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041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四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四十一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四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四十一卷目錄

 順天府部雜錄二

職方典第四十一卷

=順天府部雜錄二{{{1}}} 《春明夢餘錄》:京師雖設順天府兩縣,而地方分屬五 城,每城有坊,中城曰:南薰坊、澄清坊、仁壽坊、明照坊、 保泰坊、大時雍坊、小時雍坊、安福坊、積慶坊。東城曰: 明時坊、黃華坊、思城坊、居賢坊、朝陽坊。南城曰:正東 坊、正西坊、正南坊、宣南坊、宣北坊、崇南坊、崇北坊。西 城曰:阜財坊、金城坊、鳴玉坊、朝天坊、河漕西坊、關外 坊。北城曰:崇教坊、昭回坊、靖恭坊、靈椿坊、發祥坊、金 臺坊、教忠坊、日中坊、關外坊。每城設御史巡視所,轄 有兵馬指揮使。司設都指揮、副都指揮、知事,後改兵 馬指揮使,設指揮、副指揮,革知事,增吏目。昔宋以四 廂都指揮,巡警京城。神宗置勾當左右廂公事民間, 謂之都廂。元設巡警院,分領坊市民事,即今巡城察 院也。

《北平古今記》:正陽門洪武永樂時,尚沿元,故名麗正。 洪熙元年,正陽門名始見於實錄,至正統二年十月, 行在戶部奏麗正等門,已改作正陽等門。其各門宣 課司,宜改從今名,從之。

《楊文敏公集》:正統己未夏四月,正陽門月城成。 《燕都游覽志》:關帝廟在正陽門月城之右,每年五月 十三日致祭。先十日,太常寺題遣本寺堂,上官行禮, 是日,民間賽會尢盛,凡國有大災,則祭告之廟,有董 太史書,焦太史所撰碑記,時稱二絕。萬曆末,特加封 三界:伏魔大帝,神威遠鎮天尊,旨由中出,未嘗從詞 臣擬定也。

《蕪史》:掌道經廠太監林朝神廟時,最有寵漢壽亭侯 封號,實朝所奏請也。

《五城坊菴衚衕集》:中城南薰坊,八鋪。

《菽園雜記》:東西長安門,通五府各部,總門京師市井, 人謂之:孔聖門,有識者曰:拱宸,然亦非也,本名公生 門。

《英宗實錄》:正統元年六月,作公生門於長安左,右門 外之南。

《憲宗實錄》:成化二年六月,疏通東西公生門,至大明 門溝渠,各二百一十五丈,東安門至南牆角溝渠二 百二十五丈。

《英宗實錄》:正統七年四月,建宗人府,吏部、兵部、戶部、 工部、鴻臚寺、欽天監、太醫院於大明門之東,翰林院 於長安左門之東。

《春明夢餘錄》:宗人府在闕東吏部衙門之上西,向攷 玉牒所載,親王二十四,郡王二百五十一,鎮國、輔國、 奉國將軍七千一百,中尉八千九百五十一,郡主、縣 主、郡君、縣君,七千七十三,庶人六百二十,而未封、未 名與夫齊府之餘,高牆之庶,皆不與焉。

《春明夢餘錄》:吏部在闕東宗人府衙門之下西向。 《燕都游覽志》:紫藤花二株,其一,在少宰右署中,吳文 定公手澤也。其一,在司廳左署中。明宣宗吏部箴周 官六卿,其長太宰統治百寮,以熙功載,漢設選部,官 置尚書,有佐,有屬代襲,弗渝致治之本,實資用賢,甄 拔簡任,爾衡爾銓爾惟敬之,務公戒私,善爾,勿蔽才, 爾勿遺,必黜憸邪,必進忠貞,用舍適宜,治由汝興,苟 或貿貿弗博,詢采謀面而用,弗究其內,玉石不分,臧 否不明,治之弗興,亦由汝成,度德定位,乃稱任,使小 知大受,官罔不阤,精爾識鑒勵爾正直相,予於治夙 夜無斁。

《春明夢餘錄》:戶部在闕東吏部之下西向,明宣宗戶 部箴君國之道,子民為先,黎庶既安,邦本植焉。相古 地官實爾之職,均節惠和民,乃衣食賦稅,有經徭役, 有常民之所供,舊典式張惟爾卿佐暨,乃攸屬庶幾 夙夜,恪謹乃服民,克阜殷樹藝以蕃,上下畢充,何有 卒殫,惟公惟勤,惟時惟允,惟仁之溥,而義之,盡秦之 商鞅,唐之宇文,苛征暴括,邦以不振爾。惟鑒茲毋縱, 掊克毋詭,於隨毋敗,於墨予惟爾。任爾其懋哉,尚友 古人執德不回。《春明夢餘錄》:禮部在闕東戶部之南西向,有嘉靖十 五年秋,欽定大報諸祀禮儀碑,在寅清堂。

典彙宣德五年,北京五府六部,皆未建上,以禮部所 典者,天地宗廟社稷之重,及四方萬國朝覲,會同皆 有事於此,遂首建之。

《劉忠愍公集》:宣德六年五月,行在禮部成。踰月,上命 寮屬入蒞事,賜什器百六十二,刻禮部公用四字其 上,已而南禮部復析所藏書百二十部,總二千八百 冊以實之。

《世廟識餘錄》:御書視日儀,刻石禮部寅清堂前。 《明宣宗禮部箴》:聖人立,極法天出,治為治之本,莫大 於禮,稽古伯夷為虞秩,宗所宗,三禮宗伯攸同,既治 神人亦和,上下政本之地,實宣教化,惟我祖宗,承古 之道,品節制度,式昭禮教,幽明崇卑,秩乎有序,大法 大經,靡不備舉,咨爾禮臣,夙夜惟寅,秉其直清,以交 神明,安上治民,爰及四裔,祗循舊章,亦義之比,惟卿 暨佐。予,汝協恭暨厥,四屬於卿,率從治國,去禮猶耕, 無耜咸篤,敬之以懋政事。

《東里集》:楊士奇敕建禮部賜宴,碑略:宣德六年十月, 北京新作禮部,成其地於大明門之東西向,中為正 堂,堂之側,為司務廳,前為周,序為中,門為前門,正堂 之後,為後堂,左右為賓客之位,後為庖庫,堂序之外 為四屬儀制,主客在左,祠祭精膳在右,鑄印在中門 之左,既成命京師諸司長貳,咸往落之,命光祿賜宴。 《春明夢餘錄》:兵部在闕東宗人府後西向。

