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219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二百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百十九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二百二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二百十九卷目錄

 河部彙考三

  考

山川典第二百十九卷

河部彙考三编辑

编辑

按《水經》,河水「又南過河東北,屈縣西。」河水南逕北 屈,縣故城西十里有風山,上有穴如輪,風氣蕭瑟,習 常不止。當其衝飄也,而略無生草,蓋不定眾風之門 故也。風山西四十里河南孟門山。《山海經》曰:「孟門之 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黃堊涅石。」《淮南子》曰:「龍門未 闢,呂梁未鑿,河出孟門之上,大溢逆流,無有丘陵高 阜,滅之,名曰洪水。大禹疏通,謂之孟門。」故《穆天子傳》 曰:「北登孟門,九河之蹬。」孟門即龍門之上口也。實謂 黃河之巨阨,兼孟津之名矣。此石經始禹鑿,河中漱 廣,夾岸崇深,傾崖返捍。巨石臨危,若墜復倚。古之人 有言:水非石鑿,而能入石。信哉!其中水流交衝,素氣 雲浮。往來遙觀者,常若霧露沾人,窺深悸魂。其水尚 崩浪萬尋,縣流千丈。渾洪贔怒,鼓若山騰,濬波頹疊, 迄于下口,方知慎子下龍門,流浮竹,非駟馬之追也。 又有燕完水注之,異源合舍,西流注河。

河水又南得鯉魚。歷澗東入窮溪首,便其源也。《爾 雅》曰:「鱣,鮪也。」出鞏穴,三月則上渡龍門,得渡為龍矣。 否則點額而還。非夫往還之會,何能便有茲稱乎? 河水又南,羊求水入焉。東出羊求川,西逕北屈縣 故城南,城即夷吾所奔邑也,王莽之朕北也。《汲郡古 文》曰:「翟章救鄭,次于南屈。」應劭曰:「有南,故加北。」《國語》 曰:「二五言於獻公曰:『蒲與二屈,君之疆也』。」其水西流 注于河。

河水又南為採桑津。《春秋》僖公八年,「晉里克敗狄 于採桑」是也。

又南過皮氏縣西。赤水出西北罷谷川東,謂之「赤 石川。」東入於河。

河水又南合蒲水。西則兩源並發,俱導一山出西 河陰山縣,王莽之「山寧」也。陰山東麓南水東北與長 松水合,水出西三陽山東,東北流,左入蒲水。蒲水又 東北與北溪會,同為一川,東北注河。

河水又南,逕丹水西南。丹陽山東北逕冶東,俗謂 之「丹陽城。」城之左右,猶有遺銅矣。漢書食貨志注云金有三品丹陽銅 為赤金神異經云丹陽銅似金可鍛以作錯塗之器其水東北會白水口,水出 丹山東,而西北注之。丹水又東,東北入河。

河水又南,黑水注之。宋本鈔本俱無注之二字 注西出《丹山》東,而 東北入于河。

河水又南至崿谷傍。「東北窮澗」,水源所導也。西南 流注于河。

河水又南,洛水自獵山枝分,東派東南注于河。一作大河 注昔魏文侯築館洛陰,指謂是水也。皮氏縣,王莽之 延平也。故城在龍門東南,不得延逕,皮氏方屆龍門 也。

又南出龍門口,汾水從東來注之。昔者大禹導河 積石,疏決梁山,謂斯處也。即《經》所謂龍門矣。《魏土地 記》曰:「梁山北有龍門山,大禹所鑿,通孟津河口,廣八 十步。巖際鑴跡,遺功尚存。岸上并有廟祠,祠前有石 碑三所,二碑文字紊滅,不可復識。一碑是太和中立。」 《竹書紀年》:「晉昭公元年,河水赤于龍門三里。梁惠成 王四年,河水赤于龍門三日。」京房《易妖占》曰:「河水赤, 下民恨。」

河水又南,右合暢谷水。水自溪東南流,逕夏陽縣 西北,東南注于河。

河水又南,逕梁山原東。自原山東南出至河,晉之 望也。在馮翊夏陽縣之西,臨於河上,山崩壅河,三日 不流,晉侯以此問伯宗,即是處也。《春秋穀梁傳》曰:「成 公五年,梁山崩,遏河水,三日不流。召伯尊,遇輦者不 避,使車右鞭之。輦者曰:『所以鞭我者,其取道遠矣』。伯 尊因問之,輦者曰:『君親縞素,率群臣哭之,斯流矣』。如 其言而河流。」伯尊即伯宗聲相轉也

河水又南,崌谷水注之。水出縣西北梁山,東南流, 橫溪注之。水出於三累山,其山層密三成,故俗以三 累名山。按《爾雅》,「山三成為崑丘」,斯山豈亦崑丘乎?山 下水際有二石室,蓋隱者之故居矣。細水東流,注于 崌谷側溪。山南有石室,面西有兩石室,北面有二石 室,皆因阿結牖,連扃接闥,所謂石室相距也。東廂石 上,猶傳杵臼之跡,庭中亦有舊宇處,尚髣髴。前基北 坎室上有微涓石溜,豐周瓢飲,似是栖遊隱學之所。 昔子夏教西河,疑即此也,而無辨之。溪水又東南,逕夏陽縣故城北,故少梁也。秦惠文王十一年更從今 名矣。王莽之冀亭也。其水東南流,疑脫注字「于河。」昔韓信 之襲魏王豹也,以木罌自此渡。

