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291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二百九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百九十一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二百九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二百九十一卷目錄

 山西總部彙考三

  山西兵制考

 山西總部藝文一

  冀州牧箴         漢揚雄

  并州牧箴          前人

  奏記鄧禹          馮衍

  傷時            黃憲

  謀國            前人

  晉問          唐柳宗元

  起廢答           前人

職方典第二百九十一卷

山西總部彙考三编辑

山西兵制考         《府志》编辑

提督山西等處總兵官一員。

鎮守山西總兵官一員。

駐劄太原統轄滿漢兵守尉一員。

正藍旗一等阿達哈哈番一員。

拜他拉布勒哈番一員。

托沙喇哈番一員。正藍旗廂藍旗撥什庫四員。提標中營官兵七百五十八員名,參將一員,中軍守備一員,千總二員,把總四員,馬兵一百五十名,步兵二百二十五名,守兵三百七十五名,馬一百五十匹。

提標左營官兵七百五十八員名,遊擊一員,中軍守備一員,千總二員,把總四員,馬兵一百五十名,步兵二百二十五名,守兵三百七十五名,馬一百五十匹。

提標右營官兵七百五十八員名,遊擊一員,中軍守備一員,千總二員,把總四員,馬兵一百五十名,步兵二百二十五名,守兵三百七十五名,馬一百五十匹。

提標前營官兵七百五十八員名,遊擊一員,中軍守備一員,千總二員,把總四員,馬兵一百五十名,步兵二百二十五名,守兵三百七十五名,馬一百五十匹。

鎮標左右營官兵一千七百九十六員名,中軍各遊擊一員,各中軍守備一員,各千總二員,各把總四員,馬兵四百六十八名,步兵一千二十八名,守兵二百七十三名,馬四百六十八匹。代州營提塘官一員,塘撥守兵一百九十名,馬一百五十九匹。

巡撫護衛馬兵五十名,馬五十匹。

分鎮山西太原營官兵一千二百二十六員名,參將一員,中軍守備一員,千總二員,馬兵八十五名,步兵一百八十二名,守兵九百五十五名,馬八十五匹。

平樂營官兵一百六十五員名,把總一員,馬兵二十名,步兵七十二名,守兵七十二名,馬二十匹。

樂平營兵丁八十九名,馬兵十名,步兵三十八名,守兵四十一名,馬十匹。交城營官兵一百五員名,把總一員,馬兵一十四名,步兵五名,守兵八十五名,馬一十五匹。

孟壽營官兵六百二十五員名,遊擊一員,中軍守備一員,千總一員,把總二員,馬兵七十名,步兵四百名,守兵一百五十名,馬七十匹。

平陽營官兵七百三十一員,名參將一員,中軍守備一員,千總一員,把總二員,馬兵九十名,步兵三百七十名,守兵二百六十六名,馬九十匹。吉州營官兵二百六十一員名,守備一員,千總一員,把總一員,馬兵二十名,步兵三十八名,守兵二百名,馬二十匹。

隰州營官兵二百六十一員名,守備一員,千總一員,把總一員,馬兵二十名,步兵三十八名,守兵二百名,馬二十匹。

平陽城守營官兵四百一員名,守備一員,千總一員,把總二員,馬兵一十二名,步兵八名,守兵三百七十七名,馬一十二匹。

靈石縣冷泉關官兵一百一十七員名,把總一員,馬兵一十五名,步兵十名,守兵九十一名,馬一十五匹。

蒲縣黑龍關營官兵九十九員名,把總一員,守兵九十八名,馬五匹。

翼城縣西塢嶺營官兵九十員名,把總一員,馬兵七名,步兵十名,守兵七十二名,馬七匹。永和營官兵一百員名,把總二員,守兵九十八名,馬四匹。

大寧縣營官兵九十九員名,把總一員,守兵九十八名,馬四匹。

蒲州營官兵六百二十四員名,遊擊一員,中軍守備一員,把總二員,馬兵七十五名,步兵二百四十八名,守兵二百九十七名,馬七十五匹。平垣營官兵四百六十八員名,遊擊一員,中軍守備一員,把總二員,馬兵六十名,步兵八十四名,守兵三百二十名,馬六十匹。

潞澤營官兵四百八十九員名,參將一員,中軍守備一員,把總二員,馬兵八十名,步兵一百六十一名,守兵二百四十四名,馬八十匹。

潞安城守營官兵一百一十五員名,千總一員,守兵一百一十四名。

東塢嶺營官兵一百一十五員名,把總一員,馬兵七名,步兵九名,守兵九十八名,馬七匹。汾州營官兵五百六十二員名,參將一員,中軍守備一員,把總二員,馬兵七十四名,步兵二百九名,守兵二百七十五名,馬七十四匹。

