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211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二百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百十一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二百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二百十一卷目錄

 漳水部彙考一

  考

山川典第二百十一卷

漳水部彙考一编辑

《禹貢》
冀州之漳水
编辑

漳水有清濁二源,俱出自山西而會於河南,濫於直 隸而歸於山東。濁漳水源出今潞安府長子縣發鳩 山,流逕本縣城南,又東北逕府城西南,又逕屯留縣, 至潞城縣與絳水合流,又至襄垣縣西南,合沁州所 出之水亦名漳水。流至縣東北,又合武鄉所出之水 亦名漳水,西流過黎城縣,東南流入河南彰德府林 縣與清漳水合。清漳水源出今太原府樂平縣少山 大黽谷,流至和順縣,合石猴嶺水及八賦嶺水,又至 榆社、武鄉二縣境,合黃花嶺水,東流過遼州,又逕黎 城縣入河南彰德府涉縣,又東南至林縣,與濁漳水 合,由是統名「漳河。」東流逕安陽縣豐樂鎮北,又東過 直隸廣平府之成安、肥鄉、曲周、雞澤、「廣平數縣地,時 或南溢則至大名府之魏縣,北溢則漫衍於順德府 之平鄉、南和及真定府之武強諸縣,衝決無時,遷徙 不常,惟此地為甚。過此則分為二支,一北流入滹沱 河以達于海,一東流至山東館陶縣入衛河,又與會 通河合流以達于海。」

按《書經·夏書禹貢》:「覃懷底績,至于衡漳。」孔傳漳水橫流 入河。《地理志》河內郡有懷縣,在河之北,覃、懷共為 一地。衡,古「橫」字。漳水橫流入河,故云橫漳。漳在懷北 五百餘里,從覃懷致功而北至橫漳也。《地理志》云,清 漳水出上黨沾縣大黽谷,東北至渤海阜城縣入河, 過郡五,行千六百八十里。此沾縣因水為名。《志》又云, 沾水出壺關。《志》又云,濁漳水出長子縣,東至鄴縣入 清漳。王肅云:「衡、漳,二水名。」蔡傳「衡」,古「橫」字。《地志》:漳水二: 一出上黨沾縣大黽谷,今平定軍樂平縣少山也,名 為清漳;一出上黨長子縣鹿谷山,今潞州長子縣發 鳩山也,名為濁漳。酈道元謂之衡水,又謂之橫水。東 至鄴合清漳,東北至阜城入北河。鄴,今潞州涉縣也; 阜城,今定遠軍東光縣也。又按桑欽云:二漳異源,而 下流相合,同歸于海。唐人亦言漳水能獨達于海。請 以為瀆,而不云入河者,蓋禹之導河,自洚水、大陸至 碣石入于海,本隨西山下東北去。周定王五年,河徙 砱礫,則漸遷而東。漢初,漳猶入河。其後河徙日東,而 去漳水益遠。至欽時,河自大伾而下,已非故道,而漳 自入海矣。故欽與唐人所言者如此。大全曾氏曰:「河自 大伾北流,漳水東流而注之。地形東西為橫,南北為 從。河北流而漳東注,則河從而漳橫矣。」

按《周禮夏官職方氏》:「河內曰冀州,其川漳。」訂義王昭禹 曰:「其川漳。」《禹貢冀州》所謂「覃懷底績,至于衡漳」是也。 易氏曰:「《漢志》上黨郡長子縣鹿谷山,濁漳水所出,東 至鄴入清漳。又沾縣大黽谷,清漳水所出,東北至邑 成入大河。」是二漳皆出于上黨也。《唐志》:濁漳水出潞 州長子縣,本漢縣。有發鳩山,濁漳水所出,東北流至 本州所理之上黨縣,又東北流至本州之潞城縣。漳 水一名潞水,又東北經本州之垣縣、黎城縣,又東流 至相州之鄴縣,又東北流至磁州澄陽縣,又東北流 經潞州之洛水縣。有衡漳故瀆,俗名「阿難渠」,則知合 清漳而謂之衡漳。清漳出太原府之樂平縣,本漢沾 縣,少山,在縣西南,清漳所出。東南流至儀州之和順 縣,又東南流至潞州黎城縣之東北。又東北流,至洛 州之洛水縣。又東北與濁漳合而至貝州之寰城縣。 又東北流,至德州之長河縣,乃漳之南岸,其北岸即 瀛州之平舒縣。自此東北入于海。

其浸汾潞。訂義康成曰:「潞出歸德縣,今慶州華池縣無 潞水。」杜佑曰:「潞出密雲郡密雲縣。密雲,今檀州。《水經》: 鮑丘水從塞外來,經密雲戍,過幽州潞縣西。」酈道元 曰:「鮑丘水入潞,通得潞稱,俗曰東潞。此殆杜佑所謂 密雲之潞也。」是在幽界,非冀浸矣。按闞駰《十三州記》 曰:「上黨潞縣有潞水,為冀浸。」即漳水也。王猛與慕容 評相遇于潞川,障固山泉,軍人匹絹,鬻水二石。酈道 元曰:「他大川無可為浸者,巨浪長湍,惟漳水耳。」又按: 今潞城縣,《春秋》「赤翟潞子嬰兒之國。」是則潞之得名 已久,漳水至潞為川,可以灌溉,或當是也。易氏曰:「唐 潞州潞城縣,本漢潞縣,屬上黨郡。漳水一名潞水,在 縣北。」闞駰曰:潞水在縣北,為冀州浸,即漳水也。蓋周 以濁漳為「潞」,清漳為漳。

按:《山海經。北山經》:「發鳩之山,漳水出焉,東流注于河 出長子縣鹿谷山,而東至鄴入清漳。

少山,清漳之水出焉,東流于濁漳之水。清漳出少 山《大黽》谷,至武安縣南,入于「濁漳。」

《海內東經》:「漳水出山陽東,東注渤海,入章武南。」 按《戰國策》,秦趙戰于河漳之上。史不書。《說文》:「濁漳 出上黨長子鹿谷山,東入清漳。清漳出沾山大黽谷, 入河南。」

