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第041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四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四十一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四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

 第四十一卷目錄

 井部藝文一

  井銘          漢李尤

  井賦          晉郭璞

  井賦           孫楚

  井賦           江逌

  浪井賦         唐王起

  耿恭拜井賦        羅讓

  井渫不食賦        闕名

  井賦          呂令則

  義井賦有序      前人

  井賦           張耀

  枯井賦          闕名

  井賦          高無際

  義井記          邵真

  觀風驛新井記      崔黃中

  大成井銘并序     李石

  塞廢井文         杜牧

  義井判          闕名

  跋景陽井銘      宋歐陽修

  六井記          蘇軾

  乞子珪師號狀       前人

  遊龍井記         秦觀

  彭祖觀井圖銘并序   陳靖

  曾井記         曾福昇

  井賦           吳淑

  仙井記         元柴登

  劍井禎應記       明錢溥

  高觀橋井記        饒傑

  萬泉縣鑿井記       喬宇

  連然新井記        楊慎

  孝女井銘         劉瑞

  聖井銘         歸有光

  浴賢井記         龔澤

  復井記         馮洪孜

  石井記         費元祿

坤輿典第四十一卷

井部藝文一编辑

《井銘》
漢·李尤
编辑

井之所尚,寒泉洌清。法律取象,不概自平。多取不損, 少汲不盈。執憲若斯,何有邪傾。

《井賦》
晉·郭璞
编辑

益作井龍登天,鑿后土,洞黃泉。潛源洊臻,潏潏涓涓。 幽溟圓渟,濙洞深元。爾乃冠玉檻,甃鱗錯;鼓轆轤,揮 勁索。飛輕裾之繽紛,手爭騖而互搦。長縲委蛇以層 縈兮,瑤甕龍騰而灑激。乃回澄以靜映,狀炯然而鏡 灼。挹之不損,停之不溢。莫察其源,動而愈出。信潤下 而德施,壯邑移以不改。獨星陳於丘墟兮,越百代而 猶在。守虛靜以元澹兮,不東流而注海。氣霧集以杳 冥兮,聲雷駭而漰湃。

《井賦》
孫楚
编辑

倚崇丘以鑿井兮,臨斥澤之淫洿。若行潦之滓濁兮, 靡清流以自娛。乃喟爾而有感兮,率《鄰左》之數夫。脈 厥土以興泉兮,登甘醴於元虛。體象圓川,下貫五仞。 幽泉騰涌,津澤傍潤。抱甕而汲,不設機引。絕彼淫飾, 安此樸慎。俗尚其華,我篤其信。既處涅而不緇,又磨 之而不磷。雖矢志而無妄,實游心於大順。渴人來翔, 行旅是賴。輟耕息肩,不期而會。沈黃李,浮朱奈。雜狸 首之斑如,飛清塵以洮汰。枕元石以盥漱,喜遨怡以 緩帶。

《井賦》
江逌
编辑

穿重壞之十仞兮,搆玉甃之百節。營之不日,既汲既 渫。潛流昭昭,寒泉洌洌。挹之不損,滀之不充。納而不 處其有,與而不匱其豐。先王借象以辨義,君子擬澹 以自綏。神龍來蟠以育鱗,列仙一漱而雲飛。

《浪井賦》以王者清靜則出為韻
唐·王起
编辑

洌彼寒井,契於聖王。不因鑿以成質,每自浪而呈祥。 涌呀呷,鼓靈長。比醴泉之自出,異海水之不揚。吾君 是時清八區,肅諸夏。寶出於地,符呈於野。「伊井有浪 焉,乃瑞之大者。爾其呀豁百尋之表,洶涌重泉之下。 狀靈濤之潛洩,匪洌風之是假。淪漣不盈,觸搏恆驚。 窺坎窞之底,有江湖之情。積而有順於下,混而不傷其清。」窺則澄澄,乍玉甃而同色;汲之浩浩,激銀瓶而 有聲。鮒飛鱗而不定,羊在缶而皆傾。洎夫列宿參差, 曉月韜映。搖珠彩而增潔,湧金波而轉淨。湯湯下激, 不施屏翳之功;洶洶潛驚,詎假陽春之詠。然後駭四 海之目,垂兆人之慶。伊厚地之發祥,實大君之作聖。 彼青桐素綆之飾,玉檻銀床之盛,皆人力之所成,固 神造之不競。宜乎光瑞典,苞坎德。不藏於冰,不蓄於 墨。惟波獨湧,惟渫可食。奉我皇之飲,俾上善以為心; 戒我皇之窺,必臨深以取。則知井非浪不貴乎成質, 浪非井不彰乎聖日。比井而王化其清,比浪而王心 不溢。稽休明而合應,將汲引而無失。彼堯人鑿而飲, 漢將拜而出,未足以彰其帝功,而較其靈術者也。

《耿恭拜井賦》以感通厚地神啟甘井為韻
羅讓
编辑

「昔耿恭躬受斧鉞,志清煙塵,奮長策以討虜,由至誠 而感神。於是堅疏勒之壁,依澗水之濱,據以為備,期 乎來賓。」既而匈奴奔敗而伺隙,澗泉壅絕而不至,雖 礪乃戈矛,而渴我將吏。遂乃處孤城而穿井,窺重泉 而闢地。深餘十丈,曾無一勺之多;職長千夫,幾敗三 軍之事。因不見其成績,憤將達於精意。俄而外整衣 服,中懷果敢。推赤心於神祇,禱素液於《坎窞》。拜未及 起,叫天以無辜;言未及終,觸地而有感。閟其質,若俟 仁人;發其蒙,俄成澹淡灌濯執熱,祛除,積慘明矣。大 漢士卒,所以歸心;惕爾群胡,君長於焉破膽。乃知以 精誠及物,何物不覃;以忠烈靖難,何難不戡。自我而 來,且見不虛其請;由中而出,孰云先「竭其甘。」是日也, 飲人如醴,帝教勃焉而光啟。蕩寇之功,將略忽爾而 元通。如突如焚,既洌清而可食;一拜一起,遂觱沸而 無窮。斯乃道靡不弘,虛無不有。諒歸之於感激,豈間 之於博厚。所以貳師至境,決泉脈於喬嶺;校尉臨邊, 發水源於眢井。疲羸因之盡濟,狂孽由之遠屏。則知 在物無必,至誠有孚。如聲之響,如形之影。

