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292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二百九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百九十二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二百九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二百九十二卷目錄

 山西總部藝文二

  晉論          明郭子章

  送喬太常祀山以西序    李夢陽

  三晉正學編自序      范弘嗣

  晉國賦          張鳳翼

 山西總部紀事

 山西總部雜錄

職方典第二百九十二卷

山西總部藝文二编辑

《晉論》
明·郭子章
编辑

古之帝王更都三河而平陽蒲GJfont夏邑,堯舜禹所宅 也。讀園桃園GJfont,故其民至於今;憂國而忠于主,有樞 有榆,故其民至於今;喜樂而愉,瞿瞿休休,故其民至 于今;長慮而卻顧,陟岵陟屺,故其民至于今;孝閑閑 坎坎,故其民至于今。力穡且葛履見隘,GJfont焉;彼汾見 貧,儉焉;平,遙馬。邑之外,西鄰延綏、鴈門、寧武之北,咫 尺河套,屯卒既夥,則邊儲宜實。晉之分封者二十有 二,代之分封者二十有四,瀋之分封者二十,汾蒲絳 澤之區,公室彌蕃,則宗祿宜講。煉石有補于天,斷鰲 著績于地;姚姒之隆,五官賡起;重耳之霸,多士焱赴; 而品操古今,則人材宜甄。

《送喬太常祀山以西序》
李夢陽
编辑

元年春,天子肇祀天地,既合群神于南郊,乃復遣使 祠天下名山大川,暨古帝王宗室王墓告始也。書曰: 望于山川,遍于群神是也。自山以西,其鎮曰霍,瀆曰 河海,曰西海,帝曰媧、曰湯,宗室王曰晉、曰代、曰瀋,則 吾友太常少卿喬君往侍祠,建節行,蓋道井陘泝太 行,南並蒲GJfont,反于太原,北抵鴈門、雲中,歷數月乃還, 往反蓋數千里。按祀典,王祀四望天子始踐位祀之, 巡守至其方則又祀之,故公羊曰:天子有方望之事。 至漢宣帝令使者持節侍祠,於是近臣始攝天子祀 事而匭帛載御祝與百神抗禮矣。祀之義有三:一曰 尊神,二曰尚賢,三曰展親。夫晉代瀋所謂文之昭也 媧湯,古之神聖人也;河海、霍,望也。於是時將天子精 意能靡所弗享,非太常所有事邪。太常掌百神之祀, 素行無醜於神明,又晉之山川所生也,夫三者備矣, 非太常享而孰享邪。是故孔子曰:我祭則受福,言有 本也。山西連年凶,赤野千里,黍稷不植,牲牢羵瘠,百 神之典將有所不給。今天子踐祚,始命俊臣往修禋 事,如是而復雨。暘,愆期甘澤弗降,神曰失職,賢曰助 慝,親曰悖德。夫山川鬼神,豈若是極乎。子行矣,予於 是望之矣。

《三晉正學編自序》
范弘嗣
编辑

吾晉自二帝開天,剖一中以醒萬世。而五人一室,見 知獨契,專主彝教,達大國,達小國。玹王固素,王之鼻 祖也。而庭堅烺烺一謨垂之經所稱心傳之聖臣乎。 學有源矣。卜子範,西河顓孫子,起陽山。親炙杏壇而 炎漢西,興毛公得商之緒餘,衍風雅之絕學。隋宋皇 綱斁而魯壁苔侵銅川子太平筴不售,退而隱河汾, 續六經,擬洙泗,中說力障吾道。至宋真儒出而涑水 潛,修性命無一語之妄,通鑑儼麟筆也。孫子講學於 泰山,侯子受業于程門,其洛閩之流亞哉。至明河津 以居,敬窮理為本,其學見于讀書錄。和順先德行而 後文藝。其學徵之博趣,稿是二聖九賢。或面承于欽 明,或口授于尼山,或風聞于異代。孔廊半豆之享抑 何榮也。自是稷王晴石陽城省庵猗氏珍吾郇封真 予絳郡。復元獲不傳之秘,樹道學赤幟樗櫟醒世。窮 抄抑節,養心諸書成而理脈,大昌航聖瀆而紹派傳 燈矣。余晉產也,知有晉人而已。既刻晉詩續雅十卷, 仕國人文十二卷,晉國垂GJfont二十卷。自是仰宮牆數 仞,不得其門。自吾晉起虞周、歷漢宋以及于今,摘粹 言為語錄四卷,嗚呼。鑿度卦驗蒼頡,郭璞之修也;詩 序葩訓子夏,毛公之箋也;左釋尊王發微,賈逵孫明 復之撰也;新禮家範;吉凶宗紀、編年紀事,裴松之司 馬光、文彥博之著也;次論學庸、廣義孝經、注爾雅、圖 天文、三晉志,王勃、王邵、裴子野、司馬康之解也;五緯 六GJfont、肇造濬源,晉所由昉也。芸編走蠹、尋理學、入孔 林,請自吾晉始。二聖是嚴師,十餘賢是良友,語錄是 箴銘。誦讀體認,間如同堂對語,如一家相依。即泰岳 巖巖,可陟其巔;洙水洋洋,可登其岸。勿徒曰肩拍遷 柳擅美譽於詞場,為書巢中漢馬牛也。

