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第042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四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四十二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四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

 第四十二卷目錄

 井部藝文二

  書井          周武王

  雙桐生空井      梁簡文帝

  詠井           范雲

  悲廢井          前人

  麟趾殿詠新井     北周宗懍

  野井          唐郭震

  井           蘇味道

  詠井           李嶠

  同朱五題盧使君義井    高適

  橘井           元結

  石井           錢起

  奉和彭祖井       皇甫冉

  奉試冷井         孫欣

  六歎錄一       李涉

  楚妃怨          張籍

  舜井          朱慶餘

  山井           方干

  石井          司空曙

  曉井           李郢

  野井          陸龜蒙

  和崔校書新穿井     章孝標

  觀山寺僧穿井       曹松

  舜井歌        宋歐陽修

  葛塢葛井         梅詢

  道次靈井        梅堯臣

  新井           前人

  浚井           蘇軾

  龍井           前人

  老翁井          前人

  浪井           蘇轍

  雙井          鄭清之

  無波古井水       元張雨

  葛翁井          前人

  言公井         明高啟

  冰壺井          謝恭

  龍井          姚公綬

  龍井          王稚登

  遊滿井         袁宏道

  遊阿井         謝肇淛

  煉丹井         羅務光

  崔婆井          賀奇

  龍井          薛章憲

  龍井          姜文羔

  銀瓶井          洪玿

  浚綠珠井         劉曉

  綠珠井          龐潁

  滿井          林堯俞

  西郊甃井贈獻赤     楊如樟

  蓮井          僧大冏

 井部紀事

 井部雜錄

 井部外編

坤輿典第四十二卷

井部藝文二编辑

《書井》
周武王
编辑

「原泉滑滑,連旱則絕。」取事有常,賦斂有節。

《雙桐生空井》
梁·簡文帝
编辑

《季月雙桐井》,「新枝雜舊株。晚葉藏棲鳳,朝花拂曙烏。 還看西子照,銀床繫轆轤。」

《詠井》
范雲
编辑

乃鑒長秋曲,有浚廣庭前。即源已為浪,因方自成圓。 兼冬積溫水,疊暑祕寒泉。不甘應未竭,既涸斷來翾。

《悲廢井》
前人
编辑

因舊未嘗改,緣甘故先竭。歷稔久無禽,一朝見開渫。 泌泉既斯湧,短綆將安設。已獲丁氏利,方見管公紲。

《麟趾殿詠新井》
北周·宗懍
编辑

當為醴泉出,先令浪井開。銅新九龍殿,石勝凌雲臺。

《野井》
唐·郭震
编辑

縱無汲引味清淳,冷浸寒空月一輪。鑿處若教當要 路,為君常濟往來人

《井》
蘇味道
编辑

玲瓏映玉檻,澄澈寫銀床。流聲集孔雀,帶影出羵羊。 桐落秋蛙散,桃舒春錦芳。帝力終何有,機心庶此忘。

《詠井》
李嶠
编辑

「玉甃談仙客,銅臺賞魏君。蜀都宵映火。杞國旦生雲。」 向日蓮花淨。含風李樹薰。已開千里國,還聚五星文。

《同朱五題盧使君義井》
高適
编辑

高義唯良牧,深仁自下車。寧知鑿井處,還是飲冰餘。 地即泉源久,人當汲引初。體清能鑒物,色淡每含虛。 上善滋來往,中和浹里閭。濟時應未竭,懷惠復何如。

《橘井》
元·結
编辑

靈橘無根井有泉,世間如夢又千年。鄉園不見重歸 鶴,姓字今為第幾仙。風冷露壇人悄悄,地閒荒徑草 綿綿。如何躡得蘇君跡,白日霓旌擁上天。

《石井》
錢起
编辑

片霞照仙井,泉底桃花紅。那知幽石下,不與武陵通。

《奉和彭祖井》
皇甫冉
编辑

上方旌節在徐方,舊井莓苔近寢堂。訪古因知彭祖 宅,得仙何必葛洪鄉。清虛不共春池競,盥漱偏宜夏 日長。聞道延年如玉液,欲將調鼎獻《明光》。

《奉試冷井》
孫欣
编辑

仙闈井初鑿,靈液沁成泉。色湛青苔裏,寒凝紫綆邊。 銅瓶向影落,玉甃抱虛圓。永願調神鼎,堯時泰萬年。

《六歎》錄一
李涉
编辑

深院梧桐夾金井,上有轆轤青絲索。美人清晝汲寒 泉,寒泉欲上銀瓶落。迢迢碧甃千餘尺,竟日倚闌空 歎息。惆悵不來照明鏡,卻掩洞房花寂寂。

《楚妃怨》
張籍
编辑

梧桐葉下黃金井,橫架轆轤牽素綆。美人初起天未 明,手拂銀瓶秋水冷。

《舜井》
朱慶餘
编辑

碧甃磷磷不記年,青蘿鎖在小山巔。向來下視千山 水,疑是蒼梧萬里天。

《山井》
方干
编辑

灔灔濕光凌竹樹,寥寥清氣襲衣襟。不知側穴通潮 信,卻訝輕漣動鏡心。夜久即疑星影過,早來猶見石 痕深。轆轤用智終何益,抱甕遺名亦至今。

《石井》
司空曙
编辑

苔色遍春石,桐陰入寒井。幽人獨汲時,先落殘陽影。

《曉井》
李郢
编辑

桐陰覆井月斜明,百尺寒泉古甃深。越女攜瓶下金 索,曉天初放轆轤聲。

《野井》
陸龜蒙
编辑

朱閣前頭露井多,碧梧桐下美人過。寒泉未必能如 此,奈有銀瓶素綆何。

《和崔校書新穿井》
章孝標
编辑

霜鍤破桐陰,青絲試淺深。月輪開地脈,鏡面寫天心。 碧甃花千片,香泉乳百尋。欲知爭汲引,聽取「轆轤音。」

《觀山寺僧穿井》
曹松
编辑

雲僧鑿山井,寒碧在中庭。況是分巖眼,同來下石瓶。 旁痕終變蘚,圓影即澄星。異夜天龍蟄,應聞說《葉經》。

《舜井歌》
宋·歐陽修
编辑

「岸有時而為谷,海有時而為田,虞舜已沒三千年。」耕 田浚井雖鄙事,至今遺跡還依然。歷山之下有寒泉, 向此悲號於旻天。無情草木亦改色,山川慘澹生雲 煙。一朝垂衣正南面,皋夔稷契來聯翩。功名德大被 萬世,今人過此猶留連。齊州太守政之暇,鑿渠開沼 流清漣。遊車擊轂惟恐後,眾卉亂發如爭先。豈徒邦 人知樂此,行人亦為留征軒。

