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003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三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三卷目錄

 山川總部藝文一

  山川頌         漢董仲舒

  遊思賦          宋鮑照

  答謝中書書       梁陶弘景

  畫山水賦         唐荊浩

  遊甬東山水古蹟記     元吳萊

  序山水之間        明解縉

 山川總部藝文二

  遊覽詩          晉棗據

  和劉中書         齊謝脁

  擬殷東陽仲文興矚     梁江淹

  擬謝僕射混遊覽       前人

  擬謝臨川靈運游山      前人

  擬謝光祿莊郊遊       前人

  山水粉圖        唐陳子昂

  奉和李右相書壁畫山水    孫逖

  闕題            王維

  舟中曉望         孟浩然

  觀博平王志安少府山水粉壁  李白

  同族弟金城尉叔卿燭照山水壁畫歌

                前人

  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   前人

  奉先劉少府新畫山水障歌   杜甫

  戲題王宰畫山水圖歌     前人

  觀于舍人壁畫山水     王季友

  招孟武昌并序      元結

  山中即事         郎士元

  題山水圖        元貢師泰

  題江陰丘文中山水圖     前人

  趙道士山水圖       揭徯斯

  題高房山山水       明吳寬

  題安城彭學士山水圖    程敏政

 山川總部選句

 山川總部紀事

 山川總部雜錄

山川典第三卷

山川總部藝文一编辑

《山川頌》
漢·董仲舒
编辑

山則巃嵷GJfont,嵬崔嶵巍,久不崩GJfont,似夫仁人志士。 孔子曰:山川神祇立寶,藏殘器用,資曲直合。大者可 以為宮室臺榭,小者可以為舟輿浮灄。大者無不中, 小者無不入。持斧則砍,折鎌則艾。生人立,禽獸伏,死 人多,多則功而不言。是以君子取辟也。且積土成山, 無損也。成其高,無害也。成其大,無虧也。小其上,泰其 下,久長安。後世無有去就儼,然獨處惟山之意。《詩》云: 節彼南山,惟石巖巖。赫赫師尹,民具爾瞻。此之謂也。 水則源泉,混混汒汒,晝夜不竭,既似力者。盈科後行, 既似持平者。循微赴下,不遺小間,既似察者。循谿谷 不迷,或奏萬里而必至,既似知者。障防止之能淨淨, 既似知命者。不清而入,潔清而出,既似善化者。赴千 仞之壑而不疑,既似勇者。物皆困於火,而水獨勝之, 既似武者。咸得之而生,失之而死,既似有德者。孔子 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此之謂也。

《遊思賦》
宋·鮑照
编辑

雲徑兮海衝,上潮兮送風。秋水兮駕浦,涼煙兮冒虹。 暮氣起兮遠岸黑,陽精滅兮天際紅。波茫茫兮無底, 山森森兮萬重。平隰兮亙岸,通川兮瀉壑。仰盡兮天 經,俯窮兮地絡。望波際兮曇曇,眺雲間兮灼灼。乃江 南之斷山,信海上之飛鶴。指煙霞而問鄉,窺林嶼而 訪泊。撫身事而識苦,念親愛而知樂。苦與樂,其何言。 悼人生之長役。捨堂宇之密親,坐江潭而為客。對蒹 葭之遂黃,視零露之方白。鴻晨驚以響湍,泉夜下而 鳴石。結中洲之雲蘿,託綿思於遙夕。瞻荊吳之遠山, 望邯鄲之長陌。塞風馳兮邊草飛,胡沙起兮雁揚翮。 雖燕越之異心,在禽鳥而同戚。悵收情而抆淚,遣繁 悲而自抑。此日中其幾時,彼月滿而將蝕。生無患於 不老,奚引憂以自逼。物因節以卷舒,道與運而升息。 賤賣卜以當壚,隱我耕而子織。誠愛秦王之奇勇,不 願絕筋,而稱力已矣哉。使豫章生而可知,夫何異乎 叢棘。

===
《答謝中書書》
梁·陶弘景
===山川之美,古來共談。高峰入雲,清流見底。兩岸石壁,

五色交輝。青林翠竹,四時俱備。曉霧將歇,猿鳥亂鳴。 夕日欲頹,沈鱗競躍。實是欲界之仙都。自康樂以來, 未復有能與其奇者。

《畫山水賦》
唐·荊浩
编辑

凡畫山水,意在筆先。丈山尺樹,寸馬豆人。遠人無目, 遠樹無枝。遠山無皴,隱隱似眉。遠水無波,高與雲齊。 此其訣也。山腰雲塞,石壁泉塞。樓臺樹塞,道路人塞。 石分三面,路看兩蹊。樹觀頂GJfont,水看岸基。此其法也。 凡畫山水,尖峭者峰,平夷者嶺,峭壁者崖,有穴者岫, 懸石者巖,形圓者巒,路通者川,兩山夾路者壑,兩山 夾水者澗,注水者溪,泉通者谷,路下小土山者坡,極 目而平者GJfont。若能辨別此類,則粗知山水之彷彿也。 觀者,先看氣象,後辨清濁,分賓主之朝揖,列群峰之 威。儀多則亂,少則慢,不多不少,要分遠近。遠山不得 連近山,遠水不得連近水。山腰回抱,寺觀可安。斷岸 頹堤,小橋可置。有路處人行,無路處林木,岸斷處古 渡,山斷處荒村,水闊處征帆,林密處店舍。懸崖古木, 露根而藤纏。臨流怪石,嵌空而水痕。凡作林木,遠者 疏平,近者森密,有葉者枝柔,無葉者枝硬,松皮如鱗, 柏皮纏身。生於土者,修長而挺直。長於石者,拳曲而 伶仃。古木節多而半死,寒林扶疏而蕭森。春景則霧 鎖煙籠,樹林隱隱,遠水拖藍,山色堆青。夏景則林木 蔽天,綠蕪平GJfont,倚雲瀑布。行人羽扇,近水幽亭。秋景 則水天一色,GJfontGJfont疏林,鴈橫煙塞,蘆裊沙汀。冬景則 樹枝雪壓,老樵負薪,漁舟倚岸,水淺沙平,凍雲黯淡, 酒帘孤村。風雨則不分天地,難辨東西,行人傘笠,漁 父蓑衣。有風無雨,枝葉斜披。有雨無風,枝葉下垂。雨 霽則雲收天碧,薄靄依稀,山光淺翠,網曬斜暉。曉景 則千山欲曙,霧靄霏霏,朦朧殘月,曉色熹微。暮景則 山銜殘日,犬吠疏籬,僧投遠寺,帆卸江湄,路人歸急, 半掩柴扉。或煙斜霧橫,或遠岫雲歸,或秋江晚渡,或 荒塚斷碑。如此之類,須要筆法布置,更看臨期,山形 不得犯重,樹頭不得整齊。山借樹為衣,樹借山為骨。 樹不可繁,要見山之秀麗。山不可亂,要顯樹之精神。 若留意於此者,須心會於元微。

