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416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四百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四百十六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四百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四百十六卷目錄

 衛輝府部藝文三

  衛輝府拓城記      明郭庭梧

  河防議           前人

  白鶴觀仙跡記       張縉彥

  依水園記          前人

 衛輝府部藝文四

  麥秀歌          殷箕子

  思歸引          周衛女

  箕子          晉陶淵明

  七賢鄉酒會         嵇康

  自淇水薛村口涉舊黃河三首

              唐駱賓王

  使往天兵軍馬約與陳子昂新鄉為期及還而

  不相遇          宋之問

  東征至淇門答宋參軍之問  陳子昂

  淇上即事田園        王維

  太公            常建

  嘯臺            賈島

  入衛作          沈佺期

  酬陸少府          高適

  送魏八           前人

  淇上送韋司倉往滑臺     前人

  自淇涉河途中作       前人

  其二            前人

  其三            前人

  其四            前人

  敬酬杜華淇上見贈兼呈熊曜  岑參

  題新鄉王釜廳壁       前人

  弔比干墓          孟郊

  送人過衛州        楊巨源

  衛南          宋黃庭堅

  登嘯臺           蘇軾

  共城十吟          邵雍

  安樂窩中四長吟       前人

  安樂窩中詩一編       前人

  安樂窩中一部書       前人

  安樂窩中酒一樽       前人

  重陽日再到共城百源故居   前人

  安樂窩           前人

  又             前人

  又             前人

  又             前人

  箕子           王十朋

  比干            前人

  石碏            前人

  蘇門            劉芳

  百泉           權邦彥

  七賢堂         金元好問

  石門廟           前人

  又             前人

  湧金亭示同游諸君子     前人

  梅溪四首     元耶律楚材

  霖落山           王惲

  蒼峪山           前人

  又             前人

  蒼水            前人

  香泉            前人

  太公泉           前人

  水簾洞           前人

  蘇門山           許衡

  卓水泉           前人

  卓水泉           王惲

  汲塚            前人

  梅溪二首      耶律楚材

  竹林            王惲

  湧金亭           前人

  箕子廟           前人

  周府君祠          前人

  衛源廟           衛恒

  前題            劉賡

  香泉寺二首       王惲

  六度寺二首       前人

  白雲寺           前人

  紫微觀二首       許衡

  比干墓          歐陽元

  汲城懷古          王惲

  百門泉二首       王磐

  衛源懷歸          陳祐

  淇園           明劉基  衛河詠古          薛瑄

  比干墓           彭時

  淇縣謁武公祠       余子俊

  宿蘇門二首      李夢陽

  汲縣謁比干廟       唐順之

  嘯臺            前人

  共城山水二首      李濂

職方典第四百十六卷

衛輝府部藝文三编辑

《衛輝府拓城記》
明·郭庭梧
编辑

天子詔建封潞藩第,衛郡卜基郡東隅其前當城GJfont 隘。於是衛遂奉檄詔拓城。南面拓之,工自萬曆十三 年二月始,十四年七月告成事。其廣視舊,袤加于舊 若干丈。門樓視舊,壯麗亦加焉。陶GJfont市灰以屬屬邑 有力者而平其直。夫役傭屬邑食力之民里胥籍上 其名而無闌入者。費金共若干,得並給諸縣官建藩 第者分督者某官某官始,終經畫者郡守周公也。初 拓城之詔下,議者竊謂:城以保民,城幸完,毀而拓之, 滋勞與費豈真廟堂第為封建計。遂不遑為衛計耶。 此其說殊無當夫詩不稱城謝城齊乎。彼猶建異姓 侯耳,且專為城焉。今幸天子篤懿親啟宇近畿地。於 是拓城也。亦奚容喙者惟昔用召虎城謝山甫城齊。 此兩公者皆當世重臣也,實能憫勞敷惠,大役成而 民不稱厲則周天子德意茂哉。日者當廷議建藩於 衛,即已有專使計必得良守與關決,且拓城尢守職 也。會衛守缺,周公在郎署有聲籍甚,乃出周公守衛。 蓋隱然待以召虎山甫也。簡任軼於常守矣,周公既 蒞,衛城工起。是年大旱,明年又大旱,或謂周公曰:是 役也,時絀舉贏,惟其偕於藩第不可止耳。幸版築役 竣,括甃樓櫓諸役倘可待時乎。周公曰:吾方用是以 哺菜色者將奚待臧氏。旱備修城郭,不與省用並列 哉。於是即又下浚隍令:每夫日給穀可食三人。出周 公辦者較先役給金者溢焉。當是時,河北飢民匈匈 且逃徙渡河竊掠者寖以眾,周公乃褰帷循行境內, 盡歷窮里,召父老噢咻之曰:若輩逃者豈有樂土為 儲粟耶。將既至始為計也。孰與就吾傭以需天雨,彼 竊者苟活旦夕,宜不恤抵罪顧惴惴夙夜不勞於傭 耶。計所獲亦不必饒於吾傭直也。於是飢民感泣相 率,駪駪趨城役。環城茇者爨煙相屬,婦子嬉嬉,如在 其里巷中。夫衛當薦饑而民不流移,盜不滋蔓,伊誰 力耶。則周公之悉心於拓城也。非但不厲民矣,先是 啟土得鼎一、瓶一、鑑二、稱三。瑞詳司理龍公記中比 城落成,而甘雨降。其為瑞符不尢彰彰哉往。余拜簡 命赴都門,過郡,周公延余新城樓,樓中可收一郡之 勝。新霽遠近河山澄鮮如拭,阡陌蔥翠藨饁絡繹與 昨睹黃埃赤日光景迥別矣。周公灑然解頤屬余為 拓城記。余固樂為述之,蓋善周公以城工為流政尢 快。夫上之德意得周公以明,前議者將謂今日天子 篤懿親即以惠元元兩不悖矣。周公名思宸,起家。辛 未進士,浙之餘姚人。

