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第020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十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二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

 第二十卷目錄

 石部雜錄

 石部外編

坤輿典第二十卷

石部雜錄编辑

《易經》:豫六三:介于石,不終日,貞吉。《本義》:上下皆溺 于豫,而獨能以中正自守,其介如石也。

《困》:六三:困于石,據于蒺藜。《程傳》:石堅重,難勝之物。 三以剛險而上進,則二陽在上,力不能勝,堅不可犯, 益自困耳。

《漸》:六二:鴻漸于磐,飲食衎衎,吉。《本義》:磐,大石也。漸 遠于水,進于磐而益安矣。衎衎和樂意。

《說卦》:艮為小石。《正義》:小石取其艮為山,又為陽卦 之小者,故為小石。

《書經》:益稷謨。夔曰:予擊石拊石。

《說命》:若金用汝作礪。

《詩經·邶風·柏舟》:我心匪石,不可轉也。

唐風揚之水:白石鑿鑿,素衣朱襮,從子于沃。鑿鑿, 巉巖貌。揚之水:白石皓皓。揚之水:白石粼粼。 粼粼,水清石見之貌。言水緩弱,而石巉巖,以比晉衰 而沃盛也。

《小雅·鶴鳴章》:他山之石,可以為錯。錯,礪石也。言憎 當知其善也。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南山篇》:節彼南山,維石巖巖。巖巖,高峻貌。

《白華章》:有扁斯石,履之卑兮。有扁,然而卑之,石則 履之者,亦卑矣。如妾之賤,則寵之者亦賤矣。

漸漸之石章:漸漸之石,維其高矣。漸漸之石,維其 卒矣。漸漸,高峻貌。卒,崔嵬也。

《周禮·夏官》:隸僕王行洗乘石。鄭司農曰:乘石,王所 登車之石。《詩》云:有扁斯石,履之卑兮。鄭諤曰:王所踐 履,猶致其潔如此,則是至尊之禮嚴。

《秋官·大司寇》:以嘉石平罷民。凡萬民之有罪過,而未 麗於法而害于州里者,桎梏而坐諸嘉石,役諸司空, 重罪旬有三日,坐期役,其次九日坐九月役,其次七 日坐七月役,其次五日坐五月役,其下罪三日坐三 月役,使州里任之,則宥而舍之,以肺石達。窮民凡遠 近,惸獨老幼之欲,有復于上,而其長弗達者,立於肺 石三日。士聽其辭以告于上,而罪其長。鄭康成曰: 嘉石,文石也。樹之外朝門。左賈氏曰:嘉,善也。有文乃 稱嘉,故知文石也。欲使罷民思其文理以自改悔。鄭 康成曰:肺石,赤石也。賈氏曰:坐赤石者,使之赤心不 妄告也。鄭鍔曰:人之氣由肺而通,石之形似肺,而色 赤者,使窮而無告之民立于其上,冤抑之氣由此而 通。

《春秋·說題辭》《周易》:艮為山,為小石。陰中陽,陽中陰,陰 精輔陽,故山含石,石之為言託也。託,立法也。

《道德經·法本篇》:不欲,琭琭如玉,落落如石。琭琭喻 少,落落喻多。玉少故見貴,石多故見賤。不欲如玉,為 人所貴,如石,為人所賤,當處其中也。

《尸子》:鐵,使平越之工鑄之以為GJfont,而弗知砥礪,則以 刺弗入,擊不斷。磨之以礱礪,加之以黃砥,則刺也無 前,擊也無,下自是觀之,礪之與弗礪,其相去遠矣。今 人皆礪其GJfont,而弗知礪其身。夫學,身之砥礪也。 闞子,宋之愚人。得燕石于梧臺之東,歸而藏之,以為 大寶。周客聞而觀焉。主人端冕元服以發寶GJfont十重。 華緹中十襲,客見之盧胡而笑,曰:此燕石也。與瓦甓 不異。主人大怒,藏之愈固。

《呂氏春秋》:石可破也,而不可奪其堅。

《漢書·郊祀志》:元封元年三月,上東上泰山,泰山草木 未生,迺令人上石立之泰山巔。師古曰:從山下轉 石而上也。

《抱朴子》:白石似玉,姦佞似賢。

磁石引針。

浮磬息音,未別於眾石。

《物理論》:土精為石,石氣之核也。氣之生石,猶人筋絡 之生爪牙也。

《雜五行書》:婦姑GJfont諍,取石重六十斤埋門外,即罷。 《西京雜記》:李廣與兄弟共獵于冥山之北,見臥虎焉, 射之,一矢即斃。斷其髑髏以為枕,示服猛也。鑄銅像 其形為溲器,示厭辱之也。他日復獵于冥山之陽,又 見臥虎,射之沒矢,飲羽進而視之,乃石也。其形類虎, 退而更射,鏃破幹折而石不傷。予嘗以問揚子雲,子 雲曰:至誠則金石為開。余應之曰:昔人有遊東海者, 既而風惡船漂不能制船,隨風浪莫知所之,一日一 夜得至一孤洲。其侶歡然。下石植纜登洲,煮食。食未熟,而洲沒。在船者斫斷其纜船,復漂蕩。向者孤洲乃 大魚,怒掉揚鬣吸波吐浪而去,疾如風雲。在洲死者 十餘人。又余所知,陳縞,質木人也。入終南山採薪,還 晚趨舍未至。見張丞相墓前石馬,謂為鹿也。即以斧 之,斧缺柯折,石馬不傷。此二者亦至誠也,卒有沈 溺斧缺之事,何金石之所感偏乎。子雲無以應予。 《嵩高志存異》《漢書》:武帝詔曰:朕用事至於中嶽,見夏 后啟母石。顏師古註曰:禹治鴻水通轘,轅山化為熊。 先謂塗山氏曰:欲餉聞鼓聲乃來。禹跳石誤中鼓,塗 山氏往見,禹方化熊慚而去。至嵩高山下化為石。方 孕啟。禹曰:歸我子石,破北方而啟生。見《淮南子》

按《穆天子傳》:天子遊於黃口室之丘,以觀夏后啟之所居。郭璞注:疑此言太室之丘,嵩高山啟母在此山化為石,而子啟亦登仙,故其上有啟石也。皆見歸藏。及《淮南子》、焦氏曰:歸藏經,不可見考。淮南今本並無載此,抑古有別本耶。

《廣志》:礪石出首陽山。有紫白彩色。出南昌者最善。今 武庫有數枚,治御刀。

《南越志》:衡陽湘鄉縣有石魚山,下多元石。石色黑而 理若雲母,發開一重,輒有魚形,鱗、鰭、首、尾宛若刻畫。 長數寸。魚形備足,燒之作魚膏腥,因以名之。

《搜神後記》:平樂縣有山臨水,巖間有兩目如人眼,極 大,瞳子白黑分明,名為目巖。

《始興機》:山東有兩巖相向,如GJfont尾。石室數十所,經過 皆聞有金石絲竹之響。

《湘中記》:湘水至清,雖深五六丈見底了了然,其石子 如樗蒲大,五色鮮明,白沙如霜雪,赤岸若朝霞。 《南康記》:處州石人山在泥水口,近有三石,形甚似人。 居中者為君,左曰夫人,右曰女郎。

南康縣歸義山,去縣七百里,下有石城,高數丈,遠望 嵯峨,靈闕騰空,故老謂之神闕。

《峽程記》:灩澦堆乃積石所成,江心突兀而出。《水經》所 載:白帝城西有孤石,冬月石出,二十餘丈,夏即沒。世 俗相傳。灩澦大如象,瞿唐不敢上;灩澦大如馬,瞿唐 不可下。是也。

《異苑》:百丈山上有石房,內有石案,置石書二卷。 《華陽國志》:臨GJfont縣古石山有石礦,大如蒜子,火燒合 之成流,支鐵甚剛,因置鐵官,有鐵祖廟祠。

《埤雅》:鸛泥,其巢一傍為池,以石宿水。今人謂之鸛石。 俗說鵲梁蔽形,鸛石歸酒。又曰:礜石溫,鸛石涼。 《荊州記》:興安縣水邊有平石,其上有石櫛、石履各一 具。俗云:越王渡溪脫履,墮櫛於此。

《齊諧記》:吳興故鄣縣東三十里有梅溪山,山根直豎 一石,可高百餘丈,至青而圓。如兩間屋大。四面斗絕, 仰之于雲外,無登陟之理。其上復有盤石,正圓如車 蓋,恆轉如磨。聲若風雨。土人號為石磨。轉快則年豐, 轉遲則歲儉。欲知年之豐儉,驗之無失。

《虞喜志林》:夷陵有陰陽石。陰石常潤,陽石常燥。旱則 鞭陰石而雨,久雨鞭陽石則止。

《述異記》:搗衣山一名靈山。在瑯琊郡山南。絕險,巖有 方石。昔有神女於此擣衣,其石明瑩,謂之玉女擣練 碪。

丹陽大姑陵,陵下有石麟二枚,不知年代。傳曰:秦漢 間公卿墓,則以石麒麟鎮之。虞氏縣有盧君古塚,塚 旁柏二株,枝條蔭茂二百餘步,樹文隱起,皆如龜甲。 根勁如銅石。

儋耳郡明山,有二石如人形。云,昔有兄弟二人,向海 捕魚,因化為石。因號兄弟石。

《十道四蕃志》:生公異僧,竺道生也。講經於此,人無信 者乃聚石為徒與談。至理石皆點頭。寺今有生公講 堂。

《拾遺記》:太山下有連理文石,狀如柏樹,自下及上皆 合而中開。廣六尺。望若真樹也。

岱輿山有員淵千重。孟冬水涸中有黃煙,從地出,起 數丈,煙色萬變。山人掘之,入數尺得焦石如炭,滅有 碎火,以蒸燭投之,則水面青色,深掘則火轉盛。 《郡國志》:五如石在道州左北岸,左右前後及登石巔 皆相似,故以五如名。

