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263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二百六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百六十三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二百六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二百六十三卷目錄

 沔水部彙考一

  考

山川典第二百六十三卷

沔水部彙考一编辑

《禹貢》
之沔水
编辑

沔水亦名「漢水」,源出今陝西鳳翔府褒城縣之古金 牛縣地,合褒水、漢水、濜水東流入湖廣安陸府潛江 縣界,又過荊門州,合滄浪、夏、襄諸水,東流至漢陽府 漢陽縣之沌口,入于江。

按:《書經夏書禹貢》:「西傾,因桓是來,浮于潛,逾于沔。」孔傳 漢上曰:「沔!」蔡傳蘇氏曰:「漢始出為漾,東南流為沔,至漢 中東行為漢沔。」

按:《山海經西山經》:「嶓冢之山,漢水出焉,而東南流注 于沔。」至江夏安陸縣,江即沔水。

《東山經》獨山,末塗之水出焉,而東南流注于沔。 按《漢書地理志》:「右扶風武功」褒水,出衙嶺,至南鄭 入沔。

弘農郡盧氏。有育水,南至順陽入沔。又有洱水,東 南至魯陽,亦入沔。

《上雒》:有甲水,出秦嶺山,東南至錫入沔。

南陽郡「育陽。」有南筮聚在東北。應劭曰:「育水出弘 農盧氏,南入于沔。」

筑陽。故穀伯國。莽曰「宜禾。」應劭曰:「筑水出漢中房 陵,東入沔。」

南郡臨沮。漳水所出,東至江陵,入陽水,以入沔、 華容。雲夢澤在《南荊州》,藪夏水首受江,東入沔 《江夏郡》。高帝置,屬荊州。應劭曰:「沔水自江別至南 郡華容為夏水」,過郡入江。

漢中郡旬陽。北山,旬水所出,南入沔。

房陵:淮水所出,東至中廬入沔。

沔陽。有鐵官。應劭曰:「沔水出武都,東南入江。」如淳 曰:「北方人謂漢水為沔水。」師古曰:「漢上曰沔。」

按:《後漢書郡國志》,「南郡,中盧侯國。」縣南十五里有 陵水,東流注沔水。

隴西郡氐道養水出此。漢水二源,東源出縣之養 山,名養。《南都賦註》曰:「漢水源出隴西,經武都至武關 山,歷南陽界,出沔口入江。」《巴漢志》曰:「西漢出隴西嶓 冢山,會白水,經葭萌入漢。始源曰沔,故曰漢沔。」 武都郡,沮沔水出東狼谷。

按《水經》,「沔水出武都沮縣東狼谷中。」沔水一名沮 水。闞駰曰:「以其初出沮洳然,故曰沮水也。」縣亦受名 焉。導源南流,泉街水注之,出河池縣東南流入沮縣, 會于沔。

沔水又東南,逕沮水戍,而東南流注漢,曰「沮口。」所 謂沔漢者也。《尚書》曰:「嶓冢導漾,東流為漢。」《山海經》所 謂「漢出鮒嵎山」也。東北流,得獻水口。庾仲雍云:是水 南至關城,合西漢水,漢水又東北合沮口,同為漢水 之源也。故如淳曰:「北方人謂漢水為沔水。」故孔安國 曰:「漾水東流為沔。」蓋與沔合也,至漢中為漢水。是互 相通稱矣。

沔水又東逕白馬戍南,濜水入焉。水,北發武都氐 中,南逕張魯城東。魯沛國張陵孫陵學道于蜀鶴鳴 山,傳業衡,衡傳于魯。魯至行寬惠,百姓親附,供道之 費,米限五斗,故世號「五斗米道。」初平中,劉焉以魯為 督義司馬,往漢中,斷絕谷道。當作閣道用遠城治因即崤 嶺,周迴五里,東臨濬谷,杳然百尋。西北二面,連峰接 崖,莫究其極。從南為盤道,登陟二里有餘。濜水又南 逕張魯治東,水西山上有張天師堂,于今民事之。庾 仲雍謂「山為白馬塞,堂為張魯治。」東對白馬城,一名 陽平關。濜水南流入沔,謂之濜口。其城西帶濜水,南 面沔州城側,二水之交,故亦曰濜《口城》矣。

沔水又東,逕武侯壘南。諸葛武侯所居也。南枕沔 水,水南有亮壘,背山向水,中有小城,迴隔難解。 沔水又東逕沔陽故城南。原本此十字是注文謝云據宋本作經文今從之 注城,舊漢祖在漢中,言蕭何所築也。漢建安二十四 年,劉備并劉璋,北定漢中,始立壇即漢王位于此城。 其城南臨漢水,北帶通逵,南面崩水三分之一。觀其 遺略,厥狀時傳。南對定軍山。曹公南征漢中,張魯降, 乃命夏侯淵等守之。劉備自陽平關南渡沔水,遂斬 淵首,保有漢中。諸葛亮之死也,遺令葬于其山,因即 地勢,不起墳壟,唯深松茂柏,攢蔚川阜,莫知墓營所 在。山東名高平,是亮宿營處,有亮廟。亮薨,百姓野祭。 步兵校尉習隆、中書郎向充共表云:「臣聞周人思召伯之德,甘棠為之不伐;越王懷范蠡之功,鑄金以存 其像。亮德軌遐邇,勳蓋來世,王室之不壞,實賴斯人。 而使百姓巷祭,戎夷野祀,非所以存德念功,追述在 昔者也。今若盡順民心,則黷而無典,建之京師,又逼 宗廟,此聖懷所以惟疑也。」臣謂宜近其墓,立之沔陽, 斷其私祀,以崇正禮。始聽立祀,斯廟蓋所啟置也。鍾 士季征蜀枉駕,設祠營東,即《八陣圖》也。遺基略在,崩 褫難識。

沔水又東,逕西樂城北。在山上,周三十里,甚險固。 城側有谷,謂之「容裘谷」,道通益州,山多群獠,諸葛亮 築以防遏。梁州刺史楊亮以即嶮之固,保而居之。為 苻堅所敗,後刺史姜守、潘猛亦相仍居此城。城東容 裘谿注之,俗謂之洛水也。水南遵宋本作導巴嶺山東北 流,水左有故城,憑山即嶮,四面阻絕。昔先主遣黃忠 據之,以拒曹公。谿水又北,逕西樂城東,而北流注於 漢。

漢水又左,得度口水。出陽平北山,水有二源,一曰 清撿,出佳鱯,二曰濁撿,出好鮒。常以二月八日取之, 美珍常味。鱯似鯰而大白色鮒一名鰿今之鯽也度水南逕陽平縣故 城東,又南逕沔陽縣故城東,而南流注于漢水。又東, 右會溫泉水口,「水發山北,平地方數十步,泉源沸湧, 冬夏湯湯,望之則白氣浩然,言能瘥百病。」云「洗浴者 皆有硫黃氣,赴集者常有百數。」池水通注漢水。 漢水又東,黃沙水左注之。水北出遠山,山谷邃嶮, 人跡罕交,谿曰「五丈谿。」水側有黃沙屯,諸葛亮所開 也。其水南注漢。水南有女郎山,山上有女郎冢,遠望 山墳,嵬嵬狀高,及即其所,裁有墳形。山上直路下出, 不生草木,世人謂之「女郎道。」下有女郎廟及擣衣石, 言張魯女也。有小水北流入漢,謂之女郎水。