明宣宗,兵部箴官,以兵名,實古司馬詰,是戎兵,以固 華夏,凡厥武臣疇過敘勳,乘馬在坰,考牧用蕃,車駕 輿服,城戍郵驛,守經制宜,皆爾之職。董之以卿,承以 眾寮,簡畀維賢,庶其昭昭爾。宜懋茲敬,其朝夕顧諟 勿忘,以熙庶績書,有明訓儆戒,無虞茲用敉,寧其可 弗。圖怠,則隳政,貪,則玩法,毋為泄泄,毋為沓沓,職所 宜。為式克慎,修福祿,攸集永孚於休。思古良臣,鞠躬 盡瘁,用是作箴,以勵有位。

《春明夢餘錄》:工部在闕東戶部之後西向。

說聽工部居六曹,後仕進者,冷局視之。嘉靖間,興大 工添設部,官比曩時數倍,營繕司尢盛,郎中多至十 餘員,得驟升京堂,或有先賜四品服者,人始慕之。而 為語云:馬前雙馬,後方督工郎,馬前雙者,棍馬後,方 者杌也。

《明宣宗工部箴》:虞舜之世,垂若百工,暨於成周,乃設 司空,漢置水衡,將作少府,備物致用,必謹其度,我朝 建官,列次六卿,率屬有四,各底於成,凡諸繕作,儀品 有秩,辨其楛良,去華就實,凡厥有位,宜慎其官,順理 而治,勿苛以殘。山澤之利,羽毛齒革金礦丹漆,暨木 與石為所,當為毋耗於材,逸所當逸,毋殫其力,毋縱 己私縱,則召菑,毋溺於賄溺,則取敗,必祗,必勤,必施 以公,百役具宜,惟爾之功其懋敬哉。視古仁智率履, 勿愆用保祿位。

《春明夢餘錄》:鴻臚寺,在闕東工部之南西向。宣德元 年四月建。

《明宣宗鴻臚寺箴》:祗祗萬邦,咸統於一,朝覲會同,其 儀有秩,咨爾鴻臚卿,貳暨屬時,維爾官,必莊以肅,必 考於度,必協於中,無簡、無煩,周旋雍容,惟動以周,惟 一靡慝,敬慎爾儀,庶光爾職。

《春明夢餘錄》:欽天監在闕東禮部之後西向。

《明宣宗欽天監箴》:五帝之世,曆象肇興,建官作式,後 世襲承。惟我祖宗,德合堯舜天道,民事尢篤,欽慎爾 職,於斯夙夜,惟寅,用率厥屬,咸致其勤,必精推策,必 審觀候,庶副欽若爰及,敬授行奉天道,動協時宜,在 予靡愆,實爾之資,惰慢而失,災咎而隱,予則汝罰,勗 哉惟謹。

《春明夢餘錄》:太醫院,在闕東禮部之後西向。

明一統志太醫院,在欽天監南,生藥庫附焉外,有惠 民藥局亦隸之。

《湧幢小品》:太醫署中有三皇小像,世廟從侍醫之請 坐景惠殿,令大臣春秋主祀。

《世宗實錄》:嘉靖二十二年七月,太醫院三皇廟成,名 其殿曰:景惠門,曰:咸濟。

《春明夢餘錄》:景惠殿,在太醫院之北,前為景咸門,東 為神庫,西為神廚,中奉安伏羲神農黃帝,皆南面,以 勾芒祝融風后力牧,配以僦貸季鬼臾區俞跗伯高 少俞岐伯等,東西廡從祀,歲仲春,上甲日,太常寺題, 請禮部堂上官二員分獻仲秋上甲,如之。

《國朝典彙》:隆慶四年,遣禮部侍郎王希烈祭三皇於 景惠殿,希烈因言:三皇既祀於歷代帝王廟,又祀於 文華東室,乃又雜之醫師,使共俎豆,不亦瀆,且褻乎。 且官廨中止宜有祠,不宜有殿,上不欲改先帝之制, 報罷。

《長安客話》:院署有古銅人,虛中注水,關竅畢達,古色 蒼碧,瑩潤射目。相傳從海潮中湧出者。

《燕都游覽志》:三皇廟內,有鍼炙經石刻。元元貞初,製其碑之題篆,則宋仁宗御書,至元間自汴移至此者。 《元史本傳》:元中統中,尼波羅國人阿尼哥,從帝師入 見。帝問:何所能。對曰:臣以心為師,頗知畫塑鑄金之 藝。帝命取明堂鍼灸銅像示之,曰此安撫王使宋 時所進,歲久闕壞,無能修完之者,汝能新之乎。對曰: 請試之。至元二年,新像成,關鬲脈絡皆備,金工歎其 天巧,莫不愧服。

《實錄》:英宗御製銅人腧穴鍼灸圖序略,宋天聖中,創 作銅人腧穴鍼灸圖經三卷,刻諸石。復范銅肖人分 布腧穴於周身畫焉,脈絡條貫纖悉,明備考經,按圖 甚便,來學於今四百餘年,石刻漫滅而不完,銅像昏 暗而莫辨,朕重民命之所資,念良製之當繼,乃命礱 石范銅倣前重作,加精緻焉,建諸醫官,式廣教詔來 者,尚敬之哉。

《春明夢餘錄》:翰林院在東長安門外北向。其西,則鑾 駕庫,東則玉河橋,元之鴻臚署也。

《明一統志》:翰林院,在玉河西岸,四夷館隸焉。

《玉堂叢語》:宣德七年,以故鴻臚寺為翰林院落成,諸 殿大學士皆至,學士錢習,禮不設西楊、南楊座,或問 之,應曰:此非三公府也。三楊以聞,上命工部設座,禮 部敘位,次二楊,始自內閣出,坐諸學士上。

《殿閣詞林記》:國初建官,以本院為近侍衙門,故公署 雖在外,而僚屬相聚恒在館閣。洪武初,建翰林院於 皇城內,學士而下晚朝,即宿其中,扁之曰:詞林。永樂 中,行在本院,官仍在禁內供奉,不別立公署。正統七 年八月,詔建於長安左門,玉河西岸。而東岸,則為詹 事府焉。正堂三間,中設大學士、侍讀學士公座。左為 史官堂,右為講讀堂,首領官房在儀門外之右。嘉靖 戊子,始建御製五箴亭,及敬一亭,亭樹於堂之南。左 則劉文定井,井之外為蓮池,右則柯竹岩亭,亭之前 為土山。

《燕山叢錄》:京師翰林院門,左右各積有飛沙,高數尺, 擁梐枑若短牆,然微風一動,則坌起,出入者厭之。世 廟時,掌院某嘗令除去,官僚罷譴幾空,沙還積如故, 或以為形勢宜爾。