河水又南,右合陶渠水。水出西北梁山,東南流,逕 漢陽太守殷濟精廬南。舊本作精廬尚宋本作尚在此脫一在字吳本改為南似 誤俗謂之子夏廟。河水又南,逕高門南,蓋層阜墮缺, 故流東門之稱矣。又東南,逕華池南,池方三百六十 步,在夏陽城西北四里許。故《司馬遷碑文》云:「高門華 池,在茲夏陽西城北,漢陽太守殷濟精舍四里所。」今 高門東去華池三里。溪水又東南,逕夏陽縣故城南。 服虔曰:「夏陽,虢邑也,在太陽東三十里城南。」春秋僖公二年 虞師晉師滅下陽杜元凱云下陽虢邑在河東大陽縣按漢志弘農陝縣注故虢國在大陽東馮翊夏陽 縣注故少梁龍門在北則下陽夏陽兩地也公羊傳下陽作夏陽服因誤矣又歷高陽宮 北,又東南,逕司馬子長墓北。墓前有廟,廟前有碑。永 嘉四年,漢陽太守殷濟瞻仰遺文,大其功德,遂建石 室,立碑樹柏。《太史公自敘》曰:「遷生于龍門,是其墳墟 所在矣。」溪水東南流入河。昔魏文侯與吳起浮河而 下,美河山之固,即于此也。

河水又西,徐水注之。水出西北梁山,東南流,逕漢 武帝登仙宮東,東南流,絕彊梁石,逕劉仲城北,是漢 祖兄劉仲之封邑也。故徐廣《史記音義》曰:「邵陽,國名 也。高祖八年,侯劉仲」是也。卲陽當作郃陽按史記高祖紀代王劉仲棄國亡自 歸雒陽廢以為合陽侯索隱曰合陽屬馮翊正義曰在郃水之陽也其水東南逕子夏 陵北,東入河。

河水又南,逕子夏石室。東南北有二石室,臨側河 崖,即子夏廟室也。

又南過汾陰縣西。河水東際汾陰,睢縣故城在睢 側。漢高帝六年,封周昌為侯國。《魏土地記》曰:河東郡 北八十里有汾陰城,北去汾水三里。城西北隅曰睢 丘,上有后土祠。《封禪書》曰:「元鼎四年,始立后土祠於 汾陰睢丘。」是也。又有萬歲宮,漢宣帝神爵元年,幸萬 歲宮,東濟大河,而神魚舞水矣。昔趙簡子沈欒激於 此曰:「吾好聲色,而是」子致之。吾好士六年,不進一人。 是過而點吾善。君子以為能譴矣。呂氏春秋作欒徼云是長吾過而絀 吾善也

河水又逕郃陽城東。周威烈王之十七年,魏文侯 伐秦至鄭,還築汾陰郃縣,即此城也。故有莘邑矣,為 大姒之國。《詩》云:「在郃之陽,在渭之涘。」又曰:「纘女維莘, 長子維行。」謂此也。城北在北,瀵水南去二水各數里。 其水東逕其城內,東入于河。又於城南側中有瀵水, 東南出城,注于河。城南又有瀵水,東流東注於河。水 南猶有文母廟,前有碑。去城一十五里。水即郃水也, 縣取名焉,故應劭曰:「在郃水之陽」也。河水又南,瀵水 入焉。水出汾陰縣南四十里,西去河三里,平地開源, 潰當作潰泉上湧,大幾如輪,深則不測,俗呼之為「瀵魁。」 郭璞爾雅注云汾陰有水口如車輪許濆沸涌出其深無限名之為瀵古人壅其流以 為陂水,種稻東西二百步,南北一百餘步,與郃陽瀵 水夾河。中渚上又有一瀵水,皆相潛通。故呂忱曰:「《爾 雅》異出同流為瀵水。其水西南流,歷蒲坂西,西流注 于河。」

河水又南,逕陶城西。「舜陶河濱」,皇甫士安以為定 陶不在此也。然陶城在蒲坂城北,城即舜所都也,南 去歷山不遠,或耕或陶,所在則可,何必定陶方得為 陶也。舜之陶也,斯或一焉。孟津有陶河之稱,蓋從此 始之,南對蒲津關。《汲冢竹書紀年》:「魏襄王七年,秦王 來見于蒲坂關。四月,越王使公師隅來獻乘舟始罔 及舟三百,箭五百萬,犀角象齒焉。」

