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第111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一百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十一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一百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

 第一百十一卷目錄

 建都部彙考三

 北魏太祖一則 孝文帝一則 出帝一則 孝靜帝一則

  北齊文宣帝一則

  周孝閔帝一則

  隋文帝一則

  唐高祖一則 昭宗一則

  梁太祖一則

  後唐莊宗一則

  後晉高祖一則

  後漢高祖一則

  後周太祖一則

  遼太祖一則

  宋太祖一則 高宗一則

  金太祖一則 廢帝一則 宣宗一則

  元太祖一則 世祖一則

  明太祖一則 成祖一則

坤輿典第一百十一卷

建都部彙考三编辑

北魏编辑

太祖都平城。编辑

按《魏書·太祖本紀》:天興元年秋七月,遷都平城,始營 宮室,建宗廟,立社稷。八月,詔有司正封畿,制郊甸,端 徑術,標道里。

按《地理通釋》:拓拔氏世居北荒力微,遷定襄之盛樂。

注:盛樂縣在朔州北:漢志成樂。

祿官分國為三部:

一居上谷北,渾源西,東接宇文部,自統之;一居代郡之參合陂北,使子猗GJfont統之;一居定襄之盛樂故城,使猗盧統之。

晉懷帝時,劉琨表以猗盧為大單于,封代公徙馬邑。 唐為朔州城盛樂以為北都,修故平城以為南都,愍帝進 猗盧為代王。

食代、常山二郡,通典今代州城,後魏所置。

GJfont始都東木根山,什翼犍更營盛樂。

建國元年,即位於繁畤北。三年,都雲中之盛樂宮。四年,築盛樂城于故城南八里。

什翼犍之孫珪立為代王,都雲中,在朔州北三百餘 里。

魏《土地記》:雲中宮在雲中故城東四十里,《唐志》單于府金河縣,本道武所都,秦漢雲中郡地。

改代曰魏,自雲中徙都平城,置司州代尹。

天興元年,遷都平城。《後漢注》:今雲州定襄縣,《通典》即今雲州,隋雲內縣常安鎮也。

孝文帝遷都于洛陽。编辑

按《魏書·孝文帝本紀》:太和十七年八月己丑,車駕發 京師,南伐。九月庚午,幸洛陽。丙子,詔六軍發軫。丁丑, 群臣請停南伐。帝乃止。仍定遷都之計。冬十月戊寅 朔,詔徵司空穆亮與尚書李沖、將作大匠董爵經始 洛京。乙未,設壇於滑臺城東,告行廟以遷都之意。乙 巳,詔安定王休率從官迎家於代京。十八年二月甲 辰,詔天下,諭以遷都之意。三月壬辰,諭在代群臣以 遷移之略。十九年九月庚午,六宮及文武盡遷洛陽。 按《李沖傳》:車駕南伐,加沖輔國大將軍,統眾翼從。自 發都至于洛陽,霖雨不霽,仍詔六軍發軫。高祖戎服 執鞭御馬而出,群臣稽顙于馬首之前。于是大司馬、 安定王休,兼左僕射、任城王澄等並殷勤泣諫。高祖 乃諭群臣曰:今者興動不小,動而無成,何以示後。苟 欲班師,無以垂之千載。朕仰惟遠祖,世居幽漠,違眾 南遷,以享無窮之美,豈其無心,輕遺陵壤。今之君子, 寧獨有懷。當由天工人代、王業須成故也。若不南鑾, 即當移都于此,光宅土中,機亦時矣,王公等以為何 如。議之所決,不得旋踵。欲遷者左,不欲者右。安定王 休等相率如右。南安王楨進曰:夫愚者闇于成事,智 者見于未萌。行至德者不議于俗,成大功者不謀于 眾,非常之人乃能非常之事。廓神都以延王業,度土 中以制帝京,周公啟之于前,陛下行之于後,固其宜 也。且天下至重,莫若皇居,人之所貴,寧如遺體。請上 安聖躬,下慰民望,光宅中原,輟彼南伐。此臣等願言, 蒼生幸甚。群臣咸唱萬歲。高祖初謀南遷,恐眾心戀 舊,乃示為大舉,因以協定群情,外名南伐,其實遷也。 舊人懷土,多所不願,內憚南征,無敢言者,于是定都 洛陽。沖言于高祖曰:陛下方修周公之制,定鼎成周。 然營建六寢,不可遊駕待就;興築城郛,難以馬上營 訖。願暫還北都,令臣下經造,功成事訖,然後備文物 之章,和王鑾之響,巡時南徙,軌儀土中。高祖曰:朕將 巡省方岳,至鄴小停,春始便還未宜。遂不歸北。尋以 沖為鎮南將軍,侍中、少傅如故,委以營構之任。 按《韓麒麟傳》:麒麟子顯宗,車駕南討,兼中書侍郎。既 定遷都,顯宗上書:其一曰:竊聞輿駕今夏若不巡三齊,當幸中山,竊以為非計也。何者。當今徭役宜早息, 洛京宜速成。省費則徭役可簡,并功則洛京易就。往 輿駕停鄴,是閑隙之時,猶編戶供奉,勞費為劇。聖 鑒矜愍,優旨殷勤,爵浹高年,賚周鰥寡,雖賑普霑今, 猶恐來夏菜色。況三農要時,六軍雲會,其所損業,實 為不少。雖調斂薄省,未足稱勞,然大駕親臨,誰敢寧 息。往來承奉,紛紛道路,田蠶暫廢,則將來無資。此國 之深憂也。且向炎暑,而六軍暴露,恐生癘疫,此可憂 之次也。臣願輿駕早還北京,以省諸州供帳之費,并 功專力,以營洛邑。則南州免雜徭之煩,北都息分析 之歎;洛京可以時就,遷者僉爾如歸。其二曰:自古聖 帝必以儉約為美,亂主必以奢侈貽患。仰惟先朝,皆 卑宮室而致力于經略,故能基宇開廣,業祚隆泰。今 洛陽基址,魏明帝所營,取譏前代。伏願陛下,損之又 損。頃來北都富室,競以第宅相尚,今因遷徙,宜申禁 約,令貴賤有檢,無得踰制。端廣衢路,通利溝渠,使寺 署有別,四民異居,永垂百世不刊之範,則天下幸甚 矣。高祖頗納之。

《平陽郡公丕傳》:高祖欲遷都,臨太極殿,引見留守之 官大議。乃詔丕等,如有所懷,各陳其志。燕州刺史穆 羆進曰:移都事大,如臣愚見,謂為未可。高祖曰:卿便 言不可之理。羆曰:北有獫狁之寇,南有荊揚未賓,西 有吐谷渾之阻,東有高句麗之難。四方未平,九區未 定。以此推之,謂為不可。高祖曰:今代在恆山之北,為 九州之外,以是之故,遷于中原。羆曰:臣聞黃帝都涿 鹿。以此言之,古昔聖王不必悉舉中原。高祖曰:黃帝 以天下未定,居於涿鹿;既定,亦遷於河南。尚書于杲 曰:臣誠不識古事,如聞百姓之言,先皇建都於此,無 何欲移,以為不可。安土重遷,物之常性,一旦南移,懼 不樂也。丕曰:陛下去歲親御六軍討蕭氏,至洛,遣任 城王澄宣旨,敕臣等議都洛。初奉恩旨,心情惶越。凡 欲遷移,當訊之卜筮,審定吉否,然後可。高祖謂丕曰: 往往鄴中,司徒公誕、咸陽王禧、尚書李沖等皆欲請 龜占移洛吉凶之事。朕時謂誕等曰,昔周邵卜宅伊 洛,乃識至兆。今無若斯之人,卜亦無益。然卜者所以 決疑,此既不疑,何須卜也。昔軒轅卜兆龜焦,卜者請 訪諸賢哲,軒轅乃問天老,天老謂為善。遂從其言,終 致昌吉。然則至人之量未然,審于龜矣。朕既以四海 為家,或南或北,遲速無常。南移之民,朕自多積倉儲, 不令窘乏。丕曰:臣仰奉慈詔,不勝喜舞。高祖詔群官 曰:卿等或以朕無為移徙也。昔平文皇帝棄背率土, 昭成營居盛樂,太祖道武皇帝神武應天,遷居平城。 朕雖虛寡,幸屬勝殘之運,故移宅中原,肇成皇宇。卿 等當奉先君令德,光跡洪規。前懷州刺史青龍,前秦 州刺史呂受恩等仍守愚固,帝皆撫而答之,辭屈而 退。

