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092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九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九十二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九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九十二卷目錄

 河間府部紀事

 河間府部雜錄

 河間府部外編

職方典第九十二卷

河間府部紀事编辑

漢武帝時,廣川國世宗廟殿上有鐘音,門戶大開,夜 有光,殿上盡明。

成帝鴻嘉四年,渤海清河水溢。

光武初,清河人趙綱於縣界起塢壁,繕甲兵,為所在 害。河內李章來清河,設饗會之,遂於席上斬綱,悉殲 其餘黨。

更始三年,樂陵人方望與安陵人弓林共立漢安定 公嬰自為宰相,更始遣李松等擊破之。

明帝永平六年夏四月,渤海大風,拔樹三萬餘株。六 月,渤海大風,雨雹。

永平十七年,甘露降於甘陵。

順帝陽嘉四年,河決平原郡鬲津縣。

「桓帝建和元年,甘陵人劉文與南郡妖賊劉鮪交通, 訛言清河王蒜當王天下。事發,捕文、鮪等誅之。」 《後漢書五行志》:「桓帝之初,京都童謠曰:『城上烏,尾畢 逋。公為吏,子為徒。一徒死,百乘車。車班班,入河間。河 間奼女工數錢,以錢為室金為堂。石上慊慊舂黃粱。 梁下有懸鼓,我欲擊之丞卿怒』。」案此皆謂為政貪也。 「城上烏,尾畢逋」者,處高利獨食,不與下共,謂人主多 聚斂也。「公為吏,子為徒」者,言匈奴將畔逆,父既為軍 吏,其子又為卒徒,往擊之也。「一徒死,百乘車」者,言前 一人往討胡,既死矣,後又遣百乘車往。「車班班,入河 間」者,言上將崩,乘輿班班,入河間迎靈帝也。「河間奼 女工數錢,以錢為室金為堂」者,靈帝既立,其母永樂 太后好聚金以為堂也。「石上慊慊舂黃粱」者,言永樂 雖積金錢,慊慊常若不足,使人舂黃粱而食之也。「梁 下有懸豉,我欲擊之。丞卿怒」者,言永樂主教靈帝使 賣官受錢,所祿非其人,天下忠篤之士怨望,欲擊懸 鼓以求見。丞卿主鼓者亦復諂順,怒而止我也。 桓帝延熹九年,渤海妖賊蓋登稱「太上皇帝」,有玉印、 珪璧、鐵券相署置,皆伏誅。

桓帝永康元年八月,六州大水,渤海盜賊。

桓帝之末,京都童謠曰:「白蓋小車何延延,河間來合 諧,河間來合諧。」案解犢亭屬范陽河間縣也。居無幾 何而桓帝崩,使者與解瀆侯皆白蓋車從河間來。延 延,眾貌也。是時御史劉儵建議立靈帝,以儵為侍中。 中常侍侯覽畏其親近,必當間已,白拜儵泰山太守, 因令司隸迫促殺之。朝野少長,思其功效,拔用其弟 郃致位司徒,此為合諧也。

靈帝熹平二年,饑,賑恤之。

獻帝初平二年黃巾賊轉寇渤海公孫瓚與戰於東 光大破之。

興平九年,袁譚走保南皮。十年春,曹操攻克之。 獻帝建安五年十月辛亥,有星孛於大梁,冀州分野。 魏文帝延康元年夏四月丁巳,饒安縣西白雉見。事 聞,賜復田租,仍給渤海百姓牛酒,大酺三日。

齊王正始元年,大旱。

晉武帝泰始三年八月,河間大風,折木。

咸寧二年八月,河間暴風寒冰,隕霜殺穀。

太康六年春三月,河間、易城等六路隕霜,傷麥。 七年十一月庚辰,四角獸見於河間,河間王顒獲以 獻。

惠帝元康八年,大水。

《晉書五行志》:「洛中童謠曰:『獸從北來鼻頭汗,龍從南 來登城看,水從西來河灌灌數月,河間王等引兵共 誅趙王倫。成都西藩在鄴,故曰『獸從北來』』」;齊東藩在 許,故曰「『龍從南來』;河間水源在關中,故曰『水從西來』。」 太安二年庚午,天中裂,有聲如雷者三。

《魏書諸帝子孫傳》:「叱奴子洪超,頗有學涉。大乘賊亂 之後,詔洪超持節兼黃門侍郎,綏慰冀部。還上言冀 土寬廣,界去州六七百里,負海險遠,宜分置一州,鎮 遏海曲。朝議從之。後遂立滄州。」

