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080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七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八十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八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八十卷目錄

 崑崙山部彙考

  圖

  考

 崑崙山部藝文一

  崑崙丘贊         晉郭璞

  崑崙山賦         明黃諫

 崑崙山部藝文二

  讀山海經         晉陶潛

 崑崙山部紀事

 崑崙山部雜錄

 崑崙山部外編

 黑山部彙考

  圖

  考

 焉支山部彙考

  圖

  考

 焉支山部藝文一

  燕然山銘        後漢班固

 焉支山部藝文二

  和吳侍御被使燕然    唐盧照鄰

  燕支行           王維

 焉支山部紀事

 祁連山部彙考

  圖

  考

 祁連山部紀事

 祁連山部雜錄

 祁連山部外編

山川典第八十卷

崑崙山部彙考编辑

黃河發源之崑崙山

《尚書》曰:崑崙。《爾雅》曰:崑崙丘,即黃河發源處也。周穆 王會西王母於此。世因相傳為仙境,其山之大小高 下,則《山海經》及《淮南子》諸書所載,各有不同,未可遽 定其孰是,今姑悉載于後。

崑崙山圖

崑崙山圖

编辑

按《書經·禹貢》:織皮崑崙,析支渠搜,西戎即敘。王肅 云:崑崙,在臨羌西。《蔡傳》崑崙,即河源所出,在臨羌。《大全》武 夷熊氏曰:崑崙,唐畫之為吐蕃界。

按《爾雅·釋地》:西北之美者,有崑崙虛之璆琳、琅玕焉。 璆琳美玉,名琅玕,狀如珠也。《山海經》曰:崑崙山,有 琅玕樹。

《釋丘》:三成為崑崙丘,崑崙山三重,故以名云。丘 形三重者,名崑崙、丘崑、崙山。記云:崑崙山,一名崑丘,三重高萬一千里是也。凡丘之形三重者,因取此名 云耳。

按《山海經·西山經》:槐江之山西南四百里,曰:崑崙之 丘。是實惟帝之下都,神陸吾司之其神,狀虎身而九 尾,人面而虎爪。是神也,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囿,時有 獸焉,其狀如羊而四角,名曰土螻,是食人。有鳥焉,其 狀如蜂,大如鴛鴦,名曰欽原,蠚鳥獸則死,蠚木則枯。 有鳥焉,其名曰鶉鳥,是司帝之百服。有木焉,其狀如 棠,華黃赤實,其味如李,而無核,名曰沙棠,可以禦水, 食之使人不溺。有草焉,名曰薲草。其狀如葵,其味如 蔥,食之已勞。河水出焉,而南流,東注于無達。赤水出 焉,而東南流,注于氾天之水。洋水出焉,而西南流,注 于醜塗之水。黑水出焉,而西流,注于大杅。是多怪鳥 獸。天帝都邑之在下者也。

《海外南經》:崑崙墟,在其東。墟四方。一曰:在岐舌東,為 墟四方。羿與鑿齒戰于壽華之野,羿射殺之,在崑崙 墟東。羿持弓矢,鑿齒持盾,一曰戈。

《海內西經》:海內崑崙之墟,在西北帝之下都。崑崙之 墟,方八百里,高萬仞。上有木禾,長五尋,大五圍。面有 九井,以玉為檻。面有九門,門有開明獸守之。百神之 所在,在八隅之巖,赤水之際。非仁羿,莫能上岡之巖。 言海內者明。海外復有崑崙山,木禾穀類也,生黑 水之阿。言非仁人及有才藝如羿者,不能登此山之 岡嶺巉巖也。

赤水出東南隅以行。其東北西南流注南海,厭火東。 河水出東北隅以行。其北西南又入渤海,又出海外, 即西而北,入禹所導積石山。

洋水、黑水,出西北隅以東,東行又東北,南入海羽民 南。

弱水、青水,出西南,隅以東,又北又西南,過畢方,鳥東 《西域傳》:烏弋國,去長安萬五千餘里,西行可百餘 日,至條枝國。臨西海,長老傳聞有弱水。

崑崙南淵,深三百仞,開明獸,身大類虎而九首,皆人 面。東嚮立崑崙上,天獸也。

《海內北經》:蛇巫之山上,有人操杯而東向立。一曰:龜 山,西王母梯几,而戴勝杖其南,有三青鳥,為西王母 取食,在崑崙虛北。又有三足,鳥主給使。

帝堯臺,帝嚳臺,帝丹朱臺,帝舜臺,各二臺。臺四方,在 崑崙東北,此蓋天子巡狩所經過,夷狄慕聖人恩 德,輒共為築立臺觀。以標顯其遺跡也。

蟜其為人,虎文,脛有䏿,在窮奇東。一曰:狀如人,崑崙 虛北所有。

崑崙虛南所有汜林,方三百里。

《海內東經》:國在流沙中者,埻端璽㬇,在崑崙虛東南。 一曰:海內之郡不為郡縣,在流沙中。

西胡白玉山,在大夏東,蒼梧在白玉山西南。皆在流 沙西,崑崙虛東南。崑崙山在西,胡西皆在西北。 《大荒南經》:南海之外,赤水之西,流沙之東,有獸,左右 有首。名曰{{?}}踼。赤水出崑崙山。 大荒之中,有不姜之山,黑水窮焉。黑水出崑崙山。 《大荒西經》:西海之南,流沙之濱,赤水之後,黑水之前, 有大山,名曰:崑崙之丘。有神,人面虎身,有文有尾,皆 白。處之其下,有弱水之淵。環之其外,有炎火之山。投 物輒然,有人戴勝虎齒,有豹尾穴處,名曰:西王母。此 山萬物盡有。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常陽之山。日月所 出。

