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311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三百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三百十一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三百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三百十一卷目錄

 海部彙考七

  海防二

  明二

山川典第三百十一卷

海部彙考七编辑

海防二编辑

明二编辑

按《武備志·浙江兵險考》:總督浙直福軍務兼巡撫浙 江都御史專駐本省,浙江舊無巡撫,嘉靖丁未,因海 寇作亂,始設提督軍務,兼巡視浙江福興泉漳地方, 僉都御史以朱紈為之。紈去,王GJfont代。GJfont去,李天寵代。 天寵去,胡宗憲代,時乙卯七月也。先是,宗憲以巡按 御史督兵王江涇大獲克捷,詔許論功之日,不次擢 用,故有是命。其總督之名,則因廷臣建議福浙直事 權不一,設自張經始周珫楊宜,相繼後命。宗憲庚申, 以勦賊首徐海王直等功,累陞太子太保兵部尚書 仍兼節制。

巡按浙江監察御史兼紀功,

督察直浙軍務侍郎,嘉靖三十四年,因倭亂特敕趙 文華任事,時寧即歸,非常設。

視軍情官嘉靖三十七年,因倭寇不靖,兵部奏設,敕 命職方司署郎中事主事唐順之任,歷陞太僕少卿、 右通政,仍在地方行事,未幾,陞鳳陽巡撫。

總督備倭舊以公侯伯領之,洪武三十年,改領於都 指揮,今革。

巡視海道副使,舊制以侍郎都御史領之。洪武三十 年後,始領於按察副使,統領浙海,駐劄寧波。近因地 方多事,各郡俱設兵備,以分巡兼之。其沿海兵糧,則 海道督理,如故不分也。