明帝太寧元年三月庚戌,饒安、東光、安陵三縣災,燒 七千餘家,死者萬五千餘人。

趙王虎建武四年夏五月大蝗司隸請罪守宰虎曰: 「此朕失政所致委咎守宰豈罪己之意邪司隸不進 讜言佐朕不逮而欲妄陷無辜可乎。」

河間人李黑聚眾千餘人,攻掠州郡,長樂太守傅顏 討斬之。

穆帝永和六年,魏主石閔圍趙主祇於襄國,姚弋仲遣其子襄救之。石閔。又遣將軍胡睦拒襄於長蘆,敗 還。

秦王堅建元十八年夏五月,蝗不為災。劉蘭討蝗不 滅,有司請下廷尉。堅曰:「災降自天,非人力可除。此由 朕之失,蘭何罪?」歲大熟。

北魏天興元年章武諸郡群賊並起拓跋遵率眾討 之。

元帝神瑞二年,薦饑。

文帝延興三年水清州人封辯聚黨自號「齊王」州軍 討平之。

孝明正光二年,葛榮陷滄州,又圍相州,眾號百萬。爾 朱榮率精騎七千,倍道兼行,設伏兵以示不測,身先 陷陣,大破之。擒葛榮,檻送洛陽正法。

熙平中,有妖僧聚眾於冀州,自稱《大乘相》,率瀛州刺 史宇文福討平之。

《北薺宣帝》天保元年夏大水遣使賑之。

河清二年,滄州及長城嶺下生毛,或白或黑,長四五 寸。

隋文帝仁壽四年,河間柳樹無故自枯落。

煬帝南游江都,天下盜起。竇建德起河間,號《長樂王, 建》號《大夏》。

唐高祖武德四年,劉黑闥反於貝州,攻陷瀛州、觀州。 太宗貞觀十八年八月,滄州白龍見。

高宗顯慶二年五月,滄州大雨雹,中人有死者。 中宗神龍元年,大水。

景龍二年正月,滄州雨雹。二月,有星墜西南,聲如雷。 元宗開元二年七月,河北蝗。

四年,景州水中見龍三頭。時邊外大水,後六日,有風 自龍見處西南來,飛星拔木,半日晝晦。

代宗大曆六年春三月,旱。

德宗建中元年,幽、鎮、魏、博大雨,易水滹沱橫流,自山 而下,轉石折木,水高丈餘,苗稼蕩盡。

貞元二年春,大饑,斗米萬錢。鹽山合歡黃瓜生。 憲宗元和十一年,詔絕王承宗朝貢。承宗縱兵四掠, 幽、滄、定三鎮皆苦之,上表請發兵討之。

《唐書李師古傳》:「師古以蔭累署青州剌史。納死,軍中 請嗣帥,詔起為右金吾衛大將軍、本軍節度使。初,棣 州有蛤𧊶鹽池,歲產鹽數十萬斛。李長卿以州入朱 滔,獨蛤𧊶為納所據以專利。後德、棣入王武俊,納乃 築壘德州南,跨河以守蛤𧊶謂之三㲼,通魏博以交 田緒,盜掠德州,武俊患之。師古始襲,武俊易其弱,且」 納時將無在,乃率兵取蛤𧊶、三㲼,師古使趙鎬拒戰, 武俊子士清兵先濟滴河,會營中火起,士大譟不敢 前,德宗遣使者諭武俊罷兵,師古亦隳三㲼聽命。 《程日華傳》:日華卒,贈兵部尚書,子懷直擅知留事,帝 以日華故,即拜權知滄州剌史。自入朝,願析東光、景 成二縣置景州,且請刺史。河朔刺史不廷授幾三十 年。帝嘉其志,以徐申為景州刺史,陞橫海軍為節度, 擢懷直為留後,明年為節度使。

順宗永貞元年,旱。

憲宗元和八年,滄州水潦,浸鹽山等四縣。

十五年,滄州大水。

穆宗長慶三年,度支饋滄州軍六百乘,皆為成德軍 所掠。

文宗太和二年,魏博諸將亂,橫海節度使李祐率諸 州兵擊李同捷,拔德州,同捷請降,祐遣大將萬洪守 滄州。宣慰使相耆疑同捷詐,自將數百騎馳入滄州, 以事誅洪,取同捷詣京師。初,祐病,聞耆殺洪,大驚,遂 劇。上曰:「若祐死,是耆殺之也。」祐尋薨,賜耆自盡。是年, 河決,壞棣州城。六月,滄州蝗。

三年,河北等處蝗,《草木葉》皆盡。

四年夏旱,滄、景、青、淄大水。流星出《羽林》,長八十餘丈, 滅,有聲如雷。

五年夏,螟蝗害稼。

太和八年,盧龍軍叛,莫州刺史張慶死之。又莫州軍 亂,逐刺史張惟汎。是年,滄、景大雨,水害稼及民廬舍。 僖宗廣明元年,無棣人洪霸郎為盜齊、棣間,平盧節 度使安師儒遣王敬武擊破之。