《葛塢葛井》
梅詢
编辑

仙翁道未泯,棲神在巖石。酌水山下泉,窮年煉《丹液》。 桐陰春始綠,苔甃秋涵碧。緬邈不可扳,憑欄望鳧舄。

《道次靈井》
梅堯臣
编辑

「井面水不動,旁分龍鱗激。泉氣時生漚,上湧光的皪。」 深苔翠堪染,石底清可覿。早歲或來祠,彈弦屬靈覡。

《新井》
前人
编辑

淺淺清泉似鑑開,鱗鱗寒甃未生苔。山中亭午野禽 渴,不畏人驚欲下來。

《浚井》
蘇軾
编辑

古井沒荒萊,不食誰為惻。缾罌下兩綆,絓紖飛百尺。 腥風被泥滓,恐響聞點滴。上除青青芹,下洗鑿鑿石。 沾濡愧僮僕,盃酒煖寒栗。白水漸泓渟,青天落寒碧。 云何失舊穢,底處來新潔。井在有無中,無來亦無失。

《龍井》
前人
编辑

策杖徐徐步此山,撥雲尋徑興飄然。鑿開海眼知何 代,種出菱花不記年。烹茗僧誇甌泛雪,煉丹人化骨 成仙。當時陸羽空收拾,遺卻龍泓一片泉。

《老翁井》
前人
编辑

井中老翁誤年華,白沙翠石公之家。及來無蹤去無 跡,井面團圓水生花。翁今與世兩何與?無事紛紛驚 牧豎。改顏易服與世同,無使世人知有翁

《浪井》
蘇轍
编辑

江波浮陣雲,岸壁立青鐵。胡為井中泉,湧浪時驚發。 水性本無定,得止自澄澈。誰為「女媧氏,補此天地裂。」

《雙井》
鄭清之
编辑

「水神何時生六翮,飛出雙泉江練白。平湖浸月渺無 邊,一笑對之成揖客。轆轤初動曉星橫,夜捲寒瓊聲 湱湱。千年佛殿礎花乾,十畝空庭蔭修柏。問泉何事 趁奇觀,故向庭前作真澤。昔年何塞今何通,泉豈有 心猶揀擇。若云泉自井中來,枯甃沿山有龜坼。如言 地中泉自見,是年何須穿土脈。」幡風胥動兩無干,細 詮此證歸禪伯。我方饒舌為井記。了不相干勞刻畫。 寄詩更欲結茶緣。付與宗風自鎚拍。

《無波古井水》
元·張雨
编辑

古井何泓然。不食自甘冷。去來絕攀緣。挽斷轆轤綆。 唯有中宵月。圓中時照影。

《葛翁井》
前人
编辑

一宿葛翁丹井上,化為蝴蝶夢魂清。湖田涼尨四散 吠,煙寺曉鐘相遞鳴。孤嶼橫陳為玉几,初陽煥爛似 霞城。拏舟又入水雲去,還我風篁雪篁聲。

《言公井》
明·高啟
编辑

寥寥武城宰,遺井虞山陰。千載汲未竭,九仞功應深。 藝圃自可灌,道源誰復尋。弦歌聽已歇,瓶綆看還沉。 無為渫弗食,惻惻起歎音。一瓢樂未改,庶幾回也心。

《冰壺井》
謝恭
编辑

玉泉百尺深,古甃涵光冷。何以鑑虛明?差差轆轤影。

《龍井》
姚公綬
编辑

龍井泉頭與客過,計程遠度日嵯峨。菜畦麥隴連山 麓,僧寺人家客澗阿。決決暗流霜葉亂,班班飛雉夕 陽多。品嘗顧渚風斯下,零落《茶經》奈爾何。

《龍井》
王稚登
编辑

名山迢逓客來稀,隱隱疏鐘出翠微。春雨新泉千澗 合,寒潭明月一僧歸。聲隨鳴磬閒過院,淨比青蓮不 染衣。「聞說夜深龍化去,何年重向此中飛?」

《遊滿井》
袁宏道
编辑

《出東門子城》,「古道三五折。破石蹶荒丘,云是故元碣。 燒柳發柔條,臥槎吐紅節。石溝注涓水,寒澗瀉空潔。 燕女競遊驂,羅襪帶香雪。梅花堆鬋髻,波影動文纈。 青山酣遠客,新舄困啼舌。紅塵來頻頻,可消奔競熱。」

《遊阿井》
謝肇淛
编辑

濟水伏流三百里,迸出珠泉不盈咫。銀床玉甃閉蒼 苔,餘瀝爭分青石髓。人言此水重且甘,疏風止血仍 祛痰。黑驢皮革山柘火,靈膠不脛馳郵函。屠兒刲剝 如山積,官司催取頻飛檄。驛騎紅塵白日奔,夭札疲 癃竟何益。我來珍重封閉,免造業錢充餽遺。任他 自息仍自消,還卻靈源與天地。

《煉丹井》
羅務光
编辑

袖得羅浮玉乳鮮,歸來石鼎細烹煎。空山明月無人 到,自汲清幽井裏泉。

《崔婆井》
賀奇
编辑

過饞每怪張虛白,巧賺無如崔阿婆。賒取「武陵溪口 醉,換來河洑酒泉多。」千年有跡勞碑碣,古井無波長 薜蘿。若使行吟屈子在,應稱獨醒不相過。

《龍井》
薛章憲
编辑

龍母廟前百尺井,淵然無波色深靚。神物攸藏雜蛙 黽,深夜時時出光景。若歲大旱土不膏,東家西家鳴 桔槔。禾苗就槁山岳焦,有禱即應蘇民勞。刲羊擊豕 競奔走,共向祠前陳俎豆。合沓睢盱列巫祝,屢舞傞 傞答神佑。紅紗蠟燭照盤筵,撞鐘吹螺鼓淵淵。白頭 老叟拜且言,但願明年還有年。

《龍井》
姜文羔
编辑

天開龍井萬峰幽,龍向天門井自流。遂有風雲蒸大 宙,豈無鱗甲動靈湫。烹荼沓靄煙俱濕,洒筆清淪墨 盡浮。借問玉龍何可駕,吾將從此作《天遊》。

《銀瓶井》
洪玿
编辑

芙蓉灼灼摧嚴霜,碧梧風落滿銀床。轆轤聲轉汲寒 水,孝烈芳徽萬古揚。岳王血染圜扉草,深閨上書痛 不早。銀瓶相抱入井中,幽恨綿綿天地槁。千尺之井 一尺瓶,瓶中浸水何泠泠。紅淚中凝瑪瑙赤,碧苔外 映銀砂青。琉璃鍾陳青玉案,黃金罍鼎色燦爛。何如 此瓶孝且貞,千年寶器淩霄漢。