《晉國賦》
張鳳翼
编辑

粵若稽古晉國,廣袤麗於黃墟,阻三河於碣石,實禹 貢之中都。輸逶迤其磅礡,經曼衍以平鋪,逵而 九達,亶天造之雄圖。爾其昴畢躔墟,參辰應隩,匯以 楊紆,靡以大陸,爇以燭龍,犄以鉅鹿。北坱沆漭,水陸 歕吞。蒼虯左抱,白菟右蹲。元武聳矗,鶉火迴GJfont。誠風 氣之所宅,而扶輿之所庉。於是東跨齊疆,南連楚, 西距三秦,北窮五國。以天門日觀為儲胥,以雲夢漢陽為,以紫淵華嶽為藩屏,以黑水青山為障。 控八紘封域以居尊羌,何儗乎彈丸之一幅。其山則 王屋夏屋,龍門鴈門,三嵕三磴,九箕九原,纍頭倣斗, 壺口懸亹。砥柱崚嶒而倒湱,太行巀嶪以蔽暾。又有 銅鞮雷首,姑射中條,峮嶙嵾嶢,GJfontGJfontGJfontGJfontGJfont嵺嵺。擁崧恆而作鎮,固方岳之所標。其水則沁 澮沱汾,洮涂泌涑,滱灅潏澇,渦漳涅瀆。嘔夷GJfont濤,媯汭沖瀜而觱沸。疏瀲GJfont於龍渠,澹於象 谷。又有桑乾濩澤,嬰澗平田,玉泉金泊,石洞昕川,汪 洋塴湃,漣漪潺湲,湯湯淼淼,淈淈濺濺。灌黃河以東 注:翕覃懷底績之。其險則飛狐插漢,巨馬洄崟,羊 腸九折,龍首千尋。瓴建井陘之隘,筈通句注之陰。其 勝則董澤盤,呂梁噴薄,峪止鳳凰,樓高鸛鵲。五髻 現境於清涼,四鎮宣威於毳幕。其靈則祥開金鳳,瑞 應烏龍,三峰王氣,五日陰夢。雩崇侯兮雨,駐妒女 兮停風。其異則管涔神劍,渥洼天馬,朔雷層峨,火山 閜。GJfont蜿蜒以衝冰,蟨踉蹌而負野。其跡則穀城菀 菀,鹿苑芊芊,傅岩迤邐,孔轍迍邅GJfont矣。西河之室蔚 然,綿上之田、投筆之臺未圮,煉丹之鼎猶煙。此實上 游之寰GJfont既溥之幅GJfont也。由是顥氣瀰漫,載亭載茁。 瑰麗以繁,GJfont奇以別。擅萬物之精華,表千秋之殊絕。 則有并刀韓甲,屈馬垂琛,雲沙代赭,澤錫遼葠。廣陽 之鐵,大鹵之金,紛紛藉藉,品品林林。若夫冀北之煤, 連綿大麓,斷谷豃呀,摩肩擊轂。五方絡繹以涂,萬 GJfont炘煄而轉燠。河東之鹽,瀵決神奫,皚皚皛皛,羃羃 鱗鱗。佐圜泉於九府,通賈販於四鄰。又若上黨之廛, 大河之涘,軋札相聞,噞喁是比絢藻,火與山龍噦鰷 及鰋鯉總興殖於堮區詎之能齒肆其陂塘 瀦灌溉通原隰墾稼穡同名園緁獵盛圃芬藂。蔬則 地蕈天花霜芹雪藕鱉蕨鳧葵,晚菘早韭,芊薤荽葑, 爰眾爰有。行白玉於高門,送青絲於纖手。穀則秬秠 GJfontGJfontGJfont麰稻GJfont,禾麻荏菽,九穗一莖,稙GJfont重穋,如坻 如京。可以實倉箱而穀士女,供俎豆以庀粢盛。花則 菡GJfont荼蘼,姚黃魏紫,芍藥薔薇,金櫻玉蕊,蓓蕾芳菲, 含香散橤。蔽雷塢兮森森,簇雕欄兮纍纍。木則槐檀 樺栗,檜柏椿松,桑榆柘GJfont,杞柳桐楓,參天溜雨,薆葑 菁蔥。滋偃蹇連蜷之勢,壯翬飛鳥革之雄。果有紫李 黃柑,緗桃白橑,常山之梨,安邑之棗,馬乳稱猗氏之 甘,貍首美太原之好,俱足以敷賁精英而發果蓏之 瑤。它如白豵冰鼠、赤豹黃貔、茸貉腋、龍骨雕翍、玉 芝雲母、紫石蓍英,莫不猗那是產以蕃動植之奇。