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327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三百二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三百二十七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三百二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三百二十七卷目錄

 平陽府部藝文二

  遊煙莊山錄        明唐樞

  平陽人物志序        張昌

  鹽池圖記          祝顥

  遊王官谷記         呂柟

  風陵享殿記        王三才

  皋陶廟記          韓文

  平陽府儒學記        薛瑄

  遊龍門山記         前人

  恩賜紫金山記       呂乾健

  鹽池問對         呂子固

  存恤良民以輯流寇議    王臣直

  稷王廟記         王時濟

  表忠祠記          舒遷

  弔虞城賦          王翰

職方典第三百二十七卷

平陽府部藝文二编辑

《遊煙莊山錄》
唐·樞
编辑

聞喜縣六十里楊村,鋪入窄谷兩山夾列中,只容澗 道,旁無行徑,水溢不通,行踏亂石,進二十里,起二山 突立,澗畔堂局啟綽,四面岡巒遠近,攢向是為姜嫄 之墓。厝封在頂廟,在墓傍里人謂:鳥飛度必翔集,無 輒去予驗之,果然一名鳳凰山,墓當鳳首,左右兩翼 翥展對案整布三山,如帳外群峰秀聳,又名定秋山, 山上卉植春甲齊萌,可占年,若發有先後無年復踏 澗石十五里,至橫嶺關巡司歷留莊隘絕崖,深谷數 十峰,駢肩而立,如犬牙互挽,僅通澗流旁,無行道紆 委嵌次,盤水擇徑成十八度,悉履亂石,無嘉步也。山 罨兩壁新綠映空石勢,兀眼又種種作奇,碎劃巧發, 或巉崒如鋸,或擁屏盾布,或突額前拜,或若砌就,或 若刺製,或鞏盤據石,青紫黑雜陳成錦玉,泉瑤草鐵 嶂丹巘,鳥聲傳壑,風力拂垂,宛在地藏中,隔界塵世, 一無事事,獨清流鎮日,與頑氓競撞,尋罅潛奔,現無 意沸爭。

《平陽人物志序》
張昌
编辑

洪武乙卯,昌在成均鄉,友張君定方走書來云某承 先人之志,纂集鄉邦前代人物,上自唐虞,下迨宋金 元氏,凡載諸簡冊者,得數百人目,曰:平陽人物志子 盍序之昌,乃言曰:天生才也,不數而其功業之所成, 亦有大小之分焉。有澤被當時功遺後世,為天地立 心為,生民立極垂法,萬代者,若堯舜禹湯皋陶稷契 巫,咸傅說聖賢之倫是也。由是而下代不乏人,春秋 時,則有晉諸卿及師曠,亥唐荀息百里,奚戰國時,則 有豫讓田子方段干木,在西漢,則有霍光、衛青、張昌 馮奉世,東漢則有鮑永、關羽、徐晃、賈逵,晉則有鄧攸、 郭璞、衛玠,隋則有王通、陳茂、韓擒虎,唐則有張元素、 薛收裴、度裴洎,司空圖陽城柳子厚,宋則有孫明復 侯師聖、司馬溫公趙忠簡,金則有馮內翰李鶴鳴、李 莊靖,元則有郝文忠徐文,靖李秋谷王康莊,或出而 謀國雄長諸侯,或效忠報主死節服義,或隱居不仕 師表一國,或身居將相掃空塞漠勒銘燕然,或身任 社稷事效伊周,或領郡撫民治功居最,或英義絕倫 氣奪三軍,有講道授業樂育英才者,有位登元相身 係安危者,有功加當時中外畏慕者,有首冠巍科名 輝一日文章傳後者,有出使敵國抗節不屈不辱君 命者,有歷官清要風節峻厲為一代正人者,是其表, 表特著,足為後來之楷範焉。其他,或以行稱,或以材 顯,雖大小不倫,而各有可取,是何也。平陽乃堯舜禹 湯之故疆也,其遺風餘澤至今,藹然尚存,故歷代人 材之生,其間者多忠厚而質實,守禮而貴義,憂深而 思遠,原其所自實由聖人之德,化淪肌浹髓有以使 之也。使後之覽是編者,聞聖賢盛德遺風之遠,英哲 功業節義之異,將有感發而興起焉,則於世教之補。 豈淺哉。予也生乎。堯舜之邦世為堯舜之人,漸濡其 化也,久矣惜乎。德薄才劣空老無成立功立事,無補 於世,視前代之賢,哲實有厚,顏然得託,斯文於編首, 則誠幸矣,故於定方之請,不敢以鄙陋辭,特為書此 云。

