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118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一百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十八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一百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一百十八卷目錄

 普陀山部藝文一

  磐陀石觀日賦       元吳萊

  甬東山水古蹟記節錄   前人

  寶陀寺記          劉賡

  賜藏經敕         明神宗

  再賜藏經敕         同前

  三賜全藏經敕        同前

  重建普陀寺碑        同前

  清淨境亭銘有序     宋濂

  重修寶陀禪寺記       汪鏜

  補陀洛伽山記        屠隆

  纂修普陀山志序       前人

  普陀寺碑記        周應賓

  重修普陀志序        前人

  遊補陀洛伽山記      侯繼高

  普陀朗徹禪師修妙莊嚴路記 陳繼儒

  補陀志序         龍德孚

  纂修補陀山志序      劉尚志

  重鋟補陀志序       邵輔忠

山川典第一百十八卷

普陀山部藝文一编辑

磐陀石觀日賦       元吳萊编辑

粵東游于海徼兮,得偉觀于陽阿。登磐陀之疊石兮, 路GJfont而巍峨。天雞號而夜半兮,暾欲出于重波。恍 元幕之沈黑兮,惚火輪之盪摩。緬羲和之有御兮,扶 木煜其將華渺。暘谷之不可以里兮,屆高舂其幾何。 嗟世寰之安在兮,尚昧冥而未旦。睹帝車之斜迤兮, 耿星宿于霄漢。漸島嶼之鮮兮,益淼茫而瀰漫。恐 闤闠之猶爾夢寐兮,類蟄蟲之惛亂。明乾極之牽掣 兮,儼機軸之翕張。固陰泉之歙炯兮,煥熸燧之奮颺。 乃飛騰于寥廓兮,竟瞑眩于混茫。繄高抗乎氛曀兮, 僅啟明之獨爍欻。遠麾之黂爝兮,遽群動之盡躩。川 后潛精而窟藏兮,海童GJfont燿以奔愕。鮫鼉揚鬣以悠 漾兮,鴻鶴刷毛而陵薄。莽瑯琊之躋臺兮,眄鯨山而 晝闃。羅浮之瞷井兮,滉蜃穴而夜爚迅。夸娥之杖 策兮,懼追逐而莫連。怒魯陽之揮戈兮,怪盤礡之弗 吾規GJfont也。惟圭臬之可測兮,奈隙駒之焉。託偉小兒 之辯知兮,雖睿哲而弗宣。何觀瞻之不足兮,重徙倚 以盤桓光。已通于一躍兮,影奚候于三竿。逮層溟之 畢露兮,屹東霍之巖巒念。列仙之獨往兮,扼羨門于 波瀾,劃孤嘯而陟降兮,撤蒙蔀以欣歡,顧秦越之邈 不相及兮,又焉論夫遠近乎長安。

甬東山水古蹟記節錄   前人编辑

東到梅岑山,梅子真煉藥處,《梵書》稱普陀洛伽山也。 俗言小白花,山自山東行,西折為潮音洞,洞瞰海外, 巉中裂,大石壁紫黑,旁罅而兩岐,亂石如斷,圭積伏 蟠,結怒潮聳擊,晝夜作魚龍嘯吼聲。又西則為善財 洞,峭石嚙足,泉流滲滴,懸纏不斷,前入海數百步,有 礁土,人云:曾有老僧秉燭行洞穴,且半里,山石合一 竅。有光大如盤盂,側首睨之,寬引潔白,非水非土。遠 不辨涯際,又自山北轉得盤陀石山麤怪益高疊石 如垤,東望窅窅,想像高麗、日本、如在雲霧蒼莽中。日 初出大如車輪,薄雲掩蔽,空水弄影,恍若鋪金,僧伽 黎衣或見或滅。

