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280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二百七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百八十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二百八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二百八十卷目錄

 登州府部藝文一

  登之罘山刻石      秦無名氏

  東觀刻石          同前

  海賦           晉木華

  乞罷登萊榷鹽狀      宋蘇軾

  超然臺記          前人

  北海十二石記        前人

  海山亭記         明毛紀

  重修蓬萊閣記       宋應昌

  憩井記          王雲鷺

  松石記          閻士選

  登遼原非異域議      陶朗先

  蓬萊閣記         陳鍾盛

  礦議            前人

  蓬萊閣賦          潘滋

  登州府部藝文二

  古風           唐李白

  登瀛洲閣          李愿

  望仙門           前人

  題淳于髡墓        柳宗元

  不夜城          獨孤及

  登蓬萊閣         宋趙忭

  海上書懷          蘇軾

  乘槎亭次韻         前人

  登州海市并序      前人

  文登蓬萊閣下石壁千丈為海浪所戰時有碎

  裂淘灑歲久圓熟可愛土人謂之彈子渦取數

  百枚以養石菖蒲且作詩遺垂慈堂老人

                前人

  軾始於文登海上得白石數升如芡實可作枕

  聞梅丈嗜石以遺其子子明學士子明有詩次

  韻             前人

  頃年楊康功使高麗還奏乞立海廟板橋僕嫌

  其地湫隘移書使遷之文登因古廟而新之楊

  竟不從不知定國何從見此書作詩稱道不已

  僕復不記其云何也次韻答之  前人

  望海            前人

  歸山操         金馬丹陽

  雲屯山         元丘處機

  煙霞洞四首         前人

  石門山         明劉子房

  觀海            薛瑄

  磁山            邵寶

  望海           王廷相

  戲為登州歌四章      王世貞

  與僚佐望海二章       前人

  初至登州就臺小憩      前人

  余遊蓬萊閣睹彈子渦石因記蘇長公一章歌

  之與參政姜公共拾取數十枚為玩遂戲效其

  體作數語書付道士并呈姜公公前身為白玉

  蟾高弟解服食法其有以教我  前人

  和吳峻伯蓬萊閣六絕     前人

  寄訊蓬萊閣        王世懋

  遊珠璣崖有序     左懋第

  過文登營         戚繼光

  煙霞洞          王真人

 登州府部紀事

 登州府部雜錄

職方典第二百八十卷

登州府部藝文一编辑

《登之罘山刻石》
秦無名氏
编辑

維二十九年,時在中春,陽和方起,皇帝東遊,巡登之 罘,臨照于海。從臣嘉觀,原念休烈,追誦本始,大聖作 治,建定法度,顯著綱紀,外教諸侯,光施文惠,明以義 理,六國回辟,貪戾無厭,虐殺不已。皇帝哀眾,遂發討 師,奮揚武德,義誅信行,威燀旁達,莫不賓服,烹滅彊 暴,振救黔首,周定四極,普施明法,經緯天下,永為儀 則。大矣哉!宇縣之中,承順聖意。群臣頌功,請刻于石 表,垂于常式。

《東觀刻石》
同前
编辑

維二十九年,皇帝春遊,覽省遠方,逮于海隅,遂登之 罘,昭臨朝陽,觀望廣麗。從臣咸念,原道至明。聖法初 興,清理疆內,外誅暴彊。武威旁暢,振動四極,禽滅六 王,闡并天下,菑害絕息,永偃戎兵。皇帝明德,經理宇 內,視聽不怠,作立大義,昭設備器,咸有章旗。職臣遵 分,各知所行,事無嫌疑,黔首改化,遠邇同度,臨古絕「尤常。職既定,後嗣循業,長承聖治。群臣嘉德,祗頌聖 烈,請刻之罘。」

《海賦》
晉·木華
编辑

昔在帝媯,臣唐之世。天綱浡潏,為凋為瘵。洪濤瀾汗, 萬里無際。長波涾。「《迆延》八裔,於是乎禹。」乃鏟臨崖 之阜,陸決陂潢而相沷啟龍門之岝,「墾巒陵而嶄 鑿。群山既略,百川潛㳿。泱漭澹泞,騰波赴勢。江河既 導,萬穴俱流。掎拔五嶽,竭涸九州。瀝滴滲淫,薈蔚雲 霧。涓流泱瀼,莫不來注。於廓靈海,長為委輸。」其為廣 也,其為怪也宜,其為大也爾,其為狀也,則乃「浟湙瀲 灔,浮天無岸。浺瀜沆瀁,渺瀰湠漫。波如連山,乍合乍 散。噓噏百川,洗滌淮漢,襄陵廣斥。」㵧浩汗,若乃大 明。轡于「金樞之穴,翔陽逸。」駭于扶桑之津,彯沙礐 《石蕩》。《島濱》。於是鼓怒,溢浪揚浮,更相觸搏。飛沫起 濤,狀如天輪膠戾而激轉,又似地軸挺拔而爭迴。岑 嶺飛騰而反覆,《五嶽》鼓舞而相濆淪而《滀漯》,鬱 沏迭而隆頹盤。激而成窟。滐而為魁。㴸泊柏 而迆颺。磊匒匌而相豗。驚浪雷奔,駭水迸集。開合解 會,瀼瀼溼溼。葩華踧𣻳濘潗㵫。若乃霾曀潛消,莫 振莫竦。輕塵不飛。纖蘿不動。猶尚呀呷。餘波獨湧。澎 濞灪碨磊山壟。爾其枝岐潭瀹,渤蕩成汜,乖蠻隔 夷,迴互萬里。若乃偏荒速告,王命急宣,飛駿鼓楫,汎 海凌山。於是候勁風,揭百尺,維長綃,挂帆席。望濤遠 決,冏然鳥逝。鷸如驚鳧之失侶,倏如六龍之所掣。一 越三千,不終朝而濟所屆。若其負穢臨深,虛誓愆祈, 則有海童邀路,馬銜當蹊,天吳乍見而髣髴,蝄像暫 曉而閃屍。群妖遘迕眇,《冶夷》決帆摧,橦戕風起惡。 廓如靈變,惚恍幽暮氣似天霄靉。雲:《布》。昱絕電, 百色妖露呵。《掩鬱》。睒無度,飛澇相磢,激勢相沏, 崩雲屑雨,浤浤汨汨,踸踔湛濼,沸潰渝溢,瀖泋濩渭, 蕩雲沃日。於是舟人漁子,徂南極東,或屑沒於黿鼉 之穴,或挂𦊰於岑嶅之峰,或掣掣洩洩於裸人之國, 或汎汎悠悠於黑齒之邦,或乃萍流而浮轉,或因歸 風以自反。徒識觀怪之多駭,乃不悟所歷之近遠爾。 其為大量也,則南澰朱崖,北灑天墟,東演析木,西薄 青徐,經途瀴溟,萬萬有餘。吐雲霓,含龍魚,隱鯤鱗,潛 靈居。豈徒積太顛之寶貝,與隋侯之明珠,將世之所 收者,嘗聞所未名者,若無且希世之所聞,惡審其名, 故可仿像其色靉?其形。爾其水府之內,極深之庭, 則有崇島巨鼇,峌𡸣孤亭。擘洪波,指太清,竭磐石,棲 百靈。颺凱風而南逝,廣莫至而北征。其垠則有天琛 水怪,鮫人之室。瑕石詭暉,鱗甲異質。若乃雲錦散文 于沙汭之際,綾羅被光于螺蚌之節。繁采揚華,萬色 隱鮮。陽冰不冶,陰火潛然,熹炭重燔,吹炯九泉朱。 《綠煙》:眇蟬蜎。珊瑚琥珀,群產接連。車渠瑪瑙,全積 如山。魚則橫海之鯨,突扤孤遊。戛巖嶅,偃高濤,茹鱗 甲,吞龍舟。噏波則洪連踧蹜,吹澇則百川倒流。或乃 蹭蹬窮波,陸死鹽田。巨鱗插雲,鬐鬣刺天。顱骨成嶽, 流膏為淵。若乃岩坻之隈,沙石之嶔,毛翼產鷇,剖卵 成禽。鳧雛離褷,鶴子淋滲,群飛侶浴,戲廣浮深,翔霧 連軒,洩「洩淫淫,翻動成雷,擾翰為林,更相叫嘯,詭色 殊音。若乃三光既清,天地融朗,不汎陽侯,乘蹻絕往, 覿安期於蓬萊,見喬山之帝像,群仙縹緲,餐玉清涯, 履阜鄉之留鳥,被羽翮之襂纚,翔天沼,戲窮溟,甄有 形於無欲,永悠悠以長生。且其為器也,包《乾》之奧,括 《坤》之區,惟神是宅,亦祇是廬,何奇不有,何怪」不儲。茫 茫積流,含形內虛。曠哉《坎》德,卑以自居。弘往納來,以 宗以都。品物類生,何有何無。

