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251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二百五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百五十一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二百五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二百五十一卷目錄

 淮水部彙考一

  考

山川典第二百五十一卷

淮水部彙考一编辑

東瀆大淮

淮水,發源于今河南南陽府桐柏縣之胎簪山,東流, 逕桐柏山下,又東逕信陽、確山、真陽、羅山、新蔡、息縣、 光山、固始諸境,凡合數十大水,並流入江,南激蕩于 霍丘、壽州、懷遠、臨淮、鳳陽諸境,又合數大水至泗州, 忽分為二,一自草嘴、劉溝、洪澤湖,東流至清河縣天 妃閘、河口,會黃河,入海;一由大澗口入湖,由湖入江, 以達于海。

按《書經·夏書·禹貢》:海岱及淮,惟徐州淮沂其乂。淮 出桐柏山。《蔡傳》曾氏曰:淮之源,出于豫之境,至揚、徐之 間始大,其泛濫為患,尤在于徐。故淮之治于徐言之 也。

導淮自桐柏東,會于泗沂,東入于海。《地理志》云:桐 柏山,在南陽平氏縣東南,淮水所出。《水經》云:出胎簪 山東北,過桐柏山。胎簪蓋桐柏之傍小山,沂水出泰 山蓋縣,南至下邳入泗。泗水出濟陰乘氏縣,至臨淮、 睢陵縣入淮,乃沂水先人泗,泗入淮耳。《蔡傳》《水經》云:淮 水出南陽平氏縣胎簪山,禹只自桐柏導之耳,沂入 于泗,泗入于淮。此言會者以二水相敵故也,入海,在 今淮浦。

按《周禮·夏官職方氏》:正東曰青州,其川淮泗。《訂義》易氏 曰:《禹貢》:導淮自桐柏。《漢志》:高陽郡平氏縣桐柏大復 山在東南,唐以其地為桐柏縣,屬唐州,淮水所出,東 流至蔡州之真陽,流至申州之義陽縣,今為信陽軍 信陽縣。又東流至光州主城縣,又東北流至濠州招 信縣,今屬泗州,本漢臨淮郡淮陵縣地,乃古徐州之 域,即《漢志》所謂淮至淮陵入海者也。又東北經楚州 之盱眙縣,今為盱眙軍,與泗州隔淮相對,又至楚州 山陽縣入海。

按《爾雅·釋水》:淮為滸。

按《山海經·海內東經》:淮水出餘山,餘山在朝陽東義 鄉西,入海,淮浦北,今水出義陽平氏縣桐柏山。 按《春秋說題辭》:淮者均其勢也。

按《漢書·地理志》:南陽郡,平氏《禹貢》:桐柏大復山在 東南,淮水所出,至淮陵入海。

廬江郡,故淮南文帝十六年,別為國金蘭西北有 東陵鄉,淮水出焉。

九江郡,曲陽應劭曰:在淮曲之陽。

東海郡,曲陽應劭曰:在淮曲之陽。

丹陽郡,陵陽桑欽言:淮水出東南,北入大江。 按《淮南子·地形訓》:淮出桐柏山。

按《後漢書·郡國志》:琅邪國姑幕。《博物記》曰:淮水入 城東南五里。

南陽郡平氏桐柏大復山,淮水出。《荊州記》曰:桐柏 淮源,湧發其中,潛流三十里,東出大復山南,山南有 淮源廟。

按《水經》:淮水出南陽平氏縣胎簪山,東北過桐柏山。 《山海經》曰:淮出餘山,在朝陽東義鄉西。《尚書》:導淮 自桐柏。《地理志》曰:南陽平氏縣王莽之平善也。《風俗 通》曰:南陽平氏縣桐柏大復山在東南,淮水所出也, 淮均也。《釋名》曰:淮,韋也,韋繞揚州北界,東至於海也。 《爾雅》曰:淮為滸然,淮水與醴水同源,俱導西流為醴, 東流為淮,自潛流地下三十許里,東出桐柏之大復 山南,謂之陽口,水南即復陽縣也。闞駰言:復陽縣,胡 陽之樂鄉也,元帝元延二年,置在桐柏大復山之陽, 故曰復陽也。《東觀漢記》曰:朱祐,少孤,歸外家復陽劉 氏,山南有淮源廟,廟前有碑,是南陽郭苞立,又二碑 並是漢延熹中守令所造,文辭鄙拙,殆不可觀,故經 云東北過桐柏也。

淮水又東逕義陽縣,縣南對固成山,山有水注,流 數丈洪濤,灌山遂成巨井,謂之石泉水。北流注于淮, 淮水又逕義陽縣故城南。義陽,郡治也,世謂白茅 城,其城圓而不方。闞駰言:晉太始中,割南陽東鄙之 安昌平林平氏義陽四縣,置義陽郡于安昌城,又《太 康記》、《晉書·地道記》並有義陽郡,以南陽屬縣為名,漢 武帝元光四年,封北地都尉衛山為侯國也,有九渡 水注之,水出雞翅山磎澗,瀯委沿愬九渡矣,其猶零 陽之九渡水,故亦謂之為九渡焉,於磎之東山有一 水,發自山椒下數丈,素湍直,注頹波委壑可數百丈,望之若霏,幅練矣,下注九渡水,九渡水又北流注于 淮。

東過江夏平春縣北,

淮水又東,油水注之,水出縣西南油溪,東北流逕 平春縣故城南。漢和帝建初四年,封子全為王國,淮 水又東,曲岸北有一土穴,徑尺泉流下,注沿流波三 丈,入于油水,亂流南屈又東,北注于淮,淮水又東北, 逕城陽縣故城南。漢高帝十二年,封定侯奚意為侯, 國王莽之利新也,魏城陽郡治。

淮水又東,北與大木水合,水西出大木山,山即晉 車騎將軍祖逖自陳留將家避難所居也。其水東逕 城陽縣北,而東入于淮。

淮水又東,北流左會湖水,傍川西南出窮溪,得其 源也。

淮水又東,逕安陽縣故城南,江國也,嬴姓矣,今其 地有江亭,《春秋》:文公四年,楚人滅江,秦伯降服出次, 曰:同盟滅,雖不能救,敢不矜乎。《地理志》曰:漢乃縣之。 呂后八年,封淮南厲王子劉勃為侯國,王莽之均夏 也。

淮水又東,得溮口水,源南出大潰山,東北流翼帶 三川,亂流北注溮水,又北逕賢首山西,又北出東南 屈逕仁順城南,故義陽郡治分南陽置也,晉太始初, 以封安平獻王孚長子望本治在石城山上,因梁希 侵,逼徙治此城,齊司州刺史馬鮮卑不守,魏置郢州 也,昔常珍奇自懸瓠遣三千騎援義陽,行事龐定光 屯于溮水者也。溮水東南流歷金山北山,無樹木峻 峭,層峙溮水,又東逕義陽故城北,城在山上,因倚陵 嶺周迴三里,是郡昔所舊治城,城南一十五步,對門 有天井,周一百餘步,深一丈,東逕鍾武故城,南本江 夏之屬縣也。王莽之當利縣矣。又東逕石城山,北山 甚高峻,《史記》曰:魏攻冥阨。《音義》曰:冥阨,或言在鄳縣 葙山也。按《呂氏春秋》九塞其一也,溮水逕鄳縣故城 南,建武中,世祖封鄧邯為鄳縣侯。蘇林曰:音盲溮水 又東,逕七井岡南,又東北注于淮。淮水又東,至谷口, 谷水南出鮮金山,北流至瑟水,注之。水出西南具山 東北逕光淹城東,而北逕青山東羅山西,東北流注 于谷水,谷水東北入于淮。