《九江志》:虛谷東英巨川巖內有石人,坐磐石上,體上 塵穢,則興風濕潤則致雨。晴日便舉體鮮潔朗然玉 淨。

《岳陽風土記》:方臺山,在縣南蕭城。荊南志:雲山出雲 母,土人採之,先候雲所出處,在其下掘之,無不大獲。 有長五尺者,可以為屏風。當掘時有聲,即粗惡也。 《始興記》:桂陽貞女峽傳云:秦世有數女,取螺於此。遇 風雨,一女忽化為石人。今形高七尺,狀如女子。 《水經注》:夷水自沙渠入縣,水流淺狹,裁得通船,東逕 難留城南。城即山也。獨立峻絕,西面上里餘得石穴, 把火行百許步,得二大石。磧並立穴中,相去一丈。俗 名陰陽石。陰石常濕,陽石常燥。每水旱不調,居民作 威儀服飾往入穴中。旱則鞭陰石,應時雨。多雨則鞭陽石。俄而天晴相承,所說往往有效。捉鞭者不壽。人 頗惡之,故不為也。

澧水自縣東逕臨澧、零陽二縣故界。水之南岸白石 雙立,厥狀類人,高各三十丈,周四十丈。故老傳言,昔 充縣尉與零陽尉共論封境,因相傷害,化而為石。 聖水又東逕白石山,謂之白石口。山多GJfont玉、燕石,故 以白石名之。

於潛縣百丈山,即潛山也。山水東南流,名為紫谿。中 道挾水,有紫色盤石,長百餘丈,望如朝霞。又桐廬縣 至於潛有嚴陵,瀨瀨帶山,山下有盤石。蓋嚴陵所遊 也。

白山北臨紫溪。又東南連山挾水,兩峰交峙十餘里。 中積石磊砢相挾而上。澗下白沙細石,狀若霜雪。水 木相映,泉石爭暉,名曰樓林。

筑水東南流逕筑陽縣,水中有孤石挺出。其下澄潭, 時有見此,石根如竹根,而黃色,見者多凶,相與號為 承受石。

沔水北岸數里有大石,激名曰五女激。或言女父為 人所害,居固城五女思復父怨,故立激以攻城。城北 今淪於水,亦云有人葬沔北,墓宅將為水毀,其人五 女無男,皆悉巨富,共修此激以全墳宅。然激作甚,工 又云女嫁為陰縣佷子,家貨萬金,而自少小不從父, 語父臨亡,意欲葬山上,恐兒不從,故命言葬我著渚 下,石磧上。佷子曰:我由來不奉教。今從語遂盡,散家 財作石蒙,積土繞之,成一洲。長數百步。元康中,始為 水所壞。今石皆如半榻,許數百枚。聚在水中。佷子是 前漢人。

獨山上有巖,巖上有人坐跡山腹石上,有兩手跡,山 下石上有兩足跡,俗名之為仙人石。

利水又南逕靈石下,一名逃石。《耆舊傳》言,石本桂陽 武城縣,石因夜風雷之變,忽然遷此,彼人來見,歎曰: 石乃逃來,因名逃石。以其有靈運徙,又曰靈石。 湘水北又歷印石。石在衡水縣南。江水又有盤石,或 大或小,臨水而石悉有跡,其方如印,纍然行列,如此 可二里許,因名印石。

《洽聞記》:于闐國北五日行又有山,山上石駱駝溺水 滴下,以金銀等器承之皆漏。人掌亦漏。唯瓠取不漏。 或執之,令人身臭皮毛改。

南嶽岣嶁峰,有響石。呼喚則應,如人共語,而不可解 也。南州南河縣東南三十里丹溪之響石,高三丈五 尺,闊二丈,狀如臥獸,人呼之應,笑亦應之。塊然獨處, 亦號曰獨石也。

劫比他國,中天竺之屬國也。有石柱高七十尺,紺色 有光,或觀其身,隨其罪福,悉向影中見之。

《錄異記》:岐府西隴州路七十餘里有魚龍洞。中有石, 或大或小,隨水流出,破而看之,石中皆有魚龍形。人 過洞前,並不敢語,語者便聞風雷之聲,立致驚懼,奔 走,但諸人不聞耳。

《寰宇記》:安福縣長嶺山,有石可以種火。是為不灰石。 日月石,在夔州東鄉西北岸,壁間懸二石。右類日,左 類月,月中空隙有婆娑樹一枝。

《續博物志》:西海郡北山有赤石、白石。以兩石相打,則 水潤,打之不已,則潤盡火出。山石皆然,炎起數丈,不 滅。有大黑風自流沙出,奄之乃滅,其石如初。

《方輿勝覽》:六穿石在梧州府,陸川壁立如碑,高可丈 餘,上穿六孔故名。

孔帖回紇拔野,古有康干河,斷松投之,三年化為石。 色蒼,節理。號康干石。

《因話錄》《漢書》載:張騫窮河源,言其奉使之遠,實無天 河之說。惟張茂先《博物志》說,近世有人居海上,每年 八月見海槎來,不違時。齎一年,糧乘之到天河,見婦 人織,丈夫飲牛。遣問,嚴君平云:某年某月某日,客星 犯牛斗,即此人也。後人相傳云,得織女支機石,持以 問君平,都是憑虛之說。今成都嚴真觀有一石,俗呼 為支機石。皆目云當時君平留之。寶曆中,余下第還 家,於京洛途中,逢官差遞夫,舁張騫槎先在東都禁 中。今准詔索有司取進,不知是何物也。前輩詩往往 有用張騫槎者,相襲謬誤矣。縱出雜書,亦不足據。 《酉陽雜俎》:石人,尋陽山上有石人。高丈餘。虎至此輒 倒石人前。

石漆,高奴縣石脂水,水膩浮水上,如漆。採以膏車及 燃燈,極明。

鏡石,濟南郡有方山。相傳有奐生得仙於此,山南有 明鏡崖石,方三丈。魑魅行伏,了了然在鏡中,南燕時 鏡上遂使漆焉。俗言山神惡其照物,故漆之。

石靴,于闐國剎利寺有石靴。

石阜,石河目縣東有石阜。石破之,有祿馬跡。

石鼓,冀縣有天鼓山,山有石如鼓。河鼓星搖動,則石 鼓鳴,鳴則秦土有殃。

荊州永豐縣東鄉里,有臥石,一長九尺六寸,其形似 人體,青黃,隱起狀若雕刻,境若旱便,齊手而舉之,小舉小雨,大舉大雨。相傳此石忽見於此,本長九尺,今 加六寸矣。

石人,萊子國海上有石人。長一丈五尺,大十圍,昔秦 始皇遣此石人追勞山,不得,遂立於此。

石欄干,生大海底,高尺餘,有根莖,上有孔如物點,漁 人網骨取之,初出水正紅色,見風漸漸青色,主石淋。 釜石,夷道縣有釜瀨,其石大者如釜,小者如斗,形色 亂真,唯實中耳。

《談苑》:虢石,重重紫白相間,以筆描紫上,緩手剖之。紫 去。曰見。隨意所欲,作何物象,至於林木,亦可以藥筆 為之,以手試之,有參差齟齬者,皆偽物也。

《玉匣記》:河洲有禽,名骨託。狀如鵰,高三尺許,常鳴。自 呼其名。能食鐵石。郡守每置酒,輒出以樂,坐客或疑 鐵石至堅,非可食之物,乃取三寸白石,繫以絲繩擲 其前,即啄而吞之。良久牽出,是石已如泥矣。

《倦游雜錄》:零陵出石燕。舊傳雨過則飛,嘗見同年謝 郎中鳴云,向在鄉中山寺為學,高巖石上有如燕狀 者,因以筆識之石,為烈日所暴,忽有驟雨,過所識者, 往往墜地。蓋寒熱相激,而遁非能飛也。

《貴耳集》:石言於晉師曠,曰:石不能言,或馮焉。晉方築 虒祈之宮。叔向曰:是宮也。諸侯必叛君,必有咎。唐開 元龍池聖德頌:石自鳴。春秋傳,怨讟動於民,有非言 之物,而言。廣明元年,華嶽廟元宗御製碑,隱然有聲, 聞數里。劉曜時,石言於峽。永嘉五年,石言於平陽。懷 帝蒙塵建興五年,愍帝蒙塵石言於平陽。宣和間,艮 嶽成、朱GJfont進太湖,石有大者數千人,輦不動。徽考云, 此石必要官爵,遂封為大將軍。賜金帶橫於石上,石 始輦動,何異石言也。

《賈氏談錄贊》:皇公平泉莊,周圍十里,構臺榭百餘所, 今基址猶存,天下奇花異草,珍松怪石,靡不畢致其 間。故德裕自製平泉草木記。今悉蕪絕,唯鴈翅檜珠 子柏蓮房《玉藻》等。蓋僅有存焉。怪石名品甚眾,多為 洛城有力者取去。唯禮星石及獅子石,今為陶學士 徙置梨園別墅。

《五色線》《河南志》:河南長殿南有婆娑亭,貯奇石處,世 傳李德裕醒酒石,以水沃之有林木自然之狀,今謂 婆娑石,蓋以樹名。

《蠡海集》:萬物之生也,本乎天,故其生質也。皆圓父之 道也。惟石之生也,或方。方者,為地之骨也。

《文昌雜錄》:長安故宮闕前有唐肺,石尚在,其制如佛 寺所係,響石而甚大,可長八九尺,形如人肺。亦有款 志,但漫剝不可讀。秋官大司寇以肺石達窮民,原其 義,乃伸冤者,擊之。立其下,就士師聽詞,如今之撾登 聞鼓也。所以肺形者,便於垂,又肺主聲,聲所以達其 冤也。