漢水又東合褒水。水西北出衙嶺山,東南逕大石 門,歷故棧道下谷,俗謂「千梁無柱」也。諸葛亮《與兄瑾 書》云:「前趙子龍退軍,燒壞赤崖以北閣道,緣谷一百 餘里。其閣梁一頭入山腹,其一頭立柱于水中。今水 大而急,不得安柱,此其窮極,不可強也。」又云:「頃大水 暴出,赤崖以南,橋閣悉壞。」時趙子龍與鄧伯苗,一戍 赤崖屯田,一戍赤崖「口,但得緣崖與伯苗相聞而已。」 後諸葛亮死于五丈原,魏延先退而焚之,謂是道也。 自後案舊修路者,悉無復水中柱逕,涉者浮梁振動, 無不搖心眩目也。褒水又東南,逕三交城,城在三水 之會故也。一水北出長安,一水西北出仇池,一水東 北出太白山,是城之所以取名矣。褒水又東南,得丙 水口,水上承丙穴,穴出嘉魚,常以三月出,十月入地。 穴口廣五六尺,去平地七八尺,泉懸注,魚自穴下透 入水,穴口向丙,故曰丙穴。下注褒水。故《左思》稱「嘉魚 出于丙穴,良木攢于褒谷」矣。褒水又東南歷小石門, 門穿山通道六丈有餘,刻石言「漢明帝永平中,司隸 校尉犍為楊厥之所開。」逮靈帝建和二年,漢太中大 夫同郡王升嘉厥開鑿之功,琢石頌德,以為石牛道。 來敏本《蜀論》云:「秦惠王欲伐蜀而不知道,作五石牛, 以金置尾下,言能屎金。蜀王負力令五丁引之成道。 秦使張儀、司馬錯尋路滅蜀,因曰石牛道。」厥蓋因而 廣之矣。《蜀都賦》曰:「岨以石門。」其斯之謂也。門在漢中 之西,褒中之北,褒水又東南,歷褒口,即褒谷之南口 也。北口曰斜,所謂「北出褒。」褒水又南逕褒縣故城東, 褒中縣也,本褒國矣。漢昭帝元鳳六年置。褒水又南 流入于漢。漢水又東逕萬石城下,城在高原上,原高 十餘丈,四面臨平,形若覆瓮。水南遏水為岨,西北並 帶漢水。其城宿是流雜聚居,故世亦謂之流雜城。 漢水又東逕漢廟堆下。昔漢女所遊,側水為釣臺, 後人立廟于臺上,世人睹其頹基崇廣,因謂之「漢廟 堆」,傳呼乖實。又名之為「漢武堆」,非也。

又東過南鄭縣南。縣,故褒之附庸也。周顯王之世, 蜀有褒、漢之地。至六國,楚人兼之,懷王衰弱,秦略取 焉。周赧王二年,秦惠王置漢中郡,因水名也。《耆舊傳》 云:南鄭之號,始于鄭桓公,桓公死于犬戎,其民南奔, 故以南為稱,即漢中郡治也。漢高祖入秦,項羽封為 漢王。蕭何曰:「天漢,美名也。」遂都南鄭。大城周四十二 里,城內有小城,南憑北結,環雉金墉漆井,皆漢所修 築。地沃川嶮。魏武方之《雞肋》曰:「釋騏驥而不乘,焉皇 皇而更求。」遂留杜子緒鎮南鄭而還。晉咸康中,梁州 刺史司馬勳斷小城東面三分之一,以為梁州漢中 郡南鄭縣治也。自齊、宋、魏咸相仍焉。水南即漢陰城 也,相承言呂后所居也。有廉水,出巴嶺山,北流逕廉 川,故水得其名。廉水又北注漢水,漢水又右合池水, 水出旱山,山下有祠,列石十二,不辨其由,蓋社主之 流,百姓四時祈禱焉。俗謂之「獠子水」,夾溉諸田,散流 左注漢水。

漢水又東得長柳渡。「長柳」,村名也。漢《太尉李固墓 碑銘》尚存,文字剝落,不可復識。漢水又東,逕胡城南, 義熙十五年,城上有密雲細雨,五色昭章,人相與謂

之「慶雲,休符當出。」曉而雲霽,乃覺城崩半許,淪水出
考證.svg
銅鐘十二枚。刺史索邈奉送洛陽,歸之宋府,南對扁

鵲城,當是越人舊所逕涉故邑,流其名耳。漢水出于 二城之間,右會磐余水,水出南山巴嶺上,泉流兩分, 飛清派注,南入蜀水,北注漢津,謂之磐余口。庾仲雍 曰:「磐余去胡城二十里。」

漢水又左會文水。水即門水也,出胡城北山石穴 中。長老云:「杜陽有仙人宮,石穴,宮之前門」,故號其川 為門川水為門水東南流逕胡城北,三城奇對,隔谷 羅布,深溝固壘,高臺相距。門水右注漢水,謂之高橋 谿口。

漢水又東,黑水注之。水出北山,南流入漢。庾仲雍 曰:「黑水去高橋三十里。」諸葛亮《牋》云:「朝發南鄭,暮宿 黑水,四五十里。」指謂是水也,道則百里也。

又東過城固縣南,又東過魏興安陽縣南,涔水出自 旱山,北注之。常璩《華陽國志》曰:蜀以城固為樂城 縣也。安陽縣故隸漢中,魏分漢中立魏興郡,安陽隸 焉。涔水出西南,而東北入漢。左谷水出西面。當作西南而 東北入《漢左》。宋本作右谷水,出漢北,即智水也。智水當作婿水北 發聽山,山下有穴水,穴水東南流歷平川中,謂之智 鄉水,曰智水川,有唐公祠。唐君字公房,城固人也。學 道得仙,入雲臺山,合丹服之,白日升天,雞鳴天上,狗 吠雲中,唯以鼠惡留之,鼠乃感激,以月晦日吐,腸胃 更生,故時人謂之「唐鼠」也。公房升仙之日,壻之行未 還,不獲同階雲路,約以此川為居,言無繁霜蛟虎「之 患。」其俗以為:脫一字因號為「壻鄉」,故水亦即名焉。百姓 為之立廟,于其處也。刊石立碑,表述靈異也。壻水南 歷壻鄉,《谿出山》,東南流,逕通關勢。南山高百餘丈,上 有匈奴城。舊本作匈如城吳改作匈奴未有所因疑當作丘如城方五里,濬塹 三重。高祖北定三秦,蕭何守漢中,欲修北道通關中, 故名為通關勢。壻水又東逕七女冢,冢夾水羅布如 七星,高十餘丈,周迴數畝。元嘉六年,大水破墳,墳崩, 出銅不可稱計。得一磚,刻云「項氏伯無子,七女造墎。」 世人疑是項伯冢。水北有七女池,池東有明月池,狀 如偃月,皆相通注謂之張良渠,蓋良所開也。壻水逕 樊噲臺南,臺高五六丈,上容百許人。又東南逕大城 固北,城乘高勢,北臨壻水,水北有韓信臺,高十餘丈, 上容百許人。相傳高祖齋七日,置壇設九賓禮,以禮 拜信也。壻水東迴南轉,又逕其城東,而南入漢水,謂 之「三水口」也。漢水又東會益口,水出北山益谷,東南 流注于漢水。

漢水又東,至灙城南,與洛谷水合。水北出洛谷,谷 北通長安。其水南流,右則灙水注之。水發西谿,東南 流,合為一水,亂流南出,際其城西,南注漢水。

漢水又東,逕小城固南。州治大城固,移縣北,故曰 小城固。城北百二十里有興勢坂,諸葛亮出洛谷戍 興勢,置烽火樓處,通臨漢水,東歷上濤而逕于龍下, 蓋伏石驚湍,流屯激怒,故有上下二濤之名。龍下,地 名也,有丘郭墳墟,舊謂此館為龍下亭。自白馬迄此, 則平川夾勢,水豐壤沃,利方三蜀矣。度此溯洄從漢, 為山行之始。

漢水又東逕石門灘。山峽也,東會酉水,「水北出秦 嶺酉谷,南歷重山,與寒泉合。水東出,寒泉湧山頂,望 之交橫,似若瀑布,頹波激石,散若雨灑,勢同厭源風 雨之池。」雷次宗豫章記云厭原山西北有洪井井北五六里有風雨池山高瀨激霏散遠灑若雨 其水西流,入于酉水。酉水又南注漢,謂之「酉口。」 漢水又東,逕《媯虛》為灘。《世本》曰:「舜居媯汭,在漢中 西城縣。或言媯墟在西北,舜所居也;或作媯墟,故舜 所居也。後或姓姚,或姓媯。」媯、姚之異事妄,未知所從。 余按應劭之言,是地於西城為西北也。

