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135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一百三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三十五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一百三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一百三十五卷目錄

 西山部彙考

  圖

  考

 西山部藝文一

  西山群仙記序      唐施肩吾

  遊西山錄        宋周必大

  西山紀遊記         楊傑

  遊西山記        明張宗璉

  遊西山跋         錢習禮

  西山記          王廷陳

  盤龍寺記         徐世溥

  西山靈蹟記         前人

 西山部藝文二

  登城樓望西山      唐張九齡

  洪州西山祈雨是日輒應因賦詩言事

                前人

  西山            常建

  遊西山蘭若        羊士諤

  西山靜中吟        施肩吾

  西山仙蹟巖        宋楊傑

  望西山二首         朱熹

  樓居看西山       明陳弘緒

 西山部紀事

 西山部外編

山川典第一百三十五卷

西山部彙考编辑

豫章之西山

西山,在今江西南昌府城西,大江之外三十里。一名 厭原山,一名南昌山,又名洪崖山,高二千餘丈,連亙 三百餘里。

西山圖

西山圖

编辑

按《豫章古今記》:西山在豫章縣西十二里,高四十丈, 周迴三百里。

按《水經贛水注》:贛水之西岸,有磐石,謂之石頭津步 之處也。西行二十里,曰散原山。當作厭原疊嶂四周,杳邃 有趣。晉隆安末,沙門竺曇顯建精舍於山南。僧徒自 遠而至者相繼焉。西北五六里有洪井,飛流懸注,其 深無底。舊說洪崖,先生之井也。北五六里有風雨池。 言山高瀨激激著樹木,樹木宋本闕二字霏散遠灑若雨。 《豫章記》云:去洪非六七里,有風雨池,山橋,水出激著樹木,星散遠灑,如風雨焉西有鸞岡,洪 崖先生乘鸞所憩泊也。岡西有鵠嶺,云王子喬控鶴 所逕過也。有二崖。似當作峰號曰,大蕭、小蕭言蕭史所遊 萃處也。雷次宗云,此乃繫風捕影之論。據實本所未 辨,聊記奇聞以廣井魚之聽矣。又按謝莊詩,莊常遊 豫章,觀井賦詩言,鸞岡四周有水謂之鸞陂,似非虛 論矣。

按《豫章圖經》:南昌山者,昔吳王濞鑄錢之山。時有夜 光,遙望如火,以為銅之精光。

按《梁氏十道志》:豫章有銅山,山中有洪水,飛流懸注, 其深無底。山有洪崖先生煉藥之井,亦號洪崖山,有 石臼存焉。

按《洞天福地記》:第十二洞西山,周迴三百里,名天寶 極元之天,在洪州南昌縣洪崖所居。

按《方輿勝覽》:江西路隆興府西山,在南昌縣西四十 里,巖岫四出,千峰北來,嵐光染空,高二千丈。連屬三 百里。《道經》云:有天寶洞天。《唐宋詩話》載詩云:洪州太 白方,積翠倚穹蒼。萬古遮新月,半江無夕陽。按《廣輿記》:南昌府西山,在府城西,大江之外,《道書》第 十二洞天。中有梅嶺,即梅福修道處。有鶴嶺即王子 喬跨鶴處,其最勝者曰天寶洞。宋嘗遣使投金龍玉 簡於此。

按《圖書編·江西諸山攷》:西山,在南昌府西四十里。巖 岫四出,千峰北來,嵐光染空,連屬三十里。登山者,初 濟江十里。有磐石名石頭津,亦曰投渚,又沿江北行, 有銅山,即吳王鑄錢之所。山有夜光,遠望如火,以為 銅之精。自石頭西行二十里,得梅嶺,即梅福學仙之 處。嶺峻折羊腸而上十里,有壇曰梅仙壇。壇側有觀 曰梅仙觀。自梅嶺紆徐南行六七里,得葛仙壇。在山 之東北,耆舊云:是葛仙朝禮之壇。山下有村,山側有 川,為葛仙源。自葛仙羊腸之下十里,又平行十五里, 捫藤蘿而上五里,得洪崖山枕壑。有洪崖先生煉丹 井。自井南繞溪五里,有鸞岡洪崖,乘鸞所憩之處。由 岡西折行五里,有一峰最高,得顧嶺云,是王子喬控 鶴所過之地。壇在鶴嶺之北,又有二崖,號大蕭小蕭。 蓋蕭史遨遊之所。崖側有蕭仙壇,又蛇行十里,得天 寶洞,又南行三十里得許旌陽,及諶母宅,又自梅嶺 而北上下五里,得安母壇。邦人水旱,則祈之。又北行 四十里,得吳源之水。高下十堰,每堰灌田千餘頃。其 極源至山之椒,得風雨池。風雨池者,能出雲氣作雷 雨。西山之勢,高與廬阜等,而不與之接餘山則枝附 耳。或謂陰山多浮屠,陽山多仙蹟云。