長安故都多碑石。景祐初,莊獻太后遣中使建塔城, 中時姜遵知永興,盡力於塔材。漢唐公卿墓石十亡 八九,楊大年談苑敘五行德金石,厄事。宋有國百餘 年,長安碑刻再厄矣。惜哉。

淄州淄川縣梓桐山石門澗,有石曰青金。色青黑相 雜。其文如銅屑。或云即自然銅也。理細密。范文正公 早居長白山,往來於此,嘗見其石。皇祐末,公知青遣 石工取以為硯,極發墨,頗類歙石。今東方人多用之。 或曰范公石。然不耐久,久則下乃斷裂。

《緗素雜記》《倦游雜錄》云:古之石刻存於今者,唯石鼓 也。本露處於野。司馬池待制知鳳翔日輦置於府學 之門廡下。外以木櫺護之。其石質堅頑,類今人為碓 磑者,古篆刻缺可辨者,幾希。歐陽論石鼓元在岐陽, 初不見稱於前世,至唐人始盛稱之。而韋應物以為 周文王之鼓,至宣王刻詩耳。韓退之直以為宣王之 鼓。在今鳳翔。孔子廟中鼓有十,先時散棄於野,鄭餘 慶置於廟而亡其一。皇祐四年向傳師求於民間,得 之,於鼓乃足。其文可見者四百八十五。磨滅不可識 者過半。余所集錄文之古者,莫先於此。然其可疑者 三四。今世所有漢桓靈時碑,往往尚見在。距今未及 千歲。大書深刻而磨滅者十猶八九。此鼓按太史公 年表:自宣王共和元年至今嘉祐八年,實千有九百 一十四年,鼓文細而刻淺,理豈得存此。其可疑者一 也。其字古而有法,其言與雅頌同文,而詩書所傳之 外,三代文章,真蹟在者,唯此而已。然自漢以來,博古 好奇之士,皆略而不道此。其可疑者二也。隋氏藏書 最多,其志所錄秦皇帝刻石婆羅門,外國書皆有。而 獨無石鼓,遺近錄遠,不宜如此。此其可疑者三也。前 世所傳,古遠奇怪之事類多,虛誕而難信,況傳記不 載,不知韋韓二君何據而知為文宣王之鼓也。隋唐 古今書籍麤備,豈當時猶有所見,而今不見之耶。然 退之好古不妄者,余姑取以為信耳。至於字畫,亦非 史籀不能作也。

《東坡志林》:王烈入山得石髓,懷之以餉。嵇叔夜叔夜 視之則堅為石矣。當時若杵碎或錯磨食之,豈不賢 於雲母、鍾乳輩哉。然神仙要有定分,不可力求。退之有言,我能詰曲。自世閒安能從汝巢神仙。如退之性 氣,雖出世閒人亦不能容。叔夜悻直又甚於退之也。 蒙齋筆談:李文饒《平泉草木記》云,以吾平泉一草一 木與人者,非吾子孫也。歐陽永叔嘗笑之。余謂文饒 之惑何止平泉草木而已哉。後讀五代史至張全義 監軍與重孫延古爭醒酒石事,全義殺之延古,可謂 克家之子矣。然以與監軍則違其戒守,其戒則或因 之以至於殺身。一石亦何足言。使文饒而先悟此,豈 直無以累後人,亦當自免其身矣。好石良是一癖,古 今文士每見於詩詠者,未必真好也。其好者,正自不 能解。余紹聖間春試下第歸道靈璧縣,世以為出奇 石,余時病臥舟中,行橐蕭然,聞茶肆多有求售,公私 未乏,貴人亦不甚重。亟得其一,長四尺許,價當八百, 取之以歸,探所有,僅得七百金,假之同舍,而足。不覺 病頓愈。夜抱之以眠,知余之好石不特其言也。自此 行壑,刳剔巖洞與藏於土中者,愈得愈奇。今巖洞殆 十餘處,而奇石林立左右,不可以數計,心猶愛之不 已。豈非余之癖哉。賴晚粗知道文饒之病,則無復有 客欲得者,皆聽其自取以去,未嘗較嘗戲謂兒輩云, 此不但吾無所累汝,亦可以免矣。天下事何嘗不類 爾。每以文饒之言觀之世間,安得更有一物也。 《志雅堂雜抄》:沈草庭云,以煮酒腳塗靈璧石,其黑如 漆,洗之不脫,極妙。

《聞見後錄》:兗州之東有漏澤,每夏中頻雨則積水彌 望。至秋分後,聲起水中,如雷。一夕盡涸,初不可測,奇 石林立,或尋其下,得穴水,自此入。李衛公平泉有石 刻字曰漏澤作亭,其前曰魯石,有詩云:魯客持相贈, 瓊GJfont乃不如者,兗之漏澤石也。 《偃曝叢談》:孫雪居守漢陽,山民GJfont石之內坎有白龜 在焉。獻而放之於江,大石未破,不解何緣,中有此龜。 天寶中,李應物開砥柱石,中得古鐵掣鏵,有平陸字, 改為平陸縣。見天寶傳信錄。夏侯孜開貞陵,於堅石 中得金釵半股,其長如掌。餘尚銜石中,見唐史闕。二 事與白龜相類。而終不能曉因。偶檢《東觀餘論》:潯陽 役兵鑿一石,石中又有小石若碑版,視之乃王逸少 書,頭眩方可異也。黃長睿謂埋沒既久,土或變石,故 是刻入於石中,了不足怪。余思之亦有理。正如琥珀 內蟻蟲,水晶內桃花片耳。然王文秉石破而得金蠶。 杜綰石墜而得活魚,又若自然一種化機也。

《湘山野錄》:汝州葉縣大井涸,忽有一石,上刻四句云, 葉邑之陰,汝潁之東。茲有國寶,永藏其中。葉人大惑, 謂之神石。寘於縣祠中,享禱日盛。貪夫至,有濬井掘 田,願求國寶者,累歲未已,忽一客因游仙島,觀北極 殿有一礎為柱,所壓柱稜外鐫四句猶可見,曰:賦世 永算,享國巨庸,子賢而嗣,命考而終。其客徐以廟中 神石之句合之,其韻頗協。量之復長短無差。白邑宰 取其礎觀,乃唐開成中一中郎將墓志爾。安礎時欲 取其方,因裁去,餘石棄井中,後得之遂解惑焉。 衢州廳事下,舊有土勢隆起,篠本叢生,相傳云,古冢 也。舊有碑,其文云,五百年刺史為吾守墓。以此前後 相承,皆畏而不敢慢。紹聖元年,齊安孫賁公素為守, 問之左右,以是對公命毀去之。官吏大恐,闔府叩頭 以諫。公曰:藉令土中有賢者,骨當以禮法遷之。乃為 文自祭而除之。斸深丈餘,了無他異,但有二石峰長 五六尺,堅瘦泔潤,又有大木之根,蟠居其下,群疑遂 定,石上有刻云,乾符五年五月三日安於此。押衙徐 諷龍山起,此石處得二石。刺史季公題。又刻云,開寶 七年,重疊峨嵋山,於廳事前,於郡齋文會閣移季公 之石,安置於此。刺史慎知禮題。時公素方修州治,南 韶光園,重建清冷,臺堂成,乃移二石於堂下,名曰雙 石。嗟乎,慎公移石,去季公之得石凡九十七年。公素 之破疑冢出,石去慎公又一百二十一年。物之顯晦, 抑自有數第,不知峨嵋之廢乃冒冢之名,自何時也。 公素一旦戲笑為之,遂釋千百年之惑。張芸叟有詩 云:芝蘭雖好忌當門,何況庭前惡土墩。畚鍤纔興雙 劍出,狐狸盡去老松蹲。百年守蒙真堪笑,一日開軒 亦可尊。安得擲從天外去,成都石筍至今存。公素可 謂剛毅正,直自信之君子也。

禹餘糧石,形似多怪,磈礧百出,或正類蝦蟆,中空藏 白粉,去其粉可貯水,作研滴出。鼎州祗闍山者多此 類。他亦有之,然未及也。

《墨莊漫錄》:鎮江府兵火之餘,有石一株,在瓦礫中。勢 如掀舞,色紺而澤,奇物也。上有刻字,云:有唐上元甲 子,歲潁川陳良參叨尹延陵獲此石。置西齏之前。銘 曰:嵯嵯峨峨,蒼翠其多,是稟混元,非因琢磨。置於庭 隅,公退常過。疑乎乃身,居高之阿。後期來者,見茲若 何。其後又有令人刻字,云:皇宋治平丙午歲仲夏晦 日,邑令掌文紀于壞垣,得之立於此,後為都統王侯 勝所得,移置於所居園中,有一士大夫見而愛之,紿 曰:此本吾家舊物也。先君平昔寶惜之,不意尚存於 茲,願復歸。我王侯欲許之,有一將校聞之,謂主帥曰:不可與之。此石上有上元甲子及皇宋治平之語。恐 朝廷聞之,來取之。當以此意拒之。王侯用其說,遂止。 今按唐之上元甲子德宗之興元元年也。距今紹興 上元甲子三百六十年矣。堅頑閱世如是之久,信乎 金石之壽也。

《西溪叢語》《異苑》云,魏武北征,蹋頓升嶺,眺矚見山岡 不生百草。王粲曰:是古冢。此人在世服礜石,葬而石 生熱,蒸出外,故草木焦滅。即令發看,果得大墓內有 礜石滿塋。據《本經》:礜石性寒。《異苑》云:熱,蓋誤矣。又魏 武六年,平烏丸,粲猶在荊州,其說非也。一云,粲在荊 州,與劉表登鄣山,嘗見此異。