《遊甬東山水古蹟記》
元·吳萊
编辑

昌國,古會稽海東洲也。東控三韓日本,北抵登萊海 泗,南到今慶元城三五百里。泰定元年夏六月,自慶 元桃華渡,覓舟而東,海際山童,無草木,或小僅如著, 輒刈以鬻,鹽東偪海,有招寶山,或云他處,見山有異 氣,疑下有寶。或云:東方以海貨來互市,必泊此山。山 故有砲臺,曾就臺蹠弩射夷人矢洞船,猶入地尺。又 別作大筒曳鐵鎖江水,夷舟猝不得入。前至峽口,怪 石嵌險離立。南曰金雞,北曰虎蹲。又前,則為蛟門,峽 束浪激,或大如五石斗甕,躍入空中,卻墮下碎為雰 雨。或遠如雪山冰岸,挾風力作聲勢崩。擁舟蕩蕩,與 上下一。僧云:此特其小小者耳。秋風一作,海水又壯, 排空觸岸,杳不辨舟楫所在。獨帆檣上指潮東上風, 西來水,相鬥,舟不能尺咫,一撞嶕石,且靡解不可支 持。又前,則為三山,大洋山多磁石,舟板釘鐵。或近山 則膠制不動,昌國境也。昌國中多大山,四面皆海,人 家頗居篁竹蘆葦間,或散在沙墺,非舟不相往來。田 種少類,入海中捕魚蝤蛑蛇母彊塗傑步腥,涎褻味 逆,人鼻口歲。或仰穀他郡,東從舟山過赤峙,轉入外 洋,望岸客山,山出白艾,地多蛇。東到梅岑山,梅子真 煉藥處,山梵書所謂補怛洛迦山也。唐言小白花山 自山東行,西折為觀音洞。洞瞰海外,巉中裂大石,壁 紫黑。旁罅而兩岐,亂石如斷圭,積伏蟠結,怒潮摐擊, 晝夜作魚龍嘯吼聲。又西,則為善財洞,峭不囓足,泉 流滲滴,懸纓不斷。前入海數百步,有嶕。土人云:曾有 老僧秉燭行洞穴,且半里,山石合。一竅有光,大如盤, 盂側首睨之,寬弘潔白,非水非土,遠不辨GJfont際。又自 山北轉,得盤陀石山,粗怪益高,壘石如垤。東望窅窅, 想像高麗日本界,如在雲霧蒼莽中。日初出,大如米 蓯,海盡赤,跳踊出,天未六合,GJfont然鮮明。及日光照海, 薄雲掩蔽,空水弄影,恍類鋪僧伽黎衣,或現或滅。南 望桃花,望秦諸山,嵌空刻露、屹立巨浸,如世疊太湖 靈璧,不著寸土尺樹,天然可愛。東南望東霍山,山多 大樹,徐市蓋常駐舟於此。土人云:自東霍轉而北行, 盡昌國北界,有蓬萊山,眾山四圍峙立,旋繞小嶼,屹 如百尺樓臺。而中又有紫霞洞,與山為鄰,中畔明通, 方如大車之輿,潮水一退,人可或入。或云人不可到, 隱隱有神仙題墨,漫不能辨。又有沙山,細沙所積。海 日照之有芒。手攫,則霏屑下漸成窪穴,潮過又補,終 不少損。旁有石龍,蒼白角爪鱗鬣具,蜿蜒跨空。亙三 十里,舟徑其下。西轉別為洋山,中多大魚。又北則為 朐山,岱山、石蘭山,魚鹽者所聚。又自北而南,則為徐 偃王戰洋。世傳偃王既敗不之彭城,而之越,棄玉几 硯。會稽之水又南,則為黃公墓。黃公赤刀厭虎,厭不 行,為虎所食者也。夫昌國本《禹貢》島夷,後乃屬越。曰甬句東,越王句踐欲使故吳王夫差居之,然不至也。 海中三山,安期羡門之屬,或避秦亂至此。方士特未 始深入,或云三山在水底,或云:山近則風引舟去,蓋 妄說也。東土人士,每愛會稽山水,故稱入會稽者,為 入東。抱朴子亦云:古仙者之樂,登名山為上。海中大 島嶼,如會稽之東翁洲者,次之今昌國也。是年秋八 月,自昌國回姑蘇,繪山海奇絕處。明昔人之不妄,時 一展翫宗少文臥遊,不是過矣。米蓯二字疑訛

《序山水之間》
明·解縉
编辑

今雲南參政姚公,與予交幾二十年。嘗謂余所居浙, 東西佳山水:虎丘、孤山、西湖、天竺、吳松、剡溪、若耶、雲 門、天台、鴈蕩、鳳翥、龍導、鷲山、蟾伏,登臨眺望,游詠漁 嬉。畫船簫鼓,不足為耳目之娛。鮮食芳茹,不足動口 腹之欲。逍遙徜徉,不知山水之為樂也。而況區區功 名與富貴哉。浮雲無心,風流蓬轉,歷職官曹,不為物 誘,陶然山水之間,事至則應之而已。功名富貴之過, 吾前者亦皆有可觀,而況胸中之丘壑哉。余喜公之 言若有道者,及其事紛務委,造次途遇,握手論心,未 嘗不欣然一嘆也。於是其言益可信也。嗟夫,人惟超 乎萬物之外,則可以役萬物。屈於萬物之內,則為萬 物役,此理之固然也。故飛鳥之失其山林,而局以樊 籠則悲。游魚之奪其江湖而居之,一勺水則困。僻野 之士包之以冠裳,負之以佩綬,而驅之以拜起,則怨 懟而不安。此皆未能超乎物之外也。若姚公者,其心 非屑然於山水間,而山之峙水之流,動靜聲色,自不 出於其方寸之間也。矧其家在富春山之陽,有嚴子 陵之高風,出乎日月之上者,為師表于前,宜乎造詣 者,至於如是之高遠也。士大夫為之詩若干首,具如 右。

山川總部藝文二编辑

《遊覽詩》
晉·棗據
编辑

矯足登雲閣,相伴步九華。徙倚憑高山,仰攀桂樹柯。 延首觀神州,迴睛盼曲阿。芳林挺修幹,一歲再三花。 何以濟不朽,噓吸漱朝霞。重巖吐神溜,傾觴挹涌波。 恢恢大道間,人事足為多。

