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第019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十九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二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

 第十九卷目錄

 石部紀事二

坤輿典第十九卷

石部紀事二编辑

《創業起居注》:帝於壺口。此唐高祖太原起兵時事帝指高祖分遣諸軍 具舟爭進,日有數百,仍署水軍焉。辛丑,太原獲青石 龜形,文有丹書四字,曰「李治萬世齊王。」元吉遣使獻之 翠石丹文,天然映徹,上方下銳,宛若龜形,神工器物, 見者咸驚奇異。帝初弗之信也,及令水漬磨以驗之, 所司浸而經宿,久磨其字,愈更鮮明,於是內外畢賀。 帝曰:「上天明命,貺以萬吉,恭承休祉,須安萬方。孤以 寡德,寧堪預此。既為人下,不容以之頒告。宜以少牢 祀石龜,而爵送龜人,用彰休慶。」

《唐書五行志》:「貞觀十七年八月,涼州昌松縣鴻池谷 有石五,青質白,文成字曰:『高皇海出多子李元王八 十年太平天子李世民千年太子李治書燕山人士 樂太國主尚汪譂獎文仁邁千古大王、五王、六王、七 王、十風毛才子七佛、八菩薩及上界佛田天子文武 貞觀昌大聖延四方上不治示孝仙戈八為善。太宗』」 遣使祭之曰:「天有成命,表瑞貞石,文字昭然,曆數惟 永。既旌高廟之業,又錫眇身之祚。迨於皇太子治,亦 降貞符,具紀姓氏。甫惟寡薄,彌增寅懼。」昔魏以土德 代漢,涼州石有文,石金類,以五勝推之,故時人謂為 魏氏之妖,而晉室之瑞。唐亦土德王,石有文,事頗相 類。然其文初不可曉,而後人因推已事以驗之,蓋武 氏革命,自以為金德王。其「佛菩薩」者,慈氏金輪之號 也。樂太國主,則鎮國太平公主、安樂公主,皆以女亂 國。其五王、六王、七王者,唐世十八之數。

開元二十三年十二月己巳,《龍池聖德頌》。石自鳴,其 音清遠如鐘磬。石與金同類,《春秋傳》:「怨讟動於民,則 有非言之物。」言石鳴,近石言也。

至德二載,昭陵石馬汗出。昔周武帝之克晉州也,齊 有石像,汗流濕地,此其類也。

長慶中,資州有石方丈,走行數畝。

太和四年,浙西觀察使王璠治潤州城隍,中得方石, 有刻文曰:「山有石,石有玉。玉有瑕,瑕即休。」

「廣明元年華岳廟元宗御製碑,隱隱然有聲,聞數里 間,浹旬乃止。」近《石言》也。

《武后傳》:始作崇先廟於西京,享武氏。承嗣偽款洛水 石導使為帝,遣雍人唐同泰獻之,后號為寶圖,擢同 泰遊擊將軍。於是汜人又上瑞石,太后乃郊上帝。謝 況自號聖母神皇,作神皇璽,改寶圖曰天授聖圖,號 洛水曰永昌,水圖所曰聖圖泉,勒石洛壇左曰「天授 聖圖之表」,改汜水曰廣武。

《薛收傳》:「道衡子收。收子元超為弘文館學士。省中有 盤石,道衡為侍郎時,常據以草制。元超每見,輒泫然 流涕。」

《李昭德傳》:昭德檢校內史,有人獲洛水白石而赤文 者,獻闕下曰:「此石赤心,故以獻。」昭德叱曰:「洛水餘石, 豈盡能反邪?」

《馮元常傳》:武后擅朝,嵩陽令樊文進瑞石,后暴石朝 堂,示百官。元常奏:「石妄偽,不可以示群臣。」后怒,出為 隴州刺史。

《李嶠傳》:「嶠富才思,有所屬綴,人多傳諷。武后時,汜水 獲瑞石,嶠為御史,上《皇符》一篇,為世譏薄。」

《大唐新語》:端午日,元宗賜宰臣鍾乳。宋璟既拜賜而 命醫人鍊之。醫請將歸家,鍊子弟諫曰:「此乳珍異,他 者不如。今付之歸,恐招欺換。」璟誡之曰:「自隱爾心,然 疑他心耶?仗信示誠,猶恐不至。持有猜責,豈可得乎?」 《豫章記》:唐顯慶四年,漁人於江中網得一青石,長四 尺,闊九寸,其色光潤,異於眾石。懸而擊之,鳴聲清越。 行者聞之,莫不駐足。都督滕王表送納瑞府。

「銷夏。」唐元結《唐亭銘》云:「浯溪之口,有異石焉,高六十 餘丈,周迴四十餘步,面在江口,東望峿臺,北臨大淵, 南枕浯溪,唐亭當乎石上,異木夾戶,疏竹傍簷,瀛洲 言無,由此可信。若在亭上,目所厭者,遠山清川,耳所 厭者水聲松吹,霜天厭者零日方暑厭者清風。於戲! 厭,不厭也。厭猶愛也。命曰唐亭」,旌獨有也。銘曰:功名 「之位,貴得茅土。林野之客,所耽水石。年將五十,始有 吾亭。愜心自適,與世忘情。」亭傍石上篆刻此銘, 辟寒。臨潼溫泉宮池水冬夏常溫可浴。有楊妃月水 二點,浸入石中,宛然若新。

《獨異志》:唐滄景節度李同捷叛,王智興帥徐泗兵討 於棣州。時同捷遣一能言者,披短褐坐於城上戰棚罵智興,軍吏恥之。智興蒙衣掩耳,不忍聞。有一卒曰: 「此可用拋石擊去其首。」智興喜曰:「若中,賞汝十萬錢。」 乃具拋發一石,正中其首,隨石迸落,軍中歡叫,城上 飛動。

《酉陽雜俎》:「崔元亮常侍在洛中,嘗步沙岸,得一石子, 大如雞卵,黑潤可愛。翫之行一里餘,砉然而破。有鳥 大如巧婦,飛去。」

潞州軍校郭誼,先為邯鄲群牧使,因兄亡,遂於鄆州 舉其先同塋葬於磁州釜陽縣之西岡。縣界接山,土 中多石,有力葬者率皆鑿石為穴,誼之所卜亦鑿焉。 積日倍工,忽透一穴,穴中有石,長可四尺,形如守宮, 支體首尾畢具,役者誤斷焉。誼惡之,將別卜地,白於 劉從諫,從諫不許,因葬焉。後月餘,誼陷於廁,體仆幾 死。骨肉奴婢相繼死者二十餘人。自是常恐悸,唵囈 不安,因哀請罷職。從諫以都押衙焦長楚之務與誼 對換,及賊稹阻兵,誼為其魁,軍破,梟首,其家無少長 悉投并中死。鹽州從事鄭賓于言:「《石守宮》,見在磁州 官庫中。」

伊闕縣令李師晦有兄弟任江南官,與一僧往還。「嘗 入山採藥,遇暴風雨,避於欹樹。須臾大震,有物瞥然 墜地,倏而朗晴。僧就視,乃一石,形如樂器,可以懸擊 者。其上平齊如削,中有竅可盛。其下漸闊而圓,狀若 垂囊,長二尺,厚三分。其左小缺,斑如碎錦,光麗可鑑, 叩之有聲。僧意其異物,置於樵中,歸櫃而埋於禪床」 下,為其徒所見,往往有知者。李生懇求一見,僧確然 言無。忽一日,僧召李生,既至,執手曰:「貧道已力衰弱 無常,將至君前,所求物聊用為別。」乃盡去侍者,引李 生入臥內,撤榻掘地,奉匣授之而卒。

