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185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一百八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八十五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一百八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一百八十五卷目錄

 雲谷山部彙考

  圖

  考

 雲谷山部藝文一

  雲谷記          宋朱熹

 雲谷山部藝文二

  雲谷二十六詠       宋朱熹

  雲谷山          陳大觀

 雲谷山部紀事

 雲谷山部雜錄

 泉山部彙考

  圖

  考

 泉山部藝文

  泉山           宋錢熙

 九日山部彙考

  圖

  考

 九日山部藝文

  寄題九日山豁然亭     宋朱熹

 九日山部紀事

 岐山部彙考

  圖

  考

 岐山部藝文

  石禪床         宋胡梅所

  桃源口           前人

  誦經壇           前人

  千人洞           前人

山川典第一百八十五卷

雲谷山部彙考编辑

朱子構晦庵之雲谷

雲谷,在今福建建寧府建陽縣城西北崇泰里,廬峰 之巔。相傳朱子構草堂于此,以為講道之所,即晦庵 也。

按《方輿勝覽》:福建路建寧府雲谷,在嘉禾西北七十 里。

按《廣輿記》:建寧府雲谷,在建陽廬峰之巔,內寬外密, 自成一區,朱熹構草堂于此,即晦庵也。有桃蹊竹塢, 漆園藥園,茶GJfont泉瀑洞壑之勝。 按《八閩通志·山川攷》:雲谷,在建寧府建陽縣西北崇 泰里,廬峰之巔,朱夫子構晦庵于此,庵至今存。 按《建寧府志·山川攷》:雲谷山,在崇泰里廬峰之巔,翠 巒環繞,內寬外密,地氣高寒,上多飛雲,登者緣崖攀 葛,崎嶇數里,始到其上。宋朱熹喜其幽邃,號曰雲谷。 構草堂於中,扁曰:晦庵,為講道之所。有記。