《翰林記》:劉井學士劉定之所浚,在公署後堂之左,柯 亭學士柯潛所建,在公署後堂之右。前後二間,凡八 楹,後堂有二柏,亦潛所種。

《玉堂叢語》:柯潛既綜院章就詞林後圃結清風亭,亭 下鑿池,蒔蓮,決渠引泉,退偃坐,其中翛然,若真登瀛 洲者,廖道南游翰林,見有亭,一區曰:柯亭。有柏二株, 曰:柯學士。柏歎曰:流風。遺澤令人永矢勿諼。

《燕都游覽志》:瀛洲亭,在翰林院內堂之右,故有隙地 一區,萬曆秋,甃為方池,構亭中央額曰:瀛洲池。逼近 玉河隄,聞先是亦常引,是河水一勺入池,而今湮塞 《湧幢小品》:楊晉菴守隨掌翰林院,院之後圃,有巨柳 數章,參天蔽日,民之輸廩米者,欲曝於庭,患柳陰之 翳之也,請伐其最鉅者,公不許,作伐老柳賦示意。 《殿閣詞林記》:宣宗章皇帝,宣德七年六月,賜御製翰 林院,箴今揭於院之後堂,朱髹榜字用金塗之。 《明宣宗翰林院箴》:廷有司言,自周則然。後世襲用,愈 密而重。策命所書,講學所資,幾務之嚴。於度於咨,代 有賢哲,博聞明識,克勵翼之用,光厥職咨,爾儒臣朝 夕左右,必端乃志,必慎乃守,啟沃之言,惟義與仁,堯 舜之道,鄒孟以陳詞尚典實,浮薄是戒,謀義所屬出。 毖乎外,必存大公,罔役於私。昔人四禁,汝惟勵之,獻 納論思,以匡以益以匹前休,欽哉無斁。

《世宗實錄》:嘉靖五年十月,上製敬一箴,及注范浚心 箴,程頤視聽,言動四箴,頌賜大學士費宏等疏,謝請 敕工部於翰林院,築亭立石以垂永久,從之。

《燕都游覽志》:寶善亭三楹,在翰林院東,偏軒窗虛豁 旁,臨玉河,環蔭喬木,學士靜觀之所也。

《翰苑須知》:翰林院尊道堂、修吉堂、瀛洲亭、寶善亭、原 心亭、成樂軒、大小門窗竹簾鉤,俱工部器皿廠辦送。 穀城山房草甲戌五月,翰林院中吏舍有白燕一雙, 獻之內閣。又池中蓮花早開,相君并以獻溫旨答之。 《長安客話》:萬曆二年,翰林院中白燕雙乳,輔臣以獻 進兩宮,並賞焉。

《穀城山房筆塵》:南昌張直閣,位在翰苑,嘗上疏請,令 史官行人奉使四方,各求遺書一部,送國學翰林收 藏,得旨允行。

蓉塘詩話:國初,庶吉士或在中書省,或在文華堂,後 改翰林院。

《未軒集故事》:自十月朔日,始賜庶吉士酒,至四月晦 止,歲以為常。

《燕都游覽志》:玉河,即西苑所受玉泉,注入西湖,逶迤 從御溝流,而東以注於大通河者,隄在東長安門。翰 林院東畔有坊二,署曰:玉河東西隄。其南北有三石 梁西隄,舊有高柳垂蔭水,而崇禎己巳冬,城守官軍 禦寒無具,盡斫為薪,僅存翰苑牆東一帶矣。

《春明夢餘錄》:詹事府,在皇城東玉河岸上,西向。左右春坊、司經局,皆列署府中。

《英宗實錄》:正統七年十一月,建詹事府於玉河東隄。 《明宣宗詹事府箴》:堂堂鴻業,萬世攸傳,儲副之建大 本在焉,咨爾詹事爾,其毗輔有貳,有丞庶職,咸具虞 舜之賢,咨於臣鄰矧時,育德而弗資,人言行政事,有 體,有要。必謹大猷,必以辰告,譬如陟崇,由下而升,不 怠以休,乃躋高明爾。其敬共以引,以翼,毋為憸佞,毋 肆讒慝,示爾箴規,篤念勿忘,克用有成,邦家之光。 左右春坊箴國之大本,厥惟儲嗣,天序所屬,人心攸 繫。用輔厥德,必於正人。左右春坊,惟其輔臣儲君之 德,曰:仁與義。食息言動,惟道之比堯舜周孔,是究是 明百度,以貞其德,乃成玉資琢磨,乃薦宗廟,豈其賢 才,不由輔導爾。端爾行,爾正爾心,非聖不道其慎,其 欽大經,大猷是匡,是直國,有元良,惟爾之績。

《司經局箴》:聖人之具,具載經籍,用理萬邦,用凝庶績。 國有儲副,天下之本。惟德之修,惟道之盡,凡厥典冊, 爾實司之,爾殫爾思,爾正爾心,堯舜之聖,惟曰:仁義。 擴而充之,萬善斯備,雜家者流,反道自賢,孟軻敬王, 不陳於前,爾其監玆,祇乃攸服,日就月將,是啟是沃, 道積厥躬,而致於中,克纘其隆,時乃之功,曲學阿世, 古人所戒,篤慎勿忘,庶幾無悔。

《春明夢餘錄》:上林苑監,在皇城東,東江米巷南向。永 樂十四年,諭凡牧養栽種地,東至白河,西至西山,南 至武清,北至居庸,西南至渾河,禁不許圍獵。

《明一統志》:上林苑監,在文德坊玉河橋西,典簿廳附 焉。外有蕃育、嘉蔬、冰鑑、川衡、林衡、良牧、左典察、右典 察、前典察、後典察十署,亦隸之。

《宣宗實錄》:宣德十年二月,革上林苑監所,轄冰鑑、川 衡、典察、左右、前後六署,惟存嘉蔬、蕃育、良牧、林衡四 署,從行在戶部奉請也。

《順天府志》:元寧觀在南薰坊,有敕建碑。

《五城坊巷衚衕集》:澄清坊,九鋪有成壽寺元極觀。 《成祖實錄》:永樂十五年六月,於東安門下東南,建十 王邸,通為屋八千三百五十楹。

宣宗實錄宣德三年四月,新作公主府三所,於諸王 邸之南。

《燕都游覽志》:四夷館,在玉河橋之西。永樂五年十一 月始設。命禮部選國子監生蔣禮等三十八人,隸翰 林院習譯書人,月給米一石,遇開科,令就試,仍譯所 作文字,合格,出身置館,於長安左門外處之。

