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115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一百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十五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一百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一百十五卷目錄

 五洩山部彙考

  圖

  考

 五洩山部藝文一

 遊五洩山水志        明宋濂

  遊五洩記          徐渭

  遊山紀略         鄭天鵬

 五洩山部藝文二

  五洩山          唐周鏞

  前題           宋刁約

  前題           丁寶臣

  前題          元申屠徵

  五洩山三首         吳萊

  送宋景濂遊五洩山      前人

  五洩山         明張世昌

  前題            胡學

  遊五洩山六首各有序  陶望齡

  第一洩          袁宏道

  五洩三首          徐渭

 五洩山部紀事

 五洩山部雜錄

 五洩山部外編

山川典第一百十五卷

五洩山部彙考按:洩本與泄通,但所引諸書,洩泄並用,故兩存之编辑

紹興府之五洩山

五洩者,五瀑布也。土人謂瀑布曰洩,故稱山為五洩 也。其上三洩,屬富陽縣,下二洩,屬諸暨縣。山有峰十 六,巖二十五,洞一,谷三,窟二,徑一,軒二,石十,井一,門 一,臺三,嶺二,隈一,林一,原二,溪二,澗一,而其中奇巒 異峰不可名指者,甚眾。土人擬為小鴈蕩焉。

五洩山圖

五洩山圖

编辑

按《水經漸江水注》:江水又東逕諸暨縣,與洩谿合,谿 廣數丈,中道有兩高山,夾谿造雲,壁立。凡有三洩,洩 懸三十餘丈,廣十丈,中二洩不可得至。登山遠望,乃 得見之,下洩懸百餘丈,水勢高急,聲震水外,上洩懸 二百餘丈,望若雲垂。此是瀑布,土人號為洩也。 按《方輿勝覽》:浙東路紹興府五泄山,在諸暨縣山西 南四十里,沿歷五級,始下注。溪壑故曰五泄,飛沫如 雪,淙激之聲,雄於雷霆。俗名小鴈蕩,下有龍湫。禱雨 輒應,刁約詩:西源窮盡到東源,直注層崖五磴泉。 按《潛確類書·區宇部》:五泄山在諸暨,一名越洞巖山, 峻而有五級,故名土人謂瀑布曰泄。

按《浙江通志·山川攷》:五洩山,在紹興府諸暨縣西五 十里。《輿地志》:山峻而有五級,故以為名。刁約謂之小 鴈蕩,明學士宋濂著《五洩山水志》。

按《紹興府志·山川攷》:五洩山,在諸暨縣西五十里,《水 經注》云:此是瀑布,土人號為洩也。飛沫如雪,溟濛數 里,淙激之聲,如雷霆,震撼巖谷,俗謂之小鴈蕩。其奇 蹟異狀,最為秀絕。云舊志所載,峰十六,曰朝陽峰,碧 玉峰,涵湫峰,滴翠峰,白雲峰,童子峰,香爐峰,卓筆峰, 天柱峰,積翠峰,缽盂峰,玉女峰,遇龍峰,特起峰,堆藍 峰,鬱孤峰,巖二十五,曰:輔德巖,停雲巖,怡情巖,垂雲 巖,棲真巖,韞玉巖,俱胝巖,迴波巖,翔鳳巖,寶GJfont巖,四 壁巖,出定巖,擲錫巖,刻鏤巖,垂足巖,壁立巖,倚天巖, 邃隱巖,雙峰巖,金仙巖,含沖巖,肘盆巖,摘星巖,養素 巖,夾巖,洞一,曰夾巖洞,谷三,曰啼猿谷、煙林谷、清虛 谷,窟二,曰蟠桃窟、石室窟,徑一曰:通微徑。軒二,曰:列宿軒,童秀軒,石十,曰石、磯石、鼓石、河石、屏石、筍石、門 棲鶴石、犀角石、爛柯石、連珠石,井一,曰龍井,門一,曰 龍門,臺三,曰禮拜臺,倚杖臺,會仙臺,嶺二,曰平雲嶺, 清風嶺,隈一,曰鳳翔隈,林一,曰珠林,原二,曰九瑣原, 藏春原,溪二,曰明月溪,鳴玉溪,澗一,曰寒碧澗,然尚 有未悉。宋寶元中僧咸澗來遊,嘗作《五洩山十題》一 五洩,二西坑,三夾巖,四龍井,五石鼓,六石門,七石屏, 八俱胝巖,九禱雨潭,十摘星巖,其序云平川孤越,怪 峰顛巒,轉入轉幽,駭悅心目,比之鴈蕩,諒無慚焉。 按《諸暨縣志·山川攷》:五洩山,在靈泉鄉西,去縣五十 里。飛瀑自富陽山峽來,五洩始至地,故名。東西兩龍 潭,東龍潭即飛瀑處,有響鐵嶺上嶺,即富陽界,山勢 過嶺,特起一大峰,轉而面南。五洩寺在峰下,西龍潭 深入谷中五里許,未到潭處,一嶺即浦江界,隨潭流 北至寺前,與東潭水合,山勢即轉面北,兩山夾潭,流 東行綿延十餘里,中間奇峰異狀。

