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114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一百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十四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一百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一百十四卷目錄

 雲門山部彙考

  圖

  考

 雲門山部藝文一

  修禊雲門獻之山亭敘    唐王勃

  雲門寺壽聖院記      宋陸游

  雲門寺記         元虞集

  遊雲門山記        明劉基

  雲門山記         黃汝亨

 雲門山部藝文二

  雲門山         梁釋洪偃

  遊雲門寺        唐宋之問

  宿雲門寺          前人

  遊雲門寺寄越府包戶曹徐起居

               孟浩然

  雲門寺西六七里聞符公蘭若最幽與薛八同

  往             前人

  奉和崔司馬遊雲門寺     孫逖

  酬萬八賀九雲門下歸溪中作  前人

  雲門山五首         崔顥

  雲門山           張渭

  前題            秦系

  宿雲門上方道一上人院    王維

  上巳日與鮑侍御汎若耶遊雲門

               劉長卿

  雲門寺訪靈一上人      前人

  寄靈一上人初還雲門     前人

  同韓翃員外宿雲門寺     嚴維

  奉和獨孤中丞遊雲門寺作   前人

  雲門寺二首         姚合

  雲門寺           喻鳧

  前題           劉得仁

  同皇甫冉赴官留別靈一上人 李嘉祐

  雲門寺           項斯

  前題            羅鄴

  前題           僧皎然

  酬皇甫冉         僧靈一

  雲門寺          僧德圓

  前題          宋錢惟演

  雲門山          范仲淹

  雲門寺          蘇舜欽

  前題            陸游

  雲門山          明劉基

  前題            高啟

  雲門寺          唐之淳

  雲門山          汪應軫

  泛若耶至雲門寺三首    陶望齡

 雲門山部紀事

 雲門山部雜錄

山川典第一百十四卷

雲門山部彙考编辑

晉王獻之所居之雲門山

雲門山,在今浙江紹興府城南三十里,秦望山之南。 相傳,晉中書令王獻之居此,有五色雲見,詔建雲門 寺,山遂以此得名。若何山若刺涪山,皆其支脈也。雲 門寺後分為雲門、廣孝、明覺三寺,雍熙顯聖壽聖三 院。

雲門山圖

雲門山圖

编辑

按《方輿勝覽》:浙東路紹興府雲門寺,在會稽縣南三 十一里,今名雍熙,為州之偉觀,昔王子敬居此,有五 色祥雲,詔建寺號雲門。

按《廣輿記》:浙江紹興府雲門山,在府城南,王獻之居 此,舊有子敬亭。

按《紹興府志·山川攷》:雲門山,在府城南三十里,秦望 山之南。晉義熙二年,中書令王獻之居此,有五色雲 見,詔建雲門寺,後析為六,曰廣孝,顯聖,雍熙,普濟,明 覺,今廣孝寺獨存,寺僧云:山本小阜,高可丈許。嘉靖 十年,僧法慶建樓其上,名曰看竹,今竹間土阜,其故 址也。其旁有好泉亭,松花壇,麗句亭,今皆不存。 何山在府城東南四十七里,與雲門山相接,南宋何 引所居。王十朋謂秦刻石在其上。

刺涪山在雲門山南,一名明覺山,蓋明覺寺基也。頂 有池。

《祠祀攷》:雲門寺,在雲門山。舊志云:或謂雲門寺,本面 東,主秦望而對,陶宴等山,如列屏障,會昌間寺廢,止 存一小殿,面南未毀。遂附益以為寺,非復舊址,而舊 址乃皆犁以為田。宋紹興中淮僧廣勤為雍熙副院, 嘗因牛足陷,得小銅維衛佛像於田中,蓋古雲門寺 地也。明天啟二年,僧福坤於舊址重建,有僧雪嶠住 持本寺,尋卒。瘞于寺之右壟,今修雪嶠塔。

雲門廣孝寺,在雲門山。晉義熙三年建寺,有彌陀道 場,杭僧元照書額門外,有橋亭,名麗句亭,刻唐以來 名土詩,最多先唐。時雲門止有此一寺,後乃裂而為 四,雍熙者,懺堂也,顯聖者,看經院也,壽聖者,老宿所 棲菴也,有宋高宗御書傳忠廣孝之寺六字,碑寺之 前有辨才塔,今按《虞集所撰記》言:雲門言廣孝,其沿 革有分合矣。寺在雲門山者,皆得稱以雲門寺。故昔 人題詠動曰:雲門,今雲門與廣孝號,分為二,又山中 有六寺之目,而題詠自昔共之,無從分屬,聊附於後 云。