《乞罷登萊榷鹽狀》
宋·蘇軾
编辑

元豐八年十二月日,朝奉郎前知登州軍州事蘇軾 狀奏。「右臣竊聞議者謂近歲京東榷鹽,既獲厚利,而 無甚害,以謂可行。以臣觀之,蓋比之河北、淮浙,用刑 稀少,因以為便。不知舊日京東販鹽,小客無以為生, 大半去為盜賊,然非臣職事所當言者,故不敢以聞。 獨臣所領登州,計入海中三百里,地瘠民貧,商賈不 至,所在鹽貨,只是居民喫用。今來既榷入官,官買價 賤,比之竈戶,賣與百姓,三不及一。竈戶失業,漸以逃 亡,其害一也;居民咫尺大海,而令頓食貴鹽,深山窮 谷,遂至食淡,其害二也;商賈不來,鹽積不散,有入無 出,所在官舍皆滿,至于露積。若行配賣,即與福建、江 西之患無異。若不配賣,即一二年間,舉為糞土,坐棄 官本,官吏被責,專副破家,其害三也。官無一毫之利, 而民受三害,決可廢罷。竊聞萊州亦是元無客旅興 販,事體與此同。欲乞朝廷相度,不用行臣所言,只乞 出自聖意,先罷登、萊兩州榷鹽,依舊令竈戶賣與百 姓,官收鹽稅。其餘州軍,更委有司詳講利害施行。謹 錄奏聞,伏候敕旨。」

《超然臺記》
前人
编辑

「凡物皆有可觀,苟有可觀,皆有可樂,非必怪奇瑋麗 者也。餔糟啜醨,皆可以醉;果蔬草木,皆可以飽。」推此 類也,吾安往而不樂?夫所謂求福而辭禍者,以福可喜而禍可悲也。人之所欲無窮,而物之可以足吾欲 者有盡。美惡之辨,戰於中而去取之擇,交乎前則可 樂者常少,而可悲者常多,是謂求禍而辭福。夫求禍 「而辭福,豈人之情也哉?物有以蓋之矣。彼遊于物之 內,而不遊于物之外,物非有大小也,自其內而觀之, 未有不高且大者也。彼挾其高大以臨我,則我常眩 亂反覆,如隙中之觀𩰚,又烏知勝負之所在?是以美 惡橫生,而憂樂出焉,可不大哀乎!」余自錢塘移守膠 西,釋舟楫之安而服車馬之勞,去雕牆之美,而庇采 椽之居;背湖山之觀,而行桑麻之野。始至之日,歲比 不登,盜賊滿野,獄訟充斥,而齋廚索然,日食杞菊。人 固疑余之不樂也。處之期年,而貌加豐,髮之白者,日 以反黑。余既樂其風俗之淳,而其吏民亦安予之拙 也,于是治其園圃,潔其庭宇,伐安丘、高密之木,以修 補破敗,為苟完之計。「而園之北,因城以為臺者舊矣, 稍葺而新之,時相與登覽,放意肆志焉。南望馬耳常 山,出沒隱見,若近若遠,庶幾有隱君子乎?」而其東則 盧山,秦人盧敖之所從遁也;西望穆陵,隱然如城郭, 師尚父、齊桓公之遺烈,猶有存者。北俯濰水,慨然太 息,思淮陰之功而弔其不終。臺高而安,深而明,夏涼 而冬溫,雨雪之朝,風月之夕,余未嘗不在,客未嘗不 從。擷園蔬,取池魚,釀秫酒,瀹脫粟而食之,曰:「樂哉遊 乎!」方是時,余弟子由適在濟南,聞而賦之,且名其臺 曰「超然。」以見余之無所往而不樂者,蓋遊于物之外 也。

《北海十二石記》
前人
编辑

「登州,下臨大海,目力所及。沙門、鼉磯、牽牛、大竹、小竹, 凡五島,惟沙門最近,兀然焦枯,其餘皆紫翠巉絕,出 沒濤中,真神仙所宅也。上生石芝,草木皆奇瑋,多不 識名者。又多美石,五采斑斕,或作金色。」熙寧己酉歲, 李天章師中為登守,吳子野往從之游。時解貳卿致 政,退居于登,使人入諸島取石,得十二株,皆秀色粲 然。適有舶在岸下,將轉海至潮,子野請于解公,盡得 十二石以歸,置所居歲寒堂下。近世好事能致石者 多矣,未有取北海而置南海者也。元祐八年八月十 五日,東坡居士蘇軾記。

《海山亭記》
明·毛紀
编辑

東萊郡城之艮隅僅里許,有故臺焉,實當教場公署 之後,巋然數仞,日就荒頹,過而睥睨,莫有問之者。考 之《郡志》,為南燕慕容氏所築,號為「燕臺。」然父老相傳, 舊名「望海」,疑秦漢間占氣候仙者之所為也。又嘗憶 國初沿海設望墩以備倭寇,此殆其遺趾邪?皆未可 知也。蓋世道恬熙之餘,斯民相忘于無事之天久矣。 嘉靖丙戌,海道憲副碧巖馮公偶于閱武之暇,陟而 觀之,則見神洞諸峰羅于東南,渤澥洪濤匯于西北, 而其雄峻渾闊之氣,悉于是乎會萃焉。乃慨然嘆曰: 「茲一方之勝概也,可使其蕪沒于荒煙野草之際,而 與尋常丘垤等邪?」爰命工因舊基增而拓之,高廣加 三之一。壘石于麓,甃甓于顛,樹亭其上。亭外繚以垣 墉,可憑可倚。前為石磴,四十有九級,縈迴以上,若凌 虛御風然。臺以丈計,高不踰三,而圍可二十有八;亭 以尺計,高凡二十,而圍則百餘。材用以百計,皆取諸 公;羨人力以千計,皆取諸怠逋。里閭之下,不知有是 役也,居然異境,突出海邦,山川為之改色。公于是援 孟軻氏「登山觀海」之說,以名其亭。每值戎憲餘閒,時 一登焉。或芳辰令節,與郡之士夫燕會其中,把酒長 吟,凝眸遠眺,黥波蜃氣,浩瀚杳靄,潝潝濊濊《髣髴》,蕩 乎吾之襟次。而層巒疊巘,蒼翠硉兀,相對恍然,若超 出于塵埃之表者。至若風清雲淡,雨霽霞飛,市火村 煙,林霏鳥語,若遠若近,出沒不常。朝暮之間,變態萬 狀,會心感懷,可喜可愕,則斯亭之景,豈非所謂「瑰偉 絕特」之稱者耶?

《重修蓬萊閣記》
宋·應昌
编辑

按《史》,秦皇東遊海上,登之罘,以冀與神仙遇。漢武時, 燕齊迂怪之士扼腕言海上有蓬萊、方丈、瀛州三神 山之屬,仙人可致。帝欣然庶幾遇之,即其地以望蓬 萊,則蓬萊閣之名實昉此焉。說者曰:「茲名也,秦、漢之 侈心也,胡為乎沿之而以重修煩也。」攷《郡乘》,宋嘉祐 時,守臣朱處約氏實創構之,謂上德遠被,致俗仁壽, 「此治世之蓬萊也。」語具《貞珉》中。余覽而旨之,嘆曰:知 言哉!古人一丘一壑,不廢登詠。矧是閣首踞丹崖,頫 瞰滄溟,千折之檻,三重之階,恍然出人間世,固域內 一奇勝也,烏可無修?在昔堯天海涵,寅賓日出,周波 不揚,肅慎東來,爽鳩氏之所宅,管敬仲之所官,升降 不知凡幾,於海王之國僅一瞬也。可以觀世;風雨晦 暝之潮汐萬狀,沙門、鼉磯、牽牛二竹之樓臺閃忽,魚 龍犀螭象罔之出沒無常,安期、羨門、紫芝瑤草之若 有若無,憑欄一睇,恫心駴目,斯詫奇弔詭之囿也,可 以觀變。爾乃觀海攄襟,登高作賦,或明「風」於《爰居》,或 辨物於《楛矢》,或寓言於《齊諧》,或侈談於《裨海》,或賦《子 虛》以見奇,或禱「『海市』以志感。秀色雄乎濤聲,逸思巧于蜃氣,可以觀材。至若東扼島夷,北控遼左,南通吳 會,西翼燕、雲,艘運之所達,可以濟咽喉;備倭之所據, 可以崇保障;封豕靡所漁,長黥罔敢吸,可以觀要。」撫 時察變,度材修要,四者備天下之大觀矣,烏可無修? 語?有之薹以察氛祲、節勞佚,微獨于目觀美也。蓋古 之仁人君子,遐思逖覽,罔不在民。記「超然臺」則起物 外之想,登岳陽樓則勤先憂之思,寧獨騁盻望、流光 景,為曠己乎?若乃登茲閣者,紀綱之臣肅其憲令,封 疆之臣宣其慈惠,文學之臣藻其鞶帨,將帥之臣振 其武略,俾物無疵厲,民無夭札,躋斯世而蓬萊之,庶 幾仁人君子之用心哉!無論世無神仙,蓬「萊,政使有 之,以方我大明盛治,摹唐型周,海靜風恬,真人天境 界,果何若也?抑方丈瀛洲君子固掩口不欲道耶?然 則是閣也,修于治世尤亟矣。」余固曰:「知言哉,宋臣也。 卑卑秦漢,從臾者流,奚置喙焉?」是役也,前撫李公憲 檄經始稽費,則公課百餘緡,鄉官戚總戎輸資百餘 緡,預辦材遼左。會巡撫遼東顧公海檄兵道郝,返其 值金,輸木千金,艘運三年,財靡帑出,力靡民勞,規畫 宏敞,視舊貫什倍之矣。閣入國朝,一修于永熙間、再 修于成化七年,凡茲三修也。閣事竣,適不穀建節之 初,郡吏具狀,守巡以請,僉謂材美制鉅,地勝名遠,不 可以不記也,于是乎記。