賊稹阻命之時,臨洛市中百姓有推磨盲騾,無故死, 因賣之。屠者剖腹中得二石,大如合拳,紫色赤斑,瑩 潤可愛。屠者遂送稹,乃留之。

于季友為和州刺史時,臨江有一寺,寺前漁釣所聚。 有漁子下網,舉之重,壞網視之,乃一石如拳。因乞寺 僧寘於佛殿中,石遂長不已,經年重四十斤。張周封 員外入蜀,親睹其事。

王哲,虔州刺史。在平康里治第西偏。家人掘地拾得 一石子,朱書其上曰:「修此不吉。」家人揩拭轉分明,乃 呈哲。哲意家人惰於畚鍤,自磨朱,深若石脈,哲甚惡 之。其年哲卒。

成式《群從有言》:「少時嘗毀鳥巢,得一黑石如雀卵,圓 滑可愛。後偶置醋器中,忽覺石動,徐視之,有四足如 綖,舉之足亦隨縮。」

《尚書故實》:「李師誨者,畫蕃馬李漸之孫也,為劉從諫 潞州從事,知劉不軌,遂隱居黎城山。潞州平,朝廷嘉 之,就除一縣宰。會於衲僧處得落星石一片。僧云:於 蜀路早行,見星墜於前,遂圍數尺。掘之,得片石如斷 磬,其一端有雕刻狻猊之首,亦如磬,有孔穿絛處尚 光滑,豈天上樂器毀而墜歟?此石後流轉到綽安邑」 宅中。

《前定錄》:延陵包隰,因選泝舟於隋河,時以迫選限,舟 人寡而力殆,乃率同舟僮僕輩七八人次為之挽。過 符離縣之西,有古樹,樹下有穴,根槃於上,若廢井然。 而一僕忽誤墜下,久而方出,乃提一片石,廣四寸,有 小篆,其文曰:「旁有水,上有道,八百年中逢栲栳。」眾咸 異之,而莫知所謂。尋問墜坑者,名栲栳也。時元和三 年九月二十一日矣。

《獨異志》:「唐德宗朝有陽城者,華陰人也。其弟域,兄弟 雍睦,坐臥相隨,皆不娶妻。朝廷以諫議大夫徵起。性 嗜酒,常枕以江石,每用質於酒家,有得三數斛者,料 錢入室,即復贖之。」

《寶記》:真如尼所進八寶,有雷公石,形如斧,長可四寸, 闊二寸,無孔,膩如青玉。諸寶置之日中,則光氣連天。 既進,肅宗已被疾,召代宗曰:「汝自楚王為太子,今天 賜寶於楚州,天祚汝也,宜保之。」代宗受賜,即日改年 寶應。既監國,賜真如號寶和,改縣為寶應。自是兵革 消息,海內小康,亦其應也。

《雲仙雜記》:杜子美十餘歲,夢人令采文於康水,覺而 問人,此水在二十里外,乃往求之,見鵝冠童子告曰: 「汝本文星典吏,天使汝下謫為唐世文章,海九雲誥 已降,可於豆壟下取。」甫依其言,果得石金字曰:「詩王 本在陳芳國,九夜捫之麟篆熟,聲振扶桑享天福。」後 因佩入蔥市,歸而飛火滿室,有聲曰:「邂逅穢吾,令汝」 文而不貴。

元針子得《石斧銘》曰:「天雷斧,速文步,敲石柱。子如其 言,詩如蒸雲,千步千首。」

高郢夜課於豐亭,忽見一鱉在案上,視之石也。郢異 其事,取千題散置楮中禱祝,令石鱉銜之,以卜來事。 既而石鱉舉頭,乃是《沙洲獨鳥賦》。題出果然,其年首 選。

中山僧表堅,面多瘢痕。偶溪中得石如雞子,夜覺涼 冷,信手磨面,瘢痕盡滅。後讀《博異志》曰:「龍窠石磨瘡瘢,大效。」

王維輞川林坐用當門四老石,燈滅則石中鑽火。 蕭餘上元夜於宣陽里酒盤下得一物,如人眼睛,其 體類美石,光彩射人。餘夜遊市肆,閑置掌中,每行黑 闇衢巷,隨身光明,三尺毫末可鑒,後因而飛出 益眼者無如磁石,以為盆枕,可老而不昏。寧王宮中 多用之。

《朝野僉載》:「寶曆元年乙巳歲,資州資陽縣清弓村山 有大石,可三間,屋大,從此山下忽然吼踴下山,越澗 卻上坡,可百步,其石走時有鋤禾人見之,各手執鋤, 趕至止所,其石高二丈。」

唐蘇鶚《杜陽雜編》:「大曆中,日林國獻靈光豆、龍角釵。 其國在海東北四萬里,國西南有怪石,方數百里,光 明澄澈,可鑑人五臟六腑,亦謂之『仙人鏡。其國人有 疾,輒照其形,遂知起於某臟腑,即自採神草餌之,無 不愈焉』。」

武宗皇帝會昌元年,夫餘國貢火玉三斗及松風石。 火玉色赤,長半寸,上尖下圓,光照數十步,積之可以 燃鼎,置之室內,則不復挾纊。才人常用煎澄明酒。其 酒亦異方所貢也,色紫如膏,飲之令人骨香。松風石 方一丈,瑩徹如玉,其中有樹,形若古松偃葢,颯颯焉, 而涼飆生於其間。至盛夏,上令置諸殿內,稍秋風颼 颼,即令撤去。

《義山雜記》:「滎陽鄭璠自象江得怪石六:其三聳而銳 上;又一如世間道士存思,圖畫人肺胃肝腎,次第懸 絡者;又一空中而隱外,若癃癭殃疝病不作物者;又 一色紺冰,面理平漫,彈之好聲,璠為象江,三年不病 瘴,平安寢食乃還。長安無家居,婦兒寄止人舍下,計 輦六石,道費俸六十萬。」璠嗜好有意,極類前輩人。 《續仙傳》:「天寶觀前有大枯松,馬湘指之曰:『此松已三 千年餘』。」即化為石。其後果化。

《名山記》:「龜巖在杲山之半,唐歐陽詹讀書於此,有醉 月石。」

《劇談錄》:李德裕東都平泉莊,去洛城三十里,卉木臺 榭,若造仙府。有虛檻對引泉水縈回疏鑿,像巫峽洞 庭十二峰,九泒,迄於海門江山景物之狀。以間行徑 有平石,以手摩之,皆隱隱見雲霞龍鳳草樹之形。初, 德裕營平泉,遠方之人多以異物奉之,有題平泉詩 曰:「隴右諸侯供語鳥,日南太守送名花。」