又東逕新息縣南,淮水東逕故息城南。《春秋左傳》: 隱公十一年,鄭息有違言,息侯伐鄭,鄭伯敗之者也。 淮水又東,逕浮光山北,亦曰,扶光山即弋山也,逕 新息縣故城南,應劭曰:息後徙東故加新也,王莽之 新德也。光武十九年,封馬援為侯國,外城北門內有 新息長賈彪廟,廟前有碑,面南又有魏汝南太守程 堯碑。魏太和中,蠻田益宗效域立東豫州,以益宗為 刺史。淮水又東,合慎縣水,水出慎陽縣西,而東逕慎 陽縣故城南,縣取名焉。《史記索隱》曰:慎陽屬汝南,如淳曰音震。闞駰曰:合作滇陽 承予五年末印更刻,遂誤以水為心漢高帝十一年,封欒說為侯國,潁 陰劉陶為縣長,政化大行,道不拾遺,以病去官,童謠 歌曰:悒然不樂,思我劉君。何時復來,安此下民。見思 如此。應劭曰:慎水所出,東北入淮,慎水又東流,積為 燋陂,陂水又東南流,為上慎陂,又東為中慎陂,又東 南為下慎陂,皆與鴻GJfont陂,水散流其陂首,受淮川左 結鴻陂。漢成帝時,翟方進奏毀之。建武中,汝南太守 鄧晨欲修復之,知許偉君曉知水脈,召與議之。偉君 言,成帝用方進言毀之,尋而夢上天,天帝怒曰:何敢 敗我濯子,淵是後民,失其利時。有童謠曰:敗我陂翟 子威。及子覆陂,當復明府,興復廢業。童謠之言,將有 徵矣。《漢書》:汝南舊有鴻隙大陂,郡以為饒。成帝時,關東數水陂溢為害。翟方進為相奏決去陂水,有 童謠曰:壞陂誰翟子,咸飯我豆食羹芋。魁反乎覆,陂當復誰,云者兩黃鵠遂署都水掾起 塘四百餘里,百姓得其利。陂水散流下合慎水,而東 南逕息城北,又東逕南入淮,謂之慎口。淮水又東,與 申陂水合水,上承申陂于新息縣北,東南流,分為二 水。一水逕深丘西又屈逕其南,南派為蓮湖水,南流 注于淮,淮水又左迤,流結兩湖,謂之東西蓮湖矣。 淮水又東,右合壑水,水出白沙山東,北逕柴亭西, 俗謂之柴水,又東北流于潭溪水,合水發潭谷東北 流,右會柴水,柴水又東逕黃城西故弋陽縣也,城內 有二城,西即黃城也。柴水又東北入于淮,謂之柴口 也。

淮水又東,北申陂枝水注之,水首受陂水于深丘, 北東逕釣臺南臺,在水曲之中臺,北有琴臺,又東逕 陽亭南,東南合淮。

淮水又東,逕淮陰亭北,又東逕白城南,楚白,公勝 之邑也,又東北去白亭一十里。

淮水又東,逕長陵戍南又東青陂水注之,分青陂 東瀆東南逕白亭,西又南于長陵戍東,東南入于淮。 淮水又東,北合黃水,水出黃武山東北,流木陵關, 水注之,水導木陵山西,北流注于黃水。黃水又東,逕 晉西陽城南,又東逕南光城南光郡治,又東北逕高 城南故弦高國也,又東北逕弋陽郡東,有虞丘郭南 有子相廟,黃水又東北入于淮,謂之黃口。淮水又東北逕褒信縣故城南,而東流注之者也。

又東過期思縣北,縣故蔣國周公之後也,春秋文, 公十年,楚王田于孟諸期思公復遂為右司馬,楚滅 之,以為縣。漢高帝十二年,以封賁赫為侯國。城之西 北隅有楚相孫叔敖廟,廟前有碑。

淮水又東,北淠水注之,水出弋陽縣南垂山西北, 流歷陰山關逕二城間,舊有賊難軍所謂頓防,西北 出山,又東北流逕新城戍東,又東北得詔虞水口西 北,去弋陽虞丘郭二十五里,水出南山東北,流逕詔 虞亭東,而北入淠水,又東北注淮,俗曰白鷺水。 東過原鹿縣南,汝水從西北來注之,縣即春秋之 鹿上也。《左傳》:僖公二十一年,宋人為鹿上之盟,以求 諸侯于楚。建武十五年,世祖更封侍中,執金吾陰鄉 侯,識為侯國者也。

又東過廬江安豐縣東北,決水從北來注之,廬江 故淮南也。漢文帝十六年,別以為國。應劭曰:故廬子 國也。決水自舒蓼北注,不於北來也,安豐東北注淮 者,窮水矣,又非決水,皆誤耳。

淮水又東,谷水入焉,水上承富水東南流,世謂之 谷水也。東逕原鹿縣故城北城側水南,谷水又東,逕 富陂縣故城北,俗謂之成閭亭,非也,《地理志》曰:汝南 郡有富陂縣,建武二年,世祖改封平鄉侯王霸為富 陂侯。《十三州志》曰:漢和帝永元九年,分汝陰置多陂 塘以溉稻,故曰富陂縣也。谷水又東,於汝陰城東南 注。下有缺字

淮水又東,北左會潤水,水首受富陂,東南流為高 塘陂,又東積而為陂水,東注焦陵陂,陂水北出為鮦 陂,陂水潭漲,引瀆北注汝陰四周隍塹,下注潁水焦 湖,東注,謂之潤水。逕汝陰縣東,逕荊亭北而東入 淮水,又東北窮水入焉。水出六安國安豐縣窮谷。 《春秋左傳》:楚救灊,司馬沈伊戍與吳師遇于窮谷者 也。川流泄注于決水之右,北灌安豐之左,世謂之安 豐水,亦曰窮水。音戎並聲相近,字隨讀轉流結為陂, 謂之窮陂。塘堰雖淪,猶用不輟。陂水四分,農事用康。 北流注于淮。京相璠曰:今安豐有窮水,北入淮。淮水 又東,為安豐津水,南有城,故安豐都尉治後立霍丘 戍淮,淮中有洲,俗號關洲,蓋津關所在,故斯洲納稱 焉。《魏書·國志》有曰:司馬景王征毋丘儉,使鎮西將軍 豫州刺史諸葛誕,從安豐津先至壽春。儉敗,與小弟 秀藏水草中。安豐津都尉部民張屬斬之,傳首京都, 即斯津也。

