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第021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二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十一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二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

 第二十一卷目錄

 砂部彙考

  易經需卦

  書經禹貢

  孝經緯援神契

  汲冢周書王會解

  山海經南山經 西山經 海內西經

  西溪叢語橐籥沙 碙砂

  范成大溪蠻叢笑辰砂 砂床

  桂海金石志丹砂

  本草綱目丹砂 硇砂 蓬砂 湯瓶內鹼 河砂 杓上砂

  天工開物

 砂部藝文一

  丹砂可學賦          梁江淹

  砂堤賦            唐韋肇

  披沙揀金賦           李程

  前題             柳宗元

  前題              席夔

  前題             張仲方

 砂部藝文二

  觀張師所蓄辰砂        宋蘇軾

  丹砂井             何經

  前題             區繩源

  丹砂行           明李汝寬

 砂部紀事

 砂部雜錄

 砂部外編

坤輿典第二十一卷

砂部彙考编辑

《易經》
编辑

《需卦》
编辑

九二:需于沙,小有言,終吉。

程傳坎為水。水近則有沙。二去險漸近、故為「需于沙。」漸近于險難。本義「沙」則近于險矣。言語之傷,亦災害之小者。大全臨川吳氏曰:九二剛而在地上位,與《坎》水中爻相應,猶沙地雖瀕水而遠,水巳漸漬于其中,故曰「需于沙。」

《書經》
编辑

《夏書禹貢》
编辑

荊州,厥貢:「礪、砥、砮、丹。」

丹朱類:丹者丹砂。《王肅》云。「丹可以為采。」

《孝經緯》
编辑

《援神契》
编辑

德至山陵,則出墨丹。

《汲冢周書》
编辑

《王會解》
编辑

卜人以丹砂。

《卜人》「西南之蠻,丹砂所出。」

《山海經》
编辑

《南山經》
编辑

《南次二經》之首,曰柜山,英水出焉,西南流注於赤水, 其中多丹粟。

細丹砂,如粟也。

《西山經》
编辑

南山多丹粟,丹水出焉,北流注於渭。

皋塗之山,其陽多丹粟。

騩山,淒水出焉,西流注於海,其中多丹粟。

《鳥危之山》,《鳥危》之水出焉,西流注於赤水,其中多丹 粟。

皇人之山,皇水出焉,西流注於「赤水,其中多丹粟。 槐江之山,其陽多丹粟。」

軒轅之丘,洵水出焉,南流注於黑水,其中多丹粟。

《海內西經》
编辑

流沙出《鍾山》,西行,又南行崑崙之墟,西南入海。

今西海居延澤,《尚書》所謂「流沙」者,形如月生五日也。

《宋姚寬西溪叢語》
编辑

《橐籥沙》
编辑

臨安府仁和縣《圖經》出橐籥沙,在縣東四里,海際之 人採用鼓鑄銅錫之模,諸州皆來採,亦猶邢沙可以 碾玉也。

===
《碙砂》
===高昌北庭山中出碙砂,山中常有煙氣湧起,而無雲

霧。至夕,光燄如炬火,照見禽鼠皆赤。采碙砂者,著木 底鞋,若皮為底者即焦。有穴出青泥,出穴即變為砂 石,土人取以治皮。

范成大溪蠻叢笑编辑

《辰砂》
编辑

辰砂,辰錦砂最良。麻陽,即古錦州,舊隸辰郡。砂自折 二至折十,皆顆塊,佳者為箭簇結,不實者為肺砂,碎 則有趢趗,末則有藥砂。砂出萬山之崖,為最犵狫,以 火攻玉。

《砂床》
编辑

砂床石之不碎而砂附著其上者,名「砂床。」

《桂海金石志》
编辑

《丹砂》
编辑

丹砂《本草》以辰砂為上,宜砂次之。今宜山人云,出砂 處與湖北犬牙山北為辰砂,南為宜砂,地脈不殊,無 甚分別。宜砂老者白色,有牆壁如鏡,生白石床上,可 入煉,勢敵辰砂。《本草圖經》乃云:「宜砂出土石間,非白 石床所生」,即是未識宜砂也。別有一種色紅質嫩者, 名土坑砂,乃是出土石間者,不甚耐火。邕州亦有砂, 大者數十百兩,作塊黑闇,少牆壁,嚼之紫黛,不堪入 藥。彼人惟以燒取水銀。《圖經》又云:「融州亦有砂」,今融 州原無砂,邕、融聲相近,蓋誤云。

明李時珍本草綱目编辑

《丹砂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丹乃石名,其字從井中一點,象丹在井中 之形,義出許慎《說文》。後人以丹為朱色,故呼硃砂。

集解

《別錄》曰:「丹砂,生符陵山谷,采無時。光色如雲母,可拆 者良。作末名真朱。」

陶弘景曰:「即今朱砂也。俗醫別取武都、仇池雄黃夾 雌黃者,名為丹砂用之,謬矣。」符陵是涪州,接巴郡南, 今無復采者,乃出武陵西川諸蠻夷中,皆通屬巴地, 故謂之巴砂。《仙經》亦用。越砂,即出廣州、臨漳者,此二 處並好,惟須光明瑩澈為佳。如雲母片者,謂之雲母 砂。如樗蒱子、紫石英形者,謂之馬齒砂,亦好。如大小 豆及大塊圓滑者,謂之「豆砂」;細末碎者,謂之「末砂。」此 二種粗,不入藥用,但可畫用耳。朱砂皆鑿坎入數丈 許,雖同出一郡縣,亦有好惡。地有水井,勝火井也。《仙 方》鍊餌,最為長生之寶。

蘇恭曰:「丹砂大略二種,有土砂、石砂。其土砂復有塊 砂末,砂體並重而色黃黑,不任畫用,療瘡疥亦好,但 不入心腹之藥,然可燒之,出水銀乃多也。其石砂有 十數品,最上者為光明砂,云一顆別生一石龕內,大 者如雞卵,小者如棗栗,形似芙蓉,破之如雲母,光明 照徹,在龕中石臺上生。得此者帶之辟惡為上。其次」 或出石中,或出水內,形塊大者如拇指,小者如杏仁, 光明無雜,名馬牙砂,一名「無重砂。」入藥及畫俱善,俗 間亦少有之。其磨𥰭、新井、別井、水井、火井、芙蓉石末、 石堆荳末等砂,形類頗相似,入藥及畫當擇去其雜 土石,便可用矣。別有越砂,大者如拳,小者如鴨卵,形 雖大,其雜土石,不如細而明淨者。《經》言「末之名真朱」 者。謬矣。豈有一物以全末殊名乎。

《雷斆》曰:「砂凡百等,不可一一論有妙。硫砂如拳許大, 或重一鎰,有十四面,面如鏡,若遇陰天沉雨,即鏡面 上有紅漿汁出。有梅柏砂,如梅子許大,夜有光生,照 見一室。有白庭砂,如帝珠子許大,面上有小星現。有 神座砂、金座砂、玉座砂,不經丹竈,服之而自延壽命。 次有白金砂、澄水砂、陰成砂、辰錦砂、芙蓉砂、鏡面砂、 『箭簇砂』」、「曹末砂、土砂」、「金星砂」、「平面砂」、「神末砂等,不可 一一細述也。」

《蘇頌》曰:「今出辰州、宜州、階州,而辰砂為最。生深山石 厓間。土人采之,穴地數十丈始見,其苗乃白石,謂之 朱砂床。砂生石上,其大塊者如雞子,小者如石榴子, 狀如芙蓉頭。箭鏃連床者,紫黯若鐵色,而光明瑩澈, 碎之嶄岩作牆壁。又似雲母片可拆者,真辰砂也。無 石者彌佳。過此皆淘土石中得之,非生於石床者。且」 砂絕有大塊者,碎之亦作牆壁,但因有類物狀,而色 亦深赤,為用不及辰砂,蓋出土石間,非白石床所生 也。然近宜州鄰地、春州、融州皆有砂,故其水盡赤,每 煙霧鬱蒸之氣,亦赤黃色,土人謂之「朱砂氣」,尤能作 瘴癘為人患也。階州又次之,不堪入藥,惟可畫色爾。 凡砂之絕好者為光明砂,其次謂之「顆塊,其次謂之 鹿簌,其下謂之末砂。惟光明砂入藥,餘並不用。」 寇宗奭曰:「丹砂,今人謂之朱砂。辰州砂多出蠻洞。錦 州界狤獠峒老鴉井,其井深廣數十丈,先聚薪於井 焚之,其青石壁迸裂處,即有小龕,龕中自有白石床, 其石如玉,其石床上乃生砂,小者如箭鏃,大者如芙 蓉,光明可鑑,研之鮮紅。砂洎床大者,重七八兩至十 兩。晃州所出,形如箭鏃,帶石者得自土中,非此比也。」 陳承曰:「金州、商州亦出一種砂,色微黃,作土氣。陝西河東、河北、汴東、汴西並以入藥。長安、蜀州研以代銀 朱,作漆器。又信州近年出一種砂,極有大者,光芒牆 壁,略類宜州所產,然有砒氣,破之多作生砒色。若入 藥用,見火」恐殺人。今浙中巿肆往往貨之,不可不審。 李時珍曰:「丹砂以辰錦者為最,麻陽即古錦州,地隹 者為箭鏃砂,結不實者為肺砂,細者為末砂,色紫不 染紙者為舊坑砂,為上品;色鮮染紙者為新坑砂,次 之。」蘇頌、陳承所謂階州金、商州砂者,乃陶弘景所謂 武都雄黃,非丹砂也。范成大《桂海志》云:「本草以辰砂 為上,宜砂次之。」然宜州出砂處,與湖北犬牙山相連, 北為辰砂,南為宜砂,地脈不殊,無甚分別。老者亦出 白石床上。蘇頌乃云:宜砂出土石間,非石床所生,是 未識此也。別有一種色紅質嫩者,名土坑砂,乃出土 石間,不甚耐火。邕州亦有砂,大者數十百兩,作塊黑 暗,少牆壁,不堪入藥,惟以燒取水銀。頌云:「融州亦有。」 今融州無砂,乃邕州之訛也。《臞僊庚辛玉冊》云:「丹砂 石,以五溪山峒中產者,得正南之氣為上,麻陽諸山 與五溪相接者次之。雲南、波斯、西胡砂,並光潔可用。 柳州一種砂,全似辰砂,惟塊圓如皂角子,不入藥用。 商州、黔州土丹砂,宣、信州砂,皆內含毒氣,及金銀銅 鉛氣,不可服。」張果《丹砂要訣》云:「丹砂者,萬靈之主,居 之南方。或赤龍以建號,或朱雀以為名。上品生於辰、 錦二州石穴,中品生於交、桂,下品生於衡、邵,各有數 種,清濁體異,真偽不同。辰錦上品砂生白石床之上, 十二枚為一座,色如未開蓮花,光明耀日。亦有九枚 為一座,七枚、五枚者次之。每座中有大者為主,四圍 小者為臣,朝護四面雜砂一二斗抱之,中有芙蓉頭 成顆者,亦入上品;又有如馬牙光明者,為上品;白光 若白雲母,為中品;又有紫靈砂,圓長似筍而紅紫,為 上品;石片稜角生青光,為下品。交桂所出,但是座上 及打石,得形似芙蓉頭面光明者,亦入上品;顆粒而 通明者,為中品;片段不明徹者,為下」品。衡、邵所出,雖 是紫砂,得之砂石中者,亦下品也。有溪砂,生溪州砂 石之中,土砂生土穴之中,土石相雜,故不入上品,不 可服餌。李德裕《黃冶論》云:「光明砂者,天地自然之寶, 在石室之間,生雪床之上,如初生芙蓉,紅色未拆,細 者環拱,大者處中,有辰居之象,有君臣之位,光明外 徹。采之尋石脈而求」,此造化之所鑄也。