《浚綠珠井》
劉曉
编辑

井在博白縣雙角山,綠珠家焉。綠珠渡在其傍。相傳「汲井水飲者,能令婦女好容顏。」

「雙角山下香生玉,彩雲碧月佳人渡。清涼一顧軟春 風,蘇合鬱金珍珠步。珍珠樓上艷欲仙,人在合歡深 處眠。一聲擊碎珊瑚樹,綠散輕煙珠走淵。可憐金谷 春正好,兩兩鴛鴦抱芳草。紫蝶花飛錦帳收,翠屏銀 燭風射倒。墮樓人去骨猶香,玉案情緣債未償。不見 珍珠還合浦。菱花何處問樂昌,剩有顏色生井水,不」 作後來馬嵬比。三斛珍珠能買生,十斛珍珠難買死。 水影搖綠井飛花,古渡煙橫空暮鴉。從教白日埋紅玉,一片肝腸傾狹邪。猶擅風流正赫奕,誰能慷慨便 一擲。芳聲今在轆轤中,俠骨香魂應化石。淚餘巾上 粉餘塵,露冷寶奩不復春。與君共邀千古月,來照井 中樓下人。

《綠珠井》
龐穎
编辑

綠羅有女質如璞,採使投珠珠滿斛。聲價一時重洛 陽,風流當代推《金谷》。風流聲價今如何,斜日蒼茫洛 水波。只有《玉樓》清節在,垂芳故井不消磨。

《滿井》
林堯俞
编辑

「寒泉凝碧甃,一酌冷人心。」素綆無妨短,銀床半欲沉。 畦亭魚藻入,林影鳥巢深。偶值堤邊叟,悠然似《漢陰》。

《西郊甃井贈獻赤》
楊如樟
编辑

涿鹿西郊外,井洌寒泉食。口闊餘十圍,身長若大谷。 每至秋冬交,灝淼不可測。利濟雖萬家,汲者多𢥠息。 膽強或自輕,膽弱汲不得。羸瓶猶細事,一躓焉能翼。 多君秀而文,飲渴非其職。山中採石來,籌度勞心力。 七塊臥其顛,八竅穴其側。汙泥從外流,甎灰且完飭。 往來俱歡容,童叟無懼色。頹敗在何年,不知萬將億。 遙望夕陽林,隱然一樂國。靜聽闔郡言,非誇亦非餙。 茀祿爾康矣,磑磑復即即。

《蓮井》
曾大冏
编辑

銀床露下夜如何。鼻觀生香靜不波。性水真空無熱 惱。定光院裏月明多。

井部紀事编辑

《荊州記》:「縣北界有重山,山有一穴,云是神農所生,又 有周迴一頃二十畝,地外有兩重塹,中有九井,相傳 神農既育,九井自穿,汲一井則眾井動。」

《淮南子·本經訓》:「伯益作井而龍登,元雲神棲崑崙。」 《史記。五帝本紀》:「瞽叟使舜穿井,舜穿井為匿空旁出。 舜既入深,瞽叟與象共下土實井,舜從匿空出去。」 正義曰:言舜潛匿穿孔,帝從他井而出也。《通史》云:「舜 穿井,又告二女,二女曰:『去汝裳衣』」,龍工往入井瞽。瞍 與象,下土實井,舜從他井出去也。《括地志》云:「舜井在 媯州懷戎縣西外城中,其西又有一井。《耆舊傳》云:『並 舜井也,舜自中出』。」《帝王紀》云:「河東有舜井。」

《管子·中匡篇》:桓公謂管仲曰:「請致仲父。公與管仲父 而將飲之,掘新井而柴焉,十日齋戒,召管仲。」新井 而又柴蓋之,欲以潔清示敬之。

《左傳宣公二年》:鄭公子歸生受命於楚,伐宋。宋華元、 樂呂御之。二月壬子,戰於大棘,宋師敗績,囚華元,獲 樂呂及甲車四百六十乘,俘二百五十八馘百人。狂 狡輅鄭人。鄭人入於井,倒戟而出之,獲狂狡。君子曰: 「失禮違命,宜其為禽也。戎昭果毅以聽之之謂禮。殺 敵為果,致果為毅,易之戮也。」

宣公十二年,楚子伐蕭,宋華椒以蔡人救蕭。蕭人囚 熊相宜僚及公子丙。王曰:「弗殺吾退。」蕭人殺之。王怒, 遂圍蕭,蕭潰。申公巫臣曰:「師人多寒。」王巡三軍,拊而 勉之。三軍之士,皆如挾纊,遂傅於蕭。還無社與司馬 卯言,號申叔展。叔展曰:「有麥麴乎?」曰:「無。」「有《山鞠》窮乎?」 曰:「無。」曰:「河魚腹疾奈何?」曰:「目於眢井而拯之。若為茅」 絰,哭井則己。明日蕭潰,申叔視其井,則《茅絰》存焉,號 而出之。

《孔子家語》:季桓子穿井,獲如土缶,其中有羊焉。使使 問於孔子曰:「吾穿井於費,而井中得一狗,何也?」孔子 曰:「丘之所聞者羊也。丘聞之,木石之怪夔蝄蜽,水之 怪龍罔象,土之怪羵羊也。」

《說苑》:衛有五丈夫,俱負缶而入井,灌韭終日一區。鄧 析過,下車為教之曰:「為機重其後,輕其前,命曰橋。」終 日溉至百區不倦。五丈夫曰:「『吾師言曰:有機知之巧, 必有機知之敗』。我非不知也,不欲為也。子其往矣,我 一心溉之,不知改已。」鄧析去,行數十里,顏色不悅。弟 子曰:「是何人也而恨我君,請為君殺之。」鄧析曰:「釋之, 是所謂真人者也,可令守國。」

宋之丁氏,家無井而出溉汲。常一人居外,及其家穿 井,告人曰:「吾穿井得一人。」有聞而傳之者曰:「丁氏穿 井得一人。」國人道之,聞於宋君,令人問之於丁氏。丁 氏對曰:「得一人之使,非得一人於井中也。」