按《富陽縣志·名勝攷》:五泄山,在縣東南八十里棲鶴 村。上有泉水匯為溪,兩山夾之,壁立二百丈,溪流噴 沫,歷五級,下注溪壑,故名五泄。俗名小鴈蕩,上三泄, 地屬富陽,下二泄地屬諸暨,故兩邑互見之,按泄或 作洩。

五洩山部藝文一编辑

遊五洩山水志       明宋濂

五洩山,在婺杭越三州境上,北距富春,南據句乘,東 接浦江,其山水最號奇峭,齊謝元卿常以採藥,深入 其中,而宋刁景純吳處厚亦頗遊焉。自西坑嶺入,過 遇龍橋,北行二十步,始入西潭,前橫一溪,水甚寒。履 之如冰。由溪而前,徑小潭傍,有嶕石突起,類大甕,斜 覆乃捫石而登,一失足輒墜,又行二里許,地稍平曠, 怪石峻聳,峰巒環列,獻狀其紋縈縈然。類神工鬼斧 所雕刻者。山多猴,遊人過之,輒撒石,亂下如雨。又前 行半里,泉自石竇中出,瀏瀏作聲。若琴若笙竽,泉西 流匯為小窪,瑩澈泓澄,毫髮不隱,鯈魚數尾,洋洋往 來如行琉璃瓶中。見人至,潛去,窪左大樹,離立極怪, 偉倒影,入水中,如畫。又前行五十步,大石閼道。相傳 有巖角肖鷹喙,忽夜大雷雨,喙崩,下聲聞數十里。又 行三十步,榛篠成林,翠光浮映,衣袂成碧色,山蟲崖 虺奔遶,後先瞬目失所在。至此則氣象陰幽,絕不類 人世。如升蓬嶠,坐水晶宮,煙火氣消,盡又自山腰緣 葛而前,竹籜覆地,厚動足,輒仆又過十步許,抵小潭。 小潭上曰西潭,流水傾沫成白簾,闊可七八尺。冉冉 下注,滑而無聲,兩旁石崖峭立,苔蝕蘚障,時有水珠 毿毿滴下,歲旱,鄉民禱龍於此,遇禱水,或涌取蜥蜴 入瓶盂中,持以歸,多驗。自遇龍橋,至此約可六七里, 皆蛇盤,磬折路行,若窮又復軒敞,其中勝致,難得具 記,或言潭上有石,河從石河至三臺塔,人跡罕至,莫 詳也。尋故路而出,斜迤而東過香爐峰,峭拔。上有石, 類香爐,故名香爐。北有峰,圓而童,名缽盂峰。或曰:肖 東甌鴈蕩,又名鴈蕩峰,自鴈蕩而南,時有白雲覆於 谷口者,名白雲峰,屹然人立者,名玉女峰,嶄嶄勢欲 柱天者,名天柱峰。其他諸峰,星聯肺附,登名圖籍者, 蓋七十有二焉。復從崖東折度略安橋,趨三學士院, 院唐靈默禪師道場,師嘗降龍於此。遺蹟尚存。由院 北深入又百餘步,至東潭,潭上飛瀑可二十丈。瀑怒 倒擊,崖竅中若,運萬斛雪從天擲,下白光閃閃,奪人 目睛。至潭底輒復逆,上有聲如輥,雷人笑語咫尺不 能辨,猶聞甕中聲。居人云:每天風一號,四山林木震 撼,欲折黑雲,下罩,杳不知昏曉。歲旱,投龍者,多驗如 西潭。復北折而西泝潭之源,登響鐵嶺,度紫閬山,村 人多舍茅,葦間有平皋數百畝,可耕溉。傍沿石河,又 行一里許,地名石鼓,足頓之鼕鼕鳴。越十步,至第一 潭,潭如井,睨之正黑,投以小石,鏘若珮環,又越十餘 步,至第二潭,圓如錡釜,面廣而底敞,大水驅亂石,聚 其內。迨滿復洩,去潭下石壁百餘尺,險不可寘足。從 其右懸藤墜下至第三潭,潭甚深,以線縋之下,不見 底。其形方狹而長,天向陰,常有雲氣從中起。疑有潛 龍,人恆以幽悄為病,第四潭咸不敢往,或以綯圍腰 繫,巨GJfont俯崖而瞰潭,左右皆楓木,其形大概如第二 潭,而廣袤倍之。側有晉劉龍子墓,相傳龍子嘗釣於 潭,得驪珠,吞之化龍飛去。後人為壘石作塚,或云龍 子之母,葬焉。世遠不可辨,又其下至第五潭,即東潭 因其水五級,故名為五洩。云噫造物之委形於山水 者,其奇峭有是哉。