《井渫不食賦》
闕名
编辑

「有浚其井,當時未知。」功已成於岸甃,道尚失於瓶罍。 潤氣寧發,潛源且卑。此遇鑒明而足用,彼將心惻以 何為?蓄利雖多,含清信久。幸可溉於鼎鑊,惜無施於 綆缶。塗泥既去,方應用以虛心;汲引攸難,希有成於 假手。況復桐色無點,桃陰不生。思輒輪其涓滴,望無 發於澄泓。同美玉於斯,將沽有待。比嘉肴不食,其味 「焉呈?葢由混眾難分,處幽多棄,盥漱無及。空知洌彼 下泉,顧盼可期。猶謂居之善地,淵然日久。望是光臨, 懼以名徵,想貪泉尚酌。登諸薦品,豈行潦獨任?屬時 非於疏勒,惜地異於漢陰。願先竭以當仁,期分甘苦, 俟一窺而見愛,焉測淺深。」噫夫穿鑿多勤,鑒臨斯及, 佇將成於弗幕,恐致變於改邑。因以纖綆可施,一勺 可挹,實有備於烹飪之日。惟夫「深知」而用「汲。」

《井賦》
呂令則
编辑

「體群物以舉要,多井功之大成。灑元氣之洪液,翕泉 源之至精。巽下坎上,創庖羲之畫象;鍤壤畚土,喜伯 益之初營。淡其味,澄其清。同不變以育德,履剛中而 益平。汪濊津潤兮物得其利,沃盪盥漱兮人賴其生。」 是以養而不窮,則取之而逾出;止而有分,即舍之而 不盈。故啟幽人之三徑,首先王之五行。若乃寒漿是 汲,美人至止。玉甃駢固,銀床杳起。轆轤宛轉以旋目, 素綆逶迤而度趾。羅袖互引,扇皓腕而生香;金瓶數 泉,曲纎腰而貯水。雖騰空於溜源,不混淆於泥滓。汔 至而繘瀉已就,猶尚潛聲而駭耳。濯之既潔,漱之則 美。何自下而汲上,與溪壑而殊旨?故其旁搜詭跡,遐 評殊見。土精攸出,惕羵羊之怪奇;趹角已沉,鬱神龍 之氣變。金色化粥山,形溜殿源,洞德陽之兵,勢匿江 陵之縣。秦分星聚,卭都火煽,漢皇欻應於雲飛,葛公 一窺而電烻。斯故潛怪之所蓄洩,吾不可得而言遍。 徒美其括坤之靈,包坎之德,往來井邑,用之不忒。秉 虛澹而能施,守卑靜以自得。終弗幕之有孚,保元吉 而無惑。苟在時而不泥,庶當渫而見食。

《義井賦》有序
前人
编辑

「鑿地生泉」 之為井,「施人不倦」 之為義。兼濟往來,存乎惠也。置當衢路,仰無私也。皎鏡清虛,尚其潔也。三德既備,萬物是仰。井乃無心,義惟我謀。當衢鑿井,稱物並施。酌而不竭,奉衢樽之化焉。見義不為,恥也;遇善莫書,過也。義既行矣,文在茲乎?賦曰:

夫「地脈伏泉,天文垂井」,式觀象而遂鑿,雖暫勞而功 永。深不過於數仞,用有要乎萬頃。風動無波,物對生 影,勁陰殺節,挹之而彌溫;炎旱蒸天,探之而逾冷。況 地接一都之會,邑居狹俗之境。川流雨驟,車馬於焉 往來;風舉雲搖,帝王由茲行幸。魏主罷指梅之策,隰 朋息尋蟻之請。豈非人有其願,地不藏靈,色湛湛以 天碧,嵌陰陰而晝冥。高風始秋,泛落桐之一葉;太陽 既沒,映長天之數星。因注水而暫益,縱改邑而常寧。 素綆下懸,映垂冰之皛皛;銅瓶上汲,滴淺溜之泠泠。 清泉既汲,白日可見。豈獨兼濟行李,抑亦取給茲縣。 隨所求而皆足,豈有殊於貴賤?若乃連巖之曲,闉闍之前,雨苔環合生其上,露桃《蓊鬱》植其邊。殊季氏之 有缶,異疏勒之無泉。入夜雲開,涵長河之短直;向晨 霧歇,映大天之小圓。玉甃護崩,誰識下無禽矣;銀床 防墜,不聞中有人焉;乃有王國征人,奔星驛騎,或注 情於故櫪,或銜悲於遠寄。飲之則長鳴而忘其苦辛, 酌之則充量而欣其普施。雖一勺之葢鮮,亦懷恩而 感義。瓶之罄矣,既虛來而實歸;爾牛來思,亦滿腹而 受賜。故知理邑者賢,濟人者井。揚聖人之道,用而不 竭;守君子之德,澄而彌靜。鑿飲忘帝王之力,汲用嘉 仁明之境。儻見惻於莫食,庶微功之得省。