《記事珠》:范蠡收四方難得之貨,或藏之井塹,謂之「寶 井。」

《後漢書耿恭傳》:「恭為戊己校尉,以疏勒城傍有澗水 可固,五月,乃引兵據之。七月,匈奴復來攻恭,恭募先 登數千人直馳之,胡騎敗走,匈奴遂於城下擁絕澗 水。恭於城中穿井十五丈,不得水,吏士渴乏,笮馬糞 汁而飲之。恭仰歎曰:『聞昔貳師將軍拔佩刀刺山,飛 泉湧出。今漢德神明,豈有窮哉』!乃整衣服向井再拜, 為吏士禱。有頃,水泉奔出,眾皆稱萬歲。乃令吏士揚 水以示虜,虜出不意,以為神明,遂引去《三國志管寧傳》註,皇甫謐《高士傳》曰:「寧所居屯落會 井,汲者或男女雜錯,或爭井𩰚鬩。寧患之,乃多買器, 分置井傍,汲以待之。又不使知來者。得而怪之,問知 寧所為,乃各相責,不復𩰚訟。」 《孫堅傳》註《吳書》曰:「堅入洛,掃除漢宗廟,祠以太牢。堅 軍城南甄官井上,旦有五色氣,舉軍驚怪,莫有敢汲。 堅令人入井,探得漢傳國璽,文曰:『受命于天,既壽永 昌』。方圓四寸,上紐交五龍,上一角缺。初,黃門張讓等 作亂,劫天子出奔,左右分散,掌璽者以投井中。」 《紹興府志》:「魏騰字周休,上虞人,朗之孫也。為孫策功 曹,以忤意」見譴,將殺之,眾莫能救。策母吳夫人乃倚 大井謂策曰:「汝新造江南,當優禮賢士,舍過錄功。魏 功曹在公盡規,汝今日殺之,人必叛汝。吾不忍禍之 及,當先投此井。」策大驚,遽釋騰。

《潯陽記》:湓城,灌嬰所築。建安中,孫權經此城,自標井 地,令人掘之,正得故井。有石銘云:「漢六年潁陰侯所 開,卜云三百年當塞,塞後不滿百年,當為應運者所 開。」權見銘,欣悅,以為己瑞,時咸異之。井甚深,大江有 風浪,此井輒動,士人呼為浪井。

《梁州記》:「諸葛亮宅有井,深四尺餘,口廣一尺五寸,累 塼如初開云。」

《晉書阮瞻傳》:「瞻常群行冒熱,渴甚。逆旅有井,眾人競 趨之,瞻獨逡巡在後,須飲者畢,乃進。其夷退無競如 此。」

《搜神後記》:嵩高山北有大穴,莫測其深,百姓歲時遊 觀。晉初嘗有一人誤墜穴中,同輩冀其倘不死,投食 於穴中,墜者得之,為尋穴而行,計有十餘日,忽然見 明。又有草屋中有二人對坐圍棋,局下有一杯白飲, 墜者告以飢渴,棋者曰:「可飲此。」遂飲之,氣力十倍。棋 者曰:「汝欲停此否?」墜者不願停。棋者曰:「從此西行有 大井,其中多蛟龍,但投身入井,自當出。若餓,取井中 物食墜者。」如言,半年許,乃出蜀中,歸洛下,問張華,華 曰:「此仙館大夫所飲者瓊漿也,所食者龍穴石髓也。」 《異苑》:陳郡謝晦,字宣明,宅南路上有古井,元嘉二年, 汲者忽見二龍甚分明,行道住觀,莫不嗟異。有人入 井,始知是磚隱起作龍形。

《元嘉起居注》:「盱眙民王彭,先丁母艱,居喪至孝。元嘉 之始,父又喪亡。彭兄弟二人,土工未就,鄉人助彭作 塼塼,事須水濟。值天旱,穿井盡,力不得水。彭號窮無 計。一旦天霧,霧消之後,於塼竈前自然水生。」 《南齊書祥瑞志》:「世祖頓盆城,城內無水,欲鑿引江流, 試掘井,得伏泉九,處皆湧出。建元元年四月,有司奏 延陵令」戴景度稱,所領季子廟,舊有湧井二所。廟祝 列云:「舊井北忽聞金石聲,即掘深三尺,得沸泉,其東 忽有聲錚錚,又掘得泉,沸湧若浪,泉中得一銀木簡, 長一尺,廣二寸,隱起,文曰:『廬山道人張陵』。」再拜謁,詣 起居,簡木堅白而字色黃。謹案《瑞應圖》,浪井不鑿自 成,王者清淨,則仙人主之。《孔氏世錄》云:「葉精帝道孔 書明巧」,當在張陵。宋均注云:張陵,佐封禪。一云陵仙 人也。

《南史后妃傳》:「武德郗皇后酷妒忌,及終,化為龍,入於 後宮,通夢於帝,或見形,光彩照灼。帝體將不安,龍輒 激水騰湧,於露井上為殿,衣服委積,常置銀鹿盧金 瓶,灌百味以祀之。故帝卒不置后。」

《江夷傳》:夷五世孫紑,幼有孝性。年十三,父蒨患眼,紑 侍疾期月,衣不解帶。夜夢一僧云:「患眼者飲慧眼水 必差。」及覺說之,莫能解者。紑第三叔祿與草堂寺智 者法師善,往訪之。智者曰:「《無量壽經》云:『慧眼見真,能 度彼岸』。」蒨乃因智者啟捨同夏縣界牛屯里舍為寺, 乞賜嘉名。敕答云:「純臣孝子,往往感應。」晉時顏含遂 見冥中送藥。又近見智者,以卿第二息夢云「飲慧眼 水。」慧眼則五眼之一號,可以慧眼為名。及就創造,泄 故井,井水清洌,異於恆泉。依夢取水洗眼,及煮藥,稍 覺有瘳,因此遂差。時人謂之孝感。

《酉陽雜俎》:烏山下無水,魏末有人掘井五丈,得一石 函,函中得一龜,大如馬蹄,積炭五堆於函傍。復掘三 丈,遇磐石,下有水流洶洶然。遂鑿石穿水,北流甚駛。 俄有一船觸石而至,匠人窺船上,得一杉木板,刻字 曰:「吳赤烏二年八月十日子義之船。」

《北齊書。平鑒傳》:「鑒為懷州刺史,鑒奏請於州西故軹 道築城,以防遏西寇,朝廷從之。尋而西魏來攻,是時 新築之城,糧仗未集,舊來乏水,眾情大懼。南門外有 一井,隨汲即竭,鑒乃具衣冠俯井而祝,至旦有井泉 湧溢,合城取之。」

《房豹傳》:「豹遷樂陵太守,郡治瀕海,水味多鹹苦,豹命 鑿一井,遂得甘泉,遐邇以為政化所致。豹罷歸後,井 味復鹹。」

《隋書李景傳》:「景,仁壽中,檢校代州總管。漢王諒作亂, 并州遣劉嵩襲景。先是,景府內井中甃上生花如蓮, 井有龍,見時變為鐵馬甲士。又有神人長數丈,見於 城下,其跡長四尺五寸。景問巫,對曰:『此是不祥之物來食人血耳』。景大怒,推出之,旬日而兵至,死者數萬 焉。」

