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436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四百三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四百三十六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四百三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四百三十六卷目錄

 河南府部彙考十

  河南府古蹟考一

職方典第四百三十六卷

河南府部彙考十编辑

河南府古蹟考一       《府志》编辑

本府洛陽縣附郭

洛陽故城 在府城東三十里洛水北,即周公所營成周也。漢置縣,東漢、西晉、後魏,皆都此。王城 在府城西五里,成王命周公營洛邑,以為朝會之城,即此。

GJfont城 在府城西北五十里,按《縣志》:即瀍水發源處。《左傳》定公六年,單子伐,GJfont城即此。雍氏城 在府城東二十里,黃帝臣雍氏,作於水滸因名。

東都城 在洛水之陽,左成皋,右函谷,前伊闕後邙山,周四千九百三十步。《唐志》貞觀六年,號曰洛京顯慶二年,曰東都光宅二年,曰神都天寶元年,曰東京肅宗元年,復為東都,龍紀間,尚仍其舊皇城,曰太微城宮城曰紫微城。

光武城 在府城東,洛水之陽,光武建都於此。金鏞城 在府城東二十五里,魏明帝建。隋唐城 初隋煬帝作東都,原無外城,僅有短垣,唐長壽中侍郎李昭德始築之。今府城即隋唐東南之一隅耳。

偃月城 在府城北。《隋紀》云王世充敗李密,密餘眾走偃月城即此。

寶城 在府城西,隋時所築。後太宗攻之,王世充使其弟世偉守之即此。

含嘉城 在府城北門外。按《舊唐書·王世充傳》:含嘉倉城也。

戎城 在府城南三十里,杜預曰縣東南有園,鄉西南有雍城處伊洛之戎即此。

平陰廢縣 在府城北五十里,《水經註》云:平陰即晉之陰地,故陰戎所居,文帝改曰河陰。漢南宮 周時建雲臺於此,蔡質云南北宮相去七里,在洛水之陰漢高祖即位後,欲都洛陽,置酒南宮,言劉項得失之故,感婁敬言。因都長安,後帝至洛陽,居於南宮,從複道上,見諸將往往沙間偶語,用張良計,封雍齒為侯,見《玉海》。後光武車駕至洛陽,幸南宮,遂定都焉。

北宮 在洛水之北,《郡志》稱更始自洛陽,而西馬奔,觸北宮鐵柱門,即此。蔡質、漢儀曰南宮至北宮,中央建大屋,複道天子行,從中從官夾,左右十步,一衛兩宮,相去七里。

胡桃宮 《初學記》曰漢有南宮、北宮、胡桃宮,皆範金合土為之,以為貴也。

通天宮 鑄九鼎處。

青雲宮 置九鼎處,按《縣志》:作青龍宮。

長信宮 洛門至周廟門,有長信宮,帝祖母稱長信宮。見《漢書》。

長樂宮 漢官儀曰帝母稱長樂宮後曰永樂宮在德陽殿西北,靈帝母居於此。見《續齊諧志》。長秋宮 有司奏立長秋宮以皇后為長秋者,秋陰之始取其長,而欲其久也,見《馬后傳》。德陽宮 皇后宮也。

承光宮 帝以梁貴人酷歿,殮葬禮缺,乃改殯貴人於此宮。見《竇太后傳》。

池陽宮 漢宮也。見《六典》。

濯龍宮 桓帝延禧九年,祀老子於濯龍宮,用郊天之樂。見《續漢記》。

永安宮 獻帝皇太后宮,在洛陽故城中。見《獻帝紀》隋亦有此宮,文帝獨孤后居此。

隋顯仁宮 煬帝宮也,南接皂溝,北跨洛濱發江南五嶺,奇材怪石及海內珍禽、異獸以實其中。

避暑宮 飛仙宮 煬帝所建。

青城宮 寶城門西,即西苑之內,唐因之。井泉宮 一名潤宮周十餘里,宮北通西苑,其內多山阜、重阜,曲澗秀麗、標奇。

景華宮 在建國門西南十二里許。

亭子宮 在上東門東十二里,宮南臨漕渠,東臨積潤池。

天仙宮 仙都宮 並署先帝廟堂。

唐洛陽宮 本隋置,唐太宗幸洛陽宮,官吏以

缺儲峙被譴,魏徵諫之,帝因謂,長孫無忌曰朕昔過此買飯而食,僦舍而宿,今供頓如此,豈得猶嫌不足乎。

明德宮 在都城,貞觀十一年,太宗幸此。望春宮 合璧宮 翠微宮 冷泉宮 高山宮 龍鱗宮 凌波宮 宿羽宮 俱在洛陽。禁苑中。見《六典》。

上陽宮 一名西宮,在洛陽宮城內南隅,南臨洛水,西距GJfont水,東接宮城,北連禁苑。宮內門殿皆東向,提象門,虹梁跨GJfont列岸修廊。高宗末居此宮聽政。

萬象神宮 天壽年,武后享此宮。

迎仙宮 張柬之斬張易之、張昌宗於此廡下。後梁建昌宮 開平元年,以東都,舊第為建昌宮。見《梁紀》。

正陽宮 丙申,周王納司馬消難女為正陽宮皇后。見《梁本紀》。

後唐興聖宮 莊宗即位於魏州,子繼笈苗宇居此。見《後周紀》。

顯仁宮 在縣皂澗。

太初宮 在洛城古皇城北。

漢陽明殿 嚴光,字子陵,建武五年,詔召光設樂陽明殿,命宴會。暮留宿。其夜,客星犯帝座。嘉福殿 在縣內。

卻非殿 建武元年十月,車駕入洛陽,幸南宮,卻非殿,遂定都焉。《光武紀》。

德陽殿 鍾離意諫,明帝起,北宮因,出為魯相及德陽殿成,帝謂公卿曰鍾離尚書若在,不得成此殿見《東觀漢記》偃師去宮四十里,遙望德陽其上GJfont嵂,與天連見,洛陽宮殿疏德陽殿,周旋容萬人。汲洛水於殿下。見漢官職典桓帝時,有蛇見於此。