《井賦》以清汲遇時美為韻
張耀
编辑

原夫《井》之為德,以不變而居貞。既成形於方載,亦列 象於圓清。潤下之功,爰修之於《六府》;《習坎》之義,則配 之於《五行》。惟斯《井》之肇作,實伯益之所營。爾乃玉甃 爰起,銀床斯立。窺尋丈以惟深,覘清泉之始及。青梧 下映,泛桂葉以搖揚。素綆高懸,弄銀瓶之出入。光洞 澈而緣止,影飛翻而為汲。且其盥之去新,渫之去故。 體清通之惟審。知應物而無忤,居上善而且平。挹清 規而可遇,庶乎鸞鏡熒煌而可比,鳳池皎潔而為喻。 別有前臨紫殿,俯映丹墀,上棟下宇,繡栭文楣。意者 豈非至尊尚恬澹而取諸動,善時而已哉!懿夫粉署 清華,飛禽載止,對仙郎之章奏,近尚書之劍履。竊自 羞嫫母之陋姿,鑒清瀾之眩美。

《枯井賦》
闕名
编辑

「粵若天生五材兮一不可棄,水包六府兮萬人攸利。 汙樽抔飲兮變其淳朴,鑿井汲泉兮興其繪事,六十 四卦兮表其名,二十八宿兮列其位,伯益創而功立, 重華浚而德備。故有神丘玉檻,仙苑銀床,浪華浮潤, 醴泉味芳。永康則金精化鳥,曲阜則土恠成羊,感至 誠於漢將,通瑞氣於吳王。若乃懸繘下垂,抽瓶上出」, 窮百丈之幽祕,極九重之邃密。由中夏而浹外區,自 帝王而周庶匹。接壤鄰甸,駢閭比室。咸賴此以資生, 必待斯而養質。隨大小而周用,任多少而取實。環終 始兮歷古今,積歲時而綿月日。湯七載而無減,堯九 年而不溢。一家曠兮靡寧,寸路虛而有卹。運其功兮 信廣,收其利兮焉畢?及夫欄傾甃毀,土陷泉沉,滋液 中耗,汙泥上侵。古桃顦粹兮無色,梧桐零落兮罷陰。 霜霰積兮空園冷,荊棘攢兮荒徑深。昔時之所趨挹, 疇日之所窺臨。皆指新而競往,罕存舊而來尋。豈唯 見嗤於射鮒,諒亦興嘆於無禽。如使崩壞重修,堙泉 更渫,澄汰汙滓,鑒觀清洌。擬畫處之蓮房,除哭者之 茅絰。近類齊人之井,「遠分夏后之穴,若澗溪之始注, 猶泛濫之初決,當給養之不窮,寧酌甘而先竭。」《辭》曰: 「有通有塞兮道之恆,時用時舍兮業方弘。疏而洩兮 甘潤騰,壅而竭兮汙泥增。彼幽涸兮如重啟,濟窮渴 兮良所能。」

《井賦》
高無際
编辑

「若夫群萌異質,品物殊狀,俱擾擾以祈生,各營營而 自養。莫不濟時為要,利物為先,法星文而鑿井,規卦 象而開泉,大舜垂功於茲日,龐君著績於此年,資《坎》 德而成潤,播靈液而澄鮮,潛流洞澈,細影凝洌,不以 處幽而易清,不以居深而變潔。於是雕以玉甃,飾以 銀床,棲永康之瑞鳥,呈魯國之羵羊,持素綆以就汲, 引金瓶而未央。爾其紅桃春映,若新妝之臨寶鏡;朱 李下垂,疑明星之列玉池。喜丁公之得利,懿嫫母之 來窺。至若鐵騎雷駭,劍士雲列,燕山之陣欲舒,疏勒 之泉已竭。旅客愁聚,征夫思咽,應下拜而將飛,表忠 臣之高節。」此《甘泉》之神用也。至若「冬凝溫色,夏湛寒 輝,既不偏滋於隆重,亦不減潤於卑」微。飲之咸濟,汲 之無違。轄將投而鳳沒,錢始出而鳧飛。此《甘泉》之普 施也。若乃沖融表裏,類彼君子。鑒之無窮,挹之何已。 悟帝王之無力,學仁者之往視。徘徊銓庭,思盡美矣。

《義井記》
邵真
编辑

義以發衷,形外昭施,物也;井以下汲上導,彰濟人也。 河間公鑿井於城垣之次,陽門通莊之右,偏署曰「義」 正哉!導之深源,經以善利,庇彼邃宇,達於交衢。鐵其 瓶以永不羸,石其甃以給無泥。飛輪周散,泄竇前注, 淬而平之,隨用不私。主發生以流潤,當赫曦以伏炎, 在搖落而激清,抵凝沍而不閉,環四序以一其惠,俾 憧憧者知飲濯所嚮焉。蔑燠暘之虞,濟煩乏之艱,昏 懵者得以淘盪,瘵痗者由之蠲愈。滌汰氛坌,沃洒蒸 灼,澹然不改,與地配久。化囂闠為閑敞,鄰梵宮以清 淨。修廊對開,連樓鬱峙。嘯真侶以宴息,速嘉客以盥 漱。指心而授,應日而就。彼豐福吉祿,繁榮重慶,欲不 萃於河間之門得乎?故北寺司刑上卿也,南臺專席 中丞也,戎府佐政司馬也,參貳外閫,顯榮當朝,騫騫 清冥,前視萬里,是鑿井為濟川之漸,斲輪為秉軸之 兆,可轉盼而待矣。公才蔚量碩,質貞氣淳,名膺王府, 心拂塵累,制物以經遠,恤人以遂誠,迴俸節財,蕆事 彰義,將獻祉於大君,貢休於元戎,歸壽於高堂。三事 體大公之弘誓,乃戒司翰者,書實刊記,揭於井上。時「大曆六年春季月記。」