《五行志》:「唐杭州富陽縣韓珣鑿井,纔深五六尺,土中 得魚數千頭。」

《唐書曹王皋傳》:「皋遷荊南節度使,由荊扺樂鄉二百 里,其間墟聚凡數十,不井飲,皋始命鑿井以便人。」 《裴度傳》:「度子識徙鳳翔、忠武、天平、邠寧、靈武等軍,進 檢校尚書右僕射。靈武地斥鹵,無井,識誓神而鑿之, 果得泉。」

《韓朝宗傳》:朝宗以襄州刺史兼山南東道。襄州南楚 故城有昭王井,傳言汲者死,行人雖暍困不敢視。朝 宗移書諭神,自是飲者亡恙,人更號「韓公井。」

《雲仙雜記》:「霍仙鳴別墅在龍門,一室之中開七井,皆 以雕鏤木盤覆之。夏月坐其上,七井生涼,不知暑氣。」 《杭州府志》:「六井並唐刺史李泌所鑿也。相國井在甘 泉坊側,今井亭橋者是也。西井在舊安國羅漢寺,今 泌祠前者是也。二井水口並在泌祠西,相國以泌後 拜相,故名。井上舊覆亭,又因以名。橋西井以井在相」 國寺西,故名,亭今廢。「金牛井」即金牛池,久廢。方井俗 呼「四眼井」,在舊富藏庫西。白龜池亦六井之一,在舊 玉蓮亭北。小方井俗呼「六眼井」,在錢塘門內,為六井 云。

《南部新書》:白樂天之母,因看花墜井,後有排擯者,以 賞花新井之作左遷。穆皇嘗題柱曰:「此人一生爭得 水吃。」

《國史補》:善和坊舊御井,故老云:「非可飲之井,地卑水 柔,宜用濯。開元中,以駱駝數十馱入大內,以給六宮。」 《祥異集驗》:唐貞元十四年春三月,壽州隨軍王迪家 井忽然沸溢,十日又竭,見井底有聲,如嬰兒之聲。至 四月,兄弟二人盲,又一人死,家事狼狽之應驗。 《芝田錄》:「李德裕在中書,常飲常州惠山井泉,自毘陵 至京」,置逓鋪,有僧人詣謁。德裕好奇,凡有遊其門,雖 布素皆引接。僧謂德裕:「相公在位,昆蟲遂性,萬彙得 所,水逓事亦日月之薄蝕,微僧竊有感也。敢以上謁, 欲沮此,可乎?」德裕頷頤之曰:「大凡為人,未有無嗜欲 者,至於燒汞,亦是所短。況三惑、博塞弋弈之事,弟子 悉無所染,而和尚不許弟子飲水,無乃虐乎?為上人 停之,即三惑馳騁,怠慢必生焉。」僧人曰:「貧僧所謁相 公者,為足下通常州水脈。京都一眼井,與惠山寺泉 脈相通。」德裕大笑曰:「真荒唐也。」僧曰:「相公但取此井 水。」曰:「井在何坊曲?」曰:「在昊天觀常住庫後是也。」但以 惠山一甖,昊天一甖,雜以八瓶,一類都十瓶,暗記出 處,遣僧辯析。僧因啜嘗取惠山寺,與昊天餘八乃同 味,德裕大奇之,當時停其水逓,人不告勞,浮議弭焉。 《酉陽雜俎》:景公寺前街中,舊有巨井,俗呼為八角井。 元和初,有公主夏中過,見百姓方汲,令從婢以銀稜 碗就井取水,誤墜碗,經月餘出於渭河。

開成末,永興坊百姓《王乙》掘井過常井一丈餘,無水。 忽聽向下有人語及雞聲,甚喧鬧,近如隔壁。井匠懼, 不敢掘。街司申金吾將軍韋處仁,韋以事涉怪異,不 復奏,遽令鑿之。

淅米匠人蘇潤,本是王家炊人,至荊州,言「宅南有一 井,每夜常沸湧有聲。晝窺之,或見銅廝羅,或見銀熨 斗者,水腐不可飲。」

虞鄉有山觀,甚幽寂,有滌陽道士居焉。太和中,道士 嘗一夕獨登壇,望見庭前忽有異光,自井泉中發,俄 有一物,狀若兔,其色若金精,隨光而出,環遶醮壇,久 之,復入於井,自是每夕輒見。道士異其事,不敢告於 人。後因淘井,得一金兔,甚小,奇光爛然,即置於經箱 中。時御史李戎與道士友善,道士因以遺之。其後戎 自奉先縣令為忻州刺史,其《金兔忽》亡去。後月餘而 戎卒。

《玉泉子》:賈相耽在滑臺,於城北命鑿八角井以鎮黃 河。於是潛使人於鑿所偵之,果有一老父來觀,問曰: 「誰鑿此井?」曰:「賈相公也。」父曰:「大好手,但近東近西、近 南近北也。」耽聞之曰:「吾井太大,惜哉。」

《錄異記》:「吉州東山有觀焉,隔灨江去州六十里。咸通 中,有楊尊師居焉。師有道術,能飛符救人。觀側有三 井,一井出鹽,一井出茶,一井出豉,每有所闕,師令取 之,皆得食之,能療眾疾。師得道之後,取之無復得矣。」 《五代史。牛存節傳》:「同州劉知俊叛,奔鳳翔,乃遷存節 匡國軍節度使。友珪立朱友謙叛附於晉,西連鳳翔」, 存節東西受敵。同州水鹹而無井,知俊叛梁,以渴不 能守而走,故友謙與岐兵合圍持久,欲以渴疲之。存 節禱而擇地,鑿井八十水,皆甘可食,友謙卒不能下。 《長安客話》霸城,宋將楊延朗修葺以控契丹,當時號 為「北方重鎮。」沿城有七十餘井,亦延朗所鑿,謂之「護 城井。」

《厚德錄》:「陳文忠公堯叟為廣西轉運使,嶺外少林水 井泉,堯叟為植木道傍,鑿井置舍,至今為利。」

《水南》,翰苑范文正公所居宅,必先浚井,納青朮數觔於其中,以辟瘟氣。

《談言》淵材好談兵,曉《大樂》,通知諸國音語,嘗咤曰:「行 師頓營,每患乏水,近聞開井法甚妙。」時館太清宮,於 是日相其地而掘之,無水。又遷掘數尺觀之,四旁遭 其掘鑿,孔穴棋布。道士月夜登樓之際,顰額曰:「吾觀 為敗龜殼乎?何其孔穴之多也。」淵材不懌。

《宋史廣州蠻傳》:「儂智高圍廣州。初,智高將至,守將仲 簡不許民入保城中。民不得入者皆附智高,智高勢 益張。先是,魏瓘築城鑿井畜水,作大弩為守備。至是, 智高為雲梯土山,攻城甚急。又斷流水而城堅,井飲 不竭,弩發中輒洞潰,智高力屈解去。」

