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540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五百三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五百四十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五百四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五百四十卷目錄

 興安州部藝文一

  重修忠惠王廟記     元黃理仙

  重修文廟記         鄭均

  遊香溪牛山記       明劉閣

  越嶺關碑記        洪如鐘

  重修縣治記        張大綸

  長春堤記         魯得之

  安康橋記          前人

  改建社稷壇記       許爾忠

  改建風雲雷雨山川壇記    前人

  重修城垣碑記        閻博

  紫陽堪輿記         前人

  鴛鴦石記          前人

 興安州部藝文二

  送商州杜中丞赴安康   唐皇甫曾

  送韋侍御量移金州司馬   白居易

  金州送僧皎然        姚合

  送鄭尚書赴興元       前人

  安陽城           方干

  贈金州姚合使君       項斯

  金州別姚合        僧無可

  行漢水晚次神灘阻風     前人

  萬春洞         宋李宗道

  紫陽閣          元楊奐

  宿秦郊鋪         明李學

  元旦後二日過香溪洞     劉閣

  歸途次韻          鄭琦

  天柱山          劉世用

  遊月池寺          李素

  發金州           臨淵

  過金州          張光宇

  秋過萬春寺二首      無名氏

  題萬春寺壁        無名氏

  遊萬春寺         王一麟

  遊春溪洞二首       何尚德

  題香溪寺二首       楊起芳

  再遊香溪          前人

  古洞仙蹤         李正芳

  翠光遺臺          前人

  天柱偉峰          前人

  石梯遠渡          前人

  牛山疊嶂          前人

  漢水晴波          前人

  五峰梵鐘          前人

  長灘漁火          前人

  夏泛舟黃洋河登龍王廟    劉宇

  春夜飲六峰寺        前人

  香溪暮歸         劉紹基

 興安州部紀事

 興安州部雜錄

 興安州部外編

職方典第五百四十卷

興安州部藝文一编辑

《重修忠惠王廟記》
元·黃理仙
编辑

金州古梁之域,周為庸國。歷代屢更,皇元復為金州。 東接襄沔,北阻方山。舟車輻輳,商賈接踵,秦頭楚尾 之都會也。至若城北牛山,上有靈泉,禱雨輒應然。地 既靈而人必傑。故唐有膺厥孚命崔,其姓堯封,其字 一曰諱偉者。間出為郡刺史,克治厥政,克寧厥邑,恪 謹人神。及中和三年,黃巢凌劫州縣,有太白山人云 請掘破牛山,賊自敗於是。發義丁萬人掘之,有石桶 中棲黃腰獸,上橫一GJfont,獸見劍自撲而死。巢至秋果 敗中原,遂乃平定。其後厥神彌著。宋嘉泰五年,封忠 惠王皇元。至正辛卯之冬,紅巾強寇嘯聚,晨昏摽掠, 遐邇焚毀屋宇,延及本廟,盡付灰燼,王神化所感,時 有總兵官月魯帖木兒榮祿公,賴王之威神於至正 壬辰季春捕獲首寇,勦絕黨類,收復安康,一新昭化。 越明年,平章榮祿公增修是廟。經始於至正癸巳,成 於甲午仲夏。豐屋翔天,巍簷映日,然厥功皆歸於滎 祿公,府尉兀納罕監修,茲擬勒石。屬余文以紀之。

《重修文廟記》
鄭均
编辑

文教與王化相表裏。北周時,凡有國合樂,必釋奠於 先師。逮唐宋,尊孔子為至聖文宣王,以七十子及名 儒配食皇元,又加大成之號。金州宣聖廟,廢於兵革。 始自前知州唐天驥相土於州治東南,作新廟三楹, 并建廊廡。迄今五十餘年,漸致傾圮。達魯花赤買閭 來監是州,謀於同知也。先不花判官王師古吏目李 榮、學正雷黻,各出俸金經紀之。始於至正庚寅春季,終於次年仲秋。屋以間記,合二十二像,以人計總百 有餘。故述此為記,冀後之官是州者,有所視效焉。