按:《漢書地理志》,「上黨郡長子。」《周史》:「辛甲所封。鹿谷 山,濁漳水所出,東至鄴入清漳。」

《沾》。大黽谷,清漳水所出,東北至邑成入大河。 《清河郡》信成。張甲河,首受屯氏別河,東北至蓨入 漳水。

《廣平國斥章》。漳水出治北,其國斥鹵,故曰斥章。 按:《淮南子地形訓》,「清漳出揭戾,濁漳出發包。」

按:《後漢書郡國志》,「上黨郡長子。」《山海經》曰:「有發鳩 之山,漳水出焉。」

屯留,絳水出。《上黨記》曰:「有鹿谷山,濁漳所出。」 潞本國。杜預曰:潞縣東有壺口關。《上黨記》曰:「潞,濁 漳也。」

按《水經》,濁漳水出上黨長子縣西發鳩山之漳水焉。 出鹿谷,與發鳩連麓而在南,《淮南子》謂之「發苞山」, 故異名互見也。左則陽泉水注之,右則散蓋水入焉。 三源同出一山,但以南北為別耳。

東過其縣南。又東,堯水自西山東北流,逕堯廟北, 又東,逕長子縣故城南,《周史》辛甲所封邑也。劉向別錄云辛 甲事紂七十五諫而不聽去之周文王以為公卿封之長子漢志注云長讀作長短之長《春秋?襄 公十八年》,晉人執衛行人石買于長子,即是縣也。秦 置上黨郡,治此也。其水東北流入漳水,漳水東會于 梁水,梁水出南梁山,北流至長子縣故城南。《竹書紀 年》曰:「梁惠成王十二年,鄭取屯留、尚子沮。」疑作則《尚子》 即「長子」之異名也。《梁水》又北入漳水。

屈從縣東北流注。陶水南出南陶,北流至長子城 東,西轉逕其城北,東注于漳水。

又東過壺關縣北。漳水東逕屯留縣南,又屈逕其 城東,東北流,有絳水注之。絳水西出穀遠縣東發鳩 之谷,謂之絳水。西出穀遠縣,為濫水屯。宋本作也東逕屯 留縣故城南,故留子國也,潞氏之屬。《春秋?襄公十八 年》,「晉人執孫蒯於純。」左傳注純音屯留是也。其水東北流入 於漳。故桑欽云,絳水逕屯留西南,東入漳。漳水又東, 陳水注之。水出西發鳩山,東逕余吾縣故城南。漢光 武建武六年,封景丹尚子為侯國。陳水又東,逕屯留 縣故城北。《竹書紀年》:梁惠成王元年,韓共侯、趙成侯 遷晉桓公於屯留。《史記》:趙肅侯奪晉君端氏而徙居 之此矣。其水又東流注於漳。故許慎曰:「水出發鳩山, 入關。從水,章聲也。」漳水逕壺關縣故城西,又屈逕其 城北,故黎國也。有黎亭縣有壺口關,故曰壺關矣。呂 后元年,立孝惠後宮子武為侯國。漢有壺關,三老公 乘興上書訟衛太子,即邑人也。縣在屯留東,不得先 壺關而後屯留也。漳水歷鹿臺山與鞮水合,水出銅 鞮縣西北石磴山,東流與專池水合,出八持山。當作八特 潘尼西道賦云羊羹八特成皋黃馬是也東北流入銅鞮水。銅鞮水又東 南,逕女諫水西北好松山,東南流,北則葦池水,與公 主水合而右注之,南則榆交水,與皇后水合而左入 焉。亂流東南,注於銅鞮。銅鞮水東逕李憙墓,前有碑, 碑石破碎,故李氏以太和元年立之。其水又東逕故 城北,城在山阜之上,下臨岫壑,東西北三面,岨袤二 里,世謂之「斷梁城」,即故縣之上虒亭也。銅鞮水又東, 逕銅鞮縣故城北,城在水南山中,晉大夫羊舌赤銅 鞮,伯華之邑也。漢高祖破韓王信於此縣也。銅鞮水 又東南流《逕頃》一作項城西,即縣之下虒聚也。《地理志》 曰:「縣有上虒亭、下虒聚者也。」後魏地形志長子有應城傾城幸城而前漢地 志銅鞮縣有上虒下虒聚則後魏之傾城即漢之銅鞮也銅鞮又南,逕胡邑西。 又東,屈逕其城南。又東,逕襄垣縣,入于漳。漳水又東 北流,逕襄垣縣故城南,王莽之「上黨亭。」

又東北過屯留縣、潞縣北。宋本無屯留縣三字按屯留縣與潞縣俱屬上黨郡 注「縣,故赤翟潞子國也。其相豐舒有儁才而不以茂 德,晉伯宗數其五罪,使荀林父滅之。」闞駰曰:「有潞水 為冀州浸。」即漳水也。余按《燕書》:王猛與慕容評相遇 於潞川也。鄣固山泉,鬻水與軍入,絹匹水二,石佗大 川,可以為浸。所有巨浪長湍,唯漳水耳,故世人亦謂 濁漳為潞水矣。縣北對故壁臺,漳水逕其南,本潞子 所立也,世名之為「臺壁」也。慕容垂伐慕容永於長子, 軍次潞川,永率精兵拒戰,阻河自固。垂陣壁臺,一戰 破之,即此處也。漳水于是左右黃須水口,水出壁臺 西張諱巖下,世傳「巖赤則《土離》。」宋本作罹兵害,故惡。其變 化無常,恆以石粉汙之令白,是以俗目之為「張諱巖。」 其水南流,逕臺壁西,又南入于漳。漳水又東北,歷望 夫山,山之南有石人佇于山上,狀有懷于雲表,因以 名焉。有洹水西出覆甑山,而東流與西湯溪水合,出 涅縣西山湯谷。五泉俱會,謂之五會之泉。交東南流, 謂之西湯水。又東南流注涅水。又東逕涅氏縣故城南,縣氏涅水也。東與白雞水出縣之西山,東逕其縣 北,東南流入涅水。涅水又東南,與武鄉水會焉。水源 出武山,西南逕武鄉縣故城西,而南出得清谷口,水 源出東北長山清谷,西南與鞸鞈、白壁二水合,南入 武鄉水。又南得黃水口,黃水三源,同注一壑,東南流 與隱室水合,水流西北出隱室山,東南注潢水。李云疑作 涅水又東入武鄉水。武鄉水又東南,注于涅水。涅水又 東南流,注于漳水。漳水又東逕磻陽城北,倉石水入 焉。水出林慮縣之倉石溪,東北逕魯班門,西闕昂藏, 石壁霞舉,左右結石修防,崇基仍存。北逕偏橋東,即 林慮之嶠嶺,抱犢固也。石磴西陛,陟踵修上五里餘, 崿路中斷四五丈,中以木為偏橋,劣得道。宋本作通行亦 言「故有偏橋」之名矣。自上「猶須攀蘿捫葛,方乃自津。」 山頂即庚眩墜處也。庚眩未詳或當是猨眩之譌地志所謂猨眩之岸也倉石 溪水又北合白水溪,溪水出壺關縣東白木川,東逕 百畝城北,蓋同「仇池百頃」之稱矣。後漢書云白馬氐勇戇抵冒貪貨死 利居于河池一名仇池方百頃四面斗絕仇池記云仇池百頃周迴九千四十步天形四方壁立千仞凡 二十一道可攀緣而上又東逕林慮縣之石門谷,又注于蒼溪 水。蒼溪水又北逕磻陽城東,而北流注于漳水。漳水 又東逕葛公亭北,而東去矣。

