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424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四百二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四百二十四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四百二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四百二十四卷目錄

 懷慶府部藝文三

  清化鎮重修孔子廟記    明薛瑄

  懷慶府儒學文廟記      劉健

  游王屋山記         都穆

  重修沁河隄記        何瑭

  王屋山記          唐樞

  川月亭記         何永慶

  遊王屋山記         李濂

  游盤谷記          前人

  游龍潭記          前人

  百家巖記          前人

  甯邑記           前人

  崇城東門記        王玉鉉

  題雲陽第一山記      郝守正

  創建啟運書院碑      王所用

  修武縣修城記        傅冠

  重修寧郭鎮城記      傅崇中

  修武縣新開泮池記      周佑

  延香館記         楊嗣修

職方典第四百二十四卷

懷慶府部藝文三编辑

《清化鎮重修孔子廟記》
明·薛瑄
编辑

爰自古初,鴻樸茫昧,人物蚩蚩,群逐雜處,莫克相保。 乃有聖人代起,稍為建制,作法。鋤薙強梗,扶植善柔, 區釐群類,使各安其所,然後生養,遂彝典明此。三五 帝王有大造於天地,生人所以享後世之報於無窮。 若吾夫子,生當周季風漓俗訛。諸侯恣橫,禮法大壞, 變而易之。視古為難及不得位,乃上本群聖,下開百 王。刪定贊述,修復典禮,以康靖我民彝於悠久。其大 德大功高出千古,蓋群聖人得位行道,澤被一時。夫 子又推其道,以及萬世是以享天下,後世之報為尤 盛也。我明平定四方甲兵,既偃文治誕興。凡為國子 民教人之道,非孔子不行其報,祀也太學,有廟闕里, 有廟天下郡邑學,有廟俾所司各以時飭正祀事。其 所以致隆,於夫子大功、大德,永永無極之意,可謂盛 矣。然自公祀之外,鄉里士民,有能仰慕其道,協力修 復廟貌,以寓報祀瞻企之萬一者。是亦國家教化所 及,人心秉彝好德之發也。河內縣東北四十里,曰清 化鎮。鎮之市北,故為夫子廟。不知創自何時,近年屋 老瓦落,階廉頹仆,樹木摧伐,牆垣斷圯,牧豎牛羊踐。 牧不禁,神不即享人失瞻依。鄉士孫惟中等相與勸 財僦工,因遺址而修築之。始於某年某月,成於某年 某月,由是覆瓦完,固棟楹宏整,階有等次,樹就封列, 宮牆周聳,庭宇邃肅。廊廡講室以次俱興於。以報禮 瞻企大慰,有眾既而來求余辭。將鑱之石,或曰:夫子 之道崇於祀典者,不可尚。已清化蕞,爾一鎮復何為 耶。余曰:不然,古者家有塾,黨有庠,術有序,皆所以廣 教化也。誠使一鄉一鎮,皆有夫子廟庭,俾報祀講學 者有所瞻企,其於教化,豈不為尤廣歟。向所為鄉里 士民,有能修夫子廟,貌以寓報祀者,是亦國家教化 所及,人心秉彝好德之發也。若清化士民所為,即其 事顧可謂一鎮,而小之哉。遂書其事,使刻之。

《懷慶府儒學文廟記》
劉健
编辑

懷慶、古冀州覃、懷之域,商周而下為州。為郡廢置沿 革不一。元始名懷慶路,國朝易之以府,其地負山,面 河。土曠而民淳,蓋河南大郡。正德改元冬,余致仕還 洛,明年春二月,郡守徐君以貞致書。請曰:懷慶儒學 在府治之東南隅,其前則為文廟,廟之中為大成殿。 祀先聖孔子,以高弟子,四配十哲。侍殿之左右為兩 廡,以祀其他弟子及漢唐而下從,祀諸賢自洪武初 詔建學,即有是廟百餘年來。雖屢經修葺,然時久則 敝,茲以貞來知府事進謁之,初顧瞻廟貌,日就傾頹。 即謀諸僚屬,具以狀言之。上官越數年,弘治乙丑十 月,材聚工集,乃以次第撤而新之殿,之舊六楹增之 為八。左右廡二十四楹增之為四十有二。他至樹戟 櫺星之門,庫庾廚湢之舍,悉易舊以新,訖正德丁卯 正月工始畢。規模弘敞,彩繪煥然,視其舊咸有加焉。 自是以貞暨僚屬,春秋行禮,廟庭得以嚴敬,將事庶 幾少稱。我朝崇禮先賢之意,是以敢請一言,以垂永 遠。夫自古始立學,必釋奠先聖、先師,禮然也。所謂先 聖者,代各不同:虞以舜,夏以禹,殷以湯,周以文王;漢 唐以下始專祀孔子,而後世無以易之者。蓋舜禹湯 文身斯道行之,當時而世治;孔子亦身斯道位,不得行而傳之於後。然自是世之治否,皆從而係焉。夫孔 子之所謂道,其精蘊在六經,而言行之實在四書。漢 唐以來賢明之君,建學育才,雖未嘗不彷彿前代,然 或以詞賦、或以策略。徒用其枝葉而遺其本根,則其 治之不能古,若也,有以哉。我皇明繼興聖祖、神宗創 制立法,養士於學校,而取之以科目,非六經四書。孔 子之道不之用,百有餘年;教行化洽,人材輩出,可以 超今軼古端。於是乎,在焉徐君以名進士,擢守茲郡。 興廢舉墜,細大無遺,而尤以崇先聖興,學校為首可 謂知。所先務然尚當遵祖宗之成憲,師往聖之遺規, 嚴率學之諸生,沉潛經書,謹身飭行。由孔子之道上 泝舜禹湯文,卓然為三代以上之人物。上輔國家、下 澤生民,斯誠無負於所職矣。乃若仍襲,故常入耳出 口、枝葉之學,以釣聲譽媒利祿。雖日瞻廟貌嚴,祀禮 亦何益於世道哉。故因記廟之成并及,於是以推明 崇,禮先聖之初意。俾自是從事廟庭者,知所勉焉。

