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145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百四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四十五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百四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百四十五卷目錄

 大名府部藝文三

  元城縣學新建魁星樓記  明吳道明

  增建常平社倉圖志序    塗時相

  重修忠孝祠碑記       前人

 大名府部藝文四詩詞

  瓠子歌          漢武帝

  黎陽詩          魏文帝

  渡黃河詩         梁江總

  晚渡黃河        唐駱賓王

  東征至淇門答宋之問    陳子昂

  白馬津樂府       李白

  題比干墓          前人

  淇門送章司倉往滑臺     高適

  別韋司士          前人

  自淇涉黃河四首     前人

  自淇涉黃河途中作      前人

  至滑州隔河望黎陽      王維

  臨河客舍呈狄明府留題縣南樓 岑參

  題倉頡造書臺        前人

  送田侍郎歸鎮四首    王建

  和滑州李尚書上巳憶江南褉事

               劉禹錫

  送李尚書鎮滑臺       前人

  送李尚書郎君昆季歸覲滑臺  前人

  送馮將軍歸滑臺       崔峒

  馮燕歌          司空圖

  東郡懷古二首       李德裕

  題酸棗縣蔡邕碑       王連

  東郡懷古         龐雲卿

  鯀堤          宋司馬光

  重過韋城詩并序     前人

  題比干墓          邵雍

  題濬州八景八首   元馬德華

  黎陽春望         明薛瑄

  謁衛子路墓         胡儼

  遊紫金山          王越

  登大伾山         王守仁

  登浮丘山          洪璵

  同鄒侍御遊伾山次韻     王越

  登大伾山          韓福

  謁蘧伯玉墓         胡儼

  瓠子詩          李夢陽

  澶淵懷古         王崇慶

  登浮丘山次韻        吳驥

  過濬縣           羅誠

  銅臺夕照          李輅

  內黃四景四首      周源

  魏縣景十首      董漢臣

  書南樂行臺        趙維垣

  題紫金城          王璜

  杏花臺二首       前人

  晚香堂詩         黎民表

  野水舟中         趙完璧

  浮丘院壁          盧柟

職方典第一百四十五卷

大名府部藝文三编辑

《元城縣學新建魁星樓記》
明·吳道明
编辑

元城古殷城也,故有沙麓阻其北,屯氏環其西。崒嵂 漭沍,毓而為人多長才大器,若朿廣微、劉器之其踔 絕者。入我明,而沙麓屯氏之跡益無所考,其人亦遂 湮沒不聞。然而用甲第起家者,猶然相代也無,亦沙 麓屯氏之靈,猶有所蓄於前,而不能不洩於後與。迺 自世廟以來,而甲第何寥寥也。無論甲第,即諸造士, 亦菫革志,終身不及仕,仕矣,亦不能致位通顯,流離 漂泊,坎壈萬狀。豈其消息盈虛之定數然與。然業已 五十餘祀矣。五十餘祀,於甲子將一周。余居嘗以此 消盡而息,虛極而盈之數也。而亡何,漳浦蔡公來謂 魏人士惟少文是宜爾,爾已試諸生文,嘆曰:是宜第, 柰何而厄若是。己又瞻眺學宮,低徊久之,曰:固然哉, 夫學宮辟之人身然,人身而一有痿痺臃腫之肢,則 精神弗貫,而形貌日枯。學宮而一有洿濬浮漏之方, 則靈秀弗鍾,而賢才日損。迺今乾兌之地,方廣數十畝,低可五六尺餘,如蠹株漏GJfont,無論於堪輿家不利, 即諸生視之,以為何如耶。第建一高閣,為屹立砥柱 之勢,令其氣有所蓄於學宮,必利若等。其請於當道 者,吾為若等圖之。於是諸生退而喜具呈,呈於侍御 范公所。范公曰:如諸生言,其命元城令以便宜行,無 惜費,無擾民。公迺相地即其中營焉。廣若干武,高若 千丈,寬其體,尖其首,片石屑木,經緯曲盡。蓋工甫建 而癸未登會試者二人。五十年來,所創見也。於是諸 生益喜,曰:是文翁吳公所以提化洛蜀者,柰何忘之。 迺走伻馳幣,謁余以圖不朽。余惟地脈之與人才恆 相參也,當己丑之後,豈不人人有青雲之望哉。而不 知地之猶未始與人合,既癸未之前,豈不人人有白 首之嘆哉。而不知地之未始終與人違,地不欲與人 合,故優游五十餘祀,而卒無有任其責者。地不欲與 人終違,故公得以殫智畢勞,挽其己漓已鑿之朴而 歸之舊。然則所謂消盡而息,虛極而盈哉。豈獨天運 哉。蓋亦有人力矣。諺曰:福輕於羽,莫之知,載禍重於 地,莫之知避。嗟嗟,公之於元城士也,不庶幾載福而 避禍者耶。又安知廣微器之輩不自此浸興哉。是役 也,始於萬曆十年七月,訖於萬曆十一年六月。丞周 逵、簿張汝惠、尉曹懷忠、教諭申應科、訓導賈漢官、陳 時雨均與有勞者,因得附書云。