《土宿真君》曰:「丹砂受青陽之氣,始生鈃石,二百年成 丹砂,而青女孕。又二百年而成鈆,又二百年成銀,又 二百年復得太和之氣,化而為金。故諸金皆不若丹 砂,金為上也。」

修治

《雷斆》曰:「凡修事朱砂,靜室焚香,齋沭後取砂,以香水 浴過,拭乾,碎搗之,缽中更研。三伏時取一瓷鍋子,每 朱砂一兩,用甘草二兩,紫背天葵一鎰,五方草一鎰, 著砂上,以東流水煮三伏時,勿令水闕,去藥,以東流 水淘淨乾熬,又研如粉。用小瓷瓶入青芝草、山鬚草 半兩葢之,下十斤火煆,從巳至午方歇。候冷取出,細」 研用。如要服,則以熬蜜丸細麻子大,空腹服一丸。 李時珍曰:「今法惟取好砂研末,以流水飛三次用。其 末砂多雜石末鐵屑,不堪入藥。」又法,以絹袋盛砂,用 蕎麥灰淋汁,煮三伏時取出,流水浸洗過,研粉飛曬 用。又丹砂,以石膽消石和埋土中,可化為水。

氣味

甘微寒,無毒。

《吳普》曰:「神農:甘;岐伯:苦,有毒;扁鵲:苦;李當之:大寒。」 甄權曰:「有大毒。」

《大明》曰:「涼,微毒。」

徐之才曰:「惡慈石,畏鹹水。忌一切血。」

李時珍曰:丹砂,《別錄》云「無毒。岐伯、甄權言有毒」,似相 矛盾。按:何孟春《餘冬錄》云:「丹砂性寒而無毒,入火則 熱而有毒,能殺人物,性逐火而變。」此說是也。丹砂之 畏慈石、鹹水者,水克火也。

雷斆曰:「遇鐵神砂,如泥似粉。」 《土宿真君》曰:「丹砂用陰地厥地骨皮、車前草、馬鞭草、 皂莢石、韋決明、瞿麥、南星、白附子、烏頭、三角稜、藕荷、 桑椹、地榆、紫河車、地丁,皆可伏制。而金公以砂為子, 有相生之道,可變化。」

主治

《本經》曰:「身體五臟百病,養精神,安魂魄,益氣明目,殺 精魅邪惡鬼。久服,通神明,不老。能化為汞。」

《別錄》曰:「通血脈,止煩滿消渴,益精神,悅澤人面,除中 惡腹痛,毒氣疥瘻諸瘡,輕身神仙。」 甄權曰:「鎮心,主尸疰抽風。」

《大明》曰:「潤心肺,治瘡痂息肉,并塗之。」

李時珍曰:「治驚癇,解胎毒、痘毒,驅邪瘧,能發汗。」

發明

韓保昇曰:「朱砂法火,色赤而主心。」

李杲曰:「丹砂純陰,納浮溜之火而安神明。凡心熱者, 非此不能除王好古曰:「乃心經血分主藥,主命門有餘。」

《青霞子》曰:「丹砂外包八石,內含金精,稟氣於甲,受氣 於丙。出胎見壬,結塊成庚,增光歸戊,陰陽升降,各本 其原,自然不死。若以氣衰血敗,體竭骨枯,八石之功, 稍能添益。若欲長生久視,保命安神,須餌丹砂。且丹 石見火,悉成灰燼,丹砂伏火,化為黃銀。能重能輕,能 神能雲,能黑能白,能暗能明。一斛人擎,力難升舉,萬 斤遇火。輕速上騰。鬼神尋求。莫知所在。」

李時珍曰:「丹砂生於炎方,秉離火之氣而成。體陽而 性陰,故外顯丹色,而內含真汞。其氣不熱而寒,離中 有陰也;其味不苦而甘,火中有土也。是以同遠志、龍 骨之類,則養心氣;同當歸、丹參之類,則養心血;同枸 杞、地黃之類則養腎;同厚朴、川椒之類則養脾;同南 星、川烏之類則袪風可以明目,可以安胎,可以解毒」, 可以發汗,隨佐使而見功,無所往而不可。夏子益《奇 疾方》云:「凡人自覺本形,作兩人,並行並臥,不辨真假 者,離魂病也。用辰砂、人參、茯苓濃煎日飲。真者氣爽, 假者化也。」《類編》云:「錢丕少卿夜多惡夢,通宵不寐,自 慮非吉,遇鄧州推官胡用之曰:『昔常如此。有道士教 戴辰砂如箭鏃者,涉旬即驗,四五年』」不復有夢。因解 髻中一絳囊遺之。即夕無夢。神魂安靜。《道書》謂「丹砂 辟惡安魂。」觀此二事可徵矣。

《抱朴子》曰:「臨沅縣廖氏家,世世壽考,後徙去,子孫多 夭折。他人居其故宅,復多壽考。疑其井水赤,乃掘之, 得古人埋丹砂數十斛也。飲此水而得壽,況鍊服者 乎。」

蘇頌曰:「鄭康成注《周禮》,以丹砂、石膽、雄黃、礬石、慈石 為五毒,古人惟以攻瘡瘍,而《本經》以丹砂為無毒,故 多鍊治服食,鮮有不為藥患者,豈五毒之說勝乎,當 以為戒。」

寇宗奭曰:「朱砂鎮養心神,但宜主使。若鍊服,少有不 作疾者。一醫疾服伏火者數粒,一旦大熱,數夕而斃。」 沈存中云:「表兄李善勝鍊朱砂為丹,歲餘沐浴再入 鼎,誤遺一塊,其徒丸服之,遂發懵冒,一夕而斃。」夫生 朱砂,初生小兒便可服,因火力所變,遂能殺人,不可 不謹。

陳文中曰:「小兒初生,便服朱砂、輕粉、白蜜、黃連水,欲 下胎毒,此皆傷脾敗陽之藥。輕粉下痰損心,朱砂下 涎損神。兒寔者服之軟弱,弱者服之易傷,變生諸病。」 李時珍曰:「葉石林《避暑錄》載林彥振、謝任伯皆服伏 火丹砂,俱病腦疽死。張杲《醫說》載張慤服食丹砂,病 中消,數年發鬢疽而死。皆可為服丹之戒。」而周密《野 語》載臨川周推官平生孱弱,多服丹砂烏附藥,晚年 發背疽,醫悉歸罪丹石,服解毒藥不效。瘍醫老祝診 脈曰:「此乃極陰証,正當多服伏火丹砂及三建湯。」乃 用小劑試之,復作大劑,三日後用膏敷貼,半月而瘡 平,凡服三建湯一百五十服。此又與前諸說異葢!人 之臟腑,稟受萬殊,在智者辨其陰陽脈證,不以先入 為主,非妙入精微者,不能企此。

附方

《服食丹砂》:「丹砂一斤,研末重篩,以醇酒沃之如泥狀, 盛以銅盤,置高閣上,勿令婦女見,燥則復以酒沃,令 如泥,陰雨疾風則藏之。」盡酒三斗,乃暴之,三百日當 紫色。齋戒沐浴七日,靜室,飯丸麻子大,常以平旦向 日吞三丸,一月三蟲出,半年諸病瘥,一年鬚髮黑,三 年神人至。三皇真人鍊丹方

真丹末三斤,白蜜六斤,攪合,日曝至可丸,丸麻子大。 每旦服十丸,一年白髮反黑,齒落更生,身體潤澤,老 翁成少。小神丹方

明目輕身,去三尸,除瘡癩。美酒五升,浸硃砂五兩五 宿,日乾,研末,蜜丸小荳大。每服二十丸,白湯下,久服 見效。衛生易簡方

白茯苓四兩,糯米酒煮軟,竹刀切片,陰乾為末,入硃 砂末二錢,以乳香水打糊,丸梧子大,硃砂末二錢為 衣。陽日二丸,陰日一丸。「要祕精,新汲水下;要逆氣,過 精,溫酒下,並空心。」神注丹方

《烏髭變白》小雌雞二隻,只與烏油麻一件同水飼之。 放卵時收取先放者,打竅,以硃砂末填入糊定,同眾 卵抱出。雞取出,其藥自然給寔研粉,蒸餅和丸菉荳 大,每酒下五七丸,不惟變白,亦且愈疾。張潞方 小兒初生五六日,解胎毒,溫陽胃,壯氣血:硃砂豆大, 細研,蜜一棗大,調與吮之,一日令盡。姚和眾至寶方 預解痘毒初發時。或未發時。以硃砂末半錢。蜜水調 服。多者可少。少者可無。重者可輕也。丹溪方