整飭杭嘉湖兵備副使 整飭溫處兵備副使 整飭寧紹兵備副使  添設台金嚴兵備僉事 鎮守浙直地方總兵官 分守杭嘉湖參將

分守溫處參將    分守寧紹參將

分守台金嚴參將   遊擊將軍

定海備倭把總    昌國備倭把總

金鄉備倭把總    臨觀備倭把總

海寧備倭把總    松門備倭把總

以上六把總,以都指揮體統行事。

統領遊兵把總

沿海衛所

洪武十七年,信國公湯和經略沿海,備倭,凡衛所城池、巡司、關隘、寨堡、屯堠,皆其所定。

金鄉衛屯軍六百八十四名。

蒲門所       壯士所

沙園所

溫州衛屯軍二千七百一十七名。

海安所       瑞安所

平陽所

磐石衛

寧村所       蒲岐所

盤石後所

松門衛屯軍一百九十七名。

楚門所       隘頑所

海門衛屯軍六百八十三名。

新河所       海門前所

健跳所       桃渚所

昌國衛

爵溪所       錢倉所

石蒲前後二所

定海衛

大嵩所       霩所 穿山後所      舟山中中所

舟山中左所

觀海衛

龍山所

臨山衛

三山所       瀝海所

紹興衛

三江所

直隸都司

海寧所

海寧衛屯軍一千二百四十名。

澉浦所       乍浦所

沿海巡檢司

溫州府龜峰弓兵一百名   舥艚弓兵一百名

江口弓兵一百名   仙口弓兵一百名

梅頭弓兵一百名   中界弓兵一百名

館頭弓兵一百名   蒲岐弓兵八十名

三山弓兵八十名   小鹿弓兵八十名

沙角弓兵八十名。

台州府

盤馬弓兵八十名   長浦弓兵一百名

蛟湖弓兵一百名   蔓嶴弓兵一百名

竇嶴弓兵一百名   越溪弓兵一百名

鐵場弓兵一百名   石浦弓兵三十名

長亭弓兵一百名   陳山弓兵三十五名 趙嶴弓兵一百名   塔山弓兵一百名

弓兵一百名。 寧波府

太平弓兵一百名   霞嶼弓兵一百名

穿山弓兵一百名   長山弓兵一百名

角東弓兵一百名   管界弓兵一百名

螺蜂弓兵七十名   岑江弓兵一百名

岱山弓兵一百名   寶陀弓兵一百名

松浦弓兵一百名。

紹興府

向頭弓兵一百名   三山弓兵一百名

眉山弓兵一百名   廟山弓兵一百名

黃家堰弓兵一百名  三江弓兵一百名

白洋弓兵一百名。

杭州府

赭山弓兵七十名   石墩弓兵七十名。

嘉興府

澉浦弓兵七十名   海口鎮弓兵七十名 乍浦弓兵七十名   白沙灣弓兵七十名。

沿海關臺寨烽堠

金鄉衛

寨十一  廟背   嶼門   舥艚

大嶴   炎亭   大獲   小獲

石塘   石砰   小魚埜  大魚埜 烽堠十五 半塘   尖山   白崎

馬跡   鳳凰   GJfont頭   上洋 畢灣   東岡   嶺門   東山

蒙灣   蘭頭   舥艚門  奠山

蒲門壯土二所

臺二   高陽   水竹

烽堠六  雷嶴   尖山   時家

四裘   南堡   懸中

沙園所

寨三   陡門   眉石北  仙口

臺一   眉頭

烽堠四  冷水   宋埠   仙口

烽火

溫州衛

海安所

寨二   上塢   東山

平陽所

寨三   風火   江萊   汶路口 臺二   山頂   蔡家山

烽堠三  福泉   半嶺   烽瑞

盤石衛

臺二   黃華   白沙灣

烽堠十  岐頭   平山   嶼山

章嶴   沙角   三嶼   池嶴

洋田   雙峰   日團

寧村所

寨三   沙溝   沙寧   長沙

烽堠六  黃石浦  沙溝   沙村

七甲   長沙   九甲

蒲岐所

臺二   高嵩   下堡

烽堠八  東山   南浦   海塘

鏵鍬   婁嶴   下山頭  前塘

雙陡門

松門衛

臺一   小高

烽堠九  甘嶴   蒼峰   鳥沙

車路   沙腳   磊石   荒嶴

蛤浦   盤馬

松門寨

隘頑所

臺一   白巖

烽堠八  長沙   岐門   驪頭

後灣   江館   靈門   雀海坑 長山楚門所

寨堡一  楚門

烽堠十五 漁井   洋坑   梅嶴

泥湖   楚門   丫髻   石橋

清港   東門   西門   苔山

小青山  大青山  塔山   馬鞍山 海門衛

臺三   眉山   東中   中鎮

烽堠五  磊石   輕盈   長沙

外水   中山

新河所

烽堠五  洋嶴   泥嶴   淨應

盤馬   新場

桃渚所

臺一   桃渚

烽堠十  石柱   停嶼   長跳

涸井   蒼埠   大荊山  獅子山 嶼頭   舥孛頭  下舊城  望火樓 中舊城

健跳所

臺一   高鸞

烽堠五  茅頭   折頭   後沙

小漁西  大漁西

昌國衛

烽堠九  仁義   赤坎   黃沙

前山   後山   山頭   松嶴

何家  烏石 爵谿所

烽堠二  公嶼   沙嶺

錢倉所

烽堠五  杉木   塗次   前山

青雷   東門嶺

石浦前後二所

烽堠六  前山   後山   土灣

大金山  下嶴   碕頭

定海衛

寨二   江北   長山

關一   南關

烽堠十一 高山   竺山   小山

鸕鶿   堠淘山  打鼓山  張師鋪 大尖岡  大漁灣  長山岡  季嶼

大嵩所

烽堠八  大于   崑亭   黃巖

尖崎   港口   橫山   慈嶴

蛤嶴

舟山所

寨三   千   沈家門  西GJfont 臺一   青雷頭

烽堠二十一外湖 石牆   包家

石衕   鹿頸   蒲沙   西山

   赤石   接待   奇嶴 小展   弔嶼   程家   石禪

謝浦   舟山   沈家門  即宋GJfont 袁宋GJfont  螺峰 穿山後所

臺一   神堂

烽堠九  西山   GJfont頭   所後所 鍋蓋   白峰   嵩子山  嶼山

黃崎

霩衢所

臺一   三塔山

烽堠五  盛嶴   高山   梅山

觀山   蝦 觀海衛

關三   文亭   長溪   柱湖

烽堠六  向頭   爪誓   西隴山 新浦   古窯   西隴尾

龍山所

臺一   龍山

烽堠五  龍頭   頭尾   石塘

青溪   施公山

臨山衛

臺一   羅家山

烽堠九  趙巷   烏盆   廟山

荷花池  方路   道塘   周家路 四門   下蓋山

瀝海所

臺一   西海塘

烽堠三  槎浦   胡家池  槤樹

三山所

烽堠七  歷山   眉山   徐家路撮嶼   蔡山   吳山   滸山

紹興衛

三江所

臺一   蒙池山

烽堠六  杭塢山  馬鞍山  烏峰山 宋家樓  周家墩  桑盆

直隸都司

海寧所

寨一   黃灣

臺六   下館   松林   丁家村 格路   潘家浦  褚家圖

烽堠五  尖山   廟前   巖門山 赭山   石墩山

海寧衛

寨二   北鋪   藍田

臺六   南臺   麥家涇  朱公亭 九里亭  北臺   三間塞

烽堠一  藍田

澉浦所

寨四   西山嘴  南海口  混水閘 葫蘆灣

臺一   東園

烽堠五  青山   西山   牆山

廟山   秦駐山

乍浦所

寨七   獨樹林  梁莊大  梁莊舊 長沙灣  蒲山外  金家灣  唐家灣 臺七   獨樹林  益山   西山嘴 蒲西山  聖妃宮  惹山   東山嘴 烽堠三  陳山   高公山  觀山

浙江事宜

金盤,總金鄉、盤石二衛,立把總一員,其分守溫處參 將,即此總所轄之地也。

海港守備

黃華水寨,東接大海大小門電嶴,南枕港口,乃溫州 之咽喉也。舊制戰船四十餘艘,南會飛雲,北會白巖 塘,交相巡哨,歲久徹備。嘉靖三十七年,倭從此港入 溫州,抵處州之青田,補造福蒼等船三十餘隻,比舊 反減,似宜添設。

江口水寨東臨大海,至五嶼等嶴,北至平陽縣,外接 琵琶、長腰、陌城、陽嶼等大洋,為平陽門戶,舊制戰船 三十餘艘,歲久徹備。嘉靖三十一年,倭犯平陽、前蒼、 涇口、麻園等地,從本港入,今造兵船戍守,比舊量加 南至舥炎亭、北至瑞安飛雲鳳凰,往來會探,似為 得之。

飛雲水寨,溫州適中之地也,舊名中軍水寨,南臨海 港,外接鳳凰山,內逼縣治,實衛護府縣之門戶也。舊 制戰船四十餘艘,歲久徹備,今議江口、黃華二處兵 船於此往來分哨,此在無警之時則可若風汛之候, 倭舶分艐衝突二港,自衛不暇,何暇顧此哉。

鎮下門水寨東距大海,倭若登犯徑抵瑞安所城,則 平陽、赤哨諸處無策捍禦,極為衝要。舊制戰船二十 艘,南會福建烽火門流江,北會江口港巡哨,歲久徹 備。今議將江口兵船於此往來存留旗軍,防守限于, 財匱不堪,復設舟師也,更宜添置方為慎固。

白巖塘水寨東濱於海,實蒲岐所之外戶也。舊設戰 船二十隻,北會松門楚門,南會黃華港巡哨,歲久徹 備。今議併入黃華港,兵船存留旗軍四十名,防守亦 因限於財匱不堪,設舟師也添置慎固方可。

海岸設備

舥艚寨,東北皆濱於海,倭賊屢次於此登,犯至前倉 腹裏,見撥旗軍防守。

炎亭寨,在海濱,賊若登犯,突入腹裏,從本衛城外可 至平陽縣、孫湖地方,見撥旗軍防守。

大小漁埜二寨,聯坐海濱,極為衝要,賊易登犯,若突 入腹裏,從本衛城外可至平陽縣、南鹽場等處地方, 見撥旗軍防守。

小濩寨,與龜峰巡司相聯,南臨海至竿山一潮,北枕 山巡司逼臨海濱,賊易登犯,額設弓兵、旗軍防守,已 上四寨,俱金鄉衛平陽縣所轄,皆係江口港兵船往 來巡哨。

程溪寨,南至海,西抵鎮下門水寨,頗為蒲門所險要。 嘉靖三十四年,賊嘗登犯,見撥旗軍防守。

菖蒲洋寨,在海濱,先年賊曾登犯,見撥旗軍防守。已 上三寨,俱蒲門所,所轄亦係江口港,兵船往來巡哨 眉石、北寨,東至大海,南會陌城寨、西平陽所,北會陡 門極為衝要。先年賊嘗登犯,若突入腹裏,從陌城可 至前倉等地方,又可通平陽坡南,見撥旗軍防守江 口港,兵船於此往來哨守。

