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576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五百七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五百七十六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五百七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五百七十六卷目錄

 寧夏衛部彙考

  寧夏衛建置沿革考

  寧夏衛疆域考形勝附

  寧夏衛星野考

  寧夏衛山川考水利附

  寧夏衛城池考

  寧夏衛關梁考

  寧夏衛封建考

  寧夏衛公署考

  寧夏衛學校考書院社學附

  寧夏衛戶口考

  寧夏衛田賦考

  寧夏衛風俗考

  寧夏衛祠廟考寺觀附

  寧夏衛驛遞考

  寧夏衛兵制考

  寧夏衛古蹟考

 寧夏衛部藝文

  送散騎常侍赴朔方    唐皇甫冉

  送李騎曹之靈武      郎士元

  送鄒明府遊靈武       賈島

  夏城坐雨        明李夢陽

  夏城漫興          前人

  過田州故城        齊之鸞

 寧夏衛部紀事

職方典第五百七十六卷

寧夏衛部彙考编辑

寧夏衛建置沿革考      《通志》编辑

本衛

春秋時羌戎所居,秦為上郡地,漢置朔方郡,晉亂赫連,夏建都於此,後魏始置夏州,西魏置弘化郡,後周改懷遠郡,隋為朔方郡,唐置夏州,或為朔方郡,唐末拓跋思恭鎮夏州,遂世有其地,宋景德間,其孫德明城懷遠鎮,為興州以居。元昊升興慶府,又改中興府,元置寧夏路,明初改寧夏府,後廢。洪武九年改置寧夏衛,後增寧夏前、後、左、右、中、屯,凡六衛。

皇清因之,裁寧夏前、中屯二衛,興武鳳翔二所。

寧夏後衛

漢為河南地,明正統九年,置花馬池營,弘治十五年,置守禦千戶所,正德元年改置寧夏後衛,

皇清因之。

寧夏中衛

唐靈州地,元置應理州,屬寧夏路,明洪武初,州廢,三十二年,移建寧夏中衛。

皇清因之。

靈州千戶所

秦屬北地郡,漢惠帝四年,置靈州縣,屬北地郡,南北朝後魏置靈州,後周置普樂郡,隋初郡廢。大業初,置靈武郡。唐為靈州,或為靈武郡。大都督府屬關內道。宋咸平時李繼遷叛,陷靈州,改為翔慶軍。元屬寧夏總管府,明州廢置,守禦千戶,所屬寧夏衛。