昭宗龍紀元年,平盧節度使王敬武卒,其十師範自 稱留後,攻陷棣州。

昭宗景福中,滄州城塹中冰有紋,如畫大樹,花葉紛 敷。

天復三年,朱全忠陷棣州,刺史趙播死之。

後唐莊宗同光四年,滄州軍亂,王景戡自為留後。 明宗天成二年,有年斗米十錢。蘆臺軍亂,殺其將烏 震。

後晉出帝開運三年,大饑。

後周太祖廣順二年大水流民入塞者四十萬口詔 所在賑給之。

世宗顯德元年,河決東北,破伯禹古堤,浸注齊、棣間。 遣李穀按察堤穴,役徒六萬,三十日而畢恭帝初,滄、瀛大水,千里無煙火。

宋太祖建隆元年,棣州河決。

乾德四年,乾寧軍卒王進妻一產三男。

開寶六年,棣州兵馬殿直傅延翰反,伏誅。七月,歷亭 縣御河決。

太宗太平興國二年六月,景城縣雨雹,雷震死牛、商、 馮翼。秋七月,大水,免租。

五年,景州大雨雹,雷震死人畜甚眾。

七年,瀛州等處旱。

雍熙二年八月,瀛、莫二州大水,損民田。

淳化元年,滄州等處旱,帝蔬食祈雨。七月,乾寧軍蝗, 滄海蝗蝻食苗。

三年,滄州等處蝗、蛾抱草自死。

《宋史張洞傳》:洞出知棣州,轉尚書祠部員外郎。河北 地當六塔之衝者,歲決溢病民田,水退,強者遂冒占, 弱者耕居無所。洞奏:一切官為標給,蠲其租以綏新 集。河北東路民富蠶桑,契丹謂之綾絹州,朝廷以為 內地不慮。洞奏:「今滄景,契丹可入之道,兵守多缺。契 丹時以販鹽為名,舟往來境上,此不可不察。願度形 勢,置帥增屯戍以控扼之。」

真宗咸平五年二月,雄、霸、瀛、莫、深、滄、乾寧諸軍州水, 壞民田。是歲大饑,命有司賑之,增廣屯田。

景德元年四月己卯夜,瀛州地震。

三年,瀛州嘉禾生。

《孫沖傳》:「字升伯,趙州平棘人。累遷太常博士。河決棣 州,知天雄軍寇準請徙州治河,命沖往按視。還言:徙 州動民,亦未免治堤,不若塞河為便。遂以沖知棣州。 自秋至春凡四決,沖皆塞之。就除殿中侍御史。準為 樞密使,卒,徙州信陽,而沖坐守護河堤過嚴,民輸送 往來堤上者,輒榜之,為使者論奏,徙知襄州。沖復上」 疏論徙州非便,著《河書》以獻。

九年,瀛州民劉元妻,一產三男。

大中祥符元年,有年。

六年,瀛州嘉禾生。

七年八月,獻州獻芝草千二百二十七本。

乾興元年,鹽山、無棣二縣海湖溢,壞公私廬舍,溺死 者甚眾。

仁宗天聖四年六月戊寅,莫州大雨,壞城壁。

六年秋八月,大水。

七年,莫州自春至夏雨不止。

慶曆八年春二月,饑民多鬻子,帝賜錢二十萬贖之。 皇祐元年二月甲戌,河北黃、御二河決,並注於乾寧 軍。

四年,乾寧軍漁人得小鐘二於河濱。

嘉祐二年夏四月,地大震,壞城郭,壓死者數百人。 《退朝錄》:歐陽少師言,為河北都轉運使,冬月按部至 滄、景間,於野亭夜半聞車旂兵馬之聲,幾達旦不絕, 問宿彼處人,云:「此海神移徙,五七年間一有之。」 《夢溪筆談》:信安滄景之間多蚊䖟,夏月牛馬皆以泥 塗之,不爾多為蚊䖟所斃。郊行不敢乘馬,馬為蚊䖟 所毒,則狂逸不可制。行人以獨輪小車,馬鞍蒙之以 乘,謂之木。為挽車者,皆衣韋褲。冬月作小坐床冰上 拽之,謂之凌床。予嘗按察河朔,見挽床者相屬,問其 所用,曰:「此運使凌床,此提刑凌床也。」聞者莫不掩口。 神宗熙寧元年,河決瀛州。八月,滄州、清池、莫州地震。 九月,復震,聲如雷。繼大水,壞城郭廬舍,百姓暴露乏 食。