《觀風驛新井記》
崔黃中
编辑

「自荊門至渚宮三百里,雖水泉味鹹,鑿井疏源,往往 而有。中間觀風驛三十里,涓滴不流,磽确而塉。長亭 短亭,三百餘家,終日挈瓶入谷而汲。」暨乎暑氣炎煽 天地,燒爍金石,提綆半路,已成溫湯。居者既往來難 通,行者故不保其往。元和六載,我司空鄭公節度荊 南。下車之日,緝寧巴徼,統正楚風,疏導漬溜,未暇細 務。三年政閑事已,因議路室委餼之事,飢乏汲引之 道。訪於幕中寮佐,僉曰地形峭峻,意功多未即贊公。 公曰:「登陸求蓮,誠宜不卜。然貳師鑿井,焉有檻泉;愚 叟移山,素無巨力。志之所至,神亦或昭,苟利於人,不 計藏鏹。」支使庾承度宣貞,絕俗仗義,真副成規,終此 殊績。於是程功蕆事,穴其路隅。一之「日興畚鍤,俾應 鼕鼓,騰沙掊土;二之日困于石,飛鎚敲火,轉石磊硪。 三之日計功未畢,瀸泉仄出,泛濫渤潏。井上千夫,矙 噪喧呼,揚灑甘溢,提缶爭先,巷無居人,語笑道邊。」嗟 乎!夫善政養人之術,皆日就月將,然孜孜而化。曷若 鄭公興一言土石之役,濟萬古生靈之命,匠意於眾 慮之表,見機於不牽之初。如此,翊君為堯舜之代,惠 澤必浸於昆蟲;贊國為華胥之朝,恩波必滋於草木。 況濟人於聲教之外,愛物於象數之中,立德已來,無 出其右。《易》曰:「改邑不改井,以君子。」清規長存,鄭公有 焉。黃中猥廁賓筵,睹事揚嘉,猶愧未盡。冀後來多士, 經此樂土,知仁人之惠普焉。時元和七年歲在壬辰 十二「月二十三日記。」

《大成井銘》并序
李石
编辑

外學吏李石作《二井》於成都先筮,得「《巽》揲」之六三,三九而老。之《坎》。☲焉,曰:「此井祥也。陰搖其精,陽開其明,水湛乎深,水溢乎津,順所汲以免於險,吾井其濟乎!」乃闕甃三尋有咫,得食焉。分東西為亭,以大成名,据象詞也。歲大荒,落日清明,《大余》一十二,小余一千七百七十一。銘曰:

一奇而精,六偶而盈。此天地合,水所未形。我浚其原, 如海之溟。派挹華滋,分注以清。我則不驟,待其淵渟。 有綆之修,此險之行。爾汲爾學,無敗厥成。

《塞廢井文》
杜牧
编辑

「井廢輒不塞」,於古無所據。今之州府廳事,有井廢不 塞,居第在堂上,有井廢亦不塞。或匣而護之,或橫木 以土覆之,至有歲久木朽,陷人以至於死。世俗終不 塞之,不知出何典故,而井不可塞。井雖列在五祀,在 都邑中物之小者也。若《盤庚》五遷其都,若社稷宗廟, 尚毀其舊,而獨井豈不塞耶?古者井田,九頃八家,環 「而居之,一夫食一頃,中一頃。」樹蔬鑿井,而八家共汲 之,所以藉齊民而重泄地氣。以小喻大,人身有瘡,不 醫即死;木有瘡,久不封即亦死。地有千萬瘡,於地何 如哉?古者八家共一井,今家有一井,或至大家,至於 四五井,十倍多於古。地氣漏泄,則所產脆薄。人生於 地內,今之人不若古之人,渾剛堅一,寧不由地氣泄 漏哉?《易》曰:「改邑不改井。」此取象言安也,非井不可塞 也。天下每州春秋二時,天子許抽常所上賦,錫宴其 刺史及州吏,必廓其地為大宇,以張其事。黃州當是 地,有古井不塞,故為文投之,而實以土。

《義井判》
闕名
编辑

《得人於京陌施桔槔汲水作義漿。尹責擅穿街地,訴 云濟途行》。

香街隱隱,垂柳垂楊;行道遲遲,載飢載渴。既繘井而 辨義,亦鑿水而設機。故窮谷射鮒,坐忘抱甕之勞;挈 水濟人,行符種玉之兆。魯宣遊往,未捨蟻丘之漿;漢 尹載馳,旋覯章臺之陌。責其專擅,雖掘地而及泉;濟 以途行,庶恢天而漏網。苟利則可,胡其未從?

《跋景陽井銘》
宋·歐陽修
编辑

《景陽井銘》,不著撰人名。述隋滅陳叔寶與張麗華等 投井事,其後有銘以戒。又有唐江寧縣丞王震《井記》, 云井在興嚴寺。其《石檻銘》有序,稱「余者,晉王廣也。」其 文宇皆磨滅,僅可識者其十一二。叔寶事,史書之甚 詳,不必見於此。然錄之以見煬帝躬自滅陳,目見叔 寶事,又嘗自銘以為戒如此。及身為淫亂,則又過之, 豈所謂「下愚之不移」者哉!今其銘文隱隱尚可讀處, 有云「前車已傾,負乘將沒」者,又可歎也。

