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349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三百四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三百四十九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三百五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三百四十九卷目錄

 大同府部藝文一

  雲中古城賦       唐呂令問

  前題            張嵩

  北嶽府君之碑       婁虛心

  陽和教場碑記      明王家屏

  陽和文廟記         劉吉

  遊恆山記          喬宇

  敘保障奇勛冊        李糵

  蜚狐口記         楊嗣昌

  登恆山記         楊述程

  還元洞記          鄭洛

職方典第三百四十九卷

大同府部藝文一编辑

《雲中古城賦》
唐·呂令問
编辑

《正北》曰「并,有唐作京。」密近邊陲,張皇甲兵。尹也總居 守之任,將也當節制之名。故卒乘輯睦,而王都肅清。 於是斷武誼,按亭燧,電轉前旌,風吹橫笛,楊葉箭,的 蓮花,劎騎下代郡而出鴈門,抵平城而入邊地。挾纊 稱暖,投醪必醉,則知撫之者誠難,用之者不易。是時 陰閉群山,寒凋眾木,川平塞地,冰飲霜宿。慷慨乎大 荒,徜徉乎遊目。區脫潛逃,屠尸懾逐。訴古城之為何, 傳魏家之所築。伊昔晉京版蕩,海縣沸騰,不有所命, 將何以興?王師赫怒,爰整其旅。霧集雲屯,龍驤鳳舉。 棄萬里之沙漠,傍五原之風土。肇為此都,實惟太祖。 夫其規典章,辨封疆,池桑乾之水,苑秦城之牆。百堵 齊矗,九衢相望。歌臺舞榭,月殿雲堂。開儒士於璧沼, 貯美人於玉房。翕習沸渭,熒熒煌煌。取威定霸,於是 乎在;施令作法,罔或不臧。武破六州之內,文宅三川 之場,何其壯也!既而年代倏忽,市朝遷徙。干戈鼙鼓 之雄,綺羅絲竹之美。孰不煙散雨絕,沙埋灰委,樹名 歡而詎存,鳥稱樂而俱死。危堞既覆,高墉復夷。寥落 殘徑,依稀舊墀。榛棘蔓而末合,苔蘚紛乎相滋。伏熊 𩰚贙,騰麇聚麋。常鳴悍鷩,乍嘯愁鴟。不可勝紀,但令 人悲。朔風起兮馬嘶急,漢月生兮鴈飛入。可憐久戍 人懷,歸空佇立。有客志遠才雄,秉義由衷。負《詩》《書》《禮》 《樂》之用,蘊蕭曹魏邴之風。王庭高枕,河源鑿空。霜犯 鬢而先白,塵染頭而少紅。三為都護,五掌元戎。益封 而廣國事利而業崇。獨見「凌雲」而作賦,誰言「坐樹而 論功」者哉。

《雲中古城賦》
張嵩
编辑

開元十有四年冬孟月,張子出玉塞,秉金鉞,撫循邊 心,窺按窮髮。走汗漫之廣漠,陟崢嶸之高闕。徒觀其 「風馬哀鳴,霜鴻苦聲,塵昏白日,雲繞丹旌。敵障萬里, 戍沙四平。乘蒙恬之古築,得拓拔之遺城。伊昔晉人 失政,亡彼金鏡,海水朝飛,欃槍夕映。鵝呈而二京繼 覆,馬渡而五胡交盛。慨逐鹿而爭雄,空瞻烏而莫定。」 於是魏祖發大號,鼓洪爐,天授弘略,神輸祕圖。北清 獯獫,南振荊吳。由是一太陰以建極,則廣莫以論都。 遂徵板榦庇卒徒,鏟嶕嶢剞崛屼。因方山以列榭,按 長城以為窟。既雲和而星繁,亦丘連而岳突。月觀霞 閣,左社右廛。元沼泓汯湧其後,白樓巀嶴興其前。開 士子之詞館,列先王之籍田。靈臺山立,璧水池圓,雙 闕萬仞,九衢四達,羽旄林森,堂殿膠葛。當其士馬精 彊,都畿浩穰,始摧燕而滅夏,終服宋而平梁。故能出 入百祀,聯延七主,擊魯衛之諸侯,廓秦齊之土宇,禮 興樂盛,修文耀武,講六代之憲章,布三陽之風雨。俄 而高祖受命,崇儒重才,南巡主鼎之邑,北去軒轅之 臺,鵬摶海運,鳳舉天「迴。嗤紇真之鳥死,憶新野之花 開。自朝河洛,地空沙漠。代祀推移,風雲蕭索。溫室樹 古,瀛洲水涸。城未哭而先崩,梁無歌而自落。魏家美 人聞姓元,新聲巧妙今古傳。昔日流音遍華夏,可憐 埋骨委山樊。城闕催殘猶可惜,花郊處處生荊棘。寒 飆動地邊馬嘶,若個征夫不沾臆。人生榮耀當及時, 白髮須臾亂如絲。君不見魏都行樂處,只今空有野 風吹。」乃載歌曰:「雲中古城鬱嵯峨,塞上行吟《麥秀歌》。 感時傷古今如此,報主懷恩奈老何!」

