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147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百四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四十七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百四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百四十七卷目錄

 大名府部紀事二

職方典第一百四十七卷

大名府部紀事二编辑

唐高祖武德二年,淮安王神通擊宇文化及於魏縣, 走之。竇建德趣洺相,神通走黎陽,建德攻破之。掠神 通及魏徵等,徐世勣走免,後以父在掠詣建德降,建 德使守黎陽,以魏徵為起居舍人。滑州刺史王軌奴 殺軌,函其首獻建德,建德以奴殺主,大逆,立命斬之。 反其首滑州,吏民大悅。州遂降,由是旁州縣望風歸 附。王世充徇地至滑臺,世勣所籍入唐,黎陽以南州 縣復入世充。

三年,李世勣復歸於唐。李密故將杜才幹守濮州,時 邴元真叛密,降王世充,世充以為滑州行臺。僕射才 幹怒,亦詐以眾降之,元真因自往招慰,才幹縛而戮 之。遣人齎首至黎陽,祭告密墓,而自以其地降於唐。 四年,劉黑闥遺書竇建德故將士在趙魏者,故將士 爭殺唐官吏應之。及入魏州,刺史權盛、總管傅道毅 死之,復擊走,李世勣拔相、黎、衛州諸郡縣。

五年,唐李世民取相,進次肥鄉,敗黑闥於洺水,黑闥 奔突厥。初,黑闥引突厥兵南侵,河北州縣皆附之。魏 州總管田留安奮擊黑闥,降其卒六千人。

太宗貞觀十四年,滑州河清。

高宗永徽六年,滑州大水。

武后垂拱三年七月,魏州出鐵如意,長數十丈。 中宗嗣聖元年二月癸卯,滑州大雨雹,殺燕雀。己酉 朔日,有食之在營室五度。

十三年,契丹入冀州,以狄仁傑為魏州刺史。

中宗景隆二年,長垣縣民家雞有三足。

中宗神龍元年六月,滑州大風拔木,黃氣如旗鼓狀。 睿宗景雲二年十月,滑州暴風發屋。

元宗開元元年,河決魏郡。

三年,河北水。十二月丁未,滑州大雨雹。

十四年,魏州水溢。

十九年,滑州水。

二十年秋,滑州大水。

二十九年,滑州刺史李邕獲異馬於河,瓊鱗,臆嘶不 類馬,日行三百里,獻於朝,畜之御GJfont。已而祿山亂,西 隨幸咸陽,入渭水,化為龍。

天寶元年十月,魏郡貓鼠同乳。

十四年,安祿山反。十二月,陷靈昌郡及陳留,殺河南 節度使張介然。常山太守顏真卿起兵討賊,河北諸 郡皆應之。壬子,濮陽人尚衡以兵討安祿山。

十五年二月,加顏真卿河北採訪使,真卿擊魏郡,大 敗祿山太守袁知秦,拔之。以賀蘭進明為河北招討 使,是時,郭子儀等敗思明,復河北諸郡。

肅宗至德二載,滑州防禦使許叔冀以其城降,史思 明奔彭城,河南節度使崔光遠拔魏州,史思明復陷 之。春正月,史思明自稱燕王於魏州。三月,郭子儀等 九節度之兵潰於相州。

上元元年,制郭子儀統諸道兵趣范陽,因定河北諸 郡。魚朝恩阻之,不果行。五月,史朝義將令狐彰以滑 州降。

代宗大曆元年,祿山將田承嗣以魏州降,置魏博等 五州防禦使治魏州,是年陞為節度使。

十年正月,田承嗣反,陷相州,又陷洺衛州。夏四月,敕 貶承嗣,發諸道兵討之。

十一年二月,赦田承嗣,入朝。七月,田承嗣寇滑州,節 度使李勉敗績,田承嗣以兵援靈曜,李忠臣敗之於 匡城。

十三年三月,詔復討田承嗣,既而釋之。

德宗建中元年,魏博大雨,水橫流,苗稼蕩盡。

二年,魏博節度使田悅反,與諸節度使各遣使詣成 德。節度使李寶臣謀勒兵拒命,詔以馬燧為魏博招 討使。田悅、李正己、李惟岳連兵拒命,悅遂舉兵寇邢 洺。詔馬燧、李抱真、李晟討田悅,戰於臨洺,大破之。李 正己死,子納自領軍務,與李惟岳遣兵救田悅,軍洹 水,與燧相拒。