二年,瀛、莫地震如雷。滄州地震,涌出沙泥、船板、核桃、 蠃蚌甲之屬。是歲,數路有一日十數震者,有踰半年 不止者。

四年,乾寧軍禾二莖合穗。

九年,渤海縣禾異壟同穎。

元豐八年,滄州禾合穗,或異畝同穎。

哲宗元祐三年,瀛州禾合穗。

六、七年間,「嘉禾」俱見。

八年秋八月,大水。

紹聖元年,樂壽縣麥,一本兩穗。

徽宗大觀元年八月,乾寧軍河清。

八年甲午,清州蝗。

政和七年,滄、瀛河決,滄州城不沒者三板,民死百餘 萬。

桯史。崇寧間,望氣者上言景州阜城縣有天子氣甚 明,徽宗弗之信。既而方士之幸者頗言之,有詔斷支 隴以洩其所鍾。居一年,猶云氣故在,特稍晦,將為偏 閏之象,而不克有終。至靖康偽楚之立,踰月而釋位。 逆豫既僭,遂改元阜昌,且祈於金酋,調丁繕治。其故 嘗夷鏟者,力役彌年,民不堪命,亦不免於廢地。二僭 皆阜城人,卒如所占云。

金世宗大定十八年,獻州人殷小二等聚眾謀反,伏 誅。

二十二年十二月,河間府進嘉禾,是冬,無雪章宗明昌元年正月,河間等處進芝草、嘉禾。二月,地 生白毛。

五年,河間饑,命有司賑而後聞。

宣宗貞祐四年,河北行省侯摯言:「河北人相食,觀、滄 等州斗米銀十餘兩。」

興定四年,紅襖賊寇樂陵、鹽山,橫海節度使王福擊 敗之。

元世祖至元元年,河間等路大水。

四年,燕京、河間等路雨雹害稼。

六年,獻、莫、清、滄四州大水。

八年,河間等路州縣蝗。

十一年,風雹殺稼,免租。

十五年夏四月,濟南無棣縣獲白雉以獻。

十九年,大都、燕南、燕北、河間、山東、河南六十餘處皆 蝗,食苗稼「草木俱盡,所至蔽日,人馬不能行,坑塹皆 盈。饑民捕蝗以食,或曝乾而積之,又盡則人相食。」 二十年八月,河間、平灤等處隕霜害稼。四月,燕京、河 間等路蝗。