《聞奇錄》:徐侍郎知業,少時遊天台山,歇於大樹陰巖 上,石盤欲陊,空中語曰:「下有人石屹然架樹」,回身乃 落,震地堛然。

《梅澗詩話》:張祐性酷好太湖石,三吳太守多以贈之。 故陸魯望以詩哭之曰:「一林石筍散豪家。」

《唐書陸龜蒙傳》:「陸氏在姑蘇,其門有巨石。遠祖績嘗 事吳為鬱林太守,罷歸無裝,舟輕不可越海,取石為 重。人稱其廉,號鬱林石,世保其居云。」 《索元禮傳》:「元禮為制獄,或紡囚梁上,縋石於頭。」 《酉陽雜俎》:「甘露事敗,王璠舉家無少長皆死。初,璠在 浙西,繕城壕,役人掘得方石,上有十二字云:『山有右, 石有玉,玉有瑕,瑕即』」休。璠視,莫知其旨。京口老人講 之曰:「此石非《尚書》之吉兆也。尚書祖名崟,崟生礎,是 山有石也;礎生尚書,是石有玉也。尚書之子名瑕休, 休絕也,庸非吉徵。」果赤族。

《祥異記》:魏生嘗得一美石,後有一人見之,云:「此寶母。」 每月望設壇海邊石上,可以集珠寶。

《宣州古蹟》:金雞石在建德寺草堂之北。羅隱過此,戲 題曰:「『金雞不向五更啼』。遂迸裂,有雞飛鳴而去。」 《錄異記》:「開州後倚盛山,東枕清江,泝江而北三十餘 里,至溫湯井,井有湯泉北山上。麟德年,因雷雨震霹, 山腳摧裂,洞門自開。當門有石鐘,自然成形,如數斤 鐘大,懸身去地二尺許,外像鐘而中實,扣之無聲。門 兩壁」有石,如金剛力士之形者數人。鐘旁有小徑,高 六尺已來,行二三丈稍闊。有石碑,巨龜負之,自然而 成,但無文字而已。碑側有巨屏,上與碑相連,下有一 穴,側身可入一二尺許。自是廣闊,中有路徑平坦與 常無異。路之左右,滴乳為石,羅列象形,龍麟鸞鶴,頹 雲巍山,如林如柱,似動似躍,乍飛乍顧,千形萬態,不 可殫紀。僅一里許,傍竦蓮臺,周迴數步,高三四丈,層 綴重疊,皆可攀躋。旋生乳石如臂如指者,以燭照之, 通透瑩徹,隨折脆斷。及出洞門外,得風皆為白石矣。 《稽神錄》:「婺源縣有大黃石,自山墜於溪側,瑩徹可愛, 群犬見而競吠之。數日,村人不堪其喧,乃相與推致 水中,犬又俯水而吠,愈急」取而碎之,犬乃不吠。 潘祚為鄱陽令,縣治後連帶石城,其中隙荒數十畝。 祚嘗與家人望日於此,見城下草中有光,高數丈,其 間荊棘蒙密,不可夜行,即取弓射其處以志之。明日, 掘其地,得一甕,大腹小口,青石塞之。祚命舁歸其家, 發其口,不可開,令擊碎之,乃一石如甕之形,若冰凍 之凝結者,復碎而棄之於中。訖無所得。

右千牛兵曹王文秉,丹陽人。世善刻石。其祖嘗為浙西廉使裴璩采碑於積石之下,得一自然圓石如毬 形,試加磨斲,乃重疊如殼相包,斲之至盡,其大如拳。 破視之,中有一蠶如蠐螬,蠕蠕能動,人不能識,因棄 之。數年,浙西亂,王出奔,至下蜀,與鄉人夜會,語及。二字 闕《西送還錢事》,坐中或云:「人欲求富,莫如得石中金 蠶,畜之則寶貨自至矣。」問其形狀,則石中蠐螬也。 晉安有東山樵人陳某,恆見山中有紫光燭天,伺之 久,乃見一大鹿,光自口出。設罝,捕而獲之,刳其腹,得 一紫石,圓瑩如珠。見寶藏之家,自是富。至其孫奢縱 好酒,醉而玩其珠,以為石何能神,因擊碎之,家自是 貧矣。

臨川人岑氏,嘗遊山溪,水中見二白石,大如蓮實,自 相馳逐,追而捕之,歸置巾箱中。其夕夢二白衣美女, 自言姊妹,求侍左右。既寤,益知二石之異也,恆結於 衣帶中。後至豫章,有波斯國人邀而問之:「君有寶耶?」 曰:「然。」即出二石示之,胡人欲以三萬為價得之。岑雖 寶藏而實無用,得錢甚喜,因以與之。胡謝而去。岑氏 因此而贍,但恨不能問其名與所用云。

建業有庫子姓邢,家貧,聚錢滿二千輒病,或失去。其 妻竊聚錢埋於地中。一日,忽聞有聲如蟲飛自地出, 穿窗戶而去。有觸牆壁墮地者,旦明視之,皆錢也。其 妻乃告邢,使埋瘞之,再視則皆亡矣。邢得一自然石 龜,其狀如真,置庭中石榴樹下。或見之曰:「此寶物也。」 因裝置巾箱中,自爾稍稍充足,後頗富饒矣。

《五代史張全義傳》:莊宗入汴,全義來朝,封齊王。全義 監軍得李德裕平泉醒酒石,德裕孫延古因託全義 復求之。監軍忿然曰:「自黃巢亂後,洛陽園宅,無復能 守,豈獨平泉一石哉!」全義嘗在巢賊中以為譏己, 大怒,奏笞殺監軍者,天下冤之。

《南唐書方術傳》:「道士譚紫霄寓廬山,有僧於溪滸創 亭,苦大石橫直,累工不能平。紫霄以指捻訣,銜水噀 之,命鎚其石,應手如粉。」

《清異錄》:契丹東丹王突欲買巧石數峰,目為空青府。 桑維翰壽辰,韋潛德獻太湖石一塊,上有鐫字金飾, 曰「寵仙。」

《宋史五行志》:漢乾祐中,荊南高從誨鑿池於山亭下, 得石匣,長尺餘,扃鐍甚固。從誨神之,屏左右,焚香以 啟,匣中得石,有文云:「此去遇龍即歇。」及建隆中,從誨 孫繼沖入朝,改鎮徐州。「隆」、「龍」音相近。

《楊廷璋傳》:廷璋字溫玉,真定人。家世素微賤,有姊寡 居京師,周祖微時,欲聘之,姊不從,令媒氏傳言,恐逼 姊,以告廷璋,廷璋往見周祖,歸謂姊曰:「此人姿貌異 常,不可拒。」姊乃從之。周祖從漢祖鎮太原,廷璋屢省 其姊,周祖愛其純謹。姊卒,留廷璋給事左右。及出討 三叛,入平國難,廷璋數獻奇計。即位追冊廷璋姊為 淑妃,擢廷璋為右飛龍使,廷璋固辭不拜,願推恩其 父洪裕。即令召洪裕赴闕,以老病辭,就拜金紫光祿 大夫、真定少尹。廷璋歷皇城使、昭義兵馬都監、澶州 巡檢使。洪裕少時,嘗漁於貂裘陂,忽有馳騎至者,以 二石鴈授洪裕,一翼掩左,一翼掩右,曰:「吾北嶽使者 也。」言訖忽不見。是年生淑妃,明年生廷璋。家遂昌盛。 《王處訥傳》:「處訥,河南洛陽人。少時,有老叟至舍,煮洛 河石如麪,令處訥食之。且曰:『汝性聰悟,後當為人師』。」 《茅亭客話》:「李四郎名玹,字廷儀,其先波斯國人。隨僖 宗入蜀,授率府率。兄珣有詩名,預賓貢焉。玹舉止溫 雅,頗有節行,以鬻香藥為業,善奕棋,好攝養,以金丹 延駐為務。暮年以爐」鼎之費,家無餘財,唯道書藥囊 而已。嘗得耳珠先生與青城南六郎書一紙,論淮南 三煉秋石之法,每焚香熏之,有一桃核,杯圍可數餘, 紋彩燦然,真蟠桃之實爾。至晚年末而服之。雍熙元 年春,遊青城山,於六時巖下溪水中得一塊石,如鴈 卵,色黑溫潤,嘗與同道者翫之。一日,誤墜於地,碎為 數片,其中空焉。可容一合許物。四畔皆雕刻龍鳳雲 草之形。文理纎妙。皆甚奇異。殆非人工。或曰「此神仙 所翫之物矣。」