又東北至九江壽春縣西泚水,洪水合北注之,又東 潁水從西北來流注之。淮水又東,左合泚口,又東 逕中陽亭北為中陽渡水流淺磧,可以厲也。

淮水又東,流與潁口會東南逕倉陵北,又東北流逕 壽春縣故城西,縣即楚考烈王自陳徙此,秦始皇 立九江郡治,此兼得廬江豫章之地,故以九江名郡。 漢高帝四年為淮南國。孝武元狩六年,復為九江焉, 文穎曰,《史記·貨殖傳》曰:淮以北,沛、陳、汝南、南郡為西 楚。彭城以東,東海吳廣陵為東楚。衡山、九江、江南、豫 章、長沙為南楚,是為三楚者也。

淮水又北,左合椒水,水上承淮水,東北流逕蛇地, 南又歷其城東,亦謂之清水,東北流注于淮水,謂之 清水口者,左合椒水焉。

又東過壽春縣北,肥水從縣東北流注之,淮水于 壽陽縣西北,肥水從城而北入于淮,謂之肥口。淮水 又北,夏肥水注之,水上承沙水于城父縣右出東南, 流逕城父縣故城南,王莽之思善也。縣故焦夷之地。 《春秋左傳》:昭公九年,楚公子棄疾遷許于夷實城父 矣。取州來淮北之田以益之,伍舉授許夷田。杜預曰: 此時改城父為夷,故傳實之者也,言夷田在濮水西 者也,然則濮水即沙水之兼稱。得夏肥之通目矣,漢 桓帝永壽元年,封大將軍梁冀孫桃為侯國者也,夏 肥水自縣又東逕思善縣之故城南,漢章帝章和三 年分城父,立夏肥水,又東為高陂,又東為天淙,陂水 出分為二,流南為肥水,北為雞陂,夏肥東流左合雞 水,水出雞陂,東為黃陂,又東南流積為茅陂,又東為 雞水。《呂氏春秋》曰:宋人有取道者,其馬不進,投之雞 水是也,雞水又會肥水,而亂流東注,俱入于淮。 淮水又北逕山硤中,謂之硤石,對岸山上結二城, 以防津要西岸山上有馬跡,世傳淮南王乘馬昇仙 所在也。今山之東南石上有大小馬跡一十餘所,仍 今存焉。淮水又北逕下蔡縣故城東,本州來之城也。 吳季札始封延陵後邑州來,故曰延州來矣。《春秋》:襄 公二年,蔡成公自新蔡遷于州來,謂之下蔡也。淮之 東岸又有一城,下蔡新城也,二城對據,翼帶淮濆,淮 水東逕八山北山上有老子廟,淮水歷潘城南置潘 溪,戍戍東側,潘溪吐川納淮,更相引注,又東逕梁城 臨側淮川,川左有湄城,淮水左迤為湄湖,淮水又右, 納洛川于西曲陽縣北,水分閻溪北絕橫塘北,逕蕭 亭東又北,鵲甫溪水入焉。水出東鵲甫谷西,北流逕鵲甫亭南,西北流注于洛水,北逕西曲陽縣故城東, 王莽之延平亭也。應劭曰:縣在淮曲之陽,下邳有曲 陽,故是加西也。洛澗北歷秦墟下注淮。謂之洛口,《經》 所謂淮水,逕壽春縣北肥水縣東北注者也,蓋經之 謬矣,考川定土,即實為非是,曰洛澗,非肥水也。 淮水又北,逕莫耶山、西山,南有陰陵縣故城。漢高 祖五年,項羽自垓下從數百騎夜馳渡淮,至陰陵,迷 失道,左陷大澤。漢令騎將灌嬰,以五千騎追及之于 斯縣者也。按《地理志》:王莽之陰陸也。後漢九江郡治, 時多虎災,百姓苦之,南陽宋均為守退貪殘,進忠良, 虎悉東渡江。謝承《漢書》云:南陽宗資祖父均。趙明誠《金石錄》云:宗資墓在南陽,有天鹿辟邪, 知宋均當作宗均也

又東過當塗縣北,濄水從西北來注之,淮水自莫 耶山東北逕馬頭城,北魏馬頭郡治也。故當塗縣之 故城也。《呂氏春秋》曰:禹娶塗山氏女,不以私害公自 辛至甲四日復往治水,故江淮之俗,以辛壬癸甲為 嫁娶日也。禹娶在山西南縣,即其地也。《地理志》曰:當 塗侯國也。魏不害以圉守尉,捕淮陽反者公孫勇者, 漢以封之,王莽更名山聚也。

淮水又東,北濠水注之,水出莫耶山東北之溪,溪 水西北引瀆逕禹墟北,又西流注于淮。

淮水又北,沙水注之,經所謂蒗蕩渠也,淮之西有 平阿縣故城,王莽之平寧也,建武十三年,世祖更封 耿阜為侯國,《郡國志》曰:平阿縣有當塗山,淮出于荊 山之左,當塗之右,奔流二山之間,西揚濤北注之。《春 秋左傳》:哀公十年,大夫對孟孫曰:禹會諸侯于塗山, 執玉帛者萬國。杜預曰塗山在壽春東北,非也。余按 《國語》曰:吳伐楚,隳會稽,獲骨焉節專車。吳子使來,聘 且問之,客執骨而問之,敢問骨何為,大仲尼曰:丘聞 之昔禹致群神于會稽之山,防風氏後至,禹殺之,其 骨專車此為大也,蓋丘明親承聖旨,錄為實証矣。又 按劉向《說苑·辨物》:王肅之敘孔子廿二世孫孔猛所 出,先人書家,語並出此事,故塗山有會稽之名,考校 群書及方土一作士之目,疑非此矣。蓋周穆之所會矣, 淮水于荊山北過,水自南注之,又東北逕沛郡義城 縣東,司馬彪曰,後隸九江也。

又東過鍾離縣北,世本曰。鍾離,嬴姓也,應劭曰:縣 故鍾離子國也,楚滅之,以為縣。《春秋左傳》所謂吳公 子光伐楚拔鍾離者也。王莽之蠶富也,豪水出陰陵 縣之陽亭北,小屈有石穴,不測所窮言,穴出鍾乳,所 未詳也。豪水東北流逕其縣西,又屈而南轉,東逕其 城南又北歷其城東,逕小城而北流注于淮。