《雞跖載》:摩娑石出西番山石澗中,辟諸毒、爐火。本草 云:陽也。出南中人傳之不經,云是觀音菩薩所居山 座。若手按者也。此說大謬。《寰宇記》:三佛:齊國南海水 中有山,五色聳峙,其石有小燄,每舶過其下,水流如 湧,人或以刀斫擊之,有石迸入船中者,是此石也。燒 之有硫黃氣,又謂舶船上下愛其山石者,多以手捫 之,故云摩娑石,非前說也。

昇元子伏汞圖,有試鳥場消石法,云:其色青,取白石 英炙令熱,將點上,便消入石中。《道書》言:出鳥場國,能 消金石為水,服之盡得長生,其石出處氣極穢惡,飛 鳥不能過其上,人或單服從之過身上,諸蟲盡化為 水,而得長生矣。形若鵝管者佳。狐剛子粉圖云:青消 石,一名北帝元珠。又三十六水方化曾青方,用正消 石。觀此則今世間謂之消石,似非正也。藥名隱訣云: 自古傳消石能化一切金石為水者,服乃長生,不聞 所出之處,徒有其名,而與無無異。近代陶隱居撰本 草乃言朴消是消石之朴。又言芒消與石脾合煮成 為真消石。石脾無復識者,尋其事由殊為乖僻,則消 石有正、有贗,信矣。然經謂消石,天地至神之物。陶言 今無正石,亦未為全失。今《圖經》引梁隋間方書謂:雖 非真石,而其功效既相近,亦可通用。則今世所用者, 或可也。崔昉《爐火本草》云:消石,陰石也。此非石類即 鹹鹵煎成。今呼燄消是。河北商城及懷界沿河人家 刮滷淋沖所就,與朴硝小鹽一蔀煎之,能制伏鈆出 銅暈,南地不產朴消,能熟皮,芒消可入藥用。今消石 注:乃云此即地霜,所在山澤,冬月地上有霜,掃取以 水淋汁,後乃煎煉而成。蓋以能化諸石,故名消石。非 與芒消、朴消一類,而有消名也。圖經又云:今醫家但 以末煉成塊微青色者為朴消。煉成盆中上有芒者 為芒消。其芒消底澄凝者為消石。又云:煉朴消或地 霜而成堅白如石者,乃消石也。則雜煉朴消地霜而 成消石是矣。非別有消石也。余謂不假煎煉。如仙經 所言乃正消石。設煎煉而成者亦名消石,乃今世所 用燄消,亦能伏八石,而芒消可入藥,且據所有用之 耳。非必消石為天地至神之物也。丹房鏡源諸消篇 有馬牙消、朴消、芒消、縮砂坑消五種,若消石則列在 諸石篇可見也。

《仁和縣圖經》云:鹽消出縣東十里,煉成朴消,又有冬 月自地中湧起消,通透光瑩者名霜花,亦名GJfont脊消。 藥中用為元明粉,紫雪之屬。

王治知南恩州,其子藎臣云:海邊有石,山觜每蟹過 之,則化為石,蛇亦然。

《捫蝨新話》:晉人虛,無類多欺誕。予觀王烈入山得石 髓,懷以餉嵇叔夜,夜視之則已為石矣。然《抱朴子》云: 石中黃子所在有之,近水之山有,多在大石中,其石 常滋潤不燥,打石見之赤黃,溶溶如雞子之在殼者。 便飲之不爾,便堅凝成石也。據此與王烈所謂石髓 何異。恐所得者只是此。按《仙經》:神山五百年一開,石 髓出,飲之者壽與天地齊。故東坡因謂康當時杵碎 或揩磨食之,豈不賢於雲母鍾乳輩。然神仙要有定 分,不可力求也。晉人固好奇,無實。而東坡復以仙經 為信,無乃一徑庭耶。

《緯略》:周宣王石鼓文,韋應物、韓退之最所贊善,如老 杜李潮八分小篆歌,亦曰:陳倉石鼓亦已訛,唯歐陽 公以為可疑者,三。蘇勖載記曰:石鼓文,謂之獵碣,共 十鼓,其文則史籀所篆,周宣王所創。獵碣二字甚生, 蘇氏用此必有所據。任昉《述異記》曰:崆峒山有堯碑, 禹碣,亦用碣字。

《後山詩話》:望夫石在處有之。古今詩人共用,一律。唯 夢得云:望來已是幾千歲,只似當年初望時。語雖拙, 而意工。黃叔度,魯直之弟也,以顧況為第一,云:山頭 日日風和雨,行人歸來石應語。語意皆工。江南有望 夫石,每過其下,不風即雨,疑況得句處也。

《夢溪筆談》:太陰元精,生解州鹽澤大滷中溝渠土內。 得之大者如杏葉,小者如魚鱗。悉皆尖角,端正如龜 甲,其裙襴小撱,其前則下剡,其後則上剡,正如穿山 甲,相掩之處全是龜甲,更無異也。色綠而瑩徹,叩之 則直理而拆,瑩明如鑑,拆處亦六角,如柳葉,火燒過 則悉解,拆薄似柳葉,片片相離,白如霜雪,平潔可愛, 此乃稟積陰之氣凝結,故皆六角。今天下所用元精乃絳州山中所出絳石耳。非元精也。楚州鹽城古鹽 倉下土中又有一物,六稜如馬牙消,清瑩如水晶,潤 澤可愛,彼方亦名太陰元精,然喜暴潤如鹽鹼之類。 唯解州所出者為正。

陝西因洪水下大石塞山澗中,水遂橫流為害。石之 大有如屋者,人力不能去。州縣患之,雷簡夫為縣令, 乃使人各於石下穿一穴,度如石大,挽石入穴,窖之, 水患遂息也。

近歲,延州永寧關大河岸崩,入地數十尺,土下得竹 筍一林,凡數百莖,根榦相連,悉化為石。適有中人過 亦取數莖去,云:欲進呈延郡,素無竹。此入在數十尺 土下,不知其何代物。無乃曠古以前,地卑氣濕而宜 竹耶。婺州金華山有松石,又如桃核、蘆根、蛇蟹之類。 皆有成石者,然皆其地本有之物,不足深怪。此深地 中所無又非本土所有之物,特可異耳。

治平中,澤州人家穿井,土中見一物,蜿蜒如龍。蛇狀, 畏之不敢觸,久之見其不動,試撲之乃石也。村民無 知,遂碎之。時程伯純為晉城令,求得一段,鱗甲皆如 生物,蓋蛇蜃所化,如石蟹之類。

隨州醫蔡士寧,嘗寶一息石,云:數十年前得於一道 人,其色紫,光如辰州丹砂,極光瑩,映人如搜,和藥劑 有纏紐之紋,重如金錫,其上有兩三竅,以細蔑剔之 出赤屑,如丹砂。病心狂熱者服麻子許即定。其斤兩 歲息士寧不能名,乃以歸予,或云昔人所煉丹藥也。 形色既異又能滋息,必非凡物,當求識者辨之。 方家以磁石磨針鋒則能指南,然常微偏東,不全南 也。水浮多蕩搖,指爪及GJfont脣上,皆可為之。運轉尤速, 但堅滑易墜,不若縷懸為最善。其法:取新纊中獨繭 縷以芥子許蠟綴於鍼腰,無風處懸之,則鍼常指南, 其中有磨而指北者,予家指南北者皆有之。磁石之 指南,猶柏之指西,莫可原其理。

《補筆談》:熙寧中,閹婆國使人入貢方物,中有摩娑石 一塊,大如棗,色微黃,似花蕊。入無名,異一塊如蓮菂, 皆以金函貯之,問其人真偽,何以為驗。使人云:摩娑 石有五色,雖不同,皆薑黃汁,磨之汁赤如丹砂者為 真。無名異,色黑如漆,水磨之色如乳者為真。廣州市 舶司依其言試之,皆驗方。以上聞世人蓄摩娑石無 名異頗多。常患不能辨真偽,小說及古方書如炮炙 論之類亦有說者,但其言多怪誕,不近人情。天聖中, 余伯父吏書新除明州章獻,太后有旨,令於舶船求 此二物,內出銀三百兩為價值,如不足更許,於州庫 貼支,終任求之竟不可得。醫潘璟家有白摩娑,石色 如糯,石磁磨之亦有驗。璟以治中毒者,得汁栗殼許 入口即瘥。

《纂異記》:有人得青石,大如磚背,有鼻穿鐵,索長數丈。 循環無相斷處,海商見之,以數十千易之,云:此吸金 石。垂於海中,經夕引出,上必有金。

《游宦紀聞》:今之遠官及遠服賈者,皆云天涯海角。蓋 談遠也。頃在成都,嘗聞有天涯地角石。暇時訪古及 閱《圖志》,乃知天涯石在中興寺。耆老傳云,人坐其上 則腳腫不能行。至今人不敢踐履,及坐其上。又有天 牙石,在大東門對昭覺寺,高六七尺,有廟。今石市入 湯家園,地角石舊有廟在羅城內西北角,高三尺餘。 王均之亂,為守城者所壞。今不復存矣。歙州有天涯 亭,廉州有海角亭,二郡皆南轅窮途也。