開寶初,錦江橋側有周處士者,鬻十香丸,以白器貯 水,浸小石子百顆,餘各有文縷,如飛禽走獸、花草雲 鳳、僧道之形者。人常聚睹嘆賞之。中有一石如腎形, 烏潤,每將磨金,次色者益紫,以此為異。玉工見之云: 「非試金石,乃黑玉爾。」後有道士見云:「非黑玉,是寶也。 若欲驗之,以常石對秤,此石加重數倍,以水銀塗其 上,如傅粉焉。若以大火烹之,成紫磨金,君當富矣。」周 曰:「安敢火烹,非惡富也,恐喪吾寶。」後經賊亂,不知石 之所之。休復因見道門仙人《照寶經》云:「凡百金之處, 旁熏樹木,皆悉黃色。若要辨之,其石烏潤,以水銀揩 之,自然粘著石上。以秤秤有金者,重於常石數倍,若 敲嗑及磓擊,終不能碎,須以大火烹」煆,得真金矣。其 金號曰「寶金」,將煉為金液還丹,服之羽化,非世之常 金也。道士所言,得於此經乎。

「青城縣漁者李克明,釣歸,傾其魚於竹器中,有一魚 化為石,長四寸許,鱗鬣燦然若活。漁人婦見而愛之將與豎子為戲。其豎子將石魚於盌水中,或搖鬣振 鱗,浮泳而活。漁者驚異,取出,置土甖中,因是鄰里求 觀者眾。在水則活,離水則為石,率以為常。時巡轄柏 舍人虛舟取此魚看,敲之中斷,致於水中不復活矣。」 談、圃、瓊、崖四州在海島上,中有黎戎國。國初一節度 使王姓,不悅於趙普,因使討之。王有知術,使士卒以 鐵底為襪,入其地,多使斬馘。至今國中一石戎過之, 必懼而再拜,相傳王節度曾坐其上。

《宋史五行志》:太平興國四年九月,夾江縣民王誼得 黑石二,皆丹文,其一曰「君王萬歲」,其二曰「趙二十一。」 帝緘其石來獻。

政和二年,元圭始出晉州,上一石綠色,方三尺餘,當 中有文曰「堯天正」,其字如掌,大而端楷,類手畫者,「堯」 字居右,「天正」字綴行於左。都堂驗視,礱石三分而字 畫愈明。又於「堯」字之下隱約出一「瑞」字,位置始均,蓋 曰「天正堯瑞」云。或謂晉陽堯都也。方元圭出,乃有此 瑞。

四年,府畿汝蔡之間,連山大小石變為瑪瑙,尚方取 為寶帶器玩,甚富。

宣和四年後,御府所藏,往往復變為石,而色類白骨, 此與周寶圭《占》略同。

五年,滎陽縣賈谷山《麒麟谷》采石修明堂,得一石有 文曰:「明」,百官表賀。

《五行志》:「乾道二年三月丙午夜,福清縣石竹山大石 自移,聲如雷,石方可九丈,所過成蹊才四尺,而山之 木石如故。」

《劉永年傳》:「永年為永興軍路總管,契丹遣使來請帝 繪像,選副張昇報使。契丹以未得志,夜取巨石塞驛 門,眾皆恐。永年素有力,手擲棄之,契丹驚以為神。」 《卓行傳》:「徐積字仲車,以父名石,終身不用石器,行遇 石則避而不踐。或問之,積曰:『吾遇之惕然,傷吾心,思 吾親故,不忍加足其上爾』。」

《物異考》:淳熙中,崑山縣石工採巧石,石墮壓之。又三 年六月,他石工聞石呼聲報其家,鑿石出之,見其妻, 喜曰:「久閉乍風,我肌如裂。」俄頃,聲微噤不語,化為石 人,貌如生。

《南墅閒居錄》:丁謂有小山,高才數寸,蒼翠嵌空,盛夏 常設盆水,置小山其中。一日張宴,有客掬水灑之。須 臾雲霧自竅中出,有光如電,細視之,蜿蜒小龍如線, 掛雲霧中。已而散釋,蜿蜒亦莫知所之。眾客驚異,謂 曰:「此龍精石也。龍交海上,流精於石。」

《春渚紀聞》:丁晉公好蓄瑰異。宰衡之日,除其周旋為 端守屬求隹研。其人至郡,前後所獻幾數百枚,皆未 滿公意。一日硯工見有飛鷺翹駐潭心,意非立鷺之 所,因令沒人視之。見下有圓石大如米斛,塊處潭中, 似可挽取。疑其有異,即以白守,集漁戶,維舟出之。石 既登岸,轉仄之,若有涵水聲。研工視之,賀曰:「此必有 寶石,藏中所謂石子者是也。相傳天產至珍,滋蔭此 潭,以孕崖石,散為文字之祥,今日見之矣。」即叢手攻 剖,果得一石於泓水中,大如鵝卵,色紫,玉也。中剖之 為二研,亟送其一。公得之喜甚。

《墨客揮犀》:「壺山有柏木一株,長數尺,半化為石,半猶 是堅木。蔡君謨見而異焉,因運置私第。余至莆陽日 親見之。」

《撫州府志》:樂安未創邑前,雲蓋鄉有楊氏得怪石於 田間,濯於溪,有一道士呼曰:「瑞石宜用葛滌之。」如其 言,石瑩徹,中有觀音像,不敢祕,獻之於朝。

《羅湖野錄》:圓照禪師本公,天資純誠,而少緣飾。初游 雲居,同數友觀石鼓,相率賦頌。或議本素不從事筆 硯,乃戲強之,本即賦曰:「造化功成難可測,不論劫數 莫窮年。如今橫在孤峰上,解聽希聲遍大千。」儕輩為 之愕然。

《桐陰舊話》:「忠憲公少年貧時學書無紙。莊門前有大 石,就其上學字,晚即滌去。遇烈日及小雨,張弊繖自 蔽,率以為常。」

《春渚紀聞》:水曹趙子立頃在都下,偶以百錢於相國 寺市得一異石,將為鎮紙,遇一玉工,求以錢二萬易 之,趙不與,玉工嘆息數四曰:「此寶非余不能精辨,餘 人一錢不直也。」持歸幾年,了無他異。其季子康不直 工言,以斧破視之,中有泓水,一鯽躍出,撥刺於地,急 取之,亡矣。

《聞見近錄》:夔峽將至灩澦堆,峽左巖上有題「聖泉」二 字,泉上有大石,謂之洞石,而初無泉也。至者擊石大 呼,則水自石下出。予嘗往焚香,俾舟人擊之,舟人呼 曰:「山神土地人渴矣。」久之不報,一卒無室家,復大呼 曰:「龍王,龍王,萬姓渴矣。」隨聲水大注。時正月雪寒,其 水如湯,或曰夏則如冰。凡呼者必以萬歲,必以龍王 而呼之,水於是出矣。

