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146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百四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四十六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百四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百四十六卷目錄

 大名府部紀事一

職方典第一百四十六卷

大名府部紀事一编辑

《舊志》:上古高陽氏十三年正月朔旦,五星聚於營室, 室衛分夏之興也,檮杌降於伾山。

《路史》:虞帝舜灰於常羊,什器於壽丘,就時負夏,未嘗 暫息。頓丘買貴,於是販於頓丘。傅虛賣賤,於是債於 傅虛,以均救之。

昔有飂叔安有裔子曰董父實,甚好龍。能求其嗜欲 以飲食之,龍多歸之。乃擾畜龍以事帝舜,帝賜之姓 曰董氏,曰豢龍,封諸鬷川。鬷夷氏,其後也。故帝舜氏 世有畜龍。及有夏,孔甲擾於有帝。孔甲,少康之後九 世君也。其德能順於天帝,賜之乘龍、河漢各二,各有 雌雄。孔甲不能食而未獲豢龍氏。有陶唐氏既衰,其 後有劉累學擾龍於豢龍氏,以事孔甲,能飲食之,夏 后嘉之,賜氏曰御龍,以更豕韋之。後龍一雌死,潛醢 以食夏后。夏后享之,既而使求之,懼而遷於魯縣。 武王伐紂,至商郊。紂懼,登鹿臺燔死。武王遂散鹿臺 之財,發鉅橋之粟,而定天下。鹿臺鉅橋俱濬縣地。 成王誅武庚於殷。殷今內黃縣。

春秋魯閔公元年,晉侯作二軍與太子趙夙,畢萬滅 耿,滅霍,滅魏,還,賜畢萬魏地。卜偃曰:畢萬之後必大, 萬,盈數也。魏,大名也。以是始賞,天啟之矣。按大名得 名以此,《史記》注:以魏為秦地,非是。

二年十二月,狄人入衛。

魯僖公十四年秋八月,沙麓崩。在今元城縣

僖公十八年冬,邢人,狄人,伐衛,衛侯以國讓,而後師 於訾婁。訾婁今滑縣地。

《左傳》:狄圍衛,衛遷於帝丘,卜曰:三百年,衛成公夢康 叔曰:相奪予享,公命祀相,甯武子不可。曰:鬼神非其 族類,不歆其祀,杞鄫何事,相之不享,於此久矣。非衛 之罪也。不可以間成王周公之命祀,請改祀命。 二十年,鄭人入滑。《左傳》:滑人叛鄭而服于衛。夏,鄭師 入滑討之。

二十八年春,晉侯侵曹伐衛。

《左傳》:晉將伐曹,假道於衛,衛人弗許,還自南河濟。正 月,取五鹿。今元城縣有五鹿壚,開州又有五鹿城,未知孰是。夏四月,己巳,晉、 齊、宋及楚戰於城濮,楚人敗績。

三十三年春二月,秦人入滑。夏,魯公伐邾,取訾婁。 文公元年,諸侯朝晉,衛成公不朝,又使孔達侵鄭,伐 綿訾及匡,晉告諸侯伐衛訾匡。匡今長垣縣有匡城。 成公七年,魯公會晉侯、齊侯、宋公、衛侯、曹伯、莒子、邾 子、杞伯救鄭。八月,同盟於馬陵。馬陵,衛地,在元城縣東南五十里。 襄公二十三年八月,叔孫豹帥師救晉,次於雍榆。雍榆 晉地,今濬縣有雍榆城。

二十六年,衛孫林父入於戚以叛。戚,衛邑,今開州有戚城。衛人 侵戚東鄙。

昭公二十六年,王次於滑,冬十月丙申,王起師於滑。 定公十三年冬,晉荀寅,士吉射,入於朝歌以叛。 《史記·正義》:澹臺滅明,字子羽。狀貌甚惡。欲事孔子,孔 子以為材薄。既以受業,退而修行,齎千金璧南游,過 滑州靈昌津,風波頓起,兩蛟夾舟。子羽曰:吾可以義 求,不可以威劫。操劍斬蛟。蛟死,乃投璧於河,三投而 輒躍,乃毀璧而去。

