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305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三百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三百五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三百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三百五卷目錄

 昆明池部彙考

  考

 昆明池部藝文一

  海口修濬碑        明楊慎

  汎舟昆明池歷太華峰記   王士性

  泛昆明池登太華文殊巖記   尹伸

 昆明池部藝文二

  滇池           元喬堅

  賦得滇池夜月       明郭文

  滇池泛舟見新鴈       楊慎

  昆明池歌         顧應祥

  登太華山觀昆明池     徐中行

  昆明泛舟宿太華山縹緲樓  王士性

  泛舟昆明池         葉泰

 昆明池部紀事

 昆明池部雜錄

 昆明池部外編

 西洱海部彙考

  考

 西洱海部總論

  程大昌禹貢山川地理圖漢志勞水會葉榆入南海圖敘說 水經

  葉榆入南海圖敘說

 西洱海部藝文一

  洱水神祠記        明張憲

  蒼洱圖說         楊士雲

 西洱海部藝文二

  題洱海臨水亭      唐閭丘均

  西洱河         元述律杰

  夜歸洱海道中       明鄭旦

  晚發洱海夕次濱川      前人

  葉榆道中暮春即事      左楨

  蒼洱歌           張含

  洱水觀瀾閣         方沆

  洱水秋風         張來儀

  題蒼洱          朱應登

 西洱海部紀事

 西洱海部雜錄

 西洱海部外編

山川典第三百五卷

昆明池部彙考编辑

漢越巂之滇池

昆明池,即滇池也。一曰滇南澤。滇之有池,不自漢始, 何為係以漢也。漢武帝欲伐昆明,乃於長安鑿昆明 池,以習水戰。今陜西西安府城西南大池是也。越巂 之滇池,則今雲南省雲南府城南大澤是也。陝之昆 明起於漢,而滇之昆明,亦即名於漢,故係以漢也。其 池周五百餘里,合盤龍江、洛龍河諸水,下流為螳螂 川,又逕富民、武定諸處,而入于金沙江。

按《華陽國志·南中志》:滇池,縣郡治故滇國也。有澤水 周迴二百里,所出深廣。下流淺狹如倒流,故曰滇池。 長老傳言,池中有神馬,或交焉,即生駿駒,俗稱之曰 滇池駒。日行五百里。水神祠祀,亦有溫泉,如越巂溫 水,又有白蝟山,山無石,惟有蝟也。

按《九域志》:滇池,亦名積波池。周廣五百餘里,盤龍江、 黃龍溪諸水之匯也。稱南中巨浸焉。今環池設河泊 之官五。

按《三才圖會·昆明池圖考》:滇池,在雲南府城南,一名 昆明池,一名滇南澤。周廣五百餘里,合盤龍溪諸水, 匯為此池中,產衣缽蓮花下,流為螳螂川。中有大小 臥納二山。《史記》:滇水,源廣末狹,有似倒流,故曰滇。漢 武帝欲伐滇國,於長安南穿昆明池象之,以習水戰。 按《廣輿記》:雲南府滇池,在府城南池,產干葉蓮。 按《雲南通志》:雲南府昆明縣滇池,在府城西南,一名 昆明池。周五百餘里。《史記》:滇水源廣末狹,有似倒流, 故曰滇。一說凡水皆東,此獨阻西而下也。

西湖,在滇池上流。

盤龍江,在府城東,源出故邵甸縣。凡九十九泉,合流 入滇池。

海口,在府城西南八十里,洩滇池之水,由安寧、富民, 匯廣翅塘,入金沙江。

寶象河,在府城南二十里,源出上板橋,分瀉至官渡, 入滇池。

呈貢縣洛龍河,在縣城北十里,源出黑白二龍潭,灌溉田畝,流入滇池。

昆陽州渠濫川,在州東五里,北流入滇池。

晉寧州大堡河,源出新興州界,經晉寧州永興鄉,分 流入滇池。

安寧州螳螂川,在州北,源自滇池,經富民武定,入金 沙江。

昆明池部藝文一编辑

海口修濬碑        明楊慎

譙允南《巴蜀志》云:滇池之水出盤龍江,亦名積波。凡 九十九竇匯為昆明池,其水乍深廣,乍淺狹。有如倒 流,故名曰滇池。漢武帝欲開越巂昆明,聞有此池,先 於長安鑿池象之,以習水戰是也。今其名跡可覈悉 如志言,而漢唐歷宋叛服叵測屢闓復塞焉。迨明大 一統百七十年,九州同軌,四海一家,荒服之區,化比 畿甸矣。昆明池近在雲南治城之外。環而列城者,州 以安寧昆陽。晉寧縣以昆明呈貢歸化。皆邊昆池。土 人亦稱曰:海在昆陽地,名曰海口,實此池之咽。嗌盈 涸因之水旱係焉。濱海澤田,或遇涔澇之歲,浮甽沒 GJfont秈蔈淡淡,徒飲GJfont。弘治中巡撫都御史應城陳 公金始為開濬之役。有記勒於碑嗣。是歲,一興役,謂 之小修。正德間,都御史安福王公懋中副使,崑山史 公良佐繼之。始相子河乃嘉靖。戊申至庚戌大雨洽。 旬水大至盤激而成窟滐而為阜則石龍阻 流而成谼。黃泥填淤,而象鞭海田無秋矣。澤甿及滇 仕宦歸田者,相率陳於兩臺。於是巡撫都御史,吳興 顧公應祥巡,按御史莆田林公應箕總。戎都督古濠 沐公朝弼,集議於藩臬諸司。躬往閱視,維時南至屆 節,東作未起,乃檄命雲南府屬各官,凡二十人有差 經始己酉十有一月望後三日,癸未是時來庀役者。 夫僅七千餘二十五日庚寅,肇工子河至十有二月。 庚戌相子河成。其GJfont水大壩工繁未整,乃先築少壩 於子河。故堤二十四日己未,少壩成乃蹔休百工。越 今歲庚戌十日乙亥而庀役丁夫至者,滿萬分委諸 末職偕手競作。乃濬大河斮石龍潭,創釃子河,南曰 平定鋪。至於白沙河,又至於白塔村,又至於GJfont,又 至於新村,再至於大河,南堤之新村再至於北岸之 沙村。各以石緻川濬而漮其中。為洩水之壩柉。 九座壩各存水,窗俾磢礫漂,沙不衝塞焉。其GJfont水大 壩成于仲春下旬乙卯。乃併啟少壩而穵黃泥灘,復 自茶卜墩下匯子河。故漘新築隄,禦編篁析GJfont,囊石 壞壤,如蜀之湔堰,昇於蛇籠之制,以埽殺淫波。若黃 河軟灘嫩堰法。蓋其挽瀾障GJfont自豝齒山堨沙水,引 入子河以蠲黃泥灘之患。總計始漢廠以逮石龍,壩 以丈算者,三千二百有餘,落成以三月己卯。大壩 焉。放流下安寧富民,而濱海環滇者,澤口出海心凸 矣。風回漣漪並靈河九里之潤月墮清泚,無濁涇五 斗之泥綠萍青葑,若踴躍而來,白沙丹疇狀奮迅,而 出是役也。允如前記所云,不一勞者,不永逸。不暫費 者不永寧嗣。是則歲之小修可免,匪惟濱海得佃,其 田仿其力環海衛所州縣,皆賴有息肩之慶矣。役成 當有樂石之鍥以垂,久遠爾。