鄂州黃鶴樓下,有石光徹,名曰石照。其右巨石,世傳 以為仙人洞也。一守關老卒,每晨興即拜洞下。一夕, 月如晝,見三道士自洞中出,吟嘯久之,將復入洞,卒即從之。道士曰:「汝何人耶?」卒具言其所以,且乞富貴。 道士曰:「此洞間石,速抱一塊去。」卒持而出,石合,無從 而入。明日視石,黃金也。鑿而貨之,衣食頓富。為隊長 所察,執之以為盜也。卒以實告。官就其家取石,至郡 則金化矣。非金非玉,非石非鉛,至今藏於軍資庫中。 子瞻有詩記之。

《墨莊漫錄》:紹聖初,元東坡帥中山,得黑石白脈,如孫 知微所畫,石間奔流盡水之變。又作白石大盆以盛 之,激水其上,名其室曰雪浪齋。公自銘云:「玉井芙蓉 丈八盆,伏流飛空漱其根。」時四月二十日也。閏四月 三日,乃有英州之命。其後謫惠州,又徙海外,故中山 後政以公遷謫「雪浪」之名廢而不問。元符庚辰五月, 公始被北歸之命,明年夏,方至吳中。時張芸叟守中 山,方葺治雪浪齋,重安盆石,方欲作詩寄公,九月聞 公之薨,乃作哀詞,有云:「我守中山,乃公舊國。雪浪蕭 齋,於焉食宿。俯察履綦,仰看梁木。思賢閱古,皆經貶 逐。玉井芙蓉,一切牽復。」云云。其詞曰:「石與人俱貶,人 亡石尚存。卻憐堅重質,不減浪花痕。滿酌山中酒,重 添丈八盆。公兮不歸北,萬里一招魂。」《思賢》《閱古》,皆中 山後圃堂名也。

宿州靈璧縣張氏蘭皋園一石甚奇,所謂小蓬萊也。 蘇子瞻愛之,題其上云:「東坡居士醉中觀此,灑然而 醒。」子瞻之意,蓋取李德裕平泉莊有醒醉石,醉則踞 之,乃醒也。蔣穎叔過見之,復題云:「荊溪居士暑中觀 此,爽然而涼。」吳右司師禮安中為宿守,題其後云:「紫 溪翁大暑醉中讀二題,一笑而去。」張氏皆刻之,其石 後歸禁中。

《宋史外戚傳》:「李遵勖尚萬壽長公主,官至鎮國軍節 度使。所居第園池冠京城。嗜奇石,募人載送,有自千 里至者。構堂引水,環以佳木。」

《文苑傳》:米芾知無為軍,無為州治有巨石,狀奇醜,芾 見大喜曰:「此足以當吾拜。」具衣冠拜之,呼之為兄。 《朱勔傳》:朱勔,蘇州人。徽宗頗垂意花石,勔密取浙中 珍異以進。初致黃、楊三本,帝嘉之。後歲歲增加,然歲 率不過再三貢,貢物裁五七品。至政和中始極盛,舳 艫相銜於淮汴,號花石綱。置應奉局於蘇,指取內帑 如囊中物,每取以數十百萬計。延福宮、艮嶽成,奇卉 異植充牣其中。勔擢至防禦使,東南部刺史、郡守多 出其門。徐鑄、應安道、王仲閎等濟其惡,竭縣官經常 以為奉。所貢物,豪奪漁取於民,毛髮不少償。士民家 一石一木稍堪翫,即領健卒直入其家,用黃封表識, 未即取,使護視之,微不謹,即被以「大不」恭罪。及發行, 必徹屋抉牆以出。人不幸有一物小異,共指為不祥, 唯恐芟夷之不速。民預是役者,中家悉破產,或鬻賣 子女以供其須。斸山輦石,程督峭慘,雖在江湖不測 之淵,百計取之,必出乃止。嘗得太湖石,高四丈,載以 巨艦,役夫數千人。所經州縣,有拆水門橋梁、鑿城垣 以過者。既至,賜名「神運昭功石。」截諸道糧餉綱,旁羅 商船,揭所貢暴其上。篙工、柁師倚勢貪橫,陵轢州縣, 道路相視以目。廣濟卒四指揮盡給輓士,猶不足。京 始患之,從容言於帝,願抑其太甚者。帝亦病其擾,乃 禁用糧綱船,戒伐冢藏、毀室廬,毋得加黃封帕、蒙人 園囿花石凡十餘事。聽勔與蔡攸等六人入貢,餘進 奉悉罷。自是勔小戢 《揮麈餘話》:政和建艮嶽,異花奇石,來自東南,不可名 狀。忽靈璧縣貢一巨石,高二十餘丈,周圍稱是,舟載 至京師,毀水門樓以入,千夫舁之不動。或啟於上云: 「此神物也,宜表異之。」祐陵親灑宸翰云:「慶雲萬態奇 峰。」仍以金帶一條掛其上,石即遂可移。省夫之半,頃 刻至苑中。

《墨莊漫錄》:宣和癸卯,平江朱勔採石太湖黿山,得一 石,長四丈有奇,廣得其半,玲瓏嵌空,竅穴千百,非雕 刻所能成也。并郡宅後池光亭臺上白公檜,世傳白 樂天手植也。創造二大舟,費八千緡以獻。時常、潤間 河渠淺澀,重載不前,乃先繪圖以聞,宸翰賜石名「神 運昭功敷慶萬年之峰」,時人莫不目擊。余時初至吳 中,亦獲一觀,是秋方至京師,置於艮嶽。

《泊宅編》:「宣和五年,平江府朱勔造巨艦,載太湖石一 塊至京,以千人舁進。是日賜銀盌千,并官其家僕四 人,皆承節郎及金帶。勔遂為威遠軍節度使,而封石 為盤固侯。」

《鄰幾雜誌》:長安北禪寺筍石,鄭天休資政題十字:「『春 至不擇地,路旁花自開』刊之。」

《彝堅志》:「青州譙氏,大家也。其所居堂後有大柿樹,圍 三丈許,葢百餘年之物。崇寧二年冬,雪寒甚,木凍裂 至。根中有奇石,長袤丈,紋理瑩然,碧色可愛。聞者爭 觀,莫測其兆,多以為祥。然自此家道凌替,售宅於他 人,居之復不寧。洎宣和末,不及三十年,屢易主矣。」 《齊東野語》:「趙邦永本姓李,李全將也。趙南仲受其勇, 納」之,改姓趙氏。入洛之師,實為統軍。嘗過靈璧縣,道 旁奇石林立,一峰巍然,崷崒秀潤,南仲立馬旁睨,撫翫久之。後數年家居,偶有以片石為獻者,南仲因詫 諸客,以昔年符離所見者,邦永時適在旁,聞語即退。 纔食頃,數百兵舁一石而來,植之庭間,儼然馬上所 見也。南仲駭以為神,扣所從來,則云:「昔年相公注視 之際,意謂愛此。隨命部下五百卒輦歸而未敢獻。適 聞所言,始敢以進。」南仲為之一笑。