漢水又東逕猴經灘。山多猴猿,好乘危綴飲,故灘 受斯名焉。

漢水又東,逕小大黃金南。山有黃金峭,水北對黃 金谷有黃金戍,傍山依峭,嶮折七里,《氐掠》漢中岨。與阻 同此為戍,與鐵城相對,一城在山上容百餘人,一城 在山下,可置百許人。言其嶮峻,故以「金」「鐵」制名矣。昔 楊難當令魏興太守薛健據黃金,姜寶據鐵城。宋遣 秦州刺史蕭思話,話令陰平太守蕭祖攻拔之,賊退 酉水矣。

漢水又東合蘧蒢溪口。水北出就谷,在長安西南。 其水南流,逕巴谿戍西,又南逕陽都坂東。坂自上及 下,盤折一十九曲,西連寒泉嶺,《漢中記》曰:「自西城涉 黃金,峭寒泉嶺、陽都坂,峻崿百重,絕壁萬尋。既造其 峰,謂已踰崧岱,復瞻前嶺,又倍過之。言陟羊腸,超煙 雲之際,顧看向塗,杳然有不測之險。山豐,野牛野羊, 騰巖越嶺,馳走若飛,觸突」樹木,十圍皆倒,山殫艮岨, 地窮坎勢矣。其水南歷蘧蒢溪,謂之「蘧蒢水」,而南流 注于漢,謂之「蒢口。」

漢水又東,右會洋水。川流漫闊,廣幾里許。洋水導 源巴山,東北流,逕平陽城。《漢中記》曰:「本西鄉縣治也。 自城固南城南入三百八十里,距南鄭四百八十里。」 洋川者,漢戚夫人之所生處也。高祖得而寵之。夫人思慕本鄉,追求洋川米。帝為驛致長安,蠲復其鄉,更 名曰縣。又故目其地為洋川,用表夫人誕載之休祥 也。城即定遠矣。漢順帝永光七年,封班超以漢中郡 南鄭縣之西鄉為定遠侯,即此也。洋水又東北流入 漢,謂之城陽水口也。

漢水又東,歷敖頭。舊立倉儲之所,傍山通道,水陸 嶮湊。魏興安康縣治有戍,統領「流雜。」

漢水又東合直水。水北出子午谷巖嶺下,又南枝 分,東注旬水。又南蓰閣下,山上有戍,置於崇阜之上, 下臨深淵,張子房燒絕棧閣,示無還也。又東南歷直 谷,逕直城西,而南流注漢。

漢水又東,逕直城南。又東逕千渡而至蝦蟆嶺,歷 漢陽潕口而屆于彭谿、龍竈矣,並溪澗灘磧之名也。 漢水又東,逕《晉昌郡》之寧都縣南。縣治松谿口。又 東逕魏興郡廣城縣,治王谷。谷道南出巴獠,有鹽井, 食之令人癭疾。

漢水又東,逕魚脯谿口。「舊西城」、「廣城」二縣,指此谷 而分界也。

又東過西城縣南。漢水又東,逕鱉池而鯨灘。鯨,大 也。《蜀都賦》曰:「流漢湯湯,驚浪雷奔,望之天迴,即之雲 昏」者也。漢水又東,逕嵐谷北口。嶂遠谿深,澗峽嶮邃, 氣蕭蕭以瑟瑟,風颼颼而飀飀,故川谷擅其目矣。 漢水又東,右得大勢。勢岨急谿,故亦曰「急勢」也。依 山為城,城周二里,在峻山上,梁州督護吉挹所治。苻 堅遣偏軍韋鍾伐挹,挹固守二年不能下,無援,遂陷 漢水,右對月谷口。山有坂,月川於中,黃壤沃衍,而 桑麻列植,佳饒水山。故孟達《與諸葛亮書》,善其川土 沃美也。

漢水又東,逕西城縣故城南。《地理志》曰:「西城,故漢 中郡之屬縣也。漢末為西城郡。建安二十四年,劉備 以申儀為西城太守,儀據郡降魏。魏文帝改為魏興 郡,治故西城縣之故城也。《氐略》漢川,梁州弘治于此。」 舊本作私治於此謂氐略漢川梁州而私治於西城也吳改作弘治孫云當作移治城內有舜 祠、漢高帝廟,置民九戶,歲時奉祠焉。

漢水又東為鱣湍。洪波奔盪,漰浪雲頹。古耆舊言: 有鱣魚奮鰭愬流,望濤直上,至此則暴鰓失濟,故因 名湍矣。

漢水又東合旬水。水北出旬山,東南流逕平陽戍 下,與直水枝分,東注逕平陽戍,入旬水。旬水又東南 逕旬陽縣,與柞水合。水西出柞谿,南流逕重巖堡西, 屈而東流,逕其堡南,東南注于旬水。旬水又東南逕 旬陽縣南,縣北山有懸書崖,高五十丈,刻石作字,今 人不能上,不知所道。山下石壇上有馬跡五所,因名 「馬跡山。」旬水東南注漢之旬口。

漢水又東,逕木蘭南。石岸有城名陵城,周迴數里, 左岸壘石數十行,重壘數十里。中謂是處為「木蘭塞」, 云吳朝遣軍救孟達于此矣。

漢水又東,左得育溪。與晉旬陽二縣分界於是谷。 漢水又東注一作逕谷甲水口水出秦嶺山,東南流,逕 金井城南,又東逕上庸郡北,與關柎水合。水出上洛 陽亭縣北清泥西山,南逕陽亭聚西,俗謂之平陽水。 南合豐鄉川水。水出弘農豐鄉東山,西南流,逕豐鄉 故城南。京相璠曰:「南鄉浙縣有故酆鄉,《春秋》所謂酆 浙也。」左傳作豐析於《地理》屬弘農,今屬南鄉。又西南合關 柎水,關柎水又南入上津,注甲水。甲水又東南,逕魏 興郡之與陽南。宋本作興陽南㙔按晉書地志魏興郡六縣有洵陽而無興陽宋本亦誤 晉武帝太康中立。甲水又東,右入漢水。漢水又東為 龍淵,淵上有胡鼻山,石類胡人鼻故也。下臨龍井渚, 淵深數丈。

漢水又東,逕魏興郡之錫縣故城北。應劭曰錫音陽 注為白 石灘。縣故《春秋》之「錫穴」地也,故屬漢水。當衍中王莽之 鍚治也。縣有鍚義山,方圓百里,形如城,四面有門,上 有石壇,長數十丈,世傳列仙所居。今有道士,披髮餌 水,恆數十人。山高谷深,多生薇蘅草,其草有風不偃, 無風獨搖。漢水又東逕長利谷,南入谷,有長利故城, 舊縣也。

漢水又東,歷姚方。蓋舜後枝居是處,故地「留」姚稱 也。

沔水又東,過襄陽縣北。沔水又東逕方山北,山上 有《鄒恢碑》,魯宗之所立也。山下潭中有《杜元凱碑》,元 凱好尚,後名作兩碑,並述己功,一碑沈之峴山水中, 一碑下之于此潭,曰:「百年之後,何知不深谷為陵也?」 山下水曲之隈,云漢女昔遊處也。故張衡《南都賦》曰: 「遊女弄珠于漢皋之曲。」漢皋即方山之異名也。 沔水又東合檀谿水。水出縣西柳子山下,東為鴨 湖,湖在馬鞍山東北,武陵王愛其峰秀,改曰望楚山。 谿水自湖兩分,北渠即谿水所導也。北逕漢陰臺西, 臨流望遠,按眺農圃,情邈灌疏,意寄漢陰,故因名臺 矣。又北逕檀谿,謂之檀谿水,側有沙門釋道安寺,即 谿之名,以表寺目也。谿之陽有徐元直、崔州平故宅, 悉人居。故習鑿齒《與謝安書》云:「每省家舅,縱目檀谿念崔徐之友。」宋本作交未嘗不撫膺躊躇,惆悵終日矣。谿 水傍城北注,昔劉備為景升所謀,乘的顱馬,西走,墜 于斯谿,西去城里餘,北流注于沔。一水東南出。應劭 曰:「城在襄水之陽,故曰襄陽也。」是水當即襄水也。城 北枕沔水,即襄陽縣之故城也,王莽之相陽矣,楚之 北津戍矣,今大城西壘是也。其土古鄢都、盧羅之地。 秦滅楚,置南郡,號此為「北部。」建安十三年,魏武平荊 州,分南郡立為襄陽郡,荊州刺史治邑居隱賑。隱賑當作 殷賑薛綜西京賦注云殷賑謂富饒也冠蓋相望,一都之會也。城南門 道東有三碑,一碑是《晉太傅羊祜碑》,一碑是《鎮南將 軍杜預碑》,一碑是《安南將軍劉儼碑》,並是學生所立。 城東門外二百步劉表墓,太康中為人所發,見表夫 妻,其尸儼然,顏色不異,猶如平生。墓中香氣遠聞三 四里中,經月不歇。今墳冢及祠堂猶高顯整頓。城北 枕沔水,水中常苦蛟害。襄陽太守鄧遐負其氣,果拔 劍入水,蛟繞其足,遐揮劍斬蛟,流血丹水,自後患除, 無復蛟難矣。昔張公遇害,亦亡劍於是水。後雷氏為 建安從事,逕踐瀨溪,所留之劍,忽於其懷躍出落水。 初猶是劍,後變為龍。故吳均《劍騎》詩云:「劍是兩蛟龍。」 張華之言,不孤為驗矣。