《增建常平社倉圖志序》
塗時相
编辑

余往家食時,習見歲事不登,貧者厭糟糠,富者餘粟 閉廩,利市三倍。及年稍稔,自中人之家以下,苟迫於 公私積粟,在市過而不顧即售,視鄉所謂三倍者,僅 僅三之一而不足,而富者且操為奇嬴。輒憮然曰:天 之生斯民,至平也,而富者豐固利,歉亦利,貧者有歉 之害,無歉之利,惡睹所謂平焉。必也。常平乎。常平云 者,積粟貸民,春出秋入,增而糴,減而糶,不傷貴,亦不 傷賤,農與民而兩利之者也。顧求之在民,舉世無黃 承事,其人而在上者,又不能踵壽昌、元晦之芳躅,何 怪乎歲一告饑,官束手而民枵腹以待也。安得一當 事任,以酬夙昔之志乎。迨策名使署行四方,既藉以 少咨民瘼,及移計曹督儲中都,叨領錢穀,間以所志 疏陳當宁,時雖是其議而竟未之行,頃奉命守魏邦, 實肩安養之責,乃忍令貧富有不平之人,無論責守 如所志何。夫魏,古天雄地也。其民厚於力作,而薄於 積儲,往有社義倉,乃以數饑故且虛。於是請於臺,請 於監司,而檄諸長吏覈社義之猶存者,毋論鄉邑,咸 葺故而增新,凡若干所,計公私匿處積穀凡若干石, 甫一歲而多者近萬,少者亦不下數千。此雖是余不 佞之心,亦惟是諸君分猷共濟之力耳。無何,郡邑各 以數報,余因輾而告之曰:宣聖有言,文武方策,舉息 在人,而明道亦云:苟存心於愛物,即一命之寄於人, 必有所濟。故天下有有法而無心,未有有心而無法 者。周政三年,耕餘一年之食,九年,耕餘三年之食。至 於粟支九年,號稱太平。彼王業長久,其區畫者有此 具也。漢耿壽昌氏肇舉長平,而朱元晦台州社倉,天 子下其法於諸路,雖人自為制,然時出入,定糴糶,使 豐歉兩利,而農民平其與周政俱當焉。今其法具在, 奈何視為迂緩,而以方策目之哉。且諸君其事,一行 輒效,略可睹記,儻繼之天時,得以日增而月益,其積 彌盈,其惠彌廣,所沾被於窮簷者,奚啻家賜而人給 耶。雖然事有便民而累民者,寡慮也。法有可繼而難 繼者,怠終也。今常平行矣,苟漫焉而不為之慮,則必 弊,慮而苛求之,則亦弊。後將何以繼之。故勸罰有議, 糴貸有議,用支有議,典守稽驗有議,社學、社祭有議, 大都俾得便宜行事,不與官廩同此,則法行而無所 累於民,無所疚於吾之心,雖不敢自附於考亭諸公, 而平其不平,使為魏民永利,庶幾所稱於人必濟者 耶。藉令嗣遊茲土者,加志窮民而善推其用,即九年 之儲可積,太平之至理可臻,詎謂文冊之為贅疣哉。 圖志不可不作矣,是為序。

