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326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三百二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三百二十六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三百二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三百二十六卷目錄

 平陽府部藝文一

  河東賦          漢楊雄

  鹽池賦          晉郭璞

  黃河賦          成公綏

  諭晉隰慈州檄       唐馬燧

  休休亭記         司空圖

  中條山居記         前人

  鹽池賦          閻伯嶼

  聞喜縣儒學記      宋司馬光

  雙瀵泉賦          王潭

  絳州鼓堆泉記       司馬光

  祀汾陰壇頌并序     王旦

  廣孝泉記         王欽若

  王官谷題名         黃通

  書臨城道中         蘇軾

  諫幸汾陰疏         孫奭

  雙泉記          鄧忠臣

  龍門賦          陳山甫

  河清賦         明楊士奇

職方典第三百二十六卷

平陽府部藝文一编辑

《河東賦》
漢·揚雄
编辑

伊年暮春,將瘞后土,禮靈祇,謁汾陰於東郊,因茲以 勒崇垂鴻,發祥隤祉,欽若神明者,盛哉鑠乎,越不可 載已。於是命群臣,齊法服,整靈輿,迺撫翠鳳之駕,六 先景之乘,掉奔星之流旃,彏天狼之威弧。張耀日之 元旄,揚左纛,被雲梢。奮電鞭,驂雷輜,鳴洪鐘,建五旂。 羲和司日,顏倫奉輿,風發飆拂,神騰鬼趯;千乘霆亂, 萬騎屈撟,嘻嘻旭旭,天地稠GJfont。簸丘跳巒,湧渭躍涇。 秦神下讋,跖魂負沴;河靈矍踢,瓜華蹈衰。遂臻陰宮, 穆穆肅肅,蹲蹲如也。靈祇既鄉,五位時敘,絪縕元黃, 將紹厥后。於是靈輿安步,周流容與,以覽虖介山。嗟 文公而愍推兮,勤大禹於龍門,灑沈菑於豁瀆兮,播 九河於東瀕。登歷觀而遙望兮,聊浮游以經營。樂往 昔之遺風兮,喜虞氏之所耕。瞰帝唐之嵩高兮,隆 周之大寧。汨低徊而不能去兮,行睨垓下與彭城。濊 南巢之坎坷兮,是豳岐之夷平。乘翠龍而超河兮,陟 西岳之嶢崝。雲而來迎兮,澤滲漓其下降,鬱蕭 條其幽藹兮,滃汎沛以豐隆。叱風伯於南北兮,呵雨 師於西東,參天地而獨立兮,廓盪盪其亡雙。遵逝虖 歸來,以函夏之大漢兮,彼曾何足與比功。建乾坤之 貞兆兮,將悉總以群龍。麗勾芒與驂蓐收兮,服元冥 及祝融。敦眾神使式道兮,奮六經以攄頌。隃於穆之 緝熙兮,過清廟之雝雝;軼五帝之遐GJfont兮,躡三皇之 高蹤。既發軔於平盈兮,誰謂路遠而不能從。

《鹽池賦》
晉·郭璞
编辑

水潤下以作鹹,莫斯鹽之最靈,旁峻岳以發源,地茫 爾而海渟,嗟元液之潛洞,羌莫知其所生,狀委蛇其 若漢,流漫漫以漭漭,吁鑿鑿以粲粲,色皜然而雪朗, 揚赤波之煥爛,光旴旴以晃晃,隆陽映而不焦,洪涔 沃而不長,磊崔碌碓,鍔剡碁方,玉潤膏津,雪白凌岡, 粲如散璽,煥若布璋,爛若漢明,晃爾霞赤,望之絳承, 即之雪積,翠塗內映,赬液外羃,動而逾生,損而滋益, 若乃煎海鑠泉,或凍或漉,所贍不過一鄉,所營不過 鍾斛,飴戎見珍於西鄰,火井擅奇乎巴濮,豈若茲池 之所產,帶神邑之名嶽,吸靈潤於河汾,總膏液乎澮 涑。

《黃河賦》
成公綏
编辑

覽百川之弘壯兮,莫尚美於黃河,潛崑崙之峻極兮, 出磧石之嵯峨。登龍門而南游兮。拂華陰與曲,阿凌 砥柱而激湍兮。踰汭洛而揚波體,委蛇於后土兮。配 靈漢於穹蒼,畢中夏之畿甸兮。經朔胡之遐荒,歷二 周之北境兮。流三晉之南鄉,秦自西而啟壤兮。齊據 東而畫疆殷,徒涉而永固衛遷濟,而遂強趙決流而 卻魏,嬴引溝而滅梁思,先哲之攸歎,何水德之難量。