《甜井記》
王雲鷺
编辑

蓬萊閣下百餘武,小海旁,有甘泉焉,秋夏苦霖潦所 浸,余甃以石壁,覆以瓦亭,扁曰「甜井。」客有過而問曰: 「茲泉也,郡胡珍重之若是也?」侍者不能荅,以告余。余 曰:「處有順逆,行有難易,區區一掬泉耳,而鄰于汪洋 無際之巨壑,千流皆鹵,萬派悉鹹。彼獨孑然挺然天 性,本來之甜淡無恙,硜硜然小人哉?敢藐海若,敢抗」 波臣。往來井井,難乎哉,易乎?客聞之,喟然曰:「滕、薛不 可以敵秦、楚也,勢也,雕刻不可以改面目也,定也,可 以為難矣。知其難,茲固予珍重斯泉之意也。」鐫之石。

《松石記》
閻士選
编辑

東海島中有石,其形怪異,我兵以防汛往者,舁之入 府,前守劉君命輦之閣,時聚觀者甚眾,睹此石溫潤 而栗,文理森如、根節盤結,千條萬縷,如老人蒼顏鶴 髮、蹲踞不前狀。環視底理,木質猶存,僉曰「此古松化 為石也。」再玩益真。余命築臺供之海神廟前。試問此 石生於何代,長於何時,何年為松,何年為石,以訖于 今,若有對者,而傾耳不聞。余嘗登岱宗之上,有五大 夫松在焉,尚爾亭亭。且琳宮梵宇,唐槐漢柏,不知其 幾。然木形俱未改。以石視之,固奕世兒孫行也。《抱朴 子》曰:「松樹三千歲者,狀如龍形,名曰飛節。」茲石固其 類與?余獨怪夫秦皇漢武之時,六龍親駕,停輿海澨, 駐蹕巖阻。比獻諛之徒,凡一草木之「異,誕為瓊枝瑤 草,迺不獲睹此石。彼孰知瓦礫皆能說法,卷石即是 傳丹。當時諸臣,固信不及,此宜石之隱而不現也。善 乎,吾夫子之贊《易》也,曰:『知變化之道者,其知神之所 為乎!昔修羊公化為石,羊以悟漢景帝;圮上公化為 黃石,以悟張子房,胥此類也』。」臺成,復鳩工攄材,為亭 於其間。時前守劉君名道遷,轉運以去。而今守黃君 名體仁方來,與郡丞燕君汝靖、倅樊君在峰、司理陳 君效忠、新司理張君綰、邑令邢君琦,皆樂觀厥成者。 余顧諸大夫而言曰:「歷觀前代,凡有事海上者,皆以 求仙黷武,人情倉皇,無從容暇豫之態,故耳目有所 不及。詳訖宋,且畫海而守,不敢越遼一步。惟我明威 德遠布,四夷賓服。我兵得盤桓島嶼間,而適與之值, 相呼挽之入舟以歸,蓋海波之不揚也久矣。固我國 家萬年太平持盈保泰之道,願與諸大夫時共圖之。」 諸大夫曰「唯唯。」遂書以為記。