按《江西通志·山川攷》:西山,在南昌府城西,大江之外 三十里。一名厭原山,又名南昌山。上有仙洞。道書第 十二洞天。天寶極元之天,即此。其最幽絕處,有香城 蘭若。宋余靖記,初濟江十里,有磐石,名石頭津。自石 頭西行有梅嶺,嶺之南有葛仙峰,上有葛仙壇,又有 水出山椒,名吳源。水高下十堰,溉田萬餘頃。西山勢 與廬嶽等,餘山則支附耳。

又在南康府脈從新建來,山勢蜿蜒,上多靈蹟,安義 縣之巨鎮也。

按《南昌郡乘·輿地志》:西山,在新建縣西章江之外三 十里。《太平寰宇記》作南昌山,《水經注》作散原山,《豫章 記》作厭原山。高二千丈,輪廣三百里。覆壓數縣之地。 與廬嶽等,上有仙洞。《道書》號為第十二洞天,曰天寶 極元之天。疊障四周,杳邃有趣,明初駕至龍興,放陳 友諒所畜於此。

雷王嶺,在縣西二十里,西山發脈處,中祀雷神,及有 屈抑誣罔者,禱無不應,一名靈峰山。

緱嶺,在縣西五十里,在西山與鶴嶺對,或云仙人王 喬嘗往來,故以洛中緱山名之。

鶴嶺,在縣西四十里,西山中。世傳即王喬控鶴之所, 一作鵠嶺。

吳王嶺,在雷王嶺南,上有吳王廟,祀吳王孫策。 雷公嶺,在緱嶺東。

罕王山,在縣西六十里,西山中。峰巒高峻,上有罕王 廟,相傳晉司馬儀爵於罕土人,建廟此山。

蕭峰,在縣西西山,一名蕭史峰。世傳蕭史與秦女弄 玉遊至峰頭,吹笙而坐,有鳳立其旁。秦使訪之,又昇 雲表矣。今有吹笙坪及石仙壇在焉。一云即文簫綵 鸞事。《水經注》謂有大蕭、小蕭二峰。今小峰不可復識 矣。

梅嶺,在西山,去城二十里,上有梅仙壇,乃漢梅福學 仙處。

安峰,在西山,其奇岫為蕭峰之亞。孤峭入雲,宛若削 成,一作安尖峰。

桃花嶺,在西山,四面類桃花。

葛仙峰,在西山,上有葛仙壇。

施先生石室,在郡西山天寶洞西十里。唐進士施肩 吾隱於此,嘗著山居百韻詩。宋楊傑詩有云,玉京高 謝黃金榜,石室歸乘白鹿車。

歐陽拾遺書堂,在郡西山翔鸞岡側。唐進士歐陽持 讀書西山,淮南楊行密奏,除左拾遺團練判官,後棄 官歸隱於此。

陳處士陶宅,在郡西山香城寺西南,唐處士陳陶讀 書於此,自號三教布衣。

相公石室,在郡西山南。唐中書令宋齊丘訪處士陳 陶,嘗憩於此。

天寶觀,在西山天寶洞,隋仁壽二年建。

龍山觀,在天寶洞西南,舊名五龍洞。胡天師惠超常 立祠於此,為祈禱之所。

棲真觀,在西山天寶洞下。

南極長生宮,在西山蕭峰下,宣德七年寧獻王建奏, 請賜額。

廣福觀,在西山之南,舊傳有許旌陽斬蛟神劍,藏於 石室。

方岡祠,在西山。晉仙人黃仁覽為二弟好獵。仁覽折 草化鹿,止其妄心。後黃四郎亦入山成仙。

翠巖廣化寺,在西山洪井上。晉雷煥取西山北巖土拭劍即此。地初名常緣寺,齊始安王遙光建。唐武德 間改為洪井寺,又改翠巖寺,南唐為院,更今名。一云 梁景明初劉準建。

盤龍寺,在禹港二里許,西山八名剎之一。唐僧齊己 書堂也。舊有光化年間敕牒。牒尾有崔嗣、陸扆、裴慪、 王溥畫字,一作盤龍院。

禪悟院,在西山緱嶺之東院側。有深巖,禱雨輒應。相 傳,許旌陽讖云:老龍寄在蟾塢內,留與江西救旱災。 又傳馬祖初渡江於此,坐禪得悟,故名。近有牧童持 火入巖,見其底有禪悟二字,長尺餘。

