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306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三百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三百六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三百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三百六卷目錄

 金沙江部彙考

  考

 金沙江部藝文一

  金沙江賦        明張啟賢

 金沙江部藝文二

  過金沙江         元李京

  宿金沙江         明楊慎

  渡金沙江          向曜

 金沙江部紀事

 金沙江部雜錄

 金沙江部外編

 養龍坑部彙考

  考

 黑水部彙考

  考

 黑水部總論

  程大昌禹貢論黑水論一 黑水論二 黑水論三

  禹貢山川地理圖酈道元張掖黑水圖敘說 樊綽黑水圖敘說 今定黑

  水圖敘說

 黑水部藝文

  黑水辯         明李元陽

  岡脊黑水辯        史秉信

 黑水部紀事

 黑水部雜錄

山川典第三百六卷

金沙江部彙考编辑

雲南金沙江

金沙江源出吐蕃界共隴川犁牛石下,謂之犁牛河, 又名犁牛水,流入雲南麗江府。訛「犁」為「麗」,因名麗江, 又名麗水,以出金沙,又名金沙江。過姚州大姚縣界, 又經巨津、寶山二州界,過鶴慶府城東,入武定府界, 過和曲州城北,經元謀縣,又經祿勸州,入四川之東 川軍民府。土人呼為納彝江,又名黑水,下流入烏蒙 軍民府,至四川行都司,又至馬湖府入于江。

按《廣輿記》:「雲南麗江軍民府金沙江,在巨津州,古名 麗水,源出吐蕃界,產沙金。」

北勝州,金沙江源自麗江府,由西而東,環州治,一名 「麗江」,即古麗水也。

姚安軍民府金沙江在府城東北。

武定軍民府金沙江,在府城北,蒙氏封為四瀆之一。 緬甸軍民宣慰使司「金沙江」,緬人恃以為險。

芒市長官司。金沙江產金。

按明張機《金沙江源流考》,「金沙江源出吐蕃共隴川 犁牛石下,謂之犁牛河,亦曰犁水。訛犁為麗,又名麗 江,即古麗水。以其江產黃金,故為金沙。元憲宗取大 理用革囊以濟者,即此也。其流經吐蕃鐵城橋,東經 麗江府、巨津、寶山二州,又東經鶴慶府、北勝州、姚安 府,又自武定府北界經黎溪州。蒙氏僭封為四瀆之」 一,亦即此江也。又自武定下流入濟慮部,夷人鑿桐 槽船,以通往來行旅,遂名金沙渡。又西過四川東川 府,一名黑水,一名納彝,然皆金沙江別名。又經四川 行都司,會川、建昌、德昌、打衝等衛所,又經烏蒙府,又 經馬湖府蠻夷長官司,與馬湖江相合。下流至敘州 入岷江矣。今自其支流者言之,大理賓川大江北入 金沙江。鶴慶漾共江東南至龍珠山入石穴,伏流復 出金沙江。三莊河與漾共江會流入金沙江。北勝州 桑園河經州西南桑園村,下流入金沙江。龍潭泉有 九眼,下流入金沙江。程湖南入金沙江。姚安府蜻蛉 河西經大姚縣,東入金沙江。龍蛟江一名「苴泡江」,合 姚州連場、香水二河,「入金沙江。安寧州螳螂川,即滇 池所泄,下流瀠洄。州治上過昆陽州,下經富民縣,入 金沙江。楚雄府龍川江西合諸水為峨淥川。又東合 諸水,經定遠縣黑鹽井,下流入金沙江。」《考》:「安寧、楚雄 二水雖小,可通舟楫。武定府西溪河,經楚雄府至元 謀縣西入金沙江。又勒夷水、普渡河,俱入金沙江。」以 上皆雲南之水,朝宗于東海。順流于中國者,四川東 川府:牛欄江,源出尋甸府,入金沙江。辟谷川,源出尋 甸府白津河,西入金沙江。越巂衛大渡河,源出吐蕃, 下流合馬湖江。四川行都司,寧遠河,西南合瀘水,入 金沙江。懷遠河南合瀘水,入金沙江。鹽井衛,越溪河 東合打沖河,入金沙江。雙橋河流經打沖河,入金沙 江,會川衛瀘古河河出小相公嶺,入金沙江。打沖河 千戶所打沖河,蠻名黑惠江,又名納夷江,源出吐蕃, 下流入金沙江。冕橋千戶所東河,源出小相公嶺,會 瀘古河,入金沙江。四川行都司南:瀘水,源出吐蕃,南 入金沙江。《元史》云:「水源廣而多瘴,鮮有行者。春夏常 熱,可燖雞豚。諸葛武侯五月渡瀘」,即此水也。元李景山云:「《益州記》《水經》俱以瀘水在永昌不韋縣,《寰宇記》 以為在嶲州會川縣,景因出使越嶲」,考瀘水源,蓋建 昌瀘川驛,有孟獲城,又有瀘古州。孔明渡瀘,繇嶲州 入益,即滇池,此名渡瀘,為有驗。今水出吐蕃,過建昌 會川,合金沙江,夾岸多高崖叢葦,故下渡如經甑釜, 炎蒸壅鬱,多感瘴癘,至今猶然。或以金沙江即瀘水, 誤矣。雲南之水迤東可通中國者,如雲南府大城江, 自陽宗明湖經宜良入盤江,臨安之瀘江、曲江、婆兮 江入盤江,澂江府之盤江、鐵赤河入盤江,廣西府之 八甸溪入盤江。盤江至府境為至大曲靖府之瀟湘 江。白石江,合盤江,經交水至彌勒入平伐橫山寨下 經廣西靜江入于海。廣南府「西洋江」入廣西田州府, 右江南汪溪亦入右江。尋甸府阿交合溪入霑益州 界《北在》經理廣西田州水陸者,安可忽之哉。如大理 府西洱河,下與漾濞江合流入瀾滄江。漾濞亦名神 莊江,瀾滄江源出吐蕃,自西而南,至于麗江、蘭州、雲 龍,過永昌、楚雄、臨安、車里、大甸七十城門,至交阯入 海。趙州白巖𧸘江一名赤水江,下流至定邊,名禮社 江。瀾滄江,臨安府西。有禮社江,入納樓茶甸界,為祿 豐江,經合蒙自為梨花江,注于交阯。清水江。楚雄府: 馬龍江,源自蒙化境,由定邊𥔲嘉合白巖𧸘江,南入 元江。景東:瀾滄江,大河,源出定邊,入馬龍江。景東府: 杉木江、馬湧江,合南浪江,入威遠州界。永寧府:羅易 江,北過府境,勒汲河,入四川鹽井衛界。順寧府備溪 江,西洱、漾濞二水合流至本府鐵場山下,入瀾滄江, 故名。元江府:禮社江一名「元江」,源出白巖𧸘江,合瀾 滄江諸水,入交阯。新化州。摩勒江即禮社江,下流至 元江,入交阯。者樂甸長官,景東河,源出景東,經本甸, 下入馬龍江。北勝州,羅易江入永寧府,白角河入西 番界,永昌府,瀾滄江、銀龍江入瀾滄江,勝備河入備 溪江。潞江一名怒江,經芒市、木邦、八百,下流為喳哩 河,經擺古入南海。檳榔江出吐番,遶金齒百夷,經干 崖、阿昔,下合大車江,至江頭城騰越。大盈江一名大 車,入南甸為小梁河,至干崖為安樂河,西流為檳榔 江。龍川江下流至緬甸太公城,合大盈江。《雲南府》:安 寧河出安寧,經富民羅次為沙摩溪,至祿豐為大溪, 至易門為九渡河,入元河。又:星宿河出武定,經祿豐, 過易門入元江。蒙化府:陽江,出郡西北甸頭花判溪, 南至甸尾,過定邊,與迷川禮社江相合,過元江入海。 瀾滄江與漾濞江,蒙人謂之大小二江。至順、蒙交界 處,土人謂之羅擦聚。二水相交,日出,水光蕩射可觀。 不二十餘日,至錦龍江,一名「九龍船。」行會海客于此, 漸至南海。愚謂雲南通緬甸諸夷水路,舊惟知有金 沙江可通大舟,不知潞江喳哩一派,可通擺古、瀾滄; 銀龍一派,可通八百交阯,皆可舟可航之水。經理緬 甸者,誠不可不講求也,故附及之。