眉石南寨,東濱大洋鳳凰山嶴,一潮可至,西抵僊口, 極為險要,賊若突入腹裏,從僊口可至平陽縣、沙園所,原設飛雲港,戰船今併入江口港,往來巡哨,見撥 旗軍防守。

僊口、宋埠二寨,東臨大海,近年本處居民建立堡城 捍禦,撥軍防守,已上俱屬沙園所,其外港口兵船往 來巡哨。

黃華山寨,西離水寨二里,先年賊嘗登犯,極為衝要, 見撥旗軍瞭守,外有本港兵船巡哨。

沙角寨,東臨大海,界於黃華章嶴之間。嘉靖三十八 年,經賊船登犯,若突入腹裏,從芝嶴可至三條嶺,抵 樂清,見撥旗軍防守,已上俱盤石衛所轄。

章嶴寨,在海濱,賊船易登,頗稱險要,防禦慎固,則東 衛塔頭而西衛沿盤,南衛百華,北衛長林,倭舶雖至 不敢犯也,見撥旗軍防守。

白沙寨,東南濱海,嘉靖三十七年,賊犯樂清縣治自 此地入,乃水陸要害之道也,見撥旗軍防守,已上俱 樂清所轄。

嶼山寨,坐臨海口,賊可登泊,若於此突入,西可犯天 僊,南可犯雙峰,北可犯後所,勢難猝禦,見撥旗軍防 守。

平山寨,西接後所,南接嶼山,北接白沙,為樂清唇齒。 嘉靖三十七年,賊嘗登犯,若突入腹裏,南從石馬可 至本縣白石等處,見撥旗軍防守,已上俱後所所轄。 後塘寨,東南大海,地勢險要。嘉靖三十一等年,賊屢 登犯,其南為李嶴,西為清江渡,北為雙陡,寇若突入, 則諸地悉受焚劫矣。見撥旗軍防守。

高嵩寨,為蒲岐門鎖鑰,東臨大海,極為險要。嘉靖壬 子等年,賊嘗登犯,若突入腹裏,從楊婆橋可至長山 地方,見撥旗軍防守。

下堡寨,為蒲岐之南藩,南臨大海,頗為險要,見撥旗 軍防守,已上俱蒲岐所所轄。

龍灣寨,東援寧村,西捍府治,坐臨深水,頗為險要。嘉 靖戊午等年,賊自黃華港登犯,突入腹裏,從新建蒲 洲地方直抵府城,見撥旗軍防守。

沙溝寨,坐臨海濱,賊可登犯,見撥旗軍防守。

沙村寨,北至寧村所東至海,見撥旗軍防守。

長沙寨,東臨海塗,地勢頗險,見撥旗軍防守,已上俱 寧村所所轄。

丁田、前、後岡三寨,俱海安所所屬,雖撥旗軍協守,然 丁田地勢稍緩,惟前後岡俱臨深水,極為險要。嘉靖 癸丑等年,賊嘗登犯,若突入腹裏,可至溫州府城及 瑞安縣,見有黃華港兵船往來巡哨。

東山、上塢二寨,東西分峙,有犄角之勢,坐臨海濱,極 為險要。賊若自東山而入由九里可至府治,自上塢 而入由丁田可至海安,見撥旗軍協守。

陌城、陸路二寨,東南濱海,極為險要,賊若自陌城突 入從營山可通樂陽坡,自陸路突入從江口港,可至 錢倉等處,見撥旗軍協守,外港有兵船往來巡哨。 汶路口寨東臨海洋陽嶼門,南以策應江口水寨,北 以策應眉石,南北二寨地勢險要。先年賊曾登犯平 陽、沙園二所,見撥旗軍協守。

分水隘嶺,係浙福交界,賊自福省突來必由此嶺,至 平水過牛皮嶺,一可至蕭家渡本縣城外而抵瑞安 地方,一可經莒岡至泰順青田地方,因可通桐嶺至 溫州府城等處,遇有聲息必調兵遏截,方可扼其吭 而固全浙之南境也,已上俱平陽所所轄。

海外設備

大巖頭山,賊船自南麂、鳳凰、霓嶴、蒲岐、楚門、玉環而 來,俱經此山,今撥黃華港兵船,每遇風汛,於此巡哨。 海島玉環山,與蒲岐所相對,此山懸居海中,聯絡深 長,山背即台州府所屬太平松門、楚門交界,海洋賊 自北來必經乎此處,今撥黃華港兵船於此巡哨。 霓嶴,賊船南北向往,多泊於此,可至磐石衛,最為險 要。今撥黃華港兵船於此巡哨。

南龍山,賊船自北洋來,必經此山。今撥黃華港兵船 於此巡哨。

南麂鳳凰山,此嶴闊大,坐臨深海,山外大洋別無山 島,賊自國初以來俱經此栖泊,實巢穴也,風順一二 潮可至飛雲港。先年設兵船一枝哨守,廢壞未復,今 撥江口黃華港兵船巡哨。

松海總松門、海門二衛,立把總一員,其分守台金嚴 參將,即此總所轄之地也。

海港設備

中州港,南往海中茅堰山,與蒲岐港接境,北往海中 坯山,與靈門港接境,此處見有兵船巡哨,更設八槳 小船以搜玉環諸山之穴,則善矣。

靈門港,東接海中雞臍山,與松門港接境,南接楚門 洋坑,下接硐礁山,原無兵船之設。嘉靖壬子等歲,倭 犯江綰,犯後灣始議立戰艦。己未,賊犯靈門,跳頭從 腹內流突沿嶺江竊舟遁海,將前船掣守東門,又以 單弱,不足防禦,併入松門港,大艐哨守革之,誠便也。 竊謂松門寨港大艐兵船,去此密邇,可以徑顧其地,彼港舟師,每每潛遁,哨報不時。為今之計,當重責於 松門港之水兵,而專嚴以哨船之號令。