按《新建縣志·山川攷》:西山,在縣西章江之外二十里, 即獻原山。《豫章記》曰厭原山,《水經注》作散原山。《太平 寰宇記》又作南昌山,發源於高安之虯嶺,迤邐行為 梧桐嶺,復少行入田度峽,為靈峰。高嶂特起,遂為西 山,高二千丈輪,廣三百里。上接筠陽,下連匡嶽。東限 章水,西帶馮川蜀水界。其南修水界,其北覆壓數縣 之地。自為一山,不與他山接。蓋會省之右障也。上有 仙洞,道書號為第十二洞天,名天寶極元之天。最著 者曰逍遙福地,為許旌陽飛昇拔宅處。明太祖放陳 友諒畜鹿於此。

西山部藝文一编辑

西山群仙記序      唐施肩吾

性非生知學道者,必資於切問,道難言傳,立教者不 尚於明文,藏機隱意,恐輕泄於聖言,比物屬辭乃密 傳於達士。世有讀書,而五行俱下,開卷則一覽無遺。 聲名喧世,孰知不死之方。頭角摩天,豈悟希夷之理 必也。訪道尋真,求師擇友,覽仙經之萬卷,不出陰陽 得尊師之一言。自知真偽,水火木金土五行也。相生 而為子母,相剋而為夫婦。舉世皆知也。明顛倒之法, 知抽添之理者,鮮矣。上中下精氣神三田也。精中生 氣,氣中生神,舉世皆知也。得返復之義,見超悅之功 者,鮮矣,知五行之顛倒,方可人道。至於抽添,則為有 道之人也。得三田之返復,方為得道,至於超脫,則為 成道之人也。古先達士皆曰,道成真成道者,百無一 二。今來後學徒,有道名真入道者,十無八九,欲論得 道而超脫者,西山十餘人耳。遂從前聖後聖祕密,參 同一集五卷。取五行正體之數,每卷五篇,應一GJfont純 陽之義。開明至道演說元機,因誦短篇,發明鐘呂太 上至言,庶得將來有悟勤而行之,繼僕以出塵寰為 蓬瀛之侶,華陽真人,施肩吾希聖序。

遊西山錄        宋周必大编辑

十一月丙寅日,予南抵豫章,登拄頰亭。望西山,甲戌 登天寧寺之列岫亭,得西山之面,又登大梵寺之秋 屏,閣曾子固,云見西山。正且盡者,惟此閣耳。丁丑絕 江為西山之遊,陸行二十五里,至貞觀院。登閣觀禪 月羅漢摹本。又十里而至鸞岡,三徐葬其旁。三徐者, 衛尉卿延休騎省鉉內史鍇也。元祐八年張商英作 祠堂記。今有畫像,稍前即翠巖也。棟宇弘壯,南唐保 大間,澄源禪師無殷住此山。李主甚敬之,既死祭以 文。時本朝建隆元年也。韓熙載為之銘,其後死心居 此。而雲峰悅,亦悟道。故江西號為勝地,飯罷同長老 了賢步觀洪崖,井深不可測。舊有橋跨其上,今廢。院 去崖數十步,有奉聖宮,今曰紫清。徐鉉為記。有唐肅 宗像。歸宿翠巖方丈觀,李主賜無殷詔書,皆用澄心 堂紙,每畫日後,即押字印。文如絲髮,余題云李氏世 敬桑門,其賜書遍江左諸剎,至於不失舊物,如翠巖 者,鮮矣。戊寅乘小舟循溪依嶺行一二里,望所謂藥 臼者,在石澗湍流中,如石盤然,次度牛欄嶺、茶園嶺, 最後度湯家嶺,回望生米洲,乃至香城寺。榜曰咸通 香城蘭若。八年鎮南節度使嚴景書,昔東晉隆安中 曇顯肇居此山。嘗與陸靜修搉論,見北齊高僧傳。今 長老如晦,妙喜弟子也。方丈側,娑羅樹兩株。葉皆下 垂,又羅漢菜,常以正月生。飯罷,杖策登山。初過榧林, 其間,一株最大者,圍丈五,號將軍樹。相傳近千年矣。 次至硯石,長一丈四尺,闊六七尺。次至靈觀,尊者坐 禪室。次至屋壇,是為香城。絕頂靈觀者,隋開皇初,新 罷沙彌也為此壇。行道求戒,尋償宿仇而終。至寺中, 讀順禪師碑二蘇詩刻,還翠微,日晡矣。登愈好亭,亭 在寺後。前長老了因取《寒山頌》中。微風吹幽松,靜聽 聲愈好之句為名。方丈右有半月軒,蔣穎叔有詩,又 聽松堂澄源塔,在寺右。大竹成林,圍尺五六,旁有齊 王廟,即李王弟撫州牧景達也。嘗捨田入寺,故廟祀 之。法堂左階花磚,猶是南唐舊物。晚再過洪崖,俯視 深潭,草木蒙蔽崖峭絕,不容側窺,而水聲湍急,疑其有異,乃折澗十餘步,披草而入。見峽中石數十丈,激 浪數節傾射,而左崖懸瀑,數道相去三丈許。不減棲 賢三峽,又其右多磐石可坐,若非再至,幾成徒行。主 僧善權巽中,舊題詩云,水發香城源,度澗隨曲折。奔 流兩崖腹,洶湧雙石闕。怒翻銀漢浪,冷下太古雪。跳 波落丹井,勢盡聲自歇。散漫歸平川,與世濯煩熱。飛 梁瞰靈磨,洞視竦毛髮。連峰翳層陰,老木森羽節。洪 崖石仙子,煉秀搗殘月。丹成巳蟬蛻,井臼見遺烈。我 亦辭道山,浮杯愛清絕。攀松一舒嘯,靈風披林樾。尚 想騎雪精,重來飲芳潔。亦佳作也。己卯拂旦,遊洪崖 資禪院,去翠微十里。而近道中,石澗湍流,淙激可愛。 度落馬嶺,至智新寢室,窗外對梅嶺如屏障。真宗嘗 御製詩四篇,賜智新。有明珠為戒曾無玷,拳石充糧 永不飢之句。其餘敕劄,皆在歸飯,翠微同賢老再過 洪崖,芟草逕坐崖石,汲泉烹茶,縱觀飛瀑,而行賢老 送別三徐祠下,至江頭僅三十里,前蓋誤而迂也。