《遊香溪牛山記》
明·劉閣
编辑

金州境內多名山。乃歲丁亥秋九日,與白庵出萬春 隄三里許,至牛山。山之下有忠惠王祠。唐刺史崔偉 能慈惠澤民。中和三年,黃巢作亂。太白山人者,蹐門 獻計曰,公毋恐,一發牛山則巢滅。掘之,得一石桶黃 腰獸棲之,而置GJfont其上,獸見GJfont自殺,巢果敗,公由是 得道。宋嘉泰中,封忠惠王。元紅巾起,樹陰旗殄賊。相 傳所掘山在五十里外,此其行祠然,山亦巀嶪可觀。 二里所至漢江,江源出嶓冢山,江中有安康石,翳沙 磧見則歲饑,余竊窺之石,粼粼見波底,顧謂白庵曰, 果然。吾輩憂也。罷酒升輿五里許,至心山。山有異草, 風吹之不偃,無風乃自搖。漢陽厥守漢中,過而異之。 棄官修仙,此山。復二里所,至魏山,三面陡絕,惟北小 徑可捫葛而升。晉吉挹都護、梁州秦韋鍾來寇,挹嬰 壘急口岐山守,三年不可下。固知茲山之阻可壘也。 又三里度香溪入崇山,中有石洞,相傳呂洞賓郭尚 GJfont傳道茲洞,洞前有石棋枰,及子人不敢取。尚書胡 GJfont詩鑱石壁,令從者芟棘通道,前後推輓,二人並詣 其巔,余因指燕子嶺謂白庵曰,往劇盜淡文,省巢據 茲山,距邑二百八十里余。提兵往撲之,七十里經鳳 凰山,又指而示白庵。其山盤二百里,中有十二層,崖 甚奇,以戎事不暇登。又三里,經桃林異之。而亦不暇。 問至燕子嶺,滅賊訖。暫詣山中草庵,有老比丘,自稱 元時人。頭白而顏紅,問其年不記也。詰其度牒曰,有 出視之紙,厚方可七尺許,字如縈蚓盤蛇,蒙古書也。 見余,跏趺坐,驗其牒,與年等縱之回軍。至桃林旁,圍 高中低,而夷草舍置中垤石,澗泉繞舍,左右流。一道 人年可九十餘,而色不槁。問之曰,采桃實自給耳。左 右耳語曰,道人頗豐積,余因戲之曰,聞道人甚饒,可 餉諸兵一餐乎。曰,非都GJfont不具食,其能留信宿乎。明 發人具折,供二千人無漏者,歸復召二人,則皆不知 所往矣。夫秦政暴毒,遠在鼎州且避亂入桃花洞。況 關陝近在湯火,能不幽遁萬山,如桃源客乎。則燕嶺 鳳山而求不死之鄉,如老比丘道人者,無疑,不與之 接談者尚多也。白庵曰,縈願系人遠心莫暢。相與欷 歔者久之。

《越嶺關碑記》
洪如鐘
编辑

關中自雲棧而南達於褒谷,為漢中。沿而下七八百 里為興安。東接荊鄖,時患寇侵。成化時,劉千斤石和 尚之亂,數年不息。累勦而後定十餘年,漢上州邑,歲 有賊擾,近稍寧止。而大盜又剽劫,延慶間,警報疊至 傷弓戒心,不直震鄰矣。一時廷臣為重地,計推轂起 吾師,漢陽蕭公於田間,甫下車思,據險扼要尤固。圉 長策得州迤西九十里為越嶺,崒嵂蜿蜒,萬山中脊 高而路狹,越河遶其下,南為鳳皇山,與蜀道通,循嶺 以西,峭壁斷崖,捫歷躋攀,為興漢接壤之道。設為關 隘以守之,法莫便焉,是役也。為關門一,為敵樓二,左 右築GJfont臺,貯砲石弓弩,其上以所軍駐防頃者,藩臬 劉白二公來守,土皆以平賊開府去況。公之費約利 溥者哉。督工州判王逅、百戶崔昌、蔭州守劉秉、衡平 令魏可、教洵令陳體、貞漢令、孔秀、裔白令趙國琮、各 有捐助得備書。