石樓營官兵二百五員名,守備一員,把總二員,馬兵一十五名,步兵八十七名,守兵一百名,馬一十五匹。

汾州城守營官兵一百二十三員名,千總一員,守兵一百二十二名。

沁州城守營官兵一百四十員名,千總一員,守兵一百三十九名。

遼州營官兵九十員名,千總一員,馬兵十名,步兵三十八名,守兵四十一名,馬十匹。

和順營兵丁八十九名,馬兵十名,步兵三十九名,守兵四十名,馬十匹。

權店營官兵一百二十三員名,把總一員,馬兵八名,步兵三十八名,守兵七十六名,馬八匹。腹裏馬兵一千八百二十名,步兵四千二十二名,守兵六千六百三十三名,

共一萬二千四百七十五名,

馬一千九百九十一匹。

歲需餉銀二十二萬一千八百七十兩二錢零,米四萬四千九百一十石,

豆一萬二千五百八十二石。

寧武協營官兵八百一十四員名,副將一員,中軍守備一員,把總二員,馬兵八十名,步兵一百六十二名,守兵五百六十八名,馬八十匹。利民路官兵五百二十四員名,參將一員,中軍守備一員,把總二員,馬兵五十四名,步兵二百二十六名,守兵二百四十名,馬五十四匹。神池堡官兵二百四十二員名,守備一員,把總一員,馬兵二十名,步兵二十六名,守兵一百九十四名,馬二十匹。

八角營官兵二百四十三員名,守備一員,把總二員,馬兵二十名,步兵二十七名,守兵一百九十三名,馬二十匹。

陽方口官兵三百四十六員名,守備一員,把總二員,馬兵二十名,步兵六十五名,守兵二百五十八名,馬二十匹。

忻州營官兵二百七十三員名,守備一員,把總二員,馬兵二十名,步兵二十四名,守兵二百二十六名,馬二十匹。

寧武所官軍七十五員名,千總一員,長夫二十九名,站軍四十五名,馬一匹。

東路營官兵八百七十七員名,參將一員,中軍守備一員,把總二員,馬兵八十名,步兵二百六十五名,守兵五百二十八名,馬八十匹。

寧化所官軍三十四員名,千總一員,長夫一十六名,站軍一十七名,馬一匹。

八岔口官兵二十二員名,把總一員,守兵三十一名,馬三匹。

白草口官兵三十二員名,把總一員,守兵三十一名,馬三匹。

水峪口官兵三十二員名,把總一員,守兵三十一名,馬三匹。

胡峪口官兵三十二員名,把總一員,守兵三十一名,馬三匹。

北樓營官兵五百二十三員名,參將一員,中軍守備一員,把總二員,馬兵五十五名,步兵二百二十八名,守兵二百三十六名,馬五十五匹。茹越口官兵二百二十一員名,守備一員,把總一員,馬兵一十五名,步兵七十九名,守兵一百二十五名,馬一十五匹。

小石營官兵二百二十二員名,守備一員,把總一員,馬兵一十五名,步兵七十七名,守兵一百二十八名,馬一十五匹。

平刑營官兵二百二十二員名,守備一員,把總一員,馬兵一十五名,步兵七十九名,守兵一百二十六名,馬一十五匹。

車道場口官兵三十二員名,把總一員,守兵三十一名,馬三匹。

太安嶺口官兵三十二員名,把總一員,守兵三十一名,馬三匹。

西路偏關營官兵七百四十二員名,參將一員,中軍守備一員,千總一員,把總二員,馬兵八十名,步兵二百七十四名,守兵三百八十三名,馬八十匹。

偏頭所官軍三十八員名,千總一員,長夫一十六名,站軍二十一名。

樓溝堡官兵七十一員名,把總一員,守兵七十名,馬二匹。

老牛洿堡官兵七十八員名,把總一員,守兵七十七名,馬二匹。

樺林堡官兵一百九十九員名,守備一員,把總一員,馬兵十名,步兵七十名,守兵一百一十七名,馬十匹。

鎮西衛官兵二百二員名,守備一員,把總一員,守兵二百名,馬四匹。

岢嵐營官兵八十六員名,把總一員,馬兵十名,步兵三十七名,守兵三十八名,馬十匹。

五寨堡官兵七十八員名,把總一員,守兵七十七名,馬二匹。

三岔堡官兵八十五員名,把總一員,守兵八十四名,馬二匹。

老營營官兵七百一十五員名,參將一員,中軍守備一員,把總二員,馬兵八十名,步兵二百八十四名,守兵三百四十七名,馬八十匹。

老營所官軍三十九員名,千總一員,長夫三十八名。

賈家堡官兵四十七員名,把總一員,守兵四十六名,馬一匹。

五眼井堡官兵一百一十一員名,把總一員,守兵一百一十名,馬三匹。

馬站堡官兵七十六員名,把總一員,守兵七十五名,馬二匹。

永興堡官兵七十一員名,把總一員,守兵七十名,馬二匹。

河堡營官兵七百四十一員名,參將一員,中軍守備一員,千總一員,把總二員,馬兵一百名,步兵三百四十二名,守兵二百九十四名,馬一百匹。

河曲營官兵七十四員名,把總一員,守兵七十三名,馬二匹。

樓子營官兵八十四員名,把總一員,守兵八十三名,馬二匹。

唐家會營官兵六十二員名,把總一員,守兵六十一名,馬一匹。

河會營官兵七十一員名,把總一員,守兵七十名,馬二匹。

河曲縣營官兵七十一員名,把總一員,守兵七十名,馬二匹。

保德營官兵一百八十七員名,守備一員,把總一員,馬兵二十名,步兵九十一名,守兵七十四名,馬二十匹。

水泉營官兵四百四十二員名,遊擊一員,千總一員,把總一員,馬兵四十八名,步兵一百八十六名,守兵二百五名,馬四十八匹。

草垛山堡官兵一百一十一員名,把總一員,守兵一百一十名,馬二匹。

滑石澗堡官兵一百一十一員名,把總一員,守兵一百一十名,馬二匹。

三關鎮馬兵七百四十二名,步兵二千五百四十名,守兵夫站軍六千三十二名,馬七百九十匹。

歲需餉銀一十四萬七千一百五十八兩八錢九分零,

米三萬三千五百四十四石八斗,

豆五千五百六十二石。

大同鎮

鎮守大同總兵官一員,

鎮標左右營官兵二千一十六員名,各遊擊一員,各中軍守備一員,各千總二員,各把總四員,馬兵五百名,步兵一千五百名,馬五百匹。大同站長夫五十名,站軍五十名,站馬五十匹。