哀公元年,齊侯、衛侯救邯鄲,圍五鹿。

衛靈公將之晉,至於濮水之上舍。夜半時聞鼓琴聲, 問左右,皆對曰不聞。。乃召師涓曰:吾聞鼓琴音,問左 右,皆不聞。其狀似鬼神,為我聽而寫之。師涓曰:諾。因 端坐援琴,聽而寫之。明日,曰:臣得之矣,然未習也,請 宿習之。靈公曰:可。因復宿。明日,報曰:習矣。即去之晉, 見晉平公。平公置酒於施惠之臺。酒斟,靈公曰:今者 來,聞新聲,請奏之。平公曰:可。即令師涓坐師曠旁,援 琴鼓之。未終,師曠撫而止之曰:此亡國之聲也,不可 聽。平公曰:何道出。師曠曰:師延所作也。與紂為靡靡 之樂,武王伐紂,師延東走,自投濮水之中,故聞此聲 必於濮水之上。鄭元曰:濮水之上有地名曰桑間,即今桑村。師延丘今在梁村,詳古蹟。 二年,晉趙鞅帥師納衛世子蒯瞶於戚。秋八月甲戌, 晉趙鞅帥師及鄭罕達帥師戰於鐵,鄭師敗績。鐵,衛地,在 戚城南,今開州有鐵丘。

三年春,齊國夏衛石曼姑帥師圍戚。

四年秋七月,齊衛救范氏圍五鹿。

十三年,匡人圍孔子於匡。匡今長垣縣地。

烈王七年,齊敗魏於觀。按《年表》曰:伐魏于觀即今之魏縣也。顯王二十四年,魏伐韓,齊田忌、孫臏帥師伐魏以救 韓,殺其將龐涓於馬陵,擄太子申。

二十六年,蘇秦說趙肅侯,令天下將相會盟於洹水 之上。洹水今魏縣。

赧王九年,樗里子將伐蒲,胡衍說樗里子釋蒲勿攻, 還擊皮氏而去。

秦始皇五年,趙將廉頗攻繁陽,取之。秦伐魏,取二十 四城,置東郡。

六年,秦伐魏朝歌及衛濮,衛君徙居野王。

九年,秦伐魏蒲垣。

二十一年,秦廢衛君角為庶人,衛祀絕。

秦始皇二十八年,東遊至戶牖鄉,忽昏霧四塞,不能 進,因名其地為東昏。今東明縣地。

三十六年,有星隕於東郡,至地為石。

二世元年,陳涉遣武臣、張耳、陳餘帥兵三千人從白 馬渡河,下河北諸郡。

二年,章邯破殺魏王咎。七月,沛公復略魏地東昏而 下,及項羽追章邯於濮陽,破之。邯復守濮陽環水。 三年正月,沛公帥將周勃、樊噲等徇魏地,攻破東郡 尉于成武。二月,酈食其說沛公襲破陳留,以其弟商 為將,將陳留兵。三月,西與秦將楊熊會戰白馬,大破 之。十月,沛公取東郡,灌嬰從沛公擊破東郡,復進攻 武陽。

漢高帝元年三月,漢王渡河,魏王豹降。王武反於黃, 程處反於燕,曹參擊破之。黃今內黃黃澤。燕東郡燕縣。 二年五月,魏王豹叛漢,都平陽。秋八月,韓信擊魏,虜 魏王豹,悉定魏地,遂北擊趙代。