又南過蒲坂縣西。《地理志》曰:縣,故蒲也,王莽更名 蒲城。應劭曰:「秦始皇東巡,見有長坂,故加坂也。」孟康 曰:「晉文公以賂秦,秦人還蒲於魏,魏人喜曰:『蒲反矣, 故曰蒲反也』。」薛瓚注《漢書》曰:「《秦世家》以垣為蒲反,然 則本非蒲也。」皇甫謐曰:「舜所都也。或言蒲坂,或言平 陽及瀵者也。今城中有舜廟。」魏秦州刺史治太平,遷 都罷州,置河東郡。郡多流離,謂之「徙民。」民有姓劉名 墮者,宿擅工釀,採挹河流,醞成芳酎。懸食同枯枝之 年,排於桑落之辰。懸食二語字有脫誤按洛陽伽藍記云河東人劉白墮善釀酒六月 中以甖貯酒曬日中經旬酒味不動飲之香美朝貴千里相餉命曰鶴觴齊民要術云十月桑落初凍則 收水釀者為上時春酒正月晦日收水為中時春酒故酒得其名矣。然香醑之 色,清白若滫漿焉。別調氛氳,不與佗同,蘭薰麝越,自 成馨逸。方土之貢,選最佳酌矣。自王公庶友,牽拂相 招者,每云「索郎」有顧,思同旅語,索郎反語為桑落也。 更為籍徵之雋句,中書之英談。郡南有歷山也,謂之 歷觀,舜所耕處也。有舜井,媯汭二水出焉。南曰媯水, 北曰汭水,迺逕歷山下,上「有舜廟。」周處《風土記》曰:「舊 說舜葬上虞。又《記》云:『耕於歷山。而始寧、剡二縣界上, 舜所耕田,於山下多柞樹。吳越之間名柞為櫪,故曰 歷山』。」余按:周處此志為不近情,傳疑則可,證實非矣。 安可假木異名,附山殊稱?彊引大舜,即比寧、懷?寧字誤當 作甯懷括地志云河內郡獲嘉縣有甯城而懷縣亦屬河內又媯州懷戎縣西有舜井路史國名記云陽 處父聘衛過甯一作寧更為失《誌記》之本體,差實錄之常經矣。

歷山媯汭,言是則安,於彼乖矣。《尚書》所謂「釐降二女
考證.svg
於媯汭」也。孔安國曰:「居媯水之內。」王肅曰:「媯汭虞,地

名。」皇甫謐曰:「納二女於媯水之汭。」馬季長曰:「水所出 曰汭。」然則「汭」似非水名,而今見有二水,異源同歸,渾 流西注入于河。

河水又南,逕雷首山西。山臨大河,北去蒲坂三十 里,《尚書》所謂壺口雷首者,俗亦謂之堯山。山上有故 城,世又曰堯城。闞駰曰:「蒲坂,堯都。」按《地理志》曰:「縣有 堯山,有祠,雷首山在南。」事有似而非,非而是,千載眇 藐,非所詳耳。

又南,《涑水》注之。水出河北縣雷首山,縣北與蒲坂 分,山有夷齊廟。闞駰《十三州志》曰:「山一名獨頭山,夷 齊所隱也。山南有古冢,陵柏蔚然,攢茂丘阜,俗謂之 夷齊墓。」其水也西南流,亦曰雷水。《穆天子傳》曰:「壬戌, 天子至于雷首。犬戎胡觴天子於雷首之阿,乃獻良 馬四六。天子使孔牙受之于雷水之于是也。昔趙盾 田首山,食祁。」左傳作提彌明、翳桑之下,即於此也。涑水又 西南流,注于河,《春秋左傳》謂之「涑川」者也。俗謂之陽 安澗水。

又南至華陰潼關,渭水從西來注之。汲冢:舊本作汲都及 汲郡之訛吳改作汲冢《竹書紀年》曰:晉惠公十五年,秦穆公帥 師送公子重耳,涉自河曲。《春秋左氏僖公二十四年》: 「秦伯納之,及河,子犯以璧授公子曰:『臣負羈紲,從君 巡於天下,臣之罪多矣。臣猶知之,而況君乎?請由此 亡』。公子曰:『所不與舅氏同心者,有如白水授璧於此』。 子推哭曰:『天開公子,子犯以為功,吾不忍與同位』。」遂 逃焉。