按《建陽縣志·山川攷》:雲谷在崇泰里,有記。朱子草堂 聯窗開,五月六月寒,人在冰壺中,酌酒,門對千峰萬 峰,碧客從圖畫裏敲詩。

廬峰,在雲谷山下,舊有書院祀,蔡氏七賢宋理宗御 書廬峰二大字刻于石,今後山祠名本此。

雲谷山部藝文一编辑

雲谷記          宋朱熹

雲谷,在建陽縣西北七十里,廬山之巔處,地最高而 群峰上,蟠中阜下,踞內寬外,密自為一區,雖當晴晝 白雲,坌入則咫尺不可辨,昡忽變化則又廓然,莫知 其所如往,乾道庚寅,予始得之,因作草堂其間,榜曰 晦庵谷,中水西南流七里許,至安將院東,茂樹交陰, 澗中巨石相倚,水行其間,奔逼澎湃,聲震山谷,自外 來者,至此則已神觀,蕭爽覺與人境隔異,故榜之曰: 南澗以識遊者,之所始循,澗北上山益深,樹益老,澗 多石底,高下陡絕曲折,回互水皆,自高瀉下,長者一 二丈,短者亦不下數尺,或詭匿側出層累,相承數級 而下時,有支澗自兩傍山谷橫注其中,亦皆噴薄濺 灑可觀行里餘,俛入薈翳百步餘,巨石臨水,可跂而 息,澗西危石側立,蘚封蔓絡佳木異草上,偃傍綴水 出其下,淙散激射於澗中,特為幽麗下流,曲折十數 騰蹙沸湧,西抵橫石如齦齶者,乃曳而長演迤徐去, 欲為小亭,臨之取陸士,衡招隱語,命以鳴玉而未暇也。自此北去,歷懸水三四處,高者至五六丈,聚散廣 狹,各有恣態,皆可為亭。以賞其趣,又北捨澗循山折 而東行,腳底草樹膠葛不可知,其淺深其下水聲如 雷,計應猶有佳處,而亦未暇尋也。行數百步得石壁, 高廣皆百餘尺,瀑布當中而下,遠望如垂簾,視澗中 諸懸水為最長徑,當其委跣揭而度回視所歷群山, 皆撫其頂,獨西北望半山立石,叢木名豺子巖者,槎 牙突兀如在天表,然石瀑窮源,北入雲谷,則又已俯 而視之矣。地勢高下,大略于此,可見谷口距峽為關, 以限內外西翼,為軒窗可坐可臥,以息遊者外植叢 篁內,疏蓮沼梁木跨之,植杉遶逕西循小山而上,以 達于中阜沼上,田數畝,其東欲作田舍數間,名以雲 莊徑緣中阜之足,北入泉峽,歷石池山楹藥圃井泉, 東寮之西折旋南入竹中,得草堂三間,所謂晦庵也。 山楹前直兩峰,峭聳傑立,下瞰石池,東起層嶂,其脅 可耕者數十畝,寮有道流居之自中阜以東,可食之 地無不闢也。草堂前隙地數丈,右臂繞前起,為小山 植以椿桂蘭蕙芬芳,岑蔚南峰出其右,孤圓貞秀莫 與為擬,其左亦皆茂樹修竹,翠密環擁,不見閒隙,俯 仰其間,不自知其身之高地之迥,直可以傍日月而 臨風雨也。堂後結草為廬,稍上山頂北望,俯見武夷 諸峰,欲作亭以望,度風高不可久,乃作石臺,名以懷 仙小山之東徑,繞山腹穿竹樹,南出而西下,視山前 村墟井落隱隱,猶可指數,然亦不容置屋,復作臺名 以揮手南循岡脊下,得橫徑,徑南即谷口小山,其上 小平田畝,即以祈年因名之曰雲社,徑東屬杉,徑西 入西崦,有地數十畝,亦有道流結茅以耕。其間,曰西 寮,其山之脊蟠繞,東下與南峰西垂相齧,而谷口小 山介居其間,如巨人垂手,拱玩珠璧,兩源之水合于 其前,出為南澗,東寮北有桃蹊竹塢漆園,度北嶺有 茶坡,東北行攀危石履仄,徑行東峰之巔,下而復上 乃至絕頂,平處劣丈餘四隤,皆劖削下,數百丈使人 眩視,悸不自保,然俯而四瞰,面各數百里,連峰有無 遠近,環合彩翠雲濤昏旦,萬狀亦非世人耳,目所嘗 見也。予嘗名湘西嶽麓之頂,曰赫曦臺,張伯和父為 大書甚壯,偉至是而知彼,為不足以當之,將移刻以 侈其勝絕頂,北下有魏林橫,帶半巖木氣辛烈可已。 痞疾疑即方家所用,阿魏者,林下巖中滴水成坎,大 如桮碗不竭不溢,里人謂之顯濟水,旱禱焉。又下為 北澗,有巨石二對立澗旁,嶙峋崷嵂,古木彌覆,藤卉 蒙絡,最為山北奇處,里人名其左曰仁,右曰義,歲時 奉祀如法聞,自是東北去有瀑布出,油幢峰下石崖 隒下水瀉空中數十丈,勢尤奇壯,東南別谷有石室 三,皆可居,其一尤勝,比兩房中通,側戶旁近水泉可 引以漱濯,然皆未暇,往觀自東嶂南出小嶺下數十 步,有巨石贔屭下瞰絕壑,古木叢生,樛枝橫出,是為。 中溪別徑,下入村落,其中路及始入南澗西崖,小瀑 之流,各有石田數畝,村民以遠且瘠,棄不耕,皆以貲 獲之歲,給守者以其餘,奉增葺費勢,若可以無求于 外。而足者,蓋此山自西北橫出,其脊為崇安建陽南 北之境,環數百里之山,又未有高焉者也。此谷自下 而上得五之四,其曠然者,可望而奧然者,可居。昔有 王君子思者,棄官棲道學煉形辟穀之法,數年而去, 今東寮即其居之遺址也,然地高氣寒,又多烈風飛 雲,所沾器用衣巾皆濕如沐,非志完神全氣盛而骨 強者不敢久居。其四面而登,皆緣崖壁援蘿葛崎嶇 數里,非雅意林泉不憚勞苦者則亦不能至也。自予 家西南來,猶八十餘里,以故他人絕不能來,而予亦 歲不過一再至,獨友人蔡季通家山北二十餘里,得 數往來其間,自始營葺,迄今有成,皆其力也。然予嘗 自念自今以往十年之外,嫁娶亦當粗畢,即斷家事 滅景,此山是時山之林薄,當益深茂水石,當益幽勝 館宇,當益完美耕山釣水,養性讀書彈琴,鼓缶以詠 先王之風,亦足以樂而忘死矣。顧今誠有所未暇,姑 記其山水之勝,如此并為之詩,將使畫者圖之時覽 觀焉,以自慰也。山楹所面雙峰之下,又有方士呂翁 居之,死而不腐,其地亦孤絕,殊勝本屬山北名家。今 亦得之,名曰休庵,蓋凡耕而食于吾山者,皆翁之徒 也。往往淳質清淨,能勞筋骨以自給人,或犯之不校 也。有少年棄妻子從之問其所授受,笑而不肯言,然 久益堅苦無怨悔之色。嗚呼。是其絕滅倫類,雖不免 得罪于先王之教,然其視世之貪利冒色沉溺而不 厭者,則既賢矣。因附記之,且以自警云。