《諭晉隰慈州檄》
唐·馬燧
编辑

興元元年八月某日,河東保寧奉誠軍行營,副元帥 北平郡王燧檄告,晉州要君廷珍隰州,毛君朝GJfont慈 州,鄭君杭及將士吏等GJfont聞,率土莫非臣盍,念在三 之訓,明王伐不敬有嚴,討貳之刑,義士不求生,以害 仁智者,能轉禍而為福,其畢棄咎咸與維新,國家幾 葉,繼明億年,凝命天保,以上采薇,以下內撫,外從濮 鉛,以北祝栗,以南德洋,風普神旌,遽列窫窳,咸誅堯治時,雍猶有青丘之梗,舜仁天幬未誅丹浦之凶,李 懷光奮渤海之俘,授蒲津之節,始謂狙詐之作,使不 虞鷹犬之易,颺奔命醴泉粗展勤王之,績請朝行闕, 輒衷犯上,之謀猶念前勳,屢縻好爵張萌芽於霜雹, 悖木水之本,原升鸞之謀,肆行巢父之使,弗返奮二 軍而殲,良將剽三老而翦,近畿豕心莫悛,鴞音不革, 已復漢京之日月載,揚周旅之雷霆,幕府承命齊壇, 建牙列鎮正正之旗,堂堂之陳,莫我敢承,赫赫厥聲, 濯濯厥靈,有征無戰,渾侍中率同陝之士,韓僕射統 邠寧之師,唐節度虎視鄜坊,駱將軍熊跱鎮國,風雲 助氣,草木為兵,詔參伐以清氛,命招旌而繕怒,不GJfont 前茅之遏坐,成獨柳之誅,惟爾三州之士夫。夙被累, 朝之德澤,嶠從處仲適受逆汙,遵事隗囂,豈為賊守。 鼎魚假息,穴兔阽危犯,大義者,眾必攜作,不善者,神 弗赦歷數。古今所記,未聞叛逆獲全,惟岳阻兵汽膏 齊斧,朱泚竊號亦梟槁,街矧茲狄孥敢干天,罰犬馬 猶有主,覆載不容鱷鯢,取以封脅從罔治聖,上禹湯 罪已文武行仁,凡鳴狐假王之妖首,鼠觀釁之將莫 不匿瑕。宥戾磢垢滌污,雖三子猶存。蓬艾之間,豈太 陽不回,葵藿之照,尚式王命共,惟帝臣勿相依,於輔 車以俱焚,於玉石倘能洗心。效順解甲,來歸勣獻關, 東疏封帶礪,融全河右紀烈旂,常若迷復怙終,猶豫 不斷蹈干顯,戮諡為至愚,豈惟敷虐多方,亦將遺臭 千載,請擇二者,永肩一心,耆定爾功,復見弓橐而戈 戢,式化厥訓庶幾,世變以風移,檄到如章書,不盡意。

《休休亭記》
司空圖
编辑

休休也亦,美也既休,而且美在焉,司空氏王官谷休 休亭,本濯纓亭也,濯纓為陝軍所焚愚竄避,踰紀天 復癸亥歲,蒲稔人既安歸葺於壞垣之中,構不盈丈 然遽更其名者,非以為奇GJfont量其材,一宜休也,揣其 分二,宜休也,且耄而瞶三宜休也,而又少而墮長而 棄老而迂是三者皆非救時之用,又宜休也,尚慮多 難,不能自信,既而晝寢遇二僧,其名皆上方刻石者。 也其一曰:闉顧謂,吾曰:吾嘗為汝之師也。汝昔矯於 道銳,而不固今,乃為利欲之所拘,幸悟而悔,將復從 我於是谿耳,且汝雖退亦嘗為匪人之,所嫉宜以耐 辱,自警庶保其終始,與靖節醉吟第其品級於千載 之下,復何求哉。因為耐辱,居士歌題於亭之東北,楹 自開成丁巳歲七月,距今以是歲,是月,作是歌亦樂 天作傳之。年六十七矣,休休乎,且又歿而可以自任 者,不增愧負於國家矣。復何求哉。天復癸亥秋七月 記。

《中條山居記》
前人
编辑

中條蹴蒲津東,顧虞鄉纔百里亦。猶人之秀發必見 於眉宇之間,故五峰頍然為其冠珥。是谿蔚然涵其 濃陰之氣,左右函洛乃滌煩清賞之。境會昌中詔毀 佛宮,因為我有谷之名。本以王官廢壘在其側,今司 空氏易之為禎陵谿。亦曰:禎貽云愚以家世,儲善之 祐集於厥躬,乃刻像大悲跂新構於西北隅,其亭曰: 證因證因之右其亭曰:擬綸志其所著也,擬綸之左, 其亭曰:修史勗其所職也,西南之亭曰:濯纓濯纓之 窗曰:一鳴皆有所警,堂曰:三詔之堂室。曰:九籥之室 皜其壁,以模玉川於其間,備列國朝至行清節,文學 英特之士庶,存聳激耳其上方之亭曰:覽照懸瀑之。 亭曰:瑩心皆歸於釋氏,以棲其徒愚雖不佞猶,幸處 於鄉里不侵,不侮處於山林物無夭,伐亦足少庇子 孫且詎知,他日,復睹晬容訪陳跡者,非今茲誓願之。 證哉久於斯石庶,幾不昧有唐光啟三年丁未歲記。