初生兒驚,月內驚風欲死。硃砂磨新汲水,塗五心最 驗。斗門方

小兒驚熱,夜臥多啼:硃砂半兩,牛黃一分,為末。每服 一字,犀角磨水調下。普濟方

急驚搐搦:「丹砂半兩,天南星一個,一兩重者炮裂,酒 浸大蠍三個,為末,每服一字,薄荷湯下。」聖濟錄 《驚忤不語》打撲驚忤,血入心竅,不能言語:硃砂為末以雄豬心血和丸麻子大,每棗湯下七丸。直指方 客忤卒死:「真丹方寸匕,蜜三合,和灌之。」肘後方 癲癇狂亂歸神丹治一切驚憂思慮多忘,及一切心 氣不足,癲癇狂亂。「豶豬心二個切,入大硃砂二兩,燈 心三兩在內,麻扎石器煮一服時,取砂為末,以茯神 末二兩,酒打薄糊,丸梧子大。」每服九丸至十五丸至 二十五丸,麥門冬湯下,甚者乳香人參湯下。百一選方 產後癲狂,敗血及邪氣入心,如見祟物癲狂:用大辰 砂一二錢,研細飛過,用飲兒乳汁三四茶匙,調濕,以 紫項地龍一條,入藥滾三滾,刮淨去地龍,入無灰酒 一盞,分作三四次服。何氏方

心虛遺精:「豬心一個,批片相連,以飛過硃砂末摻入 線縳白水煮熟食之。」唐珤經驗方 男婦心痛:「硃砂、明礬枯等分為末,沸湯調服。」摘元方 《心腹宿》:及《卒得》:硃砂研細搜飯,以雄雞一隻,餓 二日,以飯飼之,收糞曝燥為末,溫酒服方寸匕,日三 服,服盡更作,愈乃止。外臺祕要

霍亂轉筋,身冷心下微溫者,硃砂研二兩,蠟三兩,和 丸,著火籠中熏之,周圍厚覆,勿令煙洩,兼床下著火, 令腹微暖,良久當汙出而甦。外臺祕要

辟瘴正陽丹砂三兩,水飛。每服半錢,溫蜜湯下。普濟錄 傷寒發汗:《外臺祕要》:「治傷寒時氣,瘟疫,頭痛壯熱脈 盛,始得一二日者。取真丹一兩,水一斗,煮一升,頓服, 覆被取汗,忌生血物。」「《肘後》用真丹末,酒調遍身塗之, 向火坐,得汗愈。」

辟禳瘟疫上品硃砂一兩,細研末,和蜜丸麻子大。常 以太歲日平旦,一家大小勿食諸物,向東各吞三七 丸,勿令近齒,永無瘟疫。外臺祕授

諸般吐血:硃砂、蛤粉等分為末,酒服二錢。又方:丹砂 半兩,金箔四片,蚯蚓三條,同研丸小荳大,每冷酒下 二丸。聖濟錄

妊婦胎動:硃砂末一錢,和雞子白三枚,攪勻頓服,胎 死即出,未死即安。普濟方

子死腹中不出:「硃砂一兩,水煮數沸,為末,酒服立出。」 十全博救方

目生障瞖:生辰砂一塊,日日擦之,自退。王居雲「病此 用之如故。」普濟方

目膜息肉:「丹砂一兩,五月五日研勻,銅器中以水漿 一盞,臘水一盞,浸七日,暴乾,銅刀刮下,再研,瓶收。每 點少許眥上。」聖濟錄

目生弩肉及珠管,真丹、貝母等分為末,點注,日三四 度。肘後方

面上皯䵳,「雞子一枚,去黃,硃砂末一兩,入雞子內封 固,入自伏雌下抱至雞出取塗面即去,不過五度,面 白如玉。」此乃陳朝張貴妃常用方,出《西王母枕中方》。 外臺祕授

沙蜂叮螫:朱砂末,水塗之。摘元方

水蛭瘡毒南方多雨,有物曰「水蛭」,大類鼻涕,生於枯 木之上,聞入氣則閃閃而動。人過其下,墮人體間即 立成瘡,久則遍體。惟以硃砂、麝香塗之即愈。張杲醫說 產後舌出不收,丹砂傅之。暗擲盆盎,作墮地聲,驚之 即自收。集簡方

《硇砂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硇砂性毒,服之使人硇亂,故曰『硇砂』。」狄人 以當鹽食。

《土宿本草》云:「硇性透物,五金藉之以為先鋒,故號為 透骨將軍。」

蕭炳曰:「生北庭者為上,人呼為北庭砂。」

集解

蘇恭曰:「硇砂出西戎,形如牙消,光淨者良。」 蘇頌曰:「今西涼、夏國及河東、陝西近邊州郡亦有之。 然西戎來者,顆塊光明,大者有如拳,重三五兩;小者 如指面,入藥最緊。邊界出者,雜碎如麻豆粒。又夾沙 石用之,須水飛,澄去土石訖,亦無力,彼人謂之氣砂。」 李時珍曰:「硇砂,亦消石之類,乃鹵液所結,出青海,與 月華相射而生,附鹽而成質。虜人采取淋鍊而成,狀 如鹽塊,以白淨者為良。其性至透,用黝罐盛,懸火上 則常乾,或加乾薑同收亦良。若近冷及得濕即化為 水,或滲失也。」《一統志》云:「臨洮蘭縣有洞,出硇砂。」張匡 鄴《行程記》云:「高昌北庭山中,常有煙氣涌起,而無雲 霧。至夕,光焰若炬火,照見禽鼠,皆赤色,謂之火焰山。」 釆硇砂乘木屐取之。若皮底即焦矣。北庭。即今西域 火州也。

修治

寇宗奭曰:「凡用,須水飛去塵穢,入瓷器中,重湯煮乾, 則殺其毒。」

李時珍曰:「今時人多用水飛淨醋,煮乾如霜,刮下用 之。」

氣味

鹹苦辛溫有毒。

蘇恭曰:「不宜多服。柔金銀,可為銲藥甄權曰:「酸鹹,有大毒。能消五金八石,腐壞人腸胃。生 食之,化人心為血。中其毒者,生菉荳研汁,飲一二升 解之。畏漿水,忌羊血。」

大明曰:「辛、酸,暖,無毒。畏一切酸。凡修治,用黃丹、石灰 作櫃,鍛赤使用,並無毒。世人自疑爛肉,而人被刀刃 所傷,以之罨傅,當時生痂。」

陳藏器曰:「其性大熱,服之有暴熱損髮,云溫者誤也。」 《抱朴子》曰:「伏硇藥甚多」,牡蠣、海螵蛸、晚蠶砂、羊骨: 河豚,魚膠,《魚腥草》,蘿蔔,獨帚,卷柏,羊蹄,商陸,冬瓜。羊 《躑躅》,蒼耳,烏梅。

《雷斆》曰:「硇遇赤鬚,汞留金鼎。」

主治

《唐本草》曰:「積聚,破結血,止痛下氣,療欬嗽宿冷,去惡 肉,生好肌,爛胎,亦入驢、馬藥用。」

陳藏器曰:「主婦人丈夫羸瘦積病,血氣不調,腸鳴,食 飲不消,腰腳泠痛,痃癖痰飲,喉中結氣,反胃吐水,令 人能食肥健。」

甄權曰:「除冷病,大益陽事。」

《大明》曰:「補水臟,暖子宮,消瘀血,宿食不消,食肉飽脹, 夜多小便,丈夫腰胯酸重,四肢不任,婦人血氣疼痛, 氣塊痃癖,及血崩帶下,惡瘡息肉,傅金瘡生肉。」 寇宗奭曰:「去目瞖弩肉。」 王好古曰:「消肉積。」

李時珍曰:「治噎膈癥瘕,積痢骨哽。除痣黶疣贅。」

發明

陳藏器曰:「一飛為酸砂,二飛為伏翼,三飛為定精,色 如鵝兒黃,入諸補藥為丸,服之有暴熱。」

蘇頌曰:「此藥近出唐世,而方書著古人單服一味,伏 火作丸子,亦有兼硫黃、馬牙消輩合餌者,不知方出 何時,殊非古法。此物本攻積聚,熱而有毒,多服腐壞 人腸胃,生用又能化人心為血,固非平居可餌者。而 西土人用醃肉,炙以當鹽,食之無害,蓋積習之久,自 不毒也。」

寇宗奭曰:「金銀有偽,投硇砂鍋中,偽物盡消化。況人 腹中有久積,豈不腐潰?」

張元素曰:「硇砂破堅癖,不可獨用,須入群隊藥中用 之。」

李時珍曰:「硇砂,大熱有毒之物,噎膈、反胃、積塊內癥 之病,用之則有神功。蓋此疾皆起於七情飲食所致, 痰氣鬱結,遂成有形,妨礙道路,吐食痛脹,非此物化 消,豈能去之。」性善爛金銀銅錫,庖人煮硬肉,入硇砂 少許即爛,可以類推矣。所謂化人心為血者,亦甚言 其不可多服爾。張果《玉洞要訣》云:「北庭砂秉陰石之」 氣,含陽毒之精,能化五金八石,去穢益陽,其功甚著 力,並硫黃、獨孤淊《丹房鑑源》云:「硇砂性有大毒,為五 金之賊,有沉冷之疾,則可服之,疾減便止,多服則成 壅塞癰腫。」二說甚明。而唐宋醫方乃有單服之法,蓋 欲得其助陽以縱欲,而不虞其損陰以發禍也。其方 唐慎微已收附本草後,今亦存之,以備考者知警。

附方

《服食法》硇砂丸「硇砂不計多少,入罐子內,上面更坐 罐子一箇,紙筋白土上下通泥了,曬乾。上面罐子內 盛水,以蒼耳乾葉為末,鋪頭蓋底,以火燒之,火盡旋 添火,水盡旋添水,從辰初起至戌一伏時,住火勿動, 次日取出,研米醋麪糊和丸梧子大。每服四五丸,溫 酒或米飲下」,並無忌。久服進食無痰。經驗方

元臟虛冷,氣攻臍腹疼痛:「用硇砂一兩,以纎霞草末 二兩和勻,用小沙罐不固濟,慢火燒赤,乃人硇砂在 罐內,不蓋口,加頂火一秤,待火盡爐寒取出;用川烏 頭去皮臍,生研末二兩,和勻,湯浸蒸餅丸梧子大。」每 服三丸,木香湯、醋湯任下,日一服。陳巽方