《重修忠孝祠碑記》
前人
编辑

郡城南蓋有忠孝祠云,祠唐故魏博軍節度使田興, 賜名弘正,及其子布,所從來舊矣。歲久不治,邦人傷 嗟。余視郡之三月,以事過祠下,顧瞻廟貌,感田氏父 子之義,愀然嘆曰:祠以忠孝名而頹也若是,甚非所 以褒往蹟,垂來祀,令世世有風於茲土也。命所司鳩 工聚材,仍其故址,葺而新之,復於宇之南而創建焉。 輪奐既飭,俎豆孔揚,庶幾妥且侑於其中,以無隳昔 人崇祀之典。余因是考覽記籍,見安史以後,所在藩 鎮,擁兵割地,與天子為敵國者,比比皆是。而河北諸 軍,聲勢相依,莫不欲父子專制,有任囂教、尉佗之謀。 時之人不知有君父,非一日矣。田公身為制帥,其勢 足以抗。乃俛而修臣節,間關請命,為國死賊。蓋精忠 勁節,出於天性者哉。布也痛先志之不售,枕戈待旦, 誓不與強扈俱生,竟父子共斃,忠孝萃於一門,於戲, 烈矣。即與張睢陽、顏平原齊芳而並傳,奚不可者。世 嘗稱願為良臣,無為忠臣,又云:子之事父,如臣之事君,要以忠孝無兩心,惟其所在而致力焉。公之忠也, 不失其為良也。其子之從死,君視父而家視國也。彼 其繫心朝廷,擁衛君親,夫寧徒以一死塞責者。所謂 視死如歸,死有重於泰山,其志足悲矣。是以朱子綱 目於其父子之際,大書而特書之甚具。亦以處綱常 之變,無所為而為,有足多乎。於戲,可以風矣。不然世 之懷忠孝大節,身不殞而名不磨滅者,豈少哉。而田 氏獨祠於魏,是亦魏臣子之鵠也,風魏者,所以風天 下也。先是,祠臨漳水,自河西徙,而祠就圮有間矣。頃 者,河既濬還故道,祀亦巋然一新。君與事會,余重感 忠孝之在人心,如水在地中,無之而非是。抑河之去 來,與祠之廢興,神實司之耶。此或建祠者之意,而今 日之修之不可以己也,是為序。

大名府部藝文四编辑

《瓠子歌》
漢·武帝
编辑

瓠子決兮將奈何。浩浩洋洋兮,閭殫為河。殫為河兮 地不得寧,功無已時兮吾山平。吾山平兮鉅野溢,魚 沸鬱兮拍冬日。延道弛兮離常流,蛟龍騁兮方遠遊。 婦舊川兮神哉沛田,不封禪兮安知外。我謂河伯兮何 不仁,泛濫不止兮愁吾人。齧桑浮兮淮、泗滿,久不反 兮水維緩。