《河防議》
前人
编辑

嘗謂議河者貴相時以翊治審勢以宜民。蓋時有古 今因而相之則不拂理以蔽。治勢有輕重,從而審之 則不執已以病民。故治無巨細,及民為惠,惠無恆施 遂民為澤易曰神而化之,使民宜之。此之謂也。維我 明朝統一區宇,成祖建都燕京,漕會通之,河輸東南 之賦,法甚良也。向因二洪梗澀取濟黃流亦天啟其 會者然慮者又謂丹沁同歸,則潰溢不免。於是有導 沁入衛以殺河勢之議。按記:衛古御河發源蘇門山。 峰壑羅布,每伏秋水泛渰,民居禾歲苦久之。議下之 日,河北之民益恟恟然,若不適有居者乃以白之郡 伯王公,公曰:咨哉,是予之責也。古稱民之昏墊適然 之數也。是安忍於導之乎。孟子曰:禹以四海為壑,言 水莫大於海,以其能翕受也。今慮黃河之溢而導沁 流於衛河,縱闊其東隘而廣狹,淺深相去迥甚,欲其 能翕受而不橫溢也,得乎。善治水者當以水治水,猶 人之一身,手病則療其手。若以之而移於足,謂非身 之病,可乎。今病黃河之梗漕乃即引沁而之衛焉,恐 未必能減於大河之流,而洪濤泛衛沖齧不時,且將 並衛河之運而病之矣。是手且未瘳又因而病其足 也。尚何利哉。矧瀕河之民歷懷衛而下逮大名德州 直抵天津計關三省非眇小也。夫冤精不化則甘澍 不降,人有抑情則天有盩氣。是可不深長思哉。公遂 毅然力白於當事者,中間酌時勢,具是非,陳利害。其 詳已見之改河,公移中茲不贅以故。當事者可之。遂 寢其事,民乃安樂業,因徵記於庭梧,梧曰:體國恤民, 公之盛心也。議成而遂寢之,見當事諸公之心一而 已矣。以此及於民則為大惠,垂於後則為永澤。心相 感口相誦者固昭昭也。胡用記之,咸曰此議由來者久,恐後之GJfont是說者復惑當事以禍斯民也,是議也 微郡公力主則吾民其魚矣。是可以無記哉。嗚呼。公 由名御史擢守斯郡,其昔所建白皆彰著朝端,海內 炳炳可睹不獨此改河一事然也。若他清操善政,造 福斯民,又備見之當事者各薦剡中,茲亦不著,惟著 其用以議河者云王公名天爵,別號古庵,徽之歙縣 人。

《白鶴觀仙跡記》
張縉彥
编辑

白鶴古觀不知始自何代。相傳宋政和間,僊人劉海 蟾經過,飛篆堊壁之上,今石刻炳然。望之如龍翔鸞 舞者是也。先生丁晉季之亂,往來燕秦間,投簪辟穀 葆真服氣元,而上僊一時,游歷多有異跡。北方之人 雖兒童女子無不知海蟾者,然先生去今千祀矣。事 事傳疑,鮮所證,據他無論矣。即如石旁董賓卿所記, 白鶴觀知事崔重微一日見道人謁於堂,而一統志 則稱汲令崔重微,且金皇統去宋政和不過數十年 耳。縣令王廷宣石碣,乃謂先生避秦坑焚之患,隱其 名而道號顯似先生,名字不傳於世,而為始皇世人 矣。塑像蓬鬢,環耳怪陋異常,絕不似貴人黃冠氣。像 下有一蟾,仰沫吐珠,又不知取何意,無怪乎世人之 訛稱也。余低徊其下,悚然久之。夫僊字去今方數百 年已,為手指模畫漸成細淺,而石旁題記數字又磨 滅不可全識,再經千百年有與荒煙斷草俱歸汗漫 之鄉耳。可勝嘆哉,余於是詳為考稽。如晉史列僊傳 左編文獻通考三才圖,會諸書,得先生身貌士籍學 道,出處頗具,乃為鐫像記事,以示問奇者。易曰:不事 王侯,高尚其事。晉有陶隱士,東籬笑傲,不為斗粟折 腰,跡其桃源詩記,飄然有凌雲之氣。先生敝屣功名, 掛冠遁跡,寧獨慕紫雲青苔哉,去燕適秦,蓋其寄托 遠矣。其志公則一淵明之流亞與。若夫至人天隱其 次,地隱其次,人隱先生化氣成鶴,齊萬物,一死生。天 隱人隱抑又未可量也。榮祿者身之災也;聲名者道 之賊也。逃祿匿名,混跡塵世,先生固此成其隱耳。然 則謂先生謁汲令可也,謂先生為始皇時人可也,謂 先生蓬鬢環耳怪陋異常可也,謂先生名海取精蟾 蜍可也。凡若此者皆天隱之極致,先生之實錄。若夫 神篆飛空,偶然相涉,此呂公偶傳丹篆千年術耳,豈 足以窺先生哉。