按《道經》:海外蓬萊閬苑,有五嶽靈山,崑崙之山,乃天 之中嶽也。在八海之間,上當天心,形如偃蓋。東曰樊 桐,西曰元圃,南曰積石,北曰閬苑。上有瓊華之闕,光 碧之堂。瑤池翠水,金井玉梁。主鎮星之精,居于中元, 一氣天中焉。

按《龍魚河圖》:崑崙山,天中柱也。

按《漢書·地理志》:金城郡,臨羌。西北至塞外,有西王 母石室、僊海、鹽池。北則湟水所出,東至允吾入河。西 有須抵池,有弱水、崑崙山祠。莽曰鹽羌。師古曰:闕駰 云:西有卑和羌,即獻王莽地,為西海郡者也。

按《淮南子·墜形訓》:凡鴻水淵藪,自三百仞以上,二億 三萬三千五百五十里。有九淵,禹乃以息土填洪水, 以為名山。掘崑崙,虛以下地,中有層城九重。其高萬 一千里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上有木禾,其修五尋。 珠樹玉樹,璇樹不死。樹在其西,沙棠琅玕,在其東絳。 樹在其南,碧樹瑤樹,在其北旁。有四百四十門。門間 四里,里間九純。純丈五尺,旁有九井。玉橫維其西北 之隅,北門開以內,不周之風傾宮旋室。縣圃涼風,樊 桐在崑崙閶闔。之中是其疏圃,疏圃之池浸之黃水, 黃水三周復其原。是謂丹水,飲之不死。河水出崑崙, 東北陬貫渤海,入禹所導積石山。赤水出其東南,陬 西南注南海。丹澤之東,赤水之東,弱水出自窮石。至 於合黎,餘波入於流沙。絕流沙南,至南海,洋水出其 西北。陬入於南海,羽民之南,凡四水者,帝之神泉以 和。百藥以潤萬物,崑崙之丘,或上倍之,是謂涼風之山,登之而不死。或上倍之,是謂懸圃,登之乃靈,能使 風雨。或上倍之,乃維上天,登之乃神,是謂太帝之居。 扶木在陽州,日之所曊,建木在都,廣眾。帝所自上下。 日中無景,呼而無響,蓋天地之中也。若木在建,木西 末有十日,其華照下地。

按《水經》:河水崑崙墟,在西北三成。為崑崙丘,崑崙 說曰:崑崙之山三級,下曰樊桐。一名板松,二曰元圃, 一名閬風,上曰增城。一名天庭,是謂太帝之居。 去嵩高五萬里,地之中也。其高萬一千里。《山海經》 稱方八百里,高萬仞。郭景純以為自上二千五百餘 里。《淮南子》稱:高萬一千里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 河水出其東北。陬屈從其西南,流入于渤海。《釋氏 西域志》曰:阿耨達太山。其上有大淵,水宮殿,樓觀甚 大焉。山即崑崙山也。《穆天子傳》曰:天子升崑崙,封豐 隆之葬。豐隆雷公也。雷電龍三字誤,即阿耨達宮也。其 山出六大水,山西有大水,名新頭河。郭義恭《廣志》曰: 甘水也,在西域之東。名曰新陶。水山在天竺國,西水 甘。故曰:甘水。有石鹽,白如水精,火鍛則破而用之。康 泰曰:安息、月支、天竺、至伽那,調御皆仰此鹽。

按《博雅·釋水》:崑崙虛,赤水出其東南,陬河水出其東 北。陬洋水出其西北,陬弱水出其西南。陬河水入東 海,三水入南海。

按《隋書·地理志》:張掖郡福祿有崑崙山。

按《續博物志》、《涼土異物志》:蔥嶺水分流東西,西入大 海,東為河源。《禹貢》所言崑崙,蓋本河所出也。潛發于 蒲昌,《洛書》所紀,出于重野,經積石為中國河也。張騫 但能至大宛,見河水初示,達其潛發處。桑欽《水經》云: 崑崙在河水西北,去嵩高五萬里,其高萬一千里。酈 道元云:崑崙之山,三級,下曰樊桐,一曰板松,二曰元 圃,一名閬風。上曰層城,一名天庭,是謂大帝之居。《十 三州志》云:山去北海岸十三萬里,有弱水。周匝東南, 按積石,高誘曰:河出崑山,伏流地中。萬三千里,禹導 而通。云:以出積石。《山海經》乃云:自崑崙至積石一千 七百四十里,又曰:西海之南,流沙之濱,赤水之後,黑 水之前,有大山,曰崑崙,又曰種山。西六百里有崑崙, 周穆王崑崙瑤池,去周之瀍澗,特萬有一千一百里。 西王母告穆王云:去咸陽乃三十六萬里,東方朔《十 洲記》:方丈在東海之中央,群仙所治,為崑崙山,有三 角,曰閬風,曰元圃,曰崑崙宮。張華所敘崑崙銅柱為 天柱,蓋本方朔《神異經》也。釋氏《西域志》:阿耨達山,上 有大淵水、宮殿、樓觀甚大,即崑崙山。穆天子所至,即 阿耨達宮也。西為新頭河,為天竺諸國,皆渡蔥嶺。郭 璞曰:似別有小崑崙。

按《三才圖會·崑崙山圖考》:崑崙山,在陝西肅州衛西 南二百五十里。南與甘州山連,其巔峻極,經夏積雪 不消,世呼雪山。

按《陝西通志·山川攷》:崑崙山,在肅州衛西二百五十 里,俗呼雪山。周穆王見王母于此。

按《肅鎮志·山川攷》:崑崙山,在城西南二百五十里。山 嶺峻極,彷彿崑崙,故名。經夏積雪不消,世呼雪山。後 涼張駿時酒泉太守,馬岌言周穆王見西王母於此, 宜立王母祠。駿從之。按:崑崙山,本在西域,朵甘思東 北番,名亦耳麻不莫剌山。