按:《明一統志》:「雲南武定軍民府金沙江,源出吐番共 龍川犁牛石,下流經麗江、鶴慶二府,至本府北界,又 東入犁溪州,蒙氏封為四瀆之一。」

北勝州,金沙江源自麗江府,由西而東,環州治,一名 「麗江」,即古麗水也。

緬甸軍民宣慰使司金沙江《郡志》:「地勢廣衍,有金沙 大江,闊五里餘,水勢甚盛,緬人恃以為險。」

干崖宣撫司,安樂河源出騰衝,經南甸,迤邐至雲籠 山之麓,亦名「雲籠河」,沿至司治北,折流而西一百五 十里為檳榔江,至北蘇蠻界注金沙江。

芒市長官司金沙江源出青石山,流入大盈江。 四川行都指揮使司熱水池,在都司北七十里,四時 常熱,流入溪河,合瀘水,接金沙江。

按《雲南通志》:「金沙江源出吐番共龍川,流經麗江、鶴 慶二府,過武定府流入四川界。」

按《麗江府志》:金沙江即麗水也。源出吐番共龍川犁 牛石下,謂之犁牛河,又名犁牛水,因訛「犁」為麗江,出 金沙,又名金江。經巨津,過雪山至寶山,三面環府界。 元世祖破大理,用革囊從此濟師。蒙氏僭封,為四瀆 之一。

溫泉泉有四,一在府西一百六十里,北滄浪之北,金 沙江濱。

雪山在府西北二十里,一名玉龍山。眾峰插雲,兩崖 壁立,金沙江過其中。

老君山,即羅均山,在府西南二百五十里。金沙江環 其左,瀾滄江繞其右,袤四百餘里。

鐵橋,在巨津州北一百三十餘里,跨金沙江。

按《鶴慶府志》:「金沙江在城東一百二十里。」

漾共江在城東五里,一名「鶴川。」源出麗江界,盤折五 十餘里,溪流眾水趨赴于此,東流入金沙江。

三莊河同入于「腰江。」河在府治南三十五里,源出垂 珠洞,經逄木和村垂珠洞中乳石如垂珠,清寒奇秀 可愛。二水相合,東流,紆折而入金沙江。

按《北勝州志》:「金沙江自西來,環州治而東。」

程湖在州南五十里。下流入金沙江九龍潭在州西十五里。下流入金沙江。

桑園河在州西南一百五十里,流入金沙江。

按《賓川州志》:「金沙江在州東北,即若水也。」

孫水在州東北。金沙江之別流。《水經注》曰:「白沙江,司 馬相如梁孫原,即此。」南至會無,入若水。按:若《水經》金 沙江巡檢司地,與繩水、孫水、淹水、瀘水、大渡水會為 一津,東流注馬湖江。武侯南征渡此。

大河,出梁王山,合竹泉橫溪,經州北入金沙江。 按《永寧府志》,「金沙江在瓦魯之長官司西。」

按《姚安府志》:「姚州金沙江,源出吐番,為府大川。 香水河在城北,源出黎武村觀音塘,與白井提舉司 觀音山箐水合流入金沙江。」

連水在城西二十里。出鎮南木盤山,經府之連場,入 大姚河,趨金沙江。

羊蹄江在城西。發源在摩㱔村,東入金沙江。 龍蛟江在城北一百二十里,今名「苴泡江。」源出鐵索 箐,合姚州之連場、香水二河入金沙江。

按《大姚縣志》:「金沙江在縣治北二百四十里,源出麗 江腆甸,由金騰遶瀾滄過縣界,水勢湍急,舟楫易覆, 至虎跳石入洞三十里始出。」

青蛉河源出龍山,自北而南流繞縣前,合大姚河去, 入苴跛江,同入金沙江。

土橋河在城南,源自白井,香水河分派,東流入金沙 江。

大姚河流出書案山下,至縣前轉北,合苴跛江,流入 金沙江。

苴跛江在縣治北一百二十里。亦名苴泡江。源出鐵 鎖箐,合姚州連場、香水二河流入金沙江。

按《武定府志》:「和曲州金沙江,在城北三百八十里,沿 江多瘴,雖屬深冬,行人揮汗,渡者多以夜或雨中焉。」 勒洟水在州城北,流入金沙江。

普渡河在州廢石舊縣,東南流入金沙江。

按《元謀縣志》,「金沙江在縣境。」

西溪河在縣西南。自鎮南楚雄流至法納禾,入苴寧, 達金沙江。

按《祿勸州志》,「金沙江在州北二百餘里。」

普渡河在州東一百里。東北流入金沙江。

烏蒙山在州北二百里,與東川為界,山北臨金沙江, 諸山之冠。

按《楚雄府志》:「定遠縣龍川江,一源出邑西二十里為 斗箐,一源出邑北五十里老虎箐,二派合流,會大河 入金沙江。」

按《大理府志》:雲南縣「一泡江,源出梁王山,流遶縣城, 入青龍海,經鐵索營歸金沙江。」

按《雲南府志》,「昆明縣海口在城西南八十里,洩滇池 之水,由安寧富民匯廣翅塘入金沙江。」

按《安寧州志》:「螳螂川在州北,源自滇池,經富民武定 入金沙江。」

按《曲靖府志》:「霑益州車翁江,源出楊林海子,過州境 北流入金沙江。」

按《尋甸州志》:「清水海在州西北,入金沙江。」

按《賓川州志》,若水在州東北,即金沙江也。《山海經》曰: 「南海之內,黑水之間,有木名曰若木,若水出焉。」《水經 注》曰:若水,《南經》雲:南之遂久縣,即今金沙江巡檢司 地也。

納六溪一名「大河」,以其能納諸溪之水,故名。「納六源。」 出雲南縣喬甸之分山峽,入州北行九十里,又合竹 泉、潢溪入于金沙江。

七溪:曰鍾良溪,曰銀溪,曰石寶溪,曰通洱溪,曰赤龍 溪,曰寒玉溪,曰豐樂溪。南流經煉洞川,又東流經金 牛川,總入納六溪,東北注于金沙江。

按《四川總志》東川軍民府,「金沙江在治西一百五十 里,一名納彝,又名黑水,源出雲南武定府,下流入齊 慮郡。」

牛欄江在治東南一百二十里。源出尋甸軍民府,下 流合金沙江。

壁谷川在治西南一百三十里。源出尋甸白澤河,西 入金沙江。

《喟齒》化溪:在治東南一百里。源出雲弄山,下流入金 沙江。

金沙渡在治西一百五十里金沙江。夷人鑿木槽以 通往來。

烏龍山:在治西南二百里。高峻百里,有十二峰,下臨 金沙江。

四川行都司金沙江在會川治西南二百五十里,源 出吐番,東流合瀘水,至黎溪接馬湖。其江有嵐瘴,隆 冬人過,雖袒裼皆流汗,惟雨中及夜渡無害。夾岸皆 石匯,中沙土黃色,因名。