靈丘路官兵三百四十七員名,參將一員,中軍守備一員,千總一員,把總二員,馬兵四十名,步兵二百四十八名,守兵五十四名,馬四十匹。渾源城官兵一百七十員名,守備一員,馬兵一十八名,步兵一百五十二名,馬一十八匹。新平路官兵三百三十六員名,參將一員,中軍守備一員,馬兵三十名,步兵一百八名,守兵一百九十六名,馬三十匹。

天城城官兵一百九十一員名,守備一員,馬兵十名,步兵二十五名,守兵五十五名,長夫五十名,站軍五十名,營馬十匹,站馬五十匹。

陽和城官兵一百九十一員名,守備一員,馬兵十名,步兵二十五名,守兵五十五名,長夫五十名,站軍五十名,營馬十匹,站馬五十匹。

瓦窯口堡官兵八十三員名,把總一員,守兵九十一名。

鎮門堡官兵九十二員名,把總一員,守兵九十一名。

守口堡官兵八十七員名,把總一員,守兵九十一名。

得勝路官兵三百三十五員名,參將一員,中軍守備一員,馬兵三十五名,步兵九十九名,守兵一百九十九名,馬三十五匹。

拒牆堡官兵八十六員名,把總一員,守兵八十五名。

鎮川堡官兵八十七員名,把總一員,守兵八十六名。

聚落城官兵一百九十二員名,把總一員,馬兵八名,步兵四名,守兵七十九名,長夫五十名,站軍五十名,營馬八匹,站馬四十匹。

助馬路官兵三百九十員名,參將一員,中軍守備一員,馬兵三十名,步兵一百六名,守兵二百五十二名,馬三十匹。

威魯堡官兵八十八員名,把總一員,守兵八十七名。

破魯堡官兵八十三員名,把總一員,守兵八十二名。

高山城官兵一百九十員名,守備一員,馬兵一十二名,守兵九十七名,長夫四十名,站軍四十名,營馬一十二匹,站馬四十匹。

左衛城夫站軍九十名,長夫五十名,站軍四十名,站馬四十匹。

寧魯堡官兵七十員名,把總一員,守兵六十九名。

平魯路官兵三百四十四員名,參將一員,中軍守備一員,馬兵二十七名,步兵一百一十名,守兵一百二十五名,長夫五十名,站軍五十名,營馬二十七匹,站馬四十匹。

殺虎堡官兵一百八十二員名,守備一員,守兵一百八十一名。

右衛城官兵一百八十八員名,守備一員,馬兵一十二名,守兵九十五名,長夫四十名,站軍四十名站,馬四十匹。

雲石堡官兵八十三員名,把總一員,守兵八十二名。

敗虎堡官兵八十三員名,把總一員,守兵八十二名。

阻虎堡官兵七十員名,把總一員,守兵六十九名。

威遠城官兵九十員名,把總一員,守兵九名,長夫四十名,站軍四十名,站馬四十匹。

大水口堡官兵七十員名,把總一員,守兵六十九名。

破虎堡官兵七十員名,把總一員,守兵六十九名。

山陰路官兵三百三員名,都司一員,千總一員,把總一員,馬兵三十名,步兵七十三名,守兵一百九十七名,馬三十匹。

井坪城官兵一百八十九員名,守備一員,守兵一百八名,長夫四十名,站軍四十名,站馬四十匹。

朔州城官兵一百五十九員名,守備一員,馬兵九名,守兵一百四十九名,馬九匹。

應州城官兵一百八十一員名,守備一員,馬兵九名,守兵一百七十一名,馬九匹。

懷仁城官兵一百八十一員名,守備一員,馬兵九名,守兵一百七十一名,馬九匹。

馬邑城官兵九十一員名,把總一員,馬兵九名,守兵八十一名,馬九匹。

乃河堡官兵七十員名,把總一員,守兵六十九名。

大同共馬兵七百九十八名,步兵二千四百四十九名,守兵三千三百八十二名,站軍八百九十名,共兵七千五百一十九名。營馬一千六匹,站馬四百三十匹。

歲需餉銀一十三萬五千八百六十二兩九分零,

米二萬七千六十八石四斗。

山西掌印都司一員。

太原左衛掌印守備一員,

左右前三所,千總各一員。

太原前衛掌印守備一員。

振武衛掌印守備一員,

右所千總一員。

鴈門守禦所千總一員。

平陽衛守備一員,

中所千總一員。

蒲州守禦所千總一員。

陽高衛守備一員。

天鎮衛守備一員。

大同前衛掌印守備一員。

大同左右衛守備各一員。

平魯衛守備一員。

井坪守禦所千總一員。

山西總部藝文一编辑

《冀州牧箴》
漢·揚雄
编辑

洋洋冀州,鴻原大陸,岳陽是都,島夷皮服,潺湲河流, 夾以碣石,三后攸降,列為侯伯,降周之末,趙魏是宅, 冀土糜沸,炫沄如湯,更盛更衰,載從載橫,漢興定制, 改封藩王,治不忘亂,安不遺危,牧臣司冀,敢告在階。