《王氏談錄》:「公少游蜀,於江濱得靈符石,理堅潤,其文 尤異。」

《宋史袁韶傳》:韶知桐廬縣,桐廬多宗室,持縣事無有 善去者。韶始至,絕私謁,莫敢撓。錢塘岸歲為潮齧,率 取石桐廬,韶言:「廟子山有石,不必旁取鄰郡。」遂得求 免。嘉定四年,召為太常寺主簿,父老旗鼓蔽江以餞, 至於富陽,泣謝曰:「吾曹不復輸石矣。」

《忠義傳》:「唐琦本衛士,建炎間,高宗航海,琦病,留越州。 李鄴以城降金人。琶八守之。琦袖石伏道旁,伺其出 擊之不中,被執。琶八詰之,琦曰:『欲碎爾首,死為趙氏 鬼耳』。琶八曰:『使人人如此,趙氏豈至是哉』!詬罵不少 屈。琶八趣殺之。」

《太平清話》:「范石湖,小峨嵋,靈璧石也;煙江疊嶂,太湖 石也;天柱峰,英石也,皆歸休時間玩。」

《揮麈餘話》:三衢張步溪中有石,里人號為團石。有讖 語云:「團石圜,出狀元;團石仰,出宰相。」乙丑歲水涸,石 忽如圜鏡。明年劉文孺大魁天下,前歲大水,石乃側 仰而去,年余拜相,沈信叔云。

《筆談》:金陵有三大石甚古。吳仲庶作守日,夜夢三舉 子求哀,且曰:「若不垂祐,明日當為煨燼矣。」公甚異之。 詰旦見兵馬司狀,申乞燒三醜石為灰,供修造之用。 公遂悟,敕寺僧愛護。

《續墨客揮犀》:朝議李芬有異石,高二尺許,嵌空可愛, 常置庭楹間,每至日方未時,即有氣出石穴中,因目 為「未石。」

《括異志》:「陳山龍王廟後有觀音殿,曩年忽有兩石從 半山𩰚墜而下,一從殿後壁滾入觀音座下,一墜殿 之西,屋瓦無所損,不知從何而入殿中也。今二石尚 存,亦可異留題甚多。余乙卯歲到祠下,嘗賦詩於壁, 以紀其事。」

《雷州府志》:「徐聞舊縣東五里有石枕於海岸,長五尺, 闊三尺。宋嘉定九年,天大雷雨,龍降其地,爪痕在石 如鑿,有泉水在石湧出,旋為潭。鄉人每遇亢旱,於此 祈禱雨澤焉。」

《臨江府志》:「清江有龜龍二石,龜石在布政分司前。瀕 江舊讖云:『金鳳洲團丞相出,烏龜石囀狀元生』。宋咸 淳甲戌正月朔夜,石所有聲如雷,明旦視之,石裂,中 白氣薰蒸,膚理初軟,久始堅。石龍在元妙觀前水濱, 其狀如龍,蜿蜒長袤,鱗甲悉具,與慧力寺古刻木龍 俱為怪。寺僧海印禪師知之,以銅釘釘木龍誦經,運」 雷擊石龍。一夕碎之。有竅文宛如骨節焉。

《宋史陳文龍傳》:「文龍為閩廣宣撫使。興化有石手軍 者,能擲石中人,議者以其不足用,罷之。石手軍亦畔, 復命文龍為知軍平之。」

《列女傳》:「王貞婦,夫家臨海人也。德祐二年冬,大元兵 入浙東,婦與其舅、姑、夫皆被執。既而舅、姑與夫皆死, 主將見婦晳美,欲內之,婦號慟欲自殺,為奪挽不得 死。夜令俘囚婦人雜守之,婦乃陽謂主將曰:『若以吾 為妻妾者,欲令終身善事主君也。吾舅、姑與夫死,而 我不為之哀,是不天也。不天之人,若將焉用之?願請 為服期,即惟命。苟不聽我,我終死耳,不能為若妻也』。」 主將恐其誠死,許之,然防守益嚴。明年春,師還,挈行 至嵊青楓嶺下,臨絕壑,婦待守者少懈,嚙指出血,書 字山石上,南望慟哭,自投崖下而死。後其血皆漬入 石間,盡化為石,天且陰雨,即墳起如始書時。至治中, 朝廷旌之曰貞婦。郡守立石祠嶺上,易名曰「清風嶺。」 《高昌傳》:歷伊州,地有礪石,剖之得賓鐵,謂之「喫鐵石。」 《癸辛雜識》:汴京天津橋上有奇石大片,有自然華夷 圖,山青水綠,河黃路白,粲然如畫,真異物也。今聞移 置汴京文廟中,作「拜石。」

釘官石在長安城中,色青黑,其堅如鐵。凡新進士求 仕者,以大釘釘之。如釘徑入,則速得美官,否則齟齬 不能入,入亦不能快利也。石上之釘皆滿。徐子方云: 「向到故內觀堂,有黑漆廚內龕二石,高數尺,其一有 南斗六星隱起石上刻金書『南極呈祥』,其一有北斗 七星,亦隱起而色白,刻曰『北斗降瑞』。及再至杭,則觀」 堂已化為佛寺,此石莫知所在矣。

《大金國志》:承安中,宸妃嘗與主同輦過御龍橋,見石 白如雪,愛之,歸白國主於蘇山。輦至,築巖洞於芳華 閣,用工二萬人,牛馬七百乘,道路相望。會是冬賞菊 於東明園,見屏間畫宣和艮嶽,問內侍余琬,對曰:「宣 和間,帝運東南花石築艮嶽,致亡其國。先帝命圖之 以為戒。」宸妃怒曰:「宣和之亡,不緣此石,乃用童貫、梁」 師成故爾,蓋譏琬也。宸妃鄭氏,南宋華原郡王居中 之曾孫孔庭《纂要》:金明昌元年,有異人白舄,瞻拜先聖於廟 門外,佇立石上,甚有異色。既去,其足跡存焉,有文曰 「仙人腳。」

《元史巴而朮阿而忒的斤傳》:「巴而朮阿而忒的斤,亦 都護。亦都護者,高昌國主號也,先世居畏兀兒之地, 有和林山,二水出焉,曰禿忽剌,曰薜靈哥。一夕有神 光降於樹,在兩河之間,人即其所而候之,樹乃生癭, 若懷妊狀,自是光常見。越九月又十日,而樹癭裂,得 嬰兒者五,土人收養之。其最稚者曰不可罕。既壯,遂」 能有其民人土田,而為之君長。傳三十餘君,是為玉 倫的斤。數與唐人相攻戰。久之,議和親,以息民罷兵。 於是《唐》以金蓮公主妻的斤之子葛勵的斤,居和林。 別力跛力答,言婦所居山也。又有山曰天哥里于答 哈,言天靈山也。南有石山,曰胡力答哈,言福山也。唐 使與相地者至其國,曰和林之盛強,「以有此山也,盍 壞其山以弱其國?」乃告諸的斤曰:「既為婚姻,將有求 於爾,其與之乎?」福山之石,於上國無所用,而唐人願 見。的斤遂與之。石大不能動,唐人以烈火焚之,沃以 醲醋,其石碎,乃輦而去。國中鳥獸為之悲號。後七日, 玉倫、《的斤》卒。災異屢見,民勿安居,傳位者又數亡,乃 遷於交州。