三年四月,朱滔、王武俊反。發兵赴魏州,救田悅。詔朔 方節度使李懷光討之,六月,李懷光擊朱滔、王武俊 於愜山,敗績。十一月,田悅自稱魏王,置百官,倣天朝 而特易其名。

四年五月,滑濮河潰。是年,滑州馬生角。十月,朱泚反, 據京師,上遣使告難。魏縣行營諸將相與慟哭,懷光遂帥眾赴長安。十二月,李希烈寇滑州,刺史李澄以 城降。

興元元年,田緒殺田悅,詔以緒為魏博節度使。朱滔 聞田悅死,遣將馬實攻魏州,李希烈將李澄以滑州 降。

貞元二年,義成節度使李澄卒,其子克寧殺行軍司 馬,墨衰視事。劉元佐出師境上,遣使諭之,克寧乃不 敢襲位,詔以賈耽為義成節度使。

《唐書·薛嵩傳》:嵩子平為鄭滑節度使,數戰有功。始,河 溢瓠子,東泛滑,距城纔二里所。平按求故道出黎陽 西南,因命其左裴弘泰往請魏博節度使田弘正,弘 正許之。乃籍民田所當由者易以他地,疏道二十里, 以釃水悍,還壖田七百頃於河南,自是滑人無患。 《宋務光傳》:務光以監察御史巡察河南道。時滑州輸 丁少而封戶多,每配封人,皆亡命失業。務光建言:通 邑大都不以封。今命侯之家專擇雄奧,滑州七縣,而 分封者五,王賦少於侯租,入家倍於輸國。請以封戶 均餘州。又請食賦附租庸歲送,停封使,息傳驛之勞。 不見納。

《南部新書》:唐賈耽為滑州節度使,酸棗縣有一下里 婦,事姑不敬,姑年老而無目,晨食,婦以餅裹糞授姑, 姑食覺異,留之。其子出還家,姑問其子,此何物,向者 婦與吾食。其子仰天大哭,有頃,雷震發,若有人截婦 人頭,以犬首續之。耽令牽行於境內,以戒不孝者,時 人號為狗頭婦。

《唐小說載》:賈魏公鎮滑日州,民有病虱瘤者,魏公云 此病世間無醫可治,惟千年木梳燒灰及黃龍浴水 乃可治,後果然。

貞元四年,魏博境內烏鳥群飛,銜木為城,高二三尺, 方十里,節度使田緒惡而焚之,信宿復如之,烏口並 流血。

十五年秋,滑大水,民漂溺甚眾。

憲宗元和九年,魏博節度使田弘正遣其子布將兵 助討淮西。

十一年十二月,王承宗寇滑,義成節度使渾瑊與戰, 敗績。

十三年,下制罪狀李師道,詔魏博節度田弘正、義成 節度李光顏討之。

十四年二月,田弘正、李愬屢敗。平盧都知兵馬使劉 悟勒兵捕師道與二子,斬之,慰諭軍民,及鞠治助師 道逆謀者。田弘正遣使賀,悟函師道父子首詣弘正 營,露布以聞,淄青等十二州皆平。