按《李寶傳》:寶子承,承長子韶,歷給事黃門侍郎。高祖 將創遷都之計,詔引侍臣訪以古事。韶對:洛陽九鼎 舊所,七百攸基,地則土中,實均朝貢,惟王建國,莫尚 于此。高祖稱善。

按《任城王澄傳》:高祖外示南討,意在謀遷,齋於明堂 左個,詔太常卿王諶,親令龜卜,易筮南伐之事,其兆 遇《革》。高祖曰:此是湯武革命,順天應人之卦也。群臣 莫敢言。澄進曰:《易》言革者更也。將欲應天順人,革君 臣之命,湯武得之為吉。陛下帝有天下,重光累葉。今 曰卜征,乃可伐叛,不得云革命。此非君人之卦,未可 全為吉也。高祖厲聲曰:《象》云大人虎變,何言不吉也。 澄曰:陛下龍興既久,豈可方同虎變。高祖勃然作色 曰:社稷我社稷,任城而欲沮眾也。澄曰:社稷誠知陛 下之社稷,然臣是社稷之臣子,豫參顧問,敢盡愚衷。 高祖既銳意必行,惡澄此對。久之乃解,曰:各言其志, 亦復何傷。車駕還宮,便召澄。未及昇階,遙謂曰:向者 之《革卦》,今更欲論之。明堂之忿,懼眾人競言,阻我大 計,故厲色怖文武耳,想解朕意也。乃獨謂澄曰:今日 之行,誠知不易。但國家興自北土,徙居平城,雖富有 四海,文軌未一,此間用武之地,非可文治,移風易俗, 信為甚難。崤函帝宅,河洛王里,因茲大舉,光宅中原, 任城意以為何如。澄曰:伊洛中區,均天下所據。陛下 制御華夏,輯平九服,蒼生聞此,應當大慶。高祖曰:北 人戀本,忽聞將移,不能不驚擾也。澄曰:此既非常之 事,當非常人所知,唯須決之聖懷,此輩亦何能為也。 高祖曰:任城便是我之子房。加撫軍大將軍、太子少 保,又兼尚書左僕射。及駕幸洛陽,定遷都之策,高祖 詔曰:遷移之旨,必須訪眾。當遣任城馳驛向代,問彼 百司,論擇可否。近日論《革》,今真所謂革也,王其勉之。 既至代都,眾聞遷詔,莫不驚駭。澄援引今古,徐以曉 之,眾乃開伏。澄遂南馳還報,會車駕于滑臺。高祖大 悅,曰:若非任城,朕事業不得就也。

按《地理通釋》:孝文太和十九年,遷洛陽,以平城之司 州為恆州,洛陽置司州河南尹。

====出帝遷都于長安。====按《魏書·出帝本紀》:永熙三年,帝貳於齊。秋七月丁未, 遂出於長安。

按《周書·文帝本紀》:魏永熙三年七月丁未,帝從洛陽 率輕騎人關。太祖備儀衛奉迎,謁見東陽驛。乃奉帝 都長安。披草萊,立朝廷,軍國之政,咸取太祖決焉。 按《通志》:孝武帝為高歡所逼,出居長安,依宇文泰,是 為西魏。

孝靜帝遷都于鄴。编辑

按《魏書·孝靜帝本紀》:永熙三年冬十月丙寅,即位,改 天平元年。十月壬申,詔曰:安安能遷,自古之明典;所 居靡定,往昔之成規。是以殷遷八城,周卜三地。吉凶 有數,隆替無恆。事由于變通,理出于不得已故也。高 祖皇帝式觀乾象,俯協人謀,發自武州,來幸嵩縣。魏 雖舊國,其命惟新。及正光之季,國步孔棘,喪亂不已, 寇賊交侵,俾我生民,無所措手。今遠遵古式,深驗時 事,考龜襲吉,遷宅漳滏。庶克隆洪基,再昌寶曆。主者 明為條格,及時發邁。丙子,車駕北遷于鄴。詔齊獻武 王留後部分。改司州為洛州,以衛大將軍、尚書令元 弼為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洛州刺史,鎮洛陽。詔從 遷之戶,百官給復三年,安居人五年。十有一月,庚寅, 車駕至鄴,居北城相州之廨。改相州刺史為司州牧, 魏郡太守為魏尹,徙鄴舊人西徑百里,以居新遷之 人。分鄴置臨漳縣,以魏郡、林慮、廣平、陽丘、汲郡、GJfont陽、 東濮陽、清河、廣宗等郡為皇畿。

按《李業興傳》:出帝登極之初,業興轉中軍將軍、通直 散騎常侍。帝遷鄴,起部郎中辛術奏曰:今皇居徙御, 百度創始,營構一興,必宜中制。上則憲章前代,下則 模寫洛京。今鄴都雖舊,基址毀滅,又圖記參差,事宜 審定。臣雖曰職司,學不稽古,國家大事非敢專之。通 直散騎常侍李業興碩學通儒,博聞多識,萬門千戶, 所宜訪詢。今求就之披圖案記,考定是非,參古雜今, 折中為制,召畫工并所須調度,具造新圖,由奏取定。 庶經始之日,執事無疑。詔從之。天平二年,除鎮南將 軍,尋為侍讀。于時尚書右僕射、營構大將高隆之被 詔繕治三署樂器、衣服及百戲之屬,乃奏請業興共 參其事。

按《通志》:高歡立孝靜帝,遷都于鄴,是為東魏。

按《彰德府志》:鄴都南城在鄴鎮東南。《鄴中記》云:高歡 以北城窄隘,令僕射高隆之更築此城。掘得神龜,大 踰方丈,具堵堞之狀,城以龜象焉。因漳水近城,起長 堤為防,又鑿渠引漳水,周流城郭,以造水碾水磨云。

北齊编辑

文宣帝都鄴。编辑

按《北齊書·文宣帝本紀》不載。

按《通志》:高氏繼東魏居鄴,謂之北齊。

按《地理通釋》:北齊都註後魏置相州,東魏初遷都,置 魏尹。北齊改為清都,以鄴為上都,晉陽為下都,鄴縣 省入臨漳縣。

编辑

孝閔帝都長安。编辑

按《周書·孝閔帝本紀》不載。

按《于謹傳》:謹除衛將軍、咸陽郡守。太祖臨夏州,以謹 為大都督,兼夏州長史。及賀拔岳被害,太祖赴平涼。 謹乃言于太祖曰:魏祚陵遲,權臣擅命,群盜蜂起,黔 首嗷然。明公杖超世之姿,懷濟時之略,四方遠近,咸 所歸心。願早建良圖,以副眾望。太祖曰:何以言之。謹 對曰:關右,秦漢舊都,古稱天府,將士驍勇,厥壤膏腴, 西有巴蜀之饒,北有羊馬之利。今若據其要害,招集 英雄,養卒勸農,足觀時變。且天子在洛,逼迫群兇,若 陳明公之懇誠,算時事之利害,請都關右,帝必嘉而 西遷。然後挾天子而令諸侯,奉王命以討暴亂,桓、文 之業,千載一時也。太祖大悅。會有敕追謹為關內大 都督,謹因進都關中之策,魏帝納之。