《楓窗小牘》:「予僑家後圃有一大井,是武肅王外祖家 舊物。井上有文曰:『於維此井,渟育坎靈。有莘有邰,實 此儲英。時有長虹,上貫青冥。是惟王氣,宅相先徵。爰 啟霸主,奠綏蒼氓。沛膏漸澤,配德東溟』。」臣羅隱謹頌。 《幽怪錄》:「紹興間,吳山大井,往往有落水溺死者。董太 尉得之,率眾製大方木,以石板蓋合井口,僅可下汲」, 桶,遂無投溺之患。有人夜行,聞井中叫曰:「你出錢人, 只怕壞了活人,我幾時捉替得托生?」是不可謂無鬼 也。今吳山井幹皆以大方石架之。

《宋史道學傳》:「黃榦改差通判安豐軍,淮西帥司檄榦 鞫和州獄,獄故以疑未決,榦釋囚桎梏,飲食之,委曲 審問無所得。一夜夢井中有人,明日呼囚詰之曰:『汝 殺人,投之於井,我悉知之矣,胡得欺我』?囚遂驚服,果 於廢井得尸。」

《杭州府志》:「銀瓶井在按察司內左側,司,故宋岳鄂王 第也。鄂王被害時,王女聞之,即抱銀瓶墜井死。蓋痛 父之冤,而又慮賊檜孥及,而或被辱耳。至今司側塑 王像,土人祀之。後有井,井上作小屋祀王女,抱瓶端 坐,人呼之曰銀瓶小姐」,井亦名焉。

《續彝堅志》:戊申正月,武城之東有村落名「西陰」,民家 一井移四五步,而井樁如故。

《藜床瀋餘》宮中有雙井,崇禎帝髫時,於東井垂綸,偶 獲金鯉一,悅甚,曰:「西井當亦有此。」垂綸復獲如前,近 侍愕異。見內官劉若愚《抄記》。

井部雜錄编辑

《博物志》:「火井一所,縱橫五尺,深二三丈。在蜀都者,時 以竹木投之以取火。諸葛丞相往觀後,火轉盛,以盆 著井上,煮鹽得鹽。後人以家燭火投井中,即滅息。至 今不復然也。」

《抱朴子》:余祖鴻臚,少時嘗為臨沅令,云「此縣有民,家 世壽考,或百歲,或八九十,後徙去,子孫轉多夭折。他 人居其故宅,後累世壽考。由此乃覺是宅所為,而不 知其何故。疑其井水硃赤,乃試掘井左右,得古人埋 丹砂數十斛,去井數尺。此丹砂汁因泉漸入井,是以 飲其水而得壽,況乃餌鍊丹砂而服之乎。」

《述異記》:漢水西山有九井,井中常出五色煙,高數丈。 傳云:「昔人有縋,入得數斛空青。」

《南雍州記》:「隆中,諸葛亮故宅有舊井一,今涸無水。」盛 弘之《記》云:「井深五丈,廣五尺。堂前有三間屋地基址 極高,云是孔明避暑臺。宅面山臨水,孔明常登之鼓 瑟以為梁父吟,因名此為樂山。」先有人家居此宅,衰 殄,滅亡後人不敢復憩焉。齊建武中,有人脩井,得一 石枕,高一尺二寸,長九寸,獻晉安王。習鑿齒又為宅 銘。

《安成記》:「羅霄山有石井,天旱祠之,以木投井中即雨, 至井溢木出,乃雨止。」

《荊楚記》:「正月未日,以蘆苣火照井中,百鬼皆走。」 《廣州記》:鬱林郡有石井,半甘半淡,潛通江波,冬夏常 盈,名曰「司命井」,周給闔境也。其井水竭,即土人疫,稼 穡不登以為候。

《九江志》:「東興人家曾以木甑投井中,乃流出,連樊溪, 甘渚得之,此泉穴相通也。」

《異苑》:「蘭陵昌慮縣郳城有華山,山上有井,鳥巢其中, 金啄黑色而團翅。此鳥見則大水,井又不可窺,窺者 不盈一歲輒死。」

潯陽曇椿世居長沙,宅有古井,每夜輒聞有如炮竹 聲,相承謂之《龍吒》。

句容縣有延陵季子廟。廟前井及瀆恆自涌沸,故曰 「沸井」,於今猶然,亦曰「沸潭。」

《廣志》:「臨卭有粉井,得水汰粉則益光。」 《水經注》:「長安城北有平原,廣數百里,民井汲巢居,井 深五十丈。」

資水南十里,有井數百口,淺者四五尺或三五尺,深 者不測其深。古老相傳,昔人以杖撞地,輒便成井。或 云「古人采金沙處」,莫詳其實也。

《尚書故實》:「舒州灊山下有九井,其實九眼泉也。旱即 殺一犬投其中,大雨必降,犬亦流出。」

《陵州圖經》:「陵州鹽井,後漢仙者沛國張道陵之所開 鑿,周迴四丈,深四十尺,置竈煮鹽,一分入官,二分入百姓家。因利所以聚人,因人所以成邑。萬歲通天二 年,右補闕郭文簡奏賣水,一日一夜得四十五萬貫。 百姓貪其利,人用失業。井上又有玉女廟。古老傳云: 比十二玉女,嘗與張道陵指地開井,遂奉以為神。」又 俗稱「井底有靈,不得以火投及穢污。」曾有汲水,誤以 火墜,即吼沸湧,煙氣衝上,濺泥漂石,甚為可畏。或云: 泉脈通海,時有敗船木浮出。

《嶺表錄異記》:綠珠井在白州雙角山下。昔梁氏之女 有容質,石季倫為交趾采訪使,以珍珠三斛買之。梁 氏之居,舊井存焉。耆老云:「汲此井者,誕女必多美麗。」 里閭有識者,以美色無益於時,因以巨石填之。迨後 雖有產女美者,而七竅四支多不完具,異哉!