三年,漢王與項羽戰GJfont成皋間,因閒遣盧綰、劉賈將 卒三萬人,騎數百,渡白馬津入楚地,佐彭越燒楚積 聚,復擊楚軍燕郭西。燕南燕也。今大名地。

文帝十一年,東郡馬生角。

十二年,河決酸棗,東潰金隄。

武帝元光三年春,河水徙,從頓丘東南流入渤海。夏 五月,河水決濮,氾郡十六。

元封二年,東郡獻短人長五寸。

宣帝本始二年,河決宣房宮。

《漢書·元后傳》:王賀,字翁孺。為武帝繡衣御史,逐捕魏 郡群盜堅盧等黨與,及吏畏懦逗遛當坐者,翁孺皆 縱不誅。他部御史暴勝之等奏殺二千石,誅千石以 下,及通行飲食坐連及者,大部至斬萬餘人,語見酷 吏傳。翁孺以奉使不稱免,嘆曰:吾聞活千人有封子 孫,吾所活者萬餘人,後世其興乎。翁孺既免,而與東 平陵終氏為怨,迺徙魏郡元城委粟里,為三老,魏郡 人德之。元城建公曰:昔春秋沙麓崩,晉史卜之,曰:陰 為陽雄,土火相乘,故有沙麓崩。後六百四十五年,宜 有聖女興。其齊田乎。今王翁孺徙,正直其地,日月當 之。元城郭東有五鹿之虛,即沙鹿地也。後八十年,當 有貴女興天下云。

《西京雜記》:瓠子河決,有蛟龍從九子,自決中送上入 河,噴沫流波數十里。

元帝永光五年,河復決。

成帝建始四年秋,大雨十餘日。河大決,東郡金隄凡 灌四郡三十二縣,水居地十五萬餘頃,深者三丈,壞 民室廬四萬所。

陽朔三年春,隕石白馬八。

成帝永始二年十一月,陳留樊並及山陽鐵官徒蘇 令等作亂,自稱將軍,經歷郡國十九,殺東郡太守。尋 為汝南太守,嚴訢捕斬之。

哀帝建平元年,濟陽有嘉禾,一莖九穗。

孺子嬰居攝,元年秋九月,東郡太守翟義起兵討莽, 立劉信為天子,三輔豪傑皆應之。莽遣兵擊義,義戰 不克,死之。信亡走。

《通志》:東郡太守翟義未起兵時,家數有怪,夜聞哭聲, 聽之不知所在。其兄宣教授諸生滿堂,有狗從外入, 齧其中庭群鴈數十,比驚救之,已皆斷頭。狗走出門, 求不知處。宣大惡之,謂後母曰:東郡太守文仲素俶 儻,今數有惡怪,恐有妄為而大禍至也。太夫人可歸, 為棄去宣家者可以避害。母不肯去,後數月敗。 王莽建國二年,河決魏郡,東至清河。

更始元年,鄧曄之匡城馮巡,自繁陽各舉兵以應漢。 更始二年,檀鄉賊入寇魏郡,遣吳漢追擊於鄴,東及 館陶,敗之。

光武帝建武二年,秋八月,帝自將杜茂、王梁、陳俊等 征五校於內黃,又大破於茀陽、頓丘之間,降之。 五年,帝以幽冀并諸州兵,克定天下,故於黎陽立營 以謁者監之,詔以東郡兵討逄萌。

光武帝建武六年,東郡以北傷水,民大饑。

九年,王常擊破內黃,賊降之。

二十一年,陳留雨穀,形如稗實。

《開州志》:漢鍾離意為瑕丘令,後為魯相,出私錢萬三 千,付戶曹孔訢修孔子廟。有張伯除堂下草,得玉璧七枚,懷其一,以六枚白意。堂下有懸甕,意召問。訢答 曰:夫子甕也,背有丹書,不敢發。意因發之。文曰後世 修吾書,董仲舒。發吾笥,鍾離意。璧有七,張伯懷其一。 意即問伯,果服。

章帝建初元年,烏桓反,詔鄧訓將黎陽兵討之。 八年六月,東昏城下水赤如血。

殤帝延平元年,隕石於陳留。

安帝永初二年十月,先零羌入寇魏郡。

安帝延光三年,黃龍二見東郡濮陽。

順帝永建元年,鮮卑犯邊,遣黎陽營兵屯中山北界。 桓帝延熹七年,中郎將度尚將黎陽及幽冀、烏桓步 騎二萬六千,往援零陵太守陳球。

桓帝延熹八年,東郡河水清。

九年,東郡河水清。

《東明縣志》:東漢申屠蟠字子龍,外黃人。同郡侯氏女 玉為父報仇,殺夫氏之黨,吏執以告令梁配,欲論殺 之。蟠曰:玉之節義,足以感無恥之孫,激忍辱之子。配 乃為減死。