遊五泄記          徐渭编辑

萬曆二年十二月廿有二日偕王圖吳,系馬策往五泄,初宿謝家橋,明日雨山行驢,不可負。暮至楓橋,駱 君意舍止焉。明日其兄懷遠公驗來,又明日飲懷遠 罷,入化城寺,又明日陳君心學來,又明日飲於陳君 止焉。又明日午始霽,遂行。兩宿而至五泄寺,是為至 日,遂登。已而大霧窮宇,內不見寸形。渾若未闢,忽復 霽遂窮,五洩下題名鐫寺之石鼓,是夕雪,明日午復 霽,往觀七十二峰,攀捫裸厲陟,自西潭以漲,甚返又 明日陟四,泄之對岫,觀四泄下,飯於寺,遂裝以歸。踰 響鐵紫閬,長青三嶺,日仄至洞巖寺,飯罷。已燈。僧祖 福縛炬請觀洞巖,入至第三洞之鱉口洞,故有外屏 近為占洞者,所壞泥入壅鱉口,返又明日黎飯,復行 入湖船,一夕而至。金家巉甫,明踰兩小嶺,午汎離渚 日仄抵家是觀也。洞巖奇於陰,五泄奇於陽,而七十 二峰兩壁夾一壑,時明時,幽時,曠時逼奇於陰陽之 間,以余評之,殆莫勝於五泄,借物以形容之,終不足。 蘇長公遊白水佛跡,山云。山上瀑布三十仞,雷輥電 散,未易名狀大略,似項羽破章邯時,庶幾近之矣。是 行也。去來凡十有三日,陸行三百里,水行百二十里, 宿於駱四。夕於途如之於陳,一夕於寺,再倍於陳,余 墮驢者二越溪,而溺者一,濡者四,五驢蹶於嶺者,二 諸子淖而跌者,弗論也。得詩二十首,每作,諸子必和 之。

遊山記略         鄭天鵬编辑

過七岡嶺,循靈泉迨日亭,午始抵青口。再折而西僅 里許,見兩峰對立,插天際。問之曰此入五洩門闕也。 再進里許,稍折而北,重巒疊嶂,左右森列,令人應接 不暇。遂舍與而徒諦觀諸峰,怪形異狀,每進一塢,穿 叢涉,淺仰視四壁,如無去路,峰迴徑轉,仍復寬闊,蹲 踞翔舞,又一境界。如是者,數次。始抵五洩,峰下則夕 陽在山矣。