《容齋四筆》:讀黃伯思《東觀餘論》:內評王大令書一節 曰:靜息帖。云,礜石,深是可疑事。兄GJfont患散輒發癰,散 者,寒食散之類。散中蓋用礜石,是性極熱,有毒,故云 深可疑也。劉表在荊州,與王粲登障山,見一岡不生 百草,粲曰:此必古冢,其人在日服生礜石,熱蒸在外, 故草木焦滅。鑿看,果墓,礜石滿塋。又今洛水冬月不 冰,古人謂之溫洛下亦有礜石。今取此石置甕水中, 水亦不冰。又鸛伏卵以助煖氣,其烈酷如此。固不宜 餌服。子敬之語,實然。《淮南子》曰:人食礜石死,蠶食之 而不饑。予仲兄文安公鎮金陵,因秋暑減食,當塗醫 湯三益,教以服礜石,病已而飲啖。日進遂加,意服之, 越十月而毒作,鼻GJfont血斗餘,自是數數不止,竟至精 液皆竭,迨於捐館偶見,其語使人追痛。因書之以戒 未來者。

《老學庵筆記》:興元城固縣產礜石,不可勝計,與凡土 石無異。雖數十百擔,亦可立取。然其性酷烈,有大毒。 非置瓦窯中鍛三過,不可用。然猶動能害人,尤非他 金石之比。千金有一方,用礜石輔以乾薑,烏頭之類, 名匈奴露宿丹。其酷烈可想見也。

英州石山,自城中入鍾山,涉錦溪至靈泉,乃出石處。 有數家專以取石為生。其隹者質溫潤蒼翠,叩之聲 如金玉。然匠者頗閟之,常時官司所得。色枯槁,聲如 擊朽木,皆下材也。

成都石筍,其狀與筍不類。乃纍疊數石成之,所謂海 眼。亦非妄瑟瑟。至今有得之者,蜀食井鹽,如仙井大 寧,猶是大穴若榮州,則井絕小,僅容一竹筒,真海眼。也。石犀在廟之東階下,亦粗似一犀,正如陝之鐵牛。 但望之大概似牛耳。石犀一足,不備以他石續之,氣 象甚古。

《對雨編》:白樂天有奉和牛思黯,以李蘇州所寄太湖 石,奇狀絕倫,因作詩兼呈劉夢得。其末云:共嗟無此 分,虛管太湖來。注與夢得俱典,姑蘇而不獲此石。又 有感石上舊字,云:太湖石上鐫三字,十五年前陳結 之並無所經見,全不可曉。後觀其對酒有懷,寄李郎 中一絕句。云:往年江外拋桃葉,去歲樓中別柳枝。寂 寞春來一杯酒,此情唯有李君知。注曰:桃葉,結之也。 柳枝,樊素也。然後結之之義始明。

《齊東野語》:玉人攻玉,必以邢河之沙。其鐫鏤之具,必 用所謂金剛鑽者,形如鼠糞,色青黑如鐵,如石,相傳 產西域諸國,或謂出回紇國,往往得之河北沙磧間, 鷙鳥海東青所遺糞中。然竟莫知為何物也。GJfont天下 至堅者,莫如玉。古者惟錕鋙刀可以切之。今此物功 用乃與錕鋙均。其堅可知矣。貞觀中有婆羅門言得 佛齒,所擊無堅物。時傅奕方臥病,謂其子曰:是非佛 齒,吾聞金剛石至堅,物不能敵。惟羚羊角能破,汝可 往擊之。果應手而碎,是知此物自昔亦罕知者矣。 《鄰幾雜志》:高敏之以鍾乳飼牛,飲其乳,後患血痢卒。 或以為冷熱相激所致。

《悅生隨抄》:襄州穀城縣城門外道旁,石人缺剝,腹上 有字,云:磨兜堅,慎勿言,是亦金人之流也。距縣西五 十里有石人,二相偶而立,腹上題刻,一云:已及。一云: 未匝,不可得而詳也。

《保生要錄》:或問曰:夫金石之藥,埋之不腐,煮之不爛, 用能固氣,可以延年,草木之藥未免腐爛焉。有固駐 之功。答曰:夫金石之藥,其性慓悍,而無津液之潤,盛 壯時未見其害,及其衰弱,毒則發焉。夫壯年則氣盛, 而能制石,滑則能行石,故不發也。及其衰弱,則榮衛 氣澀,則不能行石。弱則不能制石,無所制而行者,留 積,故人大患焉。無益而損,何固駐之。有或問曰:亦有 未虛而石發者乎。答曰:憂恚在心,而不能宣,則榮澀 滯而不能行,石熱結積而不散,隨其積聚發為癰瘡。 又有服石之人,倚石熱而縱佚,恃石勢而行淫,不曉 者以為奇效,精液焦枯,猛勢遂作,洞釜加爨,罕不焦。 然問曰:金石之為害若此。農皇何以標之於本經。答 曰:大虛積冷之人不妨暫服,疾愈而止,則無害矣。又 問云:石勢慓悍,臟衰則發,今先虛而服石者,豈能制 其勢力乎。且未見其害,何也。答曰:初服之時,石勢未 積,又乘虛冷之甚,故不發也。又問曰:草木自不能久, 豈能固人哉。答曰:服之不倦,勢力相接,積年之後,必 獲大益。夫攻療之藥,以疾差而見功,固駐之方覺體 安而為效,形神既寧,則壽命日永矣。

《三柳軒雜識》:《夷堅》載高州茂名縣黃沙大石嶺理有 崖樹景物,宋子固師帥桂林以兩石,致景盧。老幹扶 疏,上挾雲氣,下臨廣漠,混然天成,痕無斧鑿,過永石 遠矣。

《山家清供》:溪流清處,取小石子或帶蘚者一二十枚, 汲泉煮之,隱然有羹之氣,此法得之莫季。高且曰:固 非通宵煮食之物,然其意則清矣。

《澄懷錄》:太湖石出洞庭西山,生水中者隹。牛僧孺家 諸石以此為甲。

《盧氏雜記》:有達僚差軍將於淛西,買太湖石,軍將申 狀云:前件石蛀,不堪買。 《輟耕錄》:今人家正門適當巷陌橋道之衝則立一小 石,將軍或植一小石碑,鐫其上曰:石敢當以厭禳之。 按:《西漢史游·急就章》云:石敢,當顏師古注曰:衛有石 碏、石買、石惡,鄭有石制,皆為石氏。周有石速,齊有石 之紛,如其後以命族敢當,所向無敵也。據所說則世 之用此,亦欲以為保障之意。

明《一統志》:燕石山在平南縣東南,山有石燕。

盞石在萊州府城北五十里,臨大海,有一磐石,方圓 五步,上有汙樽狀。世傳秦始皇於此鑿盞,以盛酒醯, 祈祭百神。

趙侯航石,在縉雲縣東一十五里,趙侯廟側。一石如 航。又有石如杖、如履、如甕。皆以侯名。

動石山,在鄞縣境,山有堅石,高五六丈,下有小石支 之,暴風雨則石自動。

罾石山,在安福縣東一十五里,臨江有山,輪囷特起, 狀若魚罾。

跳石,在歙縣西北五十里溪水中,去岸數丈,昔有羅 腰者,膂力絕人,常躍過之,至今足跡猶存。

《玉堂漫筆》:薛文清公觀崖石,每層有紋,橫界而層層 相沓,謂為天地之初,陰陽磨盪而成,若水之漾沙一 層復一層也。殊不知,實是水所漾耳。蓋天地之初,混 沌一物,惟有水火,二者開闢之際,火日生,水日降,而 天地分矣。凡山阜皆從水中洗出,觀江河間,沙洲可 見。余嘗謂:水,天下之至高者也。山,天下之至卑者也。 故海底有石,而山巔有水,然水亦實至高,霜露雨雪是也。

《居山雜志》:山故多美石,巉巉高聳,皆碧綠色,或至十 餘丈,有壁立之勢,其左有石焉。尤偉而峭,或題其上 曰:最勝,字徑丈餘,筆力奇勁,翩翩動人,相傳是五代 隱士陸遹書。好事者梯而觀焉,為之剔蘚而出之,今 已為山下愚民斧去。前此猶有見者。一石方二丈餘, 平垣如砥,在山半。嘉木蔭覆,其名曰繙經之石。 《都穆游伊闕記》:鳳凰石,其跡大幾一尺,五爪一距,深 入石理,有似偽為。然觀今之圖,鳳者惟一距,三爪,未 聞其爪之五。使有偽,曷不效圖之形,則又疑其真也。 《吳風錄》:自朱GJfont創以花石,媚進建節鉞,而太湖石一 座,得銀GJfont千役,夫賜郎官,金帶石封為盤固侯,壘為 艮嶽,至今吳中富豪競以湖石築峙奇峰,陰洞至諸 貴,占據名島,以鑿鑿而嵌空妙絕,珍花異木,錯映闌 圃。雖閭閻下戶,亦飾小小盆島,為翫迄今,朱GJfont子孫 居虎丘之麓,尚以種藝疊山為業。游於王侯之門,俗 呼為花園子。

《蜀都雜抄》:同年安給事磐字公石,作州志亦云:有白 石如泰山之狼牙,上饒之水晶之類。置之日隙,則有 五色光,日中則無。僧曰:佛現者,此也。予近覓視之,大 類水晶。

五塊石,在今萬里橋之西,其一入地上,疊四石俱方, 或云其下有一井,相傳以為海眼,其南即漢昭烈陵。 予疑是當時作陵時所餘。嘉定州之金銀岡,亦有所 謂五塊石。

支機石,在蜀城西南隅石牛寺之側,出土而立,高可 五尺餘,石微紫,近土有一窩,傍刻支機石三篆文。似 是唐人書跡,想曾橫置,故刻字如之,事本荒唐,此石 蓋出傅會,然亦舊物也。