《遊王屋山記》
都穆
编辑

書禹貢曰:砥柱析城,至於王屋。今王屋山,在河南濟 源縣西八十里。山形如王者車GJfont,其中有小,有洞為 天下第一洞。天歲癸酉仲冬,予至濟源,欲往遊焉。出 縣西三里,經濟瀆池入,謁大濟之神。其殿,北有北海 神殿,咸著祀典。北海殿前有池周七百步,其西一池 周與之等,而中通焉即濟水所聚GJfont,其源出自王屋 天壇之巔,伏流百里,至此復見東流為濟,是也。東池 俗傳能出物,以應人之求。然率始於三月至四月望 而止餘月,則否予友潘黃門希召舊為懷慶理官。作 文辯之謂,春夏之交,泉脈騰沸,而濟尤勁疾,物隨沸 而上。予嘗為作序,是日默禱於神,願出物以彰靈。異 久之物,竟不能出,始信希召之辯,足以破紛紛之惑 也。出祠南行三里,折而西四十里。午食,自此登秦嶺, 二十里至澗河,宿野人家。十四日早,行三十里至陽 臺宮。宮在王屋南麓,八仙岡上,為唐司馬子微修仙 之所。宋徽宗嘗遊幸其中。天尊殿壁,繪神仙龍鶴,雲 氣升降輦節羽儀之屬,甚奇。蓋開元中人,筆殿左有 唐大中八年碑,上刻睿宗與子微書,并送還天台詩 宮之東三百步,有後晉燕真人并其上。有洗參石臼 相傳,燕於此得道上昇。宮北上一里,經山神祠三里, 觀仙貓洞。人云:燕真人丹成雞犬,俱昇仙貓,獨留不 去,人就洞呼仙哥時,或有應者。二里涉不老泉,又二 里至李道人菴,道人山西高平人。弱冠時,以母病登 天壇,舍身崖,舍身以祈其愈。予詰之答曰:初墮時,但 如行清化鎮上,忽有龜蛇左右相逼,始知墮崖則已, 坐深谷中,肢體無損,凡四晝夜罔知饑渴。天壇老道 士,聞其舍身覓而得之,時隆寒俾之附火,右足悉墮 其趾,自是母病亦愈。遂結菴山中。其事誠異矣。五里 至紫微宮。至此已及山半,群山環坐,積雪猶在。予心 目豁然。道士有陳性常者,為吾鄉人,延之共飲。性常 舊住武當山之自然菴,今年七十有八,而神氣清茂, 似有道者。移居此山,已二十年。其學乃仙人張三丰 之再傳,為予言:張師名鉉鉉,遼陽人,自號三丰,遯叟 世因其號第稱之曰三丰,而鮮知其名,正統間猶在, 後不知所之飲。畢宮西半里,至望仙坡。性常草菴小 坐北折。緣險一里,閱玉泉。泉為方井,上刻石云玉泉。 聖水,旱澇如故。山中道士多汲以供飲食。仰視天壇, 去此尚十八里。路陡隘且多積雪,左右澗壑不可丈 尺,足未涉而氣已奪,惟神遊而已。予問道士:小有洞 所在。云:在山之垂簪峰下元季鄉民避兵者,多穢其 中,自是洞口遂塞。今不知其處。夜宿陽臺十五日復 還濟源。

《重修沁河隄記》
何瑭
编辑

懷慶府,城北二里。而遠有河曰沁河。源自山西,來乘 高趨下,怒流湍悍可畏。河之南有隄GJfont,以防其患也。 始築年月,無可考。計其來蓋亦久矣。成化年間,隄漸 陵GJfont。十八年夏秋之交,霖雨大作,河暴漲,決隄毀城, 摧房垣漂,人畜不可勝。紀日照陳公時,守懷慶。徵徒 役修築之,隄復高厚完善,迄今餘三十年矣。復漸陵 GJfont,比年夏秋之交,每霖雨,河水暴漲,輒至城下。城外 房屋牆垣,多致傾塌,居人恆凜凜焉。恐復有十八年 之患。太守郯城周公,議欲修築,以勞費重大,迺請於 巡撫都御史李公。公曰:修隄防,以禦水患,政也。雖勞 費固不得已。況親王在此,更有不可緩者,其亟圖之。 迺經畫區處計隄之常修築者。西起回龍廟,東過真 武廟。長凡三百一十丈有奇,高約二丈有奇。起工於 正德十二年正月,訖工於是年四月。太守公又令沿 隄種樹千餘株,GJfont亦為護隄設也。既落成,囑某請記 成績於石,以示久遠。竊惟天下之患,備於未然,則力 省而功倍。患至而後圖之,非惟勞費不貲,往往有不 及。事之悔古人於隄防,溝渠之類歲加修治,職此故 也。惟茲隄十八年以前,有人修築則可以免墊溺之 患,奈何其不然也。今太守公及河之未為大患也,先 築隄以備之,其為民之德甚厚。然亦勞且費矣。嗣是而後歲加修築埤補。使茲隄不至陵GJfont,則吾人墊溺 之患,其永免乎。故記其修築始末,復系之,以此以告 後人云。