《續博物志》:「火井,以草爨之,則煙騰火發;湯井,以草內 之,則露凝。」

《酉陽雜俎》:「石陽縣有井水,半青半黃,黃者如灰汁,取 作粥飲,悉作金色,氣甚芬馥。」

或言燕蟄於水底。舊說燕不入堂,是井之虛也。取桐 為男女各一,投井中,燕必來。

水脈不可斷井,水沸不可飲酒漿無影者不可飲。 凡冢井閉氣,秋夏中之殺人。先以雞毛投之,毛直下 無毒,迴舞而下,不可犯。當以醋數斗澆之,方可入矣。 郭氏《元中記》:「東方有柴都焉,在齊國之山。山有泉水 如井狀,深不可測。至春夏,雹從井中出,出則敗五穀, 人常以柴塞之,不塞則雹為患,故號柴都。」

《筆記》:「舜井有二:一在垣曲縣北五十里傍建廟;一在 蒲州東南二里,東西二井相距有舜祠,真宗名為廣 孝泉,王欽若撰碑。」

《後山談叢》:「阿井在陽穀縣,故東阿城中惟二井耳,相 傳秤之比他水重。」

《澠水燕談錄》:河中府舜泉坊二井相通,匿孔旁出者。 祥符中祀汾,駐蹕蒲中,車駕臨觀,賜名「廣孝泉」,并以 名其坊,御製贊紀之。蒲濱河地鹵,獨此井甘美,世以 為異。

《續明道雜志》:沈存中為客話越州鰻井事曰:「括視見 上井時如常鰻鱺耳,俄頃稍大,已而緣柱而上,大與 柱等。」客曰:「啟內翰好粗鰻,世謂無理,誑人為粗鰻。余 亦數問人說鰻井,亦信神異。」

《野客叢談》:高郵軍南樓東,去河丈餘,地有井,庇以四 柱屋。父老相傳云:郟道光女嘗汲此水煉丹飛仙去, 故世號玉女井。其東二十餘步,即公之第宅也。公嘗 言:「嘉祐中,治廳屋得廢井,甃砌完好,泉清且甘。按《圖 經》,即此為真玉女井也。其庇以四柱屋者,市人妄為 之爾。」公又言:「治平中,公之伯氏之喪,其井輒浮泥,而」 濁且苦,踰月復故。其後十五六年,公又失長子,而占 相者言「廳東南不利有此井」,尋汲之,又復淤濁,遂命 撤去石欄,以石版蔽之。今公歿十五年餘矣,舊宅已 為東鄰茆氏所有,不知此井蔽覆如故,或復發掘汲 取也。

《朱子全書》《井象》只取㢲入之義,不取木義。 「汔至」亦未繘,「井羸其瓶,凶」,「汔至」作一句,亦未繘「井羸 其瓶」是一句,意謂幾至而止,如綆未及井而瓶敗,言 功不成也。

「『木上有水,井』,說者以為木是汲器,則後面卻有瓶,瓶 自是瓦器,此不可曉。怕只是說水之津潤上行,至那 木之杪,這便是井水上行之象。」問:「恐是桔槔之類?」曰: 「亦恐是如此。」又云:「『禾上露珠』,便是下面水上去。大率 裏面水氣上,則外面底也。」上。

「九三,可用汲」,以上三句是象,下兩句是占,大概是說 理,決不是說汲井。

《西溪叢語》:李太白《平虜將軍妻》詩:「古人不唾井,莫忘 昔纏綿。」李濟翁《資暇錄》云:「諺有曰:『千里井,不反唾,或 云剉』。言昔人經驛舍,反馬餘,剉於井,後經此汲井水, 為剉所哽。」

《括異志》:「永興橋之西,陸氏宅有大井,不知何年所鑿, 面闊數尺,其深不可測,雖大旱不涸。其下不可以轉 篙,時時於其中有浮萍及破碎蒲帆浮起,不知何來。 古老相傳云,『此下通大海。豈海水伏流地中,從此過 耶』?」今為富氏得之,正居堂之中,以板覆蓋甚謹,蓋防 顛溺也。

《壽陽記》:「三伏日炎熾赫曦,男女往來,其氣短急望見 義井,則喜不可言,未至而憂,既至而樂,號歡樂井。」 《岳陽風土記》:「灉湖井,唐人嘗稱甘水,今荒穢不治,汲 者亦少,當不逮昔也。」

《聞見後錄》:洛陽楚氏,葬龍門之東尹樊村,鑿井,每不 得泉。有術者云:「夜以水盛器,見星多者下有泉。」用之 果然。

《癸辛雜識》:北方鑿井,動輒十餘丈,深尚未及泉,為之 者至難。或泉不佳,則費已重矣。後見一術者云:凡開 井,必用數大盆貯水,置數處,候夜氣明朗,於盆內觀 所照者星光,何處最大而明,則地中必有甘泉也。試 之屢驗《中吳紀聞》:陽山法海寺,乃丁令威宅,鍊丹井存焉,號 「丁令威泉。」井水至今甘美,雖旱不竭。

《瑯嬛記》:「卓文君閨中庭內有一井,文君手汲則甘香, 用以沐浴則滑澤鮮好。他人汲之,與常井等,沐浴亦 不少異。至今尚存,即文君井也。」

《輟耕錄》:「人欲娶妻而未得,謂之尋河覓井。已娶而料 理家事,謂之擔雪填井。」男婚女嫁,財禮奩具,種種不 可闕,謂之「投河奔井。」此雖俗諺,實切事情。

「平江在城峨嵋橋葉剃者門首簷下有一枯井,深可 丈許。偶所畜貓墮入,適鄰家浚井,遂與井夫錢一緡, 俾下取貓,夫父子諾。」子既入井,久不出,父繼入視之, 亦不出。葉惶恐,繫索於腰,令家人次第放索。將及井 底,亟呼救命。比拽起,下體已僵木如屍,而氣息奄奄。 鄉里救活之,白於官。官來驗視,令火下燭,彷彿見若 有旁空者。向之死人,一橫臥地上,一斜倚不倒。鉤其 髮提出,遍身無恙,止紫黑耳。眾議以恐是蛟蜃之屬, 寔之土焉。余意山嵐蠻瘴,尚能殺人,何況久年乾涸, 陰毒凝結,納其氣而死,復奚疑哉?此事在至正己亥 八月初旬也。

《雲南山川志》:「哀牢山,在司城東二十里,有二穴,名天 井。土人於春首視水之盈涸,以卜歲之豐凶,至者見 水溢以為吉兆。穴下相通,取左穴水則右穴,水涸取 右亦然。」

《空同子》或問:「舜入井以孔出?」空同子曰:「既入井,顧安 所得孔哉?即有孔象,獨不知之耶?」曰:「若是,舜胡由出?」 曰:「神為之也。漢高大風破圍,光武六月之冰,宋康王 泥馬渡河。」古來真天子,怪異多矣,況舜哉!此等不可 知,亦不可窮。

《吳中勝記》:壬寅探銅井,銅井去光福數里,越嶺乃至 一谺,有水尺許,銅青點點浮石者是也。 《太平清話》:江寧縣陶吳鎮西北二百餘步響井闌,尚 存「元祐五年」四字,或以紗帛蒙其上,以物擊之,或作 鼓聲,或以瓦石投其中,則作鐘磬聲。

陶隱居《丹井》,「梁天監三年八月十五日錢塘陳宣懋 書。」及見磚甃井穿數丈,獲一圓石硯,徑九寸許,列十 一趾,滌之,朱色粲然。又得銅爐,有柄若今手爐,仍於 砂石間有丹一粒,大如芡實,光彩射人。亟取之,遂墜 井中,水極甘冷,雖大旱不竭。爐硯藏宮中。