皇清因之。

寧夏平魯千戶所

明永樂初置平魯城,嘉靖三十年設守禦千戶,所屬寧夏衛。

皇清因之。

寧夏衛疆域考        《通志》编辑

本衛

東至省嵬墩外境二百里。

西至賀蘭外境一百里。

南至慶陽府界三百六十里。

北至西瓜山外境二百九十里。

東南至延綏界三百五十里。

東北至

京師三千六百四十里。

西南至固原界四百里。

東西廣八百里,南北袤四百里。

寧夏後衛

衛東南三百五十里為後衛,西至興武衛界一百二十里。

南至環慶界二百八十里。

北至沙漠。

東至榆林定邊界三十里。

東西廣二百一十里,南北袤一百九十里。

寧夏中衛

衛西南三百六十里為中衛。

西至邊一十五里。

東南至靈州半個城二百六十里。

西南至蘆溝靖魯界三百一十里。

東西廣四百里,南北袤二百一十里。

靈州千戶所

衛南三百五十里為靈州,東至後衛界二百四十里。

西濱黃河。

南至慶陽府甜水堡界二百九十里。

北至長城七十里。

東西廣一百三十里,南北袤二百九十里。平魯千戶所

衛北一百二十里為平魯,東至黃河一百一十五里。

西至賀蘭山六十里。

南至洪廣堡六十里。

北至鎮遠關九十里。

東西廣一百里,南北袤一百三十里。

形勝附           《衛志》编辑

本衛

赫連夏京都頌:背名山而面洪流,左河津而右重塞。

左距豐勝,右帶蘭會,黃河遶其東,賀蘭聳其西。西北以山為固,東南以河為險。

黃河襟帶東南,賀蘭蹲時西北。

背山面河,四塞險固。

西據賀蘭之雄,東據黃河之險。

寧夏後衛 靈夏肘腋,環慶襟喉。

寧夏中衛 邊陲要路,負山阻河。左聯寧夏,右通莊浪,東阻大河,西GJfont沙山。靈州千戶所 西陲巨屏,北控河朔,南引慶涼。

寧夏衛星野考        《衛志》编辑

衛屬總

寧夏屬雍州,天文井鬼分野,以其地偏西兼得尾柳斗樞。

井八度三十四分九十四秒,入鶉首之次,辰在未。

赤道井三十三度三十分,鬼二度二十分,尾十九度一十分,柳十三度三十分。

黃道井三十一度一分,鬼二度十一分,尾十七度九十五分,柳十三度。

寧夏衛山川考  《通志》《朔方新志》合載编辑

本衛

賀蘭山 在衛西六十里,丹崖翠壁,巍峻鉅麗,盤踞數州,山上多青白草,遙望如駮馬,北人呼駮馬為賀蘭,故名。鮮卑之類,多依山谷為氏族。今賀蘭姓者,亦以依此山也。

峽口山 在衛西南一百四十里,兩山相夾,黃河經其中,又名青洞峽,山有古塔百八座。莎羅模山 在衛西南一百里。

麥垛山 在衛東北三百里,山勢高聳如麥垛。居中山 在衛東南二百六十里。

黃草山 在衛北二百二十二里,其上草色皆黃,以此得名。

省嵬山 在衛東北一百四十里。

西瓜山 在衛東北二百八十里,以形似,故名。石嘴山 在衛東北二百里,突如石嘴。

雪山 在黃河南,近平涼蘭州界。

黑山 在衛東北二百里,賀蘭山尾也,形如虎踞,飲河抗隘。

冷山 在黃河南,近平涼府蘭州界。

天都山 在鎮武軍西北一百五十里。

狼山 在舊韋州所東南二百九十里,其山多狼,故名。

三山 在舊韋州所東二百里,三峰列峙。子山 在三山南,溪澗險惡,豺虎所居,人跡罕到,山出子木。蠡山 在舊韋州所西二十里,舊名無考,明慶

藩長史劉昭以其山峰形狀如蠡,因此得名。八山 在舊韋州所西南八十里,其色駁雜,故名。與鹿山近。

快活林 在衛西十里,豐水草,宜孳牧。

黃河 在衛東南四十里。

黑水 在衛東,一名哈剌兀速,水西流,注於黃河。

清水 在衛南三百五十里故鳴沙州城南,即葫蘆水也。

長湖 在衛西南十五里。

觀音湖 在衛西北九十里,賀蘭山大水口。月湖 在衛北三十五里,以形似月,故名。巽湖 在衛東南三十五里。

金波湖 在衛北。

三塔湖 在衛東北三十里。

東湖 在舊韋州所東一里。

鴛鴦湖 在舊韋州所東湖北一里。

滾泉 在靈州所金積山東麓,水自池湧出,高一二尺,如沸湯之狀,清潔可飲。

富泉 在舊韋州所西蠡山下,水甚美。

應理州渡 常樂渡  永康渡 俱在中衛南二十里之間。

寧夏後衛無考

寧夏中衛

石空寺山 在衛東七十里,山有石空寺。米缽山 在衛南七十里,因山有米缽寺,故以為名。

沙山 在衛西五十里,因沙所積,故名。

大沙子山 舊應理州西南,俗呼扒里扒沙,迤西近莊浪、涼州諸界。

啟剌八山 在衛之大河西北。

觀音山 在衛北五十里,山有觀音洞,故名。馬槽湖 在衛東北二十五里,以形似名。龍潭泉 在衛西二十里,其水四時瀦蓄,冬不凝冰,禱雨有應,一名煖泉。

野馬泉 在衛北二十里。

蒲塘 在衛北四十里,塘中多產蒲草。

洛陽川 在衛西二百五里。

靈州千戶所

瓷窯山 所東北六十里,為陶冶之所。

平山 所東北八十里,以形名。

馬鞍山 所東北五十里,以形似名。

炭山 在所南五十里。

金積山 在所南二百里,山多赭土,日照其色如金,山北崖下有水,亂滴如雨,旱禱即應。天麻川 在所東北,至龍谷路入靜邊界。蒲草湖 在所東南十里。

草場湖 在所南三十里。

孛羅臺湖 在所南。

平魯千戶所無考

水利附编辑

本衛

漢延渠  唐來渠 自硤口東鑿河引流數里許,有閘以洩蓄水,漢延流遶鎮東,逶迤而北,延長二百五十里,支流陡口三百六十有九。唐來流鎮西,逶迤而北,延長四百里,支流陡口大小八百有八。餘波皆入於河。四月開水澆灌,自下而上,官為封禁,少不如法,則田涸民困,公私無倚此。寧夏恃以為重者,此二渠也。

唐漢二壩 黃河由崑崙積石入硤口,遶寧夏東直流而北,河口東曰漢,西曰唐肇,自董文用郭守敬開導,授民其利遠矣。

貼渠 在城西南而流北,與唐壩同口異閘。新渠 在城南,遶東而流北。

紅花渠 抱城東南而流北。

良田渠 在城西而流北。

滿達剌渠 在城西北轉流東北,俱唐來之支渠。

東南小渠 引紅花渠水,飛槽跨壕入城。西北南小渠 二引唐來渠水,飛槽跨壕入城,永樂甲申,總兵官何福以城中地鹼水鹹開,竇引渠入城灌園,周流汲飲。

漢唐正閘 二水至二壩,為閘所束,勢洶湧,故以巨木障其旁,與底、中流列柱分為三閘,駕橋構宇於上,亦奇觀也。

王現湃 逼近黃河乃迎水者,最為緊要。明嘉靖間被水衝崩,渠涸人憂,巡撫王崇古檄所司督夫計日程,能工堅永利。

蔣淮湃 逼近漢延渠,河水洶湧,漸次淘汕,止存一線,深為喫緊。明萬曆間,巡撫崔景榮檄屯田都司陳愚直捲疊完固,水患得弭。

張貴湃 新增障貼渠東岸者。

陳敬壅水湃 支屬唐渠在寧化寨段。

槽八 跨渠過水漢四唐四。

瀉水暗洞 舊在王澄堡段,木造節年,宿水壅積,撤瀉不便,巡撫崔景榮檄同知王三錫相其地利,於張政堡段督夫採石,創新洞,瀉城南諸堡宿水第洞口,迤東地有黑沙,湃岸難立。靖鹵渠 乃元昊廢渠也,舊曰李王渠,疑即古之艾渠。

寧夏中衛

美利渠 舊名蜘蛛,長五十八里,溉田三百餘頃。

石空渠 長七十三里,溉田百七十餘頃,明弘治初參將韓玉又加修濬,口狹腹闊,俗呼缸子渠。

白渠 長四十二里,溉田百七十頃。

棗園渠 長三十五里,溉田九十餘頃。

中渠 長三十六里,溉田百二十餘頃,以上五渠在河西。

羚羊角渠 長四十八里,溉田四十餘頃。七星渠 長四十三里,溉田二百一十餘頃,與鳴沙州共。

貼渠 長四十八里,溉田二百二十餘頃。羚羊店渠 長四十五里,溉田二百二十餘頃。夾河渠 長二十七里,溉田四十餘頃。

柳青渠 長三十五里,溉田二百八十四頃。勝水渠 長八十五里,溉田百五十餘頃,以上七渠在河東。

靈州千戶所

漢伯渠 引河流長九十五里,明洪武初濬之,灌田七百三十餘頃。

秦家渠 古渠也,引河流長七十五里,灌田九百餘頃,而里仁、李羅、大中皆其支渠。

閘 二:大明漢、伯秦漢,渠口水利不通,巡撫崔景榮檄令以石券成水澤,既疏生民永利。張公堤 河東道張九德築長湃,民懷其惠,以張公名之。

寧夏衛城池考        《衛志》编辑

本衛

寧夏衛城池 漢朔方地,宋景德間趙德明內附,假以本道節制,始遷改興州,今城寔其故址。圍一十八里,東西袤於南北,相傳以為人形,元末寇亂難守,棄其西半。正統間以生齒繁庶,復築其所棄,即今之新城,統甃磚石環城,引水為池,城高三丈六尺,基闊二丈,池深二丈,闊十丈。門六:東曰清和,南曰南薰,南薰之西曰光化,西曰鎮遠,北曰德勝,德勝之西曰振武。重門各三,內城大樓、六角樓四,壯麗雄偉,上可容千人,懸樓八十有五,鋪樓七十,外建月城,城咸有樓,南北有關。萬曆二十年,兵變。灌城間有浸圮,諸樓皆燬,逾年,巡撫周光鎬、副使尹應元再一修之,嗣是巡撫楊時寧、黃嘉善、崔景榮相繼修建,城樓漸復舊制,仍為巨鎮偉觀。

後衛城池 週圍七里二分,高三丈,池深一丈五尺,闊二丈,舊城築於明,正德八年在塞外花馬鹽池北,天順間改築,今城門有二:東曰永寧,北曰威勝。萬曆三年,開南門曰廣惠。萬曆八年,巡撫蕭大亨題允磚包。

中衛城 周圍四里三分,明正統初,指揮仇廉奏,益五里八分,天順間,參將朱榮奏,益七里三分,高三丈五尺,池深一丈,闊七丈八尺,門二:東曰威振,西曰鎮遠。嘉靖初,開南門一。萬曆初年,巡撫羅鳳翱加東關,圍二百四十八丈。十一年,巡撫張九一題准GJfont包。

