊物,流傳人間者 矣。國朝垂二百六十餘年,寥寥無聞,即問之土著者, 亦竟不知靈璧石為何物。迨萬曆己酉,南臺侍御眉 山鴻岏張公訪此石甚殷,乃好事於磬石山澗壑中, 乘雨後覓之,稍稍見一二。於是習茲山者,凡牧豎樵 子,莫不求石,有力者遂發坑取之,而石漸出矣。歲庚 申,庠師吳興長組先生、天中濬源先生親往采石,而 郡侯竟陵鳳藻先生單騎往觀之,僉稱「南宮之後再 睹此舉,亦稍稍獲有佳者。」其人情好尚之極,即山靈 亦難終祕其珍,遂為此石之復興,與此後掘石者日 益夥,蘇人不愛善價,買舟載去。一入靈境,莫不侈口 譚石,突然風尚,良可駭異。走南中販石者踵相接,而 格價頓減。雖睹有峰巒洞穴而清潤有聲者,亦取狂 狷之意。求所謂研山蟠螭,與盡天劃神鏤之巧者,則 絕不可復得矣。蓋物之尤者,多見於始出,而其後漸 銷落也。端溪下巖,發於宋而竭於宋,安知今日之石, 不將為廣陵散乎?海內王元美之祇園,董元宰之戲 鴻堂,朱蘭嵎之柳浪居,米友石之勺園,王百穀之南 有堂,曾蓮生之香醉居,劉際明之悟石齋,劉人龍之 夢覺軒,彭政之之嗇室,清玩充斥,而皆以靈璧石作 供,果得未曾有乎?而諸公之韻,固均足以敵之矣。獨 喜吾邑劉節齋先生,其別業觀音閣前一石徑數尺, 嵌空玲瓏,色極清潤,先生鍾愛之,令此石旦暮聞鐘 磬聲,且與蒼松碧梧相依傍,則其情怡,其神往。「片石 堪共語,其在斯乎?」或云「此係張氏園亭物」,然竟非新 坑石也。

《嘉石記》
沈應乾
编辑

歲在己巳,冬十月望甲辰,予構精舍數間,將以敬業 也。方規址之始,工人需石。予適入廁而足與石遇,視 之殆甚厲,然持以付工手,弗力也。擲地震裂,有文蔚 然。其蜿蟺鬱積,若茂林深樹,行植而交蔭焉。其出突 陷,呀若垤穴,攢蹙迴巧而增奇焉。其縈旋繚繞,若榛 藂茅茷,叢萃而晻曖焉。其雅淡清淑,若野喬幽卉,特 秀而蒼翠焉。繪事之麗,固不逮其天成者。諦觀之,則 不越環堵,坐見巖麓,嘉木繁翳,恍列牖外,所謂目新 乎?其所睹,斯固然歟?是其異於泯沒者,介諸垣壁,恆 為觀美焉。夫一石也,塵污淹毀,踐踏棄委於糞壤荒 穢之中,孰將愛而重之耶?予得之而喜,滌其故,樂新 其狀,覆以層蓋,葺以陶瓦,峙若屏障,匹美中庭,則一 旦拔暗陋,躋明顯,石之遇亦榮矣。使不投幾遘會,而 自售于予,亦終焉而已。然則士不偶於時,處蓬戶甕 牖,如昔之負板築販魚鹽者,蓋不少也。雖含章通理, 孰能知之?及其受知於世,經緯人文,黼黼王猷,以一 身繫天下,而天下藉其身而觀化焉,固適然之遇,亦 斐然之質,足以副之無愧也。無異茲石之予遇,而其 中足遇於予哉!嗚呼!知石者予也;知予者誰也?予竊 比德於玉,而方與時違,尚未獲如此石之遇也,故感 而為之記。