嘉德殿 在九龍門內,仁孝后所居。

玉堂殿 洛陽南宮有玉堂殿,漢靈帝中平四年增修。

宣德殿 桓帝和平元年,春太后歸政於帝,太后寢疾,篤御輦幸宣德殿即此。

崇德殿 見《孫成傳》。

章德殿 見《章帝紀》。

華光殿 劉寬、楊賜侍講此殿。

承福殿 安福殿 千秋殿 萬歲殿 黃龍殿 和歡殿 見《五行志》。

含德殿 章臺殿 宣明殿 天祿殿 溫飭殿 迎春殿 壽安殿 永寧殿 樂成殿並見《靈帝紀註》。

陽安殿 七月,帝還,至洛陽、至陽安殿。《董卓傳》。銅馬殿

魏顯陽殿 在洛陽,魏明帝所建,皇后正殿也。元魏因之,孝明帝崩於此殿。

太極殿 明帝上法太極,青龍二年,於洛陽南宮起太極殿,在漢崇德殿故處。見《水經注》。《初學記》曰:歷代正殿,隋之乾;陽魏之太極;晉以降正殿皆名之。

昭陽殿 觀德殿 崇華殿 芙蓉殿

九華殿 承光殿 以上六殿,見洛陽宮殿簿。建始殿 文帝建,朝群臣近濯龍祠。

仁壽殿 魏明帝詔云自吾建承露盤以來,甘露降仁壽殿。

式乾殿 十一月乙丑,魏主於式乾殿,為諸僧及朝臣講維摩經。見《梁紀》。元魏亦有此殿。九龍殿 青龍三年,崇華殿災。明帝詔復立崇華殿,更名為九龍殿時郡國有九龍。見故名通引GJfont水過九龍殿前。歷故。金市南直十秋門。注入九龍池。見《魏紀》。

清涼殿 夏居之清涼亦曰延清室曹子建七,啟謂中夏含霜即此。

景陽殿 《魏志》明帝增崇宮殿。彫飾觀閣鑿太行之石英,採GJfont城之文石,起景陽殿於芳林園。元魏雲氣殿 洛陽宮殿簿曰顯陽殿北有雲氣殿。

明光殿 孝莊誅爾、朱榮爾、朱天穆於此。隋乾陽殿 殿基從地至GJfont尾,高二百七十尺,十三間,二十九架,三陞柱大,二十四圍,倚井垂蓮。仰之者眩GJfont。唐東都正殿亦仍此名。大業殿 規模小於乾陽殿,雕綺過之。

文城殿 武安殿 二殿在大業東殿西,三殿御座見群臣,則宿衛。隨入不坐,則有宮人殿庭,並種枇杷、海棠、石榴、青梧桐及諸名藥,奇卉。東有大井二,闊十餘尺,深十餘丈。

元靖殿 貯書之所。

儀鸞殿 隋煬帝大業十一年,有二孔雀自西

苑飛,集朝堂,校尉高德儒等見之,奏以為鸞孔雀,已飛去,無可驗。於是百官稱賀,詔世基造儀鸞殿,南有烏桲林、栗林、葡萄架四行,長百餘尺。含景殿 在景華宮之內。

曲水殿 海東有曲水池,其間有曲水,殿上巳禊飲之所。

清暑殿 殿南有通仙橋,百尺,澗青蓮峰。唐修文殿 貯書之所。

洛城殿 載初元年,武后策貢士於此,殿試貢士自此始。

麗春殿 麟趾殿 在御內,宋之問有詩。武成殿 光宅元年甲子,武后御此帥王公,以下上尊號。

紫宸殿 內朝在乾元殿,後丁卯,太后臨軒之後,御此殿。

甘露殿 成象殿 永寧殿 崇勳殿 昭宗時洛陽宮前,為貞觀殿,後為崇勳殿。

觀風殿 武后徙上陽宮,帝率百官觀風殿問,起居即此。

集賢殿 搖光殿 億歲殿

同明殿 在億歲殿西,中宗常御此,以見群臣。芬芳殿 嘉預殿 妃朝太后於此。

乾元殿 元宗開元五年,幸東都,將行,大享禮,以武后所修明堂,有乖典制,遂依舊造乾元殿。每臨御元日冬至於此,受朝賀。

長生殿 武后寢疾於此,時張柬之斬易之昌宗,進逼於此殿。

德昌殿 洛陽宮西門內。

流杯殿 弘徽殿 《玉海》曰東都城有流杯殿,在麗春臺北,有東西廊,南至麗春臺,北連弘徽殿,兩頭皆有亭子,間以山池作漆,渠九曲。見《西京記》。

後梁文明殿 開明元年,改貞觀殿為文明殿。金鑾殿 《洛陽記》曰:乾化元年,置金鑾殿,大學士以敬翔為之首。

後唐中興殿 莊宗同光二年,改崇勳殿為中興殿。

臨芳殿 《清異錄》云洛陽城內臨芳殿,莊宗所建殿。前有牡丹千餘本,如百藥仙人、蓬萊相公、月宮花小黃、嬌雪夫人、粉奴香卯、心黃御衣、紅紫龍盃、三雲紫等名。

後周正武殿 周主壬午,大醮於此。

宋神御殿 宋景德四年,車駕謁陵因幸西都。詔以太祖誕生之地建,為應天院圖繪聖容於內。

興先殿 帝華殿 昭考殿 天聖中欲置,真宗神御而難於題,仁宗以殿後齋宮並置三殿,曰三聖殿慶曆中名太祖殿曰興先太宗殿曰帝華真宗曰昭考。

漢魏闕 東都賦云建象魏之兩觀,旌六典之。舊章文選註曰兩觀者表明六典之法,以垂於象魏。

朱雀闕 蒼龍闕 白龍闕 元武闕 在洛陽。見《通略》。

魏凌霄闕 明帝建,始建有鵲巢其上,帝以問高堂隆。《魏志》。

唐閶闔闕 東都城有閶闔闕,在映日堂東隅。城上闕北及南皆有觀象臺,唐所置也。

漢嘉德署 南宮。

丙署 南宮。

承祿署 在中藏府。

翔平署 在後掖庭。

永巷署 在北宮東掖庭。

魏百尺樓 舊洛陽城東北,有樓,高百尺,魏文帝造也。《洛陽地記》。

晉鳳凰樓 晉宮閣曰洛陽有鳳凰樓。

儀鳳樓 總章觀上有儀鳳樓。

綠珠樓 元魏昭儀寺有池,池南有綠珠樓,乃石崇故居,綠珠墜樓即此。

慶雲樓 伺星樓 鳷鵲樓 翔鳳樓 四樓俱在廣望觀南。

崇虛樓 魏建於禁中,齋戒,則居之。

唐則天樓 則天門樓也,武后曾御此,以赦天下。

浴日樓 上陽宮內。

廣達樓 在御內蘇頲,有應制詩。

觀風樓 在宮外東北隅,屬夾城而連於內,前臨馳道,周視山川。

太清樓 紫陽樓 日樓 月樓 龍門驊樓後梁五鳳樓 洛陽內,後梁太祖即位,羅紹威取魏良材為之。

宋雙桂樓 在府治,宋天聖間,錢惟演留守東都時,歐陽公曰余居府中時,嘗謁錢思公於雙桂樓下,見一小屏立後,細書字滿其上。思公指之曰欲作花品此是牡丹名凡九十餘種。多景樓 環溪園有多景樓,南望則洛陽,諸勝俱在目前。