寶陀寺記          劉賡编辑

國家自世祖,奄有四海。凡名山大川,仙釋所託,以神 其教者,畢乘興運鉅剎珠庭,天降地湧,蓋于以揚前 人之休光。衍萬世之慶澤,浙東慶元之昌國,有山名 補怛洛迦者奇巒複嶂。幽洞靈巖錯立層出。奔波駭 浪之中,潮汐吞吐煙霞,變幻虯龍,黿鼉蜿蜒呵護。《華 嚴經》所謂善財二十八參觀音菩薩,與諸大菩薩圍 繞。說法即其地也。寺曰:寶陀。創始于宋元豐間,爾時 靈蹟率隨緣影,響示現香花,與五臺、峨眉、道場,實類 而旱潦,風濤之禱應答,為尤捷。其在東南,故是佛法 一大海會,無論遐邇卑尊,靡不攀瞻。皇后福德日,盛 崇向至,教大德二年,春特命中御府臣李英驛降御 香,使還再命修繕像設。明年春,宿衛臣孛羅等再馳 祝香,出中金百兩,飭浙江行中書省遣寮吏同GJfont其 役,又明年春更命宿衛臣魏也。先太出馳香飯,僧周 閱具典竣事,寺之長僧如智,奉玉琢瑞,相表上內庭, 以便瞻禮具,歸美報今年春,仍命太出偕,李鐵木兒 不花魏也。先持五綵旛旌,莊嚴法筵,又出內寶幣二 千緡,即其寺治,演法之堂。暨廬舍之圮,腐殘剝者,又飭行中書省捐土田之在官者二十頃,畀之益其徒 食,俾每歲以建寅午戌月諷誦祈禱,又下璽書復其 凡隸寶陀者,非寶陀者,毋得怙冒如智,亦因得被袈 裟,內庭傳瑞,流恩曾無虛,歲至是命,翰林臣作文貞 石以垂永久,臣謹銓次如,右切謂象教之來,中土雖 顯晦,靡常其所,護驗亦不專,係夫崇奉敬怠聖天子 以寬簡治民,而賢王復以慈祥佐理,與往聖覺皇同 符共貫,是宜圓精薦釐,方祇效祉,至若金湯迦維亦 曰:我國家之常事,其所以迓續延洪之道,自有大本 大原在也是為序。

賜藏經敕         明神宗编辑

皇帝敕諭普陀山,寶陀禪寺住持及僧眾人等,朕惟 佛氏之教具,在經典用以化導善類,覺悟群迷于護 國佑民,不為無助茲者,聖母慈聖宣文明,肅皇太后 命工刊印續入藏經四十一函,并舊刻藏經六百三 十七函,通行頒布本寺爾等,務須莊嚴持誦,尊奉珍 藏,不許諸色人等,故行褻玩,致有遺失,損壞特賜,護 持以垂永久,欽哉。故諭,萬曆十四年三月日。

再賜藏經敕         同前编辑

敕諭南海普陀山普陀寺住持及僧眾人等,朕發誠 心,印造佛大藏經,頒施在京,及天下名山寺院供奉 經首,護敕已諭,其由爾住持及僧眾人等,務要虔潔 供,安朝夕禮誦,保安渺躬康泰,宮壼肅清,懺已往愆 尤祈無疆壽福,民安國泰,天下太平,俾四海八方同 歸仁慈,善教成朕,恭己無為之治道焉。今特差內漢 經廠,掌壇御馬監太監趙永齎請前去彼處,安供各 宜仰體,知悉欽哉。故諭,萬曆二十七年二月初十日。

三賜全藏經敕        同前编辑

皇帝敕諭南海普陀山,普陀寺住持,及僧眾人等,朕 惟自古帝王以儒道治天下,而儒術之外,復有釋教 相翼並行,朕以沖昧嗣承大統,迄今廿有七,祀天下 和平,臣民安業,仰思天眷,祖德洪庇,良繇大公同善 之因,況國初建置僧錄,司職掌厥事,蓋仁慈清淨,其 功德不殊,神道設教于化,誘為易祖宗。睿謨意深遠 矣。佛氏藏經舊刻六百三十七函,我聖母慈,聖宣文 明肅皇太后,續刻四十一函,朕既恭序其端。而又因 通行印施序,其前後敕諭護持,所以錫孝類流慈恩 也。茲者,朕嘉善道之可依念,傳布之未廣,爰命所司, 印造全藏六百七十八函,施舍在京及天下名山寺 院,永垂不朽。庶表朕敬天法祖之意,弘仁普濟之誠, 使海宇共享無為之福,先民有言,一念思善和風慶 雲,一念不善災星厲氣。夫善念以有感而興,無感而 懈。是以皇極敷言不厭諄懇,聖哲所貴善與人同。古 今相傳,其揆一也。且善在一人,尚萃一家,和氣若億 兆嚮,善豈不四海太和,此經頒布之處,本寺僧眾人 等其務齋心禮誦,敬奉珍藏,不許褻玩,致有毀壞。特 賜護敕以垂永久欽哉故諭。