《相石亭記》
王昂
编辑

「宋氏之終也。」元兵南渡,三宮振動,下詔勤王。時文山 先生天祥守贛,聞詔感泣,誓以必死,起兵入援。既而 出使皋亭,被留不屈,脫鎮江,遵海道歸。求二王開府 南劍,間關贛、吉、興國、永豐間,招集義士,以圖興復。元 將李恆追於空坑,先生與戰,敗績。當是時,先生之兵 方過,李恆之兵垂及,馬伏地不能起,隘道之旁,巨石 墜地,以故元兵不獲窮追,先生得以南行,人因名其 石曰「相石」,亦曰「神石。」嗚呼!石頑然一物,豈有意脫先 生阨耶?蓋先生為國之心,萬死不移,始終一致,彌蹶 彌奮,彌敗彌張,金百鍊而愈勁,水萬折而必東。至誠 所格,馬為之伏,石為之墜,是豈偶然之故哉?先生之 至誠動物,非但此一事也。聞諸潮陽父老言,方先生 敗空坑而南也,趨惠州,道海豐,抵潮陽,至張巡許遠 廟,賦《沁園春》以弔之。今集中所謂「為子死孝,為臣死 忠,死又何妨」者是也。賦畢,刑白馬以祭之,奠之酒,祝 曰:「二公忠義,炯炯今日,予蓋與公同心者。公而許予 忠義,願飲吾杯酒。」已而酒自乾,乃埋馬骨於廟側,至 今謂之白馬墓。誠之所感有如此,

《柳山飛來石記》
周宗正
编辑

予始至全陽,登湘山,見所謂飛來石者,詢之老衲,談 甚悉,云自羅浮飛來。予意羅浮去湘山數千里,即有 神物挾之以飛,亦未應若是其遠。況羅浮之石嶙峋, 南海之上不下千里區誰能歷其地而驗其飛去之 跡?果與此石度長絜大,乃知其的自羅浮也。石而飛, 已可駭愕,而謂飛自羅浮,則愈怪誕可疑矣。無何,西 山陳王客、虛峰陳黃門二先生招飲儒素堂,酒半,具 言柳山書院,壬寅四月七日午時,有石一區,乘風雨雷電飛入應泉井中,頭昂尾低,狀如龍馬,此耳目所 逮,時日無幾,殆非傳聞影響者比。予方疑湘山飛石 而顧有此。即日偕寮寀惲子、袁子往觀之,見其形狀 頗具,高三尺,長六尺,闊方不下二尺有奇,重可數千 斤。即使好事舁而措之,非二三百人舉之莫勝。況其 自墮井中,僅與其石甃廣狹相當,雖人力巧為排妥, 亦不若是之湊合而無牴牾也。訪之守者,云:「其日午 時,風雨晦暝,雷電大作,初未聞墜壓震壘聲,雨霽雲 收,忽見池中有此石也。」噫亦奇矣!

《仰天山道人石記》
鍾羽正
编辑

複嶺上巨石如人,二坐八立,遠望如人迎候者。馮公 亦為區區者,亦太傷巧矣。以其遠在路側,過者多忘 睨視。予立碣刻著《道人石》,庶不遺此奇觀。

《載龍渦剪石先往寒河文》有序
譚元春
编辑

崇禎五年十月,鵠灣人譚子元春過襄之宜城縣,門人輩擁高肩輿至漣泗洪尋石於所謂龍渦者。得一石,高可五尺,掘其根,又得一尺。煙雨既深,歲月無聊,空中多竅,獨秀沙隈。且巖壑四周,奇非一面,青白雜出,色非一碧。予所見太湖、靈璧諸石奇勝,猶將兄之也,因思致之寒河。人皆難之曰:「吾宜城人愛是石者多矣,咸力致之,而義不出山,君何為獨能?」 於是屈氏兩門人奮然出,僮指千許為牽挽,移上歸航。舁石行十五里,犯朔風,越嶺度墟,如趙景興之往歸嵇公也。石重航不任,又具一舟載之。予既飛書報襄太守唐公、司理江公、令尹李公,將以是月晦日載至園居。而予復貰酒脯楮香,出漢津古渡河口,先送之歸,其詞曰:

丈幸歸,我與群石別。群石不知,安其頑劣。我有林園, 萬竹百花。丈姑先往,遠赴汝家。家有雙鶴,見丈必舞。 鳴於峰巒,丈為鶴主,我有萬卷。與酒逢迎。攜讀書史, 丈為同盟。丈往登岸,暫蹲門裡。待我西歸,位置遷徙, 靜察神思,淵淵有在。敢混草木,以致嗔怪。主人可依, 老當不俗。寧似米顛,袍笏相辱。丈生渦中,素有奇名, 爭輦致之,丈終不行。有大力人,怒而致子。十牛千夫, 汗憊欲死。胡我來茲,宛如舊識。舁人騰踴,有趾無力。 愧我精誠,格不至此。既謝山靈,又托江水。慎汝前途, 冬河欲涸。庶幾歸來,蚤置丘壑。