松門港,其東為島,米門外為積谷山,及下洋大陳嶴 等處,外即大海,直抵日本,北往化嶼、龍王堂、鯉港、橫 門、大潭、深門等處,與新河水、三汊港接境,南往雞臍 弔、崩硐礁、鹿頭片嶼、驪洋邳山等處,與靈門接境,隘 頑居其南,如隘頑有賊,此港之船直擣其艐,隘頑緩 急此港之責守也。海內碎山極多,若賊自溫州而來, 此為匯嘴捷徑,竟抵城下。若自外國而來,止過大陳 邳山大鹿登岸,皆為賊巢,甚難防守。今雖稍增戰艦, 僅堪小敵之禦,而港內迂迴屈曲,難以捍賊,必出大 陳而迎戰于海中,乃為得之。

新河港,港口淺狹,大船未易出入,不必舟師防守,止 陸備舊設樁關動,稱門戶之固,司事者未皆親履,遂 相駕重以為險阻,實惟小松木二三十株於半港中 耳。既無險可恃無據,可守左右,南岸其平如掌,豈能 為坦港之重輕哉。

海門港,一名椒江渡港,水流入二十里之中,一分台 州城下,一分黃巖城下,此我朝開國以來之重鎮,台 黃府縣之咽喉也。視寧波、定海關不同,其定海關水 港既狹,港外舟山、長塗、馬嶴、金塘,遠近皆堪泊船,分 哨海中復有舟山二所,且設重鎮於定海,戰艦數百, 是以海外之功屢有成績,而港口之守永無內患。今 海門港一潮之遠,止有三山一座,形小直削並無港 次,四望汪洋,我之兵船欲泊於港內則不可禦敵,欲 出於外洋則更無山嶼可抱,風浪洶湧,自國初迄今, 倭之犯台,悉由於此。國初,全浙設備倭都司一員,而 獨駐守海門,其所係之重可知。邇來諸港皆設備,獨 此一港,與海門衛,未嘗經理,雖有兵船,率為故事。舊 有二百餘艘,尚不能沮其黃巖之入。今所造船隻,分 其半於松門衛港,不知此港之兵,必當倍於松門,庶 克有濟,何也。松門港之船,可以盡出外洋截賊,此港 口必須多留船隻防守,若不嚴禦港口,使賊一入,則 其舟西去台州、隨、潮,僅九十里,我之陸路隔渡阻山, 無由追躡,必由黃巖遠抄,勢不相及,故全賴水兵阻 截,港外有台境之寄者,其慎圖之。

桃渚港,議者謂桃渚離海門甚近,可以策應,戰艦不 必設,不知海門所由裏路至桃渚,止四十里,形似弓 弦。若由海中轉達聖塘而下,必出大洋,其程兩日,不 似桃渚至長沙巡司一帶,亂山叢砌,群峰散走,或出 或入縈紆紛峙,海邊淺潮之中,直探出大海,極為綿 遠,而桃渚所北往健跳一帶,如鹽塘除下僊巖處,處 海灣突進,其健跳之舟北禦昌國海郵一帶,力已足 矣。桃渚港之外接大海,總港亦當設船一艐,如健跳 之數,但額舟有限,松海二關已為不足,若量抽數舟 棄之萬山之外、孤海之中,勢分力弱,亦竟何益哉。 健跳港原設長洛一渡,逼近東所,城側渡闊四百餘 丈,出海直往茅頭大洋,上接海中查盤山與練陀等 處,下接海中青嶼黃毛,與牛頭桃渚地方接境。此 處宜設兵船一艐,必得福蒼、海滄二十餘艘,方可守 禦,松海二關已稱疏薄,無力分應,若又量抽數隻分 守此港,則港大船寡,無益於事,此城孤懸以船為命, 今雖有守,似為單弱不足恃也。按台州海門不出此 數港,分守合備似不可緩,若春汛之期,當以松海二 港合為一大艐,在大陳洋嶴伏截,以為南艐桃渚似 當添船,與健跳相等,亦令會合外洋以為北艐,其在 南艐也則海門港必當留大小兵船十餘艘守港,而 松門可盡發。其在北艐也,則健跳港必當留大小兵 船數艘守港,而桃渚可盡發。

陸路設備

楚門所,賊犯楚門,必屯雞臍山下,其心戀船,不過二 三日即還,而走如往隘頑,則歷所城,藤嶺漫遊,料我 阻之,不得已方棄船陸行也。其往舟山大荊以由溫 州,不如徑由水中對過蒲岐港為便。南隔一小港為 玉環山,週圍百里,舊有民居。國初,遣入內地台、溫二 境,乃賊去來泊船之淵藪。其對岸則溫州府蒲岐所 近,被勢豪據以耕種。夫耕田則起屋,起屋則招賊。釁 端雖不宜開,然當事者,誰肯任怨哉。又山西北至太 平城江下地方,謂之東門港,沿山濱海而行山林密。 茂水港出入又十五里,乃南灣地方,高山環海,舊戰 場也。舊賊據萬仞山腰,進兵之路皆鳥道魚貫,我兵 分為四枝,松林如織相戰,犯兵家之大忌,仍成全捷, 以收奇功。信乎地利不如人和也。

隘頑所,北為太平縣藩籬,南可以阻楚門之寇,城外 東北山下長沙面水,民居一村,番舶至此可以屯泊, 若棄舶登突決,出藤嶺內外,皆可至溫州地方。夫賊 屯聚於藤嶺則太平之路,既阻於藤嶺松門之路,又 阻於漫遊,設賊屯據面水背山,可以高枕久住,可以 從容困城。楚門所在其南,非駐兵之地,決不能北援, 太松二路又絕,將何以為計也。所賴只有松門港,兵 船抵城下,賊若有船在水定可逐之,賊若在陸水兵無所用力,但哨船遠瞭松門港兵船急出,過隘頑之 南大海中截之,庶可保全。萬一疏虞而致賊舟登犯, 城四面皆山高插天表,既不能守而城身攲矮又不 足固。其若靈門關有賊,雖屬險難我兵統入城內,從 容南出攀接,而進亦可應援,過大嶺皆夾山,而行進 退路徑皆艱,兩鼠鬥於穴中勇者勝耳,可不深長思 乎。若賊流走,我兵當星夜先馳江下,預處戰地,設伏 以待,若尾而追之則無及矣。