二十一年六月,河間、濱、棣等路大水。

二十二年,大都、河間等河水,壞民田三千餘頃。 二十四年,保定、河間、南京等路霜雨害稼。

二十五年,獻、莫二州雨霖害稼。

二十六年,滄州樂陵旱,免田租若干萬石。

二十七年夏四月,《易》水溢,田廬漂沒。詔修隄防。秋八 月,地大震,傾陷官署,居民死者甚眾。

二十八年,平灤、河間、保安三路霪雨,大水。

二十九年,河間無棣縣虫食桑葉。

三十年,霪雨傷稼,免租三萬三百五十六石。

成宗元貞元年,河間等路旱。

二年正月,獻州交河、樂壽,莫州任丘、莫亭等州縣皆 水。八月,棣州交河等處雨雹。

大德元年,河間、大名等路旱,大疫。

甲申,順德、河間、大名、平陽旱,河間之樂壽,交河疫,死 六千五百餘人。

五年,大都、河間等路大水。

六年四月,大名、河間等路蝗。

七年六月,棣州、德州大雨水,壞田四千六百餘頃。 八年,河間南皮等八州縣蝗。

九年三月,清、滄、莫、獻四州霖,殺桑二百四十一萬七 千餘本,壞蠶一萬二千七百餘箔。

十年四月,河間等路蝗。

武宗至大元年八月,河間等路蝗。

二年,滄洲、河間十八州縣蝗,夏秋水旱傷稼,命有司 賑之。

三年七月,無棣等州縣蝗,大饑,有父子相食者。 仁宗皇慶元年六月,旱。九月,河間等路進嘉禾,異畝 同穎,有一莖數穗者,命集賢學士趙孟頫繪圖藏諸 祕府。

二年,捕滄州盜阿失答兒等擒之,支解以徇。滄州阜 城風雹。

五年,河間、中山等路大旱。

延祐三年二月,河間、濱、棣諸處饑,御河決,壞田甚眾。 六年六月,河間路漳河水溢,壞民田二千七百餘頃。 英宗至治元年,旱,免租。

二年五月,無棣、河間等九縣大雨水五十餘日,害稼, 民饑,免其租之半。

三年,河間等十二郡春旱,清池縣蝗。

《元史王思誠傳》:「思誠為河間路總管,磁河水瀕溢,決 鐵燈干。鐵燈干,真定境也。召其邑吏責而懲之。遂集 民丁作隄,晝夜督工,期月而塞。復築夾隄於外,亙十 餘里,命瀕河民及弓手列置草舍於上,擊木以防盜 決。是年民獲耕藝,歲用大稔。乃募民運碎甓治郭外 行道,高五尺,廣倍之,往來者無泥塗之病。南皮民父」 祖嘗瀕御河種柳,輸課於官,名曰柳課。後河決,柳俱 沒,官猶徵之,凡十餘年,其子孫益貧不能償,思誠連 請於朝除之。郡庭生嘉禾三本,一本九莖,一本十六 莖,一本十三莖,莖五六穗。僚屬欲上進,思誠曰:「吾嘗 惡人行異政,沽美名。」乃止。所轄景州廣川鎮,漢董仲 舒之里也;河間尊福鄉,博士毛萇舊居也。皆請建書 院,設山長員。

泰定帝泰定元年,景、清、滄、莫等州旱,免其田租。河間 等路隕霜害稼。

二年,德京等州縣蝗。

三年夏四月,饑,命有司賑之,免半租。

四年,河間等路州蝗。

文宗天曆二年三月,滄州南皮、鹽山、武城等縣蟲食 樹葉如枯木,蠶不成繭。河間靜海雨水害稼。

三年夏,河間等州縣旱。

至順元年丁未,河間諸路屯田蝗。

二年,莫亭水,遣官賑米三十萬石。滹沱河決,沒河間、 清州等處屯田數萬頃。景、獻等八州俱蟲食桑為災三年旱,河間等處屯田蝗。

四年七月,景州蓨縣等處雨雹害稼。

順帝元統元年秋七月,大水,渰沒無遺。

至正元年,饑,命有司賑之。

十九年,夜半,有赤氣亙天地,自西北至於東南。 二十二年二月,見長星,其形如練,長數十丈,在虛、危 之間,四十餘日乃滅。河水沒城郭,壞民田三千餘頃。 二十六年,霖雨害稼。

二十九年,春旱且霜,夏復霖澇,居民啖藜藿木葉。 明洪武二十四年,河決,侵慶雲簡河,害民禾稼。 正統四年,河間州縣蝗。

《天願》八年,景州野蠶成繭,野禾稆生,有九穗者。 成化六年,慶雲「民饖」,夏不雨,麥盡稿。秋,霖潦傷禾。 七年,黑眚為厲,民間閉戶喧鉦鼓,夜不敢寢。有物恍 惚隱黑霧中,近人多被爪傷。秋大雨乃息。

八年,河間州縣大饑。

九年,災,免田租之半。

十八年,大水漂民房舍。

二十二年,有年「夜雨晝晴。」

二十三年秋,大水西來,徑過清、滄二河入海,傷禾稼、 民舍無算。

弘治二年夏六月,大水。

正德六年,賊首劉六等進攻獻縣等城,劫掠居民甚 眾,官軍追至常熟海中,滅之。交河《桃李冬華》。

七年六月,大水,螟、蝗、妖,眚夜見,傷人。

八年八月,交河有妖眚,白色,中傷者如針痕出血,人 人驚駭,夜擊金鐵之聲達旦,後遇雨而滅,滄州大疫。 十一年冬十月,任丘異龜見,徑尺餘,金文綠毫。 十二年正月,風霾竟日,對面不見人,任丘夏大水。 十三年春,任丘旱,大饑,道殣相望。