又東過武安縣。漳水逕于縣東。清水自涉縣東南 來流注之,世謂「決入之」,所謂「交漳口」也。

又東出山,過鄴縣西。漳水又東,逕三戶峽,為三戶 津。張晏曰:「三戶,地名也,在梁期西南。」孟康曰:「津峽名 也,在鄴西四十里。」又東汗。宋本作泝水注之。水出武安縣 山,東南流,逕于城北。昔項羽與蒲將軍英布濟,自三 戶破章邯,于是水汗水東注于漳水。漳水又東逕武 城南,世謂之梁期城。梁期在鄴北,俗亦謂之兩期城, 皆為非也。司馬彪《郡國志》曰:鄴縣有武城,武城即期 城矣。漳水又東北,逕西門豹祠前,祠東側有碑,隱起 「為」字,祠堂東頭石柱勒銘曰:「趙建武中所修也。」魏文 帝《述征賦》曰:「羨西門之嘉跡,忽遙睇其靈宇。」漳水右 與枝水合,其水上承漳水于邯會西,而東別與邯水 合。水發源邯山,東北逕邯會縣故城,西北注漳水,故 曰邯會也。張晏曰:漳水之別,自城西南,與邯山之水 會。今城旁猶有溝渠存焉。漢武帝元朔二年,封趙敬 肅王子劉仁為侯國。其水又東北入于漳。昔魏文侯 以西門豹為鄴令也,引漳以溉鄴,民賴其用。其後至 魏襄王,以史起為鄴令,又堰漳水以灌鄴田,咸成沃 壤,百姓歌之。魏武王又堨漳水,迴流東注,號天井堰。 里中作十二墱,墱相去三百步,令互相灌注,一源分 為十二流,皆懸水門。陸氏《鄴中記》云:「水所溉之處,名」 曰晏陂澤。故左思之賦魏都也,謂墱流十二,同源異 口者也。魏武之攻鄴也,引漳水以圍之。《獻帝春秋》曰: 司空鄴城,圍周四十里,初淺而狹,如或可越,審配不 出爭利,望而笑之。司空一夜增修,廣深二丈,引漳水 以注之,遂拔。鄴本齊桓公所置也,故《管子》曰:「築五鹿、 中牟、鄴,以衛諸夏也。」後屬晉。魏文侯七年始封。地。 宋本作始封此地故曰魏也。漢高帝十二年,置魏郡,治鄴縣。 王莽更名魏城。後分魏郡置東西部都尉,故曰三魏。 魏武又以郡國之舊,引漳流自城西東入,逕銅雀臺 下,伏流入城東注,謂之長明溝也。渠水又南逕止車 門下,魏武封于鄴,為北宮,宮有文昌殿。溝水南北夾 道,枝流引灌,所在通溉。東出石竇下,注之湟水。故魏 武《登臺賦》曰:「引長明,灌街里。」謂此渠也。石氏于文昌 故殿處,造東西太武二殿于濟北殿。當作榖城之山,採 文石為基,一基下五百武,直宿衛屈柱趺瓦,悉鑄銅 為之,金漆圖飾焉。又徙長安、洛陽銅人置諸宮前,以 華國也。城之西北有三臺,皆因城之為基。當作城為之基巍 然崇舉,其高若山。建安十五年,魏武所起,平坦略盡。 《春秋古地》云:「葵丘,地名,今鄴西臺是也。」謂臺已平,或 更有見,意所未詳。其中曰銅雀臺,高十丈,有屋百餘 間。臺成,命諸子登之,並使為賦。陳思王下筆成章,美 捷當時,亦魏武望奉常王叔治之處也。昔嚴才與其 屬攻掖門,修聞變,車馬未至,便將官屬步至宮門。太 祖在銅雀臺望見之,曰:「彼來者必王叔治也。」相國鍾 繇曰:「舊京城有變,九卿各居其府,卿何來也?」修曰:「食 其祿焉,步避其難。居府雖舊,非赴難之義。」時人以為美 談矣。石虎更增二丈,立一屋,連棟接檐。宋本作榱彌覆其 上,盤迴隔之,名曰「命子窟。」又于屋上起五層樓,高十 五丈,去地二十七丈。又作銅雀于樓巔,舒翼若飛。南 則金雀臺,高八丈,有屋一百九間。北曰冰井臺,亦高 八丈,有屋一百四十間。上有冰室。室有數井,井深十 五丈,藏冰及石墨焉。石墨可書,又然之,難盡,亦謂之 石炭。又有粟窖及監。疑作鹽以備不虞。今窖上猶有石 銘存焉。左思《魏都賦》曰:「三臺列峙而崢嶸者也。」城有 七門:南曰鳳陽門,中曰中陽門,次曰廣陽門,東曰達 春一作建春門北曰廣德門,次曰廐門,西曰金明門,一曰 「白門。」鳳陽門三臺洞開,高三十五丈,石氏作層觀架 其上,置銅鳳頭,高一丈六尺。東城上石氏立東明觀, 觀上加金博山,謂之「鏘天。」北城上有齊午。宋本作斗樓,超出群榭,孤高特立。其城東西七里,南北五里,飾表以 塼,百步一樓。凡諸宮殿,門臺隅雉,皆加觀榭,層甍及 宇,飛檐拂雲,圖以丹青,色以輕素。當其全盛之時,去 鄴六七十里,遠望苕亭,巍若仙居。魏因漢祚,復都洛 陽,以譙為先人本國,許昌為漢之所居,長安為西京 之遺跡,鄴為王業之本基,故號「五都」也。今相州刺史 及魏郡治。漳水。自西門豹祠北逕趙閱馬臺西,基高 五丈,列觀其上。石虎每講武于其下,升觀以望之,虎 自於臺上放鳴鏑之矢,以為軍騎出入之節矣。漳水 又北,逕祭陌西。戰國之世,俗巫為河伯取婦,祭於此 陌。魏文侯時,西門豹為鄴令,約諸三老曰:「為河伯娶 婦,卒來告知,吾欲送女。」皆曰:「諾。」至時,三老、廷掾賦斂 百姓,取錢百萬。巫覡行里中,有好女者,咒當為河伯 婦。咒史記作是以錢三萬聘女,沐浴脂粉如嫁狀。豹往會 之,三老、巫掾與民咸集赴觀。巫嫗年七十,從十女弟 子。豹呼婦視之,以為非妙,令巫嫗入報。河伯投巫於 河中。有頃曰:「何久也?」又令三弟子及三老入白,並投 於河。豹聲當作磬折曰:「三老不來,奈何?」復欲使廷掾豪 長趣之,皆叩頭流血,乞不為河伯娶婦。淫祀雖斷,地 留祭陌之稱焉。又慕容儁投石虎尸處也。田融以為 紫陌也。趙建武十一年,造紫陌浮橋于水上,為佛圖 澄先造生墓于紫陌,建武十五年卒,十二月葬焉,即 此處也。漳水又對趙氏臨漳宮,宮在桑梓苑,多桑木, 故苑有其名。三「月三日及始蠶之月,虎帥皇后及夫 人採桑于此。」今地有遺桑,墉無尺雉矣。漳水又北,溢 水入焉。漳水又東,逕梁期城南。《地理風俗記》曰:「鄴北 五十里有梁期城,故縣也。」漢武帝元鼎五年,封任破 胡為侯國。晉惠帝永興元年,驃騎王浚遣烏丸渴末 逕至梁期,候騎到鄴。成都王穎遣將軍石超討末,為 末所敗于此。又逕平陽城北。《竹書紀年》曰:「梁惠成王 元年,鄴師邯鄲師于平陽者也。」司馬彪《郡國志》曰:「鄴 有平陽城」,即此地也。