《依水園記》
前人
编辑

百泉勝絕,群水自孫臺邵窩,遊屐紛沓,而萬古深緣, 遂為杖屐破削矣。余久耽澄碧,厭塵喧,乃循源泉之 尾。得之吾邑衛水之隩。其流環郭而北數十里,可溉、 可汎、可漁,而又無昔人之結搆以薄雲氣,乃掃穢鋤 蕪,為依水園。園抵水小具一亭柳棚,我以青陰草茵, 我以軟煙開楹一望對崒嵂而延霞漪兀坐間煙波 反覆焉。王覺斯先生見而樂之,顏之曰:水龕龕之趾。 列行柏、桃柳、木槿、芙蓉數百株,東穿曲池引衛水入 之,魚得蔭焉。池之旁起怪石疊峰,複巒漂浮水面。坳 處有土洞深數尺。曰雲浪洞。上架小橋以通桃山。桃 山者,池上浮土積而成丘,取北山亂石雜之。蜿蜒龐 魄高深之致豁如也。稍東有亭曰撫嵐,左右林木籠 蔽,亭獨疏遠。老杜所謂開林見遠山,恍惚見之。亭之 外以瓦成垣,野翠天碧,玲瓏錯落。北望花樹如秋月 窗紗,不知傀儡之在眼際也。水中有畫舫,具茶鐺酒, 罏載漢書唐律數卷。春雪初融,臥聽撒網聲颯颯然。 秋濤怒生,噴薄拍岸,驚飛衝沙,鴈寒聚浦,上汎橋口 下汎馱灣,竟夕忘返,所謂流連之戒。余得毋犯耶岸。 拓半里,蓄棗、柿、桃、李、蔓菁,另繕山房主之。北望蘇門 如有几案,南開簾以迎旭,晴雲舒卷,水鳥翻飛,有先 生大人者車徒以GJfont,名之曰集漪山居。此室去水稍 遠,亦曰:集漪者,風與水相際而成漪。每當風聲吹葉, 綠浪飄渺,余魂夢依依,不自知其在河渚之外也。室 旁有小屋二,南牖宜冬,北牖宜夏。室初成,堊壁如洗。 適覺斯先生自共城來。夜宿,忽狂起,呼僕夫研墨,走 筆寫大竹數十條。風雨蕭蕭,園丁驚走告余,急往視 之。先生大叫,索酒漿自勞而趨,觀者咸以謂有神來 焉。西壁則郭山人世元寫,松鶴配之。修冷之氣與蒼 勁之風不復辨也。園去城數舍,民可至,乃不為遊人 所賞。千年來處喧而能宜其德。有足尚者,士君子裹 煙霞為骨,裛風月為致,豈必絕塵脫跡哉。終南之徑 以塞北山之檄尚在首,陽非清柳下,非濁若利害,棼 其情得失,移其慮。即寢處蘇門百泉之間,公和堯夫 其笑我矣。

衛輝府部藝文四编辑

《麥秀歌》
殷箕子
编辑

麥秀漸漸兮,禾黍油油。彼狡童兮,不與我好兮。 麥秀漸漸兮,禾黍油油。彼狡童兮,不我好仇。

《思歸引》
周衛女
编辑

周衛女之所作也。昔衛侯有女,趙王聞其賢,聘之。未至,而王薨。太子欲留之,女不聽,拘於深宮。欲歸不得,援琴而歌。

涓涓泉水流于淇兮,有懷于衛,靡日不思,執節不移 兮。行不隳砱軻,何辜兮。離厥菑,嗟乎。何辜兮。離厥菑。 涓涓泉水流于淇兮,有懷于衛,靡日不思,執節不移 兮。行不詭隨坎坷,何辜兮。離厥茨。

《箕子》
晉·陶淵明
编辑

去鄉之感猶有遲,遲矧伊代謝。觸物皆非哀,哀箕子 云胡能夷。狡童之歌悽矣,其悲。

《七賢鄉酒會》
嵇康
编辑

樂哉苑中遊,周覺無窮已。百卉吐芳華,崇基邈高峙。 林木紛交錯,元池戲魴鯉。輕丸斃翔禽,纖綸出鱣鮪。 坐中發美讚,異氣同音軌。臨川獻清酤,微歌發皓齒。 素琴揮雅操,清聲隨風起。斯會豈不樂,恨無東野子。 酒中念幽人,守故彌終始。但當體七絃,寄心在知巳。

《自淇水薛村口涉舊黃河三首》
编辑

唐駱賓王

朝從北岸來,泊船河南滸。試共野人言,深覺農夫苦。 去秋雖薄熟,今夏猶未雨。耕耘自劬勞,租稅兼舄鹵。 園蔬定寥落,產業不足數。尚有獻納心,無因見明主。

皤皤河濱叟,相遇似有恥。輟榜聊問之,答言盡終始。 一生雖貧賤,九十年未死。且喜對兒孫,彌慚遠城市。 結廬黃河曲,垂釣長河裏。溟漫望雲海,蕭條聽風水。 所思強飲食,永願在鄉里。萬事吾不知,其心只如此。