《鹽池圖記》
祝顥
编辑

鹽池在解州境內,其地實唐虞故都,禹貢冀州之域, 周秦為晉、為魏歷世沿革,分併不同,而今則隸於平 陽,統轄其官署之司,稱河東,陝西者,以地居大河之 東,而鹽行陜右故爾池附,中條北趾,東起安邑,西抵 州郭,廣袤周匝凡若干里,誠天造地設之區也。池之 旁有堤垣,有渠堰,有神祠公館之所,非一則,皆因地 而有者焉。天順初,金壇史君孔昭以戶部郎中來為 運使勤於職務,訪求遺闕,意謂是司,自開始以來代 有建置,載諸誌乘皆可考,見顧於是池,獨無圖誌,以傳,則夫四方之遠,百世之下,有志以續,方輿序貢賦 者,何從徵焉。使徒游心想像於文字之間,而莫得其 真,非闕典歟於是謀諸同,官命工作圖狀池,形勝纖 悉,必具將以勒,諸貞GJfont摹傳,流布不遠,千里徵言記 之。予聞史君之在,河東多有,興作率求館閣之文,鋪 張紀述,足以傳遠,今乃猥及於予者,不以予嘗,熟遊 其地見之,真則必說之,詳說之,詳則可以傳之遠邪。 抑予嘗觀於是而竊有感焉。夫自兩儀奠位五行,殖 則天一生水潤下,作鹹而鹽出焉。然其出非一種,成 非一名,彼海居百川之左,井踰九軔之深,潤下味鹹 煮之為末名曰:散鹽,固其理也。今河東地高無川,澤 之瀦池深不及數咫尺,水雖鴻鹵無事煎熬,惟於炎 夏驕陽一蒸南,薰四拂,則池面參差層湧,疊出須臾 凝結,爛然若春葩秋萼,光彩眩人,薄暮丁夫出之場, 堆露貯晶熒的皪,皆成粒顆,名曰:瑞鹽,歲登課額,若 干萬計,GJfont其全出化工匪,假人力以濟民生,資國用 與海分功,豈非天地自然之利歟。夫以是池生民之 寄功,用之溥,若此而不有圖像示人,則諮詢雖累牘, 安能擬諸形容哉。故圖者,所以肖其形,而默示人於 不言之表者也自龍牒浮河而羲畫彰龜文起洛而 禹疇,敘圖籍之興,肇於此矣。若吾孔昭可謂知所本 者,歟吾知是圖之。出四方覽者,不費詞說而池之,勝 概瞭然心目間,雖百世之下亦可按而得之矣。故為 誌之使知孔昭之作,其於世道誠有補云。

《遊王官谷記》
呂柟
编辑

王官谷唐司空表聖隱居之地,前少參許,君德徵所 重修,今臨晉君丁君仲本增飾之,招道流以居守者, 也往時。諸友多言其勝,涇野子至解之,再月偕丘孟 學往遊焉。馬至故市,西折而,南谷水,北流入市,即貽 溪沿溪,南行五里,至谷口,路多巉巖石礙,馬赤棘夾 路掛裳衣躑躅至先門,伏馬而過道,流引登高,致門, 門下砌石百級,夾挾之而後能上見危閣焉。北過休, 休亭拜表聖畢則日已暮,乃北過了。了亭飯於聚仙 堂,有侯沂段緩兩生讀書於白雲洞中,白雲洞者元 孤雲子李了,了庵所居以學休,休者也臨石泉橋望 天柱峰,見群山四周,孫子環拱而此峰孤高插天與 故市街所望益不同,蓋其峰南之崇山又遠也。渡橋 夜與孟學連榻於石泉洞中洞在天柱峰根其前有 清流自東,瀑布泉引來而西為小池。欄杆護焉。寢洞 談今古論經籍久,而後能寢晨興瞻表聖像,飄然有 出塵態讀休,休記其抱經濟才與時不合,而隱甚可 痛惜,但末題耐辱居七則,又病其隘也。壁間多宋元 人,詩皆有思致,徘徊遲久道,流引登西山,觀秦王硯, 硯大如碾盤,無口下,如尖底磑,表聖山中記已有此 名。自硯傍不由故徑懸下蒼崖觀雙人石,石在天柱 峰中,西北倚峰而立有圓石二枚,恍如人面狀又似 北望秦王硯而欲濡毫者也,或曰:在天柱峰東者,為 真云道流又欲西觀,藏雪洞北至蘆葦泉言洞,常出 雲而泉,更甘冽為曹仙姑地,乃未往直趨掛鶴臺,瀑 布自天柱直下而臺,在其左傍鶴。二月來,五月生子, 去有懸草眠跡焉。臺東同孟學四人各據一石,而坐 北瞰天柱益突兀有四瞻,雲日俱無影止,有一峰高 接天之句,欲東升以觀東瀑布,道流難之,又欲南進 以睇黃河,道流又難之,乃嘆曰:天下奇觀豈可盡哉。 遂北反坐聚仙堂,而飯時已辰,巳間飯已東遊,豬耳 山東,南至瀑布,登懸崖以觀之,聲如雷轟,貌如雪舞, 瞻眺更久,乃下崖傍流而行北,至柿林臨流編空磯, 上孟學坐一孤嶼,有僧在樹頭摘柿,而落紅滿地,吟 興具發,孟學得二絕,一律予得六絕,兩生皆有一二。 絕僕人自故市沽酒者,至道流菹以鮮蕨秋英乃滌 GJfont澗中而傳酌,蓋不羨古流觴也,遂北至觀泉亭,則 東西瀑布合流之地,即表聖之濯纓地也。徙倚移時 詩,成而還問修史覽,照瑩心九籥擬論語亭,及一鳴 窗道流皆曰:忘之矣,乃謂孟學曰:柟常薄唐詩人,若 表聖者,豈可以詩人自柟,舊過聞喜以塵事,問德徵 時已休矣,今見其所舉予見笑於德徵者,多哉。遂歸 聚仙堂取宋御史壁間詩,韻與孟學賡和之後,寢又 明日,自石泉洞南登路,如蚯蚓柏檜交錯,難進,乃以 手附道流背一皂,又以繩引道,流手而後上至秦,無 隅塔前北望不見峨嵋坡,是日微陰蓋予已,出雲霧 之上矣,盤曲再登至李孤雲塔,孟學嘆曰:世之廉夫 清士,不用於時避世,而至此邪,則豈非時輔之失哉。 予笑而未諾,又東繞而上,至八仙洞,洞己到天柱峰 腰,洞口俯瞰,乃謂孟學曰:彼李孤雲者,風斯下矣。出 洞欲直上天柱之頂,道流皆謂路不可行,扯予衣帶, 脫然予努力勇往幾至,其頂俯看八仙洞,又渺乎。其 下當其飄然之意,蓋又非此流所能語也。又嘆曰:不 知當時表聖之足履,德徵之攀緣,曾至此否乎。孟學 曰:可記之以諗,表聖與德徵於是仲本聞之,使段生 三取而勒諸石。