懷遠河在都司大通門外。源出東北山麓,經城南合 瀘水入金沙江。

寧遠河在都司寧遠門外。源自青山麓流出,西南合瀘水入金沙江。

長河在寧番治東。源出吐番界,南流會瀘水,經昌城 西入金沙江。

越溪河在鹽井治東二百里,源出涼山,合打沖河入 金沙江。

雙橋河在鹽井治西五里。源出涼山,流經打沖河,入 金沙江。

瀘沽河在會川衛治東南八十里,源出小相公嶺,流 入金沙江。

打沖河在打沖河千戶所治西,蠻名黑水江,又名納 彝江。源出吐番,下流合金沙江。

東河在冕山橋千戶所治東三里。源自小相公嶺,流 會瀘沽河,下注金沙江。

瀘水在都司治南一十里。源出吐番,南入金沙江 烏蒙軍民府金沙江,在府治西南二百六十里,源出 吐番,過烏蒙,與馬湖江合流。

金沙江部藝文一编辑

《金沙江賦        》明·張啟賢

天竺之池大如許,殑伽東歸流不已。獨茲信度入南 溟,經遶吐蕃稱麗水。麗水從西來,金沙滾滾觸層岩, 周迴盤結幾萬里,環如長帶束玉臺,漏洩阿耨,噓吸 百川。控清引濁波,濤瀾汗切。㧞群岳,渴涸澶淵,舂空 漱石,橫盪曲沿。方其馳騁西域,決阜冒阡,玉篆洪坂, 金畫陵絃鬱。拂綿茫而抱日,傾湧騰駕而滔天。天網 浡潏而崩淼,龍印激圈而翻漣。及其脫浪漭以破雪 山也,從天直下,砰磕瀑白波斸底,長風震怒。翼驚 濤以漂翻,嚼冰霜以吐霧。恣煙波之崩奔,競喧豗以 飛沸。銀河直倒,擬折天柱。駭浪轉石,萬壑聲雷,八空 澎湃而壁裂天傾,雪墮而冰飛。勞西極之金龍,吐珠 玉于山隈,厥怒漸喘,落峽瀠洄,衝波逆折,洑㴒篩苔, 魚折溜而蛟䠠,水龍騰梭而鼎躍。肆蜿蜒于鶴拓, 如金玦而玉環漴。《澯潾》,若靜而止。《渹》。濍若砥 其瀾。總陽侯之拱應,抑靈胥之盤桓。它如「嵾㠑崚嶒 屹岦岝。」《𡸣,嶚》。「峛崺嵽嵲。」任天塹之或懷或襄, 若疋練之圓折方折。至于沋瀧潚《潫漎》,《湓》。其深 也《湯》。沓淢滮。《浟》。其勢也浤浤,淈淈瀰滭。《潗 漭》決溹澐淄。《澤瀿其聲也》弄棟過而羅嫠奔,岷嶓 會而海重潤。昔若水聞生乎顓頊,今朝宗似忠乎堯 舜。吁嗟乎!九州貢道皆沿浮,此水舳艫錦江頭。舍舟 而陸云何策,梗塞徒滋夜郎憂。古梁厥貢惟璆鐵。誰 道雙南麗水生,披沙血指祇纖忽,賦重誅求民命輕。 惟願聖明常慎德,投珠抵璧并蠲金。

金沙江部藝文二编辑

《過金沙江         》元·李京

《雨中夜過金沙江五月渡瀘即此地》。「兩巖極峻若登 天,下視此江如井裏。三月頭,九月尾,煙瘴拍天如霧 起。我行適當六月末,王事役人安敢避。來此滇池至 越嶲,畏途一千三百里。干戈浩蕩豺虎穴,晝不荒寧 夜無寐。憶昔先帝南征日,簞食壺漿竟臣妾。撫之以 寬來以德,五十餘年為樂國。一朝賊臣肆胸臆,生事」 邀功作邊隙。可憐三十七部民,魚肉豈能分玉石。君 不見南詔安危在一人,莫道今無《賽典》赤

宿金沙江         明楊慎编辑

往年曾向嘉陵宿,驛樓東畔闌杆曲。江聲徹夜攪離 愁,月色中天照幽獨。豈意飄零瘴海頭,嘉陵回首轉 悠悠。江聲月色那堪說,腸斷金沙萬里樓。

渡金沙江          向曜编辑

帝作雄川巴道通,簡書式畏汎秋空。漭滄浴日平潮 闊,崒嵂連雲翠黛窿。鴈杳猿多牽別恨,楓凋露冷悵 孤篷。澄清自古男兒志,擊楫還乘萬里風。

金沙江部紀事编辑

《元史速不台傳》:「速不台子兀良合台,憲宗即位之明 年,世祖以皇弟總兵討西南夷烏蠻、曰蠻、鬼蠻諸國, 以兀良合台總督軍事。其鬼蠻,即赤禿哥國也。癸丑 秋,大軍自旦當嶺入雲南境,摩、㱔二部酋長唆火脫 因、塔裏馬來迎降,遂至金沙江。兀良合台分兵入察 罕章,蓋白蠻也。所在寨柵以次攻下之。」

金沙江部雜錄编辑

《武定府志》:「藤索渡,祿勸所屬普渡河、金沙江多有此 渡。岩壑峻極,水勢險惡,既不可施舟楫,乃以藤緪一 大索,縛于兩岸樹上,所謂渡索也。繩上縛一小木筒, 所謂橦也。欲渡者以小繩縛人于橦上,人自以手緣 大藤而進,行達彼岸,復自解之,所謂尋橦也

金沙江部外編编辑

《雲南通志》:「邊遁,正德間人,住獅子山上,婦鳳氏往謁, 不為禮,且曰:『汝不修,當為廁虫矣』。」鳳怒,夜遣人刺之, 至則為巨人所縛。雞鳴,更使往視,亦被縛。懇請于遁, 乃以法釋之,因拂衣去。鳳又使人邀之,業渡金沙江 矣。遙顧使者曰:「若主真當變虫。」俄失所在。

養龍坑部彙考编辑

《明太祖得龍馬之養龍坑》。

養龍坑在貴州省,貴州宣慰司所屬養龍坑長官司 兩山之間,「其水深而遠,靈物多藏于其下。明太祖洪 武四年,南方來獻良馬,相傳即得于此坑」,蓋亦龍種 也。

按《三才圖會》「養龍坑《圖考》」:「養龍坑在養龍坑長官司 兩山之間,泓渟𣽂深,靈物藏其下。當春初和暢,夷人 立柳坑畔,擇牝馬之貞者繫之,已而雲霧晦冥,類有 物蜿蜒與馬接,其產必龍駒也。」洪武四年,為夏明昇 降,獻良馬十,其一白者乃得之于此。首高九尺,長丈 餘,不可控馭。詔祀馬祖,然後敕典牧者囊沙四百斤 壓而乘之行苑中,久漸馴習。後將行夕月之禮于清 涼山,乘之如躡雲,一塵弗驚,賜名「飛越峰」,且命繪形 藏焉。翰林學士宋濂為之贊。

按《廣輿記》,「貴州宣慰司養龍坑,在養龍司,兩山夾立, 水深而遠,靈物多藏其下。」

黑水部彙考编辑

《禹貢》
雍州梁州之黑水
编辑

黑水源委,古今議者紛紛,皆無可據。惟唐樊綽謂「雲 南麗江即黑水」,其言近是而未詳。今博考《志》書,參之 《經》《傳》,多有未合。大抵此水源出西番域中,南流稍東, 逕陝西西界,即古雍州西界也。折而西南,過古三危 地,又南流入四川界,遶岷山而西南,至雲南西北界, 即古梁州西界也。由此南流入于南海。至其所過諸 境及所受諸水,名稱不同,傳聞易訛,則有不得而盡 稽者。

按:《書經夏書禹貢》,「華陽黑水惟梁州。」孔傳東據華山之 南,西距黑水。

黑水、「西河惟《雍州》。」孔傳西距黑水東據河。

導黑水,至于三危,入于南海。孔傳黑水自北而南,經三 危,過梁州,入南海。《地理志》益州郡,計在蜀郡西南 三千餘里,故滇王國也。武帝元封二年,始開為郡,郡 內有滇池縣,縣有黑水祠,止言有其祠,不知水之所 在。鄭云「今中國無也。」傳之此言,順《經》文耳。按酈元《水 經》,黑水出張掖雞山,南流至燉煌,過三危山,南流入 于南海。然張掖、燉煌並在河北,所以黑水得越河入 南海者,河自積石以西,皆多伏流,故黑水得越而南 也。蔡傳黑水,《地志》:「出犍為郡南廣縣汾關山。」《水經》:「出張 掖雞山,南至燉煌,過三危山,南流入于南海。」唐樊綽 云:「西夷之水南流入于南海者凡四,曰區江,曰西珥 河,曰麗水,曰瀰渃江,皆入于南海。其曰麗水者,即古 之黑水也。三危山臨峙其上。」按梁、雍二州西邊皆以 黑水為界,是黑水自雍之西北,而直出梁之西南也。 中國山勢岡脊,大抵皆自西北而來,積石西傾,岷山 岡脊以東之水,既入于河、漢岷江,其岡脊以西之水, 即為黑水,而入于南海。《地志水經》樊氏之說,雖未詳 的實,要是其地也。程氏曰:「樊綽以麗水為黑水者,恐 其狹小不足為界。其所稱西珥河者,卻與《漢志》葉榆 澤相貫,廣處可二十里,既足以界別二州」,其流又正 趨南海。又漢滇池,即葉榆之地。武帝初開滇巂時,其 地古有黑水舊祠,夷人不知,載籍必不能附會。而綽 及《道元》皆謂「此澤以榆葉所積得名」,則其水之黑,似 榆葉積漬所成,且其地乃在蜀之正西,又東北距宕 昌不遠,宕昌即三苗種裔,與三苗之敘于三危者,又 為相應,其證驗莫此之明也。