《翰林記》:洪武十五年,命侍講火原潔譯蒙古文字,譯 字官隸本院,始於此。永樂中,學士楊榮掌其事,宣德 元年,命本院學士稽考課程弘治,初奏准科目,出身 四品以上二員提督。自後,提督官例用太常寺卿,及 少卿。

《實錄》:景泰三年八月,改造四夷館,先是譯書,子弟俱 於東安門外廊房肄業,至是,提督譯書郎中劉文等 請建館於廊房之南隙地,從之。

《燕都游覽志》:烏蠻市,在王府街之會同館。

《成祖實錄》:永樂六年八月,設北京會同館,改順天府 燕臺驛為之。

《英宗實錄》:正統六年九月,命於玉河西隄,建房一百 五十間,以館迤北使臣。七年二月,造會同館。

《孝宗實錄》:弘治三年二月,英國公張懋上言:京城原 設兩會同館,各有東西,前後九照廂房,專以止宿屬 國使,但北館有宴廳,後堂以為侍宴之所,而南館無 之。每賜宴,止在東西兩照房,分待褊迫不稱,乞敕工 部將近日拆卸永昌寺木料,改造宴廳於南館。從之。 《順天府志》:成壽寺,在澄清坊,有敕建碑。

《五城坊巷衚衕集》:明照坊,六鋪。

《春明夢餘錄》:皇城東,燈市大街,嘉靖二十九年立戎, 政府統以勛臣一員,曰:總督。京營戎政佐以文臣一 員,曰:協理。京營戎政營制有三,中曰:五軍。東曰:神樞。 西曰:神機。五軍營析為營十六,神樞營析為營十,神 機營析為營九,凡三十五營,聯之則三大營。又聯之, 則總曰:戎政府。崇禎十六年八月,以襄城伯李國禎 總督京營戎政。國禎請上御書營額,上為親書,共武 堂賜之。

《順天府志》:法華寺、延禧寺,在明照坊,俱有敕建碑。 迎禧觀,亦在明照坊,有敕建碑。

《五城坊巷衚衕集》:保泰坊、四鋪,有府軍前衛、府軍左 衛、羽林左衛、金吾左衛、金吾前衛、金吾後衛、虎賁左 衛。

迎禧觀,捨GJfont幡竿寺。 《燕都游覽志》:燈市,在東華門王府街東,崇文門西,亙 二里許。南北兩廛,凡珠玉寶器,以逮日用微物,無不 悉具。衢中列市,棋置數行,相對俱高樓,樓設氍毹簾 幕,為宴飲地一樓,每日賃,直至有數百緡者,夜則燃 燈於上,望如星,衢市自正月初八日起,至十八日始 罷。鬻燈在市西南,有冰燈,細剪百綵,澆水成之,按宋 時燈市,乃從九月菊燈始,今止正月內數日耳。《武宗實錄》:幡竿寺,本永樂年建,日給光祿粟米三石, 後府屬衛,月辦柴薪萬二千五百觔,煮飯施貧民。 《世宗實錄》:嘉靖元年正月,四川道監察御史鄭本公, 請出錢賑濟京師凍餓窮民。戶部議:朝廷舊設養濟 院,窮民各有記籍,無籍者,收養蠟燭、幡竿二寺,布衣 薪米廚,料約歲費萬金,所存活甚眾。今院籍混淆,或 以丁壯竄名,或以空名支費,二寺復設內官校尉,乾 沒罔利民無所依,弊端坐此,請委官查記籍革虛冒, 其二寺添設內官校尉,盡行罷減,惟遣光祿寺,及宛 大二縣官,以時更理其事,合用柴斤,令於臺基廠關, 支五城兵馬,日拊視道路,窮民使就食二寺,命如議 行。

《明一統志》:崇真萬壽宮,在府南蓬萊坊,元至元中,建 翰林學士,王構為記,真人張留孫、吳全節相繼居此, 俗名:天師菴。

《元史·英宗紀》:延祐七年七月,命元教宗師張留孫,修 醮事於崇真宮。

《吳文正公集》:世祖混同海宇,而神德真君張公入覲, 上悅,即兩都皆建崇真宮居之,號公:天師。

《日下舊聞》:按元有二崇真宮,在上都,易之詩所云:珠 宮灤水上是也。一在大都,今之:天師菴。

《五城坊巷衚衕集》:仁壽坊八鋪,有府軍後衛金吾,右 衛隆福寺、仰山寺。

《實錄》:景泰三年六月,命建大隆福寺,役夫萬人,以太 監尚義、陳祥、陳謹,工部左侍郎趙榮、董之閏,九月添 造僧房,四年三月工成。

《國朝典彙》:景泰五年四月,新建隆福寺,成車駕,擇日 臨幸,有司已夙駕除道,太學生濟寧楊浩上疏:陛下 即位之初,首幸太學,海內之士聞風快睹。今又棄儒 術,而崇佛,豈可垂範後世耶。儀制郎中章綸亦言:以 萬乘之君,臨非聖之地,史官書之,傳之萬世,實累聖 德。上覽疏,即日罷行。時又有太學生西安姚顯疏言: 王振竭民生膏血,修大興隆寺,車駕不時臨幸,請自 今凡內臣修,蓋寺院悉行拆毀,以備倉廒之用,時不 能用,自正統至天順,京城內外建寺二百餘區,大臣 諫官不言,而二生言之,一時名震中外。

《野獲編》:大隆福寺,為景帝所建,至撤英宗南內木石 助之。未幾,又從山西巡撫都御史朱鑑言,風水當有 所避忌,乃命閉正門不開,禁鐘鼓聲,又拆寺門牌坊, 所謂第一叢林者,而無救於禍難。成化間,又以妖僧 繼曉,建護國大永昌寺,致勞憲宗親,幸不逾時曉誅 寺毀。二寺皆偪近禁GJfont。隆福,今尚存,而永昌,無寸椽 片瓦矣。