雍熙院在雲門寺南一里十步,初僧重曜於拯迷寺 之西,建懺堂,號淨名菴。宋開寶五年,觀察使錢儀廣 之為大乘,永興禪院,懺堂在佛殿後,法堂前。當時觀 音像猶在,雍熙二年改賜今額。紹興元年賜尚書陸 佃為功德院,院額錢惟治書院,前橋亭,曰好泉亭,取 范文正巖有好泉來之句,又有牧菴朝陽亭,及范丞 相純仁,兄弟章樞密楶曾,舍人鞏晁,侍讀說之江,少 卿緯廉博士布題,名今廢。

顯聖院,周顯德二年於拯迷寺石壁峰前建,號看經 院。宋乾德六年,賜號雲門寺,至道二年改今額。院後 有王子敬筆倉,有經藏甚靈異。院嘗無主僧郡牧,或 毀其法堂,以修園館,然經藏如故,已復小葺,僧童無 產業,賴經藏以給,今廢。

壽聖院,晉天福六年建,初名上菴。宋熙寧三年賜壽 聖額,隆興元年改廣福,今廢。《嘉泰志》云:雲門四寺相 比,廣福最在其上,小而秀邃,可喜。旁又有雲泉,雲峰 菴,皆幽勝,而《虞記》則云:雲門寺六,有普濟、明覺、要之 二寺,相去遠,只四寺為是。

明覺寺,在刺涪山。唐開元十八年建,會昌廢。晉天福 八年復建,有千歲和尚塔,亦有碑,而其說荒怪不可 考。質然院頗幽絕可愛。門外諸峰如柳柳州所謂:林 立四野者,入門石壁屹立,盛夏爽然如秋,今廢。

雲門山部藝文一编辑

修禊雲門獻之山亭敘    唐王勃

觀夫天下四方,以宇宙為城池,人生百年,用林泉為 窟,宅雖朝野,殊致出處異。途莫不擁冠蓋于煙霞,披 薜蘿于山水,況乎山陰舊地,王逸少之池亭,永興新 郊許元度之風月,琴堂寥落,猶停隱遁之賓。釀渚荒 涼尚有逢迎之客,仙舟蕩漾,若海上之槎來。羽蓋參 差似遼東之鶴起,或昂昂騁驥,或泛泛飛鳧,俱安名 利之場,各得逍遙之地,而上屬無為之化,下棲元邈 之風。永淳二年暮春三月,修禊事于獻之山亭也。遲 遲風景出,沒媚于郊原。片片仙雲遠近生于林薄。雜 花爭發,非止桃溪,群鳥亂飛,有踰GJfont谷王孫,春草處 處皆青,仲統芳園,家家並翠,于是攜旨酒列芳筵,先 祓禊于長洲,卻申交於促席良。談吐玉長江,與斜漢 爭流,清歌遶梁,白雲將紅塵,並落他鄉,易感且悽恨 于茲辰。羈客何情更歡娛于此日,加以今之視,昔已 非昔日之歡,後之視今,豈復今時之會,人之情也。能 不感乎。宜題姓字,以傾懷抱,使夫會稽,竹箭、或推我于東南,崑阜琳琅,亦歸余于西北。