按《山海經。南山經》:「雞山,黑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海。」 《西山經》:「崑崙之丘,實惟帝之下都,黑水出焉,而西流 于大杅。」黑水出山西北隅。大杅,山名。

軒轅之丘,洵水出焉,南流注于《黑水》。

《海內西經》:「海內崑崙之墟在西北,洋水黑水出西北 隅,以東東行,又東北,南入海。」

《大荒南經》「大荒之中,有不姜之山,黑水窮焉。」「黑水」 出《崑崙山》。

《海內經》:「北海之內有山,名曰幽都之山,黑水出焉。」 按:《漢書地理志》,犍為郡南廣汾關《山,符》黑水所出, 北至僰道入江。

按:《華陽國志·南中志》:「自僰道至朱提,有水步道,水道 有黑水及羊官水,至險難行。」

按:《隋書地理志》,同昌郡「尚安。」「有黑水按:《唐書地理志》鄜州洛交郡三川「中華池水」,黑水, 洛水所會。

按:《方輿勝覽》,利州東路興元府,黑水在城固縣西北 太白山南流入漢。《禹貢》「華陽黑水。」惟梁州諸葛亮《箋》 云:「朝發南鄭宿暮黑水。」

利州西路文州。黑水,出羌中。

按《續文獻通考》:「陜西鞏昌府黑水,源出素嶺山。 陝西行都指揮使司黑河,在鎮夷千戶所城西四里。」 按《明一統志》:「陝西行都指揮使司三危山,在沙州城 東南二十里,其山三峰峭絕,因名。舜竄三苗于三危」, 《禹貢》「導黑水至于三危」,皆謂此。

「白水」,源出肅州衛城西南二十里,下流與紅水、黑水 合。

紅水在蕭州衛城東南三十里,源出衛南山谷中,下 流與黑水、白水合。

四川嘉定州符文水,出峨眉山,有二水,北則白水,南 則黑水。

按明張機《大金沙江源流考》,大金沙江發源崑崙山 西北吐番地,即夏禹所導黑水也。雖與雲南小金沙 江及瀾滄潞江皆發源吐番,然大金沙江之源較三 江最荒遠,且其源與三江源邈不相近,其下流亦十 倍小金沙江及滄、潞二江之外。按《禹貢》華陽黑水惟 梁州黑水西河惟雍州。周文安《辯疑錄》云:「《甘肅志》,甘 州之西十里,有黑水,流入居延海。肅州之西北有黑 水東流,遐遠莫窮所之。是其源入雍州之西,流入梁 州之西南,其正西別流遶西極之外,而無所據。見地 勢西北最高,故能經西而西南也。」《雲南志》載:「金沙江 出西番,流至緬甸,其廣五里,經趨南海。」得非黑水源 出張掖流入南海者乎?河源在中州「西南,直四川馬 湖蠻邦之正西三千餘里,雲南麗江宣撫司之西北 一千五百餘里。」愚觀黃河源近雲南地則大;金沙江 源自番雍之地,南入緬海。論雍梁間水,惟此大耳。此 水為黑水,無足辯矣。朱子云:「天下有三大水,曰黃河, 曰長江,曰鴨綠江。」此語無怪也。宋初斧畫雲南,南渡, 又偏安一偶,朱子又從何知有此江之長廣于河江 哉?黃真元又云:「考大金沙江、瀾、潞三水雖皆入南海, 大小遠近迥不同。瀾僅潞四分之一,大金沙倍于瀾、 潞,瀾潞所出地名,在鹿石山、在雍、望,俱可窮源,上流 亦狹。大金沙江之源則遠出番域,上流已闊,澄若重 溟,黝然深碧,夏秋漲溢,江色不變。若比于楊子浪滄 一小溪」即是語。大金沙江之長廣又可知矣。其註云: 「傍多松,有琥珀,自孟養地來。」孟養正在金沙江之濱, 今瀾滄不聞有琥珀。《大理志》指瀾滄為黑水,亦不深 考耳。相傳大金沙江上源近大宛國,自里麻茶山至 孟養極北,不聞有所往,號赤髮野人。境峭壁不可梯 繩,弱水不任舟栰。土人惟遠見川外,隱隱「有人馬形 似,殆西羌之域也。」今姑略其源,惟自其經流支流入 海可見者言之。水流至孟養陸阻地,有二大水自西 北來,一名大居江,或云大車江,一名檳榔江,二水至 此合流,又名大盈江。今騰越州人總甸內諸水,亦曰 大盈江,殆竊移其名也。江流至此,夷人方名其為金 沙江。江中產綠玉、黃金鈿子、金精石、墨玉、水晶,間出 白玉。濱江山下出琥珀。舊《志》以琥珀、綠玉出在瀾滄 江者,謬矣。昔年,王靖遠、蔣定西追麓川叛賊思機發, 思卜發弟兄造船飛渡孟養,及復與思祿盟誓,江乾 石爛,乃許其過江者皆此江也。滇人相傳名大金沙 江。若以別麗江北勝武定馬湖之小金沙江耳。自此 南流,經宦猛莫、噉莫,即至猛掌,有一江西來,入大金 沙江。又南下昔朴怕鮓猛莫猛外,經蠻莫,有一江源 自騰越大盈,經鎮彝、南甸、干崖、受展、西茶山、古湧諸 水,伏流南牙山麓出,經蠻莫,入大金沙江江。又經蠻 法魯勒、孟拱、遮鼇、管屯、大菖蒲山峽、小菖蒲山峽、課 馬、孟養、怕崩山、峽、戶董、鬼哭山、戞撒,昔年緬人攻孟 養,以船運兵餉到戞撒,為孟養所敗者,此江也。正統 中,蔣雄率兵追思機發,為緬人所壓,殺于江中,亦此 江也。大約江自蠻莫以上,山聳水陡。正統中,郭登自 貢章順流,不十日至緬甸者,亦此江也。下流經溫板, 有一江源自騰越龍川江,經界尾、高黎、共山、隴川、猛 乃猛密所部莫勒江,至太公城、江頭城,入于金沙江。 下流又經猛吉、準古溫板,又名溫板江,溫板又名流 沙河,皆金沙江也。猛戞馬噠喇,至江頭城,江中有大 山,極秀聳,山有大寺。又有一江,源自猛辦洗毋戞南 來,入大金沙江。又經止即龍、大馬革、底馬撒躋馬,入 南海。其江至蠻莫以下,地勢平衍,闊可十五餘里。舊 《志》云「五里」者,非也。經南江益寬,流益慢,緬人善舟,又 善泅水,操櫓楫者如涉平地,至是江海之水瀦為一 色矣。《文選》載佛經云:拔提河一名金沙池,脫履金沙 云云。金沙江亦名拔提河矣。今再附考《蒙化府志》:瀾 滄江與漾濞江,蒙人謂之大小二江,合西洱河、勝蒲 河至順蒙交界處,土人謂之羅擦聚。日出水光蕩射 可觀。不二十餘日至錦龍江,即水下流,海客船多會易于此,漸漸至南海。《永昌府志》:「潞江,一名怒江。」《水經 注》云:「漏江。」楊慎云:「漏江今訛為潞江。源出吐番,流經 芒市,至木邦,地名喳哩江。又流經八百車里地,至擺 古,東入南海。自木邦以下,即可通舟楫。昔年隴川多 士寧潛往擺古,見莽瑞體,皆由此江」順流而下也。舊 傳潞江流至洪門車里,沙磧浸散,與近《騰越志》以為 入大金沙江,皆非是。愚嘗謂三江皆可舟可航,夷人 欲據險隱塞,不使通行。豈知天地設此三江,正為朝 廷制馭西南緬甸諸夷設,當事者誠不可忽而不講 求也。異日聖天子問緬甸諸夷久不朝貢之罪,則此 三江者,固漢家樓船「下番禺,出奇制,粵之牂牁江也。」 按:闞禎兆《黑水考》:天下之大水有三:曰黃河,曰長江, 曰黑水。其源出于西南,匯而入于東海,分而入于北 海者,江與河是也。其源出于西北,逆而入于南海者, 黑水是也。從前論黑水,穿鑿附會,諸家臆說,皆未嘗 斷之經矣。《禹貢》大書曰:「華陽黑水惟梁州。」梁州即今 全蜀及滇地,東距華山之陽,西據黑水。又特《書》曰:「黑 水西河,惟雍州雍州,秦地,接于蜀,西據黑水。雍梁二 州皆以黑水為界。」按:雲:南梁州域也。商周之世,產里 有貢,越裳有貢。武渡孟津,濮人會焉。當是時,滇為百 濮國,即南之車里、八百緬甸,又何嘗不在禹甸內乎? 《經》所謂「導黑水至于三危,入于南海。」是黑水自雍之 西北,而直出梁之西南明矣。《九州輿圖》,黑水出雍州 汾關山,汾關在崑崙北。周文安《辯疑錄》云:「肅州之西 北有黑水,東流荒遠莫窮所之。」此與《水經》「黑水出張 掖雞山,南至燉煌,過三危山,流入南海。」其說有合。葉 榆李中谿乃以瀾滄江當黑水,謂瀾滄之水,由吐番 西北來,迤邐向東,徘徊雲南郡縣之界,至交趾入海。 新都楊升庵亦主此說。又有指潞江為黑水者,紛紛 無據。不知瀾潞所出地名在鹿山,又在雍、望,俱可窮 源,上流亦狹。若黑水遠出汾關,上流已闊,澄若重冥, 黝然深碧,夏秋漲溢,江色不變,自雍經梁,獨來獨往。 瀾僅潞四分之一,此水三倍於瀾潞。李氏以瀾滄為 黑水,吾未聞瀾滄盡界梁州之域,況遠溯雍州耶?《雲 南志》載金沙江出西蕃,流至緬甸,徑趨南海,非謂麗 江入馬湖之金沙江,蓋名為大金沙江者,意即界雍 梁二州,入於南海之黑水也。曩訛三危山,在麗江。《後 漢?西羌傳》註:「三危山在金沙州燉煌縣東南,山有三 峰,故曰三危。」然經云:「至於三危」,三危在南裔之地,臨 峙黑水,其云至者,或在黑水將入南海處。方緬甸江 頭城,望見江中有大山,三峰四塔,極其秀聳,得非所 謂「三危」乎?今自其雍梁之水流入南海,可見者言之。 瀾滄江受西洱河、勝溝河至順蒙交界處,土人謂之 羅擦聚。不二十餘日至錦龍江,即水下流,海客船多 會易於此。潞江一名怒江,《水經註》云:漏江流出永昌 界,經芒市至木邦,地名喳哩江,木邦以下即可通舟 楫矣。黑水南流,經蠻莫,受騰越界外大盈江,土人名 為大金沙江,自此處始。江至蠻莫以下,地勢平衍,闊 可十五里。正統中,郭登自貢章順流不十日至緬甸 者,即此江也。江中產綠玉、黃金、鈿子精、金石、黑玉、水 晶,間出白玉。濱江山下出琥珀,江畔有寶井,《舊志》以 琥珀綠玉出瀾滄江,何其謬耶?總而論之,黑水出西 北界雍梁,入南海,其源甚遠,故其流獨大。南至宣慰 之鐵壁關,江勢平闊,金寶叢生,則大金沙江之名所 從來也。潞江流出永昌,至木邦,為喳哩江,在大金沙 江之東。瀾滄江流出蒙順界,至姚關,為錦龍江,又在 潞江之東。夫瀾潞之水源雖出於吐番,距滇不過十 餘日,其縈迴大理、蒙化、順寧、永昌而入南海,僅界梁 州之西南,不能遠界雍州也明甚。說者以瀾潞當黑 水,謂瀾潞為梁州西南境內入南海之水則可,謂《禹 貢》雍梁之黑水則不可。故論黑水者,莫若以經為斷。 經之黑水一也,惟雍、惟梁同此水也,區區執滇以求 黑水,豈非狹視宇宙之山川,而不知廣所見聞哉?試 以山驗之,中國山勢岡脊,大抵皆自西北來,積石西 傾,岷山岡脊以東之水,既入于河、漢,其岡脊以西之 水,即為黑水,而入于南海。大經大緯,燦若日星。張機 《南金沙江源流考》謂潞江、瀾滄江、大金沙江至宣慰 地面,皆可舟可航。異日問交緬不貢之罪,則此三江 者,故漢家樓船下番禺,出奇制,粵之《牂牁》江也。偉哉 斯論,吾得取而並識焉。