重建普陀寺碑        同前编辑

朕御GJfont三十有四載,嘉與海內臣民咸用康。又一切 岳瀆諸事不疏不數,用以寧吾民而徵信于神。惟是 聖母慈聖宣文明肅貞壽,端獻恭熹皇太后。含純懿 之真性,秉慧覺之上資。諸所焚修,祝釐護國保民者, 朕一一欽承無所愛惜。先是南海普陀寺毀于祝融, 我聖母惻然發念欲緣故址而鼎新焉。朕仰承慈諭, 無騷民無煩,將作無費水衡金錢,蓋默示以愛護蒼 生,綿延國脈至意。朕益用祗承首捐內帑,其自朕躬 而下悉輸,誠發願以次助施。遣官督建,迄今落成。而 聖母喜可知也。因題額名大明,敕建護國永壽普陀 禪寺,寺在洛迦山頂,大海波心,是觀音大士說法道 場,顯靈應處也。大士圓通三昧,普照十方三十二應 身,隨處變現。十四種功德不可思維,朕無所庸其贊 歎,第白馬開緣赤烏建剎,雨花靈鷲在在有之,而海 上最著蓋其慈悲,大旨普度法門不可以意智,得不 可以聲色,求遠而彌尊,近而難即離此苦海,便登彼 岸。指點最為真切,其密證了義,則有望洋已耳。夫惟 修之默默,應之昭昭,禔福在宮中,靈感在海外,有若 響答然者。即今聖母燕喜天錫難老,朕荷茲百祿延 及子孫以至萬邦黎庶,海GJfont晏然,良由聖力護持神 功默佑,非偶爾也。嗟乎,莊嚴妙相,今古皈依功成,而 不擾教尊而不瀆,則今日盛事,與前代瘠民佞佛者 大有間矣。工起于萬曆三十年七月二十七日,迄于 萬曆三十五年三月十五日,是用勒石鑄詞,使群臣 百姓咸知朕奉揚聖母德意。且以昭示傳諸不朽云。 銘曰:茫茫萬有慾愛同纏,業風振海識浪滔天,惟此 苦海千古渺瀰,彼岸寥廓竟度,其誰如來法身累劫 修行,妙通圓明反照見性,慈悲廣大功力無邊,破昏 揭暗慧炬高懸,音聲萬億遙入我觀。由聞起見尋根 窮端所見,非目所聞,非耳靡,有見聞詎,有我彼恆河 世界悉歸掌輪,隨願畀福隨溺,津如汲海水,樽盎 具足,滄溟不虧,人飲滿欲如月印川,萬壑皆圓。清光 不減,皎皎中天,洛迦浮空,瀛波旋繞。梵宮蔚起翹望雲表大士,耀靈遐邇,傾就貴賤。聖凡拜禮,恐後猗我 聖母心契大慈,願言錫祚以保群黎。予承慈訓啟我 覺慧,如天好生聿嘉二帝,載培國脈瓜瓞綿延與天 同久億萬斯年。

 清淨境亭銘有序      宋濂编辑

補怛洛伽山者,在東大洋海。梵語補怛洛伽,華言小白華,即《華嚴大經》所說善財南詢之處也。山絕起海中,周圍僅百里,滿望冥茫無際,翁州遠山隱隱天外如青螺髻。寶陀禪寺在山南去寺三里,至潮音洞,洞腳插海張頤欲飲怒風驅濤。進退擊衝。洞顛通穴曰:天窗,白光注底如月,唐大中間梵僧拜洞前燔十指禱之指,且盡大士為現身說法,授以七色寶石。自後人以誠感輒應,或現紫金、自在相、縞衣、被體、縹帶、珠瓔、紛然懸貫,或現千首千臂,護法大神翼衛,後先可怖可駭,稍轉而右為善財洞,嵌巖中坼,窈黑不可測。從洞折而北,有石類香爐類佛牙,奇甚。惟磐陀石上最寬平,可坐百人。雞初號,遙見扶桑五老光發照東方,盡白久之湧出。日輪赤如火流,光燭海波閃爍不定,誠奇觀也。自石折而西,有獅子峰、有象巖、有佛手峰、皆以其形名,有三摩地,嘉木蕭森怪,石駢列臥者,離立者,蹲欲起者,迎躍似舞者,其他勝概,難可數計。大抵山在海岸孤絕處,重巒複嶂,蒼翠如洗,紫蓀白葩,濯濯滿地山,丹樹高數丈,絳花繞枝,鮮澤如珊瑚林。金沙四布,璀璨眩目。海水震盪,無雲自雷。登高四顧,若寘身琉璃瓶中一髮,塵土不得相侵。誠霄壤間勝,特之境也。洪武庚戌春正月部使者贛州劉君承直,與寶陀大師行丕抱杖東遊,使者曰:此清淨境也。盍為亭大師乃建于寺之南嶺上,從三十尺,衡如之。左倚山右入潮音洞,云大師字大基,行丕其名,鄞人也。宗說兼通行解相應,初由佛壟昇主是山銘曰。