《鹽池賦》
閻伯與
编辑

坤之美兮焉,可以測鹽之。池漭沆兮,劃開於郇瑕之 側,廓平陸而無際浸長天之一色。前對條山照峰巒 之,巀嶨卻鄰安邑。對城樓之嶷岌,其出形鹽也。狀雄 虎之蹲於長野,攫挐兮。布護其吐精光也。如白日之 昇,暘谷照爛兮。GJfont赩既似乎鏡湖之不遠,又似乎渤 澥之在,即是以我良牧宣風千里。褰帷憑軾睹茲池 兮。荷上天之報,睹茲鹽兮。恤下人之食,意者以為季 布鎮乎。股肱黃霸蘊其輔,翊不爾何。魚鹽川澤之用。 饒上潤鹹鹺之利,飭天人之繄,列則有典有孚,百姓 之攸迷而不知,不識粲兮。郊甸丕哉,庾億且觀其皎 皛池,濱皚峨嶙峋髣GJfont,珪璧依稀GJfontGJfont入澤,遐窺喜 晴天之速,曙隔林斜望訝瓊,樹之驚春餌之者。若茹 膏之客,捧之者。疑獻玉之人,況生殊播植動,必合時 為諸侯之賞。愛入嘉賓之。賦詩嗟乎,其皎皎兮,於川 之湄,其郁郁兮,於川之坻,有美王之價,沉之而不汙。 有君子之德,涅之而不淄利,入桓公之論,名留謝氏 之詩。充郡國之珍,產實亭育之。攸資永言,沉鬱必由 光拂可取。於人況鑒,於物懿,夫天不祕寶,地不藏靈, 可以和梅羹之調,鼎致君於堯舜,可以偶腒鱐之入。 薦效祉於勳名,爾河汾之寶信,同天造。豈若分溝塍 之,綺錯則萬頃,光明GJfont井田之,周環則千里,雪皓由 斯言,旃有美自天幸。無淪於泥淖將以報於陶甄。

《聞喜縣儒學記》
宋·司馬光
编辑

太古之人何如。曰:不今日如也,何以言之。曰:古之人 寒衣而饑食,貪生而惡死,不殊於今也。喜怒哀樂愛 惡畏欲與民俱生,非今有而古無。古之人,食鳥獸之 肉,草木之實,而衣其皮。鳥獸日益殫,草木日益稀,人 日益眾,物日益寡。視此或不足,視彼或有餘。能與守 死而無爭乎。爭而不已,相賊傷相滅亡,人之類蓋可 計日而盡也。聖人者,愍其然於人作而治之,擇其賢 知而君長之,分其土田而疆域之聚,其父子兄弟夫 婦而安養之。施其禮樂政令,而綱紀之,明其道德仁 義孝慈忠信廉恥,而教導之。猶有狂愚傲狠之民,悖 戾而不從者,於是鞭扑以威之,斧鉞以懼之,甲兵以 震之,是以民相與安分,而保常養生而送終繁衍,而 久長也。及周之衰先王之道,蕩覆崩壞幾無餘矣。其 不絕者,纖若毫芒非孔子起而救之,廓而引之,閎大 顯融以迄於今,則生民之眾幾何其不淪,而為禽獸 耶。今國家所以奉事,孔子非輕也。廟食於國,於州於 縣以歲時,陳其俎豆,鳴其金石,以禮享之,自天子之 尊親,北面而拜焉,所以然者,非人之私為道存也。然 吏於州縣者,或以簿書期會為急務,視孔子之祠及 學校廢為餘事置之。曾不誰何彼真俗吏無足道者。 聞喜,自前世固縉紳大夫之林藪也。縣有孔子廟,咸 平中武,吏慈釋回修之。尉李垂為之記。厥後繼而為 長者,其嚴事孔子之心,不能及釋回於是廟。屋隳傾 垣墉圮,缺草樹荒椔碑。石斷仆況於鄉飲酒之,容絃 誦之。音固不得,而睹聞矣。今大夫馬君至而嘆曰:為 川者,知防而不知濬,則橫潰而不禁,為民者,知怒而 不知教,則愁怨而不從,故善為川者相高下,而導之。 善為民者,明是非而告之,是以為者,逸而從者易物 遂性而功速成也。今為吏者不能揭先王之道,教人 而曰吾以刑法為治者,是掩民之耳目,而以陷GJfont俟 之也。不仁孰大焉,乃屬邑中之賢士大夫而告之。曰: 今孔子之廟,廢不修,士無所講其業民,無所承其化 斯,豈惟令之辜亦。二三子之恥也,皆曰:斯固邑人,日 夜所不忘,而不敢請者也。今明府有命,是天相繼聖 人之道,而以明府賜邑人也。孰不奔走承之,乃相與 斂財聚工,葺屋之隳,而壯大之修垣,之圮而高厚之, 去木之椔而改樹之起,碑之仆而更刻之,民不加賦, 吏不告勞,不日而新廟,煥然成矣。其前為祠殿,後為 講堂,左為齋宿之室,右為俎豆之府。其兩旁皆為學 舍,然後邑中之賢士大夫得以,朝夕誦堯舜之書,詠 商周之詩,於其中彬彬然。有造矣。噫馬君之於學也。 始正其基矣,猶未也。今之吏不三歲,而更後之人繼。 而為長者,宜勿替馬君之功,而引伸之學者,宜卒成 馬君之志,而張大之知。人之所以嚴事孔子者,非徒 飾其祠,誦其文也,固將明其道,修其法,心喻而身行 之也。是故近者觀而化,遠者聞而慕。由邑及於鄉,及 於家父,靡不慈兄,靡不友弟,靡不恭夫,然後睹學之 成,而知其為益大也。夫道污隆豈有常邪。入為之,則 存,不為之,則亡。非道去,人人去道也。古之人,或耕者, 讓畔行者,讓塗暴亂無所生刑,罰無所施,若是者,豈 古則有而今,則亡邪。曰:教之未至故也。今基既正矣。 若其餘則勉之,而已矣。於廟之成也,馬君以書,謂光 必為之記。光以不文辭,不敢為使者,三返而不獲命。 竊慕馬君知治之本,而所存者,遠思附寄名其上,以 傳於後,不敢不悉,所聞而書之,時至和二年也。