《農田餘話》:「汴京艮嶽,元朝嘗有回回入於內,取雄黃 爐甘石數萬斤。」蓋雄黃築於巖穴地道間,可以辟蛇 虺。爐甘石,雨過之後,日炙之則有濕氣蒸蒸然,以象 嵐霧,故於中築二物。

《汝寧府志》:「詹士龍字雲卿,固始人。宋都統鈞子。鈞沒 時甫三歲,元兵破鄂北徙,時董忠獻公從世祖南征, 知都統死節事,以士龍歸。諸昆以虜子目之,士龍乃 泣訴於忠獻,忠獻憫其懇誠,以實告。士龍知非董出, 他日從獵滹沱,懇求復姓,忠獻戲曰:『爾欲復爾姓乎? 試為投石水中,浮則爾從』。士龍祝天曰:『吾父有靈,石 當暫浮』。」因以石投水,沉而復浮者數四。忠獻愕然曰: 「天也。」遂許之。

《說學集》:「壽武庫副使高昌野仙普化君有異石,其大 三寸,色正碧,上有白紋,有神人戴笠跨驢,白氣上貫 氣中,雙龍摩空而飛。」

《雲煙過眼錄》:「廉端甫所藏向薌林靈璧臥石,上有刻 字并小詩,皆向薌、林柏恭書。」

喬達之所藏石屏一,其上橫岫石如黛色,林木蓊然 如著色。元暉畫,莫知為何石。

《靈璧》石一,甚佳。

趙孟頫所藏靈璧石香山一座,下有「雲根」二字。 葉森曾見公一靈璧石,其大拳峰巒皆五列,公名之 「五老峰」,手抓之,拂之亦有聲。

又靈璧一小山,又古玉筆格,一圓端硯一,葉森見公, 一端石辟雍硯,名曰《大雅》。

乂洮,石名「綠漪」,如玉斗樣。《古濟》研有神品。朱字製極 精,然滑不受墨。

《輟耕錄》:陳愛山買顧氏廢族石假山一所,移置家園。 一日邀淵白觀之,指而謂曰:「此公族中之物。」淵白笑 答曰:「東搬西倒。」陳默然。

黃龍洞在吳興郡北,去城闉廿里,枕太湖。其山皆怪 石林立,中有一石最尊,上大,其本小,危立如種自石 上湧起,輕撼則搖動,稍加力排輒不動,人甚異之。洞 旁壁立千仞,頫瞰不敢見底。投以石不應,以聲呼則 相荅,深窅不測。每歲旱,郡民禱之。東坡先生曾游,題 詩述龍之跡。山谷先生書「黃龍洞」三字,刻猶存。 蒙古人禱雨,非若方士然,至於印令旗劍符圖氣訣 之類,一無所用,惟取淨水一盆,浸石子數枚而已。其 大者若雞卵,小者不等。然後默持密咒,將石子淘漉 翫弄,如此良久,輒有雨。豈其靜定之功已成,特假此 以愚人耶?抑果異物耶?石子名曰「鮓荅」,乃走獸腹中 所產,獨牛馬者最妙,恐亦是牛黃狗寶之屬耳。 《瑯嬛記》:「張牧過點蒼山,拾一圓石徑寸,明於水晶,映 月,視之則有綠樹陰陰,下有一女子坐繩床觀白兔 搗藥,兔不停杵,樹葉若風動,女子亦時時以手拂鬟 髻,或微笑,意其為嫦娥也。一夕召客看月,出以視之, 忽躍入空中,明於月,不知所之。」

《常熟縣志》:趙孟頫寶二石,一垂雲,在松江某氏;一沁 雪,在予邑縣衙。會令女病,呼女巫入治。錢昌時掌邑 賦,囑巫道此石為祟,令舁出之,遂為昌所有,而下盤 先失。或云在陳湖陸氏,昌厚幣求之,陸曰:「盤未知所 在,別有石亦宜盤。請以相贈。」比舟以載過陳湖,索解 而沉,為標其處,竭力挽起,則又一石也。前石溺深處 「乃止。」昌聞之殊怏怏。客睨視石二足,一足方正而巨, 一足三角差小而盤之,二穴如之,起而合焉,不失尺 寸,眾始咤嘆。沁雪者,石黑質,而額上一方,雪著即消。 《蘇談》:徐武功平生好奇,每遇遊覽,必窮其勝。林屋洞 天在包山,其中深窈幽黑,久無遊者。武功列炬而入, 行頗久,至一處,平敞寬崇,特為幽妙,四壁上下皆作 金色,有石乳自上滴下,相接至地,瑩如白玉,謂之曰金庭玉柱者是也。中設石床,類為仙者之外室。再欲 進步,則有流水阻絕,漸為深杳,不能前矣。題曰「隔凡」, 字勢飛逸,疑非人間書也。

《燕山叢錄》:宛平西齋堂村產石,黑色而性不堅,磨之 如墨。金時宮人多以畫眉,名曰眉石」,亦曰「黛石。」 《五雜組》:「京都北三山大石窩,水中產白石如玉,專以 供大內及陵寢階砌欄楯之用,柔而易琢,鏤為龍鳳 芝草之形,採盡復生。昔人謂愚父所藏燕石」即此耶。 《艮齋筆記》:「房山之陰,有石立於巖麓,其長三丈,其廣 七尺,首昂而俯,足跂而斂,濯之則色青而潤,叩之則 聲清而越。米先生仲詒思致之海淀勺園中,車重輪, 馬十駟。既鑿,百夫曳之登車。七日始出山,又五日,僅 達良鄉。道上工力竭,因臥之田間,繚垣衛之,覆以葭 屋。於是先生作《大石出山記》」、「《薛岡千仞戲代石報書》。 先生復荅石,見報書,一時傳為佳話。吳中葛一龍震 甫次良鄉見石,為作長歌紀其事焉。

《西樵野記》:昔漢末吳郡陸公績為鬱林太守,泛海而 歸,唯一空舟,因恐覆舟,載一巨石鎮之。至吳棄於婁 門之野,埋沒土中,已為民家居址久矣。然亦有識者 過而謠曰:「此鬱林太守石也。」弘治丁巳,聞有代巡樊 柱史,命有司督役夫曳置察院之側,題其楣曰「廉石」, 建亭覆之。

《續已編》:「成化中,星隕於山東莒城縣馬長史家門中。 初墮地,其光煜煜,而星體腐軟,特如粉漿。馬家人以 杖抵之,沒杖成穴,久而漸堅,乃成一石。」

《異林》:「弘治戊午歲,修武縣東岳祠北,忽有黑氣聲如 雷,隱隱墮地。村民李雲往視之,得溫黑石一枚,良久 乃冷。」

《書畫史》:「岐陽石鼓,宋東都時,嘗鑄金填其刻文,移置 宣和殿。金人入汴,剔取其金而棄去之。故自靖康土 宇分裂之後,搨本絕不易得,好事者以銀一錠購其 十紙。國朝既取中原,乃輦至京師,置國學廟。」《門下 見聞錄》:「弘治時,祥符王公維為山西按察使。先是有 希進用者上章謂紫碧山產有石膽,可以益壽。遂遣 中」官,經年採求不獲,民咸告病。公令採小石子類此 者一升,以示中官,中官怒曰:「此搪塞耳!其物載諸書 中,何以謂無?」公曰:「若鳳凰麒麟,皆古書所載,今果有 乎?況山西荒旱,民不聊生。」毅然上疏,寢之。