雲門寺壽聖院記      宋陸游编辑

雲門寺,自晉唐以來名天下。父老言昔盛時,繚山並 溪樓塔重複,依巖跨壑,金碧飛踊,居之者,忘老。寓之 者,忘歸。遊觀者,累日乃遍,往往迷不得出。雖寺中人 或旬月不相覿也。入寺稍西,石壁峰為看經院,又西 為藥師院,又西繚而北為上方。已而少衰。于是看經 別為寺,曰:顯聖藥師,別為寺,曰:雍熙,最後上方亦別, 曰:壽聖,而古雲門寺,更曰:淳化一山,凡四寺。壽聖最 小,不得與三寺班然。山尤勝絕,遊山者,自淳化歷顯 聖雍熙,酌煉丹泉,闚筆倉,追想葛稚川王子敬之遺 風,行聽灘聲而坐蔭。木影徘徊,好泉亭上山水之樂 饜飫極矣。而亭之旁,始得支徑,逶迤如線,修竹、老木、 怪藤、醜石交覆而角立,破崖絕澗,奔泉迅流,喊呀而 噴,薄方暑凜,然以寒正晝,仰視不見日。景如此,行百 餘步,始至壽聖,嶄然孤絕,老僧四五人,引水種蔬,見 客不知拱揖,客無所主而去。僧亦竟不知辭謝,好奇 者或更以此喜之,今年予來南,而四五人者,相與送 予,至新溪,且曰:吾寺舊無記願,得君之文。磨刻崖石。 予異其朴野,而能知此也。遂與為記,然憶兒時往來 此中,今三十年,屋益古,竹樹益蒼老,而物色益幽奇, 予亦有白髮久矣。顧未知予之文辭,亦能少加老否。 寺得額,以治平,後九十餘年,紹興丁丑吳興陸游記。

雲門寺記         元虞集编辑

今天下名山為佛氏之奧區者,有五臺、峨嵋、廬阜、衡 嶽、天台之屬,皆雄高奇偉,非堅志強力忘年歷險者, 不足以窮其勝也。其在國都會府貴重嚴閟遊者,以 瞻望為艱,而一丘一壑。昔人遺跡所存,其惟會稽雲 門乎。曩有斷江禪師恩公住吳郡之開元,則韋太守 賦詩之地,予適吳與之遊,未嘗不道雲門也。蓋會稽 有剡溪,鑑湖,蘭亭,東山,禹穴,六朝以來幽人勝士之 所經歷,好事者喜傳之,且其為郡地,偏而安,俗醇而 秀,非有靈怪瑰異,以蕩人心,而故家遺俗,流風餘韻, 接千歲而不泯,良田沃澤可以自給,無風塵陸梁之 虞,干戈不及。士大夫尚文而好靜,樂仕是邦者,或不 復思去有餘,不至於侈,不足不至於陋,海內未有能 過之者也。予先世自永興公始仕於唐,陪葬昭陵,遂 封其郡為雍,人永興公之父太傅公墓,猶在定水院 後也。後遷蜀。而至於予蓋二十世矣。故聞恩公之說, 悠然故鄉之思也。且雲門之為寺,在秦望山之麓,寬 衍紆徐無捫歷之勞,千仞可以馴,至其人不厭賓客, 終年忘歸,精舍靜居,環數十里,絕凡俗勢利之紛紜, 秦望之高,巔杯分江海,一顧盼而盡得之。古人所謂: 山川景物,應接不暇者,東峰西崦,不出於徙。倚之從 容,而茂林修竹,崇山峻嶺之內,又詎可一言而盡乎。 自與恩公別二十有五年,雖隔存歿,而雲門常往來 於懷也。於是雲門僧住溧水之開福者,曰清昱使其 徒前龍潛侍者,法堅來請。《雲門寺記》則猶有恩公之 遺意也。其言曰:寺本中書令王獻之舊宅。東晉安帝 義熙三年有五色雲現其上,事聞安帝,是以有雲門 之稱也。高僧帛道猷始居之前,有法曠之幽,栖中有 竺道一從,猷之招而至,後支遁道,林講經於茲山焉。 逮至梁代,受業雲門者,則有洪偃避兵,縉雲歸葺廬 舍,結眾勵業,智永名法極,右軍七世孫,書有家法。其 兄子惠欣亦出家,能書。與永齊名。武帝重之,改號永 欣寺,智果其弟子智諧,其兄師也。皆以善書,聞辯才。 永師之孫,世傳寶藏右軍蘭亭,修禊序,唐太宗使御 史蕭翼以計取之其人也。六祖慧能禪師說法曹溪, 時秦望山有善,現在弟子之目。代宗時茂亮以法師, 教內庭不自安,而歸其學者,曇一律師與之終老山 中。弘明法師誦《法華經》而瓶水自滿,靈一靈澈兩律 師皆有盛名。於是,時徹通禪觀詩文,藏祕府數百年 來,與地相接,因而聞者,則有任公釣石,陶隱君,書堂 葛元,井何引基,謝敷宅,鄭弘泉,唐人之與寺僧遊,而 見諸吟詠者,則有王維,杜牧之,宋之問,顧況劉長卿, 元微之,嚴維郎士元,皇甫冉之流也。會昌唐武宗沙 汰寺毀,宣宗大中六年觀察使李褒奏,請重建。賜號 拯迷寺,五代之亂淨,侶散去。海晏居之,為石霜。諸弟 子則青原石頭藥山道吾之緒也。度人傳派以甲乙 主之,然門人去,而為禪,為教,為律,不一也。晉高祖天 福中,子蒙作上庵,宋建隆壬戌希宴,作看經院。開寶 壬申重曜作,永興懺院,曜從天台,韶國師學。淳化五 年又改曰淳化寺,天禧中清外蘊言志,智圓、智端,皆 以其淨行,願力大修其寺,慶曆七年,國子博士齊某 造山門,殿棟有。皇祐元年識焉,彥強仲皎有詩名,禪 照大師者,楊文公億錢,太傅惟演王學士隨皆賦詩, 送其歸雲門焉。是時明教嵩禪師,嘗過之。比至蜀還, 有詩賦其懷慕之意,諸方誦之,咸淳中宋且亡,廣勤 居之,勢家奏為墳寺,更曰傳忠廣孝之寺,云寺舊有 地田山三百餘畝,郡於南宋為畿甸,將相家若韓若 陸,若賈等多所,施與為師者,求弟子極慎,重祝髮於寺者,多衣冠子孫。是以至於我元,而日加盛也。其寺 凡十有二房,曰紫霞丹,井凝暉,朝陽、長春、雲壑、西巖 東,隱東院,東谷,東巖,寂照寺。常推尊,宿以為之主,收 租賦供給寺事。每四房,每歲擇一人以相之豐,則分 其贏儉,則助其不給。又築三庵於勝處,曰:龍山紫霞 之曇,密曰:慶雲東巖之善用,曰:深居則丹井之允若 也。僧皆修潔樂,其幽暇不事馳騖,是以能久安山川 之勝焉。力相與謀,曰:前代之可書者,多矣。而湮沒無 聞,其可慨乎。各錄其所知於書者,允若清昱起潛也。 其參伍不齊,則稽諸法,堅而得之數人者,又皆能詩 善書,其所由來遠哉。今雲門有寺六,廣孝恩昱諸公 所居也。上庵曰廣福,看經院曰顯聖,永興懺院曰雍 熙,西曰普濟,南曰明覺,各有勝地,歲月可書,茲不盡 記云。