河水歷船司空,與渭水會。《漢書·地理志》曰:「舊京兆 郡之屬縣也。」左丘明《國語》云:「華嶽本一山,當河,河水 過而曲行,河神巨靈,手盪腳蹋,開而為兩。今掌足之 跡,仍存華巖。」按巨靈事在薛綜西京賦注引古語云云非左氏國語也《開山圖》曰: 有巨靈胡者,偏得神元之道,能造山川出河,所謂巨 靈贔屭,首冠靈山者也。常有好事之人,故升華嶽而 觀厥跡焉。自下廟歷列柏,南行十一里,東迴三里,至 中祠,又西南出五里,至南祠,謂之北君祠。諸欲升山 者,至此皆祈請焉。從北南入谷七里,又屆一祠,謂之 石養父母,石龕木主存焉。入疑作又南出一里,至天井。 井裁容人,穴空迂迴,傾曲而上,可高六丈餘。山上又 有微涓細水,流入井中,亦不甚沾。人上者皆所由涉, 更無別路。欲出井望空視明,如在室窺窗也。出井東 南行二里,峻坂斗上斗下,降此坂二里許。又復東上 百丈崖,升降皆須扳繩挽葛而行矣。南上四里路,到 石壁,緣傍稍進,逕一百餘步。自此西南出六里,又至 一神。名曰「胡趨寺。」郭緣生述征記神作祠趨作越神像有童子之容, 從祠南歷夾嶺,廣裁三尺餘,兩箱。宋本有懸字崖數萬仞, 窺不見底。祀祠有感,則雲「與之平」也。宋本無也字然後敢 度。猶須騎嶺抽身,漸以就進,故世謂斯嶺為「搦嶺」矣。 度此二里,復屆山頂,上方七里,靈泉二所,一名蒲池, 西流注于澗,一名太上泉,東注澗下。上宮神廟近東 北隅,其中塞實雜物,事難詳載。自上宮東北出四百 五十步,有屈嶺,東南望巨靈手跡,唯見洪崖赤壁而 已,都無山下上觀之分均矣。河在關內南流,潼激關 山,因謂之潼關。灌水注之。水出松果之上,北流逕通 谷,世亦謂之通谷水。東北注于河,《述征記》所謂「潼谷 水」者也。或說因水以名地也。河水自潼關東北流,水 側有長坂,謂之黃卷坂傍絕澗,涉此坂以升潼關,所 謂「泝黃卷以濟潼關」矣。歷北出東通,謂之函谷關 也。邃按天高,空谷幽深,澗道之峽,車不方軌,號曰天 嶮。故《西京賦》曰:「巖嶮周固,衿帶易守。」所謂秦得百二, 并吞諸侯也。是以王元說隗囂曰:「請以一丸泥東封 函谷關,圖王不成,其弊足霸矣。」郭緣生記曰:漢末之 亂,魏武征韓遂,馬超連兵此地。今際河之西,有曹公 壘。道來原上云:李典營,義熙十三年,王師曾據此壘。 《西征記》曰:「沿路逶迤,入函道六里舊城,城周百餘步, 北臨大河,南對高山,姚氏置關以守峽宋武王人長 安檀道濟、王鎮惡,或據山為營,或平城結壘,為大小 七營,濱帶河嶮,姚氏亦保據山,原阜之上,尚傳故跡 矣。關之直北,隔河有層阜,巍然獨秀,孤峙河陽,世謂 之風陵」,戴延之所謂「風堆」者也。風堆御覽作風堆又引戴延之西征記云 伏羲女媧風姓也此當是女媧之墓九域志云女媧墓在今潼關口河灘上屹然介河有木數株雖暴漲 不漂沒也寰宇記云河東縣三里風陵實女媧之墓南則河濱「姚氏之營」,與晉 對岸。

河水又東北,玉澗水注之。水南出玉溪,北流逕皇 天原西。《周固記》:「開山東,首上平博,方可里餘,三面壁 立,高千許仞。漢世祭天於其上,名之為皇天原。上有 漢武帝思子臺。」又北逕閿鄉城西。《郡國志》曰:「弘農湖 縣有閿鄉,世謂之閿鄉水也。魏尚書僕射閿鄉侯河 東衛伯儒之故邑。」其水北流注于河。

河水又東逕閿鄉侯河東,與全鳩澗水合。侯河當作城南 注 水出南山,北逕皇天原東。《述征記》曰:「全節,地名也。」圖經 云全節即漢書全鳩里戾太子死處其西名桃原,古之桃林,周武王克 殷休牛之地矣。《西征賦》曰:「咸徵名於桃園者也。」《晉太康地記》曰:桃林在閿鄉南谷中,其水入北河,注于河。 北河疑作河北蓋謂河北縣也

又東過河北縣南。縣與湖縣分河。蓼水出襄山蓼 谷,西南流于河。

河水又東,永樂澗水注之。水北出于薄山,南流逕 河北縣故城西,故魏國也。晉獻公滅魏,以封畢萬。十 偃曰:「魏,大名也,萬後其昌乎?」後乃縣之,在河之北,故 曰河北縣也。今城南西二面,並去大河可二十餘里, 北去首山一十許里,處河山之間,土地迫隘,故《魏風》 著《十畝》之詩也。城內有龍泉,南流出城,又南斷而不 流。永樂溪水又南入于河。余按《中經》,即渠豬之水也。 太史公《封禪書》稱華山以西名山七,薄山有其一焉。 薄山即襄山也。徐廣曰:「蒲坂縣有襄山。」《山海經》曰:「蒲 山之首,曰甘桑之山。」今山海經作甘棗之山括地志云蒲州河東縣雷首山一名中 條山一名歷山亦名首陽山亦名蒲山一名襄山亦名甘棗山亦名豬山其水出焉,而西 流注于河。東則渠豬之山,渠豬之水出焉,而南流注 于河。如準《封禪書》,二水無西南流河之理。今診蓼水, 川流所趣,與共水相扶,永樂溪水導源注于河,又與 渠豬勢合。蒲山,統目總稱亦與襄山不殊,故揚雄《河 東賦》曰:「河靈玃踼,掌華蹈襄。」注云:「襄山在潼關北十 餘里。」以是推之,知襄山在蒲坂,蓼水即渠豬之水也。 河水自河北城南,東逕芮城。二城之中,有段干木 塚。干木,晉之賢人也。魏文侯過其門,軾其廬,所謂「德 尊萬古,芳越來今」矣。汲冢《竹書紀年》曰:「晉武公元年, 尚一軍,芮人乘京、荀人董伯皆叛。匪直大荔,故芮也。」 此亦有焉。《紀年》又云:「晉武公七年,芮伯萬之母芮姜 逐萬,萬出奔魏。八年,周師、虢師圖魏。」今竹書作圍魏取芮伯 萬而東之。九年,「戎人逆芮伯萬于郟斯城」,亦或伯萬 之故畫也。畫字誤疑是疆字