靈帝中平元年,東郡、陳留、長垣、冤句縣界妖草生,其 莖纍腫大,如手指狀,似鳩、雀、龍、蛇、鳥獸之形,五色各 如其狀,毛羽、頭目、足翅皆具,是歲黃巾賊張角等起, 詔皇甫嵩討東郡賊張角。

獻帝初平元年,東郡太守橋瑁會、豫州刺史孔伸、兗 州刺史劉岱、陳留太守張邈、山陽太守袁遺、濟北相 鮑信各起兵數萬,推紹為盟主。曹操行奮武將軍,以 討董卓。已而岱與瑁相惡,殺瑁,王肱領東郡太守,白 波賊寇東郡。

二年,黑山白饒等十餘萬眾掠東郡,太守王肱不能 禦,操引兵擊破之,時袁紹逐冀州牧,韓馥自領州事, 因表操為東郡太守,治東武陽。

三年春,東郡太守曹操軍頓丘,黑山賊於毒本攻東 武陽,操引兵西入山襲毒本屯,毒本乃棄武陽。黃巾 賊大舉寇兗州,殺兗州牧劉岱。陳宮說鮑信率吏士 迎操於東郡,改領兗州牧。操引兵擊黃巾,降之。曹操 擊匈奴於夫羅,於內黃大破之。

興平元年九月,呂布別屯濮陽西境,曹操夜襲破之。 及布至搏戰軍中,得操,而不識,卒釋之。操乃引兵走 鄄城。

二年,袁紹圍東郡,執太守臧洪殺之。

建安四年八月,袁紹謀圖曹操,操引軍黎陽以備紹。 九月還許,分兵守官渡。

五年二月,曹操還官渡,袁紹進軍黎陽。夏四月,紹遣 兵攻白馬,操擊破之,斬其將顏良、文醜。九月,袁紹攻 曹操於官渡,操襲破之,紹還走黎陽蔣義渠營,慚不 聽田豐言,以故及敗,果為所笑,遂殺田豐。

獻帝建安七年,五色大鳥集魏郡,眾鳥數千隨之。蓋 五月,袁紹卒,紹幼子尚襲行州事,長子譚自稱車騎 將軍,屯黎陽,操擊敗之。

八年二月,曹操攻黎陽,譚尚敗走。夏四月,操追至鄴 而還許,因留賈信屯黎陽。譚與尚互搆相攻,尚圍譚, 急求救於操操,引兵至黎陽,卻之。為子整與譚結婚。 九年春正月,曹操擊袁尚,進軍洹水。夏四月,曹操攻 鄴,引漳水灌其城,尚敗走。操遂入鄴,殺其守審配,自 領冀州牧。