汎舟昆明池歷太華諸峰記  王士性编辑

余以辛卯春入滇,滇迤東西花事之勝,甲於中原,而 春山茶尤勝。其在昆明者,城中園亡論外,則稱太華 蘭若焉。余時隨監郡諸大夫入省,以上巳日道出碧 雞關,去會城三十里,而遙蓋跂指之矣。乃問途為太 華之遊,循關右箐斗折而南,五里至高嶢,舊有楊太 史用修海莊,已廢。又一里許,適有高臺、曲池、層樓、翬 榭前用五色杜鵑棚之題構方新也至此遂俯昆明 池。余視步無餘。皇乃買漁舟一葉,令騶人踦跂皋陸 獨挾一二黃頭郎汎焉。池一望五百里瀦,西南隅俗 號滇池。滇去海遠水傾畝,即稱海下高嶢。輕洲淺渚 蒲葦颯沓長過人,又稱草海。海長廿餘里,草中津港 以千數。往來繫罣GJfont而漁。余蕩槳其中,不復知非山 陰道上也。草窮且挂席出水海,水不及余,東海一汧 澳,而風力差,足畏滇中鎮。日咸西南風,春風較狂掠。 余颿墮水中,乃回棹泊焉。易筍輿而登漸霽,盤桓上 數里,及太華山門,蕊宮琳宇,煌金碧,倚山隆起,擬 於紫霄碧雲之間。余右陟飛磴,歷龍藏東。下黔寧祠, 覽其世像,出文陛前,兩墀山茶,八本高,三丈萬花霞 明飛丹如茵列繡,如幄倦坐其下。神GJfontGJfont復王疑 入石家,錦步障也。廊右繞出縹緲,樓觀海危檣一粟, 水勢黏天顏以一碧萬頃,然哉。夕陽西下,太華踞其 東,倒影半浸,已素月復流光於上。山影為藻荇據之 更勝也。夕宿僧榻漏下,月色入戶宿鳥驚,棲聒人耳, 余旅思轉深矣。質明緣碕岸磧歷而南,遠見山頂室 廬嵌空。一如罨畫輿者,云羅漢寺也。以有石像比丘, 而名稍近之。一GJfont落居河之濱,漁者於家傍置官署焉。寺敞數千步,絕壁上仰視之,如欲墮者,盤辟而升 計四五曲;入寺問南北庵寺。後樹金馬、碧雞,碣摩碣 乃入南庵。丘亭、香宇、咸嶄巖簷覆之,承以瑤臺趾半, 懸外北入南出。過一剎廟,復間一亭臺廟,為雷神,為 龍伯,為大士,為玉虛師,相雜以釋道亭。為迴瀾,為望 海,又有趙羽士之塔。文殊之巖咸傍海岸。時而驚濤 拍空,飛沫可濺佛身也。路迴,則轉北庵。躡級而上,過 朝天橋,謁老君廟,入真武宮最上升玉皇閣,如鵲巢 燕寢,懸度飄搖,雷祠龍井,跆藉足下,益又勝也。二庵 者,南疏北幽,南庵橫截山麓,而過金鋪綠房,足稱近 水樓臺。北庵摶扶搖以上,層層各十丈轉,山椒斗大, 崖則宇一字焉。人側身而度鳥道爾,然北庵雖高,僅 見草海、白蘋、紅蓼楚楚。有致若南庵面東,南水、海風 帆雪浪日月,出沒其中,故大觀也。下山邑,令棹蘆舟 以迓稍具舲艇,欲放中流以五兩尚顛,復穿荻蒲披 魚梁鳴榔擊汰,而歸睨西山頂上。丹堊之麗適,當李 昭道得意筆也。時水淺舟膠,不及過杏花村。余行滇 中惟金瀾二江橫絡,其他多積窪成海,如洱海、通海 楊林海,是不一海焉。非獨滇也。惟滇流如倒,囊腹廣 而頸隘,且逆鹵北流,故稱滇云。昔漢武帝欲取昆明 乃習戰長安,鑿池以象之。至劫灰,出於人世,麻姑云: 東海復揚塵也。信如斯言,則此真滇池者。不知幾更 劫灰矣。