寧夏衛關梁考        《衛志》编辑

本衛

長城關 在花馬池城北六十里,即總制王瓊棄長城所築之溝壘也。長五十里,關門上有樓,高聳雄壯。

北門關 開鎮置鎮遠關,去平魯城北八十里,是寧夏北境極邊之地,關南僅五里,為黑山營,倉場皆備。

赤木口關 口寔劇衝,可容千馬,今廢。

勝金關 在中衛東六十里,山河相逼,一線之路以通往來,一夫扼之,萬夫莫過。

官橋   板橋   通濟橋

魏信橋  張政橋  五道渠橋

王保橋  楊順橋  金貴橋

潘昶橋  王澄橋 以上跨漢渠

玉泉橋  寧化橋  社稷橋

賀蘭橋  保來橋  新立橋

站馬橋  天生橋  滿達剌橋

閆貴橋  張淮橋 以上跨唐渠

吳華橋  郭陽橋  鄭家橋

閔家橋  楊芳橋  黃泥岡橋

朱家橋  新墩橋 以上跨良田渠

茆家橋  上紅花橋 下紅花橋

盛賓園橋 王源橋  王木匠橋

駱家橋  侯儀賓橋 杜家橋

李福榮橋 陳油房橋 以上跨大新渠。永通橋 跨城南里許。

葦莊橋  紅廟橋  葉卜花橋

倒灣橋  校尉橋  駱駝橋 以上跨紅花渠。

津渡三

高岸橋  李祥橋  橫城橋 漢渠迤東大河之渡。

寧夏後衛無考

寧夏中衛

大通橋 在城東。

鎮遠橋 在城西。

綠楊橋 在城南。

常樂渡 在城南十里。

永康渡 在城南二十里。

靈州千戶所

通濟橋  定朔橋

寧河渡  馬頭渡  高崖渡

平魯千戶所無考

寧夏衛封建考        《衛志》编辑

慶王 名GJfont,太祖高皇帝第十六子,建國於夏。慶靖王 長子秩煃,襲封慶王,諡曰康。

慶莊王 長子寘錖,封洛交王,襲封慶王,諡曰恭。

慶恭王 長子台浤,襲封慶王,諡曰定。

慶定王 長子鼒櫍,冊封慶世子,諡曰端和,無嗣,次鼒枋,封桐鄉王進封慶王,諡曰惠。

慶惠王 長子倪GJfont,襲封慶王,諡曰端。慶端王 長子伸域,封綏德王,襲封慶王,諡曰憲。

慶憲王 長子帥鋅,襲封慶王。

寧夏衛公署考        《衛志》编辑

本衛

衛署 在南薰門西。

察院 二處俱在衛城。

天使館 在城中新街。

皇華館 在南薰門外五里。

受降館 二處:一在養濟院北,一在馬神廟西。僧綱司 在寧靜寺。

番僧綱司 在報恩寺。

道紀司 在清寧觀。

寧夏倉 在報恩寺東。

左倉   右倉 在儒學前,因開雲路闢右倉為二。

前倉 在鑾駕庫東。

新倉 在城隍廟後。

預備倉 在報恩寺西。

廣裕庫 在寧夏倉內,大使帶領之。

養濟院 在預備倉北。

寧夏後衛署 在本衛城中。

總督府  都察院 俱在本衛。

防秋道衙 定邊道衙 部道亭 俱在本衛。總兵官行府 二處在本衛。

遊擊府中軍廳 在本衛。

常濟倉  備急倉 俱在本衛,所屬安定,鐵柱泉各有倉。

寧夏中衛署 在本衛城中。

神機庫 在本衛城中。

應理倉 在本衛城中,所屬石空鎮魯鳴沙,古水各有倉。

靈州所署 在本所城中。

察院 在本所城中。

總兵官行署  副總兵官行署 俱在本所。城中

接官廳 在南關外。

神機庫 在本所城中。

靈州倉 所屬橫城,紅山、清水、鹽池、紅寺、石溝、韋州各有倉。

平魯千戶所署 在本所城中。

察院 在本所城中。

兵車廠 在本所城中。

平魯所倉 所屬金貴、李綱、威鎮各有倉。

寧夏衛學校考書院社學附编辑

《通志》《衛志》合載

本衛

寧夏衛儒學 在衛治西北,明洪武二十九年,鎮人朱真奏設。成化六年,巡撫張鎣重修,大學士彭時記。弘治十六年,巡撫劉憲,萬曆二年巡撫羅鳳翔相繼增修。

商學 明天啟元年,張九德提督學政奏設,以惠商人。

揆文書院 在寧夏學東,初建奎星樓,東名養正書院。明嘉靖戊戌創始也,後甲子年間移建於此。萬曆初重加修葺,其宇而益之。三十八年,分東西十號,群學之譽髦十人,月給廩餼,每旬令二廳試課,作人之功,遠邇頌之。

學田 明隆慶五年,巡撫張蕙置,慶王及諸郡藩捐祿共得田三百餘畝,以供書院考課之用,日久田廢,後至萬曆二十八年,巡撫楊時寧捐銀一百五十五兩,置田三頃二十一畝,三十三年巡撫黃嘉善捐銀三十五兩二錢五分,置田七十三畝,二項每畝徵米麥五斗,歲入糧一百九十七石,以周貧生婚喪之用。

寧夏後衛儒學 在衛治東北,明嘉靖二十九年,巡撫王邦瑞奏建。

朔方書院 在後衛,嘉靖四十五年,戶部郎中蔡國熙建。

寧夏中衛儒學 舊在衛治東北,明正統中,鎮撫陳禹奏建,後巡撫都御史徐廷璋徙衛東南。弘治十三年,巡撫王珣拓修。

靈州千戶所儒學 在所治東南,明弘治十三年,巡撫王珣奏設靈州,建州學。十七年,州革,學廢。正德十三年,巡撫王時中復奏,改所學。平魯千戶所無考

寧夏衛戶口考        《衛志》编辑

衛屬總

原額戶二萬九千三百三十七,

口五萬六千四百四。

今額戶二萬九千二百五十四,

口五萬六千二百九十一。

寧夏衛戶五千九十,口八千二十一。

左衛戶五千一百一十,口八千九百五十六。右衛戶九千三百,口七千二百有三。

前衛戶三千五百八十,口五千三百八十四。中屯衛戶三千五百四十七,口五千八百五十三。

後衛戶一千三百四十二,口二千四十一。中衛戶一千九百有三,口四千六十九。

靈州所戶一千七十四,口二千三百有六。韋州群牧所戶二百七十九,口四百五十七。興武戶四百五十二,口一千二十四。

廣武戶一千四百有一,口八千有五。

平魯所戶一千九十,口二千二百八十七。鳴沙州戶三百有五,口七百八十五。

寧夏衛田賦考        《衛志》编辑

衛屬總

原額田一萬八千八百三十二頃五畝五分九釐。

寧夏衛原額田二千七百六十八頃一十六畝八分二釐一毫。

左屯衛額田三千八十三頃九十五畝二分一釐四毫。

右屯衛額田一千五百七十四頃一十一畝九分一釐五毫八絲。

前衛額田一千四百三十四頃三十八畝七分四釐二毫二絲。

中屯衛額田一千九百四十六頃四十八畝五分五釐。

中衛原額田二千一百三十頃二十八畝一分三釐二毫。

平魯所額田五百八十三頃二十六畝二分二釐。

靈州所額田九百五十一頃七十三畝三分八釐。

後衛額田四千三百五十九頃六十一畝六分一釐五毫。

萬曆七年己卯,後河沙囓沒,壬辰兵變,人田兩無稅課,銀草歲有停徵,其田尚懸,未奉題豁田一千九百八十四頃五十八畝一分七釐五毫,見徵田一萬六千八百四十七頃四十二畝四分一釐五毫。