穆宗長慶元年七月,成德兵馬使王廷湊殺節度使 田弘正,魏博節度李愬聞變,縞軍赴討,會疾不果起, 復田布為魏博節度使,討之。九月,相州軍亂,殺刺史 邢濋。

二年,魏博節度使田布移兵討賊,部將史憲誠脅軍 叛,田布不從,自殺。詔以憲誠為節度使。

文宗太和二年,魏博軍亂,詔發義成軍討之。十二月, 魏博行營兵馬使丌志紹反。

三年正月,義成節度使李聽討魏博,平之。秋九月,滑 州李有華實可食,魏博府有蟲,狀如龜,鳴晝夜不絕 聲。

開成三年,河決滑州外城,魏濮諸州蝗蝻生。

開成四年正月癸酉,彗星出西方,至室十四度。閏正 月甲申朔乙酉,月食在營室。七月,滑州雨雹,蝗。八月 辛未,流星出羽林,有尾跡長十丈,有聲如雷。

武宗會昌三年,朝廷進討劉稹,恐河北諸鎮陰結以 撓兵事。於是詔李回持節至魏博,諭節度使何弘敬 及諸鎮,而弘敬諸鎮咸奉詔。

宣宗大中十二年,滑州水害稼。

懿宗咸通十二年,魏博逐其節度何全皞。時全皞年 少,驕恣好殺,又減將士衣糧,故為亂。全皞單騎走,追 殺之。推牙將韓君雄為留後,尋復為魏博節度使。 僖宗乾符元年,濮州王仙芝作亂,聚兵數千,起長垣。 二年五月,王仙芝陷濮、曹州,冤句人黃巢聚眾應之。 廣明元年初,黃巢入長安,上幸興元。義成節度使王 處存聞之,號哭累日,舉兵入援,遣千人間道詣興元, 衛車駕。

中和二年,魏博節度使韓簡聞帝在蜀,天下已亂,陰 欲拓地覬望非常,遂舉兵寇鄆州及河陽,其將樂行 達殺之,詔以為留後,賜名彥禎。

光啟二年三月,義成軍亂,逐其節度使安師儒,推牙 將張饒為留後,師儒來奔全忠,遣朱珍等引兵乘雪 夜趣滑,出其不意,遂下滑,以胡真為留後。十二月,魏 州地震。

文德元年,天雄軍亂,囚其節度使樂彥禎。其子相州 刺史從訓攻魏,來乞兵。遣朱珍助從訓攻魏,而魏軍 殺彥禎,從訓戰死。魏推趙文GJfont為留後,從訓以兵三 萬臨城,文GJfont不敢出,眾復殺之,推羅弘信為留後,詔 以弘信為節度使,朱全忠討黃巢,弘信入粟三萬斛,馬二百匹,以助軍興。已而秦宗權亂,復詔弘信餉粟, 尋遣雷鄴責之其帳下。牙軍遂擅殺鄴,全忠以檄譙 讓弘信,弘信不敢報。

昭宗大順元年,以朱全忠兼宣義節度使,遂如滑州, 假道於魏以伐河東,因責其軍需。魏人不許,於是攻 魏,遣葛從周自黎陽濟河,龐師古下淇門,而自以大 兵繼之。魏人戰於內黃,大敗之,屠故元城,弘信懼,厚 禮請和。是時全忠方圖河北,亦欲結納弘信,遂及和。 由是魏州入服於汴。

乾寧三年,李克用攻魏州。夏四月,河溢。

光化元年,劉仁恭率兩鎮兵十萬擊羅紹威。紹威求 救於梁,梁遣李思安救魏,敗仁恭於內黃,斬首五萬。 仁恭走,梁追擊之,自魏至長河,橫尸數百里。

天祐元年,魏州城中地陷,天雄軍節度使羅紹威懼。 己而牙校李公佺作亂,紹威遂與朱全忠合謀,以其 兵詐殺其牙軍八千餘。家眾大恐,於是軍亂,梁王全 忠討平之。

梁太祖乾化元年,晉王遣周德威趣澶魏,張承業攻 邢州,自以大軍繼之。移檄河北州縣,而自攻魏州,不 克。梁以羅周翰年少,詔李振為天雄軍節度。使間道 夜入魏,助翰城守。德威拔夏津,澶州刺史棄城走,進 攻黎陽,會楊師厚引兵攻邢州,晉師乃還。九月,帝由 洛陽輿疾自將兵擊趙,以宣義節度使楊師厚從,至 洹水,夜行迷失道,乃次魏州,大閱於魏東郊。