《并州牧箴》
前人
编辑

雍別朔方,河水悠悠,北辟獯鬻,南界涇流,畫茲朔土, 正直。幽方,自昔何為,莫敢不來貢,莫敢不來王,周穆 遐征,犬戎不享,爰貊伊德,侵玩上國,宣王命將,攘之 涇北,宗周罔職,日用爽蹉,既不俎豆,又不干戈,犬戎 作亂,斃於驪阿,太上曜德,其次曜兵,德兵俱顛,靡不 悴荒,牧臣司并,敢告執綱。

《奏記鄧禹》
馮衍
编辑

衍聞明君不惡切愨之言,以測幽冥之論;忠臣不顧 爭引之患,以達萬機之變。故君臣兩興,功名兼立,銘 勒金石,令聞不忘。今衍幸逢寬明之日,將值危言之 時,豈敢拱默避罪,而不竭其誠哉。伏念天下罹王莽 之害久矣。始自東都之師,繼以西海之役,巴、蜀沒於 南夷,緣邊破於北敵,遠征萬里,暴兵累年,禍拏未解, 兵連不息,刑罰彌深,賦斂愈重。眾強之黨,橫擊於外, 百僚之臣,貪殘於內,元元無聊,饑寒並臻,父子流亡, 夫婦離散,廬落丘墟,田疇蕪穢,疾疫大興,災異蜂起。 於是江湖之上,海岱之濱,風騰波涌,更相駘藉,四垂 之人,肝腦塗地,死亡之數,不啻大半,殃咎之毒,痛入 骨髓,匹夫僮婦,咸懷怨怒。皇帝以聖德靈威,龍興鳳 舉,率宛、葉之眾,將散亂之兵,歃血昆陽,長驅武關,破 百萬之陳,摧九虎之軍,震雷四海,席卷天下,攘除禍 亂,誅滅無道,一期之間,海內大定。繼高祖之休烈,修 文武之絕業,社稷復存,炎精更輝,德冠往初,功無與 二。天下自以去亡新,就聖漢,當蒙其福而賴其願。樹 恩布德,易以周洽,其猶順驚風而飛鴻毛也。然而諸 將擄掠,逆倫絕理,殺人父子,妻人婦女,燔其室屋,略 其財產,饑者毛食,寒者裸跣,冤結失望,無所歸命。今 大將軍以明淑之德,秉大使之權,統三軍之政,存撫 并州之人,惠愛之誠,加於百姓,高世之聲,聞於群士, 故其延頸企踵而望者,非特一人也。且大將軍之事, 豈僅圭璧其行,束修其心而己哉。蓋將定國家之大 業,成天地之元功也。昔周宣中興之主,齊桓霸強之 君耳,猶有申伯、召虎、夷吾、吉甫攘其蝥賊,安其疆宇。 況乎萬里之漢,聖帝復興,而大將軍為之梁棟,此誠 不可以忽也。且衍聞之,久兵則力屈,人愁則變生。今 邯鄲之賊未滅,真定之際復擾,而大將軍所部不過 百里,守城不休,戰軍不息,兵革雲翔,百姓震駭,柰何 自怠,不為深憂。夫并州之地,東帶名關,北逼強鄰,年 穀獨熟,人庶多資,斯四戰之地,攻守之場也。如其不 虞,何以待之。故曰:德不素積,人不為用。備不豫具,難 以應卒。今生人之命,懸於將軍,將軍所仗,必須良才, 宜改易非任,更選賢能。夫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審得 其人,以承大將軍之明,則雖山澤之人,無不感德,思 樂為用矣。然後簡精銳之卒,發屯守之士,三軍既整, 甲兵已具,相其地土之饒,觀其水泉之利,制屯田之 術,習戰射之教,則威風遠暢,人安其業矣。若鎮太原, 撫上黨,收百姓之歡心,樹名賢之良佐,天下無變,則足以顯聲譽,一朝有事,則可以建大功。惟大將軍開 日月之明,發深淵之慮,監六經之諭,觀孫吳之策,省 群議之是非,詳眾士之白黑,以超周南之跡,垂甘棠 之風,令夫功烈施於千載,富貴傳於無窮。伊、望之策, 何以加茲。

《傷時》
黃憲
编辑

徵君見晉王。王曰:寡人掃敝國以待夫子久矣,千里 而至,得無勞乎。徵君對曰:臣聞賢王之求士也,內有 側枕之思則外有載質之勤,內有岌岌之憂則外有 皇皇之望。其相求之殷然也,豈惟士之勞乎。今賢王 五聘臣而臣始至,是賢王之思士甚於側枕也。臣之 在秦,聞晉鄙有彊胡之難,而士不至,是賢王之憂甚 於岌岌也。王若以晉難既輯而未暇用士,則臣之勞 又甚於王矣。雖然,晉猶未靖也。長城若頹堵,雄關若 敝甕,雖以四塞為襟,而烽煙之警每舉衽席之上,歲 無暇日。且地瘠於蕪莽而不知屯,兵弱於私役而不 知戰,馬疲於驅馳而不知畜,將委於執政而不知廉, 財困於空弊而不知信,武玩於餌鹵而不知馭。是故 以晉國之強臨之,以賢王之略鎮之,而不能安乎四 境之外,亦以漢室有此六蠹也。夫六蠹在漢室而獨 為晉憂者,亦胡人為之衝也。其次則秦及之秦人是 以日夜登垣而窺晉。由此觀之,秦晉固脣齒之國也。 脣亡則齒寒,齒寒則脣壓。今秦方以晉為脣也,而先 有寒齒之心。故諳練梟藝之士,招延於國而謀習以 備胡。秦王一夜而三起,茫如覓遺。臣嘗與秦王臥,懸 燭殿中,秦王以衾擁臣。而起,失其一襪,欲笞其左右。 及索之,二襪貫於一足。其急也如此,是皆晉之所宜 用心也。而秦先之晉,又嘻然而不備。臣恐秦將取其 脣而護其齒,無乃為王之懟而百世之辱乎。為晉之 計,亦惟以秦之心謀於晉,則晉可鼎足而定也。而又 有扶漢室之名,則晉文之功烈由此舉矣。王其圖之。 晉王曰:善。