《登遼原非異域議》
陶朗先
编辑

職府于四十三、四兩年設廠煮粥,賑救飢民。因登地 僻在一隅,本地既已絕糧,商賈又復難至,百萬災黎 嗷嗷待斃,唯有遼陽與登相望,一水可通。而又聞遼 民苦于粟多,無從貿易,具稟兩院,請弛遼禁。大約謂 「登州粟價每市斗且及一金,而遼價每市斗僅一錢。 程途切近,朝發夕至,無淮米迂阻之艱;水道平夷,無」 漕米陸運之苦。隨蒙撫院一面具題,一面發給招商 路引。職遵奉招徠,得商粟二十餘萬,再發官兵唬船 八十餘隻往來接運,而街衢充溢,市價驟平。厥後麇 至愈多,登粟之價反賤于遼,而孑遺之眾,始欣然慶 更生矣。此當日之景狀然也。然「疏海」未奉欽依,以危 急暫通者,以事平即禁。遼粟乍湧,發糶不行,遼商貯 粟登城,日久紅腐,再欲運還故土,而《海禁》又繩其後 始,所為慕救荒之招而來者,今且自捄其身之不給 矣。于是有如佟國用、沙祿、匡廷佐輩,或甘棄粟而遄 歸;如丁後甲、方茂、李大武輩,或至流落而難去。相率 而泣控于職者,日數十百人,其詞如怨如訴。蓋譙職 疏禁之議,職始之,職不能終之;而此數十百人,職招 之來,職又不能利之往也。職乃泫然對泣,尤不勝悵 然,捫心深慨。夫登州自有利而自失之,乃仰給于遼迨遼稍有利于登,而登又以此困遼也。請先言登、遼 不可相離之故,而後及登、遼相通之利,可乎?我《太祖 高皇帝》肇造區夏,再滌乾坤,其經營天下何所不周? 寧不知登、遼與倭共此一水,又寧不知遼于京畿陸 地相接,登于遼左隔水如壍,而卒屬遼左于山東也。 豈無深意?厥後判遼東與山東而二之,宜其一判不 復相關矣。乃自正德年間疏通海運而後,如嘉靖三 十七年,遼境阻飢,從巡按遼東御史陶之請,而轉登 萊之粟以捄。至萬曆十四年,遼境又飢,從海蓋道按 察使郝之請,而又轉登、萊之粟以捄。至十九年,倭奴 侵犯朝鮮,大兵東勦,又從巡撫山東都御史宋之請, 而轉全省之餉以餉官軍,又從巡按山東御史何之 請,許商人由海貿易。至萬曆三十年間,又從巡撫遼 東都御史趙之請,添設遼東海防同知,而商旅乃為 之大通。至三十七年,因登州總兵吳有浮以兵船興 販私貨,蒙山東、遼東各撫按兩院參奏,復立海禁。合 言之,登、遼兩地,通者,其常也;不通者,其變也。精言之, 登、遼海禁,無事尚能禁也,有事未有不議開者也。然 曰無事禁之,既無事矣,將焉用禁?曰:「有事開之。」夫有 事尚議開矣,無事又何為禁?故議者曰:「與其有事開 之,無事禁之,不若無事開之,有事禁之。與其待有事 而開之,而令兩地扞格不相習,又不若乘無事而嘗 開之,使兩地旋相為用之為便也。」昨歲三月間,遼東 按院不嘗以此說疏請於朝乎?內言:「遼之通登,有利 六焉。彼在遼言遼,尚未及于東省之利也。職謂登州 而通遼東,其利亦有六:一曰粟穀通則豐凶相」濟,而 地方可保無荒亂也。四十二、三年,東省之飢,至于父 食子,夫食妻;東省之亂,至于攻城池、劫庫獄,初猶斗 粟千錢,後至絕無粒粟,甚有抱金而自縊者。為荒為 亂,皆起于無可療飢耳。登州以遼粟焱至,乃免此厄, 其明效大驗也。誠使先無禁遼之令,則遼聞粟貴,將 不召而自來。其來常繼,其粟常「盈,何至死亡遍溝中, 而潢池接踵也。」由此以推,而遼之需登,當不異于登 之需遼。遼為邊境安危所係,尤自不小,胡可謂昨年 輸運為一時之計,而非久長之算也?二曰「貨殖通」,則 農末相資,而軍民可保無逃亡也。登之為郡,僻在一 隅,西境雖連萊、青,而阻山界嶺,鳥道羊腸,車不能容 軌,人不能方轡,荒年,則萊、青各與之同病,而無餘瀝。 以及登、豐年則萊、青皆行糶于淮、揚、徐、沛,而登州獨 無一線可通之路。是以登屬軍民,不但荒年逃,熟年 亦逃也。故登民為之諺曰:「登州如甕大,小民在釜底。 粟貴斗一金,粟賤喂犬豕。大熟賴糧逃,大荒受餓死。」 謂有無之不相應也。盱彼遼陽,一水可渡,是天造地 設以為登民生路者,奈何天固與之,人固絕之。誠令 登、遼兩地不為禁限,則商賈往來絡繹不絕,不惟登、 遼邊腹之間徵貴徵賤,人可使富,即青、萊、淮、泗皆可 與登、遼轉相貿易,則登州且為一大都會,奚翅豐年 販粟可以完糧,且市儈牙豎之業俱可自食其力,而 何患戶口之不殷繁,方輿之不充實「耶?言登而遼可 知也。遼不通登,更有何術以富之耶?則相通之法又 何憚而不為也?」三曰汛哨通則戰守相應,而兵食可 以互酌也。登、遼兩境俱設南兵以禦倭,初謂其習于 水戰,與北兵殊耳。然登州營南兵多至二千八百餘 名,坐糜厚餉二、三十年,既不聞與倭夷有束矢之加, 亦不聞與遼東效半「臂之用,歲費東帑五萬六、七千 金;識者已自嗤之。遼東為一大鎮,而所募南水兵止 旋順營五百名耳。以之備哨探,則不必如是之多;以 之當折衝,則何至如是之少。倘遇有事,能不調登兵 以充之乎?欲調登兵,可以素不識遼路者應之乎?」及 查登、遼防汛,「登兵出城五百里,至皇城島為信地。遼 兵出」旅順四百里,亦至《皇城島》為汛地。則知春秋兩 汛兩營之兵,原未嘗不往來水面也。且四十二年旅 順兵船歲久枯壞,特遣把總唐堯弼駕至登州,庀材 修艌,則知遼之水犀樓櫓,又不能舍登州而別為堅 利也。獨奈何登兵飽食安眠,老之陸地。旅兵孤懸一 堡,徒守枯魚,水道既通,謂宜無事則合操,「以習水戰, 出汛則更番以輪戍守,或每年于春秋二汛中先期 擇抽數日,聽登州總兵與旅順守備輪管一季,于交 界處所如皇城島等處操演水戰,俾指臂之勢時時 服習,庶臨事不至倉皇,此武事之有裨者也。」而又有 可議者,禦倭專重水戰,而南水兵二十年不聞水操, 則與土兵何異?乃土兵每名月食糧九錢,而南兵每 名月食糧有二兩一錢者,有一兩七、八錢者,最少亦 不下一兩四、五錢,則多費餉金,無謂也。人謂南兵乘 船慣便,北兵乘船股栗,此誠有之,然在習與不習耳。 竊見登民專以捕魚為業,乘潮出洋,目不加瞬;此獨 非北人乎?況今在唬船充水兵者,半係北人,安見北 兵之不可「以水也。若今南兵時演水操,即酌于戰船 中兼用一二北兵,以漸教演。行之久久,北兵皆知水 戰,即以土人充水兵,而以北兵之餉餉北人。南兵之 在陸營並不習水者,不可散歸以省餉乎?餉省而派徵自少,此亦與民休息之急務也。」四曰「舟楫通則水 道相習,而緩急可以為用也。」萬曆十九年,倭寇朝鮮, 大兵東援,欲覓舟師不得,而招太倉州沙船以為戰 艦。沙船者,商船也。用商船者何?以官船價輕,料觕不 倚命耳。國家既過防登人而恐其搆倭,則奚不并防 倭寇而慮其躪入乎?設或朝鮮乞師,如十九年故事, 其不能不募沙船甚明也。平時則防商船如巨寇,跬 步不許動移,有事則遠招之于太倉,旦夕唯恐其不 至,抑何愚已!孰若無事之時,俾商旅出于途;家有沙 船、人知水性;有事之時,一呼可雲集也。至于海商慮 其通倭,則或編定字號、或給引刻期、或造成一式,非 身家良善者不得駕使;非保結的確者不許開行。況 由登達遼,不及千里,非若浙、閩之海杳茫無據。給引 于此、驗泊于彼,違限有懲、夾帶有禁,自然不能為奸, 萬萬不必過計。倘曰「國家何患無金錢作舟楫,而焉 資此商舶為?」殊不知沙船一隻,非八百金不能造;無 事而議興作,眾必嗤以為迂;造之而徒若清人之在 彭,則又終歸于渙析,未有東海有事而不思招募沙 船者也。五曰禁令通則海賊屏跡,而草萊可闢以為 利也。由登至遼之路從東北行,而海中諸山如螺如 黛,遶于登、遼之間,俗謂之島。島有在登境而應屬登 轄者,有在遼境而應屬遼轄者,其中灌莽陰森、鞠為 茂草者固有之,乃平衍膏腴,可井而耕者不少矣。自 登、遼戒絕往來,而海中諸島一并棄而不問。海賊乘 機盤據其中,非夏非夷,自耕自食。問之遼,曰登之流 民也。問之登,曰遼之逋寇也。如劉公島一處,離威海 衛不百里,海賊王憲五造房五十三座,踞而有之,職 督率汛兵,逐其人,火其廬,而其地見在丈耕。他如黑 山、小竹、廟島、欽島、井島等處,業已開田八千餘畝,此 外《格于海》禁不得過而問之。此輩不靖,將寇在門庭, 而又奚用遠慮倭也?「誠令登遼水道不隔,則汛舸歲 有稽查、民舸時有往返,彼兔營鼠伏之輩,自不能潛 藏島中。膏地剡木可以為薪,焚畬可以則賦。即今黑 山等處募小民耕種,初開三年,議令納穀;再耕三年, 議照開荒例納銀;再越三年可成沃土,即照內地科 糧,見報撫、按兩院作正,濟邊充餉」,則何獨于諸島而 不然?其為利亦既彰明較著矣。六曰商販通則貨財 畢集,而國稅可因以為課也。昨歲遼東按院疏請通 遼,謂「山東不通于遼東,尚有六通四闢之途;遼東不 通于山東,止餘山海一線之路。」且謂:「遼東形勢,東南 則朝鮮,正東則建州,東北則北關、宰賽、煖兔,正北則 歹、青諸夷,西北則貴、英諸夷。而舊遼陽既」去,則炒花 諸夷反進而牧馬于兩河之間,微獨山海之咽喉無 幾,而三岔河又為蜂腰之勢,此其為遼東慮至深遠 也。但常人狃于目前,苟倖無事,山海一線不以為危, 而反欲藉此一線以為國稅之咽喉在是謂海路通 行,恐山海關之稅坐虧,而登遼兩處瀚漫不可稽查 者。殊不知九達之逵終出「城門之軌;千章之幹,不離 《孚甲》之根。由山東達遼,雖由大海,而水陸必由之途, 未有能越旅順口而飛渡者也。」今旅順見屬遼東,原 與山海關同一枝派,而金山去旅順不遠,原設有海 防同知一員,專管海務,莫若并以稅務,令其兼管,稽 以海。蓋道臣核以山海關部臣,萬一山海之陸稅稍 虧,則旅順「之水稅旋溢;況海運輕便,往者必多;計其 所稅,抽足《山海關》之外,未必不有贏餘;況事權盡屬 于遼東,則國稅仍歸于山海。《旅順口》之熙攘,孰非山 海之金錢?合《旅順口》與《山海關》之金錢,又孰非國家 之利耶?」以上六條,皆下訪士民之同情,上稽祖制之 深意,質之事理既可行,酌之邊計亦無悖。故敢即輿 論而為請耳。而世猶有難六者,不過曰恐海船之通 倭也。曰恐邊軍之逋逃也。抑不思國家因近倭而設 為登、遼也?將令其并力以拒倭乎?抑欲登拒遼、遼拒 登乎?果登與遼皆為拒倭而設也,政如同室之捄。然 平時耳目交相識、器用交相習,而後臨事可使相捄 如左右手也。奈何不思拒敵而徒自相拒?曰:此防倭 也;則不知何策也?至于逃軍一項,何地無之亦何地 必欲以海為限,慮遼軍之逃而以不通海運壍之矣。 彼大同、宣府、寧夏、延綏等邊皆無海者,將特鑿一海 以界之乎?察弊杜隙,存乎人耳。人之不求而乞靈於 海;一事偶失,遂欲指噎以禁食,可乎哉?《語》曰:「利不百 者事不舉,害不百者事不廢。」通遼之事,在遼先有《按 疏》之六利,而在登尤有今議之六利,而害則無之,似 乎無不可行者。若夫天津一路,萊州之民往返最便, 此又屬在內海。防警策應,皆與山東青、登、萊、《武德》四 道相關,載在《敕書》,則又不必于議通而自隨時可行 者也。

《蓬萊閣記》
陳鍾盛
编辑

登州濱海,而郡有山,蜿蜒分脈,泰宗來自東南,崒峍 海岸,作鎮城北。前人構閣其上,榜曰「蓬萊。」夫蓬萊境 界,號稱仙居,其說見於《山經水注》所記載。騷士韻客 所托興,不一而足。而是閣之構,乃以是名,其有慕而為之耶?抑將以形破影,以跡蹈空,使登是閣者,悟蓬 萊亦如是閣,不必更從閣外覓蓬萊耶?予以丙子秋 奉命守登。初一登臨,見荒煙蔓草、頹垣裂瓦,滿目蕭 條,感極而悲,蓋以崇禎五年燹於兵故也。及考諸輿 誌,則登為古嵎夷地,寅賓出日,於是乎在。而西北有 田公寨,是固五百義士所慷慨發憤不為漢臣者也。 北折而南,則有之罘島、文登山不夜城、繫馬臺,是固 秦皇、漢武所巡幸駐蹕、禱祀祈求,希望長生,而不可 得者也。極目浩渺,浮波隱見,則有皇城島鼉磯諸巒 峙其間。太宗渡遼之績,仁貴天山之功,流傳約略,猶 有可論述者。然則登雖小郡,實南北關鑰,自昔聖帝 明王英雄豪傑之所式化,馳騖之區也。烏睹所謂瑤 花琪樹、玉闕金楹之勝概,安期、子晉、王喬、葉善之往 來,而號曰「蓬萊」也哉?雖然世外蓬萊,有與無不必論, 而解脫韁鎖,滌除煩苛,以自心蓬萊,造斯世蓬萊,其 得失可還商也。我明太祖肇造區夏,薄海內外,靡非 臣妾。列聖相承,重熙累洽,民生三百年來,不見兵革。 雞犬桑麻,嬉游歌舞,聲影聞望。迄於四境前後長茲 土者,或公慈而廉明,或易直而子諒,政無虎猛,俗鮮 鴻哀。所稱至治之世,納兆庶於春臺,其在斯時乎?使 世外果有蓬萊,其優游自得,與物無競之景,當亦如 是已耳。無何亂起刊湮,蕩析之慘,仳離怨曠之氣,通 於城野。而曩之所謂雞犬桑麻,嬉游歌舞,聲影聞望, 迄於四境者,蓋已不可復識矣。予抵登之年,竭蹶砥 礪,積粟儲器,以戒不虞。幸而鯨波載息,蛟穴爰清。雖 不敢謂學道愛人遽臻上理,而生聚教訓,固守土者 之責也。其蕩析仳離之景,行且一轉,而曩昔嬉遊歌 舞之樂不且再見歟?其納兆庶於春臺,使之優游自 得也,即以環登為蓬萊亦可耳。至若流連景會,隨物 悲喜,寫《騷》情於毫端,抒逸興於賦底,則善乎!范希文 之言曰:「君子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雖 是閣之中,風潮月汐,霧彩星碁,一日之內,晦暝異態, 可娛宴而匪所思存也。時因葺治城垣,修建海神、天 妃諸廟,以為國祝釐、為民祈禱。用紀其事與予之意, 以告登眾,以貽後來有如此者。