二年二月,帝復如魏州,以晉人及鎮定兵攻魏故也。 已而晉人以輕兵擊梁,梁軍大擾,遂棄輜重南走,而 以師厚留屯於魏,張宗奭留守西都,次白馬。殺左散 騎常侍孫騭、右諫議大夫張衍、兵部郎中張攜。秋七 月,楊師厚引兵入牙城,殺牙將潘晏、臧延範,遂逐節 度使羅周翰,而自據其軍。梁以師厚為天雄軍節度 使,徙周翰鎮宣義。

均王貞明元年,春二月,梁分天雄軍為兩鎮。夏四月, 魏人降晉。六月,晉王入魏。秋七月,晉人襲澶州,劉鄩 圍晉於魏縣,晉主潰圍出,獲免。八月,梁劉鄩引兵襲 晉陽,晉人備之,還取澶州。

二年三月,劉鄩及晉人戰於故元城,敗績,奔滑州。晉 人遂取衛州。九月,晉王如魏州,復以相州隸天雄軍, 以李嗣源為刺史。河北皆入於晉,惟黎陽為梁守。 三年二月,晉王攻黎陽,劉鄩拒之,不克而去。

四年,晉人攻內黃、滑州。留後朱友倫夜渡河,奪馬千 匹。

五年,以王贊代賀環為北面行營招討使。是時,晉已 城德勝寨,贊自黎陽攻澶州,不克,退屯於楊村。 龍德元年冬十月,梁節度使戴思遠及晉人戰於戚 城,敗績。

二年春正月,梁襲晉魏州,不克,攻德勝北城。二月,晉 王還魏州,梁兵遁還。秋八月,梁GJfont凝、張郎襲取晉魏 州,執其刺史李存儒。

三年,夏五月,詔以宣義軍節度使王彥章兼北面行 營招討使,圍德勝南城,拔之。進攻楊劉,不克乃罷。冬 十月,宣義節度使王彥章及唐人戰於中都,死之。 五代華溫琪,人物俊雅,少從黃巢為盜,及至反亂,後 乃敗潰,溫琪逃散,避於滑州。自顧狀貌魁偉,懼不可 容,乃自投白馬河,或沉或浮,流數十里。河上人見援 之,又自縊於桑林,折而又不死。忽有田父見之,曰:子 相貌堂堂,非常人也。奈何求死。吾乃匿汝於家。後時 平出仕於梁,朱溫以為節度。

莊宗同光四年,鄴都兵亂遣。李紹榮招諭之,不能下。 尋詔李嗣源將親兵討之,而李嗣源復以眾反唐,宦 官景進讒義成軍節度使李繼麟於莊宗,殺之,滅其 家。

明宗天成三年,唐鄴都軍復亂,討平之。

長興元年,唐詔削董璋官爵,遣天雄軍節度使石敬 塘討之。

潞王清泰三年,唐天雄軍亂。奉聖都虞候張令昭逐 節度使劉延皓,以應河東。延皓走洛陽,削其官爵,以 張令昭權知天雄軍事,詔以范延光為天雄軍四面 行營招討使討之。秋七月,唐克魏州,張令昭伏誅。是 年,石敬塘乞兵契丹以禦唐,契丹遂舉國入援破唐, 立敬塘為晉皇帝,塘割幽薊等十六州以賂之。 晉高祖天福元年,天雄軍節度使范延光潛結成德 留後祕瓊,為亂不報。及瓊之齊過魏,延光遣兵遮殺 之。二年六月,范延光舉兵魏州反。傳箭於義成軍節 度使符彥饒,遣兵渡河,焚草市。詔楊光遠討之,光遠 部署白奉,進屯白馬津。杜重威屯衛州,而自屯滑。延 光出兵二萬抵黎陽口,義成軍節度使符彥饒亦舉 兵反,指揮使盧順密討平之。楊光遠敗魏兵杜重義 等。三年八月,澶州刺史馮暉降。九月,范延光降。晉主 懼楊光遠難制,於是復建州刺史慕容超,將騎數千 前覘契丹,會遇契丹入鄴都,且戰且卻至榆林店,力 戰百餘合,殺傷甚眾。俄而契丹繼出新兵來戰,二將曰:吾屬勢不可走,唯以死報國耳。會日且暮,諸將怪 覘兵不還,安重引騎兵救之,契丹解去。又是年三月, 河決澶滑。

