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297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二百九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百九十七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二百九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二百九十七卷目錄

 蘄水部彙考

  考

 雲夢澤部彙考

  考

 雲夢澤部藝文一

  雲夢賦         元何克明

  前題            丘堂

  前題           陳誼高

 雲夢澤部藝文二

  雲夢          明李夢陽

  賦得氣蒸雲夢澤      鄒觀光

  賦得天寒夢澤深       前人

 雲夢澤部選句

 雲夢澤部紀事

 雲夢澤部雜錄

 雲夢澤部外編

山川典第二百九十七卷

蘄水部彙考编辑

水經之蘄水

蘄水,源出今湖廣黃州府蘄州城北四流山,西南流 合鈷鉧,水至蘄州,入于大江。

按《水經》:蘄水出江夏,蘄春縣北山。山,即近柳也。近宋 本作蘄水首受希水枝,津西南流,歷蘄山出蠻中,故以 此蠻為五水。蠻水,即謂巴水也,又赤亭水。西歸水蠻, 左馮居岨,藉山川世為抄𣊻。宋世沈慶之於西陽上 下,誅伐蠻夷,即五水蠻也。

南過其縣西,晉改為蘄陽縣。縣從江州置大陽,戍 後齊安郡,移治於此也。

又南至蘄口,南入于江,蘄水南對蘄陽州。入于大 江。謂蘄口洲,上有蘄陽縣徙。

按《續文獻通考》:湖廣黃州府蘄河,在蘄州北。發源大 浮山,西流入赤東湖。

高溪,在蘄州東北,源出白巖山,南入蘄河。

按《湖廣通志》:黃州府四流山,在蘄州境內,山巔迤邐, 有水南流入蘄水,西流亦入蘄水,北流至壽州,東流 入安慶府太湖。

鈷鉧水,在蘄州治南,源出櫨梨山,入蘄湖。

按《黃州府志》:蘄州蘄河在州城北,南流過州城西,又 南至蘄口,入于江。

雲夢澤部彙考编辑

《禹貢》
荊州之雲夢
编辑

雲夢澤,在今湖廣荊州府雲夢縣城南,跨江南北方 八、九百里,連延華容、枝江、江夏、安陸之地,自古所稱 大澤,惟此為最。分言之,則為二;合言之,則惟一也。

按《書經·夏書·禹貢》:雲,土夢作乂。《地理志》:南郡華容 縣,南有雲夢澤,杜預云南郡枝江縣西有雲夢城,江 夏安陸縣西亦有雲夢。《蔡傳》:雲夢方八九百里,跨江南, 北華容,枝江、江夏、安陸皆其地也。

按《周禮·夏官·職方氏》:正南曰荊州,其澤藪曰雲夢。《訂義》 《易氏》曰:漢志華容縣,有雲夢澤在南。然司馬相如言 雲夢澤方八九百里,則雲夢非止一澤,隨所在而為 之名。《左傳》:定公四年,楚子涉睢濟江入於雲中,則知 在江之北者,為雲。又昭公三年,楚享鄭伯田江南之 夢,則知在江之南者,為夢。《禹貢》言:雲土夢作乂。蓋南 北高下不等,故江北之雲,方見土,而江南之夢已作, 乂其勢然也。鄭鍔曰:《輿地廣記》云:今雲夢澤,在安陸 縣。黃氏曰:雲夢跨江南,北今荊南岳州界。

按《爾雅·釋地·十藪》:楚有雲夢。今南郡華容縣,東南 巴丘湖是也。《周禮》:荊州云其澤藪曰雲夢。鄭註云: 雲夢在華容。《禹貢》云:雲土夢作乂。昭公三年《左傳》:楚 子與、鄭伯田于江南之夢。又定公四年,楚子涉睢濟 江入于雲中。杜預云:南郡枝江縣西有雲夢城,江夏 安陸縣東南,亦有雲夢城,或曰:南郡華容縣東南有 巴丘湖,江南之夢也。雲夢一澤,而每處有名者,司馬 相如《子虛賦》云:雲夢者,方九百里,則此澤跨江南,北 亦得單,稱雲單稱夢也。