又東過列人縣南。漳水又東,右逕斥丘縣北,即裴 縣故城南,王莽更名之曰即是也。《地理風俗記》曰:「列 人縣西南六十里,有即裴城故縣也。漳水又東北,逕 列人縣故城南,王莽更名之為列治也。」《竹書紀年》曰: 「梁惠成王八年,惠成王伐邯鄲,取列人者也。」于縣右 合白渠故瀆。白渠水,水出魏郡武安縣欽口山,東南 流,逕邯鄲縣南,又東與拘潤水合。水導源武始東山 白渠北,俗猶謂是水為拘河也。白渠水又東,又有牛 首水入焉。水出邯鄲縣西堵山,東流分為二水,洪湍 雙逝,澄映兩川。漢景帝時,六國悖逆,命曲周侯酈寄 攻趙,圍邯鄲,相捍七日,引牛首拘水灌城,城壞,王自 殺。其水東入邯鄲城,逕溫明尉。宋本作殿南,漢世祖擒王 郎,幸邯鄲晝臥處也。其水又東,逕叢臺南,六國時趙 王之臺也。《郡國志》曰:「邯鄲有叢臺」,故劉劭《趙都賦》曰: 「結雲閣于南宇,立叢臺于少陽」者也。今遺基舊墉尚 在。其水又東,歷邯鄲阜,張晏所謂「邯山在東城下」者 也。曰:單,盡也。城郭從邑,故加邑。邯鄲之名,蓋指此以 立稱矣。故趙郡治也。《長沙耆舊傳》稱,「桓楷為趙郡太 守,嘗有遺囊粟于路者,行人掛囊粟于樹,莫敢取之」, 即于是處也。其水又東流出城,又合成一川也。又東 澄而為渚。沁水東南涓宋本作流注「拘潤水又東入白渠, 又東,故瀆出焉。」一水東為澤渚,曲梁縣之雞澤也,《國 語》所謂雞丘矣。東北通登。宋本作澄湖白渠故瀆南出,所 在枝分,右出即邯溝也。歷邯溝縣故城東,蓋因溝以 名宋本作氏縣也。《地理風俗記》曰:「即裴城西北二十里有 邯溝城,故縣也。又東逕肥鄉縣故城北。」《竹書紀年》曰: 「梁惠王」宋本作梁惠成王八年,伐邯鄲,取肥者也。《晉書地道 記》曰:「太康中立,以隸廣平也。渠道交徑,互相纏糜。與 白渠同歸逕列人右會漳津。」今無水。《地理志》曰:「白渠 東至列人入漳」是也。