《德慶州志》:「正德八年夏五月,日中雨石,其日倏然天 變,南方一道青煙之氣自下騰空,震動有聲,天略陰 噎,頃間落石,城之內外,大如拳,小如卵,其色赤而黑, 人皆拾之。」

《湖廣通志》:「嘉靖二十二年春,東安縣北十里許宣義 鄉有巨石,長博約丈餘。忽風雨交作,石乃特立,聲聞 數里。」

《廣東通志》:「嘉靖二十一年,西黎南鼓嶺有大石,自嶺 巔旋轉,徐徐移下,有雲從之,其聲隱隱如雷。二十九 年,會同白石嶺巨石墮民田,踞十餘丈。」

萬曆九年,興寧大信鄉有巨石,大十圍,高五尺許,飛 行一里。按《全州志》:「嘉靖丙午,有石乘風雨雷電,飛入 應泉井中,狀如龍馬。」《西樵山志》:「元末有石自肇慶夜 飛至西樵,土人呼為飛來石。」

《奇石記》:米氏萬鍾嗜石成癖,宦游四方,所積唯石而 已。最奇者有五:一靈璧石高四寸有奇,延袤坡陀,勢 如大山,四面如畫家皴法,巖腹近山腳特起一小方 臺,凝厚而削,臺面刻「伯原」二字,小篆絕佳,「伯原」,元杜 本字也。一靈璧石非方非圓,渾樸天成,週遭望之,皆 如屏嶂,有脈兩道,作殷紅色,一脈闊如小指,一細如 絲縷,自項上凹處垂下,如湫瀑之射。朝日石,高可八 寸許,圍徑尺,其聲鏗亮,色純黑,凝潤如膏,俱罄山產 也。一英德石,高四寸,長七寸,如雙虯盤臥,玲瓏透漏, 千蹊萬徑,穿孔鉤連。一兗州石,大如拳,灰褐色,巉巖 渾雅,堅緻有聲,或曰出嶧山深谷中。一仇池石,大亦 如拳,聲如響磬,峰巒洞壑,奇巧殊絕。公刻其底曰《小 武夷》。五石各具形勝,皆數百年物。

《春明夢餘錄》:「古雲山秀,米太僕萬鍾之居也。太僕好 奇石,蓄置其中。其最著者為非非石,數峰孤聳,儼然 小九子山也。又一黃石,高四尺,通體玲瓏,光潤如玉。 一青石,高七尺,形如片雲欲墮,後刻『元符元年二月 丙申米芾題,又有『泗濱浮玉』』」四篆字。太僕常以所蓄 石令閩人吳文仲繪為一卷,董思白、李本寧為跋尾。 《素園石譜》:「大理寺廨舍有怪石,棄置溝中,因復舁置 臺端,高四尺許,兩峰角立,一竅中通,錦紋粲然,誠天 壤奇物也。」

《北窗炙輠》:有人畜一石,胡人以十萬購之,取盆水置 石其中,視之,有一馬現石中,狀如飛動。其人問其所 用,曰:「此龍駒石也。以水浸之飲馬,馬輒生龍駒。」 《太平清話》:檇李項氏有靈璧石一座,長二尺許,色青 潤,聲亦泠然,背有黃沙文,一帶峰巒皆雋,下金填刻 字云:「宣和元年三月朔日御製御書」,其下押一字。 莫廷韓有《米海岳石》,遠望之,其色元,近視之,其色澄碧,高約七八寸,長徑尺,多峰巒洞壑,叩之聲清越,雖 天燥,蒼潤欲滴,下刻「雲卿」二字。

《醴泉縣志》:應夢寺後有石,相傳以為隕星,必不可動。 萬曆甲戌歲,一胡僧見之曰:「此文星也,宜置寺前。」疑 信相半。明年乙亥二月二日,里諸生祭而掘之,入地 四尺許,遂徙之寺前,歲歲祭享。後里人郭玉柱於東 鄉得一石,亦曰文星,置之星聚書院。

滇南寶井中一石,中官三百金得之。石中有玉蒼蠅 二頭,羽鬣皆活,置几上能辟蠅。鴈山季公滇憲副時 事,又言「為工曹郎董夏鎮河工濬河,有魚腸劍,劍柔 可繞腰如帶圍,翁中丞得之。」

《妮古錄》:宋化卿一靈璧石,秀而多峰巒。其上有白石 如小碁子,甚員,背鐫云:「山高月小。」

吳伯度家有靈璧石,高七尺,闊五尺,後刻元章題云: 「元符元年二月丙申,米芾題。」又有篆云:「泗濱浮玉, 高昌正臣。」博古好雅,其燕處之室,凡可以供清翫者, 莫不畢具,石屏其一也。石方廣僅尺,其文如董北苑。 僧巨然破墨用筆,命曰「江山晚思」,柯九思記書其背 而刻之。此屏石色澄碧,今在雨花庵中。

吾鄉於見心顧氏見一舊石璞,甚雋,鐫「雲根」二字,又 旁鐫一「堅」字,涪翁物也。

《山堂肆考》:「興國之儒林鄉有石,圓如龜,頂背皆具,人 謂之龜背石。彷彿八卦形象,逐月隨斗杓旋轉。土人 疑其怪,移置他所,翌日復歸其處,人因祀之。」

《昌平州志》:妙峰山龍泉寺有巨石偶異,人望見之曰: 「此中有寶,雖連城不與易也。」使匠攻之,戒曰:「鑿無間。」 命女止乃止。匠不喻其意,故為間之,中有白鴿一雙 飛去,其人曰:「惜矣,寶亡矣。」

《湖廣通志》:「隨州醫士蔡士寧,常寶一息石,其色紫光 如丹砂,有纏細之紋,重如金錫,其上有兩三竅,以細 篾剔之,出赤屑。心狂熱者服少許,即定其斤兩歲息, 故曰息石。」

《安陸府志》:「玉泉山谷中有二石,類異獸,一昂首,一俯 首,云是僧顗將歸天台入寂,時異獸忽至,俯仰號跳, 遂化為石。」

《肇慶府志》:「肇慶峽望夫石,舊傳其夫為商久立望不 歸,化為石。林小山詩云:『瘦骨崚嶒立海湄,綠苔曾是 舊時衣。江郎去作三衢客,目斷天涯竟未歸』。」林挺芳 詩云:「參天怪石影嶙峋,貞女當時幻化身。皓月晚妝 開寶鏡,蒼苔翠袖拂殘春。雪凝臉上鉛華碧,雨濺腮 邊別淚頻。夫壻天涯何處是,年年長對峽江濱。」 《雷州府志》:「徐聞縣東五里,故老相傳,昔有馬夜間常 食田禾,人追之,其馬入井,只見石形似馬,故號石馬 井,見有碑刻石馬之神,其源泉常灌一村,厥田上。上 崖州北五里北廂豺狼村嶺下有石,狀如龜,長尋,闊 二尺。初在遷拖村前水邊,夜每出,踏傷田禾,人厭之, 乃走此,尋蹤獲之,折其一足,蹟今存。」

《武進縣志》:「西廟東岳氏宅,相傳為陳司徒杲仁舊園 址,中有大石二,一曰文峰,一曰武峰。文峰竦然端坐, 武峰似魁星跳舞,天然異觀也。武峰今移縣學宮明 倫堂前,文峰在故處,有古桂二覆其上。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