===
《風陵享殿記》
王三才
===夫道域於止,止基於實,故德可範法,可施功,可久苟。

有實惠,垂世自應崇報不朽,而況於開物成務之聖 乎。吾獨怪夫世教之日,詭也。不崇正而趨邪,不務實 而尚虛,不尊聖而媚佛,至於古昔聖賢其先世常有 大功德於民,而陵墓丘墟衣冠荊棘牂羊遊踐其上 而牧豎寢處其旁曾不顧盼,及之俾得抔土而託處 焉。亦可慨矣,昔黃帝軒轅氏得六相而天下治,神明 至風后其一也彼,其紀天周地造律製裳,刳舟作室 經土設井賓服裔,彝惇化鳥獸為萬世章程鼻祖至 今,藉其福澤不衰,志稱其生於解而葬於蒲,今蒲之 蕉盧里,相傳有風后塚睢鄉坡渡,皆以風陵名其來 久矣。乃荒丘彝削封識不存鞠,為民田將尋耒耜嗟。 嗟生也。澤萬世而後不得安,尺寸其崇報之謂何。蒲 太守從諸生議,請之郡守計,建廟歲祀上達臬大夫 及守巡兩大夫,諸大夫可其請各捐俸以助役。州守 以下各有助工,遂就凡蓋享堂三間門,樓一間,東西 廊房六間,易民間地五畝,零南北長四十九步,東西 闊二十七步,界石位表堂宇輝煌。風后之德澤恍然 如新也。或曰:軒轅之風邈矣,山摧川實凡幾變更,荒 塚黍離,孰辨蹤跡。風陵有名實耶。虛耶。余曰:然獨不 聞風后之所以相乎。昔軒轅以大風入夢,得風后於 占爰,立作相夫夢與,占皆虛也。乃相之而天下果治, 則夢占虛而致治實矣。古志有載,鄉渡有名,登斯堂 者,或有感曰:夫夫也,拮据於百代之前,而尚能使百 代之後,崇報若此,未必無興,起之想焉,則志與民虛 也。而感人實矣,故余嘉其有裨於正學也。而為之記, 其始末臬大夫李公諱長庚楚人,守大夫周公諱傳 誦,秦人巡大夫周公諱汝器浙人郡太守黃君諱道, 亨亦秦人州太守張君諱羽,翔亦浙人而董其役者, 省祭官杜述并得書。