沔水又逕平魯城南。城,魯宗之所築也,故城得厥 名矣。東對樊,仲山甫所封也。《漢晉春秋》稱,桓帝幸樊 城,百姓莫不觀。有一老父,獨耕不輟。議郎張溫使問 焉,父笑而不答,溫因與之言,問其姓名,不告而去。城 周四里,南半淪水。建安中,關羽圍于禁於此城,會沔 水泛溢三丈有餘,城陷,禁降。龐德奮劍乘舟,投命於 東岡。魏武曰:「吾知于禁三十餘載,至臨危授命,更不 如龐德矣。」城西南有《曹仁記》水碑,杜元凱重刊其後, 書伐吳之事也。

又從縣東屈西南,淯水從北來注之。襄陽城東有 東白沙,白沙北有三洲。東北有宛口,即淯水之所入 也。

《沔水》中有《魚梁洲》。龐德公所居,士元居漢之陰,在 南白沙,世故謂是地為《白沙曲》矣。司馬德操宅洲之 陽,望衡對宇,懽情自接,泛舟褰裳,率爾休暢。豈待還 桂柁於千里,貢深心於永思哉!水南有層臺,號曰「景 升臺」,蓋劉表治襄陽之所築也。言表盛遊於此,常所 止憩。表性好鷹,嘗登此臺,歌《野鷹來曲》,其聲韻似孟 達《上堵吟》矣。

沔水又逕桃林亭東。又逕峴山東,山上有桓宣所 築城,孫堅死於此。又有《桓宣碑》。羊祜之鎮襄陽也,與 鄒潤甫嘗登之,及祜薨後人立碑於故處,望者悲感, 杜元凱謂之「墮淚碑。」山上又有《征南將軍胡羆碑》,又 有《征西將軍周訪碑》。山下水中,《杜元凱碑》處。

沔水又東南逕蔡洲。漢長水校尉蔡瑁居之,故名 「蔡洲。」洲大岸西有洄湖,停水數十畝,長數里,廣減百 步,水色嘗淥,楊儀居上洄,楊顒居下洄,與蔡洲相對, 在峴山南廣昌里,又與襄陽湖水合。水上承鴨湖,東 南流逕峴山西,又東南流注白馬陂水,又東入侍中 襄陽侯習郁魚池。郁依范蠡養魚法作大陂,陂長六 十步,廣四十步。池中起釣臺,池北亭,郁墓所在也。列 植松篁於池側沔水上,郁所居也。又作石伏逗,引大 池水於宅北,作小魚池,池長七十步,廣十二步,西枕 大道,東北二邊限以高堤,楸竹夾植,蓮芡覆水,是遊 宴之名處也。山季倫之鎮襄陽,每臨此池,未嘗不大 醉而還,恆言「此是我高陽池。」故時人為之歌曰:「山公 出何去?」往至高陽池,日暮倒載歸,酩酊無所知。其水 下入沔水。沔水西又有孝子墓。河南秦氏性至孝,事 親無倦。親沒之後,負土成墳,常泣血墓側。人有詠《蓼 莪》者,氏為泣涕,悲不自勝。於墓所得病,不能食,虎常 乳之,百餘日卒。今林木幽茂,號曰孝子墓也。其南有 蔡瑁冢,冢前刻石為大鹿,其狀甚大,頭高九尺,制作 甚工。

沔水又東南,逕邑城北。習郁,襄陽侯之封邑也,故 曰「邑城」矣。

沔水又東合洞口。水出安昌縣故城東北大父山, 西南流謂之白水。又南逕安昌故城東,屈逕其縣南, 縣故蔡陽之白水鄉也。漢元帝以長沙卑濕,分白水、 上唐二鄉為舂陵縣。光武即帝位,改為章陵縣,置園 廟焉。魏黃初二年,更從今名,故義陽郡治也。白水又 西南流,而左會昆水,水導源城東南小山,西流逕今 山北。又西南流逕縣南,西流注於白水,水北有白水 陂,其陽有漢光武故宅,基址存焉,所謂白水鄉也。蘇 伯阿望氣處也。光武之征秦豐,幸舊邑,置酒極懽,張 平子以為真人,南巡觀舊里焉。《東觀漢記》曰:「明帝幸 南陽,祀舊宅,召校官子弟作雅樂,奏《鹿鳴》,上自御塤 箎和之,以娛賓客。又於此宅矣。」白水又西合濜水,水 出于襄鄉縣東北陽中山,西逕襄鄉縣之故城北,按 《郡國志》,是南陽之屬縣也。濜水又西,逕蔡陽縣故城 東,西南流注於白水,又西逕其城南。建武十六年,世 祖封城陽王祉世子,本為侯國。應劭曰:「蔡水出蔡陽東入淮。」今於此城南更無別水,唯是水可以當之。川 流。宋本作水西注。苦其不東。且淮源岨礙。山河無相入之 理。蓋應氏之誤耳。洞水又西南流。注於沔水。

又東過中廬縣東,《淮水》自房陵縣淮山東流注之。 縣,即春秋廬戎之國也。縣故城南有水出西山,山有 石穴出馬,謂之馬穴山。漢時有數百匹馬出其中,馬 形小似巴滇馬。三國時,陸遜攻襄陽,於此穴又得馬 數十匹,送建業。蜀使至,有家在滇池者,識其馬毛色, 云其父所乘馬,對之流涕。其水東流一百四十里,逕 城南名曰浴馬港,言初得此馬,洗之於此,因此名之, 亦云「乘出沔次浴之」,又曰「洗馬。」既渡沔宿處,名之曰 「騎亭。」然侯水諸蠻北遏是水,南壅淮川,以周田溉,下 流入沔。

沔水東南逕黎丘故城西。其城下對繕州,秦豐居 之,故更名秦洲。王莽之敗也,秦豐阻兵於黎丘。𥟖丘 城在觀城西二里。建武三年,光武遣征南岑彭擊豐。 四年,朱祐自觀城瀹豐於黎丘,是也。沔水又南,與疏 水合,水出中廬縣西南,東流至即縣北界,東入沔水, 謂疏口也。水中有物,如三西歲小兒,鱗甲如鯪鯉,射 之不可入。七八月中,好在磧中自曝。膝頭似虎掌爪, 常沒水中,出膝頭,小兒不知,欲取弄戲,便殺人。或曰: 「人有生得者,摘其皋厭,可以小使,名為《水唐》者也。」 又南過。縣東北。沔水之左有騎城,周迴二里餘, 高一丈六尺,即騎亭也。縣故楚邑也,秦以為縣。漢高 帝十二年,封黃極忠為侯國。縣南有黃家墓,墓前有 雙石闕,彫制甚工,俗謂之「黃公闕。」黃公名尚,為漢司 徒。沔水又東逕豬蘭橋,橋本名荻蘭橋。宋本作木蘭橋橋之 左右,豐蒿荻於橋東。劉季和大養豬,襄陽太守曰:「此 中豬屎臭,可易名豬蘭橋。」百姓遂以為名矣。橋北有 習郁宅,宅側有魚池,池不假功,自然通洫,長六七十 步,廣十丈,常出名魚。

