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258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二百五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百五十八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二百五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二百五十八卷目錄

 東昌府部紀事二

 東昌府部雜錄

 東昌府部外編

職方典第二百五十八卷

東昌府部紀事二编辑

穆宗隆慶二年,芝生於武城南郊。

三年春,博平等縣白雀群飛,閏六月,衛河決,館陶溺 死人畜無算。

神宗萬曆六年五月二十九日,崇武驛樓雷震,擊殺 男子一人。

八年正月,雨水冰。

九年十月十五日,茌平縣夜多火光,風吹面烝如暑。 十年,大疫。

十一年,雨雹,大如GJfont,皆龜甲旋螺之形,六月初四日, 夜半有流星如月,自北方向東南墮,白氣如煙,久之 始滅。

十二年四月初一日,甘露降於恩縣,麥秀兩岐百本。 十四年春,大旱,民剝木掘草以食。

神宗萬曆十四年十二月,郭大通等謀反,事覺伏誅。 大通為府健卒,乘歲饑陰召諸力士數十人與王登 等謀反旁郡,潛應者以數千人。約立春前一日,有司 迎春東郊,殺官舉事。至期,其黨密首郡守蕭公應宮, 公錯愕,遣人偵之,眾已露刃。郊關追刺,遣者急闔城, 門擒捕首惡數人,鞫斬之。是時,群黨徂伺,遠近洶懼, 推官劉君芳譽火其獄薄於庭,曰:諸脅從一切不問 也。眾遂定。

十五年,大旱。

十九年夏六月,蝗。

二十四年,丘縣劉定室產芝三本。

夏,冠縣雨雹如GJfont。 二十五年八月甲申,所在水沸溢數尺。

二十七年正月,聊城等地方有狼遍野。

二十七年三月,太監馬堂榷稅臨清,市人以萬數乞 哀堂,闔門射殺數人,眾怒,焚官舍,盡捶殺其從者,事 聞詔逮守備王煬,餘行撫按捕治。是年,兩中官奉遣 抽稅,境內一稅臨清商賈,一稅臨濮水保、二會兩地, 僅小聚落往事。三四月間,居民轉鬻牛馬耕具,旁郡 商賈往往湊集,三日而罷。先期,聞中使至,各鳥獸散, 有司多方號召,稅不及三百金,分徵各州縣,市租代 輸,以實原奏之額。各處市井亡賴,賄投中官,竄名使 籍,輕車怒馬,胸盤錦繡,自號委官。由是,委官日相屬 於道,執黃旗前驅,遮所過舟車,橫索財物,恣意鞭笞, 有司莫敢問。臨清張益甚,諸惡少以百數。假辦國課, 提銀鐺道上,戮辱商賈,所輸不厭,意輒蹂躪諸貨物。 城中負薪賣菜,非納錢不得闌出入。不旬日間,闤闠 撤肆,城闉掃跡,市民嗷嗷無所得食,群萬人乞控中 官,須臾變激,積尸枕藉,檢視之,大半脫逸。群偷臂上 刺墨猶新。是時,州官牘報各衙門,撫按會疏奏聞巳 九卿科道,合請罷榷使,上一切不報。

《府志》:神宗萬曆二十八年春,大饑,斗粟百錢。

四十三年,大饑。

熹宗天啟二年,地震,黑風起,濮州白蓮教徐鴻儒等 倡亂,破鄆城,州守管鳳鳴戒嚴,賊至境遁去。

六年,開州大盜鄭江、鄭海等寇濮、兗州府,參將陳思 明擒之。

七年,濮州白蓮教荊五、辛應時,妖僧建宇等聚眾謀 逆,州守王廷對計擒之。

愍帝崇禎三年秋,七月,叛兵五百餘人自臨清北入 丘縣界北新店集,搶掠頭畜、金珠、衣帛等物無算。 八年,流寇逼丘境,至宋八畽北軍門,委南兵營將官 防守。

十三年,大名府巨寇彭捷率眾萬餘人謀攻濮州,時 彼郡司李南洙,源濮州人奉命監軍,偵知以書抵濮, 官紳密報撫院王國賓檄,兗郡總兵楊御蕃遣副將 馬岱禦之,兵少賊眾,不克。楊御蕃聞砲聲,飛衝大破, 追殺三十餘里,斬首千餘,載填城壕,饑民爭食,力盡 賊遁。至清豐縣地,方遇南監軍計擒之。冬十一月,元 城賊渠米玉糾眾劫殺朝城縣,西北饑民數千隨之, 焚燬西關、北關,自是而勦兵之往來頻矣。