至 於雉堞雲橫,雄關斗絕,玉壘金湯,GJfont嵽嵲,軍州蛇 勢以居,宇縣犬牙而列。鼎峙受降之城,延亙防邊之 堞,魚符所統什伍,蟬聯戈鋋壓地,鼓角豗天砏GJfont,碣 磍駢駢,象譯寄鞮之屬,靡不震而驚焉。聿有朱 邸黃扉,繽紛匼匝,橋駕飛虹,臺邀明月。表以晉陽之 宮,祀以汾陰之闕。窮池館暨,岩房清冷於不竭且也。 珠明魏乘,璧重秦城。毫散伐山之穎,圭呈拔樹之霙。 玉馬璘GJfont而顯異,仙藤馥以旌誠。此其著者,餘物 難名。進而求之,光岳攸鍾。文明蔚起,人傑地靈,儷鑣 績跡。聲施贔屭之顏,徽潤篔簹之泚。爾乃摹馳獨往, 秀擷群芳,行純金錫,操凜冰霜。既鶴鳴而鴻漸,亦虎 變而龍翔。越倜儻其魁,豈只尺與尋常故語。高曠 則薇留孤竹之風,松掛一瓢之月。逃三聘于黽池,隱 十經于於越。傲世兮枕流,辭榮兮蒔藥。猶聞張果還 山,王喬跨屩,俱蟬蛻乎風塵,而逍遙於雲壑。文章則 綜史記,玹掞洞林。詩詫明河之錦,賦稱擲地之金。 中說敷陳乎名教,橐駝濬發於靈襟。蛛網燕泥,指堂 梁而振響;落霞秋水,度高閣以流音。誰不照丹文而 光綠牒,穿月脅以貫天心。其為望也。忠著程嬰,義推 張老,智決輔車,仁昭結草。勒叩缶於相如,崇折巾於 有道。六龍騰祁藪之輝,三鳳煥河東之葆。殆煜乎垂 景,耀於春秋,而祕然播餘馨於品藻也。至於孤憤激 大節,援誓九死重一言,灑龍逢之血,遊雉經之魂,伏 鉏麑之觸,甘豫讓之吞,溫序銜鬚而抗劍,呼延文體 以酬恩。凡此剛方之氣,亦已翻溟海而撼崑崙,更有 應運風,雲爭光鼎呂。文揚黼黻之華,武奮劻勷之舉。 若三郤佐軍,若五蛇從旅,若筴效和戎,若筆稱良史, 若狼瞫之突陣摧秦,若羊舌之周知敖楚,咸斌斌乎 麟鳳之儔,而洸洸乎干城之侶,猶未也。六卿既大,三 晉遂分,噓以嬴燼,蒸以漢雲,唐風之所被,宋德之所 薰。其間師師穆穆,濟濟芸芸,如信陵率五國之師,平 原高十日之飲,侯嬴收臥內之符,毛遂脫囊中之穎, 趙奢解閼于之圍,陳筮告華陽之警。衍儀前席,夫六 王頗牧披鋒於四境,斯亦畸矣。由是雋采星馳,雄風 電掣,西京衛霍之軍功,東晉裴王之相業,狄梁與薛 史同標,司馬洎王楊並轍,秉燭達旦,揭日月于無疆, 騎尾歸天,壯河山于不蔑,繄何代乎無人,亦何人之 非傑。又其盛也。晉文復國,趙武爭盟,韓昭修術,魏惠 徵兵,汾澗狐鬼之磊落,沙陀亞子之崢嶸,當其時,屬 車秣馬,斬藋披荊,叱GJfont則風霆改色,指揮則參井無精,莫不業業赫赫砰砰轟轟,夫非一世之雄哉。然猶 偏伯耳。蓋嘗覽輿地,按冀方,歷蒲GJfont,溯平陽,弔伊耆 之休爍,追姚氏之烈光,則見堯天永位,舜日常熙。四 方以宅,七政以釐,九州以奠,百穀以宜,五品以序,三 居以夷,八風以鬯,六府以治,封十有二山之鎮,弘萬 有千歲之基。迄於今士尚謙恭,民多醇古,恍不識不 知之甿一讓畔讓居之度,去華從儉,則素題越席之 遺也。憂深思遠,其暑雨祁寒之故乎。於皇哉。唐虞作 對,夏殷繼昌。神皋腴藪鬱乎蒼蒼,雖巨鎮雄都,未敢 望也,而何有於僻壤要荒。