腎臟積冷,氣攻心腹疼痛,面青足冷:「硇砂二兩,桃仁 一兩去皮,酒一小盞,煎硇十餘沸,去砂石,入桃仁泥, 旋旋煎成膏,蒸餅和丸梧子大,每熱酒下二十丸。」聖惠 方

積年氣塊,臍腹疼痛:硇砂醋煮二兩,木瓜三枚,切須 去瓤,入硇在內,盌盛,於日中曬至瓜爛,研勻,以米醋 五升,煎如稀餳,蜜收,用時旋以附子末和丸梧子大, 熱酒化下一丸。同上

痃癖癥塊:硇砂丸:治痃癖癥塊。煖水臟,殺三蟲,婦人 血氣,子宮冷。臘月收桑條灰,淋去苦汁,日乾。每硇砂 二兩,用水三兩,以水化硇拌灰,乾濕得所,以瓶盛灰 半寸,入硇於內,以灰填蓋固濟,文武火鍛赤,冷定取 出研,以箕鋪紙三重,安藥於上,以熱水淋之,直待硇 砂盡即止。以缽盛汁,於熱灰火中養之,常令魚眼沸, 待汁乾。入瓶再鍛。一食頃取出重研。以米飯和丸。綠 荳大。每空心酒下五丸。病去即止。同上

噎膈反胃:鄧才清興用北庭砂二錢,水和蕎麥麪包 之,鍛焦待冷,取中間濕者焙乾一錢,入檳榔二錢,丁 香二箇,研勻,每服七厘,燒酒送下,日三服,愈即止。後 吃白粥半月,仍服助胃丸藥用北庭砂二兩,一兩用人言末一兩,同入罐內,文武 火升三炷香,取出燈盞上末一兩,以黃丹末一兩,同 入罐內,如上法升過取末。用桑灰霜一兩研勻。每服 三分,燒酒下。愈即止。集效方

又方:平胃散各一錢,入硇砂、生薑各五分,為末,沸湯 點服二錢,當吐出黑物如石,屢驗。

一切積痢:靈砂丹用硇砂、硃砂各二錢半為末,用黃 蠟半兩,巴豆仁三七粒去膜,同入石器內,重湯煮一 伏時,候豆紫色為度,去二七粒止;將一七粒同二砂 研勻,溶蠟和收。每旋丸菉荳大或三丸、五丸,淡薑湯 下。本事方

月水不通,臍腹積聚疼痛:「硇砂一兩,皂角五挺,去皮 子,剉為末,以頭醋一大盞熬膏,入陳橘皮三兩,搗三 百杵,丸梧子大,每溫酒下五丸。」聖惠方

死胎不下:「硇砂、當歸各半兩為末,分作二服,溫酒調 下,如人行五里再一服。」瑞竹堂方

喉痹口噤:硇砂、馬牙消等分,研勻點之。聖濟方 懸癰卒腫:硇沙半兩,綿裹含之,嚥津即安。聖惠方 牙齒腫痛:老鼠一箇去皮,以硇砂淹擦三日,肉爛化 盡,取骨,瓦上焙乾為末,入樟腦一錢,蟾酥二分,每以 少許點牙根上,立止。孫氏立效方

偏頭風痛:「硇砂末一分,水潤豉心一分,擣丸皂子大, 綿包露出一頭,隨左右納鼻中,立效。」聖惠方

損目生瘀,赤肉努出不退:杏仁百箇,蒸熟去皮尖研, 濾出淨汁,入硇砂末一錢,水煮化,日點一二次,自落。 普濟方

鼻中息肉:硇砂點之即落。白飛霞方 鼻中毛出,晝夜可長一二尺,漸漸粗員如繩,痛不可 忍,摘去復生,此因食豬羊血過多所致。用生乳香、硇 砂各一兩為末,飯丸梧子大,每空心臨臥各服十丸, 水下,自然退落。夏子益奇疾方

魚骨哽咽:硇砂少許,嚼嚥立下。外臺祕要 蚰蜒入耳:硇砂、膽礬等分為末,每吹一字,蟲化為水。 聖濟錄

割甲浸肉久不瘥,硇砂、礬石為末,裹之,以瘥為度。外臺 秘要

《蠍蠆叮螫》:水調硇砂塗之,立愈。千金方 代指腫痛,唾和白硇砂,以麪作盌子,套指入內,一日 瘥。千金方

面上疣目硇砂、硼砂、鐵鏽麝香等分,研,擦三次自落。 集效方

疔瘡腫毒:好硇砂、雄黃等分研,以銀篦刺破瘡口,擠 去惡血,交藥一豆入內,抵花貼住即效。毒氣入腹嘔 吐者,服「護心散。」瑞竹堂方

疝氣卵腫脹痛不可忍,「念珠丸」用硇砂、乳香各二錢, 黃蠟一兩,研溶和丸,分作一百單八丸,以綿縫露一 夜,次日取出,蛤粉為衣。每用一丸,乳香湯下,日二服, 取效。本事方

諸勞久嗽:方見「獸部下。」

《蓬砂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名義未解。一作硼砂,或云鍊出盆中結成, 謂之盆砂,如盆消之義也。

集解

《蘇頌》曰:「硼砂出南海,其狀甚光瑩,亦有極大塊者,諸 方稀用,可銲金銀。」

寇宗奭曰:「南番者,色重褐,其味和,入藥其效速。西戎 者,其色白,其味焦,入藥其功緩。」

李時珍曰:「硼砂生西南番,有黃白二種。西者白如明 礬;南者黃如桃膠,皆是鍊結成,如硇砂之類。西者柔 物去垢,殺五金,與消石同功,與砒石相得也。」

氣味

苦辛暖,無毒。

《蘇頌》曰:「溫,平。」

李時珍曰:「甘、微鹹,涼,無毒。」

獨孤滔曰:「制汞啞銅結砂子。」

《土宿真君》曰:「知母、鵝不食草,蕓薹、紫蘇、甑帶、何首烏, 皆能伏硼砂,同砒石鍛過,有變化。」

主治

《大明》曰:「消痰止嗽,破瘕結,喉痹。」

李時珍曰:「上焦痰熱,生津液,去口氣,消瘴瞖,除噎膈 反胃,積塊結瘀肉,陰㿉骨鯁惡瘡,及口齒諸病。」

發明

《蘇頌》曰:「今醫家用硼砂治咽喉,最為要切。」

寇宗奭曰:「含化嚥津,治喉中腫痛,膈上痰熱。初覺便 治,不能成喉痹,亦緩別效可也。」

李時珍曰:硼砂味甘,微鹹而氣涼,色白而質輕,故能 去胸膈上焦之熱。《素問》云:「熱淫於肉,治以鹹寒,以甘 緩之。」是其性能柔五金而去垢膩,故治噎膈積聚,骨 鯁結核、惡肉陰㿉用之者,取其柔物也。治痰熱眼目 障瞖用之者,取其去垢也。洪邁《夷堅志》云:鄱陽汪友 良,因食誤吞一骨,鯁於喉中,百計不下,恍惚夢一朱衣人曰:「惟南蓬砂最妙。」遂取一塊。含化嚥汁。脫然而 失。此軟堅之徵也。《日華》言其苦辛暖。誤矣。