明分翠樓 副使翟廷蕙致政歸洛於新街居第,後起樓三楹,題曰分翠樓自為詩八首,記之。漢仁壽閣 明帝重經術四方,鴻生鉅儒負囊。自遠而至者,不可勝紀,石渠、蘭臺彌以充積,以東觀及仁壽閣新集書,命校書郎班固、傅毅等典掌焉。

臨波閣 閶闔閣 紫微宮中。見《東京紀》。石渠閣 延壽閣 右通閣 廣內閣

祕書閣 麒麟閣 天祿閣 漢朝圖書有石渠、石室、延閣廣內蓄之於外,府有御史掌蘭臺祕書及麒麟天祿二閣,藏之於內禁。見洛陽宮殿名。

阿閣 馬援,明帝拜將軍、長史,過武庫祭蚩尢。帝御阿閣觀其士眾,時人榮之。見《馬援傳》。唐鳳閣

晉金光閣 青龍閣 承休閣 朱明閣安樂閣 白藏閣 顯仁閣 崇明閣

章德閣 飛雲閣 安世閣 長安閣

宋崇德閣 在洛陽。司馬溫公與邵康節,一日約會,崇德閣。邵未至,司馬溫公有詩曰淡日濃雲合復開,碧松清洛遠縈回,林端高閣望已久,花外小車猶未來。邵至、和云君家梁上年時燕,過社今年尚未回,清閣誤君凝佇久,萬花深處小車來。

懷古閣 報政閣 在府治中。

尊賢閣 在尊賢坊。見朝市。

周鼎中觀 在洛陽西南洛水上,即成周定鼎處。

漢東觀 南宮有東觀,漢氏圖籍所在。一曰漢名儒修史處,高彪舉孝廉為郎中,校書東觀,因事諷諫,數奏賦頌奇文。靈帝詔東觀畫彪像,以勸學者。見《文苑》。

承風觀 南宮。

增喜觀 北宮。見《洛陽記》。

白虎觀 白虎門,名於門,立觀因名,建初四年,詔下太常將博士等官及諸生、諸儒會白虎觀,講論五經異同。

長樂觀 靈帝時,京兆第五永為,督軍、御史使督幽州,百官大會祖餞於長樂觀。議郎蔡邕賦詩、高彪獨作箴。見《高彪傳》。

宣陽觀 千秋觀 鴻池觀 泉城觀

揚威觀 石樓觀 俱在城外。見《洛陽地記》。聽訟觀 光武建錄洛陽諸獄。

宣曲觀 萬世觀 修齡觀 東明觀 《洛陽記》曰諸觀皆在宮中,俱高十六七丈,雲母作窗日曜之,煒煒有光煇。

百尺觀 靈帝起百尺,觀阿宮。《道天中記》。平樂觀 靈帝時,青、徐黃巾復起,帝自稱無上,將軍耀武於平樂觀。

魏凌雲觀 魏明帝作。

都昌觀 總章觀 魏明帝青龍三年,築總章觀,高十餘丈,建翔鳳於上。見《魏志》。

崇文觀 魏明帝青龍四年,置崇文觀,召善屬文者居之。見《魏志》。

廣望觀 南翔鳳樓。

閬風觀 臨高觀 高樓觀 承雲觀 以上俱都水使者陳熙造。

隋太微觀 紫微觀 棲霞觀 在林泉宮通真觀 在西苑內。

唐上陽觀 在上陽宮。見《東京雜記》。

周周公臺 洛陽縣治東,周公輔成王。朝諸侯之所。隋末,李密據,金鏞營寢宮於臺後。

雪臺 周家所造,以貯圖書、珍玩。按《五行志》:此乃雲臺也,非雪臺。

誃臺 周景王築。

昆昭臺 周靈王三十三年起。昆昭之臺亦曰宣昭聚天下之異木神工飾水晶,以為泥。臺高百尺,升之以望雲色。

簃臺

漢觀象臺 東都。

靈臺 光武所築,望雲物處也,高三丈,方二十步。世祖嘗晏於此,得鼮鼠於臺上,身如豹,文熒熒有光輝。群臣莫有知者,郎官竇攸曰此名鼮鼠見《爾雅》考之,果然,乃賜絹百丈。

照靈臺 《水經注》曰:南宮有照臨臺。

雲臺 在水南堡。

燒經臺 在白馬寺,有南北二臺,當漢明帝時,佛法初至中國,道家言佛家之謬,於是築二臺,各貯道佛二家經俾,焚之,以驗真偽,時道經煨燼佛經俱存,世遂尊信之。

魏凌雲臺 在舊寧陽門外,魏文帝築高二十三丈,登之,可見孟津。上一樓極精巧,先稱眾材輕重乃造,每隨風搖動,而未嘗傾倒。明帝畏其勢危,以大材扶之樓,即敗識者謂輕重力偏故也。

GJfont雞臺 魏都洛陽,明帝築GJfont雞臺。趙王石虎芥羽漆砂GJfont雞於此,曹植有GJfont雞篇。九華臺 黃初七年壬子,駕還洛陽三月築此。晉GJfont富臺 石崇王凱GJfont富於此,故名。鹿苑臺 閱武臺 含章臺 麗春臺