《杭州府志》:「龍井本名龍泓。吳赤烏中,葛洪煉丹於此。 道西湖南山,登風篁嶺,澗泉決決,與幽花野草延緣 山磴,更上嶺背,崖壑林樾皆老蒼,而西湖已蔽掩不 可見矣。氣象愈清古,岩骨稜瘦,泉流渟涵,一泓清澈, 即之凄然。相傳有龍在焉,觸石為雲,禱者輒應,因建 龍祠,曰惠濟廟。井有秦少游記,米芾書。咸淳五年,安 撫潛說友重建。」門右篆「龍井」二大字為扁,龍井旁有 缽池菴,乃辨才養靜之所也。

老龍井有水一泓,寒碧異常,泯泯叢薄間,幽僻清奧。 其地產茶,為西山絕品。《郡志》稱「寶雲、香林、白雲諸茶, 乃在靈竺、葛嶺之間,未若龍井之清馥雋永也。」 龜兒井,在西溪,覆以石,龜穴其背以汲。

「金沙井」在廣化寺,白居易愛酌之,井底沙燦如金,出 之即黑。

井部外編编辑

《山海經》:「海內崑崙之墟有九井,以玉為檻,面有九門, 門有開明獸守之,百神之所在。在八隅之巖,赤水之 際。」

《三秦記》:「頻斯國有丹石井,非人之所鑿,下及漏泉,水 常沸湧。諸仙欲飲之,時以長綆引汲也。其國人皆多 力,不食五穀,日中無影,飲桂漿雲露,羽毛為衣,髮大 縷,堅韌如筋,伸之幾至一丈,置之自縮如蠡,續人髮 以為繩。汲丹井之水,久久方得升之水中,有白蛙,兩 翅,常來去井上,仙者食之。至周王子晉臨井而窺,有 青雀銜玉杓以授子晉,子晉取而食之,乃有雲起雪 飛,子晉以衣袖揮雲,則雲雪自止;白蛙化為雙白鳩 入雲,望之遂滅。」皆《頻斯國》之所記,蓋其人年不可測 也。

《異苑》:晉陵韋朗家在延陵,元嘉初,忽見庭前井中有 人出,齊長尺餘,被帶組甲,麾伍相應,相隨出門,良久 乃盡。朗兄藪頗善占筮,嘗云:「吾子當至刺史。」後朗歷 刺青、廣二州。

《博異志》:「神龍元年,房州竹山縣陰隱客家富莊後穿 井二年,已濬一千餘尺而無水,隱客穿鑿之志不輟。 二年外一月餘,工人忽聞地中雞犬鳥雀聲,更鑿數 尺,傍通一石穴,工人乃入穴探之,初數十步無所見, 但捫壁而傍行,俄轉會如日月之光,遂下其穴,下連 一山峰,工人乃下於山,正立而視,乃別一天地日月」 世界。工人漸下,至山趾,有一國云梯仙國。如是經行 半日,欲至山頂尋來穴。其人曰:「汝來此雖頃刻,已人 間數十年矣,卻出舊穴,應不可矣。待吾奏請通天關鑰匙送卿歸。」工人拜謝。須臾,門人攜金印及玉簡,又 引工人別路而上。至一大門,勢侔樓閣,門有數人俯 伏而候。門人視金印,讀《玉簡》,劃然開門,門人引工人 上。纔入門,風雲擁而去,因無所睹,唯聞門人云:「好去 為吾致意於赤城真伯。」須臾雲開,已在房州北三十 里孤星山頂洞中。

《酉陽雜俎》:「獨孤叔牙常令家人汲水,重不可轉。數人 助出之,乃人也。戴席帽攀欄大笑,卻墜井中。汲者攬 得席帽,挂於庭樹。每雨所溜處,輒生黃菌。」

《北堂書抄》:「盤固山,其峰有石井,井側有大銅,人常守 之。五十年水一湧起,起數十丈,銅人每以手掩之即 止。其山盤紆崚嶒,因號盤固。」

《稽神錄》:「江夏有一林主簿,虐而好賭,甚愛一女,好食 雞,里胥日供雙雞。一日將殺雞,雞走,其女自逐之,雞 入舍北枯井中,女亦入井,遂不見。林自往,亦入井不 出。俄井中黑氣騰上如炊,其家但臨井而哭,無敢入 者。有屠者請入視之,但見大釜,湯沸火熾,有人拒其 足曰:『事不干汝,不得入而出。久之,氣稍稍而熄,井中』」 惟雞骨一具、人骨二具。此事數聞故老言之,不知其 何年也。

建州有魏使君宅,兵後焚毀,以為軍營。有大井湮塞。 壬子歲,軍士浚之,入者二人,皆卒,屍亦不獲。有一人 請復入,曰:「以繩縋我,我急引繩,即出之。」既入久之,忽 掣其繩甚急,即出之,色如癡矣,良久乃能言云。既入 井,但見城郭邑廬,人等甚眾。其主曰:「李將軍機務鞅 掌,府署甚盛,懼而遽出,竟不獲二屍。建州某奉使,遂」 填此井。

王祝從子某為金華令,築私第於邑中。暴雨大至,水 忽奔往東南隅,如灌漏巵,頃刻而盡。其地成井,深不 可測。以絲緪縋石而測之,數十丈乃及底,黏一新捻 饅頭而出,與人間常食者無小異也。

《感遇傳》:「青州刺史張士平,中年以來,夫婦皆瞽,一旦 太白星降為開井,一眼得新泉洗之,平復如初。因留 此法,令轉救世人疾苦,用增陰騭。其要曰:『子午之年, 五月酉戌,十一月卯辰;丑未之年,六月戌亥,十二月 辰巳;寅申之年,七月亥子,正月巳午;卯酉之年,八月 子丑,二月午未;辰戌之年,九月申未,三月寅丑巳亥 之年,十月申酉,四月寅卯,取其方位年月日時,即為 福地,浚井及泉,用之必有良效矣』。」士平再拜受,言訖 升天而去。

《平陽府志》:「崔奇古冀州人。應試東京,過褫亭,虎魅嘗 噬人,生乃攜酒食誘之。既而虎夜至,酣酒脫皮,為一 姿色女人熟睡,生乃撮皮投入琉璃井,迨醒,因求為 偶,後生一男一女。奇宦迴,復經此地,婦從容詢前事, 生以實告。遂向井取皮,皮已朽爛,惟額尚在。婦取貼 其額上,旋復虎形入山。奇攜男女尋至壑,見群虎眾」 嘯,將男女投之,虎接取,與生別。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