泛昆明池登太華文殊巖記   尹伸编辑

昆明池者,滇池也。西南人,字浸,曰:海吳越客小之考 外國傳。蒲昌,蒲類青海鹿,渾海皆不大。滇合昆貢八 州縣之水,匯而為池。周五百餘里,海之宜矣。遷史謂: 其源廣,末狹,頗似倒流,故曰滇或曰向西北流入金 沙江,取顛義板橋南二十餘里,滮滮GJfontGJfont已,入望矣。 庚午陽月甫GJfont官輒問游於里人,魯將軍勉之。勉之 曰:昆明南來太華西峙亂,而登北折向安寧公GJfont姚 便道也。某不腆請備庖人。余聞之欲躍二十二日巾 車出南門,勉之已艤畫舫見待矣。舫從小河入二里 許,及池風日明,霽水天映,徹此身已隨鳧鵠搖曳。兩 月來,塵土腸胃為之一滌,洲潬隱見蘆檉不時開。合 棹行頗澀漁家,拍浮根株不定土。人所謂草海者也。 南盼洪源沓波澎湃,小艇沉浮其間,恨不逆扶搖而 從之游西面巖林。欲蒨、欲黝志之所之。自相拗戾,匪 獨疲於應接矣。勉之出蘇長公《赤壁二賦》示余,時正 時詭,具飛舞變幻之勢,余幾效米顛,自擲梨園,奏伎 什六,作吳趨聲,亦天末所不易得也。泝流三十里得 GJfont,又里許,及華之麓始從。南折復北,而西蹇產回,複 約三里,及寺被阪松杉干霄,合抱杉多礨砢GJfont,崛霜 鱗斑駁,與蜀種絕異其夾墀而植者,曰羅漢松,曰線 伯豎麈,曳綬別是一觀,山茶徑尺蓓蕾初開,艷耀相 奪,元冥失其政矣。寺創於黔國某公,以壯麗勝登紺 殿,自謂絕頂已。從殿後仰之,連峰復踞其上。幽秀層 縟《爾雅》所謂:負丘者也。余急覓徑僧南指示,余謂明 日文殊巖之道相去數。武姑需之北為黔國影堂,又 北為客舍,舍外老桂一株,方盛開,幽香襲人,出回廊 得楊用修《太史記》。寺田碑始知太華即碧雞之杪,廣 輿記兩志之誤矣。從廊出,東得一亭甚豁,亭前為平 臺。矚昆明幾盡山色,為斜陽所蒸,萬峰盡紫,而百雉 歷歷,若動若定,於煙水之上,其間廬肆府廨浮屠蘭。 若參差可辨,覺日來望,牙而趨磬,折傴僂攢,眉腐心 不可耐之地。今俱在蜃市霞城,虛無幻杳之鄉,然則 雅俗安有常哉。明日出寺門,南行望數峰,更不可徑 始知勝情為俗衲所紿,宦中遊眺,往往如此。途陰則 松篁,陽則嶨硌,俯仰則沃泉。鳴澗幽絕之中,忘其輆 ,輿徒相半二里許,乃拾級已。及諸巖腰腋間矣。從 此而西稱殿者,三稱閣者,三稱宮者,一其闊狹隱見 皆受法於巖巖,納即殿巖吐即閣其互相蔽虧,互相 穿貫。大略即彼可以得此,而涵虛閣為勝。稍西南一 橋跨土石之窳,從傍睨,下谽GJfont然,勉之以為險矣。橋 之南為徑尺許,其內鼯黏其外,蠖引稍置足,巖乃橫 出半壁以相距距之內一枝亦復東出,而閣基焉。好 事者,竇壁之趾以通出入,可二尺餘耳。身非晏平仲, 那得由狗門。余次且久之顧望窗櫺儼然,波光瀲GJfont, 復不自禁。乃蒲伏蛇行以進已,復侏儒入一鐵門,乃 及閣,閣四隅垂空中,勉之與諸小史,不敢近欄一步。 而余憑視頗久,海之觀極於此矣。循故道而下約一 里,為彌勒殿。殿右皆傍巖南行數武為龍王廟,有井 曰龍井。井之上,即所謂危橋也。廟側一碑,為王子淵 移文而用修志之。趺頗泐,凡缺五字,文曰:持館使者 敬移南GJfont,金精神馬,彯彯碧雞,處南之荒,□谿回谷, 非土之鄉。歸來歸來,漢德無疆。廣乎唐虞,澤□三皇。 黃龍見兮,白虎仁歸來,歸來可以與倫陽兮,翔□何 事南荒也。□子淵之移楊慎剽題,以蜀嗣學貌。蜀遠 師簡氏詔□古南GJfont爰鳩漢字,用彪漢詞,滇之文獻, 尚考於斯。自此以南巖勢,玲瓏石色秀潤,用修紀移 文於別石意。自可念今宦客以其近體詩。遍劖巖腹與漢人角,可歎可歎,又數十武為海曙亭,亭已圮百 餘,武為文殊巖。先是趙道人者,靜修於此。致文殊,下 度因以名巖。自廟至此,巖凡三疊涵虛據其中疊耳。 閣中下瞰知足之虛,而不知閣之所託。從此,仰視始 知閣與基,皆懸寄也。而況身乎。危矣哉。疊至此,即窮 其南連,壁千餘仞,直逆洪流而上,即猿猱之技無所 施矣。下而東為妙定寺,復登舟順流十餘里,至高嶢, 又南二里為太史祠。中堂肖用修像廣額危顴,頗有 生氣,再拜之餘,慷慨欷歔,幾不能去。祠僧出太史遺 跡視之,盈卷皆七言律,首律近真餘,皆GJfont然用修。頗 疏於臨池,字以人重耳日晡,因與勉之別。

昆明池部藝文二编辑

滇池           元喬堅

滇水不可涉,石戟參嵯峨。胡能宅蛟龍,但可藏黿鼉。 渚風蕩驚湍,乃爾泥滓多。我欲澄其源,應自崑崙阿。 才謬諒靡救,臨流將奈何。GJfont山紫芝曲,漁父滄浪歌。 斯人久不作,千載無清波。

賦得滇池夜月       明郭文编辑

長天無雲山四青,白月在水搖虛明。冷涵萬象鏡光 裏,乾坤一色秋冥冥。玉壺載酒遊空碧,人在清涼水 晶域。座中何郎湖海客,醉眼卻嫌滇水窄。飄飄書劍 不可留,坐令樂事成離憂。安得身如水與月,千里萬 里隨君舟。

滇池泛舟見新鴈       楊慎编辑

忽見行行鴈,來應自故鄉。天涯多少路,雲際幾番霜。 滇水饒葭菼,禺山足稻粱。金河爾休戀,無限塞弦張。

昆明池歌         顧應祥编辑

昆明池,延袤數百里,千山萬山,直自崑崙來。諸山之 水匯於此,相傳其水顛倒流,滇池之名由此始。左有 金馬山,右有碧雞峰。瀰漫浩瀚渺無際,但見洪濤巨 浪,日夕排蒼穹。青天忽驚白日起,霹靂振撼蛟龍宮。 天吳水怪,九首、八足、不可以名狀,時復出沒於其中。 有時風恬波浪息,一碧萬頃開青銅。其廣也如此,胡 為乎,不在九域之內,不得與五湖七澤相爭雄。神禹 治水跡不到,穆王八駿難為窮。漢主鑿池徒髣GJfont,王 褒將命何匆匆。唐宋以來各僭據,聲教不與中國通。 天開景運聖人出,一掃海內群邪空。五服之外更五 服,俛首授命歸提封。侏GJfont椎結之類吾,不知其幾千 萬種,禮樂不異車書同。渺余生當全勝日,觀風兩度 乘青驄。古來多少豪傑士,局於偏安之世,不得一洗 磈磊胸。百年過眼一彈指,得此勝覽真奇逢。振衣獨 立太華頂,狂歌目斷孤飛鴻。