按《冊府元龜》:後周閔帝既受魏禪,都長安。

按《通志》:宇文氏繼西魏居長安,謂之後周。

按《地理通釋》:周宇文氏繼魏都長安。

注:於長安城中置萬年縣。唐高宗幸故長安城,問侍臣:秦漢以來,幾君都此。許敬宗曰:秦居咸陽,漢惠帝始城之。後苻堅、姚萇、宇文周居之。

编辑

文帝都長安。编辑

按《隋書·文帝本紀》:開皇二年六月丙申,詔曰:朕祗奉 上元,君臨萬國,屬生人之敝,處前代之宮。常以為作 之者勞,居之者逸,改創之事,心未遑也。而王公大臣 陳謀獻策,咸云羲、農以降,至于姬、劉,有當代而屢遷, 無革命而不徙。曹、馬之後,時見因循,乃末代之宴安, 非往聖之宏義。此城從漢,彫殘日久,屢為戰場,舊經 喪亂。今之宮室,事近權宜,又非謀筮從龜,瞻星揆日, 不足建皇王之邑,合大眾所聚。論變通之數,具幽顯 之情,同心固請,詞情深切。然則京師百官之府,四海 歸向,非朕一人之所獨有。苟利于物,其可違乎。是則以吉凶之土,制長短之命。謀新去故,如農望秋,雖暫 劬勞,其究安宅。今區宇寧一,陰陽順序,安安以遷,勿 懷胥怨。龍首山川原秀麗,卉物滋阜,卜食相土,宜建 都邑,定鼎之基永固,無窮之業在斯。公私府宅,規模 遠近,營構資費,隨事條奏。仍詔左僕射高熲、將作大 匠劉龍、鉅鹿郡公賀婁子幹、太府少卿高龍乂等創 造新都。十月,以營新都副監賀婁子幹為工部尚書。 十二月,名新都曰大興城。

按《庾季才傳》:開皇元年,授通直散騎常侍。高祖將遷 都,夜與高熲、蘇威二人定議,季才旦而奏曰:臣仰觀 元象,俯察圖記,龜兆允襲,必有遷都。且堯都平陽,舜 都冀土,是知帝王居止,世代不同。且漢營此城,經今 將八百歲,水皆鹹鹵,不甚宜人。願陛下協天人之心, 為遷徙之計。高祖愕然,謂熲等曰:是何神也。遂發詔 施行,賜絹三百段,馬兩匹,進爵為公。謂季才曰:朕自 今已後,信有天道矣。

按《李穆傳》:穆拜太師致仕。時太史奏云,當有移都之 事。上以初受命,甚難之。穆上表曰:帝王所居,隨時興 廢,天道人事,理有存焉。始自三皇,暨夫兩漢,有一世 而屢徙,無革命而不遷。曹、馬同洛水之陽,魏、周共長 安之內,此之四代,GJfont聞之矣。曹則三家鼎立,馬則四 海尋分,有魏及周,甫得平定,事乃不暇,非曰師古。往 者周運將窮,禍生華裔,廟堂冠帶,屢睹奸回,士有包 藏,人稀柱石。四海萬國,皆縱豺狼,不叛不侵,百城罕 一。伏惟陛下膺期誕聖,秉籙受圖,始晦君人之德,俯 從將相之重。內翦群凶,崇朝大定,外誅巨猾,不日肅 清。變大亂之民,成太平之俗,百靈符命,兆庶謳歌。幽 顯樂推,日月填積,方屈箕、潁之志,始順內外之請。自 受命神宗,弘道設教,陶冶與陰陽合德,覆育共天地 齊旨。萬物開闢之初,八表光華之旦,視聽以革,風俗 且移。至若帝室天居,未議經刱,非所謂發明大造,光 贊惟新。自漢已來,為喪亂之地,爰從近代,累葉所都。 未嘗謀龜問筮,瞻星定鼎,何以副聖主之規,表大隋 之德。竊以神州之廣,福地之多,將為皇家興廟建寢, 上元之意,當別有之。伏願遠順天人,取決卜筮,時改 都邑,光宅區夏。任子來之民,垂無窮之業,應神宮於 辰極,順和氣於天壤,理康物阜,永隆長世。臣日薄桑 榆,位高軒冕,經邦論道,自顧缺然。丹赤所懷,無容噤 嘿。上素嫌臺城制度迮小,又宮內多鬼祅,蘇威常勸 遷,上不納。遇太史奏狀,意乃惑之。至是,省穆表,上曰: 天道聰明,已有徵應,太師民望,復抗此請,則可矣。遂 從之。

按《通志》:文帝繼周,即都長安。開皇二年,帝以長安故 城漢來舊邑,年代既久,凋弊實多,又制度狹小,不稱 皇居;乃作新都於龍首山,在漢城東南。

注:屬杜縣,本後周之京兆郡萬年縣界也。

南直終南山子午谷,北據渭水,東臨灞滻,西枕龍首, 謂之大興城。

文帝初封大興公,故登極以後,其命城縣門殿池及寺皆以大興焉。

按《地理通釋》隋都注:文帝初封大興公,故名正殿曰 大興殿,宮曰大興宮,宮北苑曰大興苑,改萬年縣為 大興縣。或曰宮之大興殿,本大興村,故名。《通典》唐京 城是也。呂氏曰:《西京記》云:大興城南直子午谷,今據 子午谷乃漢城所直。隋城南直石鱉谷,則已微西,不 正與子午谷對也。《六典》:京城東西十八里一百十五 步,南北十五里一百七十五步。皇城之南東西十坊, 南北九坊,皇城之東、西各十二坊,兩市居四坊之地, 凡一百十坊。

编辑

高祖都長安。编辑

按《唐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唐書·地理志》:上都,初曰京城,天寶元年曰西京,至 德二載曰中京,上元二年復曰西京,肅宗元年曰上 都。

注:皇城長千九百一十五步,廣千二百步。宮城在北,長千四百四十步,廣九百六十步,周四千八百六十步,其崇三丈有半。龍朔後,皇帝常居大明宮,謂之西內,神龍元年曰太極宮。大明宮在禁苑東南,西接宮城之東北隅,長千八百步,廣千八十步,曰東內,本永安宮,貞觀八年置,九年曰大明宮,以備太上皇清暑,百官獻貲以助役。高宗以風痹,厭西內湫濕,龍朔三年始大興葺,曰蓬萊宮,咸亨元年曰含元宮,長安元年復曰大明宮。興慶宮在皇城東南,距京城之東,開元初置,至十四年又增廣之,謂之南內,二十年,築夾城入芙蓉園。京城前直子午谷。後枕龍首山,左臨灞岸,右抵灃水,其長六千六百六十五步,廣五千五百七十五步,周二萬四千一百二十步,其崇丈有八尺。

按《冊府元龜》:高祖武德元年五月,受隋禪,都長安,改 隋大興殿為太極殿,昭陽門為順天門。按《地理通釋》:高祖都長安。

注:本隋都,改大興縣,復為萬年縣。

《六典》:京城左河華,右隴坻,前終南,後九GJfont。皇城在京 城之中,今謂之子城宮城在皇城之北,禁苑在大內宮城 之北。

按《長安縣志》:唐京城即隋大興城,內外凡三重,東西 一十八里,南北一十五里,周六十七里。城門十,東、南、 西皆三門,惟北門一。坊市總一百一十區。萬年、長安 以朱雀街為界,其內為皇城,亦曰子城。東西五里、南 北三里又內為宮城。東、西四里,南、北二里,周十三里, 崇三丈五尺。其皇城之內,宮城之外,列諸府、寺、臺、省、 輿衛。