淮水又東,逕夏丘縣南,又東渙水西入九里注之。 渙水又東,南流逕雝丘縣故城南,又東逕承匡城,又 東逕襄邑縣故城南,故宋之承匡襄牛之地,宋襄公 之所葬,故號襄陵矣。《竹書紀年》:梁惠成王十七年,宋 景公衛公孫倉,會齊師圍我。襄陵十八年,惠成王以 韓師諸侯師于襄陵縣,齊侯使楚景舍來求成公會 齊,宋之圍即于此也。西有承匡城,春秋會于承匡者 也,秦始皇以承匡卑濕,徙縣于襄陵,更為襄邑也。王 莽以為襄平也,漢桓帝建和元年,封梁冀子胡狗為 侯國,《陳留風俗傳》曰:縣南有渙水。故傳曰:睢渙之間 出文章,天子郊廟,御服出焉。《尚書》所謂厥篚織文者 也。渙水又東,南逕已吾縣故城南,又東逕鄫城北。《春 秋》:襄公元年,《經書》:晉韓厥帥師伐鄭,魯仲孫蔑會齊 曹邾杞次于鄫,杜預曰:陳留襄邑縣東南有鄫城,渙 水又東,南逕鄢城北新城南又東南,左合明溝。溝水 自蓬洪陂東南流,謂之明溝。下入渙水,又逕亳城北。 《帝王世紀》曰:穀熟為南亳,即湯都也。《十三州志》曰:漢 武帝分穀熟置。《春秋》:莊公十三年,宋公子御說奔于 亳者也,渙水東逕穀熟城南。漢光武建武二年,封更 始子歆為侯國,又東逕楊亭北。《春秋左氏傳》:襄公十 二年,楚子囊秦庶長無地,伐宋師于楊梁,以報晉之 取鄭也。京相璠曰:宋地矣。今睢陽東南三十里,有故 楊梁,今曰陽亭也。俗名之曰緣城,非矣。西北去梁國 八十里。渙水又東,逕沛郡之建平縣故城南,漢武帝 元年,封杜延年為侯國,王莽之田平也。又東逕酇縣 故城南。《春秋》:襄公十年,會諸侯及齊世子光于吳本 作酃,誤。按《左傳》皆作會于柤,古文柤作今其地聚是也,王莽之酇治 矣。渙水又東,南逕費亭南。漢建和元年,封中常侍沛 國曹騰為侯國,騰字季興,譙人也,永初中定,桓帝策 封亭侯。此城即其所食之邑也。渙水又東,逕銍縣故 城南,昔吳廣之起兵也,使葛嬰下之。渙水又東,苞水 注之,出譙城北自汀陂,陂水東流,逕酇縣南,又東逕 鄲縣故城。南《漢志》:沛郡有酇縣,又有鄲縣。孟康曰:鄲音多漢景帝中元年, 封周應為侯國,王莽更之曰留城也,音多又東逕稽 山北嵇氏故居,嵇本姓奚,會稽人也,先人自會稽遷 于譙之銍縣,故為嵇氏,取稽字之上以為姓,蓋志本 也。嵇氏譜曰,譙有嵇山,家于其側,遂以為氏,縣魏黃 初中,文帝以酇城父山桑銍,置譙郡,故隸譙焉。苞水 東流入渙,渙水又東南逕蘄縣故城南。《地理志》曰:故垂鄉也,漢高帝破黥布于此,縣舊都尉治王莽之蘄 城也,水上有古石,梁處遺基尚存渙水,又東逕穀陽 縣,右會八丈,故瀆瀆上承洨水,南流注于渙。渙水又 東,逕縠陽戍南,又東南逕穀陽故城東北,右與解水 會,水上承縣西南解塘,東北流逕穀陽城南,即穀水 也。應劭曰,城在穀水又東,北流注于渙。渙水又東,南 逕白石戍,南逕蚿城南,洨水注之,水首受蘄水于蘄 縣東,南流逕穀陽縣八丈,故瀆出焉,又東合長直故 溝。溝上承蘄水,南會于洨,洨水又東南流于洨縣故 城北,縣有垓下聚,漢高祖破項羽所在也。王莽更名 其縣曰育城。應劭曰:洨水所出音,絞經之絞也,洨水 又東,南入于淮,故應劭曰:洨水南入淮。淮水又東,至 巉石,山潼水注之。水首受潼縣西南潼陂縣,故臨淮 郡之屬縣。王莽更名成信矣,南逕沛國夏丘縣,絕蘄, 逕夏丘縣故城西,王莽改曰歸思也,又東南流逕臨 潼戍西,又東南至巉石,西南入淮。

淮水又東逕浮山山北對巉石山梁氏天監中立 堰于二山之間,逆天地之心,乖民神之,望自然水潰 淮矣。

淮水又東,逕徐縣南,歷澗水注之。導徐城西北徐 陂,陂水南流,絕蘄水,逕歷澗水西,東南流注于淮。 淮水又東,池水注之,水出東城縣東北,流逕東城 縣故城南,漢以數千騎追,羽帥二十八騎引東城,因 四隤出,斬將而去,即此處也。《史記》:孝惠八年,封淮南 厲王子劉賜為侯國。《地理志》:王莽更名曰武城也。池 水又東,北流歷二山間,東北入于淮,謂之池口也。 淮水又東,蘄水注之,水首受睢水于穀熟城東北, 東逕建城縣故城北。漢武帝元朔四年,封長沙定王 子劉拾為侯國,王莽之多聚也。蘄水又東,南逕蘄縣 縣有大澤鄉,陳涉起兵于此,火為狐鳴處也,南則 洨水出焉。蘄水又東,南北入八丈,故溝出焉。又東流 南北長直,故瀆出焉,又東入夏丘縣東,絕潼水逕夏 丘縣故城北,又東南逕潼縣南,又東流入徐縣東,絕 歷澗,又東逕大徐縣故城南,又東注于淮。

淮水又東,歷客山逕盱眙縣故城西。《地理志》曰:都 尉治漢,武帝元朔元年,封江都易王子劉蒙之為侯, 國王莽更名之,曰匡武。淮水又東逕廣陵,歷淮陽城 北臨泗水岨于二水之間。《述征記》:淮陽太守治自後 置戍縣,亦有時廢興也。

又東北至下邳淮陰縣西,泗水從西北來流注之。 淮泗之會即角城也,左右兩川翼夾,二水決入之所, 所謂泗口也。

又東過淮陰縣北,中瀆水出白馬湖,東北注之。淮 水右岸,即淮陰也,城西二里有公路浦,昔袁術向九 江將東奔袁譚路出斯浦,因以為名焉,又東逕淮陰 縣故城北,北臨淮水。漢高帝六年,封韓信為侯國,王 莽之嘉信也,昔韓信去下鄉而釣于此處,也城東有 兩冢,西者即漂母塚也,周迴數百步,高十餘丈,昔漂 母食信于淮陰,信王下邳,蓋投金增陵,以報母矣。東 一陵即信母冢也,縣有中瀆水,首受江于廣陵,郡之 江都縣縣城臨江應劭。《地理風俗記》曰:縣為一都之 會,故曰江都也。縣有江水祠俗,謂之伍相廟也,子胥 但配食耳,歲三祭與五岳同舊水道也,昔吳將伐齊, 北霸中國,自廣陵城東南築邗城,城下掘深溝,謂之 韓江,亦曰邗溟溝,自江東北通射陽湖,《地理志》所謂 築水也。《地理志》:江都有渠水而北至末口,淮自永和中江都水 斷其水,上承歐陽引江入埭六十里,至廣陵城楚漢 之間為東陽郡。高祖六年為荊國,十一年為吳城,即 吳王濞所築也。景帝四年,更名江都。武帝元狩三年, 更曰廣陵。王莽郡曰江平縣,曰定安。城東水上有梁, 謂之洛橋,中瀆水自廣陵北出武廣湖、東陸陽湖、西 二湖、東西相直五里,水出其間,下注樊梁湖,舊道東 北出至博芝射陽二湖,西北出夾耶,乃至山陽矣,至 永和中患湖道多風,陳敏因穿樊梁湖北口下注津 湖。逕渡,渡十二里方達北口,直至夾耶興寧中,復以 津湖多風,又自湖之南北口沿東岸二十里穿渠入 北口,自後行者不復,由湖故蔣濟三州。論曰,淮湖紆 遠,水陸異路,山陽不通,陳穿溝更鑿馬瀨百里渡湖 者也。自廣陵出山陽,白馬湖逕山陽城西,即射陽縣 之故城也。應劭曰:在射水之陽,漢高祖六年,封左令 尹項纏為侯國也,王莽更之曰監淮亭。世祖建武十 五年,封子荊為山陽公,治此十七年為王國,城本北 中郎將庾希所鎮。中瀆又東,謂之山陽浦,又東入淮 謂之山陽口者也。