松門衛若止駐兵城內,而賊由西來,則我兵匏繫諸 處難顧,若城內未嘗駐兵而賊據松門寨為巢,以一 枝勁兵守北門山麓下,則我兵無路可援,故城內城 外皆當防守,有警則將人由泥塗用馬報約城內之 兵,刻期以一枝由新河、一枝由隘頑海邊,進戰城內, 兵鼓噪應之,庶為一策。其由隘頑而來,多水窟難行, 必由北裏山會合新河一帶而往,遇雨則潦不可涉, 旱則可進大兵,沿塗皆硬沙實土,有潮不可行,無潮 可列堂,堂之陣,今有大艐兵船,諒多無虞。

新河所論形勢之急在海門港論適中之地,在新河 所該所去松門、隘頑、海門、黃巖,皆五十里,去太平縣 三十里,三面俱有大路可以進兵應援,但北至海門 皆由塍雨久潦溢水,皆沒人,其藤嶺、橫山、頭敵所必 由我可設備以阻賊衝者也。蓋此帶沿海陸地四散, 賊出溫嶺少有阻,則即由路橋遶出,黃巖以往溫州, 黃巖之賊決不復由海門、新河,蓋知椒江有舟師,新 河有陸兵故也。

海門衛衛城,當置於高嶺,乃為據險。每歲賊攻垂破 而卒不陷者,乃保障之力,非形勝之據也。此為浙東 三台門戶、水陸重鎮,三面阻水,賊舟可泊,實為險要。 惟恃兵船以為命禦番舶於未登,此守海門之上策 也,失此則為中策矣。如賊在柵浦則水兵截於大港, 陸兵進勦,一由海門進攻,一由泉井,一由路橋,一由 三山遠截,合力並攻亦捍禦之一術也,又失此則無 策矣。

前所與海門衛對壘,中隔大港,即椒江也,其形勢利 害與海門相同。勦前所之賊多過江,或由府治,或下 城門嶺往仙居出溫州,賊若在長沙連盤一帶屯住, 連盤港深而長背山面水,健跳、桃渚二港會於此處, 可為巢穴,分投出掠飽載而歸我兵,由裏路至隘口 轉南出其巢,後自山上攻下,仍以一枝截住山頭,庶 我不為賊抄。兵勇者勝耳。

桃渚所其城可守,但濠狹而城卑。今議濬濠即以土 增城,庶為海門衛及府治之藩翰也。所城東北有昌 埠港,與本所港相類,皆委蛇細曲,賊之大船必不能 入。若泛小舟而我之兵船不能進追,則其去海門甚 近也,外海諸山皆可以截賊,須預設伏俟賊出而擊 之,乃可以成功也。其他若安聖寺可伏截以阻賊,昌 埠之衝白蓮嶺可伏截以阻賊,後嶺之衝肯埠嶺盡 頭可伏截以阻賊,肯埠之衝若賊至東所棄城而不 之顧,則必往府治自仙居走溫州,我兵即當馳赴府 城以截之也。

健跳所健跳城三面阻山,皆峻嶺而東面山前距海, 若非兵船預伏探哨,寇舶卒至,何以禦之。故健跳戰 艦之設,不可一時而不戒嚴也。其去桃渚一百里,或 攀峻嶺則鳥道魚貫,或涉羊暘則海濱梗陷,或行山 地則溪石坎坷,馬不能馳,人不能列,非二日不能至。 設賊泊舟城下江中,桃渚一路決不可以進援。東去 昌國衛,隔大洋彼處,有賊所,當時時防禦。去寧海、去 台州,俱一百四十里,路徑皆如桃渚緩急之際,松江 大兵必不能猝達,若過台州府,從寧海而入,必由黃 巖、台州、相巖、桑洲、寧海、竇嶴,計一日餘方到東所,援 兵至此,賊必已遁海而別犯矣,豈能望以成功耶。若 報至即調海門關兵船,抵所城東海山,內設伏以邀 擊之,萬無一誤也。

昌國總

沿海設備

昌國衛,坐衝大海,極為險要。石浦關切近壇頭韭山, 乃倭夷出沒進貢等船,咽喉必由之路。懸海南北 等山,可設舟師,往來巡哨,以為東路聲援。其西象山 縣石浦巡司,則恃之以為羽翼者也。懸海金齒、八排、 朱門等處,可設舟師,往來巡哨,以為南路聲援。其北 牛欄基旦門、青門、茅海竿門,則恃之以為門戶者也。 見撥福蒼兵船於此關哨守。

金井頭相對旦門,直衝大海。嘉靖己未,夷船由此港 登岸,本港原設兵船,近因船少力弱掣併石浦關,見 撥本衛北哨兵船往來巡哨。

前後二所南臨關口,近三門要衝之路,本所附城設, 有東西南北中哨,伏兵廠五處,每處撥軍瞭望,遇警 走報。

錢倉所東臨大海,至大嵩港水程一潮,南為塗次烽 堠,外接竿門、蒲門地方,西北至湖頭,渡海為大嵩所 界,乃昌國之藩籬,與大嵩相為犄角者也。爵谿所城懸海口,直衝韭山,東逼大海,西並錢倉,南 以遊僊寨為外戶,北以象山縣為喉舌,見撥軍防守。