五洩山部藝文二编辑

五洩山          唐周鏞

路入蒼煙九過溪,幾穿巖曲到招提。天分五溜寒傾 北,地秀諸峰翠插西。鑿徑破崖來木杪,駕泉鳴竹落 榱題。當年老默無消息,猶有祠堂一杖藜。

《前題》
宋·刁約
编辑

西源窮盡到東源,直注層崖五磴泉。真境無由追汗 漫,勝遊聊得弄潺湲。風生虎嘯層巖底,月上猿啼古 木巔。只待歸休林下去,來同靈默此安禪。

《前題》
丁寶臣
编辑

路緣蘿蔦蔭杉松,翠壁丹崖不計重。天作錦屏環十 里,僧開珠屋面千峰。花間越鳥鉤輈語,溪外秦人髣 GJfont逢。早晚車騶到林下,籃輿暇日待追從。

《前題》
元·申屠徵
编辑

東源壁立萬仞崖,五級水自銀河來。西源梯磴杳無 際,各有神龍著靈異。兩源幽渺氣鬱蔥,紫煙忽起香 爐峰。涼風披拂淺叢竹,杖履躋攀看不足。神遊那得 挾飛仙,直上青雲駕鴻鵠。

遊五洩山          吳萊编辑

越中五洩古名山,東源峻嶺控雲間。老石崚嶒欲見 骨,天河瀉破莓苔灣。蛇龍縮身似蜥蜴,魑魅出沒司 神姦。雷公一聲忽下擊,鳥蹟不到猶重關。青華仙真 舊治所,碧落侍從登清班。穴疑綵狻據一柱,戶想銅 獸銜雙環。鳳馭鸞鞭白羽瓘,芝樓菌閣朱莖殷。梯梁 未絕或可值,洞府寢遠多愁顏。向曾褰衣得揭涉,別 擬鑿徑通茅菅。寬弘頗占十餘畝,敻靜麤覺非人寰。 GJfont流帶綰玉繚繞,巒翠髻擁花斕斑。截斷塵埃與世 隔,構成棟宇寧吾慳。陳君尋常有道力,況此跬步臨 幽潺。虛室光明自不動,寶爐溫養丹將還。丈夫出處 我已定,馳字早寄孤飛鷴。休拘崑崙併漲海,遇有勝 處同躋攀。

路入東岡幾屈盤,青天束峽望來慳。林多鹿豕山為 國,瀑有蛟龍海共寰。客子杖藜依樹石,神仙樓閣幻 茅菅。吾知此地宜招隱,詎減淮南大小山。

日曉行呼野鶴群,山谿五級洗巖氛。虹霓射壁從空 現,霹靂搜潭到地聞。桑苧茶鐺遺凍雪,偓佺藥杵落 晴雲。飄然早已同仙術,老我來探岳瀆文。

送宋景濂遊五洩山      前人编辑

遠眺能攜一短筇,寺前突屼定何峰。九天管籥來飛 鶴,三島樓臺守蟄龍。閒欲嘯歌先目往,病嫌登陟轉 身慵。西源山石東源水,豈但渠家有赤松。

五洩山         明張世昌编辑

兩崖鑱天不容舠,玉龍噴壑翻雲濤。水山GJfont下白石碎,雪浪捲起銀臺高。天風吹寒草木凍,六月飛霜灑 陰洞。青蛇跳出一線長,赤口傾波渴雲夢。雲奔電激 趨群靈,天關咫尺通幽冥。巖頭好借一勺水,六合盡 洗塵埃清。

《前題》
胡學
编辑

閬風西來高插天,上有五級之飛泉。豅谼崩騰快一 瀉,奔流直下蛟龍淵。銀河迸落九天外,雷車砰轟山 石碎。雪花噴壑生夏寒,雨氣幕林成晝晦。此水不注 海與江,欻忽怪靈神無方。怒氣捲拔上天去,散作甘 霖彌八荒。