《和劉中書》
齊·謝脁
编辑

昔余侍君子,歷此遊荊漢。山川隔舊賞,朋僚多雨散。 圖南矯風翮,曾非息短翰。移疾覯新篇,披衣起淵玩。 惆悵懷昔踐,彷彿得殊觀。赬紫共彬駮,雲錦相陵亂。 奔星上未窮,驚雷下將半。迴潮漬崩樹,輪菌軋傾岸。 巖篠或傍翻,石菌蕪脩幹。澄澄明浦媚,衍衍清風爛。 江潭良在目,懷賢興累歎。歲暮不我期,淹留絕巖畔。

《擬殷東陽仲文興矚》
梁·江淹
编辑

晨遊任所萃,悠悠蘊真趣。雲天亦遼亮,時與賞心遇。 青松挺秀萼,惠色出喬樹。極眺清波深,緬映石壁素。 瑩情無餘滓,拂衣釋塵務。求仁既自我,元風豈外慕。 直置忘所宰,蕭散得遺慮。

《擬謝僕射混遊覽》
前人
编辑

信矣勞物化,憂襟未能整。薄言遵郊衢,總轡出臺省。 淒淒節序高,寥寥心悟永。時菊耀巖阿,雲霞冠秋嶺。 眷然惜良辰,徘徊踐落景。卷舒雖萬緒,動復歸有靜。 曾是迫桑榆,歲暮從所秉。丹壑不可攀,忘懷寄匠郢。

《擬謝臨川靈運遊山》
前人
编辑

江海經邅迴,山嶠備盈缺。靈境信淹留,賞心非徒設。 平明登雲峰,杳與廬霍絕。碧障長周流,金潭恆澄澈。 洞林帶晨霞,石壁映初晰。乳竇既滴瀝,丹井復寥泬。 喦崿轉奇秀,岑崟還相敵。赤玉隱瑤溪,雲錦破沙汭。 夜聞猩猩啼,朝見鼯鼠逝。南中氣候暖,朱華淩白雪。 幸遊建德鄉,觀奇經禹穴。身名竟誰辨,圖史終磨滅。 且泛桂水潮,映月遊海澨。攝生貴處順,將為智者說。

《擬謝光祿莊郊遊》
前人
编辑

肅舲出郊際,徙樂逗江陰。翠山方藹藹,青浦正沈沈。 涼葉照沙嶼,秋榮冒水潯。風散松架險,雲鬱石道深。 靜默鏡綿野,四睇亂層岑。氣清知鴈引,露華識猿音。 雲裝信解紱,煙駕可辭金。始整丹泉術,終覿紫芳心。 行光自容裔,無使弱思侵。

《山水粉圖》
唐·陳子昂
编辑

山圖之白雲兮,若巫山之高丘。紛群翠之鴻濛,又似 蓬瀛海水之周流。信夫人之好道,愛雲山以幽求。

《奉和李右相書壁畫山水》
孫逖
编辑

廟堂多暇日,山水契中情。欲寫高深趣,還因藻繪成。 九江臨戶牖,三峽繞檐楹。花柳窮年發,煙雲逐意生。 能令萬里近,不覺四時行。氣染荀香馥,光含樂鏡清。 詠歌齊出處,圖畫表沖盈。自保千年遇,何論八載榮。

《闕題》
王維
编辑

荊谿白石出,天寒紅葉稀。山路元無雨,空翠濕人衣。

《舟中曉望》
孟浩然
编辑

挂席東南望,青山水國遙。舳艫爭利涉,來往任風潮。 問我今何去,天台訪石橋。坐看霞色曉,疑是赤城標。

《觀博平王志安少府山水粉壁》
李白
编辑

粉壁為空天,丹青狀江海。游雲不知歸,日見白鷗在。 博平真人王志安,沈吟至此願挂冠。松谿石磴帶秋 色,愁客思歸坐曉寒。

《同族弟金城尉叔卿燭照山水壁畫歌》
编辑

前人

高堂粉壁圖蓬瀛,燭前一見滄洲清。洪波洶湧山崢 嶸,皎若丹丘,隔海望赤城。光中乍喜嵐氣滅,謂逢山 陰晴後雪。迴溪碧流寂無喧,又如秦人月下窺花源。 了然不覺清心魂,祇將疊嶂鳴秋猿。與君對此歡未 歇,放歌行吟達明發。卻顧海客揚雲帆,便欲因之向 溟渤。

《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
前人
编辑

峨嵋高出西極天,羅浮直與南溟連。名公繹思揮彩 筆,驅山走海置眼前。滿堂空翠如可掃,赤城霞氣蒼 梧煙。洞庭瀟湘意渺綿,三山七澤情洄沿。驚濤洶湧 向何處,孤舟一去迷歸年。征帆不動亦不旋,飄如隨 風落天邊。心搖目斷興難盡,幾時可到三山巔。西峰 崢嶸噴流泉,橫石蹙水波潺湲。東GJfont合沓蔽輕霧,深 林雜樹空芊綿。此中冥昧失晝夜,隱几寂聽無鳴蟬。 長松之下列羽客,對坐不語南昌仙。南昌仙人趙夫 子,妙年歷落青雲士。訟庭無事羅眾賓,杳然如在丹 青裏。五色粉圖安足珍,真仙可以全吾身。若待功成 拂衣去,武陵桃花笑殺人。

《奉先劉少府新畫山水障歌》
杜甫
编辑

堂上不合生楓樹,怪底江山起煙霧。聞君埽卻赤縣 圖,乘興遣畫滄洲趣。畫師亦無數,好手不可遇。對此 融心神,知君重毫素。豈但祁岳與鄭虔,筆跡遠過楊 契丹。得非元圃裂,無乃瀟湘GJfont。悄然坐我天姥下,耳 邊已似聞清猿。反思前夜風雨急,乃是蒲城鬼神入。 元氣淋漓障猶濕,真宰上訴天應泣。野亭春還雜花 遠,漁翁暝踏孤舟立。滄浪水深青暝闊,欹岸側島秋 毫末。不見湘妃鼓瑟時,至今斑竹臨江活。劉侯天機 精,愛畫入骨髓。自有兩兒郎,揮灑亦莫比。大兒聰明 到,能添老樹巔崖裏。小兒心孔開,貌得山僧及童子。 若耶溪雲門寺,吾獨胡為在泥滓,青鞋布襪從此始。