大海東匯厥名維瀛,并包川洛混合坤經,鯨波四繞, 龍島中停,濯濯綠淨,皦皦青縈,片滓弗立,纖塵不驚。 如蓮出水,類鑒含明,流雲斂翳,新旭爭熒。金沙布地, 寶樹森屏,巨石佛足嵌洞,潮聲大士顯瑞梵童。揚靈 仙帶翻縹,元珠垂瓔月相。穆穆飆馭,泠泠龍君,持戟 水伯捧旌衛茲,勝特控此高冥,倬彼開士。爰謀建亭, 莫平匪砥有覺,惟楹直愬寂廓,將齊攖寧塵,因道寂 境,逐心清徜徉,淨國周流,覺城敢告來裔庸勒新銘。

重修寶陀禪寺記       汪鏜编辑

明郡當溟渤之會,其東屬邑曰定海,補陀山在定海 外二百餘里,遠望之滄茫杳靄隱見明滅,佛書稱補 怛洛迦山海岸孤絕處是也。或云梅岑山,即子真煉 藥處。海天孤闊,洞府幽深,波濤際空茫無畔,岸煙霧 晝冥四景若一,倒影凌虛,排雲御風,誠上聖之窟宅, 宇內之奇觀也。自梁日本僧慧鍔創建梵宇馮依佛 乘,宋元豐間賜寶陀寺額,歷代因之,崇尚不廢。至我 國家益加尊禮於戲盛矣,維我觀音大士,通明圓覺 神應變化,利生開迷不可殫。述故能使百千萬億人 無貴賤賢愚,傾心歸向。每于春月即洞中參禮求現, 而王侯妃嬪貴戚貂璫薦金寶以致誠懺悔,愆以祈 宥。使者冠蓋相屬于道,然乘筏渡海觸犯風濤,竟無 濡足之患,則證應從可識矣。嘗聞故老說補陀佛屢 著靈異,往往現金色身,照耀天日,青蓮擁瑞,天樂發 音,百靈祕怪,恍惚呈露噫,亦異矣。嘉靖癸丑島夷犯, 順據為巢穴,軒構摧圮,緇錫解散,國朝敕賜碑文俱 斷裂。仆海中,所僅存者獨聖壽寺琉璃無梁等殿,而 梵音虛GJfont鼎篆塵蕪者,垂數年,然教不終,否有五臺、 龍樹寺,僧真松北遊來京師,聞其事于禮部,時宮保 大學士養齋嚴公為大宗伯,亟下其議于郡縣,俾給 劄住持崇奉香火,而演律儀以資景福靈山勝會,一 旦光復,自非我公其能洽和,幽明興舉廢,墜如是哉。 維時我郡侯太恆吳公,總戎草堂,劉公相與協贊規 畫次,第修舉一號令之,餘而改觀,易聽矣。適御馬監 太監松庵馬公景慕名山,乃範金成佛繡綵,結旛不 惜重貲歸,誠于佛。一時輻輳,增重叢林,豈非事有待 而化有緣耶。大士闡茲靈異,普濟群生,其俾我四方 息警雨暘時,若災厲不興,物生蕃阜,環海內外祛惡 崇善,佑我邦家用臻康,乂則百千萬年,永賴洪庥酬 德報恩,寧有紀極鏜生長,海濱習聞靈蹟,且身享康 寧,濫竽祿位,母氏年踰大耋,健飯無恙,藉此福德,敢 忘厥。自故因真松之請,不諱鄙陋為文以紀其事。