遊五泄山六首各有序  陶望齡编辑

青口

從諸暨縣行五十里,皆山中。然勢散緩行者,頗疲怠。將至青口,前有巖嶄然出雲間,客望見皆喜,心踊欲趨比。至山忽轉面截去路,純若無罅。並崖行半里許,溪澎然鳴。隔溪乃覺有門,竇涉而入,如行委巷中矣。兩山離立不數丈,壁絕梯磴,翕翕如欲闔,行數十武,輒一轉溪,隨而縈之十數武,輒一涉山,是純石峰,崿皆傾攲,聳特各各取態,或如廩囷,或窪如堂,或如案上果罩也。疑初是一山,將有神人斬其脊,而中開耶。石壁上躑躅,盛開紅紫如繡,不可采掇。五泄山上有劉龍子墓,龍子人而龍故詩云然。

龍子為龍時,陽精洞丘谷。神行物無礙,摧山如剖竹。 青口當其塗,長巒勢奔蹙。砉若萬羽林,分行避黃屋。 祇今苔蘚壁,即是群山腹。天空墮石罅,雷與斲雲足。 鬼斧一以劖,神鞭驅不續。躑躅花其巔,聊舒遊者目。

第五泄

五泄之名,以瀑水勝,然山徑固,巳奇絕矣。入青口十里至五泄寺,寺右緣溪峛崺而上,復折遂至瀑布,所水懸可千尺,石壁如削,左右環擁,映水益壯。不知視匡廬鴈蕩何如也。然聲勢震蕩,口喑目旋,神魂失守,亦雄偉奇特之觀,題名於壁,曰:萬曆丁酉三月廿日公安袁宏道歙方文僎山陰,王贊化會稽陶望齡奭齡同遊。

白蜺飲晴壑,一飲萬人鼓。腥風歕涎沫,下有神龍府。 傾崖與迴薄,積石佐虓怒。十里骨立山,洗濯無撮土。 遙源杳何處,落地名第五。客來泉亦喜,舞作千溪雨。 赤腳立雨中,衣沾翳崖樹。廿年成始至,重遊在何許。 憑君鐵錐書,一破蒼苔古。

白龍井

五泄有二龍井,黑龍井即第五泄下石潭,白龍井在寺南五六里許,穿谷中而入,大抵如青口道也。而兩壁加隘,巖巒加巧,溪流加駛,石門、石囷、石果、罩皆具,而加巨,轉折變換,不可名狀,稍進云已是寺前,案山背似非人世之行,客相顧恍然。而已時日漸曛,幽悄可畏,不至龍井而還。

招提萬山裡,門與蒼崖對。嘗聞白龍井,窈出清溪外。 沿洄未覺遠,忽抵前山背。半壁仙屋深,迴峰洞門礙。 奇巒互傾仄,飛溜各形態。崖松老將化,石筍看來大。 盤谷戴土耕,寒苗接流溉。蹊幽生晚畏,逕轉添新愛。 已謂人境窮,忽與村翁會。息肩支短策,洗足坐鳴瀨。 但見元髮垂,安能辨年輩。因知雲霧間,神仙宛然在。

第一泄

宋景濂記云:諸泄惟第四級不可至,或以綯圍腰繫,巨GJfont俯而瞰,其取道蓋。從嶺上下耳。僧言山下有細路,緣崖可上,則四泄皆可至也。時方雨險,滑不可置足,褰裳從之,從者多諫,罷歸寺。詰朝步上響鐵嶺,從山腰得斜徑,攀挽而行,臨其巔,望之四瀑,皆歷歷可見,夫匡廬鴈蕩一級水耳。猶得名況五泄耶。

山雨無崇朝,青苔助巖險。四泄安可求,山僧只指點。 興來身命微,危磴幾欲犯。童僕進苦規,同遊亦譏貶。 慮深膽易慴,計阻心竟歉。勝事忽若吞,清眠夢如魘。 晨餐動歸策,臨瞰勢已儼。蘿葛疲攀緣,荊榛費誅斬。 蹈石愁足跌,蹲泥任衣染。下望五白龍,遙遙競騰閃。