遊雲門山記        明劉基编辑

語東南山水之美者,莫不曰會稽,豈其他無山水哉。 多於山,則深沉杳絕,使人憯悽而寂寥,多於水,則曠 漾浩瀚,使人望洋而靡漫。獨會稽為得其中,雖有層 巒複岡,而無梯磴攀陟之勞,大湖長溪而無激衝漂 覆之虞,於是適意者,莫不樂往,而余宿,聞會稽有雲 門,若耶之勝,思一遊而不可得。甲午之歲始至,越以 事不得遊,明年春乃與天台朱伯言、東平李子庚、會 稽富好禮,開元寺僧偕往遊,則知所謂雲門若耶。果 不謬於所聞,於是慨然有留連徘徊之意,而以事復 止不能如其願。遂自廣孝寺度嶺,至法華山,而歸于 普濟、明覺諸寺,名山古跡,多不得一寓目,而余之興 終未已也。其年六月乃復與靈峰奎上人往,頗得觀 所未歷,而向時同遊之人,皆不在焉。予每怪古人於 歡會之際,輒興悲感,良非過矣。昔唐柳先生謫居嶺 外,日與賓客為山水之遊,凡其所至,一丘一壑莫不 有記。夫嶺外黃茆苦竹之地,有一可取,猶必表而出 之,而況於雲門,若耶以山水名於天下者哉。