登太華山觀昆明池     徐中行编辑

陰陰松柏隱香臺,的的晴波萬頃迴。仙掌遠從西嶽 出,神池忽似上林開。鏡中斜日搖金剎,天外飛霞送 酒杯。共憶樓船曾賜宴,新詩不數漢臣才。

昆明泛舟宿太華山縹緲樓  王士性编辑

登山臨水為誰留,蓼白蘋青起暮愁。萬頃濤聲行木 末,千尋嶽色倚池頭。石鯨不見秋風動,金馬來追夜 月遊。何限乾坤蕭瑟意,依然縹緲一飛樓。

泛舟昆明池         葉泰编辑

一曲瑤琴碧海頭,野人生計滿汀洲。歸來幸有揚雄 宅,老去寧無彭澤舟。流水高山應我待,陽春白雪竟 誰謳。漢家帶礪多豪傑,李廣當年錯覓侯。

昆明池部紀事编辑

《雲南府志》:周宣王時,西竺阿育王子福邦弘德至德, 王有神驥,乃以轡私授至德,縱驥東馳,曰:獲者主之。 三子各部眾追至滇池上,長子意馬飲滇池,伺而邀 之,不獲;仲子意馬必至甸中,伺而邀之,亦不獲;至德 追至東山松林中,以轡邀之。馬見轡,而就遂獲焉。 《新興州志》:楚威王使將軍莊蹻將兵,循江上略巴黔 中,以西蹻至滇池,以兵威略定,屬楚歸報。

《遵義府志》:秦奪楚黔中地,遂留王滇池,且蘭為牂牁 國。

《漢書·武帝本紀》:元狩三年,減隴西北地上,郡戍卒半 發GJfont吏穿昆明池。臣瓚曰:西南夷傳,有越嶲昆明, 國有滇池。方三百里,漢使求身毒國,而為昆明所閉。 後欲伐之,故作昆明池,象之。以習水戰,在長安西南, 周迴四十里,《食貨志》又曰:時越欲與漢用船戰,遂乃 大修昆明池也。

《雲南通志》:章帝建初二年,滇池出龍馬四,白鳥一,甘 露降。《華陽國志》:章帝元和二年,蜀郡王阜為益州郡太守。 治化尤异,神馬四匹出滇池河中,甘露降。白烏見於 是。始興文學,漸遷其俗。

《雲南府志》:唐僧覺印,昆明縣人,號脫空。戒律精嚴,母 亡廬墓,刺血寫經。學道于五臺,飛錫滇池結茅以居。 名曰樂道。晚歸五臺,沐焚而逝。

《元史·張立道傳》:立道,字顯卿,其先陳留人,後徙大名。 至元十年三月,領大司農事中書,以立道熟於雲南, 奏授大理等處巡行勸農使,佩金符。其地有昆明池, 介碧雞金馬之間,環五百餘里,夏潦暴至,必冒城郭。 立道求泉源所自出,役丁夫二千人治之,洩其水,得 壤地萬餘頃,皆為良田。

《雲南府志》:元驢兒達德,為雲南行省右丞。初,達里麻 既敗,梁王聞之,與其母嘉僖妻忽的斤等百餘人,乘 舟趨昆明池,謂驢兒等曰:我,宗室,無降理。仰藥死。妻 子皆死之。驢兒達德既進毒於王,亦皆自殺,妻子從 死者二百餘人。

《南昌郡乘》:陳安,字靜簡,新建人,正統進士,授大理右 寺副,遷陜西參議,改雲南。滇池暴漲,禾盡沒軍,民大 窘。乃勸勵土官,斟酌帑藏以賑給之。

《雲南通志》:嘉靖二十七年,昆陽訓導任鉞,家有蠶,生 子,布成,不仁水火。拜告天地八字。次夜,又布成,一州 之大,可不慎之,八字,字樣清明。是年,滇池水溢,蕩柝 州民。

方良曙,江南歙縣人。萬曆初,任左布政使,仁明慈恕, 應務如流,濬滇池以溉民田。初至,庫貯空虛,暨數歲, 富埒諸省。

昆明池部雜錄编辑

《雲南府志》:放光寺,一名晏公廟,一名雄川閣,臨於滇 池上。

白髮魚,舊傳見滇池中,戴髮,無鱗。狀肖婦人,白而肥。

昆明池部外編编辑

《雲南府志》:元大德間,昆明池有蛟,化美少年,淫婦女, 居民苦之。有趙伽羅世,精阿叱力教,尤通梵經,鄉老 請治之。伽羅遣黑貌胡奴擒至,以水噀之,立見蛟形。 因斬蛟。人問:胡奴為誰。曰:大黑天神也。後不知所往。

西洱海部彙考编辑

《水經》
之葉榆河
编辑

西洱海,即古葉榆水也,一名西洱河,一名昆瀰池。在 今雲南境內,其源有二:一發自大理府鄧川州浪穹 縣之罷谷山下;一發自鶴慶府城西南一百里之山 神哨。二水會于浪穹縣南之蒲陀江,南流至大理府 城東,受十八溪水,遶府城,西南逕點蒼山後,入蒙化 府界,會漾濞江,合流入於南海。

按《水經》:淹水又東過姑復縣南,東入于若水,益州葉 榆河出其縣北界。屈從縣東北流。縣故滇池,葉榆 之國也。漢武帝元封二年,使唐蒙開之,以為益州郡。 郡有葉榆縣,縣西北十里有弔烏山,眾鳥千百,為群 共會嗚呼啁GJfont。每歲七八月至十六七日,則止一歲 六,至雉雀來弔,夜然火而取之。其無嗉不食,似特悲 者。以為義,則不取也。俗言鳳凰死於此山,故眾鳥來 弔,因名弔烏縣。之東有葉榆澤,葉榆水所鍾,而為此 川藪也。

過不韋縣縣故九隆哀牢之國也。有牢山,其先有 婦人名莎臺。《後漢書》作沙壹居於牢山捕魚水中,觸沉,木若 有感,因懷孕產十子後,沉木化為龍,出水九子,驚走 一子。不能去背龍,而坐龍因GJfont之。《後漢書》作舐之其母鳥語, 謂背為九,謂坐為隆。因名為九隆及長諸兄。遂相共 推九隆為王。後牢山下有一夫一婦,生十女九隆,皆 以為妻。遂因孳育,皆畫身像龍。文衣皆著尾,九隆死。 世世不與中國通,漢建武二十三年,王遣兵乘革船 南下,水攻漢鹿崩民,鹿崩民弱小,將為所擒。於是,天 大震雷疾雨,南風漂起,水為逆流,波湧二百餘里。革 船沉沒,溺死數千人。後數年,復遣六王將萬許人,攻 鹿崩鹿。崩王與戰,殺六王,哀牢耆老共埋之。其夜虎 掘而食之。明旦,但見骸骨,驚怖引去,乃懼。謂其耆老 小王曰:哀牢犯徼,自古有之。今此攻鹿崩,輒被天誅。 中國有受命之王乎。何天祐之明也。即遣使道。一作詣 越嶲奏獻,求乞內附長保塞徼漢明帝永平十二年, 置為永平郡。永平當作永昌郡治不韋縣,蓋秦始皇徙。呂不 韋子孫於此,故以不韋名縣北。去葉榆六百餘里,榆水不逕其縣,自不韋北注者,盧倉禁水耳。榆水自縣 南逕遂久,縣東又逕姑,復縣西與淹水合,又東南逕 永昌邪龍縣,縣以建興三年,劉禪分隸雲南於不韋 縣,為東北。