《重修縣治記》
張大綸
编辑

漢陰古縣也。環縣皆山,其面南鳳皇一山,群峰突兀, 岡巒列峙,屹凌霄漢。間其下,月河清流環抱,支分岐 別,潺潺淙淙灌溉稻田。東南通吳越荊楚。西北連滇 貴蜀,秦宋以前屬楚,原隸梁州,厥後屢遭兵燹,戶口 消耗,明初隸陝西,初惟二里。其居民星散在萬,山中 石多土少,刀耕火種,兼獵獸以為食。勤儉質直,頗有 古風。成化庚寅歲,四方流逋,蜂屯蟻聚,巡撫督憲原 公請於朝編籍。入新里者八,其舊在版圖者今十存 一二。皆各省流民,習尚不一。兼無厚產,或有差役,或 罹刑憲。挈家輒逃。澆偽雜處,古風殆盡。又況深山窮 谷,多潛強梁事,每出於不測,亦難治之,劇邑也。越甲 辰歲,值饑饉,舊縣廳堂倉庫俱燬於回祿。丙午歲孟 夏大綸來官是邑,正當圮壞之秋。縣廳構竹為椽,覆 以蓬簟,卑淺狹隘,甚失觀瞻。至盛夏暑雨溽蒸,官民 病之。遂取材於山,增廣基址,民歡然趨事。其正庭經 始,於是歲之陽月落成於長日。以間計者,三并、幕廳、 吏房、倉庫、及社學教場,凡三載以次漸備廳。既成高 明爽塏,朴素渾堅,足以改疇者隘陋之觀。凡迎止詔 赦於斯拜賀,聖節於斯相處,僚寀於斯臨民。蒞政靡 不於斯蚤暮攸躋。山光水色、煙雲竹樹、奇花幽鳥、遠 近聞見,於庭階之間,亦一邑之偉觀也。況值聖天子、 勵精圖治,遐陬僻壤之民悉沾恩澤,江山草木皆有 喜氣。邑民出作入息耕食,鑿飲。熙熙然於不識不知 之天,而吾堂適成。予既掇其所以作堂之由,復效古 人室成而歌之曰,築室既成,面山臨河,如竹之苞。如 松之柯,五穀蕃熟,陰陽泰和,群黎樂業在,在絃歌蚤暮,攸躋獲福孔多。

《長春隄記》
魯得之
编辑

一日予與友閒眺長春隄,徘徊於望闕瞻雲二亭之 間。客問予曰,某十載前過此,關市荒涼,人居寥落,未 有此堤及此亭也。今復至,則煥然改觀,請聞其詳。予 告之曰,郡治臨漢江城西里許,有萬春隄。為衛惟東 形勢窪下水溢,則從此。達南濠入城,為患數矣。成化 丁酉,深州鄭公福為牧於茲。下車聞此惻然念之。己 亥政舉民安。乃於農隙選民夫一千餘,親督役築之。 越是年季冬告成。命名長春,期與萬春同功也。又建 二亭於上,東望闕,西瞻雲。不忘忠教之義也。隄成今 六祀矣。雖大浸,不能為患。客曰,某聞昔陳堯佐在兗 州築柳隄止汾水,人賴其利,蘇軾在徐州築長隄止 河水,害不及城。其為民防患之功,昭諸史策,足為後 世牧民者範。今鄭公築隄息患寧人,其功不在陳蘇 下,宜有以傳之予歸,遂與兄賢謀於郡人士,勒石以 紀,姑舉答客問以對。

《安康橋記》
前人
编辑

金州為秦頭楚尾一大都會。驛郵四通,城門凡五。南 曰,安康路由平利,可達蜀楚,門外舊築土橋數為壕 水衝浸。郡守深州鄭福久欲改作,復恐勞民,姑依舊 貫。成化甲辰,夏值雨霪,壕水溢於橋尺餘,逮旬未灕 橋,遂蕩然。比冬省歉既始,諸二守史侯幕賓馬君與 郡之士民,眾其協從侯,乃親督工經理,先於橋基壘 石為六洞。使壕水沄流,然後覆土洞上築之,以木障 其兩傍,圍磚令土不坼裂也。又重建圈門橋之基。北 連圈門,南連關市。橋之名因乎門。至是門與橋始兩 稱矣。

《改建社稷壇記》
許爾忠
编辑

古者,立五土之神為社,五穀之神為稷,所以為民求 福功之道也。典不應廟,廟之自分守少參。李公天麟 始,先是社稷在舊城西一里半,大水後,改建州治壇。 移西門外官堰中。地勢汙,下雨輒為水所浸。李公始 建城西里許,復廟三楹,左廡祀八蜡,右廡為主祭者 更衣處,丙辰秋,忠承乏守興,詣廟祼獻,即非於衷。今 春夏之交,旱魃為虐,麥半登而稷稻黍菽彌望。滌滌 分守大參。吳公愈率屬露禱,爰謁壇壝輾然曰,異哉。 茲不欲神之露處也。不壇而廟,罔思非制乎。社稷其 屋,春秋傷之,詰旦檄下,命撤廟。於是肅將公命徙於 西百武,累土為壇,植石為主築。以繚垣,豎以坊表廚 庫各三楹,一如會典制,今而後旱乾水溢,吾知免矣。 並龕石記始末云。