《戲題王宰畫山水圖歌》
前人
编辑

十日畫一水,五日畫一石。能事不受相促迫,王宰始 肯留真跡。壯哉崑崙方壺圖,挂君高堂之素壁。巴陵 洞庭日本東,赤岸。水與銀河通。中有雲氣隨飛龍,舟 人漁子入浦漵。山水盡亞洪濤風,尤工遠勢古莫比。 咫尺應須論萬里,焉得并州快剪刀,剪取吳松半江 水。

《觀于舍人壁畫山水》
王季友
编辑

野人宿在人家,少朝見此山。謂山曉半壁,能棲嶺上 雲開,簾欲放湖中,鳥獨坐長松。是阿誰再三,招手起 來遲。于公大笑,向余說小弟,丹青能爾為。

《招孟武昌》并序
元·結
编辑

漫叟作《退谷銘》,指曰:干進之客,不能遊之。作《桮湖銘》,指曰:為人厭者,勿泛桮湖。孟士源嘗黜官,無情干進在武昌,不為人厭,可遊退谷,可泛桮湖。故作詩招之。

風霜枯萬物,退谷如春時。窮冬涸江海,桮湖澄清漪。 湖盡到谷口,單船近階墀。湖中更何好,坐見大江水。 欹石為水涯,半山在湖裏。谷口更何好,絕壑流寒泉。 松桂蔭茅舍,白雲生坐邊。武昌不干進,武昌人不厭。 退谷正可遊,桮湖任來泛。湖上有水鳥,見人不飛鳴。 谷口有山獸,往往隨人行。莫將車馬來,令我鳥獸驚。

《山中即事》
郎士元
编辑

入谷多春興,乘舟棹碧潯。山雲昨夜雨,溪水曉來深。

《題山水圖》
元·貢師泰
编辑

前山後山雲亂起,山腳入谿清見底。谿南更有山外 山,散如浮塵聚如米。老楓枯櫟葉紛紛,下有人家深 閉門。釣絲欲收風浪急,卻回雙艇來籬根。老人曳杖 行傴僂,一童負樵一童斧。筆端意度盡神妙,卷裏衣 冠自淳古。商周寂寞經幾秦,後來莘渭寧無人。茫茫 耕釣去不已,武陵竟隔桃花春。

《題江陰丘文中山水圖》
前人
编辑

老龍渴飲池中墨,飛上半天成崱屴。雲煙著地凝不 開,白晝神驅太陰黑。筆端巧奪造化功,咫尺峰巒千 萬重。長林似灑楓葉雨,虛亭不動松花風。隔江更有 山無數,江上扁舟纔半渡。他年白髮許重來,為君別 寫容城賦。

《趙道士山水圖》
揭徯斯
编辑

悄愴寒山曉,淒迷野水昏。長橋通古寺,小艇背衡門。 路盡雙松上,雲生亂石根。如行南嶽暮,遙見祝融尊。

《題高房山山水》
明·吳寬
编辑

燕南蹙翠維房山,高公昔者生其間。戲拈畫筆少明 豁,玉女峰亞垂煙鬟。積雨初收隔春樹,望見人家塢 邊住。亦知中有王維詩,行到水窮無覓處。

《題安城彭學士山水圖》
程敏政
编辑

何人結屋青山裏,終日開窗見山喜。近峰錯落走簷 牙,遠岫蜿蜒插天嘴。澄江一道山前過,短棹平分浪 痕破。船頭水氣綠侵衣,載酒高人面山坐。石泉下衝 沙渚渾,桑榆接地成深GJfont。柴扉欲扣不可到,或有細 路通雲。根竹鶴老人名畫手,半幅生綃大于斗。水分 山斷意無,窮目送飛鴻渡江口。安城先生塵慮脫,南 望鄉人楚天。闊高堂永日對山歌,蕭蕭涼風起蘋末。

山川總部選句编辑

漢王褒《洞簫賦》:迴江流川而溉其山。

班固《西都賦》:禮上下而接山川,究休佑之所用。 《東都賦》:捐金於山,沈珠於淵。

晉陸機《文賦》:石韞玉而山輝,水懷珠而川媚。

成公《綏嘯賦》:游崇岡,凌景山。臨巖側,望流川。

左思《蜀都賦》:邑居隱賑,夾江傍山。開高軒以臨山, 列綺窗而瞰江。

《魏都賦》:綿綿迥塗,驟山驟水。由重山之朿阨,因長 川之裾勢。

木華《海賦》:群山既略,百川潛渫。

宋謝靈運《歸途賦》:背海向溪,乘潮傍山。

齊謝朓《遊後園賦》:山霞起而削成,水積明以經復。 梁陸倕《思田賦》:爾乃觀其水陸物產,原隰形便,林藪 挺直,丘陵帶面。臨九曲之迴江,對千里之平甸。 江淹《空青賦》:寶波麗水,華峰艷山。

《別賦》:舟凝滯於水濱,車逶遲於山側。怨復怨兮遠 山曲,去復去兮長河湄。

《修心賦序》:左江右湖,面山背壑。

唐王勃《山亭序》:深山大澤,龍蛇為得。性之場廣,漢巨 川珠。貝是有殊之地。

韋承慶《靈臺賦》:或漫漫而川浮,或迢迢而山屬。 獨孤及《夢遠遊賦》:百川綺分,五嶽羅列。

皇甫松《大隱賦》:山嶽峰巒,專其高。江海川瀆,專其深。 春水兩派,晴山數曲。開山決水,澆蘭蒔芷。移風 桂於嶺頭,種煙篁於澗裏。門何山而不對,水何徑 而不通。雲歸則千峰臥綠,桃飄則一川踏紅。