河湯湯兮激潺湲,北度迴兮迅流難。塞長茭兮沉美 玉,河伯許兮薪不屬。薪不屬兮衛人罪,燒蕭條兮噫 乎何以禦水。隤林竹兮捷石菑,宣防塞兮萬福來。

《黎陽詩》
魏·文帝
编辑

奉詞伐罪遐征,晨過黎山巉崢,東濟黃河金營,北觀 故宅頓傾,中有高樓亭亭,荊棘繞藩叢生,南望果園 青青,霜露慘悽宵零,彼桑梓兮傷情。

《渡黃河詩》
梁·江總
编辑

蔥山瀹西域,鹽澤隱遐方。兩京分際遠,九道派流長。 未殫所聞見,無待驗詞章。留連嗟太史,惆悵餞黎陽。 導派榮地節,疏氣耿天潢。閔周沉用寶,嘉晉肇為梁。

《晚渡黃河》
唐·駱賓王
编辑

千里尋歸路,一葦亂平原。通波連馬頰,迸水急龍門。 照日榮光淨,驚風瑞浪翻。棹唱臨風斷,樵歌入聽喧。 岸迥秋霞落,潭深夕霧繁。誰堪逝川上,日暮下歸魂。

《東征至淇門答宋之問》
陳子昂
编辑

南星中大火,將子涉清淇。西林映微月,征GJfont空自持。 碧潭去已遠,瑤華折遺誰。君問遼陽戍,搖搖天際旗。

《白馬津》樂府
李白
编辑

將軍發白馬,旌節渡黃河。簫鼓聒山岳,滄溟湧濤波。 安武有振瓦,易水無寒歌。鐵騎若雪山,飲流涸滹沱。 揚兵獵月窟,轉戰略朝那。倚劍登燕然,邊烽列嵯峨。 蕭條萬里外,更作五原多。一掃清大漠,包虎戢金戈。

《題比干墓》
前人
编辑

殷后亂天紀,楚懷亦已昏。干戈滿中原,菉葹楹高門。 比干諫而死,屈平竄湘源。虎口何婉孌,女顏空嬋媛。 彭咸久淪沒,此意與誰論。

《淇門送章司倉往滑臺》
高適
编辑

飲酒莫辭醉,醉酒多不愁。孰知非遠別,終念對新秋。 滑臺門外見,淇水眼前流。君去應回首,風波滿渡頭。

《別韋司士》
前人
编辑

高館張燈酒復清,夜鐘殘月鴈歸聲。只言啼鳥堪求 侶,無奈春風欲送行。黃河曲裏沙為岸,白馬津邊柳 向城。莫怨他鄉暫離別,知君到處有逢迎。

《自淇涉黃河》
前人
编辑

朝從北岸來,泊船河南滸。試共野人言,深覺農夫苦。 去秋雖薄熟,今夏猶未雨。耕耘日劬勞,租稅兼瀉鹵。 園蔬定寥落,產業不足數。尚有獻芹心,無因見明主。

其二

茲川方悠悠,雲沙無前後。古塔對河堧,長林幽淇口。 獨行非吾意,東向日已久。憂來誰得知,且酌樽中酒。

其三

皤皤河濱叟,相遇似有恥。輟榜聊問之,答言盡終始。 一生雖貧賤,九十年未死。且喜對兒孫,彌慚遠城市。 結廬黃河曲,垂釣長河裏。溟漫望雲海,蕭條聽風水。 所思強飲食,永願在鄉里。萬事吾不知,其心只如此。

其四

南登滑臺上,卻望河淇間。行樹夾流水,孤村對遠山。 念玆川路闊,羨爾沙鷗閑。回憶別離處,獨無音信還。

《自淇涉黃河途中作》
前人
编辑

秋日登滑臺,臺高秋已暮。獨行既未愜,懷土悵無趣。 晉宋何蕭條,羌胡散馳騖。當時無戰略,此地即邊戍。 兵革徒自勤,山河孰云固。乘閑喜臨眺,感物傷遊寓。 惆悵落日前,飄颻遠帆處。北風吹萬里,南鴈不知數。 歸意方浩然,雲沙更迴互。

《至滑州隔河望黎陽》
王維
编辑

隔河見桑柘,藹藹望黎川。望望行漸遠,孤峰凌雲煙。 故人不可見,河水復悠然。賴有政聲遠,時聞行路傳。

《臨河客舍呈狄明府留題縣南樓》
岑參
编辑

黎陽城南雪正飛,黎陽渡頭人未歸。河邊酒家堪寄 宿,主人小女能縫衣。故人高臥黎陽縣,一別三年不 相見。邑中雨雪偏著時,隔河東郡人遙羨。鄴都唯見 古時丘,漳水還如舊日流。城上望鄉應不見,朝來好 是懶登樓。