《改建風雲雷雨山川壇記》
前人
编辑

舊城南門外,有壇祭風雲雷雨山川諸神。州治改壇 亦改今南門外墝岡一區,逼近雉堞,俯瞰城內,周無 垣堵,牧人昕夕,蹂躪其上。比歲春夏驕陽,秋苦霪雨。 神所憑依,將在壇矣。忠因吳公命改社稷,併以此壇。 請公可之。乃卜吉舊壇西南百餘,武一傚社稷制,或 謂呂才刊定陰陽雜書,凡青鳥術儒者不道。忠曰不 然,古公遷岐,周公營洛,未嘗不考慎允、臧矧風散、雷 動、雲行、雨施、山川實通氣焉。壇壝葉吉則神居歆而 怨恫消矣。用是書,其事於貞

《重修城垣碑記》
閻博
编辑

天下之事,兩有所資,則其緒為易成也。紫陽設立縣 治,迄今六十餘年。宦茲土者先後相繼,悉有建立之 責。乃正德辛未張公琴首令於茲庶事草創。依山阻 水,為固垣墉。未有創設。張公亨甫始建。白當道派給 六縣丁夫,鼎建新城。廣袤六百四十丈。設衛學宮眾 務一新,民情安土重遷。公署之外曠無居民,歲月聿 深漸就傾圮。時蜀寇反側,人思保障。萬曆癸酉,周公 宗懿乃修葺之。東西南三面建城門,樹敵樓,煥然改 觀矣。歲丙子楊公謨奉兩院命,加高三尺,未就而改 官。予補寺任來,茲視其工程尚廣。計曰,石山所產也。省 GJfont而且久,遂兼用石。不日告成。覽視形勢,城跨山巔 而民居其下。據高為戍樓五楹。可憑高視下,即有警 毋為敵所乘也。南門內曠地建官房,招聚居民。以資 一面之防。建石橋於城東南隅。以通商賈,置鋪舍以 時遞發立,社學以興教育,皆嗣是而有所作也。嗟乎, 大廈非一丘之木鴻功,非一士之略。張公始之,內黃 張公繼之,周公又繼之,而予始會其成。夫功貴始作 凡此皆前人之緒也。雖然有司一事耳,蕞爾小邑疲 困極矣。荒蕪未盡,墾流移未盡,復民習未盡,還淳奸 宄未盡,革心空城孤懸民居三五,豈金湯之固也哉。 惟堅壁壘保生聚大積蓄,以可恃無恐,是望於後之 同志者匪淺淺也。

《紫陽堪輿記》
前人
编辑

鳳皇山當秦嶺而南,東西亙三百里。中山一脈飛躍 而下,入首結局狀如虎。踞縣治學宮列於身腹,西拖 一沙如尾之環而應首。西北一山,高出雲端堪輿家。 所謂天柱高而壽彭祖者。左右山列瑞獅蹲,頭角崢 嶸。前山如馬騰躍,攬轡徘徊。漢沔合流,如襟如帶。雷吼雪浮,滔滔東逝,前山外拱,連雲捧日,如醉舞西施 辭樓下殿,拍肩執袂,文峰卓立。如南州高士,孤介清 標,招之不來,麾之不去。紫陽溝中,如列聚軍旗,伏數 萬甲兵。西南坤地,如倉如庫,足兵足食。洞隱真仙,時 復化鶴來歸。川泛商舶,旦夕擊楫,而至中宮,鯉化南 山豹變多虎多熊,有鹿有貙,屋豎樟楠,戶燃楚竹。既 爾物華天寶,斯知人傑地靈,胡為熾而不昌。乃或澌 而不續,噫嘻,追琢其章,金玉乃成,不菑不畬,農罔有 功,發山川之秀者,乃在乎人不徒。曰山水之勝。

《鴛鴦石記》
前人
编辑

漢水之濱有鴛鴦石,傳云,自洋縣浮來。或曰,石能浮 乎。曰不可。然紀載山移不一也。泰山起立,則石可立 也。有飛來峰,則峰可飛也。石言晉則石可言也。鴛鴦 石獨不可以浮乎。此不可以理論也。凡異必有所兆, 鴛鴦匹鳥也,物忌奇貴,偶雲從龍風從虎。一介之士 致身遇主皆偶也。其殆有所兆與。