《雙瀵泉賦》
王潭
编辑

呀厚地而濫涌者,有河東之瀵泉。坼陰開竇沃日浮 天初,汨沒圓衝拂高湍於柔祇之下,復逶迤遠注散 餘,波於馮夷之川為神龍窟。宅之土而致美為陰陽, 蓄洩之所,而通元將海日泓浤,而昭此,豈坤儀挺拔 以隳焉來,何所自去何所。止始開雙瀵發輝於汾,魏 之郊竟助洪流歸潮於渤澥之。水借如月色初升,晴 空下凝繁星映,而珠滿新月入而鉤澄洎乎。風駭霧 勃,煙湧雲蒸,則有鬼神倏閃,以恍惚蛟螭鼓怒,以噴 騰異物之。與詭怪孰可得,而備徵意以為潛,虛洞決 脈流派別,雖一河有隔,終陰隙以相連,故數眼分開, 涵碧虛而共潔,是以百尺澄兮。四空皛珠胎明兮,沙 岸皎洗拂煙埃,蕩漾魚鳥亦,能涼生朱夏氣暖元冬。 守謙下以含道,順畎澮以利農,道則以物為,賓水則 假利於春。人有情於利水,水無意以求人。人之自偽 我,豈非真故至人以水為德,以心為鏡,鏡雖明,不利 於人,水至平不潛乎。性故瀵之,為澤也廣瀵之。為鑒 也靜。若壅而閉,則澤不能及,物混而濁,則鑒不能自 正,故選士者,象清瀵以含虛,懷才者,但明心而未映, 苟能酌憲於玆泉,則可以相鹽梅而翼聖。

《絳州鼓堆泉記》
司馬光
编辑

鼓堆在州治所西北二十五里,樊紹述守居記,作古 州之圖志,作鼓鼓者,人馬踐之。逢逢如鼓,狀蓋水原 充滿石下而云,然紹述之文,其必有據,然今以耳目 驗之,則圖志亦未可,全廢也堆之,西山白馬,首其東,長陵纚屬,相傳以為晉之九原,其北水出澤堂,別名 清泉堆,周圍四里,高三丈,穹隆而圓狀,如覆釜,水原 數十環之,觱沸雜發匯於南,溶為深淵中,多魚鱉蟹 蟾,水極清潔可鑑毛髮,盛寒不冰,大旱不耗,霪雨不 溢,其南釃為三渠,一載高地,入州城,周吏民園沼之。 用二散布田間灌溉,萬餘頃,所餘皆歸於汾田之所。 生禾麻稌穱肥茂,薌甘異佗水所溉堆,上有神祠,蓋 以水陰類也。故其神為婦人之像,而祠中石刻乃妄 以為堯后,及舜之二妃。噫是水也。有清明之性,溫厚 之德,常一之操潤,澤之功。雖古聖賢無以加,其廟食 於民也。固宜何必假於堯后舜妃,然後可祀也。嘉祐 元年九月壬寅,通判并州事司馬光以事,至絳州從 州之。諸官尚書比部員外郎薛長孺元卿國子博士 劉常守道尹仲舒、漢臣判官陳太、初寓之同遊祠下。 愛其氣象之美,登臨之樂,而又功德及人,若此其盛 愍,流俗之訛,不可以莫之。正也於是題云。

《祀汾陰壇頌》并序
王旦
编辑

祥符紀號之三載,岱宗展寀之間。歲蒲守臣狀輿人之誦。以為坤靈所宅,實惟鄈上方冊,具存粵。在境內,屬紹休於聖,緒請備禮以親祠,皇上覽奏謙讓,不許侍臣進,而僉曰:泰嶽建,封汾壤闕祀,有所未答也。外庭聞,其事率籲者,萬計露章,抗其辭悃愊而三。上臣誠難奪帝,俞乃下羲仲涓曰:伯夷奏儀歲二月,乘時龍備法駕,奉祕檢陟廣畤。格殊尤之。貺通於神明,成曠絕之,禮合若符契執,允恭克讓之。道形推功歸美之。旨凝嚴覃思闡郁郁之。文純至奉先盡烝烝之。性飄然鸞鳳之,跡形於金石之,GJfont四三墳六五。典揭日月薄雲天昭示,方來高邁前古,乃詔宰臣旦,曰:汝相臣禮實,總攸司亦宜昌言,以志純錫臣周爰事實,對揚王休謹再拜,稽首而言曰。