昭宗遷都於洛陽。编辑

按《唐書·昭宗本紀》:天祐元年春正月戊午,全忠遷唐 都於洛陽。二月戊寅,次陝州。閏四月壬寅,次穀水。甲 辰,至自西都。

按《舊唐書》:天祐元年春正月己酉,全忠遣牙將寇彥 卿奉表請車駕遷都洛陽。丁巳,車駕發京師。癸亥,次 陝州,全忠迎謁於路。二月乙亥,全忠辭赴洛陽。閏四 月丁酉,車駕發陝州。壬寅,次穀水。甲辰,車駕由徽安 門入,朱全忠、張全義、宰相裴樞獨孤損前導。是日,上 謁太廟,禮畢還宮,御正殿宣勞從官衛士,受賀。乙巳, 上御光政門,大赦,制曰:乃睠中州,便侯伯會朝之路; 運逢百六,順古今禳避之宜。況建鼎舊京,我家二宅, 轘轅通其左,郟、鄏引其前。周平王之東遷,更延姬姓; 漢光武之定業,克茂劉宗。肇葺新都,祈天永命,皆因 否運,復啟昌期。或西避於戎狄,或載殲於妖孽。朕遭 家不造,布德不明,十載以來,三罹播越。亦屬災纏秦、 雍,叛起邠、岐。始幸石門,以避衛兵之亂;載遷華嶽,仍 驚畿邑之侵。憂危則矢及輦輿,凌脅則火延宮廟。迨 至逆連宮豎,搆結姦兇,致劉季述幽朕於下宮,韓全 誨劫予於右輔。莫非兵圍內殿,焰亙九重,皆思假武 以容身,唯效指鹿而威眾。矯宣天憲,欺蔑外藩,行書 詔以任情,欲忠良而獲罪。雖群方嶽牧,協力匡扶,拘 戎律於阻修,報朝恩而隔越。副元帥、梁王全忠以兼 鎮近輔,總兵四藩,遠赴岐陽,躬迎大駕。辛勤百戰,盡 勦兇渠,營野三年,竟迴鑾輅。咸、鎬載新其宮闕,讓、珪 絕類於閹徒,方崇再造之功,以正中興之運。又邠岐 結釁,巴蜀連兵,上負國恩,下隳鄰好。焚宮烈火,更延 爇於親鄰;卻駕兇鋒,復延侵於禁苑。抑又太乙遊處, 併集六宮,罰星熒惑,久纏東井,元象薦災於秦分,地 形無過於洛陽。爰有一二藎臣,洎四方同志,竭心王 室,共誓嘉謨。魏鎮定燕,航大河而畢至;陳徐潞蔡,輦 巨軸以偕來。披荊棘以立朝廷,划灰燼而化輪奐。左 郊祧而右社稷,肅爾崇嚴;前廣殿而後重廊,藹然華 邃。公卿僉議,龜筮協從。甲子令年,孟夏初吉,備法駕 而離陝分,列百官而入洛郊,觀此殷繁,良多嘉慰。謝 罪太廟,憂惕驚懷;登御端門,軫惻興感。蓋以一人寡 祐,致萬姓靡寧,工役艱疲,忠良盡瘁,克建再遷之業, 冀延八百之基。宜覃渙汗之恩,俟此雍熙之慶,滌瑕 盪垢,咸與維新。可大赦天下,改天復四年為天祐元 年,於戲。肆眚閶闔,即安宮闈。雖九廟几筵,已閟於新 室;而諸陵松柏,遙隔於舊都。將務乂寧,難申綣慕。文 武百辟,執事具僚,從我千里而來,端爾一心蒞政。恩 覃既往,效責從新,方當開國之初,必舉慢官之罰。

编辑

太祖都汴。编辑

按《五代史·梁本紀》:開平元年夏四月戊辰,升汴州為 開封府,建為東都。

按《冊府元龜》:梁太祖開平元年四月,詔曰:古者興王 之地,受命之邦,集大勳有異庶方,霑慶澤所宜加等。 故豐沛著起祚之美,襄鄧有建都之榮。用壯洪基,且 旌故里,爰遵令典,先示殊恩,宜升汴州為開封府,建 名東都。是月,制宮殿門及都門,名額正殿為崇元殿, 東殿為元德殿,內殿為金祥殿,萬歲堂為萬歲殿。門 如殿名,大內正門為元化門,皇牆南門為建國門,滴 漏門為啟運門,下馬門為升龍門,元德殿前門為崇 明門,正殿東門為金烏門,西門為玉兔門,正衙東門 為崇禮門,東偏門為銀臺門,宴堂門為德陽門,天王 門為賓天門,皇牆東門為寬仁門,浚儀門為厚載門, 皇牆西門為神獸門,望京門為金鳳門,宋門為觀化 門,尉氏門為高明門,鄭門為開明門,梁門為乾象門, 酸棗門為興和門,封丘門為含曜門,曹門為建陽門。 升開封、浚儀為赤縣,尉氏、封丘、雍丘、陳留為畿縣。三 年二月,敕東都曰:自升州作府建邑為都,未廣邦畿, 頗虧國體。其以滑州酸棗縣、長垣縣、鄭州中牟縣、陽 武縣、宋州襄邑縣、曹州戴邑縣、許州扶溝縣、鄢陵縣、 陳州太康縣等九縣,宜並割屬開封府,仍升為畿縣。

後唐编辑

莊宗都洛陽。编辑

按《五代史·唐本紀》:同光元年,冬十月己卯,滅梁。十一月甲子,如洛京。三年三月辛酉,以洛京為東都。 按《冊府元龜》:後唐莊宗同光二年八月,敕三川奧壤, 四海名區,為帝王光宅之都,乃符瑞薦臻之地。周朝 始建,卜年遂啟於延洪;漢室中興,即土是圖於遠大。 咸茲建極。至我本朝,壯麗可觀,浩穰為最,千門萬戶, 實為富庶之鄉。接廡連甍,宛有升平之俗。而自偽梁 僭逆,諸夏憑陵,尋干戈而虐用烝黎,恣塗炭而毒流 草木。依憑兔苑,嘯聚梟巢。遂令輦轂之間,鞠興蕪沒 之歎。朕自削平大憝,纂嗣丕圖,重興卜雒之都,永啟 朝宗之會。將資久遠,須議葺修。務令壯觀於九重,實 在駢羅於萬戶。京城應有空閒之地,任諸色人請射 蓋造。藩方侯伯,內外臣寮,於京邑之中無安居之所, 亦可請射,各自修營。其空閒有主之地,仍限半年,本 主自行修蓋。如過限不見屋宇,亦許他人占射。貴在 成功,不得虛占。

按《地理通釋》:後唐莊宗即位於魏州,滅梁,遷洛京。

注:二年,以洛京為東都。

後晉编辑

高祖都汴。编辑

按《五代史·晉本紀》:天福二年三月庚辰,如汴州。三年 冬十月庚辰,升汴州為東京。

按《冊府元龜》:晉高祖三年十月丙辰,詔曰:為國之規, 在於敏政。建都之法,務要利民。歷攷前經,朗然通論。 顧惟涼德,獲啟丕基。當數朝戰伐之餘,是兆庶傷殘 之後。車徒既廣,帑廩咸虛,經年之輓粟,飛芻繼日而 勞民動眾,嘗煩漕運,不給供須。今汴州水陸要衝,山 河形勢,乃萬庾千箱之地,是四通八達之郊。爰自按 巡,益觀宜便,俾升都邑,以利兵民。汴州宜升為東京, 置開封、浚儀兩縣為赤縣,餘升為畿縣。應舊制開封 府時所管屬縣,並可仍舊割屬收管,亦升為畿縣。丁 亥,詔改大寧宮門為明德門,又改京城諸門名額:南 門尉氏門以薰風為名,西二門鄭門、梁門以金義、乾 明為名,北二門酸棗、封丘門以元化、宣陽為名,東二 門曹門、宋門以迎春、仁和為名。