後主建興元年,魏大水。

十四年夏六月,魏地震。

延熙五年,魏郡地震。

十九年夏六月乙丑,青龍現於元城縣界井中。 二十一年,青龍、黃龍復見頓丘縣界井中。

二十五年冬十月,魏王曹丕受漢禪時,繁陽有黃鳥 銜丹書於尚書臺,於是改元黃初。

晉武皇帝泰始五年,元城人年七十,生角。

咸寧二年,魏郡暴水,殺百餘人。

五年五月丁亥,魏郡雨雹傷麥,七月雨雹傷稼。 太康元年,白麟見於頓丘,魏郡大雨雹傷豆麥。 三年五月,魏郡頓丘、汲郡及濮陽雨雹,傷禾稼。九月, 魏郡霖雨傷秋稼。

惠帝永興二年,陽平人公師藩自稱將軍,起兵趙魏, 眾至數萬。馮嵩逆戰,敗之。藩遂渡白馬津而南,濮陽 太守荀晞擊斬之。

懷帝永嘉二年十二月,漢石勒、劉曜寇魏,汲頓丘。諸 郡百姓望風降附者五十餘壘,獨魏郡太守王粹戰 敗死之。

三年,劉元海寇黎陽,遣車騎將軍王堪擊之,王師敗 績。八月乙亥,鄄城無故自壞。司馬越惡之,遷於濮陽。 四年二月,石勒襲鄄城,兗州刺史袁孚戰敗死之。石 勒寇GJfont陽,拔之。分命諸將攻諸郡未下,及叛者魏郡 太守劉矩以其城降,勒使領其眾如故。勒遂潛自白 石橋濟河,攻陷白馬,坑男女三千餘口。於是冀兗諸 郡稍降附之。

五年,石勒追東海王越喪及於東郡,殺王衍及王公己下十餘萬人。

愍帝建興元年,石勒遣石虎攻陷鄴而據之。劉曜屯 長垣,石勒伐劉曜至靈河,不得渡,流澌風結,遂濟。已 而復泮,勒自以為得天助,號靈昌津。

二年九月,北中郎將劉寅克頓丘,斬石勒所署太守 邵攀。

三年,石勒陷濮陽,殺太守韓弘。黎陽陳武妻一乳產 三男一女,勒聞之,賜乳婢一口,穀一百石。

明帝大寧三年,後趙將石生寇掠河南,司府軍數敗, 降趙。趙主曜圍擊生,後趙石虎救之,遂大敗曜,司豫 盡陷於後趙。

成帝咸和二年十一月,熒惑守胃昴。占曰:趙魏有兵。 明年,石季龍自立,由是師旅不絕,或曰其應也。 康帝建元三年,趙主虎據鄴遠近十州之地,斂金帛, 及發前代帝王陵墓無算,因望氣者言晉當復興,宜 苦役晉人,以壓其氣。復戍近郡男女十六萬人,車十 萬乘,築華林苑及長牆於鄴北,廣袤四十里。

穆帝永和六年,石閔殺趙主鑒而自立,國號大魏。 八年夏四月,燕慕容恪等擊魏,大破之,執石閔以歸, 殺之。

升平二年,泰山太守諸葛攸攻燕東郡,入武陽。燕王 雋遣慕容恪擊走之,恪遂渡河南略諸郡縣。

三年,燕王雋逼白馬,於是平北將軍高昌奔榮陽。 帝奕太和五年,秦王堅入鄴,執燕主。以王猛為冀州 牧,徇諸郡縣。

孝武帝太元九年,遣都督謝元帥師伐秦,取河南。九 月,元遣參軍劉牢之攻秦,所署兗州刺史張崇於鄄 城,走之。以劉牢之守鄄城,於是河南皆附。冬十月,謝 元遣郭蒲據滑臺,顏肱等遂襲破黎陽,而以晉陵太 守滕恬之守之。兗青司豫悉平,詔加謝元,都督徐兗、 青司、冀幽并州、諸軍事。

十年春三月,劉牢之及燕王垂戰於黎陽,敗績。夏四 月,劉牢之復入鄴,燕王垂敗走中山。牢之追及於五 橋,爭燕輜重。垂復邀擊,大破之。會秦及救至,牢之僅 免。於是河北諸州郡復降於秦。

十一年,丁零、翟遼據黎陽。

十五年,龍驤將軍朱序攻翟遼於滑臺,敗績。

十七年,燕王垂擊翟釗於黎陽,克之,釗奔西燕。 安帝隆安二年春正月,慕容德自鄴帥四萬戶,車二 萬七千乘,徙居滑臺,將渡,黎陽津冰合,遂濟。及魏師 追至而冰解,於是改黎陽津為天橋津。是夕,景星見 於箕尾。漳水中得白玉,若璽。遂自稱燕王,大赦境內, 以統府行帝制,置百官。魏拓拔儀還入鄴。