粵以坤靈定位,秉陰成德侔。天洪覆博厚蘊於化,先 載物無私翕忽,章於神變其止也。一其動也,剛將發 祉於沉潛必炳靈於GJfont,蠁惟陰陽之不測,在動植以 攸依瞻惟冀。方奠厥中域水土,深厚風俗勤儉敷紛 沃衍。盡闢於污萊豐實,敦朴有同於淳古載。觀舊志 參校前聞軒。后之祀方丘實惟其,地虞舜之都蒲。GJfont 綽有遺風直大,昴之南街距諸綸之,半舍原隰相。屬 瀰迤而龍鱗,堆阜孤標崛岪而。雲矗書載媯汭,在其 境詩歌韓奕亙其右。靈掌標於巨嶽素汾,合於洪河 逸勢奔趍迅湍激射綿億,載而隆起無流壤之。微潰 堅如注於碣石,危若冠於靈山廣袤,屈盤崢嶸詭異。 宛同天造允謂神,區以因地之宜為祈祀之。所必有 主宰以定攸居,欽若大猷歷選列辟辯。方正位懋建 於皇極。依神設教陰騭於下民,意在奉母儀禱年。穀 而已漢元鼎中始,建嚴祠式新明制從。馬談寬舒之。 議屢崇於毖祀,唐開元際克,甄墜典踐修厥猷覽張 說蕭嵩之言,亟興於逸禮物無疵。癘歲臻豐懋蓋。俯 鄰於畿甸,或因事於巡遊時,奉瘞易如尚茲湮。廢 閟其靈應塈居,溫洛及宅湲郊通困屢。遷限於重阻 歷代而下方。屬弄兵千里,而遙豈遑措事王。澤竭而 頌聲寢彝倫斁。而舊章缺丕天大律曠,世盛節日不 暇給安可。輕議且禮樂重事。豈淪胥以亡及,聖明利 見故授之以泰,太祖啟運立極英武聖文。神德元功 大孝皇帝,運斗極綏天保三靈改卜撫。飛龍之運四, 征不庭革猛虎,之政惟睿作聖臨下,有赫謳謠欣戴 序章皇靈揖讓開階允,歸天授集大勳而成,王業也 太宗至仁應道神功,聖德文武大明廣孝,皇帝席羅 圖躋大寶麾旄,致討下恃險之邦,執契居尊洽同文 之化帝德廣運神,武不殺體元立制將,聖多能遹駿 緝熙徇齊敦,敏敷至治而致承平也。今崇文廣武儀 天遵道寶應章感聖明,仁孝皇帝陛下自儲兩陟。元 后承天之序象日之升,協帝膺期纘戎御曆五材並 用,六府允修總挈宏綱深思遠。馭順乎。乾而發大號 取諸豫而懷永圖務稼,勸農保邦固本,講兵要計審 實取材六郡,震師五祚薦驅革輅,巡省翰垣邊堠自 寧兵鋒不頓輪臺罷戍,上因感悟玉關謝質。有異綏 懷得用武,之善經而茂庇民,之丕德威靈赫,於無外 聲教殫於有截四,方從乂萬彙由康作,法於涼議事 以制欽明稽古御,辨撫圖講理三雍懸。書兩觀囹圄 清,而刑幾措黌塾興,而民崇讓三郊吉土有,文王昭 事之勤明,發上陵極顯宗孺慕之。感武有七德禮備 三驅,丹浦非樂戰之心,形於歌詠天乙有弛。罟之惠 垂諸載籍今乃,罷去羽獵包以虎,皮惻隱之仁溥臻 於微類好生之德,上合於昊天元化滂,流皇風載韙 頑豔斯感,人神以和順風之拜,未施飛昴之靈下告。 寶符錫祚昭授羲畀姒之瑞,玉牒登封有踰周軼。漢 之盛介夫純嘏,延及群氓和以天倪納。於軌則幾一 變之至道妙。萬物以為言休大庭,窅姑射宅心道祕 研幾繫表前宣室之席,未遑於顧問挽襄城之駕,靡 事於巡功,無何西土之人,周行之士鳧趨,GJfont至不謀而同辭筮,短龜長協從,而迪吉克符天,誘始定時邁 下沛然之詔慰後予之,情方澤致恭為人,而祈福近 臣秪命先期而,戒事靡干民力咸給,縣官事酌時中 禮惟聖擇慎徽,備物有條而不紊博士,議郎置蕝而 已定時告上帝,親享大宮越獻歲履端之初屬遒人 布令之月,皇輿夙駕天罩前驅耀國。容增儀衛導寶 籙遵皇衢卻咸夏之,音御蒲塞之饌。故靡從於遊豫, 秖靜專於祀事逶迤式道星,列而天行戾。止周廬淵 渟而嶽,鎮弭芝蓋達蒲津。戒官師飭法從九官列序 冠冕燦於,清途七華騰襄羽旄蔽於。朝旭翠虯奕奕 齊輅遲遲俯頌祗之,庭臨逆釐之館恍惚,杳冥之際 將事神交,蟺蜎蠖濩之中。式資齋默辛酉饗后土地 祗,於泰折奉天,書於左次嚴二聖以。配焉秉鎮圭紆 皇組實羲,象奠琮幣體薦黃犢藉用。白茅壇三成而 庶品陳樂八變,而柔祇出正辭以。達其志秪瘞以終 其禮纖羅不動,瑞香沓臻,協氣橫流歡聲沸渭能事 畢舉何止禴祭之恭應臚傳之速即時,移彩仗款廟。 