寧夏衛見田二千六百六頃四十七畝六分三釐六毫。

左屯衛見田二千九百八頃六十一畝三分一釐四毫。

右屯衛見田一千四百八十六頃一十四畝七分一釐五毫八絲。

前衛見田一千二百一十一頃九十九畝九分四釐二毫二絲。

中屯衛見田一千八百八十八頃九十畝九分五釐。

中衛見田二千九十七頃二十八畝四分三釐二毫。

平魯所見田四百九頃七十五畝三分八釐。靈州所見田八百一十頃一畝四分三釐。後衛見田一千四百六十五頃七畝。

寧夏七衛二所

原額夏秋徵糧一十四萬八千五百三十九石九斗二升二勺。

穀草一十九萬二千六百五十五束,因馬草不給,五畝增納一束。

地畝銀一千二百九十五兩五錢一分八釐,因馬草價不給,每畝增銀一釐。

折糧草銀一千八百七兩六錢一分。

萬曆七年至嘉靖庚子,節次停徵夏秋糧一萬一千二十九石二斗一升七合八勺三抄。穀草一萬二千二十八束四分二毫三絲四忽。地畝銀八十四兩一錢八釐二毫九絲三忽。折糧草銀一百九十三兩八錢四分五釐七毫八絲四忽。

見額夏秋徵糧一十三萬七千五百一十石七斗二合三勺七抄。

穀草一十八萬六百二十六束五分九釐七毫六絲六忽。

地畝銀一千二百一十一兩四錢九釐七毫七忽。

折糧草銀一千六百一十三兩七錢六分四釐二毫一絲六忽。

寧夏衛見徵夏秋糧二萬七千二百八十八石二斗四升九合四勺七抄。

穀草三萬八千一百四十束一分四釐八絲六忽。

地畝銀二百二十八兩六錢二分五釐七忽。折糧草銀二百四十一兩三錢八分七釐一毫八絲四忽。

歲春三月,發羡卒修浚漢唐等渠,秋八月採秋青草四十五萬一千三百束。

表田一十頃,糧八十石,供總府進表之用,餘衛同。

公用田五頃二十八畝,歲用羨卒六十一佈種,徵糧四百二十二石,貯藥局以供官軍藥餌,各衛紙筆燭炬,餘衛同。

樣田四頃八十五畝五分糧二十八石八斗二升,折銀貯寧夏庫。

左屯衛見徵夏秋糧三萬一千三百四十四石

六斗三升八合七勺。

穀草四萬五千九百六十六束九分六釐四毫。地畝銀二百七十二兩五錢六分六釐九毫三絲。

折糧草銀二百三十一兩五錢一分二釐五絲八忽。

歲春三月,發羡卒修浚漢唐等渠,秋八月採秋青草三十四萬三千四百七十二束。

表田一頃五十畝,糧一百二十石。

公用田五頃五十畝,糧四百四十石。

樣田四頃八十五畝,糧二十八石八斗。

右屯衛見徵夏秋糧一萬五千一百七十二石六斗一升九合。

穀草一千二百五束一分九釐四毫。

地畝銀一百三十三兩一錢六釐一毫七絲。折糧草銀一百一十五兩三錢八分三釐三毫九絲二忽。

歲春三月,發羨卒修浚漢唐等渠,秋八月採秋青草三十五萬一千八百五十束。

表田一頃,糧八石。

公用田四頃,糧三百二石。

樣田四頃八十五畝,糧二十八石八斗。

前衛見徵夏秋糧一萬四千九石二斗六合一勺。

穀草一萬九千二百四十八束。

地畝銀一百二十三兩二分五釐八毫四絲。折糧草銀一百五十六兩六錢二分一釐二毫二絲四忽。

歲春三月發羨卒修浚漢唐等渠,秋八月採秋青草八千六百五十束。

表田一頃二十畝糧八十石。

公用田四頃,糧三百石。

樣田四頃八十畝,糧二十八石八斗。

中屯衛見徵夏秋糧一萬七千五百四十四石二斗六升四合四勺。

穀草一萬七百三十三束一釐七毫。

地畝銀一百七十一兩三錢七分二釐三毫八絲。

折糧草銀四百一兩六錢九分八釐六毫六絲八忽。

歲春三月,發羨卒修浚漢唐等渠,秋八月採秋青草撒寧左等衛湖灘。

中衛見徵夏秋糧二萬六百四十一石六斗一升七合五勺。

穀草二萬二千四百六束七分四釐二毫。地畝銀二百三兩一錢六分八釐九毫。

折糧草銀三百四十五兩一錢二分八釐一毫。歲春三月發羨卒修浚美利等渠,秋八月採秋青草三十四萬八千三百七十束。

鳴沙州歲三月,發羨卒挑浚七星等渠,秋八月採秋青草八萬束,開豁亢旱渰淤。見徵草一萬六千一百三十九束。

廣武營歲三月,發羨卒挑浚石灰等渠,秋八月採湖灘草一十八萬八千三百束,正德年間開豁河崩灘,草七萬七千九百六十五束,實該草一十一萬三百三十五束,公用草五千一百束,平魯所見徵夏秋糧四千七百七十一石六斗七升四合六勺。