《礦議》
前人
编辑

「開礦一節,事非刱起,臣子好義,急公為先。當此仰屋 告匱之日,苟可勉效,一得上佐持籌,雖建議奉行,犯 眾怒而為之,當所不惜。況因天地自然之利,曾奉先 朝舉行之例,下無科派之擾,上無搜括之煩,何不可 即為行者?」然審勢揆情,竊意言開礦于今日,與往時 異,言開礦于今日之登州尢與他郡異。蓋國家當物 力阜溢之時,偶一嘗試,迄無成效,則姑置之已爾,一 切功罪得失,事後不復追求。乃計此一事,採取必用 民夫,督率必置官吏,巡邏護衛必廣集兵丁,其間雇 募有費,廩餼有費,燒薙鎚鑿種種器具有費,即有所 得,計所費已先不貲。而且零星之竊取無數,通同之 侵冒難稽,往往有深入數百丈,尋覓「幾旬月,其不得 分毫者,其始則錢糧待用,區畫之難,其既則工程虛 糜,銷算之難,萬一得不償失,誰任其咎?」此其為害一。 然登郡可虞者,更不止此。本地之民獷悍難馴,五方 之眾,奸宄百出。海上多事而後室家漂散,土地荒蕪, 即使盡驅歸農,猶苦未復本業。一聞開採之令,愚者 恐身家後患,爭先竄匿。其黠且貪者,結黨連盟,占風 望氣。游手無貲,則倖希餬口,逋誅亡命,則藉徑安身。 焉知海澨內外,無觀釁煽禍之徒藪澤其中,而寧可 分別去取乎?而謂非開門延盜乎?此其為害二。近日 朝廷嚴保甲之法,稽察異言異服,驅逐必力,慮深遠 矣。今開礦必益數千人,招商採辦,安得人人皆土著 哉?及招得無藉之人,竄入報名里甲保正副,明知非 我族類,而下焉者不敢呵,上焉者不能問,此時保甲 之法尚得行乎?夫更驅五方之民,破保甲之法,幾率 天下而亂矣,其流禍可勝言耶?此其為害三。夫人唯 利欲之念,牢不可破,每相傾相軋,不惜以性命為壑。 此時倘深山窮谷,忽傳某人某處得有礦「沙若干」,便 群集紛囂,以強凌弱,率眾暴寡,小則殺傷斃命,大則 嘯聚稱戈,專欲難成,眾怒難犯,治之不可,化之不能, 此其為害四。不獨此也,守法良民,退處不爭矣。然不 惜五丁闢道之艱,而暑雨侵尋,蛇虺為伍。爾時督責 既窮,解散無策。外之揚帆搖櫓,可以泛海而作異人; 內之斬木揭竿,可以入山「而勾流寇。時腋變生,噬臍 無及。言念及此,實切寒心。此其為害五。登州數年來, 年歲非甚豐稔,而民尚不苦啼飢者,以米薪尚可措 辦也。若此端一開,則群口而食,群爨而炊,市鬻之人, 乘人之急,物價騰湧,米珠薪桂,誰能堪之?勢必攜老 扶幼,適彼樂郊而後已。」此其為害六。方今聖天子蠲 租減稅,愛惜元元,惟恐百姓不沾實惠。今開礦之議 行,附近居民之騷擾,苦不可言。更有一種棍徒,見人 家道稍殷,則曰「爾墓有金、爾宅有銀」,借端詐騙,無所 不至。黃旗偽插,任意施為,使哀哀黎庶,計求解免,或 賣兒鬻女,以全性命,以安先壟。敢怒而不敢言,不幾負聖天子憫恤德意乎?此其為害七。登。屬時逢旱魃, 掘人新墳而毀傷之,曰「打旱魃。」今開礦之令行,而甘 心報復洩憤者群起,而伐人之墓,傾人之居。彼奉上 命採辦,誰敢抗違,致蕩析離居,拋毀枯骸,種種傷殘, 不可枚舉。夫「打旱魃」尚慮後來事發而懼禍,今則公 然行之,憯不畏明,此豈聖明之世所宜有哉?此其為 害八大。凡天下事,利之所在,害必伏焉。即利十而害 一,尚當斟酌平衡。今則為利無幾,而為害弘多,且不 必計其後來若何,亦不必計其往事殷鑑若何?苐聚 烏合走死之人,為逐羶貪餌之事。縱各上臺恩威交 濟,調度有方,而此輩有何道義,有何忠誠,謂機彀之 不中變乎?斷斷未之有也。方今征調四出,無非救民 于水火之中;顧反令方出水火之《登民》,而復納諸《罟 擭》陷阱之內,固知所不忍也。查萬曆二十四年已舉 行,二十五年旋即報罷,則此事之不宜行也,往事明 徵矣。況今何時也?登何地也?若重以此舉,恐叵測之 患,不在賊寇,而在蕭牆之內矣。非私憂過計而故為 是不必然之慮也。

《蓬萊閣賦》
潘滋
编辑

厥惟登州,在昔牟子,星分虛危,地接瀚海,出日之方, 產藥之窊,泉有溫湯,城曰不夜。于是寧州開煙霞之 洞,文邑築望仙之臺,庶幾遇子喬于緱氏,接玉女于 天台者也。于是楚之客而至齊者,言于齊伯:「小人以 吏事聘于諸侯,無所辱命,則必觀蓬萊而歸矣。」齊伯 曰:「諾。」穀旦惟差,僚左胥會,霜戟明,鸞車噦建,霓旌飄, 羽蓋。步自刀魚之寨,經于沙門之宮。重嶺巍峗,以 《仡連岡》。閻以《巃嵸》。磥逶迤以層升周寥窲而徑至 覽檀巒之祕偈覿蒼巘之繪事薛藟鉤頡以倩俐鼯 《鼬睒》以睠漩,像罔閃偭以叫宵,鱷螭菌蹐而駢顛。 于是鳴籟吹,華鐘撞,肅龍妃祠海王。爾乃置酒于晃 爌之室,息燕于迢遞之軒。㪺瓊漿之瀖,灂蔬石華之 蜷。為坻為澠,或履或船;三釂二酹,既沃既沾。于是 停杯候潮,釃酒臨浪;極目空闊,舒襟沆瀁。氣泊漂以 不風,天清冷而無雲。夫何馮夷揮霍,陽侯噴濆,淫淫 洩洩,懸瀨襄漢。澎澎濞濞,流沫迸岸。泊磑曠以傾騰, 冏崛岉而相豗。紛盤盓以激雪,訇赴勢以奔雷,㴸《滀 漯》以迴而飛澇,怳蛇驚而鳥攫,欻龍踔而 虎跑,斯可以為傑矣。則又有傑者。于是西望諸山,大 竹小竹,瀰霧渺煙,峭壁無路,絕壑連天,大洋半洋,案 衍亶曼,千𡸖百㠑,窮之無端。「其上則翡翠孔鸞,鴝鵒 雎鳩;其下則白虎赤狐,駮馬驪牛;其華則鴈紅枸杞, 薏苡蘼蕪;其樹則楂梨橡栗,朱桐白榆;其土則丹青 雌黃,錫碧金銀;其石則赤玉元礪,玫瑰琳瑉。」斯可以 為宏矣。又有宏者,于是重城言言以中峙,大海湯湯 以四還,似芙蓉之出水,類明珠之走盤,既星羅于八 州,亦棋置于六衛,貔貅備倭之如林,冠帶鳴學而如 綴,朱門煜于長衢,黃茆綿于廣陌;驅噩織罽之鄉,負 鹽黑齒之國,斯可以為奇矣。則又有奇者,爾乃凌丹 崖而直上,抗蓬萊之所基。虹修梁以夭矯,猊穿柱之 躨跜。魚鱗切迭于重桷,蝦鬚戍削于綺疏。莽霧晻翳 于藻井,朝陽炫射于金鋪。于是拜神鰲以揚鬐,運大 鵬而奮翮。青天蕩蕩,引舌可舐;匏瓜歷歷,舉手可摘。 啟罘罳而流眺,叫閶闔以披胸。窺泰山之日觀,招九 疑之祝融。「何《大畜》之天衢,信憑虛而御」風。撫八埏于 我闥,眇四瀆于盂盎。雖身處江海之遠,而心存魏闕 之上。于是劃然長嘯,艸木振恐,單衣無溫,毛骨盡竦。 爾乃揖客而下,洗盞更酌,雜坐巖檻,踦屨盤髆,握取 石子,射覆縱謔。既而碧雲垂于員嶠,明月出于西山。 發商歌而互答,放白鶴以高騫。於是潘子顧謂客曰: 「今日之遊,樂乎?」客曰:「樂則樂矣,然而有所聞者,未之 見也;有所慕者,未之遇也。」潘子曰:「何謂有所聞者未 之見也,有所慕者未之遇也?」客曰:「昔蓬萊之仙,有安 期生之出阜鄉,麻姑之降蔡經。此而無之,是虛名也; 有而不見,是虛行也。二者無一焉而可。」潘子曰:「異乎! 吾所聞,徐生、侯生入海求仙者,是方士之瞀也。文成 死,欒大」誅,明天下之無仙人者,是武帝之覺也。今吾 與子之登斯閣也,有所見,有所遇矣。太公之興于營 丘,尚其功也;魯仲連之辭封爵,高其志也;韓信之軍 于濰水,屈其謀也;田橫之入海島,服其義也;《孟子》述 先王之遊觀,止邪心也;仲尼之欲乘桴浮海,示有為 也。今聖人在上,百臣成能,天無烈風,海波不興,歲豐 人足,訟簡刑清。于是致白雉于越裳,來肅慎之《楛矢》。 外內向風,遐邇一體。然後作為《雅》《頌》,陳之清廟,告厥 成功,書之竹帛,以垂無窮。此蓬萊之實也。若夫流連 之樂,神仙之事,何足多乎?客憮然避席曰:「吾乃今得 聞先王之風,願敬受教,無他