興安州部藝文二编辑

《送商州杜中丞赴安康》
唐·皇甫曾
编辑

安康地理接商於,帝命專城總賦輿。夕拜忽辭青瑣 闥,晨裝獨捧紫泥書。深山古驛分騶騎,芸草閒雲逐 隼旟。綺皓清風千古在,因君一為謝巖居。

《送韋侍御量移金州司馬》
白居易
编辑

春懽雨露同沾澤,冬嘆風霜獨滿衣。留滯多時如我 少,遷移好處似君稀。臥龍雲到須先起,蟄燕雷驚尚 未飛。莫恨東西溝水別,滄浪長短擬同歸。

《金州送僧皎然》
姚合
编辑

出家侍母前,至孝自通禪,伏日江頭別,秋風檣下眠。 鳥聲猿更促,石色樹相連,此路多如此,師行更與緣。

《送鄭尚書赴興元》
前人
编辑

儒有登壇貴,何人得比功。紅旗繞密雪,白馬踏長風。 斧鉞來天上,詩書理漢中。方知百勝略,應不解彎弓。

《安陽城》
方干
编辑

卷箔雲峰暮,蕭條未掩關。江流嶓蒙雨,帆入漢陰山。 落葉欹眠後,孤燈倚望間。此情偏耐醉,難遣酒樽閒。

《贈金州姚合使君》
項斯
编辑

為郎名更重,領郡是蹉跎。官壁題詩盡,衙庭看鶴多。 城池連草塹,籬落帶椒坡。未覺旗旛貴,閒看觸處過。

《金州別姚合》
僧無可
编辑

日月西亭上,春留到夏殘。言之離別易,勉以道途難。 山出一千里,溪行三百灘。松間樓裏月,秋入五陵看。

《行漢水晚次神灘阻風》
前人
编辑

驚風山半起,舟子忽停橈。岸荻吹先亂,灘聲落更跳。 聽松欲今暮,過島或明朝。若盡平生趣,東浮看石橋。

《萬春洞》
宋·李宗道
编辑

倚山鑿出洞巖深,置屋懸崖映竹林。像設金園崇梵 宇,壁間石室塑觀音。接天遠岫巍千古,跨GJfont飛虹映 百尋。極目憑欄多少景,一回到此一寒心。

《紫陽閣》
元·楊奐
编辑

碧瓦朱甍動紫煙,清風吹袂渺翩翩。夢回憶得三生 事,悔落黃塵六十年。

《宿秦郊鋪》
明·李學
编辑

倦投山館息征騑,笑掬清泉自浣衣。一鳥碧穿高漢 破,閒花紅襯瘦巖肥。雪融野渡增春漲,雲掩荒村斂 夕暉。擾擾征途來又去,到頭誰定利名機。

《元旦後二日過香溪洞》
劉閣
编辑

傳說香溪信有仙,公餘一訪水潺潺。棋殘柯爛枰猶 在,樹老崖空鶴更還。礙路白雲風掃盡,當天紅日晝 清閒。登臨謾說飛昇好,誰植綱常宇宙間。

《歸途次韻》
鄭琦
编辑

層崖幽谷隱神仙,仙去空留澗水潺。細草翠勻枯更 活,危樓蛇折往仍還衣冠幸際千年會,案牘偷逢半 日閒,身世本無根托處,祇因名義繫人間。

《天柱山》
劉世用
编辑

虛驚莫笑杞人愚,小補還訾煉石迂。萬古拄天不自 伐,蒼蒼未與眾山殊。

《遊月池寺》
李素
编辑

扁舟東下長灘險,落日名山望眼凝。石逕斜迴丹嶂 曲,瑤池半落白雲層。功名老我無家客,丘壑誰知有 髮僧。洗耳泉聲清不寐,坐觀霜月上冰藤。

《發金州》
臨淵
编辑

肩輿接過萬春隄,GJfont口停驂日未西。翠入九霄山色 好。香飄十里稻花齊,深憐身世同萍梗,更笑功名負 馬蹄,昨夜夢魂殊擾擾,木蘭煙水釣魚磯。

《過金州》
張光宇
编辑

小雨潤行裝,迢迢去路長。綠迷春樹暗,紅濕野花香。 斷靄開晴曉,春風送晚涼。一鉤新月上,馬首弄清光。

《秋過萬春寺》
無名氏
编辑