崑崙山部藝文一编辑

崑崙丘贊         晉郭璞

崑崙月精,水之靈府。惟帝下都,西羌之宇。傑然中峙, 號曰天柱。

崑崙山賦         明黃諫编辑

瞻彼西域,猗歟崑崙。擘厚地以特起,指太清而高蹲。 控玉門以設險,湧朝宗之河源。其方也,里八百,而可 考;其高也,數萬仞,而堪論。大鵬之翼,高舉而莫及。都 盧之足,善緣而難升。其陰則堅冰厚積,鏡見人形,風 氣凜冽,寒不可勝。其陽則瀑布飛流,聲震雷霆,群猿 不飲,接臂流肱。至若瑤池之水,粼粼瀰瀰。有龜六足, 有鱉三趾。遊魚吹波,超鷗群起。元圃之中,廣論莫擬。 藥蘭花檻,布縠散綺。離婁之明,殆不能視。隸首之數, 亦不可記。木則琪玕,參差文玉,森然琅玕,子實如玉。 且圓豫章松,檜楓梧柟,楩山柿女,桑木犀秋香,冬青 萬年,蓊{{?}}蘙薈,亙地連天。草則朱英玉芝,幽蘭芳蕙, 枸杞根靈,臺萊可茹,叢卉灌芳,阜滋蕃庶。其禽則女 床之鸞蹁躚,丹穴之鳳翔翥。鸑鷟雙飛,鷫鷞群舞。銜 木精衛,能語鸚鵡。散則霞開,止則雲聚。自相喧聒,各 得其所。獸則狒狒見人而笑,猩猩被髮而言。犁牛體 重,騉{{?}}輕儇。元豹霧隱,文虎晝眠。貔貅獅兕,麋鹿麈 麂。熊羆狻猊,狐貉豵豜。其所孔有不可殫焉。或遙涉 乎蒸霞之水,或弄影于閬風之巔。或群或友,儦儦俟 俟於種玉之田。何奇不有,何異不儲。乃上帝之下都, 豈常人之所居。軒轅之宮,王母之室。碧瓦鱗比,青瑣 櫛密。畫棟飛虹,朱簾炫日。高閣千尋,長廊萬尺。赭堊 丹青,雜以金碧。適中乎文質,乃輝耀於今昔。是以仙鄉留舄之輩,緱山吹笙之徒。崆峒之老,蓬萊之流。莫 不駕雲輿而是趨。於是王母開筵,侍以麻姑。宓妃鼓 琴,雙成吹竽。瓊漿玉液,盛饌佳蔬。蟠桃異果,苾芬芳 敷。延周穆於瑤席之上,邀漢武於回丘之隅。元冥滌 器,蓐收司壺。少皞待令,太白操觚。勸酬之殷禮既畢, 羲和趨御,而日色已晡。豈特產奇瑰之物,招遊燕之 娛而已哉。爾乃質凝重厚,氣鍾淳粹。靜而有常,類仁 者之得壽。動以致用,方君子之不器。雲從而起,雨從 而致,休徵以時,若而於焉。發生乎萬類也。恭惟聖明, 一統中外,極地際天,咸施惠澤。海瀆嶽鎮,各有典制。 視伯視公,皆以次第。咸秩無文,名山以祭。茲山也,同 海嶽而效靈,故著其功而不細。是以篤生賢良,而非 止于一才一藝。乃拜手稽首,而作頌曰:大哉巍乎,聖 人之御世也。旰亦未食宵,亦未寢也。治人禮神,各盡 其義也。山嶽效靈,而人才輩出,薄海內外,而皆享雍 熙之盛治也。

崑崙山部藝文二编辑

讀山海經         晉陶潛

迢遞槐江嶺,是謂元圃丘。西南望崑崙,光氣難與儔。 亭亭明玕照,落落清瑤流。恨不及周穆,託乘一來游。

崑崙山部紀事编辑

《新語》:黃帝巡遊四海,登崑崙山。起居望於其上。 《穆天子傳》:天子西征,騖行至于陽紆之山,河伯無夷 之所都,居是惟河。宗氏河,宗伯夭逆天子燕然之山。 勞用束帛,加璧先白。天子使{{?}}父受之。癸丑,天子 大朝于燕之山,河水之阿。乃命井利梁固聿將六 師。天子命吉日戊午,天子大服,冕褘帗帶,搢笏夾佩。 奉璧南面立于寒下,曾祝佐之。官人陳牲全五具, 天子受河宗璧河。宗伯夭受璧,西向沈璧于河,再拜 稽首。祝沈牛馬豕羊,河宗命于皇天子。河伯號之。 帝曰:穆滿女,當永致用。峕事南向,再拜河宗,又號之。 帝曰:穆滿示女,春山之珤,詔女崑崙。舍四平泉七 十,乃至于崑崙之丘。以觀春山之珤。天子受命,南向 再拜。己未,天子大朝于黃之山。乃披圖視典,用觀天 子之珤器。曰:天子之珤玉,果璿珠燭銀,黃金之膏。天 子之珤,萬金珤。百金士之珤,五十金。鹿人之珤,十 金。天子之弓,射人步劎,牛馬犀器千金。天子之馬, 走千里。勝人猛獸。天子之狗,走百里。執虎豹。伯夭曰: 征鳥使翼,曰:烏鳶鸛雞,飛八百里。名獸使足,走 千里。狻猊野馬,走五百里。卭卭距虛,走百里。糜 二十里。曰:伯夭皆致河典,乃乘渠黃之乘,為天子先 以極西土。乙丑,天子西濟于河。爰有溫谷,樂都。河 氏之所遊居。丙寅,天子屬官效器,乃命正公郊父受 敕,憲用伸八駿之乘,以飲于枝沚之中。積石之南, 河天子之駿,赤驥盜驪。白義踰輪山。子渠黃華騮綠 耳。狗重工徹止,雚猳黃南來。白天子之御,造父 三百耿。翛芍及曰:天子是與出入藪,田獵釣弋。天 子曰:於乎予一人,不盈于德。而辨于樂,後世亦追數 吾過乎。七萃之士,天子曰:後世所望,無失天常。農 工既得,男女衣食。百姓珤富,官人執事。故天有峕民, 氏響何謀于樂,何意之忘。與民共利,世以為常。 也天子嘉之,賜以左佩華也。乃再拜,頓首。伯夭 封膜晝于河水之陽,以為殷人主。丁巳,天子西南 升之所主居,爰有大木碩草爰,有野獸可以畋獵。 戊午,{{?}}之人居,慮獻酒百于天子。天子已飲,而 行遂宿于崑崙之阿,赤水之陽。爰有𪃋鳥之山,天子 三日舍于𪃋鳥之山。吉日辛酉,天子升于崑崙之 丘,以觀黃帝之宮。而豐隆之葬,以詔後世。癸亥,天 子具蠲齊牲,全以禋崑崙之丘。