穀草六千六百五十二束九分八釐八毫八絲。地畝銀四十五兩四錢一釐九毫八絲。

折糧草銀五十八兩四錢一分三釐七毫八絲。後衛見徵夏秋糧一千四百六十五石三斗五升七合五抄。

靈州見徵夏秋糧七千一百九十四石八斗二升三合八勺五抄。

穀草九千七百四十束七分七釐五毫。

地畝銀五十三兩四錢三分五釐九毫五絲。折糧草銀一百九兩八錢一分二毫。

歲三月,發羨卒挑浚漢伯、秦壩等渠,八月採秋青草二十萬五百二十八束,瓦渠等里民田秋八月採秋青草四萬五千束。

寧夏衛風俗考        《衛志》编辑

本衛

《金史》:夏國贊彊梗尚氣,重然諾敢戰GJfont。《舊志》:尚詩書詞翰。

《新志》:重耕牧,閑禮義。

寧夏後衛 務耕牧,習射獵。

寧夏中衛 人性悍幹,以耕獵為事,孳畜為生。靈州千戶所 尚耕牧,工騎射,信禨鬼。

寧夏衛祠廟考        《衛志》编辑

本衛按各衛所祠廟闕略不詳,僅附本衛之內。社稷壇 在南薰門外西南。

山川壇 在社稷壇之西。

寶纛壇 在山川壇之西。

厲壇 鎮城靈州,中衛、後衛各一,皆在城北。城隍廟 在前衛東,明成化十三年建,中衛靈州廣武,後衛平魯各一。

旗纛廟 在新譙樓西,中衛廣武、後衛靈州各一。

東嶽廟 在清和門外,靈州、平魯、廣武、玉泉各一。

八蜡廟 鎮城在清和門外七里,中衛在東門外。

馬神廟 在帥府,西衛、廣武、玉泉、平魯、靈州各一。

漢壽亭侯廟 夏鎮,故有廟相傳,建於唐時,後衛、靈州、平魯、廣武、玉泉、中衛各一。

岳武穆王廟 明萬曆三十四年創建。

晏公廟 在鎮之感應坊。

三官廟 在承天寺前,南向後衛、中衛、平魯、廣武各一。

龍王廟 平魯大水口,一山石崖有泉,一股從神座後往,一股前流下山拜寺口,一廟前皆泉水,有塔二座,後衛、廣武、玉泉各一。

藥王廟 在永通橋之東,明萬曆三十八年建平魯一。

元帝廟 在左倉之南,後衛中衛廣武各一。三皇廟 在新城,明萬曆三十八年建。

雷尊廟 在新城,明萬曆二十四年建。

遺愛祠 在永通橋西。

楊王二公祠 俱靈州建,祀總督楊一清、王瓊。忠烈祠 在新城南,祀總督姜漢。

北祠 在北關本鎮,官死於敵者皆祀之。咸寧侯祠 在新關王廟西,明正德五年,遊擊將軍仇鉞平寘鐇變,鎮人立祠以祀之。

功德祠 五:一在前倉南,祀明巡撫王鑑川,一在譙樓地基,祀明巡撫黃梓山,一在南薰圈城東向,祀巡撫羅念山,今廢。一在王公祠東,祀巡撫楊小林,一在城隍廟前,祀總兵蕭亭。顯忠祠 明萬曆二十二年建,祀兵變遇害官生軍民。