西山紀遊記         楊傑编辑

治平四年秋八月,傑奉祀西山,遊玉隆天寶,應聖凌 雲,棲真太虛、大霄、七宮觀,香城翠巖,雙嶺雲峰,奉聖 安賢,六通盤龍八寺院,造天寶洪崖二洞,升旌陽、王 喬、蕭史、葛洪、洪崖、靈觀六壇。入施肩吾石室,閱玉隆 古道藏,瞻應聖、肅宗御容,及洪崖先生、旌陽真君,奉 聖觀音、香城、尊者、凌雲、天師五尊像,香城、棲真二十 三銅像。觀玉皇賜許真君詔書,及明皇凌雲天寶,徐 鉉遊帷石、延年、龍泉所。書四觀額,翫洪崖、旌陽、雲峰 七井。舊旌陽、石函、香城、石硯、天尊、水簾、芭蕉源、譙石、 旌陽、許真君、古柏回,至玉隆、凌雲二鎮。過程公橋,陟 謝靈運雨華臺,登香城絕頂,憩陳陶菴故址,梵僧繹 經二臺,至風雨池,望豫章、臨川、筠陽、九江、星子、五郡 之境云。

遊西山記        明張宗璉编辑

永樂庚子夏,敬習顏先生自顏谷來過余,思誠齋夜 語,及西山林泉勝。概敬習喜欲造焉。明日山雲覆陰, 余導敬習先季弟瓚子熲,猶子頊從敬習,復命小童 種火、載茶,具挈酒壺西行。度平嶺,緣小溪過霜崖洞。 天列坐巖石,下巖廣二尋,可容三四十人。有泉從崖 左瀉出,縈流瀦巖外,深可尺許。又有石突出,上流橫 為舟形。崖壁斗絕,多宋元人題詠。漫沒不可讀,有題 顏興仁到,敬習指而笑曰,是我大突行也。酌泉煮茶, 茶已從巖外,取道攀緣上山,脊折而南行半里餘。遙 望三孤峰,聳出雲霄,特奇異,又行一里許。山舒水徐, 境尤勝。自雪龍支分潘孤寨,圓峰纍纍來,如貫珠。左 右交互,露巽方一面,望東山安仁三峰,如筆架。顏谷 之水逶迤縈紆,色如練。眾小山布列其下,如拱、如揖, 如馳,蒼巖翠壁,綺綰繡錯。敬習顧而喜曰,此真佳處。 請名之曰錦岡,遂相與坐古松下,命觴數行,敬習扣 壺而歌曰,錦之岡兮,地之祥兮,宅而藏兮,壽而昌兮, 歌已。南行過潘孤寨,折而東下灤岡,岡左右山峰益 奇,有參互回抱之勢。望遠山亙百數十里,若奔雲,若 水波,隱然如畫。敬習與予顧瞻徘徊久之。又行數十 步,隔篁竹間,聞水聲淙然,下視石潭,深廣踰丈。中有 蝦魚數尾,潭上石皆平坦。林木蓊鬱,心甚樂之。令童 子拾枯薪煮茶,與敬習坐石上,復觴數行,相與劇論。 既余曰,自吾宗有茲土五百餘歲。過霜巖洞天,蓋有 矣。未聞有過此而樂者,豈造物者,蔽於昔而顯於今 乎。今吾始得相與樂於此,亦豈偶然歟。敬習益喜又 歌曰,登彼西山兮,覽其勝矣。優游於此兮,樂其性矣。 仰而雲游兮,俯川泳矣。歌已,遂歸。行數百步,風雨交 作,穿茅竹間,水沾衣濕盡。及暮,抵思誠齋。敬習以語 叔父,嘉會復約重游。又明日冒盛暑,張蓋從金山由 故道之錦岡,盤桓樹下,敬習歷指諸山形象曰,某若 印,某若劍,某若帽,訖。揮扇一笑,遂從右山度橫嶺,過 玉峽兩山對峙。有盤石橫溪中,若門限然。日移山陰, 乃列坐其上。引泉曲折,流實觴而浮之。叔父曰,觴至 者輒飲。至而疾去者,不飲。既飲而洄洑止於石者,復 飲。敬習飲既觴,輒洄洑而止。眾皆大笑曰,今日之樂 可無一語乎。相與聯句為七言詩。一首詩就,皆頹然 醉臥,日暮酒醒,出石門詠而歸。又明日,敬習辭去。因 紀其概,以啟後之好遊者。