登州府部藝文二编辑

《古風》
唐·李白
编辑

「秦皇掃六合,虎視何雄哉。」飛劍決浮雲,諸侯盡西來。 明斷自天啟。大略駕群才,收兵鑄金人。谷正東開。 銘功會稽嶺,騁望瑯琊臺。刑徒七十萬,起土驪山隈。 尚求不死藥,茫然使心哀。連弩射海魚,長鯨正崔嵬。 額鼻象五嶽,揚波噴雲雷。鬐鬣蔽青天,何由睹蓬萊。 徐市載秦女,樓船幾時迴。但見三泉下,金棺葬寒灰。

《登瀛洲閣》
李愿
编辑

翠閣傍瀛洲,洲中勝事幽。沙明眠雪鷺,波漲宿霜鷗。 濺雨荷盤膩,縈風柳帶柔。公餘自多暇,尊酒奉仙遊。

《望仙門》
前人
编辑

樓影空門裏,門開望眾仙。綠鬟雲漠漠,翠黛月涓涓。 煙駕知何處,星槎記昔年。夕陽孤鳥畔,渺渺海浮天。

《題淳于髡墓》
柳宗元
编辑

水上鵠已去,亭中鳥又鳴。辭因使楚重,名為救齊成。 荒壟遽千古,羽觴難再傾。劉伶今日意,異代是同聲。

《不夜城》
獨孤及
编辑

涼風臺上三更月,不夜城邊萬里沙。離別莫言《關塞》 遠,夢魂長在子陵家。

《登蓬萊閣》
宋·趙忭
编辑

山巔危構倚蓬萊,水闊風長此快哉。天地函容百川 入,晨昏浮動兩潮來。遙思座土遊觀遠,愈覺胸中度 量開。憶我去年曾望海,杭州東向亦樓臺。

《海上書懷》
蘇軾
编辑

鬱鬱蒼梧海上山,蓬萊萬丈有無間。舊聞草木皆仙 藥,欲棄妻孥守市闤。雅志未成空自嘆,故人相對若 為顏。酒醒卻憶兒童事,長恨雙鳧去莫攀。

《乘槎亭次韻》
前人
编辑

人事無涯生有涯,逝將歸釣漢江槎。乘桴我欲從安 石,遁世誰能識「子差。」日上紅波浮翠巘,潮來白浪卷 青沙。清談美景雙奇絕,不覺歸鞍帶月華。

《登州海市》并序
前人
编辑

予聞登州海市舊矣,父老云:「嘗出于春夏。」 今歲晚,不復見矣。予到官五日而去,以不見為恨。禱于海神《廣德王之廟,明日見焉,乃作此詩》。

「東方雲海空復空,群仙出沒空明中。蕩搖浮世生萬 象,豈有貝闕藏珠宮。」心知所見皆幻影,敢以耳目煩 神工。歲寒水冷天地閉,為我起蟄鞭魚龍。重樓翠阜 出霜曉,異事驚倒百歲翁。人間所得容力取,世外無 物誰為雄。率然有請不我拒,信我人厄非天窮。潮陽 太守南遷歸,喜見石廩堆祝融。自言正直動山鬼,豈 知造物哀龍鍾。信眉一笑豈易得,神之報汝亦已豐。 斜陽萬里孤島沒,但見碧海磨青銅。新詩綺語亦安 用,相與變滅隨東風。

文登蓬萊閣下石壁千丈為海浪所戰時有碎编辑

裂,淘灑歲久,圓熟可愛,土人謂之「彈子渦。」 取數百枚,以養石菖蒲,且作詩遺垂慈堂老人。

前人

蓬萊海上峰,玉立色不改。孤根捍滔天,雲骨有破碎。 陽侯殺廉角,陰火發光采。纍纍彈丸間,瑣細成珠琲。 閻浮一漚爾,真妄果安在。我持此石歸,袖中有《東海》。 垂慈老人眼,俯仰了大塊。置之盆盎中,日與山海對。 明年菖蒲根,連絡不可解。倘有蟠桃生,旦暮猶可待。

軾始于文登海上得白石數升如芡實可作枕编辑

《聞梅丈嗜石,故以遺其子子明學士。子明》有詩,次韻            前人

海隅荒怪有誰珍,零落珊瑚泣季倫。法供坐令微物 重,色難歸致孝心純。只疑薏苡來交阯,未信蠙珠出 泗濱。願子聚為江夏枕,不勞揮扇自寧親。

頃年楊康功使高麗還奏乞立海廟板橋僕嫌编辑

其地湫隘,移書使遷之文登,因古廟而新之,楊竟不從。不知定國何從見此書?稱道不已,僕復不記其云何也。次韻答之    前人

退之仙人也,遊戲于斯文。談笑出偉奇,鼓舞南海神。 頃年三韓使,幾為鮫鱷吞。歸來築祠宇,要使百賈奔。 我欲遷其廟,下數浮空群。移書竟不從,信非磊落人。 公胡為拳拳,繫此空中雲。作詩頌其美,何異刻劍痕。 我今已括囊,象在六四坤。

《望海》
前人
编辑

「東海如碧環,西北捲登萊。」雲光與天色,直到三山回。 我行適仲冬,薄雪收浮埃。黃昏風絮定,半夜扶桑開。 參差太華頂,出沒雲濤堆。安期與羨門,乘龍安在哉? 茂陵秋風客,勸爾麾一杯。帝鄉不可期,《楚些》招歸來。

《歸山操》
金·馬丹陽
编辑

「能無為兮無不為,能無知兮無不知。知此道兮誰不 為,為此道兮誰復知。風蕭蕭兮木葉飛,聲嗷嗷兮鴈 南歸。嗟人世兮日月催,老欲死兮猶貪癡。嗟人世兮 魂欲飛,傷人世兮心欲摧。難可了兮人間非,指青山 兮當早歸。青山夜兮明月飛,青山曉兮明月歸。飢餐 霞兮渴飲溪,與世隔兮人不知。無乎知兮無不為,此心滅兮那復疑。天庭忽有雙鶴飛,登三宮兮遊紫微。

《雲屯山》
元·丘處機
编辑

《雲屯山》「雲冥冥,天風動搖飛雨零。神奇幻怪不可測, 千變萬化無常形。雲收雨霽杳無跡,但見群山羅翠 屏。山高谷深復何有,白石磊磊松煙青。春風浩蕩滿 山谷,直上似欲超天庭。心虛目極淡天闊,俛祝漠漠 環蒼溟。昔居菴地走三郡,今為洞天朝萬靈。虛空舊 基作新觀,萬世不朽傳佳名。」

《煙霞洞四首》
前人
编辑

山雲勃勃湧驚濤,海水漫漫浸巨鰲。極目下觀千萬 里,扶桑依約見蟠桃。

白石磷磷繞洞泉,蒼松鬱鬱鎖寒煙。碧桃花發朱櫻 秀,別是人間一洞天。

海上群仙培塿多,姑餘高峻出陂陀。太平直與稽天 翠,五嶽高標未見過。

海曲山河洞府低,蓬壺閬苑海東西。仙人玉女時遊 集,不許《桃源》過客迷。

《石門山》
明·劉子房
编辑

《遠遊》適絕境,艱難困行役。峨峨石門山,蒼蒼兩崖闢。 雲棧中盤紆,風濤外撞擊。羸馬厭微徑,荒祠棲叢棘。 石樹和煙植,草蒼帶日夕。俯身蓬萊城,孤塔出雲立。 獨向霧中來,遙遙羨雲翼。

《觀海》
薛瑄
编辑

驄馬曉辭萊子國,北上高岡俯遼碣。遼碣萬里大風 寒,山溪二月凌澌結。空濛極目春無邊,春濤洶湧含 春煙。還從絕頂下長坂,高城忽起滄溟前。滄溟倒浸 紅樓影,通衢四達塵埃淨。已應持節是明時,況復觀 風得佳境。天空海闊霜臺高,霜臺逸思何飄飄。巨鰲 負山真浪語,大方見笑非虛謠。乾坤俛仰高歌起,有 物無名大莫比。瀛海茫茫未足誇,真是人間一泓水。