雲谷山部藝文二编辑

雲谷二十六詠       宋朱熹雲谷

寒雲無四時,散漫此山谷。幸乏霖雨姿,何妨媚幽獨。

南澗

危石下崢嶸,高林上蒼翠。中有橫飛泉,崩奔雜奇麗。

瀑布

峰回危逕轉,垂練忽千尋。不為登山倦,躊躇秋澗陰。

雲關

白雲去復還,黃塵到難入。只有澗水聲,出關流更急。

蓮沼

亭亭玉芙蓉,迥立映澄碧。只愁山月明,照作寒露滴。

杉逕

南起雲關口,縈紆上草堂。天風發清籟,山月度寒光。

雲莊

小丘橫翠几,層嶂復嵯峨。釋耒閒來看,巖姿此處多。

泉峽

入關但平田,復得此清響。何必問仙源,神襟一蕭爽。

石池

兩崖蒼峭石,護此碧泓寒。秋月來窺影,驪珠吐玉盤。

山楹

山楹一悵望,恨此雲迷谷。仙人不可期,縹緲雙髻綠。

藥圃

長鑱GJfont靈根,蒔此泉下圃。珍劑未須論,丹荑已堪煮。

井泉

山高澤氣通,石竇飛靈液。默料谷中雲,多應從此出。

西寮

畬田種胡麻,結草寄林樾。珍重無心人,寒棲弄明月。

晦庵

憶昔屏山翁,示我一言教。自信久未能,巖棲冀微效。

草廬

青山繞蓬廬,白雲障幽戶。卒歲聊自娛,時人莫留顧。

懷仙

山臺一揮手,從此斷將迎。不見塵中事,惟聞打麥聲。

雲社

西望多奇峰,北瞰獨仙府。欲致武夷君,石壇羅桂醑。

揮手

自作山中人,即與雲為友。一嘯雨紛紛,無勞三奠酒。

桃蹊

澗裏春泉響,種桃泉上頭。爛紅紛委地,未肯出山流。

竹塢

悄蒨桃蹊北,蕭森竹塢陰。不堪秋夜永,風雨助悲吟。

漆園

舊聞南華仙,作吏漆園裏。應悟見割憂,嗒然隱空几。

GJfont

GJfont北嶺西,采擷供茗飲。一啜夜心寒,GJfont趺謝衾枕。

絕頂

當年赫曦臺,移治在茲嶺。寥廓無四鄰,三光疑倒影。

北澗

土斷川亦分,北下成陰澗。秀石得佳名,服膺吾敢慢。

中溪

南下東嶺河,云是中溪道。巖樹愛樛枝,石田悲蔓草。

休庵

別嶺有精廬,林巒亦幽絕。無事一往來,茶瓜不須設。

雲谷山          陳大觀编辑

四書日行天,萬古仰餘光。讀之十五載,稍稍知慚惶。 不辭千里遠,意升文公堂。多謝退齋翁,為予指迷方。 初來心猶疑,久之念俱忘。齒齒南澗石,廬峰正斜陽。 雲葉弄晴影,瑤花吹古香。失笑丹崖上,振衣巖溜傍。 須臾林景開,仰見天蒼蒼。晦庵數弓屋,破碎雲中央。 土花照人碧,腐瓦如鴛鴦。下有神仙宅,金碧相焜煌。 玉狗守洞口,白GJfont遶丹房。上有赫曦臺,冥邈超八荒。 君山粒米小,滄海寸線長。乃知子朱子,胸次不可量。 道高古無上,聊托千仞岡。斯人今已去,餘跡欣未忘。 悠哉一長嘯,宇宙空茫茫。