《北岳府君之碑》
婁虛心
编辑

嘗試論之,曰:「融為瀆,結為阜」,則詞人之體物詳之矣; 智樂水,仁樂山,則聖人之微言列之矣。或乃參里愚 谷,因居以制號。紫蓋白雉,象形而定極;分石帆而為 破石,對射的而云射堂。武關之啟地門,下都之建天 柱,莫不萬彙斯毓,五精是應,必踐魑魅之塗,式作隱 淪之宅。傳諸簡牒,備乎聞見。竊比岳宗,自均魁父。北

嶽恆山者,北方之巨鎮也。爾其岡巒紛糾,根底磅礡
考證.svg
或壁立,或砥平,傍匿千嶺,下括眾壑,珍禽奇獸,益虞

之目駭不能名。芳草甘木桑弘之心計莫之數。瓊膏 石髓,慶忌林岳,時時間出,往往迭見。舒丹氣,籠翠微, 薈蔚。朝躋,披重壤以雲畜;騷屑;暮起,吸萬籟以風怒。 漢宗聽宋昌之策,以諱遷常;趙主從姑布之談,以賢 臨代;林麓之富,何有何無?但觀夫萼容峭峙,地勢坱 圠,迤太行而綿碣石,負寒谷而面冰川。限方域之表 裏,壯宇宙之隘害。培塿九折,胚胎四朔。一佇望州,載 磔瞻魯。崇巘以畫,匪阽危以增。「清廟如在,不加敬 而自祗。」夫其重扃固護,交軒密勿,三間四表,神莫莫 以扶傾;東序西廂,心鰓鰓而發悸。朱鳥拂棟,玉女窺 窗。藻繢丹青,侔赤城之霞起;圖寫精異,疑絳河之仙 集。恍恍惚惚,若陰若陽。吁!可畏乎其駭也!以則天二 年,有嬴州清苑縣人魏名確,爰因行李,至嶽廟之前, 乃見二人,一者白衣,一者紫服,侍從甚肅,進止不凡。 自云:「我是五岳大使,發岳馬六十萬眾,為國討賊。五 岳大神,九月三日俱來此山,大為歡會。」名確遷延未 去。諸神遂乃作怒,牽至廟中,用申責罰。祝史楊仙童 親見其事,乃馳告官司。州將駭之,隨以聞奏。敕遣上 官及內謁者,齎神衣禮物,以赴會期。凡厥僚采,共陪 享祭。惟神妙略遐舉,猛銳長驅,不勞載鶡之師,已決 陣蛇之效。國家德邁堯封,道兼虞覲。盛唐入詠,竭南 服以登灊;訓夏從遊,窮西荒以銘弇。垂首貫胸之族, 俗有望雲;文鉞碧砮之賮,府無虛月。瘞峰沉渚,不爽 於告成;五載四朝,自遵乎升道。《書》云:「十有一月北巡 狩,至於北岳。」豈不以崇望秩之儀備矣,得諸侯之度 弘矣。以為不嚴而理,本乎禮樂,既富而教,寄以循良。 晤《甘棠》之匡坐,借長孺之高臥。刺史《高豫》,化以亂繩, 導規長老。採其《宣布》,託諷虛儀。一澄睇於露冕,幾揚 仁於風扇。長史嚴懷珪、司馬董《漢編》。博達西蜀,明 其犯升;晉政記言,南史,推其直筆。恆陽縣令劉元宗, 系肇御龍,位光馴雉。丞王晏,洛汭浮仙,淮流襲慶,楚 國在壇之寶,庾室豐年之玉。文章雄伯,昔入仲宣之 堂;人物雌黃,今得林宗之拜。主簿姚繪之尉閻宏。摶 扶逸翮,未遷拔鷺之行;縱壑巨鱗,且任烹鮮之輔。岳 令司徒乾超,和光偶俗,內剛外柔,「不附膏腴,自安下 仕鄉望。」等並海岳精靈,燕趙奇傑。賓從奕奕,選徒於 擁篲之賢;氣調凜凜,結友於負荊之將。平原旅食,是 日處囊太子新交,乘風聽筑,地極殷阜,袨服如雲,俗 尚儒術,青衿成市,侶琴樽以卒歲。優哉悠哉,狎泉石 之娛老無營無欲,手舞足蹈,異口同音,詢墨客於千 里,標黃兒於億載。故能屈蔡中郎之詞彩,以紀豐碑; 訪王右軍之神蹤,以鐫金石。其詞曰:「土之聚兮成山, 山巃嵷兮石斕斑。屹常岳兮作鎮,披重壤兮聳千仞。 將觀日以齊崇,兼極天而比峻。跨荊陘,迤蓬壺,挾慕 容之舊都,帶簡子之藏符。列真宇兮隱淪宅,岩花開 兮樹果坼。既成天地險,又作華夏隔。嚴祠沕穆,神儀 儼」雅。雕楹翕赩兮赮駮,綠霤清泠兮露灑。獯虎咆烋, 承薦北郊。岳靈赫怒兮殄落傾巢。銘十角於燕嶺,獲 隻輪於晉崤。皇道貞明兮泰階平,梯山驟水兮奄稗 瀛。順出豫兮勒功成,一巡四覲兮考幽明。寄剖竹兮 仁風清,名題輿兮康歌行。郎出宰兮百里榮,桓不樂 兮下安輕。州縣勞職兮人之英,恆碣降「神兮岳之精。 詢謀僉同兮表至誠,披文相質兮蹟堅貞。憖一字兮 莫與京,傳千祀兮昭令名,髣髴風塵兮垂頌聲。」唐元 宗《開元九年記》。