按《史記·司馬相如傳》:楚有七澤,其小者,名曰雲夢。雲 夢者,方九百里,其中有山焉。其山則盤紆岪鬱,隆崇 嵂崒;岑巖參差,日月蔽虧;交錯糾紛,上干青雲;罷池 陂陁,下屬江河。其土則丹青赭堊,雌黃白,錫碧金 銀,眾色炫燿,昭爛龍鱗。其石則赤玉玫瑰,琳瑉琨珸, 瑊元厲,石武夫。其東則有蕙圃衡蘭,芷若射干, 穹窮昌蒲,江離糜蕪,諸蔗猼且。其南則有平原廣澤, 登降陁靡,案衍壇曼,緣以大江,限以巫山。其高燥則生葴苞荔,薛莎青薠。其卑濕則生藏莨蒹葭,東薔 雕胡,蓮藕菰蘆,菴䕡軒芋,眾物居之,不可勝圖。其西 則有湧泉清池,激水推移,外發芙蓉蔆華,內隱鉅石 白沙。其中則有神龜蛟鼉,瑇瑁鱉黿。其北則有陰林 巨樹,楩柟豫章,桂椒木蘭,蘗離朱楊,櫨梨梬栗,橘柚 芬芳。其上則有赤猿蠷蝚,鵷雛孔鸞,騰遠射干。其下 則有白虎元豹,蟃蜒貙豻,兕象野犀,窮奇獌狿。 按《漢書·地理志》:南郡華容,雲夢澤在南荊州,藪夏 水,首受江,東入沔。

按《後漢書·郡國志》:南郡華容侯國,雲夢澤在南。杜 預曰:州國在縣東,枝江縣有雲夢城,江夏安陸縣東 南有雲夢城,或曰華容縣東南亦有雲夢巴丘湖,江 南之雲夢也。《爾雅》:十藪楚有雲夢。郭璞曰:巴丘湖是 也。

按《岳陽風土記》:雲夢澤。《寰宇記》曰:半在江南,半在江 北。其水中土丘半出杜預所謂雲夢,藪巴丘湖是也。 酈道元謂:自江陵東界為雲夢。藪孟浩然詩:氣蒸雲 夢澤。然則夾江南北,皆其地也。

按《方輿勝覽》:湖北路岳州雲夢澤。《禹貢》曰:雲土夢,作 乂則是二澤也。按《左傳》:桓公四年,載䢵夫人使棄諸 夢中,言夢而不言雲。定公四年,載楚子涉睢濟江入 于雲中,言雲而不言夢。正與《禹貢》合。杜預註,雲夢跨 江之南北。《漢陽圖經》:雲在江之北,夢在江之南。 按《續文獻通考》:湖廣承天府雲夢澤在沔陽州東,又 在荊門州北,接連德安府雲夢縣界。

德安府雲夢縣,在安陸縣南五十里,雲夢二澤雙舉, 故名。

按《德安府志》:雲夢澤在雲夢縣,舊志云去安陸南五 十里,今縣治去安陸六十里,蓋安陸境山自鄳阨蔓 延至此,乃盡而迤南數郡。大澤衍溢,實自此始。昔故 以此名縣云。按《禹貢》及諸家傳記,雲夢澤方八九百 里,跨江南北,華容、枝江、江夏、安陸皆其地,合言之則 為一,分言之則二澤也。

安陸縣溳河遶城西,流入雲夢澤。

按《荊州府志》:雲夢縣南皆大澤,雲夢澤自此始,故名 之。《禹貢》:雲土夢作,乂本二澤。然二澤合稱,其來已久。 傳記所指合析不同,《周禮·職方》:藪曰雲夢。司馬相如 傳楚有七,澤其小者,名雲夢,方八九百里,南有平原 廣澤,緣以大江而班生。《地志》云:華容、枝江,若江夏之 安陸,皆有雲夢。裴駰云:孫叔敖激沮水,作此澤。張楫 云:楚藪也。在南郡華容縣,郭璞云:江夏安陸有雲夢, 枝江亦有之,華容又有巴丘湖。俗云,即古雲夢澤。張 楫云:在華容者,指此春秋文耀鉤云大別,以東至富 春、九江、衡山皆雲夢地。唐安審暉敗,唐兵於雲夢澤 中。史炤曰:雲夢澤名。祝穆曰:䢵夫人棄子文於夢中, 言夢不言雲,楚子避吳入于雲中,言雲不言夢。二事 皆在安陸,一以為雲,一以為夢。凡此皆合稱也。惟胡 三省《辨誤禹貢》:雲夢,孔安國云:在江南。《左傳》:楚王以 鄭伯田江南之夢。《漢志》:雲夢澤,在華容南。沈丘云:雲 即今玉沙、監利、景陵等縣,夢即今公安、石首、建寧等 縣。《漢陽志》云:雲在江之北,夢在江之南,此則析而稱 之。按杜預云:雲夢跨江南北,而《蔡沉書傳》云:雲夢方 八、九百里,跨江南北,華容、枝江、江夏、安陸皆其地,合 而言之則一,別言則為二澤也。《禹貢》云:雲土夢作,乂 蓋澤勢有高卑,故水落有遲速,人工有早晚,爾此說 得之。