碧霞樓殿水晶盤,雅集聊追謝傅懽。嵐氣森沈交密 樹,竹林幽GJfont引清湍。擬GJfont百事閒隨酒,即共三花好掛冠,落日遠情渾不極,野煙青草更漫漫。

返照層岑一逕紆,秋漪深護野僧居。丹崖策杖渾無 礙,碧洞閒雲迥自如海鶴飛同蟾影上,霜風吹盡石 林虛。風塵客況欣逄此,默坐幽齋樂有餘。

《題萬春寺壁》
無名氏
编辑

萬春佳妙地,當暑復來遊。青嶂山門合,深林石洞幽。 天花飛法界,甘雨潤閻浮。更有生公法,應宜石點頭。

《遊萬春寺》
王一麟
编辑

嘯震空山嗽白醪,祇園春暖聚時髦。青攢萬竹喧天 籟,綠繞長江隔世囂。燕雀爭飛新殿聳,雨花亂墜古 臺高。登臨一覺浮名夢,謝卻雞蟲半日勞。

《遊春溪洞》
何尚德
编辑

悠然城外見南山,洞口溪流縹緲間,三載煙霞頻人 夢,百年身世此開顏。仙蹤未許俗人步,聖世還應辟 地間。乘興不妨歸去晚,為憐幽鳥樂相關。

又             前人

覽勝乘公暇,登山訪太清。洞隨雲霧鎖,香逐薜蘿生。 松老堪棲鶴,溪清可濯纓。仙人杳何許,丹GJfont自留名。

《題香溪寺》
楊起芳
编辑

絕壁何年洞,乘秋忽此過。啣杯初插菊,窺月故捫蘿。 斷鶴看餘舞,閒簫憶舊歌。風流鄭太守,勝跡莫傳訛。

偶為邀樽至,還因愛石留。文遊叨暇日,吏隱得滄洲。 歲老山應古,臺空夢亦浮。坐來無箇事,長嘯倚高秋。

《再遊香溪》
前人
编辑

高閣瞻雲近,平橋過樹低。皈依成野趣,流覽得新題。 人似蓬瀛外,天疑法海西。冥心初會處,莫遣午鶯啼。

《古洞仙蹤》
李正芳
编辑

古洞幽深壺裏天,異香馥馥透寒泉。數聲野鳥驚塵 夢,一局殘棋了世緣。雲鎖令威迷鶴嶺,花勾阮肇失 漁船。探奇指點成丹GJfont,時有黃粱散曉煙。

《翠光遺臺》
前人
编辑

驅馬行春薄暮回,土人指點翠光臺。殘棋枯木啼黃 鳥,野渡斜陽照綠苔。經始正憐王GJfont熄,登臨翻惹雍 門哀。書生無計招逃屋,愁倚荒丘望草萊。

《天柱偉峰》
前人
编辑

突兀亭亭聳碧空,誰排屏障漢江東寒凝澗底千年 雪,雲鎖山腰萬樹楓。浪說擎天煩八柱,閒來憑檻俯 孤鴻。奇峰中立渾無倚,欲借高標挽世風。

《石梯遠渡》
前人
编辑

裊裊風帆野渡輕,淼茫煙雨暮潮平。橫江孤鶴鳴紅 樹,繞岸寒鴉點綠萍。款乃數聲連澤國,翠微一帶擁 山城。石梯擊汰郵亭遠,為戀清光步月明。

《牛山疊嶂》
前人
编辑

瘦骨崚嶒鎖綠苔,千年壁立大江隈。櫪槽傍斗吞雲 漢,頭角凌霄倚帝臺。喘月無勞丞相問,度關疑伴異 人來。荒山滿目愁耕耨,欲倩神工闢草萊。

《漢水晴波》
前人
编辑

天回銀漢入秦疆,攬勝憑欄一望洋。水色連空迷野 渡,浪花搖影度鳴榔。落霞凝碧浮GJfont月,晴日流虹亂 曉光。寄語馮夷須斂跡,荒城猶未復逃亡。

《五峰梵鐘》
前人
编辑

神物遙傳不記年,數聲風送自遐天。星殘萬壑流遺 響,月落千門散曉煙,雷鼓遠聞驚鶴舞。豐山靈應起 龍眠。姑蘇曾憶寒山夜,又伴清音到漢川。

《長灘漁火》
前人
编辑

秋水長天入望賒,熹微野火隱蒹葭。半鉤淡月穿漁 網,數點殘星落釣沙。傍楫浪猜螢度壑,映江渾似月 生。花憑虛未遂澄清願,明滅愁看暮雨遮。

《夏泛舟黃洋河登龍王廟》
劉宇
编辑