《題倉頡造書臺》
前人
编辑

野寺荒臺晚,天寒古木悲。空階有鳥跡,猶是造書時。

《送田侍郎歸鎮》
王建
编辑

功成誰不擁藩方,富貴還須是本鄉。萬里雙旌汾水 上,玉鞭遙指白雲莊。

其二

鼓吹旛旗道兩邊,行男走女喜駢闐。舊交省得當時 別,指點如今卻少年。

其三

廣場破陣樂初休,彩纛高於十丈樓。老將氣雄爭起 舞,管絃迴作大纏頭。

其四

將士請衣忘卻貧,綠窗紅燭酒樓新。家家盡踏還鄉 曲,明月街中不絕人。

《和李尚書上巳憶江南禊事》
劉禹錫
编辑

白馬津頭春日遲,沙洲歸鴈拂旌旗。柳營惟有軍中 戲,不似江南三月時。

《送李尚書鎮滑臺》
前人
编辑

南徐報政入文昌,東郡儒林列建章。視草名高同蜀 客,擁旄年少勝荀郎。黃河一曲當城下,緹騎千群照 路旁。自古相門還出相,如今人望在岩廊。

《送李尚書郎君昆季歸覲滑臺》
前人
编辑

鳳雛聯翼美王孫,綵服戎裝擬塞垣。金鼎對筵調野 膳,玉鞭齊騎引行軒。冰河一曲旌旗滿,墨詔千封雨 露繁。更說務農將罷戰,敢持歌頌慶晨昏。

《送馮將軍歸滑臺》
崔峒
编辑

王門別後到滄洲,帝里相逄俱白頭。自嘆馬卿常帶 疾,還嗟李廣未封侯。棠梨宮裏瞻龍袞,細柳營中著 虎裘。想到滑臺桑葉落,黃河東注杏園秋。

《馮燕歌》
司空圖
编辑

魏中義士有馮燕,遊俠幽并最少年。避讎偶作滑臺 客,嘶風躍馬來翩翩。此時恰遇GJfont花月,堤上軒車晝 不絕。兩面高樓語笑聲,指點行人情暗結。擲果潘郎 誰不慕,朱門別見紅妝露。故故推門掩不開,似教歐 軋傳言語。馮生敲鐙袖籠鞭,半拂垂楊半惹煙。樹間 青鳥知人意,的的心期暗與傳。傳道張嬰偏嗜酒,從 此春閨為我有。梁間客鷰正相欺,屋上鳴鳩空自GJfont。 嬰歸醉臥非讎汝,豈知負過人懷懼。燕依戶扇欲潛 逃,巾在枕傍指令取。誰言狼戾心能忍,待我情深情 不隱。回身本為取巾難,倒柄方知授霜刃。馮君撫劍 即遲疑,自顧平生心不欺。爾能負彼必相負,假手他 人復在誰。窗間紅艷猶可掬,熟視花鈿情不足。唯將 大義斷胸中,粉頸初迴如切玉。鳳凰釵碎各分飛,怨 魄嬌魂何處歸。陵波如喚遊金谷,羞彼揶揄淚滿衣。 新人藏匿舊人起,白晝喧呼駭鄰里。誣執張嬰不自 明,責免生前遭拷捶。官將赴市擁紅塵,掉臂人來擗 看人。傳聲莫遣有冤濫,盜殺嬰家即我身。初聞僚吏 翻憂嘆,呵叱風狂詞不變。縲囚解縛猶自疑,疑是夢 中方脫免。未死勸君莫浪言,臨危不顧始知難。已為 不平能割愛,更將身命救深冤。白馬賢侯賈相公,長 懸金帛募才雄。拜章請贖馮燕罪,千古三河激義風。 黃河東注無時歇,注盡破爛名不滅。為感詞人沈下 賢,長歌更與分明說。此君精爽知猶在,長與人間留 炯誡。鑄作金燕香作堆,焚香酬酒聽歌來。

《東郡懷古二首》
李德裕
编辑

《王京兆》
编辑

河水昔將決,衝波溢川潯。崢嶸金隄下,噴薄風雷音。 投馬災未弭,為魚嘆方深。惟公執圭璧,誓與身俱沉。 誠信不虛發,神明宜爾臨。湍流自此迴,咫尺焉能侵。 逮我守東郡,悽然懷所欽。雖非識君面,自謂知君心。 意氣苟相合,神明無古今。登城見遺廟,日夕空悲吟。