紫閬

泄之水,百仞五之意,是天上落也。從響鐵嶺而登至絕頂,謂便當下。乃忽見平疇,長林、桑竹、蓊蘙溝塍,組織水皆安流,審之即墮而泄者,地名紫閬。民居頗稠,或至巨富,四望緬然平遠,亦更有群峰環之上,山即富陽縣界余與客皆言兩縣,地勢高下遽如此,復不謂是山頂,行十里,忽復下走一二里,始至地,由此言之,安知今所謂大地者,非處於孤峰絕頂乎。

瀑懸百仞,五瀑方到地。每緣嵐霧開,略想峰頭翠。

即此料泉源,應從白雲墜。攀藤漸躋陟,屢息始能詣。 誰謂孤峭中,忽有桃源事。雞犬散村落,竹木成位置。 連疇溪女桑,卓午樵人市。向來五瀑布,平流若溝隧。 十里方下山,人家在天際。

玉京洞

從五泄至洞巖寺,凡三十里。洞在寺右,始入如永巷,巷窮,乃開闊,如七間大廳堂,遇闊處即名一洞,如是者,不測為幾也。未入時,寺僧攜席以從,云穴隘至不得手行,須首引其尻,如蛇蚓狀,以為藉耳。洞中然數十炬猶暗,炬火小如棗核,不見光燄。隘處又苦煙塞觸,眼鼻皆酸。既至穴口,數以頭試之,畏煙竟不果,惟寺僧與王生及僮輩二三人,更進數洞,出為言,所以聞。昔有行腳僧曾擔糠深入者,見大溪石橋而返,頂上聞櫓聲,當是錢塘江也。

靈洞積陰晦,火烈不得揚。一炬纔照身,有似秋螢光。 神幽意多危,群客悄不狂。相牽隧道窮,砑爾開堂皇。 石髓結還滴,蝙蝠鳴且翔。布席通穴口,投身引其吭。 要當蛇螾行,恐逼蛟龍藏。勇夫三四人,老僧啟前行。 還言所歷殊,一一仙人房。其下流清泉,其上安橋梁。 蹊嶺突高下,尻背時低昂。火燭黯欲盡,窔奧安可量。 嘗聞長老說,有衲來何方。折松為明燈,腰包裹餱糧。 持咒禁妖怪,表塗留秕糠。猛志忽地險,深探遍靈鄉。 頂上搖櫓聲,依稀是錢塘。與君凡境居,安知仙路長。

第一泄          袁宏道编辑

踏人肩而行,次第乃得過。射眼風絲飛,置足山毛破。 跼身縋草移,定喘盤泥坐。五水勢高低,千峰身頓挫。 路荒雨氣腥,樹老斑皮裹。度嶺羡猿輕,投崖愁虎餓。 常恐決性命,歸來始相賀。

五泄三首          徐渭编辑

五條挂練玉龍奔,七十二峰鬼斧痕,墮水墮驢俱不 恨,古今一死博河豚。

其二

斗崖緊接大槽平,長練難傾怒愈生,絕似海門潮正 急,白頭翻貼黑沙行。

其三

紫閬村中一線微,穿廚入GJfont浣裙衣,無端流出高巖 上,解與人間作雪飛。

五洩山部紀事编辑

《鄞縣志》:唐僧心鏡,名藏奐,俗系朱氏華亭人,丱歲出 家,師事道曠禪師,後詣中岳,受具戒,遍歷湖山,詣五 洩,遇虛默大師,一言契合,大中間鄮人始寧宰,任景 求捨宅,為禪院,迎居之。後剡寇裘甫率徒二千,執兵 畫入。師暝心宴坐,神色無撓,盜眾皆悸懾,叩禮而退。 寇平,郡中奏請改禪院為棲心寺,以旌其德。