遊西山跋         錢習禮编辑

江南多佳山水,西山為吾鄉之勝。家居未仕時,每暑 雨小霽,日光橫亙。顧望茲山,林巒秀潤,巖壑奇怪。隱 見出沒於煙霏。晻曖之間,使人湮鬱。宣暢襟抱,軒豁 超然,有抗跡物表之意。常欲一遊,而未暇焉。及承乏 翰林,扈從兩京,雖十有五年之久,而山之勝概未嘗 一日忘也。刑部主事張君宗璉間以所與,同里顏君 敬習從父嘉會兩遊西山,記文示予,取而觀之,嵐光 瀑水去人不遠。雲霞竹樹恍如在目,不覺南望興歎 慨然,念夫昔者,欲遊而未暇,今則欲往,而未能也。期 以異日,休致佚老山中。杖屨徜徉,以窮其勝,且重羨 夫同遊之士,得以朝往夕還。恆樂其樂焉,然敬習嘉會皆少負奇氣,銳意於功名之會。抑豈據效自足於 丘壑,往而不返之為哉。宗璉各書一本,以遺之。予因 書其後,如此二君覽之,必將有所擇焉。

西山記          王廷陳编辑

辛卯秋七月,磐濱李子、龍津黃子兩人,以暇日遊南 昌之西山。玉泉張子、五丘王子及余從既渡,沿迴江 岸,初經市井。隨跡原隰,故阡新街,遞歷互出。古松夾 道,與行松間,風激木末,響中笙簧雲陰,藉裾山禽,逐 蓋既出,九曲道中,宛轉盤折。登頓欲疲,曲竟古碣,不 屋剔蘚考刻,感慨陳跡,遂乃憩花宮,登萃景樓,搴蘅 掇藻,駢秩賓筵,饔子割鮮魴鯉,雜薦鼓吹,墀列歌聲。 近筵數觴且輟,攀磴緣蘿直至絕頂,率情草坐,命酒 藉石,袖拂煙霞,喜鷺驚鴛,悉出樽俎之下,面挹大江, 帆檣陸離。遙覽白雉倦雲歸岫,近引寒溪迅湍赴曲。 俯故城頹雉積莽,吟謝客之詩。章撫孫權之劍石。 豪華狼藉,俛仰愴神,遂奮起迴立,觴轉若環。勸酬不 文,謔浪無禁。已而落照在山,候吏催暮,於是二君遄 歸,予三客留龍蟠磯,宵酌磯頭,臨流洗爵,忽見江光 霞色窈窕微茫,超然有塵外之想。惜二君之不偕也。 遊之明日,磐濱君賦之。屬諸君和之,以及予。予曰,古 稱登高能賦者為大。夫予山人也,不能賦請為君志 之。