沔水又南得木里水會。楚時於宜城東穿渠,上口 去城三里。漢南郡太守伍寵又鑿之,引蠻水灌田,謂 之「木里溝」,逕宜城東,而東北入於沔,謂之「木里水口」 也。

又南過宜城縣東,夷水出自房陵,東流注之。夷水, 蠻水也。桓溫父名夷,改曰蠻水。夷水導源中廬縣界 康狼山,山與荊山相鄰。其水東南流,歷宜城西山,謂 之夷谿。又東南逕羅川城,故羅國也。又謂之鄢水,《春 秋》所謂「楚人伐羅渡鄢」者也。夷水又東南流,與零水 合。零水即汴水也,上通梁州沒陽縣之默城山,司馬 懿出沮之所由。其水東逕新城縣之鄉縣,縣分房 陵丘,謂之水又東歷軨鄉,謂之「軨水。」晉武帝平吳, 割臨沮之北鄉、中廬之南鄉,立上黃縣,治軨鄉。水 又東,歷宜城西山,謂之。《谿》東流合於「夷水」,謂之。 口也,與夷水亂流東出,謂之淇水。逕蠻城,城南在宜 城南三十里,《春秋》「莫敖自羅敗退,及鄢,亂次以濟淇 水」,是也。夷水又東注於沔,昔白起攻楚,引西山谷水, 即是水者也。舊堨去城一百許里,水從城西灌城東, 入注為淵,今熨斗陂是也。水潰城東北角,百姓隨水 流死於城東者數十萬,城東皆臭,因名其陂為臭池。 後人因其渠流,以結陂田。城西陂謂之「新陂」,覆地數 十頃。西北又為土門陂,從平路渠以北,木蘭橋以南, 西極土門山,東跨大道,水流周通。其水自新陂東入 城。城故鄢郢之舊都,秦以為縣。漢惠帝三年,改曰宜 城。其水歷大城中,逕漢南陽太守秦頡墓北,墓前有 二碑。頡,郡人也,以江夏都尉出為南陽太守,逕宜城 中,見一冢東向,頡住車視之,曰:「此居處可作冢。」後卒 於南陽,喪還至昔住車處,車不肯進,故吏為市此宅 葬之。冢前有二碑。城南有宋玉宅。玉,邑人,雋才辯給, 善屬文而識音也。其水又逕金城前,縣南門有古碑 猶存。其水又東出城,東注臭池。臭池溉田,陂水散流, 又入朱湖陂,朱湖陂亦下灌諸田,餘水又下入木里 溝,木里溝是漢南郡太守王寵所鑿,故渠引鄢水也, 灌田七百頃,白起渠溉三千頃,膏良肥美,更為沃壤 也。縣有大山,山下有廟。漢末多士,其中刺史二千石 卿長數十人,朱軒華蓋,同會于廟下。荊州刺史行部 見之,雅嘆其盛,號為「冠蓋里」,而刻石銘之。此碑於永 嘉中始為人所毀,其餘文尚有可傳者。其《亂》曰:「峨峨 南岳,烈烈離明。實敷俊乂,君子以生。惟此君子,作漢 之英。德為龍光,聲化鶴鳴。」此山以建安三年崩,聲聞 五六十里,雉皆屋雊。縣人惡之,以聞。侍中龐季云:「山 崩川竭,國土將亡之占也。」十三年,魏武平荊州,沔南 彫散。

沔水又逕鄀縣故城南。古鄀子之國也。秦楚之間, 自商密遷此,為楚附庸,楚滅之,以為邑。縣南臨沔津, 津南有石山,上有石烽火臺。縣北有大城,即楚昭王 為吳所迫,絕郢徙都之,所謂「鄢鄀、盧羅之地」也。秦以 為縣。

沔水又東,敖水注之。水出新市縣東北,又西南逕 太陽山,西南流逕新市縣北,又西南而右合枝水。水出大洪山,而西南流逕襄陽鄀縣界,西南又逕狄城, 東南左注敖水。敖水又西南流注于沔,實曰滶口。沔 水又南逕石城西,城因山為固,晉太傅羊祜鎮荊州 立。晉惠帝元康九年,分江夏西部置竟陵郡治此。 沔水又東南與臼水合。水出竟陵縣東北耶屈山, 一名盧屈山。西流注于沔。《魯定公四年》,「吳師入郢,昭 王奔隨,濟于成臼」,謂是水者也。又東過荊城東。 沔水自荊城東南流,逕當陽縣之章山東。山上有 故城,太尉陶侃伐杜曾所築也。《禹貢》所謂「內方山至 于大別」者也。既濱帶沔流,實會《尚書》之文矣。

沔水又東,右會權口。水出章山,東南流,逕權城北, 古之權國也。《春秋?魯莊公十八年》,「楚武王克權,權叛, 圍而殺之,遷權於那處。」是也。東南有那口城。權水又 東入于沔。

沔水又東南,與陽口合。水上承江陵縣赤湖。江陵 西北有紀南城,楚文王自丹陽徙此,平王城之,班固 言「楚之郢都」也。城西南有赤坂岡,岡下有瀆水,東北 流入城,名曰子胥瀆,蓋吳師入郢所開也,謂之西京 湖。又東北出城西南,注于龍陂。陂古天井水也,廣圓 二百餘步,在靈谿東江隄內水至淵深,有龍見于其 中,故曰龍陂。陂北有楚莊王釣臺,高三丈四尺,南北 六丈,東西九丈。陂水又逕郢城南,東北流,謂之楊水。 又東北流,曰湖水注之。湖在大港,北港南曰中湖,南 隄下曰昏官湖,三湖合為一水,東通荒谷,荒谷東岸 有冶父城,《春秋傳》曰:「莫敖縊於荒谷,群帥囚于冶父。」 謂此處也。《春秋》水盛則南通大江,否則南迄江隄,北 逕方城,四方城即南蠻府也。又北與三湖會,故盛弘 之曰:「南蠻府。」東有三湖,源同一水,蓋徙治西府也。宋 元嘉中,通路自湖下注楊水,以廣運漕。楊水又東歷 天井北,井在方城北里餘,廣員二里,其深不測,井有 潛室,見輒兵。西岸有天井臺,因基舊隄,臨際水湄,遊 憇之佳處也。楊水又東北流,得東赤湖水口,湖周五 十里,城下陂池,皆來會同。湖東北有大置臺,高六丈 餘,縱廣八尺,一名清暑臺,秀宇層明,通望周博,遊者 登之,以暢遠情。楊水又東入華容縣,有靈港水,西通 赤湖。水口已下多湖,周五十里,城下陂池,皆來會同。 又有子胥瀆,蓋入郢所開也。水東入離湖,湖在縣東 七十五里,《國語》所謂「楚靈王闕,為石郭陂,漢」以象帝 舜者也。今國語無此石郭象舜語湖側有章華臺,臺高十丈,基廣 十五丈。左丘明曰:「楚築臺于章華之上。」韋昭以為章 華亦地名也。王與伍舉登之,舉曰:「臺高不過望國氛 祥,大不過容宴之俎豆。」蓋譏其奢而諫其失也。言此 瀆靈王立臺之日,漕運所由也。其水北流,注于楊水, 楊水又東北,與祥谿水合,水出江陵縣北,蓋諸池散 流,咸所會合,積以成川。東流逕魯宗之壘,南當驛路, 水上有大橋。隆安三年,桓元襲殷仲堪於江陵,仲堪 北奔,縊於此橋。柞谿又東注船官湖。湖水又東北入 女觀湖。湖水又東入于楊水。楊水又北逕竟陵縣西, 又北納巾吐柘,柘水即下楊水也。巾水出縣東一百 九十里,西逕巾城下,城下置巾水戍。晉元熙二年,竟 陵郡上巾水戍山得銅鐘七口,言之上府。巾水又西 逕竟陵縣北,西逕楊水,謂之巾口。水西有古竟陵大 城,古鄖國也。鄖,公辛所治,所謂鄖鄉矣。昔白起拔郢, 東至竟陵,即此也。秦以為縣,王莽之守平矣。世祖建 武十三年,更封劉隆為侯國。城傍有甘魚陂,《左傳昭 公十三年》,「公子黑肱為令尹,次于魚陂」者也。楊水又 北注于沔,謂之楊口,中夏口也。曹太祖之追劉備於 當陽也,張飛按矛於長坂,備得與數騎即趣漢津,遂 濟夏口是也。沔水又東得滻口,其水承大滻、馬骨諸 湖,水周三四百里,及其夏水來同浩。宋本作渺若滄海洪 潭。疑作洪濤巨浪縈連江沔,故郭景純《江賦》云:「其傍則有 珠滻丹漅」是也。