麗日臺 建樂臺 日輪臺 雲光臺

染靈臺 黃龍臺 千秋臺 萬歲臺

蘭臺 俱在洛陽。

龍虎臺 在縣東,李密堡,李密所築閱武於此。靈芝臺 集靈臺 在西苑。

行雨臺 在井泉宮。

唐飲酒臺 秦王所築,李密曾飲酒於此,故名。文昌臺 肅政臺 鸞臺 麟臺 光宅元年,武后改置。

涼臺 裴度作別墅,具燠館涼臺,激波其下。黃臺 唐章懷太子有種瓜黃臺下之句,謂此也。

宿羽臺 武后晏此。

麗春臺 浴日臺 二臺俱在上陽宮。見韋述兩京《雜記》。

宋梅臺 在張明叔宅。

見山臺 司馬溫公獨樂園內。

天光臺 富弼歸老時所築,元豐二年,星殞弼升臺,焚香,再拜,知其將終。

鳳凰臺 在城北邙山鳳凰堡,副使周敘有詩。漢都亭 張綱埋輪都亭,即此。

洛陽亭 帝獵還公卿以下陳洛陽亭前,乘輿到,公卿以下拜天子,下車識顏色,後還宮。富壽亭 縣北三十七里,明帝顯節陵即在此,臨平亭 在洛陽。《漢書》禮儀古今註。

士鄉亭 馮異引軍渡河,與渤戰於亭下。見《漢書·馮異傳》。

平亭 縣東北四十里,漢原陵在平亭,見《帝世傳》。

神和亭 在洛陽御內。見《六典》。

宣德亭 近郊地,光武立郊兆於洛陽城南亭,在平城門外。見《漢書》。

萬壽亭 在洛陽北面西。見《李固傳》。

夕陽亭 在城南,晉賈充出鎮,長安百僚餞送於此,自旦及夕,方畢故名。按《董卓傳》:董卓得何進,私召將兵入朝,何太后使諫議大夫种紹宣召,止之卓還軍夕陽亭。觀此夕陽亭,漢已有之非始賈充。

隋閬風亭 麗日亭 翠微亭 在井泉宮。逍遙亭 西苑八面,合成鮮華,秀麗冠絕古今見《大業雜記》。

唐含象亭 開元中,拜張說等十八人為學士於東都上陽宮含象亭,詔寫御贊,述之,翰林盛事。

金谷亭 東都苑內。

曜掌亭 九洲亭 俱東京上陽宮。見《西京雜記》。

悅風亭 在裴度綠野堂。

會津亭 歸仁亭 皋門亭 青雲亭 俱銅駝街。

洛陽河亭 李益奉酬留守,郡公有詩。

花信亭 通暉亭 俱上林苑。

宋饐瓜亭 臨伊水,宋《聞見錄》云:呂蒙正在龍門讀書,一日,行伊水上,見賣瓜者,食之,後作相買園洛城東,南置伊水亭,以饐瓜為名,示不忘貧賤也。

洗花亭 司馬光之亭也。

休風亭 平門亭 叢翠亭 巡檢署中歐陽修為之記。

披雲亭 宋陳堯叟有詩。

群芳亭 四照亭 偃蓋亭 禊飲亭

篔簹亭 俱在歸德坊,本宋歸德園向拱以宅,獻內有此五亭。見京洛朝市圖。

玉仙亭 在河北坊。

明觀瀾亭 在伊闕,太守虞公廷璽遊伊闕築,亭賓陽洞之麓,匾曰觀瀾鄭安記,順治五年,武

攀龍移建於岩畔,仰觀俯眺,更為軒爽焉。環翠亭 在瀍水上處,士李維恭建為,四水環抱,翠色可掬也。御史閻禹錫記。

思親亭 前分守少參,姚公龍為其尊人弘曾,令洛有惠政,感而作亭匾曰思親兄吏部尚書姚夔記。

清風亭 太守沈公於郡、城西南里許,毀佛寺為亭,植竹數竿於內,匾曰清風亭伊王頤齊記。望闕亭 在環翠亭右,進士路直未第時所建。以面對闕塞山,故名。與,王騰、閻禮講易於其中。留鹿亭 諸純臣推官松江華亭,人清而有守,後以疾歸衙中,所蓄二鹿以為非隨來物,於洛水南建亭,一楹,縱鹿其間,而去。御史陳維芝記。漢避雷室 御龍室 楊龍驤洛陽記顯陽北,有避雷室,西有御龍室。

望舒涼室 含章鞠室 靈芝鞠室

清涼署室 俱見洛陽宮殿簿名。

冰室 在南宮宣陽宮,有冰室。見《玉海》。

魏延清室 曹子建七啟曰清室則七月含霜。明東皋書室 在平樂堡,兵部郎中路受致仕時所築,置田教子,有登臨、吟眺之樂。

洛澳書室 在東關環翠亭,左孟大通讀書處。周明堂 孔子觀乎明堂,觀四門,墉有堯舜之容,桀紂之象,而各有善惡之狀。興,廢之。誡焉,又有周公相成王負斧扆,南面以朝,諸侯之圖,孔子徘徊而望之,謂從者曰周之所以盛也。漢明堂 中元元年建,明堂去平城門二里。天子從平城門先,歷明堂,乃至於郊,祀三百步。《洛陽記》云:平昌門,直南大道,東是明堂。

玉堂 在洛陽南宮,漢靈帝修。見《玉海》。

萬金堂 靈帝中平二年造,西園引司農、金錢、繒、帛、牣、積堂中。

纂食堂 在洛陽西南,即長壽宮。見《文獻通考》。宜極堂 孝文會百僚於此行飲,至策勳之禮。晉則百堂 螽斯堂 休徵堂 延祿堂仁壽堂 綏福堂 承慶堂 含芳堂

樂昌堂 椒華堂 芳音堂 顯仁堂

承光堂 五福堂 嘉寧堂 堯母堂

永光堂 以上十七堂,俱在晉宮中。

魏萬年堂 孝文帝文明太后於永固陵東北十里餘,營長壽宮,遂有終焉之志,及遷洛陽,乃自表瀍西以為山陵之所,而於山立宮,號曰萬年堂見《文獻通考》。

光極堂 太和十九年十二月甲子,魏孝文見群臣於光極堂。

凝閑堂 孝文引王、公侍臣至此,曰此堂取夫子閑居之義,不可縱奢,以忘儉,自安以忘危也。清徽堂 孝文南征還洛,引見王公、侍臣於此堂。帝曰此堂成來,未與,王公行宴,樂之禮今與,諸賢無高而不升,無小而不入因建,流行渠洗煩池。