補陀洛伽山記        屠隆编辑

東海補陀洛伽山者,言海岸孤絕處。又言東大洋海 西紫竹旃林華嚴,言善財第二十八參觀,自在菩薩 圍繞,說法蓋震旦來域中第一道場也。之罘三神十 州諸島,安期羨門,飛仙羽人咸在,而初地遠標則自 唐大中間梵僧來爇指感現始。山周圍百里,四際無 岸,孤懸海中,穢土劫塵邈焉。隔絕遠近諸山,大者如 拳,小者如栗,三韓日本諸島,青螺一抹,杳靄煙際。乍有乍無,微風不動,天鏡涵空,澄碧萬里,驚飆下撞。洪 濤上舂銀山雪,屋簸蕩天地。扶桑日出巨若車輪,赤 若丹砂。忽從海底湧起,赭光萬道,散射海水,晃耀心 目,奇哉,觀也。山上寶陀禪寺奉觀音大士上,自帝后 妃主王侯宰臣下逮緇衣羽流善信男女遠近纍纍, 亡不函經捧香,搏顙繭足梯山,航海,雲合電奔來朝。 大士方之峨眉五臺,殆有加焉。江津海浦,風濤覆舟, 哀空侯酹,波臣亡時,亡之獨,洛伽慈航乘流穩渡,開 山以來絕不聞有顛危之險。自非勝力默持慈心垂 祐胡能然矣,而眾生之虔誠朝禮者,往往示現金身 瑞相白衣紺,目雲幢寶珞香花勝鬘。時時有之,由是 累朝信崇至我皇,代奉聖母皇太后命印經範像,宣 揚教典穆哉。盛矣。夫大士道臻無上因權度化其願 弘,義密不可思維。譬之萬波散派,千月分光,其本可 悟其跡,不可泥也。嗚呼,虣猛獷悍王化之所不能伏, 而慈氏攝之蔽錮昏庸師儒之所不能誨,而如來導 之十方,仰賴萬國欽崇夫,豈偶然之故哉。

纂修普陀山志序       前人编辑

震旦國中三大道場,西峨眉以普賢,北五臺以文殊, 而我東海普陀以觀世音,西北距佛國不遠,道法漸 摩,近而且易東海僻,在冞阻聲跡荒遐,眾生沉淪薰 染如來,重愍之茲。觀世音之開化,補陀津梁娑竭良 有以也。峨眉五臺深峭雄拔,秀甲神州,而補陀獨立 大瀛,海中孤絕處。尤為奇特,善信航海朝謁,大士肩 駢趾錯,無論中華,即天竺梵僧亦往往單瓢隻履間 關而至。殆無虛日,而吾鄉士大夫顧反畏風波,罕登 涉者。海上文人恆標勝靈區,詫奇五岳託之竹素,而 補陀一志獨闕焉。乃使大教壅閼外道,喧豗則何貴。 操筦綴文者哉,開府侯大將軍乃謀之兵,使者劉公 郡大夫龍公纂修《補陀志》,爰尊今上奉聖母命,頒賜 藏經,制敕及御製序文,冠諸簡端,而圖繪山海巖洞 殿宇形勝,次第裒集古今名賢制作,彙為一書。復屬 道民刪定,乃為稍削舊詩之俚,謬增入時賢之合作 者若干篇,復以道民所自為記頌韻語附焉。三君子 之闡揚教典,開迪愚蒙,厥功不細,詎維山靈海若欣 豫,亦如來之所印可也。