《吳越春秋》:范蠡為越王築城,曰:崑崙之象存焉。越王 曰:崑崙之山,乃地之柱,上承皇天,氣吐宇內。下處后 土,稟受無外。滋聖生神,嘔養帝會,故五帝處其陽陸, 三王居其正地。吾之國也偏,何能與王者比隆盛哉。 《抱朴子》:蔡誕者,自云:被謪,至崑崙。初,誕還,人問曰:崑 崙何似。答曰:天不問其高幾里,要於仰視之,去天不 過十數里也。

《博物志》:漢使張騫渡西海,至大秦。西海之濱,有小崑 崙,高萬仞,方八百里。廣漫,未聞有渡者。

《許渾集》:渾嘗夢登山,有宮室陵雲。人云:此崑崙也。既 入,見數人,方飲酒,招之。至暮,賦詩曰:曉入瑤臺露氣 清,坐中唯有許飛瓊。他日,復夢至其處,飛瓊曰:何故 顯余姓氏於人間。座上即改天風吹下步虛聲。曰:善。

崑崙山部雜錄编辑

《呂氏春秋》:菜之美者,有崑崙之蘋也。

《尸子》:赤縣洲者,實為崑崙之墟土,紅芝草生焉。食其 一實,而醉臥,三百歲而後醒。

《葛仙公傳》:崑崙,一曰元圃,一曰積石,瑤房,一曰閬風 臺,一曰華蓋。一曰天柱。皆仙人所居也。

《路史前紀》:無門無旁,神運四奧。被跡無外,無熱之陵。 《遁甲開山圖》云:天皇出於柱州,即無外山也。鄭康 成云:無外之山,在崑崙東南,萬二千里。《水經注》云:或 言即崑崙。榮氏云:五龍及天皇,皆出其中。

《暖姝由筆》:舊言:西王母居崑崙山,蓬頭虎齒,而戴勝。 後世凡壽慶,皆圖王母蟠桃,是為美麗婦人,何也。 《雲麓漫抄·崑崙》《禹本紀》:崑崙高二千五百餘里,日月 所相遊隱。為光明也。其上有醴泉,華池。《河圖》云:崑崙, 天中柱。氣上通天。《水經》云:崑崙墟,在西北。去嵩高五 萬里,地之中也。其高萬一千里,河水出其東北陬。《爾 雅》云:西北之美者,有崑崙之璆琳、瑯玕。又曰:三成為 丘。註云:崑崙山之重,故以名。昔人引《山海經》西海之 南,流沙之濱,赤水之後,黑水之前,有大山,名崑崙之 丘。其下有弱水之淵環之。又曰:鍾山西六百里,有崑 崙山,所出五水。今按《山海經》:內崑崙墟,在西北帝之 下都。方八百里,高萬仞。上有木禾,面有九井。以玉為 檻,面有九門。門有開明獸守之,百神之所在。郭璞曰: 此自別有小崑崙也。《淮南子》曰:崑崙墟中,有增城九 重。有木禾珠樹、玉樹、瑄樹。不死樹在其西,沙棠琅玕 在其東,絳樹在其南,碧樹、瑤樹在其北。《十洲記》云:崑 陵即崑崙,中狹上廣,故曰:崑崙。山有五角,其一角正 東,名曰崑崙宮。其處積金為墉城,面方千里,城上安 金臺五所,玉樓十二。《神異經》云:崑崙有銅柱焉。其高 接天,所謂天柱也。圍三十里,圓周如削。下有回屋,仙 人九府所居。又一說云:大五嶽者,中嶽崑崙在九邊。 中為天地心,神仙所居,五帝所理。《博雅》云:崑崙墟,赤 水出其東南,陬河水出其東北。陬洋水出其西北,陬 弱水出其西南。陬河水入東海,三水入南海。張騫渡 西海,至大秦,大秦之西,烏遲國。烏遲國之西,復有海。 西海之濱有小崑崙,高萬仞,方八百里。援神契曰:河 水上應天河。《山海經》:崑崙山,有青河、黃河、黑河,環其 墟。其白水出東北陬,向東南流,為中國河。《爾雅》曰:河 出崑崙墟,色白,渠九千七百所,色黃,百里一小曲,千 里一大曲。《淮南子》:河出崑崙,貫渤海,入禹所導積石 也。《水經》云:崑崙三仞,下曰樊桐。一名板桐,二曰元圃。 一名閬風,上曰層城。一名天庭。《淮南》又云:懸圃閬風, 樊桐在崑崙閶闔之中。東漢明帝永平十七年十一 月,遣奉車都尉竇固,駙馬都尉耿秉,騎都尉劉張,出 燉煌崑崙塞,擊破白水,虜于蒲類。海上海章懷太子。 注謂:崑崙山,名因以為塞。在今肅州酒泉縣西南。山 有崑崙之體,故名之。周穆王見西王母於此山,有石 室,王母臺。則又知周穆王西遊,初不出中國。云:凡諸 書言崑崙,悉注於此。