《六井記》
蘇軾
编辑

「潮水避錢塘而東擊西陵,所從來遠矣。沮洳斥鹵,化 為桑麻之區,而久乃為城邑聚落。凡今州之平陸,皆 江之故地,其水苦惡,惟負山鑿井,乃得甘泉,而所及 不廣。」唐宰相李公長源始作六井,引西湖水以足民 用。其後刺史白公樂天治湖濬井,刻石湖上,至於今 賴之。始,長源之井,其最大者在右清湖,為相國井,其 「西為西井,少西而北為金牛池。又其北而西附城為 方井,為白龜池。又北而東至錢塘縣治之南為小方 井」,而金牛之廢久矣。嘉祐中,太守沈公文通又於六井之南,絕河而東,至美俗坊,為南井。出湧金門,並湖 而北,有水閘三,注以石溝。貫城而東者南井,相國方 井之所從出也。若西井,則相國之派別者也。而白龜 池、小方井皆為匿溝湖底,無所用閘,此六井之大略 也。熙寧五年秋,太守陳公述古始至,問民之所病,皆 曰:「六井不治,民不給於水。南井溝庳而井高,水行地 中,率常不應。」公曰:「嘻!甚矣!吾在此可使民求水而不 得乎?」乃命僧仲文子珪辦其事。仲文子珪又引其徒 如正思垣以自助。凡出力以佐官者二十餘人。於是 廢溝易甃,補緝罅漏,而相國之水大至,坎滿溢流,南 注於河,千艘更載,瞬息百斛。以方井為近於濁,迺遷 之少西,不能五步,而得其故基。父老驚曰:「此古方井 也。」民李甲遷之於此,六十年矣。疏湧金池為上中下, 使澣衣洗馬,不及於上池,而列二閘於門外,其一赴 三池「而決之河,其一納之石檻,比竹為五管以出之。 並河而東,絕三橋以入於石溝,注於南井。水之所從 來高,則南井常厭水矣。」凡為水閘四,皆垣牆扃鐍以 護之。明年春,六井畢修,而歲適大旱,自江淮至浙右, 井皆竭,民至以罌缶貯水,相餉如酒醴。而錢塘之民, 肩足所任,舟楫所及,南出龍山,北至長河,鹽官海上, 皆以飲牛馬給沐浴。方是時,汲者皆誦佛以祝公。余 以為水者人之所甚急,而旱至於井竭,非歲之所常 有也。以其不常有而忽其所甚急,此天下之通患也, 豈獨水哉?故詳其語以告後之人,使雖至於久遠廢 壞,而猶有考也。

《乞子珪師號狀》
前人
编辑

元祐五年十二月日,龍圖閣學士左朝奉郎知杭州 蘇軾狀奏:「勘會杭州平陸,本江海故地,惟附山乃有 甘泉,其餘井皆鹹苦。唐刺史李泌始引西湖水作六 井,其後白居易亦治湖浚井,以足民用。嘉祐中,知州 沈遘增置一大井,在美俗坊,今謂之沈公井,最得要 地。四遠取汲,而創始滅裂,水常不應。至熙寧中,六井 與沈公井例皆廢壞。知州陳襄選差僧仲文、子珪、如 正、思坦四人董治其事。修完既畢,歲適大旱,民足於 水,為利甚博。臣為通判,親見其事。經今十八年,沈公 井復壞,終歲枯涸。居民去水遠者,率以七八錢買水 一斛,而軍營尤以為苦。臣尋訪求熙寧中修井四僧, 而三人已亡,獨子珪在,年已七十,精」力不衰。問沈公 井復壞之由,子珪云:「熙寧中雖已修完,然不免以竹 為管,易至廢壞。」遂擘畫用瓦筒,盛以石槽,底葢堅厚, 錮捍周密,水既足用,永無壞理。又於六井中控引餘 波,至仁和門外,及威果、雄節等指揮五營之間,創為 二井,皆自來去井最遠難得水處,西湖甘水殆遍,一 城軍民相慶。若非子珪心力才幹,無緣成就。緣子珪 先已蒙恩賜紫,欲乞特賜一師號,以旌其能者。右臣 體問得靈石多福院僧子珪,委有戒行,自熙寧中及 今,兩次選差修井,營幹勞苦,不避風雨,顯有成效。如 蒙聖恩賜一師號,即乞以「惠遷」為號,取《易》所謂「井居 其所而遷」之義。謹錄奏聞,伏候敕旨。

《遊龍井記》
秦觀
编辑

龍井,舊名「龍泓」,距錢塘十里。吳赤烏中,方士葛洪嘗 鍊丹於此,事見《圖記》。其地當西湖之西,浙江之北,風 篁嶺之上,實深山亂石之中泉也。每歲旱,禱雨輒應, 故相傳以為有龍居之。然泉者,山之精氣所發也。西 湖深靚空闊,納光景而涵煙霏,菱芡荷花之所附麗, 龜魚鳥蟲之所依憑,漫衍而不迫,紆餘以成文,陰晴 之中,各有奇態,而不可以言盡也。故岸湖之山,多為 所誘,而不克以為泉。「浙江介於吳越之間,一晝夜濤 頭自海而上者再,疾擊而遠馳,兕虎駭而風雨怒,遇 者摧,當者壞,乘高而望之,使人毛髮盡,立心掉而不 禁。故岸江之山,多為所脅,而不暇以為泉。」惟此地蟠 幽而踞阻,內無靡曼之誘,以散越其「精,外無豪悍之 脅,以虧疏其氣。故嶺之左右,大率多泉,龍井其尤者 也。」元豐二年,辨才法師元靜退休於此山之壽聖院, 院去龍井一里,凡山人有事於錢塘,與遊客之至壽 聖者,皆取道井旁。法師乃即其處為亭,又率其徒以 浮屠法環而咒之,庶幾有慰夫所謂龍者。俄有大魚 自泉中躍出,觀者異焉,然後知井之有龍不謬,而其 名由此益大聞於時。是歲,余自淮南如越省親,過錢 塘,訪法師於山中。法師策杖送余於風篁嶺之上,指 《龍井》曰:「此泉之德至矣,美如西湖,不能淫之使遷;壯 如浙江,不能威之使屈。受天地之中,資陰陽之和,以 養其源。推其緒餘,以澤於萬物。雖古有道之士,又何 以加」於此。