《皋陶廟記》
韓文
编辑

出洪洞縣南十里,有虞士師皋陶氏廟,在焉為堂三 楹庭,稱之規度卑,隘非直,無以容俎豆,崇吉蠲而庭 與堂亦頹然弗,治嘉靖癸未秋,巡按御史萊陽王公 秀過而陋之,乃擘公帑之,餘若干緡以授平陽府,推 官喬年董縣之主簿,王GJfont新之為享堂一視,昔加崇 焉為內外庭,二廣視昔修倍之,為重門,一為棹楔於 通衢,又一則視堂若門之。宜以為之制而總署曰:有 虞士師之廟,廟成謁記於文,文惟士師古明刑官也。 古之刑非侈,為條約待其入而敝之,如今之為也。有 教之道焉,教者何。君臣父子,夫婦長幼,朋友之倫也。 古之君,如堯如舜如禹,皆慎徽敦典以端是,教於上。 而下之為臣者。惟明夫孝友睦GJfont任恤之,刑以弼是。 教之行耳皋,陶之謨曰:慎厥身修,思永敦敘九族,意 蓋可見矣。斯義不明世之人,遂有薄倫理騁嚚訟以 犯,於有司者矣甚。或出其不逞,之辭以邀庇於神,幸 而售焉。則曰:神誠予副也,則操壺榼群巫覡以醉,且 嬉於廟而卒莫有悟焉。嗚呼教之不明,一至此哉。聖 人過化之邦固亦有是邪。御史氏過平陽,既新堯舜 禹廟,器茲復出其餘以新斯廟,豈惟致其力於一代 君臣殷祀之間哉。亦示之教耳教之,興則民之興可 卜矣。紀其事而繫之,以歌且曰:使後之執祼奠於斯 廟者,聞皋陶之德如將見皋陶焉。歌曰:惟天生民若 有恆性哉,惟辟奉天厥性之盡哉,惟臣祐辟惟刑之 慎哉,性之弗盡教曷成教之,弗成刑曷侀在昔先民, 惟性之明,惟性之明,惟教之興,惟教之興,刑期無刑 哉。惟彼陶唐有此冀方,春秋報祀曰:此方之常,我祀 既辰我廟,既新匪神之私,惟爾教之,陳爾教,既陳爾 民既新,惟從欲以治休於神,神歸乎來哉,惠此方之 民哉。

《平陽府儒學記》
薛瑄
编辑

平陽為山右之大郡,統屬三十有五,而郡學實人材 風化之所,自出為支屬所觀法焉。郡之政固非一端, 宜莫先於學政,今姜守德政三衢,名家子蚤遊太學 出令上元。上元為應天劇邑,素稱難治姜守,歷職九 載,法無不舉,遂陞禮部郎官,又三年,再陞知是府蒞 任之初,進謁,大成至聖,文宣王廟庭退見,神廟學舍 率多敝陋及配室,當立而未備守,因志諸心及半載 間,值時豐人和乃區畫埏埴之具,斲削之材泊百需 既合於是,僦工集役,先作神廟,次作明倫,堂作學門, 以及師生宅居退室繚垣,道塗靡不增修,完整坦易 平直,又表GJfont宮之,扁覆以重屋始,事於天順五年二 月,凡五閱月而訖工學舍為之,鼎然一新,郡博葉純 洎同官諸生咸願刻石以紀,其事乃來求余文,余惟 道之大原出於天若。昔唐虞三代之教人,雖名有不 同而皆本於道蓋,道之明,即人倫之明,考諸載籍可 見已,自孟軻氏沒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顏,曾思 孟之道不傳,至漢唐以來,間而設學立經,置師弟子 員,然道之既GJfont,而不傳,而其所以為教、為學者,徒矻 矻於訓詁。名物口耳枝葉之淺陋,甚至惑於異端,雜 於功利,汨於百家。眾技之偏,曲支離。雖有磊雅行愷,增廣生員,如漢唐之盛,亦徒侈當時之觀,美卒不能 究,大道之歸以復。隆古明倫之,盛至宋河南二程夫 子出始有以接孟氏千載,不傳之統於是,發明性即 理也以見道之大原出於天表章,大學中庸相表裏 為學之次第造道之閫奧,次讀論語孟子,周子以剛 柔善惡中焉而已矣,謂為師之道張子,教人必欲變 化氣質復天地,之性至朱子會萃,周程張子諸人而 愬堯舜禹湯文武周公魯鄒之道,註釋大學語孟中 庸為講學,之本又集小學為大學之根,基以至詩易 既有傳義,諸經亦,發其大旨,資治通鑑綱目則,理一 天人義,兼巨細由是教人之法,大備雖所入之塗,各 異而其要歸,皆本於明道明,倫如唐虞三代之,教然 當是時,雖與同志講論,往復極為明,備然屢為狂言 所扼,竟莫能施其教於學,政達其道於天下,逮我皇 明統一萬,方道隆千古內建,國子監外設府州,縣學 而師弟子之所以,講習小學四書諸經史,之義理皆 本於周程張朱之,說以求堯舜以來,千古聖賢之,道 而前季訓詁,詞章異端功利偏曲,支離諸說皆,不能 有雜乎其間由是,濂洛關閩之學得,以備明學政盛 行於天下而大有以復古,昔明道明倫之,盛今平陽 郡學人才,風化所關姜守知,為政之先務而新化理 政事神育才咸,有作為今為師為生徒者,其必盡思 聖朝建學之意相與篤,志講明正學而無,怠庶幾人 材所出,有實用而風化之,美亦延及於支屬,所謂明 倫者將不為虛語,斯於姜守之興學與,有稱焉於是 乎書。