山西總部紀事编辑

《左傳》:昭元年,晉侯有疾,鄭伯使公孫僑如晉聘,且問 疾,叔向問焉。曰:寡君之疾病,卜人曰:實沈臺駘為祟, 史莫之知,敢問此何神也。子產曰:昔高辛氏有二子, 伯曰閼伯,季曰實沈,居于曠林,不相能也。尋干戈,以 相征討,后帝不臧,遷閼伯於商丘,主辰,商人是因,故 為商星,遷實沈于大夏,主參,唐人是因,以服事夏商, 其季世曰唐叔虞,當武王邑姜,方震大叔,夢帝謂己, 余命而子曰虞,將與之唐,屬諸參而蕃育其子孫,及 生有文在其手。曰虞,遂以命之,及成王滅唐而封大 叔焉。故參為晉星,由是觀之,則實沈,參神也。昔金天 氏有裔子曰昧,為元冥師,生允格,臺駘,臺駘能業其 官,宣汾洮,障大澤,以處大原,帝用嘉之,封諸汾川,沈, 姒,蓐,黃,實守其祀,今晉主汾而滅之矣。由是觀之,則 臺駘,汾神也。抑此二者,不及君身,山川之神,則水旱 癘疫之災,于是乎禜之,日月星辰之神,則雪霜風雨 之不時,于是乎禜之,若君身,則亦出入飲食哀樂之 事也。山川星辰之神,又何為焉。

昭四年春,許男如楚,楚子止之,遂止鄭伯,復田江南, 許男與焉。使椒舉如晉求諸侯,二君待之椒舉致命 曰:寡君使舉曰:日君有惠,賜盟于宋。曰:晉楚之從,交 相見也。以歲之不易,寡人願結驩于二三君,使舉請 間,君若苟無四方之虞,則願假寵以請于諸侯,晉侯 欲勿許,司馬侯曰:不可,楚王方侈,天或者欲逞其心, 以厚其毒而降之罰,未可知也。其使能終,亦未可知 也。晉楚唯天,所相不可與爭,君其許之,而修德以待 其歸,若歸于德,吾猶將事之,況諸侯乎,若適淫虐,楚 將棄之,吾又誰與爭。公曰:晉有三不殆,其何敵之有, 國險而多馬,齊楚多難,有是三者,何鄉而不濟,對曰: 恃險與馬,而虞鄰國之難,是三殆也。四嶽三塗,陽城 大室,荊山中南,九州之險也。是不一姓,冀之北土,馬 之所生,無興國焉。恃險與馬,不可以為固也。從古以 然,是以先王務修德音,以亨神人,不聞其務險與馬 也。鄰國之難,不可虞也。或多難以固其國,啟其疆土, 或無難以喪其國,失其守宇,若何虞難,齊有仲孫之 難,而獲桓公,至今賴之,晉有里丕之難,而獲文公,是 以為盟主,衛邢無難,敵亦喪之,故人之難,不可虞也。 恃此三者,而不修政德,亡于不暇,又何能濟,君其許 之,紂作淫虐,文王惠和,殷是以隕,周是以興。夫豈爭 諸侯,乃許楚。