雲夢澤部藝文一编辑

雲夢賦         元何克明

駕洞庭之飛艎,覽熊繹之故墟,偉雲夢之鉅,澤控天 南之一隅,爾其雄跨大江,延袤千里。水㵿㵿其漸漬, 山巃巃而迤靡,卻五嶺瘴煙而莫近,豈五丈秋風之 可擬。草木鬱其暢茂,禽獸樂其遊憩。原田每每,人獲 耒耜之利;車馬轔轔,歲閱蒐獮之備。其產,則橘柚菁 茅,竹箭金錫。虎豹貔貅,可以應庭實軍容之需。麋鹿 魚鱉,可以為乾豆賓庖之給。實荊州之府庫,亦中原 之羽翼。岳陽大別,擅名勝于古。今夏口江陵分形勢 于區域,當其煙橫北渚。日暮蒼灣,仙儔巨靈,神遊其 間。鼓瑟鏗鏘,寫幽怨于湘女;鈞天縹緲,奏廣樂于軒 轅。水天一色,落霞孤鶩,風月雙清,歸鶴啼猿,岸芷汀 蘭。香溢靈均之離騷,廣谷大川,地壯召虎之于蕃身。 歷茲土心,馳往古奠我民居,實維神禹。當懷山襄陵 之際,任手胼足𦙆之苦。及其雲土而夢作乂,于是考 圖而貢可。數暨夫荊懲之詩,不歌而楚氛之惡。是怙 於以田獵,於以耀武何涼。德之不長,終漢室之啟。土矯,彼淮陰驕力跋扈。致乘輿之鳴鑾,烹良犬於得兔, 信乎。地不足以設險,德終然之可據。天眷吾皇,奄有 寰區,雖茲澤之曠邈,果見侈。於輿圖,嗟予忝於楚產, 期觀光於帝都。極鋪張於雲夢,猥徒儕於腐儒。吞八 九於胸中,曾不芥蔕於相如。

雲夢賦           丘堂编辑

繄東南之奧區,維雲夢之二澤。盪兩儀兮同開,渺千 里兮莫極。為上流之淵,藪跨大江之南北。吐霧雨兮 吸煙雲,浮乾坤兮浴日月。蓋其形勢汗漫,風景淼茫。 連淮通蜀,亙荊控揚。并包漢沔,綿絡沅湘。莽莽荻葦 之岸,漠漠菰蒲之鄉。澹煙林兮明滅,浩月渚兮汪洋。 洲重淵兮掩映,浦隔汀兮相望。鴻鴈鳧鷺之所集,狐 兔麋鹿之所藏。漁歌互答,獵唱同行。樵牧彌野,商賈 連檣。貨財之富聞於四方,至若羽毛、齒革、杶榦、栝柏、 菁茅、竹箭之由產。黃金丹砂之自出,雖僻處於遐陬。 實有資於上國,是故楚子之所常獵。漢高之所偽遊。 宋玉遠慕而特赴,太白來觀而久留。少陵調洞庭之 滸,杜牧吟澤南之州。凡騷人墨客之來往,必為之徘 徊而賡酬。于時,有翰林主人者,曰:昔子虛詫齊以雲 夢之事,而見辱於烏。有先生今而賦之,豈欲為雲夢 解嘲也耶。主人於是憑高眺遠,攬今撫昔,臨風俯仰, 喟然嘆息曰:嗟夫。子以為今之雲夢猶昔之雲夢乎。 非也。吾聞古往今來,否極必泰,世運既回,地氣亦改。 昔春秋之季世,如麋爛而波潰。彼區區之齊楚,各誇 強而詫大,惟田獵之是務,惟原獸之是愛。想雲夢於 此時,為王靈所不屆。方今聖王御極天下,為家八紘 一網四極。一罝遊畋之事,不動於念慮好生之德。周 浹于邇遐,遂使羽毛鱗介自飛。自走而雲夢之魚,鳥 如在文王之沼囿。勾茅萌柝,自生自育。而雲夢之草 木,如在陶虞之暘谷。加以菱芡,彌望麻黍,陰翳悉令 蒐獮之場,化為耕食之地,是古之雲夢,為民之病。今 之雲夢,萬民之利也。惜相如以俊逸之才不遇,今太 平之世,雖是楚王雲夢之陋,而又逢武帝上林之意。 況登高能賦,可為大夫。當宣雨露九天之澤,為洗雲 夢千古之污,於是諸生欣然。執翰操觚願鋪張。今日 之所遇,起子虛烏有而告諸。