《捫蝨新話》:司馬遷、班固按《禹本紀》言。河出崑崙,高二 千五百餘里。日月所相隱避,為光明也。而張騫傳言, 漢使窮河源。其山多玉石,採來獻天子。按河所出山 名崑崙。予以佛書攷之,河出崑崙者,此即雪山,而所 謂崑崙者,自須彌山也。佛書說有四天下,東弗於伐 西瞿耶尼,南閻浮提,北鬱單越雪山,在中天竺國。正 當南閻浮提之中,山最高。頂有池,名阿耨池。池中有 水,號八功德水。分派而有青黃赤白之異色。今黃河 蓋其一派也。須彌山又在四天下之中,山頂名忉利 天,四天王所居。山如腰鼓,當山腰,日月圈繞,照四天 下,更為晝夜,此《禹本紀》所謂日月相隱避。為光明者 也。此四天下之外,乃有大鐵圍山圍焉。是謂一世界。 《禹本紀》蓋得其髣髴。然方佛書未來時,古之達者,已 知此矣。遷、固且言,自張騫使大夏之後,窮河源烏睹。 所謂崑崙者,此是未知崑崙山所在耳。何所出與日 月所相隱避處,本是在山腰焉。以佛書為證。

崑崙山部外編编辑

《關尹內傳》:萬億萬歲,有一大水。崑崙飛浮,是時飛仙。 迎取天王,及善民安之山上也。

《遁甲開山圖》:天皇被跡,在柱州崑崙山下。

《列仙傳》:赤松子者,神農時雨師也。服水石以教神農, 能入火不燒。至崑崙山上,常止西王母石室中,隨風 雨上下。炎帝少女追之,亦得仙,俱去。至高辛時,復為 雨師,今之雨師是也。

《十州記》:崑崙山,崑崙號曰崑崚,在西海之戌地,北海之亥地。去岸十三萬里,又有弱水。周迴繞布山,東南 接積石圃,西北接北戶之室,東北臨大活之井,西南 至承淵之谷。此四角大山,實崑崙之支輔也。積石圃 南頭,是王母告周穆王云:咸陽去此四十六萬里,山 高去平地三萬六千里。上有三角,方廣萬里。形似偃 盆,下狹上廣,故名曰崑崙山。三角其一角正北,干辰 之輝。名曰閬風巔。其一角正西,名曰元圃堂。其一角 正東,名曰崑崙宮。其一角有積金,為天墉城,而方千 里。城上安金臺五所,玉樓十二所。其北戶山承淵,山 又有墉城,金臺,玉樓,相鮮如流精之闕光,碧玉之堂, 瓊華之室。紫翠丹房,錦雲燭日。朱霞九光,西王母之 所治也。真官仙靈之所宗,上通璿璣,元氣流布,五常 玉衡,理九天而調陰陽。品物群生,希奇特出,皆在於 此。天人濟濟,不可具記。此乃天地之根紐,萬度之綱 柄矣。是以太上名山,鼎於五方,鎮地理也。號天柱於 珉城,象綱輔也。諸百川極深,水靈居之,其陰難到,故 治無常處,非如丘陵而可得論爾。乃天地設位物象 之宜,上聖觀方緣形而著爾。乃處元風於西極,坐王 母於坤鄉。昆吾鎮於流澤,扶桑植於碧津。離合火生 而光,獸生於炎野,坎總眾陰,是以仙都宅於海島。艮 位名山蓬山,鎮於寅丑。巽體元女,養巨木於長洲。高 風鼓於群龍之位。暢靈符於瑕丘,至妙元深幽。神難 盡,真人隱宅,靈陵所在,六合之內,豈唯數處而已也 哉。

《神異經·西荒經》:崑崙西有獸焉。其狀如犬,長毛四足, 似羆而無爪,有目而不見,行不開,有兩耳而不聞。有 人知往,有腹無五臟,有腸直而不旋,食物徑過。人有 德行,則往牴觸之。有凶德則往依憑之。天使其然,名 為渾沌。《春秋》云:渾沌,帝鴻氏不才子也。空居無為,當 咋其尾,回轉仰天而笑。

《中荒經》:崑崙之山,有銅柱焉。其高入天,所謂天柱也。 圍三千里,周圓如削。下有回屋,方百丈。仙人九府治 之。上有大鳥,名曰希有。南向張,左翼覆東王公,右翼 覆西王母,背上小處無羽,一萬九千里。西王母歲登 翼上之東王公也。故其柱銘曰:崑崙。銅柱其高入天, 員周如削,膚體美焉。其鳥銘曰:有鳥希有,碌赤煌煌。 不鳴不食,東覆東王公,西覆西王母。欲王母東登之, 自通陰陽,相須唯會益工。

《拾遺記》:崑崙山,有昆陵之地。其高出日月之上,山有 九層。每層相去萬里,有雲色。從下望之,如城闕之象。 四面有風,群仙常駕龍乘鶴,遊戲其間。四面風者,言 東南西北,一時俱起也。又有祛塵之風,若衣服塵污 者,風至吹之,衣則淨如浣濯。甘露濛濛似霧,著草木 則滴瀝如珠。亦有朱露,望之色如丹著,木石赭然。如 朱雪灑焉。以瑤器承之,如飴。崑崙山者,西方曰須彌 山。對七星之下,出碧海之中。上有九層,第六層有五 色玉樹,蔭翳五百里。夜至水上,其光如燭。第三層有 禾穟一株,滿車有瓜如桂。有柰冬生如碧色,以玉井 水洗食之,骨輕柔能騰虛也。第五層有神龜,長一尺 九寸,有四翼。萬歲則升木而居,亦能言。第九層山形 漸小狹,下有芝田蕙圃,皆數百頃,群仙種耨焉。旁有 瑤臺十二,各廣千步,皆五色玉為臺基。最下層有流 精霄間,直上四十丈,東有風雲雨師。聞南有丹密雲, 望之如丹,色丹雲,四垂周密。西有螭潭,多龍螭。皆白 色,千歲一蛻。其五臟此潭。左側有五色石,皆云是白 螭腸化成。此石有琅玕璆琳之玉,煎可以為脂。北有 珍林,別出折枝相扣。音聲和韻,九河分流,南有赤陂 紅波,千劫一竭。千劫水乃更生也。