雲谷山部紀事编辑

《建陽縣志》:朱熹,字元晦,初居五夫,榜其讀書所曰紫 陽書堂。以新安有紫陽山志桑梓也,後結草堂於廬 峰之雲谷,曰晦庵,號雲谷老人。

雲谷山部雜錄编辑

《朱子語類》:高山無霜露,卻有雪。某嘗登雲谷,晨起,穿 林薄中,並無露水沾衣,但見煙霞在下,茫然如大洋 海,眾山僅露峰尖,煙雲環繞往來,山如移動,天下之 奇觀也。或問高山無霜露,其理如何,曰:上面氣漸清 風漸緊,雖微有霧氣,都吹散了,所以不結。若雪則只 是雨遇寒而凝,故高寒處,雪先結也。

泉山部彙考编辑

泉州府之泉山

泉山,在泉州府棠陰里第三十九都。其山週迴四里, 為郡之主山,一名北山,一名齊雲山。

泉山圖

泉山圖

编辑

按《泉山記》:山頂有水,分為兩派,一入處州,一入建溪, 《漢書》:朱買臣所謂東越,王居保泉山,一人守險千人 不得上即,此山也。

按《方輿勝覽》:福建路泉州泉山,郡之主山,又名北山。 在州北五里,周環四十里,顏師古注漢書,朱買臣所 謂越王所保之泉山是也。山有石乳,泉澄泓清潔而 味絕甘美,其源遠流衍下達於江,以泉名山,及州以 清源名郡,蓋亦本於此。

按《八閩通志·山川攷》:泉山,在泉州府,一名北山,一名 齊雲山,在棠陰里三十九都,周環四十里,為郡之主 山。

龜巖,在泉山之半巨石,如龜中空可居,唐林藻林蘊 歐陽詹,皆嘗讀書于此,有石硯現存又有崇秀塢醉 月石。

獅子巖,在龜巖之畔,有石巉然如獅子狀。

清源洞,在泉山,有上下二洞,上洞名純陽,在山巔乃 東甌王避,漢兵處後有石室,宋裴道人仙蛻之所號, 蛻骨巖下洞名紫澤,去上洞半里許,有蔡如金真人 祠,及丹GJfont上有百丈石,山陰有梵剎四區,峻峰疊嶂 寓目,登眺如在天上,郡人多遊焉。