《王屋山記》
唐·樞
编辑

自召原關巡司,尋澗道長,脈入一峪轉繞三四乃遙 陟峰巒,細委阿谷,閟GJfont林光靄氣。麗展輕落,鳥有異 鳴而莫識其形。水從石出,而不知所來。山疑盡隴而 復開遠嶂,碓局應聲。柏香飄氣一徑悠然,與天台覺 相似,是誠仙窟。北上為天壇,天下洞,天第一。相傳軒 轅皇擊蚩尤,受天符於此壇。予意,古聖人伐惡之師, 不輕出,托身寥虛之境,以自齋其神乎。陟紫微宮西 岡,沿避秦溝,望仙坡,四里廟,軒轅養丹池。蒼龍嶺,入 一天門。歷十八盤路,橫兀巨石,鑿徑為接雲橋。歷雷 神洞、八仙嶺;登仙石鎮、山獅石、三官洞、仙人橋、南坎 太昊祠。步步登石,有鐵索數條。入南天門,歷四聖殿。 殿後御愛松一株,軒轅所憩處,枯久尚堅,甚不腐。歷 諸祠入二天門,上總仙宮,即天壇巨石。丹堊直大而 方,如砌成為疊,三層高,數十丈廣,倍之殿構弘麗。且 多中立三級,瑤臺、瓦檻皆鐵。最後乾剛殿,背眺百千 峰,如環堵。色相奇秀,目中所未有,三面曠然,遠及見 千里外,諸山只畎畝疄疄,與埒平地。由東坎下,北嶺 有老子煉丹池,其水可療目疾。歲四八月兩御貢稍 出至心石。捨身崖,西北天門。門畔十古松,俗謂軒轅。 北上壇十閒。此句有錯訛王迎而植之,竊意為以計下蚩 尤之喻說也。北嶺銳石如脊,更北為王母洞。由西坎 尋太極池、黑龍洞。山凡五行脈,東行起一峰曰日精; 西行起三峰曰月華。南行二支:一長支結紫微宮,一 短支即行徑合。北嶺而五凡三宮六院、清虛宮。遠在, 東為小有洞,天有仙貓洞、陽臺宮;遠在,南有洗參井。 他神宇不能勝述,中間泉石幽嘉,體局俊闓而屯雲。 擁霧凌風,摘星超然,如在霄漢之表,可坐消情慮,旦 夕有五色影佛燈現靈。

《川月亭記》
何永慶
编辑

環懷之北,有水焉。直北之要津也,性衝擊無定。南北 極目,平沙兩岸,遼渺橫漠。每秋夏之交,雨濤澎湃,洋 漭流澌,足稱巨川。枕川而南,有亭曰川月亭。蓋取臨 流碧映,兔魄搖光之義。大夫之郊,行勞問祖,帳青驪 歌詠迭酬,皆斯乎。寓故其基棟,獨盛足供翫賞面其 堂曰借寇。當時子翼君,翩翩父老叩輦求庇者,猶可 遐思哉,堂之後為臺瞰。川而起若樓臨沼太行,西來 群峰拱秀,引手可招,浮觴揚琴,眾山皆響。晴空入夜, 弄影澄波,孤村遠照萬籟,GJfont寂蓋川月之極觀,備矣。 舍屋而西虛亭,一楹據列樹之中榜曰冰壺通津。即 今太守所榜也。冰壼以字月通津,以字川而規模。潔 緻幽蔭,繁香激水。東來曲之遶亭,入於前池,池巧細 有橋,疏檻可憑。荷芬可嗅,雨時滴瀝,作琳瑯聲。壼榼 坐地可十數人雅歌更唱。幽禽窺人,忘其為郊野山 林矣。橋兩傍有二祠,東為四賢祠祀。宋陳氏四中書 君西為遺愛祠。祀明前太守蘄水朱公王公官,皆有 聲並祠之亦借寇之遺也。歲月寖,多風雨摧,蠹向所 侈,勝極觀者,幾於頹滅。而今太守棗強江公來,則飭 而更新之。時偕其寮登眺舒嘯,不佞亦得而寓目焉。 夫不佞自歸休,雅僻山水。乃一至輒嘆,以為勝地。逢 人何幸然,而人勝於地,則名亦因地而勝,公知之乎。 叔子峴山庾樓明月彼,豈有意於規,規立身後名。而 名卒歸之者,惟其留心民瘼,寄情山水。有古災祥之 察,遊豫之觀云。自遊豫黜而衡石興,服官者率避覽 勝之說,一切罷謝,名園勝概或從而斥拆之也。公既 賑窮起廢,不憚辛勞而又出其餘,以全勝賞。使前人 有作不至蕩滅,名賢神棲。賴以永光,蓋振刷與崇報 兼焉者也。他日者數堂於寇必之公。數祠於陳於朱 者亦必之公即百年後。襄陽淚石武昌姮樓俯有川 而仰有月有不歌延澤而詠清輝哉,則信乎。亭之勝 得公,而公之勝得亭矣。予不佞竊自附於耽勝逸民。 故紀其勝,而銘公之績於石焉,公諱學詩號津臺而 其寮友,則司馬為鄭,諱道興別駕為孫,諱汝正司理 為怡諱愉。