盤龍寺記         徐世溥编辑

西山盤龍峰之阿有寺焉。即山為名,因誌也。顧莫詳 創者,己丑僧治故垣,得磁印與篆碣。碣文曰,大唐見 性大師之凡七字然。則自唐而已有矣。近代之興,則 納言魏公司吏部時,實維經始,感山祇光怪。建塔表 瑞,諸薦紳耆鉅莫不竦聞助施焉。高峰背矗,兩岫夾 持。左幹迤出迴,抱過者初不知其中有人天也。林木 蔚蔭,若鬐鬣石,蒼蒼比次若鱗。象其形而命之。故曰 盤龍之寺。緣山得徑,從小池右折乍聞鐘磬,如從地 出,又若自木杪流聲者。遊之,雅人文士往往愛而題 詠滿楹壁。僧且耕且唄,誦田及山園,粗自給。故無外 營愿而易近,道父老言。前代寺田若干頃,今此魏公 所施於往籍纔數,百分之一耳。既菁蔥冥緬納言,捐 賓客有年,朝代變更。僧樸侶稀,豪鄰睥睨其間,樵斧 遂及寖問。秋穫意將遷世尊之跡,而奄有之。其視唐 碑魏塔蔑如也。雖然郡志炳乎在焉,余先世南唐時, 族居石門,過寺田踰岡右,行不百步,兩隘峭壁對峙 若門者是矣。土音訛余牟余牟者,石門也。遘亂自江 干還,集遊陟往返,屢憩寺寮。飲蔭樾,感無良之薦泉。 食懼先達施澤將湮義,當為記,以翼志乘貽來者。盤 亦作蟠,昔司寇李恭介公蟠峰、副使穆公龍峰、並取 此為號。山巔有寨,亦同名。父老云,前代相聚守望,仍 寺名寨,是知寨起,猶在寺後。然則山或因寺得名,亦 未可知也。又聞諸耆臘曰,齊己所創也。齊己在中唐 與皎然靈一先後。齊詩名見性,豈即其諡與。抑別自 一人與。然寺之在唐已有,則確矣。

西山靈蹟記         前人编辑

由洪崖而進為紫清諸峰,迤邐西北,折盱母冢在焉。 嶔崟碕礒,險不可升。不苔而滑,至者皆解騎。予特前 攀葛捫藤,鞠躬拾級,猶數退踏乃至其上。交柯錯蔭, 百卉蓊翳。曩之所謂俯廬阜襟彭蠡者,皆不可見。土 人嘗有竊葬者,秋霽縋槌而上,亭午始至半山,霹靂 交作。樹木皆鳴,送者駭眩。而棺已在山下,自是雖過 者必式云,山中諸所傳他奇怪不備志,其跡之存者, 皆在東莊以北。為劍、為臼、為磑、為棺、為拜、藉為几為。 胡床為石豕,首豕首加劍其上耳。馘其齦,有盎承之 細流,背注若刲血然。臼中水冬夏不竭。土人病目,至 稽首沐之,輒瘳。或抔去之,旋竭旋盈,乃至彌日,亦不 更淺。臼中虛下,實水環其外,無竇下通。或挹澗益之, 亦不更滿。其磑動否,在人敬怠宿誠,以往輪旋若飛, 嬉戲引之,不啻千鈞矣。余銘其陽曰,澗水如脂,可以 沃臍,上士轂轉,下愚不移。時同遊者皆笑。比至棺,石 棺露前半,半藏山內。拜石外橫,復識之曰,匪革匪玉, 無縫孰穀,拜石長在衣冠,其消千年寒食,誰奠王喬, 復前求石几在社廟,南隔水數十丈。石滑而碕古無 人跡。余與長兄揭而從之,山中人劉猗者,好事亦能 從焉。余至,即先據胡床隱石几。是時日既薄午,青峰 延光,草木暄藹。無名之香,四山而至。澗水泠泠,鳴流 几下,伸膝濯足。不煩更起,隱几欣然,恬暢便臥。覺而 嗒焉,猗遂導至程氏山莊。程氏者,故東莊人。入居於 此室中,老幼數口,青山當簷,修竹四映。園中雜植果 實,緯以藥蔬。其人好道,頗受仙籙聞。余至,即下園果 數品,有栗、有柿、有棐、有橘,從以新酒。時菊載黃雜英 照山,問此往當復得石乎。便攜酒懷果,緣澗委蛇徑 得石巖,巖中石筍如柱,下石方徑數丈,上稍短,若檐 飛湍界,其上衝澗激其旁,細流環其下,如鐘、如磬、如 篁、如琴,金石絲竹之聲,紛然遝至耳。不給聽,凄神寒 骨,傾榼不醉,皆水激石而為之也。既辭程氏,爰陟前 岑,道旁石上,實覯驢蹟劃。若在泥,所謂雪精之蹟也。少進有數巨人,蹟在盤石上,望之綦長,比往踐之,隨 長短各稱其足。鄉人相傳為昔仙遺此,以鎮雪精者。 余笑言,神人奈何與怪絜足,令乘而策之蹟安歸乎。 古云不知足而為屨,若斯者乃可耳。日既西傾,環岡 赤黃,頹陽遺色,望高山頂,草緲緲焉。若綠煙裊天矣。 循塗言歸數里,已夕山農畬田白煙瀰,如水月相混。 咫尺之間,茫然灝氣,目不辨色。喜山中人能導,無天 台誤也。歸廬張燈,殘魄已上,是時維月向晦,山中無 漏,以月計之,蓋三鼓矣。

西山部藝文二编辑

登城樓望西山      唐張九齡

城樓枕南浦,日夕顧西山。宛宛鸞鶴處,高高煙霧間。 仙井今猶在,洪崖久不還。金編莫我授,羽駕亦難攀。 簷際千峰出,雲中一鳥閒。縱觀窮水國,遊思遍人寰。 勿復塵埃事,歸來且閉關。