河水又會槃澗。水出湖縣夸父山,北逕漢武帝思 子宮,歸來望子臺東,又北流入于河。

河水又東,逕湖縣故城北。昔范叔入關,遇穰侯于 此矣。湖水出桃林塞之夸父山,廣員三百仞。武王伐 紂,天下既定,王及嶽濱,放馬華陽,散牛桃林,即此處 也。其中多野馬,造父于此得驊騮綠耳盜驪之乘以 獻,周穆王使之馭以見西王母。湖水又北逕湖縣東, 而北流入于河。《魏土地記》曰:「弘農湖縣,有軒轅黃帝 登仙處。黃帝採首山之銅,鑄鼎於荊山之下。有龍垂 胡於鼎,黃帝登龍,從登者七十人,遂昇於天,故名其 地為鼎湖。」荊山在馮翊,首山在蒲坂,與湖縣相連。《晉 書地道記》《太康記》並言胡縣也。漢武帝改作湖,俗云 黃帝自此乘龍上天也。《地理志》曰:「京兆湖縣有周天 子祠二所,故曰湖」,不言黃帝升龍也。《山海經》曰:「西九 十里曰夸父」之山,其木多㯶柟,多竹箭,其陽多玉,其 陰多鐵。其北有林焉,名曰桃林,其中多馬。湖水出焉, 北流注于河。故《三秦記》曰:「桃林塞在長安東四百里, 若有軍馬經過,好行則牧華山,休息林下,惡行則決 河漫延,人馬不得過矣。」

河水又東,合柏谷水。水出弘農縣兩石隄山,山下 有石隄祠。銘云:「魏甘露四年,散騎常侍、征南將軍、豫 州刺史領弘農太守南平公之所經建也。」其水北流, 逕其亭下。昔公子重耳出亡,及柏谷,十適齊楚。狐偃 曰:「不如之翟。」漢武帝嘗微行此亭,見饋亭長妻。故潘 岳《西征賦》曰:「長徵客於柏谷。」徵客賦作傲賓「妻睹貌而獻䬸」, 謂此亭也。《谷水》又北流,入于河。

河水又東,右合門水。門水即洛水之枝流者也。洛 水自上洛縣東北,於拒城之西北分為二水,枝渠東 北出為門水也。門水又東北,歷陽華之山,即華陽,《山 海經》所謂「陽華之山,門水出焉」者也。又東北歷峽,謂 之鴻關。水東有城,即關亭也。水西有堡,謂之鴻關島, 世亦謂之劉項裂地處,非也。余按上洛有鴻臚圍池, 是水津渠沿注,故謂斯川為鴻臚澗,鴻關之名乃起 是矣。門水又東北,歷邑川,燭水注之。左水出于陽華 之陽,東北流逕盛牆亭西,東北流與右水合。右水出 陽華之陰,東北流逕盛牆亭東北,與左水合,即《山海 經》所謂緒茹之水,出于陽華之陰,東北流注于門水 者也。又東北,燭水注之。水有二源,左水南出于衡嶺, 世謂之石城山。其水東北流,逕石城西,東北合右水。 右水出石城山,東北逕石城東,東北入左水。《地理志》 曰:「燭水出衡嶺下谷。」《開山圖》曰:「衡山在函谷山西南, 是水亂流,東注于緒茹之水。」二水悉得通稱矣。歷澗 東北出,謂之開方口。水側有阜,名之方伯堆。宋奮武 將軍魯方平、建威將軍薛安都等與建威將「軍柳元 景北入軍,次方伯堆」者也。堆上有城,即方伯所築也。 又東北逕入川城南。宋本作逕邑川城即漢封竇門之故邑, 川受其名,亦曰竇門城,在函谷關南七里。又東北,田 渠川水注之,出衡山之白石谷,東北流逕故丘亭東, 是薛安都軍所從城也。其水又逕鹿蹄山西,山石之 上有鹿蹄,自然成者,非人功所刊。歷田渠川,謂之田 渠水,西北流注于燭水。燭水又北入門水,水之左右, 即函谷山也。門水又北逕弘農縣故城東,城即故函谷關,校尉舊治處也,終軍棄繻於此。燕丹、孟嘗亦義 動雞鳴于其下,可謂深心有感,志誠難奪矣。昔老子 西入關,尹喜望氣於此也。故趙至《與嵇茂齊書》曰:「李 叟入秦,及關而歎。」亦言《與嵇叔夜書》及關尹望氣之 所,異說紛綸,並未知所定矣。漢武帝元鼎四年,徙關 於新安縣,以故關為弘農縣,弘農郡治。王莽更名右 隊。劉桓公為郡,虎相隨渡河,光武聞而善之。其水側 城北流而注于河,河水於此有浢津之名。說者咸云: 漢武微行柏谷,遇辱竇門,又感其妻深識之饋,既返 玉階,厚賞賚焉。賜以河津,令其鬻渡,今竇津者是也。 故潘岳《西征賦》:「酬匹婦其已泰,胡厥夫之謬官。」袁豹 之徒,並以為然。余按河之南畔,夾側水濆,有測一作澗或 作津謂之浢津。河北縣有浢水、浢津,其水南入于河,河 水故有浢津之名,不從門始,蓋事類名同,故作者是 之。《竹書·穆天子傳》曰:「天子自寘軨乃次于浢水之陽, 丁亥入于南鄭。」考其沿歷所鍾,路直斯津。以是推之, 知非因門矣。俗或謂之偃鄉澗水也。河水又有左右 一水,其水三源,疏引俱導,薄水南流,會成一川。其三 水之內,世謂之「閒原」,言虞芮所爭之田,所未詳矣。又 南注于河,河水右會水注之。水出南山,北逕曹陽亭 西,陳涉遣周章入秦,少府章邯斬之於此,魏氏以為 好陽。《晉書地道記》曰:亭在弘農縣東十三里。其水西 北流入于河。河水又東,菑水注之。水出常烝之山,西 北逕曲沃城南,又屈逕其城西,西北入河。諸《注》述者 咸言曲沃在北,此非也。魏司徒崔浩以為曲沃地名 也。余按,《春秋文公十三年》,晉侯使詹嘉守桃林之塞, 處此以備秦。時以曲沃之官守之。故曲沃之名,遂為 積古之傳矣。河水又東得七里澗,澗在陝西。陜縣之西七 里,故因名焉。谷水自南山通河,亦謂之曹陽坈。是以 潘岳《西征賦》曰:「行於漫瀆之口,憩於曹陽之墟。」袁豹、 崔浩亦不非其地矣。余按《漢書》:「昔獻帝東遷,逼以寇 難,李傕、郭汜追戰于弘農澗,天子遂露次曹陽。楊奉、 董承,外與傕和,內引白波。李樂等破傕,乘輿於是得 進,復來戰,奉等大敗,兵相連綴四十餘里,方得達」陝。 以是推之,似非曹陽,然以《山海經》曰求之,「菑」、「曹」字相 類,是或有曹陽之名也。河水東合譙,譙水導源常烝 之山,俗謂之為「于山」,蓋先後之異名也。山在陝城南 八十里,其川流也,二源雙導,同注一壑,而西北流注 於河。