《游王屋山記》
李濂
编辑

王屋山,在濟源縣西百里。禹貢曰:底柱析城,至于王 屋是也。以其山形如王者,車蓋故名;或曰山形如屋 也;又曰山空其中列仙宅之其內,廣闊如王者之宮 也。按龜山白玉,上經暨茅君,內傳皆云:大天之內,有 元中洞三十六第。一曰:王屋之洞,周回萬里,名清虛 小有之天。杜甫詩憶昔北尋小有洞即此山也。其絕 頂曰天壇,常有雲氣覆之,輪囷紛郁,雷雨在下,飛鳥 視其背。相傳自古仙靈期會之所,世人謂之西頂云 余夙慕天壇王屋之勝,顧塵事羈縛恆以未獲一游 為憾。歲乙巳三月十三日乙亥,蚤起渡河往游,是夕 宿原武。翌日宿武陟,丁丑宿覃懷,戊寅宿濟源,己卯 晨出縣城,西走溝中四十里,飯胡嶺又折西南行十 五里,度秦嶺。皆行山上逾五里至劍河堡,南行又折西北行十五里至陽臺宮。在王屋山之麓,唐司馬承 禎修真之所也,明皇御書寥陽殿三巨字。殿中塑昊 天上帝像,旁侍十二元辰,皆偉麗而白雲,道院乃在 寥陽殿之東,曰白雲者承禎別號也。入道院,見大鑊 一徑丈深,數尺勝,國時物也。宮之南,有八仙嶺,其勢 如八仙飾冠佩下天,拱揖而嚮陽臺,又有仙貓洞,不 老泉皆去宮不遠。出陽臺宮,東北行山下百餘。武謁 煙蘿子祠,祠有洗參井祠,即煙蘿子宅址也。煙蘿子 者,晉天福間人。世傳煙蘿子佃陽臺宮,田苦積功,行 忽一日於山中,得異參,合家食之。拔宅上昇云過祠 北行GJfont道中,褰亂藤履危石。東西兩山壁立數千仞, 風颼颼起,岩谷林木間令人震恐。GJfont道中行八里,復 上山GJfont,疊巘盤曲。莫記層數,乃循石磴。道士引入紫 微宮。仰視臺殿,如在天上。至門金書榜,曰:王屋山,朝 真門,門內為天王殿。榜曰天下第一洞,天又上一層 曰三清殿。面對華蓋山如几案然,又上一層曰通明 殿,設昊天上帝像,殿中環列朱龕,貯國朝御賜,道藏 經若干函。有碑數十通,皆宋金元時物。薄暮酌方丈 之松菊堂,翌日庚辰夙興為天壇絕頂之遊乃乘小 山,轎僕夫扶緪牽輿以上。出紫微宮,西上二里至望 仙坡,閱披雲子修煉之跡。又上四里至憩息亭。凡登 絕頂者至此,必飲茗少憩,故名。其地有仰天池四面 高,而中凹。舊有泉今涸。至此則山徑愈峻險轎,不可 行。乃步以上,過此躡瘦龍嶺,登一天門,曰:瘦龍者,以 山脊之GJfont如瘦,龍露骨也。過一天門,登十八盤,山石 壁陡絕,旋繞而上,至躡雲嶠。觀煙蘿子登仙石,石上 有足蹤,下有澗曰避秦溝。又稍上則紫微巖,巖之右 有三官洞,洞前有仙人橋。少頃,至南天門,則愈陡絕。 手攀鐵索以上,觀軒轅皇帝御愛松。少憩,換衣亭謁 玉皇殿,殿之東曰清風臺;西曰明月臺。皆名石也。又 行數十武至絕頂,入虛皇觀,謁軒轅廟、真君祠。乃陟 三級瑤臺,極其遐覽。東曰日精峰,日始出時,晶彩爛; 然西曰月華峰,月上時,光華先見也。於是東望海岱, 西眺崑丘,北顧析城,南俯黃河。如線嵩山少室,隔河 對峙,咸聚目前,下視華蓋諸山,卑如培塿。竊意天下 奇觀,無踰此者。余徘徊久之,乃下三級瑤臺。遍觀古 今諸石刻而日已晡矣。是夕,宿上方院,偶思李白詩: 願隨夫子天壇上;閒與仙人掃落花之句,超然有遺 世獨立之心焉。余入寢室,將就枕。道士走報,請觀天 燈亟出視之則見遠火如流星下上明滅沓無定跡 時,從行者咸相駭異昧。爽起觀日始出之景,甚奇天, 既明陰雲蔽翳移時。頃之,開霽步至北天門,見古松 十數株,環列成行,儼如侍衛。皆千百年物也。遂觀捨 身崖志心石在東北虛巖之上,突出一石。闊尺許,長 丈餘;勢欲飛墜,下瞰峭壑,神悸股栗。又觀老子煉丹 池,上有老子祠,古碑存焉。聞東北有王母洞,奧邃難 測,人跡罕至。元歲時,投金龍玉簡於此。余欲往遊之。 道士曰:徑險不可行,且有蛇虎潛其中。乃下南天門, 里許。游黑龍洞,洞前有太乙池,蓋濟水發源處也。世 傳析城之山升白氣於天,落五斗峰化為濕雲。自石 竇中滴水降太乙池。云道士曰:每歲元會日五更初, 輒聞仙鐘自遠洞中,發聲悠揚清婉,可聽。又曰:日出 沒時,間有倒影之異。余暫遊速返悉未之逢也。是日 由舊途下山,仍宿紫微宮。余嘗夢游一山極奇絕;嗣 遊四方名山,無似者。乃今登覽王屋種種與夢中所 見合,夫豈偶然者哉。

《游盤谷記》
前人
编辑

盤谷在濟源北二十里,唐李愿隱居於此。昌GJfont韓公 有序送之,而是,谷遂顯名於世。按韻書盤磐,古通用。 蓋山石之安固者。荀子曰:國安於盤石。漢文紀盤石 之宗是矣。韓謂環兩山之間曰:盤。又曰:隱者之所盤 旋。余游其處,則見諸峰矗立,蒼翠掩靄,蔚然深秀。旁 觀他峰,多犖确插起,危若飛墜;而此獨平穩,似謂安 固者。為是,谷口有農夫數家草屋,參差榆柳交蔭。韓 序所謂草木叢茂,居民鮮少,至今猶然也,公之序濟 源,舊有石本在張端家。乃貞元中,縣令崔浹刻其後 書云:昌黎韓愈知名士也,高愿之賢。故序而送之,嗚 呼,盤谷太行一支山耳,乃獲公一序輝映。今古余又 深慶此山之遭也。