晚來閒步偶登臺,坐對溪山眼界開。仗簇千峰迎郡 合,帶縈一水抱城迴。嚶嚶夏木聞啼鳥,浩浩波濤響 怒雷。為向龍神乞靈貺,挽將清漢洗塵埃。

《春夜飲六峰寺》
前人
编辑

春江帶雪訪禪關,路入崎嶇野寺間。屏疊翠微千嶂 合。山含清淺六峰寒,老僧燈話渾農事,村酒筒傳近 夜闌。欲學無生因問舍,小樓幾共月輪團。

《香溪暮歸》
劉紹基
编辑

晴來爽氣蘸柴門,採藥獨行溪上原。歸馬別山山欲 暮,萬家燈火送黃昏。

興安州部紀事编辑

《州志》:周孝王十三年,大雨雹。牛馬凍死,漢江冰。 《莊子·天地篇》:子貢南遊於楚,返於晉,過漢陰,見一丈 人方將為圃畦,鑿隧而入井,抱甕而出灌,搰搰然用 力甚多而見功寡。子貢曰:有械於此,一日浸百畦,用 力甚寡而見功多,夫子不欲乎。為圃者仰而視之曰: 奈何。曰:鑿木為機,後重前輕,挈水若抽,數如泆湯,其 名為槔。為圃者忿然作色而笑曰:吾聞之吾師,有機 械者必有機事,有機事者必有機心。機存於胸中,則純白不備;純白不備,則神生不定,神生不定者,道之 所不載也。吾非不知,羞而不為也。子貢瞞然慚,俯而 不對。按子貢遇丈人處在州城東北隅,見《州志》古蹟考。 《州志》:春秋之世,庸人與百濮伐楚。楚莊王三年滅庸。 戰國楚將屈丐為秦所殺,遂取丹陽漢中之地。 秦惠王始置西城縣,屬漢中郡。於洵水置關,名洵關。 以上庸縣領之,屬漢中郡。

漢高祖遣酈商攻洵關,定漢中地。

東漢置西城郡領長利縣,自此另為郡,不屬漢中矣。 建安二年九月,漢水漲溢,民多傷害。

二十四年,先主命孟達從秭歸,北攻房陵,進攻上庸。 太守申耽降,先主加耽征北將軍,領上庸太守以弟 儀為西城太守建信將軍。劉封與達爭忿達降魏。魏 文帝善達封平陽侯,合房陵上庸西城為一郡。以達 領新城太守。申儀、申耽俱叛降魏。改西城郡為魏興 郡。假申耽懷集將軍。是年八月,漢水漲溢,州城崩圮。 魏明帝太和元年十二月,孟達以上庸降蜀,諸葛亮 以魏延守魏興。

二年正月,司馬懿領兵討達,八日而至新城,斬達。蜀 兵救之。至伎陵城而還。先是,曹真欲由斜谷侵漢。魏 主詔司馬懿泝漢水由西城與真會漢中。至是,魏興 復歸於魏。

晉吉挹為梁州都護,兼魏興太守。孝武帝太元四年 己卯四月,秦苻堅使韋鍾伐魏興。吉挹於急口岐山 為壘堅守三年,力不能抗,死之。遂取其地。

《州志》:梁時,漢水溢,居民避於趙臺山。

《隋書·李襲志傳》:襲志為安康丞,蕭銑林士弘屢攻之 不下。聞煬帝喪,與士民縞素三日,固守二年,力窮寡 援為銑所陷。

《唐書·崔偉傳》:偉字堯封。中和二年,為金州刺史。黃巢 亂,偉保守封疆民賴以安。從太白山人之策,掘破牛 山黃巢軍敗。

《裴瑾傳》:瑾金州刺史,絕高弛隙去水禍,闢地皆成稻 粱。

《宋史·魯有開傳》:有開知金州,有蠱獄,坐死者數十人, 有開曰:欲殺人,衷謀之足矣,安得若是眾耶。訊之果 誣。是時,天方旱,獄白而雨。

《州志》:皇祐四年,漢陰縣沒於水邑,令甄履築城。是年 改西城縣令。

至和二年,復築漢陰城。

《宋史·王彥傳》:彥,字子才。高宗建炎中,號稱名將。知金 州。襄陽賊桑仲犯境。直搗金州白土關,彥遣將擊之。 為仲所敗。彥勒兵趨長沙坪,阻水據山,設伏以待仲。 敗走奔白磧。