《陽給事》
前人
编辑

宋氏遠江左,豺狼滿中州。陽君守滑臺,終古垂英猷。 數仞城既毀,萬夫心莫留。疏身入飛鏃,免冑歸霜矛。 畢命在旗下,僵尸橫道周。義風激河汴,壯氣淪山丘。 嗟爾抱忠烈,古來誰與儔。就烹感漢策,握節悲陽秋。 顏子綴清藻,鑑然如紫璆。徘徊望故壘,尚想精魂遊。

《題酸棗縣蔡邕碑》
王連
编辑

蒼苔滿字土埋龜,風雨銷磨絕妙詞。不向圖中經舊 見,無人知是蔡邕碑。

《東郡懷古》
龐雲卿
编辑

漢家東郡國,唐代義成軍。日月乾坤裏,山河晉魏分。一書褒美德,九錫僭殊勳。二傑今安在,西山空白雲。

《鯀堤》
宋·司馬光
编辑

東郡鯀堤古,向來煙火疏。提封百里遠,生齒萬家餘。 賢守車纔下,疲人意已紓。行聞歌五褲,京廩滿郊墟。

《重過韋城詩》並序
前人
编辑

昔予嘗權宰韋城,今重過之,二十五年矣,慨然有懷。

二十五年南北走,遺愛寂然民記否。昔日嬰兒今壯 夫,昔日壯夫今老叟。

《題比干墓》
邵雍
编辑

精誠皎於日,發奮為忠祠。方寸已盡破,獨夫猶不知。 高墳臨大道,老木無柔枝。千古存遺像,翻為GJfont子嗤。

《題濬州八景》
元·馬德華
编辑

《伾山曉月》
编辑

蒲牢振東林,明月墜西嶺。清涵玉鏡明,光動金波影。 巖GJfont嵐氣深,石像苔花冷。目送伾山雲,扶桑散初景。

《龍洞秋雲》
编辑

巨靈裂山石,洞府何虛深。風雷振龍穴,秋月結長陰。 寒通淇門雪,氣接浮丘岑。願為崇朝雲,式此濟時心。

《歲寒雙秀》
编辑

蒼松出石罅,雙聳如蟠虯。聲號半天雨,影落千岩秋。 鸞鶴巢樹杪,茯苓產林幽。頹齡果可制,吾將訪浮丘。

《玉虛仙跡》
编辑

鬼工鑿巖翠,洞闢神仙區。玉女雲中下,飄然曳霞裾。 GJfont輪逐流電,遺跡成丘墟。至今明月夕,簫聲落寒虛。

《同山晚照》
编辑

獵熊始興邦,姬轍駐雲嶠。弁裳悉來庭,草木生暉耀。 晚林畢逋啼,西日餘返照。緬懷千載名,憑高一登眺。

《善化奇峰》
编辑

三峰結沖秀,石罅訇然開。川靈隱深谷,噓氣成樓臺。 飄揚五雲起,依約群仙來。異境不可即,因之憶蓬萊。

《淇門飛雪》
编辑

淇水日夜流,沙堆積晴雪。飛屑滿汀洲,凝輝照溟渤。 寒通剡曲風,白映天上月。對景憶山陰,停舟嘆清絕。

《衛溪煙雨》
编辑