貞烈祠 明萬曆二十年建,祀兵變遇害烈女,俱在馬營。

忠節祠 在常信堡,明萬曆二十年建,祀本堡被害忠節。

寺觀附编辑

寧靜寺 明正統年建,原降佛經一藏,南向,在舊城慶府迤西。

永祥寺 明正統年建,在馬營迤西,南向。報恩寺 明洪武年間建,在寧夏倉迤西,南向。承天寺 夏諒祚所建,明洪武初重修,在新城光化門迤東,東向。

土塔寺 明正統年建,在鎮遠門外,東向。黑寶塔 赫連勃勃重修,有古臺寶塔,在振武門外,東向,離城三里許。

紅花寺 在清和門外七里許,兵變廢。

邊寧寺 在右衛前,南向。

回紇禮拜寺 在寧靜寺北,東向,以上舊創。太平寺 在南薰門外,南向。

高臺寺 舊建城東二十里,為黃河崩沒,明萬曆三十年重建,在紅花渠東麗景園內,改名延慶寺,東向。

興國寺 舊名彌陀,在清和門之GJfont方,兵變毀。二十八年重修,東向,以上皆新建。

一百八塔寺 在硤口山。

大佛寺 在西路邊外,元昊時建。

牛首寺 在靈州西南。

永靜寺 在靈州城內。

興教寺 在靈州城內。

石佛寺 在靈州城北。

康濟寺 在韋州。

石空寺  米缽寺  羚羊寺 皆以山名,在中衛地方。

安慶寺 在鳴沙州城內,建於諒祚之時。弩兀刺 元之廢寺,在啟刺八山東。

慶壽寺 在廣武城。

弘福寺 在後衛城。

保安寺 在平魯城。

三清觀 在南薰門外GJfont方,明慶靖王建,永樂間聞於朝,實夏勝概,壬辰毀後重建。

清寧觀 在振武門內即元昊避暑宮,明萬曆二十年重修。

真武觀 在靈州城。

寧夏衛驛遞考        《衛志》编辑

本衛

寧夏在城驛 在南關內。

大沙井驛 石溝兒驛 鹽池驛

萌城驛  韋州驛 以上六驛俱在本城堡。河西寨驛 高橋兒驛 隰寧驛

寧夏衛兵制考        《衛志》编辑

本衛

土著額軍六萬一千九百有一,正額、召募、抽補、報效、土軍、甲軍、帶管,凡七等。

正額四萬一千二百三十三,七衛四所,儀長二司。

召募二千六百九十,寧、左、右、前、中、後,六衛。抽補五千五百三十七,衛三所。

報效一千九百七十六,靈州。

土軍三百五十一,靈州。

甲軍一千五百七十六,六驛七遞。

帶管八千五百四十五,七衛三所。

陝西備禦額軍一萬一千二百七十八,踐更為班者二,每班鎮城五路,各分其半。

實軍二萬四百二十九,寧夏衛九百七十六,左屯衛五百三十五,右屯衛五百八十,前衛五百有五,中屯衛三百六十餘,分列於在鎮,三營在外五路。

儀長二司軍八百六十。

甲軍一千五百三十九,壯士二百七十九。備禦實軍九千三百八十,頭班鎮城,河西路二千二百九十七,河東路二千一百一十。次班四千七百一十,分戍河西河東同。

家丁七千八百有三。

正兵營 旗軍二千三百七十九,家丁一千三百八十九。

奇兵營 旗軍一千七百二十六,家丁六百有三。

遊兵營 旗軍一千六百一十五,家丁四百八十二。

前後司 旗軍一百六十,前司家丁二百五十六,後司家丁一百有七。

在城驛 甲軍二百五十一。

中路靈州營 旗軍一千一百八十七,家丁四百六十六,甲軍一百八十,備禦軍五百一十二。右司 家丁二百有四。

橫城堡 軍丁四百七十七。

清水營 軍丁五百有三。

紅山堡 軍丁四百有五。

小鹽池 旗軍三百九十一,甲軍三百四十。紅寺堡 旗軍一百四十九。

石溝 壯丁一百四十六,甲軍二百四十。韋州群牧所 旗軍四百一十七,甲軍一百八十九。

大沙井 甲軍一百二十。

隰寧堡 甲軍一百二十,壯丁二十五。

萌城驛 甲軍一百九十九,壯丁二十五。東路花馬池營 旗軍九百八十八,家丁一千四百八十八,備禦軍六百五十七。

安定堡 軍丁五百九十六。

鐵柱泉堡 軍丁二百五十六。

高平堡 軍九十九。

興武營 旗軍四百一十三,家丁五百一十五,備禦軍七百有一。

毛卜刺堡 軍丁三百二十。

永清堡 軍丁二百七十七。

西路中衛營 旗軍一千二百有六,家丁六百有一,備禦軍三百一十一。

石空寺堡 軍丁三百九十一。

古水井堡 軍丁七百三十三。

鎮魯堡 軍丁一百三十三。

永興堡 軍丁一百一十五。

鳴沙州 旗軍一百二十。

廣武營 旗軍七百七十三,家丁一百五十九,備禦軍二百有六。

棗園堡 軍丁一百八十。

張義堡 壯士八十三。

渠口堡 軍一百。

南路玉泉營 旗軍九百六十五,家丁三百二十三,備禦軍二百名。

大壩堡 軍丁四百五十二。

平羌堡 軍丁一百四十五。

北路平魯營 旗軍六百四十二,家丁五百一十三,備禦軍二百三十二。

威鎮堡 軍丁一百五十七。

李綱堡 軍丁二百八十四。

金貴堡 軍丁二百有九。

洪廣營 旗軍三百,家丁五百二十,備禦軍二百二十。

鎮朔堡 軍丁二百有七。

鎮北堡 軍丁一百六十一。

寧夏衛古蹟考        《通志》编辑

本衛按各衛所古蹟闕略不詳,統附本衛之內。朔方古郡 漢武帝元朔二年,遣衛青、李息出雲中,歷高闕,遂至符離,收河南地,置朔方郡。富平故城 在省嵬城西北,秦置北地都尉治。河目縣故城 在黃河南。

歷城 在衛北百里,漢置渾遠都尉理所,後魏太和初三齊平徙,歷下人,居此遂有歷城之名,後周因置歷城郡,旋廢。

上河城 世謂之漢城,薛瓚以上河在西河富平縣,昔馮參為上河典農都尉治所。

保靜城 在衛西南八十里,漢築,乃舊薄骨律鎮倉城也,後魏立弘靜鎮,徙關東人以充屯田。隋立為縣,有典農城在其內,宋陷於趙德明,改為靜州,明為屯軍居住。

吳城 在衛城北七十里,赫連勃勃嘗遊憩吳山而歎曰:美哉斯阜,臨廣澤而帶清流,吾行地多矣,自馬嶺以南,大河以北,未有若斯之壯麗者。因築城曰吳城。隋置白城鎮,旋廢。

珍珠樓  通天樓 俱在統萬城內,皆勃勃時建。

夏州城 在衛城東,黃河岸側,晉時赫連據此稱大夏,後魏置夏州。

祈都城 在中衛東北即古夏州城。

省嵬城 在黃河東。

靈武鎮 河外鎮也,前漢北地郡靈武縣即此,隋唐皆為縣。

宥州寧朔郡 本漢三封縣之地,自河曲靈夏有蕃茸部落,後周武帝立朔州以統,唐高宗時置魯州、麗州、含州、塞州、依州、梁州,武后時并為匡、長二州,中宗置蘭池都督府,分六州為縣,元宗時復置魯州、麗州、塞州,後復置匡、長二州,又置宥州及延恩等縣,至天寶中改寧郡,復寄理於經略軍,以地形居中,可總統蕃部,地以應接天德,南為夏州之援,憲宗時復置宥州,於長澤縣隸夏,綏銀節度使兼管神策軍,宋李繼捧納,國復為王土,後夏州廢毀,因陷趙德明。

定遠鎮 在衛城北一百里,唐屬朔方節度為定遠軍,即元昊之興州。

安豐軍 唐屯田二十萬以上,係河外六鎮。洪門鎮 本夏州地,唐邠州節度使張獻甫築洪門鎮,城置兵以防寇,宋雍熙中廢,後屬趙德明,號為洪州。

溫池城 在衛東南,唐神龍間置溫池縣,屬靈州,後改屬威州。

東受降城 唐睿宗景雲三年,朔方郡總管張仁愿築三受降城,敬宗寶曆元年,振武節度使張惟清以東城濱河,徙置宰遠烽南。

中受降城 有拂雲堆祠,接靈州境,有關,唐憲宗元和九年置。又有備塞軍,元和九年宰相李吉甫奏,修復舊城,北有安樂戍。

西受降城 元宗開元初,為河所圮十年,總管張說於城東別置新城,北三百里有鷿鵜杲,以上三城俱在河外,今廢,唐呂溫有三受降城碑銘。

回樂鄉 在靈州故城內。

韋州城 在衛城東南三百六十里,夏為韋州。靜塞軍

田州城 在衛城北六十里。

定州城 在衛城北六十里,本唐定遠城,趙元昊改為定州。

臨河鎮 宋初舊管蕃部三族,置巡檢使,以本部長為之,真宗時陷於趙德明。

唐龍鎮 在勝州之境,地居險峻,宋景祐中為夏國所并,今廢,入河套。

石堡鎮 本延州西邊鎮塞,宋至道中陷於元昊,號龍州。

元昊宮 在賀蘭山之東,昔趙元昊據有夏地,居興州,阻河依山為固,建宮於此,宮牆尚存,又城東十五里有高臺,元昊建寺之所。

鳴沙州 在衛東南一百五十里,本舊鳴沙鎮,此地人馬行沙有聲,故名。後周移置會州於此,尋廢。隋置環州及鳴沙縣,大業初,州廢,唐貞觀中,復置環州,尋廢,以縣屬靈州。神龍初,為默啜所據,咸亨中收復,仍於鳴沙縣置安樂州,以處吐谷渾部落,後沒於吐蕃,大中間收復,改置威州,徙治方渠,以鳴沙為屬縣。元初於此立鳴沙州,明廢。

清遠軍 宋太宗以靈武道路艱阻,欲城故威州,以通漕挽,轉運使鄭文寶固請,築此城。以清遠軍為名,真宗時陷於賊。

雄州 在靈州西南一百八十里,唐僖宗中和二年徙治,承天堡為行州,今廢。

威州 本安樂州,唐高宗咸亨二年,以靈州之故鳴沙縣地置州以居之,肅宗至德後沒於吐蕃,宣宗大中三年收復,更名威州。

鹽州五原郡都督府 本西魏之安西州,後改鹽州,隋為鹽州郡,唐初沒於梁師都,武德元年僑治靈州,貞觀元年州省,以縣隸靈州。二年,師都平復置州。天寶元年更郡曰五原,肅宗上元中城為吐蕃所毀,塞外無保障,復加版築。德宗時復沒吐蕃,尋復城之,領五原、白池二縣,宋咸平中陷於趙德明。