《彭祖觀井圖銘》并序
陳靖
编辑

淳化中,余將命之狄丘,道出彭門,有客得彭祖《觀井圖》,以為貺中有臺榭、人物、山水森森然,蓋狀其佳象幽致,表繪事之工。余無取所慕者,唯彭氏面井而覆之以輪,背樹而纜之以繩,憑仗斂躬,跼蹐而迎視兢兢若將墜也。嗚呼!古人臨事而懼之有若是,檢身遠害之有若是,後之君子得無效歟?余

實好古者歷考其跡於傳記,雖敻而難信。且夫子云「竊比於我老彭」 ,亦其驗也。故作銘於座右曰:

至哉古人,遠害全身。戰戰兢兢,恒若履冰。朽索之馭, 納隍是慮。天子則之,鴻圖永據。存而懼亡,繫於苞桑。 諸侯則之,其國必昌。若舟弗濟,夕惕而厲。大夫則之, 其家孔熾。直哉惟清,執虛如盈。士子則之,其道元亨。 不爭在醜,無愧屋漏。庶人則之,其食孔阜。吾省予行, 吾慎予守。竊比老彭,式介眉壽。

《曾井記》
曾福昇
编辑

余嘗讀曾公《類說》所謂「程鄉曾井」者,云曾氏於漢為 廣州刺史之後,五代時,尹程鄉,以清簡仁愛聞。邑民 有瘴癘者,公給藥愈之,由是遠近踵門者,日以千百。 公為大劑藥,內於井,令癘者飲之。是後邑民祠公飲 水,愈疾如初。宋儂智高叛,上命樞密使狄武襄公率 兵五萬,由廣東蹈海,軍兵至境感疾癘,武襄公禱井 水溢出以給軍旅,獲濟。狄公旋師奏凱,首以「公井泉」 為言,仁皇降制諡忠孝公,且賜飛白書「曾氏忠孝泉」 五大字以旌之。

《井賦》
吳淑
编辑

井之時,義大矣哉!若乃素綆寒漿,冬溫夏涼。方外嘗 聞於玉檻,園中乍識於銀床。挈壺舉徼宮之職,亭長 託新室之詳。則有鮑陸懸鞭,陳遵投轄。雖云取而無 損,亦以甘而先竭。鴻臚初得於丹砂,虞舜方趣於旁 穴。爾其伯益既作,神農已生。象存改邑,義見羸瓶。憂 彼夷竈,隘哉望星。鄭君嘗見於《木刊》,晉世曾聞於龍 見。或以笑子陽之小,或以救魏騰之譴。若乃《易》象之 言,勿幕仲尼之稱;有仁疏勒。耿恭之拜,梁朝郗后之 神。獲羊既駭於季子,得人方驚於宋君。則有獲灌嬰 之銘,解鮑照之謎。或能興於霧雹,或潛祛於疫癘。飲 牛見淳于之德,設器聞管寧之義。飲明義之甘,望甄 官之氣。太極則轆轤博山,九龍則蟾蜍含水,別有鹽 煎,天水火熾臨卭,或視之而生子,或穿之而得銅。可 用汲焉,葉彼三九之象;鑿而飲也,寧知堯舜之功。至 其北斗,狗吠東廂;龍出華林,甃玉陵,雲投石。訪金墉 之古製,窺江陵之潛室。鬱林有司命之名,豫章有洪 崖之跡。嘗聞弗鑿而自成,豈可為田而見塞?抱甕既 說於漢陰,灌韭亦聞於鄧析。見華山之鳥巢,怪北宮 之水溢,試葛氏之雞毛,得於陵之《螬實》。亦聞哭茲茅 絰,洌彼寒泉,或著法以投酒,或騁術而飛錢。已而救 彼無禽,考茲《射鮒》。月支之湧酒泉,少室之傳雲母。每 見休,嘗窺雀乳。或說「銅人之掩泉,或謂金人之持 杵。訝僵李之摧殘,見雙桐之繁茂。」斯金井之為功,不 能悉數。

《仙井記》
元·柴豋
编辑

井以仙名,記異也。何異爾?與眾不同也。南和縣城北 有古臺,臺上有井,深不可測。井北有神祠,未詳其所 始。按蔡氏《補正水經》云:「澧水東過南和縣,城北有井, 水與外平,歲旱禱之輒應。俗目為仙井。」即此地也。余 家是邑,日常遊覽,具得其實焉。至正甲午歲,自秋八 月不雨,至於夏六月,大無麥無苗,人憂其失業,官懼 其政隳。邑令尹泰倡僚吏父老輩,涓潔走群望禱於 是祠。是月丙午果雨,民大悅。越三日己酉,令乃諭於 眾曰:「今旱而禱,禱而雨,是使饑者得食,寒者得衣,官 政修而民事舉也。」盍備牲酒,具威儀,謝於祠下。又命 臺之缺者補築之,廟之壞者增治之,像設之剝落者 修飾之。既告完矣,儒士韓融、張道貞等相謂曰:「非令 之誠,無以格神之賜;非神之賜,無以表令之誠。矧!茲 井與廟之蹟,古雖乏紀載,然今不可不永其傳,以昭 示於後來,俾知所謂誠之至與不至,神之享與不享, 在乎其人也。故刻石以識之。」