十四年正月,土寇李鼎懸圍濮州城,總兵楊御蕃卻 之,鼎懸投降。二十九日,土賊郭八、董魁、董化秀、郭林、 楊生宇等入高唐州城,焚燬州治,擄掠一空。

十五年閏十一月,土寇黃三馬、君銳等乘夜攻莘縣 城,焚關廂。二十七日,城陷,男婦多亡去,廟宇、官舍、民 房焚燬,城居寥落,范縣土寇吳廷賓乘亂入城大掠而去。

崇禎十三年,大饑,赤地千里,土寇四起。

十四年大疫。

十六年,朝城縣知縣趙應昌計擒米玉及其餘黨,盡 殺之。秋八月,巡撫丘祖德統兵生擒吳廷賓,獻俘餘 黨解去。

東昌府部雜錄编辑

《水經注》:漯水出東郡武陽縣。今漯水上承河水於武 陽東南,西北逕武陽新城東,曹操為東郡所治也,引 水自東門石竇,北注於堂池,池南故基尚存。中城內 又立一石,甚大。城西門名水井門,門內曲,中水井猶 存。門外有故臺,號武陽臺,匝臺亦有隅雉遺跡。 河水注《述征記》曰:嚚磝,津名也,自黃河泛舟而渡者, 皆為津也。其城臨水,西南崩於河。宋元嘉二十七年, 以王元謨為寧朔將軍,前鋒入河平碻磝守之。都督 劉義恭以沙城不堪守,召元謨,令GJfont城而還。後登城 之魏,立濟州治此也。河水衝其西南隅,又崩於河,即 故茌平縣也。應劭曰:茌,山名也,縣在山之平陸,故曰 茌平也。

臨河有四瀆祠,東對四瀆口,河水東分濟,亦曰泲水 受河也。然滎口水,右斷門不通,始自是出東北流逕 九里與清水合放泲瀆也。自河入濟,自泲入淮,自淮 遶江,水徑周通,故有四瀆之名也。昔趙殺鳴犢,仲尼 臨河而嘆,自是而返曰:丘之不濟,命也。夫琴操以為 孔子臨狄水而歌云:狄水衍兮,風揚波,船楫顛倒更 相加。余按臨濟,故狄也,是濟所逕也,得其通稱河水。 又逕楊墟縣之故城東,俗猶謂是城,曰陽城矣。河水 又逕茌平城,東城內有故臺,世謂之時平城,非也,蓋 茌、時音相近耳。

漯水又北絕莘道,城之西北有莘亭,春秋桓公十年, 衛宣公使伋使諸齊,令盜待於莘,伋壽繼殞於此亭。 京相璠曰:今平陽陽平縣北一十里有故莘亭,道陳 蹊要,自衛適齊之道也。望新臺於河上,感二子於宿 齡,詩人乘舟誠可悲矣。今縣東有二子廟,猶謂之孝 祠矣。

河水,舊東河,逕濮陽城東北,故衛也,帝顓頊之墟。昔 顓頊自窮桑徙此,號曰商丘,或謂之帝丘,本陶唐氏 火正閼伯之所居,亦夏伯昆吾之都,殷之相又都之, 故《春秋傳》曰:閼伯居商丘,相土因之是也,衛成公自 楚丘遷此,秦始皇徙衛君角於野,王置東郡治濮陽 縣,濮水逕其南,故曰濮陽也。沛公守濮陽,環之以水, 張晏曰:依河水自固。春秋僖公十三年,夏會於鹹。杜 預曰:東郡濮陽縣有咸城者也,是瓠子,故瀆又東逕 桃城南。《春秋傳》曰:分曹地,自洮盡曹地也。今甄城西 南五十里有桃城,或謂之洮也。