《謀國》
前人
编辑

匈奴寇鴈門,晉王憂問策於徵君,曰:晉邑荒矣,其何 能扞。且不可守也。先生何以聲不穀。對曰:臣聞大國 無備,雖聖人不能樹功;諸侯無權,雖謀士不能定難。 今晉國之壤地,臣以為賢王未有也;晉國之人民,臣 以為賢王未有也;晉國之守令,臣以為賢王未有也。 此三者王皆無之,而又為晉之諸侯。何也。如是則賢 王雖欲強國,而防胡患不可得也。夫鴈門,晉國之巨 關也。而王不能閉匈奴之患,則共之;三軍之眾戰於 晉之鄙也,而王不能制匈奴之患,則共之;三軍之餉 運於晉之邊也,而王不能頒匈奴之患,則共之。是名 附而實離,誠晉之所獨憂也。臣何策焉。或者其盟於 秦乎。王若修政,亦何盟之為。然盟,亦諸侯之所賴也。 王欲謀晉而親秦者無他,尊漢室而已矣。秦晉既盟, 則以身荷其國而請於天王,以塞佞臣之路,求庇民 之託,乞備邊之權,而陳以必然之故。然後陰惠及民, 則民樂為用也;崇禮於有司,則有司樂為譽也;向士 而嘗膽,則士樂為謀也;臨軍而分士,則軍樂為役也。 墾其蕪壤,而使之耕;鑿其重池,而使之溉;收其牧苑, 而使之畜;柔其商賈,而使之業;飭其兵甲,而使之震; 熟其戰陳,而使之奮;舍其老弱,而使之安;拔其銳卒, 而使之厲;尊其謀士,而使之忠。以漢室為之倚,而謀 晉國;以秦為之應,而制匈奴。比翼而治,則晉國皆王 之有矣。又何憂乎。晉王再拜,稽首曰:寡人聞命惜乎 力,不勝也。曰:王餒於是乎。王勿餒也。臣觀天令,胡運 必興。悠悠漢室,將為墟乎。麥秀之歌,臣又聞箕子矣。 晉王憮然而泣曰:漢移斧柯,奈寡人何。是歲黃巾亂。