《搜神記》:崑崙火布,崑崙之{{?}}地首也。是惟帝之下都, 故其外絕以弱水之深,又環以炎火之山。山上有鳥 獸草木,皆生育滋長於炎火之中。故有火澣布,非此 山草木之皮枲。則其鳥獸之毛也。漢世,西域舊獻此 布,中間久絕,至魏初時,人疑其無有。文帝以為火性 酷裂,無含生之氣,著之典論,明其不然之事,絕智者 之聽。及明帝,立詔三公曰:先帝昔著典論不朽之格, 言其刊石于廟門之外,及太學與石經,並以永示來 世。至是,西域使人獻火澣布袈裟,於是刊滅此論,而 天下笑之。

《博物志》:崑崙山北地轉下三千六百里,有八元幽都。 方二十萬里,地下有四柱。四柱廣十萬里,地有三千 六百軸,犬牙相舉。

《述異記》:崑崙山,有玉桃,光明洞。徹而堅瑩,須以玉井 泉洗之,便軟可食。

《酉陽雜俎》:西王母姓楊,諱回,治崑崙西北隅。以丁丑 日死,一曰婉衿。

《集仙錄》:西王母者,九靈太妙龜山金母也。一號太虛, 九光龜臺。金母元君,乃西華之至妙洞。陰之極尊,在 昔,道氣凝寂,湛體無為,將欲啟迪元功,化生萬物。先 以東華至真之氣,化而生木公。木公生于碧海之上, 芬靈之墟。以主陽和之氣,理于東方。亦號曰東王公 焉。又以西華至妙之氣,化而生金母。金母生于神州,伊川厥姓侯氏,生而飛翔,以主元毓神元,奧于眇莽 之中。分大道醇精之氣,結氣成形,與東王公共理二 氣。而育養天地,陶鈞萬物矣。柔順之本,為極陰之元 位,配四方母養群,品天上天下三界十方女子。登仙 者,得道者,咸所隸焉。所居宮闕在龜山、春山、西那之 都崑崙之圃、閬風之苑,有城千里,玉樓十二。瓊華之 闕,光碧之堂,九層元室。紫翠丹房,左帶瑤池,右環翠 水。其山之下,弱水九重。洪濤萬丈,非飆車羽輪不可 到也。所謂玉闕,暨天綠臺。承霄青琳之宇,朱紫之房。 連琳綵帳,明月四朗。戴華勝佩,虎章左侍仙女,右侍 羽童。寶蓋沓映,羽旗廕庭,軒砌之下。植以白環之樹, 丹剛之林。空青萬條,瑤榦千尋。無風而神,籟自韻琅 琅然皆九奏八會之音也。神州在崑崙之東南,故《爾 雅》云:西王母日下是矣。又云王母蓬髮戴華,勝虎齒 善嘯者,此乃王母之使,金方白虎之神。非王母之真 形也。元始天王授以方天元統龜山九光之籙。使制 召萬靈,統括真聖。監盟證信,總諸天之羽儀。天尊上 聖朝,宴之會。考校之所,王母皆臨訣焉。上清寶經三 洞玉書凡有授度。咸所關預也。黃帝討蚩尤之暴威 所未禁,而蚩尤幻變多方,徵風召雨,吹煙噴霧,師眾 大迷。帝歸息太山之阿,昏然憂寢。王母遣使者,被元 狐之裘,以符授帝,曰:太一在前天,一在後得之者,勝 戰則克矣。符廣三寸,長一尺,青瑩如玉,丹血為文。佩 符既畢,王母乃命一婦人,人首鳥身,謂帝曰:我九天 元女也。授帝以三宮五意,陰陽之略。太一遁甲,六壬 步斗之術陰符之機靈。寶五符五勝之文,遂克蚩尤 于中冀。剪神農之後,誅榆罔于阪泉。天下大定。都于 上谷之涿鹿,又數年,王母遣使白虎之神,乘白鹿集 于帝庭。授以地圖,其後虞舜攝位,王母遣使授舜白 玉環。舜即位,又授益地圖。遂廣黃帝之九州,為十二 州。王母又遣使獻舜白玉琯,吹之以和八風。《尚書》帝 驗期曰:王母之國,在西荒也。昔茅盈,字叔申。王褒字 子登,張道陵,字輔漢。洎九聖七真,凡得道授書者,皆 朝王母于崑陵之闕焉。時叔申道陵侍太上道君,乘 九蓋之車,控飛虯之軌。越積石之峰,濟弱流之津。浮 白水,陵黑波,顧盼倏忽,詣王母于闕下。子登清齋三 月,王母授以瓊華。寶曜七晨,素經茅君,從西城王君 詣。白玉龜臺朝謁王母,求長生之道。曰:盈以不肖之 軀,慕龍鳳之年。欲以朝菌之脆,求積朔之期。王母愍 其勤志,告之曰:吾昔師元始天王,及皇天,扶桑帝君, 授吾以玉佩,金璫,二景,纏煉之道,上行太極,下造十 方。溉月咀日,入天門,名曰:元真之經。今以授爾,宜勤 修焉。因敕西城王君,一一解釋以授焉。又周穆王時, 命八駿與七華之士使造父為御西。登崑崙而賓于 王母,穆王持白珪重錦以為王母壽。事具《周穆王傳》。 至漢武帝元封元年七月七日,夜降于漢宮。語在《漢 武帝傳》內。此不復載焉。