杖藜泉,在清源洞側,若坎井然,相傳蔡如玉,手握藜 杖拄地,而泉出,故名。

清源泉,在清源,上下二洞,深不過五六尺,甘潔無比 山以泉名,蓋本于此矣。

泉山部藝文编辑

泉山           宋錢熙

巍峨堆壓郡城陰,秀出天涯幾萬尋。翠影倒時吞半 郭,嵐光凝處滴疏林。

九日山部彙考编辑

唐秦系棲隱之九日山

九日山,在今福建泉州府南安縣,連跨晉江縣界。邑 人以九日登高于此,故名。

九日山圖

九日山圖

编辑

按《方輿勝覽》:福建路泉州九日山,去城十五里,延福 寺之後山也。舊俗嘗以重陽日登高于此,故名。 按《三才圖會·九日山圖考》:九日山在南安縣,連跨晉 江縣界,重九日,邑人多登高于此。無等岩,高丈許,鐫 泉南佛國四大字,唐僧無等建庵其側,趺坐四十年, 庵今廢。石佛岩,在高士峰之巔,陳洪進鐫佛像于大 石上,建庵以覆之。翻經石,梁普通中,僧拘那羅陀,嘗 翻譯《金剛經》于其上。一眺石,在蓮花峰之巔,高廣皆 丈餘,登其上,則四方萬境,舉在目中,故名。小清涼石, 方廣丈餘,古木數株,掩映其上,登者必先GJfont于此。石 GJfont,石盆,石碾,石硯,四石皆在秦君亭側,相傳唐隱士 秦系遺物也。自然磉石,圓如彈丸,周圍丈餘,出于天 成。碧玉峽,二石相並,如玉之立。放生池,在寺前,上有 翠光亭,惠泉。宋郡從事袁聞一重濬之,陳知柔為銘。 白雲井,泉味甘洌,相傳唐進士傅荀嘗旦汲井,見雲 覆水湧,有龍躍其中,又名釣龍井。已上皆九日山延 福寺三十六奇中景也。高士峰,在九日山之西,唐秦 系隱于此,上有石篆,刻曰高士峰。元張光道詩淡淡 梨花寂寞春,一聲啼鳥隔花聞,高峰影射金雞月,渤 海晴橫碧嶠雲。蓮花峰,在九日山之北,上開八石,若 蓮花然。宋朱文公詩:八石天開勢絕攀,算來未似此 心頑,已吞繚白縈青外,依舊箇中雲夢寬。