孟夏桑葉肥,濛濛夾長津。蠶農有時節,田野無閑人。 臨水狎漁翁,望山懷隱淪。誰能去京洛,憔悴對風塵。

《使往大兵軍馬約與陳子昂新鄉為期及還而不相遇》
宋·之問
编辑

入衛期之子,吁嗟不少留,情人去何處,淇水日悠悠。 恆碣青雲斷,衡漳白露秋,知君心許國,不是愛封侯。

《東征至淇門答宋參軍之問》
陳子昂
编辑

南星中大火,將子涉清淇。西林改微月,征GJfont空自持。 清漳去已遠,瑤花折遺誰。若問遼陽戍,悠悠天際旗。

《淇上即事田園》
王維
编辑

再居淇水上,東野曠無山。日隱桑柘外,河明閭井間。 牧童望村去,獵犬隨人還。靜者亦何事,荊扉乘晝關。

《太公》
常建
编辑

日出渭流白,文王畋獵時,釣翁在蘆葦,川澤無熊羆。 詔書起遺賢,匹馬令致辭,因稱江海人,臣老筋力衰。 遲遲詣天車,快快悟靈龜,兵馬更不獵,君臣皆共怡。 同車至咸陽,心影無磷緇,四牡玉墀下,一言為帝師。 王侯擁朱門,軒蓋曜長逵,古來榮華人,遭遇誰知之。 落日懸桑榆,光景有頓虧,倏悲天地人,雖貴將何為。

《嘯臺》
賈島
编辑

如聞長嘯春風裏,荊棘叢邊訪舊蹤。地接蘇門山近 遠,荒臺突兀秖高風。

《入衛作》
沈佺期
编辑

淇上風日好,紛紛沿岸多。綠芳幸未歇,汎濫此明波。 采蘩憶豳吹,理棹想荊歌。鬱然懷君子,浩曠將如何。

《酬陸少府》
高適
编辑

朝臨淇水岸,還望衛人邑。別意在山阿,征途背原隰。 蕭蕭前村口,惟見轉蓬入。水渚人去遲,霜天鴈飛急。 我行應不遠,所與終未及。欲濟江上舟,相思空佇立。

《送魏八》
前人
编辑

更沽淇上酒,還泛驛前舟。為惜故人去,復憐嘶馬愁。 雲霞行處合,風雨興中秋。此路無知己,明珠莫暗投。

《淇上送韋司倉往滑臺》
前人
编辑

飲酒莫辭醉,醉多適不愁。孰知非遠別,終念對窮秋。 滑臺門外見,淇水眼前流。君去應回首,風波滿渡頭。

《自淇涉河途中作》
前人
编辑

野人頭盡白,與我忽相訪。手持青竹竿,日暮淇水上。 雖老美容色,雖貧亦間放。釣魚三十年,中心無所向。

其二            前人编辑

南登滑臺上,卻望河淇間。行樹夾流水,孤城對遠山。 念茲川路闊,羨爾沙鷗閑。長想別離處,獨無音信還。

其三            前人编辑

東入黃河水,茫茫汎紆直。北望太行山,峨峨半天色。 山河相映帶,深淺未可測。自昔有賢才,相逢不相識。

其四            前人编辑

茲川方悠邈,雲沙無前後。古堰對河壖,長林出淇口。 獨行非吾意,東向日已久。憂來誰得知,且酌樽中酒。

《敬酬杜華淇上見贈兼呈熊曜》
岑參
编辑

杜侯實才子,盛名不可及。秖曾效一官,今已年四十。是君同時者,己有尚書郎。憐君獨未遇,淹泊在他鄉。 我從京師來,到此喜相見。共論窮達事,不覺淚滿面。 憶昨癸未歲,吾兄自江東。得君江湖詩,骨氣凌謝公。 熊生尉淇上,開館常待客。喜我二人來,歡笑朝復夕。 縣樓壓春岸,戴勝鳴花枝。吾徒在舟中,縱酒兼彈碁。 三月猶未還,客愁滿春草。賴蒙瑤華贈,諷詠慰懷抱。

《題新鄉王釜廳壁》
前人
编辑

憐君守一尉,家計復清貧。祿米嘗不足,俸錢共與人。 城頭蘇門樹,陌上黎陽塵。不是舊相識,聲同心自親。

《弔比干墓》
孟郊
编辑

殷辛帝天下,厭為天下尊。乾綱既一斷,賢愚無二門。 佞是福身本,忠是喪已源。餓虎不食子,人無骨肉恩。 日影不入地,下埋冤死魂。有骨不為土,應作直木根。 今來過此鄉,下馬弔此墳。靜念君臣間,有道誰敢論。

《送人過衛州》
楊巨源
编辑

憶昔征南府內遊,君家東閣最淹留。縱橫聯句長侵 夜,次第看花直到秋。論舊舉盃先下淚,傷離流水更 登樓。相思前路幾回首,滿眼青山過衛州。

《衛南》
宋·黃庭堅
编辑

今年畚鍤棄春耕,折葦枯荷繞壞城。白鳥自多人自 少,汙泥終濁水終清。沙場旗鼓千人集,漁戶風煙一 笛橫。唯有鳴鴟古祠柏,對人猶是向時情。

《登嘯臺》
蘇軾
编辑

高士隱蘇嶺,平臺留至今。峰巒相掩映,松柏共陰森。 自是甘潛跡,誰言竟陸沉。喜觀三絕易,時鼓一絃琴。 作炭人能識,投河怒不侵。常年居土窟,素志樂山林。 阮籍聞長嘯,嵇康愧夙心。谷巖悉響應,鸞鳳同聲音。 信是江沱詠,誠非澤畔吟。我來重遊覽,清氣逼塵襟。