又東南逕江夏雲杜縣東,夏水從西來注之。即堵 口也。為中夏水縣。故䢵亭,《左傳》所謂「若敖娶於䢵」是 也。《禹貢》所謂「雲土夢作乂」,故縣取名焉。縣有雲夢城, 城在東北。

沔水又東逕左桑。昔周昭王南征,船人膠舟以進 之,昭王渡沔,中流而沒,死於是水。齊楚之會,齊侯曰: 「昭王南征之不復,寡人是問。」屈完曰:「君其問諸水濱。」 庾仲雍言:村老云:百姓佐昭王喪事,於此成禮而行, 故曰佐喪。左「桑」字,失體耳。

沔水又東合巨亮水口。水,北承亮湖,南達于沔。 沔水又東得合驛口。庾仲雍言:「須導村耆舊云,朝 廷驛使合王喪,於是因以名焉。今須導村正有大斂 口,言昭王於此殯斂矣。」

沔水又東,謂之「橫桑。」言得昭王喪處也。

沔水又東,謂之「鄭潭。」言鄭武公與王同溺水於是, 今謂世數既懸,為不近情矣。斯乃楚之鄭鄉守邑大 夫僭言公,故世以為鄭公潭耳。

沔水又東,得死沔。言昭王濟自是死沔,故有「死沔」 之稱,王尸豈逆流乎?但千古芒昧,難以昭知,推其事類,似是而非矣。

沔水又東,與力口合。有溾水,出竟陵郡新陽縣西 南河地山,東流逕新陽縣南,縣治雲杜故城,分雲杜, 立溾水又東南流,注宵城縣南大湖,又南入于沔水, 是曰力口。

沔水又東南,溳水入焉。沔水又東逕沌水口,水南 通縣之太白湖,湖水東南通江,又謂之「沌口。」

沔水又東,逕沌陽縣北。處沌水之陽也。沔水又東, 逕林鄣故城北。晉建興二年,太尉陶侃為荊州,鎮此 也。

又南至江夏沙羡縣北,南入于江。庾仲雍曰:「夏口, 一曰沔口矣。」《尚書禹貢》云:「漢水南至大別入江。」《春秋 左傳·定公四年》:「吳師伐郢,楚子常濟漢而陳,自小別 至于大別,京相璠。」《春秋土地名》曰:「大別,漢東山名也, 在安豐縣南。」杜預《釋地》曰:「二別近漢之名,無緣乃在 安豐也。」案《地說》言「漢水東行觸大別之陂,南與江合。」 則與《尚書》杜預相符,但今不知所是矣。

《沔水》與江合流,又東過彭蠡澤。《尚書·禹貢》:「匯,澤也。」 鄭元曰:「匯,回也。漢與江鬥轉,東成其澤矣。」

又東北出居巢縣南。古巢國也。湯伐桀,桀奔南巢, 即巢澤也。《尚書》:「周有巢伯來朝。」《春秋?文公十二年》「夏, 楚人圍巢。」巢,群舒國也。舒叛,故圍之。永平元年,漢明 帝更封菑丘侯劉般為侯國也。江水自濡須口又東, 左會柵口,水遵巢湖,東逕烏上城北,又東逕南譙僑 郡城南,又東絕塘逕附農山北。又東,左會清谿水,水 出東北馬子硯。疑作峴之清谿也。東逕清谿城南,屈而 西南流,歷山西,南流注柵水,謂之清谿口。柵水又東, 左會白石山水。水發白石山,西逕李鵲城南,西流注 柵水。柵水又東南,積而為竇湖,中有洲湖,東有韓縱 山,山上有城山。北湖水東出為後塘、北湖,湖南即塘 也,塘上有潁川僑郡故城也。竇湖水東出,謂之竇湖 口。湖水東出,逕刺史「山北,歷韓縱山南,逕流二山之 間,出王武子城北,城在刺史山上。湖水又東,逕石塘 穴北,為中塘,塘在四水中。水出格虎山北,山上有虎 山,有郭僧坎城,水北有趙祖悅城,並故東關城也。昔 諸葛恪帥師作東興隄以遏巢湖,傍山築城,使將軍 全端、留略等各以千人守之。」魏遣司馬昭督鎮東諸 葛誕率眾攻東關三城,將毀隄遏,諸軍作浮梁,陳於 隄上,分兵攻城。恪遣冠軍丁奉等登城,鼓譟奮擊。朱 異等以水軍攻浮梁,魏征東胡遵軍士爭渡,梁壞,投 水而死者數千。塘即東興隄,城亦關城也。柵水又東 南,逕高江產城南,胡景城北,又東南,逕張祖禧城南, 東南流,屈而北,逕鄭衛尉城西。魏事已久,難用取悉, 推舊訪新,略究如此。又北委折蒲浦出焉。柵水又東 南流,注于大江,謂之「柵口水。」

又東過牛渚縣南,又東至石城縣。《經》所謂「石城縣」 者,即宣城郡之石城縣也。牛渚在姑熟、烏江兩縣界 中也。於石城東北減五百許里,安得逕牛渚而方界 石城也?蓋《經》之謬誤也。

分為二,其一東北流,其一又過毗陵縣北,為「北江。」 《地理志》曰:「毗陵縣,舊會稽之屬縣丹徒縣也。北二百 步有故城,本毗陵郡治也。舊去江三里,岸稍毀,遂至 城下。城北有揚州刺史劉繇墓,淪于江。」江即北江也。 《經》書「在北江」則可,又言「東至餘姚」則非。考其逕流,知 《經》之誤矣。《地理志》曰:「江水自石城東出,逕吳國南,為 南江。江水自石城東入,為貴口,東逕石城縣北,晉太」 康元年,隸宣城郡。東合天谿,谿水首受江,北逕其縣 故城東,又北入南江。

南江又東,與《貴長池水》合。水出縣南郎山,北流為 貴長池。池水又北注于南江。

南江又南,東逕宣城之臨城縣南。又東合注「涇水。」 南江又東與桐水合。又東逕安吳縣,號曰「安吳谿。」 又東,旋谿水注之。水出陵陽山下,逕陵陽縣西,為旋 谿水,昔縣人陽子明釣得白龍處。後三年,龍迎子明 上陵陽山,山去地千餘丈。後百餘年,呼山下人令上 山半,與語谿中,子安問子明釣車所在。後二十年,子 安死,山下有黃鶴棲其冢樹,鳴常呼子安,故縣取名 焉。晉咸康四年,改曰廣陽縣。漢水又北,合東谿水,水 出南里山,北逕其縣東。桑欽曰:「淮水出縣之東南,北 入大江。」其水又北,歷蜀由山,又北,左合旋谿,北逕安 吳縣東。晉太康元年,分宛陵立縣。南有落星山,山有 懸水五十餘丈,下為深潭。潭水東北流,左入旋谿,而 同注南江之北,即宛陵縣界也。

南江又東逕寧國縣南。晉太康元年,分宛陵置。南 江又東逕故鄣縣南,安吉縣北。光和之末,天下大亂, 此保險守節,漢朝嘉之。中平二年,分故鄣之南鄉以 為安吉縣。縣南有釣頭泉,懸湧一仞,乃流于川,川水 下合南江。