按《陝西通志》:「榆林衛黑山,在衛南十里,水甘草茂。明 巡撫余子俊築寨堡,植柳萬株,其下黑水出焉。」 寧夏衛黑水,在衛東,一名哈剌兀速水,西流注于黃 河。

陝西行都司肅州衛黑水,在衛北十五里,《地志》云:「黑 水出張掖縣雞山。」

討來水在衛西一百里,源出祁連山,清水沙水注之, 流三百里入黑水。

高臺所黑水渡在所西北三十里。

鎮夷所黑水在所西四里,即古張掖水。其水經城西 南,出石硤口,流入居延海陜西行都司「甘州衛官渠,在衛西南一十四里,引黑 水分閘一十有七,灌田二百二十八頃六十二畝。 沙子渠,在衛西一十九里,引黑水分閘三十有六,灌 田五百八十二頃二十八畝。」

卓家渠在衛南一十六里,引黑水分閘有九,灌田一 百五頃七十五畝二分。

阿薛古渠在衛北五里,引黑水,分閘有六,灌田一百 四十九頃二十七畝。

小沙渠在衛西一十里,引黑水,分閘有八,灌田七十 七頃一十三畝五分。

古浪渠在衛南二十里,引黑水,分閘有八,灌田三百 九十二頃四十一畝。

小滿渠在衛南三十里,引黑水,分閘一十有七,灌田 三百五十一頃五十三畝。

大滿渠在衛西南四十五里,引黑水分閘三十有二, 灌田八百四十頃七十一畝。

龍首渠在衛西七十里,引黑水灌田四百餘頃。 慶陽府太白山,在府城北一百五十里,黑水河發源 于此。

黑水在府城西一百二十里。源出太白山,南流入寧 州界。

環縣黑水在縣南一百里。源出牛家山,流入環水。 鞏昌府文縣黑水,在縣境,源出羌中,入白水江。 平涼府崇信縣白石川,在縣南八十里,即黑水。東至 豳之停日入于涇。

固原州黑水有二,一在州北五十里為大黑水,一在 州北百二十里為小黑水,合流入黃河。

靈臺縣達溪川,即縣之西川,源發隴之五馬山,至邠 之梁山入涇、邠。《志》云「梁山黑水」,即此。

按《延安府志》:「安定縣黑水在河北八十里,歷清澗界 入懷寧河。」

按《鞏昌府志》:「文縣素嶺山在西北百里,高峻,積雪冬 夏不消,黑水出于此,今名露骨」

黑水,去縣六十里。出羌中,經西南入白水江。

按《西安府志》盭厔縣:「黑水在縣東十五里。」

按《漢中府志》:城固縣黑水,在縣北五里,源自太白山, 南流入漢江。《禹貢》「華陽黑水」即此。

按《四川總志》:「成都府安縣黑水在縣治南七十里,流 入羅江。」

敘州府黑水,在府城東南一十五里,即南廣溪。《輿地 志》謂「此水即《禹貢》之黑水。」按:禹導黑水,至于三危,入 于南海。今此水則自西南夷界流至南廣洞,入于江 云。

疊溪守禦千戶所汶江在治西三里。源自松潘,流經 本所西南,合黑水,入茂州。

翼水在治南五十里。一出松潘,一出「黑水。」

按《雲南通志》大理府雲龍州,「蘭滄江在州東二里,傳 即黑水,源出吐番鹿石山,本名鹿滄,流入滇境,首過 蘭州,故稱蘭滄。」

蒙化府浪滄江在郡西南百八十里,水色甚黑,其源 出吐番嵯和歌甸鹿石山下,名鹿滄江,因經流蘭州, 故又名蘭滄江。漢武帝由博南渡蘭津此水也。由永 昌之東南流順寧,入蒙之密馬浪,地受漾濞江水合 流處有物,狀若鐵樁,水泛亦不能沒,日出水光,蕩射 可愛。南過崑崙,為浪滄江,側轉而東,為神舟渡。皆崇 山峻嶺,水勢湍急,聲吼若雷,莫測其深淺。下至景東, 經車里,為錦龍江,以入南海。蒙氏僭封,為四瀆之一。 按《禹貢》「導黑水入于南海。」今滇中水之大,而入南海 者惟浪滄,其為黑水無疑。