《陽和教場碑記》
明·王家屏
编辑

九邊之節制三,而陽和特重,山西宣大諸軍,控制倍 難也。鎮卒隸督府標下者三千,其分隸三鎮,聽虎竹 徵發,暨土兵若戍士又數千。析左右兩營,營置裨將 一人領之。春秋則督府都試其眾,而課殿最焉。款後 垂三十年,邊城晏如,訓肄頗疏。歲乙未,少司馬懷棘 王公奉上簡命,來總鎮師,鰓鰓敕諸將吏,徹桑畜艾, 致核於軍實。明年春,將舉振旅之禮於閱武場。場在 鎮西北二里許,旁近皆民田也。公謂「是不可馳,馳犯 禾病民」,乃與兵憲徐公謀,規宏其制,而屬郡倅王公 董厥役,割場之橫地易民田,縱橫得六百步。繞周垣 而設溝塹,植柳可千餘株。四隅設烽臺,闢東西南三 門,表以棹楔,而轅門巋然獨峻。中央築臺二丈餘,亭 其上,憑欄四顧,山川城郭,形便要害,歷歷在目。臺之 北有堂三楹,其前有臺,申軍令處也。前左列軍牙,其 直干霄,是為致禡用鉞之所。臺左右隅各亭三楹,以 居中軍裨將。堂後寢室五楹,翼以軍廚椽舍,其左右 廡則材官劎客直焉。堂東西百步之外,有射所六所, 各有監射亭三楹,井竈皆備,汲爨便之。經始於春二 月,秋告成,適當治兵之期。至日,將校畢集表下。公按 行壁壘,升武帳,肄以戰陣之法。於時旄旟蔽空,鼓鉦 鐃鐸,雜以藜砲之聲,殷振山谷。材官銳卒,超乘破的, 箕張翼舒,各各如律。終其事,不譁不揚,肅如也。閱竟, 大發金錢牛酒,賞賚有差。公於是喜甚,以為士練可 用,使徵記於余。余惟原圃具圃之闢,講武所從來矣而於郎之狩,北蒲之蒐,《春秋》譏之,不時不地故也。若 其休和輯睦,則惟我晉之先公被廬綿上之績稱焉。 公今以《春秋》耀吾甲士,時不違農,地不害稼,先民而 後修其教於兵。兵玩治之以威,既威訓之以律,技擊 合於節制,其有晉先公之風烈乎?然文公僅僅出谷 戍,釋宋圍,一戰勝楚。終悼公之世,不過和諸戎,俾為 不侵不叛之臣,無敢離逖,如駒支所云而已。公精神 渙汗,不出壁壘步武間,而聲靈赫濯數千里外,佐宣 聖天子無競之威,孰敢二於軍吏以煩斧鉞,不蘄於 用而蘄於備,將所謂「居安居危,以虞待不虞」,永持至 寧之長策,績與天壤俱存可焉。