普陀寺碑記        周應賓编辑

惟我皇上,清寧得一易簡函,三垂衣蜎蠖之中,馳化 寰瀛之表薄,海內外罔不咸熙,然猶崇尚西方清淨 慈悲之教,用裨理道。萬曆己亥乃遣御馬監大監趙 永頒藏經于東海普陀寺,俾供奉之。蓋聞震旦之國, 名剎有三,文殊治五臺,普賢治峨眉,觀音治東海,而 東海靈應尤異,以是皇上特垂意焉。維時寺燬于火, 招提未立,永具以聞。上乃遣人閱視故址,頒帑金一 千兩,鼎建藏殿,仍令舉內侍中忠勤幹敏堪任茲役 者,左右以御用監太監張隨對。上遂命之,甲辰三月 藏殿告成,隨報命闕下繪圖以獻。上悅而賚焉。維時 佛宇僧寮尚未具也。明年上復發帑金二千兩,聖母 所發贏其半,諸宮各捐金有差,以竟前績。賜額曰護 國永壽普陀禪寺,仍遣隨往蒞之,隨奉上命,惟謹拮 据。經理無日不身在土木間,鳩材度工,親雜徒傭為 伍。乃以丙午秋月竣事。丁丑春上復遣御馬監太監 党禮頒帑金一千兩,創碑示禁告土,以畢役焉。夫皇 上殷意茲役,四發命三遣內臣,積歲所賚,無慮數千 金于,是棟宇巍峨,金璧輝映,鹿苑鷲嶺,有不得比盛 者。秋毫皆上賜哉。應賓東海波臣也。樂觀厥成敢不 對揚聖天子之休竊,惟大士以三十二應身入諸國 土,現八萬四千臂目,接引群生,而尤顯瑞于東海。《華 嚴》所說善財南詢之處,即今所也。佛本無相,非相無 以攝凡心,亦本不住,非常住,無以得眾,止使知彼岸 不遙,梵音非渺,是以聖主當陽。古佛出世,總之綱維, 大化以扶宇宙,況乎歷朝供奉尤盛于茲。綸綍既赫, 輪奐斯彰,惟是四方善信,莫不俛首受戒,修蒲團之 理者,列屋而居輸香花之誠者,蔽江而進豈盡神通 之致哉。亦崇奉所自來矣。緇白之流,咸稽首崩角以 贊功德,于是應賓搦管作記勒諸GJfont碑。

重修普陀志序        前人编辑

普陀僻在一隅,四大之一也。天傾西北,聖主御焉。地 絕東南,古佛出焉。神道設教聖,人不廢是舉也。其鏹 發諸內帑,其工督諸內遣壇宇,輪奐規制,昌明是竺 乾一大際會也。志凡五卷,為類十有七纂,撮于諸文 學之手,而不佞裁焉。前志重在山要,以顯佛靈,今志 重在寺要,以尊君貺,是是編之大指也。敬表而序之。

遊補陀洛伽山記      侯繼高编辑

補陀洛伽山在海岸孤絕之地,為觀音大士說法道 場。自唐以來崇奉,恐後余世家海上少小時聞長老, 言輒心慕之。及膺世資奔走不暇,自謂佛地無緣可 到,不意往歲猥蒙聖恩,濫鎮全浙,春秋二汛提師督 哨涉歷海洋,遂于丁亥之春,肅謁大士于寶陀禪寺。 願慰平生,歸欲搦管記,其事匆匆未遑也。茲歲春復 當大汛,乃于季春甲申朔考鉦戒行,乙酉出蛟門,過金塘,晚抵螺頭港,參戎吳君亦率舟師來會。詰旦抵 舟山,與吳君入城,一閱丁亥過青雷頭山,自青雷以 前,千山萬島,莫可勝記。又前為石衕門,蓋數峰崛起, 潮汐經流旁午,其中為十六門,故又呼為十六門云。 我舟從中門行,廣僅可容福船,兩旁石齒齒立,亦險 要處也。戊子出沈家門,風雨交作,舟不能前,己丑昧 爽風頗利,帆往如馳。須臾過蓮花洋,即抵補陀矣。由 短姑道頭從陸行二三里,至寶陀禪寺,瞻禮大士于 是。縱步遐矚,峰巒錯峙,若起若伏,雲霞往來,頃刻變 幻,目不暇接。寺前纍石為浮圖,曰太子塔,蓋元元統 中宣讓王施鈔所建也。由塔而南,遍地黃沙,即所稱 金沙灘,菩薩示現之地。相傳為紫竹GJfont檀林者也。又 約三里許,至潮音洞,洞石巉巖,正瞰大海,巔有穴可 俯而窺,波濤澎湃,激入洞中。或如洪鐘忽扣,或如猛 虎怒號,舊有殿宇橋梁可以瞻禮,今皆廢。其右為善 財洞,巖有罅,窺之深莫可測。相傳二洞中菩薩示異 秉誠,叩禮往往多見之者。余愧武人未離火宅中,不 敢妄覬,遂復折而東又三四里,曰千步沙,有僧大智 自五臺山來,卓錫于此結庵以居。曰海潮庵。有樓開 牖視之,則滄溟灝溔,近在几席,而濤聲訇磕震。應巖 谷超然塵世矣。庵之後山頂有泉,大智命其徒貫竹 引之,瀹茗味殊甘冽。已而日沉沉向暮,遂返舟中。往 余得吳道子所繪大士像,質素而雅近。又得閻立本 所繪,則莊巖而麗。二人皆唐名手,余并勒之于石明 發,復詣寶陀植碑于前殿之中,于是再遊磐陀石,石 平廣可容百餘人,俯枕大洋,可以觀扶桑日出。寺之 西偏,石壁旁啟如扉,曰天門,由天門而入,為三摩地, 其下亂石離立,巖洞嶔岑奇形詭狀,即良工不能摹 也。寺之深處有真歇石,蓋真歇了禪師修道之所。真 歇之前,突然一石名無畏石,形雖方廣,而攲側。若傾 險峻,莫有躋之者。獅子石即在其旁,其他若正趣峰、 靈鷲峰、觀音峰、皆望而覽之,不能盡陟,而補陀之大, 概盡此矣。嗟乎,金仙靈異示現于梅岑者,千有餘年。 歷代崇奉愈久愈盛,一旦以寇氛不靖,竟為鯨鯢窟 穴,當事者遂奉其像遷之,招寶而悉燬。其廬殆佛家 所謂劫數者,非邪。尚賴君相威靈廟堂,碩畫島人殄 滅,海甸肅清佛法,常明教不終否。于是嘉隆之間有 五臺龍樹寺僧真松飛錫而來,大倡宗風。復興勝,果 邇年以來大倍曩昔矣。恭惟我聖母慈聖皇太后刊 印藏經,并範金為像繡綵結旛,命太監張公少監孟 公齎捧敕書賚錫于茲,煌煌寵命悉勒,貞GJfont猗歟盛 哉。雖然衣袽之戒,復隍之虞,聖人垂訓至深且切,吾 輩世受國恩,職司戎務,其可不兢兢惕惕,夙夜靖共 以無負國家。設兵為民之意,與庚寅復出外洋,抵桃 花山,欲訪安期生煉丹之所。人無識者,余乃復乘走 舸,遍歷山外大洋而返。夜半風雨陡作,辛卯不止,所 坐戰艦如輕鳧,拍浪泛泛,水中從者,食輒。余更加 餐,迨夜風少定,余有事欲暫歸關上,遂別吳君壬辰 未旦命挂席舟,卒告曰:風不利,請少遲之。余曰:汝第 往,遂行質明,風果迅未。及丙夜已抵招寶,蓋自桃花 至此,計程四百餘里矣。癸已入鎮,治庭前人散援筆 書之。