《菽園雜記》:京師鉅剎大興隆、大隆福二寺,為朝廷香 火院,餘皆中官所建。

《稗史彙編》:北京正陽門,無敢出喪,餘皆不禁,大明門 雖空,棺亦不許過,各門空棺,不許舁入。

《震澤長語》:唐宋禁中亦許乘馬,今制自兩長安門東, 西華門外,過者皆下馬,雖相臣亦然。

《春風堂隨筆》:今世官司,各有俚語,以寓譏評,如在京 兵部四司,曰:武選武選,多恩多怨;職方職方,最窮最 忙。車駕車駕,不上不下,武庫武庫,又閒又富。

《萬姓統譜》:劉麟為工部尚書,奏建節慎庫與臺臣同 典出納,自是財無濫用。

《春明夢餘錄》:嘉靖八年二月,工部尚書劉麟上言:本 部立衙門之時,原有大庫一座,規制頗閎,在本部之 後,有堂二,重并大牆限隔,別無中正大路,前通臣等, 相度本庫之北,循鑾駕,庫外牆而行正與東朝房一 間,相對查係兵馬司,官住其房,年久損漏,可以改為 門道庫,官庫吏亦不必增添,本部所屬皮作局其務, 甚簡可以改為庫,官架閣庫吏,并匠科典,吏俱可改 為庫吏,庫門責委虞衡司掌管,其未盡事,宜臣等。臨 事損益,具奏得旨,允行。麟又上言:庫藏既立,當揭額, 定名,以垂久遠。本庫所貯,本以奉國之公,似當名,曰: 奉公之庫。若求設庫,本意不宜濫興。工作,以節為本, 不宜橫取悖出。以慎為尚,名曰:節慎。意義亦通,疏上 定庫名,曰:節慎。

《瀛洲道古錄》:孫氏春明夢餘錄謂:翰林院,本元之鴻 臚署,焦氏玉堂叢語載,宣德七年,以故鴻臚寺為翰 林院,考元史百官志,止有侍儀使,無鴻臚所云,故鴻 臚寺,當是永樂年間所建爾。

《西神脞說》:建置官署,必立土穀,祠翰林院所祀,則昌 黎伯、韓子也,古稱鄉先生歿,而祭於社,夫以土穀名 祠,亦祭社之義,宜以鄉先生,主之京師燕地竊為祀, 昌黎伯不若,易以常山太傅嬰也。

《儼山集》:第三廳,史官廳也,又曰:槐廳。即今翰林院。正 廳之西偏,史官所居是也。

《吏部職掌》:永樂二年,始選進士楊相等為庶吉士,就 文淵閣進學,宣德九年,命於翰林院讀書以後,或間 科一選,或連科屢選,或數科不選,或合三科同選,或 重閱殿試卷取選,或限年三十五以下,或不限年。《明會典》:教習庶吉士,翰林院行戶部給燈油錢,兵部 修皂隸,刑部給紙劄,工部撥房屋,順天府給筆墨,光 祿寺給酒飯。

《震澤長語》:翰林院設於長安門外,為齋宿委積之所, 內有東閣,學士聚焉,為朝退會揖之地,史官為講讀, 史官所聚集,皆無公座,至修史之日,旋設十館於東 角門之右,事竣去之。

《瀛洲道古錄》:元時,翰林院以金兀朮第為之,歐陽楚 公詩:翰林老屋勢深雄,猶是金家兀朮宮。是也。 《清容居士集》:興福院,在都城保泰坊,其主僧尼舍塵, 至元中,平章政事王公毅,樞密副使吳公珪,福建宣 慰使李公果,始買今院地,至大德中,平章政事賈公 與其夫人林氏引見於皇后,下教出財帛,建其殿,曰: 慈尊。延祐五年,院告成。奉旨禁護掌教者,錫名:清修。 妙行以褒美之。

《庚谿詩話》:吳激題燕山驛壁風流子詞:書劍憶游梁, 當時事,底處不堪傷,念蘭苕嫩葉,向吳南,浦杏花,微 雨窺,宋東牆鳳城外,燕隨青步障絲惹紫,游韁曲水, 古今禁煙前後,暮雲樓閣,春草池塘。 回首斷人腸, 年芳但如霧鏡,髮已成霜,獨有蟻尊,陶寫蝶夢悠揚。 聽出塞琵琶,風沙淅瀝,寄書鴻鴈,煙月微茫,不似海 門潮,信猶到潯陽。

《緇素錄》:太醫院醫士分十三科,循元醫學之舊也。十 三科者,大方脈雜科,小方脈科,風科,產科,眼科,口齒 兼咽喉科,正骨兼金瘡科瘡,腫科,鍼灸科,祝由科,按 摩科,其立醫學,蓋從太醫院大使王猷,副使王安仁 之請其程試科目,每三年一試,期以八月中,選者來 春二月赴大都省試,其考較醫經,辨驗藥味,合試經 書,則《素問》《難經》《聖濟錄》《本草》《千金翼方》也。元惟重其 選,故名醫特多。明則試醫士,不過論一篇,歌訣一首 而已,人多忽焉,不以為意,此華亭唐文恪公有京師 無良醫之歎也。

《五城坊巷衚衕集》:大時雍坊十八鋪,有府軍衛羽林 前衛。

《英宗實錄》:正統七年十一月,建五府於大明門之右, 遂營武成王廟於後。軍都督府,建刑部都察院、大理 寺於宣武街西。

《春明夢餘錄》:五軍都督府,在闕之西,皆東向。

《館閣類錄》:宣德六年正月朔,以纂修兩朝實錄,成賜 監修,總裁纂修等官,太師英國公張輔等宴於行,在 中軍都督府。

明宣宗都督府箴天命太祖興自武功海宇,既寧武 備實,崇皇祖、皇考,敬繩祖,武兵戎之,政總以督府,朕 嗣大統,祗率舊章,居安慮危,夙夜不忘,惟昔帝王咸 奮武衛,靖亂保民,安內攘外,凡今兵衛,布在四方,總 制於中,有維有綱,惟是樞機,爾司其柄,宜敬念之,以 修其政,將有才智,士有勇銳,部伍有訓,儲峙有備,除 治戎器,豫戒不虞。政修兵堅,孰敢侮予。爾敬念之,毋 忽毋怠,必壯其猷,以輔予治。

《春明夢餘錄》:太常寺,在皇城西後府之南,東向。中為 崇正堂。萬曆中,董其昌為寺卿,改書寅清堂,扁後堂, 左右為官舍,堂後為香帛庫,庫北為浴堂,南為柴庫, 右為祭器庫。

《宣宗實錄》:宣德七年八月,行在太常寺奏:永樂中,本 寺寄處,故元萬壽宮、承慶堂,祭器神帛品物皆貯於 內,請別建置。上諭工部尚書吳中曰:太常專奉神明, 亟尋潔淨之居,徙之。

《明一統志》:太常寺在後府南典簿廳附焉外有神樂 觀犧牲所各祠祭署,亦隸之。

《明宣宗太常寺箴》:為國之要,事神理民,太常典祀,式 交百神,昔予祖考致嚴祀,享厥有純,誠敬恭協,相朕 承丕,緒思用允,迪爾祗爾,肅以輔以翼儀度,必飭粢 盛,必潔無黷,無慢凜乎。對:越事神之,本惟心之虔,豈 直臨事平,居有嚴神之鑒矣。來歆來止,神之歆矣。民 之福矣。無曰:冥寞洋洋,有臨汝,惟懋哉其慎其欽。 《春明夢餘錄》:通政使司,在太常寺南東向。