《陽和文廟記》
劉吉
编辑

教化之施,猶雨露之潤物,其流衍洋溢,隨其遠近大 小,各有所成。《書》曰「東漸於海,西被流沙,朔南暨聲教, 訖於四海」是已。聖人囿斯人於教化之中,以變其質, 以復其性,以成其治,舍學校其何以哉?我朝恢弘治 理,凡內自國都,外薄四海,雖遐陬僻壤之邦,莫不有 學,教化之博,其視唐虞何殊哉?陽和在大同之東,即 「古雲陽地。國家創衛,復附高山,兩衛雄峙,煙火萬家, 屹然一鉅鎮也。既富而教,王政所在。」故英宗睿皇帝 登極之初,即命所司建立學校,文風翕然以興。後為 兵燹所廢。逮今皇上尤注意興復,爰命吏則教授王 璿、訓導李資往職教事,簡武弁之俊秀者充弟子員, 俾授以經傳子史及《韜略》諸書。時巡撫其地,則右副 都御史襄城李君敏、左參將東安周君璽相與謀仰 副明詔盡臣職。即各捐俸資,倡集義士,並節縮區畫, 得贏貲若干。卜地於高山衛東偏數十跬,東西廣十 六丈有奇,南北以尺計者四百九十有五。首建大成 殿,肖夫子像於中,旁列配哲像。其東西為兩廡,各設 諸賢及從祀先儒之位,而廡之南。中為戟門,又為櫺 星門。他若幣帛之庫,籩豆之廚,宰牲之房,罔不備具。 殿之東則梓潼神祠。殿後為明倫堂五楹,居學官有 署,處生徒有舍,凡以楹柱計者,不啻若百數。繚以周 垣,飾以丹堊。既成,師生絃誦,其咿唔之聲,窮晝夜弗 輟。人文之盛,於斯至矣。肇工於成化己亥七月,落成 於壬寅孟秋。董其工者則守備都指揮曹紳、張俊。分 理其役者則指揮曹英、許忠、孫盛也。於是參將周君 歎我聖明教化之覃被,與諸君作興之盛美不可無, 乃具事始末,囑諸民部郎中冀君綺,請記於予。予惟 治道之隆替,在學校之廢興;而學校之廢興,又係於 承宣斯教者之得人與否焉。昔蜀地僻陋,得文翁為 守,選材飭勵,復起學宮於市中,教化大行。至宋蘇湖, 俗尚詞賦,得安定胡先生為教授,分《經義》、「治事」二齋, 擇士而教之,故天下謂「胡學多秀彥。」今陽和雖在邊 徼,使承宣典教者,果皆文翁、安定其人。將見人材彬 彬輩出,佩仁服義。其躋於仕也,必能明體達用,斯為 國家勳業之臣,用武之地,蔚然為文獻之邦矣。