附方

鼻血不去,硼砂一錢,水服立止。集簡方

勞瘵有蟲:硼砂、硇砂、兔屎等分為末,蜜丸梧子大。每 服七丸,生甘草一分,新水一鍾,揉汁送下,自朔至朢 五更時,令病人勿言服之。乾坤祕韞

木舌腫強:硼砂末,生薑片蘸揩,少時即消。普濟方 咽喉穀賊腫痛:蓬砂、牙消等分為末,和蜜半錢,含嚥。 直指方

咽喉腫痛:《破棺丹》:用硼砂、白梅等分,搗丸芡子大,每 噙化一丸。經驗方

喉痹牙疳:「盆砂末吹並擦之。」集簡方

骨鯁在咽。方見《發明》。

小兒陰㿉腫大不消:硼砂一分,水研塗之,大有效。元集 方

飲酒不醉,先服盆砂二錢妙。相感志

飲食毒物:硼砂四兩甘草四兩真香油一斤,瓶內浸 之,遇有毒者,服油一小盞,久浸尤隹。瑞竹堂經驗方 一切惡瘡:方同上。

弩肉瘀突:南鵬砂黃色者一錢,片腦少許,研末,燈草 蘸點之。直指方

《湯瓶內鹼集解》
编辑

李時珍曰:「此煎湯瓶內澄結成水鹼,如細砂者也。」

主治

李時珍曰:止消渴,以一兩為末,粟米燒飯丸梧子大。 每人參湯下二十丸。又:小兒口瘡,臥時以醋調末,書 十字兩足心,驗。

《河砂主治》
编辑

李時珍曰:「石淋,取細白砂三升炒熱,以酒三升淋汁 服一合,日中服。又主絞腸痧痛,炒赤冷水淬之,澄清 服一、二合。」

陳藏器曰:「風濕頑痹不仁,筋骨攣縮,冷風癱軟,血脈 斷絕。六月取河砂,烈日曬令極熱,伏坐其中,冷即易 之,取熱徹通汗,隨病用藥,切忌風冷勞役。」

附方

人溺水死:白砂炒覆死人面上下,惟露七孔,冷濕即 易。千金方

《杓上砂集解》
编辑

李時珍曰:「此淘米杓也。有木杓、瓢杓,皆可用。」

主治

李時珍曰:「面上風粟,或青或黃赤,隱暗澀痛,及人唇 上生瘡者,本家杓上刮去唇砂一二粒即安。又婦人 吹乳,取砂七枚,溫湯送下,更以炊帚枝通乳孔,此皆 莫解其理。」

《天工開物》
编辑

《朱》
编辑

凡朱砂、水銀、銀朱,原同一物,所以異名者,由精粗老 嫩而分也。「上好朱砂,出《辰錦》。」今名麻陽與西川者中即孕 澒,然不以升鍊。蓋光明、箭鏃、鏡面等砂,其價重於水 銀三倍,故擇出為朱砂貨鬻。若以升水,反降賤值。唯 粗次朱砂,方以升鍊水銀,而水銀又升銀朱也。凡朱 砂上品者,穴土十餘丈乃得之,始見其苗,磊然白石, 謂之「朱砂床。」近床之砂,有如雞子大者。其次砂不入 藥,祇為研供畫用,與升鍊水銀者,其苗不必白石,其 深數丈即得。外床或雜青黃石,或間沙土,土中孕滿, 則其外沙石多自拆裂。此種砂,貴州思印、銅仁等地 最繁,而商州、秦州出亦廣也。凡次砂取來,其通坑色 帶白嫩者,則不以研朱,盡以升澒。若砂質即嫩,而爍 視欲丹者,則取來時入巨鐵碾槽中軋碎如微塵,然 後入缸,注清水澄浸,過三日夜,跌取其上浮者,傾入 別缸,名曰「二朱。」其下沉結者,曬乾,即名「頭朱」也。凡升 水銀,或用嫩白次砂,或用缸中跌出浮面二朱,水和 搓成大盤條,每三十斤入一釜內升澒,其下炭質,亦 用三十斤。凡升澒上蓋一釜,釜當中留一小孔,釜傍 鹽泥塗固,釜上用鐵打成一曲弓溜管,其管用麻繩 密纏通梢,仍用鹽泥塗固。鍛火之時,曲溜一頭,插入 釜中通氣。插處一絲固密一頭以中罐注水,兩瓶插曲溜尾 於內,釜中之氣,達於罐中之水而止。共鍛五箇時辰, 其中砂末,盡化成澒,布於滿釜。冷定一日,取出掃下。 此最妙《元化全部天機》也。本草胡亂註鑿地一孔放盌一箇盛水凡將 水銀再升朱用,故名曰「銀朱。」其法,或用磬口泥罐,或 用上下釜。每水銀一斤,入石亭脂。即硫黃制造者「二斤,同研 不見星,炒作青砂頭,裝於罐內,上用鐵盞蓋定,盞上 壓一鐵尺,鐵線兜底綑縳,鹽泥固濟口縫,下用三釘 插地,鼎足盛罐,打火三炷香久」,頻以廢筆蘸水擦盞, 則銀自成粉,貼於罐上。其貼口者,硃更鮮華。冷定揭 出,刮掃取用。其石亭脂沉下罐底,可取再用也。每升 水銀一斤,得硃十四兩,次硃三兩五錢,出數藉硫質 而生。凡升硃與研硃功亦相彷。若皇家貴家畫彩,則 即同辰錦。丹砂研成者,不用此硃也。凡硃文房膠成條塊,石硯則顯,若磨於錫硯之上,則立成皂汁。即漆 工以鮮物彩,唯入桐油調則顯,入漆亦晦也。凡水銀 與硃,更無他出,其「澒海草澒」之說,無端狂妄耳,食者 信之。若水銀已升硃,則不可復還為澒,所謂「造化之 巧已盡」也。

砂部藝文一编辑

《丹砂可學賦》
梁·江淹
编辑

咸曰:「金不可鑄,僕不信也。試為此辭精思云爾。」

「惟雲場之少折,乃人逕之多憂。」雖瑤笙及金瑟,雜翠 帳與丹幬,吞悲歡於得失,銜哀樂於春秋。煥如星絕, 黯如火滅,星絕難光,火滅可傷。故從師而問道,冀幽 路之或暘,測神宗之無緩,踐雲根之不賒。信名山及 石室,驗青澒與丹砂。撝五難之重滯,掔九仙之輕華。 故抱魄寂處,凝神空居,泯邈深晝,窈鬱重虛。覘炫燿 而可見,聴泬寥而有餘。於是乘河漢之光氣,騎列星 之彩色,輟陰陽所形有,傳變化於心識,浮恍惚而無 涯,泛靈恠而未極,架日月之精照,騫蛟龍之毛翼。遂 乃氣穆肅而神奔,骨窈窕而鬼恠,綴葳蕤而成冠,點 雜錯而為珮,出湎泫而遐鶩,貫濛鴻而上厲,鳳之來 兮蔽日,鸞之集兮為群,左昆吾之炎景,右崦嵫之卿 雲。爛七采之炤燿,漫五色之氳氤。非世俗之習見,焉 鬼神之嘗聞。既而曖碧臺之錯落,燿金宮之玲瓏。幻 蓮華於繡闥,化蒲桃於錦屏。赩丹光而電烻,颯翠氛 而杳冥。軒惝惘於長虹,階侘傺於奔鯨。惑龍宮之殿 稱,迷忉利之宮名。靈偃蹇兮姣服,女嬋娟兮可觀。秀 青色之泯靡,漫美目之波瀾。襞日月之纂組,襲星宿 之羅紈。百味酒兮靈之集,河供鯉兮靈之安。卻交 「之玉質,笑陳王之妙顏。」所以樂精元於太乙,妙宮徵 於清都。簫含聲而遠近,琴吐音而有無。奏神鼓於玉 袂,舞靈衣於金裾。韻躑躅而易變,律參差而難圖。非 《南風》之能擬,詎濮水之可摹。於是流瀁不一,遨曹無 邊。娥眉既散,鐘鼓都捐。乘彩霞於西海,駟行雨於丹 淵。山差池而鏡壑,水清明而抱天。山含玉以永歲,水 藏珪以窮年。擬若木以寫意,拾瑤草而悠然。遂乃凝 虛歛一,守仙閉方。智寂術盡,魄兀心亡。白生不能關 其說,惠子無以挫其芒。原其恥巿朝之失道,疾讒嬖 之不祥,卻文彩之婬冶,去利劍之鏗鏘。懅生死於半 氣,惜百年於一光。故以鑄金為器,丹砂為漿。慚𠫤既 盡,妖怨當忘。吾師以為可學,而公子謂之不良歟?

《沙堤賦》
唐·韋肇
编辑

遵大路兮新謀,倚善人之廣運。沙之積也,得禦濕之 宜;堤乃名焉,審用功之分。爰謀爰度,是築是隱。使夫 晴靡磽确之煩,雨無塗潦之窘。若然者,施之城闕,豈 但三條之通;用之郊坰,可以千里而近。伊功足紀,斯 美奚擬?臺或虧簣,我終始兮無然;山不讓塵,我包含 兮亦爾。應物兮寧倦,安卑兮詎恥。俾時行各得其所 「由,故日用不知其所以。」君勿謂泥滓之賤。君其乘弘 益之深,高而不危,仰諸侯之殊化,直而能正,定志士 之夙心。何止禦浸淫而為岸,或當披隤阤而揀金。其 處也,周帝城之內,徒有羡於瑤池;其堅也,雖眾人之 力,固自得於金椎。亦由道存而命舛,天縱而非師。是 以遽奔衝,應馳騖。洞萬戶兮旁啟,紛「九門兮爭赴。往 來相接,見軒蓋之成陰;蹊逕自開,何桃李之足樹。役 無妨時,利莫尚,茲豈衢於踰。」且以夫人為防也,能保 其固,匪同中聚而兩之。仰對高闕兮熒熒,夾植喬木 兮青青。無偏無頗,庶託情於王道;不騫不圯,長委質 於地靈。願得乘御輦,蔭宮槐,敢邀功千捷徑,期展效 於微埃。徒以為「臨曲沼,登高臺」,誠不如賦沙堤之盛 觀,足以騁作賦之才。

《披沙揀金賦》
李程
编辑

物,有感者其沙之同流。韜至精之未吐,俟明鑒以來 求。披隤沲,歷汀洲。期往而有覿,必專而是謀。若不克 見,何遠不討?大無間於洪流,細寧忽於潢潦。必因目 擊,信夫川則效珍,不假鏡臨,所謂地不藏寶。於戲!未 分美惡,必在妍媸。當有期於慎簡,幸無見於忽遺。經 營乎永昌之日,徘徊乎麗水之湄。初若決浮雲,搖星 光之的的,又似剖群蚌,貫珠彩之纍纍。充一鎰而有 待,貫三品而方期。出輕漣而沈潛自照,別麗景而光 炅生姿。洎乎沙之汰之,既堅既好,斷之則同心斯得, 用之則從革是寶。必資作礪,自同選眾以求仁;曾是 滿籯,未若觀學而知道。伊昔識真者寡,罕遇良工。遺 我於一撮之內,混我於眾流之中。純固空知。夫自守 精英,不得而外融。與砂磧而雜居,則如雲積;處礦璞 而自異,詎可雷同。寶既有矣,況於人乎?夫辨之掌握, 尚辱在泥塗,則將排碧沙,涉清淺。雖有懷於揀金,庶 不遺於片善。今則藻鑑既朗,庸將自媒。興公雅符於 通論,士衡猶患於多才。不然者,則懷寶而退矣,曷為體物而來哉?

《前題》
柳宗元
编辑

「沙之為物兮視污若浮,金之為物兮恥居下流。沈其 質兮五材或闕,耀其德兮六府孔修。」然則抱成器之 珍,必將有待;當慎擇之日,則又何求?配珪璋而取貴, 豈泥滓而有儔。披而擇之,斯焉見寶。盪浸淫而顧盼, 指炫炅而探討。動而愈出,將去幽以即明;涅而不淄, 實既堅而且好。潛雖伏矣,獲則取之。翻渾渾之濁質, 「見熠熠之殊姿。久暗未彰,亦冀將君是望;先迷後得, 孰謂棄余如遺。其隱也則雜昏昏,淪浩浩,晦英精兮 自寶和光,同塵兮合於至道。其遇也則散奕奕,動融 融,煥美質乎其中。明道若昧兮契彼元同。儻或俯而 不棄,諒致美於無窮。欲蓋而彰,故炯爾而見素;不索 何獲,遂昭然而發蒙。觀其振彼汙塗」,積以錙銖,研清 暉而競出,耀真質而將殊。錐處囊而纎光乍比,劍拭 土而異彩相符。用之則行,斯為美矣;求而必得,不亦 悅乎?豈徒媚旭日以晶熒,帶長川之清淺。皎如珠吐, 類剖蚌而乍分;粲兮星繁,似流雲之初卷。是以《周詩》 作比,而《祈招》即詠;陸文可侔,而《昭明》是選。若然者,可 以議《披沙》之所託,明揀金之所裁。良工何遠,善價云 來。拂以增光,寧謝滿籯之學;汰之逾朗,詎慚擲地之 才。客有希採掇於求寶之際,庶斯文之在哉。