按《通鑑綱目》:天福二年夏四月,晉遷都汴州。

范延光聚卒繕兵將作亂。會晉主謀徙都大梁,桑維翰曰:大梁北控燕趙,南通江淮,水陸都會,資用富饒。今延光反形已露,大梁距魏不過十驛,彼若有變,大軍尋至,所謂疾雷不及掩耳也。下詔託以洛陽漕運有闕,東巡汴州。

按《地理通釋》:晉石敬瑭鎮太原,即位都洛陽,徙都汴。

注:行闕以大寧宮為名,升汴州為東京開封府。

後漢编辑

高祖都汴。编辑

按《五代史·漢本紀》:開運四年二月戊辰,即位。五月丙 申,如東京。六月甲子,至自太原。

按《通鑑綱目》:天福十二年六月,晉主知遠入大梁,復 以汴州為東京。

按《地理通釋》:漢劉暠即位於太原,都汴。

注:改晉昌為永興軍。

後周编辑

太祖都汴。编辑

按《五代史·周本紀》不載。

按《地理通釋》:周郭威都汴。

注:廣順二年,修大梁城。三年,築郊社壇,作太廟於大梁。顯德元年,廢鄴都。二年,以大梁城中迫隘,詔展外城。

编辑

太祖都皇都。编辑

按《遼史·太祖本紀》:神冊三年春二月癸亥,城皇都。 按《地理志》:上京臨潢府,本漢遼東郡西安平之地。新 莽曰北安平。太祖取天梯、別魯等三山之勢於葦甸, 射金齪箭以識之,謂之龍眉宮。神冊三年城之,名曰 皇都。天顯十三年,更名上京,府曰臨潢。淶流河自西 北南流,遶京三面,東入於曲江,其北東流為按出河。 又有御河、沙河、黑河、潢河、鴨子河、他魯河、狼河、蒼耳 河、輞子河、臚胊河、陰涼河、瀦河、鴛鴦湖、興國惠民湖、 廣濟湖、鹽濼、百狗濼、大神淀,馬盂山、兔兒山、野鵲山、 鹽山、鑿山、松山、平地松林、大斧山、列山、屈劣山、勒得 山,唐所封大賀氏勒得王有基存焉。

上京,太祖創業之地。負山抱海,天險足以為固。地沃 宜耕植,水草便畜牧。金齪一箭,二百年之基,壯矣。天 顯元年,平渤海歸,乃展郛郭,建宮室,名以天贊。起三 大殿:曰開皇、安德、五鑾。中有歷代帝王御容,每月朔 朢、節辰、忌日,在京文武百官並赴致祭。又於內城東 南隅建天雄寺,奉安烈考宣簡皇帝遺像。是歲太祖 崩。太宗援立晉,遣宰相馮道、劉煦等持節,具鹵簿、法 服至此,冊上太宗及應天皇后尊號。太宗詔蕃部並 依漢制,御開皇殿,闢承天門受禮,改皇都為上京。城 高二丈,不設敵樓,幅GJfont二十七里。門,東曰迎春,曰雁 兒;南曰順陽;西曰金鳳,曰西鴈兒,曰南福。其北謂之皇城,高三丈,有樓櫓。門,東曰安東,南曰大順,西曰乾 德,北曰拱辰。中有大內。內南門曰承天,有樓閣;東門 曰東華,西曰西華。此通內出入之所。正南街東,留守 司衙,次鹽鐵司,次南門,龍寺街。南曰臨潢府,其側臨 潢縣。縣西南崇孝寺,承天皇后建。寺西長泰縣,又西 天長觀。西南國子監,監北孔子廟,廟東節義寺。又西 北安國寺,太宗所建。寺東齊天皇后故宅,宅東有元 妃宅,即法天皇后所建也。其南具聖尼寺,綾錦院、內 省司、麴院、贍國、省司二倉,皆在大內西南,八作司與 天雄寺對。南城謂之漢城,南當橫街,各有樓對峙,下 列井肆。東門之北潞縣,又東南興仁縣。南門之東回 鶻營,回鶻商販留居上京,置營居之。西南同文。驛諸 國信使居之。驛西南臨潢驛,以待夏國使。驛西福先 寺,寺西宣化縣,西南定霸縣,縣西保和縣。西門之北 易俗縣,東遷遼縣。

周廣順中,胡嶠《記》曰:上京西樓,有邑屋市肆,交易無錢而用布。有綾錦諸工作、宦者、翰林、伎術、教坊、角觝、儒、僧尼、道士。中國人并、汾、幽、薊為多。宋大中祥符九年,薛映《記》曰:上京者,中京正北八十里至松山館,七十里至崇信館,九十里至廣寧館,五十里至姚家寨館,五十里至咸寧館,三十里度潢水石橋,旁有饒州,唐於契丹嘗置饒樂,今渤海人居之。五十里保和館,度黑水河,七十里宣化館,五十里長泰館。館西二十里有佛舍,民居,即祖州。又四十里至臨潢府,自過崇信館乃契丹舊境,其南奚地也。入西門,門曰金德,內有臨潢館,子城東門曰順陽,北行至景福門,又至承天門,內有昭德、宣政二殿,與氈廬,皆東向。臨潢西北二百餘里號涼淀,在饅頭山南,避暑處。多豐草,掘地丈餘即有堅冰。按《遼史·營衛志》:國俗秋冬違寒,春夏避暑,人主居則有斡魯朵,行則有捺缽,雖建五都,實無常所也。太祖起自朔方,後徙皇都,故斷以上京為遼都,餘都則入留都云。

编辑

太祖都開封。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地理志》:東京,汴之開封也。梁為東都,後唐罷,晉復 為東京,宋因周之舊為都,建隆三年,廣皇城東北隅, 命有司畫洛陽宮殿,按圖修之,皇居始壯麗矣。雍熙 三年,欲廣宮城,詔殿前指揮使劉延翰等經度之,以 居民多不欲徙,遂罷。宮城周迴五里。南三門:中曰乾 元,東曰左掖,西曰右掖。東西面門曰東華、西華,北一 門曰拱宸。乾元門內正南門曰大慶,東、西橫門曰左、 右升龍。左右北門內各二門,曰左、右長慶,左、右銀臺。 東華門內一門曰左承天祥符。大中祥符元年正月,天書降,詔加其上祥 符二字。西華門內一門曰右承天。左承天門內道北門 曰宣祐。正南門內正殿曰大慶,東、西門曰左、右太和。 正衙殿曰文德,兩掖門曰東、西上閤,東、西門曰左、右 嘉福。大慶殿北有紫宸殿,視朝之前殿也。西有垂拱 殿,常日視朝之所也。次西有皇儀殿。又次西有集英 殿,宴殿也。殿後有需雲殿。東有昇平樓,宮中觀宴之 所也。宮後有崇政殿,閱事之所也。殿後有景福殿,西 有殿北向,曰延和,便坐殿也。凡殿有門者,皆隨殿名。 宮中又有延慶、安福、觀文、清景、慶雲、玉京等殿,壽寧 堂、延春閣、福寧殿。東西有門曰左、右昭慶。觀文殿西 門曰延真,其東真君殿曰積慶,前建感真閣。又有龍 圖閣,下有資政、崇和、宣德、述古四殿。天章閣下有群 玉、蕊珠二殿,後有寶文閣,閣東西有嘉德、延康二殿, 前有景輝門。後苑東門曰寧陽,苑內有崇聖殿、太清 樓,其西又有宜聖、化成、金華、西涼、清心等殿,翔鸞、儀 鳳二閣,華景、翠芳、瑤津三亭。延福宮有穆清殿,延慶 殿北有柔儀殿,崇徽殿北有欽明殿。延福宮北有廣 聖宮,內有太清、玉清、沖和、集福、會祥五殿,建流盃殿 於後苑。又有慈德殿、觀稼殿、延羲閣、邇英閣、隆儒殿、 慈壽殿、慶壽宮、保慈宮、玉華殿、基春殿、睿思殿、承極 殿,崇慶、隆祐二宮,睿成宮、宣和殿、聖瑞宮、顯謨閣、玉 虛殿、玉華閣、親蠶宮、燕寧殿、延福宮、保和殿、玉清神 霄宮、上清寶籙宮。萬歲山艮嶽舊城,周迴二十里一 百五十五步。東二門:北曰望春,南曰麗景。南面三門: 中曰朱雀,東曰保康,西曰崇明。西二門:南曰宜秋,北 曰閶闔。北三門:中曰景龍,東曰安遠,西曰天波。新城 周迴五十里百六十五步。南三門:中曰南薰,東曰宣 化,西曰安上。東二門:南曰朝陽,北曰含輝。西二門:南 曰順天,北曰金輝。北四門:中曰通天,東曰長景,次東 曰永泰,西曰安肅。汴河上水門,南曰大通,北曰宣澤。 汴河下,南曰上善,北曰通澤。惠民河,上曰普濟,下曰 廣利。廣濟河,上曰咸豐,下曰善利。上南門曰永順。其 後又於金輝門南置開遠門。