《瑞石賦》
潘一桂
编辑

「天啟丁卯,京口載罹凶荒。天眚地孽,割我稼穡,萬姓嗷嗷,無所寄命。耑山之陰,天產石粉。其色白,錯者紅,其味甘,其質膩。咀之馨,其液可摶不磣餒者充,饑者塞,尪者鼓,而立。山去城百里而近」 ,予輿而觀之,擔者溢阡,採者鬨於丘陟間趾可掬也。嗟夫!天地之大,奇出不窮,理無而事臻,氣鼓而物奪。自非睹記之餘,千「載之後,安知不與補天之事」 同疑其悠謬哉?賦曰:

天符臻,地寶植。嵁岩闢,坤珍出。補天佐岳,錫爾靈石。 爾其為質也,靡瓊委玉,凝肪截脂。鮮飛艷雪,華曜朝 曦。光逾雲母,色麗瑤芝。釋之叟叟。「之靡靡。無餒無 敗,不磣不淄。埒華山之玉屑,方梁父之銀泥。豈石廩 之宛在,抑地乳之潛滋。宜充虛而解戰,爰塞餒而救 饑。繄生民之百需兮,食為之天。天以六氣下凝兮,成 五味之華鮮。麗五行於百穀兮,固物始而民先。劬水 畊而火耨兮,竭胼胝以祈年。羌穗岐而表瑞兮,抑雨 粟而徵賢。曷埒此自然之食兮,協幽」贊於重元。況凶 年之屢稼兮,悲地財之貧破。何辜今之人兮,罄天地 而一饑。閔鼠空而鷇盡兮,氣廉廉而消墮。冢纍纍以 魂新兮,或流離而遷播。遘珍符之大垂兮,感神貺之 潛呈。噓枯以續喘兮,拔瘁而為滎。黃吻怡而含哺兮, 鮐背鼓舞而取盈。走遐邇以如騖兮,咸廢耘以輟畊。 筐承而《車任》兮,徑隘而衢爭。惠遺黎非小補兮,嗣嘉 穀于秋成。夫孰賁此靈休兮,匪天工其奚及?夫既秉 好生之恒德兮,曷不祐此垂成之粒?割之糈而錫之 餐兮,夫孰不歌夫帝力?固造物之多奇兮,幻生成而 不測。《系》曰:「石為氣核,堅不可奪兮。氣之所鼓,性為之 脫兮。含功牧生,地之奇祿兮。畫地為餅,庶幾果腹兮。」

《肺石賦》
謝子蘭
编辑

昔聖人之御世兮,貴上下之情通。羌一視以同仁兮, 曾不廢於困窮。民有長以司平兮,或權衡之失中。繄 窮民之有愬兮,阻天關之九重。非設法以階其進兮, 詹皇皇其曷從。爰置石於《玉都》兮,其色肺肝之與同。 使窮民立乎其上兮,得吐露其情衷。必纍纍乎三日 兮,斯可見其衷恫。士師從而聽決兮,私一毫之靡容。 信尺蠖之久屈兮,睹大明之當空。脫辛苦於顛崖兮, 躋春臺之融融。乃歸罪於其長兮,激凜凜之清風。以 春生秋殺之道並行兮,誰膏澤之敢壅?睠玆石之在 他山兮,亦惟玉之可攻。孰徵求於巖穴兮,乃佐治而 有功。曰重厚而不可轉兮,疑自天之來降。薄京口之 很石兮,聚當世之梟雄。鄙汲郡之華石兮,徒媚主於 深宮。笑佛廬之盤陀兮,坐枯禪以談空。彼支機之神 怪兮,適欺世之盲聾。是皆不足以儗倫兮,徒琱琢而磨礱。惟嘉石之可配兮,並見錄於周公。維皇元之有 道兮,過成周之治隆。俗《麟趾》之信厚兮,由上令而下 共。畫衣冠而不犯兮,將比屋之可封。無一夫之弗獲 兮,雖肺石其奚庸。皞「皞乎不知帝力之何有兮,民於 變於時雍。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