按《閩書·方域志》:九日山,在泉州府南安縣西,邑人以 重九登高于此,或謂有道人言,吾自戴雲山來此,九 日乃到,因以名之。山奧衍明秀,溪流滉漾,峰巒映發, 隱為一區。自晉以來,縉紳先生,以及方外之侶,並從 探GJfont。至唐秦系棲隱於此穴,硯注老子,時山中有松 樹千章,盡東晉時物,GJfont然幽閟,加以姜公輔韓偓,先 後寄寓,遂以名勝。至宋,則士大夫餞送雅集,畢會於 此,而延平陳偁,兩守泉郡,其子瑩中作山房讀書,鄒 志完浩,郭祥正功父俱來過之。紹興丙子,朱文公尉 同秩滿,就宿此山,傳竹隱伯成,載酒愨被,泛舟弄月, 劇飲放歌。此時文公方二十七歲,去之三十年,為淳 熙乙巳,請祠家居,復來重遊,與陳休齋知柔賦詩懷 古,而茲山益增重矣。姜公輔所居峰,在九日山東,慶 曆四年,蘇魏公紳大書姜相峰三字于石峰頂。有磴 可坐數人,宋人有姜相臺詩,曾楚公會寺記,稱東峰 亭基,蓋姜相尋幽而營棟者也。公輔沒,并葬于是。秦 系所居,在九日峰西,系東渡江,邑人為立亭,號其峰 曰高士石,刻篆書高士峰三字,蒼勁古質,蘇才翁筆 也。亭旁因石為爐,碾盆硯,皆系遺物,于今具在。恨山 久如童,無復千章之美矣。山麓有寺,曰延福,其始晉 太康中所創,去山二里許,其移山麓,則唐大曆三年 寺額,歐陽四門所書也。大中五年,賜名建造,五代劉 乙詩:曾見畫圖勞健羡,如今親見畫猶粗。山之勝,故 可見矣。寺故五十有四,宋元豐間,合為延福禪寺,云 有三十六奇,曰神運殿,神運殿者,唐咸通中,僧初建 殿,求材於永春之樂山。遇一叟,指引其處。是夕,又夢 許護送。既一日,江水暴漲,其筏自至,若神齎運,故以 名殿。曰靈嶽祠,謂指木之叟樂山之神也,祠以祀之, 水旱疫癘,海舶祈風,輒見徵應。宋時,累封通遠王,賜 廟額昭惠。其後迭加至善利廣福顯濟六字,蓋宋時 泉有市舶,郡守歲以四月十一日同市舶提舉,率屬以禱。宣和二年,提舉張祐陛辭朝廷,至頒御香,詣殿 焚之,其重如此。曰肉身王,姓陳,名益,熙寧間,有西夏 之警,詔求勇敢士。郡守辟益為巡轄官。元豐間,從守 祈風,睹廟之靈,誓捨身為佐。遂植杖立化,僧以泥益 軀,別祠奉之。淳祐中,累封仁福王,曰檀樾林,云昔殿 宇甫成,夜有神人,擁徒歷觀,俄隱于林間,每遇陰雨, 其中有燈自明。曰菩薩坑,曰仙人橋,曰石佛巖,陳洪 進因山石鐫佛焉。乾道中,僧無可建軒,曰琴泉。朱文 公書扁曰東峰道場。曰秦君亭,曰姜相臺,曰無等巖。 無等,唐時禪師也,會稽人,居石室四十年不出,刺史 盧仝白三請不至,遣使仗劍云:不下山,取頭來。無等 禪寂自若,曰:身非我有,而況頭耶。使者還報仝白,嘆 曰:空生之道,一至是乎。為詩贈之曰:九日峰前八十 秋,禪庵遙枕晉江流。師心應共山無動,笑指雲霞早 晚休。曰放生池,通遠王神,宋時最為靈著。州人祈禱, 翕赫酒肉滂GJfont,及乎散胙飲福觴豆,雜進歌喧紛藉 住,山僧禪師慧邃曰:五教,殺為大戒,神實依佛,其有 不從。卜于神曰:其誡易殺為仁,則兆吉吉矣。又曰:其 誡卻葷茹,為蔬食則兆吉吉矣。慧邃曰:神許我哉。號 于眾曰:吾教有所謂水陸會者,化刀鋒為金淨土,化 鑊湯為花池,化鍼喉為火喙,為天人,化烊銅熱鐵,為 香飲。以一色一香為無邊,以十方三世為一會。余將 為是會,以報神功。于是,作水陸堂,放生池,歲救物命 不知凡幾。李邴為之記云。曰御書閣,以藏敕書。曰墨 妙堂,堂在奉先院中,林少卿以東壁有蔡忠惠詩,因 以墨妙名之。忠惠東壁詩曰:日照溪山生翠光,春深 花草雜幽香。登臨誰識遲留意,門外埃塵去路長。末 云:莆陽蔡襄,慶曆四年二月二十日入延福寺,登秦 君亭,觀白雲井,訪北臺,還書奉先。東壁忠惠字,刻在 泉郡,凡六三在寺,一在州治,一在郡庠,一在洛陽之 涘,在寺者此其一也,泉自唐馬懿公總,出守以儒雅 稱,而姜公輔以相國,廬山下席相秦系從之遊,內相 韓偓,寓居此寺中,多題詠,郡人若歐陽四門,林御史 昆弟史,黤盛昭州均,與李山之沂,周處士朴,及宋初 諸公,題刻亦多,大抵磨滅巖崖間,獨忠惠詩刻,巋然 奉先之堂,當以其書重矣。僧無可因,堂壁有忠惠書, 遂併取柯氏所藏,蘇子瞻瑞鵲詩,及黃魯直蓮花銘, 陳瑩中詩若帖,並列壁中,當其世者,若大參李,漢老 謝,任伯郎,儒冠先溫叔,皮詩贊,亦並附焉。求陳知柔 記之曰,亂峰軒亦無可所建。曰聚秀閣,曰廓然亭,亭 在山半。宋元豐間,天台可師建。朱文公有詩。曰思古 臺,臺在山阿文公書亭,扁曰仰高,蓋景行姜秦二公 之意。曰釣臺,曰一眺石,曰翻經石。梁普通中,梵僧拘 那羅陀翻譯《金剛經》于石上。曰碧玉峽,兩石並立在 山之陽,張思詩:野迥方知天廣大,身高更覺石岧嶢。 泉人試為平章看,勝絕何如透碧霄。透碧霄者,泉清 源山巖也。曰小清涼石,曰石龜,曰石碾,曰石盆,曰石 硯,隱君遺物也。曰自然磉,殿西有石如礎,自然天立, 當時因以架柱。曰白雲井,在北峰之南,唐進士傅荀 寄褐于茲,旭旦汲水,見雲覆井上,波湧其中,有龍躍 起,又名釣龍井云。曰惠泉,曰翠光亭,亭在寺前,天光 雲影,上下輝映。曰晉朝松偃,蹇蟠屈,異于常木,寺有 老僧獨坐,《志》謂晉時所有也。或天陰雨晴時,有龍攫 其上。曰無名木,宋時木也,而莫識其名。王龜齡詩:一 木蒼然老更奇,肯將名與世人知。我來不具知名眼, 深愧平生未學詩。曰醉石,在高士峰頂,有池一區,其 草如茵,可以醉客。曰砌石庭,庭今猶在廣庭也,此三 十六奇矣。寺後復有菩薩泉,泉無源也。而出磐石中, 奔湍漱響當,其湧時,名僧生焉。明朝有僧天闢者,隱 居是山,邑簿邵惟善贈以詩:居山不如延福清,構屋 不如翠光亭。流水迴環此亭下,一派百折絲桐鳴。禪 家老衲僧天闢,黃面傳來人不識。九日山下放牛歸, 摸得撩天白日隙。一入深山四十年,高臥禪床聽雨 眠。常時會客此亭下,班床列坐如神仙。近年亭前山 水碧,古冶龍泉匣中出。昨者我遊九日山,天闢贈我 青琅玕。惜無瓊瑤以足報,且期松柏同歲寒。讀惟善 詩,天闢為人,可想見也。隆慶中,安溪詹仰庇葬孔希 島其下,而《志》之曰:希島,不知何許人。善鼓琴,遨遊海 上。問其家,不答。問其年,不知也。冬葛夏裘,遺之錢,不 受,受輒以與人。時慷慨,取琴鼓數行,遇豪貴客,輒避 去。強之鼓,弗鼓。往來泉中四十年,貌不加老。有客知 之者,曰此地仙也。與顏頭陀各百三十歲。後卒,葬于 是山,北有獅巖,黃氏始祖葬焉。