《宋史·李懷忠傳》:懷忠為左右廂都指揮使。上幸西京, 愛其地形勢得天下中正,有留都之意。懷忠乘間進 曰:東京有汴渠之漕,歲致江、淮米數百萬斛,禁衛數 十萬人仰給於此,帑藏重兵皆在焉。根本安固已久, 一旦遽欲遷徙,臣實未見其利。上嘉納之。按《地理通釋》:東京開封府舊城,即汴州城唐建中初李勉 築。

注:周迴二十里一百五十五步,本朝曰闕城,亦曰裏城。

新城,周顯德三年韓通築。

周迴四十八里二百三十三步,本朝曰國城,亦曰外城。

大內據闕城之西北,宮城周迴五里。

即唐宣武節度治所,梁為建昌宮,晉為大寧宮。建隆三年,廣皇城之東北隅,按洛陽宮殿圖修之。乾德三年,導五丈河通皇城為池。祥符九年,增築新城。熙寧八年,重修都城。

高宗都臨安。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紹興八年,始定都於杭。

按《地理志》:行在所。建炎三年閏八月,高宗自建康如 臨安,以州治為行宮。宮室制度皆從簡省,不尚華飾。 垂拱、大慶、文德、紫宸、祥曦、集英六殿,隨事易名,實一 殿。重華、慈福、壽慈、壽康四宮,重壽、寧福二殿,隨時異 額,實德壽一宮。延和、崇政、復古、選德四殿,本射殿也。 慈寧殿,欽先孝思殿,翠寒堂,損齋,東宮,講筵所,資善 堂。天章、龍圖、寶文、顯猷、徽猷、敷文、煥章、華文、寶謨九 閣,實天章一閣。

按《宋史·紀事本末》:高宗建炎元年秋七月,帝以京師 未可往,手詔巡幸東南。冬十月丁巳朔,帝如揚州。二 年冬十月甲子,侍御史張浚請先定六宮所居地。詔 孟忠厚及六宮皇子如杭州。十二月乙卯,太后至杭 州。三年二月庚戌,劉正彥部兵衛六宮,皇子如杭州。 壬子,帝南行至鎮江府。翌日,召從臣問去留。呂頤浩 乞留蹕以為江北聲援,群臣皆以為然。王淵獨言:鎮 江止可捍一面,若金人自通州渡,江以據姑蘇,將若 之何。不如錢塘有重江之險。帝意遂決。張卲上疏曰: 有中原之形勢,有東南之形勢。今縱未能遽爭中原, 宜建都金陵,因江、淮、蜀、漢、閩、廣之資,以圖恢復。不報。 壬戌,駐蹕杭州,即州治為行宮。夏四月丁卯,帝發杭 州。乙酉,至江寧府,改府名建康。閏月辛卯,帝召諸將 議駐蹕之地。壬寅,帝發建康,將如臨安。考功員外郎 婁炤上疏言:今日之計,當思古人量力之言,察兵家 知己之計。力可以保淮南,則以淮南為屏蔽,權都建 康,漸圖恢復。力未可以保淮南,則因長江為險阻,權 都吳會,以養國力。於是帝一意還臨安。不復防淮矣。 冬十月,帝至臨安。十二月壬午,議航海避兵。庚子,帝 移溫台。紹興二年春正月丙午,帝自紹興如臨安,從 呂頤浩之請也。五年二月己丑,建太廟於臨安。時太 廟神主寓溫州,遣太常少卿迎神主,奉安帝行款謁 禮。殿中侍御史張絢言:去年建明堂,今年立太廟,是 將以臨安為久居之地,不復有意中原。不報。七年春 正月癸亥朔,詔移蹕建康。八年春正月戊戌,帝議還 臨安。張守:言建康自六朝為帝王都,氣象雄偉。且據 都會以經理中原,依險阻以捍禦強敵。陛下席未及 暖,今又巡幸。百司六軍,有勤動之苦;民力邦國,有煩 費之憂。願少安於此,以繫中原民心。不從。二月癸亥, 帝發建康。戊寅,帝至臨安,自是始定都矣。

编辑

太祖都上京。编辑

按《金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地理志》:上京路,即海古之地,金之舊土也,國言金 曰按出虎,以按出虎水源於此,故名金源,建國之號 蓋取諸此。國初稱為內地,天眷元年號上京。海陵貞 祐二年遷都於燕,削上京之號,止稱會寧府,稱為國 中者以違制論。大定十三年七月,復為上京。其山有 長白、青嶺、馬紀嶺、完都魯,水有按出虎水、混同江、來 流河、宋瓦江、鴨子河。舊有會平州,天會二年築,契丹 之周特城也,後廢。

其宮室有乾元殿,天會三年建,天眷元年更名皇極殿。慶元宮,天會十三年建,殿曰辰居,門曰景暉,天眷元年安太祖以下御容,為原廟。朝殿,天眷元年建,殿曰敷德,門曰延光,寢殿曰宵衣,書殿曰稽古。又有明德宮、明德殿,熙宗嘗享太宗御容於此,太后所居也。涼殿,皇統二年構,門曰延福,樓曰五雲,殿曰重明。東廡南殿曰東華,次曰廣仁。西廡南殿曰西清,次曰明義。重明後,東殿曰龍壽,西殿曰奎文。時令殿及其門曰奉元。有泰和殿,有武德殿,有薰風殿。其行宮有天開殿,爻剌春水之地也。有混同江行宮。太廟、社稷,皇統三年建,正隆二年毀。原廟,天眷元年以春亭名天元殿,安太祖、太宗、徽宗及諸后御容。春亭者,太祖所嘗御之所也。天眷二年作原廟,皇統七年改原廟乾文殿曰世德,正隆二年毀。大定五年復建太祖廟。興聖宮,德宗所居也,天德元年名之。興德宮,後更名永祚宮,睿宗所居也,光興宮,世宗所居也。正隆二年命吏部郎中蕭彥良盡毀宮殿、宗廟、諸大

族邸第及儲慶寺,夷其址,耕墾之。大定二十一年復修宮殿,建城隍廟。二十三年以甓束其城。有皇武殿,擊毬校射之所也。有雲錦亭,有臨漪亭,為籠鷹之所,在按出虎水側。

按《全遼志》:開原即古肅慎氏地,後曰挹婁。元魏時號 曰勿吉,隋曰黑水靺鞨。唐貞觀二年,始以其地為燕 州。開元中,置黑水府,以其部長為都督刺史,而置長 史以監之。元和以後,屬渤海,為上京龍泉府。契丹攻 渤海,黑水乘間復其地,號熟女直。後滅遼,遂建都。後 遷都於燕,改為會寧府,號上京。