《堂邑縣志》:邑城名白雀,以城訖時白雀馴集故也。迨 今時或見焉。且真武廟為元白雀,觀址以掘得石刻 所識,如此則城之命名有自矣。

《西溪叢語》漢《樊噲傳》:從攻項籍,屠煮棗。晉灼曰:《地里 志》無今清河,有煮棗城。功臣表有煮棗侯。顏師古曰: 既云攻項籍,屠煮棗,則其地當在大河之南,非清河 之城明矣,但未詳其處耳。予考後漢《地里志》,濟陰郡 冤句有煮棗城,此正在大河之南也,可以補漢史之 闕。

莘縣有甘泉,邑父老相傳,昔有領命取東海水引藥 以療疾者,限期甚急,道經本縣,夜宿城東邸店,愁懼 不已,夢寐間有神告以此處有甘泉,其源通於海,可 取之以復命,明旦果尋至井,嘗其水,味甘美殊常,遂 取之以歸,後疾果愈。

東昌府部外編编辑

《舊志》:齊襄公游姑棼遂田,於貝丘見大豕,從者曰:公 子彭生也。公怒曰:彭生敢見。射之豕,人立而啼,公懼 隊於車。

《水經注》:漢建武二年,鮮于冀為清河太守,欲作公廨, 未就而亡,後守趙高計功用二百萬五,官黃秉功、曹 劉適言四百萬錢,於是冀乃鬼見,白日從入府,與高 及秉等對,共計校定為適秉所割匿,冀乃書表自理 其略,言高貴不尚節,畝壟之夫而箕踞,遺類研密失 機,婢妾其性,媚世求顯,偷竊銀艾,鄙辱夫官,易譏負 乘。誠高之謂臣不勝鬼言。謹因千里驛聞,待高上之, 便西北去三十里,車馬皆滅不復見,秉等皆伏地物。 故。高以狀聞,詔下還冀西河田宅,妻子兼為差,代以 旌幽中之訟。

《列異傳》:高唐人華歆未仕時,嘗宿人門外,主人婦夜 產。有頃,兩吏詣門,便辟易卻,相謂曰:公在此。躊躇良 久,一吏曰:籍當定,奈何得住。乃前向歆拜,相將出入, 並行共拜,曰:當與幾歲。一曰:當三歲。天明,歆去。後欲驗其事,至其向故住問元消息,云已死,歆乃自知當 為公。

《茌平縣志》:石勒少被掠,賣與茌平師懽為奴,有一老 父謂勒曰:君魚龍髮際上,四道已成,當貴為人主,甲 戌之歲,王彭祖可圖。勒曰:若如公言,弗敢忘德。忽然 不見。諸奴歸以告懽,懽亦奇其狀貌而免之。後勒自 為趙王,改號建國。咸和五年,稱皇帝。

酉陽雜俎高唐縣鳴石山,巖高百餘仞,人以物扣巖, 聲甚清越。晉太康中,逸士田宣隱於巖下,常拊石自 娛,每見一人,著白單衣,徘徊巖上,及曉方去。宣後令 人擊石於巖上,潛伺,俄然果來,因遽執袂詰之,自言 姓王,字中倫,衛人,周宣王時入少室山學道,比頻適 方壺,去來經此,愛此石響,故輒留聽之。乃求其養生, 惟留一石,如雀卵。初則凌空百餘步猶見,漸漸煙霧 障之,宣得石,含輒百日不饑。

《夷堅志》:濮陽人續生身長七八尺,剪髮,留二三寸。不 著褌褲,破衫齊膝而已。每四月八日,市場戲處皆有 續生,郡人張孝恭疑之,自在戲場對一續生,又遣奴 子到諸處,凡戲場果皆有續生。天旱,續生入泥塗,偃 展久之,必雨。土人謂之豬龍。夜中有人見北市電火, 往視之,有一蟒蛇身在電裏,至曉見續生拂灰而出, 後不知所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