雲夢賦          陳誼高编辑

覽東南之巨浸兮,渺乾坤其若浮。罔盡夫荊之為藪 兮,蹇將泝其源之流。惟九州之有澤兮羌。荊州兮雲 夢。表二澤之亙衍兮,跨南北以相控。原夫澤之為量 兮,水既瀦而不溢。波眾流之交匯兮,自遒遒以秩秩。 若宇宙之再造兮,揭禹功於九年。俾五行之攸敘兮 乃。迄今兮安其天。吾乘流而艤其側兮,極空摩而潤 淵。洲莽莽而不盡兮,汀藹藹而含煙。亂風飆之往來 兮,通巴峽於湘川。綰青山之一髻兮,結襄漢之袤。延 當春波之汎汎兮,捐四際於一區。及寒濤之侵碧兮, 勢已殺於兩湖。征鴻飛而沒影兮,涵元氣於冥。無舞 魚龍之夭矯兮,雲垂垂而奔趨。映殘霞之錯落兮,祝 融蒼茫而欲晡。原桑麻之斾斾兮,隰禾黍之離離岸。 蘭芷之菲菲兮,芳渚繚其江蘺。緬懷楚子之遊田兮, 佩明月而冠雲。排千乘之旌騎兮,紛馳驟於水濆。知 走獸之是獲兮,豈得非熊以致君。嗟漢高之偽遊兮, 未必臨幸乎此中。笑齊封之雖大兮,終愧夫汨羅之 孤忠。聽鈞天于洞野兮,居八九於心胸。洗往事之芥 蔕兮,乃北望夫清。都睠雲夢於萬里兮,奠南服於一 隅。其藪澤之所聚兮,皆材用之所。需決天下之疑兮, 有大龜之納錫。用天下之武兮,有弩楛之勁直。成天 下之禮兮,況苞茅之生植。矧秉心以淵注兮,攄朝宗 之萬一。乃為之歌曰雲蒸瀦兮,流海滸士。楚產兮貢 天府,秋風颯兮木葉下。洞庭波兮恍萬,舞俯伏兮端 門,奏簫韶兮帝所。

雲夢澤部藝文二编辑

雲夢          明李夢陽

晚行雲夢澤,雲起失湖村。歷歷橫江雨,冥冥遠岫昏。 黿鼉當馬吼,鷗鷺背人翻。欲擬浮湘作,吾生異楚魂。

賦得氣蒸雲夢澤      鄒觀光编辑

洞庭渺渺鬱蔥蔥,八百湖山一氣中。莫怪胸吞曾不 芥,一杯滄海漾鴻濛。

賦得天寒夢澤深       前人编辑

湖天黯澹肅菰蒲,霜氣凄嚴鳧鴈呼。淵底魚潛堅不 餌,羊裘歸去釣臺孤。

雲夢澤部選句编辑

唐孟浩然《臨洞庭》詩:氣蒸雲夢澤,波撼岳陽城。 李端《江上送客》詩:故人南去漢江陰,秋雨瀟湘雲夢 深。

雲夢澤部紀事编辑

《戰國策》:楚王遊於雲夢,結駟千乘,旌旗蔽天。

蒙穀負雞次之典,以浮於江,逃於雲夢之中。

《德安府志》:景差嘗至雲夢澤,後至蒲騷,見宋玉,曰:昨 到雲夢,喜見楚山之碧。眼力頓明。

《北夢瑣言》:唐襄陽孟浩然與李太白交遊,元宗徵李 入翰林,孟以故人之分,與有彈冠之望。久無消息,乃 入京謁之。一日,元宗召李入對,因從容說及孟浩然。 李奏曰:臣故人也。見在臣私第上。令急召,賜對俾口, 進佳句,孟浩然誦詩曰:北闕休上書,南山歸敝廬。不 才明主棄,多病故人疏。上意不悅,乃曰:未曾見浩然 進書,朝廷退黜。何不云:氣蒸雲夢澤,波撼岳陽城。緣 是不降恩澤,終於布衣而已。

雲夢澤部雜錄编辑

《戰國策》:蘇秦說趙王,曰:大王誠能聽臣,楚必致橘柚、 雲夢之地。

《漢書·司馬相如傳·子虛賦》:僕樂王之欲,夸僕以車騎 之眾,而僕對以雲夢之事也。僕對曰:臣聞楚有七澤, 嘗見其一,未睹其餘也。臣之所見,蓋特其小小者爾, 名曰雲夢。雲夢者,方九百里,其中有山焉。

《抱朴子》:小人之赴也,若決積水於萬仞之高隄,而放 烈火乎雲夢之枯草焉。

雲夢澤部外編编辑

《漢陽府志》:楚襄王遊雲夢,夢婦人,名瑤姬,曰:我,夏帝 之季女,封于巫山之陽臺。精魂為芝糈而食之,則與 夢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