黑水部總論编辑

程大昌《禹貢論》。

黑水論一编辑

梁、雍二州,皆指黑水以為之境,大略橫帶天地西南 之半,則是水也,縱不得與江河比大,亦決不小于淮、 漢、濟矣。而歷代地書定著其地,既與經文不合,又皆 枝脈小流,決不足以辨別二大州疆境也。《經》曰:「導黑 水至于三危,入于南海。」則知是水特出南流,以入南 海,不與四瀆皆東。苟即夫水之南流而介乎雍、梁者 以求之,庶乎其有歸也。古今之言黑水者多矣,舍其 不近雍、梁者不論,或雖近之,而末流不入南海,則亦 不足並《經》而言也。《隋志》:扶州黑水,賈耽以為三黑水 之一。然究其終極,乃遂合白水而注諸嘉陵之江。則 源流既入岷江,與《經》全異,不足考矣。孔穎達援酈道 元所釋《水經》曰:「黑水出張掖雞山,南」流至燉煌,過三 危山,南流入于南海。其說雖出許叔重,而增益以入 南海者,道元也。賈耽、杜佑最精《地理》,悉不易其說,而

佑之言特加緣飾,曰「經三危山,過今南溪而入南海
考證.svg
又于南溪別立一目,曰「黑水,自北南流經此。」以其言

而觀其源流,似甚確實,然臣以地理考之,悉知其誤 也。蓋南海者,今交趾、二廣之海也。漢張掖者,唐之甘 州,而燉煌者,沙州也。甘、沙之水皆入積石河,河流竟 東,則其水已非南鄉,況積石河既在其南,亦自無緣 可以截河南過。孔穎達亦知《水經》之誤矣。然史傳別 無水派可以應釋,此經于是傅會其說曰:「河自積石 以西多伏流,故得越河入于南海。」其說巧矣,然臣知 其誤也。河之上流,即于闐之南山,其下流與甘沙岸 河而對立者,即秦河、南唐吐番也。大積石河源實出 于闐南山之北。是山也,其岡麓連延,東行包河,南接 秦隴,直達長安之南,亦名南山。若自上流有伏流可 入南海,不知此之南山橫截其南,幾近萬里,縱能越 之以度何理可以越之而入南海?則謂積石以西多 伏流者,既不可達矣,至其下流與甘、沙對者,即正秦 河南地也。河南並河,其大川為洮,洮既會眾流以北 入于河,縱有伏流可以越之而南,其不能逆行南上, 越數千里以入南海,亦顯然可見者也。夫惟張掖之 水既于南海隔絕如此,則其不能自通南海也固矣。 杜佑于燉煌、三危之下,又曲為之說,謂自三危經南 溪而南流以入南海。夫南溪郡者,于唐為戎州,于漢 為犍為也。《地理志》僰道、南廣,皆犍為屬縣。班固之言 曰:「符黑水出南廣,北至僰道入江。」此之符黑水,即佑 之謂黑水者,其大源既不南鄉,而又以江為歸,是安 有自北而南之跡?其于不能終入南海,大自可驗。而 佑之三危又在燉煌,中隔東流之積石河,又隔北流 之洮水,設同源委,如何可接?臣故得而議之。

黑水論二编辑

「雍、梁外徼,久淪戎夷,載籍既無可考,似難證定矣。然 臣嘗以為天地四方有定位,雍、梁之與南海有定方, 《禹貢》所書有定向。若據經辨方,揆之以理而命其處, 亦猶有可言者。今川、陜徼外,古雍、梁交會之地也。此 地之水,苟其源委洪長,且南鄉以入交趾之海,自可 理推意定,而況古記班班,有可依據而言之者乎?」臣 于是即此理而得二書以為之證焉。《漢志》:葉榆貪僕 自滇嶲故地南行,接會勞水,終入南海,會其源派近 三四千里,又滇池有黑水祠在焉。可以為證者一也。 唐咸通中,樊綽宣慰安南,親行西南諸夷,而著為《蠻 書》,以載其所見山川,曰:蠻水之南流入于南海者,凡 四區。江西珥河、麗水、瀰諾江皆羅絡西南諸夷,而南 入大海。其間有麗水者,古黑水也,三危山實臨峙其 上,故臣又採之以為一證也。臣之援此二㨿者,雖未 能必其孰為黑水,而黑水決不出乎?此為其介梁雍, 鄉南海,正與《經》文相當故也。樊綽直以麗水為三危 之黑水,其語必得之夷俗所傳,然臣疑其源流狹小, 不足以合二大州疆「境。又三危既宅」,載之雍州,則三 危當在雍,不當在梁。今以《唐史》考之,驃在蠻為南,在 蜀為西南,于海亦為西南一角,而麗水西行入驃,始 得南海,則恐雍境決不斜入梁徼如此之多也。至其 所稱「西珥河」,即與《漢志》葉榆澤相貫,其廣處可二十 里,既足以界別兩州。綽及酈道元皆謂此澤以榆葉 所鍾得名,則其水之黑,似榆葉積漬所成,凡其名實, 悉皆可證矣。而古黑水祠又正在益州,即其地也。班 固著諸《地志》,本不為黑水立文,而其名自與地應。又 其水流正南以趨南海,此為無意傅會,而事實自契, 其可㨿信,莫此之明也,不獨此耳,滇葉榆既在蜀之 正西,又東北距宕昌不甚遠。宕昌戎即三苗種裔,與 《三危》之敘三苗又為相應。故雖不敢遽指葉榆為黑 水,而其面勢跡狀,皆與《經》文協應,不至如甘沙所記 邈不相及也。且又有可證者,禹即四海之大,別為九 州,州兼後世數十郡地。其疆境所畫,可謂闊大矣。如 用諸家之說,以黑水果在張掖,則張掖者,南距大河 無數百里,禹而畫為梁、雍「之境,不以大河為限,顧越 河而北,割數百里以為梁境,何其瑣細不與他州倫 也?」此又可以見黑水之決不在張掖、燉煌間明也。

黑水論三编辑

自隋以來,世固有併,疑甘沙、弱水、黑水之非真矣。故 《隋史》既著黑水于扶州,而弱水亦在屬縣,其意亦疑 雍、梁交境,不應如許遠在西北,故又采合扶州弱水 以著之志示與雍、梁比近焉爾。《唐史》因之,遂即西南 夷而著弱水,故東女城下南流之川,小勃律國中娑 夷之河,皆明以弱水名之。董辟和附此水為國,遂名 其國為弱水。其種族居此水之西,則又名弱水西悉 董王。凡此數者,雖皆以娑夷河及康延川正為弱水, 然康延川之水,《唐史》明著其向以為南流,固與「弱水 既西」之語大戾。又東女為國,近吐番、党項,且與茂雅 州接,而小勃律自言其國為蜀西門,則于蜀皆為正 西也。夫其地既在蜀西,而金城南山又扼其北,則其 謂向南而流者,不獨康延川一水也,雖娑夷河亦無 緣能西北以行,臣于是背南山而命其所向,主南海 而要其所歸。既皆審其南而不西,于是寧違弱水舊傳,而主東女之水,附著葉榆以為黑水,益有見也。其 方鄉委曲之與黑水相應,而中不當為弱水者,則具 本圖及敘。

禹貢山川地理圖编辑

酈道元張掖黑水圖敘說编辑

黑水弱水,在《經》以比四瀆,諸家聚而求之甘、沙兩州, 則既不倫,而其理之尤短者,即積石河北而求入南 海之大川也。甘沙南望南海,中隔積石河,自無緣可 以越河南度,而諸家不以為非也。酈道元曰:「黑水自 張掖南流至燉煌,過三危山以南入海。」謂越河可入 南海,既已不思,而甘在東,沙在西,亦自無緣可以倒 上。孔穎達飾為之說曰:「河有伏流可度,故入南海無 礙也。」杜佑又增其說曰:「自南溪郡南流而入南海。」此 三說者,皆不考地理也。甘、沙之距南海,不獨隔積石 河而已也。中有南山者,自于闐發跡而東,岡阜相接, 直至漢之長安,皆在河南,皆名南山,至金城則為金 城南山,至長安則為長安南山。漢之史甚明。且以對 河言之,其在南山之北,而為水之大者,莫大于洮。洮 亦限南山而北流以入于河,則是凡水在南山之北 者,無有不入積石河而歸東海。今甘、沙二州之水,設 使可以伏流度河,既度之後,其望南海悉礙南山,何 緣可以踰南山逆流而入南海?此其理之甚明者。臣 頃因進講《黑水聖問》,嘗審訂南流曲折,臣是敢再以 詳言。