《唐書·武后本紀》:長壽元年九月,以并州為北都。 《元宗本紀》:開元十一年正月辛卯,次并州,改并州為 北都。

《元宗本紀》:天寶元年二月,以北都為北京。

《宋史·張耆傳》:耆勾皇城司。帝以耆歷河東,稔邊事,召 耆至宣和閣,問地里險易狀。耆因言:雲、應、蔚、朔四郡, 間遣人以文移至并、代間,非覘邊虛實,即欲熟道路。 宜密諭代州,使自雲、應、蔚至者由大石谷入,自朔至 者由士墱入,餘間道皆塞之以示險。

《程師孟傳》:師孟,提點河東路刑獄。晉地多土山,旁接 川谷,春夏大雨,水濁如黃河,謂之天河,可灌溉。師孟 出錢開渠築堰,淤良田萬八千頃,裒其事為《水利圖 經》,頒之州縣。

山西總部雜錄编辑

《太康地記》:并州不以衛水為號,又不以恆山為名,而 云并者,蓋以其在兩谷之間乎。韓、魏、趙謂之三晉,并 冀二州是其地也。

《日知錄》:堯、舜、禹皆都河北,故曰冀。方至太康始失河 北,而五子御其母以從之。於是僑國河南,再傳至相, 卒為浞所滅。古之天子失其故都,未有能國者也。周 失豐鎬,而平王以東晉失雒陽;宋失開封,而元帝高 宗遷于江左。遂以不振,惟殷之五遷圮于河。而非敵人之窺伺,則勢不同爾。唐自元宗以後,天子屢嘗出 狩,乃未幾而復國者,以不棄長安也。故子儀回鑾之 表,代宗垂泣;宗澤還京之奏,忠義歸心。嗚呼。幸而澆 之縱欲不為民心所附,少康乃得以一旅之眾而誅 之爾。後之人主不幸失其都邑,而為興復之計者,其 念之哉。

夏之都本在安邑,太康畋于洛表,而羿距于河,則冀 方之地入于羿矣。惟河之東與南為夏所有,至后相 失國,依于二斟。于是使澆用師殺斟灌,以伐斟鄩,而 相遂滅。乃處澆于過,以制東方,處豷于戈。以控南國。 其時靡奔有鬲在河之東,少康奔有虞在河之南,而 自河以內無不安于亂賊者矣。合魏絳伍員二人之 言,可以觀當日之形勢。而少康之所以布德兆謀者, 亦難乎其為力矣。

古之天子常居冀州,後人因之,遂以冀州為中國之 號。楚辭九歌覽冀州兮有餘。《淮南子》:女媧氏殺黑龍 以濟冀州。《路史》云:中國總謂之冀州。穀梁傳曰:鄭同 姓之國也,在乎冀州。

《春明夢餘》:錄太原周七百里,無山。太原北至代州三 百里,代州又北三十里始入山,過鴈門。鴈門山厚四 十五里。頭、鴈門、寧武三關乃通此山之隔也。偏頭至 鴈門三百五十里,至寧武一百四十里。鴈門、寧武一 山兩口,鴈門山中三關十八隘口。代州過山至大同 三百六十里。大同東南為蔚州,東為渾源州,正南為 應州,西南為朔州。朔州西南一百四十里為偏頭關。 大同以西、偏頭關以北皆西地。總督鴈門住劄代州, 所以防其入;總制宣大住劄朔州,所以便其運。 《日知錄》:河東,山西一地也。唐之京師在關中,而其東 則河,故謂之河東。元之京師在薊門,而其西則山,故 謂之山西。各自其畿甸之所近而言之也。

古之所謂山西,即今關中。《史記》太史公自序蕭何鎮 撫山西,方言自山而東五國之郊。郭璞解曰:六國惟 秦在山西。王伯厚地理通釋曰:秦漢之間稱山北、山 南、山東、山西者,指太行以其在天下之中,故指此山, 以表地勢。正義以為華山之西,非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