《晉問》
唐·柳宗元
编辑

吳子問於柳先生曰:先生,晉人也。晉之故宜知之。曰: 然。然則吾願聞之。可乎。曰:可。晉之故封,太行掎之,首 陽起之,黃河迤之,大陸靡之;或巍而高,或呀而淵;景 霍汾澮,以經其壖;若化若遷,鉤嬰蟬聯;然後融為平 川;而侯之都居、大夫之邑建焉。其高壯則騰突撐拒, 聱呀鬱怒;若熊羆之咆,虎豹之嗥,終古而不去;攫秦 搏齊,當者失據;燕狄惴怯,若卵就壓;振振業業,GJfont關 蹀戶,惕若僕妾。其按衍則平盈旋緣,紓徐夷延;若飛 鳶之翔舞,洄水之容與;以稼則碩,以植則茂,以牧則 蕃,以畜則庶;而人用是富而邦以之阜。其河則濬源 崑崙,入於天淵,出乎無門,行乎無垠;自北邊而南,以 介西鄙;衝奔太華,運肘東指;混潰后土,濆濁麋沸,黿 鼉詭怪,于于汨汨,騰倒越,委泊涯涘,呀呷欲納,摧 雜失墜。其所盪激則連山參差,廣野壞裂;轟雷怒風, 撼;崩石之所轉躍,大水之所擢拔;漰泙洞踏 者彌數千里,若萬夫之斬伐。而其軸轤之所負,橦檣 之所御,鱗川林壑,隳雲遁爾。瞬目而下者,榛榛沄沄, 百舍一赴。若是何如。吳子曰:先生之言豐厚險固,誠 晉之美矣。然晉人之言表裏山河者,備敵而已。非以 為榮觀顯大也。吳起所謂在德不在險,皆晉人之藉 也。願聞其他。先生曰:大鹵之金,棠谿之工。火化水淬,器備以充。為為矛,為鍛為鉤,為鏑為鏃,為槊為鍭。 出太白,徵蓐收,居招搖,伏蚩尢。肅肅褷褷,合眾靈而 成之博者、狹者、曲者、直者、岐者、勁者、長者、短者。攢之 如星,奮之如霆,運之如縈。浩浩奕奕,淋淋滌滌,熒熒 的的,若雪山冰谷之積,觀者膽掉。日出寒液,當空發 耀;英精互繞,晃蕩洞射;天氣盡白,日規為小;鑠雲破 霄,跕墜飛鳥。弓人之弓,函人之甲。膠角百選,犀兕七 屬。乃使跟超掖夾之倫服而持之。南瞰諸華,北讋群 敵。技擊節制,聞於天下。是為善師延目而望之固已, 拳拘喘汗,免冑肉袒,進不敢降,退不敢竄。若是何如。 吳子曰:夫兵之用,由德則吉,由暴則凶。是又不可為 美觀也。先軫曰:師直為壯,曲為老。況徒以堅甲利刃 之為上哉。先生曰:晉國多馬,屈焉是產。土寒氣勁,崖 坼谷裂。草木短縮,鳥獸墜匿,而馬蕃焉。師師兟兟,溶 溶紜紜,轠轠轔轔;或赤或黃,或元或蒼,或醇或駹。黭 然而陰,炳然而陽。若旌旃旂幟之煌煌,乍進乍止,乍 伏乍起,乍奔乍躓。若江漢之水,疾風驅濤,擊山盪壑, 雲沸而不止。群飲源槁,迴食野赭。浴川蹙浪,噴震播 灑漬漬焉。若海神駕雪而來,下觀其四散惝怳,開合 萬狀。喜者鵲厲,怒者人搏,決然岔躍,千里相角。風騣 霧鬣,斸山抉壑耳。搖層雲腹梢,眾木寂寥遠。遊,不久 而復攫地跳梁堅骨蘭筋交頸互齧GJfont目相馴聚溲。 更噓昂首張齗其小者則連牽繳繞,仰乳俯齕,蟻雜 螽集,啾啾潗潗,旋走叢立其材之可者收斂攻教掉 手飛縻指毛命物百步就羈,牽以荀息,御以王良,超 以范鞅,軒以欒,鍼以佃以戎,獸獲敵摧。若是何如。吳 子曰:恃險與馬者,子不聞乎。故曰冀之北,土馬之所 生。是不一姓,請置此而新其說。先生曰:晉之北山有 異材,梓匠、工師之為宮室求大木者,天下皆歸焉。仲 冬既至,寒氣凝成,外凋內貞,瀋液不行,乃堅乃良。萬 工舉斧以入,必求諸巖崖之欹傾,GJfont壑之紆縈,凌巑 岏之杪顛,漱泉源之淦瀯。根絞怪石,不土而植,千尋 百圍,與石同色羅列而伐者,頭抗河漢,刃披虹霓,聲 振連巒,GJfont填層谿,丁丁登登,硠硠稜稜,若兵車之乘 凌。其響之所應,則潰潰漰漰,洶洶薨薨,若騫若崩,若 螭龍之GJfont。風霆相騰其殊而下者,扎捎殺,摧崒坱 圠,霞披電裂,又似共工觸不周,而天柱折。鶤鸛鶖鶬 號鳴飛翔,貙豻虎兕奔觸讋慄,伏無所入,遯無所脫。 然後斷度收羅捎危,顛芟繁柯。乘水潦之波以入於 河而流焉。盪突硉兀,轉騰冒沒,類秦神驅石以梁大 海,抵曲鱗蹙匯流雷解;前者,汨越,後者迫隘乃下。夫 龍門之懸水摺拉頹踏捽,首軒尾澒入重淵,不知其 幾百里也。濤波之旋,滔山觸天,既渟既平,彌望悠焉。 良久乃始昂屹涌溢,挺拔而出,林立峰崒,穿雲蔽日, 渙然自撓。復就行列渾渾而去,以至其所。惟良工之 指顧叢臺阿房長樂未央建章昭陽之隆麗詭特皆 是之自出。若是何如。吳子曰:吾聞君子患無德不患 無土,患無土不患無人,患無人不患無宮室,患無宮 室不患材之不己有。先生之所陳,四累之下也。且虒 祁既成,諸侯叛之。先生曰河魚之大,上迎濤波,羅壅 津涯,千里雷馳,重馬輕車,遂以君命矢而縱觀焉。大 罟斷流,修網亙山,罩罶麗罣,織紝其間。巨舟軒昂,仡 仡迴環,水師更呼,聲裂商顏。於是鼓譟沓集而從之。 扼龍吭,拔鯨鰭,戮白黿,逐毒螭,叱馮夷,立水湄,搜攪 流離,掬縮推移,梁會網蹙,騰天彌圍,掉擗擁踴以登。 夫歷山之垂,如川之歸,如山之摧,如雲之披,其有乘 化會神、振拔漣淪、摛奇文、出怪鱗、騰飛濤而上逸生 雷電於龍門者,猶仰綸飛繳頓踏而取之,莫不脫角 裂翼、呀嚇匍匐、復就臠切莫保龍籍甘揉五味布列 雕俎風雲失勢沮散遠去。若夫魦鱨鮪鯉、鰋鱧魴鱮、 之瑣屑蔑裂者,夫固不足悉數。漏脫紘目養之水府, 而三河之人則已填溢饜飫腥膏舄鹵,聞膾炙之美 則掩鼻蹙額,賤甚糞土,而莫顧者也。若是何如。吳子 曰:一時之觀不足以夸後世,口舌之味不足以利百 姓。姑欲聞其上者。先生曰:猗氏之鹽,晉寶之大也。人 之賴之與穀同化,若神造非人力之功也。但至其所, 則見溝塍畦畹之,交錯輪囷,若稼若圃,敞兮勻勻,渙 兮鱗鱗,邐瀰紛屬,不知其垠。俄然決源釃流,交灌互 澍,若枝若股,委曲延布,脈寫膏浸,潗濕滑汨,彌高掩 庳,漫壟冒塊,決決沒沒,遠近混會,抵值隄防,瀴瀛沛 濊,偃然成淵,漭然成川,觀之者徒見浩浩之水而莫 知其以。