義熙十二年,冀州刺史王仲德入魏滑臺。

十三年,太尉劉裕遣使假道於魏以伐秦,魏遣兵十 萬屯河北,裕遂引軍入河。夏四月,裕遣兵擊魏於河 上,大破之,遂入秦。

十四年,頓丘郡獲白兔。

恭帝元熙元年,司州地震,屋室盡搖。

宋武帝永初三年冬,魏遣司空奚斤督兵擊宋,攻滑 臺,拔之。東郡太守王景度出走,魏詔成皋侯元苟兒 鎮滑臺,遂乘勝南徇青兗。

文帝元嘉七年,宋伐魏。魏河南諸軍退屯河北,宋到 彥之於是取河南諸郡,留朱修之守滑臺,引兵靈昌 津。魏遣兵濟河以禦宋,安頡首帥諸軍犯滑臺。到彥 之棄滑東走彭城,魏諸將司馬楚之等併攻滑臺,檀 道濟救之,不敢逼。朱修之勢孤力困,會食盡,城遂陷。 執修之及東郡太守申謨,嘉修之守節,以為侍中。 元嘉十二年,魏郡產連理木。

魏軍南伐,朱修之守滑臺,被圍。其母悲憂,乳汁驚出。 乃號踴告家人曰:我年老,忽復有乳汁,斯不祥矣。吾 兒其不利乎。後問至修之,果以是日陷沒。

宋頓丘縣令劉順酒酣晨起,見床上有一聚凝血,如 覆盆形。劉,武人了不驚怪。乃令擣虀,親自切血,染虀 食之,棄其所餘。後至元徽二年,為王道隆所害。 二十七年秋,宋遣將王元謨大舉侵魏,取碻磝,遂入 滑臺。冬十月,魏主自將救之,元謨退走,魏人追擊之, 死者萬餘人。

北魏獻文帝皇興四年,魏東郡獲異獸以獻,時京師 人咸無識者。召問高祐,祐曰:此是三吳所出,名曰鯪 鯉,我今獲之,吳楚之地,其有來歸者乎。已而劉義隆 子義陽王昶來奔,薛安都以其城降。

太和十六年,楊集始反,王士隆拒之,不利,退保白馬。 北魏李獎為徐州城人趙紹所殺,獎故吏宋,游道為 獎訟冤,詔贈冀州刺史。獎二子搆訓貧,游道復令求 三富入死判免,凡得錢百五十萬。及游道死,搆為定 州長史,游道第三子士遜為墨曹、博陸王管記,與典 籤共誣奏搆。搆祭游道而訴焉。忽士遜晝臥如夢,見 游道怒曰:我與搆恩義,汝豈不知,何共小人謀陷清 直之士。士遜驚跪曰:不敢,不敢。旬日而卒。