十四年季夏朔,夜一星如日暫明,是年大疫。

十五年,「黎《顒書窩》產芝」九莖。

嘉靖二年春三月,白洋淀風急浪湧,渰死取藕人數 百。任丘城南沙壓死採薪者數十。夏無麥。

三年春,寒,雨沙,無麥;夏,蝗。秋,大水。

四年,饑。夏,麥黃癉。秋,禾水沒。

六年,民間婦一產七女。

七年夏,河間異氣,四月四日五鼓,有氣如火光龍形, 自空至地,直立於西南,數刻方散。秋,蝗。

八年,河決。春,旱。夏四月,王澤家豕孕一豬,大耳,後小 耳十五。秋,蝗。八月,隕霜。

九年,夏,旱,秋潦,河水決。

十年秋,大水大蝗,免田租之半。

十一年,蝗,民饑,命有司賑之。南皮大水。

十二年春,雨雹。冬十月初七夜,星隕如擲金石,至曉 未巳。

十三年,「大有年。」

十四年夏五月,雷擊不孝子栗逵,逵欲殺母,母走匿。 逵出耕,自顧其首有旗影,風雷大作,擊之。

十五年夏,蝗不為災。秋,大水。

十六年秋,大水,霪雨不止,民舍頃壞。

十七年,阜城民劉旺妻,一產三男,俱成人。

十八年,大水,青縣河決。

十九年,大饑。

二十年「秋七月,終,隕霜殺禾。」

二十一年,大饑,多瘟疫。

二十二年,大水。《申仲塋》產黃芝,一本九莖。

二十三年春,饑。滄州尢甚。

二十五年八月,天鼓鳴。

二十七年夏五月,雨雹。

二十九年,獻縣大旱。

三十二年,大水,河決,傷禾稼。

三十三年,春,饑,人相食。夏,大雨雹,壞屋傷禾。

三十四年,雨雹傷麥。

三十八年,景州大水。

三十九年,大蝗蔽天,禾穗殆盡。六月初四日夜,星隕 如雨。是年大旱,居民流移山東等處,就食死者過半。 四十年春,饑,有秋。慶雲大旱,景州人多流離疫死。 四十一年,任丘五官淀黑龍起水中,大雨旬日。 四十二年,大風沙雷雨,自西北而東南,拔木竟日對 面不見人。

四十三年,蝗,民饑,流移十之三。

四十五年夏五月,「雨雹如卵,二麥盡覆。」

隆慶元年正月元日夜,大風雷震。望日,雷再大震。 二年,蝗不為災,地震如雷,樓屋皆動,慶雲多火災。 三年正月朔,日中有數日,近旬始不見。夏,黑光與日 相摩,大水,獻縣尢甚。

四年秋七月,漳水泛,壞民田百餘頃,大風傷禾。 六年,慶雲西村有婦產蛇並一女。

萬曆元年,麥秋俱熟。

「二年九月,天鼓鳴。十月,又鳴三年,南皮產瑞麥,同莖異岐,大有年。

四年,任丘東大務李熙墳樹巢烏產白雛一,七年又 產。

五年夏六月,暴雨不止,壞廬舍,沒民田。冬十月,彗星 見,長數丈,白色,三月乃滅。

六年,慶雲楊氏書舍產芝三本,各九莖,光彩射人。 八年,阜城綿虫寸長,遍地黑色,大饑。

九年、十年,大疫。

十一年,蝗不為災。黑陽山水決,泛濫四十餘日。 十二年,蝗。

十三年春,大旱,赤地千里。獻縣掘地,得古印一顆,貯 庫。

十四年,「飛沙迷天」,遇物有火。拔木傷禾,人心駭異。 十五年八月,天鼓鳴。

十六年,大雹傷稼,交河霖雨,蝗飛掩日,蝻子積厚數 寸。滄州秋雨連綿,禾稼成熟者俱芽發大壞。

十七年十一月,四虹並出,環日二轉向,天氣陰暖,久 之,霽。

十八年夏,大風,晝晦,拔樹發屋。

十九年夏,大蝗,食禾幾盡,民饑。

二十一年,有「年。」

二十二年,有「年。」

二十七年,大疫、虫災,饑荒,撫按賑恤。

二十八年四月,大風霾,紅沙蔽日,自午至晡始明。六 月,雨雹傷禾稼。

三十二年,慶雲叚保長家產驢,人言逾時死。 三十五年夏,大雨水,民皆巢屋,景州尢甚。交河黑陽 山水決,民大饑。任丘僉憲李楨《宁廳》壁生芝,黃色,一 本五莖。

三十六年,蝗。

三十七年,獻縣農家牛產麟,火從麟出,農駭而斃之。 任丘旱。

三十八年,河復決,歲凶,穀價涌。上官發行賑濟,就食 者眾。獻縣大盜猖獗,任丘大旱。

三十九年,任丘大水,五月雨雹,大者如拳,傷人畜甚 眾,麥禾盡壞。事聞,賑恤。

四十年稔。五月雨雹,大如雞卵,可半時。

四十一年,大水。九月,任丘縣民徐廷珍妻,一乳三子, 知縣賈繼春周給之。冬,寧津大盜猖獗,次年九月平。 四十二年旱,虫傷田稼,民饑。

四十三年,自三月至七月始雨,歲大熟。

四十四年,旱,至七月乃雨。

四十五年有秋,「民間生子,腰旁一面,五官皆備。」 四十六、七年俱大有年。

四十八年,旱,蝗飛蔽日,害稼,民饑。

天啟元年,大水,《太自》經天,交河有年。

二年,大水,地震數次。《任丘都憲謝淮塋》產金芝,高盈 尺。

四年,《大有》年,三月初二日,地震。

五年,任丘白洋淀涸,種麥人熟。南皮蝗,地大震。 六年,旱蝗、地震。秋,大水。任丘鏡河出龜,背有黃紋如 《河洛圖》。生員謝鐵收養數月,仍放鏡河。

七年,河間無麥。

崇禎元年二月夜,東光大風拔木,雨內聞龍叫數聲。 七月,雨雹交河有年。

三年,霖雨。

四年,春夏大旱。七月,雨霑足,五穀皆熟。景州大潦。 五年四月十六日午後,大風自西北來,拔樹掀屋,雹 如雞卵,遍野麥束如蓬飛。是歲,「種麥者多無麥,不種 麥者反有麥。」交河旱,蝗飛掩日,橫占十餘里,樹葉禾 秸俱盡。