海中設備

韭山形勢巍峨,島嶴深遠,對衝日本,此山之外俱遼 遠大洋,故夷船東來必望此山為準,此昌國總第一 險要,今撥北哨兵船於此巡哨。

三岳山係外海懸島,乃昌國衛前後二所喉襟。如賊 船從韭山來,每經此過。嘉靖三十四年,倭船于此盤 據,最為險要,今撥中軍哨船往來巡哨。

旦門係懸海,大洋外有東旦山,與韭山相對。如賊船 由韭山來必望本門,突入以往南路,內近何家仁 義、南盤一帶老岸,今撥北哨兵船往來巡哨。

三門乃石浦巡司土灣,番頭一帶沿海居民喉舌。如 賊從閩廣遁歸,由台溫來必經於此,最為險要,今撥 南哨兵船往來巡哨。

金齒門島嶴甚多,便於棲泊,賊船往來必經此,假息 誠南路衝要之處,與石浦關相隔二潮,今撥遊兵及 南哨兵船往來巡哨。

大佛頭山內有斗底、蝦嶴、烏頭、青後城、壺底等澳,係 賊船往來栖泊之所,極為險要,與石浦關相隔一潮, 今撥南哨兵船往來巡哨。

朱門山相對大佛頭,係外海險要之處。如賊由南來 必至此收泊,與石浦關相隔二潮,今撥南哨兵船往 來巡哨。

八排門相連南田,內多膏腴田地,下便栖泊。若倭船 停栖甚難勦滅,與石浦關相隔二潮,今撥南哨兵船 巡哨。

林門乃金齒、朱門等山喉舌,島嶴亦多。先年夷船從 壇頭海洋突入,結巢於此,係起遣之地,極為險要。石 浦關至此相隔一潮,今撥南哨兵船巡哨。

牛欄基係石浦關後門外洋必由之路,有山環抱,可 避東北颶風,如分哨南北,兵船往來必於此為適中。 哨守之處與石浦關相隔半潮,今該中軍遊兵船南 北往來巡哨。

壇頭山有南北、殼菜籃等嶴,可以避風泊船,賊由 日本而來,每望此山收泊,與石浦關相隔一潮,今該 中軍哨兵船於此巡哨。

雞籠嶼在壇頭口外,此外一望大洋別無島嶼。如賊 從韭山來必由此過,與石浦關相隔一潮,今該中軍 哨兵船巡哨。

茅灣切近錢倉所,與韭山相對。先年番船嘗棲泊於 此,原設兵船一枝,因船少兵弱,掣聚石浦關,今派北 哨兵船巡哨,與石浦關相隔二潮。

竿門貼附錢倉所,夷船每棲泊,原設兵船一枝,因船 少不敷,掣收石浦關併艐,今派北哨兵船巡哨,與石 浦關相隔二潮。

青門貼附爵谿所有山迴抱,可以避風泊船,內按公 嶼居民地方,外衝四礁,與韭山相對,極為衝要,原設 兵船一枝,因船少力弱,掣聚石浦關,今撥北哨兵船 巡哨,與石浦關相隔二潮。

定海總

沿海設備

定海衛南臨港口,定海關有靖海營團兵操守,招寶 高聳海口,極為要害。山巔築威遠城,屯劄軍兵,使有 犄角之勢,其隔江南岸,自甬東、巡司、竺山等堠,接連 後所GJfont頭烽火相望,遇警馳報。 小浹港內通東江,出穿山寧波,極為險要,昔為海賊 孫恩所據,邇倭賊亦曾登此,近設樁數層,汛期撥船 防守,似亦未為慎固,宜更密之。

後千戶所東南為霩衢所,南為大嵩所,北為GJfont頭烽 堠,坐臨黃崎港。先年賊船由崎頭海洋突入本港,最 為險要,每堠撥軍瞭望。

黃崎港東至舟山,中左、中中二所水程計一潮,北至 金塘山水程半潮,最為險要,見有兵船往來巡哨,舟 師單弱似未足以遏賊之衝也。

大謝山離後所城二里,南臨黃崎港,北由大貓海洋 至金塘鹿山,最居險要,乃先年起遣地方也,內設黃 崎、西山等七堠,撥軍瞭報,又該中軍哨兵船往來巡 邏。

霩衢所濱海,對雙嶼港,極為孤險,添撥官兵協守,又 該大嵩港兵船往來巡哨。

梅山港東至崎頭大洋,南至雙嶼港,俱約半潮。雙嶼 港先年為賊巢,今填塞矣。西至大嵩港,計一潮。北五 里至三塔烽堠,最為險要,今撥大嵩港兵船及本所 軍船哨守。

大嵩所東連霩衢,南接錢倉,以大嵩港舟師為命。 大嵩港對峙韭山,直衝外海,先年賊由此犯所城,突 入慈嶴地方,極為險要,今撥戰船巡哨。

海外設備

舟山螺峰巡司雖有官署之設,而巡檢弓兵俱散處, 民居螺頭嶴,與螺峰烽堠,離城十五里,賊易登犯,須遷居民入城則可。

鹿頭烽堠,近海、民少、勢孤,常被賊登犯,須遷入而後 可。

岑江巡司,乃衝要海口也,賊累登劫,見今居民雖築 牆自衛,亦被賊壞。近又自葺理,終難備禦,須為慎固 之計可遏賊衝。

天同嶴,居民百餘家,氣勢頗壯,但力不支。內有紫皮 嶴居民千數,若協力出守,彼此可以無事。內又有鹿 夫善射,曾勝倭寇,宜令悉力防禦。

碇齒隘,與外港相對,居民勢孤,累被登劫,其原守軍 餘又已取回,必遷居民入內地則可。

奇嶴烽堠,即大沙地方,賊常於此登舶,原有隘,已廢。 二嶴居民大戶約有千數,合力出守方可恃也。 郎家GJfont、西GJfont寨相連,又小沙,居民殷庶,有隘軍共守, 但地勢散闊,難以設備,賊嘗登GJfont,以GJfont頭海塘築堡, 協守則可。

袁家GJfont,即沙嶴地方,原有馬嶴千戶所,軍民并逃民 約計三千,若遷入城以合其勢,庶可杜接濟也。 山江烽堠,與沙嶴相連,有隘軍防守,賊嘗登犯,軍已 取回,須遷居民入沙嶴則可。

岱山巡司,與干GJfont堠寨相連,居民築垣防守。賊嘗登 犯,該司居隆教寺內亦為虛應,須并力捍禦則可。 弔嶼因近海口,每被登劫,須與小展,居民協守則可。 沈家門寨原係水操之地,有軍防守,近皆取回,番船 去來皆泊於此,內有趙嶴、南嶴、蘆花嶴、大嶴,去寨三 五里,向者居民築牆大嶺阻截總路,近賊徑由水路 或間道而入,累被劫掠,更須慎禦,庶克有濟。