《續仙傳》:裴元靜緱氏,縣令昇之女,鄠縣尉李言妻也。 幼而聰彗,母教以詩書,皆誦之不忘。及笄,以婦功容 自飾,而好道。請于父母,置一靜室披戴。父母亦好道, 許之。日以香火,瞻禮道像。女使侍之,必逐于外獨居。 別有女伴言笑,父母看之,復不見人,詰之不言,潔思 閑淡,雖骨肉常見,亦執禮,曾無慢容。及年二十,父母 欲歸于李言,聞之,固不可,唯願入道,以求度世。父母 抑之,曰:女生有歸,是婦禮。時不可失,禮不可虧。倘入 道不果,是無所歸也。南嶽魏夫人,亦從人育嗣,後為 上仙。遂適李,言婦禮,臻備。未一月,告于李言,以素修 道,神人不許,為君妻,請絕之。李言亦慕道,從而許焉。 乃獨居靜室,焚修夜中。聞言笑聲,李言稍疑,未之敢 驚。潛壁隙窺之,見光明滿室,異香芬馥。有二女子,年 十七八,鳳髻霓衣,姿態婉麗。侍女數人,皆雲髻綃服, 綽約在側。元靜與二女子言談。李言異之而退。及旦, 問于元靜。答曰:有之。此崑崙仙侶,相省上仙。已知君 窺,以術止之,而君未覺。更來,慎勿窺也。恐君為仙官 所責。然元靜與君宿緣甚薄,非久在人間之道。念君 後嗣未立。候上仙來,當為言之。後一夕,有天女降李 言之室,經年,復降,送一兒,與李言云:此君之子也。元 靜即當去矣。後三日,有五雲盤旋,仙女奏樂,白鳳載 元靜昇天,向西北而去。時大中八年八月十八日,在 溫縣供道村,李氏別業。

《元中記》:崑崙西北有山,周迴三萬里。巨蛇繞之,得三 周蛇。為長九萬里,蛇常居此山,飲食滄海。

《神仙傳》:東郭延者,山陽人也。服雲飛散,能夜書。有數 十人,乘虎豹迎,比鄰盡見之。與親友辭別而去。云:詣 崑崙山。

黑山部彙考编辑

陝西邊衛之黑山

黑山,在今陝西榆林,諸衛水甘草茂。邊外入中國者, 必駐于此。

按顧起元《黑山考》:昔人文章用北狄事,多言黑山。黑 山,在大漠之北。宋謂之姚家族有城在其西南,謂之 慶州。沈括云:予奉使,嘗帳宿其下云。山長數十里,土 石皆紫黑。似磁石,有水出其下。所謂黑水也,胡人言 黑水源下委高水,曾逆流。予臨視之,無此理。亦常流 耳。山在水之東,大抵北方水,多黑色,故有盧龍郡。北 人謂:黑為盧,水為龍。盧龍即黑水也。

按《廣輿記》:陝西榆林衛黑山,水甘草茂。

按《陝西通志·山川攷》:黑山,在榆林衛南十里,水甘草 茂。明巡撫余子俊築寨堡,植柳萬株,其下黑水出焉。 黑山,又在鎮邊衛西南六十里。

黑山,又在肅州,衛北大漠中望之,宛然若黑。故曰:黑 山。

黑山,又在鎮彝所東北二十里,與合黎山相接。

焉支山部彙考编辑

漢將霍去病所至之焉支山。後漢竇憲所登之燕然山。

焉支山,一名燕然山,一名刪丹山,一名山丹山,又名 燕支山。在今陝西山丹衛東南五十里。

按《後漢書·竇憲傳》:燕然山,去塞三千餘里。班固作銘 曰:封神丘兮,建隆嵑。神丘即燕然山也。

按晉·段龜龍《涼州記》:焉支山,在西郡界,東西百餘里。 南北二十里。有松柏五木,其水草茂美,宜畜牧。與祁 連山同,一名刪丹山。

按《潛確類書·區宇部》:燕然山。《後漢書》:去塞三千里,在 今神水縣,即燕支山也。車騎將軍竇憲大破單于,登 燕然山,刻石勒功,紀漢威德。

按《陝西通志·山川攷》:焉支山,在山丹衛東南五十里, 一名山丹山。

焉支山部藝文一编辑

封燕然山銘        漢班固

惟永元元年秋七月,有漢元舅曰:車騎將軍竇憲,寅 亮明聖,登翼王室。納於大麓,惟清緝熙。乃與執金吾 耿秉,述職巡禦,理兵於朔方。鷹揚之校,螭虎之士,爰 該六師。暨南單于、東烏桓、西戎氐羌侯王君長之群, 驍騎十萬,元戎輕武,長轂四分,雷輜蔽路,萬有三千 餘,乘勒以八陣,莅以威神。元甲耀日,朱旗絳天。遂陵 高闕,下雞鹿,經磧鹵,絕大漠。斬溫禺以釁,鼓血尸逐 以染鍔。然後四校橫徂,星流彗埽,蕭條萬里,野無遺 寇。於是域滅區殫,反斾而旋。考傳驗圖,窮覽其山川。 遂踰涿邪,跨安侯,乘燕然,躡冒頓之區落,焚老上之 龍庭。上以攄高文之宿憤,光祖宗之元靈。下以安固 後嗣,恢拓境宇,振大漢之天聲。茲所謂一勞而久逸, 暫費而永寧者也。乃遂封山刊石,昭銘上德。其辭曰: 鑠玉師兮,征荒裔。勦凶虐兮,𢧵海外。敻其邈兮,亙地 界。封神丘兮,建隆嵑。熙帝載兮,振萬世。