《共城十吟》有序
邵雍
编辑

予家有園數十畝,皆桃杏梨李之類,在衛之西郊。自始營十餘載矣,未嘗熟觀花之開。屬以男子之常事也。去年冬,會病歸自京師。至今年春始遇花之繁茂,復悼身之窮處。故有春郊詩一集,雖不合於雅,焉抑亦導乎情耳,慶曆丁亥歲。

居處雖近郭,不欲登城市。盡日客不來,至夜門猶閉。 院靜春正濃,窗閒晝復寐。誰知藜藿中,自有詩書味。

其二

病起復驚春,攜笻看野新。水邊逢釣者,壟上見耕人。 訪彼形容苦,酬予家業貧。自慚康濟力,未得遂生民。

其三

春風必有刀,離腸被君斷。春風既無刀,芳草何人剪。 腸斷不復接,草剪益還生。誰人有芳酒,為我高歌傾。

其四

桃李正芬敷,花繁覆敝廬。亂香尋密牖,碎影下前除。 靜遶晝眠後,輕攀春醉餘。縱然觀盡日,誰敢罪狂疏。

其五

郭外花亦繁,不謂繁華失。幸非在郭中,不見繁華物。 不寒不煖天,半陰半晴日。花外鞦韆鳴,月隔鞦韆出。

其六

風煖囀鳴禽,天低薄薄陰。煙容凝壟曲,雨意弄河心。 柳隔高城遠,花藏舊縣深。獨憐身臥病,猶許後春尋。

其七

九野散漫漫,連昏鳥道間。坐中迷遠樹,門外失前山。 襏襫耕夫喜,帡GJfont居者閑。騷人正凝黯,天際意初還。

其八

雨歇蕩餘春,天光露太真。茵鋪芳草軟,錦濯爛花新。 風觸鶯簧健,煙舒柳帶勻。如何當此景,閑臥度昌辰。

其九

花開風雨後,忍病欲消磨。未是疏狂極,其如困頓何。 梁間新燕亂,天外去鴻多。總是灰心事,冥焉晝午過。

其十

春暮多風雨,離披滿後園。曉餘殘片擁,晴外亂紅翻。 香徑難留裛,嬌心絕弄繁。成蹊是桃李,狼籍尚無言。

《安樂窩中四長吟》
前人
编辑

安樂窩中快活人,閑來四物幸相親。一編詩逸收花 月,一部書嚴驚鬼神。一炷香清沖宇泰,一樽酒美湛 天真。太平自慶何多也,唯願君王壽萬春。

《安樂窩中詩一編》
前人
编辑

安樂窩中詩一編,自歌自詠自怡然。陶鎔水石閑勳 業,銓擇風花靜事權。意去乍乘千里馬,興來初上九 重天。歡時更改兩三字,醉後吟哦五七篇。直恐心通 雲外月,又疑身是洞中僊。銀河洶湧翻晴浪,玉樹查 牙生紫煙。萬物有情皆可狀,百骸無病不能蠲。命題 濫被神相助,得句謬為人所傳。肯讓貴家常奏樂,寧 慚富室賸收錢。若條此過知何限,因甚臺官獨未言。

《安樂窩中一部書》
前人
编辑

安樂窩中一部書,號云皇極意何如。春秋禮樂能遺 則,父子君臣可廢乎。浩浩羲軒開闢後,巍巍堯舜協 和初。炎炎湯武干戈外,恟恟桓文弓GJfont餘。日月星辰 高照耀,皇王帝伯大鋪舒。幾千百主出規制,數億萬 年成楷模。治久便憂強跋扈,患深仍念惡驅除。才堪命世有時有,智可濟時無世無。既往盡歸閑指點,未 來須俟別支吾。不知造化誰為主,生得許多奇丈夫。

《安樂窩中酒一樽》
前人
编辑

安樂窩中酒一樽,非惟養氣又頤真。頻頻到口微成 醉,拍拍滿懷都是春。何異君臣初際會,又同天地乍 絪縕。醺酣情味難名狀,醞釀功夫莫指陳。斟有淺深 存燮理,飲無多少寄經綸。卷舒萬世興亡手,出入千 重雲水身。雨後靜觀山意思,風前閑看月精神。這般 事業權衡別,振古英雄恐未聞。