按《八閩通志·山川攷》:九日山,在泉州府連跨晉江縣 界,重九日,邑人多登高於此。

無等巖,高丈許,鐫泉南佛國四大字,唐僧無等,建庵 其側,趺坐四十年。庵今廢。

石佛巖,在高士峰之巔,陳洪進鐫佛像于大石上,建 庵以覆之。

翻經石,梁普通中,僧拘那羅陀嘗翻譯《金剛經》于其 上。一眺石,在蓮花峰之巔,高廣皆丈餘,登其上,則四方 萬境,舉在目中,故名。

小清涼石,方廣丈餘,古木數株,掩映其上,登者必先 GJfont于此。 石GJfont,石盆,石碾,石硯,四石皆在秦君亭側,相傳唐隱 士秦系遺物也。

自然磉石,圓如彈丸,周圍丈餘,出于天成。

碧玉峽,二石相並如玉之立。

放生池,在寺前,上有翠光亭。

惠泉,宋郡從事袁聞一重濬之,陳知柔為銘。

白雲井,泉味甘洌,相傳唐進士,傅荀嘗旦汲井,見雲 覆水湧,有龍躍其中,又名釣龍井。已上皆九日山延 福寺,三十六奇中景也。

姜相峰,在九日山之東,唐丞相姜公輔,貶為州別駕, 卒葬于此,因名。

高士峰,在九日山之西,唐秦系隱于此,上有石篆刻 曰高士峰。

蓮花峰,在九日山之北,上開八石,若蓮花然。

九日山部藝文编辑

寄題九日山豁然亭     宋朱熹

昨遊九日山,散髮巖上石。仰看天宇近,俯歎塵境窄。 歸來今幾時,夢想掛蒼壁。聞名結茅地,恍復記疇昔。 年隨流水逝,事與浮雲失。了知豁然處,初不從外得。 遙連桓杖翁,鶴骨雙眼碧。永GJfont月明中,秋風桂花白。