又東北過斥漳縣南。應劭曰:「其國斥鹵,故曰斥漳。」 漢獻帝建安十八年,魏太祖鑿渠引漳水東入清洹, 以通河漕,名曰「利漕渠。」漳津故瀆水舊斷溪,東北出 涓流。注而已。《尚書》所謂「覃懷底績,至于衡漳」者也。 孔安國曰:「衡,橫也,言覃、漳水橫流也。」又東北逕平恩 縣故城西。應劭曰:「縣故館陶之別鄉,漢元帝元康三 年置,以封后父許伯為侯國,王莽更曰延年也。」 又東北過曲周縣東,又東北過鉅鹿縣東。衡漳故 瀆東北逕南曲縣故城西。《地理志》:廣平有曲周縣。應 劭曰:「平恩縣北四十里有南曲亭,故縣也。」又逕曲周 縣故城東。《地理志》曰:「漢武帝建元四年置,王莽更名 直周。」余按《史記》,大將軍酈商以高祖六年封曲周縣 為侯國。又考《史記》:史記二字疑誤同。是知曲周舊縣,非始孝 武,蓋商、冀州人。在縣市補履數年,人奇其不老,求其 術而不能得也。衡漳又北,逕巨橋祇閣西,舊有大梁 橫水,故有巨橋之稱。昔武王伐紂,發巨橋之粟,以賑 殷之饑民。服虔曰:「巨橋,倉名。鉅鹿,水之大橋也。」今臨 側水湄,左右方一二里中,狀若丘墟,蓋遺囤故窖處 也。衡水又北,逕鉅鹿縣故城東。應劭曰:「鹿者,林之大者也。」《尚書》曰:「堯將禪舜,納之大麓之野,烈風雷雨不 迷,致之以昭華之玉,而縣取目焉。」路溫舒,縣之東。里 人父為里監門,使溫舒牧羊澤中,取蒲牒用寫書,即 此澤也。鉅鹿郡治。秦始皇二十五年滅趙,以為鉅鹿 郡。漢景帝中元元年,為廣平郡。武帝征和三年,以封 趙敬肅王子為廣平侯國。世祖中興,更為鉅鹿也。鄭 元注《尚書》引《地說》云:「大河東北流過絳水千里,至大 陸為地腹。」如《志》之言,大陸在鉅鹿。《地理志》曰:「水在安 平、信都。」鉅鹿與信都,相去不容此數也。水土之名變 易,世失其處,見降水則以為絳水,故依而廢讀。或作 絳字,非也。今河內北共山,淇水、共水出焉,東至魏郡 黎陽入河。近所謂降水也。降讀當如「城降于齊師」之 「降」,蓋周時國于地者惡言降,故改之「共」耳。又今河所 從去大陸遠矣。館陶北屯氏河,其故道與?余按鄭元 據《尚書》,有「東過洛汭,至于大伾;北過降水,至于大陸。」 推次言之,故以淇水為降水,共城為降城,所未詳也。 稽之群書,共縣故本共和之故國,是有共名,不惡降 而更稱。禹著《山經》,淇出沮、洳、《淇澳》,《衛詩》列目又遠,當 非改「絳」、「革」為今號,但是水導源共出。宋本作山北。元欲因 成降議,故以淇水為降水耳。即如元引《地說》,黎陽、鉅 鹿非千里之逕,直信都于大陸者也。唯屯氏北出館 陶,事近之矣。按《地理志》云:絳水發源屯留,下亂章津, 是乃與章俱得通稱,故水流間關,所在著目,信都復 見絳名,而東入于海,尋其川脈,無他殊瀆,而衡漳舊 道,與屯相亂,乃《書》有「過降之地」,說與千里之誌,即之 途,致與《書》相鄰。河之過降,當應此矣。下至大陸,不異 《經》說。自甯迄于鉅鹿,出于東北,皆為「大陸」,語之纏絡, 厥勢眇矣。九河既播,八牧代絕,遺跡故稱,往往時存, 故鬲般列于東北。徒駭瀆聯漳、絳,同逆之狀粗分,陂 障之會猶在。按《經》考瀆,自安故目矣。漳水又歷經縣 故城西,水有故津,謂之薄落津。昔袁本初還自易京, 上巳屆此,率其賓從,禊飲于斯津矣。衡漳又逕沙丘 臺東,紂所成也,在鉅鹿故城東北七十里,趙武靈王 與秦始皇並死于此矣。又逕銅馬祠東漢光武廟。更 始三年秋,光武追銅馬于館陶,大破之,遂降之。賊不 自安,世祖令其歸營,乃輕騎行其壘,賊乃相謂曰:「蕭 王推赤心置人腹中,安得不投死乎?」遂將降人分配 諸將,眾數十萬人,故關西號世祖曰銅馬帝也,祠取 名焉。廟側有碑,述河內修武縣張導,字景明,以建和 三年為鉅鹿太守。漳津汎濫,土不稼穡,導披按地圖, 與丞彭參掾馬道嵩等,原其逆順,揆其表裏,修防排 通,以正水路。功績有成,民用嘉賴。題云《漳河神壇碑》, 而俗老耆儒猶謂斯廟為銅馬劉神寺。是碑頃因震 裂,餘半不可復識矣。又逕南宮縣故城西,漢惠帝元 年,以封張越人子買為侯國,王莽之序中也。其水與 隅醴通為衡津,又有長蘆淫水之名,絳水之稱矣。今 漳水既斷,絳水非復纏絡矣。又北絳瀆出焉,今無水。 故瀆東南逕九門城南,又東南逕南宮城北,又東南, 逕繚城縣故城北。《十三州志》曰:「經縣東五十里,有繚 城,故縣也。左逕安城南,故信都之安城鄉也。更始二 年,和城太守邳彤與上會信都南安城鄉,上大悅,即 此處也。故瀆又東北,逕辟陽亭。漢高帝六年,封審食 其為侯國,王莽之樂信也。」《地理風俗記》曰:「廣川西南 六十里,有辟陽」亭,故縣也。絳瀆又北逕信都城東,散 入澤渚,西至于信都城東,連于廣川縣之張甲故瀆, 同歸于海。故《地理志》曰:《禹貢》「洚水在信都東入于海」 也。

又北過堂陽縣西。衡水自堰分為二水,其一水北 出逕縣故城西,世祖自信都以四千人先攻堂陽,降 水者也。水上有梁,謂之旅津渡,商旅所濟故也。其右 水東北注,出石門,門石崩褫,餘基殆在,謂之長蘆水, 蓋變引葭之名也。長蘆水東逕堂陽縣故城南,應劭 曰:「縣在堂水之陽。」《穀梁傳》曰:「水北為陽也。」今於故縣 城南,更無別水,唯是水東出可以當之。斯水蓋「包堂 水」之兼稱矣。長蘆水又東逕九門波宋木作坡一作城故縣 也。又東逕扶都縣故城南。世祖建武三十年,封寇恂 子楫為侯國。又東屈北,逕信都縣故城西,信都郡治 也。漢高帝六年置,景帝二年為廣川惠王越國。王莽 更為新博。舊本作傳下同縣曰新博亭,光武自薊至信都,是 也。明帝永平十五年,更名樂成。安帝延光中,改曰安 平。城內有漢《冀州從事安平趙徵碑》,又有魏《冀州刺 史陳留丁紹碑》,青龍三年立。城南有《獻帝南巡碑》,其 水側城北注。又北逕安陽城東,又北逕武陽城東。《十 三州志》曰:「扶柳縣東北有武陽城,故縣也。又北為博 廣池,池多名蟹,佳」蝦,歲貢,王朝,以充膳府。又北逕下 博縣故城東,而北流注于衡水也。