及神液陰漉,甘鹵密起,孕靈富媼,不愛其美, 無聲無形,熛結迅詭,迴眸一瞬,積雪百里,皛皛羃羃, 奮僨離析,鍛圭椎璧,眩轉的皪,乍似隕星,及地明滅, 相射冰裂,雹碎巃GJfont,增益大者,卵累小者,珠剖涌者, 如坻坳者,如缶日晶熠煜,螢駭電走,亙步盈車,方尺 數斗。於是裒斂合集,舉而堆之。皓皓乎懸圃之巍,巍 皦乎、溔乎。狂山太白之淋漓,駭變化之神奇,卒不可 推也。然後驢蠃牛馬之運,西出秦隴,南過樊鄧,北極 燕代,東逾周宋。家獲作鹹之利,人被六氣之用。和鈞 兵食,以征以貢,其賚天下也。與海分功,可謂有濟矣。若是何如。吳子曰:魏絳之言曰:近寶,則公室乃貧。豈 謂是耶。雖然,此可以利民矣,而未為民利也。先生曰: 願聞民利。吳子曰:安其常而得所欲,服其教而便於 己,百貨通行而不知所自來,老幼親戚相保而無德 之者,不苦兵刑,不疾賦力,所謂民利。民自利者是也。 先生曰:文公之霸也,援秦破楚,囊括齊宋,曹魏解裂, 魯鄭震恐,定周於溫,奉冊受錫,夾輔糾逖,以為侯伯。 齊盟踐土,低昂玉帛,天子恃焉以有諸侯,諸侯恃焉 以有其國,百姓恃焉以有其妻子而食其力。叛者力 取,附者仁撫,推德義,立信讓,示必行明,所嚮達禁止 一,好尚春秋之事,公侯大夫策文馬,馳軒車,出入環 連,貫於國都,則有五筵之堂,九几之室,大小定位,左 右有秩;禽牢餼饋,交錯文質,饗有嘉樂,宴有庭實,登 降好賦,犧象畢出,犒勞贈賄,率禮無失;六卿理兵,大 戎小戎,鐘鼓丁寧,以討不恭,車埒萬乘,卒半天下;鼓 之則震,GJfont之則畏;其號令之動,若水之源,若輪之旋, 莫不如志。當此之時,咸能歡娛以奉其上,故其民至 於今,好義而任力,此以民力自固,假仁義而用天下, 其遺風尚有存者,若是可以為民利也乎。吳子曰:近 之矣,然猶未也。彼霸者之為心也。引大利以自嚮,而 摟他人之力以自為。固而民乃後焉,非不知而化,不 令而一。異乎吾嚮之陳者。故曰:近之矣,猶未也。先生 曰:三河,古帝王之更都焉,而平陽堯之所理也。有茅 茨采椽土型之度,故其人至於今儉嗇;有溫恭克讓 之德,故其人至於今善讓;有師錫僉曰疇咨之道,故 其人至於今好謀而深思;有百獸率舞、鳳凰來儀、於 變時雍之美,故其人至於今和而不怒;有昌言儆戒 之訓,故其人至於今憂思而畏禍;有無為不言垂衣 裳之化,故其人至於今恬以愉。此堯之遺風也。願以 聞於子。何如。吳子離席而立,拱而言曰:美矣。善矣。其 蔑有加矣。此固吾之所欲聞也。夫儉則財用足而不 淫,讓則遵分而進善其道不GJfont,謀則通於遠而周於 事,和則仁之質,戒則義之實,恬以愉則安而久於其 道也至乎哉。今主上方致太平,動以堯為準。先生之 言道之奧者,若果有貢於上,則吾知其易易焉也。舉 晉國之風以一諸天下。如斯而已矣。敬再拜受賜。 有問柳先生者曰:先生貌類學古者,然遭有道不能 奮厥志,獨被罪辜,廢斥伏慝,交遊解散羞與為戚,生 平嚮慕毀書滅蹟他人有惡指誘增益身居下流為 謗藪澤罵先生者,不忌陵先生者,無謫遇揖目動聞 言心愓時行草埜不知何適獨何劣邪。觀今之賢智, 莫不舒翹揚英,推類援朋,疊足天庭,魁礨恢張,群驅 連行,奇謀論,左右抗聲,出入翕忽,擁門填扃,一言出 口,流光垂榮。豈非偉邪。今先生雖讀古人書,自謂知 理道,識事機,而其施為若是,其悖也。狼狽擯僇,何以 自表於今之世乎。先生答曰:敬聞命,然客言僕知理 道、識事機過矣。僕懵夫,屈伸去就,觸罪受辱,幸得聯 支體,完肌膚,猶食人之食,衣人之衣,用人之貨,無耕 織居販,然而活給羞媿,恐慄之不暇。今客又推當世 賢智以深致誚貴。吾,縲囚也。逃山陵,入江海,無路其 何以容吾軀乎。願客稍假聲氣,使得詳其心,次其論。 客曰:何取。先生曰:僕少嘗學問不根師,說心信古書, 以為凡事皆易,不折之以當世急務,徒知開口而言, 閉目而息,挺而行,躓而伏,不窮喜怒,不究曲直,衝羅 陷GJfont,不知顛踣,愚蠢狂悖若是甚矣。又何以恭客之 教而承厚德哉。今之世,工拙不欺賢不肖明白其顯 進者,語其德則皆茫洋深閎,端貞鯁亮,苞并涵養,與 道俱往。而僕乃蹇淺窄僻,跳浮嚄唶,抵瑕陷厄,固不 足以沬趄批捩,而追其蹟,舉其理,則皆謨明淵沉,剖 微窮深,劈析是非,挍度古今;而僕乃緘鉗默塞,耗眊 窒惑,抉異探怪,起幽作匿,攸攸恤恤,卒自GJfont賊,固不 足以睢盱激昂而效其則言其學則皆總攬羅絡,橫 堅雜博,天旋地縮,鬼神交錯;而僕乃單庸撇莩,離疏 空虛,竊聽道塗,顓嚚蒙愚,不知所如,固不足以抗顏 搖舌而與之,稱其文則皆汗漫輝皝呼虛陰陽轇轕 三光陶鎔帝皇;而僕乃朴鄙艱澀,培塿潗湁,毫聯縷 緝,塵出坱入,固不足以攄摛踴躍而涉其級。玆四者 懸判,雖庸童小女皆知其不及,而又裹以罪惡,纏以 羈縶。客從而擠之,不亦忍乎。且夫白羲綠耳之得,康 莊也,逐奔星,先飄風,而跛驢不出泥滓。黃鍾元間之 登清廟也,鏗天地,動神祇,而嗚嗚咬哇不入里耳。西 子毛嬙之蹈後宮也,皦朝日,煥浮雲,而無鹽逐於鄉 里。蛟龍之騰於天淵也,彌六合,澤萬物,而蝦與蛭不 離尺水。卓佹倜儻之士之遇明世也,用智能,顯功烈, 而麼眇連蹇,顛頓披靡,固其所也。客又何怪哉。且夫 一涉險阨懲而不再者,烈士之志也;知其不可而速 已者,君子之事也。吾將竊取之以沒吾世,不亦可乎。 乃歌曰:堯舜之修兮,禹益之憂兮,能者任而愚者休 兮。GJfontGJfont蓬藋樂吾囚兮,文墨之彬彬足以舒吾愁兮。 已乎,已乎,曷之求乎。客乃笑而去。