《前題》
席夔
编辑

「寶之至者,金實難儔。何混質於微細,每隨沙以沈浮。 不耀其光,誠觀而莫辨;退藏於密,故披而可求。元鍳 在人,至誠斯保。察晶熒於磧礫,視隱映於潭島。澹以 冥搜,靜而窮討。翻混濁,酌澄浩。得之為利,雖云貨以 藩身;揀必於精,終是不貪為寶。道以之至,行無越思。 研精既辨,取舍奚疑。浩浩同流,詎謂眾難分矣;星星」 匪惑。盡可汰而出之,信多雜而不混,何在小而見遺? 故得方以選才,比諸振藻,符至人和光之德,明君子 知微之道。豈止匪固於窮思,濫於中。懷至寶,竊元功, 披隤陁而不厭,積貨產以未豐,則情惟盜比,而業與 商同也。徒觀夫敷彩汙塗,涅而不淄,外濁如汨,中明 自殊。養正以蒙,潛雖伏矣;從人之欲,「道豈遠乎?」彼荊 山採玉,河上求珠,刖雙足而未偶,冒萬死而爭趨,匪 曰能智,是為至愚。曷若隱而自彰,微而可辨,常保質 於堅重,匪淪精而展轉。以是為德,則和而不同;以是 求賢,則舉不失選。況今至珍必見,朗鍳恒開,細無不 察,大無不該,在沈潛而未耀,求揀鍊而斯來。亦何必 披鄱陽之沙,方見為「寶。覽《士衡之賦》,然後稱才。」

《前題》
張仲方
编辑

「披流沙之至寶,惟良金而可求。諒稟質以相混,信韜 光而莫儔。處其汙而含潔,潛其剛以產柔。將陶甄以 入用,在晶熒而必收。爾乃發彼眾彩,瑩然祕寶。砂礫 之下,自守其堅剛;茫昧之中,我得其精好。遠邇必取, 纎微罔遺。泛隤沲以吐色,洗蒙垢以成姿。匪塵泥之 足亂,豈玉石以生疑。既乍明而乍滅,在沙之而汰之。」 同至人受污以不吝,等君子藏光以俟時。且流形厚 地,晦質元造。厥貢取戒於不貪,旁求必歸於有道。然 後百寶惟斥,三品惟崇。美價初炫,微明內融。晦沈潛 而不雜,秉熠爚以潛通。將耀質而有異,豈藏山之與 同。鑒裁無疲,期必分於醜好;拂拭相借,固不假於磨 礱。俾精鍊以作範,庶從革以成功。亦何異夫才為物 表,道出常塗。標百行以卓爾,摛繁文而煥乎。每和光 而不昧,居眾流而有殊。善惡由茲必分,真偽於焉可 辨。雖知已而見錄,本良工而妙選。將永隔於下流,且 不遺於片善。故明因特達,道靡邅迴。乍披之而可玩, 亦求之而乃來。同無脛而斯感,豈眾口以為猜。今振 藻以作賦,而愧乎擲「地之無才。」

砂部藝文二詩詞编辑

《觀張師所蓄辰砂》
宋·蘇軾
编辑

將軍結髮戰蠻溪,篋有殊珍勝象犀。漫說玉床分箭 鏃,何曾金鼎識刀圭。近聞猛士收《丹穴》,欲助君王鑄 褭蹄。多少空巖人不見,自隨初日吐虹霓。

《丹砂井》
何經
编辑

古洞深深不可攀,應知此處是名山。鑿開媧氏補天 石,探得葛洪烹鼎丹。流水有源通地脈,問津無路透 人間。箇中誰識《長生》語,遟我相從訪《大還》。

《前題》
區繩源
编辑

靈寶何年透此間,於今惟見水潺潺。山無茂草煙皆 紫,洞不封苔石盡斑。疑逐秋霜侵木葉,悅隨朝日上 人顏。《坤輿》莫靳長生物,塵世勞勞訪《大還》。

《丹砂行》
明·李汝寬
编辑

君不見「中條西接首陽峰,巨靈擘破青芙蓉。神禹歷 山鑄金幣,寶藏咫尺遺陶鎔。爾來相傳幾千秋,天假 山靈牢護衛。長日徒看麋鹿游,清宵誰識金銀氣。浮 丘道士優游者,偶來卜築南岡下。為感山農租調供不惜丹爐與傾瀉。銀蹄擎出雪花寒,靈砂從此播人 間。」曹家莊口驢背隘,溫谷峰頭洞穴穿天遺。吾民山 澤利,爭奪讎殺豈天意。十鼠甘同腐穴埋,萬牛不戒 前車弊。山角腦,毛葫蘆,抽矛注矢相窺圖。主客爭強 翻眾寡,血肉膏野哀須臾。月川憲僉擗有摽,中丞檄 自鍾山老。兩院睢噓一片心,亟判臺章與驅掃。夏臺 敏手有沙翁,青年傑氣終軍同。平生請纓向萬里,豺 狼況乃邦域中。花裏不妨投袂起,卻援五柳樊軍壘。 鳧鳥踏翻紫峽雲,牛刀劃斷茅津水。琴調中間諭蜀 成,赤幟縳來鄭錦明。七泉兇髡遂胸裂,柏塚窩主降 旛擎。礦穴填平申禁命,農桑依舊烽煙靜。策勳賜物 百千鏹,萬口轅門誇健令。山人歸隱舊山阿,亡猿禍 起憂枝柯。餘年有幸洗兵馬,聊贈篇章頌楚波。

砂部紀事编辑

《史記留侯世家》:「秦皇帝東遊,良與客狙擊秦皇帝博 浪沙中,誤中副車。」

上在《雒陽》,南宮從複道望見諸將,往往相與坐沙中 語。

淮陰侯傳信已定臨菑東,追至高密西。楚使龍且將, 號稱二十萬救齊,與信夾濰水陳。信乃夜令人為萬 餘囊,盛沙壅水上流,引兵半渡擊龍且,佯不勝,還走。 龍且果喜曰:「固知信怯也。」遂追信渡水。信使人決壅 囊,水大至,龍且軍大半不得渡,即急擊殺龍且 貨殖傳巴蜀,寡婦清,其先得丹穴而擅其利數世,家 亦不訾。清寡婦能守其業,用財自衛,人不敢犯。始皇 以為貞婦而客之,為《築女懷清臺》。

《三國志魏武本紀》註《曹瞞傳》:「公軍每渡渭,輒為超騎 所衝突,營不得立。地又多沙,不可築壘。婁子伯說公 曰:『今天寒,可起沙為城,以水灌之,可一夜而成』。」公從 之,乃多作縑囊以渡水,夜渡兵作城,比明城立。由是 公軍盡得渡渭。

《郡國志》:浙江杭州有江沙漲,昔武烈為郡吏赴府,鄉 人餞之,會此沙上,父老曰:「此沙狹而長,君必為長沙 太守。」果然。

《搜神記》:「臨汜縣有廖氏,世老壽,後移居,子孫輒殘折。 他人居其故宅,復累世壽。乃知是宅所為,不知何故, 疑井水赤,乃掘井左右,得古人埋丹砂數十觓,丹汁 入井,是以飲水而得壽。」

《雲仙雜記》:「房琯少時,曾至洲渚上,團沙捏睡。嵇康甚 有標態,見者多愛之。」

《清異錄》:蘇司空禹珪薨,百官致祭,侍御史何登撰版 文曰:「漆宮永閟,沙府告成。」禮畢,余問沙府之說,曰:「自 隧道至窆棺之穴,皆鋪沙,以防陰雨泥滑,名沙府。」唐 人嘗引用之。

《五代史附錄》:「晉遣使冊于闐國王,自仲雲界西始涉。」 磧無水,掘地得濕沙,人置之胸以止渴。 《野人閒話》:優旃楊千度者,善弄胡孫,于闤闊中常飼 養胡孫十餘頭,會人言語,亦可取笑于一時。一日,內 廐胡孫維絕走殿上閣,蜀主令人射之,不中。三日,內 監奏千度善弄胡孫,試令執之。遂詔千度謝恩訖,胡 孫十餘頭亦向殿上叉手拜揖立。內廐胡孫亦舍上 窺之,千度高聲唱言:「奉敕把下舍上胡孫來。」手下胡 孫,一時上舍齊手把捉內廐,胡孫立在殿前。蜀主大 悅,賜千度優緋衫錢帛,收係教坊。有內臣因問胡孫 何以教之,似會人言語。對曰:「胡孫乃獸,實不會人言 語。千度常餌之靈砂,變其獸心,然後可教之。」內臣深 訝所說其事,或有好事者知之,多以靈砂飼胡孫鸚 鵡犬鼠等以教之。

《宋史杜杲傳》:「杲字子昕,邵武人。父穎,仕至江西提點 刑獄,故杲以任授海門買納鹽場,未上,福建提點刑 獄陳彭壽檄攝閩尉。民有甲之子死,誣乙殺之,驗髮 中得沙,而甲舍旁有池沙類髮中者,鞫問,子果溺死。」 《李大臨傳》:「大臨以工部郎中出知汝州。辰溪貢丹砂, 道葉縣,其二篋化為雙雉,𩰚山谷間。耕者獲之,人疑」 為盜,械送於府。大臨識其異,訊得實,釋耕者。

《後山談叢》:「寇萊公準,少嘗為淮漕,有方士為治丹砂, 用竹百二十尺而通其節,以器盛丹,置其上而立之 半埋地中。於時纔得六十尺竹,接而用之,始於歲之 朔旦,盡歲而止,丹已融而墮器矣。」

《揮麈前錄》:兩朝史章文憲《得象傳》末云:初,閩人謠曰: 「南臺沙合出宰相。」至得象相時,沙湧可涉。政和六年, 沙復湧。已而余丞相深大拜。十餘年前外舅方公務 德帥福唐,南臺沙忽再湧。已而朱漢章、葉子昂相繼 登庸。

《王氏談錄》:公言先中令在金陵,有一術者,自言得黃 白術,請試之。初持二藥罨至,云「丹砂所化也。」中令不以為然,既而請持歸,明日復至,皆先所見物也。而其 一當中印一指痕,乃金瀝也。其一如滿盛其瀝而復 瀉去者,其表則素潔如初。遂留二物而去,後不知所 適。