十九年,陽平郡獲白狐以獻。明帝熙平元年,東郡獲三足烏。

正光二年,東郡獲三足烏以獻。

三年,陽平郡復獲白狐及三足烏。

明帝孝昌元年,魏郡房伯和聚眾反,會赦,遂散。十月 元城縣木生連理。

三年二月,東郡民趙顯德反,殺太守裴炯,自號都督。 夏四月,元斌討之,東郡斬顯德。

孝莊永安三年十一月,都督賀拔勝討尒朱仲遠,戰 於滑臺,失利。

靜帝天平元年,神武之叛也。明年,遣大都督侯幾紹 會戰於滑臺,賈顯智以軍降,幾紹死之。

靜帝天平三年,魏都嘉禾生。

四年,濮陽民杜靈椿等反,濟州刺史季式擒之。已而 陽平賊路文徒餘黨緒顯復列柵為亂,式又討平之。 魏孝靜帝興和四年四月,貴鄉縣獲白烏鶵。

元象元年六月,濮陽郡獲白兔以獻。

三年正月,繁陽獲白雉以獻。

武定元年,東郡獲白烏以獻。

五年,有龍GJfont於黎州水中。 北齊天保四年,頓丘有犬與女子淫。

文宣帝高洋天保十年,陽平人鄭子饒,詐依佛道,設 齋會,聚眾為亂衛、魏之間,自號長樂王,將攻西兗州。 皮景和擊破之,斬首二千級,遂烹子饒。

皇建元年,東郡太守表麥一莖五穗,或三穗、四穗者 以聞,秋復有嘉禾生,一莖九穗。

太寧四年,東郡陽平大水。

東魏李庶,頓丘人。孝靜帝武定中,歷位尚書郎、司徒。 其妻,元羅女也。庶亡後,兄岳使妻伴之寢宿。積五年, 元氏更適趙起。嘗夢庶謂己曰:我薄福,託劉氏為女, 明日當出,彼家甚貧,恐不能見養。夫妻舊恩,故來相 見告,君宜乞取我。劉家在七帝坊十字街東,南入窮 巷是也。元氏不應,庶曰:君似懼趙公意,我自說之。於 是起亦夢焉。起寤問妻,言之符合。遂持錢帛躬往求 劉氏,如所夢得之,養女長而嫁焉。

後齊天統四年,貴鄉人伐枯桑,得一黃龍,折腳,死於 孔中。

北周武帝建德元年,濮陽郡有妖石,郡官取石像,刮 金。像自躍投地,如此者再。以繩縛東壁,又沉繩而下。 武帝建德六年,周圍鄴,齊主出走,周主遂克鄴滅齊 而還,魏郡縣皆入於周。

周靜帝大象二年,相州總管尉遲迥舉兵相州,討丞 相堅,堅遣韋孝寬勒兵討之,已而迥兵敗,自殺。 隋文帝仁壽四年,煬帝即位,漢王諒謀為亂,遣將綦 良自滏口徇黎陽,塞白馬津。帝以史祥為行軍總管, 大敗之於黎陽,殺萬餘人。

煬帝大業元年,李密奉詔與楊元挺赴黎陽。

三年,武陽郡河水清。

四年,山東流賊張金稱等為楊善會所敗,引渤海賊 孫宣雅、高士遠等眾數十萬寇黎陽,善會以勁兵千 人邀擊破之,金稱引餘黨走漳南,善會追斬之。六年, 楚公楊元感起兵黎陽,脅督運游元以兵不屈,死之。 詔遣虎賁郎將陳稜攻黎陽,斬楊元感所署刺史元 務本。

九年冬十月,賊帥呂明星率眾數千圍東郡,武賁郎 將費清奴擊斬之。

十二年,元感敗死。李密復從群盜韋城、翟讓、單雄信、 離狐、徐世勣、內黃王伯當等共為亂,下滎陽,眾遂推 密為魏公,略取河南諸郡。

十三年九月,武陽郡丞元寶藏以郡降,李密密以為 上柱國。寶藏使鉅鹿,魏徵說改武陽為魏州,請帥所 部西取魏郡,密大喜,以寶藏為魏州總管,召徵掌記 室。河南山東大饑,詔開黎陽倉賑之,吏不及亟散,世 勣因說密帥麾下五千人渡河,及元寶藏、郝孝德共 襲破黎陽倉,恣民就食,旬日間募兵三十餘萬。 恭帝義寧二年,宇文化及至彭城,魏公密據鞏洛拒 之。化及不得西,遂引兵入東郡,太守王軌以其城降。 時密將徐世勣者,據黎陽倉化,及引兵趣之,勣退保 倉城。化及遂渡河,食黎陽,分兵圍世勣,世勣稍擊敗 之。密并銳兵擊化及,化及食盡,入郡遣使拷掠吏民, 王軌等不堪,詣密請降,密以軌為滑州總管留守。而 自引兵而西,化及大恐,引餘眾二萬北徇魏縣,密笑 曰:無能為矣。因西還鞏洛,留徐世勣備之。

越王侗皇泰元年,魏公密至洛,驕矜不惜士眾。徐世 勣數諫,不懌,令出鎮黎陽以疏之。屢為王世充所敗, 密欲退阻河北,守太行,東連黎陽以圖進取。諸將單 雄信、王伯當等各以州縣降世充,於是密遂歸唐。 宇文化又殺秦王浩,自稱帝於魏縣,國號許。魏徵隨 密至長安,唐以為祕書丞,徵自請安集山東,乘傳過 黎陽,勸世勣籍密舊境以降,詔授勣黎陽總管,賜姓 李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