《磁山》
卲寶
编辑

群山滾滾環滄海,看到磁山秀更尊。跨澗有松招客 旅,繞崖多竹長兒孫。寒雲片片生衣袂,石磴層層人 洞門。卻羡僧家閒更樂,笑他塵世竟趨奔。

《望海》
王廷相
编辑

少海南迴千嶂隔,青丘東去十洲環。未妨日馭低天 柱,直恐鰲峰觸帝關。孤槎無客更犯入,三島有仙常 駐顏。久矣滄溟遙結夢,茲遊真共水雲間。

《戲為登州歌四章》
王世貞
编辑

空令小婦怨遼陽,只隔風煙一水長。不道天河纔咫 尺,雙星夜夜永相望。

十三嬌小學搊箏,搊得箏如鸞鳳鳴。卻問秦王何處 去,不教童女訪蓬瀛。

約伴燒香海廟行,就中商婦獨含情。由來海市惟看 影,恰似《狂夫》枉得名。

彈子渦畔水爭流,小石星星滑似油。不惜紅裙裹將 去,與郎花下𩰚藏鉤。

《與僚佐望海》
前人
编辑

攜君躍馬最高峰,海色蒼然盡漢封。落日層波明玳 瑁,青天孤嶼削芙蓉。洲邊大核仙人種,浦外靈槎使 者逢。起看白雲出夭矯,不知何事但從龍。

其二            ,《前人》。

懸梯閣道倚蓬萊,地盡天空鴻鴈迴。日似海人珠捧 出,山疑秦帝石驅來。千秋未假徐生藥,六月長留袁 紹杯。為語異時陵陸改,始知塵世有仙才。

《初至登州就臺小憩》
前人
编辑

陸走費輪蹄,暑征困衣領。浹旬嵎夷造,乃使煩慮屏。 稅微公牘簡,訟拙人吏靜。海氣蠲夙苛,山風薦微冷。 庭葵俏然落,小雨殢遠景。篇留浩蕩域,酒引無何境。 臥起俱所適,低回發沈省。彼煩焉終卻,此逸寧遂永。 竊祿在牽絲,援階類汲綆。顏靦久京洛,心揜談箕穎。 千石幸未踰,吾其從小邴。

余遊蓬萊閣睹彈子渦石因記蘇長公一章歌编辑

之。與參政姜公共拾取數十枚為玩。遂戲效其體。作數語。書付道士。并呈姜公。公前身為白玉蟾高弟。解服食法。其有以教我  前人。

昔聞蓬萊頂,神仙好圍棋。爭道不相娛,散擲東海湄。 海若鼓鋒濤,為汝作玉師。歷落涵天星,皎鏡支漢機。 數驚驪龍顧,或起陵陽悲。我無菖蒲根,杯水浴置之。 豈必真壺嶠,方圓亦參差。宇宙在一掬,芥子為須彌。 姜侯蟾翁裔,服食夙所宜。他日訪三神,煮以療吾飢。

《和吳峻伯蓬萊閣六絕》
前人
编辑

坐看紅日映天雞,曙色中原一瞬齊。雄觀古來誰得 似,崑崙高挂大荒西。

虛無紫氣隱蓬萊,水落青天忽對開。已借鰲簪為島 嶼,還從蜃口出樓臺。

絳節秋逢鸞鶴群,安期遣信欲相聞。袖中亦有千年 棗,不羨瀛洲五色雲。

早晚蒼龍自在眠,春波織就蔚藍天。風雷忽捲秦橋 去,日月還依禹碣懸。

萬乘秋風屈布衣,滄桑今古定誰非。田橫五百應如在,徐市三千竟不歸。

君泛仙槎擬問津,我從東海學波臣。隋珠卻墜雙明 月,鯨島寒光夜夜新。

《寄訊蓬萊閣》
王世懋
编辑

遙聞高閣俯蓬壺為問三山定有無雲暖蜃樓朝結 市月寒鮫室夜沉珠驚湍檻外星河覆異域尊前島 嶼孤若遇安期須乞棗莫教「秦帝」石空驅。

《遊珠璣崖》有序
左懋第
编辑

余郡西北海涯有崖削立,其下滿白石,俱小而圓。遊人由山巔下。石徑曲折絕險仄,始至如履碎玉。余遊之時,群坐危石上,海濤接天,水拍岸作殷雷聲,兩大魚約數丈出沒濤中。余與叔姪兄弟、良友數人俱觀,大呼「浮白」 ,樂甚。《磨海水》題詩石上。

水拍青天濤捲雪。石峰片片皆奇絕。浮白狂歌《長吉》 詩。元氣茫茫收不得。

《過文登營》
戚繼光
编辑

冉冉雙幡度海涯,曉煙低護野人家。誰將春色來殘 堞,獨有天風送短笳。水落尚存秦代石,潮平不見漢 時槎。遙知百國微茫外,未敢忘危負歲華。

《煙霞洞》
王真人
编辑

古洞無門掩碧沙,四山空翠鎖煙霞。天開玉樹三清 府,池湧金蓮七子家。闡教客來傳道法,遊仙人去換 年華。可憐此地今誰管,春暖桃夭自發花。

登州府部紀事编辑

《史記秦始皇本紀》:「二十八年,始皇東行郡縣,於是乃 並勃海以東,過黃、腄,窮成山,登之罘,立石頌秦德焉 而去。」

齊人徐市等上書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萊、方丈、 瀛洲仙人居之。請得齋戒,與童男女求之。」於是遣徐 市發童男女數千人,入海求仙人。

二十九年,「始皇東遊,登之罘,刻石。」

三十有七年,親巡天下,並海上。方士徐市等入海求 神藥,數歲不得,費多恐譴,乃詐曰:「蓬萊藥可得,然常 為大鮫魚所苦,故不得至。願請善射與俱,見則以連 弩射之。」始皇夢與海神戰,如人狀,問占夢。博士曰:「水 神不可見,以大魚蛟龍為候。今上禱祠備謹,而有此 惡神,當除去,而善神可致。」乃令入海者齎捕巨魚具, 而自以連弩候大魚出射之。自瑯邪北至榮成山,弗 見。至之,罘見巨魚,射殺一魚,遂並海,西至平原津而 病。

《後漢書王莽傳》:「夙夜連率韓博上言,有奇士長丈,大 十圍,來至臣府,欲奮擊胡鹵,自謂巨毋霸,出于蓬萊, 東南五城,西北昭如海瀕,軺車不能載,三馬不能勝, 臥則枕鼓,以鐵箸食。」

《三國志田豫傳》:「公孫淵以遼東叛,帝欲征之而難其 人,中領軍楊暨舉豫應選,乃使豫以本官督青州諸 軍,假節往討之。時會吳賊遣使與淵相結,帝以賊眾 多,又以渡海,詔豫使罷軍。豫度賊船垂還,歲晚風急, 必畏漂浪,東隨無岸,當赴成山。成山無藏船之處,輒 便循海,案行地形及諸山島,徼截險要,列兵屯守。自」 入成山,登漢武之觀。賊還,果遇惡風,船皆觸山沉沒, 波蕩著岸,無所逃竄,盡虜其眾。初,諸將皆笑于空地 待賊,及賊破,競欲與謀,求入海鉤取浪船。豫懼窮虜 死戰,皆不聽。

《藝文類聚》:管寧避地遼東,經海遇風,舟人危懼,皆叩 頭悔過。寧思念「向曾如廁不冠」,即便稽首,風亦尋靜 焉。

《宋史榮諲傳》:諲為京東轉運使,萊陽產銀砂,民有私 採者,事露,安撫使欲論以劫盜。諲曰:「山澤之利,人得 有之,所盜者豈民財耶?」貸免甚眾。

《登州府志》:「蘇軾至登州,欲見海市父老云:『常出于春 夏,今歲晚不復見矣。軾到五日當去,以不見為恨,禱 于海神廣德王之廟,明日見焉』。」

《太平廣記》:「黃之西南二十里山澗有觀,名延真宮,唐 沖禧盧真人煮藥登仙之地也。觀有池,置聖母殿,鄉 閭歲時有祈禱,嘉應非一。紹聖四年十二月初七日 夜,大寒,池水凝合,黎旦視之,冰中有色纍纍如貫珠 玉,皆成物形,細碎不可殫數。其間層級隱映,為佛塔、 為香爐者,狀殊明察。雖神聖眇綿不可詰,然奇祥美」 瑞,曲渠無自而至。明日,蓋興龍節也。先是,真君座側 生異草,莖柔蔓索,紆結曲覆披。神像,上引梁棟,旁緣 壁堵,蔥蒨蓊鬱,歷歲始枯

登州府部雜錄编辑

《山海經》:「東海渚中有神,人面鳥身,名曰禺。」黃帝生 《禺》。《禺》。《生禺》《京禺》京,處,北《海禺》。處東海。 東海中有流波山,入海七千里。其上有獸,狀如牛,蒼 身而無角,一足,出入水則必風雨,其光如日月,其聲 如雷,其名曰「夔。」黃帝得之,以其皮為鼓,撅以雷獸之 骨,聲聞五百里,以威天下。

朝陽之谷,神曰「天吳,是為水伯。其為獸也,十八尾、八 首,人面、八足。」

《三齊略記》:「始皇造石橋渡海,觀日出處,有神人召石 下城陽一十山,岌岌相隨而行,石去不駛,神人鞭之 見血。今召石山,石色皆赤。」

始皇造橋觀日,海神為之驅石豎柱。始皇感其惠,求 見神曰:「我醜,莫圖我形,當與帝會。」始皇從橋入海四 十里,與神相見。左右有巧者,潛畫其像,神怒曰:「帝負 約,可速去。」始皇轉馬,前腳纔立,後腳遂崩,僅得登岸。 今見成山東海水中有豎石,往往相望似石橋。又有 石柱二,乍出乍沒。或云始皇渡海,立此石以為記。 《二儀實錄》:「始皇巡狩至海濱,有神朝,皆戴抹額緋衫、 大口褲,以為軍容。」