又東兩小水流注之,淮水左逕泗水國南故東海 郡也。徐廣《史記音義》曰:泗水,國名。漢武帝元鼎三年, 初置都郯,四年,常山憲王子思王商為國。《地理志》曰: 王莽更泗水郡為順水,陵縣為生夌,淩水注之,水出 淩縣東,流逕其縣故城東,而東南流注于淮,實曰口 也。應劭曰:淩水出縣西,南入淮,即經所謂之小水者 也。又東至廣陵淮浦縣入于海。應劭曰:浦,岸也,蓋側 淮濆。故受此名,淮水出縣故城,王莽更名之曰淮敬, 淮水于縣枝分北為游水,歷朐縣與沭合,又匡匡字GJfont末 詳朐山西山側有朐縣故城。秦始皇三十五年于朐 縣立石海上,以為秦之東門,崔琰《述初賦》曰:倚高艫 以周盼兮觀秦門之將,將者也,東北海中有大洲,謂 之郁洲。《山海經》所謂郁山在海中者也,言是山自蒼 梧徙此,云山上猶有南方草木,今郁州治,故崔季珪 之《敘述初賦》言,郁洲者,故蒼梧之山也,心悅而怪之, 聞其上有仙士石室也。乃往觀,見一道人獨處,休休 然,不談不對,顧非己及也。即其賦所云吾夕濟于郁 洲者也。游水又北,逕東海利城縣故城之東,故利鄉 也。漢武帝元朔四年,封城陽共王子嬰為侯國,王莽 更之曰流泉。游水又北,歷羽山西。《地理志》曰:羽山在 祝其縣東南。《尚書》曰,堯時曰,四岳得舜進十六族殛 鯀于羽山是為,檮杌與驩兜三苗共工同其罪,故世 謂之四凶。鯀既死其神化為黃龍,龍字誤當作熊入于羽淵, 是為夏郊三代祀之。故連山易曰,有崇伯鯀伏于羽 山之野者,是也。游水又北,逕祝其縣故城西。《春秋經 書》:夏公會齊侯于夾谷。《左傳》:定公十年,公及齊平會 于祝其實夾谷也。服虔曰地二名,王莽更之曰猶亭。 縣之東有夾口浦,游水左逕瑯琊即丘縣故城之西。 《地理志》曰:莒子始起于此,後徙莒,有鹽官,故世謂之 南莒也。游水又東,北逕贛榆縣北,東側巨海有秦始 皇碑,在山上去海一百五十步,潮水至加其上三丈, 去則三尺,所見東北傾,石長一丈八尺,廣五尺,厚三 尺八寸,一行一十二字。游水又東,北逕紀鄣故城南。 《春秋》:昭公十九年,齊伐莒,莒子奔紀鄣,莒之婦人怒 莒子之害其夫,老而託紡焉,取其纑而夜縋,縋絕鼓 譟,城上人亦譟。莒共公懼,啟西門而出,遂奔入紀,故 紀子帛之國。《穀梁傳》曰:吾伯姬歸于紀者也。杜預曰, 紀鄣地二名,東海贛榆縣東北有故紀城,即此水也。 游水東北入海,舊吳之燕岱常泛,巨海憚其濤嶮,更 沿溯是瀆,田是出。《地理志》曰:游水自淮浦北入海。《爾 雅》曰:淮別為滸,游水亦枝稱者也。

按《晉書·地理志》:宣城郡陵陽,淮水出東北入江,仙 人陵陽子明所居。

按《隋書·地理志》:淮安郡平氏,舊置漢廣郡,開皇初 郡,廢有淮水。

熙平郡桂陽,有貞女山、方山,有盧水、淮水。

按《唐書·地理志》:泗州臨淮郡盱眙有直河,太極元 年,敕使魏景倩引淮水至黃土岡,以通揚州。

宿州虹有廣濟新渠,開元二十七年,採訪使齊澣 開自虹至淮陰北十八里,入淮,以便漕運,既成,湍急 不可行,遂廢。

按《宋史·河渠志》:昔孝文時,賈誼言,漢以江淮為奉地, 謂魚鹽穀帛多出東南,至五鳳中,耿壽昌奏,故事歲 增關東穀四百萬斛,以給京師,亦多自此渠漕運,唐 初改通濟渠為廣濟渠,開元中,黃門侍郎平章事裴 耀卿言,江淮租船自長淮西北泝鴻溝,轉相輸納于 河陰,含嘉太原等倉凡三年,運米七百萬石,實利涉 于此,開元末,河南採訪使汴州刺史齊澣以江淮漕 運經淮水波濤有沉損,遂浚廣濟渠,下流自泗州虹 縣至楚州淮陰縣北八十里,合于淮。踰時畢功,既而 水流迅急,行旅艱險,尋乃廢。停卻由舊河,德宗朝歲 漕運江淮米四十萬石以益關中,時叛將李正己田 悅皆分軍守徐州,臨渦口梁崇義阻兵,襄鄧南北漕 引皆絕于是水,陸運使杜佑請改漕路,自浚儀西十 里,疏其南涯,引流入琶琵溝,經蔡河至陳州,合潁水 是秦漢故道,以官漕久不由此,故填淤不通,若畎流 培岸,則功用甚寡,又廬壽之間有水道,而平岡亙其 中曰雞鳴山,佑請疏其兩端,皆可通舟,其間登陸四 十里而已,則江湖黔嶺蜀漢之粟,可方舟而下,由是 白沙趨東關,經廬壽浮潁步蔡歷琵琶溝入汴河,而 復經泝淮之險,徑于舊路二千里,功寡利多,朝議將 行,而徐州順命,淮路乃通。

按《夢溪筆談》:唐李翱為東南錄云:自淮沿流至于高 郵,乃泝至于江,孟子所謂決汝漢排淮泗而注之江。 則淮泗固嘗入江矣,此乃禹之舊跡也,熙寧中,曾遣 使按圖求之故道,宛然,但江淮已深其流,無復能至 高郵耳。