樊綽黑水圖敘說编辑

「唐樊綽,咸通中,從辟安南,親行交趾,得其水道曲折, 載之《蠻書》。其大川南流而入南海者四:西洱河與瀾 滄江合,一也;麗水與彌諾江合,二也;新豐川合勃弄 諸水,三也;唐蒙所見盤江,四也;勃弄諸水既小,不足 言盤江,《水經》又自併入葉榆水中,亦不足論。其謂麗 水者,綽指其水正為黑水,而邏此城北有山,即三危 山也。」臣案:此之麗水,下流經驃入海,而驃與東天竺 接,其南皆際南海,即在南海一角,其去雍、梁分境之 地,實為太遠,故臣不敢主執其語也。惟滇池黑水,綽 書所載,既可以與《水經》相發明,又可以證知《唐史》小 勃律娑夷河之不為弱水,故凡載籍,不厭其博,皆有 補也。後世西洱河,即古滇池之黑水也。滇池當在葉 榆西綽分以為二,又曰「上流相灌」,則綽亦自疑矣。今 當以《水經》中葉榆、滇池為一流者為正也。至其瀾滄 江西派之合西洱入海者,其源之所始,曰出吐番中 大雪山下。娑川者,即臣前於唐《弱水圖》中所辨小勃 律水之當為南流者是也。雪山在北天竺,即吐番西 境,而莎川者,即娑夷河之稱呼不的者也。酌其地里, 正在葉榆斜西。是水也,雖揆之梁州西入太遠,不得 援為黑水,而可以證知唐世小勃律「弱水」之誤。故臣 附見而詳論之。

今定黑水圖敘說编辑

「諸家之言黑水者,臣皆列具其說,而案方稽古,辨其 不然,非臣敢於枉摭前載也。既有其傳,世世習熟,若 不與之別正,則臣之說反似不與《經》應也。」此水援辨 已多,今撮其要,惟是即雍、梁兩境,而求大川之南何 以入交趾大海者,乃可以名為黑水,而惟葉榆水、西 洱河足以當之。且有益州黑水古祠,舊說未嘗以證 黑水,而此水方鄉地著,悉與《經》應,其為可據,無如此 之的者也。又《唐史》東女、弱水明言南流,其方鄉已與 黑水契合。又其國東南與蜀之茂、雅二州接境。以漢 西南夷地言,概之,滇池在黎、雅之南,而黑水祠之在 西洱河者,正在滇池,則東女、康延川之南流者,其為 滇池黑水上流無疑也。況革船浮水,自是葉榆一派 中事,而三苗遺種,又在宕昌,絕與此地不遠,則東女 之水,當為黑水上流,而三危亦當在其近地,而雍、梁 二州分境,於是正相應附,悉有明據,不至如《歷世》所 指河北甘沙之遼絕矣。

黑水部藝文编辑

《黑水辯         明》·李元陽

《書·禹貢》:「黑水西河惟雍州,華陽黑水惟梁州。」又曰:「禹 導黑水,至于三危,入于南海。」傳論紛紛,或謂其源出 某山,流逕某地;或謂其跨河而南流;或疑其世遠而 湮涸;或謂三危在今麗江;或謂竄三苗,不應復在南 夷之地。此皆出于臆度,不足為據。愚之所據,知有經 文而已。夫黑水之源固不可窮,而入南海之水則可 數也。夫隴蜀無入南海之水,惟今滇之瀾滄江、潞江 二水,皆由吐番西北來,蓋與雍州相連,但不知果出 張掖地否?水勢並洶湧,皆入南海,是豈所謂黑水者 乎?然潞江西南趨,蜿蜒緬中,內外皆夷,其于梁州之 境若不相屬,惟瀾滄由西北迤邐向東南,徘徊雲南 郡縣之界,至交趾入海。今水內皆為漢人,水外即為 夷緬,則禹之所導于分別梁州界者,惟瀾滄足以當 之。孟津之會曰髳人、濮人。以今考之,皆在瀾滄江內, 則瀾滄江之為黑水無疑矣。《地理志》謂:「南中山曰昆 彌,水曰洛。」《山海經》曰:「洱水西流入于洛」,故瀾滄江又名洛水,言脈絡分明也。《元史》:「至元二年,大理勸農官 張立道使交趾,並黑」水,跨雲南以至其國。觀此,則瀾 滄江之為黑水,益彰彰明矣。若三危山即不在麗江, 亦當不遠。古今山川之名,因革不可紀極。夫不可移 者,山川之蹟也;隨時異稱者,山川之名也。不據不可 移之蹟,而據易變之名,亦末矣。大都為傳論者未嘗 知三省地形,但謂隴在蜀之北,蜀在滇之東,而《禹貢》 言黑水為雍、梁二州之界,又南入海,故不得不疑其 跨河。知跨河非理,又不得不疑其湮涸。曾不知隴、蜀、 滇三省鼎足而立,隴則西南斜長入蜀,滇則西北斜 長近隴,蜀則尖長入滇。隴之間正如三足旛。然黑水 之源正在旛頭,故雍以黑水為西界,對西河而言也; 梁以黑水為南界,對華陽而言也。蓋各舉兩端,若曰 西河在雍東,黑水在雍西,華山在梁北,黑水在梁南 云爾,故曰梁州可移,而華陽黑水之梁不可移也。梁 雍之間,其名黑水者非一,然皆枝水而流,又不入南 海,如諸葛亮《箋》所謂「朝發南鄭,暮宿黑水」之類,皆非 《禹貢》之黑水也。元遣都實因水之流以窮河源,遂得 其實。事固有晦于前而明于後者。今能因《瀾滄江入 南海》之流。而窮其源。則所謂「黑水」者可知也。