《游龍潭記》
前人
编辑

龍潭在濟源縣西五里,去濟瀆廟僅二里。余謁廟畢 寓天慶宮。將遊龍潭,出宮稍西,見沙村水寺,瀟洒可 愛,檜柏菰蒲參差,掩映孤塔。秀聳雙鶴巢其巔,而所 謂龍潭者,實在寺前潭,闊頃餘渟渟,清澈可鑑毛髮。 舊跨潭建涵虛閣,今廢居人曰:潭中有神物。有時涸 水將至,夜輒聞蛙鳴,水鳥盤旋,其上人以為異。云:宋 盛時,蜀人陳省華嘗令濟源有惠,政因家於濟。今城 北有夜香臺,乃其妻滕國馮太夫人焚香祝嗣所。臺 址尚存。省華三子堯叟、堯佐、堯咨,同讀書龍潭寺中。 後相繼登甲科,父子四人接踵為將相,皆贈太師中 書令,子孫蕃茂登仕中朝,而虞部員外郎。知儉嘗構四令祠,於寺側。司馬文正公,為作記寺中。古石刻最 多,今存者校書郎張庚所撰。省華善政錄,暨真宗皇 帝送堯叟謝病歸詩,而堯叟和章并刻碑陰續建短 碣,俱漫漶不可讀矣。余徘徊薄暮,誦堯叟水昏煙暝 自成圖之句,嗟嘆久之。

《百家巖記》
前人
编辑

太行矗矗數千里,雄跨河北諸郡,而山之所至隨地 得名,其實皆太行也。修武之北五十里,有曰:百家巖 者。以巖首稍平,可容百家也。嘉靖乙巳春三月,余下 天壇,旋軫取道修武,往觀百家巖之勝。乃由馬坊村 並山,北走度岡嶺數重失道,入灌莽中,遇樵翁指示 小徑。草樹蒙密,攀緣以上。石路欹仄愈進愈峻,至其 處則見飛峰疊巘。懸崖峭壑,連亙起伏,若迎若送,若 拱若揖,若拒若鬥。堆蒼積翠,煙飛冥濛,不可勝。窮太 行穠秀,此當為冠。而叢林崇明寺,實據其勝土人,謂 之百家巖寺,創於高齊,唐稠禪師。益拓大之臺殿,寮 宇咸壯麗乃若泠然,自山而下濺濺有聲。穿佛殿之 礎流入僧廚者,玉女泉也。一泓湛然,影沈沈紺寒。在 佛殿之後者,明月池也。朱欄碧牖當池之陽,四面敞 豁。可憑可眺者,環翠亭也。驀佛殿之西,有石如砥,可 坐而飲;面對瀑布泉如千丈珠簾,噴冰灑雪,涼氣颯 颯侵人肌骨者,劉伶醒酒臺也。臺下有池方廣踰數 而上足罷力倦,遇稍平處輒坐憩石上。僧持茗來迓, 啜茗畢乃手拊僧背,努力盡石磴入寺。竹樹陰合,弗 見天日。佛殿凡五層,而水陸殿獨在絕頂,壁畫諸天 像。頗工緻稍折,而西有二泉。皆平地湧出,左曰金沙, 右曰銀沙。各取沙之肖像,名之二泉。交匯於池,GJfont然 奔流,下灌園中蔬。泉上有二紫荊樹,土人呼曰:百日 紅。泉之後石梯,數十級,褰裳以陟。至石臺,臺上有地 藏王殿;又西磴石崖,有窟窅,然曰青龍洞。洞內有水, 色正黑,悽神寒骨。寺之東圃中,有宋大中祥符二年, 所建五百羅漢碑。今無一存者,余聞是寺在弘治正 德間最盛,僧徒至百餘人,人士來遊者,供帳甚款,比 歲困於賦役。乃毀室廬鬻鐘磬以給逋負坐,是廢禪 輟唄,遠望皂衣者。至咸走匿深谷中,余偶來遊,傷其 事。聊記之寺壁,倘司牧者見而有慨於中庶,或濟之, 亦仁政也。

《甯邑記》
前人
编辑

乙巳暮春,至甯邑。甯邑者,昔賢棲遲之區也。出邑之 北門二十里,至真清觀。閱丘長春所書,劉海蟾入道 歌石刻觀,前有古潭,瑩澈如鏡。相傳海蟾子洗丹處 也。又十里抵山陽城,一曰濁鹿城,漢獻帝之墓在焉, 曰禪陵,魏曹丕逼帝受禪奉,帝為山陽公居此。陵之 東五十步,有漢獻帝廟。傾圮GJfont側,正德初,蜀冷宗元 為邑令,復其守陵者二戶余。至其處,見孤塚如阜封 鬣荒涼荊蔓蒙絡不勝,異代黍離之感。晉七賢竹林 亦在茲地,向子期所謂山陽舊居者也。余徘徊四顧, 絕無一竹,尋訪遺蹟,得一寺,實七賢堂舊址。蓋後人 建堂於竹林,以祀七賢者。草莽中臥一斷碣,隱隱有 字可考。元末,始改建山陽寺,又曰竹林寺。云七子當 魏景元中,政歸司馬氏時,事日非懼禍及,以茲地近 許洛,泉谷幽僻,乃相率為竹林之遊,以自放焉。初七 子之縱酒也,實欲閉關沈晦,冀免刑戮,顧亦有弗能 免者。君子處世之大方,其別有道乎。乃若蘇門之孫 公,則得之矣。余遊山陽,迤GJfont至六真山。訪六真修煉 之跡,山南有洞曰六真洞,深邃窈冥,不可入。聞其中 有數丹GJfont。洞前舊有六真觀,今廢。而新河之水,自六 真山合王母泉,南流入吳澤陂。六真者:丘處機、劉處 元、譚處端、王處一、郝大通、馬鈺也。