七年,「大有年。」

八年春,雨土三日,飄屋瓦皆飛。

九年旱,至六月二十三日方雨,田禾半收。

十年夏,地震,房屋動搖,地內響如鼓。

十一年三月朔,怪風拔樹。四月,大雨雹,交河旱蝗害 稼,民饑。冬十一月,任丘城陷,士民死大半。

十二年,交河旱,蝗蝻人,傷田禾,民饑。任丘生員高其 志「《廳木》產芝。」

十三年,大旱,斗米銀二兩,人民相食,屍骸遍野。 「十四年大旱,飛蝗蔽天,人或夫妻父子相食,死亡略 盡。每見貓狗食青草,牛食磚瓦。」

十五年,任丘生員李士華食魚,頂骨肉有物,堅白如 玉,宛加釋迦像,因作偈。

十六年二月,南皮城內產異豕,一首兩身。五月,大風, 晝晦。六月,慶雲守城,刀鎗豎者有火光,臥倒不見。次 早,祭火神。七月,有赤氣圓十數圍,離地尺許,自城西 南流入東北,瘟疫大行,病者吐血如西瓜水,立死。 十七年正月二十四日夜,星入月中。《宋史》云:「星入月 中,國破君亡。人染異病,十喪八九,親友不敢相弔。」三 月,大風霾,黑沙蔽日。十九日,《逆賊李自成》陷京師。二十八日,慶雲偽縣令馮任入縣下學。是日無風。大成 殿前老槐,折損一枝,大一圍,長丈餘。

河間府部雜錄编辑

《河間府志》有王奐者著辨數條,皆摘舊志之舛訛,歷 按二十一史為據,正其疪謬。其首篇有《任丘沿革辨》 云「任丘沿革,舊多附會。」其中云「晉隸濟北郡」,尤為舛 錯,不容無辯。按《晉志》鄚侯相屬河間國,濟北屬兗州, 五縣曰盧、臨邑、東阿、穀城、蛇丘。夫盧縣在西,漢屬泰 山郡,都尉治濟北,王都也。東漢和帝二年,分泰山復 置濟北國盧縣,境內有平陰城、防門、光里、景茲山、敖 山、清亭、長城,皆山左地,去任丘近千里,豈有越疆域 若千而遙相隸者乎?查晉濟北國盧縣註云「扁鵲所 生,縣西有石門。」豈當日作志者因盧之有扁鵲,而遂 援盧以歸鄚?故有濟北之隸耶?不知《史記》載扁鵲,勃 海鄚人也,或在齊,號曰盧醫,今濟州盧縣,非生於盧 也。但盧西有石門,而鄚南亦有石門,或者以地名之 宛符,而不計其地勢之懸絕,乃為此牽連,未可知也。 然亦陋矣。且盧即今之長清,隋曰長清,唐曰山荏,灼 然輿圖,寧難見哉?至於燕以葛城,與趙並列任丘,更 屬不倫。葛城今保定安州地,何得溷耶?想任丘在漢 為高郭侯國,「葛」、郭音相近,乃訛傳以為葛城耳,耳,食 之誤人如此。

自河間屬,有渤海之名。後之作志者,遂將歷代人物 係渤海者,盡入《河間誌》。不知渤海之地有三,其在中 國者,曰郡,曰縣。郡則兩漢、晉、魏、隋也,郡治遷徙不一, 所屬亦異,在幽、冀、兗三州地,縣則金元也,一縣而已, 屬山東,濱州之倚郭。其在外國者曰國,惟唐有之。按 唐滅高麗後,粟末靺鞨率眾居挹婁之東牟地直營 「州東二千里,南北抵新羅,東抵窮海,西抵契丹,後盡 得扶餘、沃沮、弁韓、朝鮮、海北諸國。地方五千里,有五 京、十五府、十二州。中宗封為渤海國王,此唐時渤海 之始也。其王數遣諸生詣京師太學,習識古今制度, 所以其人材亦遂挺出,立功中國,列於朝右者不乏 國。」至後唐時,為遼主所滅,其地又為東丹。若夫中國 河間之「渤海,則西漢渤海郡治浮陽,縣,國二十六,屬 幽州;東漢渤海郡治南皮,縣,國八屬冀州;晉渤海郡 治南皮,縣十屬冀州;北魏渤海郡治南皮,縣四南皮, 東光修安陵而已屬冀州;隋渤海郡治陽信,縣六,兗 州部也。」豈與粟末海外之域同日語哉?彼營平已距 長安數千里,況渤海國又在其東,其去幽冀,不啻霄 壤,奈何以在彼之人物而濫竽此地耶?故唐之李懷 仲為靺鞨人,遼之夏行美、高模翰,元之任哥為渤海 人,均渤海國也。《舊誌》誤收,今皆汰出。其有疑似未辯 者,以此考之。