雲門山記         黃汝亨编辑

余昔遊山陰覽蘭亭,禹穴、南鎮之勝,而雲門,秦望未 一著屐,今廿年餘矣。念之,每為神往,頃過慈水,訪劉 抑之光祿,經山陰訪張肅之司馬,錢仲美大參,會稽 弔陶大司成周望,因晤其弟,君奭而肅之,諸郎爾韜 葆生,爾含爾襲,昔余門人相留為旬日,名山遊,余不 能辭,約自慈水還了之迨還,則臘月朔矣。肅之與諸 郎邀余宿陔萼樓上,次日擬作雲門遊。而天露甚似 釀雨,余同遊門人羅珍卿體,微病遂止。肅之謂:余先 了城以內諸山,可乎。乃命舟之蕺山蕺山,占城北,從 小石橋入,是王右軍故宅。捨為寺,曰:戒珠與蘭亭,分 勝山不甚峻,而登其上,則溪流野色,相縈回鉤帶,昔 人謂:萬壑爭流之狀,始驗。為快飲亭上,山後吐片石, 踞溪口,余謂此地可作一漁磯,而寺前塑右軍當之 如韋馱。倘移而小築置此,庶不減此老風流也。肅之 深頷之,過午下山寺,覓所謂墨池,鵝池,則已溷為污 沼,還經大小能仁寺,是許元度故宅。皆蕭蕭矣。復登 怪山閣,劇飲而還,三之日始作雲門遊,是日霧氣四 塞,憂且雨,奈何爾韜言:周望先生為師,敘天目遊記。 曰:勇者,決此時也。遂鼓棹出南水門,溪流處處不勝 指。禹陵、南鎮以舊遊地,不再登過,渡東橋,經樵風,涇 涇為漢鄭,巨君微時負薪逢仙,得遺箭處。巨君云:願 朝南風,暮北風,迄今猶然從此,即入若耶溪。溪水湛 碧,不減蘭濲,聖湖色而曲折,沿洄過之,即西子采蓮, 歐冶鑄劍處也。頃之入平水,水受秦望,雲門諸溪,下 接鏡湖,即流波迅駛而平廣容與可載可弄,林木秀 繞,觸目都佳。因思山陰如蘭亭勝處儘多。偶以諸賢 觴詠獨擅場耳。自平水登岸,從野徑入,為顯聖寺,即 雲門六寺之一。榛蕪久矣。陶司成為重新之寺,在玉 笥峰下,巖岫環向似東林,虎谿有僧,湛然司成,亦嘗 稱之。余不得晤寺,後有王子敬筆倉,今為一眢井,可 慨也。復舟行少頃,又登岸,肩小輿行平野中,山靄竹 色互映交加,令人失其遠近。所過村舍,俱幽有陶詩。 犬吠深巷,雞鳴樹巔,之景。小進則雲門矣。榜曰:雲門 古剎,是宮諭陽和先生所題也。蓋晉義熙中王大令 所居,有五色雲見,詔建雲門寺。其前有盤古社,木大 數圍,遮映天日,記云:是晉唐間物,又進為辯才塔,辯 才為智永和尚弟子,藏蘭亭真蹟,唐太宗遣蕭御史 翼計取之,而厚賚師。師即以所賜,建塔。今就頹敗,余 謂肅之曰:亟新之毋,又抹殺辯老也。又半里許,至寺 門,左轉為石橋,自秦望而下,諸山泉並注于此。流淙 活活,至冬不涸。當水盛時,飛瀉噴薄,足與吾山靈隱 迴龍橋相敵,宋蘇舜欽有五雲山下石橋邊,六月溪 風灑面寒之句。舊有麗句亭,聽泉閣,俱廢。後宮諭為 建溪風閣,亦廢。惟溪橋無恙耳。進為宋高宗御書傳 忠廣孝之寺,六字碑,書用硃,筆法遒勁。僧云:每雨則 硃流滴,滴如紅汗,下硃不加益,而紅不加減,真奇事 也。又上為正殿,枕秦望山,右為金字山,環抱林木,疏 秀可挹,禪房齋閣俱楚楚,亦陶司成倡緣所重,新僧慧彬習靜,其中殿。故有司成題,額司成死,易以他顏。 予笑曰:不重司,成顧不重。周望耶。為之一GJfont,復起步 出殿右,則初月一灣出松際矣。退而就僧舍,小飲為 看竹樓,宮諭故讀書處。樓下題漱石枕流四字。是徐 天池筆,倣黃米意。而稍恣右為蕭然樓,亦宮諭題樓, 後有石刻題詠,惟西淙少谷書,絕佳肅之云。住僧向 頗饒富家翁色,自家宮諭居此,稍稍知禪,誦有蕭然 意。今復苦蕭然,起獵心矣。相與大噱,遂酣飲,宿此樓, 中越夕作秦望遊。