淇流窈而曲,菉竹何森森。陰含煙雨重,影落溪潭深。 斐然武公德,衛風有遺音。相期礪孤操,勿移歲寒心。

《黎陽春望》
明·薛瑄
编辑

黎陽春曉客閑行,麗日晴霄眼倍明。草色遠浮商野 綠,山光未了太行青。大伾東轉留陳跡,河水南流絕 舊聲。聖代車書今混一,提封處處樂昇平。

《謁衛子路墓》
胡儼
编辑

結纓不負升堂日,厚祿何如負米時。自古人生皆有 死,一坏黃壤令名垂。

《遊紫金山》
王越
编辑

退休嬴得老來閑,跳出吾儒夢覺關。鏡影地涵三處 水,玉痕天鑿兩重山。白雲為我供詩興,紅葉欺人上 醉顏。自笑平生如倦鳥,隨風飛去又飛還。

《登大伾山》
王守仁
编辑

曉披煙霧入青巒,山寺疏鐘萬木寒。千古河流成沃 野,幾年沙勢自風湍。水穿石甲龍鱗動,日繞峰頭佛 頂寬。宮闕五雲天北極,高秋更上九霄看。

《登浮丘山》
洪璵
编辑

當年見說有浮丘,此日尋真喜共遊。丹鼎火寒龍虎 伏,石壇松老樹林幽。亂山環拱堯封舊,一水瀠洄禹 跡留。無限好懷吟未足,淡煙微雨送高秋。

《同鄒侍御遊伾山次韻》
王越
编辑

春風纔詠北山萊,秋雨東籬菊又開。往事可憐成畫 餅,虛名何必上雲臺。安排杖屨尋詩去,分付笙歌送 酒來。幸遇知音共題品,大伾真是小天台。

《登大伾山》
韓福
编辑

按部西來二日程,大伾山勢自天成。高盤北接三山 秀,俯瞰東流一水清。步入林巒聞唄語,手摩苔蘚認 題名。莫言四顧無壅蔽,蔀屋猶慚雙眼明。

《謁蘧伯玉墓》
胡儼
编辑

衛昔多君子,斯人實我師。下車存篤敬,寡過在知非。 荒壟一坏土,高情萬古思。至今伯玉里,遺俗自熙熙。

《瓠子詩》
李夢陽
编辑

沉璧餘瓠子,橫汾懷帝歌。波濤滿眼送,城郭沒年多。 虎戰仍三晉,龍遊失九河。宋人饒事蹟,今望亦滂沱。

《澶淵懷古》
王崇慶
编辑

心憶真宗事,天開寇準城。巡遊殊浪跡,戰GJfont恥要盟。 野樹孤村迥,長堤萬里平。登臨有餘興,慷慨一含情。

《登浮丘山次韻》
吳驥
编辑

何須元圃與丹丘,隨處登臨即勝遊。瑤草滿階塵不 到,白雲當戶景偏幽。安知鶴駕千年後,又喜星軺半 日留。為賦新詩紀陳跡,筆端風雨總含秋。

《過濬縣詩》
羅誠
编辑

濬邑古黎陽,土曠居民稠。伾山聳而秀,衛水環郭流。 百雉列樓櫓,千艘集商舟。袁曹昔相持,於此駐貔貅。 李密亦雄傑,割據無良籌。霸業俱消歇,山川鬱相繆。徘徊顧瞻久,懷古心悠悠。