九日山部紀事编辑

《閩書》:唐秦系,字公緒,會稽人。天寶末,避亂入剡。大曆 五年,留守薛兼訓得其文,奏為右衛率府倉曹參軍, 辭疾不就。系詩長五言,與劉長卿、韋應物相善,往來 酬答,而權德輿評之曰:長卿自以為五言長城,系偏 師攻之矣。應物答系詩,亦有五言今日為君休之句。 久之,客遊泉州,隱于九日山,穴石為研,注《道德經》者 彌年,自號東海釣客。刺史薛播數往候之,系未嘗一 至。刺史門姜公輔謫居,輒築室與近,張建封聞其不 可,致請就加校書郎。其後,東渡秣陵,年八十餘卒。 姜公輔,日南人,唐德宗朝,為諫議大夫,同中書門下 平章事。德宗幸山南,其長女長安公主道薨,詔所司 厚葬之。公輔諫曰:非久克復,京城公主,必須歸葬,今 方在道,宜從儉,以濟軍興。德宗怒其賣直售名,罷為 左庶子。以母喪,解服為右庶子,不遷者久之。陸贄為 相公輔向贄求遷,贄密謂曰:竇丞相擬公官屢矣。上 旨不允,尚怒公也。公輔懼,請為道士,未報,後又廷奏 問,故以贄語對。德宗怒,黜為泉州別駕。來泉,居九日 山,築室與秦系相近。順宗立,拜吉州刺史。未之官而 卒。系為葬之山中。

岐山部彙考编辑

漳州府之岐山

岐山,在漳州府城東十五里,三峰秀聳龍江之上,延 袤十里許。山巔有巨石如室,相傳,五代高僧楚熙嘗 居此。

岐山圖

编辑

按《方與勝覽》:福建路漳州岐山,郭功父有《岐山仙亭 巖十詠》。

按《廣輿記》:福建漳州府岐山,在府城東,與鶴鳴山聯 峙龍江之上。山巔巨石如室,五代時,高僧楚熙居此, 刳竹引泉,竹節間生筍,遂成叢林,今呼瑞竹巖。 按《三才圖會·岐山圖考》:岐山,在漳州府城東十五里, 與鶴鳴山聯峙,三峰秀聳龍江之上,延袤十里許,五 代時,僧楚熙居此。

按《八閩通志·山川攷》:岐山在漳州府。與鶴鳴山聯峙。 三峰秀聳龍江之上,延袤十里許。五代時,僧楚熙居 此。

石禪床,鑿石為之。

題詩石,一石覆之,其文字漫滅,可識者數字而已。 桃源口,

誦經壇,有石斜疊,色如銀,擊之有聲,一作誦經石。 一人泉,在虛白巖,出于石穴,深不盈尺,清洌可愛,以 其水僅足供一人故名。

潛翁巖,隋唐間有潛翁者,修煉于此。

石棋枰,在虛白巖上。覆全石下,窈而平,日華照耀洞 然虛白。

千人洞,在掛練石下,洞口狹而暗其中,寬朗可容千 人,黃巢之亂,郡人多避于此。

謙師巖,僧從儉坎石為室,居四十年。因以為號。已上 俱在岐山,宋郡守郭永嘗即其景為十詠。

石室巖,在岐山之上。巨石如室,其中廓然平朗,正統 初有僧絕塵者,修行于此。因作樓巖,前以居嘗刳竹 引水,入廚竹節間生筍,遂成叢竹。今號瑞竹巖。 瑞龜巖,

屏風石,石壁峭削如屏。

青雲洞,在山之陰。峭壁巉巖有石室,深廣丈餘,其上 時有雲氣氤氳。《方輿勝覽》謂:郭功父有《岐山仙亭十 詠》。考之《舊志》乃郭永,非功父也。又謂潛翁、虛白、謙師 三巖,俱有鶴鳴山,蓋岐山與鶴鳴山本一山也。今依 《舊志》移置于此,以足十詠之數。

岐山部藝文编辑

石禪床         宋胡梅所

空山危石平如掌,雲鎖苔封自昔時。不識山僧曾坐 處,幾回彈舌雨龍歸。

桃源口           前人编辑

洞門無鎖白雲深,洞口閑來一問津。安得當時種桃 者,相逢花下說前因。

誦經壇           前人编辑

昔人曾此月明中,掃石焚香禮碧空。千載臺空人不 見,野花啼鳥自春風。

千人洞           前人编辑

天生巖穴受千人,隱隱幽深隔世塵。不識人間經幾 劫,洞門依舊鎖閒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