又東北過扶柳縣北,又東北過信都縣西。扶柳縣 故城在信都城西,衡水逕其西,縣有扶澤,澤中多柳, 故曰扶柳也。衡水又北,逕昌成縣故城西。《地理志》曰: 信都有昌城縣,漢武帝以封城陽頃王子劉差為侯 國。闞駰曰:「昌城本名阜成矣。」應劭曰:「堂陽縣北三十里有昌城故縣也。世祖之下堂陽,昌城人劉植率宗 親子弟,據邑以奉世祖,是也。」又逕西梁縣故城東。《地 理風俗記》曰:「扶柳縣西北五十里有梁城,故縣也。世 以為五梁城,蓋字狀致謬耳。」衡漳又東北,逕桃縣故 城北,漢高祖十二年,封劉襄為侯國,王莽改之曰桓 分也。合斯洨故瀆。斯洨水首受大白渠,大白渠首受 綿蔓水,綿蔓水上承桃水,水出樂平郡之上艾縣,東 流,世謂之曰桃水。東逕靖陽亭南,故關城也。及北流 至宋本作逕井陘關,下注澤。發水亂流,東北逕常山蒲吾 縣西,而桃水出焉。南逕蒲吾縣故城西,又東南流,逕 桑中縣故城北,世謂之石勒城。蓋趙氏增成之,故擅 其目,又謂之高功城也。《地理志》曰:「侯國也。」桃水又東 南流,逕綿蔓縣故城北,王莽之綿延也。世祖建武二 年,封郭況為侯國,自下通謂之綿蔓水。綿蔓水又東 流,逕樂陽縣故城西,右合井陘山水,水出井陘山,世 謂之鹿泉水也。東北流,屈逕陳餘壘而,俗謂之故壁 城。昔在楚漢,韓信東入,餘拒之于此,不納左車之計, 悉眾西戰,信遣奇兵自間道出,立幟于其壘,師奔失 據,遂死泜上。其水又屈逕其壘南,又南逕城西,東注 綿蔓水。綿蔓水又屈從城南,俗名曰臨清城,非也。《地 理志》曰:「侯國矣,王莽更之曰申苗者也。」《東觀漢書》曰: 「光武使鄧禹發房子兵二千人,以銚期為偏將軍,別 攻真定。宋子餘賊援樂陽稟肥壘者也。」按漢書光武自薊至信都 使禹發奔命得數千人令自將之別攻拔樂陽則援字亦誤當作拔綿蔓水又東逕烏 子堰,枝津出焉。又東,謂之大白渠。《地理志》所謂「首受 綿蔓水」者也。白渠水又東南,逕開縣故城北。《地理志》 曰:常山之屬縣也。又東為成郎河,水上有大梁,謂之 成郎橋。又東逕耿鄉南,世祖封前將軍耿純為侯國, 世謂之宜安城。又東逕宋子縣故城北,又謂之宋子 河。漢高帝八年,封許瘈為侯國,王莽更名宜子。昔漸 離《擊筑》傳工,自此入秦。史記高漸離擊筑而歌宋子傳客之聞于秦始皇帝又 東逕敬武縣故城北。按《地理志》曰:「鉅鹿之屬縣也,漢 元帝封女敬武公主為湯沐邑。」闞駰《十三州記》曰:「楊 氏縣北四十里有武亭,故縣也。今其城實中小邑耳, 故俗名之曰敬武壘,即古邑也。」白渠又東,謂之斯洨 水。《地理志》曰:「大白渠東至曲陽入洨河者也。東分為 二水,枝津右出焉。東南流謂之百尺溝。又東南逕」和 城北,世謂之「初丘城」,非也。漢高帝十一年,封郎中公 孫耳為侯國。又東南,逕育城西。漢高帝六年,封呂博 為侯國。按史記年表有貰侯呂漢表貰侯合傳功封同此云呂博互異未詳地志鉅鹿有貰縣無 育縣百尺溝東南散流,逕歷鄉東,而南入泜湖,東注衡 水也。斯洨水自枝津東逕育城北,又東積而為陂,謂 之「陽縻淵。」淵水左納白渠枝水,俗謂之「祗水。」疑作泜水水 承白渠於槁縣之烏子堰,又東逕肥纍縣之故城南, 又東逕陳臺南,臺甚寬廣,今上陽臺屯居之。又東逕 新豐城北。按《地理志》云:「鉅鹿有新市縣,侯國也。王莽 更之曰樂市」,而無新豐之目,所未詳矣。其水又東逕 昔陽城南,世謂之曰直陽城,非也,本鼓聚矣。《春秋左 傳昭公十五年》,「晉荀吳帥師伐鮮虞,圍鼓。三月,鼓」人 請降,穆子曰:「猶有食色。」不許。軍吏曰:「獲城而弗取,勤 民而頓兵,何以事君?」穆子曰:「獲一邑而教民怠,將焉 用邑?邑以賈怠,不如完舊。賈怠無卒,棄舊不祥。鼓人 能事其君,我亦能事吾君。率義不爽,好惡不愆。城可 獲而民知義所有。死義而無二心,不亦可乎?」鼓人告: 「食竭力盡,而後取之。克鼓而返,不戮一人」,以鼓子鳶 鞮歸,既獻而返之,鼓子又叛。荀吳略東陽,使師偽糴 負甲息於門,襲而滅之,以鼓子鳶鞮歸,使涉佗守之 者也。《十三州志》曰:「今其城昔陽亭是矣。」京相璠曰:「白 狄之別也。」下曲陽有鼓聚,故鼓子國也。白渠泜水又 東逕曲陽城北,又逕安鄉縣故城南。《地理志》曰:「侯國 也。」又東逕育縣,入斯洨水。斯洨水又東,逕西梁城南, 又東北,逕樂信縣故城南。《地理志》曰:「鉅鹿屬縣,侯國 也。」又東入衡水。衡水又北為袁譚渡,蓋譚自鄴往還 所由,故濟得厥名。

又東北過下博縣之西。衡水又北,逕鄔縣故城東。 《竹書紀年》:「梁惠成王三十年,秦封衛鞅于鄔,改名曰 商」,即此是也。故王莽改曰秦聚也。《地理風俗記》曰:縣 北有鄔阜,蓋縣氏之。又右逕下博縣故城西,王莽改 曰閏。舊本作潤博,應劭曰:太山有博,故此加下。漢光武自 呼沲。一作滹沱南出至此,失道,不知所以,遇白衣老父曰: 「信都為長安守,去此八十里,世祖赴之,任光開門納 焉。漢氏中興,始基之矣。」尋求父老不得,議者以為神。 衡漳又東北,歷下博城西,逶迤東北注,謂之九爭。西 逕樂鄉縣故城南,王莽更之曰樂丘也。又東,列葭水 注也。