貌展儀,省祀徽冊既藏登歌申獻晬,容如在秩秩而。 中節莘,莘而有踐少留。清蹕周覽平皋吐金景以敲 浮雲式觀寶氣橫素,波而鳴簫鼓。詎GJfont歡遊翊日即 法宮,坐黼帳振振麟,趾之族師師鷺。序之行懸軒四 千品,鞮譯之長拱於著,勾陳之衛嚴於外,禮申同瑁 肆覲於群,后澤被蓼蕭大賚。於四海資生仰化罄,圖 效祉觀,民設教命市納賈俗無非。僻器不苦窳,化行 比屋有可封之,民會盛塗山無後,至之國若薰風之。 復起訝絳光,之再燭舉合飲之文不。遺於黃耇霈有 差,之賜下及於門,欄井冽寒泉地湧,神瀵載紓乃顧 易以嘉稱,望祀於海增,峻其嚴壇允猶,翕河載循於 戎典金華作,鎮紫氣臨關覽巨靈之。蹤慕元元之教 和風習習,膏澤祁祁既呈瑞於,豐年亦清塵,於夷路 宵分載止星言,靡滯良田膴膴有,多稔之謠朿帛戔 戔洽烝髦之,詠由分陝之地出,二崤之間六轡如琴 睹襟帶之險,九斿齊軌造圖,書之淵順陽春,考王制 舉周醵陳洛宴山,園在望夙夜永懷謦,欬如聞馨香 以達躬脂,澤感霜露歷山川,之奇秀美聖賢之遺,懿 誕敷鴻藻窮三。變之原高揭璇題紀,一時之異或熙。 載而有作,或倬彼以成章,並鏤貞GJfont垂為。世範六飛 回軫萬國歡迎,咸發詠於載歸悉,蒙休而安愈歸格。 用特觀盥之,儀斯畢飲至舍爵酬,勞之典遂行命酌 衢樽均歡魚藻,取需于之象溥洽示慈成樂,只之儀 維歌,既醉煌煌焉穆穆焉總,帝者之上儀盡天下,之 壯觀者也。粵自天啟巨宋,運鍾累洽火。辰耀玉燭調 七政齊六府,正躬操輯瑞實表於,鑒觀爰議升中已。 申於昭荅至如,成富有之業,流餘羡之慶,資仁育宣。 政本綿GJfont混一庶,物流衍不愛,其寶可以侔資。得一 以寧自,茲而始徇。東征西怨之請有。暴衣露GJfont之行 靡憚於勤用,申其報異於無謂而樂巡。狩數出以露, 威靈者矣。矧乃祗肅精明內,盡於志吉蠲滌,濯外盡 其物罄文命,致美之意放仲尼。與祭之言不於其身。 抑損以,寧儉若奉於祀。誡飭以期豐雖翕闢,含章至 靜而為體然元,通報貺應變以無方。事之辰薦鬯, 之夕貫,天德水迥變於澄瀾。麗漢卿雲薦騰,於縟綵 青素之文。符合逸材之獸馴擾,九莖挺秀合穎效祥 充溢於冊書駢,委於奏牘豈止獲乘,矢集神爵而已 哉。若非惟德繄物,至諴感神又安得昌,遠而寅奉景 靈如期而克舉大事,不疾而速不肅而成,如是者也 若夫秩小大之神訓上下,之則騰茂實揚洪,輝禮莫 重於登,雲岱款魏雎對越兩儀,茂膺繁祉恢世,教奉 天經孝莫,大於繼其志述其事,肆于時夏休,有烈光 非,大信有孚何以盡明察之,義非要道溥被何以極 顯揚之,典洽百禮以昭其德陳萬,舞以象其功崇一 術而眾美隋陳,一事而十倫具惠可底,行祭則受福 兆民,允殖百祿是遒徽,烈首於百王鴻禧,垂於萬葉 而又穆清,凝覽乾鞏勞謙,煥發天文昭,昭而諭旨寅 威寶命業業,以持盈有嚴有翼而,永英聲雖休勿休 而彰,健德體道簡易大明終,始固丕基於積厚,延景 鑠於無疆法坤,元之永貞若韶樂之盡,善者矣。臣徒 幸丁辰素非,達禮聞經凝奧游,夏何以措辭臨,事講 求房魏恧,其不逮殊無風采,密侍帝暉遹,觀厥成拜 命之辱談天,罔極游聖難名祗奉,五壇幸睹黃雲之 覆繼揚二雅終,媿清風之作辭曰巖巖岱,宗明明乾 健槱燎,上騰雲封斯建高脽,崛岉厚德攸,依平琮致 告育榖是,祈垂象GJfont高含章光大,以察以明地,天交 泰聖祖烈烈,大勳斯在神宗穆穆,令聞不已以妥,以 侑夙夜恭止,式嚴鄈上肅奉,靈文率禮明具秪薦苾 芬四隩未同群靈胥,洎惟孝奉先惟聖克祀,馨烈有 融儀形大備神之,聽之肅然格思昭其,上瑞報以鴻 禧群生,咸遂百祿攸宜伊,至誠兮虛標前訓,豈泂酌 兮專美聲詩,禮無違者道盡於斯既享,以誠亦輔其 德允協永貞,式揚聖則九壤謐寧,百昌滋殖教化恢 兮丕昭聖職仁壽躋兮,咸知帝力繹思粹精流謙中。昃坱圠無垠出坤,珍兮億萬斯年保民極兮。