洪州西山祈雨是日輒應因賦詩言事编辑

前人

茲山蘊靈異,走望良有歸。丘禱雖已久,甿心難重違。 遲明申藻薦,先夕旅巖扉。獨宿雲峰下,蕭條人吏稀。 我來不外適,幽抱自中微。靜入風泉奏,涼生松栝圍。 窮年滯遠想,寸晷閱清暉。虛美悵無屬,素情緘所依。 詭隨嫌弱操,羈束謝貞肥。義濟亦吾道,誠存為物祈。 靈心倏已應,甘液幸而飛。閉閣且無責,隨車安敢希。 多慚德不感,知復是耶非。

西山            常建编辑

一身為輕舟,落日西山際。常隨去帆影,遠接長天勢。 物象歸餘清,林巒分夕麗。亭亭碧流暗,日入孤霞繼。 渚日遠陰映,湖雲尚明霽。林昏楚色來,崖遠荊門閉。 至夜轉清迥,蕭蕭北風厲。沙邊鴈鷺泊,宿處蒹葭蔽。 圓月逗前浦,孤琴又搖曳。泠然夜遂深,白露沾人袂。

遊西山蘭若        羊士諤编辑

路傍垂柳古今情,春草春泉咽又生。借問山僧好光 景,看花攜酒幾人行。

西山靜中吟        施肩吾编辑

重重道氣結成神,玉闕金堂逐日新。若數西山得道 者,連余便是十三人。

西山仙蹟巖        宋楊傑编辑

功鍊三千滿,手持白玉珪。出塵舉天步,踏石上雲梯。 物外蹤長在,人間路自迷。只因從此去,曾過越王溪。

望西山二首         朱熹编辑

城中望西山,拄頰朝空暮。不到列岫亭,詎知親切處。 東西水平分,南北山中判。妙處毫髮間,商略無遺算。

樓居看西山       明陳弘緒编辑

登高望遠岫,勢乃能相吞。振衣危欄端,諸峰競來奔。 蟺蜒萬雉堞,儼如培塿蹲。隔城攬雲霞,彷彿見遙村。 寢坐逾冬夏,始知山態繁。豈獨異晴雨,亦復變晨昏。 青翠滴未殘,丹紫俄西屯。有時吐元霧,隱隱出輕痕。 有時漫白雪,晶晶耀朝暾。娛人非一色,靜者識其真。 洪崖如可攀,招之俯城闉。

西山部紀事编辑

《摭言》:施肩吾,元和十年及第,以洪州之西山乃十二 真君羽化之地,靈跡具存。慕其真風,高蹈於此。嘗賦 閒居詩一百韻,行於世。

《新建縣志》:葛洪,丹陽句容人。晉咸和間,辟為散騎常 侍,不就,求為勾漏令。取丹砂修煉,今西山葛仙壇。世 傳即洪修煉處。常自敘云,戢勁翮於鸞鳳之群,藏逸 足於跛騾之伍。藜藿有八珍之甘。蓬蓽有藻梲之樂。 號抱朴子,不知所終。

張逍遙,居西山最深處。土人名老虎洞,洞素有虎。張 時與之狎,虎嘗環繞左右不去。始至時,無室廬夜,臥 傾崖下,星月離離,覆面霜雪苦。則脫衣裸體而凍,凍 甚。則進一衣,又甚,則又進一衣,以此變易寒暑。饑飲 澗水,可累日不食。久之乃結小石室於古松澗。幅巾 羽扇,瞑目靜坐,士大夫聞而過訪,與之談休咎,率多 奇中。或問以金丹之術。輒曰,我中州產壯歲,自負其 膽勇,橫槊仗劍若而年,以母病,遂入山獨靜坐耳。安 知其他,每道古事,歷歷可聽。大率曾立朝者,卒不肯 竟。述其生平,居山凡二十九年。後一夕忽解去。贛州 推官周令樹有《訪張逍遙記》。

釋慧南,住黃龍寺,初,依泐潭澄禪師,分座接物,名振 諸方。偶同雲峰悅遊西山,夜話雲門法道。峰曰:澄公 雖是雲門之後,法道異矣。南詰其所以異。峰曰:雲門 如九轉丹砂,點鐵成金。澄公藥汞銀,徒可玩入,毀則 流去。南怒,以枕投之。明日,峰謝過,又曰:雲門氣宇如 玉,甘死語下乎。澄公有法授人,死語也。死語其能活 人乎。即背去,南挽之曰:若如此,誰可汝意。峰曰:子宜一詣石霜。南造石霜慈明,明問趙州道壹山婆子:汝 為我勘破子也。果是何處勘破。慧汗下不能答。次日, 又詣明,詬罵不已。南曰:罵豈慈悲。法施師曰:汝乃作 罵會耶。南於言下大悟。作頌曰:傑出叢林是趙州,老 婆勘破沒來由。而今四海清如鏡,行人莫與路為讎。 呈慈明,明頷之。其後,南遂與泐潭相絕。嘗發三問,學 者莫契其旨。