雲門山部藝文二编辑

雲門山         梁釋洪偃

杖策步前嶺,褰裳出外扉。青蘿轉蒙密,幽徑復紆回。 松高枝影細,山靜鳥聲稀。石苔時滑屐,蟲網乍粘衣。 澗旁紫芝燦,巖上白雲飛。杉梓排煙出,鴉鸛逐雲歸。 穹谷無往還,攀桂獨依依。

遊雲門寺        唐宋之問编辑

維舟探靜域,作禮事尊經。投跡一蕭散,為心自杳冥。 龕依大禹穴,樓倚少微星。沓嶂圍蘭若,迴溪抱竹庭。 覺花塗砌白,甘露洗山青。雁塔騫金地,虹橋轉翠屏。 人天宵現景,神鬼晝潛形。理勝常虛寂,緣空自感靈。 入禪從鵠繞,說法有龍聽。劫累終期滅,塵躬且未寧。 搖搖不安寐,待月詠巖扃。

宿雲門寺          前人编辑

雲門若耶裡,泛溢路纔通。夤緣綠篠岸,遂得青蓮宮。 天香眾壑滿,夜梵前山空。漾漾潭際月,飄飄杉上風。 茲焉多嘉遯,數子今莫同。鳳歸慨處士,鹿化聞仙公。 樵路鄭州北,舉井阿巖東。永夜豈云寐,曙華忽蔥蘢。 谷鳥囀尚澀,源桃驚未紅。再詠期春暮,當造林端窮。 庶幾蹤謝客,開山投剡中。

遊雲門寺寄越府包戶曹徐起居编辑

孟浩然

我行適諸越,夢寐懷所歡。久負獨往願,今來恣遊盤。 台嶺踐磴石,耶溪泝林湍。捨舟入香界,登閣憩旃檀。 晴山秦望近,春水鏡湖寬。遠行佇應接,卑位徒勞安。 白雲日夕滯,滄海朅來觀。故國眇天末,良朋在朝端。 遲爾同攜手,何時方掛冠。

雲門寺西六七里聞符公蘭若最幽與薛八同编辑

往             前人

謂余獨迷方,逢子亦在野。結交指松柏,問法尋蘭若。 小溪劣容舟,怪石屢驚馬。所居最幽絕,所往皆靜者。 密篠夾路旁,清泉流舍下。上人亦何閒,塵念俱已捨。 四禪合真如,一切是虛假。願承甘露潤,喜得惠風灑。 依止此山門,誰能效丘也。