南江又東北為長瀆,歷河口。江南,東注于具區,謂 之五湖口。五湖謂長塘湖、太湖、射貴湖、上湖、滆湖也。 郭景純《江賦》曰:「注五湖以漫漭。」蓋言江水經緯五湖而苞注太湖也。是以左丘明述《國語》曰:「越伐吳而戰 于五湖」是也。又云:范蠡滅吳,返至五湖而辭越。斯乃 太湖之攝通稱也。虞翻曰:是湖有五道,故曰五湖。韋 昭曰:五湖,今太湖也。《尚書》謂之震澤,《爾雅》以為具區, 方圓五百里。湖有苞山,《春秋》謂之夫椒山。有洞室,入 地潛行,北通瑯琊東武縣,俗謂之洞庭。旁有青山,一 名夏架山,山有洞穴,潛通洞庭。山上有石鼓,長丈餘, 鳴則有兵。故《吳記》曰:「太湖有苞山,在國西百餘里,居 者數百家,出弓弩材。旁有小山,山有石穴,南通洞庭, 深遠莫知所極,三苗之國,左洞庭,右彭蠡,今宮亭湖 也。以太湖之洞庭對彭蠡,則左右可知也。」余按二湖 俱以洞庭為目者,亦分為左右也,但以趣矚為方耳。 既據三苗,宜以湘江為正。是以郭景純之《江賦》云:「爰 有包山,洞庭巴陵,地道潛達,旁通,幽岫窈窕。」《山海經》 曰:「浮玉之山,北望具區,苕水出于其陰,北流注于具」 區。謝康樂云:「《山海經》浮玉之山,在句餘東五里」,便是 句餘縣之東山,乃應入海。具區今在餘姚鳥道山北, 何由北望具區也?以為郭,于地理甚昧矣。言洞庭南 口有羅浮山,高三千六百丈,浮山東石樓下有兩石 鼓,扣之清越,所謂神鉦者也。事備《羅浮山記》。會稽山 宜直湖南,又有山陰谿水入焉。山陰縣西四十里有 二谿,東谿廣一丈九尺,冬煖夏冷;西谿廣三丈五尺, 冬冷夏煖。二谿北出,行三里至徐村,合成一谿,廣五 尺餘,而溫涼又雜,蓋《山海經》所謂苕水也。北逕羅浮 山,而下注于太湖,故言出其陰入于具區也。湖中有 大雷、小雷三山,亦謂之三山湖,又謂之洞庭湖。楊修 《五湖賦》曰:「頭首無錫,足蹄松江。負烏程于背上,懷太 吳以當胸。岝嶺崔嵬,穹窿紆曲,大雷小雷,湍波相逐」, 用言湖之苞極也。太湖之東,吳國西十八里,有岝嶺 山,俗說此本在太湖中,禹治水,移進近東,又西南有 兩小山,皆有石如卷笮,俗云禹所用牽山也。太湖中 有淺地,長老云是笮嶺山。蹠自此以求差深,言是牽 山之溝,此山去太湖三十餘里。

「東則松江」出焉。上承太湖,更逕笠澤,在吳南,松江 左右也。《國語》曰:「越伐吳,吳禦之笠澤。越軍江南,吳軍 江北者也。」虞氏曰:「松江北去吳國五十里,江側有丞、 胥二山,山各有廟。國南五十里,魯哀公十三年,越使 二大夫疇無餘、謳陽等伐吳,吳人敗之,獲二大夫。大 夫死,故立廟于山上,號曰丞、胥二王也。胥山上今有 壇石長老云:『胥神所治也。下有九折路,南出太湖,闔 閭造以游姑胥之臺,以望太湖也』。」松江自湖東北流, 逕七十里。

江水奇分,謂之「三江口。」《吳越春秋》稱:「范蠡去越,乘 舟出三江之口,入五湖之中者也。」此亦別為三江。五 湖雖稱相亂,不與《職方》同。庾仲初《揚都注》曰:「今太湖 東注為松江,下七十里有水口,分流,東北入海為婁 江,東南入海為東江,與松江而三也。」《吳記》曰:「一江東 南行七十里入小湖,為次谿。自湖東南出,謂之為谷 水。」《吳記》曰:「谷水出吳小湖」逕由卷縣故城下。《神異傳》 曰:「由卷縣,秦時長水縣也。始皇時,縣有童謠曰:『城門 當有血,城陷沒為湖』。有老嫗聞之憂懼,旦往窺城門, 門侍欲縛之,嫗言其故。嫗去後,門侍煞犬,以血塗門。 嫗又往見血,走去不敢顧。忽有大水,長欲沒縣。主簿 令幹入白令,令見幹曰:『何忽作魚』?幹又曰:『明府亦作 魚』。遂乃淪」陷為谷矣,因目長水城水曰谷水也。《吳記》 曰:谷中有城,故由卷縣治也。即吳之柴僻亭,故就李 鄉檇李之地。秦始皇惡其勢,王令囚徒十餘萬人,汙 其土表,以汙惡名,改曰囚卷,亦曰由卷也。吳黃龍四 年,有嘉禾生卷,縣,改曰禾興。後太子諱和,改為嘉興, 春秋之檇李城也。谷水又東南,逕嘉興縣城西。谷水 又東南,逕鹽官縣故城南,舊吳海昌都尉治。晉太康 中,分嘉興治《太康。地道記》:「吳有鹽官縣。」樂資《九州志》 曰:「縣有秦逕山,秦始皇逕此美人,死葬于山上,山下 有美人廟。谷水之右有馬睪城,故司鹽都尉城,吳王 濞煮海為鹽于此縣也。」是以《漢書地理志》曰:「縣有鹽 官,東出五十里有武原鄉,故越」地也。秦于其地置海 鹽縣。《地理志》曰:「縣故武原鄉也。後縣淪為柘湖,又徙 治武原鄉,改曰武原縣。王莽名之辰武。」漢安帝武原 之地,又淪為湖,今之當湖也,後乃移此縣。南有秦望 山,秦始皇所登,以望東海,故山得其名焉。谷水于縣 出為散浦,以通巨海。光熙元年,有毛民三人集于縣, 蓋汎于風也。

又東至會稽餘姚縣東,入于海。謝靈運云:「具區在 餘姚。」然則餘暨是餘姚之別名也。今餘暨之南,餘姚 西北浙江,與浦陽江同會歸海,但水名已殊,非班固 所謂南江也。郭景純曰:「三江者,岷江、松江、浙江也。」然 浙江出南蠻中,不與岷江同。作者述誌,多言江水至 山陰為浙江,今南江枝分歷烏程縣,南通餘杭縣,則 與浙江合。故闞駰《十三州志》曰:「江水至會稽,與浙江 合。浙江自臨平湖南通浦陽江,又於餘暨東合。浦陽 江自秦望分派東餘姚縣,又為江也。東與車箱水合水出車箱山,乘高瀑布四十餘丈,雖有水旱,而澍無 增減。」

江水又東,逕黃橋下。臨江有漢蜀郡太守黃昌宅, 橋本昌創建也。昌為州書佐妻遇賊相失,後會于蜀, 復修舊好。江水又東,逕緒山南,虞翻嘗登此山四望, 誡子孫可居江北,世有祿位,居江南則不昌也。然住 江北者相繼代興,時有江南者輒多淪替,仲翔之言, 為有徵矣。江水又經官倉,倉即日南太守虞國舊宅, 號曰西虞,以其兄光居縣東故也。是地即其《雙雁送》 故處。

江水又東,逕餘姚縣故城南。「縣城」,是吳將所築。宋本 作吳將朱然所築也南臨江津,北背巨海,夫子所謂「滄海浩浩, 萬里之淵」也。縣西去會稽一百四十里,因其《句餘山》 宋本作勾章山以名縣,山在餘姚之南,句章之北也。江水又 東,逕穴湖塘,湖水沃其一縣,並為良疇矣。

江水又東注于海。是所謂三江者也。故子胥曰:「吳 越之國,三江環之,民無所移矣。」但東南地卑,萬流所 湊,濤湖泛決,觸地成川,枝津交渠,世家分夥,故川舊 瀆,難以取悉。雖粗依縣地,緝綜所纏,亦未必一得其 實也。