茅茨堂 此曹魏之故堂也。孝文謂李沖曰此東曰步元廡,西曰遊凱廡,此座雖無堯、舜之君卿當不愧。元凱沖對曰臣既遭唐堯之,君不敢辭元凱之譽元魏書。

皇信堂 孝文曾延四廟之子建,元孫之冑,申宗宴於此堂,令宗室賦詩。

長壽堂 星槎堂 華休堂 九華堂

雲母堂 以上俱在後魏宮中。

隋射堂 在景華宮。

唐明堂 垂拱二年成,高二百九十四尺、方三百尺,凡三層天冊萬歲元年,明堂火萬歲通天。元年,新明堂成,號曰通天宮見《唐紀》。

天堂 唐築。瞻天象,武后初為明堂,明堂後又為天堂,五級則俯視明堂矣。

中隱堂 在金谷園。唐白居易有詩,刻石。綠野堂 時晉公年老,乃於午橋作別墅,號綠野堂激波其下,野服蕭散。與,白居易、劉禹錫為文把酒。晉公嘗有題云野人不識中書令,喚作陶家與,謝家白樂天和云陶廬僻陋,那堪此,謝墅幽微,不足攀,何似嵩峰三十六長,隨申甫作家,山長慶集。

映日堂 九老堂 在舊東都履道坊。唐白居易宅。

宋五知堂 任布,字應之,後唐宰相,圜四世孫慶曆間,召解樞密副使歸,休洛中,作五知堂,以知恩、知道、知命、知足、知幸也。卒,諡公惠。

耆英堂 在城東,舊資聖院司,馬光有序。非非堂 歐陽修記。

還政堂 宋富弼還政歸老時所築。

三畏堂 尹焞築,取君子三畏之義。

佇瞻堂 洛人為留守文彥博建,彥博與、司馬光俱有記。

金報恩堂 留守強伸建於洛川驛,東刻詔文於石,願以死自效。故名。

梅花堂 在府治,後以前有梅花六株,故名。世傳王世充建。

舒嘯堂 在府城南伊水側,元孫伯紹築。洛陽中都亭堂皇 大小屋五十間,間植五果,木、竹、柏之屬有,五千七百三十五株。見《洛陽記》。桃間堂皇 柰間堂皇 竹間堂皇

李間堂皇 魚梁堂皇 醴泉堂皇 見洛陽宮殿簿。

明去思堂 在城東三里清化坊西,河南郡守袁錠,字大用,陜右人,滿秩去,後民思而作。鄭安記。

歸樂堂 郡人敘州通守王義致政,歸修,為遊息之所,名曰歸樂堂。

禎槐堂 房氏洛故家將營室一木,忽甲坼於庭,視之,則槐也。久之,喬柯上聳,密業四布,識者以為昌盛之兆厥。後子儀果聯登進士,遂匾其堂曰禎槐堂不忘厥初也。

去思堂 河南太守道州何道,亨有惠政,遷秩去,民立祠祀之。

周定鼎門 《帝王世紀》曰周公定鼎郟鄏其南門,名定鼎,蓋九鼎所從入也。《水經注》曰其城東南名曰鼎門。

乾祭門 《水經注》曰子朝之亂,晉所開也。漢平城門 洛陽南宮,當城午門也。蔡邕曰平城門,正陽之門。與,宮連郊,祀法駕所從,出門之最尊者。見《漢書·靈帝紀》。

開陽門 當巳位開陽門成,未有名夙,昔有一柱飛來在樓上,瑯琊開陽時,上言縣南城門一柱飛去光武使來視識悵然,遂堅縛之,刻紀其年月,因以名門。

津城門 未位。

中東門 丑位。

上東門 寅位 郅惲為上,東門候光武嘗出。夜還,詔開門,欲入,惲不納。帝令從門間識面,惲曰火光遼遠由是上益重之。見《東漢紀》。

小苑門 卯位。

廣陽門 申位。

雍門 酉位。

上西門 戌位。《水經注》曰閶闔門漢之上西門也。漢官儀曰上西門所以不純白者,漢家厄於戍,故以丹鏤之。

耗門 辰位。

GJfont門 子位。夏門 亥位 以上東都十二城門。

崇賢門 金商門 楊賜光和元年,引入金商門,問祥異東京賦曰昭仁惠於崇賢抗義問於金商,謂此二門也。

九龍門 嘉德殿在內,隋亦有此門。

宣平門 廣義門 司馬門 濯龍門 袁宏《漢紀》:建初二年,有司依舊典奏封諸舅、太后詔曰前過濯龍門上,見外家,車如流水,馬如游龍,吾亦不譴之,但絕其歲用,冀知默愧其心。飛兔門 含章門 敬法門 崇禮門

廣德門 望鐘門 含德門 建禮門

卻非門 會福門 萬春門 千秋門 洛陽宮閣記。晉、元、魏、唐同。

神獸門 水自千秋門,南流經神虎門下,東對雲龍門,衡袱之上,皆列雲龍風虎之狀,以火齊薄之。晨旭初起,夕景斜、暉霜、文翠昭,陸離眩目。閶闔門 《水經注》云魏改雉門為閶闔外夾建巨闕以應天宿。