按《地理通釋·十道山川攷》:淮水,職方青州,川出唐州 桐柏縣大復山,東南至盱眙軍,昭信縣入海。桐柏 縣、漢平氏縣東界。

按《金史·地理志》:壽州下蔡有淮水。

唐州桐柏大定,十年始置正官,興定五年六月,廢 有桐柏山淮水。

潁州汝陰有淮水。

潁上元光二年十一月,改隸壽州,有淮水。

泗州虹有淮水。

按《圖書編·淮水考》:《禹貢》云:導淮自桐柏,東會于泗沂,東入于海。按淮水出河南南陽府唐縣、泌陽,及湖廣 德安府隨州、襄陽府棗陽縣、四界,胎簪山,禹只自唐 縣桐柏山導之桐柏,去胎簪不遠,沂水至邳州,會泗 同,至南直隸淮安府清河縣,入淮,自桐柏東會于泗 沂,至本府海州入海。

胎簪山極,廣大深秀,綿亙河南南陽府唐縣、泌陽湖 廣德安府、隨州襄陽府、棗陽縣、四州縣、之界,有臥龍 山石、女山、蓮花峰、銅山、皆其山也,而淮正出于泌陽 之銅山下,謂淮源出桐柏山者,此也。

黃河由淮入海考,按鄭曉曰:洪武二十四年,河決,黑 羊山東逕汴城北五里,又南至項城入淮。而故道遂 淤正統十三年決張秋沙灣,東流入海,又決滎澤,東 經汴城歷睢陽自亳入淮,景泰七年,始塞沙灣,而張 秋運道復完,自後河勢南趨,而汴城之新河又淤,弘 治二年以後,漸徙而北又決,金龍口等處直趨張秋 橫衝會通河,奔流入海。而汴城南之新河又淤,命副 使御史劉大夏治之,施功未竟,伏流潰溢人,皆言黃 陵岡,塞口不合張秋,護堤復壞,河不可治,運道不可 復,且有為海運之說者,蓋滎澤孫家渡口,舊河東經 朱仙鎮,下至項城南,猶有河流淤淺近二百餘里。若 多役,夫力疏,濬深廣,使由泗入淮可殺上流之勢。黃 陵岡賈魯舊河南經曹縣梁進口,下通歸德丁家道 口以分殺水勢,然梁進口以南滔滔,無阻以北淤澱, 將平計其功力,僅八十里,若多役夫力,疏濬深廣,使 由徐入淮,可殺下流之勢。水勢既下,則決口可塞,運 道可完矣。但既疏之後,不能保其不復淤,既塞之後, 不能保其不復決耳。是時劉大夏能虛懷博訪,推心 任下五旬而事竣。

江通于淮。考江與淮本不通,越揚州高郵僅四百里, 許吳夫差與晉會潢地鑿溝以運輜重,隋人廣之築 堤壅水于兩頭,自江拽船而上,復拽船而下于淮,于 是江淮舟楫始達。

按《湖廣通志》:德安府隨州有太平山,或名胎簪,最峻, 東北諸山皆宗之,淮水出于其下,北流于桐柏。 按《河南通志》:南陽府桐柏縣西三十里有胎簪山,淮 水發源于此,縣東一里有桐柏山,淮水經其下,禹導 淮自桐柏即于此。

淮瀆在桐柏縣西二十五里,源出胎簪山,流經信陽、 確山、真陽、息縣、固始,會泗沂,東入于海。

按《南陽府志》:淮水在桐柏縣西,《水經》:淮水出南陽平 氏縣胎簪山東北,過桐柏山。《山海經》曰:淮出餘山,在 朝陽東義鄉西。《尚書》:導淮自桐柏。《地理志》曰:南陽平 氏縣,王莽之平善也。《風俗通》曰:南陽平氏縣,桐柏大 復山在東南,淮水所出也,淮均也。《春秋說題辭》曰:淮 者,均其勢也。《釋名》曰:淮,圍也,圍繞揚州北界,東至于 海也。《爾雅》曰:淮為滸然,淮水與澧水同源俱導,西流 為澧,東流為淮,自潛流地下三十許里,東出桐柏之 大復山南,謂之陽口水南,即復陽縣也,又按淮水其 源初出伏流三十里,湧為三泉,因濬為井,所為淮井 是也。流六七里成河,東北經大復山,山南有淮源廟, 從義陽縣南,東過江夏平春縣北寺,又東過新息縣南 期思縣北,至原鹿縣南,與汝水合,又東過廬江安豐 縣與決水合,又東至當塗縣與渦水合,又東過鍾離 北夏丘縣南,又東至徐縣合澗水、蘄水,又東至盱眙 又東北至下邳淮陰縣,與泗水合,東至廣陵淮浦縣 而入海,近海數百里通潮汐,《尚書》云:導淮自桐柏東 會于泗沂,東入于海是也。

月河,在桐柏縣東,一水如帶,旋繞山岑如月之圓,合 圍山諸水入於淮。

水磨灣,在桐柏縣西十里,林木蓊蔚水,東南流入于 淮。

按《信陽州志》:淮水在州北四十五里,《水經》云:淮水東 經義陽即此。

明河,一曰明港,河在州北九十里,源出天目山東,流 入于淮。

洋河在州東北七十里,一名旴河,東流入于淮。 溮河在州南四十里,源出隨州黃土山,流抱州城,入 于淮。

按《舞陽縣志》:沙河在縣北五十里,源出魯陽堯山,經 北舞渡東會澧水,達于淮。

按《確山縣志》:淮水在縣南四十里,源出南陽唐縣之 桐柏山,東南潛流三十里,東出大復山,東流入縣境, 經真陽、信陽、羅山,至息縣東南,合汝水,東注固始朱 皋鎮出境又南,合淝水、渦水、納沂泗水入海,禹貢所 云導淮自桐柏也。

按《真陽縣志》:淮水在縣南九十里,源出桐柏山東南, 流經信陽入潁水界。

閭河,在縣南二十五里,源出確山縣高皇陂,東流合 撞陂港,經柳塞寺西入淮。

清水港河,在縣南四十里,自確山縣橫山,發源通板 橋河,東入淮。彭家河,在縣南十二里,通閭河,東入淮。

按《息縣志》:淮水在縣南四里。

營河,在縣北一百里,源出汝河支流,東南入于淮。 泥河,在縣東四十五里,源出萬安塘,東達于淮。 谷河,在縣東四十里,源出堅斧堰,東達于淮。

按《羅山縣志》:淮水在縣西北二十里。

濼清河,在縣北三十里,即濼水澗,下流入于淮。 月兒灣河,在縣東北三十里,源出掘山,流入于淮。 竹竿河,在縣東北三十里,源出窟壟山,北流入于淮。 按《光州志》:潢河一名小黃河,源出湖廣麻城縣分水 嶺,經光山縣界,至州西北流貫城東出,合恨溝入于 淮。

白露河,在州東四十里,源出弋陽縣南北,流歷陰山 關,合淠水,北流入于淮。

按《光山縣志》:淮水在縣北九十里。

寨河,在縣北二十里,北流合清流河入于淮。

官渡河,在縣南五里,源出分水嶺,至光州為小黃河, 北流入于淮。

臨仙河,在縣南二十里,合官渡河,北流入于淮。 按《固始縣志》:淮水在縣北七十里,自張莊人境,受白 露河、曲河、史河、水至朱皋出境。《山海經》云:淮在期思 北是也。