東南出益州界葉榆水自邪龍縣東,南逕秦藏縣 也。南與濮水同注填澤於連。然雙柏,縣也。連然雙柏二縣名 榆水自澤又東北流滇池縣南,又東逕同並縣,南又 東逕漏江縣,伏流山下,復出蝮口,謂之漏江。左思《蜀 都賦》曰:漏江洑流,潰其阿,汨若湯谷之揚濤,沛若濛 氾之湧波。諸葛亮之平南中也。戰於是水之南,榆水 又逕賁古縣北,東與盤江合,盤水出律高縣東南盤 町山東,逕梁水郡北賁古縣南,水廣百餘步,深處十 丈甚,有瘴氣朱裒之反。李恢追至盤江者也。建武十 九年,伏波將軍馬援上言:從麋泠出賁古擊益州,臣 所將越駱萬餘人,便習戰鬥者二千兵。以上弦毒矢 利以數發矢,注如雨所中輒死。愚以行兵此道最便。 蓋承藉水利用為神捷也。盤水又東逕漢興縣。山溪 之中多生邛竹,桄榔樹樹出GJfont,而夷人資以自給。故 《蜀都賦》曰:邛竹緣嶺又曰GJfont,有桄榔盤水北入榆水。 諸葛亮入南戰於盤中,宋本作盤東是也。

入牂牁郡西,隨縣北為西隨水,又東出,進桑關。進 桑縣牂牁之南部,都尉治也。水上有關,故曰進桑關 也。故馬援言從麋泠水道出,進桑王國,至益州賁古 縣,轉輸通利。蓋兵車資運所由矣。自西隨至交趾,崇 山接險,水路三千里,榆水又東南絕溫水,而東南注 於交趾。

過交趾麋泠縣北,分為五水,絡交趾郡中至東界,復 合為三水東入海。東界一作南界 注《尚書大傳》曰:堯南撫交 趾,於《禹貢》荊州之南垂,幽荒之外,故越也。《周禮》:南八 蠻雕題:交趾有不粒食者焉。春秋不見於傳,不通於 華夏,在海島人民鳥語。秦始皇開越嶺,南立蒼梧、南 海、交趾、象郡。漢武帝元鼎二年,始并百越啟七郡。於 是乃置交趾刺史以督領之。初治廣信所以獨不稱 州,時又建朔方郡,已始開北垂,遂辟交趾於南,為子 孫基趾也。麋泠縣,漢武帝元鼎六年開,都尉治。《交趾 外域記》曰:越王令二使者,典主交趾九真二郡民,後 漢遣伏波將軍路博德討越王。路將軍到合浦,越王 令二使者齎牛百頭酒千鍾,及二郡民戶口簿詣路 將軍。乃拜二使者為交趾九真太守主,諸雒將主民 如故,交趾郡及州本治於此也。州名為交州。後朱GJfont 雒將子名。詩索,麋泠雒將女名。徵側為妻,側為人有 膽勇,將妻起,賊攻破州郡,服諸雒將皆屬徵側,為王 治麋泠縣,得交趾九真二郡民。二歲調賦。後漢遣伏 波將軍馬援,將兵討側詩,走入金溪,究三歲乃得。爾 時西蜀,並遣兵共討側等,悉定郡縣為令長也。山多 大蛇,名曰髯蛇,長十丈,圍七八尺。常在樹上伺鹿獸, 鹿獸過,便低頭繞之。有頃,鹿死。先濡令濕訖,便吞,頭 角骨皆鑽皮出。山夷始見蛇不動時,便以大竹籤籤 蛇頭至尾,殺而食之,以為珍異。故楊氏《南裔異物志》 曰:髯惟大蛇,既洪且長。采色駮犖,其文錦章。食豕吞 鹿,腴成養創。賓享嘉宴,是豆是觴。言:其養創之時,肪 腴甚肥。搏之,以婦人衣投之,則蟠而不起走,便可得 也。此二水,左水東北逕望海縣南,建武十九年,馬援 征徵側置,又東逕龍淵縣北,又東合南水,自麋泠縣 東逕封溪縣北。《交州外域》記曰:交趾昔未有郡縣之 時,土地有雒田。其田從潮水上,下民墾食其田,因名 為雒民。設雒王雒侯主諸郡縣。縣多為雒將,雒將銅 印青綬後,蜀王子將兵三萬來討雒王,雒侯服諸雒 將。蜀王子因稱為安陽王,後南越王尉他舉眾攻安 陽王。安陽王有神人名皋通下輔佐,為安陽王治神 弩一張,一發殺三百人。南越王知不可戰,卻軍住武 寧縣,按《晉太康記》:縣交趾一本作縣屬交趾越遣太子名始, 降服安陽王,稱臣事之安陽王。不知通神人,遇之無 道。通便去,語王曰:能持此弩王天下。不能持此弩者, 亡天下。通去,安陽王有女,名曰眉珠見始端正,珠與 始交通。始問珠,令取父弩視之。始見弩,便盜以鋸截 弩訖,便逃歸。報越王,越進兵攻之。安陽王發弩,弩折 遂敗。安陽王下船逕出於海。今平道縣後王宮城,見 有故處。《晉太康地》記:縣屬交趾越遂服諸,雒將馬援 以西南治之。路逕千里,分置斯縣,治城郭,穿渠通道, 溉灌以利其民。縣有猩猩,獸形,若黃狗,又狀貆GJfont,人 面,頭顏端正,善與人言,音聲麗妙,如婦人好女。對語 交言,聞之無不酸楚。其肉甘美,可以斷穀,窮年不厭。 又東逕浪泊,馬援以其地高,自西里進屯。此又東逕 龍淵縣,故城南又東左合此水。建安二十三年,立州 之始蛟龍蟠編於水,南北二津故改龍淵。以龍編為 名也。盧循之寇交州也。交州刺史杜惠度率水步晨 出南津,以火箭攻之。燒其船艦。一時潰散,循亦中矢, 赴火而死。於是斬之,傳首京師。惠度以斬循勳封龍 編侯。劉欣期《交州記》曰:龍編縣功曹左飛,曾化為虎。 數月還作吏。既言其化亦化無不在,牛哀,易虎不識。厥兄當其革狀,安知其GJfont變哉。其水又東逕曲易古陽 字縣東,流注於浪GJfont當作GJfont經言,於郡東界復合為三 水,此其一也,其次一水東逕封谿縣南,又西南逕西 于縣南,又東逕羸縣北,又東逕北帶縣南,又東逕 稽徐縣。涇水注之。水出龍編縣高山,東南流入稽徐 縣,注於中,水中水又東逕羸縣南交州。《外域記》曰: 本縣,交趾郡治也。《林邑記》曰:縣本自交趾南行都官 塞浦出焉。其水自縣東逕安定縣北帶長江,江中有 越王所鑄銅船。潮水退時,人有見之者。其水又東流, 隔水有泥黎城,言阿育王所築也。又東南合南水,南 水又東北逕九德郡北交州。《外域記》曰:交趾郡界有 扶嚴究在郡之北,隔渡一江即是水也。江水對交趾 朱GJfont縣,又東逕浦陽縣北,又東逕無功縣北。無功漢志作無 切建武十九年九月,馬援上言:臣謹與交趾精兵萬 二千人與大兵合,二萬人船車大小二千艘,自入交 趾。於今為盛十月,援南入九真至無功縣,賊渠降,進 入餘發。餘發縣名渠帥朱伯棄郡亡入深林,巨藪犀象所。 聚群牛數千頭,時見象數十百為群。援又分兵入無 編縣王莽之九真亭,至居風縣帥不降,並斬級數十 百九。真乃清當作靖其水,又東逕勾漏縣,縣帶江水。江 水對安定縣。《林邑記》所謂:外越安定縣,紀粟者也。縣 江中有潛牛,形似水牛上岸,鬥角軟。還入江水,角堅。 復出又東與北水合,又東注鬱亂流而逝矣。此其三 也。平撮通稱同歸鬱海,故經有入海之文矣。