六年八月,河決滑州。

十二年,晉亡之明年,契丹署耶律郎五性為鎮寧節 度使,殘虐吏民,澶州賊帥王瓊率其徒千餘人圍之 於牙城,契丹懼,引兵救之,敗死。以天雄軍節度使杜 重威為歸德節度使,重威拒命,發兵反漢。詔高行周 為鄴都行營都部署討之。

開運元年,滑州河決。

漢隱帝乾祐元年,河決滑州。內黃民武進妻一產三 男。又是年,以郭威為鎮寧軍節度使。又其年冬,契丹 寇邊,郭威以樞密使北伐之魏州,契丹遁去。

三年十一月,漢主承祐殺其樞密使楊邠、侍衛指揮 使史弘肇,三司使王章遣使殺天雄軍節度使郭威, 不克。威舉兵反,遂殺其主承祐。郭威北伐契丹,至澶 州為軍士所擁,遂自立而還,國號周。

周太祖廣順二年,河決鄭滑。

《五代史·李琪傳》:琪兄珽拜左諫議大夫,太祖幸河北, 至內黃,顧珽曰:何謂內黃。珽曰:河南有外黃、下黃,故 此名內黃。太祖曰:外黃、下黃何在。珽曰:秦有外黃都 尉,在今雍丘。下黃為北齊所廢,在今陳留。太祖平生 不愛儒者,聞珽語大喜。