岡脊黑水辯        史秉信编辑

按《禹貢》華陽黑水,惟梁州黑水;西河惟雍州導黑水 至于三危,入于南海。凡三見。滇,古梁州域也。昔辯黑 水者,有如聚訟,或問余曰:「黑水,《地志》出犍為,謬矣。《水 經》:出張掖至燉煌,過三危,入南海。」燉煌,瓜州也。實未 嘗有此水,跨越諸山,入南海。武夷熊氏之說詳矣。唐 樊綽又指麗水為黑水,麗水,金沙江也,金沙果黑水 乎?余曰:「金沙出吐番,經麗江、鶴慶、姚安、武定入馬湖, 會岷江入東海,此為黑水。所謂入于南海何居?」或又 曰:「程氏以麗水狹,不足界二州,西洱河與漢葉榆澤 相貫,廣可二十里,其流正趨南海。西洱,今大理海也。 西洱果黑水乎?」余曰:「西洱源一發于鶴分水嶺,一發 于浪穹罷谷,此為黑水。所謂惟雍州者何居?」或又曰: 「西遠夷方有大金沙江,發源崑崙,西北吐番,地廣五 里,產黃金、綠玉、琥珀、水晶,其流正趨南海,西南惟此 水為大。」張機曾有考,然則大金沙江為黑水乎?余曰: 洱水之西為瀾滄,再西為潞江,又再西為大金沙。大 金沙者,長廣三倍于瀾潞,遠出番域,上流已闊,澄若 重溟,黝然深碧,夏秋「漲溢,江色不變金齒黃。」貞元言 之甚悉。第此水去梁荒遠,此為黑水,所謂華陽者何 居?所謂至于三危者又何居榆李仁甫《黑水辯》以瀾 滄江為黑水云。隴、蜀、滇三省鼎立,隴西南斜長入蜀, 滇西北斜長近隴,蜀則尖長入滇、隴之間,如三足旛 然黑水源正在旛頭,故雍以黑水為西界。以山論,麗 雪山與蜀松州諸山相接,松去雍不遠,計瀾滄之源, 當在雍之西。元張道立使交趾,由黑水入三崇山,瀾 滄經其麓,地有黑水祠。仁甫考究不無據。又《大理志》 雲,龍州有三崇山,頂列三峰,高萬仞,下環瀾滄,即古 三危。樊綽云:「三危臨峙其上,玩《禹貢》『至于』二字,皆水 行而經歷之詞。」鄒氏指三危為燉煌,程氏指為宕昌, 去水經行之道遠,則三崇為三危之說,亦或可信。如 歷山有二,崆峒有三,豈三危必三苗之敘者耶?諸說 難盡非之。但余鶴居滇上游,金沙出左,瀾滄居右,西 洱匯前,生斯、長斯日遊于斯而不察,可怪也。考蔡《註》 云:梁、雍二州皆以黑水為界。黑水自雍西北,直出梁 西南,中國山勢岡脊,皆自「西北來,積石西傾,岷山岡 脊以東之水既入于河漢,岷山岡脊以西之水入于 南海,即為黑水。」此說廣而有據,何也?鶴之山皆自西 北來,凡脊以東之水皆歸東海,金沙江是也;脊以西 之水皆歸南海,瀾滄江是也。則此中為岡脊,疇能易 之?由鶴走榆經山神哨,舊名分水嶺,草間湍出,盡亂 流耳。北流者入漾工,會金沙歸東海;南流者合浪穹 水,匯為西洱歸南海。夫咫尺間分水東南海之異,于 岡脊之說,誠有脗合者,人自不察耳。如鶴距劍一脊 耳,脊西之水如清水江,入劍湖,由點蒼皆合洱水,瀾 滄歸南海。清水江脊以東之水,或流山谷為澗,或瀦 山麓為潭,或入漾工,合金沙歸東海。由劍而愬之老 君山水,流之麗則歸金沙入東海,流之蘭則入瀾滄 歸南海,無不然者。又自洱西達滇,孔道遙從南北指 點之,趙州禮社江、定西嶺、赤水江、雲南縣溪溝諸水, 皆合瀾滄歸南海也。賓川大河、姚安蜻蛉河、陽瓜大 姚河,合金沙歸東海者也。鎮南水南入元江者為馬 龍江。北入金沙者,沙橋之水發源為楚雄龍川江。廣 通之羅繩河則流黑井入金沙。捨資河則出南安達 元江,迤西至武定之水,發源為捨資河入元江。元謀 應元溪祿勸普渡河,又北入金沙矣。羅次、祿豐、安寧、 易門三泊,皆犄角于會城西南。羅次之星宿河,由祿 豐而南出元江。安寧之水,乃滇池末流,北出富民入 金沙三泊,資利河北注滇池,又有丁癸江南流矣。易 門之九渡河,亦南入元江。由此而昆陽、晉寧、歸化、呈 貢、宜良及澂江府州縣,皆環會城而居南。居東者,昆陽渠、濫川、晉寧大堡河,歸化之交七浦,呈貢之洛龍 河,皆注滇池。如澂江、新興大溪河、江川、星雲湖、澂江、 撫仙湖、路南、興寧溪、陽宗明湖、大衝河,皆南入盤河, 與滇池了無涉矣。至新興西北七十里習蒙山頂分 晉寧界。晉寧之大堡河,實發源于新興江川北疊翠 山,山半泉湧三派,西流入滇池,東南入撫仙、星雲二 湖,與鶴分水嶺咫尺,分東南海者無以異。此間顧非 岡脊而何?謂大水既分,小水亦必從之,其間俱有如 山神哨疊翠山者。第龍有起伏經折,「居其間者,當自 得之。」由澂江而北,宜良之盤江、大城江、馬龍水發源 為曲靖之瀟湘江、平夷之十里河,皆入南海者也。尋 甸水發源為東川府之牛欄江,又水之入東海者也。 又霑益南為交河,入盤江,霑益西東翁江入金沙。又 有南盤、北盤二水,分流各千餘里。諸水分東南海者, 皆由源以窮之,非溯流漫不知其源者也。由是觀之, 所謂岡脊者,西傾積石,岷山脊之巔也。鶴西嶺以及 姚安、楚雄、武定、昆明、澂江、曲靖、尋甸之間,脊之腰絡 也。由此而出黔、蜀,如《地理書》所稱南幹龍,或發節生 枝,水之分,咸有若是焉者乎?故云岡脊之說有脗合 者。或曰信斯言,脊以西之水皆黑水,瀾滄也,西洱也, 大金沙也,皆黑水矣。酈道元謂西洱葉榆積漬所成, 謂之黑水,豈岡脊以西皆榆乎?余曰:脊以西雖不必 皆榆,然西南之山,干霄翳地,隨刊未施,時山木積漬 成渠,何必榆始黑也?朱子云:「黑水從雍梁西界入南 海」,不經中國,知言哉?《山海西山經》云:「崑崙之丘,西流 入于大杆。軒轅之丘,洵水出焉,南流注于」黑水。所指 皆西南,是黑水實不入中國也。或又曰:顧野王《輿地 志》:「黑水由僰道入江。」余曰:僰道,烏蒙地也。入南海者 曰入江,可為噴飯。若夫遼東黑河趨東海,蕭州有黑 水,無跨河越脊理。若水名黑水,即北金沙入東海,皆 非《禹貢》之黑水,不足辨矣。沿革有時更,山川千古不 易,山脊水源具在,使宋諸賢復生,履滇鶴之域而指 顧之,必不易吾言也夫。邇諸葛元聲《滇史》,亦舉「岡脊」 一說,惜不得於李仁甫草《黑水辯》,張機作《大金沙江 考》,時以《大全》岡脊之說一詰之。

黑水部紀事编辑

《穆天子傳》:「天子北征東還,甲申至于黑水西膜之所 謂鴻鷺。于是降雨七日,天子留骨六師之屬,天子乃 封長肱于黑水之西河,是惟鴻鷺之上,以為周室主, 是曰留骨之邦。辛卯天子北征東還,乃循黑水,癸巳 至于群玉之山。」

天子升于《長湠》,乃遂東征。庚寅,至于重。「氏黑水之 阿。五日丁酉,天子升于采石之山」,于是取采石焉。天 子使重「之民,鑄以成器于黑水之上。」 《魏書太武帝本紀》:「始光四年五月,車駕西討赫連昌。 辛巳,次拔鄰山,築城舍輜重,以輕騎三萬先行。戊戌, 至于黑水,帝親祈天告祖宗之靈而誓眾焉。」

《隋書五行志》:「陳禎明二年,郢州南浦水黑如墨。」黑水 在關中。而今淮南水黑,荊揚州之地陷於關中之應。 《唐書德宗本紀》:「貞元八年十一月,山南西道節度使 嚴震及吐蕃戰於黑水堡,敗之。」

《宋史神宗本紀》:「元豐四年十月庚午,种諤遣曲珍等 領兵通黑水安定堡路,遇夏人,與戰,破之。十一月丁 亥,种諤敗夏人于黑水。」

《遼史興宗本紀》:「重熙二十年三月壬子朔,幸黑水。」 《道宗本紀》:「咸雍七年三月,幸黑水。」

《元史本紀》:「泰定帝泰定元年六月己卯,大同渾源河、 真定滹沱河、陜西渭水、黑水、渠州江水皆溢,並漂民 廬舍。」

《續文獻通考》:「泰定四年七月,上都雲州大雨,北山黑 水河溢。」

黑水部雜錄编辑

《夢溪筆談》:昔人文章用北塞事,多言黑山,黑山在大 漠之北,今謂之姚家族,有城在其西南,謂之慶州。余 奉使嘗帳宿其下,山長數十里,土石皆紫黑,似今之 磁石,有水出其下,所謂黑水也。北人言:「黑水源下委 高,水曾逆流。」余臨視之,無此理,亦常流耳。山在水之 東,大抵北方水多黑色,故有盧龍郡。北人謂水為龍, 盧龍即黑水也。黑水之西有連山,謂之「夜來山」,極高 峻。契丹墳墓皆在山之東南麓,近西有遠祖射龍廟, 在山之上,有龍舌藏于廟中,其形如劍。山西別是一 族,尤為勁悍,惟啖生肉血,不火食。北人謂之「山西族。」 南與韃靼接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