《重陽日再到共城百源故居》
前人
编辑

故國逢佳節,登臨但可悲。山川一夢外,風月十年期。 白髮飄新鬢,黃花遶舊籬。鄉人應笑我,晝錦是男兒。

《安樂窩》
前人
编辑

安樂窩中事事無,惟存一卷伏羲書。倦時就枕不必 睡,忻後攜笻任所趨。准備點茶收露水,隄防合藥種 雞蘇。苟非先聖開蒙吝,幾作人間淺丈夫。

编辑

安樂窩中弄舊編,舊編將絕又重聯。燈前竹下三千 日,水畔花間二十年。有主山河難占籍,無爭風月任 收權。閒吟閒詠人休問,此箇工夫世不傳。

编辑

安樂窩中春夢時,閉門慵坐客來稀。蕭蕭微雨竹間 霽,嘒嘒翠禽花上飛。好景盡將詩紀錄,歡情須用酒 維持。自餘身外無窮事,皆可掉頭稱不知。

编辑

安樂窩中春夢回,略無塵事可裝懷。輕風一霎座中 過,清樂數聲天外來。日影轉時從杖履,花陰交處傍 樽罍。人間未若吾鄉好,又況我鄉多俊才。

《箕子》
王十朋
编辑

諫君不聽念君深,被髮佯狂自鼓琴。千古其傳箕子 操,一時難悟狡童心。

《比干》
前人
编辑

諫君不聽合亡身,豈忍求生卻害仁。不向天庭剖心 死,安知心異世間人。

《石碏》
前人
编辑

人情誰忍棄天倫,公獨能將義滅親。何惜一時誅賊 子,不妨千古作純臣。

《蘇門》
劉芳
编辑

太行東北來,勢控西南垠。偃然為地脊,萬里亙中原。 黃河界其間,氣盛截其元。盤桓萬古秀,鬱為唐晉藩。 雄騁不能遏,發越衛蘇門。倚天碧參野,不為兵塵昏。 右騫窣鸞鳳,左遶奔鯨鯤。鋪張幾地脈,羅列百天孫。 遂令愛山人,獨知此山尊。天巧茫未了,泌泉出山根。 珠璣無盡藏,鼓舞玻璃盆。悠然派素波,遍遶梅花村。 蓮陂與稻渚,日夕香氣繁。竹上看青峰,竹下弄青濆。 笠屐山陰道,城郭武陵源。幽崖和長嘯,逸興西山吞。 碧巖招我歸,擬倩雲為軒。願從無名公,林下蒔蘭蓀。

《百泉》
權邦彥
编辑

西山招人巧相逼,興欲乘風先兩腋。夜寒策馬古共 城,未見春林眩紅碧。土膏浮焰遠沄沄,野燒舊痕明 爍爍。造幽忽覺景物異,心瑩如澄眼如拭。山根出泉 泉湧竇,泓此一樣玻璃色。炯然毛髮立可數,我欲探 之還杖植。酈元水經陸羽品,甲乙未許來輕敵。徑須 乘夜掬月影,且試飛橈撥雲跡。塞垣奔馳厭長道,貂 帽多塵更吹炙。偶來娛此得閑曠,塵土自無何用滌。 境清意徹兩相會,坐對行吟一傾臆。鷗鷺飛浮亦閑 暇,知我忘機群可入。擬將筆力出方象,但覺才慳費 彫刻。荒乘野逸不知倦,是樂箇中真自適。暮歸穿邑 驚市人,應笑新遷二千石。

《七賢堂》
元·好問
编辑

石壇高樹映寒藤,閒有沙鷗靜有僧。總愛山陽竹林 好,七賢來了更誰曾。

《石門廟》
前人
编辑

三仙祠下往來頻,憔悴征衫滿路塵。簫鼓未休寒食 酒,樵蘇時見舊都人。吹殘芳樹紅仍在,展放平田綠 已勻。西北並州隔千里,幾時還我故鄉春。

编辑

兩崖懸絕倚山垠,草徑低迷劣可分。潭影乍從明處 見,竹香偏向靜中聞。石林萬古不知暑,茅屋四鄰惟 有雲。曳杖行歌羨樵叟,此生何計得隨君。

《湧金亭示同游諸君子》
前人
编辑

太行元氣老不死,上與左界分山河。有如巨鰲昂頭 西,入海突兀已過餘。坡陀我從汾晉來,山之面目,腹 背皆經過。濟源盤谷非不佳,煙景獨覺蘇門多。湧金 亭下百泉水,海眼萬古留山阿。觱沸濼水源,淵淪晉 溪波。雲雷涵鬼物,窟宅深蛟鼉。水妃簸弄明月璣,地 藏發泄天不訶。平湖油油碧於酒,雲錦十里翻風荷。 我來適與風雨會,世界三日漫兜羅。山行不得山,北 望空長哦。今朝一掃眾峰出,千鬟萬髻高峨峨。空青 斷石壁,微茫散煙螺。山陽十月未搖落,翠蕤雲旓相 盪摩。雲煙故為出濃淡,魚鳥似欲留婆娑。石間仙人跡,石爛跡不磨。仙人去不返,六龍忽蹉跎。江山如此 不一醉。拊掌笑殺孫公和,長安城頭烏尾訛。并州少 年夜枕戈,舉杯為問謝安石。蒼生今亦如卿何,元子 樂矣君其歌。