又東北過阜城縣北,又東北至昌亭,與雽池河會。字池 一作滹沱與後皆同與注經敘阜城于下博之下,昌亭之上,考地 非比,于事為同。勃海阜城又在東昌之東,故知非也。 漳水又東北,逕武邑郡南,魏所置也。又東逕武強縣 北,又東北逕武隧縣故城南。按《史記》秦破趙將扈輒 於武隧,斬首十萬,即於此處也。王莽更名桓隧矣。白馬河注之,水上承雩池,東逕樂鄉縣北,饒陽縣南,又 東南逕武邑郡北,而東入衡水,謂之交津口。衡漳又 東,逕武邑縣故城北,王莽之順桓也。晉武帝封子於 縣,以為王國,後分武邑、武隧、觀津為武邑郡,治此。衡 漳又東北,右合張平口故溝,上承武強淵。淵之西南 之側水有武強縣故治,故淵得其名焉。《東觀漢記》曰: 「光武拜王梁為大司空,以為侯國。」耆宿云:「邑人有行 于途者,見一小蛇,疑其有靈,持而養之,名曰擔生,長 而吞噬人。里中患之,遂捕繫獄。擔生負而奔,邑淪為 湖,縣長及吏咸為魚矣。」今縣治東北半許。宋本作半里許落 水淵水又東南,結而為湖,又謂之郎君淵。《耆宿》又言: 縣淪之日,其子東奔,又陷于此,故淵得郎君之目矣。 淵水北通,謂之石虎口。又東北為張平澤。澤水所泛, 北決堤口,謂之張刀溝。北注衡河,謂之張平口,亦曰 張平溝。水溢。溝水溢三字古本宋本俱無今吳本增之則南注,水耗則輟 流。衡漳又逕東昌縣故城北,《經》所謂昌亭也。王莽之 田昌也,俗名之「東相」,蓋「相」、「昌」聲韻合,故致茲誤矣。西 有昌城,故目是城為東昌矣。衡漳又東北,左會雩池 故瀆,謂之合口。衡漳又東北,分為二川,當其水泆。謝云 舊本作決吳本作泆水蕩泆也處。名之曰《李聰渙》。 又東北至樂城陵縣別出北衡漳于縣無別出之 瀆。縣北者乃雩池別水,分雩池故瀆之所纏絡也。衡 漳又東,分為二水,左出為向氏口,溝水自始。宋本作此決 水也。衡漳又東,逕弓高縣故城北,漢高帝封韓信兄 子韓隤,當為侯國,王莽之樂成亭也。衡漳又東北,右 合柏梁溠水,上承李聰渙,東北為柏梁溠。東逕扶領 縣故城南,「漢武帝元朔三年,封廣川王子劉嘉為侯 國。」按史記劉嘉封蒲領侯《地理風俗記》云:「修縣西北八十里有 蒲領鄉,故縣也。又東北會桑杜。」宋本作社枝津又東北,逕 弓高城北,又東注衡漳,謂之柏梁口。衡漳又東北,右 會桑杜溝,溝上承從陂,世稱「盧達從薄」,亦謂之訶摩 河。東南通清河,西北達衡水。春秋雨泛,漳澤津渚。今 觀津城北方二十里盡為澤藪,蓋水所鍾也。其瀆逕 觀津縣故城北,樂毅自燕降趙,封之於此邑,號「望諸 君」,王莽之「朔定亭」也。又南屈東逕竇氏青山南,側隄 東出青山,即漢文帝竇后父少翁冢也。即是縣人遭 秦之亂,魚釣隱身,墜淵而死。景帝立后遣使者填以 葬父,起大墳於觀津城東南,故名。舊本作民號曰青山也。 又東逕董仲舒廟南。仲舒,廣川人也,世猶謂之董府 君祠,春秋禱祭不輟。舊溝又東,逕修市縣故城北。漢 宣帝本始四年,封清河綱王子劉寅為侯國,王莽更 之曰居寧也。俗謂之溫城,非也。《地理風俗記》曰:循縣 西北二十里有修市城,故縣也。又東會從陂,陂水南 北十里,東西六十步,子午潭漲,淵而不流,亦謂之「桑。」 此淵從陂南出,夾堤東流,逕循縣故城北,東合清漳。 漳泛則北注,澤盛則南播,津流上下,互相逕道。從陂 北出,東北分為二川,北逕弓高城西,而北注柏梁溠 一川東逕弓高城南,又東北陽津清宋本作溝水出焉。左 瀆北入衡漳,謂之陽決口。衡水東逕阜城縣故城北, 樂成縣故城南,河間郡治。《地理志》曰:「故趙也。漢文帝 別為國。應劭曰:『在兩河之間也。景帝九年,封子德為 河間王,是為獻王。王莽更名郡曰朔定,縣曰陸信』。」褚 先生曰:「漢宣帝地節三年,封大將軍霍光兄子山為 侯國也。漢宣帝封子開于此。漢桓帝追尊」祖父孝王 開為孝穆王,以其邑奉山陵,故加陵曰「樂陵」也。今城 中有故池,方八十步,舊引《衡水》北入城注池,池北對 層臺,基隍荒蕪,示存古意也。

又東北過成平縣南。吳本增下三字合清河。衡津又東,逕 建成縣故城南。按《地理志》,故屬渤海郡。褚先生曰:「漢 昭帝元鳳三年,封丞相黃霸為侯國也。成平縣故城 在北,漢武帝元朔三年,封河間獻王子劉禮為侯國, 王莽之澤亭也。」城南北相直。衡漳又東,右會楊津溝 水,自澤水東逕阜城南。《地理志》渤海有阜城縣,王莽 更名吾城者,非《經》所謂阜城也。「建武十」五年,世祖更 封大司馬王梁為侯國。陽津溝水又東北,逕建成縣, 左入衡水,謂之陽津口。衡漳又東,左會雩池別河故 瀆,又東北入清河,謂之「合口。」又逕南皮縣之北皮亭, 而東北逕浮陽縣西,東北注之。