《十洲記》:「祖洲在東海中,地方五百里,上有不死草,生 瓊田中,似菰苗長二尺許,人已死者,以草覆之復生。」 《三齊記》:「黃縣西南三十里,山上有石,如犬蹲伏狀,山 極靈,劉寵微時,途經此山,石犬吠之,後為太尉。」 《太平廣記》:唐元宗長安大會道眾,麻姑仙自崑崙山 三千餘里往赴之,帝見其衣冠異常,問其所自,對曰: 「自東海。」復問來幾何時,對曰:「卯興而辰至。」會間遣二 侍臣即其所,麻姑令二人入袍袖中,閉目,二人入袖, 但覺有如飛昇者。適過萊陽,其一下聞市聲,開目視 之,遂墜為土人立廟以祀之,號僕射廟。

開元末,登州漁者負擔行海邊,遙見煙霧蒙籠,人眾 填雜,若市里者。遂前,見「多賣藥物,僧道尤眾。良久欠 伸,悉無所睹,惟拾得青黛數十,許人不敢他用,而施 之《浮圖》。」

《述異記》:「棲霞縣有隋姓者,家極富,卜葬於岡坡。既穿 穴,忽有白兔躍出,臥石上,少頃化龍入於海。今石上 有角跡如龍。」

《勸善書》,宋東海徐甲者,先娶妻許氏,生一男,名鐵臼 而許亡,甲改娶陳氏,凶虐,志滅鐵臼,因名己所生子 曰鐵杵,欲以杵擣鐵臼也。于是恣意行暴,鐵臼竟以 凍餓被杖而死。死後旬餘,鬼忽還家,登陳床曰:「我鐵 臼也,實無罪惡,橫見殘害。我母訴冤于天,今得天曹 符,來取鐵杵,當令鐵杵疾病,與我遭苦時同,將去有 期,我今停于此待之。」家人不見其形,但聞其語,時復 歌云:「桃李花,嚴霜落。奈何桃李子,嚴霜早落。」己聲甚 傷切,悼己之不得成長也。于時鐵杵六歲,鬼至便病, 月餘而死。

《自警,編》沙門島舊制有定額,過額則取一人投之海 中。宋馬默知登州,建言:「朝廷既貸其生矣,即投之海 中,非朝廷之本意。今後溢額,乞選年深自至配所,不 作過人移登州。」神宗然之,即詔可,著為定制。未幾,馬 坐堂上,忽昏困如夢寐中,見一人乘空來,左右挾一 男一女至馬前,大呼曰:「我自東嶽來,聖帝有命奉天 符,馬默本無嗣,以移沙門島罪人事上帝特命賜男 女各一人,遂置二童,乘黃雲而去。馬驚起,後果生男 女。」

《舊志》:周太公,招遠縣埠頭村人也。將四子入羅峰山 採木,忽聞兒啼聲,近前見一虎在兒旁,將逐之,虎忽 化去,乃錦被裹小兒也。抱歸育之。年十二始能言,冒 周姓。後入羅峰山修道,與仙人唐公、郎公、化公、志公、 張公、廖公同昇而去。

《續夷堅志》:崑嵛山石落村劉氏嘗于海濱得百丈巨 魚,取骨為梁,構屋曰「鯉堂。」堂前一槐,蔭蔽數畝,忽夢 女冠自稱麻姑,乞此樹修廟,劉漫許之。後數日風雷 大作,昏晦如夜,失槐所在,相與求之,麻姑廟中,樹已 臥廟前矣。

《幽怪錄》:「古有望氣者,以棲霞赤巷口有妖氣,遲之歲 月即成妖會。鄉民掘之深尺餘,見其下草木之根,皆 如人馬,形體已具,悉出而焚之,其氣隨滅。」

《夷堅志》:「黃旦者,登州文登縣村民也。未嘗學奕,自幼 即能之。既長,挾藝行遊,遂稱國手。呂辯老在平原,旦 往依投,因留止外館。主簿閭丘天用好奕,品頗高,每 以暇日詣酒局與角勝負,未嘗相捨。會恩州舉場召 天用考試,從呂乞旦偕行,夜宿旅驛,幾忘寢寐。迨至, 忽死貢院。天用為買棺殮葬,而以書告呂,呂失聲嘆」 息。又數日,客從京師來,持旦與呂書,考其日時,乃在 既死之後,天用猶未開院。及出得報,絕驚異,遣人發 其殯,則棺已空矣。

宋立本,黃縣人,為行商,無子。宋紹興間,與妻販繒帛 往昌樂,途遇小兒,可六七歲,遮拜,語言伶俐,問所來,

對曰:「我昌邑縣公吏之子。」立本拊之曰:「肯從我乎?」兒
考證.svg
拜泣,遂收育之,名為神授。兒性警敏,能作大字篆隸

草書。立本棄舊業,攜兒遊使,習《路岐》體態以自給。後 二年,至章丘,逢一胡僧,指兒謂之曰:「爾何處拾來?」立 本曰:「我妻適生之。」僧笑曰:「是吾五臺山五百小龍之 一也。失之三歲,方尋見之,久留定掇大禍。吾已密施 法禁,彼亦無復肆其虐。」于是索水噴噀,立化為小朱 蛇,盤繞于地。僧即執淨瓶,呼神授名,蛇即躍入其中。 淮東鈐轄王易之親睹厥異。

齊乘金大定間,重陽王真人自關西來,訪大崑嵛山 前大姓于氏曰:「我嘗修煉此山,山有煙霞洞,盍往登 焉。」于氏以為我世居此,未聞有洞,乃相與入山求之, 果有洞。洞口大刻「煙霞洞」三字,于以為神,遂建祠紀 石焉。

《福山縣志》:縣東南二十里皁石惟露洞口,扣之轟轟 有聲。相傳昔年有一樵子過此,適值洞門大闢,見二 人席地對奕,亦不驚訝,再至不復前景矣。

《錄異記》:「萊陽縣東北有蘆塘八九頃,其深不可測,中 有大魚,五日一奮躍出水,大可三圍,其狀異常。每出 水則小魚奔迸隨水上岸,不可勝記。」又云:「此塘有鮫 魚,五日一化,或為美婦人,或為美男子,後為雷電所 擊,此塘遂乾。」

《萊陽縣志》:「縣城西五里山形若奔馬,上有漢東平王 廟。其山形樹木,有時日西,影俱射于城內,由董巷口 北壁上。」

《神仙傳》:「棲霞真人丘處機建立宮殿于南方,募得大 木,隨得輒投水中,悉從濱都井浮出,故曰木井。」 《靈驗記》:「萊山延光月主真君,聰明有感,正直無私,襲 秦爵封,迄今千有餘歲。至元三十一年十一月二十 七日,民有杜春者,經官誣告兄子廈兒年方稚歲,被 人縊死。縣主簿張公諱德成,燕山人,得陳是情,愕然 嘆曰:『人命至重,可不慎歟』。」遂將兵臨屍,拘集鄰里,簡 視屍骸,是非難剖,恐逮無辜,具情表聞真君之前。不 旬日,果沐神庥,爰于外戚曲氏附體,口傳實叔杜春 縊死,兄子當廳審問,從實招伏,無辜若輩,咸即釋放。 《申狀》蓬萊羽山,有龍自天而下,一時力田之人多聚 觀之。旋入石壁,人從其尾割肉,旋割旋縮,其肉似魚 而理觕,土人有食之者。

《邑誌》:靖海馬頭嘴潮一巨魚,高丈餘,長八九丈,身黑 肉白如凝脂。居民赴割,數日不盡,潮至復脫去。 《庚己編》:于梓人者,湖廣武岡州人,其父嘗夜夢梓潼 神,遂能雕塑神像,極其工緻。梓人生七八歲,眉目如 畫,資性聰警,其州將愛之,因其父藝,以「梓人」名之。及 長,有雋才,且多異術,舉洪武乙丑進士,歷知登州府。 有訴其家人傷于虎者,梓人命卒持牒入山捕虎,卒 泣不肯行,梓人笞之,更命他兩卒曰:「苐焚此牒,山中 虎自來。」兩卒不得已,入山焚其牒,火方息,而虎隨至, 彌耳帖尾隨行入城觀之如堵。虎至庭下,伏不動,梓 人厲聲叱責,杖之百而舍之,虎復循故道而去。尋為 部民告訐,以為妖術惑眾,遂奉詔逮梓人,下刑部治 之。數月,瘐死獄中,棄其屍,家人發喪成服。一夜,忽聞 叩門聲,問為誰,答曰:「身是梓人。」家人驚曰:「鬼也。」曰:「吾 實以間逃出,云死者詐也,勿疑。」家人不信,謂鬼衣無 縫,驗之乃不然,遂內之。梓人不自晦匿,日與故舊遊 宴,或泛舟不用篙楫,逆水而上以為樂。里人劉氏,其 怨家也,執縶之,白知州伍芳,請奏聞,芳不許。劉遂詣 闕告之朝命法官來州推案,未至一日,忽失梓人所 在,但存鐵索而已。劉無以自明,竟坐欺罔重得譴,而 梓人自是不復見云。梓人自號七十一峰道人,詞翰 遒逸可觀。吳用藏其自制《遊泰山歌》一紙,予嘗見之。 萬曆癸卯,府城畫橋南陰雲驟合,迅雷大震,有龍破 民居屋壁而起,遺跡宛然。又《文登宅頭集》龍破壁而 出,雨雹隨之。

「泰昌庚申,宋港口海中有物,色黑,形似龍,約長二十 餘丈,噴濤激浪,盤桓水面,移時自東向西而沒。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