《梅溪》四首
元·耶律楚材
编辑

竹邊斜出兩三枝,月底風前總恁宜。小苑清香無處 著,多因勾引玉泉詩。

湛然垂老不愁貧,得與梅溪作主人。問訊冰華無恙 否,香魂應也長精神。

寄詩梅甫問平安,彼此天涯耐歲寒。筆力盡衰思意 退,算來猶自勝居官。

溪邊酌酒歡無盡,花底橫琴興亦奇。獨樂清歡人不 識,箇中惟有湛然知。

《霖落山》
王惲
编辑

東山削出翠芙蓉,西壑砑貯雪風。人說魏王曾避 暑,殿基猶是舊離宮。

《蒼峪山》二首
前人
编辑

山神說是宰公身,野老年來話本因。採玉得仙俱恍 忽,至今功利及斯民。

九龍分部中天雨,何處癡蟠睡不開。一勺鳳凰臺下水,有時風雨洗天來。编辑

《蒼水》
前人
编辑

萬山忽斷兩崖開,中有蒼河自北來。行出山門俱不 見,玉龍翻作地中雷。

《香泉》
前人
编辑

滴乳巖前掛瀑流,青林飛洒動高秋。玉龍躍入青冥 去,堆疊蒼煙萬壑愁。

《太公泉》
前人
编辑

縈紆一水蟠深澗,野叟何知說太公。壇下古碑堪晤 語,大書深刻太康中。

《水簾洞》
前人
编辑

秋雲不捲水晶寒,芝草年深濕未乾。翠壁懸冰鳴劍 珮,朱絲穿露織琅玕。夕陽倒影鮫綃薄,春雨添流瀑 布寬。我欲尋真問丹訣,憑誰傳簡借青鸞。

《蘇門山》
許衡
编辑

大山如蹲龍,小山如踞虎。煙嵐鬱蒼翠,遠近互吞吐。 我來蘇門居,遨遊成樂土。策杖望朝雲,捲簾看暮雨。 佳意豁塵腥,勝概入談麈。使我鬱陶消,使我勞瘵愈。 平生鄙吝心,一洗出千古。回首聲利人,何殊坐囹圄。 遠役非素懷,況有跋涉苦。吟鞭裊東風,遲遲如去魯。 芳菲二三月,追遊盛梅塢。歸來願無違,一觴期對舉。

《卓水泉》
王磐
编辑

水有清聲竹有風,我來端欲豁塵蒙。明朝杖履西城 路,悵望家山翠靄中。

《卓水泉》
王惲
编辑

鏡中流水畫中山,酒盡銀瓶興未闌。碧玉沼深人不 見,桃花飛度翠琅玕。

《汲塚》
前人
编辑

濔迤伍城都,背水猶陣圖。魏陵廢已久,磅礡如覆盂。 草樹慘不春,穿穴狐狸墟。我來登其巔,懷古心躊躇。 憶當戰國際,安釐亦狂且。澤糜被皋比,坐為秦人驅。 敗亡自此始,保邦何乃疏。不知身後藏,安用書十車。 上窺姒與商,下建蒼周書。零亂竹簡光,詭說何紛挐。 征南辯已詳,多出行怪徒。稽古不適正,死為毛穎誣。 其中亟當辯,阿衡被夷誅。孔子修六經,亦已防姦污。 大書一德后,薨葬聞亳都。在易最奇法,安取理所無。 茲焉萬世程,洋洋真聖謨。何煩事幽賾,致遠泥所趨。 長歌望陵去,樂歌風乎雩。

《梅溪》
耶律楚材
编辑

溪畔亭臺半劫灰,冰香可惜為誰開。而今已有人為 主,折取疏枝寄我來。

又             前人

素餐十稔我胡然,潦倒而今欲避賢。寄與梅溪且寧 耐,求歸更待兩三年。

《竹林》
王惲
编辑

漠漠筠林指舊棲,幾年於此避危機。奇才最惜嵇中 散,空聽鸞音月下歸。

《湧金亭》
前人
编辑

曉雲拂山山氣昏,坐來萬壑橫朝暾。丹崖翠壁畫莫 出,但覺詩景供愁新。地靈祠古秘幽怪,天授神柄專 其尊。年年簫鼓祠下路,東風十里楊花春。我來愛此 山水窟,天氣著物清而溫。湧金亭上一盤礡,主人留 醉九金樽。水邊滉漾多麗人,往來但見珠翠裙。不知 仙家足奇貨,明珠脫串一一,浮出摩尼真波間。可玩 不可掇。雲錦翻動玻璃盆,書生潤身那羨此。席上正 有我家珍,舉杯酌酒但默禱。山靈垂意哀王孫,願分 秀色貯詩腹。一洗萬斛胸中塵,仙官有請固不拒。山 鬼竊笑君無因,不然結茅傍修竹。雲煙占斷西湖曲, 月明舒嘯碧山巔,喚起公和跨黃鶴。

《箕子廟》
前人
编辑

刳剔忠良詫肉林,當年愁絕父師心。道傳未信奴為辱,俗古方知化獨深。上念成湯思自獻,下逢周武是 知音。野煙無地尋遺廟,空詠芃芃麥秀吟。

《周府君祠》
前人
编辑

河山兩界殷故墟,自昔土壤稱膏腴。千年廢置灌莽 區,殆似淵藪藏逃逋。政以規畫無良圖,堂堂周侯烈 丈夫。一朝王門曳華裾,利焉斯興害斯除。南來主漕 過此都,顧嗟行勢資豺貙。血人干牙其忍歟,龍亭入 奏為允俞。一語能沛天恩濡,郊圻申畫開井廬。連甍 表植左右閭,日中市集百貨俱。荒榛一旦為亨衢,流 民賴之彫瘵蘇。勞來又復三年租,夫耕婦織圃有蔬。 桑無附枝麥兩涂,芃芃翠浪西山隅。昔焉糊口今贏 餘,我食我衣公所與。欲報之德父母且,胡不均弘秉 事樞。天奪之速世所吁,公去雖遠愛豈殊。身後報謝 當何如,閟宮盤盤列綺疏。繪肖公像儼以居,歲時籩 豆民駿趨。犧牲在几酒在壺,坎坎擊鼓吹笙竽。睇公 風馬乘雲車,神兮歸來意恆愉。風時雨若蛇蟲沮,甌 窶滿篝厲鬼驅。我詩刻石誠非諛,采之民謠與同符。 大書特書不一書,太行礪兮河帶紆。黃童白叟相攜 扶,猶有墮淚沾龜趺。