宋謝靈運詩:弄波不輟手,玩景豈停目。雖未登雲峰, 且以歡水宿。

鮑照詩:懸裝亂水區,薄旅次山楹,千巖盛阻積,萬壑 勢迴縈。

梁元帝詩:樹雜山如畫,林暗澗疑空。

北周宇文昶詩:煙生山欲盡,潭淨水恆空。

庾信詩:水奠三川石,山封五樹松。長虹雙瀑布,圓闕 兩芙蓉。

唐王勃詩:江濤出岸險,峰磴入雲危。水煙籠翠渚, 山照落丹崖。

王昌齡詩:遠山無晦明,秋水千里白。

常建詩:落日山水清。

崔湜詩:山光晴後綠,江色晚來青。

韋述詩:晚晴搖水態,遲景蕩山光。

岑參詩:山鶯朝送酒,江月夜供詩。

宋之問詩:山水樓臺映幾重。

儲光羲詩:既見山路遠,復道谿流深。

高適詩:舉杯挹山川,寓目窮毫芒。

李白詩: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

杜甫詩:只疑淳樸處,自有一山川。平地一川穩,高 山四面同。華彝山不斷,吳蜀水相通。

劉長卿詩:秋山日搖落,秋水急波瀾。風寒未渡水, 日暮更看山。

方干詩:數里煙雲方覺異,前程山水更應寬。

許鼎詩:淼淼三江水,悠悠五嶺關。

顧非熊詩:疏葦秋前渚,斜陽雨後山。

杜荀鶴詩:泉聲入夜方堪聽,山色逢秋始好登。 宋蘇軾詩:照眼雲山出,浮空野水長。石泉為曉鏡, 山月當簾鉤。

裘萬頃詩:山路淨如水,谿流淺見沙。

元黃公望詩:一水青岑外,千巖綺照中。山碧林光 淨,江清秋氣涼。巖端飛瀑為青雨,江上歸舟溯碧 煙。

楊維楨詩:山溜雜人語,谿雲亂鶴群。

鄧文原詩:千嶂排空青玉立,一江流水白雲浮。 陳深詩:古木排山立,幽窗傍水開。

山川總部紀事编辑

《路史·泰皇氏》:相厥山川,形成勢集,才為九州,謂之九 囿。

《鉅靈氏》:揮五丁之士,驅陰陽,反山川,正流並生,神化 大凝。

《史皇氏》:俯察龜文、鳥羽、山川、掌指,而GJfont文字。 《炎帝神農氏》:祭司嗇山林川澤,神示在位,而主先嗇。 《甄四海紀》:地形遠山川林藪所至,而正其制。

《少昊青陽氏》:立建鼓,制浮磬,以通山川之風。

《後漢書·南蠻傳》:昔高辛氏以女配槃瓠,生子一十二 人,好入山壑,不樂平曠。帝順其意,賜以名山廣澤。其 後滋蔓,號曰蠻夷。

《書經·舜典》:肆類于上帝,禋于六宗,望于山川,遍于群 神。

歲二月,東巡守,至于岱宗,柴望秩于山川。

《路史》:帝舜命伯禹繼平水土,主名山川,俾益掌火烈 山澤而焚之。

帝禹周行天下,主名山川以利於民。山川理脈土地 所宜,風GJfont所生。畢究其政草木企走蜚動蟲魚俾益, 疏之,以為岳瀆。《山海二經》

《書經》:武成王朝步自周,于征伐商,底商之罪,告于皇 天后土,所過名山大川。

《禮記·月令》:孟春之月,乃修祭典,命祀山林川澤。 仲夏之月,命有司為民祈祀山川百源。

季夏之月,命四監,大合百縣之秩芻,以養犧牲,令民 無不咸出其力,以共皇天上帝,名山大川,四方之神。 仲冬之月,山林藪澤,有能取蔬食田獵禽獸者,野虞 教道之。

季冬之月,乃畢山川之祀。

命宰歷卿大夫,至于庶民,土田之數,而賦犧牲,以共 山林名川之祀。凡在天下九州之民者,無不咸獻其 力,以共皇天上帝,社稷寢廟,山林名川之祀。

《周禮·地官》:舞師掌教兵舞,帥而舞山川之祭祀。 角人掌以時徵齒角,凡骨物于山澤之農。

羽人掌以時徵羽翮之物,于山澤之農。

《春官》:大宗伯之職,以貍沈祭山林川澤。

小宗伯之職,兆山川丘陵墳衍,各因其方。

肆師之職,祭兵于山川。

鬯人凡山川四方用蜃。

典瑞璋邸射,以祀山川。

司服祀四望山川,則毳冕。

大司樂奏蕤賓,歌函鍾,舞大夏,以祭山川。

《夏官》:校人凡將事于四海山川,則飾黃駒。

《冬官》:考工記玉人之事,璋邸射素功,以祀山川。 《左傳》:僖公十九年,衛大旱,卜有事於山川,不吉。甯莊 子曰:昔周饑,克殷而年豐。今邢方無道,諸侯無伯,天 其或者欲使衛討邢乎。從之,師興而雨。

二十八年,晉侯,宋公,齊國歸父,崔夭,秦小子憖,次于 城濮,楚師背酅而舍,晉侯患之。子犯曰:戰也。戰而捷, 必得諸侯。若其不捷,表裏山河,必無害也。

襄公二十五年,楚蒍掩為司馬,子木使庀賦,數甲兵。 甲午,蒍掩書土田,度山林,鳩藪澤,辨京陵,表淳鹵,數 疆潦,規偃豬,町原防,牧隰皋,井衍沃,量入修賦。賦車, 籍馬,賦車兵,徒卒。甲楯之數,既成,以授子木,禮也。 《列子》:伯牙鼓琴,志在高山。鍾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 泰山。志在流水。鍾子期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 《史記·封禪書》:昔三代之君,皆在河洛之間,故嵩高為 中岳,而四岳各如其方,四瀆咸在山東。至秦稱帝,都 咸陽,則五岳、四瀆皆并在東方。自五帝以至秦,軼興 軼衰,名山大川或在諸侯,或在天子,其禮損益世殊, 不可勝記。及秦并天下,令祠官所常奉天地名山大 川鬼神可得而序也。於是自殽以東,名山五,大川祠 二。曰太室。太室,嵩高也。恆山,太山,會稽,湘山。水曰濟, 曰淮。春以脯酒為歲祠,因泮凍,秋涸凍,冬賽禱祠。其 牲用牛犢各一,牢具珪幣各異。自華以西,名山七,名 川四。曰華山,薄山。薄山者,襄山也。岳山,岐山,吳岳,鴻 冢,瀆山。瀆山,蜀之汶山也。水曰河,祠臨晉;沔,祠漢中; 湫淵,祠朝那;江水,祠蜀。亦春秋泮涸禱賽,如東方名 山川;而牲牛犢牢具珪幣各異。而四大冢鴻、岐、吳、岳, 皆有嘗禾。陳寶節來祠。其河加有嘗醪。此皆在雍州 之域,近天子之都,故加車一乘,騮駒四。灞、產、長水、灃、 澇、涇、渭皆非大川,以近咸陽,盡得比山川祠,而無諸 加。汧、洛二淵,鳴澤、蒲山、岳湑山之屬,為小山川,亦皆 歲禱賽泮涸祠,禮不必同。

《貨殖傳》:漢興,海內為一,開關梁,弛山澤之禁。

《漢書·高祖本紀》:二年夏六月,令祠官祀天地四方、上 帝山川,以時祀之。

《武帝本紀》:建元元年夏五月,詔曰:河海潤千里,其令 祠官修山川之祠,為歲事,曲加禮。

《後漢書·章帝本紀》:元和二年春二月,詔曰:今山川鬼 神應典禮者,尚未咸秩。其令增修群祀,以祈豐年。《李恂傳》:恂遷武威太守。後坐事免,步歸鄉里,潛居山 澤,結草為廬,獨與諸生織席自給。