臨觀總臨山,觀海二衛,設一把總分守寧紹參將,即 此總所轄之地也。

海岸設備

三江所,東濱於海,地勢稍緩,然海上有警,則去省城 八十里,烽火之通於此攸寄。

瀝海所,東衛臨山,西捍黃家堰,有蟶浦等堠,撥軍瞭 望。

臨山衛,坐當衝要,東接三山,西抵瀝海,設烽堠者十, 撥軍瞭望。

三山所,界於臨觀之間,西以聲援臨山東,以策應觀 海者也,撥軍瞭望。

觀海衛西有三山為右翼,東有龍山為左翼,居中調 度聯絡應援,烽堠七處,每堠撥軍瞭望。

龍山所,北對金山、蘇州、大洋,東對烈港,況伏龍山獨 臨海際,去所僅十里,乃賊船往來必由之路,臨觀一 總之咽喉也,封守慎固,省城安枕而臥矣。

金家嶴,與丘家洋連界,東對烈港海洋,北望洋山二 姑大洋。嘉靖丁巳,倭舶盤據本嶴及丘家洋,月餘為 我兵所捷,若突入腹裏,由鴈門嶺鳳浦湖一帶,至慈 谿縣,直抵寧波內地,極為險要,今撥烈港兵船哨守。

海港設備

三江港,港口深闊,外通大洋,甚為險要。賊船若舶宋 家漊,突入腹裏,從陡門一帶海塘可至紹興地方,越 港而北為浙西赭山,乃省城第一關鎖也。

蟶浦港北對浙西石墩,南至紹興府城,通連大海,極 為險要。嘉靖三十二年,賊船舶西匯嘴登犯,若穾入 腹裏,由沿江塘路至百官梁湖,直抵上虞縣,兵船哨 守不可一日少緩。

臨山港,切近衛城,直衝大海,倭船屢犯,見設舟師屯 守,西哨浙西澉乍二浦,東哨觀海龍山,如遇臨觀海 洋有警,馳報烈港,兵船合艐截勦。

泗門港,為餘姚縣東北之喉襟,越港而北為浙西、澉 浦,最為險要。嘉靖丙辰,倭舶由東北烈表突犯本境, 今撥本衛兵船巡哨。

勝山港,港深而廣,倭舶可乘潮以入。嘉靖丙辰,由此 登犯三山,所官兵敵退之,近議築塞港口,又建墩臺 於山上。

古窯港為慈谿之咽喉,北對乍浦,東接伏龍,西連平 石,極險之處。嘉靖三十五年,賊船盤據突犯慈谿地 方,今撥兵船巡哨。

金墩浦,為定海慈谿相界之地,北連大海,西連伏龍 山,此處坐臨海塗,賊船自東北而來必由此繫泊。嘉 靖己未,賊曾登犯,見撥軍船往來巡哨。

烈港所係甚大,蓋賊船之入臨觀也,非由澉乍則由 烈港誠臨觀之門戶,甚為險要。先年議設三江、蟶浦、 臨山、勝山、古窯五港以衛臨觀,後因各港沙硬水淺 難泊而止,今議派臨觀把總兵船,改調烈港,出哨臨 觀一帶地方。

海寧總海寧衛,立把總一員,其分守嘉湖參將,即此 總所轄之地也。

海岸設備

海寧演武場,枕海,曾經倭泊,實為險要。舊設陸路廠, 倭據為巢廠,毀,今撥旗軍哨守。

澉浦鎮巡司,外與秦駐山大步門相連,山灣潮浚,賊船曾泊此,可通內地宋停村、紫雲等處,接近嶼城。此 衛,南之衝也,今派龍王塘兵船巡守。

海口巡司,此處海灘沙汙,船隻難泊,迤北、乍浦相連, 內有白馬廟、八團圩,民居叢集。遞年倭寇突犯,將向 南北,必先住此觀望虛實,其地內通嘉興、平湖、嘉善 等處,乃衛北之衝要也,今撥龍王塘兵船巡哨。 南海口操備廠,離海半里,與東海口陸路廠,俱為衝 要。

金家灣,此處潮深山僻,遞年,賊船登泊,若犯腹裏,直 抵平湖,沿海則侵乍浦,直抵海鹽,實為險要,今撥西 海口兵船巡哨。

梁莊寨,倭寇屢登為巢,實為險要。

赭山寨,東南逼大海,面對蕭山,與錢塘江口相連,先 年倭嘗突犯,實為險要。

石墩山寨,東南倚海,山下有一小港,外通大洋,遞年 倭寇登據為巢,船泊港內,極為險要,原設寨軍防守, 後掣回所城,止於石墩烽堠撥軍瞭望。

鳳凰山寨,南臨大海,坐對膺衝門,倭嘗犯此,實為險 要。

黃灣寨,東與澉浦接界,南對大洋,北通腹裏硤石地 方。昔年倭寇屯據為巢,實為險要。

海港設備

東關外,龍王塘外,即大洋,直對浙東、臨觀等處。迤南 半洋中有白塔山,賊船可泊。賊若登岸,向南則侵澉 浦,往西則侵腹裏。天寧寺,水陸通衢,直抵嘉興,實本 衛之咽喉,沿海之首衝也。近議立為關隘,今委關兵 出哨西海口、九王門、澉浦等處。

黃道廟港,南濱海,與臨觀相峙。倭寇登犯,極為衝要。 西海口南通大洋,北近平湖,係浙西之咽喉、平湖之 門戶也。本港海塗高硬,潮水長涸不一,船難繫泊。恐 倭船乘潮突進,則我之兵船高閣關係,匪輕,當踏勘 開濬,建立水閘,將各兵船浮泊活水,遇警出勦,此第 一預防之計也,今撥兵船出哨灘許、金山、青村一帶 海洋,與吳淞江兵船相會。

一、國初定,海之外秀岱蘭,劍金塘五山爭利。內相讎 殺,外連倭寇,歲為邊患。信為國公經略海上,起遣其 民盡入內地,不容得業,乃清野之策也。趙工侍近奏 令民開種以給幕租,若興此利,金塘一山即可懇田 數萬畝。歲入米幾萬石,合玉環諸山計之,每歲可得 米幾十萬石,大為海防之助,但其患有二,故當道屢 議屢止。其一是倭人藉以為糧,結巢於此,兵費反多; 其一是大家爭佃,秋糧難徵,亦無益于小民。以愚計 之,須丈量為屯田,召民耕種,輸賦軍門耕者搭棚廠 而居,不挈妻孥,不得買賣,逐歲更始,如大家放租之 法,則官民兩利而爭奪之患免矣。官差石工伐山造 堡,海洋有警,小民避入,賊知堡中無子女、財帛,自無 結巢之念矣。