《衛源廟》
衛恆
编辑

上國風帆快轉輸,石林香靄護神居。龍吟別浦泉聲 細,鳥拂空潭樹影虛。

《前題》
劉賡
编辑

客來詎敢濯塵纓,蘋藻區區效寸誠。願乞一杯亭下 水,散為霖雨濟蒼生。

《香泉寺》
王惲
编辑

巃嵷悲臺倚寺西,空山猶在舊禪扉。老猿吁月蒼煙 外,曾伴山僧夜半歸。

又             前人

絕磴穿雲老蘚荒,捫蘿行到贊公房。寶香冷徹華嚴 壁,坐落猶誇夜月光。

《六度寺》
前人
编辑

荒村到寺纔三里,古屋懸崖廢幾間。從此重經題品 過,衛人方識有壇山。

又             前人

支撐佛宇老風煙,歲月仍隨聖曆年。零落亂山終悵 望,捫蘿應見入香泉。

《白雲寺》
前人
编辑

為愛西山欲遍經,春風吹馬上崚嶒。千章古木隈崖 寺,一點晴光守障燈。石磕題名留故事,松陰遺榻對 殘僧。婆娑最樂雙泉水,潤入高峰露氣凝。

《紫微觀》
許衡
编辑

山水年來滿意看,只無幽竹伴幽閒。從君願乞龍孫 去,栽向西城空隙間。

又             前人

寒缸挑盡火重生,竹有清聲月有明。一夜客窗眠不 穩,卻聽山犬吠柴荊。

《比干墓》
歐陽元
编辑

獨夫臺上醉紅裙,七竅丹心豈忍聞。白日已隨流水 沒,青山猶護太師墳。忠肝一片埋秋草,正氣千年起 暮雲。我亦停驂薦蘋藻,太行落木正紛紛。

《汲城懷古》
王惲
编辑

尚父祠荒草滿扉,五城猶在陣圖圍。飛梁水落橫霜 瀨,石馬門空半夕暉。竹簡有光陵寢破,山川良是昔 人非。臨風笑煞安釐事,甘著虛名博禍幾。

《百門泉二首》
王磐
编辑

濟南七十二名泉,散出坡GJfont百里川。未似共城祠下 水,千窠併出畫欄前。

又             前人

半空風雨山頭樹,十頃玻璃水底天。孤客南來無著 處,相宜只有百門泉。

《衛源懷歸》
陳祐
编辑

功名場上日奔忙,北去南來十五霜。海嶽厚恩慚未 報,蓴鱸佳興偶難忘。一身自覺妨賢路,萬事宜收入 醉鄉。塵土滿纓思一濯,蘇門山下有滄浪。

《淇園》
明·劉基
编辑

駐馬淇園春正濃,三山雲外聳芙蓉。武公去後琅玕 少,霽色猗猗入畫中。

《衛河詠古》
薛瑄
编辑

衛河冰泮綠波勻,南野春回翠麥新。淇竹舊曾歌睿 聖,柏舟猶自詠夫人。太師遺表當官路,西伯荒臺在 水濱。靡靡遺音今已矣,東風依舊鳥聲頻。

《比干墓》
彭時
编辑

萬古乾坤八尺墳,當年一死為忠君。謾勞異代加封 諡,正恐英魂不忍聞。

《淇縣謁武公祠》
余子俊
编辑

昔聞淇澳水,今過武公鄉。清遠靈沙靜,幽深草樹荒。 篔簹常夢竹,蘋藻未登堂。睿聖名千古,高風耿不忘。

《宿蘇門二首》
李夢陽
编辑

朝發陽武城,暮宿蘇門里。臥聽青山鐘,遙在白雲裏。

又             前人

北風吹山雲,不見山上月。蘇門一夜雨,千峰盡成雪。

《汲縣謁比干廟》
唐·順之
编辑

下馬登丘壟,藂林曲隧通。碑因元魏樹,地是有周封。 酒散荒池上,人行秀麥中。故宮無可問,徒此對松風。

《嘯臺》
前人
编辑

晉時肥遁士,長嘯此山陰。自遠龍蛇跡,能為鸞鳳音。 清淨同河上,沉冥異竹林。坐超惟默理,妙契守雌心。 逸駕應難返,荒臺尚可臨。俯看恆衛水,遙見太行岑。 砌冷疏花發,扉扃落葉深。寧知千載後,更有阮生尋。

《共城山水》
李濂
编辑

共城西北蘇門山,煙霞滿目春晝閒。東風杖藜恣幽 賞,暫依泉澗聆潺湲。君不見孫登嘯臺幾千尺,巉巖 上有仙人跡。天空不聞鸞鳳音,石壁孤雲為誰白。

又             前人

百泉泉水天下無,平地涌出千斛珠。源泉在左信斯 詠,清輝搖影涵蓬壺。君不見古來名士邵與許,卜居 傍泉此寧處。考槃求志心所安,落日懷賢重延佇。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