永巷門 金牙門。

鴻都門 靈帝時,蔡邕立石經於此門。見《梁志》靈帝引諸生,能為文賦、尺牘、工書、鳥篆、者待制鴻都門下。

銅龍門 金馬門 止車門 元魏同

南端門 南方正門

神虎門 東都賦所謂屯神虎金方者此也。晉、元、魏同。

蒼龍門 真武門 春興門 長秋門

青瑣門 魏仍此門。

雲龍門 典引曰班固與賈逵等,召詣雲龍門、小黃門,持秦始皇本紀問臣等曰太史遷贊語,寧有非耶。東京賦所謂飛雲龍於春路者,此也。魏永樂門 《蔡邕傳》。

承明門 黃初元年十二月初,營洛陽宮。帝在北宮建。始,殿朝群臣。門曰承明陳思王詩曰謁

帝承明廬,是也。

大夏門 洛陽北有二門,西曰大夏門漢曰夏門魏晉曰大夏門嘗造三層樓,去地二十丈,甍棟干雲伽藍記。元、魏、隋、唐皆此門。

晉建春門 晉惠帝敗牽秀於此。元、魏、隋同。清明門 元、魏同。

建陽門 隋同。

廣陽門 晉西第一門,隋亦同。

西明門 晉、元、魏、隋皆同。

廣漠門 隋同。

平昌門 隋同。

神武門 宣陽門 隋同。

重華門 《洛陽記》曰:太子宮有重華門陸機詩曰思媚皇儲,高步重華隋亦有此門。

西陽門 孝莊帝殺參朱榮,是夜,左僕射爾朱世隆。與,榮妻鄉郡長,公主率榮部曲。自此門出。朱華門 乾明門 光極門 仁壽門

厚載門 元、魏、隋、唐皆同。

隋建國門 上春門 上東門 建陽門永通門 長夏門 定鼎門 厚載門

徽安門 嘉寧門 以上城門。

延福門 蒼龍門 金虎門 會昌門

章善門 景運門 光福門 欽明門

大業門 嘉闌門 嘉猷門 含光門

儀鸞門 光華門 重壁門 重光門

嘉豫門 上陽門 白虎門 圓璧門

曜儀門 明福門 含嘉門 清陽門

西陽門 承明門 朱明門 思賢門

朱華門 納義門 承通門 安喜門

承天門 則天門 昭陽門 永光門

嘉福門 延喜門 長樂門

唐延慶門 龍率元年三月丙申,朔帝與,群臣及外戚,宴於此門。

韶華門 洛陽西南。見《唐六典》。

真武門 在北關外。

建國門 東都城正。南曰建國。

章善門 廣運門 顯福門 東都皇城,南面三門,中曰應天左曰興教右曰光政興教之內,曰會昌北曰章善光政之內,曰廣運北曰顯福見唐記三省註。

端門 東都南門,中曰端門。

左掖門 南左。

右掖門 南右。

賓耀門 蒼龍門 應福門 以上東門。開紀門 宣耀門 金虎門 以上西門。提象門 南門 應天門二里許,開元中,上寶器詔置提象門,示群臣即此。

拱星門 北門。

星躔門 《玉海》。

光範門 梁公與,張昌宗雙陸以紫絁袍與,集翠裘為賭,昌宗數局連北,梁公褫其裘,拜恩而出,至光範門,付家奴衣之,促馬而去。

光政門 昭宗還洛,改長樂門為光政門。延喜門 昭宗天福二年,改延喜門為宣仁門。承福門 《唐氏六典》東曰宣仁南曰承福後唐李存勗,洛陽宮門也。

蘇秦宅 在府城舊仁和里。後魏,尚書高顯業居此。夜見赤光,掘之得金百斤,銘曰蘇家金。阮籍宅 在府城西谷水東南。籍晉步兵校尉。潘岳宅 在府城南七里,岳晉中牟人奉母卜居於洛,名曰西宅內有園池、花木之勝。

狄仁傑宅 在洛陽,武后所賜。

白居易宅 在府城內,居易唐侍郎退居洛陽,宅有環池。與,僧如滿結香山社、鑿龍門八節灘,為遊賞之所。

盧仝宅 在府城內,仝唐人號玉川子韓愈詩玉川先生洛城裡,破屋數間而已矣。

趙普宅 在府城內,普時為西京留守,已病,詔詣闕乘小車一遊,第中而行,至汴京卒。普有園,詔將作大匠營治,制作侔禁省。

曹彬宅 在府城內,彬真定人為宋將。退居洛陽,所居僅蔽風雨,處之怡然。

呂公著宅 在府城白獅子巷,張如白宅西。張齊賢宅 在裴度午橋莊。齊賢仕,宋以司空致仕,居洛得之。有詩午橋今得晉公,廬水、竹、煙花、興有,餘師亮白頭心已足,四登、兩府九。尚書師亮,齊賢士也。

文彥博宅 在府城內,彥博五為河南尹,愛其山川、風俗,乃卜居焉。

富弼宅 在府城南十里,宅西有園,弼自汝州得,請歸洛陽時所築。

邵雍宅 在天津橋南,王公宸尹洛中置此宅,對宅有園。

甄權宅 在洛陽縣,貞觀中唐太宗,幸高年甄權宅權年,一百三年,拜朝散大夫,賜几杖。宋花庵 在洛陽,司馬光於廨舍,東作以為休息之所。見《司馬光集》。

明澹然庵 在瀍水東,洛陽劉贄創建,以為講禪、習靜之所。前有亭,可以小憩,後有臺,可以登覽,亦勝蹟也。

上林苑 在府城外,漢置,司馬相如有賦。廣成苑 平樂苑 俱在洛陽,《玉海》曰二苑漢置。

桑梓苑 在府城西,魏苑也。

西苑 在府城外,隋煬帝築,週迴二百里臺,觀宮殿,窮極華麗。

洛陽苑 唐,儉從上獵於洛陽,苑即此也。西園 在府城西,漢桓靈,賣官之地。

南園 在府城西,與,西園同時築。

華林園 在府城東北隅,魏明帝建,齊王芳,改為鞏林園。

金谷園 在府城西三十里,地有金水,自太白原南流,經此谷,晉石崇因川阜造園館,自作詩序。內有清涼臺,即其妾綠珠墜樓處。

富春園 在府城東,唐,元稹、白居易有詩。胡氏二園 在府城北邙山麓,臨瀍水岸,穿二土竇,深百餘尺,竇外有亭。

歸仁園 在府城,舊歸仁坊因名。唐,相牛僧孺置,宋,相李昉創亭其中。

太平公主園 在府城,積德坊。見京洛朝市圖。會節園 在府城會節坊,開寶中,車駕幸西京會節園,景德初,又命帥臣內職,飲射於此。富鄭公園 《洛陽名園記》云洛陽園池多,因隋唐之舊,獨富。鄭公園最為近闢,而景物最盛。鄭公自還,政事歸第,一切謝賓客燕,息此園。幾二十年,亭、臺、花木皆出其,目營心匠。故逶迤衡直闓爽深密,皆曲意,有奧思。