《崇城東門記》
王玉鉉
编辑

侯治武之四年,政平訟理徭役適均邑民恬熙無事。 會城之東門卑,甚且將圮己酉秋,邑諸士之才者赴 鄉試。且行侯曰:東門於學宮,蓋艮方也。其巽方旺氣 之所乘也。因學宮路而高之為,門樓者,且二丈餘。至 艮方風之所入,而氣之所聚也。如今者,卑卑不揚。其 何以振多士夫,諸生且赴汴,汴宋都也。宋不為艮嶽 乎哉。宋之理學,文章於三代而下,出漢唐所未有,寧 獨聚奎之兆,其為艮嶽之所呵護者,實多。夫東門也, 亦學宮之艮嶽也。捐俸而高其門之樓若干,丈不越 月而竣事,巍然大觀焉。於是邑之選貢蕭君等,述侯 意,而請記於予。予曰:侯之意,獨艮嶽也乎哉。而又獨 學宮也乎哉。其所見者大也,郡邑六而陟實收。郡之 下流云陟之祖,脈自王屋。王屋之東為五龍口,口之 北為沁水出山處;沁之東三十里微轉而南,旋而復 北而東。其北為唐丞相裴休故居,東之三十里折而 南,其北為故太行,其南為今郡城。南之迤而東七十 里,微轉而北而復東,其南為故懷城書所稱,覃懷底 績,即其地也。東二十里至水欒店,折而南十五里而 入於河。其折之內即武陟城。城之東門,去其南處僅 百武。而遙口之南為濟水,至壓橋,合湨沇二水為一。 而南漸而東,至古陽河之東四十里,沇河村為沇水書所稱導,沇水東流為濟,入於河。溢為滎即其水也。 沇河之東,至虢公臺而南,而入於河。而臺之西為司 馬仲達,招賢城;東為古邢丘,為溫為兩。司馬城,司馬 君實之上世居之;故其封曰溫公。其入於河也,為濟 之再伏;其溢為滎也,為濟之再見。其由河而滎也為 廣,武之北去武陟縣十里,而近沁之東。而南也,而入 於河濟之南;而東也,而入於河GJfont。會而為一矣。而武 之城,適當其會之際。城之東門,又當城之會之際,則 夫門之樓之高也,豈不揖元精於小有,接灝氣於虛 皇。而三百里之英華,萃之學宮也哉。而不特此也,王 屋之氣,自仇池通仇池之氣;自崑崙通崑崙之氣。自 天通,故曰:萬古仇池穴潛通小有天。而黃河之發源 自崑崙,故曰:黃河之水,天上來。夫自王屋而武陟,而 為三百里之小離合者,東門也;自崑崙而武陟,而為 萬里之大離合者,東門也。東門而卑卑不揚,則郡城 而王屋而崑崙,其於帝天之脈,何以收而振之哉。自 此樓之高,武之秉。耒耜者千倉而萬箱負襟裾者千 英,而萬傑而進而求之乾綱之所以旋,坤軸之所以 轉。雖謂有功元化可也,而何武之城之足云。故侯之 所見者,大也。侯秦氏、諱之英、字子才三原人。

《題雲陽第一山記》
郝守正
编辑

嘗見宋米學士芾,書第一山奇奇怪怪,迥出翰墨蹊 徑。凡山之佳絕處,各有立石。如金陵茅山、中都盱山、 東浙諸山,不一而已。歷世久遠巋然猶存,豈好事者 襲其墨妙而為之標榜,與抑悅其人品,清絕託以傳 不朽與,蓋有之矣。我太祖龍飛淮,甸駐蹕盱山。甚重 愛之,親摛宸翰礱石於龍興寺。筆勢雄健,端嚴卓犖, 巍巍中天下,而立氣象乃見。大聖人制作,高出尋常 萬萬也。太行之陽群山峻拔是為,雲陽層巒疊嶂,不 可名狀,往來屬目,應接不暇,真太行第一山也。惜未 遇名賢不得與王屋盤谷並稱,乃知今古名山勝地 騷人墨客。如元章墨妙雲陽奇觀泯泯落落不傳者, 何可勝數也,悲夫。壬寅九月,雅集賓佐使不有述,將 使勝遊佳賞,同焉汨沒良可惜哉,因各為請紀之矣。 釋子摩崖索書仰止前作,率爾塗抹聊以誌一時之 遭繼,有作者得因之託以表見於世。則今日之作不 徒爾也傷今思古,撫景痛心,過目舉皆陳跡,後之遊 者亦將重有感也。

《創建啟運書院碑》
王所用
编辑

濟邑據淮之西偏,風氣醇樸,士斌斌質有其文。溯明 制科以來,薦賢書者,相屬而甲第,未之前有比。正德 庚午後更三十一賓興鹿鳴,絕響者將百年。譚者曰: 天地氣運使然,非人所勝。即青衿負才GJfont聲者,一再 試不售,扼腕功名之會。謂此茫茫者為政,爾君子道 其常亦恃以人事。奪造化操豚蹄而祝汙邪,奈何哉。 以氣運解會邑,侯史公加意振起,謂:良農不以無年 輟薦蔉,百工不以成事忽居肆,而況學者哉。遂卜爽 塏於城西北隅,構講室焉。正堂四楹,東西兩號,計十 四間。大門、儀門各一庖,倍之周繚以垣。始於壬寅之 冬,訖明年夏凡五月竣。事而聚GJfont彥,其中標之曰啟 運書院,學博暨弟子員輩戴。侯嘉惠圖勒貞GJfont以垂 不朽俾。余記其事,余惟天地之氣,列為流峙,發為物 產。而復以靈秀穎異,鍾為人文,王屋小有。古今侈稱 名勝,濟四瀆之一徑,渡黃河入濁不淆,其清淑之獨 萃者哉。羽毛齒革充供天府,五穀絲枲果GJfont藥餌之 屬衣食。旁邑波及旁邑者,濟之餘也,豈靈秀穎異之 氣獨GJfont於士。而不稱其山川土物乎。必不其然。今為 士計散處逖居不教,而期興責在師,帥群居聚樂,教 之而不興,敬業之謂何。昔在春秋輿人誦公孫僑曰: 我有子弟、子產教之寧,惟是僑也。良子弟之不若於 教,即教之未必誦也。漢文翁修起學宮,辟陋之蜀,文 雅比於齊魯,然非諸生明經飭行。翁亦安所藉滎施 乎。侯惠愛興學視公孫文。翁度粵遠甚斯,亦士GJfont藻 颺芬而激昂,青雲之一時矣。雖然士一對大廷離蔬 釋屩,自謂:鳳毛麟角恣焉奊詬亡節名實俱喪。至今 好修之士指引為戒,其人輕而科第,亦不得獨重由 今辨志矢之有終,令中原講文。獻者,以濟為睪黍梁 父。則侯之造,濟士也。詎淺尟哉。侯名記言字秉直,山 西河津人,萬曆戊戌進士。