《蘇氏小抄》:仁壽龍昌期初謁王荊公,安石,投刺稱詩 人。左右曰:「何物書生,敢於丞相前稱詩人耶?」公揖之 入,值軍人運沙,遂命賦此,應聲云:「茫茫黃出塞,漠漠 白鋪汀。鳥去風平篆,潮迴日射星。」公大奇之。

《揮麈餘話》:王稱定觀者,元符殿帥恩之子,政和末為 殿中監,年二十八矣。少年貴仕,酒色自娛。一日,忽宣 召人禁中,上云:「朕得一異人,能製丹砂,服之可以長 生久視,煉治經歲而成,色如紫金,卿為試之。」定觀忻 躍拜命,即取服之,才下咽,覺胸間煩燥之甚。俄頃煙 從口中出,急扶歸,已不救。既殮之後,但聞棺中剝啄 之聲,莫測所以。已而火出其內,頃刻之間,遂成烈焰, 室廬盡焚,延燒數百家方止,但得枯骨於餘燼中,亦 可怪也。

《宋史道學傳》:「朱熹幼穎悟,嘗從群兒戲沙上,獨端坐, 以指畫沙,視之八卦也。」

《春渚紀聞》:「密院編修居世英之父居四郎者,少遇異 人,得鍛硃法。其法取辰錦顆塊砂,不計多少,以一藥 鋪蓋鍛之,硃已伏火,即日用炭火二兩,空養,不論歲 月要用,即取水銀與足色金對母,結成母砂子。取鍛 硃細研,以津調勻,塗砂毬上。熾炭十斤,籠砂鍛之。俟 火半,紫焰起,去火出寶,淬梅水中,則俱成紫,磨金不」 再坏溶便可製器用也。而居老未嘗對人言。亦未輒 用一錢也。

《輟畊錄》:曹公克明鑑,號以齋,宛平人。為湖廣行省員 外郎日,麻陽主簿顧淵白致書問訊,且以辰砂一包 見寄,未及啟封,漫爾置篋笥中。後有憲官過訪,因論 製藥為苦,無好辰砂。公曰:「我一故人,嘗以此為惠,當 奉送。」及取視,乃以砂金三兩雜其內,公驚嘆曰:「淵白 以我為何如人也。」時淵白巳沒,呼其子歸之。其廉潔 如此。官至禮部尚書,諡「文穆。」

《西湖志》:「餘杭人張存,至元後流寓泉州,起家販舶。嘗 於蕃中得聖鐵一塊,厚闊僅及二寸,作法撒沙鋪地, 噙鐵於口,刀刃不能傷其身。後傳聞既廣,有烏馬兒 奉使來取,試以鐵納于羊口,籠其首,作法撒沙,驗之, 劍果無所傷,去鐵復揮,應手首落,遂以進呈。」

明太祖御製《周顛仙人傳》:朕患熱証,有赤腳僧至言, 天眼尊者及周顛仙人遣某送藥,朕初不欲見,少思 之。既病,人以藥來,雖真偽合見之,出與見惠。朕以藥 藥之名,其一曰「溫良藥兩片,其一曰溫良石一塊。其 用之方,金盆子盛著,背上磨著金醆子內,喫一醆便 好。」朕遂服之,初無甚異,初服在未時間,至點燈時,周 身肉內搐掣。此藥之應也。當夜病愈,精神日強。一日 服過三番,乃聞有菖蒲香盞底有丹砂沉墜鮮紅,異 世有者。

《長安客話》:「翰林院門左右各積有飛沙,高三四尺,若 短牆然,微風一動則坌起,出入者厭之。世廟中掌院 某,嘗令除去官寮,罷謫幾空,沙還積如故。或以為形 勢宜爾。」

武功錄、水峒兒、朱家山、水峪山、長嶺、湯哥莊,皆房山 所都也,產礦砂,可化以為金。嘉靖初,邑人王宣請開 季輸課三百六十金,後以礦閉報罷。癸未、甲申之間, 礦砂復生,居民群入山盜竊,日至千斤,大率砂一斤, 金不啻一錢。于是房山人史籍等上書,謂:「今方建慈 寧宮、萬壽宮,山川效靈,產金。請比故事,效尺寸之利 於國家。」詔兩臺問狀。涿州守王道定、宛平令朱滾,躬 馳洞所,見山勢險隘,盜賊易藏,議以為不便,遂寢。 《丹徒縣志》:孔承寵初住藏殿,書補殘經。一僧至問曰: 「汝書經費自何出?」孔曰:「自辦。」僧袖出丹砂數兩曰:「此 養成熟砂,三分可成一兩。」語畢即去。時有僧楚山者, 素好此術,偶見,問之,求少許試為之。孔平日極惡此 術,置砂於佛座,令僧自取去,因是僧每自炫其能點 化也。有大理卿某,聞僧名聘去,欲得其訣,惡其祕,不 肯授,遂閉之一室,餓而死。

砂部雜錄编辑

《易通卦驗》:「巽氣不至,則城中多大風,發屋揚沙,禾稼 盡臥。」

《大戴禮》:「白沙在泥,與之皆黑。」

《淮南子》:「河水欲清,沙壤穢之。」

《搜神記》:「有物處於江水,其名曰蜮,一曰短狐,能含沙 射人,以術方抑之,則得沙石於肉中。」

《三秦記》:「河西有沙角山,峰崿危峻,逾於石山。其沙粒 麤色黃,有如乾糒。又山之陽有一泉,云是沙井,綿歷今古,沙不填足。人欲登峰,必步下入穴,即有鼓角之 音,震動人足。」

《異苑》:「滄州西有沙山,俗云昔有覆師於此者,積尸數 萬。」從是有大風吹沙覆其上,遂成山阜,因名沙山,時 聞有鼓角聲。

《安城記》:鍾山臨水阻峽,春夏則湍洑沸湧,濆上白沙 如米,兩岸各十餘斛,呼曰「米砂」,以之候歲。若一岸偏 饒,則其方豐穰。

《鄱陽記》:「新昌水有一沙堆,在縣東北五十里,其形狀 如覆船,鮮淨特異。每年豐稔,其沙即堆積如舊。若沙 移向岸,其年儉。古來相傳,以為常驗。」

《寰宇記》:緱氏有八風溪,溪水南流,合三交水,岸有沙, 細潤,可以澡濯,隋代常進,後宮雜以香藥,以當豆屑, 號曰「玉女沙。」

《窮愁志》。或問黃冶變化,余曰:「未之學也,焉知無有?然 天地萬物皆可以至理索之。夫光明砂者,天地自然 之寶,在石室之間,生雪床之上,如初生芙蓉,紅苞未 拆,細者環拱,大者處中,有辰居之象,有君臣之位,光 明外激,採之者尋石脈而求,此造化之所鑄也。倘至 人道奧者,用天地之精,合陰陽之粹,濟以神術,或能」 成之。若以藥石鎔鑄,術則疏矣。昔人問揚子鑄金而 得鑄人,以孔聖鎔冶顏子,至於殆庶幾,亦猶造化之 鑄丹砂矣。方士固不足恃。劉向葛洪者,下學上達,極 天地之際,謂之可就,必有精理。劉向鑄作不成,得非 天意?密此神機,不欲世人皆知之矣。

《酉陽雜俎》:「紅沫,鍊丹砂為黃金,碎以染筆,書入石中, 削去逾明,名曰紅沫。」

《岳陽風土記》:「舟中有硃砂,過洞庭多為風濤所苦,相 傳以為龍神所寶也。」

《祛疑說》:「硃砂體陽而性陰,故外丹而中含真汞也。用 遠志、龍齒之類鍛之,則可以養心;用枸杞、地黃之類, 則可以補腎;用南星、川烏之類,則可以驅風;以胡桃、 破故紙之類,則可以治腰腎;以川椒、厚朴之類,則可 以實脾氣。隨其佐使而見功,無施不可。」向昧此理,每 得一方,守以為法,歲月浸久,所收既多,所知稍廣。因 悟此理,其後隨意用藥煉之,無不適用。每恨見之不 早,因以所得著之,或可為服食之助。老於鍛煉者,試 以此說質之,亦必點首。

《鄰幾雜誌》:廛俗呼野人為「沙魂」,未詳其義,士大夫亦 頗道之。永叔《戲長文》:「『賢良之選,既披沙而揀金』。吳頗 憾之,遷怒於原父云:『某沙於心,不沙於面。君侯沙於 面而不沙於心』。愈怒焉。」

《西軒客談》:「秦始皇帝將葬,匠人之作機巧者,生閉墓 中,其後為項羽所發,亦不見有所扞拒。世傳唐時有 民發南陽一古墓,初觀墓側有碑斷倒草間,字磨滅 不可讀,初掘約十丈,遇一石門,錮以鐵汁,用羊糞沃 之,累日方開。開時箭發如雨,射殺數人,乃以石投其 中。每箭發輒投數十石,箭不復出,遂列炬而入。至開 第二重門,門有木人數十,張目運劍,又傷數人。眾以 棒擊之,兵仗悉落。見其四壁皆畫以兵衛之像,南壁 有大漆棺,懸以鐵索,其棺下金玉堆積。方欲攫取,俄 而其棺兩旁颯颯風起,吹沙撲迸人面。須臾風沙大 作,埋沒人足,壅至於膝。眾驚走出門,隨即塞一人出, 遟,被沙埋死,不知何術也。《始皇墓藏》」機巧殊不及此, 何哉?