又東過堵陽縣,堵水出焉。自上粉縣北流注之。堵 水自建平郡界故亭谷,東歷新城郡,郡故漢中之房 陵縣也。世祖建武元年,封鄧晨為侯國也,漢末以為 房陵郡。魏文帝合房陵、上庸、西城立以為新城郡,以 孟達為太守,治房陵故縣。有粉水,縣居其上,故曰上 粉縣也。堵水之旁有別谿,岸側土色鮮黃,乃云可噉。 有言「飲此水者,令人無病而壽」,豈其信乎?又有白馬 山,山石似馬,望之逼真。側水謂之白馬塞。孟達為守, 登之而歎曰:「劉封、申耽據金城千里,而更失之乎?」為 《上堵吟》,音韻哀切,有惻人心。今水次尚歌之。堵水又 東北逕上庸郡,故庸國也。《春秋?文公十六年》,楚人、秦 人、巴人滅庸。庸小國附楚,楚有災不救,舉群蠻以叛, 故滅之,以為縣,屬漢中郡。漢末又分為上庸郡城三 面際水。堵水又東逕方城亭而東北歷嵾山下而北 逕堵陽縣南,北流注于漢,謂之堵口。漢水又東,謂之 澇灘,冬則水淺,而下多太石。又東為淨灘,夏水急盛, 川多湍洑,行旅苦之。故諺曰:「冬澇夏淨,斷官使命。言 二灘阻礙。」

又東過鄖陽縣南。漢水又東,逕鄖鄉縣南之西,山 上有石蝦蟆,倉卒看之,與真不別。

漢水又東,逕鄖鄉縣故城南。謂之鄖鄉灘。縣故黎 也,即長利之鄖鄉矣。《地理志》曰:「鄖有關」,李奇以為鄖 子國。晉太康五年,立以為縣。

漢水又東,逕琵琶谷口。梁、益二州分境于此,故謂 之「琵琶界」也。

又東北流,又屈東南,過武當縣東北。「縣西北四十 里漢水中有洲,名滄浪洲,庾仲雍《漢記》謂之千齡洲, 非也。是世俗語訛,音與字變矣。」《地說》曰:「水出荊山,東 西流為滄浪之水,是近楚都。故漁父歌曰:『滄浪之水 清兮,可以濯我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我足』。」余按, 《尚書禹貢》言:「導漾水東流為漢,又東為滄浪之水。」不 言過而言「為」者,明非他水決入也。蓋漢沔水自下有 滄浪通稱耳。纏絡鄢郢,地連紀郢,咸楚都矣。《漁父歌》 之,不違水地。滄浪洲傳宜以《尚書》為正耳。

漢水又東,為佷子潭。潭中有石磧洲,長六十丈,廣 十八丈。世亦以此洲為佷子葬父于斯,故潭得厥目 焉,所未詳也。

漢水又東南,逕武當縣故城北。世祖封鄧晨子堂 為侯,國內有一碑,文字磨滅,不可復識,俗相傳言是 《華君銘》,亦不詳華君何代之士。

漢水又東,平陽川水注之。水出縣北伏親山,南歷 平陽川,逕平陽故城下,又南流注于沔。

沔水又東南,逕縣城東。又東,曾水注之。水導源縣 南武當山,一曰太和山,亦曰嵾上山,山形特秀,又曰 「仙室。」《荊州圖副記》曰:「山形特秀,異于眾嶽,峰首狀博 山,香爐,亭亭遠出,藥食延年者萃焉。晉咸和中,歷陽 謝允舍羅邑宰,隱遁斯山,故亦曰謝羅山。」曾水發源 山麓,逕越山陰,東北流注于沔,謂之曾口。

沔水又東逕龍巢山下。山在沔水中,高十五丈,廣 員一里二百三十步。山形峻峭,其上秀林茂木,隆冬 不凋。

又東南逕涉都縣東北。故鄉名也。按《郡國志》筑陽 縣有涉都鄉者也。漢武帝元光元年,封南海守降侯 子嘉為侯國。均水于縣入沔,謂之均口也。

又東南過酇縣之西南。縣治故城,南臨沔水,謂之 酇頭。漢高帝五年,封蕭何為侯國也。薛瓚曰:「今南鄉 酇頭是也。」《茂陵書》曰:「在南陽,王莽改名南庾者也。」 又南逕穀城東,又南過陰縣之西。沔水東逕穀城 南,而不逕其東矣。城在穀城山上,《春秋》穀伯綏之邑 也。墉闉頹毀,基塹亦存。沔水又東南,逕陰縣故城西, 故下陰也。《春秋?昭公十九年》,「楚工尹赤遷陰于下陰是也。縣東有縣令。濟南劉熹,字德怡,魏時宰縣。雅好 博古,學教立碑,載生徒百有餘人。不終業而夭者,因 葬其地,號曰生墳。

沔水又東南,得洛谿口。水出縣西北集池陂,東南 流,逕洛陽城北,抗洛谿。谿水東南注沔水也。

又南過筑陽東,筑水出自房陵縣,東過其縣南流注 之。沔水又南,汎水流注之。水出梁州閬陽縣。魏遣 夏侯淵輿張郃下巴西,進軍宕渠,劉備軍汎口,即是 水所出也。張飛自別道襲張郃于此水,郃敗,棄馬升 山,走還漢中。汎水又東逕巴西,歷巴渠北,新城、上庸, 東逕汎陽縣故城南,晉分筑陽立。自縣以上,山深水 急,枉渚崩湍,水陸徑絕。

又東逕學城南。梁州大路所由也。舊說昔者有人 立學都于此,值世荒亂,生徒罔依,遂共立城以禦難, 故城得厥名矣。汎水又東流注于沔,謂之汎口也。沔 水又南,逕闕林山東,本郡陸道之所由。山東有二碑, 其一即《記闕林山》,文曰:「君國者不躋高堙下,先時或 斷山岡,以通平道。」民多病,守長冠軍張仲踰乃與邦 人築斷故山道,作「此銘。」其一,《郭先生碑》。「先生名輔,字 甫成,有孝友悅學之美。其女為立碑于此」,蓋宋本作並無 年號,皆不知何代人也。

沔水又南逕筑陽縣東。又南,筑水注之。杜預以為 彭水也。水出梁州新城郡魏昌縣界。縣以黃初中分 房陵立筑水,東南流,逕筑陽縣,水中有孤石挺出,其 下澄潭,時有見此石根如竹根而黃色,見者多凶,相 與號為「受石。」酉陽雜俎引此事作承受石所未詳也。筑水又東逕 筑陽縣故城南,縣故楚附庸也。秦平鄢郢,立以為縣, 王莽更名之曰「宜禾」也。建武元年,世祖封吳財為侯 國。筑水又東流注于沔,謂之筑口。沔水又南逕高亭 山,東山有靈焉,士民奉之,所請有驗。

沔水又東為漆灘。《新野郡》山都縣與順陽、筑陽分 界于斯灘矣。

又東過山都縣東北。沔南有固城,城側沔川,即新 野山都縣治也,舊南陽之赤鄉矣,秦以為縣。漢高后 四年,封衛將軍王恬啟為侯國。沔北有和城,即《郡國 志》所謂武當縣之和聚。山都縣舊嘗治此,故亦謂是 處為故縣。灘沔水北岸數里,有大石激,名曰五女激。 或言女父為人所害,居固城,五女思復父怨,故立激 以攻城。城北今淪于水。亦云:「有人葬沔北,墓宅將為 水毀,其人五女無男,皆悉巨富,共修此激,以全墳宅, 然激作甚工。」又云:「女嫁為陰縣佷子,家貨萬金,而自 少小不從父語。父臨亡,意欲葬山上,恐兒不從,故命 言:『葬我著渚下石磧上』。佷子曰:『我由來不奉教,今從 語』。遂盡散家財,作石冢,積土繞之,成一洲,長數百步。 元康中」,始為水所壞,今石皆如半榻許,數百枚聚在 水中。佷子是前漢人。襄陽太守胡烈有惠化,補塞堤 決,民賴其利。景元四年九月,百姓刊石銘之,樹碑于 此。沔水又東偏淺,冬月可涉渡,謂之「交湖。」兵戎之交, 多自此濟。晉太康中,得鳴石于此,水撞之,聲聞數里。 沔水又東,逕樂山北。昔諸葛亮好為《梁甫吟》,每所 登遊,故俗以「樂山」為名。

沔水又東逕隆中。歷孔明舊宅北亮語劉禪云:「先 帝三顧臣于草廬之中,咨臣以當世之事。」即此宅也。 車騎沛國劉季和之鎮襄陽也,與犍為人李安共觀 此宅,命安作《宅銘》云:「天子命我于沔之陽,聽鼓鞞而 永思,庶先哲之遺光。」後六十餘年,永平之五年,習鑿 齒又為其宅銘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