金宮開原城內,金天眷初以此為上京,後廢。

廢帝遷都於中都。编辑

按《金史·廢帝本紀》:天德三年三月壬辰,詔廣燕城建 宮室。四月丙午,詔遷都燕京。辛酉,有司圖上燕城宮 室制度,營建陰陽五姓所宜。海陵曰:國家吉凶,在德 不在地。使桀、紂居之,雖卜善地何益。使堯、舜居之,何 用卜為。九月庚戌,賜燕京役夫帛,人一匹。四年二月 甲戌,如燕京。貞元元年三月辛亥,上至燕京。乙卯,以 遷都,詔中外改燕京為中都,府曰大興。

按《地理志》:中都路,遼會同元年為南京,開泰元年號 燕京。海陵貞元元年定都,以燕乃列國之名,不當為 京師號,遂改為聖都路。

天德三年,始圖上燕城宮室制度,三月,命張浩等增廣燕城。城門十三,東曰施仁、曰宣曜、曰陽春,南曰景風、曰豐宜、曰端禮,西曰麗澤、曰顥華、曰彰義,北曰會城、曰通元、曰崇智、曰光泰。浩等取真定府潭園材木,營建宮室及涼位十六。應天門十一楹,左右有樓門,內有左、右翔龍門,及日華、月華門,前殿曰泰安,左、右掖門,內殿東廊曰敷德門。大安殿之東北為東宮,正北列三門,中曰粹英,為壽康宮,母后所居也,西曰會通門,門北曰承明門,又北曰昭慶門。東曰集禧門,尚書省在其外,其東西門左、右嘉會門也,門有二樓,大安殿後門之後也。其北曰宣明門,則常朝後殿門也。北曰仁政門,傍為朵殿,朵殿上為兩高樓,曰東、西上閤門,內有仁政殿,常朝之所也。宮城之前廊,東西各二百餘間,分為三節,節為一門。將至宮城,東西轉各有廊百許間,馳道爾傍植柳,廊脊覆碧瓦,宮闕殿門則純用碧瓦。應天門舊名通天門,大定五年更。七年改福壽殿曰壽安宮。明昌五年復以隆慶宮為東宮,慈訓殿為承華殿,承華殿者,皇太子所居之東宮也。泰和殿,泰和二年更名慶寧殿。又有崇慶殿。魚藻池、瑤池殿位,貞元元年建。有神龍殿,又有觀會亭。又有安仁殿、隆德殿、臨芳殿。皇統元年有元和殿。有常武殿,有廣武殿。為擊毬、習射之所。京城北離宮有大寧宮,大定十九年建,後更為寧壽,又更為壽安,明昌二年更為萬寧宮。瓊林苑有橫翠殿。寧德宮西園有瑤光臺,又有瓊華島,又有瑤光樓。皇統元年有宣和門。正隆二年有宣華門,又有撒合門。

按《金圖經》:亮欲都燕,遣畫工寫京師宮室制度,闊狹 修短,盡以授之左相張浩輩按圖修之。城之四圍九 里三十步。自天津橋之門北曰宣陽門,門分三,中繪 一龍,兩偏繪一鳳,用金鍍銅實之。中門常不開,惟車 駕出入。兩邊分雙隻日開。兩樓曰文曰武,自文轉東 曰來寧館,自武轉西曰會同館,二館皆為本朝使設 也。正北曰千步廊,東西對兩廊之半,各有偏門,向東 曰太廟,向西曰尚書省。通天門觀高八丈,門五,飾以 金釘。東西相去里餘,又設一門,左曰左掖,右曰右掖。 南城之正東曰宣華,正西曰玉華,北曰拱宸門。內殿 凡九重,殿三十有六,門閤倍之。正中位曰皇帝正位, 後曰皇后正位。位之東曰內省,西曰十六位,乃妃嬪 所居之地也。西出玉華門,為同樂園,瑤池、蓬瀛、杏林 盡在是。

宣宗遷都於南京。编辑

按《金史·宣宗本紀》:貞祐三年夏四月乙卯,尚書省奏 巡幸南京,詔從之。五月乙亥,上南遷詔告國內。太學 生趙昉等上章極論利害,以大計已定,不能中止,皆 慰諭而遣之。詣原廟奉辭。戊寅,將發,雨,不果行。以南 京留守僕散瑞等嘗請臨幸,及行,先詔諭之。壬午,車 駕發中都。秋七月,車駕至南京。

按《地理志》:南京路,國初曰汴京,貞元元年更號南京。

都城門十四,曰開陽,曰宣仁,曰安利,曰平化。曰通遠,曰宜照,曰利川,曰崇德,曰迎秋,曰廣澤,曰順義,曰迎朔,曰順常,曰廣智。官城門,南門外曰南薰,南薰北新城門曰豐宜,橋曰龍津橋,北門曰丹鳳,其門三。丹鳳北曰丹橋,橋少北曰文武樓,遵御路而北橫街也。東曰太廟,西曰郊社,正北曰承天門,其門五,雙闕前引,東曰登聞檢院,西曰登聞鼓院。檢院東曰左掖門,門南曰待漏院。鼓院西曰右掖門,門南曰都堂。直承天門北曰大慶門,門東曰日精

門,又東曰左昇平門。大慶門西曰月華門,又西曰右昇平門。正殿曰大慶殿,前有龍墀,又南有丹墀,東廡曰嘉福樓,西廡曰嘉瑞樓。大慶後曰德儀殿。殿東曰左昇龍門,西曰右昇龍門。正門曰隆德,內有隆德殿,有蕭牆,有丹墀。隆德殿左曰東上閤門,右曰西上閤門,皆南向。鼓樓在東,鐘樓在西。隆德之次曰仁安門、仁安殿,東則內侍局,又東曰近侍局,又東則嚴祗門,宮中則稱曰撒合門,少南曰東樓,則授除樓也。西曰西樓。仁安之次曰純和殿,正寢也。純和西曰雪香亭,亭北則后妃位也,有樓,樓西曰瓊香亭,亭西曰涼位,有樓,樓北少西曰玉清殿。純和之次曰福寧殿,殿後曰苑門,內曰仁智殿,有二太湖石,左曰敷錫神運萬歲峰,右曰玉京獨秀太平巖,殿曰山莊,其西南曰翠微閤。苑門東曰僊韶院,院北曰翠峰,峰之洞曰大滌湧翠,東連長生殿,又東曰湧金殿,又東曰蓬萊殿。長生西曰浮玉殿,又西曰瀛洲殿。長生殿南曰閱武殿,又南曰內藏庫。嚴祗門東曰尚食局,又東曰宣徽院,院北曰御藥院,又北右藏庫,東則左藏庫。宣徽院東曰點檢司,司北曰祕書監,又北曰學士院,又北曰諫院,又北曰武器署。點檢司南曰儀鑾局,又南曰尚輦局。宣徽院南曰拱衛司,又南曰尚衣局。其南為繁禧門,又南曰安泰門,門與左昇龍門相直。東壽聖宮,兩宮太后位也,本明俊殿,試進士之所。宮北曰徽音院,又北曰燕壽殿,殿垣後少西曰振肅衛司,東曰中衛尉司。儀鑾局東曰小東華門,更漏在焉。中尉衛司東曰祗肅門,少東南曰將軍司。徽音、壽聖東曰太后苑,苑殿曰慶春,與燕壽殿並。小東華與正東華門對。東華門內正北尚局,其西北曰臨武殿。在掖門北,尚食局南曰宮苑司。其西北尚醞局、湯藥局。侍儀司少西曰符寶局、器物局,又西則撒合門也。嘉瑞樓西曰三廟,正殿曰德昌,東曰文昭,西曰光興。德昌後,宣宗廟也。宮西門曰西華,與東華相直,北門曰安貞。