《遊恆山記》
喬宇
编辑

北嶽在渾源州之南,紛綴典書,著其為舜北巡狩之 所;為「《恆山水經》,著其高三千九百丈;為《元嶽福地記》, 著其周圍一百三十里,為總元之天。」予家太行白巖 之旁,距嶽五百餘里,心竊慕之,未及登覽,懷想者二 十餘年。至正德改元,奉天子命,分告於西藩園陵鎮 瀆。道經渾源,去北嶽僅十里許,遂南行至麓,其勢馮 馮煜煜,恣昇於天,縱盤於地,其胸盪高雲,其巔經赤 日,余載喜載愕斂色。循坡東迤,嶺北而上,是多珍花 靈草,枝態不類,桃芳李葩,暎帶左右。山半稍憩,俯深 窺高如緣虛。歷空上七里,是為虎風口。其間多橫松 強柏,狀如飛龍怒虯,葉皆四衍,幪幪然怪其太茂。從 者云:「是嶽神所寶護,人樵尺寸必有殃。」故環山之斧 斤不敢至其上。路益險,登頓三里,始至嶽廟。頹楹古 像,余肅顏再拜。廟之上有飛石窟,兩崖壁立,豁然中 虛。相傳飛於曲陽縣,今尚有石突峙,故歷代怯升登 者,就祠於曲陽,以為亦嶽靈所寓也。然歲之春,走千 里之民,來焚香於廟下,有禱輒應,昭赫於四方如此, 豈但護松柏然哉?余遂題名於懸崖,筆詩於碑及新 廟之所。上又數十步許,為聚仙臺。臺上有石坪,於是 振衣絕頂而放覽焉。西則漁陽上谷,東則大同以南。 奔峰東趨北,盡渾源雲中之景;南目五臺,隱隱在三 百里外。而翠屏五峰、晝錦、封龍諸山,皆俛首伏脊於 其下。因想有虞君臣會朝之事,不覺愴然。又憶在京 都時,「常夢登高山眺遠。」今灼灼與夢無異,故知茲遊 非偶然者。

《敘保障奇勳冊》
李糵
编辑

不佞年近八袠,身歷六朝。猶記肅皇帝時,天不悔禍, 敵數入寇,文武大吏喜言戰,戰必以捷聞受上賞。然 膏原釁野骨白而燐青者,獨吾民耳。莊皇帝定貢約, 漢過不先,諸文武大吏諱言款,而款成受賞,以戰為 差,波及吾民,免鋒鏑而服耒耜,以餬其口於裔土,面 耇髮禿,耳不聞鉦鼓,目不見烽燧,用一甲子上下,狃

「於承平,絕口不及戰師武人,雍容裘帶,投壺雅歌。隸
考證.svg
天籍者,多執技事,上闤闠良家子,妖服冶遊,如三吳

年少,烏睹燕趙雄風哉?矧若若墨綬來自江南,搦管 操觚,登高作賦,如我太梧明府」者,將略宜非所長。屬 強敵插酋,不受名王約束,借宰生發,難闌入塞,殺戮 甚慘,彈丸下邑,實惴惴懼不保。鳥驚魚駭,殆莫知所 圖。我明府偕同事地方者,及鄉紳青衿若而人,詣漢 前將軍關壯繆廟,為載書插血盟之。乃出《乘障瑣言》 二十款,與士民共城守,浹月告竣。若築牆浚濠,增懸 樓,製器械,種種皆合古法。又日登城拊循守陴,士民 咸如挾纊,彈丸下邑,鞏若金湯。鳥驚魚駭者,知有寧 宇,殆帖然不亂矣。王寰瀛刺史《聞狀賦》長篇美之,里 人續和者,連篇累牘,如周詩之頌方叔也。不佞少更 戰,壯更款,老更守,戰鄰於危,款鄰於弱,守可以畜,戰 可以持款萬全之策得之我明府以飲食吾民而延 我桑榆之景,喜歌起舞,遂忘其不斐,而為之敘焉。