《諸暨縣志》:五洩名山,甲于越東。當道士大夫,時至遊 觀。明萬曆間,知縣劉光復念地方供應之煩,置田六 畝,永作五洩公費。每年里長輪守,至今碑載青口。

五洩山部雜錄编辑

宋·王十朋《會稽山水賦》:五洩爭奇於鴈蕩。

明·袁宏道《越中雜記》:越人盛稱五泄,然皆聞而知之, 陶周望雖極言五洩之好,其實不曾親見,與我等也。 發郡城,凡二日至諸暨縣,縣去五洩尚七十餘里。次 日始行。一路多頑山,無卷石。可入目者,余私念看山, 數百里外,敝舟羸馬,艱辛萬狀。今諸山態,貌若此,何 以償此路債。周望亦謂乃弟,余輩誇張五洩太過,若 爾當奈中郎笑話,何獨靜虛,以為不然。頃之至青口, 兩山夾天如線,山石玲瓏,峭削若疊,若鏤,數里一壁, 潭水清滑流壁下,一壁上有古木一株,土人云是沉 香樹,一年一花,猿猱所不到。其他非奇壁,則皆穠花 異草,漫山而生紅、白、青、綠,燦爛如錦,映山紅有高七 八尺者,與他山絕異。因相顧大叫曰:奇哉,得此足償 路債。不怕袁郎輕薄也。王靜虛曰:未也,爾輩遇小小 丘壑,便爾張皇如是。明日見五洩,當不狂死耶。靜虛 曾習定五洩三年,以是知之極詳。余與周望聞之,喜 甚皆跳吼沙石上。緩步十餘里,始至五洩。僧房靜虛 曰:牛羊下矣。五泄留供來日,朝餐因散步,前山沿溪 而行,兩山一溪,比青口天尤狹,而奇峭,率相類山形, 或如鑪,如鐘鼓,如屏障,劍戟皆拔地而生,溪旁天竹 成林,行數里遇一白鬚人,云前山有虎,同行者皆心 動,尋舊路而歸。

五泄水石俱奇絕,別後三日,夢中猶作飛濤聲,但恨 無青蓮之詩,子瞻之文,描寫其高,古濆薄之勢為缺 典耳。石壁青削,似綠芙蕖,高百餘仞,周迴若城,石色 如水,浣淨插地而生不容寸土,飛瀑從巖巔挂下,雷奔海立,聲聞數里。大若十圍之玉,宇宙間一大奇觀 也。因憶《會稽賦》有所謂:五泄爭奇於鴈蕩者,果爾。鴈 蕩之奇,當復何如哉。暮歸,各得一詩,余詩先成,石簣 次之,靜虛公望子公又次之,所目既奇詩,亦變幻恍 惚,牛鬼蛇神,不知是何等語。時夜已午,魈呼虎號之 聲,如在床几間,彼此諦觀,鬚眉毛髮種種皆豎,俱若 鬼矣。

一二三四等泄,俱在山腰,五級而下。飛濤走雪,與第 五泄率相類,山路甚險巇,余等從山巔下觀之,時新 雨後,苔柔石滑,不堪置足,一手拽樹枝,一手執杖,踏 人肩作磴,半日始得移一步,艱苦萬狀,山僧云:自此 往富陽,便是平地,不復下嶺,五泄或作五雪亦佳。

五洩山部外編编辑

齊·謝元卿《遇仙記》:元卿,會稽人,好呼吸延年之術,嘗 作東郭先生導引法,服仙人五明散,已百歲而精力 不衰。後採藥至五洩溪,偶得一路,前有石門,夾道皆 生桃枝,細竹、飛泉、鳴瀨,響亮空山,可三四里,石壁曲 轉,蒼翠連雲,又數百步,值一橫溪,俯臨峻壁,淙湍激 溜,上有石梁纔可並足,乃匍匐而渡,至前轉寬,班班 若有人,路連崖重嶂,路無斷缺,多生棕桂,高樹凌霄, 蒙蘢隱靄,披拂左右,稍聞鐘磬,尋之而去,忽遇仙女 數人,逍遙林下,被服鮮麗,姿豔丰穠,元卿乃前拜之。 皆相視而笑,謂曰:非謝元卿乎,相望久矣,乃引元卿 登一峻嶺,絕磴危壁,互相承掩,遂至一處,豁然敞亮, 玉堂朱閣,炳煥其中,云此東華夫人所居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