编辑

太祖都和林。编辑

按《元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地理志》:和寧路,始名和林,以西有哈剌和林河,因 以名城。太祖十五年,定河北諸郡,建都於此。初立元 昌路,後改轉運和林使司,前後五朝都焉。

太宗乙未年,城和林,作萬安宮。丁酉,治迦堅茶寒殿,在和林北七十餘里。戊戌,營圖蘇胡迎駕殿,去和林城三十餘里。

世祖都大都。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至元元年八月乙卯,詔改燕京為 中都,其大興府仍舊。九年二月壬辰,改中都為大都。 按《地理志》:大都路,唐幽州范陽郡。遼改燕京。金遷都, 為大興府。元太祖十年,克燕,初為燕京路,總管大興 府。太宗七年,置版籍。世祖至元元年,中書省臣言:開 平府闕庭所在,加號上都,燕京分立省部,亦乞正名。 遂改中都,其大興府仍舊。四年,始於中都之東北置 今城而遷都焉。九年,改大都。十九年,置留守司。二十 一年,置大都路總管府。

按《劉秉忠傳》:初,帝以燕為中都。四年,又命秉忠築中 都城,始建宗廟宮室。八年,奏建國號曰大元,而以中 都為大都。

按《春明夢餘錄》:元世祖問劉秉忠曰:今之定都,惟上 都、大都耳。何處最佳。秉忠曰:上都國祚短民風淳,大 都國祚長民風淫。遂定都燕之計。

编辑

太祖都應天。编辑

按《昭代典則》:洪武二年,上召諸老臣,問以建都之地。 或言關中險固,金城天府之國。或言洛陽天地之中, 四方朝貢道里適均,汴梁亦宋之舊京。又或言北平 元之宮室完備,就之可省民力。上曰:所言皆善,惟時 有不同耳。長安、洛陽、汴京,實周、秦、漢、魏、唐、宋所建國。 但平定之初,民未蘇息,朕若建都於彼,供給力役悉 資江南,重勞其民。若就北平,要之宮室不能無更,亦 未易也。今建業,長江天塹龍蟠虎踞,江南形勝之地, 真足以立國。臨濠則前江後淮,以險可恃,以水可漕, 朕欲以為中都,何如。群臣稱善。至是,始命有司建置 城池宮闕,如京師之制焉。

按《江寧府志》:明太祖於元至正丙申三月,取集慶路。 戊申,混一海內。改路為應天府,大建城闕。考諸都城 之域,惟南門大西水西三門因舊,更名聚寶、石城、三 山。自舊東門處截壕為城。沿淮水北崇禮鄉地,開拓 八里,增建南出者二門,曰通濟、正陽。自正陽以東而 北,建東出者一門,曰朝陽。自鍾山之麓,由龍廣山圍 繞而西抵覆舟山,建北門曰太平。又西據覆舟山、雞 鳴山、緣湖水以北,至直瀆山而西八里,又建北出者 二門,曰神策、金川。自金川北,繞獅子山於內雉堞,東西相向亦建二門,曰鍾阜、儀鳳。自儀鳳迤GJfont而南,建 定淮、清涼二門,以接舊西門。而周門西出者五,由聚 寶北至金川、神策,比通濟、正陽,至太平之南北倍之。 由朝陽至石城、三山,比定淮至神策之東城、三山水 門,至通濟水門之東西,亦倍之。東盡鍾山之南岡,北 據山控湖,西阻石頭,南臨聚寶,貫秦淮於內外,橫縮 屈曲,計周九十六里。外郭西北據山帶江,東南阻山 控野,闢十有六門。東五曰姚坊、仙鶴、麒麟、滄波、高橋, 南七曰上方、夾岡、雙橋、鳳臺、馴象、大安德、小安德,西 一曰江東,北三曰佛寧、上元、觀音,周一百八十里。

成祖都北京。编辑

按《成祖實錄》:永樂元年正月,禮部尚書李至剛等言: 自昔帝王或起布衣,平定天下;或由外藩,入承大統。 其於肇跡之地,皆有升崇。竊見北平布政司,實皇上 承運興王之地,宜遵太祖高皇帝中都之制,立為京 都。制曰:可。其以北平為北京。

十四年十一月,復詔群臣議營建北京。先是,車駕至 自北京。工部奏請擇日興工,上以營建事重,乃命文 武群臣復議。於是,公、侯、伯、五軍都督及在京都指揮 等官上疏曰:臣等切惟北京河山鞏固,水甘土厚,民 俗淳樸,物產豐富,誠天府之國,帝王之都也。皇上營 建北京,為子孫帝王萬世之業。比年車駕巡狩,四海 會同,人心協和,嘉瑞駢集,天運維新實兆於此。矧河 道疏通,漕運日廣,商賈輻輳,財貨充盈,良材巨木已 集京師,天下軍民樂於趨事,揆之天時,察之人事,誠 所當為而不可緩。伏乞上順天心,下從人望,早敕所 司興工營建,天下幸甚。六部都察院、大理寺、通政司、 太常寺等衙門、尚書都御史等官復上疏曰:伏惟北 京,聖上龍興之地。北枕居庸,西峙太行,東連山海,南 俯中原,沃野千里,山川形勝,誠帝王萬世之都。昔太 祖高皇帝削平海宇,以其地分封,陛下誠有待於今 日。陛下嗣太祖之位,即位之初嘗陞為北京,而宮殿 未建,文武群臣合詞奏請,已蒙俞允。所司掄材川廣, 官民樂於趨事,長材大木,不勞而集。比年聖駕巡狩, 萬國來同,民物阜成,禎祥協應,天意人心,昭然可見。 然陛下重於勞民,延緩至今,臣等切惟宗社大計,正 陛下當為之時。況今漕運已通,儲蓄充溢,材用具備, 軍民一心,營建之辰,天實啟之。伏乞早賜聖斷,敕所 司擇日興工,以成國家悠久之計,以副臣民之望。上 從之。

北京營建,凡廟社、郊祀、壇場、宮殿、門闕,規制悉如南 京,而高敞壯麗過之。復於皇城東南建皇太孫宮,東 安門外建十五邸,通為屋八千三百五十楹。自永樂 十五年六月興工,至十八年冬告成。詔曰:開基創業, 興王之本為先;繼體守成,經國之宜尤重。昔朕皇考 太祖高皇帝受天明命,建都江左,以肇邦基。肆朕纘 承大統,惟懷永圖,眷茲北京,實為都會。地勢雄偉,山 川鞏固,四方萬國,道里適均。惟天意之所屬,實卜筮 之攸同。乃倣古制徇輿情,立兩京,置郊社宗廟,創建 宮室。上以紹皇考太祖高皇帝之先志,下以開子孫 萬世之弘規。且於巡狩駐守,實有便焉。爰自營建以 來,天下軍民樂於趨事,天人協贊,景貺駢臻。今工已 告成,選十九年正月朔旦,御奉天殿朝百官,誕新治 理用,致雍熙於戲。天地清寧,衍宗社萬年之福。山河 綏靖,隆古今全盛之基。乃命禮部正北京為京師,不 稱行在。

按《舊京遺事》:京師大城一重周四十五里,九門,城周 正如印、南正陽、崇文、宣武,東朝陽、東直,西阜成、西直, 北德勝、安定。大城內為皇城,皇城六門大明南向直 正陽門,東安直朝陽門,西安直阜成門,北安當德勝 門。大明東轉長安左門,西轉長安右門,於京城正中。 皇城內樹色菁蔥,罘罳金雀,人騎馬上可望也。城外 紅鋪七十二,禁軍守之。皇城內為宮城,八門:正南第 一重曰承天之門,二重曰端門,三重曰午門,午門魏 闕分焉,曰左掖門、右掖門,正南有五門也。東曰東華, 西曰西華,北曰元武,周迴紅鋪三十六,亦禁軍守之。 城河遶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