《劍井禎應記》
明·錢溥
编辑

劍井在常州府城東十五里。景泰辛未春正月,有白 氣亙天如虹。其年三月,王學士㒜廷試第三人,明年, 胡尚書濙進少傅兼太子太師,鄉人謂是地世傳葛 仙翁駐鶴之所,其氣自宋。嘉祐壬寅,胡文恭宿為副 樞;元祐戊辰,胡修簡宗愈為右丞。熙寧癸丑,佘吏部 中魁廷試,邵御史剛魁南省,邵司業材魁開封;元符 庚辰,蔣魏公之奇入西府,率先一歲而見,見輒有應, 載諸《陸元光記》中,昭然可考。歷南渡入元而抵國朝, 三百有餘年不見,而人材亦未有登甲第、拜師傅,如 二公之克協者。光嶽之氣,分而復完,完有遲疾,應亦 隨焉。昔從井中出,今從河中騰上,或井在河中,而今 井蓋別穿者。地鍾靈異,於人固不限乎井,然非井無 以識其地。成化五年,府同知謝公聞而異之,重植一 亭覆其上,以書謁記,將鑱石以示永久。夫天生材,與 地合德,氣必先之。凡一草木之華,得氣之充者,往往 兆瑞於人。況是氣氤氳騰達,上燭於天,下胚於地,娠 賢毓秀,為時之憲。噫霜降而鍾鳴,礎潤而雨至,一氣 潛孚,默運於亭毒之表。「開必有先,興必有禎」,驗乎斯 井,豈虛其應。然前非《記》無以證於今,今非《記》何以證 諸後。後其有證,以續應於無窮。蓋允賴謝公克昌斯文以成其美。公名庭桂,山西蒲州人。景泰癸酉解元。 由上舍佐府,治有善政,蔚為士林所推重云。

《高觀橋井記》
饒傑
编辑

高觀橋當漢陽之衝,井次於橋南。傑嘗過之,見行者 挈瓶以汲於井,瓶罄而汲者再,飲者續,往來井,井其 有窮乎!傑嘆曰:「非橋無以通往來,非井無以濟往來 之飢渴者相依為用。」旁有道人,願請其旨,傑告之曰: 「天下無不偶之物,相因為用者至足矣,豈直橋依於 井云乎?」道人謝曰:「富哉!」先是,穿井義民劉大本曰:「吾 竭力以為是井非徒濟一人,將使人人無不濟也。」傑 微笑策馬而去。他日過大本,誦其事曰:「子有志於濟 人久矣,一井之功如此,況行道以濟天下者耶?《易》曰: 『木上有水,井,君子以勞民勸相』。昔與道人言其《易》之 義與?井有亭,亭有石,願勒斯言,以為行道者勸也。」

《萬泉縣鑿井記》
喬宇
编辑

萬泉縣隸平陽,舊為汾陰地,以「萬泉」名。雖因東谷多 泉,實《志》水少也。城故無井,率積雨雪,為蓄水計,以甖 瓶盎桶取汲他所,往返動數十里,擔負載曳之難,百 倍厥力。然民不告病而安之者,生於斯地,有不獲不 然耳。三原穆君伯寅以名御史出接山西,振舉憲度, 究訪民瘼,所屬郡邑,必親歷其處。嘉靖戊子夏四月, 臨萬泉,憂水之乏,爰進父老,諭之曰:「井固不可強鑿, 然精誠則可感格於神。」乃檄稷山令賈憲往董其役, 前期齋沐告祭而後舉事。百姓荷畚鍤就工者,爭趨 效勞,罔敢後,不踰月而功成。民飲井泉而喜曰:「自創 置縣治以來,有此城郭即有此人民,有此人民即掘 此井,千百年中,殆不知其幾掘也。」而泉卒不可得。去 此地甚遠,雖或有井,又皆七八十丈許。此井僅二、三 十丈而已。且清洌而甘,甲於他井。匪巡按君惠念我 民,我曷克以有今日?無老穉婦女,無遠邇群黎,眾觀 駭異,以為神哉!此事也!僉謂奇蹟,不可不勒於石,以 永其傳。於是邑令張鯨以告,和順令鄒瓚獻卿,請余 記之。余聞而嘆曰:「天下之事,安習故常,弗克振建者 恆多。苟因民所利,利之至公無我,則一施為間,神人 胥悅,必有嘿祐其成者。若耿公之出泉,韓朝宗之息 井,患載於史策,歷歷可徵,信非偶獲而倖致之者也。 《易》曰:『木上有水,井,君子以勞民勸相』。」《書》曰:「至誠感神。」 穆君此舉,協人情,宜土俗,葢出於澤民濟物之誠,振 古所未有之功,固其宜哉。自今而後,人將稱之曰「此 《穆公井》」也。又將以井之清潔,比其操履,及泉受福,比 其事業:是皆不可以不書。遂為記。

《連然新井記》
楊慎
编辑

安寧為漢之連然縣,據班氏《地理志》有鹽官焉,今其 遺井四:曰大界,曰洪源、曰河中,曰石井也。嘉靖己酉, 奉敕理鹽法,雲南布政司參政平厓李公,以濬新井 之議白於巡撫都御史箬溪顧公、巡按御史石海林 公,乃檄下安寧鹽課提舉張右銘及同提舉姚文,而 右銘實專董其役。不一歲而井成。李公名之曰「連然」 新井稱從漢舊績,則新矣。又亭其上以蔽風雨,下緻 石為疊澀以廉之,以遏淫潦。蓋其地濱螳螂川,勢宜 爾也。是歲十月,李公復按其地,謂右銘曰「曷碑之石」, 乃屬詞於慎。嗚呼!山海天地自然之利也。惟不私其 有而公之人,則是順天因地,虞廷之阜財,中庸之寶 藏也。若國專禺筴之富,民隱覆盆之憂。官榷而私病, 上肥而下瘠。開利孔懸,罪梯是管商而已,桑孔而已, 豈聖朝設官之意哉?繄惟李公之創是舉也,俾茲一 泓之饒,庸補四泉之乏,實以阜吾民,非朘民以阜財 也。《易》曰:「井收勿幕,有孚元吉。」又曰:「損上益下,民說無 疆。」此二言者,今之謂矣。嗣茲職者,宜鏡茲雲南右布 政使羅湖劉公,參政雲阿譙公,參議龍巖趙公,賓竹 王公,按察副使仰齋胡公,雲門周公,石菴郝公,臨溪 張公,漸菴郭公,僉事泉坡孟公,劍峰黃公,同議而協 贊之。行部而觀厥成,例得牽聯備書。