《修武縣修城記》
傅冠
编辑

自鴻雁莫集萑澤弄兵一二,挾理升虛邑。恃人治狀 博上官譽之士,率舍究圖,而問高深以迫。始受事之 賢令,令無不人人談城垣急。乃成效罕而吏議踵 至矣。修武為豫屬巖邑武廟。時小寇竊發邑無險可 恃,殘掠獨甚。迄今上崇禎之五年,寇變再告邇來。輶 軒公車皆能言修武城垣,得朱益扼腕任事之難。蓋 國家定鼎於燕,環輔之巨郡,三其在豫之覃懷修武。 實當西南外輔周武王所為。甯邑勒兵杜牧之所論 河北精銳盡在於茲當事者,迺無能和眾糾民以庶 幾於干城鎧笠而區區土壤,馮藉國家將焉用此廓 城。且修武又非易城之地也,其土盧盧然,散其砂礫浮浮然,風舉其井舍,澌澌然。荒落於寇賊一再蹂躪 之後輕用其力,則無民重用其力,則無城易視城,則 無城之兵難視城,則無城之令。自修武思之天下,事 何一非難易輕重鼠首哉。袁山周湛若,使君受修武 事。甫數月,賊耽騁禽息如異。時之踉蹌修武,民固且 摩厲於不呼之城;或以築歌,或以守謠,或以望關。喜 若弗問有異時色變者異哉。修武民歌,則旅之謠,則 舞之喜,則主之以旅以舞以主臚傳而聞之史氏余 為之起,而嘆曰:周使君其殆庶幾乎。難易在心,而輕 重勿侜於天下者乎,易繫有言重,門擊柝以待暴客。 蓋取諸豫不豫而動。春秋為之,譏南門。惟豫乃利建 侯行師使君以受事。未幾,城修武而和其眾於歌舞 之塗,其必非盱豫益又可知矣。聞之,輶軒公車言修 武成城,不出里而募鹽兵,不需索賦而節用。奇仂不 苟且,上官檄而撫摩相勸,此其為使君奏豫之道也 哉。雖詩所稱南伸城,朔方以奏於襄,曷以加焉。後之 撫斯城者,尚亦思究圖庀精銳,以無忘難易輕重之 今昔歟。城去京師西南外輔近其陰,則太行巍翼其 陽,則沁水縈帶右輝,左懷州地居然耀德面,勢是不 可無。城周使君治。城長千有一百丈,廣舊城四之三, 高舊城一雉城之樓四,城角望樓者八城堞。堵九千 四百有奇,十堞一堡一墩,環城有更廬櫛比復為濬 隍廣袤二丈許,肇始於崇禎八年乙亥二月八日,五 閱月而觀成。

《重修寧郭鎮城記》
傅崇中
编辑

武城寧郭鎮,枕行襟沁,接甯,控懷,扼豫北咽喉。踞陟 州肩臂,誠為山陽重鎮。創設郵亭已舊。而城垣則自 景廟間為宋村,邍師經始第,故城卑隘土堞傾GJfont,致 萑澤伏姦,窺往來貢摃,頻思胠篋而利其有。在神廟 之丙申年至劫朝,使武銓郎之行簏刃牛,學博而敓 其貲。邊餉經臨剽去,白鏹盈萬,隨責償於武邑縣官, 并褫其職。凡居民被累者,亦資產與生俱盡。直指疏 上謂:驛壤錯三縣。黠賊得以逋匿,紛投非有總彈不 可議。以別駕一員分署寧郭,荷俞旨檄縣,鳩工創廨 舍越歲而竣。迨今上之五年,劇寇自晉闖豫值寧城 與清化城並圮狂鋒闌入,赤燄熛天。兩鎮之被屠掠 者,綦慘。會扶風袁公分藩茲土偕郡邑集議牘請院 臺聞於上另請郡丞移駐清化,而以別駕顓鎮寧城。 蓋藉專官駐重地備圉。至嚴也至八年秋,別駕竇君 蒞官之初閱寧垣夷圮,慨然建議修築。隨與武令董 君商確,就妥申議上臺,仍蒙袁公倡郡邑各捐廉俸 而竇,公獨董茲役,徵武邑里夫二千四百名;駢興畚 鍤,濬隍添壘倍薄增陴伐石庀GJfont聿修厥堞。肇工乙 亥冬之陽月,越明年仲冬甫匝歲而竣事。計城高二 丈五尺,闊一丈四尺,磚垛一千七十有八。北闉雖塞, 乃構宇其端,城樓、角樓共八座,濠闊五丈。引靈泉二 水注之,使無中涸。繚垣復護以長堤,高一丈五尺,基 闊二丈。城成而四鄉土著,爭構數椽於內。麇至如歸 咸,圖聞警避兵倚斯城為屏蔽也。竇公更籌畫城守, 殫極綢繆,城內請設千百總,十數員名。并城居子衿, 亦分任守圉繕備弓矢、兵鋋、火器、製具、五方,旍幟式, 燿軍容百緒犁。然鎮民自此可恃無恐。將謀片碣以 識,竇公之成績於永永,而公固怵然退讓未遑也。余 謂公曰:睠茲鐵桶金墉護萬靈,而鞏千祀環城,衿庶 席,公竑庇方欲擬於房碑,欒社以志庚桑,何必滅沒 成勞,而弗以徇里耆之。請迺弗辭固陋漫勒椎言願 後之倅茲土令茲邑者,將追步關中之蹟一睹城陴 稍泐當亟為葺治葺,治而徵夫於邑亦當急為調發 微論。昔者褫官償餉,故事可為明鑒,亦勵在事宣勞 者,永勤嘉績與百雉共矗天壤,而七尺豐碑常在。令 狐兔驚矕龍之色矣是為,記袁諱、楷竇,諱光儀董、諱 蘭芳俱陝西人。