《明宣宗通政司箴》:通政所司,實古納言:出納。政令用 名厥官,有虞之聖,后龍是職,周仲山甫亦謹朝夕,君 為元首臣,則股肱篤念如子維,彼庶民崇卑一氣,流 貫無間,有遏弗流體,乃為患爾,職於斯必敬必忠,命 必下,究情必上,通讒說,殄行師,用震驚爾,謹爾明予, 治乃成,維樞、維機、維喉、維舌爾飭,無怠、庶儆在列。 《明一統志》:錦衣衛,在通政司南,經歷司上下鎮撫司, 并各所司附焉。

《野獲編》:錦衣衛,初以鑾儀司,改設後,改拱衛司,又改 為親軍指揮使司,為二十二衛禁軍之首,不復隸都 督府,至永樂,而任寄漸重,及英憲兩朝,委以心膂,乃 至秋後,大庭審錄重囚其堂上,官遂得與三法司,及 各部大臣會讞,而雄峻無可加矣。至世宗南巡江漢, 一切前驅使、護蹕使,及整搠、鹵簿、防護、屬軍、諸使,俱 以本衛堂上充之,於是陸炳得於行宮,救火建捧日之勳,兼拜公孤與進士,恩榮宴而極矣。若鎮撫司者 在外,各軍衛俱有之,其任本理獄訟,惟錦衣為重。洪 武二十年,太祖聞其拷掠過酷,盡焚刑具,歸其事於 刑部,罷廢其官,天下如脫水火。永樂間,復設,然不過 如外衛,止立一司耳。俄又設北鎮撫司,專管詔獄,而 以軍匠諸事屬之。南鎮撫司,於是北司之名,亞於東 廠矣。其初,重大事情,一訊之後,即送法司定罪,不具 審詞。至成化初,用參語,覆奏而刑,官始掣肘矣,然猶 未有印也。成化中葉,又添註北司印信,一切刑獄不 復關白本衛堂官,即堂官所行下者,亦徑自具奏請 旨堂官,不得預聞,遂與東廠稱表裏衙門,西曹奉行 恐後矣。東廠設有旗校,與錦衣同詗機密,然其人俱 從本衛撥去,以尤儇巧者充之,彼此偵探盤結膠固, 故廠衛未有不同心者,然東廠能得之,內廷因輕重 上,下其手而外廷,間有一二扞格,至本衛,則東西兩 司房,訪緝之北鎮撫司拷問之,鍛鍊完,密始入司寇 之目,即東廠所獲,大小不法,亦拿送北司,再鞫情由, 方得到貫城中。法官非膽力大於身者,未易平反也。 《春明夢餘錄》:錦衣典親軍,其後寄以詗察之柄,體勢 日重,然本非尊官也。故雖紀綱,門達逮,杲之寵,然綱 達不過都指揮,僉事杲僅指揮同知而已,堂上官遇 駕出,則戎裝帶繡春刀扈,從繡春刀極小,然非上賜, 則不敢佩。其校尉皆衣,只孫其名,仍元舊也。天順及 弘治初,門達袁彬、朱驥等提督,緝捕每至十,年方一 類,奏下兵部議,陞多止十人,賞或以布絹鈔錠,無功 者撻而斥之,已而有拿獲妖言,陞襲一輩之例,於是 競貪功賞肆,行羅織矣。

《客窗偶譚》:錦衣衛,職掌鑾儀。明太祖時,不司刑名,而 校尉官衣,與教坊樂工同式,但花色小異耳。衛秩三 品,其後掌衛者,率皆五府都督,有加宮保者。

《春明夢餘錄》:嘉靖初,兵科給事中夏言,御史鄭本公 兵部主事,汪文盛等上言,錦衣一衛,額設指揮,使一 同知,二僉事,三鎮撫,二所千百戶,各有定員,自正統 後,貴妃尚主公侯中貴子弟,多寄祿衛中,遞進用事, 至正德間,奄宦擅權貴,幸子弟,以奏帶冒銜錦衣者 尢多。今查應革者二千一百九十九員,兵部尚書彭 澤覆奏,從之。然裁革未幾,濫授如故。至隆慶四年,復 汰冒濫官旗一千一百十五人,而邊功之冒報,內侍 之傳奉,勳戚之陳乞,相襲以為故,事明政之一蠹也。 《病逸漫記》:錦衣校尉五所,約八九千人。

《客窗偶譚》:衛有駕差,而廠無之,外省大僚有事犯提 問者,旨下錦衣衛,差官一二員,旗尉,二三十名,前去 提解,而廠役不及。

《明宣宗錦衣衛箴》:自古建國,皆重環衛,爾惟厥官,朝 夕廷陛,予所服御,咸爾攸秩。出入先後,以警以蹕。左 右駿奔,亦戒不虞,亦有匪人,爾詰爾祛。爾其懋毖,勿 縱於私,宜廉宜慎,宜勤宜祗。惟義之遵,惟善之迪,敬 恭勿渝,用保終吉。

《客窗偶譚》:鎮撫有南北二司,南司管本衛,官役俸糧, 掌司者必堂上僉書,其列衛者,大率多文蔭。北司亦 有起自文蔭世職者,然多由廠衛掌刑陞轉,東廠雖 惡,然不能廷辱縉紳,每擋頭打事件,得旨下鎮撫司 問,則北司立逮縉紳於獄矣。

《明一統志》:旗手衛在通政司後。

《春明夢餘錄》:行人司,在西長安街朝房之西。

菽園雜記行人司,行人初置三百六十員,今存三十 六員。

《明宣宗行人司箴》:法古建官,以熙於治,國之行人,實 承周制,慎簡髦士,俾居俾臧,朝有命令,肅肅用將,有 容有章,必敬必飭,毋為奇帙,毋縱貪墨,載馳載驅,周 爰咨諏,靡及之懷,益毖弗渝,克篤念茲,不忝於士,不 忝於國,有聞於世。

《燕都游覽志》:首善書院,在宣武門內左方,對城天啟, 初鄒公南皋,馮公少墟兩。先生為都人士,講學之所, 葉少師臺山撰碑,董宗伯思白書,黨禍起,魏忠賢矯 旨毀天下,書院搥碎碑嗣,即其地開局修曆。