太祖卒詔葬袞冕、通天冠、絳紗袍於澶州,葬劍甲於 大名。

世宗顯德六年,帝定三關,還輿疾,次澶州。

宋太祖建隆元年,澶州蝗。澶濮諸州自春正月至於 夏六月不雨。

二年,河決滑州靈河縣。

三年正月,滑州甲仗庫火。九月辛巳,河決澶州。 四年夏五月,大雨,雷震焚槁聚。

乾德元年正月,澶、滑、魏諸州饑六月,澶濮蝗。

三年,河決澶州。

四年,河決滑州,壞靈河大隄,是年,澶州貢麥兩岐至 六岐者,凡一百七十五本於朝。

開寶元年,滑、澶諸州大水,民饑。是年,澶州民謝興董 遠妻並產三男。

二年九月,澶、滑大水,害稼。

三年,滑州大風雨雹,害稼。

四年,河決澶州,壞民田廬。

五年,河決濮陽,是年,河北霪雨,澶、滑諸州大水。 六年,東明產瑞麥。是年,大名府澶、滑二州水傷苗。 七年,滑州蝗蝻。

八年,河決澶州頓丘縣。秋,澶州蝗。

太宗太平興國二年,河決頓丘白馬。

三年秋七月,河決澶州之頓丘。八月,滑州黃河清。 四年,澶州河漲滑州,黎陽縣河清。

五年,契丹南侵,帝自將禦之。戰於長垣,大破之,進駐 蹕大名,因大獵,已而契丹軍走乃還。

七年四月,滑州蝻蟲生,復奏嘉禾一莖四穗。是年,大 名府御河漲。澶州龍衛軍卒靳興妻產三男,滑州歸 化軍卒安旺妻產三男一女。

八年夏五月,河決滑州,由韓村東南流沿彭城入淮。 九月,雎水溢長垣為災。

雍熙元年三月,滑州河復決。

三年十二月,契丹南侵入邢深諸州,魏博之間騷然, 詔蠲河北逋租給復三年。

四年正月,澶州黃河清三百里。遣使募兵於河北諸 州。

端拱元年春正月,澶州黃河清二百餘里。

淳化元年,大名府旱災,民大饑。

三年,大名府諸州縣復旱,開州守臣趙德獻忘憂草 圖,花萼相重而生。

四年九月,河決澶州,陷北城,壞舍千餘區。十月,河決 澶州西北,流入御河。

五年,契丹南侵。

真宗咸平元年,帝次澶州,賜父老錦袍茶帛,又次於 大名,諸軍大敗契丹。

二年,契丹南侵邢、洛之間,十二月,帝自將禦之,次於 大名。以李神福、王繼英並為行宮使,甲子,帝躬御鎧 甲於中軍。

三年春正月,帝發大名。時邊境候騎數至有司,議脩 天雄軍城壘,詔劉承規乘傳經畫之。十一月,契丹陷 德清軍,遂寇澶州,帝出王欽若知天雄軍,自將禦之。 渡河次澶州,及契丹盟而還。丁酉,契丹兵出塞,戒諸 將勿出兵,邀其歸路。

五年,河北並滑州饑。

景德元年六月,河決澶州橫壟埽,有星出天雄軍北 方,隕於西北,光丈餘。

二年,詔放澶滑諸州兵歸農,令有司省給之。是年,遣 監察御史朱博赴德清軍,收瘞契丹所戰沒骸骨,致祭。河決澶州。

三年八月,大名府嘉禾生。

四年,河決澶州王八埽。

大中祥符元年,天雄軍紅雪,已而雨血。八月,河決通 利軍御河,復溢合流,齧大名府城,人溺死者無算。 七年八月,河決澶州大吳埽。

九年,大名府合穗禾生。十二月,大名監馬生駒赤色, 肉尾無鬃。十二月,澶州霜害稼。

天禧二年,滑州河決,已而龍現於滑州河。

三年,河決滑州,遣使塞之。

四年秋八月,河復決滑州。先是,四月,西南方兩月重 見。占曰:當大水。

仁宗天聖六年八月,河決於澶州王楚埽。

七年六月,河北大水,壞澶州浮橋。

明道元年,河決澶州橫隴埽。

景祐元年,大名復產合穗禾。

三年十月,橫隴水口料物場災,燬薪芻一百九十萬。 四年,滑州野蠶成被長二丈五尺。

康定元年,滑州河溢,壞民廬舍無算。

慶曆元年,河決澶州商胡埽。

七年冬十月,貝州卒王則以妖言聚眾謀,以明年正 旦斷澶州浮樑作亂。會其黨潘方靜以書謁賈昌朝, 以其事聞。王則據甘陵,賈昌朝遣指揮使馬遂往說, 賊不從,死之。

皇祐二年,河決大名府郭固口。

至和元年,詔滑州屯禁兵三千。

嘉祐元年夏四月,河決溺死者數萬人。

英宗治平元年,東明饑。

《宋史·呂夷簡傳》:夷簡以鎮安軍節度使同平章事兼 樞密使,契丹聚兵幽、薊,聲言將入寇。議者請城洛陽, 夷簡謂契丹畏壯侮怯,遽城洛陽,亡以示威,景德之 役,非乘輿濟河,則契丹未易服也。宜建都大名,示將 親征,以伐其謀。或曰:此虛聲爾,不若修洛陽。夷簡曰: 此子囊城郢計也。使契丹得渡河,雖高城深池何可 恃耶。乃建北京。

《李肅之傳》:肅之,迪之子,字公儀,通判澶州。契丹使將 過郡,而樓堞壞圮,肅之謂郡守曰:吾州為景德破敵 之地,當示雄疆,今保障若是,且奈何。遂鳩工構城屋 凡千區,已而中貴人銜命來視,規制一新,驚賞絕異, 聞朝,擢知德州。

《張昭述傳》:昭述為河北都轉運使,河決澶淵,久未塞。 會契丹遣劉六符來,乃命昭述城澶州,以治隄為名, 調兵農八萬,逾旬而就初。六符過之,真以為隄也。及 還而城具,甚駭愕。