普陀朗徹禪師修妙莊嚴路記 陳繼儒编辑

東南水中之勝江,有金焦大湖,有七十二峰,不敢與 南海普陀鼎立,而三非遜。百谷王以觀音大士道場 勝也。上自后王君,公之使以及老稚緇,黃越枝千里 杭葦破浪來朝禮,一瓣香于此膜拜,涕洟伏地不能 起。雜施錢穀布帛衣履針紉之屬,巖居學道者,亦往 往微有所濟,獨舍舟登岸,磽确崎嶇,雨虐風饕之夕, 步步歌行,路難矣。朗徹珠公歎曰:昔雪山布髮掩泥 持地,以身負土。古賢聖皆然,而區區一貧衲敢不負 鍤先之乎。發誓願捐缽貲,薙草萊刊土石,不募而聞 聲者如鳥就巢,不召而樂赴者如蟻壘垤。經始于天 啟丁卯,落成于崇禎庚午。自道頭茶庵至白華庵,西 路闊二丈,階高三丈,庵前平坡十餘丈,進山門曲徑 竹廊至白衣真應殿,東達普陀寺,路長四五里,有茶 亭自度亭可以憩,有兩旁雜樹可以蔭,有臺可以眺, 有山田藕花可以玩,有石几可以坐,有石柱題曰金 繩,開覺路寶筏渡迷川,可以廠人天之觀,履道坦坦, 比之泥滑滑者,何如掉臂而入比肩而出,不下車不 讓畔,比之五步一喘,十步一蹶者,何如。至是而朗公 之功德鉅矣。朗公曰:吾師昱光老比丘刺血書經,上 疏闕廷請敕建,本寺上賜帑金,賜御製碑文,賜金斕 紫袈裟,吾師悉遜不有若珠之畚石鍬土,何足挂有 道齒頰乎。陳子曰:吾師劉貢父詩云:欲行今日路,恐 背古人跡。欲行古人路,今人笑迂僻。噫嘻異哉。吾與 朗公從何處下註腳,況世路願太奢,則缺陷難填,量 太隘則狹窳難廣,氣太橫則突兀難,夷心太曲則險 巇。難經要路危岐路,錯末路迷,此楊朱嵇叔夜所為 望而泣下者也。安得大善知識如朗公輩,布滿人間 以平不平之心,路乎,心路。平世路平,無論山中,即遊戲風波蛟龍大海,此與康莊魯道,何異哉。敬以復朗 公并作妙莊嚴路記。