呂蒙正園 在伊水,上有亭。三一在池上,二在池外,架橋相屬。

獨樂園 在府城南,宋司馬光判西築臺,買宅,尊賢坊,以是名。光自作記。

九龍池 靈芝池 白石池 俱在府城,東漢地名。

九江池 在仁智殿南、歸儀門西。《東京記》曰其地曲,象東海之洲。居地十頃,水深丈餘,魚鳥翔集,花卉羅植。

濛氾池 魏明帝於宮西鑿池,以通御、溝義,取日入濛汜為名。

醒酒池 在府城內,《李文叔記》云董氏有東園西園,園中有大池,四向噴瀉,池中而陰出之,故朝夕如飛瀑,而池不溢,洛人盛酒者,走登其堂,輒醒。故俗目為醒酒池。

天淵池 在府城,黃初元年穿。

芙蓉池 綠波池 俱在洛陽縣。

積翠池 在府城西苑,唐太宗貞觀十一年,三月宴於此,詔群臣,以隋為戒。

金龍池 在府城東北,池南有看花臺,隋李密築。

蓮花池 在城東北隅,水匯為池,曾種蓮花。相傳其水流貫城中,後人誤以為狄泉,今失其處。魏王池 在洛陽縣,洛水,溢而為池,為都城之勝。唐貞觀中,以賜魏王泰。故名。

鴻池 在洛陽縣東三十里,晉張衡東京賦東州鴻池,清GJfont,淥水澹澹。魏銅駝街 《水經注》云陽渠水又支夾路南逕,出太尉司徒兩坊間。謂之銅駝街舊,魏明帝置銅駝於閶闔南街。陸機云駝高九尺,即出太尉坊者。今東郭大駝巷,乃其故地也。

隋天門街 隋於天津橋南開,大道對端門,名曰天門街闊一百步,道傍植櫻桃、柘、榴;兩行自端門至建國門,南北九里,四望成行,中為御道,通泉流渠,映帶其間,直南二十里,正當龍門,《大業雜記》。

宋火燒街 即夾馬營相傳太祖生時,里中見火光,異香馥GJfont,故名香孩兒營亦名火燒街。漢范丹窯 金谷園北,有一小窯,相傳為范丹所居。雖甚頹敝,終不至毀。

宋呂蒙正窯 在相公莊,相傳呂文穆未遇時所居,經其地者,多詣而覽之。今建祠其地。順治年,後裔呈請巡。按祖永杰知縣葉琪重修。周太平莊 蘇秦故里,在城南十里許,萬曆間,有人於土中,得石碑之半,上載皆蘇家故事,乃

知真其故莊云。

漢象莊 在府城東,相傳漢時,西僧以象駝經來洛,後化為石,今象尚存。

唐平泉莊 贊皇公平泉莊,週迴四十里建,臺榭百餘所,天下奇花、異草、珍松、怪石、靡不畢致。宋相公莊 乃呂文穆故里,離府城二十五里。午橋莊 在府城南十里,唐,裴晉公莊內,有小兒陂,茂草盈園,公使人驅羊牧其。上曰芳草多,情賴此粧點。

韓公堤 在洛陽新城宋,相韓鎮居洛時築,以障洛水,故名。

晉金市 在晉宮大城內西,按金市名商觀西兌為金,故曰金。見《洛陽記》。

馬市 在府城東,即稽叔夜,為司馬昭所,害處也,稽中散,將刑東市,神氣不變,索琴彈之,曲終曰哀孝尼嘗請學此,吾固惜不予廣陵散,於今絕響矣太學生三千人上書,請以為師,不許。帝亦尋悔焉。

羊市 在府城南,洛陽有三市,上金市、馬市及此云。

GJfont狐聚 在府城南五十里,梁新城之間,秦取九鼎,遷西,周君於此。

上程聚 在洛陽,古程國、程重黎之後。

鄤聚 在府城東南,古民鄤氏《左傳》楚殺鄤子是也,今名蠻子城即漢祭遵殺張備處。

漢甄官井 在府南,漢,勤王兵孫堅等既破董卓,城南甄官,井有五色氣,見堅,使人浚之得傳,國璽即此。

魏摩陂井 在府城西,即古郟鄏井,魏明帝時,有龍,見此井中。

唐七井 在府城南康莊堡,昔唐朝中貴霍仙鳴在龍門,一石中開、七井。夏月,坐其上,不知暑氣。

皇覺寺井 在府伊闕南,深三尺,可探而汲土,人欲引以溉田水,即漸下不則如,故亦可異者也。

宋琉璃井 在府東關法祥寺,左側宋太祖誕生時,曾汲此水,洗浴後,貴以琉璃甃口。故名。今改為縣學井在內焉。

古玉井 在府城外三十五里,魏明帝引穀水過九龍祠,前為玉井,倚闌、又璇莘,宮有玉井,皆以白石甃之。

偃師縣

綸城 在偃師縣東南,《括地志》云:即古綸國。袁術城 在偃師縣南緱氏堡,《通典》云:緱氏西南有袁術城即此。

會聖宮 在偃師縣東十五里鳳臺山上。宋,祭陵飲福之所,元祐九年建,宋石中立撰記。緱氏廢縣 在縣二十里古滑國,漢置縣。袁術固 在縣西南二十五里術,漢將袁紹弟置此,固四周絕澗,可容十萬人,一夫守隘,千夫莫當。