《修武縣新開泮池記》
周佑
编辑

由縣治折而西五十步,而近為文廟,創葺具志中。歲 久寖壞,室宇圮敝,不任風雨,且泮池在櫺星樹戟之 間,湫隘迫塞夷,若污甄游息其中者。亦萎然,不復自 振。故昔之比舍唔咿聲徹於旦。今鞠為茂草,昔之登 春秋榜者,科不乏人。今八十年而遠望若河清矣,豈 士習不力耶,抑地氣使然耶。萬曆十九年辛卯督學 使者周公,校修士大為稱賞詢科第事驚,且疑久之 及文旄東指過學故處憮然曰:地氣與交運通惡,有 迫塞傾圮。若是而能使人文之休昌乎。急移鑿泮池 於櫺星門外會邑乏。令署事者,憚於興作之勞,且地 為居民生產簷枒啄望欲一撤為通衢誰其聽之。幼 兒老婦啼訴几案,前日無寧。時事幾報罷,適侯邵銓 得修令甫下車,人來言前事即慨然曰:此當事廣厲 學宮之至意,奈何以一二匹夫匹婦故中止乎。招所 居民佯恐喝之,曰:爾欲撼公議哉。隨出囊中金與之 曰:爾無作怨言酬爾直事。遂定。時郡守詹公、丞劉公、 倅喬公、理王公,下及學博弟子、井鄉民慕義者,各捐 貲佐之。共買地東西八步有奇,南北二十八步,鑿池其中。疊磚為甃,架石為橋,繞以石檻,障以木屏規。制 宏敞,過者改觀。是秋,周生佑即上鄉書高等,侯喜甚。 復諭諸弟子曰:多士勗哉,地靈人傑,業已有徵矣。吾 益為汝成之修大成,殿五間,東西廡各七間,禮門三 間,櫺星門三間,明倫堂五間,東西齋房各五間,門二 座。棟楹聳邃丹堊映錯遊其中者,目爽心開,若置身 於清虛異境,而忘其為昔之陋者。則昔之萎然者,將 奮然起而建。鼓登壇繩,繩接武以繼曩時之盛者,不 可屈指俟哉。昔文翁起學宮於成都,市蜀士文雅比 於齊魯。而文翁之政,遂為循良稱,首侯之振起。士風 視文翁奚啻過之。則後有傳,循良使昭代吏治光於 千古者。舍侯其誰首哉。余敬掇拾其事,以俟采焉。周 諱夢暘江西吉水人,詹諱啟東福建安溪人,劉諱應 聘山西翼城人,喬諱萬里直隸華亭人,王諱如堅江 西安福人,邵諱炯直隸安州人,餘悉勒名碑陰。

《延香館記》
楊嗣修
编辑

己巳夏寧疆賦歸於柏香鎮之中。闢土為義學,曰:延 香館衍芬郁於有永也。館凡七楹,障以重門,門內東 西號舍十六間。中講堂,堂置廚,貯賢聖明道經書若 干,部館延名宿正師席焉其窮經於堂。後者亦七楹 歲額水田百畝,具束修薪水為遠邇來學者。地館經 創始耗金錢五十萬百畝之直,亦錢三十萬歲餘。落 成從遊日益眾,且次第為博士弟子員噫,此非余不 肖之所能為也。鎮自國初以來,比有素風其讀書為 秀才。肇先大夫與先叔氏,余束髮握鉛槧過庭之外, 茫無師友依栖,廢廟孑爾,晨昏性善怯假寐輒苦魘 驚而走,復煢煢無之嘗,齎糧謁簡,遜菴師授以麟經 然糧易告竭也。其郡伯詹郡李王書院課士。余與皇 甫子廉苦無騎,先一日躑躅往,後一日匍匐歸日三 閱始幾一課力不能致書,每欣一遘口誦,手抄不能。 瞬置貧賤、攻苦。余不肖、實備嘗之。先大夫嘗語曰:困 窮境,固逆學力關。於是矣,每見既達者,其去困窮曾 幾何,日而遭遇纔更心眼都易子。異日其念諸貧不 能師者,其處以義學余,丁未成進士方三匝月,先大 夫遽見背,余羈遲燕邸,含飯易簀之未能。先大夫猶 遺囑及此念之闕如也迨。余薄遊中外,迄今二十餘 年,始成先志,余之二十年閱歷,期小有建樹,荷此析 薪而碌碌無所表,見我有子弟坐使誨迪之悠悠也。 負愧良多憶。余與皇甫子徙步應諸生,試書劍迢迢。 日云徂矣,有老人下階揖曰:願君勿忘徒步。時因設 雞黍焉。余不肖,即驅馳四方歸老泉石,而廢廟驚栖 百里負笈未嘗。頃刻去懷也,先大夫以余不肖念及 後來之如余,又念及後來之不盡如余者。余其敢遘 遺爾子弟之從學於斯者,尚其念諸若曰:力可為而 為之也。余衷滋晦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