《蜚狐口記》
楊嗣昌
编辑

北至蔚,南至廣量百四十里間,古蜚狐道也。近蔚三 十里名北口者,即蜚狐口是。有小署,或書一聯曰:「停 車聊問俗,啜茗且看山。」真眼前佳景。山則如兩翼分 張,皆北向耐色紫黯如古鐵,形豎削如指掌,殘雪著 膚,薄者如傅粉,滑者如凝脂,玲瓏者如削玉。徘徊久 之,業已不能舍去。比入口間,得沙石細路,與雪平鋪, 而左右山忽卓地起,如千夫拔劍,露立星攢,昆吾甫 切之銛,華陰新拭之鍔,鼎鼎相注射,瞪目未竟足,折 須旋斂跬將投,途窮更覓,迴合萬變,通塞無端擬東 忽穴壁挂西趨酉或滴水鑽午如珠曲蟻穿木戶蟲 墐,始皆迷不得路,既乃化身入無縫塔中。而其名有 如「獨秀」,則脫體一柱;有如「天門」,則嵌圓一鑑,他類甚 廣,難以悉書。如此三十餘里,石總無膚,而有青松產 其骨際,高不數尺,恆賦怪形。山桃花者,三四月開,爛 熳無隙,夏結小實如彈丸,他處亦未之聞也。此時無 花,則雪代為媚,一皴一皺間,描寫縈帶,了無遺恨。噫! 造物者以何鬼工,而為此山於此地,將為中外之限 歟?何待中國之褊也,以為遊觀之美歟?或者經其地, 未暇有其心。以故古聞其險,未有稱其奇者,而稱其 奇而載之筆,自吾始,非歟?抑有之而吾未聞歟?姑記 以問夫守蔚而多聞者。

《登恆山記》
楊述程
编辑

余夙覽《五岳圖》,思嚮往其地久矣。己酉歲,奉命觀察 雲中,恆岳實為轄內。辛亥春,欲以祀典往謁岳神,緣 邊境不寧,余為計防禦,事且不暇。是歲孟冬二十日, 直指潘公觀風滱水。故事,兵使者以分疆,例得陪視。 明日,潘公將有事恆岳,余導驄而往,南行十里許,至 磁窯口。兩岸峭削如門,大類吾鄉劍閣諸峽。泉流峽 中,澎湃奔瀉,泙渹潧汯,如建缾。而北為神川云。此處 山光嵐色,皆莽蒼蔥鬱,不似北方。景川之東鑿石壘 土,草橋木磴,又大類吾鄉連雲諸棧。上有石窟架閣, 猶餘橫木數千,蠡剝欲盡,傳者以為宋初把守三關 處也。磁水東壁有坊聳峻,金碧輝煌,題曰「高山仰止」 者,即岳遠門也。門有殿庭數楹,宏敞高峻。左折而上 三四里,峰坡崖窟之類,宛轉曲折,地饒青煤,傴僂曳, 販者肩相摩也。紆行數里,道益湫隘。余乃易便服,憑 小輿,兩掖而上,為雲路。初步處,下窺山門,已不啻數 萬雉矣。級益高,階益峻。頃之過望仙亭,仰視飛僊崖 閣,若懸層霄之上。已而歷虎風口,崇岡蹲踞,風發飆 猛,則響振林窟間。路傍西望,渾渾灝灝,吞吐雲氣者, 白龍洞也。前不百武,有白武峰,堆石雄列,居然白額 狀。落澗西杪,似有木香荼蘼之屬,則所謂紫芝峪也。 欲為採茹,而芝已烏有。此處線道蜿蜒,幽深百仞,遊 者每慮觸險,側足詳顧,猶虞顛越。山迴路轉,古榆數 千百章,葳蕤蓊茂。最大者名「雙離樹」,株可蔽牛,而蒼 枝連理,若虯龍軒舉之狀,人以為果老繫驢樹云。崖 東有得一峰庵,因名之。余為繹斯名,一為水,於卦為 坎,是北岳奠極義乎?岩西則萬松深處,亭曰「翠雪」,六 花飛墜,四壁凝寒,瓊砌瑤階,真銀世界也。山腰少闊, 誅草為堂,白雲縹緲,簾櫳清曠,差可憩休。堂畔有龍 泉,味分甘苦,禱雨輒應。有夕陽岩,松檜插漢,晚霞及 之,則樹色蒼然。崖產石脂,五色晶瑩,味腴堪咀,意仙 家啖人藥餌,而特不識所以調劑者。旁有石洞一隙, 露丹竈,遺跡深奧,莫知底止,是謂通元谷,人跡莫到 也。三丰曾居此谷,有「俯視群山螘垤低」之句。逶迤尋 上,可百步許,入貞元殿,展拜元岳,琳宮寶座,峨在清 虛境。神面正南視五臺諸山,環向北拱,森森臣庶,界 華夷而稱帝尊,埒四岳而號「北極」,非耶?珉碣貞碑,磊 立崖壁,雖代有脩設,而愬建則自陶封濬時始也。殿 杪蒼松古檜,圍喬參天,枝葉扶疏,良爽炎燥。殿隅西 躋,上越二三里,朱門扄鐍甚固,啟之則會仙府也。怪 木壽藤,樛互暎帶,赤石鍾乳之類,錯出其間,抑黃芽 白雪之遺「棄耶?西頂有琴棋臺,儼在雲端,舒嘯四應, 敲拂石亦成聲,豈爛柯流水所從來乎?」頃之轉步,則 歷果老嶺,策蹇蹄跡,依然在焉。其東頂則為《大茂山殿。碑》云:「舜皇巡狩,詣此山谷,正擬登祀,值大雪,弗能 進而遙祀之,俄有石飛墜帝前,遂以安王石名。五載 後守其石,載飛曲陽,帝命即其地祠祀焉。其飛」窟尺 寸,固安王石符券也。余因感而竊歎曰:「維岳降神,自 昔記之。方今塞塵不聳,神京晏如,雖云聖天子威德 遐暢,微岳威靈鎮壓,宜不及此。獨奈何祀封為缺典 也。」禮畢稱觴,直指公對坐嗒然,忘此身之在塵世也。 已而夕陽落照,霞影盈山,將乘興為懸空寺遊。返渡 神水,衝騎暖泉,見西壁峭陡,樓殿架疊,燦如來寶像, 真所謂空中樓閣。鳥道一線,攀而上躋,奇絕亦險絕。 沙彌三四清磬,拈香供茗作禮,酷似羲皇以上人。余 亦恍遊羲皇世矣。月影半明,更漏三滴,甫抵州署,曾 不覺往復之為勞也。爰搦管而紀其事。