劉子邑 在縣南緱氏堡,周時,劉康公食邑於此。

轘轅府 在縣東南仙居堡,漢《地理志》云:周滑伯食邑也今廢為店。

尸鄉 在縣南,春秋時,劉人敗王城之師於尸鄉即此,又古有祝雞翁居此,養雞。

烈婦井 在縣南,金時,程晉之妻彭氏為軍士所迫,欲污之,遂投此井死,故名。

鞏縣

鄩城 在縣西南洛口堡,昔禹封夏伯於此,後太康亦居之其址,尚存。

東訾城 在縣西南四十里。晉,石勒攻趙出,於鞏訾之間即此。

鞏王城 在縣西孝義堡,周赧王築。

洛口城 在縣北十里,《括地志》云:即隋洛口倉。永安廢縣 在縣西南四十里,舊為永安鎮。宋景祐四年,以陵寢在此陞為縣。金,改為芝田縣元併入鞏縣。

劉備寨 在縣西南原良堡。昔劉、關、張三人伐,呂布,屯兵於此。

洛口倉 在縣西,隋煬帝聚粟於此。

孟津縣

GJfont水廢縣 在縣西九十里,瀍水所出。扣馬村 在縣東三十五里。相傳周武王伐紂,師會孟津,伯夷叔齊扣馬而諫,即此地。

宜陽縣

召伯城 在宜陽縣城西,世傳召伯巡行南國築此,以為休息之所。

韓城 在縣西,韓昭侯所築。今城北有昭侯墓,

九曲城 在宜陽縣東南,高齊築,《水經注》洛水自宜城而東,經九曲,其南有GJfont。《穆天子傳》云天子西征,升於九曲是也。

福昌城 在縣西,唐武德元年置熊州於此,因築。

壽安廢縣 在縣西,本後魏甘棠縣,隋改今名。興泰宮 在縣西南萬安山,唐,長安四年建。蘭昌宮 在縣西上莊堡,唐顯慶初建。

連昌宮 在縣舊壽安縣西二十九里,唐顯慶間建。

福昌宮 在縣西坊郭堡,隋煬帝建。

登封縣

黃城 在縣西南,羅氏《路史》云:許由所隱之處。潁陽城 在縣西南八十里,夏綸國漢置縣,屬潁川郡。

郜城 在縣東南二十八里,即古郜城縣,《路史》云是城為南郜太原有郜城,所謂箕郜也。陽城廢縣 在縣。魏孝昌二年置,禹避、舜之子於陽城,即此。

田遊巖宅 在縣南箕山,唐太宗營奉天宮,其宅值宮之左,詔弗毀榜,其門曰隱士田遊巖宅。三陽宮 在縣,唐聖曆間建。

奉天宮 在縣,嵩山,南唐永淳初建。

吏隱庵 在縣,龐元,常隱嵩山,築此。

永寧縣

長水城 在縣馬東堡,後魏築,周廢為鎮。函州城 在縣北馬村堡,唐武德四年築。龜窠 在縣西洛水北岸滬水濱,乃夏禹治水,洛龜呈瑞處。

崎岫宮 在縣西五里,又縣西三十三里,有蘭峰宮,皆唐顯慶三年建。

聖水井 在縣東北,其水湛碧,相傳飲之,可以愈疾。

龍井 在縣嶕嶢山下,三井相連。今水覆其上,相傳動則有風,雨雹繼出。

新安縣

白起城 在縣西三十里,白起屯兵於此,其址尚存。

函關城 在縣東,《玉海》云周保定中,改名通洛城。

澠池縣

俱利城 在縣西,《通典》云秦昭王與,趙惠文王會處故云俱利。

義昌鎮 在縣學宮南,今為儒學射圃。

廉頗宅 在縣治東。

嵩縣

汝濱城 在縣,春秋昭公十七年,晉人取陸渾之地,築城守之,晉,趙鞅帥師滅汝濱,即此。北荊廢縣 在縣陸渾東北,《通典》云陸渾縣東北故城是也,東魏時築。

陸渾廢縣 在縣北三十里,秦置,即秦晉遷戎之地。

新城廢縣 在縣,即古城子國。

伊闕故縣 在縣北九十里。唐,牛僧孺為尉於此。

盧氏縣

盧王寨 在縣東北,太公之孫,傒食采於此,故名。

燕居堂 在縣東南文峪社。昔聖人過洛經此,燕居人慕建祠,中塑宣聖像四,配十哲、配焉。洪武元年,儒士岳良弼重修。

傳道堂 在縣治西北沙窩社,昔聖人傳道於此,鄉人立祠,有孔子曾子塑像。景泰五年,知縣張錦重修。今廢。

點道堂 在縣西黑馬溝口,有雲溪老人記。今廢。

陝州

曲沃城 在陝州西南三十里,春秋時,晉侯備秦師以曲沃之官守之,此曲沃之由名,非獨絳州之有曲沃也。

開城 方城 在州。《通志》略云宋文帝、元嘉後分軍北伐,克弘農開、方二城即此。

北岸城 南岸城 在州硤石夾岸。《梁紀》云大將軍吳明,徹軍至硤口,克其北岸,城南岸守者棄城走即此。

崤故縣 在州北,魏太和十一年,以崤縣屬恆農郡。

故焦國 在州東北國,因焦水而名,武王封神農之後,於此。

太原倉 在州西南六里,隋置。

集津倉 在州開,元十八年,於三門置,集津倉

以集漕運。

莘原 在州,去硤石舊縣十五里。《左傳》神降於莘即此。

繡嶺宮 在州城西南朱家,原唐顯慶初置,李洞詩春草淒淒春水綠,野棠開盡飄香玉,繡嶺宮前鶴髮翁,猶唱開元太平曲。

草堂 在州之東郊,即宋隱士魏野所居。澄瀾堂 在州治東,召公祠內,宋知州吳育建。有記,今廢。

墨池 在州,漢,張芝好書所居,池水盡墨,其跡尚存。

瑞蓮池 在州東,召公祠,前金大定間,池蓮有生,並頭者,故名。

徽伯壘 在州南二里古焦城北齊,高歡使李徽伯伐陝時,所築。

靈寶縣

虢州城 在縣治南,周封虢叔於此,唐置州。弘農故城 在縣函谷關東,漢,徙關於新安以故關為弘農縣,即此。

朱陽故城 在縣西南一百里,元魏置,朱陽郡元至元間,併入靈寶,其址尚存。

沙城 在縣西北五里,唐武后東幸洛陽,築此。其內有翠微宮。

玉城廢縣 在縣東南八十里,元魏置石城郡統,玉城縣宋省入虢略縣。

老子宅 在縣北三里,世傳老子著道德經於此。

尹喜宅 在縣函谷關南,世傳老子遇尹,喜之處。

田千秋園 在縣南,今號田村,千秋漢相。桃林寨 在縣,西周,武王放牛處。

上陽宮 桃源宮 翠微宮 俱在縣境內。三堂 在唐虢州治內岐薛。二王刺史時建,取人臣在三之義,呂溫為記,今圮韓退之、劉伯芻俱有三堂,二十一詠詩。

閿鄉縣

思子故城 在縣東北二十里,漢武帝思戾太子時所築,又有聖思臺。

楊亮宅 在縣西南,亮震之孫,封陽城郡侯。曹公壘 在縣西二十里,魏曹操征韓,遂所築。鄔東聚 在縣西四十里,蜀鄔真人,隱居之所。三鱣堂 一名草堂,在縣西四十里,皇天原北,即校書堂也。楊震校書於此,鑿渠引玉溪水北流。注:校書堂前為池,畜、魚、植花、俗傳楊夫子硯,池有鸛銜、三鱣集此。故名。今廢。

影堂 在草堂南,楊震所築。今廢。

井堂 在三鱣堂北,楊震所築。今廢。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