春河,在縣南十五里,源出商城縣黑山坡,東流入于 淮。

泉河,在縣東四十里,受石梁堰沿城澗等水入于淮。 曲河,在縣西二十里,源出斛山東,北流入于淮。 按《汝陽縣志》:汝水源出汝州天息山東南,入西平界, 經上蔡汝陽新蔡固始朱皋鎮,合于淮。

梅山河,在縣南一百里,東流入于淮。

營河,在縣東北一百五十里,東流入于淮。

按《項城縣志》:穀河源出商水縣西召陵岡,流經縣境 入于淮。

按《西華縣志》:清流河源出許州東秋湖,流經鄢陵西 華縣界,入于淮。

按《臨潁縣志》:石梁河源出密縣山谷中,流至朝華寺, 前匯為黑白二龍潭,東流經臨潁縣北境,合蔡河達 于淮。

按《商水縣志》:北池湖在縣城北十五里,聚穀濟棗子 雙溝五河之水,方四十里,東流入陳州境,達于淮。 按《永城縣志》:澮河在縣南二十里,自亳州經流入蒙 城,達于淮。

按《江南通志》:淮河在淮安府治西南五里許,自泗州 龜山東北流,與汴河合,東北入于海。

按《霍丘縣志》:淮河在縣北四十五里。

澧河,在縣西十里,發源棗木河,東北流入淮。

東河,在縣東五十里,源自六安州東來,入淮河。 史河,源出固始縣界,經縣北境入淮。

決水在縣境,《通志略》云:淮水東過安豐,決水自南來 入焉。

按《潁上縣志》:淮河在縣南二十五里。

潤河,在縣西南四十五里,淮潤鄉源出潁州,西流入 淮。

江口河,在縣西北五十里,源出潁州東南,合潤河入 淮。

按《潁州志》:潁河在州城西,自南頓而東,流至趙家渡 入州境,東過沈丘繞北門外,過留陵至江陽鎮入于 淮。

大潤河,在州城南五十里,源出土陂,以上諸池泉、歷 泉、南諸陂、東過磚橋受小潤河,東南入淮。

谷口,在州城南九十里,源自潤河,經西鄉一虎橋,至 水臺西入淮。

按《鳳陽府志》:淮河經懷遠縣之東南,昔大禹鑿荊塗 二山之峽,使淮出其間水乃安流者,即此。按淮源出 南陽桐柏山,歷信陽汝寧壽春,挾七十二山河之水, 激蕩于荊塗鑿山,通道下濠梁,會淝渦GJfont沱溪湖諸 水,至界溝入泗州,境一自草嘴、劉溝、洪澤湖、東至清 河縣,天妃閘河口,會黃河入海。一由大澗口入湖,由 湖達江,以至于海。兩路通行,此淮之端委也,第黃強 淮弱,勢不相敵,淮為黃扼別由大澗口、施家溝、周家 橋、高良澗、武家墩、等處散入射陽湖、白馬湖、草子湖、 高寶、等湖,迤邐入江。所謂排淮泗而注之江者,此也。 此淮之支流也,明隆慶六年,淮大溢,黃水亦漲,相逼 不得直下,沙隨波停,遂將清口淤塞,所謂門限沙者, 是也。萬曆二年,淮又溢,總河潘季馴始為高家堰、祇 築大澗口一處,淮猶可洩後,將小澗口等處凡入湖 舊道盡築隄防,自是清沙日高,淮水益壅,而泗大病 矣。郡紳常三省,力辨其非,時隄工已成,不便復更。萬 曆二十一年,水患益烈。巡按牛應元親行踏勘,議開 金家灣芒稻河,洩湖水入江,繼議開周家橋,洩淮水 入湖,又以淮受黃逼,乃先開武家墩,以殺其勢。此議 開三閘之所由來也,是後,定計分黃以腰鋪,地勢不若黃家嘴,為便時奏請監督大發,河南,山東,江北,等 處民夫自黃家嘴而下,直至漁溝朗舍由安東北疏 為河,身歸五港口使獨入海,不趨清口逼淮,令得縱 出,又定計導淮,先濬金家灣芒稻河,以為湖水入江 之路,又開子嬰溝,由射陽廣洋湖入海,下流既通上 流,尚阻乃建武家墩閘由永濟河達涇河,下射陽湖 入海。建周家橋閘,由草子湖、寶應湖入子嬰溝,下廣 洋湖入海。上下流通,自不橫逆為害,不獨泗境安,即 淮揚高寶亦安。此建三閘以分黃導淮治河之所由 來也。

按《懷遠縣志》:天河在縣城南五里,逕塗山,西南流入 于淮。

洛河,在縣南七十里,源出定遠縣界清洛澗,至洛河 鎮入淮。

淝河,在縣北十五里,至縣荊山,東北入淮。

洱河,在縣西六十里,至縣南歐家村入淮。

碧溪澗,在縣城南一里,從荊山下迂迴城中,入于淮。 又有冷水澗澗、柴澗、茅澗、俱入淮。 渦水,在縣城北一里,發源自葛河口,由鹿邑西來,至 亳城北與馬尚河合,經蒙城流至本縣東入淮。 塗山在縣治東南八里,與荊山兩岸對峙,淮水經其 中。

按《壽州志》:淮水歷正陽合沙門,經本州境。

硤石山在州城北二十里,兩岸相對,淮水經其中。 按《臨淮縣志》:淮水在縣治北十里。

市河,在縣城中,濠水舊從清流門入,與此河會入淮。 宋連南夫作守,始掘濠水徑達于淮。

月明湖,在縣城東一里,北流入淮。

溪河,在縣東北五十里,水流入淮。

乘龍洲,在縣東北四十里,淮水中流,周世宗征濠,夜 遣兵持炬乘橐駝絕淮濠兵,驚以為鬼,龍也,因以名 洲。

沙澗,在縣南六十里,流入淮。

響水澗,在縣城東,又有紅娘子澗,焦子澗,青山澗,俱 入淮。

按《定遠縣志》:池河在縣南六十里,自廬州巢縣界流 入縣境,凡一百四十里,東北流入淮。

按《五河縣志》:淮河在縣東一里。

澮河,在縣南門外,源出河南歸德府永城縣馬長河, 東流經宿州,過靈壁縣固鎮橋至縣,南東流入淮。 沱河在縣西北一里,源出宿州紫蘆湖逕靈壁縣東、 南至縣西北,遶澮河東流入淮。

潼河,在縣東北四十里,源出虹縣羊城湖,遶沱河經 天井湖,南至銕鎖嶺入淮。

GJfont河,在縣東南二里,源出南河,東流入于淮。 五河口,在縣東二里,乃淮澮沱潼GJfont五水會處。 按《鳳陽縣志》:淮居四瀆之一,去鳳陽僅七八里,東通 泗水,西匯渦河,少折而南,則由壽州以至六安,合東 西南三面,計之紆迴六七百里,其害有時溢,有時決, 而無時或徙其利,可以溉,可以灌,亦可以通漕,傍河 數大鎮,莫不資水生息民用安阜然為,鳳邑所轄者。 上至蚌埠,下至西土壩而已,蚌埠迤西則屬懷遠,西 土壩迤東則屬臨淮鳳邑,所當汛防者,不過六七十 里,兩岸居民稠密而長淮一衛軍民雜處尚稱繁庶。 其間商艦漁艘,往來絡繹不絕,弄兵于潢池,中者無 有,也然未雨綢繆,豳風載詠蒞斯者,無事為有事之 防,其庶幾乎。