又東北過章武縣西,又東北過平舒縣南,東入海。 清漳自章武縣故城西,故濊邑也。枝瀆出焉,謂之濊 水。東北逕參后亭,分為二瀆。應劭曰:「平舒縣西南五 十里,有參后亭,故縣也,世謂之平虜城。」枝水又東注, 謂之蔡伏溝。又東,積而為淀,一水逕亭北,又逕東平 舒縣故城南,代郡有平舒城,故加東。《地理志》曰:「勃海 之屬縣也。」《魏土地記》曰:「章武郡治故。」世以為章武故 城,非也。又東北分為二水,一水右出為澱,一水北注 呼池。一作滹沱謂之「濊口。」清漳亂流而東注於海。 清漳水出上黨沾縣。按潞安府志圖考沾縣今遼州和願樂平地西北少 山大黽谷。南,過縣西,又從縣南屈。《淮南子》曰:清漳 出揭戾山,高誘云:「山在沾縣,今清漳出沾縣故城東

北,俗謂之漳山。」漢分沾縣為樂平郡,治沾縣水出樂
考證.svg
平郡沾縣界,故《晉太康地記》曰:「樂平縣,舊名清漳縣」,

漢之故矣。宋本作名其山亦曰鹿谷山。水出大要谷,南流 逕沾縣故城東,不歷其西也。又南逕昔陽城,《左傳昭 公十二年》:「晉荀吳偽會齊師者,假道於鮮虞,遂入昔 陽。」杜預曰:「樂平沾縣東有昔陽城者」是也。其水又南, 得梁榆水口,水出梁榆城西大嵰山,水有二源,北水 東南流,逕其城東南,注南水。南水亦出西山,東逕文 當城北,又東北逕梁榆城南,即閼與故城也。秦伐韓, 閼與惠文王使趙奢敵。宋本作救或作攻之奢,納許歷之說, 破秦於閼與,謂此也。司馬彪、袁松《郡國志》並言涅縣 有閼與聚。盧諶《志艱賦》曰:「訪梁榆之虛郭。」宋本作鄣「弔閼 與之舊」《平桓》亦云。按桓字誤似是松字謂袁松也閼與今梁榆城是 也。漢高帝八年,封馮《解散》。宋本作敢為閼氏侯國。其水右 合北水。北水又東南,入於清漳。清漳又東南,與轑水 相得。轑水出轑河縣西北轑山,南流逕轑河縣故城 西南,東流至粟城,注於清漳也。

東南沙縣西,屈從縣南。按:《地理志》云:「魏郡之屬縣 也」,漳水於此有涉之稱,名因地變也。

東至武安縣南,《黍窖》邑,入于濁漳。此下疑脫注宋本亦無 按:《魏書地形志》:「魏尹鄴。」二漢屬晉。天平中,決漳水 為「萬金渠。」

上黨郡屯留。二漢、晉屬。有絳水,自寄氏界來,入濁 漳。

長子:二漢晉屬慕容永所都。有廉山,濁漳出焉。有 長子城、應城、傾城、幸城。長灣水東流至梁川北入濁 漳。羊頭山下神農泉。北有穀關,即神農得嘉榖處。有 泉北流至陶鄉,名「陶水」,合羊頭山水,北流入濁漳。 寄氏。二漢為猗氏屬。有盤秀嶺。藍水出其南,東流 入濁漳。

鄉郡銅鞮。二漢、晉屬。上黨。有銅鞮城、石弟水東行 入漳。

浮陽郡「浮陽。」郡治,二漢、晉屬渤海。西接漳水,衡水 入焉。

章武。二漢屬渤海,晉屬章武,後屬。治章武城。有漢 武帝臺。漳水入海。

按:《隋書地理志》,「上黨郡長子。」有濁漳水。堯水。 按:《唐書地理志》,「相州鄴郡堯城」北四十五里有萬 金渠,引漳水入故齊都,領渠以溉田。

冀州:「信都郡,堂陽。」西有漳水隄,開元六年築。 衡水上南一里有「羊令渠。」載初中,令羊元珪引漳 水北流,貫城注隍。

按:《地理通釋·十道山川攷》:「漳,《職方》,冀州川也。濁漳水 出潞州長子縣發鳩山,東至相州鄴縣入清漳。又清 漳出太原府樂平縣少山,東北流至德州長河縣、瀛 州平舒縣入于河。周定王五年,河徙而東,故漳水不 入河,而自達於海。」

《七國形勢攷》:「河漳在潞州,東至鄴,入清漳。」清漳水 出沾縣大黽谷,今平定軍樂平縣少山,東北入於大 河。

《蘇秦》曰:「秦甲渡河踰漳,據番吾,則兵必戰於邯鄲之 下矣。」《括地志》:蒲吾故城,在鎮州房山縣東二十里, 言秦兵渡河,歷南陽,入羊腸,經澤、潞,度漳水,守蒲吾 城,則與趙戰于都城下。又《史記·趙世家》云:惠文王二 十一年,徙漳水武平西,二十六年,徙漳水武平南。 張儀曰:「秦、趙戰于河漳之上,再戰而趙再勝。」河一 作清。洺州。有清漳縣。

按《金史地理志》:「冀州武邑。」有漳河。

深州「束鹿。」有衡漳。

武強:置河倉。「有衡漳水。」

景州:《東光》。置河倉。「有漳河。」

阜城。有漳水河。

《蓨》。宋隸冀州。有漳河。

邢州「鉅鹿。」有漳河。

洺州:永年。有漳水。

雞澤。有漳水。

彰德府:「林慮。」有漳水。

臨漳:有漳水。

磁州,「滏陽。」有漳水。

邯鄲。有漳水。

《平定州》:「樂平。」有清漳水。

潞州潞城。有漳水。

襄垣。有漳水。

按《續文獻通考》:順德府濁漳河在平鄉縣南十里,源 出山西潞州發鳩山,流經平鄉至南和,即《禹貢》之漳 水也。俗又名柳河。王沿奏言:「漳水一石,其泥數斗,古 人以為利源,募民復魏史起十二渠,以之灌溉,可使 數郡瘠鹵之田,變為膏腴。」

真定府漳河,在冀州西北三十五里,源發山西界,東 南流經寧晉縣,過州境及武邑縣,達滹沱河。

潞安府濁漳水,在府城西南二十里,源出長子縣西 發鳩山遼州漳水源二,合流入潞州黎城縣界。

沁州漳河水有二:「一自伏牛山西谷發源,經州城西 南流;一自古甲分水嶺下發源,經武鄉縣東南流,入 潞州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