鹽池故縣 唐神龍中置縣,縣側有鹽池,唐及五代節度使兼領鹽池榷鹽事,開元初置燕然、燭龍二州,寄治鹽池界。

大都護府 本漢朔方郡地,舊為雲中都護府,隋為金河縣,唐高宗置府,更名。

安北大都護府 本燕然都護府,唐高宗龍朔三年為瀚海都督府總章,二年更名,開元二年治中受降城,十年徙治豐勝二州之境,十二年徙置天德軍。

寧夏衛部藝文编辑

《送散騎常侍赴朔方》
唐·皇甫冉
编辑

故壘煙塵促,新軍河塞間。金貂寵漢將,玉節度蕭關。 散漫沙中雪,依稀漠口山。人知竇車騎,計日勒銘還。

《送李騎曹之靈武》
郎士元
编辑

一歲一歸寧,涼天數騎行。河來當塞曲,山遠與沙平。 縱獵旗風捲,聽笳帳月生。新鴻引塞色,回日滿京城。

《送鄒明府遊靈武》
賈島
编辑

曾宰西畿縣,三年馬不肥。債多憑劍與,官滿載書歸。 邊雪藏行徑,林風透臥衣。靈州聽曉角,客館未開扉。

《夏城坐雨》
明·李夢陽
编辑

河外孤城枕草萊,絕邊風雨送愁來。一秋穿塹兵多 病,十月燒荒將未回。往事空餘元昊骨,壯心思上李 陵臺。朝廷遣使吾何補,白面慚非濟世才。

《夏城漫興》
前人
编辑

行盡沙陲又見河,賀蘭西望碧嵯峨。名存異代唐渠 古,雲鎖空山夏寺多。萬里君恩勞饋餉,三邊封事重 干戈。朔方今難汾陽老,誰向軍門奏凱歌。

《過田州故城》
齊·之鸞
编辑

河外軍藩麥秀中,唐兵昔數朔方雄。韓公北輯三城 路,至德中興一旅功。番刻勁銷春蘚碧,漢花穠映寺 門紅。高雲不罩田州塔,水鶴歸巢戛暮空。

寧夏衛部紀事编辑

《漢書·公孫弘傳》:弘,遷御史大夫。時又東置蒼海,北築 朔方之郡。弘數諫,以為罷弊中國以奉無用之地,願 罷之。於是上迺使朱買臣等難弘置朔方之便。發十 策,弘不得一。弘迺謝曰:山東鄙人,不知其便若是,願 罷西南夷、蒼海,專奉朔方。上迺許之。

《隋書·崔仲方傳》:仲方進位上開府,尋轉司農少卿,進 爵安固縣公。令發丁三萬,於朔方、靈武築長城,東至 黃河,西拒綏州,南至勃出嶺,綿亙七百里。明年,上復令仲方發丁十五萬,於朔方巳東緣邊險要築數十 城,以遏邊寇。

《唐書·唐璿傳》:璿為朔州長史。永淳中,突厥圍豐州,都 督崔智辯戰死,朝廷議棄豐保靈、夏。休璟以為不可, 上疏曰:豐州控河遏寇,號為襟帶,自秦、漢以來,常郡 縣之。土田良美,宜耕牧。隋季喪亂,不能堅守,乃遷就 寧、慶,戎羯得以乘利而交侵,始以靈、夏為邊。唐初,募 人以實之,西北一隅得以完固。今而廢之,則河傍地 復為賊有,而靈亦不足自安,非國家利也。高宗從其 言。

《五代史·李仁福傳》:仁福封朔方王。長興四年三月卒, 其子彝超自立為留後。明宗乃以彝超為延州刺史、 彰武軍節度使,而徙彰武安從進代之。遣邠州藥彥 稠送從進之鎮。彝超不受代,從進與彥稠以兵圍之, 百餘日不克。夏州城壁素堅,故老傳言赫連勃勃蒸 土築之,進等穴地道,至其城下堅如鐵石,鑿不能入。 彝超外招党項,抄掠從進等糧道,自陝以西,民運斗 粟束芻,其費數千,人不堪命,道路愁苦。明宗遂釋不 攻,以彝超為定難軍節度使。

《宋史·段思恭傳》:思恭知泗州。會馮繼業自靈州舉宗 來朝,帝以思恭代知州事,語之曰:靈州非衛、霍名將 鎮撫之不可。思恭下車,矯繼業之失,綏撫夷落,訪求 民病,悉條奏免之。俄而回鶻入貢,路出靈州,交易於 市,思恭遣吏市GJfont砂,吏爭直,與之競。思恭釋吏,械其 使,數日貰之。使還愬其主,復遣使齎牒詣靈州問故, 思恭理屈不報。自是數年,回鶻不復朝貢。久之,遷右 諫議大夫、知揚州。

《楊億傳》:億拜左司諫、知制誥,賜金紫。咸平中,西鄙未 寧,詔近臣議靈州棄守之事。億上疏曰:臣嘗讀史,見 漢武兆築朔方之郡,平津侯諫,以為罷弊中國,以奉 無用之地,願罷之。上使辨士朱買臣等發十策以難 平津,平津不能對。臣以為平津為賢相,非不能折買 臣之舌,蓋所以將順人君之意爾。舊稱朔方,地在要 荒之外,聲教不及。元朔中,大將軍衛青奮兵掠地,列 置郡縣。今靈州蓋朔方之故墟,僻介西鄙,數百里間 無有水草,烽火停障不相望。當其道路不壅,饟饋無 虞,猶足以張大國之威聲,為中原之扞蔽。自邊境屢 驚,兇黨猖熾,爵賞之而不恭,討罰之而無獲。自曹光 寔、白守榮、馬紹忠及王榮之敗,資糧屝屨,所失至多, 將士丁夫,相枕而死。以至募商人輸帛入穀,償價數 倍;孤壤築城,邊民繹騷,國帑匱乏,不能制邊人之命, 及濟靈武之急。數年之間,兇黨逾盛。靈武危堞,巋然 僅存,河外五城,繼聞陷沒。但堅壁清野,坐食糗糧,閉 壘枕戈,苟度朝夕,未嘗出一兵馳一騎,敢與之角。此 靈武之存無益,明矣。平津所言罷弊中國以奉無用 之地,正今日謂也。臣以為存有大害,棄有大利,國家 輓粟之勞,士卒流離之苦,悉皆免焉。堯、舜、禹,聖之盛 者也,地不過數千里,而明德格天,四門穆穆。武丁、成 王,商、周之明主也,然地東不過江、黃,西不過氐、羌,南 不過蠻荊,北不過太原,而頌聲並作,號為至治。及秦、 漢窮兵拓土,肝腦塗地,校其功德,豈可同年而語哉。 昔西漢賈捐之建議棄朱崖,當時公卿,亦有異論,元 帝力排眾說,奮乎獨見,下詔廢之,人頌其德。故其詔 曰:議者以棄朱崖羞威不行,夫通於時變,即憂萬民 之饑餓,危孰大焉。且宗廟之祭,凶年不備,況乎避不 嫌之辱哉。臣以為類於靈武也,必以失地為言,即燕 薊八州,河湟五郡,所失多矣,何必此為。臣竊惟太祖 命姚內斌領度州,董遵誨領環州,統兵裁五六千,悉 付以閫外之事,士卒效命,疆場晏然,朝廷無旰食之 憂,疆場無羽書之警。臣乞選將臨邊,賜給廩賦,資以 策略,許便宜而行。倘寇擾內屬,撓之以勁兵,示之以 大信,懷荒振遠,諭以賞格,彼則奔潰眾叛,安能與大 邦為敵哉。若欲謀成廟堂,功在漏刻,臣以為彼眾方 黠,積財猶豐,未可以歲月破也。直須棄靈州,保環慶, 然後以計困之爾。如臣之策,得驍將數人,提銳兵一 二萬,給數縣賦以資所用,令分守邊城,則寇可就擒, 而朝廷得以無虞矣。