《還元洞記》
鄭洛
编辑

北岳恆山,為朔方雄鎮。山故有洞,洞蔽以神祠,若將 塞焉。侍御黃公觀風覽勝,慨然興思,乃撤而啟之,題 其額曰「復還天巧」,且為之記其狀矣。分巡鄧君持侍 御公所作以請,曰:「茲洞也,固恆山奇觀,洞開則玆山 勝事也。乃侍御公已題額言之矣,曷可無佳名以記? 先生圖之。」余曰:「奚名哉?粵稽元始生大道,大道生天」 地,天地生萬物。恆山固天地所覆載,山若洞,亦萬物 中之一物也。余昔登山,臨茲洞矣。杳冥幽窈,既不可 窺測其端際,亦不能想像其藏隱,蓋天造,非人力也。 彼《金沙》《大隱》,美則美矣;率以人興;「魚藻寒居」,奇則奇 矣。皆緣力飾。夫人力則非天巧,非天巧則非大道所 生,非大道則非元始所肇。若恆岳,則「與天壤並立,洞 亦與恆岳俱生。開以大始,闢以貞元。愚父不能力移, 《齊諧》,莫詳自始。蓋一元不散而為萬象」,則茲洞也,固 一元之所造也。而侍御公撤其蔽而新之,亦復還其 天巧焉耳。然則茲洞也,不可名,無已則名以還元,可 乎?雖然,余重有慨焉。夫元象之元,含光自然,分而萬 形,散而萬物,生生化「化,已非元元。然而山澤氣通,洞 為元造,啟則還之,性有元善。乃自鑿之,恣巧智,縱物 化,致使真者散,元者斲,降衷靈光,錮蔽焉而不能通, 殆不啻茲洞之障塞而已。然則茲洞也,其曷幸而得 侍御公還其元造之巧,又安得元化旁敷,使並生於 宇宙間者,盡還其天命之元?善哉!若夫抱元還元,自 了性」天「元精」之元,其說甚元,則固黃冠羽衣之所從 事。余不敏,奉明天子命撫綏此方,將以元化望。當時 以「愛養元元」勖同事之諸君子,不敢襲其說以名茲 洞,因謾書以答分巡君之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