《東夷傳》:濊俗重山川,山川各有部略,不得妄相干涉。 《西羌傳》:西戎緣山濱水,以廣田畜,故能彊大。

《劉翊傳》:翊字子相,潁川潁陰人也。河南种拂臨郡,辟 為功曹。陽翟黃綱恃程夫人權力,求占山澤以自營 植。拂召翊問,翊曰:名山大澤不以封,蓋為民也。明府 聽之,則被佞倖之名矣。拂從翊言,遂不與。

《魏志·明帝本紀》:青龍元年,詔諸郡國山川不在祀典 者勿祠。

《晉書·元帝本紀》:建武元年六月丁未,弛山澤之禁。 《明帝本紀》:太寧三年七月,詔曰:自中興以來,五嶽、四 瀆、名山、大川載在祀典應望秩者,悉廢而未舉。主者 其依舊詳處。

《郭文傳》:文字文舉,河內軹人也。少愛山水,尚嘉遯。年 十三,每遊山林,彌旬忘返。父母終,服畢,不娶,辭家遊 名山。

《劉驎之傳》:驎之少尚質素,虛退寡欲,不修儀操,人莫 之知。好遊山澤,志存遯逸。

《孫統傳》:統為鄞令,轉在吳寧。居職不留心碎務,縱意 遊肆,名山勝川,靡不窮究。

《世說》:王武子、孫子荊各言其土地人物之美。王云:其 地坦而平,其水淡而清,其人廉且貞。孫云:其山GJfont巍 以嵯峨,其水GJfont渫而揚波,其人磊落而英多。 《孫子》:荊年少時欲隱,語王武子當枕石漱流,誤曰漱 石枕流。王曰:流可枕,石可漱乎。孫曰:所以枕流,欲洗 其耳;所以漱石,欲礪其齒。

顧長康從會稽還,人問山川之美,顧云:千巖競秀,萬 壑爭流,草木蒙籠其上,若雲興霞蔚。

明帝問謝鯤:君自謂何如庾亮。答曰:端委廟堂,使百 官準則,臣不如亮;一丘一壑,自謂過之。

許掾好遊山水,而體便登陟。時人云:許非徒有勝情, 實有濟勝之具。

康僧淵在豫章,去郭數十里立精舍,傍連嶺,帶長川, 芳林夾於軒庭,清流激於堂宇。乃閒居研講,希心理 味。庾公諸人多往看之。

康僧淵目深而鼻高,王丞相調之,僧淵曰:鼻者,面之 山;目者,面之淵。山不高則不靈,淵不深則不清。 《南史·謝靈運傳》:少帝即位,靈運出為永嘉太守。郡有 名山水,靈運素所愛好。出守既不得志,遂肆意遊遨, 遍歷諸縣,動踰旬朔。理人聽訟,不復關懷,所至輒為 詩詠以致其意。在郡一周,稱疾去職。靈運父祖並葬 始寧縣,并有故宅及墅,遂移籍會稽,修營舊業。傍山 帶江,盡幽居之美。與隱士王弘之、孔淳之等放蕩為 娛,有終焉之志。作《山居賦》,并自注以言其事。文帝徵 為祕書監,尋遷侍中,稱疾不朝直。穿池植援,種竹樹 果,驅課公役,無復期度。出郭遊行,或一百六七十里, 經旬不歸。既無表聞,又不請急。上不欲傷大臣,諷旨 令自解。靈運表陳疾,賜假東歸。靈運既東,與族弟惠 連、東海何長瑜、潁川荀雍、太山羊璿之以文章賞會, 共為山澤之遊,時人謂之四友。

《宗少文傳》:少文妙善琴書圖畫,精於言理,每遊山水, 往輒忘歸。

宗尚之,字敬之,亦好山澤,徵辟一無所就。

《沈道虔傳》:道虔,吳興武康人也。居縣北石山下,縣令 庾肅之迎出縣南廢頭里,為立宅臨溪,有山水之玩。 《孔淳之傳》:淳之少有高尚,居會稽剡縣。性好山水,每 有所遊,必窮其幽峻。或旬日忘歸。

《劉凝之傳》:凝之性好山水,攜妻子泛江湖,隱居衡山 之陽,妻子皆從其志。

《沈麟士傳》:麟士隱居餘干吳差山。征北張永為吳興, 請麟士入郡。麟士聞郡後堂有好山水,欲一觀之,乃 住停數月。

《阮孝緒傳》:孝緒性沈靜,雖與兒童游戲,恆以穿池築 山為樂。

《陶弘景傳》:弘景性愛山水,每經澗谷,必坐臥其間,吟 詠盤桓,不能已巳。謂門人曰:吾見朱門廣廈,雖識其 華樂,而無欲往之心。望高巖,瞰大澤,知此難立止,自 恆欲就之。

《庾詵傳》:詵性託夷簡,特愛林泉,十畝之宅,山池居半。 《梁書·武帝本紀》:天監七年秋九月丁亥,詔曰:芻牧必 往,姬文垂則,雉兔有刑,姜宣致貶。藪澤山林,毓材是 出,斧斤之用,比屋所資。而頃世相承,並加封固,豈所 謂與民同利,惠茲黔首。凡公家諸屯戍見封熂者,可 悉開常禁。

《魏書·禮志》:泰常三年,立五岳四瀆廟於桑乾水之陰, 春秋遣有司祭,有牲及幣。四瀆唯以牲牢,準古望秩 云。其餘山川及海若諸神在州郡者,合三百二十四 所,每歲十月,遣祀官詣州鎮遍祀。有水旱災厲,則牧 守各隨其界內祈謁,其祭皆用牲。王畿諸山川,皆列 祀次祭,若有水旱則禱之。八年正月,幸洛陽。五月,至自洛陽,諸所過山川,群祀 之。

《高祖本紀》:太和四年二月癸巳,詔曰:朕承乾緒,君臨 海內,夙興昧旦,如履薄冰。今東作方興,庶類萌動,品 物資生,膏雨不降,歲一不登,百姓飢乏,朕甚懼焉。其 敕天下,祀山川群神及能興雲雨者,修飾祠堂,薦以 牲璧。

六年八月庚子,罷山澤之禁。

《隋書·高祖本紀》:開皇元年三月戊子,弛山澤之禁。 十五年六月辛丑,詔名山大川未在祀典者,悉祀之。 《禮儀志》:隋制,行幸所過名山大川,則有司致祭。岳瀆 以太牢,山川以少牢。