《陳堯佐傳》:堯佐知滑州,造木龍以殺水怒,又築長隄, 人呼為陳公隄。

青箱記李復圭三世皆知滑州。天聖中,其祖康靖公 若谷知。慶曆中,其父邯鄲公又知。及後八年,復圭又 知。前知邯鄲公嘗迎侍康靖公,題詩於州廨,曰:滑守 如今是世官,阿戎出守自金鑾。郡人莫訝留題別,孫 息期同住此看。後復圭刻石記其事。

《龍川別志》:元昊未順,契丹要求無厭。范文正公以為 憂,乞城京城,以備狄,眾惑其說,惟呂許公以為非,曰: 雖有契丹之虞,設備當在河北,奈何遽城京城,以示 弱乎。使虜深入而獨固一城,天下擾矣。乃議建北都, 因修其城池,增置守備,識者韙之。

《舊志》:宋張日用知德清軍,大旱,民有爭水者,日用曰: 今為汝借水三寸,三日內還汝。乃於水中刻表為記, 日用即詣廟為文,具述借水事,立廟中以俟。即日大 雨,使人視其表,果及三寸而止。

英宗治平二年九月庚申夜,西北蒼黑雲長三丈許, 貫營室壘陣。

三年三月己未,有彗星晨見於東方,其光芒長七尺 許。

神宗熙寧四年八月,河溢澶州曹村,又於北京新隄 下注御河。

十年秋七月,河大決澶州,故道遂絕,復南徙而東,匯 於梁山,分為二,一合南清河入於淮,一合北清河入 於海。凡灌郡縣四十五,壞田逾三十萬頃。

元豐元年秋七月,澶州決水塞。

三年,澶州之孫陳埽及大小吳埽決。

四年四月,小吳埽復大決,自澶州徐曲口注入衛河。 六月,河溢內黃埽,七月決吳埽。

七年,河溢元城埽。

哲宗元祐元年,河決大名。

紹聖元年,滑州浮橋火。

元符元年,河北諸郡皆被水災。秋七月,河決內黃。 徽宗大觀二年,黃河溢決入御河,合流灌大名府及 館陶以東。

三年,澶州芝草生。

政和六年,三山黃河清。宣和三年,河決三橋。

七年,金將粘沒喝等分道入寇,召种師道為兩河制 置使,詔中官梁方平帥衛士守黎陽。

欽宗靖康元年正月,金人襲走梁方平於黎陽,遂渡 河而南,陷滑濬諸州。金人攻東明,京東將董有鄰率 眾拒之,斬首十餘級。詔种師道屯滑州及姚古。种師 中分道北禦金人,金人入長垣。知縣上官敏功死之, 詔贈五官,與一子恩澤。詔康王使金,奉袞冕輅上金 主,尊號十八字王,由濬、滑至磁州,州人諜知副使王 雲欲謀逆,遂殺雲而王還次相州。宗澤部將岳飛敗 金人於滑州。十二月,康王督兵萬人,分列五軍,次大 名。宗澤以二千人及金人力戰,敗之,破其三十餘砦。 張俊以守東明有功,轉武功大夫。二年春正月,帝在 澶州,金遣甲士及中書舍人張徵來召,宗澤命壯士 射之,徵乃遁。金人以明珠孛革為河北統軍,屯濬州。 帝割兩河地以入金,而民不從。宗澤引兵自大名至 開德及金人十三戰,皆捷。夏四月,命宗澤先勒兵分 駐長垣以備非常,金人擁二帝及后妃、太子三千人 由滑北歸,宗澤提軍走黎陽,追之於大名,欲據金人 歸路,邀還二帝,而勤王之兵卒無至者,遂不果。 高宗建炎元年十二月,宗澤諸軍復渡河,大名府德 清、開德皆降之。金人復分道入寇,阿里刮克濬及滑, 於是宋遣劉衍趨滑州。