天涯石,在城東門內,寶光寺東之側,有亭覆之。舊志 以為在寧州衛李小旗家,蜀人莫詳所始,意亦萬里 橋之類,行旅之人,志遠也。石首銳而微頑爾。

李侍御鳳翔號五石,其居近五塊石,故云。予問成都 石筍遺跡,五石指五塊石是也。與少陵所賦石筍行 不肖。又云五塊為南筍,天涯石為北筍石。

石譜燕山石,出水中。名奪玉。瑩白而溫潤。土人琢為 器,頗似真玉。

《文昌旅語》:謙謙子曰:嘉靖初年,漁人於苕溪中網得 一石,圓大如鵝子,內鏗然有聲,擊碎之有銅牌一方, 上刻宣聖二字。東沙劉子熠曰:其殆前次,開闢有此 牌,渾沌之時,灰沙滾而包裹之者乎。

《金臺紀聞》:郿縣河灘上有亂石,隨手碎之,中有石魚, 長可二三寸,天然鱗鬣,或雙或隻,不等。云,藏衣笥中, 能辟蠹魚。

《泉南雜志》:出仁風門半里許,為靈山,其上有磐石,可 坐百餘人,中一圓石,下不聯屬,勢重萬觔,一夫撼之 輒動搖不止。其勢就下,若將彈丸走GJfont然然。而百夫 撼之雖動不移也。郡守周道光題為碧玉毬。又惠安 縣有雲峰,上有大石,高廣四丈許。又有一石,上廣下 削,高丈餘,架於其上,恆有落勢,併力推之不動。以芥 挺之輒動,故名曰危石。二石之異,若一轍焉。

閩部疏泉之南北,奇石尤多。有名紗帽者,有名馬頭 者,有名鼓者,有名青蛇者,有名蝦蟆者,都如巨靈斧 劈,五丁負置四十里外,一石龜聳坐磐石上,宛若斲 成,遂以名郵。

《甲乙剩言》:新安楊不棄精於鑒別法書名畫。吳用卿 所刻新帖皆其審定。鉤摹上石,不棄。鄉人有得一石 於水濱,狀如鵝子,而青瑩可愛,楊以千錢易之,恆以 自隨作鎮紙。及楊來燕有外國人數來看之,不忍釋 手。楊詢之其人,曰:此名青鳳子,即吾土價亦不貲於 是。聲價一旦貴踴,有一兩殿供事許,以千金。易去。進 內聞為禁中寶,重夫此一石也。棄之水濱,與瓦礫無 異,一遇知者,遂為上方大寶。物固有遭與不遭如此 哉。

《海槎餘錄》:石相思子,生於海中,如螺之狀,而中實若 石焉。大比豆粒好事者,藏之篋笥,積歲不壞,亦不轉 動,若置醋一盂。試投其中,遂移動。盤旋不已。亦一奇 物也。

石蟹,生於崖之榆林港港內半里許。土極細膩,最寒。 但蟹入則不能運動,片時成石矣。人獲之,則曰石蟹。 相傳置之几案,能明目。

《武夷遊記》:捨舟從磴,道仰觀接筍。卓上無端,蒨潤,飛 動,絕似仲珪筆。其下崖石刻露,或懸而墜,或削而攀 贏而突者,或額或鼻詘,而弇者,或目、或口、或噴簷牙, 仰甍俯檻,如嵌板屋,藤樹雲蘿,相蔽以為幽竇,倚石 作垣,柴扉不設,而雲窩賓雲之堂左次。

《芳洲雜錄》:予嘗見某侯家傳美石一方,中有緋龜玉。 帶人端拱而坐。又見觀寺衚衕寺僧收謝廷循一石, 方廣二三寸,中劈為二,內函魚骨,首尾皆全。予先君 葬祖考時,啟祖妣攢合葬,發砌石,一紫色者,剖為二, 其中樹石茂密,一冠帶人立,樹下若凝眸遠望,如筆墨。描畫先君。謹藏欲解為畫屏,後因被災而毀,家藏 石蟹一枚,具體如生,以水磨之,腥氣如蟹。病目者,稍 塗兩眥,頗能定痛。大氣流行,融結變化,真有不可強 論者。

《燕山叢錄》:遵化縣小燕口有石如臥牛,其上杵跡遍 滿,名曰試杵石。又五里水門口有石如龜形,潦水暴 至,勢苞陵阜,而此石依然水上,相傳龜沒則有兵。 《吳中勝記》:已亥放舟木瀆縱步靈陽之巖,遙見塔影, 上下怪石叢立,有塊然突者,有若倚者,望者,蹲者,偃 者,銳者,斬絕者,不可名狀者,怪石故有異名。倚者,醉 羅漢也。望者延頸龜也。蹲者駝也。偃者飛來石也。銳 者圓照塔也。斬絕者佛日巖也。塊然突者西施洞也。 《祕閣閑話》:熊山野好訪異物,有石龜、石桃、石棗之類, 嘗夢人自云姓石,相依附後,得一石人,長尺餘,眉目 皆具。今世有石燕、石蟹之類,又松亦化為石。隴州有 魚石子,置書籍中能辟蠹。

《銷夏》:凌水石出常山谷中以此石為末置水中夏月 能為冰

《偃曝談》:餘新安西王喬洞其石皆土,所成取而破之, 木葉之形交錯,其間文理具在,若雕刻者,不特一石 為然,眾石皆然。洞之上二木亦皆化石,而一木復產 枝葉。

《珍珠船》:石梅,生海中,一藂數枝,橫斜瘦硬,形色真枯 梅也。

伏波巖有懸石如柱,去地一線,不合。俗名馬伏波。試 劍石。

《妮古錄》:天目道傍崑山石,皆有之。蓋崑山天目龍之 子也。

後村云:牛、李嗜如冰炭,惟愛石則如一人。

子陵灘下有佳石,可作硯材,往三懷講師投水中,抱 一石沉綠色也。而更朴質。余題云:鎮之以無名之璞。 《書蕉》:唐鄭璠在嶺南象江得怪石,紺冰而平理,彈之 有好聲,輦歸滎陽,費錢六十萬。宋榮咨道嘗以錢三 百萬買。虞世南夫子廟,初刻碑,或談此二事,有應聲 曰:這兩箇痴人,好一棒打殺。何不買百弓,上水田九 品,入流官乎。

《太平清話》:靈璧縣兩岸奇石可愛,石產於縣鳳凰山, 以大為貴。或云:花石岡所棄者。唐房琯云:不游覽洞 庭,未見山水也。

試劍石不獨虎丘有之,武夷山六曲邊有控鶴仙人 試劍石。又武昌縣郭外西山,蘇子瞻建九曲亭,其亭 傍有孫權宮,亦有試劍石。山西亦有楊六郎試劍石。 《巖棲幽事》:石青不能研碎,以耳塞粟,許彈入便成粉, 墨多麻眼,亦用此法。

《雪濤談叢》:余鄉延溪廠有石犀牛,其來頗久,近歲居 民,藝麥被鄰牛夜食,幾盡。牛主懼其訟己,乃故言曰: 早見牧兒言石犀汗如喘,又口有餘青,食鄰麥者,殆 是乎。眾皆信然。謂石犀歲久變物,於藝麥家持石往 斷犀足,不復疑鄰牛云。嗟夫。鄰牛食麥,石犀受擊。石 犀之形,以一擊壞石犀之神,以眾口名,凡事如是何 可不揆諸理。

《白香山詩》:自言久宦蘇州,不置太湖一片石,余以語 張伯起,伯起曰:如此累心事,香山不做,余深服。伯起 此言。然則天下事累心者多矣。都丟下不做,可使心 不受累。

《日知錄》:今永平府盧龍縣南有李廣射虎石。廣為右 北平太守,而此地為遼西郡之肥如其謬,不辨自明。 《水經注》言:右北平,西北百三十里有無終城亦非也。 考右北平郡,前漢治平剛,後漢治土垠,酈氏所引魏 氏《土地記》曰:薊城東北三百里有右北平城。此後漢 所治之土垠,而平剛則在盧龍塞之東北三四百里。 乃武帝時,郡治李廣所守。今之塞外,其不在土垠明 矣。又考《西京雜記》述此事則云:獵於冥山之陽。莊子 言南行者,至於郢北面,而不見冥山。司馬彪注:冥山, 北海山名。是廣之出獵乃冥山而非近郡之山也。新 序曰:楚熊渠子,夜行見寢石,以為伏虎,關弓射之,滅 矢飲羽,下視知石也。卻復射之,矢摧無跡。韓詩外傳、 張華《博物志》亦同是。射石者,又熊渠而非李廣也。即 使二事偶同,而太史公所述本無其地,今必欲指一 卷之石,以當之。不已惑乎。

《後周書·李遠傳》:嘗校獵於莎柵,見石於叢薄中,以為 伏兔,射之,鏃入寸餘,就而視之,乃石也。太祖聞而異 之,賜書曰:昔李將軍親有此事,公今復爾,可謂世載 其德,雖熊渠之名,不能獨羨其美。李廣、熊渠二事併 用。

《靈巖石說》:靈巖山之西GJfont,名瑪瑙GJfont。石卵充斥,砂礫 雜之內有文石,雨後流露。然玉質天章色不啻五,或 一石顓以一色擅美,或一石備美,眾色多作雲霞、星 日、峰樹、水藻之狀,天成幻出,思議不及,略摹其似丹 砂、遜赤、水碧、讓綠、茄花、歉紫、栗、胎輸、黃、脂肪、媿白,更 有間色倍難麤,擬其或水墨空青,不炫他采,亦別具格外風韻。俗子好以菩薩人物、禽蟲貌之,強加名目, 殊不知果有天然肖像,不待強名,如其依稀,徒穢仙 骨,若夫天光,蒨燦膚胎,透漏者。入手奪目,不待貯之。 清泉涵之,舊陶而後發,色此神品也。有奇文非乏天 光,稍昒而色勝,其骨者,必待入水,若助其姿。屈居二 乘,其或章美內含有璞,其蘊必假礪琢,庶免按劍及 其後天瑩澈,璧彩盡呈,有目共賞,較前二流,亦不易 以甲乙論也。但不稱為玉者,玉質光潤不露,而此石 子神明太露耳。外國瑪瑙有此石子之潤而無其文。 至世俗所云:纏絲斯屬,奴隸矣。吾邑賞鑑家謂之沒 石氣,以端圓扁薄為貴,倘輪囷離奇雖,石子佳亦不 免汰,而居追琢,成器之列矣。