《孝女井銘》并序
劉瑞
编辑

浙江按察司址,宋武穆岳王之故宅也。東南有井,王之女痛父冤抱銀瓶而死焉者,按察使梁公大用亭覆之,榜曰:「孝娥井。」 於時西蜀劉瑞作之。銘曰:

《天柱臲》,日為月禍,忠烈姦檜孽。娥痛父,冤冤莫雪。赴 井抱瓶泉化血。血如霓涅憤如銕,曹江之娥符爾節。 噫嘻!井可竭,名不可滅。

《聖井銘》
歸有光
编辑

帝王之生,靈感幽贊。觱沸井泉,浴帝始誕。流虹瑤月, 應時則滅。惟不改井,於今不竭。我尋華渚,翳桑之處。 寒泉古甃,如見其沸。赫赫陳祖,大業光燦。寂寞沛鄉, 吾茲感嘆。嗟後之主,荒墜厥緒。麗華辱井,建康所記。

《浴賢井記》
龔澤
编辑

「浴賢井」者,學宮內之井也。宮為新徙之宮,井為新鑿 之井,水獨甘而飴,信乎周原之膴膴也。夫百千年榛 莽之區,一旦開闢,風氣攸萃,人文聿新,謂之偶然可 乎?井落成,蕭矦命予志之,且以告多士。余聞之,掘井 不及泉,雖九仞亦棄井也。泉《蒙》之初,濁者在上,清者在下,徐汲之而已。汲之以漸,則其清亦以漸,從容滌 濁,俟其自化焉可也。迨夫泉源澄定,淵涵有本,溷之 不濁,蓄之不溢,取之不竭,雖非江河舟楫之利,川澤 灌溉之功,而諸士賴之以澡身浴德,將忘其所以為 淵矣。夫水一也,隨其所在,為江河可也,為川澤可也, 為井泉之利亦可也,吾何擇哉?或謂其不能納汙處 穢,以是為少容。然視之澹如、澄如,明「鏡之無波也。不 激不騰,清者之量歟?苟有取焉,洗垢濯污,日新又新, 之妙葢未有涯也。是故澤萬物而不自居,新萬物而 不自有,可以喻君子之道焉。觸類而求之,存乎其人。 嗚呼!觀川可以知不息,觀瀾可以見有本,非不息止 於川,有本止於瀾也,顧觀之者何如耳。」余以是復於 侯。侯作而嘆曰:「旨哉,二三子聞斯言也,宜必有灑然 以求更新者矣。」遂名之為《浴賢》。時歲丁未,一陽之月 朔也。

《復井記》
馮洪孜
编辑

「井,養而不窮也。《復》其見天地之心乎。」二義備,庶幾作 吏者稍免獲戾矣。繁治在山中,苦於無水。縣署舊有 井,相傳前十餘年吏茲土者,以他故塞井,懲噎廢食, 遂以朝夕必需之物,日勞吾民,擔負而來。每窗前曙 光晃朗,則潺潺水聲徹於枕上。此非朝飧未飽之赤 子乎?何為而擔負勞勞也?欲節省則不能,欲浚井則 陰陽禍福之說紛呶相告。予毅然曰:「否,否!與其勞此 飢民,攪吾心曲,何如井甃無咎?且貽將來者,以井渫 可汲也。」捐俸錢,備甃石,不擇日而成之,覆以茨幕,於 是乎復有井,絕不知所謂陰陽禍福者,適在酷暑烈 日中,取匏樽滿酌寒泉水,迴思枕上水聲,一旦謝去, 何啻身釋重負哉?雖然,能勞農勸相乎?能《利有攸往》 乎?愧二義之未兼,徒沾沾謝一夫之勞,將無羸其瓶 矣。是為《記》。

《石井記》
費元錄
编辑

石井在鵝湖山下,去城五里。其井負山而出,始方涓 涓耳,積至瀠泓,其味甘美。近郭諸原田皆仰此。多文 魚,遊者汲以煮茗,魚依依來親人。其旁巨石錯出,壁 立插天,松桂竹木,蕭疏可愛。其上則僧建塔及普陀 巖,《普陀相》亦極精絕。別構精舍五間,在左方。其水通 潮汐,或曰「龍處。」其下有盤石磴,道狹可受足,而石勢 「參錯,趾相齲,有白蝙蝠如掌大,飛如撲人。如《吳地志》 禹穴中物。」《法顯傳》曰:「饒彝城南接恆水,城之西北六 七里,恆水北岸,佛為諸弟子說法處。白淨王夫人入 池洗浴,出池北岸二十步,東向舉手攀樹生太子,太 子墮地。行七步,二龍吐水浴太子,遂成井,眾僧所汲 養也。太子見行,足跡尚存石上。此得」無類是耶?余與 吳孟堅箕踞坐井上觀魚,命童子列茗具,召山僧為 作茗飲,以陸處士法治之。各觴六七觥而起,兩腋習 習風生。登山坡,望天鵝浴處,欲翩翩僊去。處士嘗言: 「郡茶山泉,當天下第二水,余嘗汲嚼之,不若井甚,奈 何遺此井也?或未履其地爾。」前督學李北地有詩,邑 大夫作亭覆其上,余與孟堅徘徊者久之,捉筆聊為 題詠。孟堅詩成,以誇余。余曰:「驪龍頷下珠,君探得之, 是遭其睡也。雖然,未若象罔得元也。」君誡竢之,比一 揮,則泠泠之嚮無異。孟堅相與抵掌拊石而歌曰:「醉 石磷磷,吾將抱此以自沈。」按《縣志》,此水發脈,下流田 中,轉入邑北門,經清風洞。劉知道讀書於此,舉宋進 士第一,則王氣之符也。於此求源,形家所取,故為彷 彿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