《蘇東坡集》:爾朱道士晚客於眉山,故蜀人多記其事, 自言受記於師云,「汝後遇白石浮,當飛仙去。」爾朱雖 以此語人,亦莫識所謂。後去眉山,乃客於涪州,愛其 產丹砂,雖瑣碎而皆矢鏃,狀瑩徹不雜土石,遂止鍊 丹。數年竟於涪之白石縣仙去,乃知師所言不謬。吾 聞長老道其事甚多,然不記其名字,可恨也。《本草》言 丹沙出符陵,而陶隱居云:「符陵是涪州」,今無復採者。 吾聞熟於涪者云,「採藥者時復得之」,但時方貴辰錦 砂,故此不甚採爾。讀《本草》偶記之。

《抱朴子》云:「古人藏丹砂井中而飲者,猶獲上壽。今但 懸望大丹,丹既成,可望又欲學燒,而藥物火候皆未 必真,縱使燒成,又畏火毒而不敢服,何不趁取,且服 生丹砂?」意謂煮過百日者,力亦不慢。草藥是覆盆子, 亦神仙所餌,百日熬鍊,草石之氣,且相乳入。每日五 更,以井花水服三丸竟,以意送至下丹田,心火溫養 久之,意謂必有絲毫留者。積三百餘服,恐必有刀圭 留丹田。致一之道,初若眇昧,久乃有不可量者。兄老 大無見解,直欲以拙守而致神仙,此大可笑,亦可取 也。

祥符東封,有扈駕軍士,晝臥東岳真君觀古松下,見 松根去地尺餘,有補塞處。偶以所執兵攻刺之,塞者 動,有物如流火自塞下出,逕走入地中。軍士以語觀 中人,有老道士拊膺曰:「吾藏丹砂於是三十年矣。」方 卜日取之,因掘地數丈,不復見。道士悵慨成疾,竟死。 其法用次砂精良者,鑿大松腹,以松氣煉之,自然成 丹。吾老矣,不暇為此。當以山澤銀為鼎,有蓋,擇砂之良者二斤,以松明根節懸胎煮之,置砂缾煎水,以補 耗。滿百日,取砂玉槌研七日,投熟蜜中,通油磁瓶盛, 日以銀匕取少許,醇酒攪湯飲之,當有益也。

《夢溪筆談》:《唐六典》述五行有祿命、驛馬、「湴河」之目,人 多不曉湴河之義。予在鄜延,見安南行營諸將閱兵 馬籍,有稱過范河損失,問其何謂范河,乃越人謂淖 沙為范河,北人謂之活沙。予嘗過無定河,度活沙,人 馬履之,百步之外皆動,澒澒然如人行幕上,其下足 處雖甚堅,若遇其一陷,則人馬駝車應時皆沒,至有 數百人平陷無孑遺者。或謂此即流沙也。又謂沙隨 風流,謂之流沙。湴,字書亦作「埿。」按古文埿,深泥也。術 書有湴河者,蓋謂陷運如今之空亡也。

《嶺表錄異記》:「沙箸生於海岸沙中,春吐苗,其心若骨, 白而且勁,可為酒籌。凡欲采者,輕步向前,及手急按 之,不然聞行者聲,遽縮入沙中,掘尋之,終不可得也。」 《西溪叢語》:白樂天自詠詩云:「朱砂賤如土,不解燒為 丹。元鬢化為雪,不解休為官。」又《不二門》詩云:「亦曾燒 大藥,消息乖火候。至今殘丹砂,燒乾不成就。」《潯陽晚》 歲《寄元八郎中、庾三十二員外》詩云:「商水年將暮,燒 金道未成。丹砂不肯死,白髮自須生。」《對酒》云:「謾把《參 同》契,難燒伏火砂。有時成白首,無處問黃芽。」《赴忠州 至江陵舟中示舍弟》云:「幼學將何用,丹燒竟不成。」《酬 元郎中書懷》云:「終身擬作臥雲伴,逐月須收燒藥錢。」 與故刑部李侍郎早結道友,以藥術為事。詩云:「金丹 同學俱無益,水竹鄰居竟不成。」《贈江州李使君》云:「跡 為燒丹隱,家緣嗜酒貧。」《題別遺愛草堂》云:「曾在廬峰 下,書堂對藥臺。」《竹樓宿》詩:「小書樓下千竿竹,深火爐 前一盞燈。此處與誰相伴宿,燒丹道士坐禪僧。」《後集》 第五十一卷同微之《贈別郭虛舟鍊師五十韻》,敘燒 丹事甚詳,有云:「簡寂館鐘後,紫霄峰曉時。心塵未淨 潔,火候遂參差。萬壽覬刀圭,千功失毫釐。先生彈指 起,奼女隨雲飛。始知緣會開,陰隙不可移。藥竈今夕 罷,詔書明日追。」《對酒》云:「丹砂見火去無跡,白髮泥人 來未休。」《贈杜錄事》云:「河車九轉宜精鍊,火候三年在 好看。」《酬夢得》云:「丹砂鍊作三銖土,元髮看成一把絲。」 又燒藥不成,《命酒獨酌》云:「白髮逢秋至,丹砂見火空。 不能留奼女,爭免作衰翁。」是樂天久留意,金丹為之 而不成也。又有《感事詩》云:「服氣崔常侍,燒丹鄭舍人。」 又云:「唯知戀盃酒,不解鍊金銀。無憂亦無喜,六十六 年春。」又作《醉吟先生傳》云:「設不幸吾好藥,治衣削食, 鍊鉛燒汞,至於無所成。有所誤,奈之何?今」吾幸不好 彼。又《荅客》詩云。「海山亦是吾歸處。歸則應歸兜率天。」 則是晚年藥術竟無所得。乃歸依內典耳。

《癸辛雜識》:「回回國所經道中,有砂磧數千里,不生草 木,亦無水泉,塵沙眯目,凡一月方能過此。每以鹽和 麪作大臠,置橐駝口中,仍繫其口,勿令噬嗑,使鹽麪 之氣沾濡,庶不致餓死。人則以麪作餅,各貯水一榼 於腰間,每日略食餌餅,濡之以水,或迷路水竭,大渴 則飲馬溺,或壓馬糞汁而飲之。其國人亦以為如登 天之難。」今回回皆以中原為家,江南尤多,宜乎不復 回首故國也。

《邊堠紀行》:「自保障行四驛,始入沙陀際。沙陀所及,無 塊石寸壤,遠而望之,若岡陵丘阜然。既至,則皆積沙 也。」

「郁離子」,民猶沙也,有天下者惟能摶而聚之耳。堯舜 之民,猶以漆摶沙,無時而解。故堯崩,百姓如喪考妣, 三載四海,遏密八音,非威驅而令肅之也。三代之民, 猶以膠摶沙,雖有時而融,不釋然離也。故以子孫傳 數百年,必有無道之君而後衰。又繼而得賢焉,則復 興。必有大無道如桀與紂,而又有賢聖諸侯如商湯、 周武王者,間之而後亡。其無道未如桀、紂者不亡。無 道如桀、紂,而無賢聖諸侯,適丁其時而間之者亦不 亡。霸世之民猶以水摶沙,其合也若不可間,猶水之 冰然,一旦消釋,則渙然離矣。其下者以力聚之,猶以 手摶沙,拳則合,放則散,不求其聚之之道,而以責於 民,曰:「是頑而好叛。」鳴呼!何其不思之「甚也!」

《煮泉小品》:「水中有丹者,不惟其味異常,而能延年卻 疾,須名山大川諸仙翁修鍊之所有之。葛元少時為 臨沅令,此縣廖氏家世壽疑其井水殊赤,乃試掘井 左右,得古人埋丹砂數十斛。西湖葛井乃稚川鍊所, 在馬家園後淘井,出石匣中有丹數枚,如芡實,啖之 無味,棄之有色。漁翁者拾一粒食之,壽一百六歲。此」 丹水尤不易得,凡不淨之器,切不可得。

《燕山叢錄》:「玉田縣有溫泉,盛夏之間暖氣如霧,有砂 隨水而出,色白而細,磨治金玉,能令光瑩。吳下玉工 皆購此砂為用。」

《青州府志》:「丹砂,本出武陵西川諸處,今蒙陰山谷間 亦有。土人得之,雖無牆壁,顆粒光瑩頗大。」

《長沙府志》,《長沙舊志沿革》,謂:長沙之名起於周。又曰 星沙,以星名。余按《遁甲記》,「沙土之祇,雲陽氏之墟。」《路 史》曰:「沙為長沙,乃少昊氏生胙土於長沙」,故軫宿之中有《長沙世紀》,亦曰「其開國也於長沙。」《湘川記》:秦分 黔中以南長沙鄉為長沙郡。則長沙之名,始於洪荒 之世,而以之為鄉為郡,則在後世耳。星以沙而得名, 非「沙」以「星」而得名也。

《辰州府志》:辰州土物,絕無隹產,蔬果花木與他郡無 異,而他郡之較勝於辰者,在在皆然。最不解者,硃砂 一種,實產黔省,而今皆曰辰沙。侯公謂貴州鎮遠昔 隸辰州,故採辦於斯。此或因之,遂為辰產,而實烏有 也。即《辰陽十景》有「砂井凝丹」之題,今或有人指其地 而並不見所謂砂井者,此或詩人湊集故事,托為高 興耳。由是觀之,《廣輿記》所載物產,皆不過艷稱,所有 漫無核實,以訛傳訛,不獨一辰砂然也。攷鏡者可類 推矣。

《常熟縣志》:「朱砂洞在破山澗,相傳龍𩰚山裂,澗中有 赤石如朱砂,或曰龍血漬土所結。」

砂部外編编辑

《龍魚河圖》:「蚩尤兄弟八十一人,並銅頭鐵額,食沙石。」 《抱朴子》:「穆王南征,一軍盡化小人為蟲沙。」

《洞冥記》:「黃安年可八十餘,視如童子,常服朱砂,舉體 皆赤。」

《拾遺記》:軒轅黃帝使風后負書,常伯荷劍,旦游洹流, 夕歸陰浦,行萬里而一息。洹流如沙塵,足踐則陷,其 深難測,大風吹沙如霧,中多神龍魚鱉,皆能飛翔。有 石渠青色,堅而甚輕,從風靡靡,覆其波上,一莖百葉, 千年一花,其地一名「沙瀾」,言沙湧起而成波瀾也。 岱輿山南有平沙千里,色如金,若粉屑,靡靡常流,鳥 獸行則沒足。風吹沙起若霧,亦名「金霧」,亦曰「金塵沙。」 著樹粲然如黃金塗矣。和之以泥,塗仙宮,則晃昱明 粲也。

《幽怪錄》:開元中,葉天師講經於明州奉化縣,忽一老 父來禮,自云:「守藏龍,守此千歲,方免炎沙之罰。今為 僧咒水欲殺,幸師以符救之。」

《西湖志餘》:寶逵者,晦跡靈隱山,號剎利法師,善持祕 咒。晉天福時,浙江水溢,激射湖山,寶逵誦咒止之。夜 有偉人黑冠朱衣,謂逵曰:「伍員復求雪恥,爾師慈心 為物,員聞命矣。」自是潮擊西興,而杭州東岸沙漲數 里。至今靈隱寺有印沙床。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