焉支山部藝文二编辑

和吳侍御被使燕然    唐盧照鄰

春歸龍塞北,騎指鴈門垂。胡笳折楊柳,漢使采燕支。 戍城聊一望,花雪幾參差。關山有新曲,應向笛中吹。

燕支行           王維编辑

漢家天將才且雄,來時謁帝明光宮。萬乘親推雙闕 下,千官出餞五陵東。誓辭甲第金門裏,身在長城玉 塞中。衛霍才堪一騎將,朝廷不數貳師功。趙魏燕韓 多勁卒,關西俠少何砲勃。報讎只是聞嘗膽,飲酒不 曾妨刮骨。畫戟雕弓白日寒,連旗大旆黃塵沒。疊鼓 遙翻瀚海波,鳴笳亂動天山月。麒麟錦帶佩吳鉤,颯 踏青驪躍紫騮。拔劍已斷天驕臂,歸鞍共飲月支頭。 漢兵大呼一當百,虜騎相看哭且愁。教戰雖令赴湯 火,終知上將先伐謀。

焉支山部紀事编辑

《穆天子傳》:天子西征,騖行至于陽紆之山,河伯無夷 之所都居,是惟河宗氏河。宗伯夭逆天子燕然之山。 勞用朿帛,加璧先白。天子使{{?}}父受之,癸丑,天子 大朝于燕,然之山河水之阿。

《漢書·霍去病傳》:票騎將軍率戎士,隃烏盭,討遫濮,涉 狐奴,歷五王國。輜重人眾,攝讋者,弗取。幾獲單于子 轉。六日,過焉支山,千有餘里。

《匈奴傳》:貳師引兵還至燕然山。單于知漢軍勞倦,自 將五萬騎,遮擊貳師。軍大亂,敗貳師,降單于。

《後漢書·竇憲傳》:憲將精騎萬餘,與北單于戰于稽落 山,大破之。降者二十餘萬人。憲遂登燕然山,刻石紀 功,令班固作銘。

祁連山部彙考编辑

漢將霍去病所至之祁連山

祁連山,在今陝西甘州衛都司城西南一百里,東北 連肅州山丹二衛地。

按晉·段龜龍《涼州記》:祁連山,張掖、酒泉二界之上。東 西二百里,南北百餘里。山中冬溫夏涼,宜牧牛,乳酪 濃好。夏窵酪不用器物,刈草著其上,不散。酥特好,酪 一斛,得升餘酥。又有仙人樹。行人山中飢渴者,輒食 之飽,不得持去。平居不可見。

按《隋書·地理志》:張掖郡福祿,有祁連山。

按《陝西通志·山川攷》:祁連山,在甘州衛都司城西南 一百里,山甚峻廣。本名天山,草木茂美,冬溫夏涼,下 有石井,常不竭。

又在肅州衛南一百五十里,一名雪山。自涼州連亙 至此。

又在山丹衛南一百五十里,連亙甘州諸衛。

祁連山部紀事编辑

《漢書·霍去病傳》:去病出北地,遂深入。合騎侯,失道不 相得。去病至祁連山,捕首虜甚多。

《太平御覽·地部》:漢霍去病擊匈奴,至祁連山。濟居延 水,遂臻小月氏。《西河舊事》曰:祁連山,在張掖、酒泉二 界焉。支山,在刪丹故縣,東西百餘里。南北二十里。亦 宜畜。匈奴失二山。乃歌曰:亡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 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婦女無顏色。

《漢書·金日磾傳》:金日磾,字翁叔。本匈奴休屠王太子 也。武帝元狩中,票騎將軍霍去病將兵擊匈奴右地。 多斬首虜獲,休屠王祭天金人。其夏,票騎復西過居 延,攻祁連山,大克獲。於是單于怨昆邪休屠居西方, 多為漢所破。召其王,欲殺之。昆邪休屠恐,謀降漢。休 屠王後悔,昆邪王殺之,並將其眾降漢,封昆邪王為 列侯。

祁連山部雜錄编辑

《居易錄》:門人徐蘭,吳人,字芝仙。能詩,工繪事。從安郡 王出塞,常見祁連山中,花十數種,皆艷絕,不知名,中 土所未有也。曾畫便面貽余,又有出塞詩數十篇。聞 見詭異,足備塞外風物考證云。起輦谷,元世祖陵無 封樹獵者,或踐其地,輒有風雷之異。其詩云:聞昔朱 明修祀典,曾命禮臣巡禹甸。伏羲下逮宋理宗,三十 六陵皆祭遍。祁連因未入提封,欲賫香帛無由從。歸 掃階席順天府,春秋遙奠青芙蓉。芙蓉青青亂雲宿, 中有三間老瓦屋。征人遙望綠琉璃,知是元家起輦 谷。谷口番僧通漢字,留客招提話遺事。自言歷劫悟 前身,親見陰房築空翠。巫媼纔牽靈馬來,聖僧已渡 流沙至。維時指點白毫光,爭睹君王顯神異。天花鋪 地坐親親,夜半山頭分舍利。東方日射雲窈冥,背人 入山埋寶瓶。地下有天黑如漆,祕祝才宣役萬靈。亂 峰高下化機械,俄頃萬壑藏雷霆。雪漬風吹不數日, 依舊滿天芳草青。往年有客挾弓弩,誤入雲中踏玉 虎。千雷萬霆出谷飛,百里人家苦霪雨。至今鹿兔滿 巖阿,馬蹄不敢驚黃土。問余到處訪雲蘿,中國名山 想遍過。聞道長陵在天上,此山靈異更如何。又所過 古廢城凡六。曰單于,曰蘇雲內,曰豐州,曰殺虎,曰土 城。土產凡五。曰白草,曰雛鷹,曰蹙鼠,曰瑪瑙石,曰酪 酒。瀚海距獨石口二千里,有明太宗永樂八年御製 碑,凡五十一字云。

祁連山部外編编辑

《酉陽雜俎》:祁連山上有仙樹實,行旅得之,止飢渴。一 名四味木,其實如棗。以竹刀剖,則甘。鐵刀剖,則苦。木 刀剖,則酸。蘆刀剖,則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