《帝京景物略》:都察院左都御史吉水、鄒先生元標,副 都御史三原:馮先生從吾。萬曆初,各以建言予杖,去 里居講學四十年,泰昌初徵,入掌憲公,暇輒會講城 隍廟,僉議建書院宣武門內,城中御史周公宗建董 之講堂三楹,後堂三楹,供先聖陳經史典律以天啟 二年十一月,開講至四年六月,罷講御史倪文煥等, 詆為偽學。疏曰:聚不三不四之人,說不痛不癢之話, 作不深不淺之揖,噉不冷不熱之餅,乃碎碑暴於門 外,毀先聖主,焚棄經史典律於堂中,院且拆矣。崇禎 初,倪等伏法,院遂以存。後禮部尚書徐光啟、西洋人 湯若望等,借院修曆,署曰:曆局。

《長安客話》:胡忠安公GJfont賜第,在麻繩衚衕。 《五城坊巷衚衕集》:小時雍坊五鋪。

《武宗實錄》:舊制皇城外紅鋪七十二座地,鋪設官軍十 人夜巡,銅鈴七十有八,貯長安右門。初更遣軍人一一搖振,環城巡警歷西安、北安、東安三門,俱會長安 左門而止,每十鈴以兵部火牌一面。後復造木牌五 十六面,付五門,驗發鈴收鈴之數。

《春明夢餘錄》:雙塔寺,即慶壽寺,在西長安街,塔二一 九級,一七級。

《帝京景物略》:九級者,額曰:特贈光天普照佛日圓明 海雲佑聖國師之塔,碑題燕京編修,所次二官。王萬 慶撰略曰:海雲名印簡,山西之寧遠人,八歲禮中觀, 沼公受戒,修童子行,年十一能開眾講義,濟眾凶歲。 金宣宗聞之,賜號:通元廣惠大師。寧遠城陷,師與中 觀皆執,成吉思皇帝遣使語太師,國王曰:老長老,小 長老可好。自是天下稱小長老焉。一夕,夢神速其行, 乃來燕時中和老人章公,住燕之慶壽寺,夢僧杖而 入門踞師子座。是日師至,師每言於大官人,忽都護 曰:孔子聖人,宜世封以祀。又言:顏子、孟子,後及習周 孔學者,皆宜免差役,勤服其業,從之。詔試僧道不通 經者,還編戶師所著語錄曰:雜毒海前後得其法者, 十四人。可菴朗公繼主慶壽寺焉,七級者額曰:佛日 圓照大禪師。可菴之靈塔,今寺尚有海雲、可菴二像, 衣皆團龍魚袋。海雲像,其弟子劉秉忠作贊。

《格古要論補》:北京慶壽寺,金党懷英八分書最妙。正 統中,惜為中人所毀。

《實錄》:正統十三年二月,修大興隆寺,寺初名慶壽,在 禁城西。金章宗時,所創太監王振言其朽敝,上命役 軍民萬人重修,費至鉅萬,既成,壯麗甲於京都諸寺, 改賜今額,樹牌樓,號第一叢林,上躬臨幸焉。十三年 十月,工完,督工太監尚義,工部右侍郎王永和,內官 黎賢主事蒯祥,各賞鈔有差。

《燕都游覽志》:慶壽寺,亦名大慈恩寺,在禁牆西,俗呼 曰:演象所。初,文皇欲為姚廣孝建第,廣孝固辭,竟居 慶壽寺中,後退居天寧寺,百官遂於慶壽習儀。 《國朝典彙》:十四年四月,大興隆寺災,御史諸演言佛 者非聖人之法,惑世誣民。皇上御極,命京師內外毀 寺宇,汰尼僧,將挽回天下於三代之隆。今大興隆寺 之災,可驗陛下之排斥佛教,深契天心矣。又言:寺基 甚廣,宜改為習儀祝聖之處。上不可部議,請改僧錄 司於大隆善寺,并遷姚廣孝牌位散遣僧徒。

嘉靖十五年五月,諭改大興隆寺,為講武堂。

《湧幢小品》:嘉靖初,廢大慈恩寺,從錦衣衛之請,即其 地改為射所。上以金鼓,聲徹於大內,擬改建元明宮, 別以大興隆地為射所。都督陸炳言:大興隆地,亦逼 禁城,惟安定門外,有廢官廳,宜將宣武門外民兵教 場移此,而移射所於民兵教場,射所舊地改為演象 所。得旨允行。

《野獲編》:今京城內西長安街射所,亦名演象所,故大 慈恩寺也。嘉靖間,毀於火。後詔遂廢之,為點視軍士 及演馬教射之地,象亦非時來偶一演之耳。會試放 榜次日,新郎君並集於其中官廳內,請見兩大座主 榜首,獻茶於前,亦可作南宮一佳話,竊謂:慈恩寺,名 正與唐曲江名暗合,何不即以鴈塔題名事屬之。每 三年輒許南宮諸彥,泚筆記姓名於中,亦清朝盛事, 而僅充芻牧決拾之場耶。

《春明夢餘錄》:慶壽寺,舊有石,刻金章宗飛渡橋、飛虹 橋六大字,嘉靖十七年燬。

《長安客話》:李文正公東陽賜第,在灰廠小巷李閣老 衚衕。

《帝京景物略》:李文正賜第久析為民居,嘉靖乙酉,麻 城耿公定向首議贖還為公祠祀,公像有雙履,履二 寸許,絆繫之一粗紵小衫。公舉奇童時著,以見景帝 者,耿為具篋撰文鏤篋,蓋藏之祠。

《燕都游覽志》:湛園即米仲詔先生宅之左,先生自敘 曰:歲丁酉,居長安之苑,西為園,曰:湛。有石丈齋,石林 仙籟、館茶寮、書畫船繡佛居竹渚,敲雲亭、曲水繞亭, 可以流觴,即以灌竹,竹外轉而松關,又轉而花逕,則 飲光樓在望眾香國。蓋其下也,別逕十數級,可以達 臺,是為猗臺俯瞰蔬圃。

袁伯修寓近西長安門,有小亭曰:抱甕。伯修所自名 也。亭外多花木,西有大柏六,長夏涼陰。滿階梨樹二 花甚繁,開時香雪滿庭。隙地皆種蔬,宛似村莊,小奴 負甕注水,日夜不休。