巖以靈稱,舊未聞厥旨,而孕石子乃爾,靈斯極矣。但 謂之石子耳。雖非玉非瑪瑙,而其實有玉與瑪瑙不 能及,故足貴也。往日覽諸地志所載,如南京聚寶山 雨花臺側產瑪瑙石,想古時生育或盛今,虛語耳。又 杭州有瑪瑙坡,在西湖孤山之東,碎石文瑩,如瑪瑙。 然人多採之以鐫圖篆。又順德府堯山出文石,五色 錦章。又登州府丹崖山之下峭壁千丈,水中有小石, 狀如珠璣,或如彈丸子,歲久為海浪所磨,圓潔光瑩 可愛。蘇子瞻嘗取數百枚,養石菖蒲。又黃州府聚寶 山,多小石,日照之紅黃燦然,即蘇子瞻取作怪石供 以寄佛印者也。近日袁玉蟠集中紀遊云:余家江上 江心湧出一洲,長可五七里,滿洲皆五色石子,或潔 白如玉,或紅黃透明,如瑪瑙。如今時所重六合石子, 千錢一枚者,不可勝計。余嘗拾取數枚歸,一類雀卵, 中分元黃二色。一類圭,正青色,紅黃數道,如秋天晚 霞。又一枚墨地布金彩,大約如小李將軍山水人物。 東坡怪石供所述,殊覺平常,藏簏中數日,不知何人 取去。亦易得,不重之耳。如前地志所載,名實難稽,古 多虛美,如近日袁玉蟠所紀,如六合石子,不可勝計 者,恐縱佳不過纏絲錦文止耳。有如六合石子之沒 石氣者乎。玉蟠新參石牙浪作雌黃,未必石之董狐。 當非篤論。且六合好石子真沒石氣者,正不多到進 賢冠眼孔來耳。

靈巖童童以饒眾牧,故牧子於崖上下過GJfont,搜剔得 石子,多瘞之田勝間,私識其地,俟游山客有問石子 者,出升許。纔換得餅餌數枚去。然亦難得奇石。此余 齠年時結交石丈事也。里中人亦有收藏家,然乏表 章之力,雖有珪璧難享連城,乃有新安程別駕僑居 長千里作醉石齋,齋中所藏石子甚夥。如郇廚鄴架 列盆盂成隊,一石奴唱石,名號以見客號多鄙俚,以 石亦多麤俗故也。焦太史弱侯先生作醉石齋,詩有: 摩娑承碧草,斑駁帶清泉。錦文紛燦爛,玉質謝雕鐫 之句。其他名人讚詠不具載。比時價亦未甚騰貴也。 里人邇稍競奉貴官,廣市希有不惜數千錢以備筐 篚之。末而貴官又多耳食。或得空青、水碧,乃猶致憾 於不纏絲。余嘗聞之不覺噴案,噫千秋以來,獨一石 子難知己哉。萬曆戊申,北地米仲詒先生來,令吾邑 以南宮法嗣特具隻眼,善於激賞自懸高價,殆十目 羅之,一時吾鄉收藏家或多貧士,割愛獻琛,恐誤厚 直,或代贈劍亦幸其得所主,遂至荷鍤之徒,斲山斧 壑,先期候雨,衝流搜討。如鯪鱧甲深穿山骨獲一文 石,即剖腹為藏,待以舉火,然皆不之里中舊收藏家 而之米,令君做聲捏價,遂至與明月車GJfont,木難火齊, 相伯仲是時,地亦不愛寶,一片瑪瑙、GJfont幾,不脛而走, 入寶晉齋中矣。噫。一石子顯晦,亦有時耶。

仲詒先生既富有文石,復雅多貯石之具,上者官定 舊陶,下亦不失為宣德間窯器大小異涵寡眾,殊置 全不仍俗子十石一盤,格或離之以標,雙美或配之 以資。GJfont帶清泉易滌錦綺,十襲衙齋,孤賞如在。珠宮 寶船中手自品題,終日不倦,或清讌示客,拭几焚香 以次薦目,激賞移時,授簡命賦,不則亦必飲客一蕉 葉,賞之已乃呼童子引捧,而宅其舊所,更呼別涵以 薦,或從衣袖中,時出尤物,一博奇賞。則余所稱光彩 蒨燦膚胎透漏,入手駴目不待貯之清泉,而後發色 者也。余謂仲詒先生,昔米顛奇石祇是樹表峰岫及 靈璧研山之族。初不聞有如今靈巖石子,可用充衿 佩而飾盆盎者。先生無米顛所有,乃復有米顛所無, 異日可備,湛園中一段石史。先生曰:余內子陸夫人 賞鑑石,子尤怪異,但聽余袖中石子相戛擊聲,便知 某石以文綺勝,某石以澤潤勝。審音定品,不煩目。擊 出石視一一如券。噫。然則,此石子與米家有宿因,又 不獨以先生癖嗜,故矣。先生藏石既有聲簪,紳中徵 求頗眾,或者樵青宋禕時,充賜婢,絕未嘗遣王昭君 入胡也。余每代為荅求者,曰:非無明珠,但驪龍睡時, 故難遇聞者。掀髯笑去。

石子以靈巖著稱。其實橫山、馬鞍山、鴨山皆產之,賣 石人各山披揀來,卻只掛靈巖名目耳。各山石子不 乏綺繡,然玉質朗潤,正背通透,無翳障,則靈巖獨也。 石質硬且離GJfont,穴久易燥,故居平宜常換清泉,浸漬以養其脈。天落水次之,河水又次之,井水絕不堪用。 令石體透澀滓穢,又不宜油手觸污,斯二者皆石刑 也。王文學忠所家多藏石,常語余得一奇石,沃以泉 水,閉置一瓦瓿中,安柱礎畔者,久之。偶一取看,則大 石下孕生小石子,纍纍數十枚。或若雀卵,或若蠶荳, 粒其色皆稚嫩可愛,嘗聞陶隱居云:雲母以砂土養 之,歲月生長,定當不誣。余乃嘆既離山矣。生意育孕, 尚猶不可禦,況其深宅地肺,得山澤之全氣,其嗣續 顧可測哉。

余家在崑山,而不能蓄良玉。亦一缺陷也。時過從里 中藏石諸家,如袁二川王忠。所唐逸我,朱鷺洲褚明 自以博一飽玩。仲詒先生嘗讓。余不藏石子。對曰:貨 惡其置於地也。不必居於己。先生曰:君但未知其趣 耳。然苟得其趣,安問主賓。近日諸公石子藏亦幾為 傳舍,而忠所特精品石。乃取石之質美而局延袤者 以供鐫鏤,作環玦。爐鼎扇牌之屬,自匠新意取勢,擬 物就色造奇,種種可賞。但作簪難,其料然短簪,正宜 我輩人蒜髮耳。異日有補著,宣和博古圖者,不得少。 王氏靈巖石一段也。余亦得忠所,所製石荔枝十數 件,絕佳。初藏之,未嘗不堅,頃乃漸羽化。去入米甕中。 為八口,噉盡。余灑然笑曰:古人猶煮石代糧,我幸不 煩煮。

靈巖石極難狀,非不欲狀其妙。然反將活物說向死 去。使孔門論石,恐宰我,子貢未必登言語之科耳。近 里中人,或擇唐詩貌之,亦多屬點金成鐵手。吳城徐 警櫟,舊愛石子嘗圖,其所藏石子為一譜。付不佞為 序,傳示好事不佞,逡巡未有以應之,非魯人不識麟 也。蓋圖以五彩,業已失真,勒之剞劂,何啻千里。余不 獨敘石子之難,亦敘其譜石子者難也。今其譜尚留 余所,頃聞仲詒先生已屬,吳文仲圖。其家藏石子為 一卷,而授時賢題詠之,此自其書,畫船中家常飯也。 然余嘗纂《靈巖小記志》一書,當向先生鈔一本來載 志中。

《畿輔物產志》:上水石,多年水沫與石液相聚而成。通 體玲瓏,其形有如松柏,枝有如蚯蚓,糞漬水於麓潤, 可至頂。

《陝西通志》:橋山之麓有石屹然。遇大雪輒有迴風旋 繞,雪不落石上。

《六合縣志》:東坡先生,黃州在江崖細石,第有溫瑩如 玉,或深淺紅黃之色,或細文如人手指螺文。又有一 枚如虎豹者,有口鼻眼處而已。余鄉王藩幕家有一 大石子,中具兜塵、觀音象,面目GJfont趺,儼然如生,衣GJfont 亦復分曉。又程別駕家南門外有石子,累數百。有白 質五彩文,或黑質素文,中或現北斗七星,或具山川 草木狀,或具鴝鵒眼,或如桃絲竹根,圓點數十,斑駁 如畫。或赤如丹砂,或碧如翡翠。種種奇特,不但如《東 坡志林》所書矣。石多出六合山中。今盡為人掘取,如 前所記,一枚可值數千。

宋山陰雲林杜綰石譜有品石,建康府有石三塊,頗 雄偉,有巖洞嶮怪,色稍蒼翠,遍產竹木茂鬱,可觀石 罅中。有六朝唐宋諸公刻字,謂之品石。又有螺子石, 江寧府江水中有碎石,謂之螺子。凡有五色,大抵全 如六合縣靈巖及他處所產瑪瑙,無異。紋理縈繞石 面望之,透明可喜。