《遊龍門山記》
薛瑄
编辑

出河津縣西郭門西地三十里,抵龍門下東西皆層 巒,危峰橫出天漢大河,自西北山峽出來,至是山斷 河出兩壁儼,立相望神禹疏鑿之勞於此,為大由東 南麓穴巖搆木桴虛駕,木為棧道盤曲而上瀕河,有 寬平地可二三畝,多石少土中有禹,廟宮曰明德制 極弘麗進謁亭下悚肅,思德者久之,庭多青松奇木 根負土石突走,連結枝葉疏密交蔭皮,幹蒼勁偃蹇 形狀毅然,若壯夫離立相持不相下,宮門西南一石 峰,危出半流步石,蹬登絕頂頂,有臨思閣以風高不 可木甃甓石為,之倚閣門俯視大河,奔湍三面觸激 石峰疑若搖振北顧巨,峽丹岸青壁生雲走霧,開闔 晦明倏忽萬變,西則連山宛宛而,去東視大山巍然 與天浮南望,洪濤漫流石洲沙渚,高原缺岸煙村,霧 樹風帆浪舸渺茫出,沒太華潼關雍豫,諸山彷彿見 之蓋天下之奇,觀也下蹬道石峰東,穿石崖橫豎施 木憑空為樓,樓心穴板上置井床轆,轤懸繘汲河憑 欄檻涼風飄瀟,若列禦寇馭氣,在空中立也復,自水 樓北道出後,百餘步至石谷下,視窈然東,距山西臨 河谷南北,崖相去尋尺上橫老槎,為橋蹐步以度谷 北二百舉武小祠扁曰:后土北山陡起下,與河際遂 窮祠東有石龕窿,然若大屋懸石參差,若人形若鳥 翼若獸,吻若肝肺若疣贅,若懸鼎,若編磬,若璞未鑿 若礦未爐,其狀莫窮懸泉滴石上,鏘然有聲,龕下石 縱橫羅列,偃者側者立者,若床、若几、若屏、可席、可憑 可倚,雲氣陰陰,雖盛暑不知煩燠,但凄然寒肌不可 久處,復自槎橋道由明德,宮左歷石梯上東南,山有 道院地勢,與臨思閣相高下,亦可以眺望河山之勝 遂自石梯下棧道,臨流觀渡並東山,而歸時宣德元 年丙午夏五月二十五日,同遊者楊景端也。

《恩賜紫金山記》
呂乾健
编辑

曲沃南數里許,有紫金山峰高嶺峻為邑巨屏。山間 一區林叢可廬泉,甘草美蔚然清秀遙望之,有蓬島 仙屋之趣元末時邑,西關廂郝公修,已卜築於茲耽 玩山林怡情翰墨丙,辰以明經擢天下第一,尋授戶 科給事中犯顏諫,諍無忝骨骾且慈祥,樂施至以常 俸賑給軍士時,都下皇城役作公,與督焉民苦無水 往往,有至死者公求羅,鎮撫井被叱公將,自縊忽上 微行詰公公,以鎮撫事對上怒命公為刑部,監斬官 而勦鎮撫役,民萬億得水而濟者公之力也。後官至 刑部郎中年,老乞骸骨允歸負囊,步履道路間關觀 者苦之,而公怡如略不介意,上疑其有私詔回。驗之 止攜俸一錠,而已既放復驗則,前金稍減矣詰之。則 曰為旬日路,費故也上悅曰:真廉官也。乃以操持清 介明刑弼教褒焉。隨賜公所居紫金山,其山東至大 水峪西,至照殿峪,南至石門界溝,北至沙坡為養老 計且命子孫世守之。賦其稅五斗,焉噫嘻國法森嚴 群臣多以奸貪被斥,獨公忠廉故荷眷殊,深萬曆辛 巳歲邑令沈,公承均田命丈及此,詢賜山之由矍然 曰:君命不可違公德不可,晦也即給符於其後,蓋為 異時貪暴者,虞耳故立石以記之。