奉和崔司馬遊雲門寺     孫逖编辑

繫馬清溪樹,禪門春氣濃。香臺花下出,講坐竹間逢。 覺路山童引,經行谷鳥從。更言窮寂滅,迴策上南峰。

酬萬八賀九雲門下歸溪中作  前人编辑

晚從靈境出,林壑曙雲飛。稍覺清溪盡,迴瞻畫剎微。 獨園餘興在,孤棹宿心違。更憶登攀處,天香盈袖歸。

雲門山五首         崔顥编辑

輕舟去何疾,已到雲林境。起坐魚鳥間,動搖山水影。 巖中響自答,溪裡言彌靜。事事令人幽,停橈向餘景。

其二

落日山水清,亂流鳴淙淙。舊蒲雨抽節,新花水對窗。 溪中日沒時,歸鳥多為雙。

其三

杉松引直路,出谷臨前湖。洲渚晚色靜,又觀花與蒲。

其四

入溪復登嶺,草淺寒流速。圓月明高峰,春山因獨宿。 松陰澄初夜,曙色分遠目。日出城南隅,青青媚川陸。

其五

亂花覆東郭,碧氣銷長林。四郊一清影,千里歸寸心。 前瞻王程促,卻戀雲門深。畢覽有餘興,到家彈玉琴。

雲門山           張渭编辑

共許尋雞足,誰能惜馬蹄。長空淨霧雨,斜日半雲霓。 簷下千峰轉,窗前萬木低。看花尋徑遠,聽鳥入林迷。 地與喧譁隔,人將物我齊。不知樵客意,何事武陵溪。

《前題》
秦系
编辑

十峰遊罷古招提,路入雲門峻似梯。秀氣漸分秦望 嶺,寒聲猶入若耶溪。天開霽色澄千里,稻熟秋香亙 萬畦。多少靈蹤待窮覽,卻愁回馭日平西。

宿雲門上方道一上人院    王維编辑

一公栖太白,高頂出雲煙。梵流諸澗遍,花雨一峰偏。 跡為無心隱,名因立教傳。鳥來還語法,客去更安禪。 晝涉松蹊盡,暮投蘭若邊。洞房隱深竹,靜夜聞遙泉。 向是雲霞裡,今成枕簟前。豈惟蹔留宿,眠坐將窮年。

上巳日與鮑侍御汎若耶遊雲門编辑

劉長卿

蘭橈縵轉傍汀沙,應接雲峰到若耶。舊浦滿來移渡 口,垂楊深處有人家。永和春色千年在,曲水鄉心萬 里賒。更見漁舟時借問,前洲幾路入煙霞。

雲門寺訪靈一上人      前人编辑

所思勞日夕,惆悵去西東。禪客知何在,春山到處同。 獨行殘雪裡,相見白雲中。請近東林寺,窮年事遠公。

寄靈一上人初還雲門     前人编辑

寒霜白雲裡,法侶自相攜。竹徑通城下,松風隔水西。 方同沃洲去,不作武陵迷。髣GJfont知心處,高峰自會稽。

同韓翃員外宿雲門寺     嚴維编辑

中令遺蹤在,仙郎此夕過。潭空觀月定,澗靜見雲多。 竹翠煙深色,松聲雨點和。萬緣俱不有,對境自垂蘿。

奉和獨孤中丞遊雲門寺作   前人编辑

絕壑開花界,耶溪極上源。光輝三石座,登陟五雲門。 深木鳴騶馭,晴山耀武賁。亂泉觀坐臥,疏磬發朝昏。 蒼翠新秋色,莓苔積雨痕。上方看度鳥,後殿聽吟猿。 異跡焚香對,新詩酌茗論。歸來還撫俗,諸老莫攀援。