二年正月,劉衍還。二月,金人犯滑州,宗澤部將張撝 請勒兵往救,澤選五千付之,力戰而死。已而澤遣王 宣赴撝不及,遂與金人大戰,敗走之,以宣權知滑州。 二月,澤遣步將趙世興復滑州。夏四月,王彥引兵屯 滑州,會宗澤以禦金。九月,詔張俊自東京至開德,復 以馬擴為河北應援使,以備金。已而金人破信王榛 於五馬山,遂由黎陽渡河,合兵以侵開德府,城陷,守 臣王棣死之。時經略司主管鄭建古亦為亂兵所殺, 以魏行可假禮部侍郎使金,見於開德府。十二月,金 訛里朵陷北京,守臣張益謙、轉運裴運等率眾迎降, 獨提刑郭永罵敵不屈,死之。

高宗建炎四年三月,北京順豫門生禾五穗。河北盜 酈瓊戍滑州,會金人入滑,戍卒亂,眾推瓊為帥,瓊勒 兵勤王,由滑趨淮,凡萬人。已而為金人所敗,以其眾 屬於劉光世。九月,金人立劉豫為齊帝,都大名。 《劉豫傳》:建炎四年,金人遣大同尹高慶裔知制誥,韓 昉冊豫為皇帝,國號大齊,都大名府。先是,北京順豫 門生瑞禾,濟南漁者得鱣。豫以為已受命之符,遣弟 麟持重寶賂金左監軍撻辣,求僭號,撻辣許之。 五年,以岳飛為鎮寧軍節度使。

紹興六年,金兀朮提兵入黎陽。

七年,兀朮自燕山歸黎陽。

九年,金廢劉豫為蜀王。三月,金人始移行臺於大名 府。

十年,金命都元帥宗弼以兵自黎陽趨汴,遂平河南 諸郡。

十三年五月,金人復分道來侵,兀朮自黎陽取河南。 十五年,大名牛生麟。

孝宗乾道五年,大名路饑。

淳熙四年春正月,大名路饑。

十五年,河北大水。

十六年六月,河決諸州縣。

紹興二十一年,金人發汴至大名,將士多還歸者。 二十九年,金籍大名路,凡年二十八以上五十以下 者並為軍,以伐江南,諸路皆如之。

三十年,博州王友直矯制,自稱為河北安撫制置使, 以其徒王任為副,勒兵凡數萬,復大名而遣使入朝。 詔以友直為忠義都統制,復改為天雄軍節度使,任 為天平節度使。

寧宗嘉定二年,蒙古兵取金開、滑,各置萬戶,如制。 金知大名府事烏古論誼謀為亂,捕誅之。

八年,金主自大名入汴京。三月,金設大名等處訓練 義兵,以為鄰境聲援,已而大名兵八萬潰於固安。九 月,詔開、濬、滑諸州置連珠寨,又置大名府行總管於 柘城縣。

十年,蒙古將木華黎攻大名,守臣徒單登城督戰,哈 剌拔都射之,中左目,徒單部將遂開門南奔,華黎追 殪之。於是東徇青、齊,下令禁毋抄略,嚴實籍,所隸磁、 洺、魏博、濬、滑、相、恩諸州戶三十萬詣軍門降之。 十二年,金詔樞密遣官簡嶺外諸軍之武健者,屯濬、 滑諸州。

十五年,宋大名忠義彭義斌復京東州縣。

十七年,蒙古敗金兵於大名。

理宗端平元年,金亡。

端平四年,大名路旱。九月,大名路宣慰司獲宋諜王 立等,蒙古詔釋之,仍給衣糧遣還。

景定三年,蒙古詔大名兵及河北諸郡兵並會濟南, 已而以中書左丞闊闊、尚書怯列門、宣撫游顯行,宣慰司事於大名諸州,兵皆隸焉。

五年,大名大水。

度宗咸淳元年,大名雨雹。

咸淳三年,蒙古、陝西行省以開州數叛,請調懷孟諸 路兵七千人戍守之。

五年,大名路饑。

六年,大名路桑蠶皆災。

七年,大名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