補陀志序         龍德孚编辑

補陀震旦一大道場也。應感肸蠁靈蹟奇聲著于歷 代,明州故稱文獻地,馳藝苑之名,修迦羅之教者,不 乏奈何,今始志志而又屬帥臣也。君子曰:是可以卜 世矣。海上島嶼星布碁列,引睇三韓日本,近在眉睫。 國初湯信國請徙而部之內地,獨補陀不在徙中,蓋 昭靈貺也。世廟時,海壖弗寧兵戎所過,多殘破。而補 陀遂燹于兵,居無何汪直俘,而海波復寧,說者歸之。 靈貺焉。維時萬曆丙戌七月七日,瑞蓮產慈寧宮,抽 英吐翹,絕殊凡種。九日瑞蓮再產宮中,重臺結薏,又 殊前種,主上大加賞異,敕中使出視,輔臣圖而詠之。 唯是聖母敕中使二航蓮華部主法像,及續鍥藏經 四十一函,並舊鍥藏經六百三十七函,直詣莊嚴妙 海,鎮壓普門答靈,貺而結勝果也。主上孝思錫類綸 綍,弘宣善信皈依,奔走蓋雲合,而坌涌焉。大德滲漉, 盛治郅隆靈,貺昭赫固莫盛于今日,而帥臣因得優 游,容與從事,鉛槧揚搉今古,有散帙緩帶之風焉。且 知崇三寶振禪悅,篤皇家之祐培,人天之因穆哉。侯 君羊叔子曹武惠其流亞耶。洛陽興廢卜世盛衰不 佞孚,亦于今日補陀之志卜之世乎。亦臣子祝釐之 一念也。

纂修補陀山志序      劉尚志编辑

流沙以西,有崑崙縣,圃之罘以東有蓬萊三山,大都 為僊靈託跡,以青兕斑麟瑞草神芝勝,獨東海補陀 稱道場。昔襄城鼎湖跡,肇軒后包山洞,庭祕發龍威。 柱下老史宣尼贊以猶龍,清虛沖舉之學實。自此昌 明焉。維時固不聞有能仁氏之教也。有之亦迦毘身 毒,彼國自為奉行。爾西京之東漸流震旦。其道以超 脫為貴,以空寂為宗,而獨露靈明謂之見性。吾儒者, 固嘗昌言排之,而高明特達之士,往往褰裳染指焉。 則何故士方苦世法跼蹐,而一聞擺落之言,即豁焉。 如縛者之得釋,士方苦世塗炎囂而一領清淨之旨, 即灑焉。如暍夫之飲冰,蓋佛惟以擺落為宗士之近 擺落者,易入也。佛惟以清淨為旨士之近清淨者,易 入也。非惟無妨于儒,亦足助儒教之所不及,此我皇 上握符御,世闡教明道之意也。大哉,王言刑賞所及 權衡制之刑賞所不及,善法牖之生,成之表,別有陶 冶矣。補陀洛伽乃觀世音大士道場,山孤懸大瀛海 中,空闊迥絕,秀甲神州,一躋覽其上,輒有馮虛御風, 超越塵埃之想,不佞猥叨職事,仰宣皇上清淨,奉道 開化,德意而下以牖俗淳風者,守臣責也。若夫儒佛 之理之精者,不佞惡,能知則敬以俟當世之大參同 君子焉。

重鋟補陀志序       邵輔忠编辑

補陀為祝延名山,屼懸海上,去邑三百,而遙外控諸 蠻貢舶孔道也。然而代有隆替,則時地劫會偶逢。非 大士慈靈代有覺迷也。今上道揆在宥皇極建中,乃 廣孝治奉兩宮慈旨,遣中使頒經披繡祝延萬年,而 海宇屢豐兵革,不作于茲三紀,福國庇民應若蓍蔡, 豈非大士助流宣化之徵歟。志補陀者,亦當知遵揚 美意之旨矣。故曰:事不軌,物則君不舉焉。言不微中, 則臣不獻焉。苟其持之有,故言之成理。君子嘗樂道 之,因寺僧性能之請,謹拜手而序其端。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