雲門寺           姚合编辑

千重山崦裡,樓閣影參差。未暇尋僧院,先看署寺碑。 竹深行漸暗,石隱坐多時。古塔龍蛇善,陰廊鳥雀癡。 雲開上界近,泉落下方遲。為愛青桐葉,因題滿樹詩。

長松落落勝天台,佛殿經窗半嶺開。郭裡鐘聲山裡 去,上方流水下方來。

雲門寺           喻鳧编辑

幽深誰掩關,清淨自多閒。一雨收眾秫,孤雲還遠山。 花萎綠苔上,鴒乳翠樓間。嵐靄焚香夕,容聽半偈還。

《前題》
劉得仁
编辑

上方僧又起,清磬出林初。吟苦曉燈暗,露零寒草疏。 舊山多夢到,流水送愁餘。寄寺欲經歲,慚無親故書。

同皇甫冉赴官留別靈一上人 李嘉祐编辑

法許廬山遠,詩傳休上人。獨歸雙樹宿,靜與百花親。 對劫雖留興,觀空已悟身。能令折腰客,遙想竹房春。

雲門寺           項斯编辑

松葉重重覆翠微,黃昏溪上見人稀。月明古寺客初 到,風度閑門僧未歸。山果經霜多自落,水螢穿竹不 停飛。中宵能得幾時睡,又被鐘聲催著衣。

《前題》
羅鄴
编辑

千峰白露後,石壁掛殘燈。曙色海邊日,經聲松下僧。 意閒門不閉,年去水空澄。稽首如何問,森羅盡一乘。

《前題》
僧皎然
编辑

越山千萬雲門絕,西僧貌古還明月。清朝掃石行道 歸,松下眠禪看松雪。

酬皇甫冉         僧靈一编辑

湖南通古寺,來往意無涯。欲識雲門路,千峰到若耶。 春山子敬宅,古木謝敷家。自可長偕隱,那云相去賒。

雲門寺          僧德圓编辑

若耶溪邊寺,幽勝絕塵囂。一洞花將發,千巖雪未消。 依陰生徑竹,野色映溪橋。漸賞登高處,鐘聲應寂寥。

《前題》
宋·錢惟演
编辑

精舍依巖巘,香林結薜蘿。崇臺含夕靄,危閣架春波。 淨飯供蒲寡,真詮譯貝多。幾時輝晝錦,松下駐鳴珂。

雲門山          范仲淹编辑

一路入嵐堆,還經禹鑿開。林無惡鳥在,巖有好泉來。 雲陣藏雷去,山根到海迴。莫辭登絕頂,南望即天台。

雲門寺          蘇舜欽编辑

翠嶂環合封白雲,中有蕭寺山為鄰。老松偃蹇若傲 世,飛湍奔薄如避人。蒼猿嘯斷夜月古,丹花開落陽 崖春。盤桓幾日不忍去,舟出耶溪猶慘神。

《前題》
陸游
编辑

蕭寺久不到,偶來幽興長。螘穿珠九曲,蜂釀蜜千房。 雨過山橫翠,霜新橘弄黃。年衰道不進,珍重一爐香。

雲門山          明劉基编辑

平旦出雲門,亭午至靈峰。山盤澗縈紆,谷深巖錯重。 竹露滴皎皎,林霞散溶溶。度石苔蘚滑,披蘿煙靄濃。 頗喜禾黍成,可以慰老農。野草各有色,照水似衒容。 徐行恐觸熱,聊憩崖下松。時聞幽鳥鳴,亦足開心胸。 慨懷陶隱居,丹GJfont今無蹤。干將與莫邪,俱已化為龍。 空餘遠山色,菡GJfont青芙蓉。

《前題》
高啟
编辑

旅思曠然釋,置身蒼林杪。群山為誰來,歷歷散清曉。 奇姿脫露雨,奮首爭欲矯。氣通海煙長,色帶州郭小。 曲疑藏啼猿,橫恐截歸鳥。流暉互蕩激,下有湖壑繞。 佳處未遍經,一覽心頗了。秦皇遺跡泯,晉士風流杳。 願探金匱篇,振袂翔塵表。

雲門寺          唐之淳编辑

昔在晉義熙,茲山有卿雲。問之何人居,丞相中書君。 雲門詔所錫,塔廟日以蕃。珠宮映璇題,縹緲飛鴻騫。 長廊夾修竹,仰不見埃氛。天樂六時作,異香十里聞。 一緣兵馬興,烽火若雲屯。嚮來五色物,化作烈焰焚。 蕭條紺園夕,零落碧草根。山僧或哀號,識者興歎言。 峨峨此名山,上與星辰連。宮牆被其臆,丹青涴其顏。 人事幾摧滅,蒼翠終古存。山川有至性,外物奚足論。

===雲門山          汪應軫===不到雲門路,曾為越上人。千年夢青嶂,萬里脫紅塵。 山鳥如迎客,林花欲駐春。登高有餘興,子敬亭相鄰。

泛若耶至雲門寺      陶望齡编辑

兩岸十里蒼筤根,中藏一溪雲月髓。嫩粉生香筍出 林,老枝壓地花成米。溪上老翁撐竹船,摘米炊枯弄 清泚。月下何人見往來,惟有山猿同臥起。

結葉垂花老榿臥,四山無風午剛蹉。攀花蔭葉橋畔 涼,葛屨僧衣安穩坐。田家初飽麥上場,溪雨新過水 推磨。林間起步餘睡清,青梅滿架雀卵大。

五雲山前盤古樹,曾見前朝老謝敷。六寺鐘聲何處 盡,殘僧惟有粥呼魚。筍天已過麥地瘦,一飯山廚鮭 菜無。青鞋布襪客何意,擔水揭揭來澆蔬。

雲門山部紀事编辑

《梁書·何引傳》:引以會稽山多靈異,往遊焉。居若耶,山 雲門寺,初引二兄求點,並栖遁求先卒,至是引又隱, 世號點為大山,引為小山,亦曰東山。

雲門山部雜錄编辑

元·韓性《明覺寺記》:沿若耶溪而南十里許,是為雲門 溪,迴路轉,蒼崖壁立,佛燈僧梵,危出山半。稍上數十 步,俯視飛鴻遠數眾,皺山門橫陳,是為明覺寺。寺右 蒼石,磊磊是為宴坐巖,循廡而西,有小浮屠是為寶 掌師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