又東過陝縣北。橐水出橐山,西北流。又有于水,出 南山,北合逕崖峽,北流與于山之水會,出於山東谷, 兩川合注于崖水,又東北注橐水,北流出谷,謂之漫 澗矣。與安陽溪水合。水出石崤南,西逕安陽城南,漢 武帝封上官桀為侯國也,潘岳所謂「我徂安陽」也。東 合漫澗水,北有逆旅亭,謂之漫口客舍也。

又西逕陝縣故城南。又合一水,謂之瀆谷。水南出 近溪,北流注橐。其水又西北,逕陝城西,西北入於河。 河北對茅城,故茅亭,茅戎邑也。《公羊》曰:「晉敗入大陽 者也。」津亦取名焉。《春秋·文公三年》,「秦伯伐晉,自茅津 濟,封崤尸而還」是也。東則咸陽,澗水注之。水出北虞 山,南至陝津注河。河南即陝城也。昔周邵分伯,以此 城為東西之別。東城即虢邑之上陽也。虢仲之所都 為南虢,三虢此其一焉。其大城中有小城,故焦國也。 武王以封神農之後於此,王莽更名黃眉矣。戴延之 云:「城南倚山原,北臨黃河,縣水百餘仞,臨之者咸悚 惕焉。西北帶河,水湧起,方數十丈,有物居水中。父老 云,『銅翁仲所投處』。」又云:「《石虎載經》於此沈沒。二物並 存,水所」以湧,所未詳也。或云翁仲頭髻常出,水之漲 減,恆與水齊。晉軍當至,髻不復出,今唯見水異耳。嗟 嗟有聲,聲聞數里。按秦始皇二十一年,長狄十二見 於臨洮,長五丈餘,以為善祥。鑄金人十二以象之,各 重二十四萬斤。坐之宮門之前,謂之「金狄」,皆銘其胸 云。「皇帝二十六年,初兼天下,以為郡縣,正法」律,同度 量。大人來見臨洮,身長五丈,足六尺,李斯書也。故衛 恆《敘篆》曰:「秦之李斯,號為工篆,諸山及銅人銘皆斯 書也。」漢自阿房徙之未央前,俗謂之翁仲矣。地皇二 年,王莽夢銅人泣,惡之,念《銅人銘》有「皇帝初兼天下 文」,使尚方工鑴滅所夢銅人膺文。後董卓毀其九為 錢,其在者三。魏明帝欲徙之洛陽,重不可勝,至霸水 西停之。《漢晉春秋》曰:「或言金狄泣,故留之。石虎取置 鄴宮,苻堅又徙之長安,毀二為錢,其一未至而苻堅 亂,百姓推置陝北河中,於是金狄滅除。」一作余以為鴻 河巨瀆,故應不為細梗躓湍,長津碩浪,無宜以微物 屯流。斯水之所以濤波者,蓋《史記》所云魏文侯二十 六年虢山崩,壅河所致耳。獻帝東遷,自夕潛渡,墜坑 爭舟,舟指可掬,亦是處矣。