按《泗州志》:淮河自五河東來,經州城南。

汴河,即隋時所開,自大梁過淮。

一字河,在州東門外,以河形直如一字,故名,隋時開 通直河口入淮。

欄馬河,在州北十八里,夏月水通汴入淮。

甓山湖,在州西四十里,長十餘里,水通淮。

撞堡溝,在州城西北五十里,夏潦通淮。

黃岡溝,在州城西二十里,引湖水入淮。

寇家溝,在州城西五十里,通甓山,湖水入淮。

章家溝,在州城西一里,沙湖水由此入淮。

按《盱眙縣志》:淮水在縣城北。

池河在縣,西發源自合肥,至本縣界北流入淮。 木場河,在太平鄉,發源嘉山,北通淮。

長沙洲,在縣城北,淮水泛漲賴以捍禦。

新河,在彭城鄉,宋發運使蔣之奇開浚以避淮,流之 險。

三城湖,在縣城西,通池河入于淮。

按《宿州志》:蟹河在州城西南四十里,源出本州仁義 鄉,東流逕靈壁縣入于淮。

泡河,在州城南九十里,源出亳州舒安湖,經州之臨 渙城,合澮水,東流至五河縣入淮。

按《靈壁縣志》:淮水在縣城西南一百五十里。

溝水,在縣城東北三十里,源出東洪里,東流至五河 入淮。按《潁州志》:潁河在州西鄉,自南頓東來,繞州北門外 至正陽入淮,明宣德五年,西北淤塞俗呼為小河,上 達古汴,下通淮泗。

按《清河縣志》:淮河自盱眙龜山東北,流經縣治東南 三里溝,故平江伯所鑿,導分入通濟閘,以接漕運,其 委乃經甘羅城以北,合黃河入海。

運河,元時故道,由郡東入淮,至清口亦稱險要,故平 江伯改自郡,西經清江浦入本縣七里溝東界迤,南 出三里溝,達于淮,以溯河。

黃河原經天津衛北入海,後南潰留城超徐邳亂洸 沂直下,從三汊河東南小清河合于淮,以趨海。 大清河口,在治東北八里,入治西北老黃河口,遶縣 北漁溝鎮一帶,出治東北大河口,達淮,今淤淺。 小清河,在治前百五十步,東去入淮。

費家湖,在治西南四里,常漲于淮,水涸則耕種。 北萍湖,在治東南九十里,通于淮,淮漲則匯湖為澤。 四鋪湖,在縣東北三十里,周圍十五里,入淮。

富陵湖,舊有溝通淮。

七里溝,在縣治東南十里入淮。

三里溝,在縣治東南三里,今新改淮口通運。

雙溝,在縣治西南二十里,出泗州迮家灣入淮。 石人溝,在縣治西八里,達淮。

卞家溝,在縣治南五里,通淮出魚。

按《桃源縣志》:杜村湖,在縣治東南三十里,通淮。 倉基湖在縣治南七里,積水四時不涸,水溢通新河, 曲折東流五里,會丁家溝,達河入淮。

黃河在縣治北百十餘步,原自山東,由淮入海,徐邳 泗河之下流。

按《淮安府志》:淮河源出南陽府平氏縣桐柏山,其源 初湧復潛流三十里,然後長騖東北,經大復山從義 陽郡東北過平輿,又東逕新息南期思南,合汝水,東 下壽春潁水至荊山,合渦水,又東北合濠水,東下北 轉淮陰,合泗水,東至廣陵郡而入海。

黃河源遠變多不煩,具論其中原入海,故道今堙,而 淮安舊蹟,自山東河南諸水,匯于淮泗,今合黃河,併 入于淮矣。

高良澗,在山陽縣治西南九十里,由清河澗沙埠橋 入淮。

馬邏港,在山陽縣治東北九十里,通淮鹽運,今淮河 合流,經此乃成大河。

蘆浦港,在山陽縣治東北一百二十里,東南入射陽 湖,西入淮。

建義港,在山陽縣治東北八十里,東南流通濟溝入 射陽湖,北入于淮。

通濟溝,在山陽縣治東北六十里,東經馬邏港入射 陽湖,西自橫溝入淮。

按《揚州府志》:淮河,晉郭璞云:淮河出義陽平氏縣 桐柏山東北,經汝南汝陰淮南譙國下邳,至廣陵縣 入海,盛儀云,淮無至廣陵入海之理,璞豈誤聞或一 時水泛偶經耶,近來黃河南注與淮合流,併衝翟壩 周橋泛入高寶諸湖,而清水潭以決揚并受淮之害, 景純之言始驗云。

邗溝,周敬王三十四年秋,吳城邗溝通江淮時夫差 欲霸中國,乃築城廣陵穿溝東北,通射陽湖,西北至 末口,謂之邗溝,漢吳王濞煮海為利復開邗溝,自茱 萸灣下抵海陵倉及如皋蟠谿以通鹽艘。隋煬帝幸 江都,命尚書左丞皇甫議發淮南諸州兵丁十餘萬, 開邗溝,自山陽至揚子入江渠,廣四十步,旁植以樹 蓋前此揚州西北自末口達六合,入江東北,自射陽 湖入淮,至是始自揚子達六合,自山陽瀆入淮矣。 按《合肥縣志》:肥水源出紫蓬山,北流二十里分為二, 其一東流往合肥縣,又東南歸巢湖。其一西北流二 百里,出壽春,入于淮。

按《邳州志》:泗河在州南二里,即泗水,禹貢所載,其源 出魯卞縣桃墟,其源有四,道由西南過,徐又東過下 邳,合沂武二水,東至清河縣,又會淮水,東入海。 沂河在州城西,自山東沂州城西流至下邳,西南入 泗河,達于淮。

按《海州志》:一帆河在官河東北,流至伊廬山,南通安 東縣,入淮。

按《安東縣志》:淮河在縣治南百餘步,經雲梯關東北 入海。

漣河在縣境,有東西中漣三河,闊八十餘丈,發源自 西北大湖,東南入淮。

澳河在縣城東南百餘步,亦名龍潭,南臨大淮為壩 以瀦水利。

官河在縣城北三十里,自西漣來,南通中漣,東流散 入遏蠻等河入淮。

支家河在縣城西十五里,南通山陽溝及孫新村浦 入淮。

響水河,在治西一里,舊有迎仙橋堙塞,洪武三年,重挑接支家河,引沭水太湖中,漣南流入淮。

劉村浦,

臧家浦,

界溝浦,

逄村浦,

鍬溝浦,

大飛浦,

酆溝浦,已上七浦,益東流入淮。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