柳城殷時為孤竹國。周屬燕。秦并天下,屬遼西郡。漢 晉因之。慕容皝改為龍城,徙都之。後魏置營州,煬帝 置遼西郡。唐復置營州,或為柳城。開元五年,置平盧 軍。今柳城廢縣在永平府城西二十里。駱賓《土賦》所 云「滄波積凍連蒲海,雨雪凝寒遍柳城」,蓋指此也。至 於河間、渤海之柳,在西漢為侯國,東漢已省,縣名久 湮沒不彰矣,非孤竹柳城也。李光弼「柳城人,應在彼 而不在此」,謹去之。

伯奇,《古孝子》。舊志收入《河間孝友人物》中,別無所考, 但以其父吉甫墓在南皮也。按吉甫,周太師宣王時 人,正屬西周。世卿著姓,世居京師,不應墓在南皮,相 距二千餘里也。況墓已湮沒無驗証,未知果係吉甫 否?何緣其子遂為南皮人耶?又伯奇在吉甫生前,已 被譖而死,尚不識其藏蛻何所,總令吉甫真葬南皮, 伯奇幽魂亦未必有知,隨素旐而東也。

人物各產其方,貴於存信,豈可因地名偶同,遂引他 方之賢入風馬不及之地哉?如景州東光,舊有安陵 之名,舊志撰《人物》,遂取六國縮高、漢、馮唐並載志中, 不知安陵有三:一在河南,《史記》《漢書括地志》「潁川郡 鄢陵縣,六國為安陵,屬魏。」此縮高之所以為安陵人 也。一在陜西,西漢安陵縣,屬右扶風,漢惠帝陵邑也。 此馮唐之所以為安陵人也。若夫渤海郡之安陵,則 曰東安陵縣,晉時所置,加束以別於西南,示不等也。 與縮、馮二公無涉,何得朦朧而強入之?觀縮高之子 為管守信陵君,遣使之安陵君,囑遣縮高以攻管。安 陵君曰:「吾先君成侯,受詔襄王以守此土也。手受《大 府之憲》,曰:『子弒父,臣弒君,有常刑不』」赦。今縮。高謹修 詞大魏,以全父子之義,而君曰必生致之,是我負襄 王之詔而廢大府之憲也。襄王係梁惠王子,安陵屬 魏無疑。戰國景州東光屬趙。《史》稱趙割河間以事秦又樂毅奔趙,封之觀津,今東光是也,無所謂安陵者。 且趙有襄子,無襄王,至武靈王始稱王。其先簡子,襄 子止曰簡襄王,是襄王斷為魏主,而縮高之斷為魏 臣,其係鄢陵人無疑矣。漢右扶風之屬置安陵,以其 為帝陵故。佞幸籍孺、閎孺徙家安陵,示親匿。袁盎父 徙家安陵。盎家居,梁王使刺者入關中,殺盎安陵郭 門外。馮唐大父,趙人,父徙代。漢興,徙安陵,不聞其轉 徙何地也。是安陵在漢最著,豪右多居之。而唐之家 安陵,自先人以來為日久矣。豈若渤海之安陵,晉置 而北魏因之,隋大業遂併入。東光以後,廢置不常,烏 得以千百年以前之「人物」濫載此土哉!

河間府部外編编辑

《述異記》:河澗郡有聖姑祠,姓郝,字女君,魏青龍四年 四月十日與鄰女樵採於滱深二水處,忽有數婦人 從水而出,若今之青衣,至女君前曰:「東海公使聘為 婦,故遣相迎。」因敷茵於水上,請女君於上坐,青衣者 侍側,順流而下。其家大小奔到岸側,惟泣望而已。女 君怡然曰:「今幸得為水仙,願勿憂憶。」語訖,風起而沒 於水。鄉人因為立祠。又置東海公像於聖姑側,呼為 「姑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