按杜佑《通典》:西洱海即昆瀰池,漢武帝鑿其池以習 水戰,非滇池也。

按李元陽《西洱海志》:葉榆水,一名西洱河出浪穹縣 罷谷山下,數處涌起如珠。樹世傳:黑水伏流別派也。 自太和縣西北來,匯於縣東為巨津形,如月生五日, 遶縣西南,由石穴中出,盤迴點蒼山後,是為濞水與 漾水合。又會瀾滄江而入南海。瀾滄即黑水也。《水經》 曰:罷谷山洱水出焉。又曰益州葉榆河出其縣北界。 註曰:縣故滇葉榆之國也。縣西北有弔烏山。每歲八 九月眾鳥千百為群集於山下,嗚呼啁GJfont。俗言鳳凰 死於此山,故眾鳥來弔。今在點蒼山之西北弔,鳥群 集如期。益信《水經》之不誣也。左思《蜀都賦》曰:諸葛亮 之平南中也。戰於是水之南,即此水也。水有三島,一 在青巔山之南,二在羅筌山之南,南島上有石刻朱 字文如古篆。父老云:世傳是大士觀音買地券。今莫 辨也。《通紀》曰:邪龍既為大士所除,其種類尚潛於東 山海窟。惡風白浪時覆舟航,有神僧就東崖創羅筌 寺厭之。誦經其中,一夜忽聞大震動聲。僧喝之,見百 十童子造曰:師在此壞我屋宅,吾屬不安,請師別遷。 僧厲聲曰:是法住法位,有何不可。遂失童子所在,明 日寺下漂死蟒百餘,自是安流,以濟僧隨遷化榆水 西北岸,各有水神、祠神,狀牛首人身,或虎頭雞喙,皆 大石自地湧出,實非人工也。《山海經》曰:西荒之山有 神,獸面人身,其說蓋與此合。東岸有分水崖,儼如斧 劃,漁人謂自崖下分水為兩界,南為河,北為海。鹹淡 不類,河魚不入海,海魚不入河,魚游至此,則返魚族。 頗多視他水所出,較美冬鯽甲於諸郡。魏武帝四時 食製,曰:滇池鯽魚至冬極美,蓋謂池之在滇者,美鯽 也。海首有石穴。八九月產油魚。人謂水鹹故肥河尾 產細鱗魚,皆魚族之至美,而河海鹹淡亦頗徵焉。八 月望,夜河海正中有珊瑚樹出水面。漁人往往見之, 世傳海龍獻寶內典云:珊瑚撐月,此世外事,不可以 意見,度其有無也。冬月海風水面起,火高數丈,莫知 其故。《易·象》曰:澤中有火革。海賦云:陰火潛然,豈其事 與水中有三島。曰金梭,曰赤文,曰玉几。水涯有十餘 洲:曰青莎鼻,曰大貫淜,曰鴛鴦,曰馬簾,曰九曲,曰蓮 花,曰大鸛,曰蟠蟣,曰鳳翼,曰蘿蒔,曰牛角,曰波,曰 高嵒,皆可田可廬。而大鸛洲隨水升沉,如世稱鸚鵡 洲。然水東石壁上刻,云:此水可當兵十萬。昔人空有 客三千,不知昉于何時,出何人手,其諸禽鯉鱗介蓴 茭蠡蛤之產。民生之資。榆水之于西服為利溥哉。 按《雲南通志》:西洱河,一名昆瀰池,又名瀰海,即古葉 榆水也。發源罷谷,《山經》:浪穹名寧河,至普陀崆名蒲 陀江,又一源出鶴慶府,會蒲陀江入鄧川界,分為羅 時江、彌苴佉江、怒地江俱南流入上洱池,至府東名 西洱河。以形如月生五日抱珥之狀也。受十八溪水 遶府西南,由石穴中出點蒼山,後入蒙化府界會漾 濞江。

按《大理府志》:太和縣西洱河,即古葉榆水也。源出浪 穹縣罷谷山下,出蒲陀崆,至于鄧川入太和之北界, 奔駛而南,劃開天塹形如月生五日。河首尾抱雲,弄 斜陽,二峰之足中虛其腹,納十八溪之水,以為巨浸 風簸,驚濤拍天,皆雪靜則涵虛蓄碧,淵湛不流,帆挂 斜陽,鴦鴛出浴。入夜,千村漁火如星辰之倒輝,廣二 十里,長可六倍,又西南行龍尾關,扼之水乃洞天橋。 而下趨迴繞蒼山之背,合漾濞之水,注瀾滄江,而入 海中。有三島:曰金梭,曰赤文,曰玉几,涯有四洲:曰青莎鼻,曰大貫淜,曰鴛鴦,曰馬簾。又有九曲:曰蓮花,曰 大鸛,曰蟠蟣,曰鳳翼,曰蘿時,曰牛角,曰坡,曰高巖, 曰大場,皆可田可廬。東又有分水涯,儼如斧劃,水分 兩界,南為河,北為海,鹹淡異味,魚不混遊。相傳八月 十五夜,有珊瑚樹出,水面漁人往往見之,云。