《廣孝泉記》
王欽若
编辑

夫屯而後亨者,天道也蒙而後,貞者聖功也。故聖人 曆數在躬嗜慾,將至履重險而不困,犯大難而克振, 所以彰靈謀之,幽贊示成命之,有歸也。全晉列藩三 河東屏中條峙其左紫淵居其右前瞻巨嶽卻眺隆 雎唐虞之。所興神祗之,攸館蒲GJfont姚墟綿,亙相屬惟 東都之左壤冽二,井之通泉相距咫尺下,有幽隧徵 其傳說謂之舜泉也。臣謹按司馬遷所撰。五帝紀云 瞽瞍欲殺舜使舜穿井,而實其上舜從匿空,而出又 皇甫謐云河東,有舜井焉惇史之所,載舊老之所傳 百世之所聞聖,朝之所,尚非有虞氏之孝,格於天地 有虞氏之德通,於神明則何以洽三千三百,餘載而 與聖GJfont合不,然安得其GJfont益著,其道彌光者哉巨宋 受命五十載皇帝在宥十四年,蒲津守臣削牘上奏 以民情望幸神丘,佇禮后土拜章數四,乃從其請越 明年春正月,備法駕出閶闔省環,衛屏葷血秪肅寅 畏以至於汾陰如東,巡狩之禮祀事,既畢盛節斯著 帝乃周覽,川原問民疾苦聖,賢之GJfont必紆清蹕至於 此泉特延嘉矚下,詔曰朕以省巡蒲阪,歷覽舜泉欽 孝德以升聞考,遺GJfont而尚在宜,加美稱用表敦風乃 賜廣,孝泉為名周其垣墉新其,堂奧廣其里衖謹其 GJfont鐍遠矣哉。非帝舜之大孝安足動宸衷,非萬乘之 至德詎能旌,往躅所以歷三代迄隋唐而此,泉寂寞 蔑聞褒,美及其逢旦暮迴車輿闇,然而彰巍乎。不朽 蓋以,昔帝之名不可以輕斥,故易之以嘉號,曩聖之 遊,不可以蕪沒故表,之以靈宇補百代之缺典,炳終 古之彌文盡,善盡美信皇,王之能事也。而又遠汲此。 泉遍頒著位俾,夫家至戶到父,父子子感往,聖之色 養達乎無外知吾皇,之廣孝欽其至和,漬於肺肝涵 於骨髓人倫,外睦善氣內充自然,疵癘不生妖孽不 作躋於仁壽億萬斯年,與夫蠲疾育蘇,公之母逞術 呼葛公,之錢飛高燄於蜀都,隱神物於南路較其遠。 大豈同年,而語哉臣職忝,樞機身近日月乏,燕許之 藻翰莫副天,心謝益契之彌綸,徒欽聖作摛毫媿,汗 庶備直書,時大中祥符五年二月十五日記。

《王官谷題名》
黃通
编辑

王官谷者,乃唐兵部侍郎。司空圖之舊隱也。人亡跡 在松韻,水聲雲光野色。環照旌旆太尉吳。公雅有山 水興觀之。徘徊乃屏牙仗扶笻,曳屐登休休亭,望瀑 布泉思其人,愛其景嘆嗟而不忍去者。久之故作詩, 以見其志。

《書臨城道中》
蘇軾
编辑

予初赴中山,連日風埃,未曾了了見太行也。今將適 嶺表,頗以是為恨。過臨城、內丘,天氣忽清徹,西望太 行,草木可數,岡巒北走,崖谷秀傑。忽悟歎曰:吾南遷 其速返乎,退之衡山之祥也。書以付邁,使志之。

《諫幸汾陰疏》
孫奭
编辑

先王卜征五年,歲習其祥祥習,則行不習,則增修德 而改卜。陛下始畢東封更,議西幸殆非,先王卜征五 年,慎重之意,其不可一也。夫汾陰后土事,不經見昔。 漢武帝將封禪,故先封中嶽祀汾陰,始巡幸郡縣遂 有事泰山,今陛下既已登封復欲幸,汾陰其不可二 也。古者,圜丘方澤所以郊祀,天地今南北郊是也。漢 初,承秦惟立五畤,以祀天而后土無祀。故武帝立祠, 於汾陰。自元成以來,從公卿之議,遂徙汾陰后,土於 北郊。後之王者,多不祀汾陰,今陛下已建,北郊乃舍 之。而遠祀汾陰其不可三也。西漢都雍去,汾陰至近 今,陛下經重關越,險阻輕棄京師根本而慕西漢之 虛名。其不可四也。河東唐王業之,所起也唐又都雍 故明皇間,幸河東因祀后土。聖朝之興事與唐異而 陛下無故,欲祀汾陰其不可,五也。昔者,周宣王遇災 而懼故詩人,美其中興以為賢主比年,以來水旱相 繼,陛下宜側身修德,以荅天譴豈宜下徇姦回遠勞。 民庶盤遊不已,忘社稷之大計,其不可六也。夫雷以 二月出,八月入者也。育養萬物有人,君之象失時,則 為異今震雷。在冬為異尤甚。此天意丁寧以,戒陛下 而反未悟殆。失天意其不可七也。夫民神之主也。是 以聖王先成民而後致力於神,今國家土木之功,累 年未息水旱作沴饑饉。居多乃欲勞民事,神其享之 乎。此其不可八也,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 未聞專事,籩豆簠簋可邀神福,春秋傳曰:國將興聽 於民,將亡聽於神愚臣非敢妄議惟陛下,終賜裁。