一、台州沿海近漲灘塗,長數十里,闊十里,若倣范蠡 圍田之法,令民耕種,外設海塘一條,以捍鹹潮俾不 得傷稻,每歲起科以給幕租,可得若干萬石。

一、浙江寺田甚多,勢豪吞占,動以千萬畝計,若每千 畝抽其二百畝以給幕租,每歲可得米幾萬石。 唐樞曰:杭州居腹裏之地而以錢塘港海門為分戶, 南岸為寧紹,北為松嘉,極西盡底為杭,末臨大海。若 戰艦嚴守,聞警即出,把截賊難直搗。

茅坤曰:浙江所募客兵當量緩急以為聲援,策應則 可耳,恐不得為常,而沿海郡縣所自部署勒習以為 歲戍之兵,必於土著之兵擇其膂力猛悍之士,若杭 嘉湖鹽販、處州礦徒並一切亡命者為之,大約杭州 三千,嘉興三千而湖溫台寧紹亦各一二千,量多寡 以差其費,當括十一郡縣民壯弓兵之屬而通計之。 腹裏郡縣則減去其半或三分之二,特量留什之二 三以給城庫刑獄之役而已。其餘並籍其費以歸於 官,令各兵備道親為,按歷州縣或擇諸州縣長吏破 長格而募之,且各州縣民壯弓兵之所食,故額人七 兩二錢。然其民間所私相轉雇募一倍再倍者,有之 追呼,道塗之費尤不可算約者,請量為每名額徵一 十五兩,藉二人之所食而募一人,其數可三十金。 蔡汝蘭曰:東南自倭變以來,議者不少,然於台州獨 無說焉,何也。夫台州遼處海濱,誠四塞之國,南有桃 嶴、金竹,北有桑洲、桐巖,西有關山衛、墅壘嶂、層岡、重 關、鳥道,真一大可禦之險,而且南去盤石楚門僅百 五十里,東南去松門僅百里,東去海門僅八十里,設 或倭奴棄舟登陸,皆可猝至城下,自海門而上者則 一潮直達,實一時難禦之變也。三面阻山,一面阻海, 孤懸於數百里之外,救援接濟所難卒至者,惟此耳 曩者戚參將,駐兵桃渚而倭奴屯聚桑洲,遣輸糧銀, 經月不至,孤危之勢誠可畏也。今宜於台州專立督 餉方面,積聚糧餉,訓練兵士,以為重鎮而且西控溫 處、金衢、北衛、寧紹,權非遙制而威可近飭也。如是糧 餉無臨時輸運之難,而士卒有先時設備之逸,以至出海兵船、衛所官軍悉知警備而防禦益固矣。夫督 餉既立則糧餉聚,糧餉聚則兵士充,兵士充則訓練 精,如是則先聲足以破其膽,而防禦足以杜其釁,衝 突足以挫其鋒,行之三年而海不揚波矣。此督餉所 當議也,近雖添設兵備參將,然於糧餉無裨,雖增兵 亦何益哉。

俞大猷曰:自潭岸山以北以西之海,水淺沙硬,大船 誤閣則破壞且無避風,安嶴兵船至彼如遇夜必須 當洋下碇,碇不能堅,每被急流飄去,或夜半發風,則 尤危,然多賴天幸非安計,然則宜如何曰錢塘江烏 嘴頭浦內,兵船一枝不可無餘,則練陸兵精卒一枝 以待而嚴龕赭哨探遠諜焉。庶救倉猝,或曰賊舟何 能至此。曰賊用單桅小舟徑抵山邊閣乾登劫,故必 用陸兵追捕,方不走脫,若以兵船,必高大方能勝賊, 如與賊舟等則勝負未可必也。今言禦賊於海也易 要非通論,海本遼闊,舟行全藉天風與潮,人力能幾。 風順而重則不問潮候逆順皆可行,若風輕而潮逆 甚難。夏秋之間西北風起,不日必有極大西北風也, 操舟者見此風候須急收。安嶴兵船在海,海舟遇晚 俱要酌量收舶,安嶴以防夜半發風,至追賊亦要預 計今晚收舶何嶴,若一意前追,遇夜風起,悔無及矣。 沿海之中,上等安嶴可避四面颶風者,凡二十三處, 曰馬蹟、曰兩頭洞、曰長塗、曰高丁港、曰沈家門、曰舟 山前港、曰潯江、曰烈港、曰定海港、曰黃岐港、曰梅港、 曰湖頭渡、曰石浦港、曰豬頭嶴、曰海門港、曰松門港、 曰蒼山嶴、曰玉環山染嶴等處,曰楚門港、曰黃華水 寨、曰江口水寨、曰大嶴、曰女兒嶴中等安嶴。可避兩 面颶風者,凡一十八處,曰馬木港、曰長白港、曰浦門、 曰觀門、曰竹齊港、曰石牛港、曰烏沙門、曰桃花門、曰 海閘門、曰九山、曰爵谿嶴、曰牛欄磯、曰旦門、曰大陳 山、曰大床頭、曰鳳凰山、曰南麂山、曰霓嶴。其餘下等 安嶴只可避一面颶風,如三孤山、衢山之類不可勝 數,必不得已寄泊一宵,若停久恐風反別汛不能支 矣,又潭岸山、灘山、許山之類,皆團上無嶴,一面之風 亦所難避,不可不慎。

唐順之曰:往時浙直軍需多倚各省協濟,自例罷協 濟之後而窘急甚矣。胡總督近有乞留運米借鹽銀 之奏,蓋以軍需無處,甚不得已全仰此一著救急。江 南控扼在崇明,浙東控扼在舟山,天生此兩塊土於 大海中,以障蔽浙直門戶,諸哨船皆自此分而南北 總會於洋山。若會哨嚴緊,遇船即打賊,何從入信國 公,廢昌國。故縣而內徙之,恐是千慮之一失,未可謂 昔人盡是,而今人非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