《銅臺夕照》
李輅
编辑

一上高臺思惘然,故園遙在夕陽邊。雲橫泰嶽知天 近,水遶金堤覺地偏。鴉帶霞光歸古堞,鴈將秋色過 平川。行人若問前朝事,車駕曾經此地還。

《內黃四景》
周源
编辑

《繁陽春色》
编辑

楚王鎮北古荒城,父老猶傳漢代名。芳草離離春雨 遍,綠楊淡淡曉煙輕。金堤南擁三山色,衛水北流十 里聲。獨有當時遊宦客,徘徊登眺不勝情。

《泊口漁舟》
编辑

遠浦茫茫曉氣微,輕舠兩兩泛晴暉。桃花浪暖隨波 去,柳樹陰中載月歸。錦鯉入綸偏得意,白鷗近棹自 忘機。漁人醉臥孤篷上,不覺醒來雪滿衣。

《亳城遠眺》
编辑

獨上危城一望賒,高低禾黍萬人家。西山隱映嵐光 近,東郡微茫樹影斜。日落空濠歸遠鴈,天寒古樹噪 群鴉。不堪回首澶淵道,處處征夫起暮笳。

《烽臺夕照》
编辑

孤臺突兀倚晴空,烽火當年此處紅。宋代奸諛終誤 國,遼人搆怨遂興戎。曾聞邏卒鳴宵柝,畏見征塵逐 曉風。盛世昇平邊報息,空留遺址夕陽中。

《魏縣景十首》
董漢臣
编辑

《桂村春旭》
编辑

橋門曉闢見層臺,濟濟人疑闕里來。化日遠從楹外 轉,仙枝宛向月中栽。皇箴藻並三天煥,古璧文依七 斗迴。莫訝廣寒丹路渺,躋攀應自出群才。

《衛水秋蟾》
编辑

清宵妙賞屬高秋,皓月中天俯上流。玉練迴空明漢 合,金波蕩彩夜光浮。乘槎未擬酬仙約,鼓棹還宜足 勝遊。可喜清光能普照,更思蔀屋有窮愁。

《古剎曉鐘》
编辑

披襟曉署露華生,古殿風傳九乳鳴。獨媿絃歌無絕 響,共看琴鶴有餘清。庭虛花鳥迎朝日,市靜煙霞散 霽城。況有彩衣頻獻壽,無勞回首白雲情。

《長橋霽月》
编辑

曲岸迢遙接素空,新暉窈窕綴飛虹。橋通萬里形偏 壯,月近中宵色正濃。題柱未應誇駟馬,濟川誰復論 才雄。縱看澄景無如此,便欲飛身上八宮。

《層城疊壁》
编辑

城開錦雉創花圖,門啟重關達上都。雙壁四迴臨兗 冀,長雲遠矗控漳蒲。樓披星月千村暮,堞瞰郊原萬 木疏。白鹿從來歌晉令,維城今愧賦闡闍。

《閻渡晚霞》
编辑

氤氳落日暗長津,縹緲輕霞映暮濱。舟擬錦江乘逸 侶,人疑桃浦訪仙鄰。歸鴉解識衡陽樹,臥笠猶垂渭 水綸。為看關河楊柳色,飄搖不似故鄉春。

《雙井通泉》
编辑

劍液丹流本自漣,球欄玉甃更相連。光凝夜月沉雙 璧,色映春空分二天。芳潔不殊投轄地,清芬那讓飲 龍泉。懸思帝力今何有,擊壤人人歌甫田。

《千村晴樹》
编辑

芳樹孤村洹水隈,參差巧學漢陽栽。雲間萬葉迎春 綠,陌上千花待日開。翠柳鶯啼聲似曲,碧桃霞熳錦 為臺。征求此日無苛急,野老村童慰草萊。

《古廟靈煙》
编辑

龍馭千秋返紫微,雲臺百尺祀江涯。香飄桂氣開花 社,日耀苔文識錦碑。仙轄恍乘春靄度,靈鳧時逐夕 陽飛。孤村祠廟成鄉俗,故國隆興今是非。

《漳堤煙雨》
编辑

雲堤湧地障芳流,古木參空蔭遠洲。雨浥鯨波閒野 釣,煙迷鷗浦隱仙舟。萋菲草樹深能碧,宛轉河橋曲 更幽。西北邇臨銅雀勝,賦詩不數仲宣樓。

《書南樂行臺》
趙維垣
编辑

孤館此寒夜,鯨聲遞枕邊。芰荷衣欲冷,蕉鹿夢難傳。 步鶴梨花院,啼烏松樹巔。客心轉寥落,明月照霜天。

《題紫金城》
王璜
编辑

紫金山外紫金城,千載崇墉已就平。多少人家俱泯 滅,惟餘蘆葦作秋聲。

《杏花臺二首》
前人
编辑

二月南郊載酒頻,古臺寂寞杏花春。林間黃鳥休窺 客,不是當年舊主人。

老去光陰落日斜,春風杖屨一長嗟。祗應有恨憐芳 草,總是無緣看杏花。

《晚香堂詩》
黎民表
编辑

五鹿城邊大樹遮,安陽丞相昔移家。蓬蒿誰復開三 逕,霜雪依然傲九華。燕寢清香連畫戟,碧油晴日擁 鳴笳。風塵一滯江南客,籠燭無因到絳紗。

《野水舟中》
趙完璧
编辑

野渡茫茫接曉煙,艱難世路復登船。蒹葭聲裏鴻驚 雨,楊柳叢中水拍天。釣艇日閑誰是主,蘋洲秋老自應憐。天涯宦況淡如許,一望東濱一慨然。

《浮丘院壁》
盧柟
编辑

洞口春雲薄,桃花一水香。金壇凝夜漏,玉GJfont出瓊漿。 河上仙人遠,洲中紫氣翔。何當著雙舄,為覓費長房。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