《雙泉記》
鄧忠臣
编辑

孤山之東南,有祠曰:風伯雨師。古有泉二源,在山之 上。下介鄉之人,常謂此泉可飲數千戶,歲旱禱能興 雲雨蓋,有德於民者,世之人未之,或知也。廣陵朱康 叔行縣與余,同謁祠下因探源留觀,久之,顧謂余曰: 茲勝境也,惜其未名可,名曰雙泉。因書於石,余以物 之為利,質不在大地,不在顯,今涓涓之水,不盈澗壑 隱翳於窮山,幽巖之下老,圃灌畦孺子濯足。曾不得與五嶽四,瀆並祀而能興雲,雨於百里之內百里,之 人特見百里之內,霑沐膏澤而已,蓋不見於百里之 外者又。安知不油然沛,然不崇朝而遍天下,耶余疑 雙泉為天地閟,泯其GJfont姑施陰功,潛德於不用之際 將有護持待人而後發歟,何昔之湮晦如此,噫微康 叔名之則將與,行潦之水奚異哉。

《龍門賦》
陳山甫
编辑

控引河源鑿山,為門闢兩崖而龍蟠,虎踞飛一帶而 電,激雷奔所以拯流離,於品物佐含育於乾坤邈矣 而高蹤斯,在巍然而詭狀斯存。昔夏王披簡援圖,盡 力溝洫萬方附會,以恭命百工子來而奉。職畚鍤具 而勢,蹴風雲岩岫分而狀成閫,閾波濤有路無非,汲 引之功鱗介,攸居咸被生,成之德異夫,屹爾崖巘張 為閈閎懸流赴勢,以中注巨石乘危,而下傾拉藂林。 而山靈,葉贊迴大壑而。水怪奔驚故,凝滯者得以流。 其惡昏墊者,得以厚其生當其相地所宜。兆人攸利 山崢嶸而洞,啟水噴薄而俄至湯。湯浩浩俱成畎澮 之流原隰陂池盡。為生植之地道邁,前古芳流後塵。 豈不以開濟之功。莫大流通之,用如神龍躍,新渚魚 迷舊津四載之勞,終成於舜日九年。之患空媿於堯 人始也。設以規模不,資鈐閉雲橫。結駟之狀浪走高 車之勢廣濫觴,之運水無不通裨造化,之遺人無不 濟茂績成崇與流無,窮豁岧嶢而分遠碧來,浩渺而 瀉晴虹,不愧錫圭之命寧慚拓土之,功是以羲軒等。 美唐虞齊盛故,當輝爍於帝圖,不然何以應千年之 聖。

《河清賦》
明·楊士奇
编辑

歲在旃蒙月,維攝提其日癸,卯晨光初晞祥,GJfont融暢 慶雲爛垂天子御丹,扆闢彤闈班龍節建,鸞旗肅九 重之容衛紛百,辟其來趨促武乎金門屏,息乎彤墀 乃有陪,臣晉國之使頫伏殿陛陳詞獻,匭上言河清 河津之涘,發書訊占聖王之瑞臣睹之,敢告天子天 子曰噫天道應人,必以類至作德者,降祥弗德者,垂 戒余未究乎。慎修何以與於是也。使者,既出時則徹 侯上公群卿,列秩仰聆玉音愉愉追。固已識其靈 祥,未備究乎事實,退就使者而悉焉,使者曰昉河流 之將清蓋,先時而異狀其始也。沉碧凝黛流丹曳虹 忽異復殊黈色,彌望炯素華之浩潔汎炫。晶而漭泱 妙神化而屢,殊協五行之遞旺,方漻漻瀏瀏滉,滉瀁 瀁湛如清渭,之奔浩乎蒙泉之,放涵荊玉而演,迤拖 齊縠,而浮蕩影萬象於,昭晰而淨纖塵之,泱灢也於 是,傳告雜遝聽聞駭惑奔,走道路聚玩崖側睛,目眩 奪心懷,暢悅鑑妍者賞明濯,汙者避褻此其大略也 其詳未易以,遽說焉於是聞者仰而思,顧而言曰河 之發,源出乎崑崙淤澱湠,漫混混渾渾濁涇,方之以 尚冽潢潦擬之,而同昏然而其清為,聖君之瑞見於 子年拾遺之,記兆天下之平出乎。京房易傳之,論洪 惟我皇繼序,太祖道合羲軒功,隆舜禹政教施乎萬 邦德澤流於九土,斯河清之協應豈,偶然之故也蓋 水為用滋潤長,育六府所敘功同土穀,造化於是而 發祥非在惠養,斯民而致其豐足者乎。革去濁汙瑩 然湛明非在蕩除貪穢而用,夫清廉者乎。斯盛治之 所,本豈尋常之。為異雖聖德之,弗居諒天意其。有在 固將表治化之熙明而徵,太平於盛世也躬逢盛事, 振古所希拜首,陳賦繼以歌詩詩,曰:水先五行兮,天 一攸生,維河之祥兮。革汙為澂千載,一見兮。協我聖 明,澤流潔清兮。隆化斯徵於千萬年兮。邦家之慶。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