《明一統志》:太僕寺,在萬寶坊,主簿廳附焉。

春明夢餘錄太僕寺,在皇城西,乃元兵部舊署。 《玉堂薈記》:太僕寺,石刻畫馬二:一史道碩畫,一趙孟 頫畫,皆王世貞官太僕時所摹勒也。道碩,五代時人, 《明宣宗太僕寺箴》:軍國所用馬為之,最軍國之政,馬 政亦大肆,予慎之有駜,如雲既克內閑,亦渙其群,疇 厥庶民,析之畜牧,司其政令,命汝太僕政令攸宜閱 省,以時不愆,不忘乃蕃,乃滋蚩。蚩之甿國,家之本甿, 既阜豐馬,息斯奮爾,篤於民,毋侵毋剋。爾勤于職,必 敬乃德。魯僖無邪,衛文塞淵,爾師古人,厥功懋焉。 《立齋閑錄》:永樂二十二年十一月,賜衍聖公孔彥縉宅,於京師。彥縉數來朝,皆館於民家。上聞之,顧近臣 曰:四夷朝貢之使,皆有公館。先聖子孫,乃寓宿於民 家,何以稱崇儒之意。遂命工部賜宅。

《五城坊巷衚衕集》:安富坊,六鋪,在燕山左衛。

《順天府志》:普恩寺,在安富坊。

《成祖實錄》:永樂十五年三月,建洪恩靈濟宮於北京。 祀徐知證,及其弟知諤。初,徐溫事吳楊行密,及溫養 子徐知誥,代楊氏,有國封,知證為江王,知諤為饒王, 嘗帥兵入閩,靖群盜,閩人德之,為立生祠於閩縣之 鰲峰,累著靈應。宋高宗敕賜祠額:靈濟宮。入國朝,靈 應尢著。上聞,遣人以事禱之,輒應至是,命立廟皇城 之西,賜名:洪恩靈濟宮,加封知證為九天金闕明道 達德大仙,顯靈普濟清微洞元沖虛妙感慈惠護國 庇民洪恩真君,知諤為九天玉闕,宣化扶教,上仙昭 靈博濟高明弘靜沖湛妙應仁惠,輔國佑民洪恩真 君。

《西園聞見錄》:神父封翊亮真人,繼又進封為真君神 母。曰:淑善仙妃。金闕配,曰:真應仙妃。玉闕配,曰:恭靖 仙妃。

《晉安逸志》:男子曾甲世居閩縣金鰲峰下,灌園園中, 有破祠,其神常棲箕自稱兄弟二人,南唐徐知誥之 弟知證、知詳也。晉開運二年,率師入閩,秋毫無犯,閩 人祀我於此,自是書符療病,驗若影響。永樂間,成祖 皇帝北征不豫,詔曾甲入侍運,箕有驗,遂封知證清 微洞元真人,知詳弘靜高明真人,敕有司建廟。 《西園聞見錄》:成化二十二年,重加尊號。伯曰:九天金 闕總督魁神洪恩靈濟慈惠高明上帝。仲曰:九天玉 闕總督罡神洪恩靈濟仁惠弘靖上帝。父加封:高上 神主慈悲聖帝,母加封:安寧護國恭靖元后金闕妃, 天房衛保節靖元君玉闕妃,天房眾母顯佑元君。 《畜德錄》:倪文毅岳,官禮部,值遣祭金闕、玉闕真人,奏 曰:徐知證、知誥,唐叛臣之裔也。祀典不敢議。

西園聞見錄弘治元年八月,禮部侍郎倪岳言:稱帝 稱君,僣擬已甚,所有名號,乞依永樂中封者為正,以 後加增一切祭祀,俱宜罷革,奉旨靈濟宮祭祀照舊。 真君并父母妻仍舊封號,新加上帝等號俱革去。 《武宗實錄》:弘治十八年十一月冬至,遣祀靈濟宮大 學士劉健等言靈濟真君,冒名僭禮,惑世誣民,乞將 前項祭祀革罷免,令臣等行禮。上曰:二真君之祭,據 禮當革,但先朝行之已久,姑仍其舊,今後不必遣內 閣重臣,止令太常寺官行禮。

《春明夢餘祿》:崇禎十五年,給事中左懋第疏言:二真 人,乃叛臣之子,不宜受朝臣拜跪,以帳幕隔之,報可。 《世廟識餘錄》:京師靈濟宮,講學莫盛於癸丑甲寅間, 是時大學士徐階,禮部尚書歐陽德,兵部尚書聶豹, 吏部侍郎程文德,主會皆有氣勢,縉紳可攀附得顯 官,故學徒雲集至千人,丙辰而後,諸公或歿,或去,惟 階尚在,而講壇為之一空矣。戊午歲,太僕少卿何遷 自南京來,復推階為主盟,仍為靈濟宮之會,然遷名 位未可恃,號召諸少年,多無應者。

《雙槐歲抄》:成化間,山西妄男子侯得權,詭姓名李子 龍,謀入內為逆,伏誅。乃開西廠於靈濟宮前,詔太監 汪直領官校百餘人刺事。

《燕都游覽志》:宣城第園,在靈濟宮前,府第中園也。眾 木參天,夾竹桃二,大樹層臺,高館不下,數十張席者, 日無虛地。

《五城坊巷衚衕集》:積慶坊,四鋪,有紅羅廠、戰車廠、太 平倉,惜薪司,嘉興寺、半藏寺、興化寺。

《春明夢餘錄》:海月菴,在皇牆之西,吳文定寬之居。 《析津日記》:吳匏菴,園居有海月菴,玉延亭,春草為池, 有醉眠橋冷澹泉養鶴,闌今訪其遺跡,已不可得。 《順天府志》:宛平縣,治在積慶坊。

《名勝志》:宛平縣,唐曰:幽都析。薊縣置者,遼始改,今名 縣治在北安門西。

《清類天文分野之書》:宛平,漢為薊縣,晉屬燕國,慕容 GJfont都於此。隋置遼西郡,治營州。唐武德元年,改為燕 州。天寶元年,改歸德郡。建中二年,為廣甯縣。後朱滔 罷燕州,立燕都縣。五代石晉割地賂遼,遼改幽都府, 領幽都縣。統和二十二年,改為宛平。金得之,割以遺 宋。宋尋,復為金所有,仍為宛平。元為赤縣,屬大都路。 洪武中,屬北平府倚郭縣。

《耳談》:良鄉縣,有雲麾將軍碑,為學博瘞,為柱礎,閩人 董生見之,言於宛平,令李襲美蔭,蔭委曲寓書於令 輦,致嵌其署,壁間扁曰:古墨齋黎,惟敬王敬美,皆有 歌。

《燕都游覽志》:古墨齋,在宛平縣署內,唐李北海所書 雲:麾將軍。碑邑,令李蔭購得,甃之署壁,傍構小亭,植 柳蒔花,以為公餘退思之地。

《春明夢餘錄》:此碑後移少京兆署中,止二礎。其四礎 相傳萬曆末,為王京兆惟儉攜之大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