《鹽池問對》
呂子固
编辑

正德戊辰秋,逸人逾河西遊登梁山之巔。觀秦川之 勝,下歷宜川歸息GJfont,底有羽士接延起問曰:先生世 居河東之解,解有鹽池其形何似。逸人曰:近在解城之東,遠至安邑之左,南限中條,北濱峨嵋,形若沐盤, 平如GJfont石,袤狹廣長幅員百里花,浮地面雪湧水底 誠天設地造之區也羽士曰:弟子少遊幽燕歸經青 齊彼之鹽,或出於土,或煮於海則有盆鑊之勞。將入 蜀川順流淮浙彼之,鹽或汲於井,或掃於滷則有煎 熬之苦至於山崖。草木皆假人力何獨此,鹽若天然 乎逸人曰水惟潤下,潤下作鹹解池下,深百仞傍多 輔相北有淡水泉乃幻化,鹽花之腴南有分,雲嶺乃 尸主鹽澤之神東,南有鹽風洞鹽花得此。一夕而成 東北有湧金泉鹽花以此,滋養而生然鹽雖賴,水多 水多亦能敗,故池外有垣,垣外有塹,塹外有堰,連環 數重渟蓄百水俾,滲漉潛入交相培養方,成作鹹之 利故大鹹魚鱉不生,性溫隆冬不冰,春秋生鹽多硝 夏月,生鹽獨美若春葩,之媚目秋萼之耀日,晶瑩百 里取之不窮,誠大寶也羽士曰:敢問生育何如。逸人 曰:在宋池次為溝布畦,其間歲以二月一日,畦戶入 池蓋庵治畦,淘溝俟風日至引水灌種,水深一二寸, 乃已經數時,水面鹽花浮上,若凝脂皎雪謂之,塌花 以其必擊塌而後成鹽也乃用木朳遍打沉於水底 風力滾蕩逼,以烈日映水視之,若編貝然色即潔白 粒如斗顆歲旱,色乾白粒細而芒霖雨,過多日色不 烈則青頭色正南風,或正東風則紅白顆成,小印子 狀東北西南風,則塌花不浮滿池,如沸稀粥謂之,粥 發其味苦澀不堪,食刮棄畦外俟,風轉則上水收種 俗謂朝種,暮收是也,國朝和氣所召川,原呈祥不必 治畦灌種蓋,池以瀦水下有淤泥,中有鹽根根上有 鹽板,歲四五月,烈日映池,水面生花,如薄冰東南鹽 風震蕩其花翻花枝,上自成顆粒古謂之漫生鹽今 謂之斗粒鹽,若得小雨則顆愈鮮明故曰:顆鹽也羽。 士曰:於古今何如。逸人曰:青州貢鹽未聞解鹽周官 以鹽人。掌鹽而有鹽鹽謂不煉,治者,蓋解鹽也,穆天 子傳有安邑,觀鹽池語左傳魯成公六年,有晉人郇 瑕沃饒近鹽之說,則解鹽載之籍亦久矣,秦之鹽利 二十倍於古,猗頓富與天子,埒漢以山澤為私奉,唐 以鹽鐵佐國軍,則解鹽之利博矣,宋則解鹽通商陝 京為便商,以納錢之鈔輸鹽務,官以給鹽之鈔在解 池公家無輦,運之勞民用無泥沙之,雜爰至於元雖 取用,解鹽而興替不常國家,以鹽通商,以利佐邊故 封以牆塹巡,以警邏而又統,以風紀民不得竊商、不 得冒防範周矣。羽士曰:沿革何如。逸人曰:自鄭當時, 舉齊之鬻鹽者,解鹽在官始悉後,魏及隋嘗舍其禁, 與民共取,但富民獨專利貧者,重困乃復歸於官,唐 隸度支五代,漢置解州榷鹽院,宋分兩池為兩場置 官八員,而州亦有榷,鹽院守貳領之總其事曰:制置 金因之元初,置司於池之北阜曰:路村後罷解鹽使 徙陝西都,轉運使於路村罷西場為兩場,故明朝因 兩場之制鹽歸司成化末年撫鎮奏開東場於安邑 西場於解州,又添中場於路村均沾其利矣。其食鹽 之廣三省十府州三十二縣,一百八十九,則山西平 陽澤潞遼沁陜西西安,延安鳳翔漢中河南開封懷 慶南陽汝寧也,羽士稽首曰:微先生則弟子未知其 由矣。