《州志》:高宗紹興元年,遷漢陰縣於新店,即古之安陽 驛也。

二年,置金均房州鎮撫使司。是年,張浚率兵次金州。 壬子,火燔州治官舍民居殆盡。

三年,王彥守金州。金撒離喝,自商於直搗上津。攻金 州。彥以三千人迎敵,戰敗。退保石泉。金兵屯饒風。劉 子羽命田晟守饒風關。吳玠自河池日夜馳三百里 援之。以黃柑遺敵曰:大軍遠來。聊用止渴。撒離喝大 驚。以杖擊地曰:爾何來速耶。遂悉力仰攻關。玠軍弓 弩亂發,大石摧壓,如是者六晝夜。死者山積。敵乃更 募死士,由間道繞出玠後,乘高以闞,饒風諸軍不支 遂潰。玠退保西城縣,子羽退保三泉縣,金兵遂入漢 中,四川大震。

《宋史·吳挺傳》:挺都督金州。紹興中,暴水入城,挺賑被 水者,復增築長隄,軍中置互巿,以來羌馬,西路騎兵 遂雄天下。

《州志》:孝宗淳熙十一年,大旱。

十二年,饑。

寧宗慶元五年,御書枕戈二字,賜郭倪,立碑西城縣。 理宗端平三年丙申,金州守和彥威通判蹇彝,元兵 至饒風,威與統制張珍提兵五千從箐口十八谷搗 其虛。元兵數攻饒風,彥威引還。明年六月元兵攻金 州城,彥威與彝之子俱死之。元兵從谷中奄至百道 來攻。城遂陷,由是州縣俱為元有。

元泰定四年八月,地震。自泰定至天曆,數歲不雨。斗 米十三緡,餓殍載道。

明太祖洪武五年戊子,改遷平利縣。先是長利縣舊 治在白土關東。既而遷於白土關壩河之北石牛河 口,爾時為大水所摧。至是,始改遷於女媧山之西,灌 溪河口。

成祖永樂八年,大水。

十四年,大水淹沒州城公私廬舍,無存。

憲宗成化八年,漢水漲溢,淹沒城郭居民。

十二年,饑疫。

成化間,土人耕地得碣刻舜陶河濱處,守臣以聞,立 廟春秋祀焉。

武宗正德二年丁卯,大水。四年、五年,並饑。

世宗嘉靖二年癸卯,大水。

七年戊子,大饑。

十一年壬辰,大水。

十三年、二十三年、三十一年,並饑。

四十年,旱。

四十一年,蝗。

穆宗隆慶十一年癸未夏四月,猛雨數日,漢水漲溢 水高城陴丈餘,金城淹沒,溺死五千餘人。有闔門全 溺,無攷者無筭。

二十一年癸巳,大饑,死者滿道路。

三十八年庚戌十二月,晦,雷電大雨,晝晦。

四十一年癸巳夏四月,雹如雞卵。

四十二年甲寅二月地一日,再震饑。

興安州部雜錄编辑

《州志》《帝王世紀》曰:昔虞帝嘗居此。名姚墟。《通典》又名 媯墟。今州城漢江之北,其遺址也。

《敖翔社倉記》:秦郊古越州地。

《舊志》:據唐人方干之詩,則安陽城,當逼邇漢江。又當 在漢陽之北。

《漢陰志》:安陽在石泉縣境。

興安州部外編编辑

《傳燈錄》:呂巖字洞賓,遊擂鼓臺,聽黃龍機禪師說法。 師知其仙也。詰曰:座下何人。答曰:雲水道人。師曰:雲 盡水乾時如何。洞賓不能答。師復語曰:黃龍出現。洞 賓留詩云,棄卻瓢囊擊碎琴,如今不戀汞中金。自從 一見黃龍後,始悟從前錯用心。

《州志》:郭尚GJfont一名郭馬兒賣酒翠光臺下,有道人呂 姓在柴扉道院中往來。尚GJfont店中,飲尚GJfont不取值。如 是數年,道人授一丸投龍窩水中,即成酒。道人去後, 數年復來,攜尚GJfont往香溪煉丹,浴於銷金池中從翠 光臺端飛去。按銷金池在今南門外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