釋無來,南城人。初住龍沙,後結庵於西山靈寶壇。戒 律精嚴,辯才無礙。著《大通禪師語錄》,深有楞嚴奧旨, 一時皈向者甚眾。建安王朱謀壟、侍郎徐作、孝廉葉 洪元萬日佳暨法海禪師,皆入室弟子。

西山部外編编辑

《新建縣志》:施岑,字大玉,沛郡人。徙居九江,雄偉多力, 弓劍絕倫。許真君初領徒誅海昏大蛇,會鄉壯三百 餘人助力,岑與焉。真君使與甘伯武執劍,從侍左右。 寧康初,御蒼虯,乘雲而去,今西山至德觀,即岑眺蛟 臺。

盱烈,字道微,豫章人。少孤。母曰盱母,外混世俗,而內 修真要。嘗云:我千年之前,曾居西山。世累稍息,當歸 於彼。烈事母以孝聞,晉武帝時,慕許真君之道。奉母 結草於其宅畔。旦夕,即山下採花果,以獻真君。真君 感其母子至誠,授以道妙。後從真君同日昇天。今壇 井存焉,世號為盱母井,宋封和靖真人。

許大者,真君之僕也。與妻運米於西嶺,聞真君飛昇, 即奔馳而歸,倉皇覆其車,遺米於地,米皆復生。後人 名其地為生米鎮。真君以其分未應仙,乃授地仙之 術,夫婦歸隱西山。

干大,居豫章西山中,無四時,常持花,不欲近人,亦不 與人語。有少年好道往從之,驅逐不去。登山渡水必 俱至一處,臨水而坐。干問曰:頗渴否。曰:然。出懷中物, 如棗,與少年掬水,食之。須臾,困寐。及覺,失干所在。或 曰即許大。

萬振,字長生,南昌人。隱現齊梁間,人莫知其年。嘗以 符咒已人祟疾。隋文帝慕其術,賜號天師,詔求洪崖 山為館,以居之。唐時漁者得青石,長七尺。扣之有聲, 郡以獻於朝,命碎之。得二劍鐔,上刻振姓名。高祖歎 異,召見振於曜日殿。處之如師友,龍朔初,尸解去,已 殯數日。啟棺惟一劍一杖存。詔以銅函盛劍杖,葬於 西山天寶洞之側。

胡慧超,不知何許人。嘗遇日月二君,授以淨明忠孝 之道,神妙莫測。唐初,隱西山之洪井。偶過城隅,見有 舉家悲泣者,問之曰,廟神歲擇女為配,吾女明日當 行是,以悲爾。慧超即驅風雷焚擊妖廟,并投左黮擲 於江中。逆流而上今樟樹鎮是也。後化去,諡曰洞真。 後人祀之,名為元妙觀。左黮秦時樟樹中間枯死至晉復生風俗記曰豫章以木 名都者是也

伊用昌,不知何許人。披羽褐往來江右,縱酒狂逸。時 人稱為伊風子。妻年甚少,善音律。用昌作望江南詞, 唱和而歌,旁若無人,夜多宿古寺廢廟中。天祐間,至 南城,夫婦俱斃。鎮將丁某以籧篠槁葬路旁。後一年 鎮將抵鍾陵於北市棚下,見之,同登旗亭。痛飲大醉, 俄挈其妻高唱,出城渡江,至遊帷觀。題殿壁,自稱上 方赤龍神王,因入西山,後不復出焉。

曹德休,自言從東海青嶼山來,遊江西,人見之三十 餘年,顏貌不改。常行民間,有疾者,以符藥救之,無不 愈者。有女子將聘於人,忽邪物為魅,百方治之,益甚。 其父詣德休陳狀,德休曰:汝居近山溪有潭穴否。父 言有之。曰:汝女閒步溪側,為蛟所窺,已拘攝精魂在 其穴矣。授之符俾,投潭中。忽潭中水翻湧,有霹靂聲。 須臾,一物浮出,長二丈餘,已劈裂死矣。凡有疾苦,就 德休求符藥者,以江魚為鱠,并美酒饗之,其疫自痊。 不受財帛。一日,語人曰:我捨此入西山天寶,然來春 牛疫頗甚,我留姓名,與汝傳寫,遇牛疫時,以鱠饗我, 書其字貼牛角上,自當無害。其後牛疫。果如其言,書 之悉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