《存恤良民以輯流寇議》
王臣直
编辑

流寇之起於秦也,二年於茲矣渡河而犯晉。自崇禎 三年二月,始也賊一渡河,即侵平陽地界土著之兵 寡弱,不敵不得不調邊,兵往返須二十日居民望之 未免為西江之水保,全雖多蹂躪者亦不少是以蒲 滎陷矣因而掠鄉,吉因而掠洪襄,因而掠絳太又因 而掠津稷矣西漸而東,北漸而南歸則,飽載來復蠶 食河東三十六州縣,傷殘數十餘,處今幸勦賊之局 漸有頭緒而臣,直竊於此時更,欲下一先著陽則弔 死恤生實陰以散,賊之黨而,捷收吾勦,之功也始之 寇晉者秦人也,今寇晉者,半晉人矣,二三月間,從賊 者十之一,六七月,而從賊者十之三,至今冬,而從賊 者十之五六矣。秦盜掠而晉民,貧晉民貧,而晉盜生 晉盜生而,秦盜益勝今欲,除秦之盜莫先欲除晉之 盜欲除晉之。盜莫先欲撫晉之貧,民貧民得,撫使其 知為盜而得生,不如為良民,而得生使,其知為盜雖 暫生終不免於死,為良民可終身保其餘生也。如是 則晉之,從盜者寡而,秦盜之,黨自孤矣。然輯撫晉民 非憑空文消其,邪心也貧民之信,其饑寒甚於信上。 之空文貧民,之信其從賊搶,掠免於饑寒,甚於信上 之空文輯撫免於饑,寒蓋緣搶掠,目前即有成效而 空文撫循,尚在河清難俟,之際也今實為晉,民計安 全當先移檄查平陽,所焚掠者某州,縣州縣所焚掠 者某村落村落所殺傷,者某民人隨出示,云殺死者 即免其人之門,差殺傷者,免一年以為安養之,需凡 賊所焚掠之村落,盡免崇禎四年,之稅糧賊之所到 殺傷人民,殆盡婦女擄逃,殆盡廬舍火,盡財物掠盡 牛羊驢騾食,盡耕農器皿焚,盡至於黍穀稻麥人食 所餘者,盡以食其馬,馬食所餘者,悉付一燼矣。不但貧者,貧富者,亦貧不但貧者乞富者,亦乞昔入其鄉 而老幼子婦,熙熙也今惟有,殭尸枕藉於,道耳昔井 廬桑麻蔚然可愛,也今一望丘墟,人煙斷絕矣除一 面速行蠲免外更,令各州縣煮粥以,活啼饑之民計 一斗二升米日可食三十人,一石二斗米日,可食三 百人計正月二月,大州縣不過五百,金小州縣二三 百金即可使焚掠之,餘民皆樂生全而潛,消其不肖 之心也。而或者曰:數州縣一年之糧,邊需孔亟何以 應之。不知養兵原以安內也。內地傷殘,視外患更為 迫膚若使晉地賊,盜橫起則征調,之費奚啻。一年蠲 免之糧今以蠲免之,美政陰使,我民化其邪,心所省 者又奚啻一,年蠲免之糧也。且不行蠲免之,害更有 不忍言者,今即不免恐啼,饑號寒之民,室家未聚何 能急公如徵之而聽,其不完是我不,免民民自免也 與蠲免同如嗔,其不完而竹皮木,囊以苦之非希聖 希賢之民未有不從,賊者也。況我以刑法,促其生而 賊又以飽煖餌之此。不盡驅我民,為賊不已也。且此 時蠲免之,令免僅一年一年以後,仍在官耳,不然束 手不能應公惟,有從賊從賊之後難,即歸正我,不免 一年之糧將數年之,糧皆為烏有是免,者之所得多 而不免之所失更多,也使當秦,盜初起而早,下蠲免 之詔秦盜必不多助至此,及今而始議蠲,免亦晚矣 秦既失策於前晉,豈可失策於後也。則今日宜早布 德,音以活此瘡痍之民,以安此動搖無聊,之眾可耳 倘舉之不速恐窮民,生心苟且求活秦,掠晉晉復掠 晉至於掠無可掠勢不南掠中,州必北掠燕薊,耳畿 輔震動為患愈深當事,者鰓鰓於賊之,愈勦愈勝也。 始議蠲免始,議賑恤其能有,及乎請諸上臺體天子 嘉惠元元之意當為地方,圖萬全也。晉民獲安然後 查秦民之戶籍延宜一帶有事,於四方者限以日期 許其還家自新本,之以至仁動之,以至誠士仍歸士 商仍歸商農仍歸農軍,士失伍者亦各隨,願歸伍其 前日之罪概寬不究若,仍不悛者然後置之不。赦之 條也至前三教告或秦民亦,有革心之日乎。草莽之 臣言無可採,生民之志夢寐難忘謹議。

《稷王廟記》
王時濟
编辑

稷山在邑南五十里,有廟祀稷古矣。按地界唐虞畿 內曩稷為農師居此。故以名邑云,累朝尊奉太常定 甲以夏四月十七日,邑大夫率禮嚴祀,肅若令典惟 廟棲山巔風雨,易蠹雖有作者,各沿儉陋承事不敬。 神明弗歆有以哉。隆慶丁卯安化,孫侯倌至澤敷百 里崇秩群祀未幾祗,謁廟廷慨焉興思銳,意作新謀 諸吏民僉曰:如願乃捐俸易,材即山取,石工獻功民。 樂役經始己巳七月,越庚午告成正。殿三間前甃露 臺方十四丈五尺,周築蕭牆露臺東,過蕭牆別殿三 間祀姜嫄臺,南甬道左神廚三間自甬道,東行折,北 為官廳三間稍,西鐘樓一間外。甃石垣厚六尺高,倍 二之三繚亙幾十丈,幾尺役畢耆老劉尚禮介司訓 華陰屈君徵淶,水劉君廉列狀請記,余觀古先聖哲 王有功德大造於民,者天下後世罔。不尊禮各祀有 土以示崇報載惟后稷,生赫靈異出毗勳華當,夫民 奏艱食憂及堯舜爰教稼穡,以開粒源故詩曰后稷 之穡有相之道若乃,禹拯昏墊匪食曷生故詩曰奄 有下土纘禹之緒,契敷五教匪食曷淑故詩曰:無此 疆爾界陳常于時,夏由茲言之堯舜,同君不無讓德 焉禹契同,臣不無讓功焉。他可知矣,於惟大哉。用是 培西周之業,克代二王享南郊,之祀綿及八百宜也 雖繼世以來禮廢,員丘歲時,殷薦獨隆此,邦若曰生 所理者神必安爾肆,我孫侯治邑,課農教穡率乃舊, 章家安耒耜民,迄康食尤以。神宇所在宜崇瞻仰遂 振久圮之基克,成維新之觀,所謂既成民,而致力於 神者非邪自茲神妥。時格益永休和,歲乃豐穰俾藉 貺於無疆皆侯之賜也。夫善舉必書紀事,之責況乃 盛德惠及神人可無述焉。敬勒嘉績昭垂,遠裔復繫 以詞俾祭者,歌之詞曰:於穆后稷立。極配天愬茲稼 穡迄億斯年何以報。之于登于豆秉,德維虔亶,胡以 臭新廟孔碩敬哉。明侯神用時享福祿來遒。