又東過大陽縣南。交澗水出吳山,東南流入河。河 水又東,路澗水亦出吳山,東逕大陽城西,西南流注 疑有脫落水入于河。

河水又東,逕大陽縣故城南。《竹書紀年》曰:「晉獻公 十有九年,獻公會虞師伐虢,滅下陽。虢公醜奔衛,獻公命瑕父、呂甥邑於虢都。」《地理志》曰:「北虢也,有天子 廟。王莽更名勤田。」應劭《地理風俗記》:「城南大河之陽 也。」

河水又東,沙澗水注之。北出虞山,東南逕傅巖,歷 傅說隱室前,俗名之為聖人窟。孔安國傳:「傅說隱于 虞虢之間」,即此處也。傅巖東北十餘里,即巔軨坂也。 《春秋左傳》所謂「入自巔軨」者也。有東西絕澗,左右幽 空,窮深地壑中則築以成道,指南北之路,謂之為軨 橋也。傅說傭隱,止息於此,高宗求夢得之是矣。橋之 東北有虞原,上道東有虞城,堯妻舜,以嬪於虞者也。 周武王以封太伯弟虞仲於此,是為虞公。太原,《地記》 所謂北虞也。城東有山,世謂之五家冢,冢上有虞公 廟。《春秋穀梁傳》曰:「晉獻公將伐虢,荀息曰:『君何不以 屈產之乘,垂棘之璧,假道于虞』?公曰:『此晉國之寶也』。 曰:『是取中府置外府也』。公從之。及取虢,滅虞,乃牽馬 操璧,璧則」猶故,馬齒長矣。即宮之奇,所以謂虞、虢其 猶輔車相依,脣亡則齒寒,虢亡虞亦亡矣。其城北對 長坂二十許里,謂之虞坂。戴延之曰:「自上及下,七山 相重。」《戰國策》曰:「昔騏驥駕鹽車,上於虞坂,遷延負轅 而不能進。」此蓋其困處也。橋水東北山溪中有小水, 西南流,沙澗亂流,逕大陽城東,河北郡治也。澗水南 流,逕注于河。河水又東,右一作南左右積石、土柱二溪, 並北發大陽之山,南流入于河。是山也,亦通謂之為 薄山矣。故《穆天子傳》曰:「天子自監。」舊本作臨己丑,「南登于 薄寘軨之鄧,乃宿于虞」是也。

又東過砥柱間。砥柱,山名也。昔禹治洪水,山陵當 水者鑿之,故破山以通河,河水分流,包山而過,山見 水中若柱然,故曰砥柱也。三穿既決,水流疏分,指狀 表目,亦謂之三門矣。山在虢城東北,大陽城東也。《搜 神記》稱齊景公渡於江,沈之河,黿銜左驂,沒之,眾皆 惕。古冶子于是拔劍從之。邪行五里,逆行三里,至于 砥柱之下,乃黿也。左手持黿頭,右手挾左驂,燕躍鵠 踴而出,仰天大呼,水為逆流三百步,觀者皆以為河 伯也。亦或作江沅字者也。若因地而為名,則宜在蜀 及長沙。按《春秋》,此二土並景公之所不至,古冶子亦 無因而騁其勇矣。劉向敘《晏子春秋》,稱古冶子曰:「吾 嘗濟于河,黿銜左驂以入砥柱之流。」當是時也,從而 殺之。視之乃黿也,不言江、沅矣。又考《史遷記》云:景公 十二年,公見晉平公。十八年,復見晉昭公。旌軒所指, 路直斯津。從黿砥柱,事或在茲。又云:「觀者以為河伯 賢於江、沅」之證,河伯本非江神,又可知也。

河之右,則崤水注之。出河南盤崤山,西北流,水上 有梁,俗謂之鴨橋也。歷澗水東北流,與石崤水合。水 出石崤山,山有二陵:南陵,夏后皋之墓也;北陵,文王 所避風雨矣。言山徑委深,峰阜交蔭,故可以避風雨 也。秦將襲鄭,蹇叔致諫而公辭焉。蹇叔哭。子曰:「吾見 其出,不見其入。晉人禦師,必於崤矣,余收爾骨焉。」孟 明果覆秦師於此。崤水又北,左右合西水,亂流注于 河。