余少不嗜石。有兄守一恆以六合石,誇示余。余以必 借水為潤,何奇之有。丁巳春,為六合廣文閑居無事, 稍稍易數枚,久之千奇萬態,不可名狀,漸覺津津。嗜 之形於夢寐,其最佳者不必入水。由前思之嗜者,何 心不嗜者何,心畢竟以眼入以心受習也。非性也。然 石無聲味,似與嗜慾不同。蘇米二公亦以寄情,而名 流後世。其實未嘗見六合石也。佛家有多寶,如來寶 從何得意者,偶坐寶山遂以寶名。而寶,實非佛有佛。 亦不以為有。昔崇伯子為此石開山祖師,曾以作貢。 元德先生為館甥時,被衣鼓琴,嘗置一二盤於座上, 此賞鑒家也。石可謂富貴矣。予入寶山,恐空手而歸。 然予石只在北窗,臥風東籬見山時,一翫之,亦是窮 廣文實實受享也。又恐石有貧賤煩惱,因題以清名 而貴之,則此石與予周旋無佛相,無帝王相,無宰官 相,無措大相,無嗜好,無煩惱,無無嗜好,無無煩惱,如 是。如是石將為點頭矣。

石部外編编辑

《龍魚河圖》:流洲在西海中,地方三千里,上多山川,積 石名為昆吾。石冶其石為鐵。作GJfont光明,照洞如水精, 以割玉如土。

《史記·三皇本紀》:女媧氏末年,諸侯有共工氏任智,刑 與祝融戰,不勝而怒,乃頭觸不周山,天柱折地,維缺。 女媧乃鍊五色石,以補天。

《大月支傳》:《注括地志》云:小孤石,石上有石,室者佛坐 其中,天帝釋以四十二事,問佛,佛一一以指畫石,其跡尚存。

《十洲記》:滄海島在北海中,地方三千里,去岸二十一 萬里,海四而繞島各廣五千里,水皆蒼色。仙人謂之 蒼海也。島上俱是大山,積石至多。石象石人、石腦、石 桂英、流丹、黃子石膽、之輩百餘種。皆生於島。石服之 神仙長生,島中有紫石宮室,九老仙都所治,仙官數 萬人居焉。

《後漢書·費長房傳》:市中有老翁賣藥,懸一壺於肆。頭 及市罷,輒跳入壺中。長房異焉,於是遂隨從入深山。 踐荊棘於群虎之中。留使獨處,長房不恐。又臥於空 室,以朽索懸萬斤石於心上,眾蛇競來,齧索且斷,長 房亦不移。翁還撫之曰:子可教也。

《晉書·單道開傳》:道開,燉煌人也。常衣麤褐,或贈以繒 服,皆不著。不畏寒暑,晝夜不臥,恆服細石子,一吞數 枚,日一服或多或少,好山居而山樹諸神見異形,試 之初無懼色。

《拾遺記》:始皇好神仙之事,有宛渠之民乘螺舟而至, 舟形似螺,沉行海底,而水不浸入,一名淪波舟。其國 人長十丈,編鳥獸之毛以蔽形。始皇與之語,及天地 初開之時,了如親睹,曰:臣少時躡虛郤,行日,遊萬里, 及其老朽也。坐見天地之外事,臣國在咸池,日沒之 所。九萬里以萬歲為一日,俗多陰霧,遇其晴日,則天 豁然,雲裂耿若,江漢則有元龍,黑鳳翻翔而下,及夜 燃石,以繼日光。此石出燃,山其土石皆自光,徹扣之, 則碎狀如粟,一粒輝映一堂,昔炎帝始變生食用此 火也。國人今獻此石,或有投其石於溪澗中,則沸沫 流於數十里,名其水為焦淵。

建安三年,胥徒國獻沉明石雞。色如丹,大如燕。常在 地中,應時而鳴,聲能遠徹,其國聞鳴,乃殺牲以祀之。 當鳴處,掘地則得此雞。若天下太平,翔飛頡頏,以為 嘉瑞。亦為寶雞。其國無雞犬,聽地中候晷刻。道家云: 昔仙人桐君,採石入穴,數里得丹石雞,碎舂為藥,服 之令人有神氣。後天而死。昔漢武帝寶鼎元年,西方 貢珍怪有琥珀,燕置之靜室,自於室中鳴翔。蓋此類 也,洛書云皇圖之寶,上德之徵,大魏之嘉瑞。

崑崙山西有螭潭,多龍螭,皆白色,千歲一蛻其五臟。 此潭左側有五色石,皆云是白螭腸化成此石。 蓬萊山,亦名防丘,亦名雲來,高二萬里,廣七萬里。水 淺有細石如金玉,得之不加陶冶,自然光淨,仙者服 之。

方丈山,西有照石,去石十里,視人物之影,如鏡焉。碎 石片片,皆能照人,而質方一丈,則重一兩。昭王舂此 石為泥,泥通霞之臺,與西王母常遊居此臺上。常有 眾鸞鳳鼓舞,如琴瑟和鳴,神光照耀如日月之出。臺 左右種恆春之樹,葉如蓮花,芬芳如桂花,隨四時之 色。昭王之末,仙人貢焉。列國咸賀王曰:寡人得恆春 矣。何憂太清不至。恆春一名沉生。如今之沉香也。 GJfont嶠山東有雲石,廣五百里,駮駱如錦,扣之片片,則 蓊然雲出。

岱輿山西有玉山,其石五色,而輕或似履舄之狀,光 澤可愛,有類人工,其黑色者,為勝。眾仙所用焉。 《神仙傳》:焦先者,字孝然河東人也。年一百七十歲,常 食白石,以分與人熟煮,如芋食之。

介象字元則,會稽人。入山求神仙,見谷有石子,紫色, 大如雞子。象取二枚,見一美女被服五采,象叩頭乞 長生。女曰:急送汝手中物,還著故處。象送石還,女授 以還丹方一首。

《述異記》:日林國有神藥,數千種,其西南有石鏡,方數 百里,光明瑩徹,可鑒五臟六腑。亦名仙人鏡。國中人 若有疾,輒照其形。遂知病起何臟腑。即采神藥餌之, 無不愈。其國人壽三千歲,亦有長生者。

八方之荒,有石鼓,其徑千里,撞之其音即成雷也。天 之申威於此。

《三齊略記》:秦始皇作石塘,欲過海看日出處。時有神 人驅石下海,石去不速,神輒鞭之。皆流血。至今石悉 赤。

《水經注》:佛缽在大月支國起浮圖,高三十丈,七層缽 處,第二層金絡,絡鎖懸缽,缽是青石。

《錄異記》:廬山九天使者,真君廟門外有石如瓦甑,光 滑瑩潔,人嘗看翫之,頗有靈異。或廟中穢觸者,多被 靈官執於石邊,撲之忽有寄居士人,家小童戲弄此 石,或坐或溺,如此數四,俄有劉敦者,詣州陳狀訟。此 小童州官差人就廟所追,尋但有小童戲弄此石之 事。而無劉敦廟前居住蹤跡。時有毛尊師寄止廟中 云:近有官人,劉敦云:在廟前居,止曾相訪言話甚是。 風流稽古之人,亦曾訪之不知居處。既言坐其頭上, 又云溺之,恐是此石耳。因與眾人斸,掘其下,纔三四 尺,即連大石根,甚廣闊,眾共神異,因立小亭作紗窗, 以護淨之。

《誠齋雜記》:禹治水過轘轅山,化為熊。謂塗山氏女曰: 聞鼓聲乃來餉。禹排石誤中鼓,塗山氏往見,禹作熊慚而去,至嵩山下化為石。

《瑯嬛記》:水仙子為南溟夫人,侍者手恆弄一圓石,如 鳥卵,色類玉。後以贈青霞君,以為經鎮。一日誦陰符 經,忽大風雨,其石裂破,有一蟲走出,狀如綠螈。就硯 池。飲少水,乘風雨飛去。蓋龍也。石隨合略無縫痕。 南蕃白胡山出貓晴,極多且佳。他處不及也。古傳此 山有胡人遍身俱白素,無生業,惟畜一貓,貓死埋於 山中,久之貓忽見夢焉,曰:我已活矣。不信者,可掘觀 之。及掘,貓身已化,惟得二睛,堅滑如珠,中間一道白 橫,搭轉側分明。驗十二時,無誤。與生不異。胡人怪之, 夜又見夢云:埋此於山之陰,可以變化無窮,中一顆 赤色,有光者吞之,得仙。胡掘得,遂集山人置酒食為 別,及吞即有一貓如獅子,負之騰空而去,至今此山 最多貓睛,貓睛一名獅負仙女。上元宗獅負二枚,即 此元宗藏於牡丹鈿合中,以驗時。

余家楓橋別業港,運河中有青石,一方可長四五尺。 蓋冢墓間物,偶落於此。歲久為怪。每至秋間能自行 出於河,出必有覆舟之患。一歲有木商泊筏於港口, 自其下過,木為撐起尺餘,商大驚,而外報,覆一麥舟。 少時復自外入,木起如前。今猶在水中,時為變怪。 《雲窗私志》:涓子至平固縣山中扣石,忽開。中有宮室, 額曰:輸廖之館,有一石,笥發之得祕書十二卷,讀之 欣然,遂著天人經四十八篇。故名其山曰:覆笥。 《寶櫝記》:瀛洲上有青石,可作磬。長一丈,而輕若鴻毛。 《雷州府志》:舊州治前立石人十二,執牙旗兩傍,即今 州治是也。忽一夜,守宿軍聞人賭博,爭聲趨而視之, 乃石人得錢數千。次早聞於郡守,閱視庫藏,鎖鑰如 故,而所失錢如所得錢數。郡守將石人分置城隍嶽 廟等處,其怪遂止。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