《表忠祠記》
舒遷
编辑

表忠祠曷為建也,曰:以表忠也,忠曷以關龍逢也。曰 三代以來稱諫臣,以關龍逢為首也。按志關龍逢安 邑人,今其墓在邑東北二里許。有司歲再致祭,然祠 宇弗稱行道者,惻當事者,靡寧遷來而慨焉。則謀諸 郡尹曰:惟時缺典亦時,孔遑爰詘舉嬴民時,用匱余 其如何。遷曰:艱哉,則謀諸司長,司長曰:惟時缺典亦 時。孔遑適其有嬴宜歸於公酌而益之。謀曰:不匱遷 曰時哉則謀,諸耆士大夫耆,士大夫曰:不勞而民不 煩而力,報稱禮崇式敦勸,典亦用為吾土之,光夫子 其何憚而弗力遷曰:有是哉,乃命經歷崔岳諏,日鳩 工卜地於城之東,門厥土維剛厥位,維陽構為堂十 楹後為別室四楹,又為寢十楹前為棚,四楹又前為 門十楹東西各為廈十,有二楹樹坊曰:表忠中為,龕三坐主南,向東列主關武安,西向西列主,關子明東 向配,之蓋慕其德思及,其子孫嗅其,風不忘其後世 也況夫烈而且,賢者也祠既成僉謂,遷宜有言遷,曰: 余何言哉古之人,有言曰成天下之事,難死天下之 事易夫龍逢顧不得,為難而僅得為,其易者亦可悲 也。已有商之季微子,去之箕子為之,奴比干諫而死 孔子曰殷有三,仁焉蓋去者有。全宗之義辱,者有圖 存之思義不可去,而思難以圖存為。比干者亦惟死 而已矣然則二子之,死其究一也況奮於。千百年之 上者。乎嗚呼,言於其可言也,其言行可以無僨國之 戚死於所,可死也其死,安可以無罔,生之辱千百世 而下景仰,咨嗟望其鄉猶,陟其堂想其。人猶覿其面 非所謂不隨生而存,不隨死而亡得天,地之正氣浩 然而獨存者乎。雖然泰山喬,嶽與齊其高,冬霜秋日 與爭其嚴,志士仁人之,名屹然天地,間而其國安在 哉是故與其知有,龍逢之忠不若知,有伊尹之任,與 其知有比干之,仁不若知有夷,齊之義嗟乎此又二 子之微焉者。也遷於是重有,感焉遂三嘆而書諸石。

《弔虞城賦》有序
王翰
编辑

序曰:春秋哀公三年,書虞師晉師滅夏,陽五年書,晉人執虞公以,貪賄為首惡亡,德不與滅也。自有宇宙來瀆貨,而無厭背親而,棄義挾勢,以陵人者無不取其滅亡也。予典教平陸,親履故墟徬徨而不能去悼荀息之,詐諼傷宮之,奇之忠諫百里奚。之明見也賦以弔之辭曰。

繄虞郭肇封兮,實皇姬之同宗桓莊之,懿親兮,匪執 道之,不恭彼詭諸之蠶食兮。魏耿霍,以從庸寶,以啗 虞兮其狙,尤羞也。舉夏陽之有言兮。南鄙之仇也,襲 虞而劫君兮。盜賊之尤也,虞公而棄民兮。惟鬼神之 是託冒,賄以迷惑兮。曾不恤而顧噱杜忠諫而不省 兮。且媚強以擠弱奉玉馬,而俘獻兮。未聞縢秦而錯 愕井伯仇而嘿嘿兮。惛懵之靡也,宮之奇款實兮。知 國之不可倚也,五羖先事而遠逝兮。禍不可得而止 也,貪禍而樂亡兮。寧死而,不知興彊而滅人兮。適足 以自夷元聖誅往兮。為來者監茲亂曰:流潦淫兮,舊 道改深隍平兮,故城素顛軨而不知其處兮。斜日墜 穢草滿兮,溝塗橫潰悼古以攄辭兮,弔西風於一酹。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