《唐書·元宗本紀》:開元二年正月壬午,以關內旱,祠名 山大川。

《田游巖傳》:游巖,京兆三原人。永徽時,補太學生。罷歸, 入太白山。母及妻皆有方外志,與共棲遲山水間。自 蜀歷荊、楚,愛夷陵青溪,止廬其側。長史李安期表其 才,召赴京師,行及汝,辭疾入箕山,居許由祠旁,自號 田東鄰,頻召不出。

《王璵傳》:肅宗嘗不豫,太卜建言祟在山川。璵遣女巫 乘傳分禱天下名山大川,巫皆盛服,中人護領,所至 干託州縣,賂遺狼籍。

《食貨志》:德宗時戶部侍郎韓洄建議,山澤之利宜歸 王者,自是皆隸鹽鐵使。開成元年,復以山澤之利歸 州縣,刺史選吏主之。

《百官志》:虞部掌苑囿、山澤之事。凡郊祠神壇、五岳名 山,樵採、芻牧皆有禁。

《宋史·陳摶傳》:摶舉進士不第,遂不求祿仕,以山水為 樂。

《張愈傳》:愈喜奕棋。樂山水,遇有興,雖數千里輒盡室 往。遂浮湘、沅,觀浙江,升羅浮,入九疑,買石載鶴以歸。 《代淵傳》:淵性簡潔。晚年日菜食,巾褐山水間,自號虛 一子。

《杜誼傳》:誼,台州黃巖人。事父母至孝。繼喪父母。既葬, 遂茇舍墓旁。明年,吳越大水,山皆發洚,推巨石走十 數里。台州山最高而水又夜至,旁山之民,居廬、墓田、 畜牧漂壞者甚眾,而獨不及誼。

《山棲志》:舂陵周茂叔,人品甚高,胸中洒落,如光風霽 月。好讀書,雅意林壑。初不為人窘,束世,故雖仕宦三 十年而平生之志終在丘壑。湓城有水發源於蓮花 峰下,潔靚紺寒,下合於湓江。茂叔濯纓而樂之築屋 於其上。

米芾風韻瀟遠,趣向高潔,山水佳處遊題殆遍。 鶴林玉露趙季仁謂余曰:某平生有三願:一願識盡 世間好人;二願讀盡世間好書;三願看盡世間好山 水。余曰:盡則安能,但身到處莫放過耳季仁因言,朱 文公每經行處聞有佳山水,雖迂途數十里,必往遊 焉。攜樽酒一古銀杯,大幾容半升。時引一杯登覽,竟 日未嘗厭倦。又嘗欲以木作華谷圖,刻山水凹凸之 勢,合木八片為之以雌雄筍相,入可以折度一人之 力足負之。每出則以自隨,後竟未能成。余因言:夫子 亦嗜山水如知者樂水,仁者樂山,固自可見。如子在 川上與夫登東山而小魯,登泰山而小天下,尤可見。 大抵登山臨水足以觸發道機,開豁心志,為益不少。 季仁曰,觀山水亦如讀書,隨其見趣之高下

《金史·食貨志》:明昌三年,諭提刑司,禁勢力家不得錮 山澤之利。

《元史·世祖本紀》:中統二年五月丁亥,弛諸路山澤之 禁。

《成宗本紀》:大德四年春正月甲戌,湖北饑,弛山澤之 禁。

五年冬十月丙戌,以歲饑,弛山澤之禁。

七年春正月己酉,弛饑荒所在山澤河泊之禁一年。 八年春正月己未,以災異,詔弛山場河泊之禁。 九年八月己卯,以冀寧歲復不登,弛山澤之禁。 《武宗本紀》:至大二年春正月丙申,詔天下弛山澤之 禁。

《仁宗本紀》:皇慶元年秋七月癸巳,保定、真定、河間民 流不止,命諸被災地並弛山澤之禁。

《英宗本紀》:延祐七年,瀋陽水旱害稼,弛其山場河泊 之禁。

《泰定帝本紀》:泰定三年十一月辛酉,弛永平路山澤 之禁。

《文宗本紀》:天曆元年十二月戊午,詔:被兵郡縣,弛山 場河濼之禁。

《山棲志》:元黎,崱交南人。居漢陽官湖之上,著書種樹, 環堵蕭然,賓客過從無虛日。常以遠人自待,惟志山 水,餘不屑意。

吳萊,字立夫。好遊嘗。東出齊魯北抵燕趙,每遇中原 奇絕處及昔人歌舞戰鬥之地輒慷慨高歌,呼酒自 慰,頗謂有司馬子長遺風。及還江南,復遊海州,歷蛟門峽,過小白華山,登盤陀石,見曉日初出,海波盡紅, 瞪然長視,思欲起安期、羨門而與之遊,由是襟懷益 疏朗,文章益雄宕有奇氣。嘗謂友人曰:胸中無三萬 卷書,眼中無天下奇山川,未必能文。縱能,亦兒女語 耳。

黃哲,番禺人。性好山水,結廬蒲澗,棲息其中。往來羅 浮峽山南華諸名勝,自以為未足。乃辭家度庾嶺,過 吳楚,遊燕齊間。當風雪時,泊舟秦淮,遇朱文昭,涂穎 輩相與握手吟詠,沽酒大噱。

《明會典》:宣德十年,詔各處山場、園林、湖池、坑冶、及花 果樹木等項原係民業,曾經官府採取,見有人看守 及禁約者,悉聽民採取。

《竹溪逸民傳》:逸民,年五十,恬泊無所繫。私謂其友曰: 我於世詠愈孤,將漁於山,樵於水矣。其友疑其誕,逸 民曰:樵於水志豈在薪。漁於山,志豈在魚

山川總部雜錄编辑

《易經·蒙卦》:象曰:山下出泉,蒙;君子以果行育德。《本義》泉 水之始出者,必行而有漸也。《大全》真西山曰:不曰水而 曰泉,是有源之水也。水之初出,其水最清,不失坎之。 真體正如人在赤子時,故曰蒙。

《坎卦》:象曰:天險不可升也,地險山川丘陵也,王公設 險以守其國,險之時用大矣哉。

《咸卦》:象曰:山上有澤,咸;君子以虛受人。《本義》山上有澤, 以虛而通也。

《蹇卦》:象曰:山上有水,蹇;君子以反身修德。《大全》中溪張 氏曰:反身取艮之背,修德取坎之心。雙湖胡氏曰: 反身如山不動,而修德如水滋潤,乎山之象也。 《損卦》:象曰:山下有澤,損;君子以懲忿窒欲。