浪穹縣茈碧湖在縣北十五里,水出罷谷山下,即洱 河源也。

大營河,在縣東十里,流自鶴慶至紅山口會寧湖,入 于洱。

蒲陀崆,在縣南十五里,即三江會流尾也。東西二漢 廠之水入焉。兩山夾立,一水倒奔,南出鄧川,入于洱。 上下兩江,嘴在縣西百餘里,源自劍川,經上江嘴,又 南經下江嘴,至漾水、濞水會洱水,流入瀾滄江。 鄧川州羅時江,南流入洱河。

彌苴佉江,出浪穹縣罷谷山下,環州如帶,南流入西 洱河。

按《鶴慶府志》:梅茨河即觀音河,在城西南一百里,源 出山神哨,經三場舊板橋哨,南流入觀音山,驛前大 理孔道順流而下,兩壁山崖如削,古木蓊鬱,最為奇 險。水過三營,屯至大營,入浪穹縣茈碧湖,自普陀崆 過鄧川州,入葉榆海。

按《蒙化府志》:漾濞江在郡城西北一百八十餘里,其 源亦出浪穹之罷谷山,經鄧川,入洱水。

西洱海部總論编辑

程大昌《禹貢山川地理圖》

《漢志》
勞水會葉榆入南海圖敘說
编辑

右本《漢志》西南夷諸水,參以《水經》,列為此圖。葉榆之 為黑水,固有其辨。今復考別派,而附綴葉榆左方者, 蓋勞水之源,遠出徼外,其鄉與樊綽瀾滄江源,正相 發明,則綽之謂遠出雪山莎川,西經川蠻部落者,其 語非鑿空證說也。綽之莎川江派,既得此而明,則莎 夷河之不為弱水,亦益明也。

水經葉榆入南海圖敘說编辑

右此圖據桑欽、酈道元敘載,水道所逕郡縣,以為源 流。其一條謂漢水,自連然雙柏同注湞澤者,即古滇 池。而後世西洱河也,亦樊綽誤以僕水來注者,為葉 榆。分源至此,而合者也。道元於滇池黑水古祠,雖遺 之不書,而孔穎達在唐引以釋經,乃曰:今有祠無水, 則歷世即此地設祠而宗禮黑水者,未之有改也。當 是道元以滇池視之,而不以黑水視之。故遺棄不書 耳。然孔氏在唐乃云祠旁無水,豈是祠也。更世既久, 或移之他地,遙設而望祀也邪。至其祠之所,設主為 黑水,水之流委闊,長可以界梁雍,而入南海,則其事 實之與經應者,歷萬世不易也。

西洱海部藝文一编辑

洱水神祠記        明張憲

洱水神祠在水之西涯,嘉靖七年,兵憲姜公龍作閣 於廟,近水而門焉。登梯而檻焉。匾曰:浩然之閣,志觀 也。退五武為屋。五楹曰:普德之堂,志神貺也。先是春 三月不雨,夏四月不雨,民幾失秋。望公憂之,靡神不 宗纔詣廟禱,未竟而風已拂。拂起矣。旋車堤上微雨 灑,蓋農人歡呼,大雨連三日,四郊霑足。民以為公GJfont, 是邦屏除,寇盜燕及於神公,因順民心,而宏大神之 祠。夫年不順成,八蜡不通。若以凶年而咎神,則必以 有年而德乎神矣。季氏旅於泰山,孔子非之。則山川 之不能無神,而神之不可GJfont也明矣。公之是舉務民 之義莫先焉。愚乃為之記。

蒼洱圖說         楊士雲编辑

蒼洱之景,嶂巒萬疊,戴雪腰雲如列屏,十九曲峙於 後者,點蒼山也。波濤萬頃,橫練蓄黛如月,生五日,瀦 於前者葉榆水也。按酈道元《水經注》:葉榆水,一名洱 水,西漢於此置益州郡,葉榆縣夏秋之交,山腰白雲 宛如玉帶,昔人題云:天將玉帶封山公,五月積雪未 消和蜜餉。人頗稱殊,絕峰峽皆有懸瀑,注為十八溪。 溪流所經,沃壤百里,灌溉之,利不GJfont鋤,疏舂碓用泉, 不勞人力,石家金谷園最誇水碓。此地獨多GJfont山。取 石白質黑章以蠟沃之,則有山林雲物之狀。唐相李 德裕平泉莊命曰:醒酒石香,山白侍郎。命曰:天竺石 好事者,往往取為窗。几之玩郡之方位延庚挹辛賓, 夕陽而導初月,蓋與臨海之西湖,洪永之西山,嘉定 之峨眉齊,安之臨皋滁之瑯琊同一快麗。若夫四時之氣常如初春,寒止於涼,暑止於溫,曾無褦襶凍栗 之苦,此則諸方皆不能及也。且花卉蔬果迥異凡常, 島嶼湖陂偏宜臨泛一泉,一石無不可坐,風帆、沙鳥、 晴雨咸宜,浮屠鉅麗,玉柱標穹,傑閣飛樓,連幢萃影, 翠微煙景,蔭蔚葳蕤。千態萬貌,不可為喻。至其地者, 使人名利之心消盡。崇聖洪鐘聲聞百里,諸峰鐘韻 遞為連屬,滄波漁火滿地星辰,峽壁澗峰植圭攢劍。 時有隱君子誅茅其中,唐人詩云:懸燈千障夕卷幔, 五湖秋此語殆為。斯地設也。又山水環抱如兩弛弓, 弓弰交處是名兩關,天設之險兵燹。不及東磨崖題 云:此水可當兵十萬,昔人空有客三千。是為奧區奇 甸世,稱樂土顧僻在西。陲非宦遊莫至今,標二十四 景庶遊者,按譜而往得以遍觀,乃此外別有勝處,非 二十四所能限也。