《尹憲傳》:憲,雍熙初,詔就知夏州,攻破李繼遷之眾于 地斥澤,繼遷遁走,俘獲四百餘帳。奏請于所部抽移 諸帳,別置騎兵,號曰平砦,以備其用,詔從之。

《李至傳》:真宗即位,拜至工部尚書、參知政事。一日,上 訪以靈武事,至上疏曰:河湟之地,夷夏雜居,是以先 王置之度外。繼遷異類,騷動疆場,然臍不足弭其患, 擢髮不足數其罪。然聖人之道,務屈己含垢以安億 民,蓋所損者小,所益者大。望陛下以元元為念,不以 巨憝介意。料彼協從亦厭兵久矣,苟朝廷舍之不問, 啖以厚利,縻以重爵,亦安肯迷而不復訖於淪胥哉。 昨鄭文寶絕青鹽使不入漢界,禁粒食使不及羌夷, 致彼有詞,而我無謂,此之失策,雖悔何追。今若復禁 止不許通糧,恐非制敵懷遠、不戰屈人之意。昔唐代 宗雖罪田承嗣而不禁魏鹽,陛下宜行此事,以安邊鄙。使其族類有無交易,售鹽以利之,通糧以濟之,彼 雖遠夷,必然向化,互相告諭。一旦懷恩,舍逆效順,則 繼遷豎子孤而無輔,又安能為我蜂蠆哉。今靈州不 可不棄,非獨臣愚以為當然,若移朔方軍額於環州, 亦一時之權也。或指靈州為咽喉之地,西北要衝,安 可棄之以為敵有,此不智之甚,非臣之所敢知也。後 靈武卒不能守。

《王巖叟傳》:初,夏人遣使入貢,及為境上之議,故為此 去彼來,牽致勞苦,每違期日。巖叟請預戒邊臣,夏違 期,一不至則勿復應,自後不復敢違。質孤、勝如二堡, 漢趙充國留屯之所,自元祐講和,在蘭州界內,夏以 為形勝膏腴之地,力爭之。二堡若失,則蘭州、熙河遂 危。延帥欲以二堡與夏,蘇轍主其議。及熙河、延安二 捷同報,轍奏曰:近邊奏稍頻,西人意在得二堡。今盛 夏猶如此,入秋可虞,不若早定議。意在與之也。巖叟 曰:形勢之地,豈可輕棄,不知既與,還不更求否。太皇 太后曰:然。議遂止。夏人數萬侵定西之東、通遠之北, 壞七GJfont巉堡,掠居人,轉侵涇原及河外鄜、府州,眾遂 至十萬。熙帥范育偵伺夏右廂種落大抵趣河外,三 疏請乘此進堡砦,築龕谷、勝如、相照、定西而東徑隴 諾城。朝議未一,或欲以七巉經毀之地,皆以與夏。巖 叟力言不可與,彼訐得行,後患未巳。因請遣官諭熙 帥,即以戶部員外郎穆衍行視,築定遠以據要害。其 調兵貲費,一從便宜,不必中覆。定遠遂城,皆巖叟之 力。拜中書舍人。

《鄭文寶傳》:文寶授陝西轉運使,加工部員外郎。至賀 蘭山下,見唐室營田舊制,建議興復,可得GJfont稻萬餘 斛,減歲運之費。清遠據積石嶺,在旱海中,去靈、環皆 三四百里,素無水泉。文寶發民負水數百里外,留屯 數千人,又募民以榆槐雜樹及貓狗鴉烏至者,厚給 其直。地舄鹵,樹皆立枯。西民甚苦其役,而城之不能 守,卒為山水所壞。又令寧、慶州為水磑,亦為山水漂 去。既而文寶復請禁鹽,邊民冒法抵罪者甚眾。太常 博士席羲叟決獄陝西,廉知其事,以語中丞李昌齡, 以聞。文寶又奏減解州鹽價,未滿歲,虧課二十萬貫, 復為三司所發。乃命鹽鐵副使宋太初為都轉運使, 代文寶還,下御史臺掬問,具伏。下詔切責,貶藍山令。 未幾,移枝江令。真宗即位,徙京山。咸平中召還,授殿 中丞,掌南京榷貨。時慶州發兵護芻糧詣靈州,文寶 素知山川險易,上言必為繼遷所敗。未幾,果如其奏。 轉運使陳緯沒於賊,繼遷進陷清遠軍。時文寶丁內 艱,服未闋,即命相府召詢其策略。文寶因獻《河西隴 右圖》,敘其地利本末,且言靈州可棄。時方遣大將王 超拔靈武,即復文寶工部員外郎,為隨軍轉運使。至 環州,或言靈州已陷,文寶乃易其服,引單騎,冒大雪, 間道抵清遠故城,盡得其寔,遂奏班師。

《劉綜傳》:綜為陝西轉運副使,轉太常博士。時靈州孤 危,獻言者或請棄之,綜上言曰:國家財力雄富,士卒 精銳,而未能剪除凶孽者,誠以賞罰未行,而所任非 其材故也。今或輕從群議,欲棄靈州,是中賊之奸計 矣。且靈州民淳土沃,為西陲巨屏,所宜固守,以為扞 蔽。然後於浦洛河遠軍城,屯兵積糧為之應援,此暫 勞永佚之勢也。況鎮戎軍與靈州相接,今若棄之,則 原、渭等州益須設備,較其勞費十倍而多,則利害之 理昭然可驗矣。

《夢溪筆談》:淳化中,李繼捧為定難軍節度使,陰與弟 繼遷謀叛,朝廷遣李繼隆率兵討之。繼隆馳至克胡, 度河入延福縣,自鐵茄驛夜入綏州,謀其所向。繼隆 欲徑襲夏州。或以謂夏州賊帥所在,我兵少,恐不能 克,不若先據石堡,以觀賊勢。繼隆以為不然,曰:我兵 既少,若徑入夏州,出其不意,彼亦未能料我眾寡。若 先據石堡,眾寡已露,豈復能進。乃引兵馳入撫寧縣, 繼捧猶未知,遂進攻夏州。繼捧狼狽出迎,擒之以歸。 撫寧舊治無定河川中,數為虜所危。繼隆乃遷縣于 滴水崖在舊縣之北十餘里,皆石崖,峭拔十餘丈,下 臨無水,今謂之囉瓦城者是也。熙寧中所治撫寧城, 乃撫寧舊城耳。本道圖牒皆不載,唯李繼隆《西征記》 言之甚詳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