河水又東,千崤之水注焉。水南導於千崤之山,其 水北流,纏絡二道。漢建安中,曹公西討巴漢,惡南路 之嶮,故更開北道,自後行旅,率多從之。今山側附路 有石銘云:「晉太康三年,弘農太守梁柳修復舊道。」太 崤以東,西崤以西,明非一崤也。西有二石。又南五六 十步臨溪,有《恬漠先生翼神碑》,蓋隱斯山也。其水北 流注於河,河水翼岸夾山,巍「峰岐舉。群山疊秀,重嶺 干霄。鄭元按《地說》,『河水東流,貫砥柱,觸閼流』。」今世所 謂砥柱者,蓋乃閼流也。砥柱當在西河,未詳也。余按: 鄭元所說,非自西河,當無山以礙之。自砥柱以下,五 戶以上,其間一百二十里,河水竦石桀出,勢連襄陸, 蓋亦禹鑿以通河,疑此閼流也。其山雖闢,尚梗湍流, 激石雲洄,澴波怒溢,合有一十九灘,水流迅急,勢同 三峽,破害舟船,自古所患。漢鴻嘉四年,楊焉言「從河 上下,患砥柱隘,可鑴廣之。」上乃令焉鑴之,裁沒水中, 不能復去,而令水益湍怒,害甚平日。魏景初二年二 月,帝遣都督沙兵。一作沙丘部監運、諫議大夫《寇茲帥》脫一 工字五千人,歲常修治平河岨。晉泰始三年五月,武帝 遣監運太中大夫趙國都匠中郎將河東樂世,帥眾 五千餘人,修治河灘。事見《五戶祠銘》。雖世代加功,水 流漰渀,濤波尚屯,及其商舟是次,鮮不踟躕難濟,故 有「眾峽諸灘」之言。五戶,灘名也。有神祠,通謂之「五戶 將軍」,亦不知所以也。

又東過平陰縣北,又東至鄧,清水從西北來注之。 清水出清廉山之西嶺,世亦謂清營山。其水東南流 出峽,峽左有城,蓋古關防也。清水歷其南,東流逕皋 落城北。服虔曰:「赤翟之都也。」世謂之倚亳城,蓋讀聲 近,傳因失實也。《春秋左傳》所謂「晉侯使太子申生伐 東山皋落氏」者也。與倚亳川水合,水出北山礦谷,東 南流注于清。清水又東逕清廉城南,又東南流,又會 南溪,溪水出南山而東注清水。又東合棗澗水。水出 左人嶺下南流,俗謂之「扶蘇水。」又南歷奸苗北馬頭山。《赤》疑作亦曰:宋本無曰字白水原西南逕垣縣故城北。《史 記》:「魏武侯二年,城安邑,至垣」,即是縣也。其水西南入 清水,色白濁,初會清流,流注宋本無流注字乃有元素之異 也。清水又東南,逕陽壺城東,即垣縣之壺城,東即垣 縣之壺丘亭,晉遷宋五大夫所居也。清水又東南流 注于河。

河水又東,與教水合。出垣縣北教山,南逕輔山,高 三十許里,上有泉,不測其深。山頂周員五六里,少草 木。《山海經》曰:「孟門東南有平山,水出於其上,潛於其 下,又是王屋之次,疑即平山也。」其水南流,歷鼓鐘上 峽,懸洪五丈,飛流注壑,夾岸深高,壁立直上,經崖秀 舉,百有餘丈。峰次青松,巖懸赬石於中,歷落有翠柏 生焉,丹青綺分,望若圖繡矣。水廣一十許步,南流歷 鼓鐘川,分為二澗,一澗西北出一百六十許里,山岫 迴岨,纔通馬步。今聞喜縣東北谷口猶有乾河里故 溝存焉,今無復有水。一水歷冶官西,世人謂之鼓鐘 城。城之左右猶有遺銅及銅錢也。城西阜下有大泉, 西流注澗,與教水合,伏入石下,南至下峽。《山海經》曰: 「鼓鐘之山,帝臺之所以觴百神」,即是山也。其水重源 雙發,南至西馬頭山,東載疑作截坡下又伏流南十餘 里復出,又謂之伏流水,南入于河。《山海經》曰:「教山,教 水出焉。」又南流注于河。今山海經作西流是水冬乾夏流,實 惟乾河也,今世人猶謂之為「乾澗」矣。

河水又與畛水合。水出新安縣青要山,今謂之彊 山。《山海經》曰:「河長澗水北流入于河。」《山海經》曰:「青要 之山,畛水出焉。」即是水也。此處錯誤當云山海經曰青要之山畛水出焉北流 注于河即是水也河水又東,正回之水入焉。水出騩山,彊山, 東阜也。東流,俗謂之「彊川。」水與石等瓜川合,出西北 石澗中,東南流注于彊水。彊水又東,逕彊冶鐵官東, 東北流注于河。

河水又東,合庸庸之水。山海經作滽滽 注水出河南垣縣宜 蘇山,俗謂之長泉水。《山海經》曰:「水多黃貝,伊洛門也。」 其水北流,分為二水,一水北入河,一水又東北流注 於河。

河水又東,逕平陰縣北。《地理風俗記》曰:河南平陰 縣,故晉陰地,陰戎之所居。又曰:在平城之南,故曰平 陰也。三老董公說高祖處,陸機所謂「皤皤董叟,謨我 平陰」者也。魏文帝改曰河陰矣。

河水西會濝水。一作右會 注水出垣縣王屋西山,濝溪夾 山東南流,逕故城東,即濝關也。漢光武建武二年,遣 司空王梁北守濝關天井關,擊赤眉別挍,皆降之。獻 帝自陝北渡安邑,東出濝關,即是關也。濝水西屈逕 關城南,歷軹關,南逕苗亭西,亭故周之苗邑也。又東 流注於河。《經》書「清水」,非也,是乃濝水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