西洱海部藝文二编辑

題洱海臨水亭      唐閭丘均

高館基蒼山,微幕坐芳草。傍對野村樹,下臨車馬道。 清朗娛心術,幽遐備瞻討。回合峰隱雲,聯綿渚縈島。 氣似靈洲勝,風為青春好。相及勝年時,無令嘆衰老。

西洱河         元述律杰编辑

洱水何雄壯,源流自鄧川。兩關龍首尾,九曲勢蜿蜒。 大理城池固,金湯鐵石堅。四洲從古號,三島至今傳。 羅閣憑巘嶮,蒙人恃極邊。要當兵十萬,不數客三千。 世祖親征日,初還一統天。雨師清瘴癘,風伯掃氛煙。 民物因蕃富,封疆近百年。點蒼山色好,銘刻尚依然。

夜歸洱海道中       明鄭旦编辑

杳杳空原暮,蕭蕭旌旆行。長風吹海暗,新月傍人明。 河影城頭墮,秋聲塞外生。客懷頻說劍,時事正論兵。

晚發洱海夕次濱川      前人编辑

天高曠野瘴煙收,風急霜繁落木秋。箐道千盤臨戍 堡,山城百雉入邊州。諸番樂歲休戎馬,孤館頻年望 斗牛。夜半角聲吹激烈,紛紛涼月照人愁。

葉榆道中暮春即事      左楨编辑

花滿官途過眼斑,乘幽策馬費躋攀。古今野寺藏雲 樹,南北邊關壯海山。蜃作水樓時出沒,龍吟春雨日 潺湲。晚來GJfont艷開天際,一半斜陽鴛浦間。

蒼洱歌           張含编辑

葉榆三百六十寺,寺寺半夜皆鳴鐘。點蒼山勢極巀 嶪,散花照耀金銀宮。丹梯翠碧九萬丈,植圭列戟何 嵷巃。樓東望海不可量,滄洲元圃通帆檣。海水盡黑 海月白,山樹長青山鳥黃。波濤澒洞撼城郭,日夜南 流呼渺茫。十八泉聲錦瑟奏,十八溪流春水香。山水 交連吁阨塞,兩關鎖鑰牢封疆。雄虹散彩下紫落,三 橋玲瓏千尺強。白龍夭矯不可當,奔騰直上無何鄉。

洱水觀瀾閣         方沆编辑

高樓百尺俯江灣,尊酒相將破客顏。南去分流傳黑 水,西來倒影見蒼山。江村秋冷魚龍臥,島嶼沙明鸛 鶴閒。最是臨流愜幽興,夜深酩酊不知還。

洱水秋風         張來儀编辑

西風蕩野水,浩浩兼葭響。不見弄兵人,漁樵自來往。

題蒼洱          朱應登编辑

風前洱水白泱泱,雲裏蒼山晚更蒼。六詔只今歸一 統,殘碑猶說段平章。

西洱海部紀事编辑

《大理府志》:司馬遷元封元年,以郎中奉使西征巴蜀, 南略邛筰昆明,至西洱河還報命。

《新興州志》:隋文帝開皇十七年二月,南寧夷反,詔太 平公史萬歲為行軍總管,討之。自蜻蛉川,過諸葛紀 功碑,渡西洱河,入渠濫川,破其三十餘部。

《唐書·韋仁壽傳》:仁壽,京兆萬年人。高祖入關,遣使者 徇定蜀,承制擢仁壽嶲州都督府長史。南寧州納款, 朝廷歲遣使撫接,至率貪沓,邊人苦之,多叛去。帝素 聞仁壽治理,詔檢校南寧州都督,寄治越巂,詔歲一 按行慰勞。仁壽將兵五百人,循西洱河,開地數千里, 稱詔置七州十五縣,酋豪皆來賓見,即授以牧宰,威 令簡嚴,人人安悅。

《大理府志》:唐梁建方,右武衛將軍,貞觀二十三年,討 松外諸蠻。遣使諭西洱河,其帥遂降。大首領楊楝、楊 斂皆入朝。

《唐書·韓思彥傳》:思彥,字英遠,鄧州南陽人。授監察御 史,昌言當世得失。高宗夜召,加二階,待詔弘文館,仗內供奉。巡察劍南,至西洱河,誘叛蠻降之。會蜀大飢, 開倉賑民,然後以聞,璽書褒美。

《大理府志》:唐趙孝祖,郎州總管。永徽中,討白水蠻,平 之。因奏:勃弄以西,與葉榆洱河相接,無大酋長,好結 讎怨。明年,移兵,大破西南夷,撫而安之。其境遂定。 唐九徵,官擊討使,太極元年,吐番及姚州蠻寇邊,以 鐵緪梁漾濞二水,以通西洱蠻,築城戍之。九徵受命 往討,累戰皆捷。毀緪焚橋,命管記閭丘,均勒石紀功, 俘其魁帥以還。

《雲南通志》:宋僧慈濟,洱海東北有危石,懸立峻壁,下 臨深淵,濟日拜佛其上,至今呼為禮拜石。

《大理府志》:元大定年,洱河中有牛,豬形,金睛,短項,數 致水患。有術者,求段氏黃金百鎰,為索制之。索成,即 日移浪穹寧河,寧河無底,明宣德年,漁人李應網得 金索,收之,傍有漁翁曰:可旋得旋斷。李貪甚,索盡,怪 驚,連其舟沉之。

喻河,廣西舉人,正德間任通判,治才通敏。時大雨彌 旬,洱河泛溢,覆沒田疇,百姓嗷嗷不知所措。乃下令 民間,各具束草,親乘舟,探河尾淺處,卓木為程,以草 障瀾,大疏泄之,民得還田。後著為法。

西洱海部雜錄编辑

《貴州通志》:西趙蠻在東謝之南,並南蠻別種其界,東 至彝子,西至昆明,南至西洱河。山洞深阻莫知里數。 昆明蠻,一曰昆彌,以西洱河為境,即葉榆河也。距京 師九千里,土歊濕,宜GJfont稻。

西洱海部外編编辑

《雲南通志》:唐無言和尚,李氏子,嘗持一缽入定,缽內 火光出則晴,白氣升則雨。一日,講《法華經》。有老人來 聽,聽畢,乘風雲去。眾驚,問之,曰:洱海龍也。後不知所 終。

《大理府志》:洱河,漁人,得鵬卵以歸,頃之,破卵出為嬰 兒。漁人異而養之。長為僧,居崇模寺,人因呼為崇模 師。解種種伎倆,能呼致風雨,驅役鬼神。世隆師事之, 征伐隨行,用兵如神。攻蜀,乏糧,僧咒水成酒,咒石成 飯,人人醉飽。一日,化為螮,飛回,潛亂宮禁。隆妻以書 馳告隆。隆曰:若來,令宮人於背間繡一蝶。僧復來,宮 人繡之。隆見衣蝶,命斬之。首不斷。自云:用茅乃斷。從 之,果然。人見其魂,化為黑鵬飛去。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