《說卦》:天地定位,山澤通氣。

《詩經·小雅》:漸漸之石,山川悠遠,維其勞矣。山川悠 遠,曷其沒矣。

《魯頌》:閟宮,乃命魯公,俾侯于東,錫之山川,土田附庸。 《禮記·曲禮》:名子者,不以山川。

問國君之富,數地以對,山澤之所出。

天子祭天地,祭四方,祭山川,祭五祀,歲遍。諸侯方祀, 祭山川,祭五祀,歲遍。

《王制》:名山大澤不以封。

山川神祇,有不舉者為不敬。

天子祭天下名山大川,五嶽視三公,四瀆視諸侯,諸 侯祭名山大川之在其地者。

凡四海之內,山陵、林麓、川澤、溝瀆、城郭、宮室、塗巷,三 分去一。

《禮器》:居山以魚鱉為禮,居澤以鹿豕為禮,君子謂之 不知禮。

《祭法》:山林川谷丘陵能出雲,為風雨,見怪物,皆曰神。 有天下者祭百神,諸侯在其地則祭之,亡其地則不 祭。

山林川谷丘陵,民所取財用也。

《孔子閒居》:天降時雨,山川出雲。

《周禮·冬官》:凡為輪行澤者欲杼,行山者欲侔。行澤 者,欲短轂;行山者,欲長轂。

《爾雅·釋天》:祭山曰庪縣,祭川曰浮沉。

《左傳》:社稷、山川之祀,皆有功烈于民者也。

深山大澤,實生龍蛇。

《國語》:夫樂以開山川之風,以耀德于廣遠也。

古之長民者,不隳山,不崇藪,不防川,不竭澤。

《管子·牧民篇》:順民之經,在明鬼神,祗山川。不明鬼神, 則陋民不悟;不祗山川,則威令不聞。

《形勢篇》:山高而不崩,則祈羊至矣;淵深而不涸,則沈 玉極矣。極,至也。山不崩,淵不涸,興雨之祥故羊玉 而祈。祭烹羊,以祭故曰祈羊。春通山川曰望其高深 通天地之氣,利萬民之用不崩、不涸,所以成其高深, 而永其秩望也。

平原之隰,奚有於高。大山之隈,奚有於深。言平隰 之澤,雖有小封,不成為高。隈,山曲也。言山既大矣,雖 有小隈,不成為深。

《立政篇》:山澤不救於火,草木不植成,國之貧也。溝瀆 不遂於隘,鄣水不安其藏,國之貧也。故曰:山澤救於 火,草水植成,國之富也。溝瀆遂於隘,鄣水安其藏,國 之富也。

《乘馬篇》:凡立國都,非於大山之下,必於廣川之上;高 毋近旱,而水用足;下毋近水,而溝防省。

《八觀篇》:行其山澤,觀其桑麻,計共六畜之產,而貧富 之國可知也。

萬家以下,則就山澤可矣。萬家以上,則去山澤可矣。 萬家以下其人少,可以就山澤逐便利。萬家以上 其人多,則去山澤就原陸而山澤有禁也。

《地圖篇》:凡兵主者必先審知地圖轘轅之險,濫車之水名山通谷經川大陸丘阜之所在。

《四時篇》:冬三月,毋發山川之藏。山藏,謂銅銀之屬, 藏在山者。川藏謂珠玉之屬,藏在川者也。

《小稱篇》:丹青在山,民知而取之;美珠在淵,民知而取 之。

《度地篇》:聖人之處國者,必於不傾之地,而擇地形之 肥饒者,鄉山左右,經水若澤。內為落渠之寫,因大川 而注焉。

三墳書形,墳土形,山天,山岳地,山磐石日,山危峰月 山斜巔川,山島雲,山岫氣,山巖。

水形川天,川漢地,川河日,川湖月,川曲池山,川澗雲 川溪氣,川泉。

《漢書·天文志》:中國山川東北流,其維,首在隴、蜀,尾沒 於渤海碣石。

《淮南子·說山訓》:玉在山而草木潤,淵生珠而岸不枯。 稻生於水,而不能生於湍瀨之流;紫芝生於山,而不 能生於磐石之上。

水廣者魚大,山高者木修。

操釣上山,揭斧入淵,欲得所求,難也。

《泰族訓》:太山不可丈尺也,江海不可斗斛也。

海不讓水潦以成其大,山不讓土石以成其高。 《說苑》:山川何以視子男也。能出物焉,能潤澤物焉,能 生雲雨;為恩多,然品類以百數,故視子男也。書曰:禋 于六宗,望秩于山川,遍于群神矣。

《法言》:百川學海,而至於海。丘陵學山,而不至於山,是 故惡夫畫也。

《文心雕龍》:長卿之徒,詭勢GJfont聲,模山範水,字必魚貫。 若稟經以製式,酌雅以富言,是仰山而製銅,煮海而 為鹽也。

《北齊書·樊遜傳》:上膺列宿,咸是異人;下法山川,莫非 奇士。

《周書·異域傳論》:九川為紀,五嶽作鎮。

唐劉《蛻山書》:天地之氣復,則結者而為山也,融者而 為川也,結於其所者,安靜而不動,融於其時者,疏決 以忘其反,故山之性為近,正川之性為近,邪是以處 其結者,為君子,處其融者,為小人。

歐陽修《豐樂亭記》:其上豐山聳然而特立,下則幽谷 窈然而深藏。

楊文公《談苑》:吾鄉山水奇秀,梁江淹為浦城令;以為 碧水丹山,珍木靈草,平生所愛,不覺行路之遠。 《玉堂漫筆》:薛文清公觀崖石,每層有紋橫界,而層層 相沓。謂為天地之初,陰陽磨盪而成,若水之漾沙,一 層復一層也。殊不知實是水所漾耳。蓋天地之初,混 沌無一物,惟有水火二者。開闢之餘,火日升水日,降 而天地分矣。凡山阜皆從水中洗出。觀江河中沙洲 可見。余嘗謂:水,天下之至高者也,山,天下之至卑者 也。故海底有石,而山巔有水,然水亦實至高霜露雨 雪是也。

《書蕉》:陸儼山云:登山涉水之間,專事詩賦。則反礙真 樂。葉石林記陳后山,每登覽得句,即急歸臥一榻,以 被蒙首。家人知之,即貓犬皆逐去,嬰兒稚子亦皆抱 持寄鄰家。徐待其起,就筆硯,即詩已成,乃敢復常。大 是為詩所苦。大抵江山既勝,風日又佳,從以良朋韻 士,便當極躋攀眺望之。興罷,從燈下或月夕,追憶所 遇,歷歷在目。然後發之詩文,庶幾,各極其愜,而無累 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