===
《起廢答》
唐·柳宗元
===柳先生既會州刺史,即治事,還遊於愚溪之上。溪上

聚黧老壯齒十有一人,謖足以進,列植以慶。卒事相 顧加進而言曰:今茲是州起廢者二焉。先生其聞而 知之歟。柳答曰:誰也。曰:東祠躄浮圖中廄病顙之駒。 柳曰:若是何哉。曰:凡為浮圖道者,都邑之會必有師。 師善為律以敕戒。始學者與女釋者甚尊嚴,且優遊 躄浮圖。有師道少而病躄日愈,以劇居東祠十年,扶 服輿曳,未嘗及人,灰匿,愧恐殊甚。今年他有師道者 悉以故去,始學者與女釋者倀倀無所師。遂相與出 躄浮圖,以為師,盥濯之扶持之壯者執輿,幼者前驅, 被以其衣,導以其旗,怵惕疾視,引且翼之。躄浮圖不 得已,凡師數百生,日饋飲食,時獻巾帨洋洋也,舉莫 敢踰其制。中廄病顙之駒,顙之病亦且十年,色元不 庬,無異技,硿然大耳,然以其病不得齒。他馬食斥,棄 異皁GJfont少食,屏立擯辱,掣頓異甚。垂首披耳,懸涎屬 地,凡廄之馬無肯為伍。會今刺史中丞來蒞吾邦,屏 棄群駟,舟以泝江,將至無以為乘。廄人咸曰:病顙駒 大而不庬,可秣飾焉。他馬巴僰痺狹,無可當吾刺史 者。於是眾牽駒上燥土大廡下,薦之蓆,縻之絲;浴剔 蚤,鬋括惡;除洟莝以雕,胡秣以香,萁錯貝鱗,纕鑿金 文,羈絡以和鈴,纓以朱緌;或膏其鬣,或劘其脽,御夫 盡飾。然後敢持除道,履石立之水涯幢旟,前羅杠蓋, 後隨千夫,翼衛當道上,馳抗首,出臆震,奮遨嬉。當是 時若有知也,豈不曰宜乎。先生曰:是則然矣。叟將何 以教我。黧老進曰:今先生來吾州。亦十年,足軼疾風, 鼻知膻香,腹溢儒書,口盈憲章,包今統古,進退齊良, 然而一廢不復曾,不若躄足涎顙之,猶有遭也。朽人 不識,敢以其惑,願質之先生。先生笑且答曰:叟過矣。 彼之病病乎足與顙也,吾之病病乎德也。又彼之遭 遭其無耳。今朝廷洎四方豪傑林立,謀猷川行,群譚 角智,列坐爭英,披華發輝,揮喝雷霆;老者育德,少者 馳聲,丱角羈貫,排側鱗征;一位暫缺,百事交并,駢倚 懸足,曾不得逞;不若是州之乏釋師犬馬也。而吾以 德病伏焉。豈躄足涎顙之可望哉。叟之言過昭昭矣, 無重吾罪於是。黧老壯齒相視以喜,且吁曰:諭之矣。 拱揖而旋為先生病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